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名护启介

686浏览    7参与
しせつ

平成来打们的爱情公寓(八)/保护和平的那些人们

#原梗指路→AV61458940

#ooc有bug有文笔差警告

#本篇三蛋组主场注意

#预警完毕,准备进入公寓。。。。。


————————————————————


“不好意思,要一根草莓味的冰棍”火野映司从口袋里掏出一团胖次,打开来按价钱数出硬币,递给老板,然后从老板手上接过淡粉色的冰棍。

转身还没走两步,自己的肩头就落下一只火红的鸟儿,成年人手掌大小,张着翅膀就想来啄手上的冰棍。

“不行哟,ankh”映司把冰棍拿开,“今天你已经吃过一根冰棍了”

不出意料,肩头的鸟儿炸毛了。

『你说过包我十年份的冰棍的!』

“我的确这么说过”映司非常淡定地怼回去,“但是,我说的是一天一根冰棍。你再这么吃下去,我明...

#原梗指路→AV61458940

#ooc有bug有文笔差警告

#本篇三蛋组主场注意

#预警完毕,准备进入公寓。。。。。


————————————————————


“不好意思,要一根草莓味的冰棍”火野映司从口袋里掏出一团胖次,打开来按价钱数出硬币,递给老板,然后从老板手上接过淡粉色的冰棍。

转身还没走两步,自己的肩头就落下一只火红的鸟儿,成年人手掌大小,张着翅膀就想来啄手上的冰棍。

“不行哟,ankh”映司把冰棍拿开,“今天你已经吃过一根冰棍了”

不出意料,肩头的鸟儿炸毛了。

『你说过包我十年份的冰棍的!』

“我的确这么说过”映司非常淡定地怼回去,“但是,我说的是一天一根冰棍。你再这么吃下去,我明天的胖次钱都要没有了!”

『谁管你啊!再说了你根本不是穷好不好?!』

映司把ankh抖下去,转身看着在空中扑腾的鸟儿,一脸理所应当。

“我的钱,是要拿去帮助别人的。我只需要一点点的零钱和明天的胖次就够了”

『总之你把冰棍给我!』

映司反应迅速,立马把手挪开,“不给你~”说完直接塞进自己嘴里。

『映司!!!』

“……好冷,但是意外的好吃呢,草莓味”

映司一边啃着冰棍一边往前走,后面ankh瑟瑟不平地扇扇翅膀,飞过去蹲在他肩上,小声地说:『可恶……等我拿到那个东西……』

“你刚刚说什么?”映司扭头。

『什么都没有!』

两人打打闹闹地走到道路拐角,刚刚拐过弯,就见不远处跑来一个人,手上拿着水果刀,后面还有两个人追着跑。

“等一下————!!你别想逃!!”

“那个人是抢劫犯!小心一点!”

“滚开——”

男人挥舞着手上的水果刀,不偏不倚地朝映司这边冲过来。

『映司!』ankh从映司肩上离开,在一旁喊他。

映司把冰棍往嘴里一塞,侧身躲过男人刺过来的刀,然后双手抓住对方的手臂,用力一扭,把人掀翻在地,再把膝盖用全身的重量压在对方背上。

映司空出一只手拿出冰棍,自信地笑着说:“撞到我,算你倒霉”

此时一路追着的两个人跑到旁边,一个蹲下身帮忙用领带绑住那人的双手,另一个人仔细地看他一眼,惊呼出声。

“火野?!”

映司抬头一看,发现是个熟人:“哟!左!”

左翔太郎拿下自己的帽子整理发型,喘着气说:“没想到是你啊……你这个装扮,住在这附近?”

“啊,在附近的公寓”映司点头,“这回是什么委托?”

翔太郎挠挠下巴,尴尬地说:“不是委托……只是事务所里没有咖啡了,我出来买,然后就偶然遇到这人抢劫便利店”

“原来如此……”

此时另一个人打好结,起身问道:“两位,认识?”

“是这样的……”翔太郎眨眨眼睛,“你是?”

“啊咧?你们不认识么?”映司看看两人。

“并不认识”那人双手叉腰,“只是在便利店遇见,就一起追出来了”

翔太郎冲他伸出手:“说起来,还没有感谢你。我是左翔太郎,是个私家侦探,以后有需要可以来鸣海侦探事务所委托我”

“鸣海……?”

“啊,因为所长并不是我”翔太郎尴尬笑笑,“是我师傅鸣海庄吉。只是他现在在国外处理事件,所以事务所暂时由我负责”

“原来是这样……”男人跟他握手,“我叫名护启介,请多指教”

“啊……莫非是那个有名的赏金猎人?”

名护启介摆摆手:“现在已经不是了,我现在正在经营一家餐馆,就在后面那条街”

“那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去一趟呢”映司也伸出手,“我是火野映司,请多指教”

名护跟他握手,然后突然想到什么,睁大眼睛问道:“难道说……是那位国会议员的火野映司吗?!”

映司挠挠头:“啊……有那么容易暴露吗?”

“啊,不是,只是以前做赏金猎人的时候,曾经为了委托读过资料……”

映司手捂胸口松了一口气。

那边翔太郎收起手机,说道:“总之我已经打电话通知警察了,先这样稍等一下吧……火野你还撑得住吗?”说着他看看被膝盖压在地上的男人。

“没问题,其实并不累的,我只是把体重压在他身上而已”

『有问题的是这个人吧?因为映司你又变胖了』ankh落在他肩上,毫不留情地吐槽。

映司尬笑。

“火野,你还养着这只鸟啊?”翔太郎弯腰戳戳鸟儿凸起的小肚子,“它是不是变胖了?”

意料之中的,火红的鸟儿当场炸毛,扑腾而起直往翔太郎脸上扑。

然后映司还在一旁补刀道:“是啊,胖了。只是他还不愿意面对现实”

『你说谁胖了?!』鸟儿立马转移目标。

“啊啊啊抱歉!ankh抱歉!我错了!”

突然远处传来一连串的脚步声,接着一群身着警服的人跑过来,领头的是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男子跑到几人面前,喘着粗气从衣服口袋里掏出自己的证件展示出来。

“不好意思……接到通报说这边有抢劫犯……报警的是你们吗?”

“是的”名护手指向被映司压着的那人,“就是他”

男子蹲下身,掏出手铐利落地给他铐上,抬头对几人说道:“非常感谢各位的协助,如果不介意的话能否让我做一下简短的笔录……等会,你是那个……照井警视认识的……”

翔太郎笑着冲他打招呼道:“哟!泊警官!今天是你值班啊?”

泊进之介起身,让警员们把人带走,自己跟翔太郎说道:“是这样的,所以一接到通报我就赶过来了”

“那能不能让他先做笔录?”名护指向映司,“他只是被牵连的,帮忙制服了犯人而已”

“可以啊”进之介转身从口袋掏出小本子和笔,“不介意的话,可以说一下具体情况吗?”

“啊,我在这附近散步,跟我家的宠物鸟”说着映司被ankh狠狠啄了一下,“痛……走到这边拐角的时候,就遇见那个人举着水果刀冲过来,然后我就反手制服了他。就是这样”

“是吗,多谢你的协助”

“那么,我可以先走了吗?差不多到晚饭时间了,我回去太晚他们会担心的”

“可以”进之介递出本子和笔,“请在这边写一下联系方式,方便之后我们再进行确认”

“啊,好的……”

映司接过本子和笔,叼着冰棍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途中感觉笔有点断墨,于是拿到一旁甩了甩,却没注意到自己口袋里的东西被震掉出去,写完之后把东西还给对方之后就转身,叫上ankh一起离开。

进之介低头看映司写下的数字,莫名感觉有点眼熟,随后他注意到了地上掉落的东西,弯腰捡起来正准备喊人,却发现人已经不见了。

好奇心驱使着他去仔细看那样东西。“这是什么……照片?”他把照片翻面,上面浅棕色头发的少年抱着本子,坐在桌子边,正用手撑着下巴,不知道在盯着哪里。

进之介睁大了眼睛,捏着照片的手指微微颤抖。

“……小尊?”


——


刚一进门,映司就被一本子糊到脸上,连忙抬手把本子拿下来,阅读上面的文字。

“‘我下午那张照片是不是映司前辈拿着’……是啊,我拿着”映司说完笑着去掏自己的口袋,然后笑容逐渐消失。

本子上被笔写出一行字。

「どうした?(怎么了?)」

“照片……不见了……”

「!!!」

然后本子“啪”一声狠狠拍在映司头上。


——


小剧场:

后来天空寺尊足足有一周没有理映司,连他最喜欢的饭团都没能让他松口。


————————————————————

TBC

写完啦~!相当诡异的一篇。。。(本人感觉)我总感觉我好像写偏题了_(:зゝ∠)_

最愉悦的应该是把老司机放出来了www其实在假面骑士本篇里面老司机就跟小尊很熟(而且各种花絮里竹内都在疯狂撩shun),所以这边设定上老司机认识小尊这件事是完全没有问题哒!

于是决定法爷下一篇再出来玩www等法爷出完场,也就差不多可以开小尊的支线了(坏笑)那么当支线开启之后会发生什么呢。。。这谁知道呢www(被打飞)

谢谢大家的支持!我会继续加油努力的!


未确认生命体
这么冷的CP是真实存在的吗……

这么冷的CP是真实存在的吗……

这么冷的CP是真实存在的吗……

血色阿渲
补了点Kiva、(他在百度百科...

补了点Kiva、
(他在百度百科里居然不是第二位被介绍的JPG)

补了点Kiva、
(他在百度百科里居然不是第二位被介绍的JPG)

🍄🥧🍯

-Kiva(红渡) x 名护启介

-建立在名护并不知道Kiva是谁的前提下

-伤口/流血描写




名护启介醒过来的时候见到Kiva骑在他身上,准确地说并不是骑,是另一种——以胜者的姿势半跪在地上正好盖住了他的姿势,俯瞰着他。名护感觉到有一只手正捂着他的脑袋,那毫无疑问是Kiva的。他咬着牙想起身才发现自己已经不是Ixa了,而突然起身的眩晕让他又翻着白眼倒下去,头在落地之前却先碰到了Kiva的手。Kiva始终没说话,金色的蝙蝠翅膀般的眼睛下面没有表情,名护的第一反应是Kiva会杀了他,恐惧和使命感促使他立刻伸手去摸Ixa的变身器,没有摸到,腰间的腰带也不见了。

下一秒他抬起腿来踢...

-Kiva(红渡) x 名护启介

-建立在名护并不知道Kiva是谁的前提下

-伤口/流血描写




名护启介醒过来的时候见到Kiva骑在他身上,准确地说并不是骑,是另一种——以胜者的姿势半跪在地上正好盖住了他的姿势,俯瞰着他。名护感觉到有一只手正捂着他的脑袋,那毫无疑问是Kiva的。他咬着牙想起身才发现自己已经不是Ixa了,而突然起身的眩晕让他又翻着白眼倒下去,头在落地之前却先碰到了Kiva的手。Kiva始终没说话,金色的蝙蝠翅膀般的眼睛下面没有表情,名护的第一反应是Kiva会杀了他,恐惧和使命感促使他立刻伸手去摸Ixa的变身器,没有摸到,腰间的腰带也不见了。

下一秒他抬起腿来踢向Kiva的后背,那装甲有多厚他大概是知道的,但为了从Kiva手里逃脱他不得不去做。可换来的是剧痛和一动不动的Kiva,虽然他确实踢到了,可似乎比起Kiva,他自己更痛一些。用力把眼珠转向下面,穿过Kiva胯间——没错是胯间——的空隙,他才看到自己的右腿上长长的红色,撕开他笔挺干净的西装裤,甚至还能瞥到些许洇湿黑色布料粘在膝盖上的半凝固血迹。

Kiva还是没有动作。这样的沉默让名护启介感到巨大的不安。Kiva在他伸手去揍自己的面甲时拦住他的拳头,似乎有点犹豫地把垫在他头下的手慢慢抽出。整个过程只有皮肤与装甲的摩擦咯吱声,Kiva将两手收在胸前,似乎欲言又止地踌躇了一下。“给我等等!”名护一把伸手便抓住Kiva的腿,手指猛地插进交缠的锁链之中,锋利的腿甲在他指节上留下短暂尖锐的痛感,“Kiva,我还有必须要做的事情……”

他的话在说了一半后猝然没了声息,名护被一口忽然窜上来的气冲得趴在地上干呕,呕着呕着声音变成了咳嗽,有血滴在路面上,渗进石子的缝隙之间。赏金猎人的本能让他依旧抓着Kiva腿甲的锁链,Kiva稍稍转身,软软地搭在锁链间的手指就滑了出来。若是并拢指节,就能凑成一条纤长的刚好划开皮和毛细血管、却不至于让血滴流动的伤口。

……似乎糟糕过头了。

红渡在Kiva的装甲下看着名护启介,后者用擦了血的手又搭上他的腿,这次是按在他的膝甲上,即使那根本不能拉住他。可红渡却像真的被抓住一样老实地站在原地,并且有一点束手无措。名护启介变成这个样子确实是他的原因,但又不能说全是他的原因……非要说的话,就是因为Ixa非要插进他和Fangire的战斗之间吧……但这种想法又很像把错误推给名护,红渡感觉自己头上又出汗了,那是他在交流障碍发作的时候就会有的反应,但很快他意识到自己还穿着Kiva的装甲。这让他悄悄地松了口气。

其实Ixa的变身器他就放在不远处,如果名护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很快就能找到。可惜现在名护启介眼里似乎除了Kiva那颗不存在的扣子之外没有别的东西。红渡因为名护从下至上瞪着他的眼神而后退了一小步,靴底碾过石头发出令人难受的咯嘎声。名护想要站起来,他的尊严在背后提着他,但他的腿却打压着尊严,甚至在跪着揪住Kiva的手臂时那条本来就长的伤口在地面爬行过,有细小的石子嵌进皮肉之间。名护启介绷着全身的肌肉趴在Kiva身上,他所谓的尊严已经和形象一起丢了,他本来比红渡高,现在却是以类似献媚的姿势被Kiva扶着。……到了这个地步他竟然还没有觉得奇怪,Kiva居然只是站在原地等他站起来,甚至还扶着他。名护先生的神经有的时候真的很大条,红渡也只能这么想。

“Kiva……”

名护启介盯着Kiva亮晶晶的大眼睛时想起了刚才的Fangire。如彩色玻璃一样碎裂的异形,那些代表神的日光终于照在了正确的地方。如今日光也平等地照在他的身上,照着他被Kiva、他的宿敌——尽管是单方面的且无理取闹的——抱着肩膀想要推开的样子。Kiva的动作依旧在犹豫,红渡不清楚他是否能自己站立,但名护的敌意始终没有消除,他只是怕被发现自己是谁。他看着名护的眼睛,隔着面甲也能看得十分清楚的锐利的眼睛,形状优美的男人双眼被倒竖的眉毛拧成尖利的形状,即使如此也十分漂亮。但目前,那双漂亮的容器里只盛着对他的敌意,红渡腰间的Kivat沉默着,他犹豫着是否该解除武装,让名护启介看到他没有恶意的表情,最终还是因为可能会到来的尴尬而放弃了。

他在面甲后叹息。名护又昏过去了,不如说他刚刚醒过来都是奇迹,被Fangire绑住无法脱身的Ixa在爆炸的冲击和Kiva的攻击之下从高台上飞了出去,更别提被刺穿的装甲和战斗的淤青,名护启介只是个人类,就算有Ixa装甲,他也还是个人类……红渡将他放倒在地面上,手轻柔地从头下抽出,在确认了他还有呼吸之后解除了变身。

当务之急是送去医院才对。红渡四处张望着,Kivat已经回去了,他只能拿出手机来,手腕哆哆嗦嗦地按119,猫一样弧度夸张的嘴唇抿了抿,还是鼓起勇气按了通话键。

在救护车赶到前,他轻轻地挪向名护腿上那道还在渗血的伤口。钢铁的碎片剪开了裤管和皮肉,甚至还有模糊的血肉从二次受伤的裂口翻出来。红渡看了看自己的手,那双手干干净净,连带着他本人。牙齿轻咬下嘴唇,他颤巍巍地拨开了名护被血黏在腿上的裤管,小心地触碰他的伤口。

血的触感。翻出来的肉柔软湿滑,带着人类的温度,血并不是流动性很强的液体,粘稠并散发锈味,小石子和灰尘沾在其间,让红渡瞳孔都在打转,连他自己都想吐了。可他咬着牙将手指伸进伤口之中,裂开的皮肉神经血管拒绝着他的进入,小石子在滑动着躲避,红渡按住胸口,把想要干呕的声音压回喉腔去。他终于把那颗小石子扔了出去,沾满血的鲜红一点马上就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他手指间慢慢干涸的猩红色。

红渡的眼前天旋地转,他跌坐在石子地上。脑子像是被一只手用力地握过,在颅腔里一跳一跳地收缩。随即他又爬起来去确认名护的呼吸,虽然微弱但依旧存在。手上的黏腻湿冷渗进了指甲缝,他打着寒战跌跌撞撞地爬起来去捡Ixa变身器。在救护车来之前,他还来得及给皮肤苍白失去知觉的名护启介一个吻。

兔斯拉聚集圈
摸鱼假面骑士kiva&midd...

摸鱼
假面骑士kiva·完·接下来播出 小蝙蝠找爸爸【。

摸鱼
假面骑士kiva·完·接下来播出 小蝙蝠找爸爸【。

黎明不会下雨的时生

Kiva同人-名渡:新曲

【最近心情低落,打击过大,精神恍惚。今日心塞时看到有人上传的kiva,随意点开一集看到这一幕,不知道怎么就笑了起来。虽然心情不好转,却有一瞬间的释放,很感谢。因此想写这个给治愈了我的小渡和名护】
(假设第12集在咖啡馆的谈话内容,不是收徒而是告白呢?)

“名护先生,能和我交往吗?”小渡紧张的双手握紧,死死撑在双腿上,好似这不会让他害羞的缩起来一样。
即使面对告白,名护启介多少表情显露出吃惊,却也浮现出享受满足的样子,温和的翘腿坐在对面。他的确带有好奇,可也倍感高兴,“为什么选我呢?”
“因为名护先生…”小渡下意识做了深呼吸。他想要变成一个可以被对方接受的男子汉,那么男子汉就要好好把感情表达出来。“很棒...

【最近心情低落,打击过大,精神恍惚。今日心塞时看到有人上传的kiva,随意点开一集看到这一幕,不知道怎么就笑了起来。虽然心情不好转,却有一瞬间的释放,很感谢。因此想写这个给治愈了我的小渡和名护】
(假设第12集在咖啡馆的谈话内容,不是收徒而是告白呢?)


“名护先生,能和我交往吗?”小渡紧张的双手握紧,死死撑在双腿上,好似这不会让他害羞的缩起来一样。
即使面对告白,名护启介多少表情显露出吃惊,却也浮现出享受满足的样子,温和的翘腿坐在对面。他的确带有好奇,可也倍感高兴,“为什么选我呢?”
“因为名护先生…”小渡下意识做了深呼吸。他想要变成一个可以被对方接受的男子汉,那么男子汉就要好好把感情表达出来。“很棒…”不自觉的声音小了下去。
名护捕捉到了对方的话,不自觉掉嘴角扬上。他眯起含笑的双眸,目光柔和的落在对面的男孩脸上,小渡害羞紧张但又努力告白的样子相当可爱。
这个男孩腼腆害羞,过于懂事单纯,有些笨拙但又认真,善良可又不会展现自己,不会接触却还真心对待每个人。名护被吸引了,却没想到自己是被告白的一方。
“我听不见,能大点声吗?”名护没想捉弄眼前的男孩,因为对方软软可爱的样子实在让人担心欺负下就会哭。可就因为如此,当名护意识到对方的坚强并不会那么脆弱后,禁不住想逗一逗。只是这其中包含了他的请求,他想听对方大声告白。
小渡知道自己该如何做,心脏敲得他胸口痛。他要大声告白,这才是男子汉该做的,必须传达心意!谁知他有点反应激烈,忽然站起来,“因为名护先生很棒!请请请和我交往!”
一个深鞠躬的结巴请求实在看起来不想请求交往,笨拙的如同第一次面试工作。他都没注意到店老板差点碎掉茶杯的样子,以及仅有的一桌客人如何傻眼。
这种事不需要指责,客人很快别过头装看不看,可小渡依旧尴尬的要钻地缝。然而名护并不介意,也没大惊小怪,反而坦然自若的用平静的追逐小渡的身影。望着紧张坐会对面椅子上的男孩,名护相当中意。
“好啊。”
小渡顿时眼前一亮,毫不遮掩的笑容大大展开,拨动了名护的心。但名护是个负责的男人,他很快开口冷静的嘱咐到,“你知道我的职业。可能随时都有工作,甚至工作危险且时间不定。我会尽可能拿出时间,不过我不能肯定,也许很短。我希望这点你能理解,也不要过于担心。”
小渡沉默下去,他知道名护的工作危险,可他愿意变成Kiva去保护。只是关于时间这点他没想到,自己并不想干涉对方。或许他需要和对方一起行动,比如首位徒弟什么的。作为情侣又要求人收徒,是不是很奇怪?
不等小渡纠结完,名护忽然起身对他伸出手。小渡投来不解的神色,可名护只是继续摊开掌心。直到小渡把手放上去,他才握紧忽然把小渡拉起靠近,“我们约会去吧,我一会也没工作去。”
“哎?!”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小渡失态的发出惊呼。收回也晚了,他涨红脸的样子好似小兔子。
名护好笑同时却没松开手,“和我约会一次看看,如果你反悔的话就告诉我。明确后才是最好的,而不是牵强的在一起。”
小渡大概理解对方想说什么,想要让小渡以交往的恋人角度去看待自己。展现出自己作为恋人的资质和相处模式,不过同时也希望小渡在这份感觉下慎重思考他们的相处时间,毕竟这样轻松愉悦的时间会被他的工作缩短,自己不能以此让小渡难受,所以要让小渡思考。
名护并不会弄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也不会张扬的去显眼的地方。对方是个男孩子,名护其实也很苦恼如何相处,所以他便以往日自己的姿态出现。
他领着小渡去街上看了几家中意的店铺,然而询问小渡想去哪时,小渡却没要求。小渡因为社恐而低着头不说话,不清楚他是不是不清楚说什么,而或者单纯怕人群。
看着他这样,名护不紧不慢的牵住了人的手。面对大街,小渡顿时不知所措起来,盯着他们相握的手直冒汗。
“这就和工作一样,决定下来就大胆去做,”名护和蔼的开口解释,就如前辈般。“在大街上牵手又怎么了?我们现在是情侣,这是理所当然的。小渡,反悔了吗?”他声音不紧不慢,小心柔和的照顾着小渡。
见男孩使劲摇了摇头,名护放心下来也难免吃惊,对方真是相当坚强与细腻。所以名护和对方十指扣紧,轻轻举起示意,“再说这样的话你就不会看着地面,而是看着我了。即使看着我的手也好,看着我吧。”
小渡感觉呼吸都要停掉。的确,从刚才开始的确因为自己有些敏感,总觉得路上被路人看着。他不喜欢走在路上,也怕自己的阴郁影响周围人,这点心理作用萦绕心头。不过他在其中感到了不同,一份柔和清晰强大可靠的目光包裹自己,安抚且呵护自己。是名护,即使自己低着头,对方还是会注视自己。因此才察觉到自己的变化,给予鼓励。
小渡回应的力度从手心传来,名护含笑的牵引对方。攥住手向下,让彼此肩头缩短距离,和男孩平行。他们穿过人群,不在意目光,仅仅回头看着对方的脸,询问下面要去哪。
即使名护工作时热血,偶尔冲动,甚至会鲁莽些许。可现在的他,只把自己最真挚坚信的一面展露给小渡,引导他,喜欢着他,中意着他。
他们最后以晚餐作为结束。“你愿意和我继续下去吗?“上完餐后,名护开口便是这句。他不掩饰,不拖沓,便都直说,“和你很开心。即使小渡你还没放开,我却喜欢你的细腻。只是想这样有充分时间约会的机会不会很多,有可能还会被打断。即使这样你也愿意和我一起吗?不要勉强,都说给我听。”
出乎意料的,这次小渡却没沉默,而是回答果断迅速,“我愿意。”男孩抬起之前被握住的手,注视着那似乎还留有感觉的掌心,紧接着便看向对面的名护。有些羞涩,有些不安,却很坚定开心的笑着,“我想和名护先生继续走下去,继续注视你。”
我会保护你,帮助你。这是小渡没说出的话,虽然也许还带有误会,以后有可能解开后并肩作战。然而小渡内心却带有了比这更强大的力量,他想保护眼前的人,自己才想要站在最前方。
名护尊重了对方的话,因为他和小渡不是第一次接触,小渡也不是第一次知道他的工作。若他依旧喜欢着自己,名护也不会掩饰对对方的喜爱。
“那叫我启介吧。我叫你小渡,不要老名护先生的,我们关系变了吧?”见小渡瞬间窘迫的缩起脖子,名护却很快凑近,借着动摇煽动起来。“叫我启介,这是我第一个请求。”
“启——”小渡开口小心翼翼的。但对上人期待的目光,他就神奇的开了口,“启介。”
很轻很小,然而这次启介没催促让对方大点声再来一遍。他会让小渡适应的,以后呼唤的机会还很多。
“希望你能原谅我,因为我还有一个请求。”
“是什么?”小渡认真的样子都有点吓人。
“希望以后有机会你可以在我面前拉一曲小提琴,”名护知道,小渡除了在青梅竹马面前,还没完整好好的拉过一曲。他的要求或许会为难对方,但他想借此让小渡迈出一步。
“我…”本以为小渡要拒绝,却看到男孩抿嘴就目光坚定,“向为你谱写新曲。”
“哎?”名护发现,自己从会从小渡那里得到惊喜。他不是一个害羞胆小的孩子,而是一个努力大胆的男孩。本只是想让他演奏会的曲子,却没想到会为自己作曲。
“我想为你谱曲…虽然可能不够好,但我会努力,”小渡勉强的笑了下。
但这足够了,小渡踏出的脚步,远比名护想的还要大。名护感到了兴奋和安心,不违和的感觉攀升,神奇又感到幸运。
“我很期待啊,小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