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名著

6336浏览    728参与
艾比酱

我心中有一抹红,也有一抹黑……

                    “我心中有一抹红,也有一抹黑……”...


                    “我心中有一抹红,也有一抹黑……”

                                    ——读《红与黑》的一点感想

                                                                                              狸子

 

一抹鲜艳的红从阴沉的大片黑色中顽强地伸出一枝来,似乎是在呐喊着什么。这是《红与黑》的封面。

 

最近我阅读了一本书——司汤达的《红与黑》。书很厚,故事却没想象中的复杂,或许可以说是那类“读了开头便能猜出结尾”的书。这样听上去便无聊的紧的书,静心读来倒有股别样的魅力。

 

什么是红,什么是黑?

 

也许红是一个壮志凌云的青年,黑是一具丑陋的行尸走肉。书中的主人公于连是一个木匠的儿子,他出身贫寒却胸有大志,励志进入贵族阶层,以拿破仑这个当时典型的英雄主义人物为偶像,希望能够借助自己的才华出人头地。他到市长家做家庭教师,被夫人“像看土狗一样轻蔑的眼光”刺激,决心征服夫人,始于诱惑,终于热恋。两个月的甜蜜勾销了十年的奋斗努力,他得到了自己过去难以想象的独特收获。可纸永远包不住火,事情败露后,他又前往巴黎发展,这段日子里,纸醉金迷、利欲熏心的社会好似腐蚀了他,字里行间看到的只是那个毛头小子的热情不断消失。并在那里使贵族后代玛蒂尔德小姐爱上了他。而此时,他在书中开始时的抱负好像消失了,他在巴黎得到了份好工作,成为了复辟王朝的忠实走卒。伴随着枪击前来指控他的夫人的枪声,他走上了断头台。

 

或许红是忠诚纯洁的爱情,黑是尔虞我诈的政治。于连前后有过两个女人。他的初恋是夫人,我相信在那段时间里他有一部分真心是交给夫人的。那段时间里他忘记了自己的志向,沉醉在美好的感情之中。被夫人抛弃后,他对玛蒂尔德再没有什么爱恋,只享受着对于往高层爬和跨越阶层的快感。我一度以为他抛弃了那个曾经深深吸引着他的夫人。直到最终,明知玛蒂尔德可以打点关系将他救出,他仍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夫人,亲手杀死自己。我猜在那个时候,他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想要努力挽回,终是抛弃了高官俸禄遵从本心。

 

红也代表自由,黑则代表枷锁。对于穷人家的孩子来说,军人与教士是少有的逆袭途径,原本于连无论选择哪个都是“鱼与熊掌二选其一”。从小于连便立下志向要进教会,要飞黄腾达。可他真的知道何为飞黄腾达么?他不知道。他不断的重复“成功”、“发迹”、“飞黄腾达”之类的话,时时处处羡慕有钱人的“幸福”,却从来没有说清楚搞明白过他究竟要什么。于是他把社会的或他人的标准作为自己获得幸福的标准,追求所谓社会成功和他人承认。他的虚伪,他的心计,他的警觉,他的“作战计划”,他的种种防范措施,无一不是为了完成别人的目标。然而这一切并非来自他的真心,因此就算是最辉煌最得意的时刻,他也从没得到过真正的快乐,他好像受困于旁人眼光的枷锁之中,不知前路。纵观于连的悲剧人生,他错在哪里?是不该有志向,不该被浮华世界迷惑?他在审判中说道:“我的罪行是极其恶劣的,并且早有预谋。我罪有应得!当然我不只有这一层罪孽。我罪在不惜一切要提高我的身价,我罪在不惜一切要摆脱自己低人一等的贫穷,罪在妄想改变命运,成为我永远无法成为的人。罪在出身贫穷,先生们,这就是我最大的罪孽。”阶层和病态的社会制度,或许是引领他走上歧途的元凶。狱中的他如经一场大梦刚刚醒来,终于从社会的束缚中逃脱,获得了心灵上的自由,那个时刻——他摆脱了,他胜利了,他活了。 

 

也可能红是热血与真相,黑则是阴暗与欺瞒。于连是一面镜子,反射出1830年代法国阶层与社会间的种种矛盾和弊病,说他不好——带了我们每每谈起便惋惜的悲剧特性——可以吗?这面诚实又伟大的镜子背后反射出的是沼泽的泥泞,君主们却将着泥泞视为大敌,几十年间《红与黑》都被多国列为禁书。难道我们看到这片污痕后不该擦拭干净,而是尽力掩盖?尘封了一百多年后,那朵泣血的红终于从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破壳而出。

 

什么是红,什么是黑?


飞砂
网购了一套《大地三部曲》,看看...

网购了一套《大地三部曲》,看看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1938年度)的这部小说是如何“辱华”的。

网购了一套《大地三部曲》,看看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1938年度)的这部小说是如何“辱华”的。

庵摩罗果

【百科全书级作家博尔赫斯私人藏书】

在整理另一份书单,但是看到博尔赫斯还是心痒痒,来安利了,大学文科专业时期,老师提到的最最最最子值得装B的高B格作家!【传播学的话当然更是娱乐至死。。。】

其实远不止下列,更有很多16、17、18世纪,只写过一本的欧洲的文艺之士,博尔赫斯也都有留意。博尔赫斯真的挺推崇爱伦坡。华语推荐过蒲松龄。

在看书渊博的作家里,博尔赫斯、艾柯应该是前二。也因他们时代靠后,所以数量自然比前辈多,还有谁我再想想。曾经也很想整作家与作家之间,谁是谁的粉,谁是谁的黑,谁是谁的黑粉【其实全黑很少,大多还是看过再发言的】,一来工程量实在伟岸,二来知乎有这样类似的答案,张佳玮大V更是提供过不少。

本来以前转存过一版非...

在整理另一份书单,但是看到博尔赫斯还是心痒痒,来安利了,大学文科专业时期,老师提到的最最最最子值得装B的高B格作家!【传播学的话当然更是娱乐至死。。。】

其实远不止下列,更有很多16、17、18世纪,只写过一本的欧洲的文艺之士,博尔赫斯也都有留意。博尔赫斯真的挺推崇爱伦坡。华语推荐过蒲松龄。

在看书渊博的作家里,博尔赫斯、艾柯应该是前二。也因他们时代靠后,所以数量自然比前辈多,还有谁我再想想。曾经也很想整作家与作家之间,谁是谁的粉,谁是谁的黑,谁是谁的黑粉【其实全黑很少,大多还是看过再发言的】,一来工程量实在伟岸,二来知乎有这样类似的答案,张佳玮大V更是提供过不少。

本来以前转存过一版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全的所有地区名著全集,但是看到大家的私藏,没被翻译的还是不在少数占1/3吧左右。

胡利奥•科塔萨尔《故事集》

弗兰茨•卡夫卡《美国》《短篇小说集》

吉尔伯特•基思•切斯特顿《蓝十字和其他故事》

莫里斯•梅特林克《花的智慧》

迪诺•布扎蒂《鞑靼人的荒漠》

易卜生《培尔•金特》《海达•加布勒》

安德烈•纪德《伪币制造者》

赫伯特•乔治•威尔斯《时间机器》《隐身人》

罗伯特•格雷夫斯《希腊神话》

陀思妥耶夫斯基《群魔》

爱德华•卡斯纳、詹姆斯 •纽曼合著《数学与想象》

尤金•奥尼尔《伟大之神布朗》《奇妙的插曲》《哀悼》【刚知道这位剧作家的女儿和卓别林是夫妻,过程非常荡气回肠】

在原业平《伊势物语》

赫尔曼•梅尔维尔《班尼托 •西兰诺》《比利•巴德》《代笔者巴特贝》

乔万尼•帕皮尼《日常悲剧》《盲驾驶员》《话与血》

阿瑟•梅琴《三个骗子》

路易斯•德•莱昂修士《雅歌》《〈约伯记〉释义》

约瑟夫•康拉德《黑暗的心》《走投无路》

奥斯卡•王尔德《散文、对话集》

亨利•米肖《一个野蛮人在亚洲》

赫尔曼•黑塞《玻璃球游戏》

以诺•阿诺德•本涅特《活埋》

克劳迪奥•埃利安诺《动物志》

索斯坦•凡勃伦《有闲阶级论》

古斯塔夫•福楼拜《圣安东的诱惑》

马可•波罗《行纪》

马塞尔•施沃布《假想人生》

萧伯纳《恺撒与克娄巴特拉》《巴巴拉少校》《康蒂妲》

弗朗西斯科•德•克维多《众人的时刻》《马尔库斯•布鲁图斯》

伊登•菲尔波茨《雷德梅恩一家》

克尔恺郭尔《恐惧与战栗》

古斯塔夫•梅林克《假人》

亨利•詹姆斯《教师的课程》《私生活》《地毯上的图像》

希罗多德《历史》(九卷)

胡安•鲁尔福《佩德罗•巴拉莫》

鲁德亚德•吉卜林《短篇小说集》【有一次被安利了吉卜林的诗,很飙很飒,但是估计要找原版】

威廉•贝克福德《瓦提克》

丹尼尔•笛福《摩尔•弗兰德斯》

让•科克托《“职业奥秘”及其他》

托马斯•德•昆西《康德晚年及其他散文》

拉蒙•戈梅斯•德拉塞尔纳《西尔维里奥•兰萨作品序》

安托万•加朗选编《一千零一夜》

罗伯特•路易斯•斯蒂文森《新天方夜谭》《马克海姆》

莱昂•布洛瓦《因犹太人而得救》《穷人的血》《在黑暗中》

《薄伽梵歌》《吉尔伽美什史诗》

胡安•何塞•阿雷欧拉《幻想故事集》

戴维•加尼特《太太变狐狸》《动物园里的一个人》《水手归来》

乔纳森•斯威夫特《格利佛游记》

保罗•格鲁萨克《文学批评》

曼努埃尔•穆希卡•莱内斯《偶像》

胡安•鲁伊斯《真爱诗篇》

威廉•布莱克《诗全集》

休•沃尔波尔《逃离黑暗马戏团》

埃塞基耶尔•马丁内斯•埃斯特拉达《诗集》

埃德加•爱伦•坡《短篇小说集》

普布留斯•维吉尔•马罗《埃涅阿斯纪》

伏尔泰《小说集》

约•威•多恩《时间试验》

阿蒂利奥•莫米利亚诺《评〈疯狂的罗兰〉》

威廉•詹姆斯《宗教经验类型》《人性研究》

斯诺里•斯图鲁松《埃吉尔 •斯卡拉格里姆松“萨迦”》

秧琪yoki
桑娜反应过来,一下子冲了出去,...

桑娜反应过来,一下子冲了出去,原来这次渔夫满载而归,海风暴终于停息了,“感谢上帝,我们有吃的东西了!桑娜,这下你该高兴了,不要愁眉苦脸的啦,嘿 ----孩子们,都给我出来,懒家伙们,看看我给你们带回了什么”渔夫的脸上洋溢着多日不见的欣喜笑容,桑娜也高兴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只管动手往屋里抬着东西,然后手脚麻利的开始忙活上了……

上帝保佑,明天,不,明天的明天以及所有的以后的日子都会象现在这样!西蒙,你可以放心了!我们的日子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桑娜反应过来,一下子冲了出去,原来这次渔夫满载而归,海风暴终于停息了,“感谢上帝,我们有吃的东西了!桑娜,这下你该高兴了,不要愁眉苦脸的啦,嘿 ----孩子们,都给我出来,懒家伙们,看看我给你们带回了什么”渔夫的脸上洋溢着多日不见的欣喜笑容,桑娜也高兴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只管动手往屋里抬着东西,然后手脚麻利的开始忙活上了……

上帝保佑,明天,不,明天的明天以及所有的以后的日子都会象现在这样!西蒙,你可以放心了!我们的日子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秧琪yoki
午饭时候,桑娜把一块黑面包切成...

午饭时候,桑娜把一块黑面包切成片,每个孩子都分到了一块,然后谎称自己已经吃过就自顾忙碌去了。

她得想办法弄到别的什么吃的东西来喂西蒙的两个孩子,因为他们还很小,硬硬的黑面包恐怕不行,可除了黑面包,还有什么可以吃呢?对,幸亏还有鱼,桑娜连忙走向搁板,结果发现盘子里的鱼仅剩下了骨刺,“哦,上帝,怎么会这样?”

由于一连几天的海风暴,渔夫出海不但艰辛,而且一点收获也没有,家里已经快断炊了,正在桑娜站着发呆的时候,忽然传来渔夫的叫嚷声由远及近:“桑娜,桑娜----快点,快点出来帮忙”

午饭时候,桑娜把一块黑面包切成片,每个孩子都分到了一块,然后谎称自己已经吃过就自顾忙碌去了。

她得想办法弄到别的什么吃的东西来喂西蒙的两个孩子,因为他们还很小,硬硬的黑面包恐怕不行,可除了黑面包,还有什么可以吃呢?对,幸亏还有鱼,桑娜连忙走向搁板,结果发现盘子里的鱼仅剩下了骨刺,“哦,上帝,怎么会这样?”

由于一连几天的海风暴,渔夫出海不但艰辛,而且一点收获也没有,家里已经快断炊了,正在桑娜站着发呆的时候,忽然传来渔夫的叫嚷声由远及近:“桑娜,桑娜----快点,快点出来帮忙”

秧琪yoki
桑娜用头巾裹住睡着的孩子,把他...

桑娜用头巾裹住睡着的孩子,把他们抱回家里,她的心跳得很厉害,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她觉得非这样做不可。

回到家里,她把这两个熟睡的孩子放在床上,让他们同自己的孩子睡在一起,又连忙把帐子拉好,她脸色苍白,神情激动,她忐忑不安地想:“他会说什么呢?这是闹着玩的吗?自己的五个孩子已经够他受的了,……是他来啦?……不,还没来……为什么把他们抱过来啊?……他会揍我的,那也活该,我自作自受……恩,揍我一顿也好”

门吱嘎一声,仿佛有人进来了,桑娜一惊,从椅子上站起来,

“不,没有人,上帝,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如今叫我怎么对他说呢?……”桑娜沉思着,久久地坐在床前。

门突然开了,一股清新...

桑娜用头巾裹住睡着的孩子,把他们抱回家里,她的心跳得很厉害,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她觉得非这样做不可。

回到家里,她把这两个熟睡的孩子放在床上,让他们同自己的孩子睡在一起,又连忙把帐子拉好,她脸色苍白,神情激动,她忐忑不安地想:“他会说什么呢?这是闹着玩的吗?自己的五个孩子已经够他受的了,……是他来啦?……不,还没来……为什么把他们抱过来啊?……他会揍我的,那也活该,我自作自受……恩,揍我一顿也好”

门吱嘎一声,仿佛有人进来了,桑娜一惊,从椅子上站起来,

“不,没有人,上帝,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如今叫我怎么对他说呢?……”桑娜沉思着,久久地坐在床前。

门突然开了,一股清新的海风冲进屋子,魁梧黧黑的渔夫拖着湿淋淋的撕破了的鱼网,一边走进来,一边说:“嘿,我回来了,桑娜”

“哦,是你”桑娜站起来,不敢抬起眼睛看他。

“瞧,这样的夜晚,真可怕”

“是啊是啊,天气坏透了,哦,鱼打得怎么样?”

“糟糕,真糟糕,什么也没有打到,还把网给撕破了,倒霉,倒霉,天气可真厉害,我简直记不起几时有过这样的夜晚了,还谈得上什么打鱼,谢谢上帝,总算活着回来啦……我不在,你在家里做些什么呢?”

秧琪yoki
“你知道吗?”桑娜说,“咱们的...

“你知道吗?”桑娜说,“咱们的邻居西蒙死了”“哦,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死的,大概是昨天,唉,她死得好惨哪,两个孩子都在她身边,睡着了。他们那么小……一个还不会说话,另一个刚会爬……”桑娜沉默了。渔夫皱起眉,他的脸色变得严肃,忧虑。“恩,是个问题”他搔搔后脑勺说:“恩,你看怎么办?得把他们抱来,同死人呆在一起怎么行?哦,我们,我们总能熬过去的,快去,别等他们醒来。”但桑娜坐着一动不动。“你怎么啦,不愿意吗?你怎么啦,桑娜?”“你瞧,他们在这里啦”桑娜拉开了帐子。哦,桑娜,你干得真不错,是的,你做得对,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还以为你不会同意”渔夫一边看向西蒙的两个孩子,一边对桑娜说。

“你知道吗?”桑娜说,“咱们的邻居西蒙死了”“哦,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死的,大概是昨天,唉,她死得好惨哪,两个孩子都在她身边,睡着了。他们那么小……一个还不会说话,另一个刚会爬……”桑娜沉默了。渔夫皱起眉,他的脸色变得严肃,忧虑。“恩,是个问题”他搔搔后脑勺说:“恩,你看怎么办?得把他们抱来,同死人呆在一起怎么行?哦,我们,我们总能熬过去的,快去,别等他们醒来。”但桑娜坐着一动不动。“你怎么啦,不愿意吗?你怎么啦,桑娜?”“你瞧,他们在这里啦”桑娜拉开了帐子。哦,桑娜,你干得真不错,是的,你做得对,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还以为你不会同意”渔夫一边看向西蒙的两个孩子,一边对桑娜说。

秧琪yoki
“寡妇的日子真困难啊”桑娜站...

“寡妇的日子真困难啊”桑娜站在门口想“孩子虽然不算多---只有两个,可是全靠她一个人张罗,如今又加上病,唉,寡妇的日子真难过啊,进去看看吧”桑娜一次又一次地敲门,仍旧没有人答应。“喂,西蒙”桑娜喊了一声,心想,莫不是出什么事了,她猛地推开门。屋子里没有生炉子,又潮湿又阴冷,桑娜举起马灯,想看看病人在什么地方,首先投入眼帘的是对着门放着的一张床,床上仰面躺着她的女邻居,她一动不动,只有死人才是这副模样,桑娜把马灯举得更近些,不错,是西蒙,她头往后仰着,冰冷发青的脸上显出死的宁静,一只苍白僵硬的手,像要抓住什么东西似的,从稻草铺上垂下来,就在这死去的母亲旁边,睡着两个很小的孩子,都是卷头发,胖...


“寡妇的日子真困难啊”桑娜站在门口想“孩子虽然不算多---只有两个,可是全靠她一个人张罗,如今又加上病,唉,寡妇的日子真难过啊,进去看看吧”桑娜一次又一次地敲门,仍旧没有人答应。“喂,西蒙”桑娜喊了一声,心想,莫不是出什么事了,她猛地推开门。屋子里没有生炉子,又潮湿又阴冷,桑娜举起马灯,想看看病人在什么地方,首先投入眼帘的是对着门放着的一张床,床上仰面躺着她的女邻居,她一动不动,只有死人才是这副模样,桑娜把马灯举得更近些,不错,是西蒙,她头往后仰着,冰冷发青的脸上显出死的宁静,一只苍白僵硬的手,像要抓住什么东西似的,从稻草铺上垂下来,就在这死去的母亲旁边,睡着两个很小的孩子,都是卷头发,胖脸蛋,身上盖着旧衣服,蜷缩着身子,两个浅黄头发的小脑袋紧紧地靠在一起,显然,母亲在临死的时候,拿自己的衣服盖在他们身上,还用旧头巾包住他们的小脚,孩子的呼吸均匀而平静,他们睡得又香又甜。

秧琪yoki
古老的钟嘶哑地敲了十下、十一下...

古老的钟嘶哑地敲了十下、十一下……始终不见丈夫回来,桑娜沉思着:丈夫不顾惜身体,冒着寒冷和风暴出去打鱼,她自己也从早到晚地干活,可是还只能勉强填饱肚子,孩子们没有鞋穿,不论冬夏都光着脚跑来跑去,吃的是黑面包,菜只有鱼,不过,感谢上帝,孩子们都还健康,没有什么可抱怨的,桑娜倾听着风暴的声音,“他现在在哪儿?上帝啊,保佑他,救救他,开开恩吧”她一面自言自语,一面画着十字。

古老的钟嘶哑地敲了十下、十一下……始终不见丈夫回来,桑娜沉思着:丈夫不顾惜身体,冒着寒冷和风暴出去打鱼,她自己也从早到晚地干活,可是还只能勉强填饱肚子,孩子们没有鞋穿,不论冬夏都光着脚跑来跑去,吃的是黑面包,菜只有鱼,不过,感谢上帝,孩子们都还健康,没有什么可抱怨的,桑娜倾听着风暴的声音,“他现在在哪儿?上帝啊,保佑他,救救他,开开恩吧”她一面自言自语,一面画着十字。

秧琪yoki
渔夫的妻子桑娜坐在火炉旁补一张...

渔夫的妻子桑娜坐在火炉旁补一张破帆,屋外寒风呼啸,汹涌澎湃的海浪拍击着海岸,溅起一阵阵浪花,海上正起着风暴,外面又黑又冷,在这间渔家的小屋里却温暖而舒适,地扫得干干净净,炉子里的火还没有熄,食具在搁板上闪闪发亮,在挂着白色帐子的床上,五个孩子正在海风呼啸声中安静地睡着,丈夫清早驾着小船出海,这时候还没有回来,桑娜听着波涛的轰鸣和狂风的怒吼,感到心惊肉跳。

渔夫的妻子桑娜坐在火炉旁补一张破帆,屋外寒风呼啸,汹涌澎湃的海浪拍击着海岸,溅起一阵阵浪花,海上正起着风暴,外面又黑又冷,在这间渔家的小屋里却温暖而舒适,地扫得干干净净,炉子里的火还没有熄,食具在搁板上闪闪发亮,在挂着白色帐子的床上,五个孩子正在海风呼啸声中安静地睡着,丈夫清早驾着小船出海,这时候还没有回来,桑娜听着波涛的轰鸣和狂风的怒吼,感到心惊肉跳。

白衣卿相
事实上,无论佛陀、先知、耶稣,...

事实上,无论佛陀、先知、耶稣,还是艾克哈特、斯宾诺莎、马克思和施韦泽,都不是什么“软心肠”,相反,他们是脚踏实地的现实主义者,遭迫害和诽谤,不是因为他们宣扬美德,而是因为他们说真话。他们对于权力、头衔或名望熟视无睹,他们知道皇帝确实赤身露体,他们也知道这种权力可以杀死说真话的人。

《存在的艺术》

事实上,无论佛陀、先知、耶稣,还是艾克哈特、斯宾诺莎、马克思和施韦泽,都不是什么“软心肠”,相反,他们是脚踏实地的现实主义者,遭迫害和诽谤,不是因为他们宣扬美德,而是因为他们说真话。他们对于权力、头衔或名望熟视无睹,他们知道皇帝确实赤身露体,他们也知道这种权力可以杀死说真话的人。

《存在的艺术》

流亡并死于天堂

【提问】《墙上的斑点》谁的译本最好?

如题,最近很想读这本书。十分感谢。

如题,最近很想读这本书。十分感谢。


邻家的多多洛

《法律门前》——卡夫卡

在法的门前站着一名卫士。一天来了个乡下人,请求卫士放他进法的门里去。可是卫士回答说,他现在不能允许他这样做。乡下人考虑了一下又问:他等一等是否可以进去呢?


“有可能,”卫士回答,“但现在不成。”


由于法的大门始终都敞开着,这当儿卫士又退到一边去了,乡下人便弯着腰,往门里瞧。卫士发现了大笑道:“要是你很想进去,就不妨试试,把我的禁止当耳边风好了。不过得记住:我可是很厉害的。再说我还仅仅是最低一级的卫士哩。从一座厅堂到另一座厅堂,每一道门前面都站着一个卫士,而且一个比一个厉害。就说第三座厅堂前的那位吧,连我都不敢正眼瞧他呐。”


乡下人没料到会碰见这么多困难;人家可是说法律之门人人...

在法的门前站着一名卫士。一天来了个乡下人,请求卫士放他进法的门里去。可是卫士回答说,他现在不能允许他这样做。乡下人考虑了一下又问:他等一等是否可以进去呢?


“有可能,”卫士回答,“但现在不成。”


由于法的大门始终都敞开着,这当儿卫士又退到一边去了,乡下人便弯着腰,往门里瞧。卫士发现了大笑道:“要是你很想进去,就不妨试试,把我的禁止当耳边风好了。不过得记住:我可是很厉害的。再说我还仅仅是最低一级的卫士哩。从一座厅堂到另一座厅堂,每一道门前面都站着一个卫士,而且一个比一个厉害。就说第三座厅堂前的那位吧,连我都不敢正眼瞧他呐。”


乡下人没料到会碰见这么多困难;人家可是说法律之门人人都可以进,随时都可以进啊,他想。不过,当他现在仔细打量过那位穿皮大衣的卫士,看了看他那又大又尖的鼻子,又长又密又黑的鞑靼人似的胡须以后,他觉得还是等一等,到人家允许他进去时再进去好一些。卫士给他一只小矮凳,让他坐在大门旁边。他于是便坐在那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其间他做过多次尝试,请求人家放他进去,搞得卫士也厌烦起来。时不时地,卫士也向他提出些简短的询问,问他的家乡和其他许多情况;不过,这些都是那类大人物提的不关痛痒的问题,临了卫士还是对他讲,他还不能放他进去。乡下人为旅行到这儿来原本是准备了许多东西的,如今可全都花光了;为了讨好卫士,花再多也该啊。那位尽管什么都收了,却对他讲:“我收的目的,仅仅是使你别以为自己有什么礼数不周到。”


许多年来,乡下人差不多一直不停地在观察着这个卫士。他把其他卫士全给忘了;对于他来说,这第一个卫士似乎就是进入法律殿堂的惟一障碍。他诅咒自己机会碰得不巧,头一些年还骂得大声大气,毫无顾忌,到后来人老了,就只能再独自嘟嘟囔囔几句。他甚至变得孩子气起来;在对卫士的多年观察中,他发现这位老兄的大衣毛领里藏着跳蚤,于是也请跳蚤帮助他使那位卫士改变主意。终于,他老眼昏花了;但自己却闹不清楚究竟是周围真的变黑了呢,或者仅仅是眼睛在欺骗他。不过,这当儿在黑暗中,他却清清楚楚看见一道亮光,一道从法律之门中迸射出来的不灭的亮光。此刻他已经生命垂危。弥留之际,他在这整个过程中的经验一下子全涌进脑海,凝聚成了一个迄今他还不曾向卫士提过的问题。他向卫士招了招手;他的身体正在慢慢地僵硬,再也站不起来了。卫士不得不向他俯下身子,他俩的高矮差距已变得对他大大不利。


“事已至此,你还想知道什么?”卫士问。“你这个人真不知足。”


“不是所有的人都向往法律么,”乡下人说,“可怎么在这许多年间,除去我以外就没见有任何人来要求进去呢?”


卫士看出乡下人已死到临头,为了让他那听力渐渐消失的耳朵能听清楚,便冲他大声吼道:“这道门任何别的人都不得进入;因为它是专为你设下的。现在我可得去把它关起来了。”


月上黑猫

杂谈

我发现我写文不喜欢用爱这个词。

所以我在写萨拉查跟罗伊纳表达心意的时候用了“喜欢”。我有读者告诉我他/她更喜欢用爱,因为这种表达方式更露骨,更直接,更成熟。

可我就是贼迷那种非常委婉的表达方式,比如日漫《冰菓》里最有名的一段对话:

 “这里是我的故乡。只有流水和土地,人们也在日渐衰老、失去活力。我并不觉得这是最美的地方,也并不觉得这里充满了可能性。但是……我想向折木同学介绍这里。”

“天气变冷了呢。”

“不,已经入春了。”

所有的对话中甚至没有提到爱和喜欢,但“入春”绝对是这部作品的点睛之笔——心中的情感早已传达给对方,是灵魂交融后达到的共同升华。

而我在写巴罗和海莲娜的时候用的是爱,在写帕特里克...

我发现我写文不喜欢用爱这个词。

所以我在写萨拉查跟罗伊纳表达心意的时候用了“喜欢”。我有读者告诉我他/她更喜欢用爱,因为这种表达方式更露骨,更直接,更成熟。

可我就是贼迷那种非常委婉的表达方式,比如日漫《冰菓》里最有名的一段对话:

 “这里是我的故乡。只有流水和土地,人们也在日渐衰老、失去活力。我并不觉得这是最美的地方,也并不觉得这里充满了可能性。但是……我想向折木同学介绍这里。”

“天气变冷了呢。”

“不,已经入春了。”

所有的对话中甚至没有提到爱和喜欢,但“入春”绝对是这部作品的点睛之笔——心中的情感早已传达给对方,是灵魂交融后达到的共同升华。

而我在写巴罗和海莲娜的时候用的是爱,在写帕特里克和阿曼达的时候也用的是爱。帕特里克典型的单相思不说了,巴罗与海莲娜在原著中来看也基本单相思,虽然在我文里他们相爱,但他们相爱却不相知——这种情况在我看来是可悲的。这两种我不赞美的感情中,我都用了爱,我觉得特别有趣。

更加有趣的——我最爱的名著《傲慢与偏见》中,达西的第一次告白用了爱,第二次达西与伊丽莎白表达心意时,却是一些看起来琐碎而枯燥的对话。但那个时候两人的隔阂完全消除,他们已经完全爱上了对方的灵魂。

另一部我爱的作品《小岛上的安妮》中,吉尔伯特向安妮第一次失败的告白也是用了爱,而第二次两人终于走到一起时,却也是平淡如水的对话。

比起大胆露骨的描写,我更喜欢这种描写爱情的方式,它让爱变得若隐若现,像隔着一层薄雾,却又不断诱人想要去探寻它的真面目。

非常美妙。


池西
池西
池西
月上黑猫

【书评】呼啸山庄[英]艾米莉.勃朗特

初次接触这部作品的时候其实是小学,源于我一个同桌“呼啸山庄超级好看!”这句话,然而从小学到初中几次尝试读都没有读进去。随后这本这本书一直闲置了很多年,直到今天才发现这是如此神仙的一部作品。(?我以前居然读不进去)

故事情节确实不算非常特别,无非是一个关于复仇和爱的故事,梗概就不写了。但这部作品真正打动人的地方是对黑暗社会现象的无情揭露,男主人公与命运、罪恶的不懈抗争,以及他那热烈的、疯狂的爱情。

此外,非常喜欢小说中的叙事手法,文章采用倒叙和插叙的形式,通过他人(且其中有转换叙述人)来讲述整个故事,这也是我写文爱用的手法。

一、关于希思克利夫的人物分析

希思克利夫的人物形象可以说非常丰...

初次接触这部作品的时候其实是小学,源于我一个同桌“呼啸山庄超级好看!”这句话,然而从小学到初中几次尝试读都没有读进去。随后这本这本书一直闲置了很多年,直到今天才发现这是如此神仙的一部作品。(?我以前居然读不进去)

故事情节确实不算非常特别,无非是一个关于复仇和爱的故事,梗概就不写了。但这部作品真正打动人的地方是对黑暗社会现象的无情揭露,男主人公与命运、罪恶的不懈抗争,以及他那热烈的、疯狂的爱情。

此外,非常喜欢小说中的叙事手法,文章采用倒叙和插叙的形式,通过他人(且其中有转换叙述人)来讲述整个故事,这也是我写文爱用的手法。

一、关于希思克利夫的人物分析

希思克利夫的人物形象可以说非常丰满了,他是一个怎样的角色?文中的一个女仆人内莉,也是主要的故事叙述者,不止一次形容他是个“恶魔”、“吸血鬼”——但这些都源于他残忍的复仇手段。故事中所有的爱恨情仇都是有因果关系的,我不认为希思克利夫本身就是个恶魔。他是个性情中人,他心中仍存有爱和善意,但他体内又流淌着暴虐和疯狂。希思克利夫一开始不过是个普通的孩子,他调皮捣蛋,他喜欢和凯瑟琳跑出去到处玩。而这一切的起源都来自亨得利对他的虐待与欺压——“他对待希思克利夫的做法,足以使一个圣徒变成恶魔。”

所有的人内心都有阴暗面和光明面,希思克利夫的阴暗面就这样被助长了。暴虐、疯狂和那一股狠劲在内心滋长,直到占据整个灵魂。他开始为了复仇而不择手段,甚至变得病态而疯狂。他隐忍着,等待着复仇时机,做起事来又绝不手软。他几乎拥有着历史上枭雄的所有特性,即使那些手段是那样残忍而不堪入目,做法不值得提倡,却依然叫人佩服。

支撑他复仇的基石是他对凯瑟琳的爱。他的爱是那样热烈,那样骄阳似火,又是那样深沉,那样至死不渝。他为爱而生,为爱而逝。

二、关于凯瑟琳.恩肖的人物分析

初读时的第一印象感觉她特别像《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的黛西,当内莉问她为何爱着希思克利夫却要嫁给林敦时,她的回答都是关于外貌、金钱及地位的。但事实上她和黛西是截然不同的角色,黛西是享乐主义、物质主义者,而凯瑟琳选择嫁给林敦却是为了拯救希思克利夫。她深爱着他,所以想要利用林敦对她的爱来获得金钱、地位,将希思克利夫从地位低下的深渊中拯救出来,摆脱欺压与逼迫,但显然这样并不能达成目的。同样面对阶级社会的黑暗,希思克利夫选择了抗争,而凯瑟琳选择了屈服。

“我那么爱他,并不是因为他长得英俊,内莉,而是因为他比我更像我自己。不管我们的灵魂是什么做的,他的和我的是一样的。”

甚至临死前仍道:“我还是爱我的那一个,我永远爱他,他就在我的灵魂里。”

她不但没有拯救希思克利夫,反倒将他彻彻底底地拉上了复仇的道路。她的爱同样深沉,她和希思克利夫有着同样的灵魂,《最后的幽会》那章不禁让人潸然泪下。

.

究竟是什么让两个深爱的人最终落得这样的结局?在英国维多利亚时代,贵族与富豪横行霸道,社会阶级观念根深蒂固,是这样一个金钱、身份至上的社会导致了他们的结局。人们在这样黑暗的社会中,人性被无情扭曲,思想逐渐趋于腐朽。

而恰恰是在这样的社会中,希思克利夫的奋起反抗则显得更加扣人心弦。他的复仇带着残忍、疯狂,又是如此愤怒而充满激情。他的复仇获得了胜利,可当他拥有一切以后,却无法开心起来。复仇无法将逝去的人们带回来,这一切的意义不过是还他自己一个公道。他深爱的凯瑟琳已经离去了,他又如何能够独活?我相信他内心深处仍旧存在着最初的善意和柔软的一面。

三、凯茜和哈里顿

凯茜和哈里顿是书中唯一得以终成眷属的一对一对伴侣,而他们的爱情也给人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哈里顿是我在文学作品中喜欢的典型男性人物,这样的设定不论多少次都能够打动我,他和《傲慢与偏见》中的达西先生、《绿山墙的安妮》中的吉尔伯特有着微妙的相似之处,主要是他们都愿意为了钟爱的人去做出改变,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哈里顿因为受到希思克利夫的控制而目不识丁,举止粗野,同时地位低下,一开始小林敦还活着的时候我相信凯茜是不愿看他一眼的。她甚至嘲讽哈里顿,嘲笑他没有文化、见识短浅。哈里顿想要通过读书来改变自己从而获得她的尊重,可他越是努力,凯茜对他的嘲讽便愈发肆意。凯茜无疑是带着偏见的,那个时代的阶级观念深入人心,她不由自主地就想要嘲讽地位地下的哈里顿。直到哈里顿的自尊心受挫,再也不愿读书时,凯茜才意识到自己做法的无理。于是,她也开始为了对方而改变了。她不再傲慢而瞧不起人,她开始教哈里顿学习。

“他们两人的心都向着同一个目标——一个是爱着,想要尊重对方,一个也是爱着,想要对方尊重——双方都尽心尽力,最后达到这个目标。”

正是因为这种关系更加平等,所以才如此吸引人。终于,在希思克利夫离世后,两人走到了一起。他们的爱情象征着文明,突破传统的阶级观念,真正冲破黑暗社会罪恶的枷锁,是进一步的平等。

 《呼啸山庄》是二十世纪文学批评史上的缩影和佳作。 

月上黑猫
【ins搬运】【分享】吉尔伯特...

【ins搬运】【分享】吉尔伯特X安妮

【ins搬运】【分享】吉尔伯特X安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