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向往的生活

56828浏览    2360参与
洛长生

【双北/明侦团魂/向往的生活】时光不老(06)

-rps勿上升祝两位老师友谊长存

-ooc私设同合法双北在一起且公开

-主双北,其他人镜头少

-前文走合集,周更

“何宝宝——”吴映洁蹦跳的从屋里出来,何炅连忙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指了指一旁浅睡眠的撒贝宁,吴映洁会意,把音调降了下去。

 

何炅把手上洗好的菜递给了吴映洁,坐到撒贝宁的旁边,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卷着撒贝宁的头发,作势要把镜头前的钢丝头发弯成螺旋才行:“撒老师累了,让他睡一会儿吧。”

 

撒贝宁放下防备时睡觉的样子像小孩子,当然现在不是,在多机位摄像头前还是要注意自己的形象,连胳膊都是规规矩矩放好的。何炅也都忙完了手里的活,安安静静看着自家的爱人...

-rps勿上升祝两位老师友谊长存

-ooc私设同合法双北在一起且公开

-主双北,其他人镜头少

-前文走合集,周更

“何宝宝——”吴映洁蹦跳的从屋里出来,何炅连忙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指了指一旁浅睡眠的撒贝宁,吴映洁会意,把音调降了下去。

 

何炅把手上洗好的菜递给了吴映洁,坐到撒贝宁的旁边,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卷着撒贝宁的头发,作势要把镜头前的钢丝头发弯成螺旋才行:“撒老师累了,让他睡一会儿吧。”

 

撒贝宁放下防备时睡觉的样子像小孩子,当然现在不是,在多机位摄像头前还是要注意自己的形象,连胳膊都是规规矩矩放好的。何炅也都忙完了手里的活,安安静静看着自家的爱人睡觉,也不知哪里萌生出的念头,觉得这样的生活,真的很难得。

                                      

何炅记得自己以前对吴昕说过时间再忙谈恋爱的时间还是有的,可这句话说到自己身上却是如此的不奏效。好在撒贝宁也总安慰他,他们也都是习惯这类的生活相处模式,也信得过彼此在异地的心,也总是会在晚上视频的时候睡过去,对方也都会打开一夜的通话模式枕着对方屏幕那头的呼吸入眠。

 

何炅轻轻摸了摸撒贝宁的唇,他还是不太喜欢抹唇膏。

 

“何老师,嘛呢,以为我睡着了就不知道你偷亲我呢?”撒贝宁迷迷糊糊睁开眼,扯了一句方言腔。然后揉了揉硌的发疼的后背,在长板凳上慢慢挪动身子,靠在了何炅的臂弯里,仰头看着他傻笑。

 

“我才没偷亲你呢。”何炅敲了敲撒贝宁的额头,老夫老妻的生活模式让这种骚话说得脸不红心不跳。

 

“我睡了多长时间?”

“十五分钟。”

 

好像对于这种高强度的工作量,在间歇时睡上十五分钟就缓解了周身大半的疲劳。撒贝宁打了个哈欠站起来,“是不是开饭了?我都闻到香味了。”

 

天色不知道什么时候黑了下去,北方的天真是说黑就黑,甚至没有一点征兆的,七点左右的某个时间点,突然从黄昏转变成了黑夜。

 

随着黄老师招呼一声,家庭聚餐的饭菜也都摆了上来。

没有蜡烛,只对着夜色,却有一种家的温馨。

 

两个明侦的大家长坐在最中间,其他人依次而坐,黄磊还是坐在最边上,围裙还没来得解。一桌子菜早已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何炅先深吸了一口,然后站起来幸福的跳了两圈。

 

“瞧着一桌饭菜嘿!黄老师辛苦了——首先欢迎我们《明星大侦探》的朋友们来到蘑菇屋!我白,我勋,我鸥,我鬼,最后再感谢撒撒作为特邀嘉宾。明侦团魂聚齐了!”

 

“嗷呜呜——”撒贝宁首先相应,接下来大家也都开始鼓掌,“聚齐了,聚齐了。”

 

一段简单的开场白为的不过就是对新一季明侦的宣传,坐在一旁的白敬亭早就盯着一锅饭目光发直了,被cue的时候还得应付着何炅被迫营业的点头。吴映洁则是一脸认真的听着,有时候还应几句。

 

“咱们先敬一下黄老师!当着撒撒的面就不说爱你了,咱们偷着说。”何炅故意看了眼撒贝宁,光明正大的皮了一次。

“你不说那我说也一样,黄老师我爱你。”撒贝宁干脆利落的接过话题,当然黄磊和何炅对视一眼,果断拒绝了撒贝宁的爱:“——的菜吧。撒老师厚爱我受不起,还是都给何老师吧。”

 

“然后再期待《明星大侦探》越来越好,大家多多金条。也希望我华和彭彭来一次——体验一下进笼子的感觉。黄老师有机会也要来摸一张凶手牌什么的。”

 

也许是没有外人的缘故,何炅更放的开了。在欢声笑语中品尝美食,也是人生一大快事。何炅对明侦有一种特殊的眷恋,可能因为感觉在这里能放的开,或是觉得在这里才是真正的自己,可能在别的综艺里需要自己的控场,但在这里就不需要了。

 

魏大勋对锅包肉赞不绝口,外酥里内甜度适宜,说第一次来向往的时候就对这锅包肉流连忘返,熏肉也好吃的让人流泪。白敬亭又开始了吃道具模式,一口菜一口饭不停歇的来。若说这里面唯一在乎形象的就是王鸥了,也是吃一道就夸一道的。

 

“之前炅炅带我去黄老师家蹭饭,就为了让我认了门,后来有一段时间炅炅在各地忙,一直没回北京,就相当于把我寄存在黄老师家,我就天天晚上下班到黄老师家来一口。”撒贝宁说,何炅笑着接过话:“黄老师有时候觉得他是养了两个孩子。”

 

“这一大女婿。”黄磊隔空和撒贝宁互喝了一杯。

 

最好的朋友,都会变成亲人,成为彼此的亲人。

 

何炅也是吃high了,也不知道哪道菜有酒料,只感觉被风一吹有些上头。“最开始我们在一起,不看好的有很多,他们都说我应该找一个圈外的,和我互补的,能照顾到我生活的,但我这个人还是不习惯让女孩子照顾我的生活,我觉得女孩子就应该是被照顾的那一方。但黄老师就挺支持我的,他最开始问我,确定这个了吗,如果没有这个人你会生活得好吗?”

 

这也是何炅在节目里首聊情史,众人都齐刷刷的吃瓜听着。

 

“我说,应该确定吧,反正除了他我也找不着谁了。”何炅继续说,“然后我又说,要没有他,我也挺好,就平时这种生活,你也知道。”

 

“哈哈哈哈,”魏大勋开始笑着,拍了拍撒贝宁的肩膀,“没有你也挺好,还真是。”

 

“但我那时候又想了想,如果有了一个伴侣,又是完全不同的生活了。有了他,可能会更好。然后黄老师说,凭这句话,就可以试试。后来我才和我爸妈说,那时候回家恰好电视在中央一撒老师的节目,我和他们说,我要领一个人回家了,他们问多大年纪长什么样有照片吗,我指了指电视说,就是他。”

 

何炅说了很多,撒贝宁也不插话,难得的安安静静的,他看着何炅,满眼的笑意。

 

何炅把撒贝宁嘴边的菜粒擦掉,在一起几年的时间,却好像是一起过了大半辈子,也还好是这个年纪遇见,对方的一切都会适应体谅,没有年轻人谈恋爱的拌嘴,更会包容,融入对方的余生。

 

——tbc——

 

我还真不习惯写什么长篇或是连载,我真的不是长情的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