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名侦探柯南

94.4万浏览    22317参与
零点不是点
Sketch笔刷线条太好看呜呜...

Sketch笔刷线条太好看呜呜呜
看了零的执行人回来把透酱戏份的柯南都补了一遍,他真是太可爱了呜呜呜呜呜呜

Sketch笔刷线条太好看呜呜呜
看了零的执行人回来把透酱戏份的柯南都补了一遍,他真是太可爱了呜呜呜呜呜呜

泽渊

今天换了个上色工具 还是马克笔好用 我还想画一个我的人设 和这张情头的那种

今天换了个上色工具 还是马克笔好用 我还想画一个我的人设 和这张情头的那种

この国

黑宝石 01

以前没写过同人
私设多
可能OOC
慎入

CP为【安室透×哈罗】 注意避雷 (不过是人类哈罗)
小哀大概也是主要角色因为我超喜欢她

就酱

——————————————————————————

很喜欢早上起床之后有时间晨跑、洗脸刷牙、吃早饭,慢悠悠走到教室还能找到后排靠窗空座位的感觉。

“喂,安室先生,我到教室了哦。”

“嗯。”

那边发了一张照片,是洗好的碗碟,阳光浸泡了男人白色围裙的一角。

闭上眼都能想出他咧开嘴微笑的样子。

“今天忙不忙?”

“忙呀,忙着照顾我的恋人嘛。”

“??你谈恋爱了?”突然听到八卦的感觉很兴奋,但不知为什么又有点……难过?

“嗯,你...

以前没写过同人
私设多
可能OOC
慎入

CP为【安室透×哈罗】 注意避雷 (不过是人类哈罗)
小哀大概也是主要角色因为我超喜欢她

就酱

——————————————————————————

很喜欢早上起床之后有时间晨跑、洗脸刷牙、吃早饭,慢悠悠走到教室还能找到后排靠窗空座位的感觉。

“喂,安室先生,我到教室了哦。”

“嗯。”

那边发了一张照片,是洗好的碗碟,阳光浸泡了男人白色围裙的一角。

闭上眼都能想出他咧开嘴微笑的样子。

“今天忙不忙?”

“忙呀,忙着照顾我的恋人嘛。”

“??你谈恋爱了?”突然听到八卦的感觉很兴奋,但不知为什么又有点……难过?

“嗯,你忘了?我的恋人是这个国家呀。”

什么嘛,还是公安的工作啊。

两年前黑衣组织被歼灭后,“波本”的身份就自然解除了,也没必要再去做毛利的徒弟,先生明面上继续做咖啡馆的服务生,暗地里公安警察的工作仍然是他生活的重心。而小男孩柯南如愿以偿地变回了工藤新一,这是伟大的药剂师灰原同志拿到了所有的资料,可以自由高效地研制解药的结果。

对,是灰原,不是宫野。她选择了继续做一个小孩子。

“宫野志保的人生已经毁了,灰原哀却可以从头再活一遍。”茶色头发的女孩小口啜饮着咖啡,气定神闲地说。

而且宫野的人生里已经没有了亲人和朋友,灰原却有博士,有步美、光彦、元太他们陪在身边。

而我呢,不管从前还是以后,我身边要陪伴的人都只有一个——

波洛服务生安室透也好,公安警察降谷零也好,都是这个男人。

“话说回来,你对自己的人类身份还适应吗?有没有出现不良反应?”

“啊……”没错,灰原用了“人类”这个词。

在灰原研制出解药之前,我的身份一直都是安室先生收养的一条狗。

啊,当然,在更早的时候,在灰原研制出毒药之前,我是组织的一条走狗。这段故事没什么好讲的,事实上我觉得每个人在组织的经历都一样令人难过,除了认识“波本”,那个时期的一切都是灰色的。

只有他,闪耀着迷人的金色光芒。

“怎么了?”

“哦,”我回过神,“抱歉。没什么不良反应,就是还需要时间适应磨合。大学的课程我学起来有点吃力。”

“对哦,你学的是物理学吧。不过为什么你要上大学?”

“安室先生希望我找点事情做……况且我也不能一辈子依靠他生活吧。”我略微低头,不好意思地笑笑。

结果抬头的时候我看见灰原也笑了。这可有点难得。

“你笑什么?”

她笑着摇摇头:“你可真是太可爱了。”

“安室透不会介意养你一辈子的。”

心里有什么东西,飘了起来。虽然只是别人随口说出的一句话。

“安室哈罗。”

“啊?”在学校里没人认识我,突然被叫到名字把我吓了一跳。

“可以帮忙把这个交给你哥哥吗?谢谢你~”

接过陌生女孩递来的小盒子,我还在发呆,她已经走远了。

对喔,安室在旁人眼里就是我的“哥哥”吧,一样的浅色头发和紫灰色眼睛,一样的白衬衫,而且他经常来学校接我之类的……

谁能想到我的头发是染的,眼睛戴了美瞳,衬衫也是故意买了他的同款呢。为的就是假装成他妹妹的身份,本来我这个人凭空冒出来就很值得怀疑了。

我怎么会是他妹妹呢。拥有他的姓氏,住在他的家里,只是因为我是他养的一只……曾经是狗现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而已。

有时候我甚至会怀疑,是不是不该变回人类。

曾经我在组织里的时候,波本是遥不可及的高层,比贝姐还神秘,比琴酒还强大,却带着一种奇怪的温柔气质。我接触不到他,只是有时有机会远远地看一眼。

后来吃了APTX的变种药物,变成狗之后,安室透纵容了我的胡闹,收留了我,带我打疫苗,给我弹吉他,每天陪我散步,还给我取了名字,给了我一个家。

现在我又变回人类了。虽然安室先生依然很照顾我,可是......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呢。本来工作就很忙,还要和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一起生活,怎么说也是件麻烦事吧。

他会不会讨厌我啊。

萌特🍁索拉

【草稿流,ooc,慎入】

梗p3!p4-5是随手改的表情包!

前期的透哥。真的好像双马尾啊!
我想给安室先生扎小揪揪很久了!

p2后续!顺便提醒一下江户川小朋友你这么皮难道不觉得你的头发也很适合小揪揪吗

看完执行人了!降谷零怎么可以这么帅.jpg,没错我的名字就叫这个国家!!!

【草稿流,ooc,慎入】

梗p3!p4-5是随手改的表情包!

前期的透哥。真的好像双马尾啊!
我想给安室先生扎小揪揪很久了!

p2后续!顺便提醒一下江户川小朋友你这么皮难道不觉得你的头发也很适合小揪揪吗

看完执行人了!降谷零怎么可以这么帅.jpg,没错我的名字就叫这个国家!!!

崔迪酱
如果黑田兵卫真是赤井务武,他又...

如果黑田兵卫真是赤井务武,他又是透子的直接上司……等等,我又脑补了一万字小说了哈哈哈

如果黑田兵卫真是赤井务武,他又是透子的直接上司……等等,我又脑补了一万字小说了哈哈哈

星宿列张
什么都想养的我,毫不意外地想养...

什么都想养的我,毫不意外地想养小小零了
那个,我,我A型血,有人给我输点血吗(躺尸x

什么都想养的我,毫不意外地想养小小零了
那个,我,我A型血,有人给我输点血吗(躺尸x

怠惰
能.能做表情包的法治宣传漫画?...

能.能做表情包的法治宣传漫画💦
私心tag一下!x

能.能做表情包的法治宣传漫画💦
私心tag一下!x

万事屋老板娘--坂田离
占tag致歉!!!!喜欢名柯乙...

占tag致歉!!!!喜欢名柯乙女向的小姐姐看这里!!!!再次捞一下
     恋与名侦探乙女向语c群招新啦——!!
   我们的群再不招新就要沦落为冷群了救救我们这些爱吃乙女的孩子们!!!
    群里禁止讨论腐,不禁黄豆但是要适度,对戏的时候禁止带黄豆。下皮讨论的时候请戴套。
更多的规定请在入群之后观看公告了解哦。
     群里紧急招聘一只赤井先生和降谷先生!!!!!男神快不够用啦!!!!

占tag致歉!!!!喜欢名柯乙女向的小姐姐看这里!!!!再次捞一下
     恋与名侦探乙女向语c群招新啦——!!
   我们的群再不招新就要沦落为冷群了救救我们这些爱吃乙女的孩子们!!!
    群里禁止讨论腐,不禁黄豆但是要适度,对戏的时候禁止带黄豆。下皮讨论的时候请戴套。
更多的规定请在入群之后观看公告了解哦。
     群里紧急招聘一只赤井先生和降谷先生!!!!!男神快不够用啦!!!!

-Orleans

白鸽和乌鸦

(之前说不用板子orz……就当我没说过)

白鸽和乌鸦



(之前说不用板子orz……就当我没说过)

TAMMY

【快新】黑羽快斗喜欢的人

# 私设有有有ooc是我我我

# 文 / Tammy


-邂逅说到底也是命运。


谁能想到,两个人私下的第一次接触,竟是为了一只猫。


黑羽快斗斜靠在敞开的门边,咖啡的甜味伴着刺骨的冷风往屋子里灌进来,他忍不住拉扯着高领毛衣的领口,刚睡醒的脑袋一时还没有办法承受眼下的事物,于是干脆也把头往门沿上一靠,裹紧衣服,端详起眼前这个喘着粗气的男人。


工藤新一。


他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 私设有有有ooc是我我我

# 文 / Tammy

 

 

 

 

 

-邂逅说到底也是命运。

 

 

 

 

 

谁能想到,两个人私下的第一次接触,竟是为了一只猫。

 

黑羽快斗斜靠在敞开的门边,咖啡的甜味伴着刺骨的冷风往屋子里灌进来,他忍不住拉扯着高领毛衣的领口,刚睡醒的脑袋一时还没有办法承受眼下的事物,于是干脆也把头往门沿上一靠,裹紧衣服,端详起眼前这个喘着粗气的男人。

 

工藤新一。

 

他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后来听对方急匆匆念完一段话中途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就这么跑走了,剩下一只被强制塞进他怀里的俄罗斯蓝猫瞪着那双溜圆的眼睛与他对视,还等不及他给出回应,喵喵叫了两声便从手中跳下去,蹭着黑羽快斗的裤腿自顾自进了屋里,他挠挠头发,打了个哈欠带出一两滴眼泪,顾不上捕捉工藤新一离开的背影,退回去锁上了门。

 

猫是毛利兰的妈妈的,因为有事而交给自己的女儿照顾,由于空手道大赛的紧急训练而又转交到工藤新一的手上,接着忙碌的名侦探却在难得的周六一早遇上了新的案子,于是工藤新一就找到了他。

 

是这样没错吧,黑羽快斗热了一杯牛奶在沙发上坐下,眯着一只眼去看俄罗斯蓝猫在他的客厅里转来转去,在脑中回忆工藤新一方才一口气说完的话,还算听清楚了缘由。说来也是足够任性,关于这点完全没有询问他的意思,难得的休息日他不但没能睡个懒觉,还来了一个小小的不速之客,不过黑羽快斗向来不讨厌小动物,也就多张嘴分两口牛奶,所以最后他只是迷迷糊糊的想为何工藤新一找上门来的人会是自己。

 

“话说,你叫什么名字啊?”小家伙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一纵跳到他的腿上来。

 

 

 

 

中森青子认识了一个名叫毛利兰的女孩子,情投意合据说能有讲不完的话题,每天嚷嚷着想要介绍给他认识,上大学的三年以来还是头一次在黑羽快斗的面前如此兴奋。于是终于安排妥当,相约在了离学校不远处的一家咖啡馆。黑羽快斗第一次见毛利兰就在这两张相似的面孔前露出了错愕的表情,他终于理解了中森青子想要让他见见这个女孩的原因,难以想象她们有着如此相似的眉目和面容,然而浅谈了几句才发现两人的性格完全不同,相比起青子的活泼与可爱,毛利兰或许要更为文静一些,而她的身边也站着一位异性,穿着中长款的风衣偏着头不知道在看哪里。黑羽快斗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工藤新一,尽管早就有所耳闻,但是实话说,在见到真人以前他曾几何时从不觉得这张脸竟与自己有几分相似,不过相似归相似,就像青子和兰,始终还是不一样的,当对方因为女孩的提醒而回神,表情平静的对他伸出右手问好时,黑羽快斗只是愣愣的在心里嘀咕了几句——还是我更帅一点。

 

 

 

 

女孩子之间的感情就是难以捉摸,黑羽快斗还能理解她们成为好朋友的那些各种各样的理由,不过他不是很明白,为何每一次中森青子和毛利兰约好出游总是要带上他和工藤新一这两个毫不相干且不明不白的大男人,是觉得人多一点比较热闹,还是觉得他们四个如此这般的人走在一起还不够引人注目,好吧,说到底就是缺个做苦力的。女孩子嘛,逛街嘛,黑羽快斗叹了口气。

 

服装店首饰区,奶茶店都够她们坐好久好久,一本杂志可以坐下讨论一下午,就这么一般折腾下来,结果他的注意力反倒被一旁同命相连的人给吸引了。闻名于世的名侦探算是半个公众人物,有时出门架副圆框眼镜,不是很希望无缘无故在大街上被陌生的人叫出名字,虽然根本遮不住那双蓝色的眼睛,此时他坐在购物广场的休息区,厚风衣里是衬衫和毛线背心,无可奈何与小小的不耐烦展露于言表,这点倒和他没什么两样。

 

黑羽快斗不知为何干干的吞了口唾沫。

 

那个时候工藤新一是陪着毛利兰来赴约的,他曾一度猜测过那两人之间或许是男女朋友的关系,虽然看上去就是那个样子,男才女貌,难免一幅和谐美好的画面,但他还是能在两人间的只言片语和极其细小的行为举动下看出实际并非如此,青梅竹马,转念一想,他黑羽快斗和中森青子一直以来在别人眼里何尝又不是这样一幅图画。因此放弃胡思乱想,他出声抱怨着接过女孩手中的购物袋。

 

下意识往边上看了一眼,和另一个视线撞了个正着,仿佛听到对方在说你也不容易似的,同时叹了口气,下一秒转而轻笑起来。

 

 

 

 

这二十一年来黑羽快斗还没有经历过爱情。

 

有时候他还挺相信命运,甚至会像某些女孩子一样认为有的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长这么大,见过好多漂亮的温柔的小姐姐,可何来真正意义上的悸动,就算是中森青子,他唯一认为与别人不同的存在,貌似也在近来发现了她与另一个人的不同。所以邂逅说到底也是命运,最近他开始发现,黑羽快斗人生里的第一次爱情或许就要来了。

 

那次他刚结束自己一场重要的魔术巡演,回到独居的房子灯还没来得及开就被彩带和亮片糊了一脸,黑暗中包括白马探和服部平次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黑羽快斗这才想起来这次出门之前忘了告诉青子他房子的灯坏掉了,不禁发出尴尬的笑声,这群人是有多神经大条,搞惊喜竟然都不事先确认好情况的吗,真亏人群中还站着三个侦探。“啪”的一声,是工藤新一打开了手表的电筒,在唯一光明的地方他看到有段时间没见的脸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开口问他备用灯泡放在哪里的声音还是很熟悉。待到屋子里重见光明,中森青子笑起来脸蛋红扑扑的,说这场欢庆会一定要开,一连给了好几句恭喜恭喜,于是他们围在一起碰了杯,以前都没有发现,黑羽快斗竟越来越难以从工藤新一的身上转移注意力。

 

 

 

 

但是,该死的,他完全没有因为发现自己喜欢上工藤新一而苦恼,相反的,那简直就是豁然开朗!

 

 

 

 

敏锐的女孩第一个发现了他的心思。午饭时间一个人在餐厅里找到了他,嘴角的弧度黑羽快斗一看就觉得不简单。他多多少少有猜到一些,上了大学以后青子很少会介绍朋友给他认识,毛利兰是一个契机,她的初衷可能是觉得黑羽会喜欢上这个漂亮温柔善解人意的女孩才想让他们认识,虽然与她最初的想法不太一样,对方是偶然陪同到来的另一个人,本来如果没有这件事,接下去发生的种种都将不存在,不过,邂逅说到底也是命运嘛,最终目的还是一样,在发现这件事之后女孩同样感到高兴。

 

“太好了,看来快斗还没有变成性冷淡。”她拍着手说。

 

“嗯?!”手一抖错点了一碗鱼肉,黑羽快斗的脸都快黑成碳了。

 

“因为你,不是从来没有喜欢过谁吗?”

 

那个表情天真无邪的实在是让人没法狠心吐槽,可是中森小姐,这二十一年里我不也没听说你有过喜欢的人呀,他如此回应着自己的青梅竹马。总之,无论如何他觉得还是要感谢中森青子,这个对他来说唯一一个不同于其他人的女孩子。

 

 

 

 

似是抱着猫睡了个回笼觉,最终双双饿醒,黑羽快斗翻箱倒柜才给叼着他毛衣不放的猫咪找到些吃的,自己拿来一块巧克力垫肚子,眼看着时间快过了中午,计算一下工藤新一破案所需的平均时间,他现在开始做饭的话应该刚好能等到饮食不规律的食客,揉了揉猫咪的脑袋他笑了起来,又像是自言自语那样向对方问起问题来。

 

“所以名侦探干嘛把你送到我家来呢。”

 

等到工藤新一今天的案子结束,他一定要给他讨要帮忙照顾了一天猫的报酬,下次不再是因为青子和小兰才碰面,而是他们两个人主动邀约的,真正意义上的约会。

 

 

 

 

 

 

Fin.

 

我爱短打(闭嘴)

 

感谢阅读。


一叶知夏

【名柯/全员向/无明显CP】Mystery 02(接M22)

√看完M22脑洞喷发,想写点什么来表达自己

√疯狂求评论蓝手红心❤

√全员向,没有显性CP,燃向

002.

    “所以说,降谷先生,您在第一次阻止“天鹅”坠落的时候是调用了炸弹,利用无人机让炸弹在空中与卫星相遇并引爆从而使卫星偏离原本轨迹的吗?”

    安室透没回话,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微低着头,眼睛被额前略长的头发挡住。

    “那接下来我问您几个问题,请您如实回答。”

    “请问您调用炸弹是否有申请,又是否合规?”

   ...

√看完M22脑洞喷发,想写点什么来表达自己

√疯狂求评论蓝手红心❤

√全员向,没有显性CP,燃向

002.

    “所以说,降谷先生,您在第一次阻止“天鹅”坠落的时候是调用了炸弹,利用无人机让炸弹在空中与卫星相遇并引爆从而使卫星偏离原本轨迹的吗?”

    安室透没回话,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微低着头,眼睛被额前略长的头发挡住。

    “那接下来我问您几个问题,请您如实回答。”

    “请问您调用炸弹是否有申请,又是否合规?”

    “无人机是军用还是民用?据我们目前所知军方并没有调用记录,那么就是民用,请问是这样吗?如果是那请问又是谁制造的这样可以飞到一万米高空还可以载炸弹的民用无人机?”

    “如果您还是不回答的话我们就接着问了。”调查员略显兴奋地舔了舔唇角,觉得主动权尽在自己手中。

    “据我们所知发明者是阿笠博士对吧?降谷先生又是怎么认识他的呢?”

    “还有据嫌疑人日下部的口供,在追捕过程中和在警视厅顶层的对峙过程中都有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名叫……”调查员低头看了看记录本,“江户川柯南,请问您又是出于什么心理把一个孩子带到………”

    “调查员先生,很抱歉打断你,”安室透终于在听到那个名字之后有了反应,皱着眉冰冷地打断调查员喋喋不休的盘问,”但是请问你知道——我是谁吗?”。

    “这——”调查员明显被这种问题问懵了一瞬间,“这和我们的问询有什么……”

    “回答我。”调查员再次被不容置喙地打断,金发男人明显情绪不佳,耐心即将告罄。

调查员犹豫了一瞬间,还是答道,“降谷零,是隶属于公安警察的……”

    “Zero。”监控器上显示金发男人终于抬起头,锐利的目光似乎能把对面的问询者射穿,“日本公安警备企划课秘密机构。”

    “那你又是谁。”男人发出一声嗤笑,明明是处于被动的位置,却有一种居高临下的俯视感。

     “我…”调查员一时语塞,“规定…规定说调查员不用透露自己身份…”

   “规定?谁的规定?什么规定?这难道不是一场正常的述职吗?”

    “Zero隶属于国家,甚至不受警察部管辖,你又凭什么在这里喋喋不休地质问我?”

    “这……”调查员语塞。

    “所以这到底是询问,还是审讯!”安室透猛然站起身,用力撑着桌子,直视对面的人,气场咄咄逼人。

     “我从爆炸地点一到这,你们就开始了所谓“询问”,让我算一算——从我进来到现在,有七个多将近八个小时了吧。”

     调查员一惊,降谷零本人没有携带手机手表,这个屋子也里没有钟表,没有窗,就是为了营造一种模糊时间的感觉。但这个男人……竟在高密度与高压的询问之下还能把时间掌握到如此精确,真是太可怕了。

     “十平方米的封闭空间,单向镜,录音机,摄影机,冷色调而且并不舒服的桌椅,吸音的海绵墙体,还有一个不入流的审讯员…”

    “是不是就差给我戴一副手铐了?还是打算直接上吐真剂?”

    “我到底是公安,还是囚犯?你告诉我。”安室语气冷冷的,但每一句话都命中红心,几句话之内,主客颠倒,主动权轻而易举的到了金发男人手里。

    “我想说的,你们问的,我都说过很多次了,我觉得我已经尽到了我的职业责任,八小时工作时长总是可以保证了吧,请允许我拒绝今日份的加班,我很累了,先生。”转瞬之间他似乎又从咄咄逼人的降谷零变成了阳光爱开玩笑的安室透。

    “我走了,祝你好运先生。”说着他真的像普通的工作职员下班一样散漫地道别,转身开门离开。

调查员下意识想冲出去,刚迈出去一步就顿住了,他惊觉自己似乎又没有立场拦住他。

    毕竟他真的是公安警察,而不是囚犯。

    站在门口的安保人员面面相觑,最终还是没敢阻拦。

    如果说赤井秀一是FBI的传奇,那么安室透就是公安的一个神秘的传说,没人知道他具体在执行什么任务,因为都是高度保密的,也没人知道他实力到底多强,因为很难有人能配合他行动,没有人知道他真是性格是怎么样的,因为最了解他的那批人,几乎都死了。

    他就像一匹孤狼,孤独地行走在他自己的路上。留下来的,只有传得神乎其神的一个个神话。

    “真的挺难的,川上。”监控室里,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对坐在他旁边的人说,对于安室透的离开似乎并不感到意外,也不想阻拦。

    “他是Zero里最棒的情报人员,审讯能力一流,鸟饲你让一个刚从警校毕业几年的孩子审问他才是真的为难那个孩子。”

    “但是我们的目的达到了。”鸟饲咧嘴笑了笑,“他的情绪一直掩藏地很好,但是在听到某件事情的时候确实有过波动。”

    “哦?”川上挑眉,“我怎么没看出来?我倒是觉得他连最后的发火都是九分假。”

    “我是看着他长大的,川上。”鸟饲把监控视频调回到七个小时半的位置,“没有人会比我更了解他。”

    “告诉技术组和调查组,最后二十分钟问询里提到的每一件事和每一个人都要认真仔细地查,事无巨细,不能有遗漏!”鸟饲打开对讲机,吩咐道,“当然不能让我们的零察觉,起码到目前为止——他都是我们的王牌。”

    “虽然将来——可能就不是了。”

TBC

阴谋开始铺开啦 |・ω・`)嘿嘿嘿

#疯狂求评论蓝手红心❤❤

#欢迎交流脑洞呀!!交朋友呀造作呀(*/ω\*)

写意吖
摸鱼!怀里的是快斗喵砸!

摸鱼!怀里的是快斗喵砸!

摸鱼!怀里的是快斗喵砸!

Red丶Herring

前几天去打的卡
  距上一次看安室透开车...
  嗯车技好多了..是老司机了👌

说实话今年安室太帅了bar!!
男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年安室飙车燃到爆炸!

一口气打这么多tag真舒服

前几天去打的卡
  距上一次看安室透开车...
  嗯车技好多了..是老司机了👌

说实话今年安室太帅了bar!!
男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年安室飙车燃到爆炸!





一口气打这么多tag真舒服

春和

【零的每一天】第三章.小梓,看海吗?

        小梓从没觉得自己那么闲过,至少降谷零不在的日子里,她可是很忙的。


        这家伙是容易生病吧?怎么一到大型展览什么的就会生病呢……

        还有还有,从没见他的朋友来店里拜访过,一般不是工作初期,朋友总会来照顾下生意的嘛。

        再加上,这家伙单身,除了工作也没什么事情要忙吧...

        小梓从没觉得自己那么闲过,至少降谷零不在的日子里,她可是很忙的。


        这家伙是容易生病吧?怎么一到大型展览什么的就会生病呢……

        还有还有,从没见他的朋友来店里拜访过,一般不是工作初期,朋友总会来照顾下生意的嘛。

        再加上,这家伙单身,除了工作也没什么事情要忙吧?


        一两点的时候,是波罗咖啡厅最清静的时候,今天更是,平日里至少还有几位客人在办公。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小梓百无聊赖地趴在工作台上,看着正在擦拭已经很干净的桌子的降谷零,胡思乱想。


        说起来,安室先生真是全能啊。小梓有一种失业的危机感。事实上,在降谷零来的半周内,小梓除了端盘子,基本上,什么也没做……

         啊,对了,最近那几个女高中生来得越发频繁了。经常盯得小梓一阵尴尬。


        不,这不是失业。

        是赤裸裸地压榨劳动力。


        小梓默默觉得自己罪过。


        “麻烦来一杯美式,其他不用了,谢谢!”

        谁?好熟悉?哪位客人吗?

        小梓循声看过去。

        记得好像是……那个风见先生……是吧。


         那个,来砸场子的!


         小梓脑子里的警铃疯狂作响。

         上次就是他在为难安室先生!看来他对安室先生有误会。不行,不能再让安室先生和他接触了!来,要为难就为难我!来吧!

        “安室先生,你去准备咖啡吧,这里我来!”榎本梓以绝对守护的姿势,把降谷零挡在身后,心里充满了一种为了安室先生赴死的神圣感。


         风见裕也想死。


         降谷先生说得对,第一印象真的很重要……小梓是不是对降谷先生有什么误解,看清楚啊看清楚,降谷先生,不是小奶狗啊!!!

         救命,降谷先生!帮忙说点好话吧,看在我的……

         算了,他已经没那个面子了。


         为难降谷一时爽,想追小梓火葬场。


         “小梓小姐,请把咖啡送给那位风见先生好吗?”降谷零已经倒好了咖啡。

         “好的,马上来。”榎本梓瞬间放松了下来。

         风见裕也隐约觉得不好,该不会……

         默默喝着咖啡的时候,风见裕也偷偷瞄着榎本梓。

         准确的说,是榎本梓和他的上司,降谷零。


         刚到1点半,按规定,也不能算风见翘班。降谷零看着木头一样坐在椅子里的风见裕也。他还不知道风见吗。

        在降谷零心里,风见裕也一直是个神奇的男人。

那种感觉好像是大人的躯壳里住了个小孩,处理起案件来,完全是那种小孩子的赤诚和正义感,无论对方有怎样的背景,风见只认死理,和上司的命令。说起来,那所警校,校训之一不就是无条件服从命令吗。

        风见和他,是校友呢。

        唉,警校啊……

        真是久远的回忆。


        但是啊,小孩子,就很容易被别人的举动影响,风见就是那种容易手足无措的人吧。

        和那位完全相反,小孩子的外表,却比大人还要冷静。他记得,是叫江户川柯南对吧。

        才来几天,他就对这个孩子印象极深,这可不寻常。


        风见现在一定已经在心里抓耳挠腮了吧……降谷零特别想笑。

       风见面前还是不要了吧,上司还是要点威严的……


       话说风见咖啡喝得真慢。再不走就得算他翘班了,降谷零半月眼表示不悦。


       诶?哪里来这么大声的音乐?


       风见裕也脸黑了。


      小梓在听音乐是吗……

      降谷零马上提醒,“小梓小姐,请戴耳机哦,不能影响到客人!”

      “啊,我戴了啊……啊!等下!”

      降谷零用一种关怀的眼神看着榎本梓。


      小梓她,戴上耳机了没错,但是她,没有将线连接到手机上。

      这两只,真是有趣得可以,榎本梓,和风见裕也。降谷零默默在心里给风见加了个油。


        很显然,风见裕也心情没有那么美丽,他一直注意着小梓小姐,他最清楚了,小梓小姐分明是……一直注意着降谷先生……才会连耳机都忘了连,听到音乐还以为自己已经连接了。

        风见裕也的脸,真的黑了。

        他才没有嫉妒降谷先生,一点没有!没!有!

        不行了,待不下去了,数一数手上还有案件。还是走吧!


        说着风见裕也站起来就要走。

        “喂喂,风见先生,您还没付账呢,就这么走了吗?”

         降谷零用另一种关怀的眼神看着小梓和风见,            嗯?风见诡异的脸色是怎么一回事?


        “……降谷先生,案件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了。”

        “知道了,继续跟进。”

        “……呃,降谷先生,那个……”

        “你最好别浪费时间,风见。”

        “我想说,”风见咬牙,豁出去了,“降谷先生,我们公安是这样一个组织,您身份又特殊,一些不必要社会交往会不会有些不合适?”

         电话那头是长久的沉寂,久得让风见裕也觉得自己会死。

        手腕,有点疼……

        “风见裕也。”

        完了,降谷先生叫他全名了!

        “你知道,我是什么人。”

        “降谷零不会做的事情,安室透也不会做。”

        电话,挂断了。

        真是,风见到底在想什么,吃得太饱,还是工作太闲了……降谷零盯着手机屏幕隔空怼下风见。


        “安室先生,可以下班了哦!”榎本梓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

        “好的,小梓小姐先走吧,我把厨具摆好就会走。”

        “那再见了哦安室先生!”小梓推开门正准备走,“不好,我的自行车!”

         自行车的链条不知道被谁恶意剪断了。

         “糟了,那就只能走回去了。”榎本梓无比沮丧。

         “小梓小姐,这样的话,介意让我送你回家吗?”毕竟晚上一个人回家不安全啊……


         “会不会太麻烦安室先生了……”榎本梓有一丝小激动,更多的是犹豫。

         好吧,榎本梓承认,确实挺开心的= ̄ω ̄=

         “我一般下班了之后不会立即回家,今天先把小梓小姐送回去吧。”

         “呐,不好吧,安室先生可以先去哦,我可以等哦。”榎本梓很是不好意思。

         “不是大事,不过是很喜欢忙完后去海边走走。今天不去也没什么。”降谷零安慰不安的榎本梓。

         “海……吗?”小时候,母亲也常常带她去海边呢。虽然,海对于日本人来说真的很普通。

          就像,家,其实,也是很普通的。

          长大了,不会再特地去看海了呢。

         “安室先生,一起去吧!”榎本梓突然很想看海……和身边的这个人一起。

         “说起来,小梓小姐,为什么这样信任我呢?我们也没有认识多长时间。”

        “安室先生认为这个问题,会让我尴尬吗?”榎本梓微笑反问。


P.s.榎本梓为什么对降谷零那么信任?降谷零会知道小梓的心意吗?海边会发生什么呢?风见又该怎么办呢?(风见是亲孩子,我不会虐他的= ̄ω ̄=)


首发于飞卢小说网,作者降谷少奶奶和飞卢保留权利呦,感谢关注= ̄ω ̄=


一瓶矿泉水正在努力学习鸭

【快新】我竟然NTR了我自己(03)

02

-原设AU。设定是新一……终于知道快斗和基德是同一个人了!


-讲述两个人恋爱故事的连载。


-


那天下午,黑羽快斗因为唱歌声音太大被秃头教授狠狠训了一顿。临下课时还被叫去搬教具作为惩罚。那人被拽走的时候还不忘转头笑着说一声:“新一你回去吧不用等我!”


工藤新一同样笑着点点头。


-


要说他不怀疑...

02

-原设AU。设定是新一……终于知道快斗和基德是同一个人了!

 

 

 

-讲述两个人恋爱故事的连载。

 

 

 

-

 

 

 

那天下午,黑羽快斗因为唱歌声音太大被秃头教授狠狠训了一顿。临下课时还被叫去搬教具作为惩罚。那人被拽走的时候还不忘转头笑着说一声:“新一你回去吧不用等我!”

 

 

 

工藤新一同样笑着点点头。

 

 

 

-

 

 

 

要说他不怀疑,也是不可能的。两个人有太多相同点,不过在今天中午之前,工藤新一还一直认为这是一个巧合。他偶然见过黑羽快斗经常用的那一副牌,款式和基德的一模一样。不过那确实是专业的花切牌没错,总不能因为这种存在偶然因素的事情就断定他的身份。

 

 

 

其次就是二人的作风了。虽然怪盗基德对外一直保持着神秘感,但是作为竞争对手的工藤新一自然也是比别人更了解他。那个人行事作风一向十分完美,言语举止也是冲着毫无破绽的方向去的。可在他偶尔绷不住的时候,实在和黑羽快斗太像了。尽管遮着一个大大的单片眼镜,工藤新一却每次都能从他的微表情中读出一种奇怪的、不祥的既视感。

 

 

 

第三,就是今天的告白。他可以对自己承认,他对怪盗基德曾有过好感。他欣赏他精密的作案手段和高智商的大脑,但同时,他也知道,怪盗基德不是一个完整的人,那只是一个被某人捏造出来、用来实现某个目的的品牌罢了。而黑羽快斗不一样。至少在与他的相处中,他能感受到对方真实的心意,能让工藤新一觉得,他是一个真实的人。

 

 

 

那么现如今,如果告诉他‘这两个其实是同一个人’,他会怎么样呢?工藤新一不敢想。生气是一定的——不论是作为朋友还是别的什么关系,这样的事情瞒着对方不仅是不尊重,也是一种不信任。他还真以为我会把他立刻打包送去警局吗?

 

 

 

但现在,一切的线索都在指向同一个结果。若搁到平日里,工藤新一可能早就下了定论。也许是心虚,也许是不敢,直到刚才,他的心底还存在着一丝希望。他自然是希望,这两个人不同。否则,他不知道如何面对黑羽快斗。

 

 

 

-

 

 

 

怪盗基德又发预告函了。这次是在一个毫不起眼的私立小博物馆。新闻中播报的语气如常,甚至主持人都不换一个。中森警部还是一样的边握拳边怒吼着自己的决心。明明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次“演出”,可在黑羽快斗看来完全不同。

 

 

 

他决定了,就在今晚——他决定向工藤新一坦白自己的身份。不管新一会不会生气,他都不能再继续瞒下去了。不过以黑羽快斗的样子说“其实我是基德”一定会被当成神经病的。所以,他选择反过来——这样貌似更加有说服力一些。

 

 

 

在问及“新一你要不要去露个面”时,对方好像犹豫了一会儿,皱了皱眉,问:“你希望我去吗?”

 

 

 

“‘我希望’?我当然……”希望还是不希望呢……

 

 

 

“你想去我就去啦。他魔术很厉害,你绝对见过他吧?”工藤新一合上书,“今晚,时间不晚,地址也不远,运气好的话能在学校锁门前溜进来。”

 

 

 

那可当然,我都计划好了。如果你去了,不会让你晚上翻栏杆爬进来的。还有新一你这个语气就是去兜风的吧,根本没想着要抓人啊。“见过见过啦。那就去吗?”

 

 

 

“嗯。”工藤新一合上书,避开了黑羽快斗的视线。

 

 

 

-

 

 

 

顺利进到包围圈内之后,工藤新一状似顺便地问了一句:“那些警卫都认识你?说你‘两年不见了’,还惊讶跟你我一块儿来了。”

 

 

 

“啊,之前经常来凑热闹。因为凑热闹的都是女孩子,我一个大男人来太多次了,那些人就都认识我了呗。”又撒谎了。没事,再原谅自己最后一次。今晚,一定会做一个诚实的人的。

 

 

 

工藤新一点点头,低头看了看表:“还有五分钟。等着吧,这人一秒都不会迟。”

 

 

 

-

 

 

 

还有,四十秒。黑羽快斗手心出了一层薄汗。他从未像现在一样如此紧张过。就连当时第一次穿上那套白西装时,他也是有百分百的自信可以达到目标的。但现在不一样。他心里清楚,这次的预告函,这块宝石,这场表演只不过是一个幌子。他的目的和往常不一样。这同样也让他焦虑不已。

 

 

 

三十秒。差不多了。就在黑羽快斗打算叫住工藤新一的时候,对方突然拉起了他的手。如果不是那动作过于温柔,黑羽快斗都要吓得怀疑他是不是要立刻把自己绑起来了。

 

 

 

“新一,我……”

 

 

 

“嘘。等一等。”工藤新一没有看他,他盯着前方镁光灯照射的橱窗看了一会儿,然后一个闪身将黑羽快斗拉到了走廊的尽头。

 

 

 

糟了,十秒种,必须坦白了。黑羽快斗回握住他的手,刚开口,没想到就被堵住了嘴。

 

 

 

工藤新一他,吻我了?

 

 

 

令人惊异的是,一向双商毫无缺陷,应变能力极强的黑羽快斗足足大脑空白了五秒钟。五秒之后,他才渐渐开始回应。对方的吻技很生涩,闭着眼睛,紧皱眉头,一看就是临场上阵,还带着一丝急切。但黑羽快斗无法好好享受现在这个吻。无论新一的目的是什么,但现在来看,他都已经达到了。

 

 

 

他听到中森警部在外面一声声的倒数,然后就是对方用惊异的语调喊着“他竟然没来”。握着自己的手也渐渐收紧,仿佛是一种无声的质问。最后,在一片混乱中,中森警部气愤地责骂博物馆经理人这是不是他们的另类营销手段。

 

 

 

一切都失败了。

 

 

 

工藤新一睁开眼,往后退了一步。他还有些迷茫地看着黑羽快斗,仿佛在看一个他不认识的人一般。他看见黑羽快斗握紧了拳,跟着往前挪了一小步。听见他支支吾吾地叫着他的名字。而他呼吸异常急促,脑中的一切迹象汇集在一起,他已经无法再不承认某个事实了。

 

 

 

“你很好,黑羽快斗。”

 

 

 

最后,在那个人的注视下,工藤新一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