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吴雩

45936浏览    1450参与
子时时时
上课乱摸香香的🐟有糖吃 简直...

上课乱摸
香香的🐟有糖吃

简直对湿漉漉的眼角红红的男孩子没有抵抗力嘤

上课乱摸
香香的🐟有糖吃

简直对湿漉漉的眼角红红的男孩子没有抵抗力嘤

咩呀

越鸟归北枝

我看到鲨鱼给出的诱惑是“你可以享受那种无拘无束的生活,直到老死”时,就知道吴雩不会跟他走了。

边境村庄的孤儿,黑拳场的少年,玛银的保镖,卧底画师,津海小警察,吴雩短短三十年的一生已经辗转了无数个身份,并非没有人向他伸出援手,但是每一次投掷硬币,命运都没有给他期望的答案。

他愿意做卧底换取光明的身份,围剿鲨鱼时给自己留下隐蔽的门,来到津海以后时刻攒钱为离开做准备,看起来,他想要自由。

但其实,他想要的是归宿。


在村庄里,先后失去父母后,一个阿姨来到这里,给了他“带你回家”的承诺

后来他等了很久,去做玛银的保镖,获得塞耶的信任,进入境内做事,都是为了见到解行,去问他“为什么你的母亲没...

我看到鲨鱼给出的诱惑是“你可以享受那种无拘无束的生活,直到老死”时,就知道吴雩不会跟他走了。

边境村庄的孤儿,黑拳场的少年,玛银的保镖,卧底画师,津海小警察,吴雩短短三十年的一生已经辗转了无数个身份,并非没有人向他伸出援手,但是每一次投掷硬币,命运都没有给他期望的答案。

他愿意做卧底换取光明的身份,围剿鲨鱼时给自己留下隐蔽的门,来到津海以后时刻攒钱为离开做准备,看起来,他想要自由。

但其实,他想要的是归宿。


在村庄里,先后失去父母后,一个阿姨来到这里,给了他“带你回家”的承诺

后来他等了很久,去做玛银的保镖,获得塞耶的信任,进入境内做事,都是为了见到解行,去问他“为什么你的母亲没有来找我?”

然而并非对方背诺,而是造化弄人。


后来他仓促离开,第二年却又见到了那个生活在光明下的兄弟。他说:“我来带你离开”

然而解行也牺牲了。那时他以为他们遭到了背叛和放弃,复仇的火焰和解行的遗愿让他放下了自杀的念头,咬着牙又在黑暗里走过了十年。终于走到了他以为的复仇的终点,可是张博明仓促死亡,似乎又是一个句号。


他来到津海之后,状态并不好,一直有着隐蔽却强烈的自毁的倾向。


他去打黑拳,受伤也不停下。

他知道老瘤子带了很多人围追他,但是他并没有求援。

在火场被熊熊烈火追赶时,他没有逃离,而是摸回了打火机,“还是想好好再抽一支” “脸色苍白,一言不发,视线涣散,似乎在这生死瞬间的关口,被某个突如其来的念头打动了,正在犹豫不决”


他没有选择自杀,但是也没有很想活下去。


而他唯一一次表露出强烈的求生意识,是在高速大桥对战玛银的时候。

他说“今天这座桥上只有一个人能活着走下去,那个人是我”

“因为这世上已经没人在等你了,但还有一个人在等我回家。”


让他终于对这个世界有所留恋的,是“家”,是步重华给他的家。


后来步重华离开去做卧底,张志兴浮出水面。和林正联手套出张志兴后,他悬在空中,却没有立刻上来。他意识到了 “张博明死了,真凶落网了,所有秘密都将很快暴露于天日之下”

他知道无论如何“吴雩是阿归”这件事都会暴露,也知道了“没有人放弃我们”。真相大白,仇恨消散,身份的秘密终将暴露,他再次被那种自我毁灭的想法控制了,幸好林正用“你不想再见步重华一眼了么?你不想抓住鲨鱼了么?” 才唤回他的意识。

(插一句林正真是个机智过人的极品奶妈)


从孩童到青年,从毒贩到卧底,从阿归到吴雩,他所苦苦追寻的一直是儿时那个阿姨的承诺“带你去四季如春的城市” “一起开开心心地回家”


此时他疲惫不堪,万念俱灰,能点燃他希望之火的,不是自由,而是归宿,是步重华许诺的“带你一起回家”


以下是不正经碎碎念

说实话,有很长一段时间我认真的怀疑过“吞海真的还能he么?” 尽管阿淮求生欲爆棚,在作话里强调了好几次“一定是he,是通俗的那种he” 我还是觉得吞海很难he了。

吴雩的身份,解行的悲剧,步重华的心结,张博明的死,即时后来真相抽丝剥茧,所有人都大仇得报,可逝者已逝,只要吴雩还认为“解行是为我而死的”,他就永远无法从痛苦和愧疚里解脱。

三四卷之间的一周,我出去旅游了。可是在游船画舫上,在熙熙攘攘的商场,在排队的网红店铺,在烟雨古镇里,我时常想到“吴雩没有喝过奶茶” “没有过过双十一” “没有和朋友旅游过” 

在写论文的时候也会想到 “他那么聪明,学习一定很好,但是他都没有经历过正经的校园生活”


我想象不出,这样一个人,一个疲惫至极,心如死灰,屡屡被命运捉弄的人,还能怎样得到幸福。

他几乎不曾享受过这世俗烟火的半分欢愉,后来在津海的短暂平静时光,在他心里也因为带着解行的名字而始终有隐患。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让他留念的呢?


然后写完这一篇我感觉有点明白了,对于吴雩而言,没有归宿的”自由“本质与他前半生的漂泊辗转没有区别,他的一生所求,正如二十多年前获得的名字一样,是 “归”。


啊,摸鱼真快乐,我不想写论文


社畜阿无在线自闭
我不需要世人瞩目,我只想活着回...

我不需要世人瞩目,我只想活着回来,带你一起回家。

我不需要世人瞩目,我只想活着回来,带你一起回家。

青
今天阳光超好 所以涂一张沐浴阳...

今天阳光超好 所以涂一张沐浴阳光下看书的学习鱼!愿你也能拥有阳光!


动作有参考 ​​​

今天阳光超好 所以涂一张沐浴阳光下看书的学习鱼!愿你也能拥有阳光!


动作有参考 ​​​

嫏华

“你的名字永刻地底,我的灵魂向死而生”


做图的时候做着做着,就哭得稀里哗啦

“你的名字永刻地底,我的灵魂向死而生”


做图的时候做着做着,就哭得稀里哗啦

心城为你倾

我习惯了孤单,穿过森林也途径湖畔。

是你给我温暖,像一方宁静的海湾。

——是风平浪静后的鱼了

我习惯了孤单,穿过森林也途径湖畔。

是你给我温暖,像一方宁静的海湾。

——是风平浪静后的鱼了


星子Dream星
其实我还没看吞海x但是淮的微博...

其实我还没看吞海x
但是淮的微博评论一直在看(干什么你)
画了个鱼的印象绘,或许看了文之后会有新的想法x
ooc歉

其实我还没看吞海x
但是淮的微博评论一直在看(干什么你)
画了个鱼的印象绘,或许看了文之后会有新的想法x
ooc歉

咩呀

双卧底线的展开

论文写不下去了,摸个鱼。
———更新前言———
有姐妹私发了我阿淮回复jj评论的图,阿淮说“小鱼没有假装反水给鲨鱼看,小鱼就是真的跑了没有演戏啊,也不是为了给鲨鱼看啊”
我看完感觉眼前一黑脸好疼,嘤ಥ_ಥ
不过自从知道了小鱼是阿归之后我看啥都不觉得很打脸了.......
(再倔强一下,小鱼跑是真的跑了,但是我觉得他想干掉鲨鱼也是真的,因为他知道从暗网买枪一定会引来鲨鱼)
然后我觉得我写的整篇也不是完全错误,所以这一篇还是保留着,就当立flag啦,大家就当看着玩吧~

132章里,公安部门对吴雩发布了通缉令,而原本对画师的叛逃持怀疑态度的鲨鱼,正是因为通缉令才放下戒备,相信了“画师真的不能再做警...

论文写不下去了,摸个鱼。
———更新前言———
有姐妹私发了我阿淮回复jj评论的图,阿淮说“小鱼没有假装反水给鲨鱼看,小鱼就是真的跑了没有演戏啊,也不是为了给鲨鱼看啊”
我看完感觉眼前一黑脸好疼,嘤ಥ_ಥ
不过自从知道了小鱼是阿归之后我看啥都不觉得很打脸了.......
(再倔强一下,小鱼跑是真的跑了,但是我觉得他想干掉鲨鱼也是真的,因为他知道从暗网买枪一定会引来鲨鱼)
然后我觉得我写的整篇也不是完全错误,所以这一篇还是保留着,就当立flag啦,大家就当看着玩吧~

132章里,公安部门对吴雩发布了通缉令,而原本对画师的叛逃持怀疑态度的鲨鱼,正是因为通缉令才放下戒备,相信了“画师真的不能再做警察了”

但是,公安部门真的是想通缉吴雩么?

十三年前,胡良安对张博明和解行的承诺不是假的。即使缺少了那一张盖着公章的证明,阿归的确做到了公安部门要求他做到的事情,甚至是大大的超额完成了。特情组在抓住霍奇森之后就召回画师了,但是阿归又留下了十年,并且“功勋等身”。

警方破案时,即使缺少嫌疑人供认的口供,有完整的证据链条也是可以提交检方起诉的。画师阿归的卧底没有备案,但是十年来他的功勋做不得假。联络方式,情报内容,任务经历,这些东西如果可以全部对上,是可以证明“阿归就是画师”的。而且在天台上,林火正是有“未说出口的话”的。我认为在特情组内部,尤其林正手里,一定有着其他的证明。

当年的悲剧来源于张志兴拦截求救信号,导致阿归和解行误以为警方背弃承诺,阿归才会瞒下解行的死并且借用他的名字。现在张志兴已经伏法,从他嘴里挖出真相只是时间问题。

“阿归作为画师卧底多年,完成了警方当年的要求”这个事实是可以被证明的。而且特情组里混进张志兴,这其实是警方监管不善的问题,还因此害死了重要的一线卧底解行。

说的再明白点,是特情组后院着火,监管不力,间接害死了一线卧底,才有后来这一连串的糟心事。要是阿归想报复,一个假情报发过去,还不一定要死多少人。画师如果真的想做毒贩,他现在恐怕已经比肩塞耶鲨鱼了。如果十三年的卧底生涯和等身的功勋还不能证明赤胆忠心,那恐怕没人能通过考验。可人家没有啊,人家还兢兢业业地做了十年卧底,给你送了一连串人头,整个特情组都拿了一份大功勋。特情组老大没有去解行墓前谢罪就算了,还有脸为难画师???

吴雩之前所有的不安和逃离都是建立在“警方背离承诺,即使完成任务也不打算给阿归身份”这个前提下的。但是张志兴暴露后真相大白,当年没有人放弃他们,警方没有想背弃承诺,或许他要面对新一轮的审查,但是天理昭彰,真相水落石出后,他不至于面临审判和牢狱之灾。

拖那个(此处和谐脏话)领导的态度,天台上一度看起来剑拔弩张,但是吴雩的情况其实并没有处在“必须逃跑”的绝境。

吴雩离开前留下的话是:但是该做的事还是要完成。当时在场的人都听到了这句话。

警方不会想不明白这样的道理。况且此时吴雩在公安部门内并非孤立无援。江停,林正,步重华都坚定的站在他这边。

此外,我认为林正并不是云滇唯一一个发现了画师身份的人。当年特情组宣布画师牺牲之后,有人来到公大带走了解行的遗留物品。当年解行去卧底时已经带走了大部分物品,这么多年过去,人都牺牲了,还要来搜走剩下的看起来不重要的东西,这很奇怪。我认为发出这个命令的人,在云滇的地位应该高于林正,很有可能就是后来的特情组负责人冯厅。他命令搜走解行所有的物品,正是为了尽可能的帮助吴雩遮掩身份。

所以,我认为警方对吴雩的通缉,应该也是另一个卧底计划的一部分。甚至可能是林正和吴雩早就商量好的。

首先,吴雩是凭借张志兴给的照片上,缺少了 “与阿归”这三个字,意识到张志兴知道阿归此人,怀疑张志兴是当年的黑手。后来他能说服气势汹汹上门问罪的林正,应该也是出于这一点。在步重华家里,林正吴雩二人应该是先互通了“我知道你是阿归 ”(林) “我知道你知道我是阿归”(吴)这个消息,然后才有了钓张志兴的计划。至于说服警方,他们可以用一些特情组内部的消息作为理由,二人成证,津海领导又没有当年特情组内的人,时间紧急也无法求证。所以他们可以在津海领导面前瞒过去。

但是聪明如吴雩,真的没有想到张志兴有可能撕破脸皮反咬一口么?而且只要张志兴被抓,他是阿归的事实早晚会浮出水面。

天台上,张志兴被抓走时要说话,林正的反应是“那笑容说不出的古怪,林正正防着这个,霎时心脏一跳。” 说明他们对此有准备。

吴雩不惜牺牲自己已经逐渐走上正轨的生活,做好了早晚要暴露自己最深的秘密的准备,也要抓住张志兴,要为当年无辜牺牲的解行讨一个公道。

此外,面对步重华那个看起来不靠谱其实也特别不靠谱的卧底计划,吴雩真的会毫无触动,眼睁睁看着步重华去拿自己的生命冒险么?尤其在他知道鲨鱼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对手的情况下。

所以后来吴雩的逃跑,很有可能是林正和他设想的“最坏的结果”和plan B。即使张志兴在天台上不揭露他的身份,吴雩也会以别的方式去狙击鲨鱼。

而且江停很有可能早就知道吴雩要去做卧底。虽然天台上张志兴的揭露是突发事件,但是他不会不知道”吴雩并没有处在必须要跑的绝境“。解行的愿望是他黑暗中的兄弟能堂堂正正的活着,吴雩真的跑了,这辈子就与光明无关了。他主动去做人质,帮助吴雩逃跑,用元龙峡的事情暗示稳住山牙子,都说明他知道吴雩早就有去做卧底的计划。

鲨鱼知不知道天台上发生的具体事情其实不重要,他只要知道“张志兴被抓了”就可以推测出很多东西,而且他自己也调查出了阿归和解行的真相,加上 “画师跑路了” ,“画师买枪了”,“画师被警方通缉了” 和鲨鱼对画师那些莫名其妙的微妙心思,吴雩去做卧底,更容易真正取得鲨鱼的信任,比步重华拿蓝金诱惑的计划稳妥的多。

接下来,张志兴被抓,茶马古道倒台,鲨鱼没了竞争对手,万长文已是囊中之物,步重华的大批量蓝金计划其实已经没什么用了。如果鲨鱼还要和步重华交易,很有可能是为了借此进一步试探画师。

icu订好了么姐妹们。

我已经死得透透的了,正在陵园等你们。

我写论文怎么就没有这个一小时千字的手速呢(摔!)

顺便一提鲨鱼中文说的真好,不搞暗网也能做个双语人才了。小鱼也是中文和缅甸语都很溜。这年头不会个外语真是没法活了

最后:张志兴不得好死

迟江

看了今天的更新真哭了不愧是淮,这么虐的文都能写得该死地浪漫😭😭😭

这张图的设定灵感是:
时间:某日放学后
地点:建宁警校某天台
人物:江老师、吴队长、某吞刀女孩
事件:意外撞见了瞒着自家老公们偷偷抽烟的妯娌组

“江老师、吴队长?”
停:“嘘。”
鱼:(盯)
“……”

P1大图p23截图p4是没有打光影的图(我真的不会发菜哭我了)p5画的时候开心给鱼哥摸得正宫色号好好玩哈哈哈今天也为葱花鱼的爱情哭到死去活来(இωஇ )

看了今天的更新真哭了不愧是淮,这么虐的文都能写得该死地浪漫😭😭😭

这张图的设定灵感是:
时间:某日放学后
地点:建宁警校某天台
人物:江老师、吴队长、某吞刀女孩
事件:意外撞见了瞒着自家老公们偷偷抽烟的妯娌组

“江老师、吴队长?”
停:“嘘。”
鱼:(盯)
“……”

P1大图p23截图p4是没有打光影的图(我真的不会发菜哭我了)p5画的时候开心给鱼哥摸得正宫色号好好玩哈哈哈今天也为葱花鱼的爱情哭到死去活来(இωஇ )

叶家阿七呐

『今天这座桥上只能有一个人活着走下去,那个人是我。因为这世上已经没人在等你了,但还有一个人在等我回家。』
『你的名字永刻地底,我的灵魂向死而生』
清早起来摸个鱼表示一下我昨天晚上的悲愤
破云2叫什么吞海呀,叫吞刀算了
我想写同人文了,就是不知道写什么,我能想出来的全是刀

『今天这座桥上只能有一个人活着走下去,那个人是我。因为这世上已经没人在等你了,但还有一个人在等我回家。』
『你的名字永刻地底,我的灵魂向死而生』
清早起来摸个鱼表示一下我昨天晚上的悲愤
破云2叫什么吞海呀,叫吞刀算了
我想写同人文了,就是不知道写什么,我能想出来的全是刀

钱十七

今天日推的一首歌,莫名感觉很适合葱花鱼
第一张的歌词像是小鱼的独白
“坠落在幽暗之中,舔舐旧伤,如在万籁俱寂中,浸透河底”
第二张和第三张的词像是葱花对小鱼说的话
“倘若你洗尽了一生繁琐,我仍原地备上我的真心”
“我愿与你山盟海誓(无论何时何地)
我愿与你浓情蜜意(无论何年何月)
我愿与你比翼双飞(无论何事何处)
我愿……(为你赴汤蹈火,海枯石烂)”

“所以,告诉我一切的谎言与忌惮,与我同幽暗交织光明”

等今天的更新,让我们共同期待光明……

今天日推的一首歌,莫名感觉很适合葱花鱼
第一张的歌词像是小鱼的独白
“坠落在幽暗之中,舔舐旧伤,如在万籁俱寂中,浸透河底”
第二张和第三张的词像是葱花对小鱼说的话
“倘若你洗尽了一生繁琐,我仍原地备上我的真心”
“我愿与你山盟海誓(无论何时何地)
我愿与你浓情蜜意(无论何年何月)
我愿与你比翼双飞(无论何事何处)
我愿……(为你赴汤蹈火,海枯石烂)”

“所以,告诉我一切的谎言与忌惮,与我同幽暗交织光明”

等今天的更新,让我们共同期待光明……

不问来处
睡不着,摸一只幼齿鱼吧

睡不着,摸一只幼齿鱼吧

睡不着,摸一只幼齿鱼吧

蓝耳朵兔子

红烧(清蒸)葱花鱼系列之停雩兄弟情---破案向?(也许写着写着就跑偏了)

今天外面北风呼啸,降温了!因此写了这章。

------------------------------------------------------------------------------------------

第十三章

审讯室里,七爷半闭着眼睛,头往后微微仰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进来已经一天一夜了,除了那天夜里处理好手上的伤口,让他简单休息了几个小时以外,他几乎是被紧紧拷在这张椅子上没有动过窝儿。

“哼,这种场面见得多了,老子就是不吐口,看你们能怎么样?”

正想着,门砰地一声被踹开了,一个高大的男人裹挟着一阵风卷了进来。

他觉得眼前一暗,那个人站到了他的面前。他抬起...

今天外面北风呼啸,降温了!因此写了这章。

------------------------------------------------------------------------------------------

第十三章

审讯室里,七爷半闭着眼睛,头往后微微仰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进来已经一天一夜了,除了那天夜里处理好手上的伤口,让他简单休息了几个小时以外,他几乎是被紧紧拷在这张椅子上没有动过窝儿。

“哼,这种场面见得多了,老子就是不吐口,看你们能怎么样?”

正想着,门砰地一声被踹开了,一个高大的男人裹挟着一阵风卷了进来。

他觉得眼前一暗,那个人站到了他的面前。他抬起眼皮,喔草!这个人怎么那么眼熟?

 

严峫此刻并不着急,他居高临下打量着眼前的人。

进来之前,他脱掉了昂贵的风衣,把右臂上吊胳膊用的绷带也卸掉了。

“严队,你行吗?”旁边的廖刚担心地看着他。

“不碍事!”严峫略微活动了一下右肩膀。疼还是有点疼的,但是他不愿意表现出来。

“步队,借我你衣服穿一下。廖刚你去把审讯室里的暖风关掉。”严峫超级讲究,别人的衣服他从来不愿意穿,这也就是自己亲表弟的。他知道步重华的警服从来都是熨烫得整整齐齐的。

步重华二话不说,脱掉自己的警服外套帮着严峫穿了上去。严峫伸胳膊的时候还是一皱眉,步重华关切地停顿了几秒钟。兄弟俩互相看了一眼,谁也没再说话。

他知道严峫是不想在外人面前示弱。顺手拿了两件警用棉大衣,一件批在严峫身上,一件给了廖刚。

“一会儿廖刚陪你进去。严峫,千万别冲动,拿下口供最重要。”

“我知道,”严峫漂漂步重华,心知这一定是宋局的意思。其实谁陪着都行,只要让他审。

 

这会儿七爷感觉到了一阵威压,他不自觉抬抬眼皮,严峫一张冷若冰霜的脸就在他眼前。

喔草!今天看来是要走麦城了。

 

严峫披着大衣,慢慢走到桌子边上,廖刚已经端端正正坐在那里了,身上也披着大衣。翻翻手里的档案,这个七爷可算是劣迹斑斑,从年轻时候起就几进几出,最近几年更是在津海呼风唤雨的,手下一群虾兵蟹将,颇有些不可一世。这次要不是碰到江停,他的黑社会老大生涯还不知道会延续多久。

是个硬茬儿。

“赵家兴,你,认识我吗?”等了好几分钟,严峫缓缓开口,声音低沉,还有点沙哑。

七爷很久没有听见别人叫他本名了,迟疑了一下。

对面的警察居然是手机里的那个人!他心里有点含糊,摇摇头,不打算开口。

“不认识?”严峫拿着江停的手机,他走到七爷身前,一伸手把手机屏幕怼到他眼前,“好好看看,你不是口口声声要找这个人吗?”

“我,”七爷舔舔嘴唇,心里权衡着,

“不认识我,你却要手下人把受害人带去你那里;不认识,你干嘛大半夜兴师动众去那个修车厂;不认识你在地下室折磨受害人让他交代我的去向?”严峫步步紧逼,声音从低到高,一句句砸到七爷头上,

“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仗着手底下有几个烂人,就觉得自己能无法无天了。其实就是废物一个,最后怎么死的估计自己都不知道!”

七爷还是不开口,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玻璃窗那边,步重华戴着耳机听着严峫的情况,心里有点忐忑。这种黑社会,光吓唬估计是没用的。

“不说也没关系,反正那个张老大已经醒了,他很快就会交代的。他们这几年干的买卖,你猜猜他会怎么说?会不会都说成是你指使的?”严峫似乎漫不经心,

屋里暖风关了一段时间了,外面北风呼啸,冷气从窗户缝隙缓缓渗透进来。

冷!七爷缩缩肩膀,身上的外套这会儿显得格外单薄。受伤的手,血液凝固在纱布里,硬邦邦的,很不舒服,何况麻药过去后,伤口越发疼得厉害。

又疼又冷。。。

“劫车杀人,他们犯的都是死罪。对他们来说,一定希望通过主动揭发同伙来争取减刑,你不说话,那就都推到你身上,我们也无所谓。你知道现在我们国家的法律,重证据,轻口供,只要是证据确凿,你说与不说,其实都一样。”严峫有点漫不经心,他紧紧身上的大衣。

廖刚裹着大衣,心里暗笑:严峫这招儿够狠的,这天气还把暖风关了,这是要活活冻死个人。。。。

严峫等了几分钟,看看七爷,他手指在手机上敲了一行字。

一会儿有人敲门进来,给严峫和廖刚一人送了一杯热茶,还有两个充电式的暖宝宝。

喔草!七爷眼睛都直了,他们居然用暖宝宝!太过分了!

严峫和廖刚喝着热茶,腿上放着暖宝宝。两人偶尔小声说说话,严峫翻翻案卷,廖刚刷刷手机。很祥和的景象。

步重华在外面监视室里看着,嘴角含着掩饰不住的微笑。这招一定是和江停学的。据说江停当年审讯犯人就很有一套。

还暖宝宝,步重华差点儿笑出声来。江停体质差,一到冬天,严峫就在家里、车里以及江停的办公室里放着各种暖宝宝,江停的手但凡有一丝的冰冷,严峫都大呼小叫地给他加衣服开暖风。

没想到这回用在了审讯室里。

该着这个七爷倒霉,这回栽在严峫手里。

不冤!江停还躺在医院里呢,自家小鱼也是。一点儿不冤。。。

半个小时过去了,热茶也冷却了,屋里的温度进一步降低,窗户被冷风吹得咣咣作响。严峫披着大衣搓搓手,打了一个哈欠,掏出一根软中华,点着了深吸一口,弹弹烟灰,舒服地伸伸腿。

阴冷的屋子里,烟雾渐渐飘到七爷那里,他默默吸了吸鼻子,太好闻了,他烟瘾犯了。

忍着吧。

过了几分钟,严峫抽完第一根烟,拿着一张照片站起来,晃晃悠悠走到七爷面前,

“看看这个人。”

七爷抬起头看看,心里咯噔一下,正是严峫他们抓的那个逃犯。看来他们是抓到了。

“他就是你帮忙从津海逃往边境的人吧?他叫王灿。我亲自带人去抓的。怎么样,他可是个毒贩。啧啧啧,你这么不给力,通风报信半天,他还是被我们抓到了。你说,”严峫盯着七爷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要是我们放出风去,说这个人是你向警方告密而被抓的,然后再放你出去,”他拍拍七爷肩膀,“他们可是毒贩,他们在津海还有没有同伙你比我们都清楚。他们会怎么对待那些背叛他们的人,嗯?”

七爷明显地哆嗦了一下,他面无表情,低下头。

还是不说话,心里其实很煎熬。

不急!严峫不再说话,他又点燃一根烟。

身旁的廖刚低头掩饰着自己的笑容。这个严峫,气死活人不偿命。

太熬人了!这会儿要是能吸上一口该多好!七爷脑子有点乱。

又憋了几分钟,他喉咙动了动,眼泪悄悄流下几滴。对他这种人来说,饭可以不吃,烟不能不抽。

又熬了二十分钟。

 “能不能?”七爷终于开口,“给我一支烟?”声音哑得不行。

严峫假装没听见,吐了一个烟圈儿,拿着手机在翻看新闻。身边的廖刚也不说话。

“一会儿出去吃火锅吧,我请客。这鬼天气,太冷了!再等十分钟,他不说就带走转到建宁去。那个逃犯也同车押过去关在一起,我都安排好了,到了建宁就更好办了。”严峫好像是聊家常,声音不高不低的,七爷全听到耳朵里了。

什么?还要被转到建宁去?那么远的地方。对了这个警察好像是建宁来的。自己在津海的关系能延伸到建宁吗?还要和王灿关在一起?那他还有命吗?

 

严峫开始在手机上翻看大众点评,一家一家店和廖刚商量着,似乎把对面的七爷给忘了。

 

屋里温度降到了只有几度,七爷再次用嘴哈哈冻僵的手指。

太TM冷了!这是要冻死人的节奏。

“警官,你们能不能,”他终于忍不住开口,

“什么?”

“能不能给我一件棉袄?”真丢人,可是丢人总比冻死强。

“我没听见,你大点声。”严峫好整以暇,

“我说,你们能不能给我一件厚衣服。这屋里,这屋里太冷了。。。”七爷很多年没有这么低声下气和别人说话了,他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

“听不见,你再大点儿声。。。”严峫掏掏耳朵,一只手还拿着手机,眼皮都没抬一下。

“你!”七爷气的脸又白了几分,

“你们这是虐待!我要告你们!我有律师,我跟你们说,我是有身份的人,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哎哟诶,听听听听,今天真是来了个大人物啊!”严峫撇撇嘴,还是低头玩儿手机,

廖刚啥也不说,一副看戏的样子。

“这里太冷了!”

“很抱歉,你冷我不冷。”

得,七爷心里哀叹。自己怎么也算是黑社会,谁知今天碰上了比他更黑的黑社会了。

 

外面的步重华兜里电话响了,是吴雩。

“领导,严峫和你在一起吗?”

“他在审嫌疑人,有什么事吗?”

“停停醒了。你告诉他吧。”

“哦?太好了!我一会儿告诉他。”步重华看看玻璃那边,严峫还在逼七爷。

 

快顶不住了,步重华对审讯也很有经验,知道这时候再加把火就行。

审讯室里,七爷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他知道一般只要自己不开口,警察是不能拿他怎么样的。

谁知面前这个警察不按常理出牌。

人在极度低温的状态下,很容易迷失自己。

冷,七爷现在脑子里只有这个字了,全身都冻僵了。。。。

“冷,”他嘴唇吐出一团白烟,“太冷了。。。”

“哈,”严峫站了起来,他缓步走到七爷面前,“你还知道冷!当时你把受害人关在地下室里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冷呢?你们在地下室里殴打他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冷呢?你拿着刀子威胁要杀他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冷呢?现在知道冷了!”严峫说着说着自己激动起来,一想起江停的伤,他的怒火瞬间爆发出来。

一伸手想把七爷拎起来。可是他被牢牢拷在椅子上,于是严峫丁玲桄榔连人带椅子从地上拔了出来。

廖刚目瞪口呆,这这这,这五桥分局的设施也太差劲了吧,这都能给拔出来?

“严峫!”步重华在耳机里低吼,“冷静!”

“严队!别激动!”廖刚反应过来去拉他。

“都别管!我就是想问问他,到底为什么说冷!到底是谁先冷的!”他伸手掐住七爷的脖子,“你说话啊!”

 “咳咳咳咳咳,”七爷没想到严峫会突然暴怒,他瑟缩着,喉咙堵得一句都说不出来,

严峫头上青筋暴露,他眼睛里冒着骇人的火焰,“你说啊!”

“严队,”廖刚再次过来拉严峫,“你别管!我爱人还在医院里,我今天就要问问他!为什么!”手指进一步收紧,七爷憋得两眼发黑。

“把监控关上!”玻璃那边,步重华吼了一声头也不回冲出了监控室。

审讯室里,严峫还在揪着七爷的脖领子,因为用力过猛,肩膀上刚刚结痂的伤口裂开来。血,顺着手臂流到手指上。

滴滴答答,也流到七爷脖子上。

这人疯了!七爷完全不能自主呼吸了。

 

咣,门开了,步重华带着几个人冲进来,“严队,放开,放开他!”

严峫力气大的惊人,死死抓着不撒手,“我就问问他,到底谁冷!”步重华一时也拉不开,顾及他的伤口,又不敢太用力。

“我说,我说,你先放开。。。冷。。。”七爷终于扛不住了,这人真是想要他命啊!太可怕了!

“吴雩来电话了,江停醒了。”步重华看着七爷松口了,赶紧在严峫耳边悄悄说,“你先去医院吧,这里交给我们。”

严峫挑挑眉毛,呼出一口气,“哼!”他随手把七爷连同椅子咣地摔在地上,七爷和椅子一起歪着。

今天算是栽了!他默默看着眼前的严峫。

 

半个小时以后,严峫到了ICU外面。吴雩正坐在轮椅里,眼巴巴看着里面的江停。

“小吴,江停怎么样了?”

“停停刚刚醒了一会儿,现在又睡过去了。医生说晚点儿他还会醒的。”

醒了就好!严峫心里一下子放松下来。

---------------------------------------------------------------------------------

下一章该停停和山牙子腻腻歪歪了。

叉枉

打油诗一首

牙骚停稳鱼能打

花钏反水真作假

闻说云破鲨落海

怎敌淮上屠粉刀

牙骚停稳鱼能打

花钏反水真作假

闻说云破鲨落海

怎敌淮上屠粉刀

咩呀

如果吞海是ABO设定

有位姐妹写的omega江队太美味了,我忍不住脑补一下要是小鱼也是个omega


首先他肯定不能是正常的omega,不然熬不过那么多年的卧底生涯。可以是那种腺体不发达,发//情//期//间隔时间很长,持续时间又很短的。


在玛银手下时还没成年没分化,大家都以为他肯定是个A。然后因为红山刑房的事件受了刺激,居然分化成了O,但是当时身体状况太差了,分化得不完全,宫//腔/和腺体发育的不好,所以是个有点身体上的缺陷,看起来像个B的O。虽然闻得到别人信息素的味道,但是不会受很大影响,自己的信息素味道也很淡,不在发情期基本闻不出来。


然后卧底期间,每年会有那么一两次,不得不自己找一个与世隔绝...

有位姐妹写的omega江队太美味了,我忍不住脑补一下要是小鱼也是个omega


首先他肯定不能是正常的omega,不然熬不过那么多年的卧底生涯。可以是那种腺体不发达,发//情//期//间隔时间很长,持续时间又很短的。


在玛银手下时还没成年没分化,大家都以为他肯定是个A。然后因为红山刑房的事件受了刺激,居然分化成了O,但是当时身体状况太差了,分化得不完全,宫//腔/和腺体发育的不好,所以是个有点身体上的缺陷,看起来像个B的O。虽然闻得到别人信息素的味道,但是不会受很大影响,自己的信息素味道也很淡,不在发情期基本闻不出来。


然后卧底期间,每年会有那么一两次,不得不自己找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咬着牙熬过FQQ。


后来遇到了步重华,步重华一开始也以为他是个B,一直也是按B对待他的。但其实小鱼一直闻得到步重华信息素的味道,而且出乎意料的,步重华的信息素居然会影响他,比如步重华生气爆发信息素时他会觉得有点腿软,但是都被他掩盖过去了。


后来他俩关系越来越亲密,某次出外勤的时候,居然碰上了小鱼的FQQ。


他卧底归来的时候重伤濒死,腺体那一套系统好像也受了影响,之前一次该到的FQQ没有到,他以为自己以后也不会FQ了,所以根本没在意,还以为自己是发烧了。


步重华出门给他买药,结果他就在满屋子步重华的雨林气息的信息素里FQ了。因为长时间的压抑,这次FQQ特别凶猛。步重华一开始还打了抑制剂来照顾他,但是omega抑制剂在小鱼身上根本不起作用,他们在外地,画师身份特殊,不敢随便送医院,步重华只好把心一横给了他一个临时标记。


步重华给自己打了足量的抑制剂保证自己不失控,才小心翼翼地把他揽在怀里,一边安抚他一边轻轻的,温柔的咬了他的后颈。


小鱼这辈子,之前所有的FQQ都是自己忍过来的,有的时候条件所迫甚至是在野外度过的。他从来没有被这么温柔的照顾过,整个人一下子就软了。


他全身都是汗,步重华想给他洗个澡,但是又不太好意思,就给他放好水问他能不能自己洗。


小鱼有了临时标记,神志逐渐清楚,不由分说的把他也扯进了浴室。


然后.......他俩出来的时候就差不多一个味儿了。

在浴室的时候步重华坦白,其实他也能问到小鱼身上若有若无的,凛冽山泉的气息,还以为他是用了香水。


然后,我们就可以有...... 比如小鱼想跳楼跑路,步重华一激动信息素爆发,小鱼一下子腿软了跑不了了....


比如小鱼故意露着后脖颈在步重华身边蹭来蹭去,信息素惹得步重华热血下涌,把他按住恶狠狠地说:“我的FFQ可还是正常的,你想几天下不了床?”


比如鲨鱼一直都觉得omega柔弱不能自理,以为战神是个绝顶聪明,冷酷敏锐的beta,然后在监狱里他看到狙击了他这么多年,灭了他两次的战神坐在一个A的大腿上,全身都是旁边那个死A的味道,还神态自若,丝毫不以为意。从此三观尽毁,勘破红尘,金盆洗手。


比如小鱼FQ必然也不是个柔弱的O,而是能一边流着水一边//骑//在自家A的腰上,挑着对方下巴问:还//硬//得//起来么?


(我特么写essay怎么就没这么文思泉涌呢)

不是特别了解ABO,知识都来自之前看文的经验,有啥问题还请原谅|・ω・`)


SAKi
啊每次听这首歌都会想起小鱼。...

啊每次听这首歌都会想起小鱼。

说不太上来。

就一把回忆煮血,枯骨生花,所有的杀戮黑暗,不能见光的阴晦,其实少年时都是一样的意气与明媚。

我觉得小鱼的眼睛里全都是故事,很深的故事。

——————————
《大地》羽·泉
cover:Beyond

多少年向往的日子

总感到古老神秘

多少篇光荣的历史

我已经记不清

千千万万的身影

在大地的怀里

弯弯曲曲的流水

涌在心底

眼前不是我熟悉的双眼

陌生的感觉一点点

但是他的故事我怀念

回头有一群朴素的少年

轻轻松松的走远

不知道哪一天才相见

多少段难忘的回忆

他说来并不稀奇

多少次艰苦的开始

他一样捱过...

啊每次听这首歌都会想起小鱼。

说不太上来。

就一把回忆煮血,枯骨生花,所有的杀戮黑暗,不能见光的阴晦,其实少年时都是一样的意气与明媚。

我觉得小鱼的眼睛里全都是故事,很深的故事。

——————————
《大地》羽·泉
cover:Beyond

多少年向往的日子

总感到古老神秘

多少篇光荣的历史

我已经记不清

千千万万的身影

在大地的怀里

弯弯曲曲的流水

涌在心底

眼前不是我熟悉的双眼

陌生的感觉一点点

但是他的故事我怀念

回头有一群朴素的少年

轻轻松松的走远

不知道哪一天才相见

多少段难忘的回忆

他说来并不稀奇

多少次艰苦的开始

他一样捱过去

患得患失的光阴

是从前的命运

奔向未来的憧憬

充满大地
——————————


其实我个人比较喜欢羽泉在歌手加了民乐翻唱那个版本,一目光明缀满沧桑,少年气与少年终归是不一样的。

人为什么要铭记过去,记住的除了伤疤以外,还有那时候向死而生的勇气,还有在黑暗里抓住最后一丝光明的决绝。

我不希望吴雩活成解行,不希望他重新做回阿归或者是解千山。

从他醒来那一刻开始,他是吴雩,无可替代,永不回头的前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