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后宫

12152浏览    497参与
燕归北

何枝可依(后宫/含百合线)二十六

如果日子就这样过下去,倒也是挺不错的,我只需养着伤,旁的都不消我去想,还有顾枭成日里陪着,皇后成了合欢殿常客,其他妃子也偶尔会来探望。


只是这世事毕竟不由人意。皇帝皇后出宫祭祀,一去半月,往年都是贵妃与德妃同去,此次贵妃还在病中,便换了贤妃,于是六宫之事便留了淑妃打理。低位嫔妃也跟了几个去,按理说新入宫第一年是要跟着去的,但我伤还未愈,便留在宫中。


皇帝皇后离宫第二天,顾枭的病情突然加重,明明前些日子都已经好了许多,华大夫开了许多药,可皇后不在,顾枭没人管制,那药只有极少是入了她的口,故而病情有愈演愈烈之势,她又不肯让人去报皇帝,说是怕祭祀分心祖宗怪罪,但我知道,她是最不信这些...








如果日子就这样过下去,倒也是挺不错的,我只需养着伤,旁的都不消我去想,还有顾枭成日里陪着,皇后成了合欢殿常客,其他妃子也偶尔会来探望。


只是这世事毕竟不由人意。皇帝皇后出宫祭祀,一去半月,往年都是贵妃与德妃同去,此次贵妃还在病中,便换了贤妃,于是六宫之事便留了淑妃打理。低位嫔妃也跟了几个去,按理说新入宫第一年是要跟着去的,但我伤还未愈,便留在宫中。


皇帝皇后离宫第二天,顾枭的病情突然加重,明明前些日子都已经好了许多,华大夫开了许多药,可皇后不在,顾枭没人管制,那药只有极少是入了她的口,故而病情有愈演愈烈之势,她又不肯让人去报皇帝,说是怕祭祀分心祖宗怪罪,但我知道,她是最不信这些的。


第七天夜里,我取了煎好的药回来,顾枭却失了踪影,合欢殿宫人齐齐出动,终于我在那片枫林里寻到了她,她倚着树干,乌黑的头发用一根木簪简单的挽起,洒落的部分随夜风飘散。


今夜月亮很圆很大,月色出奇的好,没有一丝云的遮掩,月光缓缓的流淌,透过枝叶斑驳一地。


顾枭听到声响转过身来,漆黑的眸子折射了月光如黑曜石一般熠熠生辉。她脸上带着笑,许是月光的原因,她的面色更显苍白,一袭青衣在月光映衬下居然也极其好看。


“你来了。”她的声音比往日清澈,穿过月光时带上了一丝属于月亮的清冷。


“夜里风凉,您得先回去。”


“就在这里吧,你看,月色多好。”顾枭说着,将什么灌进了嘴里,我这才留意到她还带着酒壶。


我劝她,“您身体不好,不能喝酒。”


“无趣。”病中的她笑也很苍白,她又喝了口酒,示意我过去。


我走近欲夺她酒壶,却被她闪过,“阿砚,我有感觉,自己大限将至了。”


“您不许说这种胡话!”我怒。


“你别恼,我说的是真话。只是,我尚有心事未了,我想把它托付给你。”她说着指了指地,我于是看到那一堆书简,大概是她病中写的那些。


“阿砚,我那日罚你,你可怨我?”顾枭是在问我,但我还没回答,她又说,“我有时候想护着你的天真烂漫,但有时又怨着你过分单纯,我既已诏你进了宫,你便不得不学着存点心计。”


“师父……”


“阿砚,这个,我交给你。”说着她从怀中取出一块木牌。


“这是什么?”


“符令!”

燕归北

何枝可依(后宫/含百合线)二十五

我是被一阵谈话声唤醒的。


“她犯了何罪,竟让贵妃娘娘请出了宫中刑杖?”这愤懑的声音来自一个男子。


“我没想过他们下手会这般狠戾,更没想过他们敢给人泼盐水……”这是顾枭的声音了。


“你当那刑杖是什么东西,若是这二十杖全打下去,不死也会落个残疾,她不过是个孩子,你……”


“华大夫,先告诉我她到底怎样?”


“死了,我救不了,您自己杀的,自己管埋。”我听他这么说,怕顾枭担心,便轻咳了几声。顾枭立即握住了我的手,“阿砚,你醒了?有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先喝点水?”


我本想说不用,一开口嗓子喑哑话也说不出了,只好点点头。顾枭于是去倒了水放在榻侧,我身后疼的厉害,只能趴...








我是被一阵谈话声唤醒的。


“她犯了何罪,竟让贵妃娘娘请出了宫中刑杖?”这愤懑的声音来自一个男子。


“我没想过他们下手会这般狠戾,更没想过他们敢给人泼盐水……”这是顾枭的声音了。


“你当那刑杖是什么东西,若是这二十杖全打下去,不死也会落个残疾,她不过是个孩子,你……”


“华大夫,先告诉我她到底怎样?”


“死了,我救不了,您自己杀的,自己管埋。”我听他这么说,怕顾枭担心,便轻咳了几声。顾枭立即握住了我的手,“阿砚,你醒了?有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先喝点水?”


我本想说不用,一开口嗓子喑哑话也说不出了,只好点点头。顾枭于是去倒了水放在榻侧,我身后疼的厉害,只能趴在榻上,顾枭一只手扶着我上身抬起一点点,另一只手用银勺舀了水慢慢喂进我嘴里。


喝了几勺水之后我终于可以说话了,我跟她说,“师父,我没事。”


华大夫插了一嘴,“你看人孩子现在还顾着你,要我说,就该把你晾个把月,就此与你断绝关系也是应当。”顾枭默然,华大夫将一张纸递给顾枭,“药方开好了,一会让人去抓药,外用的伤药我也留这儿了,你看着办。”说罢转身就走。


华大夫离开,屋里就剩了我和顾枭,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许久,我忍不住了。


“那个……”


“那个……”竟是顾枭同时出声了。


“您先说……”


“你先说……”又是一阵沉默。


“我先给你上药吧。”顾枭这一句说的别扭,我答的也尴尬,“要不,我自己来?”


顾枭似是终于受不了诡异的气氛,起身去拿了伤药,“趴好别乱动。”我顺从地点点头不再说话。


“嘶——”那药抹上去像是把伤口又给撕开了。顾枭开口了,“我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会比较疼,要不,我轻一点,你再忍忍?”


我说我的师父,咱就上个药,能别说的这么……容易让人想歪吗?这话我没说出来,顾枭可能是看我有点不对劲,“委屈了?”


“不敢。”说真的,怨气是有,但她叫停的那一瞬就已经没了。


“不敢,那还是有。”方才还把一句话说的那么有歧义,这会又每个词都能给嚼烂了,我不知道是不是该夸夸她。


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尬聊中她给我上好了药,后面几天也都是如此,不过我发现了两件事,第一件,顾枭对盯着我吃药表现出迷之兴趣。第二件,合欢殿的宫人全部变成了新面孔。

燕归北

何枝可依(后宫/含百合线)二十四

还和上一章一样,拍的有点狠,非sp圈的读者可以无视这一章节,不影响剧情。


————没有用的分割线————


如果说,我之前还对自己能熬过刑罚抱有一点希望的话,那刚才落下的第一杖便将这点希望敲得粉碎。


和这个比起来,我之前挨过的打根本就不算什么,身后像是被泼了滚热的油,除了疼脑子里再没有别的词。


第二杖落下的时候,我咬死了唇才压住那声尖锐的呼痛声,这一杖整整齐齐的落在上一杖留下肿痕的下方,疼痛在身后猛的炸开,然后一路往上到达头部,似乎整个身子都是痛的。


第三杖,细细密密的汗水顺着发丝流下,蛰的我眼睛生疼,我索性闭了眼。


第四杖,我的整个身子都止不住在颤抖,汗...








还和上一章一样,拍的有点狠,非sp圈的读者可以无视这一章节,不影响剧情。


————没有用的分割线————


如果说,我之前还对自己能熬过刑罚抱有一点希望的话,那刚才落下的第一杖便将这点希望敲得粉碎。


和这个比起来,我之前挨过的打根本就不算什么,身后像是被泼了滚热的油,除了疼脑子里再没有别的词。


第二杖落下的时候,我咬死了唇才压住那声尖锐的呼痛声,这一杖整整齐齐的落在上一杖留下肿痕的下方,疼痛在身后猛的炸开,然后一路往上到达头部,似乎整个身子都是痛的。


第三杖,细细密密的汗水顺着发丝流下,蛰的我眼睛生疼,我索性闭了眼。


第四杖,我的整个身子都止不住在颤抖,汗水凝成了一股一股的,滴滴答答落在地上。


第五杖盖在了第一下的伤痕上,我觉得那刑杖离开身后的时候硬生生撕下了一片油皮,我终是没忍住叫出了声。


第六下依旧是叠在伤处,我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被这刑杖给敲碎了,隐隐绰绰觉得刚才刑杖落下的位置有液体流动,大概是见血了,我突然就想到,上次顾枭动手的时候果然是手下留了情的。


我已经无力去计数,疼痛在身后越扯越大,这样无边无际的疼痛搞得我头脑发昏,我觉得这身子大概已经不属于自己,突然就有种轻飘飘的感觉,我想,我这是快要死了吧。


朦胧中我仿佛回到了刚遇见顾枭的时候,那时我家出了变故,只有我逃了出来,却不知往何处安身,她就带着张扬明媚的笑容来到我面前,“你愿意跟我走吗?”


“我愿意,带我走。”


师父……师父……师父……我好疼,我是不是要死掉了,我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你了……


“呃……啊——”一阵剧烈的刺痛将我唤醒,一身的寒凉气息让我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我咬在自己的小臂上,咸的。宫中规矩,刑杖必须在人清醒的状态下执行,他们这是用盐水生生的泼醒了我。


又是一下落在身后,唱数的人说出的数字让我再次陷入绝望,“十。”


“师父救我!”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开口便向那人呼救。


“停!”是顾枭的声音,她腿伤未愈,有点踉跄的从屋内出来。看到我的样子她眼中满是震惊,随后惊变成了怒,“谁让你们下手这么狠的?”


身边的人跪了一地,都被吓的瑟瑟发抖不敢抬头。


“还不快把人抬进屋,速传太医,让华大夫亲自过来一趟。”明明这一身伤痛都是她所赐,我此刻看到她仍是觉得有所依靠,“师父……”我唤她一声,好像刚才绷紧的弦终于断了,我再也撑不住晕了过去。

燕归北

何枝可依(后宫/含百合线)二十三

这一章没啥剧情,就是单纯觉得拍一拍比较爽。不是sp圈的可以跳过这一章以及下一章


————不重要的分割线————


顾枭这一笑吓到了我,那句话更是字字敲在我心上。我慌乱的跪下,“妾……”


“你果真骗了我。”我这才明白顾枭方才只是在唬我,我的反应却实实在在的出卖了自己。


“妾不敢……”


“敢不敢的,不都已经做了吗?”顾枭从桌案下拿起乌鸦毛做的掸子,脸上带着没有入到眼睛里的笑,“看来,你是想念它想念的紧。”


“妾知错了。”


“倒是不用急着认错,说说吧,瞒我什么了?若有一句虚言……”她说到这儿用掸子细竹节的那边点了点我身后。


“不敢再隐瞒,妾遇见了太子...








这一章没啥剧情,就是单纯觉得拍一拍比较爽。不是sp圈的可以跳过这一章以及下一章


————不重要的分割线————


顾枭这一笑吓到了我,那句话更是字字敲在我心上。我慌乱的跪下,“妾……”


“你果真骗了我。”我这才明白顾枭方才只是在唬我,我的反应却实实在在的出卖了自己。


“妾不敢……”


“敢不敢的,不都已经做了吗?”顾枭从桌案下拿起乌鸦毛做的掸子,脸上带着没有入到眼睛里的笑,“看来,你是想念它想念的紧。”


“妾知错了。”


“倒是不用急着认错,说说吧,瞒我什么了?若有一句虚言……”她说到这儿用掸子细竹节的那边点了点我身后。


“不敢再隐瞒,妾遇见了太子殿下。”


顾枭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旋即又恢复了正常,“他跟你说什么了?”


“殿下关心您的身体,问了妾几句,没旁的了。”我回忆了和小团子见面说的话,确实也没说别的。


“可惜了……”顾枭的笑又冷了几分,“我给过你机会的。”


“师父,我没骗您,真的就这些。”我慌忙解释,顾枭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我知道,但是,愚蠢的人更该打。”


虽然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但她说我错,必然就有错。“妾愿意受罚,只是您的身体……”


“我何时说要自己动手了?”顾枭将掸子扔在桌案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我的心也跟着一颤。“来人,传刑杖。”


“师父,不要……”


“这声不要,来的有点晚。”顾枭说着支起身来,我忙扶她上榻。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不一会便有太监来告知刑杖已经备好。顾枭闭了眼不看我,“沈才人不敬贵妃,责二十杖,让合欢宫的宫人们都看着,一个也不许少。”


这就是刻意要折辱我了,我不明白我到底犯了什么大错,让她如此对我,我也不愿意求饶,一来求饶没用,二来她如此狠绝我也着实生出了怨气,“妾,谢贵妃娘娘降责。”


我转身便往院中走,刚走到门前,便听她的声音,“等等。”


我于是停下,静待她说话,却并未转身看她,“念其初犯,不必去衣了。”


不知为什么,听了这句话之后,我方才那一肚子无处发泄的怨气都消失了,我回身拜她,“妾谢娘娘恩典。”


她将身体侧了,背对着我,我看不见她任何表情。


“沈才人,请吧。”是身边的小太监在催促我,我走出门,就看到一张长长的春凳放在院中,旁边立着几个体壮的奴才。


今日,怕是不好过了。

桑叶子

朱瓦 (序)


想开一篇女帝后宫文,YY之作,构思途中完善此篇序,人物可能不定时更新,现暂定如下: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 郎艳独绝,世无其二。表兄,巨儒之子,两小无猜。

彼其之子,美如玉。美如玉,殊异乎公族。礼部尚书长子。

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礼部尚书幼子。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骠骑将军之子。

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熏笼坐到明。杏林圣手,身不由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敌国将领。

(借脸拉郎,无意冒犯)


想开一篇女帝后宫文,YY之作,构思途中完善此篇序,人物可能不定时更新,现暂定如下: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 郎艳独绝,世无其二。表兄,巨儒之子,两小无猜。


彼其之子,美如玉。美如玉,殊异乎公族。礼部尚书长子。


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礼部尚书幼子。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骠骑将军之子。


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熏笼坐到明。杏林圣手,身不由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敌国将领。


(借脸拉郎,无意冒犯)






燕归北

何枝可依(后宫/含百合线)二十二

阿砚你可长点心吧,现在连个小孩子都比你有心机了。


可能有拍点?但是不一定会写。


————不重要的分割线————


三个各怀心事的人本来就聊不到一起,又来了个小孩就更加麻烦,于是我与她们行礼告辞,刚走没几步就听到哒哒的声音,小团子迈着小短腿向我跑过来。


“沈娘娘这是要回合欢殿?”团子一双黑眼睛亮晶晶的闪着光。


我忍不住抱起了他,“太子殿下要去探望贵妃娘娘吗?”看到小团子点头我便索性抱着他走。


“沈娘娘,您知道我母妃到底为什么和父皇吵架吗?”


“沈娘娘也不知道。”我看他眼睛里光芒暗了下去,不禁把他抱的紧了点,“太子殿下放心,陛下想来只是一时气愤,过不了多...








阿砚你可长点心吧,现在连个小孩子都比你有心机了。


可能有拍点?但是不一定会写。


————不重要的分割线————


三个各怀心事的人本来就聊不到一起,又来了个小孩就更加麻烦,于是我与她们行礼告辞,刚走没几步就听到哒哒的声音,小团子迈着小短腿向我跑过来。


“沈娘娘这是要回合欢殿?”团子一双黑眼睛亮晶晶的闪着光。


我忍不住抱起了他,“太子殿下要去探望贵妃娘娘吗?”看到小团子点头我便索性抱着他走。


“沈娘娘,您知道我母妃到底为什么和父皇吵架吗?”


“沈娘娘也不知道。”我看他眼睛里光芒暗了下去,不禁把他抱的紧了点,“太子殿下放心,陛下想来只是一时气愤,过不了多久就会和贵妃娘娘和好如初的。”


小团子搂着我的脖子,在我耳边轻轻道,“沈娘娘不必安慰殊儿,殊儿了解父皇,不会为了小事这样对待母妃……”


我直觉这孩子聪慧,不似寻常六七岁的小孩,于是我问他,“那太子殿下可有什么想法?”


他眼珠咕嘟咕嘟转着,“殊儿想不出父皇如此震怒的原因,只是殊儿心有疑虑,母妃不是那种会亏待了自己的人,怎么会……”


其实我也很疑惑,皇帝我不知道,但是顾枭我自认为还是了解几分的。


我没回应他,小团子凑到我耳边,“沈娘娘有无想过,父皇与母妃是在演戏。”


“演戏?”我震惊的歪过头看他,他依旧笑的天真烂漫,“原是殊儿胡乱说的,沈娘娘莫往心里去。”


快走到合欢殿的时候,小团子却从我怀中跳了下去,“沈娘娘,我想我母妃并不想见我,您自己进去就好,对了,别跟我母妃说你遇见过我哦。”我看着他人畜无害的笑容,他只是个小孩,但不知为何我却觉得背后发凉。我想不通,顾枭怎会不想见自己的孩子,只是还没来得及问他便跑的没了踪影。


刚回到合欢殿我就看到顾枭斜靠在桌案后,在往嘴中灌着酒,我过去夺下酒壶,“您还病着,不能饮酒。”


“寒气侵体,当然要用酒暖一暖。”顾枭说的理直气壮,却也不再执着于我手中的酒壶,“不如同我说说,今日,你都遇见什么事儿了?”


“就是碰到朱修媛,还有周充媛,一起去赏了枫林,说了几句闲话。”


“还有呢?”她歪头看着我。


我忆起小团子的话,还是决定在我没想明白之前,先替他瞒着,“没了。”


“没了?”顾枭突然笑了,虽然是在笑,目光却锐利如刀锋,“你竟学会对我撒谎了?”

燕归北

何枝可依(后宫/含百合线)二十一

我随朱茗进屋,却看到桌案前已有一人正在抚琴,一袭白衣清冷绝尘,正是周充仪。


见我们进来,她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抚琴的手却未停歇,我虽不通音律,却也听出了琴声中的愁怨。


“宫中不是禁穿白衣?”我小声的问朱茗。


朱茗也低声回我,“她要为亡夫守孝,陛下允了。”皇帝还真是大度。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琴声突然停了,周谨一声叹息,“又错了音了,自他走后,我便没有完整的弹过这一曲。”


朱茗此刻正在浣手,闻言一笑,“好好的曲子硬生生被你弹出了哀怨的意味,我的意思,人死不能复生,你总该向前看。”


周谨起身站着,端的是清素如竹,“我何尝不知,只是……”


朱茗一边换...








我随朱茗进屋,却看到桌案前已有一人正在抚琴,一袭白衣清冷绝尘,正是周充仪。


见我们进来,她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抚琴的手却未停歇,我虽不通音律,却也听出了琴声中的愁怨。


“宫中不是禁穿白衣?”我小声的问朱茗。


朱茗也低声回我,“她要为亡夫守孝,陛下允了。”皇帝还真是大度。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琴声突然停了,周谨一声叹息,“又错了音了,自他走后,我便没有完整的弹过这一曲。”


朱茗此刻正在浣手,闻言一笑,“好好的曲子硬生生被你弹出了哀怨的意味,我的意思,人死不能复生,你总该向前看。”


周谨起身站着,端的是清素如竹,“我何尝不知,只是……”


朱茗一边换衣裳一边道,“我听闻假山后的枫林红了,想必周姐姐愿意陪我一观。”


“也好。”


“沈姐姐入宫不久,想来还没去瞧过,便与我们同去吧。”


说话间朱茗已经换好了干净的衣服,头发草草的用一根银簪绾起,虽然素了点,却是比之前的泥猴要好多了。


枫林景致果然极好,艳红连成一片,如火如荼,我们三人走在铺满枫叶林荫道上,脚下咯吱咯吱的响。


“今年的枫叶比起去年要红艳不少。”朱茗说着捡起几片枫叶。


周谨声音冷冷的,“沾了血的叶子自然要红一些,再浇溉几年大概会更鲜艳。”


“周姐姐说笑了,后宫安稳之地,怎会见血光呢。”朱茗回应着周谨,眼睛余光却落到了我身上。


“看着一团和气,实则并非如此。”周谨意有所指,“皇帝狠下心来,最宠爱的贵妃不也……”她说到这有意停了下来。


这是在向我打探消息呢,可惜了,这事我也不知内情,于是三个人便都陷入了沉默。


终于还是年纪最小的朱茗开了口,“沈才人是否喜欢这红枫?”说着将一片枫叶递入我手中。


我手一松,那片枫叶便翩跹着落了地,连个声响也未发出,“妾,更喜欢白菜。”


这一来一回间,意思便已经表明了。


“我却最爱红枫。”一个稚嫩的声音从林中传出,接着便有个小团子哒哒的跑了出来,“请几位娘娘安。”


来人不过六七岁的模样,眉眼皆像极了她,我唤他,“太子殿下。”


“这位是沈娘娘吧,”团子笑起来,眼睛弯成月牙儿,更像她了,“不小心扰了各位娘娘谈话,不会怪罪殊儿吧。”


“自然不会。”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朱茗与周谨看向小团子的眼神不大友善。

燕归北

何枝可依(后宫/含百合线)二十

皇后顾枭继续撒糖。小可爱朱茗再次出场,女主开始怀疑人生:宫里难道只有我一个是傻白甜吗?作者:是的。


————不重要的分割线————


那日她们的对话我听的云里雾里,只是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好的一点是顾枭发现我在听墙角之后也没说我什么。


顾枭寒气侵体,整日掩不住的咳,像是要咳出肺来。


之后的日子,我就只是负责监督顾枭吃药,过的却也不算清闲,因为十次有九次她都能找到理由支开我然后偷偷把药倒掉,偏偏我还总抓不住证据。


不喝药的时候,顾枭也不肯闲着,一直捧着各种书简在看,偶尔还会挣扎着下床,铺开笔墨纸砚写些什么,直到深夜也不肯停歇,尽管华大夫多次提醒她要注意休息。她说,...








皇后顾枭继续撒糖。小可爱朱茗再次出场,女主开始怀疑人生:宫里难道只有我一个是傻白甜吗?作者:是的。


————不重要的分割线————


那日她们的对话我听的云里雾里,只是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好的一点是顾枭发现我在听墙角之后也没说我什么。


顾枭寒气侵体,整日掩不住的咳,像是要咳出肺来。


之后的日子,我就只是负责监督顾枭吃药,过的却也不算清闲,因为十次有九次她都能找到理由支开我然后偷偷把药倒掉,偏偏我还总抓不住证据。


不喝药的时候,顾枭也不肯闲着,一直捧着各种书简在看,偶尔还会挣扎着下床,铺开笔墨纸砚写些什么,直到深夜也不肯停歇,尽管华大夫多次提醒她要注意休息。她说,“有些事现在不做,怕是日后没有机会了。”


我对她无可奈何,只好请来了皇后,顾枭见了皇后便摆出一脸无辜的模样,那些书简也不知道被她藏哪儿去了,皇后对她的小心机心知肚明,索性每日里亲自来看着顾枭喝药,这样一来,我便又成了多余的角色。


有了闲时间,我便想着四处走走,也当是散散心,毕竟心中的郁结总得想办法解决,不知觉间便走到了御花园。


本以为深秋御花园会是一派衰败景色,但我错了,花园中各种植物仍旧生机勃勃。不过,这真的是御花园不是御菜园么?让我们看看,这里面种着白菜,白菜,白菜,还有白菜……


诶?这个非常大的是什么?我走近几步,它居然还会动,隐隐约约看着像是个人,但怎么没有脚,如瀑的头发也散散乱乱的,有了上次的经验,我没敢乱喊。


就在我准备悄悄离开的时候,那个东西转过了身,“呀,这不是沈才人嘛!”


“朱……朱修媛?”这看上去软嘟嘟的脸颊,不正是朱茗?只是平日给皇后请安时见她,都是穿戴整齐的大家闺秀样儿,今日这身穿布衣还满身泥巴一双脚陷进泥土里的样子让我差点没认出来。“您这是?”


“闲来无事种点菜。”我突然就想起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就说过自己在宫里种了点菜,没料到竟是直接种在了御花园里。她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种点菜可比种花实用。”真是个务实的孩子。


她忙活了一阵,邀我去她宫里。路上还在兴致勃勃的跟我聊她的种菜经验。到了她殿前,她向我展示她沾了泥的手,示意我去开门。我推开门便听到弓箭射出的破风声,我忙闪身躲过。


“不好意思啊,我忘了告诉你,应该开另一扇。”朱茗说着捡起了地上的几支箭,我细一看,这箭并没有箭簇,尖端还用布裹了,我突然就明白了,她这是要测我有无习武。果然,她赞叹道,“沈才人这身法倒是不错。”

燕归北

何枝可依(后宫/含百合线)十九

淑妃每次出场气氛都挺活跃的吖,大家珍惜善良可爱的淑妃吧。


————不重要的分割线————


“小孩你这是被谁追着呢?这么急匆匆地。”淑妃说着向我身后张望了一下,“这也没什么豺狼虎豹的啊。”


我甩开脑中的一团凌乱,给她见了礼,淑妃从怀里变出一块点心,热乎乎脆生生的,塞进我嘴里,我刚跑了许久,一口气没上来,被那小点心呛的直咳嗽。


淑妃看着掉在地上的点心,心疼的蹙了眉,表情十分夸张,“哎呀,浪费粮食的小孩可不招人喜欢。”


我没被你噎死就算我福大命大了好不好,居然还,理直气壮的埋怨我,“淑妃娘娘啊……讲点道理好不好。”


淑妃于是收起了她那浮夸的表情,换上了平日里笑...








淑妃每次出场气氛都挺活跃的吖,大家珍惜善良可爱的淑妃吧。


————不重要的分割线————


“小孩你这是被谁追着呢?这么急匆匆地。”淑妃说着向我身后张望了一下,“这也没什么豺狼虎豹的啊。”


我甩开脑中的一团凌乱,给她见了礼,淑妃从怀里变出一块点心,热乎乎脆生生的,塞进我嘴里,我刚跑了许久,一口气没上来,被那小点心呛的直咳嗽。


淑妃看着掉在地上的点心,心疼的蹙了眉,表情十分夸张,“哎呀,浪费粮食的小孩可不招人喜欢。”


我没被你噎死就算我福大命大了好不好,居然还,理直气壮的埋怨我,“淑妃娘娘啊……讲点道理好不好。”


淑妃于是收起了她那浮夸的表情,换上了平日里笑眯眯的面孔,“还以为你魂儿给什么东西吓丢了。还能怼人,看来没啥大碍。”


“本来是没什么大碍,不过遇见淑妃娘娘就未必了。”不知为何,我在淑妃面前总能卸了自己一身武装,可以随心所欲的说话,甚至我还翻了个白眼。


淑妃并没在意我的话,伸手在我头上摸了摸,便先走进了殿内,我怀疑她在用我的头发擦她碰了点心的手,可惜我没有证据。


顾枭这会正斜斜的倚在榻上,见了来人也不客套,很直接的开口,“我的鱼呢?”


淑妃摆了摆手,“忘带了。”


“阿砚,把她丢出去。”顾枭说着伸了个懒腰,她说的仿佛要我扔个什么物什一样轻松,我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淑妃一脸痛心疾首,泫然欲泣,“我千里迢迢来看你,你忍心赶我走?”


顾枭看着她,露出了不忍卒读之色,“行了别装了,说吧,什么事。”


淑妃立即敛了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就想问问……”顾枭出声打断她,“如果是问我和陛下的事,还是趁早别开口。”


淑妃寻了个离顾枭很近的位置坐下,“我方才进来的时候看到膳房在煎药,小孩你先去看着,一会让人端过来。”


我信你个鬼!厨房在正殿后方,你的目光还能穿墙不成?要想支开我也该找一个好一点的理由吧。当然当着顾枭的面我也不敢怼她,默默退了出来,顺带关上了门,在后面绕了一圈之后,偷偷来听墙角。


“过不了多久皇帝老儿该出宫去祭祀了吧。”这是淑妃的声音。


“是。”


“老二也会同去吧。”


“对。”


“华大夫呢?”


“留下。”


然后是长时间的沉默,终于淑妃又开口了,“你想做什么我不想管也管不了,但你不能坑害我。”


“放心,许你平安……门外那位,进来听岂不是更清楚?”

燕归北

何枝可依(后宫/含百合线)十八

情敌见面(误)?我们女主开始了自我怀疑,还是年纪太小,看不清自己的心,实则情窦还未开呢。


————不太重要的分割线————


第二日我去向皇后请安,刻意等着其他妃子都离开。


“我知道你为什么留下来。”皇后永远是端庄得体的样子,她柔声道,“随我去内殿,我也有事与你说。”


在内殿,宫女们看坐倒茶忙了好一会,才被皇后屏退。皇后一口一口的抿着茶水,优雅娴静,好像并不打算先开口。


我于是出口打破沉默,“皇后娘娘……妾,有事想问问您,不知娘娘可愿为妾解惑。”


“你是想问你家贵妃的腿吧。”皇后放下茶盏,“若是她肯好好将养,倒也有三分治愈的可能……不过……”


不过依...








情敌见面(误)?我们女主开始了自我怀疑,还是年纪太小,看不清自己的心,实则情窦还未开呢。


————不太重要的分割线————


第二日我去向皇后请安,刻意等着其他妃子都离开。


“我知道你为什么留下来。”皇后永远是端庄得体的样子,她柔声道,“随我去内殿,我也有事与你说。”


在内殿,宫女们看坐倒茶忙了好一会,才被皇后屏退。皇后一口一口的抿着茶水,优雅娴静,好像并不打算先开口。


我于是出口打破沉默,“皇后娘娘……妾,有事想问问您,不知娘娘可愿为妾解惑。”


“你是想问你家贵妃的腿吧。”皇后放下茶盏,“若是她肯好好将养,倒也有三分治愈的可能……不过……”


不过依着顾枭的性子,大概连药都给偷偷倒了。只是我要问的,并非只有此事。“妾明白了,皇后娘娘方才说,有事与妾说。”


“陛下和贵妃……究竟所谓何事?”皇后面色严肃了起来,马上有了十分威严。“贵妃是我看着长大,她虽任性张扬,却也不会如此出格……”


“此事,妾也不知。”


“她竟连你也瞒着?”


“贵妃与妾说,是因为陛下以为她心中有人……”


皇后轻笑,“她这是拿你当小孩儿哄骗呢。”


“妾以为……若是皇后娘娘去问,或许贵妃会说出真情。”


“她不愿说与我,问也无用。”顿了顿,皇后又说,“我要劝你一句,昨日之事,你看在眼里,心中明白便可,不必记着,更不能说出去。”


这便是带着点威胁意味了,但是我此刻却顾不了这许多,“妾已知晓贵妃心意,却不知娘娘……是否……与贵妃同心……”


“本宫自然与贵妃同心——”


我一时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了,却又听见皇后说,“不仅是我,这后宫的人,都自当同心侍奉皇上。”


“贵妃心中那人是谁,娘娘心中明镜一般,又何必与妾玩这种文字游戏。”


“沈才人僭越了。”皇后声音依旧轻柔,但她就是有种威压,让我心中一颤。


“是妾多言了,妾知罪。”


“罢了,你回去吧,好好照顾贵妃。”


我离开立政殿,脑子里却乱作一团。我为何急切想要知道皇后的心意,是为了顾枭,或是为了什么?


而我若真的问出了结果,我又该如何?又能如何?


我又对顾枭存了怎样的念想,她是我师父,我自然愿意为她舍弃性命,可仅仅是因为师徒之情么?


一日为师……


我竟是存了这般见不得人的心思么?又或者……我不敢再想了,逃难似的奔回了合欢殿,却在门口遇到了来探望顾枭的淑妃。

燕归北

何枝可依(后宫/含百合线)十七

我取了伤药回来的时候,皇后正在给顾枭挽起裤腿,快到膝盖处的时候顾枭忍不住向后缩了缩腿,却被皇后一把按住。


“疼……”


皇后不去回应她,手上却更轻柔,万分小心地再往上挽了挽,于是顾枭的双膝便暴露在空气中,皇后看了一眼,突然就不动了。


我顺着皇后的目光望去,顿时觉的心里揪着疼。她的膝盖大面积青紫,不少地方已经破皮,还在往外渗着血珠,何止是惨不忍睹一个词可以形容。


“那个,师姐……”顾枭小心翼翼的探查着皇后的脸色,斟酌着开口,“就是看上去严重一点……其实不疼的……真的……”


“不疼?”皇后面色又冷了几分,伸手在那片青紫上一摁,顾枭吸了口冷气,不自觉地往后退了退。“师...








我取了伤药回来的时候,皇后正在给顾枭挽起裤腿,快到膝盖处的时候顾枭忍不住向后缩了缩腿,却被皇后一把按住。


“疼……”


皇后不去回应她,手上却更轻柔,万分小心地再往上挽了挽,于是顾枭的双膝便暴露在空气中,皇后看了一眼,突然就不动了。


我顺着皇后的目光望去,顿时觉的心里揪着疼。她的膝盖大面积青紫,不少地方已经破皮,还在往外渗着血珠,何止是惨不忍睹一个词可以形容。


“那个,师姐……”顾枭小心翼翼的探查着皇后的脸色,斟酌着开口,“就是看上去严重一点……其实不疼的……真的……”


“不疼?”皇后面色又冷了几分,伸手在那片青紫上一摁,顾枭吸了口冷气,不自觉地往后退了退。“师姐……”


皇后将手从伤口上拿开,“你,就没什么想告诉我的?”


顾枭摇了摇头。“告诉你什么?”


“真没有?”


顾枭抿嘴不答。皇后于是叹了口气,从我手中拿过药膏。“我给你上药,你要是想说了就告诉我,不想说我也不强求。”


“嘶——”沾了药膏的布刚碰到伤处,顾枭就疼的直吸冷气。


“昨天跪的时候就不知道疼?就没想过后果?”皇后愤愤的数落着,手里却轻了几分。


等到皇后擦好了药膏,顾枭往她身边蹭了蹭,“这不也没有很严重……师姐你别生气,我以后再不这样了。”


“没有很严重?你知不知道你的腿……”皇后突然就不说了,她闭了双眼,神色从气愤变成了懊恼。许久,她才又睁眼,“总之,你最近就好好养着。”


“知道了,师姐。”


皇后似是不放心,又转身跟我说,“你帮我盯着她,每天的药都必须喝。”


“师姐……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还要找个人监督我么。”顾枭语气中颇有几分不满,眼睛倒是含着笑意。


皇后走后,顾枭便恢复了平日明媚张扬的样子,“你这笑话也看一天了,这会人都走了,你还看着我做什么?”


“我……”我不会被灭口吧。


“我知道,你想问我皇帝为什么与我生气,我又为什么在雨中跪了一晚。”顾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告诉你也无妨,因为皇帝觉得我心里没有他。”


“……”你当我三岁小孩吗?


“好啦好啦,实话告诉你,因为他觉得我心里有别人。”


“……”我反思了一下,还是觉得我看起来不像是傻的。

燕归北

何枝可依(后宫/含百合线)十六

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我们的皇帝好可怜的亚子。隔着屏幕感觉到皇帝的尴尬哈哈哈。


————不太重要的分割线————

皇帝急切的推门而入,我忙跪下迎接。他随意摆了摆手示意我起身。


我看向顾枭,她已然松了抱着皇后的手,规规整整的跪在榻上,方才还湿漉漉的眸子此刻却像是结了冰,声音也是清清冷冷的,“妾,恭迎陛下。”


“你身体不适,快躺下。”皇帝大步走向床榻,伸手要扶她,顾枭不动声色的挣开,“谢陛下。”


皇后见顾枭躺下了,松了扶着她的手,另一只手将药碗放下,盈盈一拜,声音轻柔温婉,“恭迎陛下。”


“皇后也在啊……”皇帝像是才发现皇后的存在,刚才尴尬伸出的手此刻虚扶了皇...








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我们的皇帝好可怜的亚子。隔着屏幕感觉到皇帝的尴尬哈哈哈。









————不太重要的分割线————

皇帝急切的推门而入,我忙跪下迎接。他随意摆了摆手示意我起身。


我看向顾枭,她已然松了抱着皇后的手,规规整整的跪在榻上,方才还湿漉漉的眸子此刻却像是结了冰,声音也是清清冷冷的,“妾,恭迎陛下。”


“你身体不适,快躺下。”皇帝大步走向床榻,伸手要扶她,顾枭不动声色的挣开,“谢陛下。”


皇后见顾枭躺下了,松了扶着她的手,另一只手将药碗放下,盈盈一拜,声音轻柔温婉,“恭迎陛下。”


“皇后也在啊……”皇帝像是才发现皇后的存在,刚才尴尬伸出的手此刻虚扶了皇后一下,“起身吧,她……怎么样?”


“不好。”皇后已经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将气场全部给了顾枭,自己回归了温柔大方的模样,但话里透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


皇帝碰了两颗软钉子,心里窝火,但这火不能发给皇后,也不能发给顾枭,他皱眉想了想,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出口,“太医是做什么用的?怎么连个影子也见不到!”


“禀陛下,是我让他们在外面候着的。”皇后依旧是端庄的笑着。


“嗯……”皇帝眉头皱的更深了,“这么大雨合欢殿这宫娥太监全都是死人么,不知道扶贵妃进屋。来人,将这合欢殿的宫女太监全部拖下去杖责!”


“陛下,那是我的命令,您要惩罚,我一人承担。”顾枭说着又要起身。


“朕不是这个意思,你好好躺着……”皇帝笑的十分尴尬。


“陛下还有事要忙,贵妃这边我照顾着就行了。”皇后善良的给皇帝下了逐客令。


顾枭跟着应和,“恕妾不能相送。”


“嗯,不必送了……”皇帝眸子灰了下去,起身离去,出房门之前还转身看了顾枭和皇后一眼。


皇帝离开之后,顾枭结了冰的眼睛和声音都开始消融,“师姐,谢谢。”


“你也不必急着谢我。”皇后说着端起了药碗,“先把药喝了。”


“师姐,你对陛下怎么就不这样冷冰冰的。就凶我一个。”皇后看着顾枭委屈的小表情,不禁笑了出来。


顾枭接过药碗,笑的眉眼弯弯,“这才对嘛,师姐笑起来最好看了。”


皇后看着顾枭将药喝完,松了口气,又转身嘱咐我去拿伤药来。


顾枭软糯糯的唤她,“师姐……”


“嗯?”皇后善良的笑着。


“可不可以……我自己来?”


皇后不作声,依旧保持着善良的微笑,顾枭瞬间又焉了,“都听你的还不成嘛。”

燕归北

何枝可依(后宫/含百合线)十五

真·SP预警,慎入慎入!

生病了的顾枭展现出不一样的一面,顺带百合无限好啊。有空会补充一下顾枭和皇后小时候的故事。

下一章节,修罗场预告。


————没有用的分割线————

顾枭往里挪了挪,又挪了挪,皇后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在她不动了之后,伸出一只手将瘦弱的人儿拽了回来,正好是趴在床上的姿势。


镇纸落第一下的时候,顾枭把头埋在枕间闷闷的哼了一声。


“怎么,这会知道疼了?不是很会逞能么,还怕这个?”皇后的声音清凉如水,听不出情绪。说着又是重重的一下,镇纸破风的声音听得我心惊。顾枭仍旧像个鸵鸟一样埋着头,似乎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为着你身体的事我跟你说...








真·SP预警,慎入慎入!

生病了的顾枭展现出不一样的一面,顺带百合无限好啊。有空会补充一下顾枭和皇后小时候的故事。

下一章节,修罗场预告。











————没有用的分割线————

顾枭往里挪了挪,又挪了挪,皇后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在她不动了之后,伸出一只手将瘦弱的人儿拽了回来,正好是趴在床上的姿势。


镇纸落第一下的时候,顾枭把头埋在枕间闷闷的哼了一声。


“怎么,这会知道疼了?不是很会逞能么,还怕这个?”皇后的声音清凉如水,听不出情绪。说着又是重重的一下,镇纸破风的声音听得我心惊。顾枭仍旧像个鸵鸟一样埋着头,似乎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为着你身体的事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你全当耳旁风。”皇后边说边打,听声音她一点放水的意思也没有,我不禁揪起了心。


不知道是第几下的时候,顾枭连闷哼也没有了,挣扎着侧过身,一双手捂住身后,还说着一些含混不清的话,细看眼睛却依旧是闭着的。


“皇后娘娘……”此刻皇后在气头上,下手未必有分寸,我怕顾枭出事,出声阻拦。


皇后似乎没听见我的声音,一双浸了水的眸子盯着顾枭,出口就带了点威胁意味,“趴好,别逼我扒光你。”


顾枭嘤嘤嗡嗡的换回了原本的姿势。


“想寻死还不容易么,直接告诉我,我成全你。”镇纸落下的又急又重,顾枭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我正准备拦住皇后的时候,却看到意外的一幕。顾枭转身抱住了皇后,口里直喊着,“二师姐救我!”


皇后闻声一怔,手中的镇纸便落了地,她任由顾枭这样抱着,一闭眼那蓄在眸中的一汪水便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顾枭此刻不太清醒,毛茸茸的脑袋在皇后怀中蹭来蹭去,皇后不由得将她往怀中拥了拥,“好,师姐救你。”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好像在发光。敲门的声音拯救了我,“药煎好了。”我取了药来,皇后将她扶起来,顾枭又哼唧着蹭到皇后怀中。“别推开我……”


“我不走,我们先乖乖把药喝了好不好?”


顾枭仍旧紧紧的抱着皇后,一开口声音满是委屈,“不好……太苦了。”


皇后劝了许久,顾枭就是抱着她不撒手,皇后耐心耗尽,几巴掌落在她身后。顾枭呜咽了一会,终于坐了起来,看起来像一只受了伤的小兽,湿漉漉的眼睛里满是委屈。


“从小就这样……”皇后叹口气,吩咐我,“让人拿点蜜饯来。”


我正准备去小厨房找找有没有蜜饯,就听见外面小太监拉长了嗓子的通报:“皇上驾到。”

燕归北

何枝可依(后宫/含百合线)十四

SP预警!不喜慎入!


SP预警!不喜慎入!


SP预警!不喜慎入!


我们的皇后娘娘再度登场,还是生气中的皇后,和以前不太一样。是的没错,我卡拍了。


————没啥用的分割线————


太医来用了多久,我就陪了顾枭多久。期间她一直喃喃皇后的闺名。


从前见她,都是明艳不羁的模样,如今这样软软的时候却是第一次见。


太医终于到来,给她把了脉,然后颤颤巍巍的说,“贵妃娘娘……”我看他嗫啜了半天说不出话,心里一阵着急,“她怎样了?”


“贵妃娘娘玉体本就欠安,如今淋了雨吹了冷风,怕是不大好,臣只能开些药为她养着,至于会不会留下病根,臣也不敢保证。”


我浸湿...








SP预警!不喜慎入!


SP预警!不喜慎入!


SP预警!不喜慎入!


我们的皇后娘娘再度登场,还是生气中的皇后,和以前不太一样。是的没错,我卡拍了。


————没啥用的分割线————


太医来用了多久,我就陪了顾枭多久。期间她一直喃喃皇后的闺名。


从前见她,都是明艳不羁的模样,如今这样软软的时候却是第一次见。


太医终于到来,给她把了脉,然后颤颤巍巍的说,“贵妃娘娘……”我看他嗫啜了半天说不出话,心里一阵着急,“她怎样了?”


“贵妃娘娘玉体本就欠安,如今淋了雨吹了冷风,怕是不大好,臣只能开些药为她养着,至于会不会留下病根,臣也不敢保证。”


我浸湿了布给顾枭捂在头上,太医已经去开药,我吩咐着下面的人快点熬药,自己依旧陪在她身侧。


不知过了多久,顾枭动了动手,好像清醒了一点,闷闷的哼了一声。


“师父?”


她睁开眼,四处看了一圈,然后目光落到我身上,看上去依旧柔弱,但气场却是全开了,她冷冰冰的质问我,“谁准你自作主张!谁准你带我回来!”


我正准备跪下请罪,就听见了轻柔清澈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我准的!”


门被轻轻推开,我便看到了一袭清雅的服饰,皇后缓步踱了进来。


“皇后娘娘万安。”


“起来吧,她怎样?”我记忆中皇后永远是温柔从容的,此刻她语气中带了一点急迫。


我起身回话,“高烧不退,太医说不大好……您劝劝贵妃吧。和陛下这般置气,受伤害的只能是她自己……”


“你不是一向自诩聪慧?不是一切尽在掌握?你解决问题就用的这种方法?”皇后显然生气了,她走到顾枭榻前,“要不是我遇到去抓药的宫娥,你准备瞒我到几时?”


此时顾枭周身的气场都已敛进了体内,换上柔柔弱弱的眼神,我见犹怜。


“都退下吧,沈才人留下。谁也不许进来,送药的宫娥来了通报一声,沈才人出去拿。”皇后往日轻柔的声音如今也蒙了霜。其他人正愁着不该看到这一幕,领了懿旨竟是松了一口气,匆忙退了出去。


“怎么,刚才不还很强势的向沈才人问责,这会怎么焉了?”皇后说着在房间扫视,然后从书桌上拿起了镇纸。


顾枭见了脸色一变,皇后不紧不慢的走了回来,伸手就要掀被,顾枭死死抓住被角。“不要……”


“嗯?”


“至少……不要在别人面前……”顾枭看上去就像掉入陷阱的小兔子,十分可怜。


“哦?嫌丢人?命都不要了还怕会丢人吗?”皇后说着用力拽掉了顾枭捂在身上的被子。


“皇后娘娘……贵妃她还病着……只怕不宜……”我就是傻也看出来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忙向皇后求饶。


“她这身子自己都不想要了,我又何必怜惜。”





燕归北

何枝可依(后宫/含百合线)十三

热烈祝贺,百合线终于引出来了,卑微的求一波评论吧,要是真的没人喜欢顾枭,她就要领便当了喵


————不重要的分割线————

我一阵匆忙,刚进朱门便看到顾枭的背影,她身上已然湿透,水嘀嘀嗒嗒的落,她却仍旧保持着一开始的跪姿不曾挪动,皇帝说的对,她现在的确一身的傲气。我走近她,雨势着实不小,雨水顺着她乌黑的秀发流下。她被淋的眼睛也睁不开,眼皮虚虚的半掩着。平时她气色就不是很好,如今淋了雨受了寒,脸色更是苍白如纸。


“我扶你起来。”我欲搀她起身,她轻轻摇了摇头,然后是她略带喑哑的声音,“你还不懂我吗?”


我自然知道她顾枭向来说一不二,可是皇帝不给台阶,她也不肯服软,这雨势越来越...








热烈祝贺,百合线终于引出来了,卑微的求一波评论吧,要是真的没人喜欢顾枭,她就要领便当了喵








————不重要的分割线————

我一阵匆忙,刚进朱门便看到顾枭的背影,她身上已然湿透,水嘀嘀嗒嗒的落,她却仍旧保持着一开始的跪姿不曾挪动,皇帝说的对,她现在的确一身的傲气。我走近她,雨势着实不小,雨水顺着她乌黑的秀发流下。她被淋的眼睛也睁不开,眼皮虚虚的半掩着。平时她气色就不是很好,如今淋了雨受了寒,脸色更是苍白如纸。


“我扶你起来。”我欲搀她起身,她轻轻摇了摇头,然后是她略带喑哑的声音,“你还不懂我吗?”


我自然知道她顾枭向来说一不二,可是皇帝不给台阶,她也不肯服软,这雨势越来越大,这样下去她这双腿怕就此废了。


“师父……阿砚得罪了。”她跪了太久,此刻并没有什么力气,我很轻松的将她抱了起来,进屋放在榻上,将她凌乱的头发拨到耳后。


等我拿来干净的衣服时,她已经睡了过去,我给她换衣服,触碰到她的肌肤我心猛然顿了下,一阵剧痛——顾枭全身都在发烫。


我惊慌失措,顾不得什么仪态的大喊,“来人,快传太医!”又不放心其他人,便要亲自去一趟太医院,却被一只手拉住。


“师父,你醒了吗?感觉怎么样?哪里不舒服?”我连着问了几个问题,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顾枭侧了身子,另一只手也抓住了我的衣襟,她说,“别走……”


顾枭这会儿已经烧迷糊了,嘴里不断的喃喃着让我别走。“好,我不走,我不走。”我心疼的回应她,“我一直在。”


我坐在榻边,握住她滚烫的双手,期盼着太医快点到来。顾枭扭动着身子,蹭来蹭去,终于,她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像只刚吃饱满足的猫崽子一样,嘴里还一直念叨着,我附耳去听,她念的是,“玉儿,玉儿……”


玉儿是谁?玉儿……我把这两个字念了几遍,回想哪位的名字带着个玉字,突然脑中有什么闪现出来。她念的并不是玉,而是喻。


她心里那个人,是皇后许喻!是了,我早该发现的,她为何偏偏将皇后的名字写的工整好看,本以为是她写到后面偷懒了,现在看来,这工整的字迹背后,竟是她的爱意。


我想起跟她说民间话本中贵妃与皇后不睦的时候,她的反应。还有,每次提到皇后,她眼角眉梢藏不住的笑意。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顾枭还在念着,“留下来……玉儿……别走……别丢下我……我跟你进宫……”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生出点酸涩的滋味来,我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是我知道,我不想听什么,我也不想懂什么……顾枭啊……

燕归北

何枝可依(后宫/含百合线)十二

我也不知怎的,竟在那种氛围下睡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第一眼便瞧见了坐在床沿的皇帝,他这会似已清灵,只是狭长的双眸中满满都是疲惫。


“陛下?”


“你醒了?”他看着我,已然没了昨日的狠厉,我第一次听到他这般温柔的声音,“这会也是闲着,就跟我讲讲顾枭的事儿吧。”


“陛下……您也不是不知道她的脾气,现下您不肯退让,只怕她会一直跪下去。这会已经入了秋,夜里风急……她这样跪了一夜,只怕会伤了身子。”我小心翼翼的拿捏着说话的用词,不时看看他的反应,他此刻就像丢了魂,也不知道能不能听得进去,我整理了一下情绪,继续道,“您……您如果在乎她,就不该让她这般自损。我虽然不知道她因何事惹怒了您...








我也不知怎的,竟在那种氛围下睡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第一眼便瞧见了坐在床沿的皇帝,他这会似已清灵,只是狭长的双眸中满满都是疲惫。


“陛下?”


“你醒了?”他看着我,已然没了昨日的狠厉,我第一次听到他这般温柔的声音,“这会也是闲着,就跟我讲讲顾枭的事儿吧。”


“陛下……您也不是不知道她的脾气,现下您不肯退让,只怕她会一直跪下去。这会已经入了秋,夜里风急……她这样跪了一夜,只怕会伤了身子。”我小心翼翼的拿捏着说话的用词,不时看看他的反应,他此刻就像丢了魂,也不知道能不能听得进去,我整理了一下情绪,继续道,“您……您如果在乎她,就不该让她这般自损。我虽然不知道她因何事惹怒了您……但我看的出来,你们心里都有彼此……何苦这样让双方都没有台阶下……”皇帝嘴唇动了动,但却什么也没说,我于是壮了胆继续说,“贵妃素来体弱,全靠汤药维持着,她经此一遭,若是就此伤了身子,留下病根,只怕您到时候悔之无及。”


“绝影,传朕旨意,让贵妃起身。”


“陛下……其他人去定然无济于事,还得劳烦您亲自去看看。”


皇帝摇了摇头,一声叹息,然后他又看向我,“我怎会不了解她……可我又何曾真正的了解过她,她倒是傲骨铮铮,又置朕于何地,固然我有错,可我是天子……”他疲累已极,被人剜了主心骨一样将自己摔在床上,“沈砚,朕倒真的希望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可是……谁来告诉朕朕该怎么做,怎样才能走进她的心里……”他突然捂着头不说话了,似在忍耐痛楚。


“陛下可是头痛?”顾枭曾经说过,皇帝患有头风,看这样子恐怕是又犯了病。


“别叫太医,朕休息会就好。”说着他将我拥入怀中,“朕知晓你与她亲近,可否跟我讲讲她入宫前的事情,朕想多了解她……你知道吗?她对朕来说就像个谜一样,无论朕怎么努力也解不开这谜底,我爱她,我把能给她的我都给她了,我连太子之位都给了她的儿子……为此我顶住了前朝多少压力……可是她全然不在意,她根本就不在意这些,朕权倾天下,却仍旧得不到她的一颗心……”


“陛下该休息了。”我轻轻的挣脱他的怀抱,替他掖好被子,行了礼推出了太极宫。都说帝王无情,可当今圣上竟然是个情种,可不就很好笑吗?我留下来必然会听到更多,万一他清醒了要灭口怎么办。我这人,没别的好处,就是识趣惜命。


出了太极宫我才发现,外面竟然在下雨,这雨不知已经下了多久,秋雨又兼烈风,我匆忙朝着合欢殿跑去。


   

燕归北

何枝可依(后宫/含百合线)十一

    我跟着皇帝到了太极宫,乖巧的跪在地上,等着他说话。


     “你叫什么名字?”他居然已经忘了我,真是贵人多忘事,前些天我还差点被他赐死。也对,他是天潢贵胄,怎会把我这样的小人物放在眼底。帝王本无情,我终于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却是在这种情况下。


     “妾名沈砚。”我依旧乖巧的回话。


     “沈砚……”他沉吟片刻,像是终于想起了我,急走两步到我身前,蹲下身来,两只有力的手指将我的下颌抬起。我看到他眼中带有惊讶,转而疑惑,最终他似是想明白了...








    我跟着皇帝到了太极宫,乖巧的跪在地上,等着他说话。


     “你叫什么名字?”他居然已经忘了我,真是贵人多忘事,前些天我还差点被他赐死。也对,他是天潢贵胄,怎会把我这样的小人物放在眼底。帝王本无情,我终于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却是在这种情况下。


     “妾名沈砚。”我依旧乖巧的回话。


     “沈砚……”他沉吟片刻,像是终于想起了我,急走两步到我身前,蹲下身来,两只有力的手指将我的下颌抬起。我看到他眼中带有惊讶,转而疑惑,最终他似是想明白了什么,道了一句,“原来如此。”


    我垂下眼睑,琢磨着帝王有怒火时我该如何脱身。可惜,师父只教会我如何拱火,却没教我怎样灭火。我想的正入神,却被人拽着胳膊一把拉起,然后丢了出去,我踉跄几步摔在了床边。


    “陛下……”我不解。


    皇帝走了过来,我感受到他怒火烧到了我的身上,灼的我只想逃避,他却看出我准备逃脱,一把将我摁在床上。


    “看着朕!”我被这声吓了一跳,看向他的眼睛里带着惊惶。顾枭惹怒了他,他也不该对我发火,但我觉得他这会倒是怒火更胜,我却实在想不透我做了什么。


    虽然我不想拱火,但是我明白顾枭的性子,不等到帝王服软她真的不会起身,同时我也了解她的身子,只怕是经不起这般折腾。“陛下,贵妃娘娘她,并非有意冒犯您,如果她……”


    “并非有意?”皇帝怒极反笑,“这难道不正是她想要的?而你呢,在这里惺惺作态,当我不知道她为何这时候诏你进宫么?”


     天地良心,我自己都不知道顾枭为何让我入宫。“妾不懂陛下的意思,只是贵妃体弱,只怕……”


    他打断我,“你不懂?好,那我就让你懂!”说着他便解开了我的衣带。


    “陛下……您别这样,您……”


    “呵,怎样?这不是她想要的吗?不也是你想要的吗?我成全她的心思而已。”


     “妾没有……”他却已然像失去了理智。粗重的呼吸带出温热的气流落在我的脖颈上,火热的胸膛不隔任何衣料的贴紧了我的。窸窸窣窣的声音是他正在褪去亵衣,直到他的齿咬上我的唇我都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他的身体在我身上压着,两只手不安分的在我身上游走。我被他这样子吓得失神,直到下面一阵剧烈的疼痛唤我清醒。他依旧在动,压的我几乎喘不过气,我听到他断断续续的声音,“你想……要的……我……都给你。”


   


    

燕归北

何枝可依(后宫/含百合线)十

     从皇后处回来之后,我因着身体不适整日里都待在合欢殿,实在闲的慌就去逗弄顾枭养的一群乌鸦,着实是清闲了一段时间。


    就在我以为日子会一直这般清闲下去的时候,合欢殿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当然我也只敢在心里将九五至尊说成是不速之客了。


    皇帝那要暴怒的情绪几乎要从脸上溢了出来,这怒气自然不会是因为我这个刚入宫的小透明。而他要找的那位主儿,今日的情绪也不大对头。


    我识趣的走出房间,待在院子里喂乌鸦。虽然我想置身事外,但是我仍然不可避免的听到了里面的争吵声。与其说是争...








     从皇后处回来之后,我因着身体不适整日里都待在合欢殿,实在闲的慌就去逗弄顾枭养的一群乌鸦,着实是清闲了一段时间。


    就在我以为日子会一直这般清闲下去的时候,合欢殿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当然我也只敢在心里将九五至尊说成是不速之客了。


    皇帝那要暴怒的情绪几乎要从脸上溢了出来,这怒气自然不会是因为我这个刚入宫的小透明。而他要找的那位主儿,今日的情绪也不大对头。


    我识趣的走出房间,待在院子里喂乌鸦。虽然我想置身事外,但是我仍然不可避免的听到了里面的争吵声。与其说是争吵,不如说是帝王单方面的暴怒,顾枭的声音轻到我几乎听不见。


    我入宫前也只知道皇帝宠爱贵妃到了逾制地步,但如今这争吵我却是看不明白。不过我相信师父总有办法解决这些事,所以也不去操心。


    直到,顾枭走了出来。我听到皇帝喊她回去,然而她对此却置若罔闻。顾枭撩起裙摆,跪在了殿前。我也只好放下鸟食跪在院中。


     “你非要如此逼我?”皇帝大步流星的从房中走出,盯着顾枭的眼睛有点充血。


      顾枭默然,只是静静地跪着。


     “好,好,好,非常好。”皇帝已经近乎失态了,“你既想跪着,便一直跪着,到你想明白了为止。”


     “妾,遵旨。”顾枭声音很轻,但谁也能听出她声音中坚定而决绝的意味。


     我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皇帝却向我走了过来,“你,跟我回去。”我犹豫的看向顾枭,她背对着我,我看不见她的表情,有点惶惑,皇帝提高了声音,“怎么?听不懂我的话?还是说贵妃的话比我的话好使?”


    “妾不敢。”我匆忙起身跟上了他,我的第一次侍寝,竟是在这种情况下。

纯洁的副驾驶

新坑预告

旧坑:

1.平衡车

2.玻璃球

*巍澜 都是车

新坑:

1.真云国后宫传

*巍澜 女尊文 有车

即将要写的

1.藏不了的线索

*巍澜 法医文 办案 几乎没有车

旧坑:

1.平衡车

2.玻璃球

*巍澜 都是车


新坑:

1.真云国后宫传

*巍澜 女尊文 有车


即将要写的

1.藏不了的线索

*巍澜 法医文 办案 几乎没有车

carolni

【白夏未過,秋雨玲零】chapter.1

隨便寫了個新的,就是寫著玩玩,放上來紀錄一下,沒有特別設定在哪一個朝代,那就直接架空了好了,有願意看看捧場的還是很開心的。

寫的是後宮姐妹情,兩主之間無love line,妹妹快樂玩耍,姐姐幫著撕逼排難..人物原型來源與我和我的小姐妹🤧

————————————————————


那年徐白夏八歲,還只是一個以在舅舅田裡挖蕃薯為樂的黃毛丫頭。


舅舅給她取了一個外號,叫小蕃薯。徐白夏喜歡甜甜的蕃薯,也很喜歡這個外號,自己也叫著自己小蕃薯。



同一年間,九歲的陸玲零和父親鄉遊,才知道父親的親友竟然在鄉下種田。陸玲零不解的是既然父親這麼富有,為何不贈些銀兩與他,卻非要看...








隨便寫了個新的,就是寫著玩玩,放上來紀錄一下,沒有特別設定在哪一個朝代,那就直接架空了好了,有願意看看捧場的還是很開心的。

寫的是後宮姐妹情,兩主之間無love line,妹妹快樂玩耍,姐姐幫著撕逼排難..人物原型來源與我和我的小姐妹🤧

————————————————————


那年徐白夏八歲,還只是一個以在舅舅田裡挖蕃薯為樂的黃毛丫頭。


舅舅給她取了一個外號,叫小蕃薯。徐白夏喜歡甜甜的蕃薯,也很喜歡這個外號,自己也叫著自己小蕃薯。




同一年間,九歲的陸玲零和父親鄉遊,才知道父親的親友竟然在鄉下種田。陸玲零不解的是既然父親這麼富有,為何不贈些銀兩與他,卻非要看著他在蕃薯地裡挖土。她更不解的是怎麼會有女孩子在泥裡滾得渾身是土,還那麼開心。


陸玲零的父親是城裡的官,從小到大都是好吃好住的供著養著,每天所接觸的東西除了琴棋書畫就沒有其他,最多偶爾偷偷讀一讀城裡文人的篇章和詩詞,生活實在是單一又無趣。




或許陸玲零的父親發現了女兒的苦悶,才帶她來這鄉野之間吧。


夜晚的蕃薯盛宴,陸玲零實在是提不起興趣,她擺擺手便回房了。徐白夏還是長這麼大第一次見到不吃蕃薯的人,她偷偷的拿了一個放在了懷裏。


「你又想藏著掖著,半夜在床上偷吃嗎?」舅舅摸了摸徐白夏的頭。「我才不是!舅舅你別這樣說,陸叔叔會誤會的!」小蕃薯撲騰了一下,跳下了椅子。


「哈哈哈陸叔叔不會的,倒是讓徐兄見笑了,小女性格越發古怪,也不與他人交談,我也耐她無能。」陸謙的臉上鋪滿了為難。


「無礙,原本陸兄的來意,徐某也明白,只希望小零可以早日明白陸兄的苦心。」兩人你一來我一去的,旁邊的徐白夏跑了都不知道。


徐白夏跑到了蕃薯田邊,正想著分解懷裏的烤蕃薯,卻看到陸玲零在那裏拿著個樹枝在田裡挖著什麼。「陸姐姐在幹什麼呀?」徐白夏趕緊湊了過去,這姐不吃蕃薯,跑來這裡做甚?


「你怎麼來了。」陸玲零趕緊丟掉手中的樹枝,「我看看這個樹枝夠不夠堅硬,看來你們這裡的樹木都生得挺好。」


「陸姐姐莫非是想挖蕃薯..?」徐白夏坐著搓了搓手「哎呀,不過不太可能吧,陸姐姐怎麼可能做這事呀。」


「對,我怎麼可能會想挖蕃薯?」陸玲零也坐在了徐白夏的身邊。


「陸姐姐餓了嗎?我這裡還有一個烤蕃薯,我們可以分著吃。」徐白夏掏出懷中藏在的那一個蕃薯,掰了一半遞給陸玲零。陸玲零頓了頓,還是接過了。理由只有一個,她餓了。


徐白夏嗷嗚一口就把那半個蕃薯吃掉了,蕃薯香甜的氣味在口腔中瀰漫開,軟糯的口感加上香香甜甜的味道也正是讓她對蕃薯愛不釋手的理由。陸玲零看著身邊的人幸福的表情,慢慢地剝下了蕃薯的皮,咬了一口。


「好甜..」陸玲零好像明白為什麼徐白夏喜歡吃蕃薯了。自己在府裡沒有吃過這樣的東西,這個玩意還真是新奇的體驗。


「好吃吧!舅舅種的蕃薯最好吃了!」徐白夏晃著腿,看著天,回味著嘴裡的甜蜜。


這半個蕃薯,對徐白夏來說或許只是少吃了半個蕃薯,但對陸玲零而言,卻是交際的象徵。




第二天。


陸謙驚了,他看到自己的女兒在田裡和徐白夏丟泥巴玩。


「小夏還真是厲害阿..」陸謙感嘆著。






這個奇妙的開端,直到在十年後的宮廷中都依舊被陸玲零和徐白夏拿來說笑。




徐白夏比陸玲零早了一年入宮,在那個時候陸玲零才知道那個在田裡翻滾的小蕃薯原來也是某戶人家的千金小姐。但活得這麼自由自在的千金小姐,陸玲零也是第一次見。說不羨慕、是假的。但再怎麼自由爛漫的一個人,最終還是落入了皇城的牢籠裡。


兩人一直保持著書信來往,信中徐白夏已經成為了聖上的夏婕妤了。在皇城中服侍皇上的親戚也說夏婕妤進宮後就備受寵愛,不為別的,只因皇上鍾意她那一份自由自在、天真爛漫。


但這樣的快樂又能維持多久呢?在陸玲零的認知中,凡是進了皇城,便是走上了一條不歸路。無論你是多有稜角的一塊石頭,都會被磨平成一塊圓石。


但在這個世界上,陸玲零唯獨不希望徐白夏失去這一份快樂。




「爹,我想進宮。」


「玲零你說什麼?」陸謙拿著茶杯的手開始顫抖。


「爹,我想進宮。」陸玲零一字不漏的重複著。


「可是我跟你娘都沒有把你送入皇城的打算?這忽然是怎麼了?」陸謙自知,自家女兒的性格進了皇城,保不準得罪些貴族千金,到時候日子可不好過。


「我要去陪徐妹妹。請爹爹成全。」


「唉,你可真是這麼想?爹爹送你進去是易,但卻沒有那個能力能把你再帶回來。如果進了皇城,再後悔也來不及,你可要知道,若是不受寵,日子過得可不比現在好。」


「玲零知道,無論結果如何,玲零都不會後悔。望爹爹協助玲零,把玲零送入皇城。」陸玲零行了一個大禮。


陸謙看在眼裡,痛在心裡。自家女兒從來沒有求過自己什麼,這第一次求卻還是為了這樣的事情。


「爹爹知道了。」






次年,陸玲零進宮。


皇上也從消息得知,陸玲零和夏婕妤是閨中密友,識相地把倆人安排在了一個居所,封了個美人。


陸玲零進宮的事情並沒有通知徐白夏,徐白夏回居所後


便去瞧瞧新來的嬪妃,小宮女一開門,才看到她的陸姐姐正在位上吃著茶。


陸玲零見到徐白夏,立馬起身行禮「夏婕妤」


「陸姐姐?!你怎麼在這!?」


「夏婕妤娘娘謬言了,如今在這皇城裡,我還得叫你一聲姐姐,哪有婕妤娘娘叫我姐姐的道理。」


「你們都先下去吧!」徐白夏趕緊支開身邊的小宮女小太監。


門再一次關上,徐白夏趕緊抓緊陸玲零的手「陸姐姐你怎麼來了?不會新來的嬪妃就是你吧?」


「是呀。姐姐怕你在宮中煩悶,受人欺負,進來陪你。」陸玲零趕緊招呼徐白夏坐下。「現在再怎麼說,你都是皇城裡的婕妤娘娘,就我們兩人時倒無所謂,但在外人面前可萬萬不能亂了輩份。」


徐白夏想起了剛剛在宮女和太監面前直呼陸玲零姐姐的情景「姐姐放心,妹妹現在就去打理好。他們心善的很,不會惹出什麼麻煩的。」徐白夏拖著陸玲零的手出去了。




徐白夏把居所裡服侍的宮女太監都喚來了。


「今日新進宮的陸美人是本婕妤長年以來的密友,若有人服侍得不到位,或是刻意刁難,本婕妤通通會稟報給皇上,說你們辦事不力。辦事不力的人或許就沒有留在皇城裡的必要了?或者去找一個高位的主子,但本婕妤可不保證所有主子都和我一樣好說話。若是哪天陸美人得到了皇上的寵愛,想必也是不會望了當初優待自己的人。」


「是,小的明白了。」




陸玲零看著身旁截然不同的徐白夏,心中百味雜陳,更加堅定了來意。








姐姐只願許你一世無憂,天真爛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