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名姝

33199浏览    396参与
钢板君
我回归lof了 怕是已经凉了

我回归lof了

怕是已经凉了

我回归lof了

怕是已经凉了

深夜空想家

我的荆棘玫瑰

(随手胡码。


夏洛特死了。


她觉得这句话很轻,像是秋日枯死的树叶最终落下枝头。可夏洛特不是枯叶,她不是,她是伦敦最璀璨的星,是叫嚣着的荆棘玫瑰。


夏洛特怎么死了?


不知道,她们说她是从转梯上摔下来的。怎么会呢?她的轻盈蝴蝶与夏日阳光怎么能够摔死。


夏洛特没有死,没有。

(随手胡码。


夏洛特死了。


她觉得这句话很轻,像是秋日枯死的树叶最终落下枝头。可夏洛特不是枯叶,她不是,她是伦敦最璀璨的星,是叫嚣着的荆棘玫瑰。


夏洛特怎么死了?


不知道,她们说她是从转梯上摔下来的。怎么会呢?她的轻盈蝴蝶与夏日阳光怎么能够摔死。


夏洛特没有死,没有。

甄琼

【Fallon×Lucy】你我之间的爱就像歌曲一样单纯

  献给两季以来唯一磕过的一对cp,可以当成情书看

————————分分分(不你————————

  “我的人质,威尔斯家的小女儿。”

  用我的心作为交换。

  我喜欢在你睡着时描摹你的轮廓,这样我就可以变成你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人。

  “不要背叛我。”

  不要离开我。

  当你为我撒谎时,我像一个得到糖的孩子那样欣喜若狂,或许我也赢得了你的真心。

  “我们去旅行,去希腊神庙。”

  原谅我再也实现不了这个承诺。

  “这些天,像在天堂一般美好。”

  这也...

  献给两季以来唯一磕过的一对cp,可以当成情书看

————————分分分(不你————————

  “我的人质,威尔斯家的小女儿。”

  用我的心作为交换。

  我喜欢在你睡着时描摹你的轮廓,这样我就可以变成你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人。

  “不要背叛我。”

  不要离开我。

  当你为我撒谎时,我像一个得到糖的孩子那样欣喜若狂,或许我也赢得了你的真心。

  “我们去旅行,去希腊神庙。”

  原谅我再也实现不了这个承诺。

  “这些天,像在天堂一般美好。”

  这也许是我第一次请求上帝,请让你的容颜烙在我心里。

  你杀了乔治爵士,我们都是罪人。

  但是她生活在光中,我靠着虚假的友谊,在泞泥里苟延残喘。

  我忍不住,忍不住,拖着满是污垢的身躯,妄想挣脱恶臭去拥抱她。

  我的手在抖,在最后一次握着刀柄的时候,但是我没有流下一滴眼泪。

  我的心在抖,在最后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因为我不能再抹去你的眼泪。

  你的眼泪有什么魔力吗?那为什么会腐蚀掉我的心,为什么会让魔鬼落泪。

  我的冥后,请不要再让我见到光了啊。

  但重来一次,我依旧会去爱你,因为,没有毒刃和仇恨,没有血浆和胁迫,

  你我之间的爱就像歌曲一样单纯。

——————————end————————

  好了现在是沙雕时间。

  “我的人质。”

  “我们去旅行。”这小脸打的啪啪响。

  十分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前提也得有人看)
最后安利小姐妹们去看看名姝啊!!!

抱紧自己的小马甲

终是世中人-第九章

第九章

“Isa…Isa…”

朦胧中我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直到一只微凉的手抚上我的脸,我才从昏沉中睁开眼,昏暗的光线中对上一张满是担忧之色的绝美容颜。

“Charlotte?”我仍是不能确定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头昏脑涨的感觉让我更加恍惚。

“Isa,是我。你还好吗?”

Charlotte微凉的手没有离开我的脸,而是托住我的一侧面颊,用拇指轻轻摩挲了两下。我握住那只手,微侧头,紧紧的贴住,贪恋这份肌肤相亲的温柔,鼻端飘进独属于Charlotte的体香,虽然仍旧头痛欲裂,神智却清明了些,原来真的不是梦。

“Charlotte,你怎么来了?”我忍着浑身的酸痛,努力从窄小...

第九章

“Isa…Isa…”

朦胧中我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直到一只微凉的手抚上我的脸,我才从昏沉中睁开眼,昏暗的光线中对上一张满是担忧之色的绝美容颜。

“Charlotte?”我仍是不能确定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头昏脑涨的感觉让我更加恍惚。

“Isa,是我。你还好吗?”

Charlotte微凉的手没有离开我的脸,而是托住我的一侧面颊,用拇指轻轻摩挲了两下。我握住那只手,微侧头,紧紧的贴住,贪恋这份肌肤相亲的温柔,鼻端飘进独属于Charlotte的体香,虽然仍旧头痛欲裂,神智却清明了些,原来真的不是梦。

“Charlotte,你怎么来了?”我忍着浑身的酸痛,努力从窄小的长椅坐起身。

“我带她来的。”一个清冷阴郁的声音响起,我才注意到坐在Charlotte身后昏暗中的Mo。

“哦,Uncle Mo…”

“哎呀,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叫我uncle,你这孩子真是…”

“哦,我还不太清醒,对不起啊uncle…”我头晕脑胀,话脱口而出,才意识到好像又叫错了。

Charlotte噗嗤一声笑出声来。Mo叹了口气,“唉…算了算了,你爱叫什么叫什么吧。还有你这丫头啊,这会儿会笑了啊,刚才谁一直焦躁的催促马夫快点呢。”

我抬头看向Charlotte,昏暗的光线中,她似乎红了脸。我心下一动,握住她的手。

“谢天谢地,你总算睡了一会儿。你能不能再吃点东西和收拾下自己,看你现在哪还有个lady的样子。丫头,你劝劝她,再这样下去,女儿没醒,她都要倒下了。我去看看那个睡不醒的小姑娘。”Mo捻着他的长发,边说边慢悠悠的踱出门。

他说的“睡不醒的小姑娘”指的是我女儿索菲亚。三日前的午夜,我被仆人的敲门声吵醒,说索菲亚好像要生了,我顾不上换衣服穿着睡衣她冲进房间,看到已疼的满头大汗的女儿。约瑟夫派人去找医生和产婆了,我眼见索菲亚受折磨,却无能为力,只能把她抱在怀里,轻声安慰着。索菲死死抓着我的手,手上的疼痛一阵阵传到我心里,我不禁想起了17年前第一次见到索菲亚的场景:那个软绵绵粉嘟嘟的小奶娃,眉头皱成一团,不管不顾的蹬着小手小脚,扯着嗓子哇哇哭,产婆把她送到我面前,她的小手一把抓住了我的头发,我伸手抱过她,哭声戛然而止,她扭呀扭的扎进我怀里,拽着我的头发,小猫一样哼哼唧唧。我的心像被击中了一般瞬间柔软成一团,搂紧了怀里的小团子,眼泪喷薄而出,我知道,这一生我都会用生命去保护她。

时间分秒过去了,医生和产婆却迟迟未到,我看着索菲亚痛苦的表情,心疼的要碎了。索菲亚的呻吟声逐渐有些虚弱了,我害怕起来,又一次冲着仆人大喊:“医生呢?产婆呢?怎么还不到?!人呢?都去哪儿了?”仆人战战兢兢的站在角落不敢搭话,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Mo,对,快去,快去请Mo!”

两个女仆对视一眼,却都没有动。

“为什么不去?没听见我说话吗?快去啊!去啊!!!”

我猜我那时的样子可能像个失心疯,两个女仆像被吓到一样,一起跑了出去。片刻后其中一个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Ma'am,Mo先生不肯来。”

“什么?”

“他说他不是医生,不会接生。”

“那你再求他啊!”

“他把我们撵出来了。”仆人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我大概能想象Mo不近人情的样子。

“算了,我自己去求他。”我低头亲吻了一下索菲亚的脸颊,在她耳边说:“索菲,妈妈去找人帮你,你坚持住等我好吗?”索菲亚虚弱的点点头,松开了我的手。

打开房门的Mo看到我愣了一下,随即一脸不耐烦,“你来干嘛?”

“Mo,求你了,帮帮我!”

“我不会,没做过,而且男女有别,我绝不可能进那个屋子!”

“Mo,求你了!我真的没有办法了才会求你的。这么晚了,医生和产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来,索菲亚很痛苦,而且越来越虚弱了…”

“别说了,我帮不了你!”Mo粗暴的打断我,一脸的无动于衷。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抓住他的胳膊哀求道:“Mo,求你了,我知道你懂得很多神奇的医术,你一定可以帮索菲亚的。求你了!父亲去世后,她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爱的亲人,我真的不能失去她。如果她也离开,我就真的一无所有了。求你了,uncle,看在你和我父亲的交情上,求你了…”就我几乎要跪下去的那一刻,Mo拖住了我。

“行了行了,我去看看。我没干过这活啊,只能尽量试试能不能减轻她的痛苦,接生,我可真不会!而且,你不要再叫我uncle了!这都什么事啊…”Mo说着转身进屋去取他的针,我松了一口气。

8个小时后,这个折磨人的孩子终于出生了,是个男孩儿,Fitzwilliam家的继承人。索菲亚却在看过他一眼后就晕了过去,医生无计可施 ,Mo说是损了元气,亏了气血,只能用药养着试试。我看着女儿惨白的脸色心如刀绞,一刻不离的陪着她,直到半小时前,约瑟夫强行把我赶回自己卧室,我才歪在长椅上睡了一会儿。

我的头疼的要炸了,实在没有力气唤仆人点灯,便拉Charlotte并排坐下,简单讲了这几天发生的事。

“Isa,我明白你的心情。但你不是铁人,也要吃饭和休息的,不然你也会倒下,等索菲亚醒了谁来照顾她?”

“我知道,可我不敢,我害怕。”

“害怕?”

“我不敢让索菲亚离开我的视线。我怕,我一走开,再回头,我爱的人就永远的不见了。就像母亲、父亲,还有你…只把我一个人,孤独的留下…”

Charlotte侧身紧紧抱住了我。我心中积压了许久的恐惧、担忧、无助、绝望…各种复杂的情绪一瞬间全部涌了出来,我伏在她怀里哭出声来。Charlotte没有说话,任我宣泄,直到我的哭声渐弱,情绪慢慢稳定下来,虚脱的趴在她的肩上啜泣。她一下一下的顺着我的背,在我耳边轻声道:“哭过心里舒服点了吗?”

“嗯。”我把脸埋在她的颈窝里,吸吸鼻子,全是她的味道,心里安稳舒畅了许多,头也没有那么痛了。

Charlotte的拥抱放松了些,让我从她的怀里直起身,她用双手捧住我的脸,拇指抹去我脸上的泪痕,一双蒙着薄雾的眸子与我对视着:“Isa,听我说,某些人离去是因为到了必须分别的时候,你要尊重并且接受这样的安排。而某些人,就算短暂离开,也会再回到你身边。就像索菲亚出走过还是回来了,还有我,我也回来了,再也不会离开。你不会是一个人的,你这么美好,每个人都会因为能够爱你而荣幸。你放心,索菲亚没事,她只是累了,让她休息一下就会醒了。我现在陪你去看看她,然后你听话,洗洗脸,换换衣服,我们去吃点东西,好吗?”

“嗯”我点点头。“Charlotte…”

“嗯?”

“没事了,就想说谢谢。”我被生生咽下的后半句“永远不要再离开我”堵的喉头一紧,我不能用自己的脆弱去绑架这个全新的Charlotte。

“别傻了,我们是好朋友嘛。”Charlotte又给了我一个短暂的拥抱,笑的阳光灿烂。

是啊,好朋友…我站起身来,一阵眩晕,连忙扶住椅子把手稳住身体。

“小姐。”伴着敲门声,约瑟夫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什么事?”

“布莱恩少爷来了。”

“什么?”我眼前一黑,向后倒去…

猪头西冰乐
真心希望当时露西能用那把刀杀了...

真心希望当时露西能用那把刀杀了法伦,
这样至少他死前看见的最后一个人便是她了😢
不知道该怎么改了,为自己贫乏的表现力惭愧〒▽〒

真心希望当时露西能用那把刀杀了法伦,
这样至少他死前看见的最后一个人便是她了😢
不知道该怎么改了,为自己贫乏的表现力惭愧〒▽〒

猪头西冰乐
我爱他狡黠地笑着的时候那个嘴角...

我爱他狡黠地笑着的时候那个嘴角!
(我为什么囤了这么多坑啊淦)

我爱他狡黠地笑着的时候那个嘴角!
(我为什么囤了这么多坑啊淦)

H-oversensit

最近悬疑题材的剧一个比一个精彩啊,我就想推荐几个曾经看过的印象深的剧。印象最深的就是黑镜系列了,绝对不能错过,绝对绝对。不用去看评论说哪集不好什么的,其实每集都无尿点。再是汉尼拔,九号秘事,禁忌女孩,轮到你了,三年A班,他人即地狱。看剧情成长题材的我想推荐名姝,挪威skam,肥瑞的疯狂日记,风平浪静的闲暇。暂时想到这些。
另外,随着时间推移,我越来越不想接触言情了,不知道为啥。当然每收获一部不错的剧我都很开森,眼界认知都会开阔不少。欢迎推荐给我!!

最近悬疑题材的剧一个比一个精彩啊,我就想推荐几个曾经看过的印象深的剧。印象最深的就是黑镜系列了,绝对不能错过,绝对绝对。不用去看评论说哪集不好什么的,其实每集都无尿点。再是汉尼拔,九号秘事,禁忌女孩,轮到你了,三年A班,他人即地狱。看剧情成长题材的我想推荐名姝,挪威skam,肥瑞的疯狂日记,风平浪静的闲暇。暂时想到这些。
另外,随着时间推移,我越来越不想接触言情了,不知道为啥。当然每收获一部不错的剧我都很开森,眼界认知都会开阔不少。欢迎推荐给我!!

Sarlacc-of-Great-Pit

英剧《名姝》第三季 短评

《名姝》第三季真的是流水账,越来越寡淡无趣,乏善可陈。艾米丽亚和维奥莱特,吹箫小探子等前两季常驻角色突然取消,不知所终,百合线被伊莎贝尔拉和夏洛特代替,偏偏她俩互动机会又很有限,百合粮严重不足。我特别喜欢的南希,范妮等角色基本就是背景板,塞进来不帅不讨喜的平彻兄弟。

假发又乱又劣质,就像用秃了的鸡毛掸子;妆容十分可怕,浓妆艳抹,颜料糊脸,跟妖魔鬼怪一样;服装不仅对不上时代,一眼看穿的制作粗糙;布景也寒酸简陋至极,哪里能看得出伦敦头牌豪奢会所的气派,整一底层老鼠窝;灯光师继续旷工,多数场景都黑咕隆咚,真的怀疑是不是故意在掩饰服化道的不用心。

夏洛特也莫名其妙地下线...

英剧《名姝》第三季 短评

《名姝》第三季真的是流水账,越来越寡淡无趣,乏善可陈。艾米丽亚和维奥莱特,吹箫小探子等前两季常驻角色突然取消,不知所终,百合线被伊莎贝尔拉和夏洛特代替,偏偏她俩互动机会又很有限,百合粮严重不足。我特别喜欢的南希,范妮等角色基本就是背景板,塞进来不帅不讨喜的平彻兄弟。

假发又乱又劣质,就像用秃了的鸡毛掸子;妆容十分可怕,浓妆艳抹,颜料糊脸,跟妖魔鬼怪一样;服装不仅对不上时代,一眼看穿的制作粗糙;布景也寒酸简陋至极,哪里能看得出伦敦头牌豪奢会所的气派,整一底层老鼠窝;灯光师继续旷工,多数场景都黑咕隆咚,真的怀疑是不是故意在掩饰服化道的不用心。

夏洛特也莫名其妙地下线,新来的凯瑟琳虽美,可剧集里外都没有看点,相反还非常糟心,本就没动力追第三季,第四季我希望不要有了。

右手先生

我喜欢的cp又黄了一对儿(;´༎ຶД༎ຶ`) ​​​

我喜欢的cp又黄了一对儿(;´༎ຶД༎ຶ`) ​​​

爱妃朕这是喜脉

【名姝】骨KE:  Isabella & Blayne 勋爵兄妹
前一段时间就剪了但一直没传到乐乎上。
我知道哥哥是个变态
可相爱相杀真的好带感(┯_┯)

附B站链接:https://b23.tv/av67167920

【名姝】骨KE:  Isabella & Blayne 勋爵兄妹
前一段时间就剪了但一直没传到乐乎上。
我知道哥哥是个变态
可相爱相杀真的好带感(┯_┯)

附B站链接:https://b23.tv/av67167920

甘楽
这里是一个跟脑海里的【少年一定...

这里是一个跟脑海里的【少年一定以大海为目标的】差不多的画面。嘛,差不多就是这个感觉。是的!我就是想把感觉,听觉,视觉三个感官都照顾到,就是那么贪心。


本图来自英剧《名姝》

这里是一个跟脑海里的【少年一定以大海为目标的】差不多的画面。嘛,差不多就是这个感觉。是的!我就是想把感觉,听觉,视觉三个感官都照顾到,就是那么贪心。


本图来自英剧《名姝》

SOPHIST

来一组沙雕拼图😂😂😂
沙雕拉郎延伸图的第一弹(意味着还有第二弹)😂😂😂
P1:指珊婚后的困境
         珊莎/小指头(all权游)
P2:论贱卷为什么会表白失败
         内森(超能少年)/小剥皮(权游)
P3:第一次
         艾萨克(名姝)&席恩(权游)/西蒙(超能少年)

来一组沙雕拼图😂😂😂
沙雕拉郎延伸图的第一弹(意味着还有第二弹)😂😂😂
P1:指珊婚后的困境
         珊莎/小指头(all权游)
P2:论贱卷为什么会表白失败
         内森(超能少年)/小剥皮(权游)
P3:第一次
         艾萨克(名姝)&席恩(权游)/西蒙(超能少年)

hhh

夏洛特死了,怎么可以就这样死了,太猝不及防了,那么年轻 那么美丽 那么坚强 那么鲜活地在努力生存,

我太为她感到难过了,忍不住为她哭,夏洛特就这样死了,以这样的方式死了,WTF

夏洛特死了,怎么可以就这样死了,太猝不及防了,那么年轻 那么美丽 那么坚强 那么鲜活地在努力生存,

我太为她感到难过了,忍不住为她哭,夏洛特就这样死了,以这样的方式死了,WTF

Laurence Anyways

Harlots Season 3. 2019.

The eyes of others our prisons; their thoughts our cages.

他人的眼睛是我们的监狱,他人的思想是我们的牢笼。

——弗吉尼亚·伍尔芙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Harlots Season 3. 2019.

The eyes of others our prisons; their thoughts our cages.

他人的眼睛是我们的监狱,他人的思想是我们的牢笼。

——弗吉尼亚·伍尔芙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SOPHIST

【Iwan+Alfie拉郎+指珊】后宫•指头转(1)

总体SUMMARY:小指头嫁人不成反被娶的悲伤故事。小指头成功成为第一个疯掉的人😏

本篇summary:嫁人不成

*叉腰暴言:我就不信四个剥皮还不能把小指头给嫁出去!(其实还有一个贱卷和一个不知道是臭佬还是席恩或者艾萨克的不稳定东西)

*前文传送门:

①论卢斯•波顿一巴掌下去杀伤力有多大(看完前三篇基本完全看得懂了,我猜……):

01这些人从何而来

http://dongshanisbest.lofter.com/post/1e28ec3b_1c64dc965

02这些人的基本特征

http://dongshanisbest.lofter.com/post/1e28ec3b_1c6541b2d...

总体SUMMARY:小指头嫁人不成反被娶的悲伤故事。小指头成功成为第一个疯掉的人😏

本篇summary:嫁人不成

*叉腰暴言:我就不信四个剥皮还不能把小指头给嫁出去!(其实还有一个贱卷和一个不知道是臭佬还是席恩或者艾萨克的不稳定东西)

*前文传送门:

①论卢斯•波顿一巴掌下去杀伤力有多大(看完前三篇基本完全看得懂了,我猜……):

01这些人从何而来

http://dongshanisbest.lofter.com/post/1e28ec3b_1c64dc965

02这些人的基本特征

http://dongshanisbest.lofter.com/post/1e28ec3b_1c6541b2d

03波顿一家在厕所里接待指珊名场面

http://dongshanisbest.lofter.com/post/1e28ec3b_1c663232f

04艾萨克何许人也

http://dongshanisbest.lofter.com/post/1e28ec3b_1c6777e26

②“平彻酒馆”惊魂夜

01

http://dongshanisbest.lofter.com/post/1e28ec3b_1c68ba10c

02

http://dongshanisbest.lofter.com/post/1e28ec3b_1c695345b

—————————前方高能—————————

  “混乱是阶梯。”

  小指头,也就是培提尔•贝里席,现在的鹰巢城城主,他曾经带着内心的极度膨胀这么说过。

  他现在就想回去扇自己一巴掌。

  混乱不是阶梯,混乱怎么可能是阶梯?!

  混乱是波顿家的大巴车。

  对,大巴车,四个拉姆斯中的其中一个拉姆斯(艾什:Hey!我的名字叫艾什,很高兴认识你!)变出了这么个会动的玩意,他们叫这个玩意大巴车。

  现在,培提尔蜷缩在混乱的波顿家的大巴车后座上,把自己埋藏在阴影里,暗自祈祷着其他人不要发现他。他从来没这么down过,因为在上车的十五分钟里,他的“好学生”珊莎•史塔克用话筒——这也是四个拉姆斯里面的那一个拉姆斯(艾什:其实我的名字叫艾什啦——)弄出来的——他想想就down,他被嘴巴里塞满柠檬蛋糕的珊莎用话筒爆了三次头。

  “喂!这不是我们的贵宾贝里席吗?艾萨克,他在这儿呢!”不死贱人内森指向他,虽然他已经很努力蜷缩在角落里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培提尔疯狂的大叫起来,在和波顿家的人接触的短短一个小时里他成为了全剧第一个疯掉的人。

——————————————————

  其实培提尔在来的路上就听临冬城过路的屁民说波顿家出事了,他并不是特别惊讶,因为他看到了他以为是异常天气但实际上是卢斯巴掌引起的千古奇观。他自己想想出事顶多也就是房子没了,什么什么死了几个兵,他听说几个波顿都没死也就想想不要紧,只要不把计划弄乱就好了。

  他担心的反倒是珊莎——他告诉她这个消息以后,他感受到了她内心的那种愠怒的失望,他又给了她复仇的希望和三块柠檬蛋糕,也糊弄过去了。可是波顿家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乱子,比如拉姆斯毁容啊,拉姆斯被炸掉**啊,珊莎一直想要嫁个好人家,人家已经不好了,万一新郎又出了大乱子,那小姑娘心态爆炸跑了怎么办……

  而且,培提尔其实一路上都在纠结自己要把珊莎嫁过去的这回事,他爱她,他自己不否认这一点,也认为这是在保护她,可是一想到珊莎就要当波顿家的人了,他心里就又有点不好受。

  于是在马车里,小指头纠结而烦躁的玩起了自己的小指头……

  他没时间纠结了,因为他马上就发现波顿家真的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事,以至于他一进临冬城就发现瓦妲坐在外面依靠食物来缓解压力。

  (珊莎:培提尔你看,我们临冬城里人都吃柠檬蛋糕!就你不喜欢!)

  他懒得理珊莎,小傻瓜还以为人瓦妲是临冬城门口唠嗑的老大妈,虽然她确实挺像的……呸呸呸,正事要紧,他连忙问瓦妲怎么回事,瓦妲摇头叹气的给他补了补剧情——什么卢斯一巴掌打出了四个拉姆斯,外加一个卷发精神污染贱人什么什么的。

  “这不行啊,现在波顿家有四个继承人,可是我只有一个珊莎,emm……先找到卢斯•波顿再说,真是太不靠谱了,算了自己的锅自己背。”(小指头内心)

  “哇,什么鬼啊,四个拉姆斯,我只有一个呀,那么这桩婚事还是有回旋的余地的喽,嘻嘻嘻嘻。”(珊莎内心)

  他就把事情设想的比较糟,但是当他真的带着珊莎发现波顿一家站着厕所里抬头看他的时候,他强烈的感觉到想要拉拢卢斯结盟的计划泡汤了而且卢斯已经失去了对临冬城百姓的控制,但他还有一丝希望,然后他听到遥远的叫卖声,他觉得一丝希望也没有了。

  支持他留着这里的只有理智和礼貌,当然了,他会后悔的,因为他马上要在这一个小时里失去它们了——

  “爸爸心里凉。”卢斯看着培提尔和珊莎,听着艾萨克的叫卖声,眼神涣散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卢斯爸爸不哭,卢斯爸爸挺住——萌萌,站起来——”艾什永远是第一个去安慰别人的人,可是他的话好像有了相反的效果,卢斯听了以后更加痛苦的痉挛起来。

  “军队里有人轻微痉挛的话我们都先会掐住舌头,像这样……啊,啊啊………”SUM1掐住了自己的舌头。

  “这动作我好像在哪看到过……”艾什陷入沉思。

  “拉,拉姆斯好像脸色也很差。”西蒙小声嘟哝,不好意思抬头正视培提尔和珊莎。

  拉姆斯看着厕所外面的两个人,确实脸色很不好看,一阵红一阵白,但是他是单纯的因为丢脸、不好意思,卢斯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他这个消息就用自己而巴掌终结了一切。

  “因为他已经太久没有被帅哥爱抚过了。”内森极其自负的摆弄了一下他的卷发,过去在拉姆斯的后方重重的拍了一下,拉姆斯出奇的竟然没有动,内森就勾在他肩膀上,嘴撅到他耳边,“干嘛呀,怎么不理我呀,操瓜狂人~你来打我呀~你生气呀~”

  不死贱人如愿以偿的被割了喉。然后在指、珊吃鲸目光中满血复活,指着两人骂:“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

  “我去,这什么神操作?”(指、珊内心)

  “我猜想,拉姆斯和卢斯肯定和他们有关系……”西蒙理性分析,还是不敢看珊莎和培提尔,“肯定是什么重要的事情……非同小可,而且我怀疑我们没出现的话可能这件事就会好……”

  “卢斯爸爸,到底是什么事啊,如果我们把它搞砸了我们会弥补的。”艾什温暖的拥抱了卢斯。

  “你们问我儿子。”

  四个人聚集到拉姆斯边上。

  “你们问我爸。”

  四个人又聚集回卢斯边上。

  “你们问我儿子。”

  “你们问我爸。”

  ……

  四个sd跑来跑去,不知疲倦。

  终于小指头看不下去了,再看下去他就要OOC的傻笑起来了,所以贝里席大人清了清嗓子,一脸阴狠而气质的笑着说:“是这样的,我是培提尔•贝里席伯爵,是鹰巢城城主,我本来是打算把珊莎(示意珊莎,珊莎撇嘴)许配给拉姆斯,来帮助波顿家族巩固临冬城的,但是,很明显,波顿家出了点小状况……”

  “什么?!?!”震惊我剥。

  “哦,原来是这样啊,恭喜恭喜啊,这是好事,我最喜欢看到别人结婚时幸福的笑容了。”艾什傻笑。

  “所以你们本来打算在厕所里结婚吗?”SUM1傻笑。

  “唐顿庄园,波顿厕所。哈哈哈哈哈哈——啊!”内森仰天大笑,又双叒叕被捅,不过这一次是卢斯下的手,老父亲终于体会到了儿子的苦。还好老父亲下手重,内森复活没那么快。

  “你……我……她……你……他……”我剥继续震惊,卢斯翻白眼一脸无辜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唔……哈哈哈哈……嗯哼嗯哼。”珊莎忍不住笑起来,培提尔看了她一眼,她最终只好假装咳嗽。

  艾什恍然大悟立刻过去支持一脸煞白的拉姆斯,“拉姆斯,原来你都不知道自己的婚事啊,好可怜哦,结婚是大事,拉姆斯,你要慎重。”

  “怎么会有这种事啊,我们地下军队里分配婚姻都没这样,至少都让我们知道。”SUM1也同情的抓住了拉姆斯的手。

  “这是骗婚。”西蒙说,也凑了过去。

  “你有什么资格心里凉。”拉姆斯用典型的剥皮式咬字说,一脸阴狠。

  四张一样的脸同时盯着卢斯,卢斯立刻有一种自己药丸的感觉,于是自觉往后退了几步,再跳到了坑上。

  “emm,你们父子内部的事我并不知道,是这样,我和波顿大人之间的约定……”培提尔本来是打算要帮着说几句不要让卢斯落得泰温的下场,这对他也没什么好处,而且边上的屁民骚动的有点厉害,然而一只手已经揪住了培提尔的衣领。

小指头:???!!!

  原来是已经从席恩被打成艾萨克的臭佬抓住了他的领子,正恶狠狠的看着他,蓝眼睛里冒出要吃人一样疯狂的光芒,他看上去如此可怕以至于珊莎都不敢生气了。众屁民震惊。所有人都看着他以至于没有关注到西蒙隐了身……

  “小指头,你就是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艾萨克露出可怕而充满阴谋的笑容,小指头不知所措的点点头。

  看似是席恩但实际上是艾萨克的艾萨克•平彻收敛笑容,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他极其嘲讽的冲着同样是j院老板的培提尔宣战——

  “我倒要看看,我,和你,到底谁才是这片土地上最野的鸡……”

小指头:?????????

  “铛!”西蒙眼疾手快用平底锅将他切换过来,席恩•葛雷乔伊吃鲸的放下了小指头,看看西蒙,看看珊莎,看看厕所里的一群人。席恩灰溜溜的想要凑到珊莎身边,珊莎厌恶的躲开了。席恩又想到西蒙身边去,西蒙隐身。

  “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你这个杀死我弟弟的罪人!”珊莎小声诅咒着。

  “我觉得情况有点不对。”瓦妲眯起了眼睛,“我们好像忘记了屁民的存在。”波顿家的人终于也都意识到了这一点,内森满血复活,连内森都意识到了这一点,可是太晚了——

  屁民们吵吵嚷嚷,消息互相传播越传越错,大家终于要从言语演化到动手,屁民们包围了他们,包围圈越缩越小,瓦妲、珊莎和培提尔被迫性的也往里挤到了厕所里,珊莎没有想到临冬城的屁民现在竟然可以变得这么疯狂,培提尔的第一反应是抓住珊莎的手,可是,珊莎把它给甩开了。

  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下,指珊还是对视了。

  培提尔皱眉(为什么),珊莎眯眼(你懂的),培提尔垂眼(我不懂),珊莎瞪眼(哼)。

  “拉姆斯你千万不要嫁给珊莎,她是渣女。”在这种危急时刻,内森竟然焦急的指着珊莎一脸犯贱的骂,“她在和中年猥琐油腻男(小指头:?)调情(珊莎:!!!),你只要和她待上一晚就会浑身沾满这个油腻男的油(小指头:wtf?)。哇,这女的怎么这么渣呀,你嫁给她一辈子后悔,我跟你说啊,渣女……”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一个淑女?”珊莎又羞又气,脸粉红粉红的像杏子花,她愤怒的咬住下唇。

  “咦~拉姆斯你看,她不但渣而且假啊,女人都这么阴险你知道不,你本来就是个小gay佬,不要对不起自己的……”内森又要叽叽咕咕下去。

  拉姆斯递给内森一把匕首,指指越来越近的大批屁民,“你去把他们都干掉,对,你一个人去,你又不会死,你去了我就不跟她了。”

  “那你跟我不?”内森满心欢喜,拉姆斯表情突变,想用匕首剁他却发现自己已经把匕首给了内森,拉姆斯奋力去取,可内森高人一头,根本不可能取到,“哎,拿不到,拿不到……”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培提尔吐槽。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珊莎吐槽。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其他所有人吐槽,这也倒限制了屁民的前进速度。

  “死小鬼!”先爆炸的是卢斯,更年期中老年人总是比较容易失控,他一掌打在内森的后脑勺上,卷发脑袋痛苦的晃动了好几下,“要不要脸啊,啥都不是还想娶走我儿子!”

  “那你怎么不把你儿子嫁给那个中年老男人,还伯爵嘞,厕所伯爵!”

  “厕所伯爵也比你这个臭不要脸的东西要好!我宁可把他嫁给小指头也不会把他嫁给你的!”

  “我好想去死啊。”拉姆斯平静的说。

  “停停停停停!”培提尔感觉锅从天上来,“我本来把人珊莎•史塔克送给你们的怎么变成你要把你儿子嫁给我了。”

  “史塔克,她不会是托尼•史塔克的祖宗吧。”西蒙小声嘟哝。

  “托尼•史塔克是谁啊,小西蒙?”席恩低头问,又感觉脱口而出的“小西蒙”有失体面,暗自庆幸拉姆斯没有听到。

  “钢,钢铁侠……”西蒙涨红了脸,低下头。

  “什么叫把我送过去啊,你不是说大帅哥带小妹复仇走上人生巅峰吗?”珊莎疑惑的看着小指头。

  “我,”培提尔确信现在锅真的从天上来了,“我从来都没说过这种话啊……”

  “你的眼神说明了一切。”珊莎生气了,脸气的从粉红变成了西瓜红,眼角泛起泪花,“你还说你爱我,还吻我,结果现在把我像礼物一样送来送去。”

  “我,”培提尔终于也体会到了失控的痛苦,“我冤……”

  “渣男。”小士兵SUM1万年不变的吐槽。

  “我好迷惑,信息量好大。”艾什一脸呆滞。

  场面即将陷入混乱……

  “啊———————”瓦妲一声尖叫,所有人立刻老实下来,“有没有人听到我的声音,能不能不要再讲婚事了,先解决屁民好不好啦!”这提醒了他们,也提醒了屁民。

  “大家快去摸摸他们呀!”屁民们一哄而上。

  “呜呜呜我卢斯•波顿一辈子英名,现在也要和泰温一样死在厕所里了,小指头我和你没完!”卢斯哭。

  “呜呜呜,我还没有和珊莎解释清楚就要被屁民挤死了,卢斯你个神经病,这桩婚事吹了,我和你们所有波顿都吹了!”小指头哭。

  “呜呜呜,人家不要死在厕所里。”珊莎哭。

  “再死一遍呗,拉姆斯,你不跟我我就不复活你。”内森耍流氓。

  “让我死吧。”拉姆斯非常平静。

  “感谢TV,感谢所有TV。”SUM1天真的冲向屁民。

  “你觉得怎么样?”席恩低头问西蒙。

  “我们肯定会没事的,内森会复活。”西蒙也很平静。

  在所有人等死的时候,艾什紧张的走向前方对着屁民,单手伸向天空,中二到了极致——

  “大召唤——甘道夫——封印解除!!!!!”

  白光闪现,亮瞎了所有人的狗眼。

 

影猎人
「2019·vo...

「2019·vol.388」《名姝 第三季》(季终)  (7分/满10分)

夏洛特的提前领盒饭的确令人咋舌和失望,但考虑到借由这个突变形成的第三季的主要矛盾所展开的剧情的精彩程度,还是可以接受的。结局的圆满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上面的遗憾,也预示这部剧即将收官。

「2019·vol.388」《名姝 第三季》(季终)  (7分/满10分)

夏洛特的提前领盒饭的确令人咋舌和失望,但考虑到借由这个突变形成的第三季的主要矛盾所展开的剧情的精彩程度,还是可以接受的。结局的圆满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上面的遗憾,也预示这部剧即将收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