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向日岳人

11482浏览    460参与
献身的x

墨:写乐奥山 写乐茅渟之海 云停x鸵鸟(翡冷翠)
笔:杂牌毛笔 圆笔
纸:荷兰白卡

墨:写乐奥山 写乐茅渟之海 云停x鸵鸟(翡冷翠)
笔:杂牌毛笔 圆笔
纸:荷兰白卡

悠游幻世
乾的笔记:之后向日和日吉乘坐了...

乾的笔记:之后向日和日吉乘坐了旋转木马...


旋转木马有参考,毕竟我十几年没坐过了😂

乾的笔记:之后向日和日吉乘坐了旋转木马...


旋转木马有参考,毕竟我十几年没坐过了😂

Zoey_小矛矛

繁花—第九章

更新了!

但是短小...

表态一下还在写没有坑

然后承上启下

下一章长一点吧!!!


正文:

冰帝王宫内,凤长太郎匆匆走过花园,进了怡和殿。平日里的凤做事向来稳重踏实,也很少到后妃寝殿。可今日不光行色匆匆,抓在手上的信件都要被揉皱了...


“陛下那里来了信,说是在青国遭遇刺客,恐宫中也有人生事,特地告知贵妃,请贵妃在宫中万事小心......”


“什么...那他们人没事吧?”岳人原是给凤端了杯水,闻言手一抖,水撒了小半杯。


“说是...大侍官受了伤。具体的,也并未多提....”


忍足皱眉。平日里慈郎向来被迹部护得周全,此次居然会受伤,想必这刺客不简单。但...

更新了!

但是短小...

表态一下还在写没有坑

然后承上启下

下一章长一点吧!!!



正文:

冰帝王宫内,凤长太郎匆匆走过花园,进了怡和殿。平日里的凤做事向来稳重踏实,也很少到后妃寝殿。可今日不光行色匆匆,抓在手上的信件都要被揉皱了...


“陛下那里来了信,说是在青国遭遇刺客,恐宫中也有人生事,特地告知贵妃,请贵妃在宫中万事小心......”


“什么...那他们人没事吧?”岳人原是给凤端了杯水,闻言手一抖,水撒了小半杯。


“说是...大侍官受了伤。具体的,也并未多提....”


忍足皱眉。平日里慈郎向来被迹部护得周全,此次居然会受伤,想必这刺客不简单。但看一旁岳人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只得细细安慰几句,再交代凤勿要将此事声张,以免引起宫中恐慌。

“既然有心思写信,想必慈郎已无大碍。这段时间让宫中御医多些人值守,等迹部他们回来了能及时察看伤势便是。”


凤点了点头,又道“宍户前辈那边...我还没有告诉他......”


宍户和慈郎他们也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关系很是亲近。他又是个藏不住事的暴脾气,凤担心他一时冲动做些什么,才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宍户这件事。


“无妨,宍户知轻重的。”忍足对凤道,“若是有意瞒他,到时候被知道了反倒要责怪于你。”


“嗯……那我先去告知宍户前辈,随后去太医院安排一下值守事宜。”


凤行礼告退,忍足看岳人仍是一脸担忧的样子,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的,他们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慈郎在青国养了几日,又有乾的医术在,伤口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迹部提出要回冰帝,越前也没再挽留,只说了会彻查刺客之事,给迹部一个交代。将他们送到宫门口后,便派手冢继续护送至青冰两国边界处。


“陛下,再往前就是冰帝国界了,青国士兵不宜踏足,手冢便送到这了。”


时已至黄昏,两国交界处的风景倒是秀美,却并没有什么人有心思欣赏这美景。手冢向迹部行礼,迹部也带着不二下了马车来与之告别。


“若有机会...青国仍欢迎陛下再来游玩。”手冢说完这句,抬头看向了不二的方向。不二仍是挂着一副云淡风轻的笑容,抬眼看了看四周,最后眼神停在了手冢身上,向他微微点头后转身上了马车。


“驾!”车夫御马继续向前行驶,手冢对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凝视许久,看着那一行人的身影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直至缩成一个小点,最后再也看不见......


“将军,我们回去向陛下复命吧!”


听到桃城的声音,手冢才反应过来。四周的天已经都暗了下去。他翻身上马,挥了挥手,领着自己的士兵往青国王城方向行去......


迹部的马车上很安静,慈郎一路都还睡着,不二也没有开口说话。最后还是慈郎伸着懒腰打着哈欠,说自己睡饱了,才打破了沉寂。


“迹部,我们这是在往哪里去呀?”


“还能往哪里去,回冰帝。”


“诶.....?”慈郎听到这个答案似乎有些不满,微微嘟起了嘴,“不是说好,从青国出来可以顺路到圣鲁道夫的么……”


不二的眼睫不易察觉地轻颤了一下。


“你都瘦了那么重的伤了,怎么还想着去别处,赶紧回冰帝养伤才是。”


“我的伤都已经好啦~”慈郎抓着迹部的手就往自己伤口处探去。迹部虽知他伤已经好了大半,还是小心翼翼地碰了碰,“而且,之前就给圣鲁道夫的国王去了信说要拜访的,现在又不去了,难免落人口实。到时候被说冰帝国王骄矜自傲,言而无信,那就不好了……”


“这个无妨,本王会派人送信过去说明缘由,并备上厚礼致歉。赤泽是明事理的人,想必不会责怪于冰帝。”


“可是,乾医师也说我养伤的时候应该保持心情愉快,多散散心呀~他医术这么好,说的话我当然得听,不二你说是不是?”慈郎抓过不二的手,对他眨了眨眼,不二倒没想到慈郎会突然把话锋转向自己,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可没听到乾医师说这些......”迹部又好气又好笑,看慈郎的样子,又怎会不知道他真正的意图是什么。只是自己实在担心他的身体罢了……


“小景~~~你就答应我吧~~~”


“罢了罢了……”迹部叹了口气,就该知道自己磨不过他的。最终还是拉开了车帘,命人改道向圣鲁道夫去了。


「陛下于青国遇刺,预计不日便会返回冰帝」忍足侑士拿起刚写好的纸条吹了吹,随后卷成一小条,绑在了一旁站着的信鸽的脚上,又将鸽子放了出去。


“侑士...这......”一旁的岳人欲言又止,仿佛想反对些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忍足将手指抵在唇上,朝岳人摇了摇头。又拿起桌上的另一张信纸,用书桌旁的蜡烛将它点燃,烧了。


“只是告诉父亲陛下即将回宫罢了,无妨的。”

献身的x
上色一如既往地辣鸡,这次意淫下...

上色一如既往地辣鸡,这次意淫下雪天在霍珍珠奶茶的岳人宝宝
今天朋友圈的雪挺大的
然而俺并没有看见真切的雪
很多人都关注入冬的第一场雪
只有傻逼俺每年在暖气来的前后想:若有降水的话,这会不会是今年最后一场雨
初雪大多短暂又脏,还是最后的雨冷得让人更清醒些 ​​​

上色一如既往地辣鸡,这次意淫下雪天在霍珍珠奶茶的岳人宝宝
今天朋友圈的雪挺大的
然而俺并没有看见真切的雪
很多人都关注入冬的第一场雪
只有傻逼俺每年在暖气来的前后想:若有降水的话,这会不会是今年最后一场雨
初雪大多短暂又脏,还是最后的雨冷得让人更清醒些 ​​​

阿妙妙妙妙
没文案!没有!我写不来!来,和...

没文案!没有!
我写不来!
来,和我一起夸凰希 @阿修凰希 设计的衣服,相当相当适合岳人,我画的可真的太开心了!

没文案!没有!
我写不来!
来,和我一起夸凰希 @阿修凰希 设计的衣服,相当相当适合岳人,我画的可真的太开心了!

悠游幻世
被工作折磨到自闭,画画才能解压...

被工作折磨到自闭,画画才能解压。

被工作折磨到自闭,画画才能解压。

シュークリーム

久违的摸个鱼……

它应该不会瓶币我吧!

((这应该还不至于吧……((

久违的摸个鱼……

它应该不会瓶币我吧!

((这应该还不至于吧……((

阿修凰希
网舞DL3向日岳人私服 出镜:...

网舞DL3向日岳人私服


出镜:凰希Kouki

PHX:度世

后勤:渣橙


网舞DL3向日岳人私服


出镜:凰希Kouki

PHX:度世

后勤:渣橙


柒寺寺

【菊岳】假面·1

ooc致歉。

菊丸性格属于某条奇怪的if线预警。

cp向菊岳。冷的很。雷者勿入。

是个联文。鸣谢我老公 @一个叁肆. 的修改和建议。


 向日岳人不喜欢菊丸英二。

 这人和他有着相同的球风、相似的发色,甚至在球场上也跟他跳得一样高。菊丸英二还总是笑,笑容欢脱又带着傻气。但是向日岳人和菊丸英二打球的时候,这人明明笑着做出了漂亮的特技动作,却没感受到他有半点快乐,感受不出他对特技有什么热情。好像把向日岳人最引以为傲的技术当成了什么无关紧要的工具。

 这比他那个好像什么都不在乎的笑容更加让向日岳人感到烦躁。

 向日岳人讨厌菊丸英二像那贴在脸上一样的笑。...

ooc致歉。

菊丸性格属于某条奇怪的if线预警。

cp向菊岳。冷的很。雷者勿入。

是个联文。鸣谢我老公 @一个叁肆. 的修改和建议。





 向日岳人不喜欢菊丸英二。

 这人和他有着相同的球风、相似的发色,甚至在球场上也跟他跳得一样高。菊丸英二还总是笑,笑容欢脱又带着傻气。但是向日岳人和菊丸英二打球的时候,这人明明笑着做出了漂亮的特技动作,却没感受到他有半点快乐,感受不出他对特技有什么热情。好像把向日岳人最引以为傲的技术当成了什么无关紧要的工具。

 这比他那个好像什么都不在乎的笑容更加让向日岳人感到烦躁。

 向日岳人讨厌菊丸英二像那贴在脸上一样的笑。

 “为什么这家伙能笑得这么开心啊?”向日岳人每次看见菊丸英二都会这么想。

 明明在打球的时候稍微关注一下就能知道他这个笑。

 完全、完全没有倾注任何感情的啊?

 可恶。

 

 向日岳人不喜欢菊丸英二。

 与其说是不喜欢他的人和他的笑容,不如说是菊丸英二对特技的态度实在是让他恼火。

 “为什么不喜欢特技还要使用呢?”

 向日岳人喜欢高处。喜欢天空。喜欢飞行。喜欢失重的感觉。他因为这些而追求更完美的特技动作,因为这些做了网球选手。

 他不明白为什么菊丸英二那样能够在使用特技时露出面具般假笑的人还要坚持做特技选手。

 

 向日岳人有时候会想这个问题,但是又找不到答案。

 

 不过他觉得他今天大概是找到了吧。

 

 他没想到菊丸英二也知道这种地方。毕竟像他那种总是笑嘻嘻的家伙,按说应该呼朋唤友去街头网球场之类的一起练习吧?

 不论那种笑是真是假都理应如此。向日岳人没来由地这么觉得。

 他以为这个地方只有自己知道也只有自己能达到。

 是河边一栋早就烂尾了的工程,脚手架拆了一半工人就已经散去。要想上到楼顶必须是极好的特技选手。

 ……哦对。虽然不愿意承认。

 向日岳人把身子藏在半堵砖墙后面露出半个脑袋看向在那边练球的菊丸英二。

 这家伙也是特技选手。虽然能感觉到他不喜欢特技…但用的还不赖嘛。

 

 菊丸英二正在练球。整个人被夕阳镀上了一层温暖的金边。他没用特技,只是站在原地就能很好地控制那黄色小球在自己的防御范围内蹦跳,最后一抖手腕让球稳稳落在了拍面上。

 向日岳人几乎是有点讶异地看着对方收好了球拍和球开始认真练习特技的动作,好像并不在意自己要怎么把现在摆脱了重力的身体动作和击球结合在一起。

 这种练习方式真的有效吗。

 不、不论有没有效果…向日岳人攥紧了拳头。

 

 这家伙还是不开心的吧。

 面无表情…而且动作也一副在完成任务的样子。由这样的人使出的特技。

 简直就是对特技动作的侮辱。

 可恶、这家伙根本不配被称为特技选手……

 

 许是被气愤弄得忘了自己现在是在偷看对方,向日岳人一个不小心碰倒了脚边的一摞碎砖。

 声音不大,但是放在安静的烂尾楼里可以简单地吸引到另一个人的注意力。

 向日岳人还没来得及盘算好自己该从哪边跑路就被走过来的菊丸英二撞了个正着。

 “向日?”

 对方的脸上几乎是在一瞬间就从错楞和惊讶变成了那贴片一般的微笑,好像刚刚面无表情的人根本不是他。

 “啊呀……向日居然也知道这个地方!好巧喔。”

  向日岳人下意识地顿了一下,几乎要跟着那人的话接下去说些无关紧要的,他平时会对菊丸说的寒暄。

  这家伙怎么能做到这个样子的?

  明明上一秒还在面无表情,下一秒就能迅速对着他露出这种愚蠢的样子。一下子变得和他平时看见的菊丸英二都没有区别。

  他几乎要以为刚刚的那个菊丸是他看到的某种幻象。

  “什么啊。”向日岳人低声说。

  然后抬头直视着菊丸英二猫一样的眼睛。

  “你这样算什么啊。”

  

  “诶?”菊丸英二微微后退半步,歪了歪头露出一副疑惑样子,“向日在说什么啊?”

 “是在演戏吧。”

 他向前一步凑得离对方更近了些,想从他那双暗蓝色的眸子里看出些什么情绪。

 但是他失败了,对方暗蓝色的眼睛像是深邃的海,他看不穿也不明白里面究竟有什么。这让向日岳人感到焦躁。

 “那种死气沉沉的练习——我看你一点都不喜欢特技吧!”

 “啊,向日你误会了误会了…”

 “别用那副笑容对着我!…假死了!天天一副傻笑对着人很好玩吗?你!…”

 向日岳人没说下去,他有些错楞地看着菊丸英二脸上的笑容好像冰块融化一般迅速消失了。仿佛是表演被不懂得欣赏的人打断,台上的舞者带着怒意摘下了面具。

  “向日。”菊丸英二面无表情地垂眸看他,甚至让向日岳人有些莫名地害怕。

  这才是真的菊丸英二吗?

  “就没有不想做——但是不得不做的事情吗?”

  那人的声音和平时一样好听,少年感十足,带着点上扬的尾音。

  但是却没有半分笑意。

  

  向日岳人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他说不出自己究竟是被这样的菊丸吓到了还是怎么着,明明刚刚还在对他生气大吼,现在看着那双眼睛就已经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为什么会这样呢。那种可怕的讨厌的,让自己不知道作何反应的空洞眼神。比那假面的笑容可怕多了。

  好像是被他吓到了吧。向日岳人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转身看着那人又迅速收敛了那副样子移开目光。

  “嘛、向日——再见咯。”

  好像还是毫不在意的声音,菊丸英二站在了窗边冲他挥了挥胳膊顺着脚手架滑下消失。

  留着向日岳人一个人站在原地握紧了拳头,因为用力过猛的原因指关节微微发白。忽地回过神来长大了嘴巴想说些什么但已经没人在听,最后只能冲着空气挥舞几下,也不知道再冲谁撒气。

  天色已晚。惨白的月光在水泥地上撒了一片。


奥蒂列特Odelette

还是我最爱最爱的太太的慈郎生贺漫画,谁能拒绝幼驯染的情谊呢,我反正先歇逼了。

仅作分享,请勿二传二转,如喜欢请去P战=138404支持原作者,汉化都是虫,请见谅,万分感谢。

还是我最爱最爱的太太的慈郎生贺漫画,谁能拒绝幼驯染的情谊呢,我反正先歇逼了。

仅作分享,请勿二传二转,如喜欢请去P战=138404支持原作者,汉化都是虫,请见谅,万分感谢。

虹茶
“笨蛋学长” 是屯了好久的脑洞...

“笨蛋学长”

是屯了好久的脑洞“你是我的太阳”之类的

跟想象中差了很多,各种瞎糊各种水

“笨蛋学长”

是屯了好久的脑洞“你是我的太阳”之类的

跟想象中差了很多,各种瞎糊各种水

浅樱微落
忘记发了是少年感满满的红发组晴...

忘记发了
是少年感满满的红发组晴天娃娃
(看某首文太角色曲评论……差点说是杂技组2333)

忘记发了
是少年感满满的红发组晴天娃娃
(看某首文太角色曲评论……差点说是杂技组2333)

柠檬果茶

【日岳】仓鼠男友

话说,自从向日看到忍足变成小狼后,就一直想要好好抱抱忍足小狼,可是,迹部把忍足小狼看得很紧,他一直没有机会,于是,他把主意打到了自家男友——日吉若的身上。

至于怎么让日吉变身?向日觉得这个部活室里那瓶“营养补充液”一定可以帮到他。

于是,向日在忍足变成小狼的那天,向日就悄悄地带走了那瓶“营养补充液”,至于为什么没行动,向日不知道如果把日吉变成小动物之后,日吉还能不能变回来,所以,当向日得知忍足已经变回来后,他开始行动了!

鉴于忍足是喝了水之后变身的,向日没有在日吉的水里动手脚,而是在中午吃饭时,趁日吉去给自己买饮料时,偷偷拿出乾汁,加在了日吉的汤里,只是,向日一边观察着日吉的动向,一边倒乾汁,不小心...

话说,自从向日看到忍足变成小狼后,就一直想要好好抱抱忍足小狼,可是,迹部把忍足小狼看得很紧,他一直没有机会,于是,他把主意打到了自家男友——日吉若的身上。

至于怎么让日吉变身?向日觉得这个部活室里那瓶“营养补充液”一定可以帮到他。

于是,向日在忍足变成小狼的那天,向日就悄悄地带走了那瓶“营养补充液”,至于为什么没行动,向日不知道如果把日吉变成小动物之后,日吉还能不能变回来,所以,当向日得知忍足已经变回来后,他开始行动了!

鉴于忍足是喝了水之后变身的,向日没有在日吉的水里动手脚,而是在中午吃饭时,趁日吉去给自己买饮料时,偷偷拿出乾汁,加在了日吉的汤里,只是,向日一边观察着日吉的动向,一边倒乾汁,不小心把凤放在桌子上的汤里也加了料。

所以,当忍足和迹部来到部活室就看到了这样的情景,宍户和一只萨摩耶坐在一起,向日小心翼翼的捧着一只仓鼠。

“这……”迹部看着自己队里的两对双打选手,“到底是怎么回事?”

“向日,”宍户瞥了向日一眼,“他把乾汁倒进了长太郎和日吉的汤里!”

“向日,你……”迹部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不是故意的!”向日看着迹部,“凤是被我误伤的!”

“所以,前辈你是针对我的?”仓鼠日吉坐在向日的手心里,发难。

“我不是,我没有!”向日摇头否认。

“那我怎么会变成这样?”仓鼠日吉瞪着向日,那双黑豆似的眼睛里透出了不高兴的情绪。

“那个……”向日看向忍足和迹部求救。

“好了,”迹部看了看宍户和凤狗狗,又看了看向日和仓鼠日吉,“事情已经这样了,本大爷给凤和日吉开假条,宍户、向日你们俩看好他们!”说完,迹部向学生会会长办公室走去。

忍足见迹部离开,也跟着离开,“对了,”忍足又回过头来,“日吉啊,你气鼓鼓的样子,很可爱!”说完,忍足也离开了部活室。

“长太郎,”宍户看了看向日,转头对坐在自己身边的凤狗狗,“我们出去跑步吧!”

“好!”凤狗狗乖巧的点点头,跟着宍户去跑步了。

仓鼠日吉目送自己的前辈和好友走出自己的视线,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的恋人。

“岳人,”日吉从向日的手心里站了起来,“我没有变成一只小猫、小狗的,你是不是很失望啊!”

“啊?”向日有些不解的看着仓鼠日吉。

“你应该是想让我变成一只小狗、小猫什么的吧?”

“你怎么知道?”话一出口,向日就后悔了,“那个,若,我不是……我……你现在这样,我也很喜欢!”说完,向日的脸便和他的发色一样红了。

“岳人,我也很喜欢你!”

……

晚上,向日把仓鼠日吉带回了家。

向日姐姐看到自己弟弟带回来一只仓鼠,二话不说,就把家里以前养仓鼠用的笼子拿了出来。

“姐,你干什么?”向日见状警惕的看着自己的姐姐。

“给你的仓鼠找个住的地方啊!”向日姐姐耸耸肩。

“不用了,若和我一起住就好了!”向日急忙拒绝,开什么玩笑,若又不是真的仓鼠,怎么能住在笼子里呢?

“它是和你一起住啊,”向日姐姐点点头,“我又没要抢,和你一起住,它也得睡在笼子里啊,不然,它睡在哪?”

“睡在床上啊!”向日想都没想的说道。

听了向日的话,日吉的第一反应是,他现在是只仓鼠,如果和向日一起睡在床上,太.危.险.了!

于是,仓鼠日吉敏捷的从向日的手上爬下来,又爬到了桌子上,钻进了笼子里。

“岳人,”向日姐姐惊奇的看着这一切,“你的小仓鼠很喜欢这个笼子啊!”

若居然宁可睡笼子,也不和我一起睡!向日无比怨念的看着仓鼠日吉。

仓鼠日吉此时没有注意到向日,他皱着眉看着笼子里的攀爬架和跑轮,这是些什么东西啊?能不能拆掉啊?仓鼠日吉打量过笼子里的摆设后,转头看向向日,冲向日挥了挥自己的小爪子。

向日急忙弯下身子,“怎么了,若?”

“这些,能不能拆掉?”日吉压低声音问。

向日点点头,然后,打开笼子的顶部,把里面的东西都拆了出来,连笼子四周的挡板都被拆了下来,整个笼子只剩下了一个供仓鼠睡觉的地方和笼底。

“岳人,你在干什么?”

“若不需要这些东西!”向日一边说,一边抱起笼子。

“不需要?仓鼠都很喜欢玩跑轮的!”

“若不喜欢!”

“那它玩什么?”

“给他个算盘就可以了!”说完,向日抱着笼子,火速的跑进了自己的卧室。

“说,”向日把笼子放到床头柜上,气呼呼的看着仓鼠日吉,“为什么选笼子?你又不是真的仓鼠!”

“岳人,我现在这样,和你一起睡床,很可能会被你压死的!”日吉不紧不慢的说,“如果,岳人你很想和我一起睡,可以等我变回来之后!”

“谁想和你一起睡了?”向日红着脸大喊道。

“岳人……”

“干什么?”

“我想,我需要一条被子!”仓鼠日吉看着笼子里的仓鼠的窝,说道。

向日顺着日吉的目光看去。

“你不只需要被子,你还需要床垫和枕头!”说完,向日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了三块手帕,把其中的一块对折,再对折……直到折到了适当的大小,“喏,枕头!这是被子!床垫……”向日把第三块手帕对折,扑到了仓鼠日吉临时的小床上。

“看样子还不错!”仓鼠日吉满意的点点头。

……

吃过晚饭后,向日把仓鼠日吉的临时住所放到了自己的枕头旁。

“若,”向日躺在床上,转头看着坐在小床上打坐冥想的仓鼠日吉,“我睡不着,你陪我说说话吧!”

“岳人,”仓鼠日吉闭着眼睛说道,“我要打坐冥想!”

听了日吉的话,向日倾身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调出照相机,对着正在打坐冥想的仓鼠日吉就是一通拍。

相机的闪光灯晃得日吉无法继续打坐冥想。

“岳人,”仓鼠日吉睁开眼睛,“说吧,你想让我陪你聊什么?”

“聊什么都行啊!”向日换了个姿势。

“那,”日吉放弃打坐,看着向日亮晶晶的眼睛,“我给你讲故事怎么样?”

“好啊,好啊!”一听日吉要给自己讲故事,向日兴奋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你要给我讲什么故事啊?”

“讲我最近看的,”仓鼠日吉看了向日一眼,“就……”

“等等,”想到日吉平时最爱看的就是怪谈类的书,向日急忙打断了日吉,“你还是别讲故事了!若,你唱歌给我听吧!”

“岳人,你知道我不会唱歌的!”听了向日的话,仓鼠日吉差点从小床上掉下来。

“不管,你要是不给我唱歌,我就把刚刚拍的照片给他们看!”向日“威.胁”道。

“好吧!”仓鼠日吉叹了一口气,“你躺好,我唱给你听就是了!”

……

第二天,向日把仓鼠日吉放到自己校服的口袋里,带到了学校,向日上课的时候,仓鼠日吉就在向日的桌洞里玩向日买给他的小算盘。

午休时,网球部的人照例又聚在一起吃午饭。这次,大家围观的对象变成了日吉,至于为什么大家没有围观凤,是因为凤变成了萨摩耶,宍户没办法把他带来。

“喂,你们为什么都这么看着若啊?”见大家都看着仓鼠日吉,向日不高兴的问。

“因为它很可爱啊!”泷一边吃饭,一边说道。

听到“可爱”两个字,坐在桌子上,抱着仙贝啃的仓鼠日吉差点把仙贝捏碎。

“小景,”忍足转头看着迹部,“我们也养只仓鼠吧!”

“为什么要养那么不华丽的东西啊?”迹部瞥了忍足一眼。

“谁说若不华丽了!”听了迹部的话,向日瞬间炸毛了。

“嗯?”迹部看向向日,“关日吉什么事?”

“岳人啊,你别激动,”忍足笑了,“我和小景没打算养日吉,我们不会和你抢日吉的!”

忍足的话让大家都笑了起来。

向日的脸腾的一下红了。

“前辈们下午都不用上课吗?”仓鼠日吉不紧不慢的说道,“午休还有10分钟就结束了!”

听了日吉的话,除了向日,其他几个人都快速的吃起饭来。

仓鼠日吉见状,满意的点点头,哼!让你们调侃岳人!

5分钟后,要上课的几个人说了句“再见”就都离开了。

“若,”向日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不解的说道,“明明还有10分钟午休才结束,你为什么篇他们啊?”

“不骗他们,让他们留在这继续调侃你吗?”日吉突然有种想吐槽的想法。

“还是若最好了!”向日笑呵呵的说。

看着向日的笑容,日吉觉得脸上热烫烫的,还好自己现在是仓鼠,不然被岳人看到自己脸红了,那就太囧了!

而在知道被日吉摆了一道之后,迹部决定,等日吉恢复后,要把他的训练翻倍。

……

向日和仓鼠日吉一起生活了3天,第4天一大早,睡得迷迷糊糊的向日,习惯性的想要伸手去摸摸看,睡在自己枕头旁的仓鼠日吉有没有起床时,却发现自己的胳膊动不了了,向日慌了,急忙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现在被搂在日吉的怀里。

“咦?”

“岳人,时间还早,”日吉闭着眼睛说道,“再睡一会儿吧!”

“你什么时候变回来的?为什么抱着我?”

“我是在满足岳人你想要和我一起睡在床上的愿望!”

“胡说,谁……唔……”

向日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日吉用吻堵住了。

“好了,”日吉离开向日的唇,“可以乖乖睡觉了吗?”

向日看了看日吉,乖乖的在日吉的怀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继续梦周公……


End


阿妙妙妙妙
复习老版,于是有感搞了个很冰帝...

复习老版,于是有感搞了个很冰帝的眼神(你在说什么)很敷衍的画完了

复习老版,于是有感搞了个很冰帝的眼神(你在说什么)很敷衍的画完了

阿妙妙妙妙
哟西岳人炸鸡搞定,堆图!别问,...

哟西岳人&炸鸡搞定,堆图!
别问,问就是当时画的时候大晚上搜炸鸡图片真的想落泪

哟西岳人&炸鸡搞定,堆图!
别问,问就是当时画的时候大晚上搜炸鸡图片真的想落泪

漆斩
画了9个今年没画过的墙头 都是...

画了9个今年没画过的墙头 都是以前爱的死去活来的角色

如果我的心是钢笔墨囊,我的爱是墨水,那现在已经墨溅三尺了

(填了下颜色发现哪里不对 4个红发3个银发 我还没画西索墨行辰砂南极石呢23333

至于为什么只给米迦勒上色了 因为我对他爱的深沉

画了9个今年没画过的墙头 都是以前爱的死去活来的角色

如果我的心是钢笔墨囊,我的爱是墨水,那现在已经墨溅三尺了

(填了下颜色发现哪里不对 4个红发3个银发 我还没画西索墨行辰砂南极石呢23333

至于为什么只给米迦勒上色了 因为我对他爱的深沉

阿妙妙妙妙

给自己摸的Q头像!
是秋天的风,还是暖暖的

p2是施工中的叼炸鸡岳人,憋不住了让我先发个过程(你

给自己摸的Q头像!
是秋天的风,还是暖暖的

p2是施工中的叼炸鸡岳人,憋不住了让我先发个过程(你

阿妙妙妙妙

来了,是新的练习摸鱼!!!
特别想喝奶茶的我
p2是之前摸得198柄的其中之一

我日常脑内剧场

来了,是新的练习摸鱼!!!
特别想喝奶茶的我
p2是之前摸得198柄的其中之一

我日常脑内剧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