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吴磊刘昊然

2236浏览    6参与
一只脆皮张

#磊昊磊# #吴磊刘昊然#《嫌弃》03

脑洞产物 OOC AU


        第二天物理课,物理老师拿着一摞试卷气呼呼走了进来。


         “吴磊,你给我站起来!”


        刘昊然一脸懵逼,看看面无表情站起来的吴磊,又看看站在讲台上气得想扶眼镜却几次没扶得中的物理老师,这是怎么回事?他拉了拉吴磊的衣角,吴磊却一个眼神都不给他。


         “昨天晚自习你是不是跑了?你们班主任说你昨天入的...

脑洞产物 OOC AU











        第二天物理课,物理老师拿着一摞试卷气呼呼走了进来。


         “吴磊,你给我站起来!”


        刘昊然一脸懵逼,看看面无表情站起来的吴磊,又看看站在讲台上气得想扶眼镜却几次没扶得中的物理老师,这是怎么回事?他拉了拉吴磊的衣角,吴磊却一个眼神都不给他。


         “昨天晚自习你是不是跑了?你们班主任说你昨天入的学,为什么试卷里面没有你的?”


          刘昊然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猜大概是吴磊写的卷子属上了他刘昊然的大名?


          这一刻,刘昊然突然觉得好感动,这是过命的兄弟啊!


         “刘昊然,你挤眉弄眼干什么!你也给我站起来!”


         “我???”


         刘昊然磨磨蹭蹭站了起来,“老师,我干了啥?”


         “也没有你的试卷!”


         “这......”,刘昊然扭头瞪向吴磊,用只有他们两个能听到的声音咬牙切齿的问道,“你到底在干什么?!”


         “我不能帮你写试卷,这算作弊。”


         “大哥,我叫您一声大哥成吗?那你为什么连自己的试卷都不写??”


          刘昊然要哭了,顿觉人生艰难。


         “之前我答应了要帮你忙,这忙没帮上。”


         “所以你因为这个连自己的试卷都不写???你疯的吧??”


         这是有难同当的意思吗?这个难,其实刘昊然并不是很想当.......


         “你们两个在那边嘀嘀咕咕什么?书上所有的公式,每个抄50遍,下一堂物理课交给我!坐下,开始上课!”


         行吧,不请家长啥都行。


         刘昊然焉巴巴的坐下来,无力的拿出物理书,吴磊倒是一脸坦然,仿佛要罚抄这么多东西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喂,你不郁闷吗?”


         “我自己选的有什么可郁闷的?”


         吴磊偏头认真的看向刘昊然,眼神坦坦荡荡,刘昊然抱着头,正准备唉吟,忽然想起今儿个周五,有周末两天时间,还行,可以接受。


         “这周末你......哎哟!”刘昊然捂住额头。


        物理老师收回刚刚扔了一截粉笔的手,“刘昊然你话挺多,要不你上来讲?”


        刘昊然连忙摆手,“不了不了,老师您讲!”


        周五下午放学的铃声敲响,大家犹如脱缰的疯狗一样往学校外面跑。


        刘昊然因为放学要留下来做清洁,拿着扫把和陈默在教室后面对打了起来。他瞅见吴磊一个人在那边慢慢收拾书包,一点都不急着回家的样子。


        “吴磊,怎么?还不想回家?是要陪我们做清洁?”刘昊然说完哈哈大笑,转身又和陈默打了起来。


        吴磊拉好书包拉链,单垮在背后,他在想,这刘昊然是不是有毛病,整天没心没肺乐乐呵呵的样子。


       “诶!忘了给你说,周末出来咱们一起罚抄呗?”


       “不想出门。”


       “那你家在哪儿,我上你家去?”


       刘昊然期待地看着吴磊,虎牙都笑得露出来了。


       “刘昊然。”


       “嗯?”


       “你好烦。”

专注写文

若可绝别这世间1

       万丈的冰川接连坍塌,轰然倒下的声音恍若初神降临世间时发出的第一声哭吼,那时的天地浩瀚,世间尚无一颗星星。冰雪碎裂在茫茫冰原,夜色里眼前的一处接一处的白色晃的眼睛眩晕,刘昊然觉得世界好像在疯狂的晃动,但又觉得时自己在不停的抖,心脏鼓得像要占满整个胸腔,还来不及发出一丝声音,陈飞宇已经冲出了一丈远,直直跪倒在了冰川塌陷后剩下的两三雪坡前,空气中空的只剩下他最后一声呜咽。
这样的梦,刘昊然只做过两次,而第一次是将望。因为可以追望果也可以追溯因,便很少做梦,梦这种东西出现从来都是因为人对未来有想得到的或对过去有想更改的。一万五千年不曾发生的事在昨...

       万丈的冰川接连坍塌,轰然倒下的声音恍若初神降临世间时发出的第一声哭吼,那时的天地浩瀚,世间尚无一颗星星。冰雪碎裂在茫茫冰原,夜色里眼前的一处接一处的白色晃的眼睛眩晕,刘昊然觉得世界好像在疯狂的晃动,但又觉得时自己在不停的抖,心脏鼓得像要占满整个胸腔,还来不及发出一丝声音,陈飞宇已经冲出了一丈远,直直跪倒在了冰川塌陷后剩下的两三雪坡前,空气中空的只剩下他最后一声呜咽。
这样的梦,刘昊然只做过两次,而第一次是将望。因为可以追望果也可以追溯因,便很少做梦,梦这种东西出现从来都是因为人对未来有想得到的或对过去有想更改的。一万五千年不曾发生的事在昨晚蹊跷的显现了,他料想夜神醒了。
夜神少眠,更甚少在夜里眠,可若让世人知道夜神在一万五千年前的夜里轰然倒下一睡不起,怕是成了第一大笑话。可也苦了司星役了,代了一万五千年职。
他醒来会说些什么呢,是揉揉头发眯着眼喊昊然吗,有时候也会撒闹喊傻虎牙,他的睫毛很长很密,还没往下想呢就被生生打住了,红莲烈火窜满彼岸河两岸,夜神被四道铁索禁锢,架空在遍布尸躯的河水上方,生生受着曼珠沙华吸着每一寸血肉在体内恣意生长,却灰暗里笑着,一字一顿地说“该谢谢你呀”。这样的场景太痛了,因为很痛又使得场景格外清楚,这一幕搅了刘昊然一万五千年,遍布血脉、深入骨骸。不是从前了,夜神该是不记得他了,假使还记得也会刻意不记得了。
“喂,接我电话”陈飞宇熟悉的声音传来,万八千年也没用过传音这招,怎么今个突然来这一下,刘昊然回过神来拿起手机一看,十个未接来电,刚刚走神都没听到电话铃响。播过去,那边声音有些失真,有风声,好像在一片空旷的野地上。
“怎么了兄弟,好好的想起给仇人打电话了?”
“呸,何止仇人,你还算老子情敌”
“别瞎说,你明明知道 ”
“欸,行了”电话那头的陈飞宇语气一下子沉了下来“曜曦使女托梦给我,说这里好冷。”
刘昊然无奈的笑了,都万八千年了,你特么还是干巴巴地叫人家曜曦使女。“知道了,你又梦人家,你丫的自己说吧,这一万多年你梦了人家多少次,快有九千了吧,真特么是情根深种。”
“你给老子闭嘴,重点不是这儿,我昨夜醒了之后,总觉得奇怪,之前梦是梦,可那些都是以前她在身边时的音容笑貌,这个梦不止是从未发生之事,就连声音都真真切切像对着我耳边讲。所以我连夜来了喀嗒冰原。”
“什么连夜?你连夜坐飞机也飞不到那儿!你是用了穿域诀吧,你不要命了?”
“你先别乱叫!你猜怎么着”陈飞宇的声音显得有些兴奋又带点沙哑“嘿,我划了一根火柴,燃了”最后两个字吐得轻飘飘的,却很沉很沉。
“你等我!”话刚落,刘昊然穿起衣服咬破左右两食指,挥手画了间距等身宽两条竖线,默念:此时刻,喀嗒。
穿域决许久不用了,用得很是不利索。当初这穿域决还是他教的呢,想到这有些怅然。

晚山抱夏
这对“邪教”可以!

这对“邪教”可以!

这对“邪教”可以!

一只脆皮张

#磊昊磊# #吴磊刘昊然#《嫌弃》02

脑洞产物 OOC AU


        下午第三节课下课铃声响起,老师宣布下课,班里一下就热闹起来,同学三三两两商量着去哪里吃晚饭,吴磊正合上课本,听见刘昊然一阵胡乱收拾东西进书包的声音。


        吴磊有些疑惑地看着刘昊然,见他拉上书包拉链往右肩上一背,抱着篮球,抬脚刚走两步,顿了一下往回又坐在了位置上。


        刘昊然前倾着身子,吴磊见他突然靠这么近,下意识身子往旁边侧了一些想远离他。...



脑洞产物 OOC AU


        下午第三节课下课铃声响起,老师宣布下课,班里一下就热闹起来,同学三三两两商量着去哪里吃晚饭,吴磊正合上课本,听见刘昊然一阵胡乱收拾东西进书包的声音。


        吴磊有些疑惑地看着刘昊然,见他拉上书包拉链往右肩上一背,抱着篮球,抬脚刚走两步,顿了一下往回又坐在了位置上。


        刘昊然前倾着身子,吴磊见他突然靠这么近,下意识身子往旁边侧了一些想远离他。


        “嘿,吴磊是吧?”


        刘昊然笑眯了眼,露出八颗牙齿。


        吴磊瞥了一下他这不怀好意的笑容,皱了眉头。


        “是这样的,晚上我有点事要先撤”,刘昊然笑得跟黄鼠狼和鸡拜年一样,他一手搭在吴磊的肩上,一手转着篮球,“今晚晚自习是物理老头儿的,他一天像在炼丹似的,肯定不知道我们班今儿来了新同学,见机行事帮我顶顶呗?”


        “不行。”


        刘昊然万万没想到吴磊这么绝情,连忙露出一副受伤小鹿的神情。


        吴磊连眼神都懒得给他,再次坚定重复道。


        “不行。”


       “孺子不可教也!亏我还想把你发展成我兄弟。”


        刘昊然不多做停留,气呼呼起身离开。


        吴磊把食堂饭卡揣兜里,刚从教室后门走出,他往左边一看,刘昊然正眼巴巴的蹲在门外的墙边上看着他。


        “吴磊……”


        吴磊装作没看见,抬脚还没走出一步,感觉自己校服衣角被扯住了。


        “磊磊……”


        “刘昊然你!”


        吴磊感觉自己太阳穴突突地疼。


        “就帮我这一次!”


        刘昊然一边说一边眨巴眨巴眼睛,努力释放出真诚而可怜的小眼神。


        “行,你快走。”


        吴磊略咬牙切齿,可见今天不答应他就别想去吃晚饭了。


        “嗨呀!真是好兄弟!”


        刘昊然话音刚落开心地往吴磊身上扑,想给他一个熊抱。


        吴磊见状吓得连退两步,一手推开了想往他身上挂的刘昊然。


        这边刘昊然被推开也不恼,笑嘻嘻向吴磊做了个拜拜的手势,抱着篮球哼起不着调的歌跑远了。

一只脆皮张

#磊昊磊# #吴磊刘昊然# 《嫌弃》01

脑洞产物 OOC AU


        刘昊然踩着上课铃声冲进教室,一把将篮球扔在课桌下,刚拧开冻矿泉水大灌一口,便见着坐在前面的陈默转过身来满脸神秘。


        “喂,听说今儿班上要来新同学。”


        “来就来呗”,刘昊然又灌了一口水,手抹脸上的汗一甩,不小心甩了陈默一脸。


        “唉!你这人!”


        陈默骂骂咧咧正准...

脑洞产物 OOC AU


        刘昊然踩着上课铃声冲进教室,一把将篮球扔在课桌下,刚拧开冻矿泉水大灌一口,便见着坐在前面的陈默转过身来满脸神秘。


        “喂,听说今儿班上要来新同学。”


        “来就来呗”,刘昊然又灌了一口水,手抹脸上的汗一甩,不小心甩了陈默一脸。


        “唉!你这人!”


        陈默骂骂咧咧正准备转回去,刘昊然一把拉住他校服后衣领。


        “全班就我旁边一个空位,我不会要腾位置给他吧?”


        陈默瞥了眼被刘昊然杂物堆住的另外一半位置,“我觉着要不你现在先收收?”


        一人霸占了好久的双人位置被迫要和新同桌一起分享,刘昊然有些烦躁,他慢悠悠开始收拾东西,抬眼瞧见班主任走进教室,后面跟着一个男孩。


        “同学们,今天让我们欢迎一名外地来的新同学,希望大家以后共同学习,共同进步!”


        坐在下面的同学开始鼓掌,尤其几个花痴女同学鼓得最攒劲儿。陈默转过身给刘昊然挑眉,新同学长得挺帅嘛。


        刘昊然拒绝接收陈默眼神的信号,手托着脸,百无聊赖。


        “大家好,我叫吴磊,很高兴认识大家。”


        他面无表情,语气不带丁点儿情绪,这恐怕不是「很高兴认识大家」吧。


        刘昊然撇撇嘴,马上给这位新同学打上无聊的标签,他握着矿泉水瓶子继续喝水。


        在吴磊走下来刚落座时,刘昊然一个投篮动作将空瓶子扔向吴磊斜后方的垃圾桶,吴磊看了一眼垃圾桶,又看了一眼自以为动作超帅超酷的刘昊然。


        神游太虚一节课,刘昊然好像听见班主任布置了什么作业。


        “同学,刚课上老师口头布置的啥作业来着?”


        吴磊微微侧首看向他,刘昊然的头发尖儿是湿的,额角还有汗,吴磊颇有些嫌弃地将左手边的本子推给了他。


        刘昊然一边看本子,一边心下寻思着,这。。。吴磊莫不是在嫌弃他?


****************


微博同步更新:一只脆皮张



澈丹

昊磊昊/刘昊然视角:《绝色》

新雪初霁,满月当空。

皓月一轮亮银平铺雪面,流转光影眼波样灵动铺陈开来,轻轻细细在叶面细雪上弹跳坠落点亮一片视野。

雪粒坠落飘散落上松针,月光铺展四散撞上地面。银白一片里听觉格外敏锐,甚至听到心脏跳动血管潺潺奔流,听到垂眼睫毛扇过空气掀起心底浪潮翻涌,听到雪粒压紧踩实印下脚印,他一步一步走向我。

起初是声线稚嫩小少年,双眸开阖满溢逼人灵气。双颊圆润瞳孔灵动有神,一弯眼再硬的骨头也教他登时软化春水一潭。婴儿肥下藏着好骨架,纤细胳膊腿掩着修长未来,长了副标标准准倾城乱世皮囊。

再几步又换了样貌,褪去些稚气轮廓愈发英气勃勃,含笑一双眼视线落到哪处顿开一片桃花。儿时面上端倪逸散出来,挺立眉骨山...

新雪初霁,满月当空。

皓月一轮亮银平铺雪面,流转光影眼波样灵动铺陈开来,轻轻细细在叶面细雪上弹跳坠落点亮一片视野。

雪粒坠落飘散落上松针,月光铺展四散撞上地面。银白一片里听觉格外敏锐,甚至听到心脏跳动血管潺潺奔流,听到垂眼睫毛扇过空气掀起心底浪潮翻涌,听到雪粒压紧踩实印下脚印,他一步一步走向我。

起初是声线稚嫩小少年,双眸开阖满溢逼人灵气。双颊圆润瞳孔灵动有神,一弯眼再硬的骨头也教他登时软化春水一潭。婴儿肥下藏着好骨架,纤细胳膊腿掩着修长未来,长了副标标准准倾城乱世皮囊。

再几步又换了样貌,褪去些稚气轮廓愈发英气勃勃,含笑一双眼视线落到哪处顿开一片桃花。儿时面上端倪逸散出来,挺立眉骨山根稍顿流畅勾出挺拔鼻梁线条。抹额勒了一头乌发随性系个马尾,少年清逸潇洒顾盼生辉。

然后他停住,停在我面前。

笑意深深含在眼底,一潭深沉水底暗藏明珠。分明线条勾勒面容,轮廓变幻仍能从眼里看出成长轨迹。简单白衣遮不住焕发气概,到底一眼令人目眩神迷。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无意识上扬唇角弧度渐扬,眼前一恍才发现原来空无一物。定了定神自自然然伸手去摸手机,眼中是银芒下苍翠点缀雪白,手指则熟练向另一种仙境敲门。

我把我的整个灵魂给你,连同它的怪癖耍小脾气,忽明忽暗,一千八百种坏毛病。

“喂?”

我已拍案下注,你敢不敢坐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