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吴磊

71.6万浏览    7972参与
埙酱

“ 我终于找到你了 ! ”

  .

  .

  .

  .

  .

  .

  .

  .

  然后噼里啪啦一堆广告词😂

“ 我终于找到你了 ! ”

  .

  .

  .

  .

  .

  .

  .

  .

  然后噼里啪啦一堆广告词😂

板栗百叶结

心中有江山的人岂能快意潇洒?
我只想与你共华发……

心中有江山的人岂能快意潇洒?
我只想与你共华发……

神奇吴磊

北X簇 from b站 03

·3……吃饭


川菜馆的人还挺多的。


玻璃另外一侧就是热气腾腾的一桌菜,艳红的颜色看起来很能勾起人的食欲。


黎簇吞吞口水,感觉那香味都能透过玻璃传过来刺激他。


拿完号子的路小北看到了趴在窗户上望眼欲穿的黎簇,无奈的笑了笑:“再坚持一会儿,前面还有三桌。”


黎簇猛的缩回了手:“哦。”


等待的时间格外煎熬,黎簇百无聊赖的窝在沙发上摆弄手机。


苏万说新认识的舍友性格很棒,长得也很好看,还会到处带他吃吃喝喝。


黎簇无聊的打了句那挺好就关了手机。


舍友…苏万住校啊…还长得挺好看…这小子日子过得不错,还到处吃吃喝喝。


想到这里,黎簇突...

·3……吃饭


川菜馆的人还挺多的。


玻璃另外一侧就是热气腾腾的一桌菜,艳红的颜色看起来很能勾起人的食欲。


黎簇吞吞口水,感觉那香味都能透过玻璃传过来刺激他。


拿完号子的路小北看到了趴在窗户上望眼欲穿的黎簇,无奈的笑了笑:“再坚持一会儿,前面还有三桌。”


黎簇猛的缩回了手:“哦。”


等待的时间格外煎熬,黎簇百无聊赖的窝在沙发上摆弄手机。


苏万说新认识的舍友性格很棒,长得也很好看,还会到处带他吃吃喝喝。


黎簇无聊的打了句那挺好就关了手机。


舍友…苏万住校啊…还长得挺好看…这小子日子过得不错,还到处吃吃喝喝。


想到这里,黎簇突然发觉自己莫名其妙跟着路小北来吃饭,可是他俩也就第一次见面相识了不到5分钟…


但人家没有拒绝自己,反而很热心带着自己来吃饭了…


人…还不错嘛…


黎簇转过头看看路小北,路小北也是捧着手机,神情专注,一手绕着后颈,看上去慵懒惬意。


侧脸能打啊…


“你哪个学校的?”黎簇问。


路小北愣了会儿,意识到黎簇在跟自己聊天,转过头看着黎簇:“十三中。”


黎簇了然的点点头:“我人民附中的。”


“嗯。”路小北说。


黎簇没想到他会这么接自己的话:“那个…哥们儿…我刚刚就…脑袋一抽…还以为你在问我…我刚好也没吃晚饭…所以…”


路小北勾勾嘴角:“没事。”


“那…”黎簇试探地看了他一眼,“你就这么带我来了?”


路小北移开视线,似在思考这个严谨的问题:“我看你是真饿了,才带你来的。”


黎簇尴尬笑道:“哈哈哈,我是挺饿的。兄弟,你玩枪挺厉害的。”


“玩多了就熟练了。”路小北说。


说完路小北想了想感觉差了点什么:“你也挺强的,能到你这样的程度,也是个老玩家了。”


黎簇有些羞涩道:“没有没有,以前跟朋友没事的时候来玩。”


路小北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向黎簇:“你对电竞有兴趣吗?”


黎簇疑惑:“电竞?没有接触过。”


路小北点点头:“可惜了。”


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想起这个问题,路小北甚是惋惜的看了黎簇一眼。


“你打游戏很厉害?”黎簇朝他这儿挪了挪。


路小北低下头:“没有,一般。”


“我哥打游戏可厉害了!”程思远听到二人的对话,激动的冒出一句。


路小北刚想阻止,却发现已经太迟了。黎簇面上隐隐带着点吃惊中崇敬之色了。


路小北无奈的朝他笑了笑:“小孩子不懂事…”


“兄弟,你也太强了。你一看就是大佬啊。”黎簇由衷道。


“没,你别这样,别听小孩子胡扯,他没见过世面。”路小北镇定道。


“哥!你才没见过世面!”程思远不满的嘟嘴。


路小北忙转过头冲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程思远这才安静下来。


三人等了没一会儿,就轮到号了。


路小北一看就是常客,对路径都是熟门熟路的。


他挑了中间的位置,开始点菜。


程思远安静如鸡,看着他点菜。


路小北点完就直接把菜单递给了黎簇,程思远也习以为常的看着黎簇。


黎簇忽然觉得这两兄弟的相处方式有些可爱。


黎簇看了眼菜单,发现路小北点的都是些辣的东西,心还想这么清爽的哥们居然是个重口味。


黎簇还没尝试过这么重口味的,点了剩下的几碗还算爽口的菜。


“不习惯?”路小北接过菜单。


黎簇点点头:“不太习惯吃辣。”


路小北把菜单递给服务员:“这些菜也只是看着辣,你吃就知道,味道不错。”


黎簇点点头。


中途路小北出去了一趟,餐桌上只剩下乖巧等着上菜的小孩和黎簇。


黎簇瞥了程思远一眼,好奇心旺盛:“诶,程思远?”


程思远抬头看了他一眼。


“你跟你哥吃饭都是这样吗?”


程思远疑惑的看着他。


“你的口味随他啊,我看你什么都没点啊。”


程思远缄默一阵:“我哥点的我都爱吃。”


黎簇了然道:“我还以为他不让你点呢。”


程思远翻了个白眼:“我哥怎么可能会这样,他知道我要吃什么,这是了解我,所以他不用问我了。”


黎簇诚恳道:“你哥挺好的。”


“当然,他不光对我好,对周围的人都很好,崇拜我哥的人多着呢。”程思远得意道。


黎簇往后仰,抬起嘴角:“我才不信。”


程思远见他这般模样,忿忿道:“你有什么不信的?如果我哥不好,还会带你来吃饭?”


黎簇回应:“那只能说明你哥好,不能说明崇拜他的人很多啊。”


程思远立马严肃起来:“你知道什么,我哥不光人好,身手也好,干起架来,那真是旋风一样的。”


黎簇佯装惊讶:“真的假的?你哥都收拾过哪些人啊?”


程思远抱手道:“才不告诉你,万一你是那些人的间谍呢?”


黎簇哭笑不得:“你哥都亲自动手了,还怕那些人报复啊。”


程思远想了想觉得也在理:“也对。之前有个比较有名的,好像…是叫什么郑义…来着。”


黎簇心下一颤。


郑义…那个刺头还真被人收拾了…


路小北…


英雄啊!


路小北拿着三杯水果茶回来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倒不是程思远有问题,只是对面的黎簇,眼神总感觉怪怪的,但又说不准是哪种怪。


路小北坐了下来,被黎簇火热的视线盯的难受。


“你…看着我…干嘛?”路小北道。


“兄弟,是我眼拙!竟然不认识你这位大人物!”黎簇激动道。


路小北迅速瞟了程思远一眼,这小兔崽子倒是一脸问心无愧的坐在位置上以一种最无辜的姿态看着路小北。


“怎么了。”路小北道。


“郑义那个臭小子,终于有人收拾他了!”黎簇的眼睛里都冒出闪光星星了。


“郑义…我没有收拾他,只是他有个小弟莫名其妙的来找我,我跟他讲了一番道理而已,没那么夸张。”路小北摆摆手。


黎簇想起早上那一幕,心道高手不愧是高手,低调。


“没事,那也是为民除恶!”黎簇义正言辞。


“是吗…”路小北顿了顿,“郑义,经常欺负别人吗?”


“岂止啊…郑义就是个混球!反正他的黑历史简直是说不完啊…”黎簇感慨道。


路小北看着神情激动的黎簇,莫名觉得有些搞笑:“他欺负过你?”


黎簇顿了顿:“没有…我怎么可能会被他欺负…嗯…我就是看他平时的不良行为不爽…对对对,打抱不平!”


路小北点点头:“嗯。”


“你…?”黎簇试探地看着面前这位深藏不露的大佬。


路小北摇摇头:“看他不爽的人肯定不止你一个,迟早有一天,会有人收拾他的。”


黎簇也赞同的点点头。


“吃吧。”路小北笑道。


看着满桌子的川菜,确实跟平常有种不太一样的感觉。辣味冲击着鼻腔,勾引着味蕾。


黎簇也是饿久了,看着麻辣香锅吞吞口水。


路小北看他一脸迫不及待的样子:“麻辣香锅,试试看。”


虽然这名字一听就知道不简单,黎簇还是没按耐住自己。


这第一口下肚说实话没有想象中的火辣,反倒是肉的香味和辣椒的香味混合在一起,有一种独属于川菜的味道。


很暖。


发现自己还能接受之后,黎簇就把自己不吃辣的设定抛到脑后。


不过他好像有些失策。


辣,辣的都是后劲。


后劲一上来,黎簇白皙的小脸立马染上了一层淡粉,鼻尖像兔子一样晕染了一圈粉色。


“我靠…”黎簇一把抓起路小北给自己的果茶,灌了一大口,才算有点缓和。


“后劲也太足了…”黎簇哈哧着气。


路小北瞥过脸笑道:“你吃的太急了。”


“啊?”黎簇皱眉。


“你吃蟹黄豆腐吧,那个解辣。”路小北指了指。


黎簇兜了一勺,这颜色实在漂亮,入口也顺滑柔软,有沙沙的口感。


黎簇满意的点点头,发现蟹黄豆腐里的豌豆特别多。


而对面路小北的碗里,一颗豌豆都没有。


他…是讨厌豌豆吗…


原来他还挑食啊…


黎簇不禁觉得有几分好笑。


一顿饭下来,给黎簇打开了新世界。


出门的时候,他还意犹未尽的称赞:“川菜其实还不错的嘛…”


路小北结完账,带着程思远出来就看到黎簇一脸的餍足之色。


“吃饱了?”路小北的笑容,实在是充满了吸引力。


“嗯。”黎簇睁大眼睛,“那个,咱俩加一下吧。”


“我回去把钱给你。”路小北掏出手机,递给挠头的黎簇。


“好啊。”路小北道。


“好了,兄弟,下次有缘再见啊。”黎簇扬起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和他的小卷毛甚是相配。


“再见。”路小北看着黎簇蹦跶的背影,“黎簇…”


名字挺好听的。







神奇吴磊

北X簇 From b站

·2……遇见


闹钟是被拍在地上的。


黎簇艰难的抬了抬眼皮,大脑就像一坨浆糊,黏在一起。


黎簇打了个哈欠,以最快的速度挣脱被窝,整理梳洗。


今天还算早,出门的时候还有几分暖融融的阳光。黎簇慢悠悠的晃到学校。


这一片有很多不良青年,但一般都只是在晚上抓几个人收保护费。像黎簇这样已经摸清规律的,一般他们也抓不到。


可奇人异事还真一件接着一件。


黎簇刚出门,就碰到昨天郑义那帮人。


可是郑义不在。黎簇一眼就认出昨晚那个嘴空的小弟,与昨晚唯一的不同就是,今天他这样子,挺惨的。


他也看到黎簇,似乎是觉得自己这副样子居然被黎簇看了去,那英明神...

·2……遇见


闹钟是被拍在地上的。


黎簇艰难的抬了抬眼皮,大脑就像一坨浆糊,黏在一起。


黎簇打了个哈欠,以最快的速度挣脱被窝,整理梳洗。


今天还算早,出门的时候还有几分暖融融的阳光。黎簇慢悠悠的晃到学校。


这一片有很多不良青年,但一般都只是在晚上抓几个人收保护费。像黎簇这样已经摸清规律的,一般他们也抓不到。


可奇人异事还真一件接着一件。


黎簇刚出门,就碰到昨天郑义那帮人。


可是郑义不在。黎簇一眼就认出昨晚那个嘴空的小弟,与昨晚唯一的不同就是,今天他这样子,挺惨的。


他也看到黎簇,似乎是觉得自己这副样子居然被黎簇看了去,那英明神武的形象就得倒塌了,竟硬生生从那不成样子的五官里挤出一个凶神恶煞的表情。


他成功把黎簇逗笑了。


黎簇没忍住,噗嗤一声。对方一下就恼了:“草,笑屁。你信不信,我把你原模原样的揍一顿。”


郑义这人是混混头子,黎簇对他是有几分忌惮,可这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弟,他还不至于。


“你来啊。”黎簇瞅了他一眼,轻蔑道。


“你妈的,你给我等着,等我告诉老大,你就完蛋了!”


“哦。”黎簇索性直接略过他,随他在原地怒骂。


不过还真有人敢惹郑义啊,是个人物,黎簇越想越觉得爽。


如果真有这么个人,我肯定给他凑个广场舞的大喇叭全小区通报嘉奖,还要给他颁发小红花。


下午体育课,班里人组成了两队踢足球。黎簇足球踢得也还不错,今天的球风也还行。


他随便找了个队伍,连进好几个球之后,班里的人看他不由得都带上了点崇敬之色。


尤其是张薇薇,拉着几个女同学在一边,瞅着黎簇射门的时候使劲加油,看黎簇的时候那敬仰之情都快溢出来了。


黎簇踢完,早已浑身是汗,运动能让他忘掉很多不愉快。


“黎簇!”张薇薇朝着踢完球的黎簇招招手。


黎簇瞧见她,冲她点了点头。


“怎么了。”黎簇刚脱完外套,把外套围在腰上。不得不说,黎簇被打了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打的,这一身若有若无的肌肉线条,在校服t恤之下显得格外有型,紧致又青涩。


张薇薇和其他几个看的有些脸热。


张薇薇把手上的水递给了黎簇:“累了吧?你好厉害啊。”


黎簇顿了顿,一想到昨天放学的场景,还是谢绝了张薇薇的好意:“谢了,今天运气好。”


张薇薇见黎簇拒绝,隐隐有些失落,但仍然笑脸相迎:“加油!”


黎簇礼貌的点点头,冲张薇薇笑了笑,随即又跑回场地上。


张薇薇被黎簇这回头一笑晃了眼,心跳竟然没由来的空了一拍。


黎簇笑起来可真好看啊。


张薇薇对黎簇这样子,倒被几个有心人看了去。


蒋捷也是个被郑义逼迫的主,但蒋捷唯一不同的,就是把这份被动转成了主动。奈何人家郑义看不上蒋捷这样的小身板,多次表明对他的入伙没兴趣。


幸好郑义跟黎簇有过节,蒋捷还有借题发挥的机会。


眼下是个可以跟郑义套近乎的好机会。


蒋捷本想着给黎簇一个下马威警告,可不料他高估自己,黎簇长腿长手的,别说追了,连个影子都没看到人就溜走了,倒把自己害得惨。


黎簇也察觉到了蒋捷的恶意,多次绕着蒋捷运球,就是不让他碰到,把蒋捷气了个半死。


蒋捷握紧了拳头,看着面露得意之色的黎簇,意识到人家正是把他耍的团团转,不禁咬牙切齿。


还算有件好事。


黎簇自修课的时候倒是不停在想张薇薇给自己递水的样子。


难道她喜欢我?


不可能。她跟郑义那幅小情侣的样子绝对不是装的。


难道张薇薇是被迫的?


有可能。哪个聪明人谁会看上郑义这么猥琐的?


黎簇越想就越觉得此事不简单,有蹊跷。


不过今天的黎簇看起来心情倒是还不错。


下午放学,路过一家新开的电玩城,黎簇觉得有必要进去感怀一把。


新店开张,店里人还挺多。


黎簇买了几个币,瞅着自己原来很擅长的射击游戏去了。


这枪的触感还不错。


黎簇投了四个币,选了中等难度。


没想到枪一上手,当年那种称霸江湖的感觉就立马上来了。


宝刀未老。黎簇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砰砰几下,全中。


黎簇又瞅准高难度模式,几乎全中。


战神的名号不是白来的。


黎簇看着满屏金灿灿的战绩,颇为得意。再看看旁边那个也就初中的小男生,溢出屏幕的惨。


黎簇做了几个夸张的动作,成功的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小男生一看黎簇的屏幕,再看看自己的,一脸的欲哭无泪。


黎簇假装才刚刚看到他这丧的不行的表情。


“诶。你想不想跟我一样?”黎簇朝着那小孩招招手。


那小孩不领他的情,连正眼都没赏给他。


自尊心挺强的嘛。


黎簇索性停下了,看着那小孩又开了一波。


也就个中等难度,小孩打的比上次稍微好了点。


也许是黎簇太过于专注,那小孩被他的视线盯的浑身难受。


“你能别看着我吗?”那小孩转头看他。


黎簇挑了挑眉:“好啊。”回到自己的机子上去了。


这次黎簇选的仍旧是高难度,那小孩儿看他一副很严肃的样子,也有些好奇的伸过头来看。


黎簇一通扫射,这次一粒子弹都没浪费。


屏幕上的四个弹无虚发的大字晃眼的很。


黎簇得意地瞟了那小孩儿一眼,那小孩儿也确实被震惊到了,圆睁着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


黎簇得意之心有些膨胀。


“打的不错。”


身后不知是谁突然砸出一句夸奖,吓得黎簇颤了颤。


黎簇转头,这才发现身后多了个人。


那小孩儿反应迅速:“哥!”


黎簇一惊,这是哥啊…


面前的人一身普通的白色Polo校服和灰色的校服裤,却被呼之欲出的好身材称的晃眼。寸头干净清爽,脸颊轮廓分明立体,骨相看起来便是个明朗飒爽的少年。长睫毛在鼻翼处打下一片柔和的阴影,剑眉星目,薄唇微抿,带着一个浅浅的笑容。


“哥!”那小孩冲着路小北冲过来,撒娇着要拿他手上的冰淇凌。


路小北把冰淇凌递给他之后,饶有兴趣的看着发愣的黎簇。


腿长,身材好,长得帅。


黎簇贫瘠的储备给了他三个关键信息。


“看着我干什么?”路小北面露疑惑。


黎簇忙不迭挪开眼,没头没脑道:“你弟枪打得不错哈哈哈…”


路小北突然觉得这人有点好笑:“,我说的是你。你不也看见他的水平了吗?”


黎簇点点头,一下子有些心虚。


“程思远,让开。”路小北冲着小孩道。


程思远点点头,抱着甜筒乖乖给路小北让了个位子。


路小北拿起枪对准屏幕选中了高难度模式。


黎簇还没看清他的开枪动作,就结束了。


屏幕上出现四个更加鲜艳的大字:百步穿杨。


路小北放下枪,冲黎簇眨眨眼。


黎簇看着他,突然陷入了一个漩涡。


这大概是,被帅到,没有思维了吧。


好强。


黎簇生硬的举了个大拇指:“牛。这手速,可以。”


路小北歪着头,看了黎簇一眼。


黎簇被看的挺紧张的,一下子脑子有点宕机,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措辞不当。


“没…我就是…我没那个意思…我就是想夸你…”黎簇解释的连自己都觉得欲盖弥彰。


路小北随和的笑了笑:“我知道。我叫路小北。”


黎簇点点头:“我,黎簇。”


路小北笑了:“挺酷的。”


黎簇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认同的点点头。


“走,去吃点儿。”路小北招了招手,拉过程思远。


黎簇还以为路小北朝着自己就是跟跟自己搭话:“好啊。”


今天大脑的语言中枢好像不太受控制。


路小北迟疑的看了黎簇一眼:“你也一起?”


然后黎簇的肚子就很合时宜的打鼓。


算了干脆什么也别说了。


路小北反而没有那么见外:“那饿了的话就一起吧。”


黎簇就浑浑噩噩的跟着路小北去了一家川菜馆。



神奇吴磊

北X簇 From b站

.1···想法


好像在风中,有一股奇特的味道,掺杂在有些不太真实,在黑暗中凝成一团的奇怪气息,穿梭在大脑的每个缝隙中,腥甜从喉头上涌,头发已经被风吹乱,灵魂在边陲流浪,灰黑一片的世界失去了颜色。


黎簇失神的看着人潮涌动的街道,繁华的街,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一个个跟随人潮拥挤的孤独的躯壳,思绪在天际游荡,没有方向。


苏万上来的很慢,小身板扯着一大箱他们的秘密存货,吃力的冲黎簇喊道:“鸭梨!你快过来帮忙啊!”


黎簇一顿,转头看他一眼,慢慢走过来替苏万抱起了箱子。


“咱们有多久没有这样一起喝过酒了?”苏万一把躺下,天台的寂静灯光有...

.1···想法


好像在风中,有一股奇特的味道,掺杂在有些不太真实,在黑暗中凝成一团的奇怪气息,穿梭在大脑的每个缝隙中,腥甜从喉头上涌,头发已经被风吹乱,灵魂在边陲流浪,灰黑一片的世界失去了颜色。


黎簇失神的看着人潮涌动的街道,繁华的街,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一个个跟随人潮拥挤的孤独的躯壳,思绪在天际游荡,没有方向。


苏万上来的很慢,小身板扯着一大箱他们的秘密存货,吃力的冲黎簇喊道:“鸭梨!你快过来帮忙啊!”


黎簇一顿,转头看他一眼,慢慢走过来替苏万抱起了箱子。


“咱们有多久没有这样一起喝过酒了?”苏万一把躺下,天台的寂静灯光有些冷。


黎簇也慢慢坐下:“也没多久吧。”


苏万朝他眨眨眼:“连地方都换了。”


黎簇没回应,抿了口酒,冰凉的液体顺着温热的喉管朝下,浑身会有种结冰的错觉。


苏万也灌了一口,突然发现,原来酒也这样没有味道:“你说以后我不在了,你一个人可怎么办。”


黎簇轻笑:“生活总是要过的,我还不至于到那种程度。”


“嗯。”苏万把自己的脸埋在外套里,只剩下一个炸毛的脑袋在寒风中凌乱。


酒入肠回转,明明没什么味道,后劲却十足。


两人在天台上坐了够久,苏万有些受不住了。


“大哥,你还不走?”苏万说。


黎簇摇摇头,目光仍然停留在市中心那座最高的建筑闪烁的风光上。


“我可走了啊!”苏万撇嘴。


黎簇点点头,喝完了杯中的酒,看上去有些怅然。


苏万叹了口气,下了楼。


身边空了个人,空间更大了,也更空旷了。黎簇坐了会儿,入夜之后温度降的更快了。


想了一会儿,黎簇觉得回家的时间也到了。


下了楼,饶是繁华的街,也没多少人了。一般人大都会聚到一些夜市去,大型商场也都陷入了沉寂。


黎簇搓着手,一路小跑着朝前走。


晚上,奇怪的人还真是神出鬼没。


刚跑过一个缝口,一个男人凭空摔了出来。


黎簇一颤,看到那捂着肚子的男人一脸苦相,就觉得有什么事儿要发生。


果然,其他几个人接二连三的从黑漆漆的缝口里仓皇的跑出来,好像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


黎簇都快撞上路边的灯柱了,才算躲开这些人的突然袭击。


大晚上的,什么情况?黎簇顿了顿,想着还是赶紧走,免得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


不觉加紧了步伐。


深秋的夜晚还真冷啊。


周末的时间过得很快,所谓放假也压根不能让人感到放假这两个字的意义所在。


大堆的作业,只不过是大堆的白纸。黎簇烦躁的抓抓头发,看着窗外柔和的云发呆,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身边的座位空了。


唯一的好朋友也转了学。


班上的人让他感受不到一个班级该有的温暖。


高二了啊…苏万肯定开心死了,他肯定到了一个都是美女的地方,可是就他那个小身板,估计还没撩到别人就要被打一顿了吧…


哎…希望他不要再傻乎乎地给人钱了…


黎簇脑子里一团乱麻,昨晚的风好像还有余韵,晃晃荡荡,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组长来收作业的时候,他已经发了很久的呆了。


“黎簇。”收作业的人看他没什么反应,也就不纠缠,直接略过他去收第二组的作业了。


现在苏万不在,连作业都懒得抄了。


黎簇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插着袋朝刚才那个收作业的人走过去。


那人吓了一跳,还以为黎簇有读心术。


结果只是略过,黎簇朝着教室外走去。


一路上都没什么阻拦,只有空荡荡的感觉。


心里也是,也没什么难过的,就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


黎簇不想多想,上完厕所之后就如平常的生活一样,看着题目发呆,看着黑板发呆,看着老师发呆。


发呆,发呆,发呆。


总算熬到放学。


黎簇动作不快,倒是慢腾腾的不太想用力。随便抽了几本感兴趣的书回家装个样子。


刚出教室门的时候,黎簇倒是很惊讶地发现,张薇薇还没走。


好学生原来也这样啊。黎簇瞥见跟她说话的人是郑义,倒出乎他的意料,郑义也会露出那么害羞的表情。


黎簇暗暗翻了个白眼,打算绕道走。


出了校园门的时候,大多数人也都回家了。黎簇掏出手机,随便找了个小吃摊坐下来,草草饱肚。


手机上的未读消息几乎是爆炸一样一条条跳出来的。


全部都是苏万的。


“鸭梨!这里美女好多啊!”


“鸭梨,我好想你啊。这儿都没人愿意跟我讲话。”


“鸭梨你现在在干嘛呀?”


“鸭梨,你作业没写吧?灭绝师太骂你了吗?”


……


琐碎却挺温暖的。


这大概是黎簇头一次耐着性子一条条回复别人的消息。


“你小子挺有福气。”


“以后肯定会有的。”


“发呆。”


“跟原来一样,早被她骂惯了。”


……


黎簇回复完才发现,也就五六点,天色已经慢慢暗下来了。


幸好黎一鸣出差了。


黎簇索性要了几听啤酒。


又冷起来了。


远处几个勾肩搭背的小伙子衣着眼熟,正在搭伙朝着黎簇过来。


黎簇面无表情的看着郑义一脸讽笑的走过来,直接坐到了他对面。


“哟,黎簇啊?我听说,苏万那个傻小子转学了,怎么,你的难兄难弟就这么抛下你到外地去享福了啊。”郑义后边一个看着长得挺大众的一人发笑。


郑义跟那货也是一样的嘴脸:“黎簇老弟,别一个人喝闷酒啊,哥几个,陪你一起啊?”


每次都是一样,这群人只是表面上装个客套,根本就不管你如何回应,就自己找了个位子坐下,招呼老板娘上菜上酒。


黎簇看着这一大桌,觉得自己的钱包有点凉。


郑义挤到黎簇旁边:“黎簇,听说你老看你们班那张薇薇啊。”


黎簇勉为其难的扯出一丝笑容:“没。”


郑义满意的点点头:“诶,老实点。我告诉你,她是我马子,如果你们班有什么怂蛋玩意儿看上她了,你记得告诉我一声。”


黎簇哦了一声,回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心想着这看上她的怂蛋玩意儿不就是你吗…


郑义也就不去理睬他,跟自己的兄弟开餐。


黎簇抓起书包站了起来,在一整桌虎视眈眈的目光下,朝收银台走去。


直到他结完了帐,那目光才有所收敛。


“郑义,我先走了。”黎簇说。


郑义点点头,扬扬手里的筷子。


黎簇背着包,闷声走了。


没发生什么事情。


但他心中却杂乱无章。


怒火,怯懦,无奈,所有的情绪搅成一团。


好想把郑义这个混蛋揍一顿。


今晚的月亮依旧不亮,路灯照旧很昏暗,路也漫长没有尽头,这该死的生活还要继续。






江九白不抽煙

《少每》 吴磊饭制版cut 值得拥有

我居然现在才发现还有这个东西!最近磕cql势头渐消,然后突然想起去年夏天把我气得差点秃头的《沙海》,开始时有多爱,后面我就有多恨。在我心里完美的邪帝,和活生生的黎簇,从人设到主线我都觉得太对味了,结果半路杀出座山,最后我是2倍跳完的。anyway,我居然才发现有这个 吴磊饭制版cut(我以前把它和吴磊cut搞混了),一口气看了4集,太爽了!剧情连贯,节奏紧凑,就连番外也按其原本顺序剪了进去了,如果说原片豆瓣是刚及格,那这个 “吴磊饭制版”就是优秀了,8分左右强力推荐!不过这么看来,我又忍不住吐槽了,《沙海》明明可以是盗笔系列的正名力作,但最后却因为某些人成为了一部平庸注水的片。白瞎了,昊哥,吴...

我居然现在才发现还有这个东西!最近磕cql势头渐消,然后突然想起去年夏天把我气得差点秃头的《沙海》,开始时有多爱,后面我就有多恨。在我心里完美的邪帝,和活生生的黎簇,从人设到主线我都觉得太对味了,结果半路杀出座山,最后我是2倍跳完的。anyway,我居然才发现有这个 吴磊饭制版cut(我以前把它和吴磊cut搞混了),一口气看了4集,太爽了!剧情连贯,节奏紧凑,就连番外也按其原本顺序剪了进去了,如果说原片豆瓣是刚及格,那这个 “吴磊饭制版”就是优秀了,8分左右强力推荐!不过这么看来,我又忍不住吐槽了,《沙海》明明可以是盗笔系列的正名力作,但最后却因为某些人成为了一部平庸注水的片。白瞎了,昊哥,吴磊,等演员的努力!

说这么多,真的是因为吴磊粉丝太棒了!我们都动嘴,她们动了手!掌声送给她们!!!没看过 吴磊饭制版cut 的朋友,对沙海盗笔系列有兴趣的朋友,想磕cp磕人的朋友,快去看这版cut吧,感受一下没注水的《少每》是多么上头!


阿阿阿宁
你们想先看哪一篇呢?生生借钱(...

你们想先看哪一篇呢?
生生
借钱(吴磊)
梨园戏
粉丝过100我就更新🙇🏻‍♀️🙇🏻‍♀️

你们想先看哪一篇呢?
生生
借钱(吴磊)
梨园戏
粉丝过100我就更新🙇🏻‍♀️🙇🏻‍♀️

庸自逸

我画的磊除了不像磊基本上还可以看😂


我画的磊除了不像磊基本上还可以看😂


Francis
【看图说话】宠物狗 立刻看图说...

【看图说话】宠物狗

立刻看图说话一张。

——————————

地铁出口,几个女孩子见到小狗纷纷惊呼可爱,蜂拥而上,这看上去刚刚下班的年轻男模便满足了她们与它玩耍一二的要求。

她们簇拥在少年身侧,逗弄起小狗,这少年只是好脾气地、温柔地微笑。

与此同时,数名穿着黑西装的男人们先后自这群年轻人身边跑过,却一个多余的眼神也没有留给他们。

唯有其中一个,经过少年身侧时,下意识地想到,嘿,这种脸蛋好看的小白脸在马路上搭讪陌生女孩的计俩实在老套极了,拜托,靠宠物狗?

但,这念头在他心里打了个转儿就消散了,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任务在身,如果没有完成,他今天一定会过得很糟糕、很糟糕。

当女孩儿们的...

【看图说话】宠物狗

立刻看图说话一张。

——————————

地铁出口,几个女孩子见到小狗纷纷惊呼可爱,蜂拥而上,这看上去刚刚下班的年轻男模便满足了她们与它玩耍一二的要求。

她们簇拥在少年身侧,逗弄起小狗,这少年只是好脾气地、温柔地微笑。

与此同时,数名穿着黑西装的男人们先后自这群年轻人身边跑过,却一个多余的眼神也没有留给他们。

唯有其中一个,经过少年身侧时,下意识地想到,嘿,这种脸蛋好看的小白脸在马路上搭讪陌生女孩的计俩实在老套极了,拜托,靠宠物狗?

但,这念头在他心里打了个转儿就消散了,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任务在身,如果没有完成,他今天一定会过得很糟糕、很糟糕。

当女孩儿们的注意力都被小狗吸引,怎么会有人发现少年从不离手的狗袋子隔层里拆卸开的SSG3000呢?

单手拎久了还是有点重啊,他想。

_慕小烟_

这眼神、这肌肉、这腿毛(不是_(:з」∠)_),简直攻爆了啊!95后大总攻越来越A了嘤嘤嘤啊啊啊啊啊!!!

这眼神、这肌肉、这腿毛(不是_(:з」∠)_),简直攻爆了啊!95后大总攻越来越A了嘤嘤嘤啊啊啊啊啊!!!

是一条鱼干
#临摹练习是A断腿的吴磊弟弟!

#临摹练习
是A断腿的吴磊弟弟!

#临摹练习
是A断腿的吴磊弟弟!

埙酱

* 父子向?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都听我的,我不管你怎么想,都听我的

* 父子向?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都听我的,我不管你怎么想,都听我的

Suspect🍀

三石这个形象真的太符合自己看小说脑补的江湖少年了呜呜呜(   :∇:)
瞎临摹改,画不出感觉(   :∇:)(三个月前的图)

三石这个形象真的太符合自己看小说脑补的江湖少年了呜呜呜(   :∇:)
瞎临摹改,画不出感觉(   :∇:)(三个月前的图)

Nami-沧江

     原创视频预告,全视频发在b站还在审核中。
     如果大家有兴趣,就请到bilibili关注Nami_沧江。
     除这个视频之前还剪了几个奥利奥的视频,之后会以蜗牛的速度更新他们的视频的😘
     他俩真的是配一脸啊😍
     神奇的夫妻相啊有没有😍

     原创视频预告,全视频发在b站还在审核中。
     如果大家有兴趣,就请到bilibili关注Nami_沧江。
     除这个视频之前还剪了几个奥利奥的视频,之后会以蜗牛的速度更新他们的视频的😘
     他俩真的是配一脸啊😍
     神奇的夫妻相啊有没有😍

Nami-沧江
哈喽,我是沧江,一个卑微剪刀手...

哈喽,我是沧江,一个卑微剪刀手,初来乍到,多多指教😊

@湫兮风是这位到处摸鱼的鸽子精,把我带到了老福特(鞠躬)

奉上一个原创双leo的视频封面哦。
视频会发b站,稍后会发布预告哦😊

哈喽,我是沧江,一个卑微剪刀手,初来乍到,多多指教😊

@湫兮风是这位到处摸鱼的鸽子精,把我带到了老福特(鞠躬)

奉上一个原创双leo的视频封面哦。
视频会发b站,稍后会发布预告哦😊

埙酱


* 红秀

所以去哪个地铁才能遇见dd呢🤔


* 红秀

所以去哪个地铁才能遇见dd呢🤔

一个迷人的反派角色

大明星(吴磊)x摄影师(何安宁) 1⃣

据b站楚怀之大大视频:AV25929877

Animals  1⃣    【吴磊x张若昀】


‘咔咔嚓,咔嚓…’“手再抬一点,好的,就是这样。”摄影棚内快门的声音响个不停。安宁只觉得相机前的这位大明星真不愧是镜头的宠儿啊,闪光灯都没有他来得晃眼,他才18岁啊。


高挺的鼻梁,完美的下颚线,明明是圆眼的大宽双眼皮这位却偏偏生了一双狭长的眼,生生削弱了可爱的气息在眼角平添了许多魅人的风情。这次的杂志封面主题是运动少年。


纯 白 的 棒 球 帽 把少年乖巧的刘 海压在额前,鹅黄色的腮红从 鼻梁扫过,显得可爱又俏皮。手 里 握着把白球拍,少年按照安宁...

据b站楚怀之大大视频:AV25929877

Animals  1⃣    【吴磊x张若昀】


‘咔咔嚓,咔嚓…’“手再抬一点,好的,就是这样。”摄影棚内快门的声音响个不停。安宁只觉得相机前的这位大明星真不愧是镜头的宠儿啊,闪光灯都没有他来得晃眼,他才18岁啊。


高挺的鼻梁,完美的下颚线,明明是圆眼的大宽双眼皮这位却偏偏生了一双狭长的眼,生生削弱了可爱的气息在眼角平添了许多魅人的风情。这次的杂志封面主题是运动少年。


纯 白 的 棒 球 帽 把少年乖巧的刘 海压在额前,鹅黄色的腮红从 鼻梁扫过,显得可爱又俏皮。手 里 握着把白球拍,少年按照安宁的指示举 高了手 臂,做出迎球的姿势,手指用力握球拍 导致 指腹 也微微泛红。真是阳光又 美好啊!“累了吗?”少年突然发问,安宁一下红了脸,“没没有!”自己就这样看呆了眼闹了笑话。“辛苦了大家休息一下吧。”“呼~”安宁拍拍脸,松了口气。


转身拿 起杯子往嘴边送,清 凉的液体让安宁的脸也降了些温度。边喝水余光却不住的飘向那位少年。他坐在 椅子上,曲着一条腿,化妆 师 正认真的给他补妆。因补粉微微抬起的侧脸,正看着,不知是否是安宁的视线太过热烈,少年仿佛察觉到一般,猛然睁开眼,只睁开一点,对上了安宁的视线。


明明是处于下方位置,却让安宁有种被人俯视的感觉,眼底带着一丝戒备和冰冷审视。安宁一口气饮完最后一口水,移开视线,由于刚拍摄时少年全程都是灿烂的笑容,现在不笑时安宁才发现,笑和不笑在这位身上完全是两种气质。


果然,大明星就是大明星,演技可真没话说,这哪里是什么单纯的善解人意的美少年啊。


瞧见那人被吓了一跳,像只兔子似的仓皇躲避开,椅子上的人阖上了眸,收回伸展的腿,脚尖轻点一下。


‘何安宁吗’ 


‘耳尖都红了’


‘有点可爱’


下一瞬再睁开眼时,眉眼弯弯,嘴唇一勾,贝壳般的牙齿露了个大半,四颗上下整齐的犬牙合时宜的传递了少年此时雀跃的心情。


“姐姐,我的妆补好了吗?要开始拍了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