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吴雩

53405浏览    1588参与
九见卿

他是光,从没有见过也见不到的光,就在黑暗里突然出现。我以为我被丢弃了,直到你找到我,我也找到你。

(今天是我破蛋日wwwww画的小鱼儿也做了个动图,感谢我朋友看我画的图想的几句话(๑´ㅂ`๑))

他是光,从没有见过也见不到的光,就在黑暗里突然出现。我以为我被丢弃了,直到你找到我,我也找到你。



(今天是我破蛋日wwwww画的小鱼儿也做了个动图,感谢我朋友看我画的图想的几句话(๑´ㅂ`๑))

黑夜与白昼
· 破云连载两周...

· 破云连载两周年24H Ι 终宣 ·

 
雨暮昏蔽于重云

Stratus clouds covered the drizzled dusk.

飞鸟羁困于山林

In the mountain forest, the stray bird was trapped.

不见日落,唯八表同昏

There was darkness all around. I was alone.

 
刀火疯燃,有血风满襟

The flaming fires burnt madly, blowing the bloody winds through me.

名...

· 破云连载两周年24H Ι 终宣 ·

 
雨暮昏蔽于重云

Stratus clouds covered the drizzled dusk.

飞鸟羁困于山林

In the mountain forest, the stray bird was trapped.

不见日落,唯八表同昏

There was darkness all around. I was alone.

 
刀火疯燃,有血风满襟

The flaming fires burnt madly, blowing the bloody winds through me.

名伤毁

We were “dead”.

身未灭

But we are still alive. 

英魂乘肩

Together with the fallen comrades

 
拨云搅海

To break through the clouds
 

誓要宿仇血来偿

To brew the surge in the sea

· 时间表 ·
 

0:00
@21世纪数学之光
 

0:30
@雀酒Finch
 

1:00
@且慢
 

1:30
@慕远星Moring
 

2:00
@-月见草与富士山樱-
 

2:30
@画戟雕戈
 

3:00
@招财进宝苇木君
 

3:30
@鱼鱼不游了
 

4:00
@谷の底から。(补档1/5
 

4:30
@桥半舫
 

5:00
@白滇
 

5:30
@寂瞳
 

6:00
@暁子
 

6:30
@啊筝筝筝
 

7:00
@-RSA渡鸦-
 

7:30
@故归
 

8:00
@纭舍
 

8:30
@柳笛

9:00
@鹿枝和北宸
 

9:30
@大咩鸭OvO
 

10:00
@拾夜影行
 

10:30
@铃屋🐾
 

11:00
@大唧唧仙女!!!
 

11:30
@严书_
 

12:00
@春风野马
 

12:30
@小聖聖好老婆
 

13:00
  @北邙

13:30
@万鲸成月
 

14:00
@乔礼然
 

14:30
@苏淮
 

15:00
@璇瑾
 

16:00
@欲借风霜
 

16:30
@SAME酱🦈
 

17:00
@妍殊喵嗷
 

17:30
@木可柒
 

18:00
@C车厘不开车L
 

18:30
@引觞满酌
 

19:00
@袖扣
 

19:30
@Emily_世黎
 

20:00
@万仞山
 

20:30
@长离未离
 

21:00
@巫山与云
 

21:30
@迷宫蝴蝶
 

22:00
@只搓政宗的鹅
 

22:30
@瓶几
 

23:00
@-人间集-
 

23:30
@易知浣就是小浣熊
 

23:59
@时生
 

24:00
@夜渣
 

· 特殊时段 ·
 

5:02
@海客乘风睡大觉
 

5:11
@过度兴奋急诊室
 

5:20
@伊利利软软
 

​7:15
@饮鸩
 

7:21
@咬口小肥肉
 

8:12
@安慕希。
 

8:28
@整条街最靓的仔
 

9:10
@玉阶生白露
 

10:09
@Chihiro
 

11:24
@沙良白米饭
 

12:10
@燕知白
 

12:15
@=
 

12:36
@聆天
 

13:14
@真茗ꦿ
 

15:20
@樱花冻柠檬
 

16:25
@棉球
 

17:24
@21世纪物理之光
 

19:05
@开花的蘑菇
 

20:09
@欢月无疆
 

20:19
@冉天生🥬正在养开水白菜
 

21:50
@兀年
 

· 随机掉落 ·

 
@中渡九天(wb中渡屐履)

@蓝鸢飞鸾(luan)

@兔哥烧包谷

@薄醒不早

@梨不切lyreach
 
@绯渡渡不是渡渡鸟

待到雨止风停,跨过生死之际

When all things have come to a close

天正暖云已消

We meet again at the world.
 

踏遍万里迢迢,有星引路火在烧

When I was lost in a long long journey

 
千山为归客

The stars and the light led me to the rebirth.

而爱不移

The spring is in the air.

 
连冰雪都消融

And I love you forever.

· STAFF ·

策划: @黑夜与白昼

题字: @云梦大泽

文案: @蓝鸢飞鸾(luan)

海报: @KAeifg物流

原著: @淮上

· 活动TAG:12.15破云24h Ι 破云连载两周年24h

· 活动主平台:LOFTER

· 同步平台:微博

· 12.15 不见不散 ·

哼唧哼唧
小鱼和椅背上的薮猫~ (想的是...

小鱼和椅背上的薮猫~



(想的是纯黑薮猫 就没画斑纹(x

小鱼和椅背上的薮猫~



(想的是纯黑薮猫 就没画斑纹(x

水天

少年
零碎的练手,嗐我要画不完了!!!

少年
零碎的练手,嗐我要画不完了!!!

碳酸饮料配人头

在冲天的炮火里,吴雩看见步重华似乎朝他笑了一下。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把那一声“步重华”喊出喉咙,下一秒那辆车已然被撞飞!那一声大喊硬生转了几十道弯,最后变成一句“我艹”。江停一个急转弯,G63轰然撞上前头那架改装H2。千均万发都在这一刻,步重华已然跃出车窗之外,堪堪抓住一颗横斜的树!


一片混乱之中,江停看见吴雩死死盯着步重华跃下的方向,半晌吐出一句话:“他要是不给我活着回来,下辈子也别想再见我一面!”

在冲天的炮火里,吴雩看见步重华似乎朝他笑了一下。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把那一声“步重华”喊出喉咙,下一秒那辆车已然被撞飞!那一声大喊硬生转了几十道弯,最后变成一句“我艹”。江停一个急转弯,G63轰然撞上前头那架改装H2。千均万发都在这一刻,步重华已然跃出车窗之外,堪堪抓住一颗横斜的树!


一片混乱之中,江停看见吴雩死死盯着步重华跃下的方向,半晌吐出一句话:“他要是不给我活着回来,下辈子也别想再见我一面!”


洛竹笺

【吴雩中心向】觅光

*慎入 这是一首没有文采没有营养连本人都看不下去的宝塔诗

*摸鱼完毕  不出意外的话晚上发篇文(手写党痛恨打字

间窗

外欢唱

里仅夜罔

罂粟开荼靡

巢缚越鸟傲骨

北来胡马载归途

红山深处烈焰焚尽

行止陨落画师续宏图

长夜漫漫不见繁星开路

挣脱樊笼似利刃出鞘

终于白日却继踌躇

而立初尝情与义

自此风雨无惧

闻战鼓重擂

偕子迎敌

待风停

唤归


*慎入 这是一首没有文采没有营养连本人都看不下去的宝塔诗

*摸鱼完毕  不出意外的话晚上发篇文(手写党痛恨打字

间窗

外欢唱

里仅夜罔

罂粟开荼靡

巢缚越鸟傲骨

北来胡马载归途

红山深处烈焰焚尽

行止陨落画师续宏图

长夜漫漫不见繁星开路

挣脱樊笼似利刃出鞘

终于白日却继踌躇

而立初尝情与义

自此风雨无惧

闻战鼓重擂

偕子迎敌

待风停

唤归


ᝰsam
希君生羽翼,一化北溟鱼。 姿势...

希君生羽翼,一化北溟鱼。

姿势有参考。

希君生羽翼,一化北溟鱼。





姿势有参考。

不知既白
摸鱼(寻找画风,学习ing

摸鱼(寻找画风,学习ing

摸鱼(寻找画风,学习ing

坟火

追上你了

“我追了二十年,才终于追上你。”

——淮上《破云2 吞海》

“我追了二十年,才终于追上你。”

——淮上《破云2 吞海》


坟火

但我舍不得

步重华低声说:“我现在应该亲你一下, 然后再狠狠打你一拳……”

他低下头,在那冰凉的嘴唇上印下一个亲吻,两人呼吸颤栗纠缠。

吴雩大睁的瞳底甚至映出了他的眼睫毛,然后步重华略抬起头, 掌心用力摩挲面前狼狈憔悴不堪的脸, 仿佛在含恨琢磨应该往哪块儿打似地, 轻轻说:“但我舍不得。”


——淮上《破云2 吞海》

步重华低声说:“我现在应该亲你一下, 然后再狠狠打你一拳……”

他低下头,在那冰凉的嘴唇上印下一个亲吻,两人呼吸颤栗纠缠。

吴雩大睁的瞳底甚至映出了他的眼睫毛,然后步重华略抬起头, 掌心用力摩挲面前狼狈憔悴不堪的脸, 仿佛在含恨琢磨应该往哪块儿打似地, 轻轻说:“但我舍不得。”


——淮上《破云2 吞海》


槟榔都吃腻了
私服吴雩 配色闭眼画的(?)...

私服吴雩 配色闭眼画的(?)

步小花他不香吗!

私服吴雩 配色闭眼画的(?)

步小花他不香吗!

亦销烦Amber

我眼里的鱼🐟

手绘复(重)建(修)( ゚皿゚)
真是一年不如一年(ntm

我眼里的鱼🐟

手绘复(重)建(修)( ゚皿゚)
真是一年不如一年(ntm

避雨的技巧

[吞海] 一篇雪

* 一个自我意识有点过剩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随便看看,OOC 请尽情指责;

* 手动音乐:3 Etudes de Concert, S.144: No.3 in D Flat "Un sospiro" - Sviatoslav Richter.


尊敬的领导:


生日快乐。


之前上你们家吃饭,宋卉送了我两本你小时候的相册。她说里面有你三岁那年在动物公园被小猴子追着讨吃的被吓得大哭的照片,千万不能让你知道,不然你肯定要翻脸。你加班的时候我把相册看完了,小猴子很可爱。你也背着我藏过我的照片,还藏在保险柜里,所以这次我也没有告诉你,我们扯平...

* 一个自我意识有点过剩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随便看看,OOC 请尽情指责;

* 手动音乐:3 Etudes de Concert, S.144: No.3 in D Flat "Un sospiro" - Sviatoslav Richter.



尊敬的领导:


生日快乐。


之前上你们家吃饭,宋卉送了我两本你小时候的相册。她说里面有你三岁那年在动物公园被小猴子追着讨吃的被吓得大哭的照片,千万不能让你知道,不然你肯定要翻脸。你加班的时候我把相册看完了,小猴子很可爱。你也背着我藏过我的照片,还藏在保险柜里,所以这次我也没有告诉你,我们扯平了。以前你问过我,小时候我都是怎么过的,如果准备好了可以告诉你。其实没有什么准不准备好的。只是因为没什么意思,我都记不太起来了。

 

七八岁的时候,我生活在湄公河南岸。平原燠热,群山锋利。每当雨季来临的时候,大风分林拂叶,隆隆的闷响从雨林深处沿着地表攀滚而来,像古老的巨兽呼吸,裹挟着很多声音:动物迁徙、植物翕张、虫飞鸟散、暗河奔流…… 从小我的听觉便异常灵敏。对于一个刀口上过日子的人来说,这是一件好事,它让我辨别子弹上膛的位置,知道逃生的门在什么时候合上。算是我的天赋之一吧。

 

解行的妈妈离开之前给我留下一台小小的老式收音机,是她用过的旧物。我很珍惜。没事做的时候,我就躺在霉湿的床板上,旋动接收钮,听它发出的声音。大部分时间都是失去信号的白噪音,沙沙如蚕虫啃食桑叶,偶尔也会传出断续的新闻,汉语、英语、缅甸语、泰语。九十年代初,到处都在忙着改朝换代,我蜷缩在小屋的一隅,收听那些我无法过滤的信息,想象有一日沙沙的噪音也会带着我的神识漂流到群山之外,去往无尽广大的世界。而那时,屋外只有静默的田野、静默的山林,混杂着枪火气的罂粟腥甜味道正像水泥一样从窗外灌进来。

 

有时还有音乐。钢琴、弦乐,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那是我不需要听懂就会觉得好听的东西,也是漫长而又乏味的童年里唯一能够让我感到安全和快乐的声音。如果那时你在我身边,你可能会一支一支曲子地讲给我听,它们都叫什么名字。这也是为什么我喜欢听你弹琴,像是消失了很久的事物再次以一种完整无缺的方式重新回来。

 

我最常听到也最喜欢的一段旋律,大概是电台用来衔接节目的片段。我一直记得清楚,直到后来听你弹起,你说它叫“大海”,也叫“叹息”。来到津海之前,我没有想象过海是什么样子。

 

前段时间张小栎给我看了一部美国电视剧,讲八十年代一个小孩半夜骑车回家掉到异空间里头失踪了,他的朋友为他策划了一场营救。异空间无法与现实世界取得任何通讯,没有人相信它的存在,但存在某种通灵能力,令它产生了一些塌陷,泄露到了现实世界里。比如水管会在午夜发出响声,怪物会从下水道钻出来吃人,之类的。我现在偶尔也有这样的不真实感。如果跨过边境线前的那些年,我们其实各自生活在两个平行宇宙里,也许我当时听到的音乐,就是你身处的空间所出现的塌陷吧。

 

我以前没有名字,没有亲属,没有出生日期。我生活的地方没有名字。当你和世界没有确切联系,你可以做任何事,也可以消失。一台信号微弱的收音机就是我能得到的全部回应。我见过很多的死人,到现在也依然觉得,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一定需要我们去献身的。树叶荣枯,山林的代谢尚且如此。我要做的就是一直活着,一直盼望,或者假装我们还有盼望。因为除了自己,不会有人在意我们怎么存在过。

 

再给你讲一个故事。

 

大概在十五六岁的时候,玛银招募了我。玛银是个自大的人,所以也很简单,很好猜。你服从她的情绪,就没有麻烦。我和她一起上学,也负责保护她的安全。当时塞耶在开辟北美的廉价药物市场,偶尔有一些中间商到掸邦来交易和考察,他有意培植我协助玛银接管一部分生意,我从外围开始对这些人有了接触。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白人,我忘记叫什么了,反正也是假名。起先我记得他常对我说谢谢,哪怕我只是让了一下道,给他递了瓶水。在那种环境你不可能期望有人跟你说谢谢。他几乎是第一个。

 

他很松弛,很亲和,没有匪气。有时他会跟我说话,跟我打听掸邦的教堂,问我山道上哪一种果实能吃。在那种环境你也不可能期望有人会跟你聊天。他说他家在美国南部,夏天和这里一样湿热。我问他在家的时候做什么。他说陪女儿踢球。他有一个先天聋哑但很漂亮的小女儿,在社区小学踢足球,踢得很好。在那种环境,暮同为人,旦在鬼录,谁都不会袒露自己的历史。他让人没有戒心。

 

他在随身的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给我画他家的地图。血管一样蜿蜒的是密西西比河,下游的蓝色墨点是一个小镇。他说那里很好,比这里凉快一点。你应该来。


后来有一天,他随行的手下,也是他的表弟,和当地一支供货势力发生私人冲突,受了点伤,闹到了塞耶面前。他当即拔出枪,当胸三发子弹把人打死了。没有过问一句,也没有思考一秒。血沾到他的鞋面,他直接擦在了草地上。我离得太近,枪声让我耳鸣了很长一段时间。

 

这个人最后死在了红山刑房。塞耶掌控了当地绝大部分的通讯系统,偏偏那年夏天下了一场特大雷暴雨,把一座通讯基站劈坏了。抢修的时候他们拦截了一张通话进出的列表,有一条记录,揭了他的底。我也是听说,他其实是 DEA 的老探员,办过很多大案。上天劈了一道横雷,要了他的命。

 

他亲手打死的那个“表弟”,应该是他的下属,当时正面临暴露的危险。

 

我在他的尸身上找到了他的笔记本。里面有一些潦草的账目和电话号码。封皮拆开,掉出来一张照片,他抱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抱着球,两个人坐在草坪上。我把那张照片放回了他的衣袋,连他一起扔下了万丈悬崖。

 

人命都是这么不值钱,或者可以衡量它的就只有“值钱”,这件事让我有了一种求生意志。我想过沿着衰草攀延的铁路一直跑,就能永远逃离这里,又或者直接躺在铁路上,永远消失在这里。你问我为什么要选择做卧底,所谓忠诚、信念、肝胆,爱和勇气,这些看似伟大的词语,与无限的欲望和恐惧一起,都植根在我们渺小的身体内,相克相生。面临重大抉择的瞬间,最终有效的只有那一念无常。我做卧底,是因为我适合做卧底。我也需要做卧底。一个人久了,就像与鬼为邻。在身边没有任何人的那些年,只有经过每一次死里逃生,我才能确认自己的生。我的心脏还在慌不择路地跳着,终有一天让我克服诅咒,继续活下去。

 

解行有一本很小的和合本圣经,是他的中学同学送给他的。他不信教,但会带着那本书。他给我看,里面有一段话:

 

“那时,你必扬起脸来,毫无斑点;你也必坚固,无所惧怕。你必忘记你的苦楚,就是想起也如流过去的水一样。你在世的日子要比正午更明,虽有黑暗仍像早晨。”

 

那时我们坐在操场的树下,光斑在纸页上。红色划线像干涸的血迹,结掉的痂,仿佛风一吹就散。这些年你也很难过吧,思念父母,渴望弥补。如果回到那天晚上,我还能跟你说最后一句话,我会让你好好地活下去,不要悔于无法惩罚他人而惩罚自己。和这个世界有太强的联结,也一样令我们痛苦。但最终我总是不敢触碰,而你总是学不会放手。

 

我一直想说,谢谢你。谢谢你没有放弃我,谢谢你爱我。遇到你是发生在我身上最好的事情,你为我揭开万事万物的核心。近段时间我发觉自己的听力不如从前敏锐,可能是以前受过伤,年纪大了终于产生一些不可逆的影响,也可能是从此不必再过风声鹤唳的生活,用不上了。我很喜欢津海,这里常年干燥,常年有海风,阳光猛烈,水波温柔。以前我住的小区离闹市很近,每天清晨听着人来人往的声音,想象他们都过着一种不曾被损坏的生活,我就想起那句话,“万人如海一身藏”。我也听你弹琴,听你说话。下班一起回家,你的呼吸有白雾,顺手把我的外套拉链拉到顶,大雨在车外,广播在车里。我能听见你站在家门口不开门进来,也能听见我在厨房做饭的时候你在客厅藏我的打火机和巧克力,藏在哪格抽屉我都知道。在人生的前三十年,我没有家的概念。你读书给我听,句子从头顶落下,心跳在我的后脑,周围有雨林葳蕤的气息。那时我会觉得,这个世界对我还是好。以前的事情,我都记不起了。

 

今天你就三十二岁了,生日快乐。时间的连续性不会因为我们有所定义而中断,但我希望你平安、快乐、自由,每一天都一如既往。如果有什么是我能为你做的,我义不容辞。

 

早上我去看你的爸爸妈妈,跟他们说你出差了,你很好。回家的时候,天又开始下雨夹雪。今年雪晚,等你回来的那天,应该下满了。


我第一次看见雪的时候,觉得雪很美,很白,舍不得踩脏一点点。很多人都拥有雪,但我不能。我现在想,雪最干净的地方在于它不在意什么是脏什么不脏。无暇的雪均等地落在海上,落在马路上,落在屋顶和树顶,也落在我的身上。

 

明年生日不要出差了。你要早点回来。拥抱你。

 

 

二零一六年岁暮雩留


SAKi

【葱花鱼】寄浮生

短打。甜的。

时间线一切尘埃落定后,小鱼还在医院养伤。

灵感来源于阿花那句“等吴雩回来就戒烟。”

我枯了这绝美爱情。


emm考试太忙了等我放假再去搞长篇吧……


步重华掸了掸烟灰,漂亮的烟圈自紧削的薄唇中溢出,指间明灭在凛然的北风里哑了火,他低头勾了勾嘴角,正欲把烟摁灭在天台上,被人从后背扑了满怀。


“步队这是被我抓了现行?束手就擒么?”


吴雩含着笑快速亲了亲步重华的嘴角,尝到了一点Davidoff的味道。小吴同志味觉的恢复能力惊人,对烟的敏感程度更是叫人咋舌,步重华无奈的任他尝了一遍过嘴瘾,没忍住在他头发上薅了一把。


“犯罪未遂,从轻发落?”


吴雩笑弯了眼睛,...


短打。甜的。

时间线一切尘埃落定后,小鱼还在医院养伤。

灵感来源于阿花那句“等吴雩回来就戒烟。”

我枯了这绝美爱情。


emm考试太忙了等我放假再去搞长篇吧……


步重华掸了掸烟灰,漂亮的烟圈自紧削的薄唇中溢出,指间明灭在凛然的北风里哑了火,他低头勾了勾嘴角,正欲把烟摁灭在天台上,被人从后背扑了满怀。


“步队这是被我抓了现行?束手就擒么?”


吴雩含着笑快速亲了亲步重华的嘴角,尝到了一点Davidoff的味道。小吴同志味觉的恢复能力惊人,对烟的敏感程度更是叫人咋舌,步重华无奈的任他尝了一遍过嘴瘾,没忍住在他头发上薅了一把。


“犯罪未遂,从轻发落?”


吴雩笑弯了眼睛,正想重新凑上去尝一遍带着领导味道的Davidoff——当然重点在于前者,某位领导对重焦油的烟味嗤之以鼻,带着资本气息的高端烟抽起来毫不手软。美其名曰,尝起来味道好一点。


好在小吴同志一直不怎么挑食,遂从善如流的攀着步重华的肩膀重新亲了上去,直到呼吸交缠舌根发酸,考虑到吴雩大病初愈肺活量实在不怎么出色,见他喘息渐重腰肢发软,步重华方拉着他使两人额头相抵,微微拉开了一些距离。


他定定的看着吴雩,这才发觉此人作为病人毫无自觉寒冬腊月只披了一件秋衣外套走上天台,只好先放开他,脱下带着温度的冲锋衣把人整个罩了进去。


“津海冬天还没见识够么,还当这里还是热带雨林……”


吴雩从宽大的男友外套里探出了头,长期的奔波流离,失眠和厌食让他瘦的非常厉害,此刻落在外套里更显得人瘦削而摇摇欲坠,吴雩将拉链拉到最上端,以步重华的角度仍然能看见一段瘦白细净的脖颈。


吴雩环着他眼睛扑闪了两下,伸出手摸了摸领导棱角分明的下颌线,顺着下来又是流畅的侧颈和线条紧绷的双肩,连锁骨都绷出了力度,在贴身的羊绒衣下呼之欲出。


他小声感叹一句。


“你怎么又好看了。”


步重华没忍住,低下头亲了亲他的发顶,随即将人打横抱起来走回病房,吴雩环着他的肩膀,拿冰凉的侧脸蹭了蹭他的,像是叹了一口气。


“不是说我回来你就戒烟么?”


步重华脚步没顿,将人重新塞回被子里裹好。他在床边坐下,摩挲着吴雩劲瘦的手腕上突出的丘,拉到嘴边亲了一下。


“嗯,你回来我就戒了。”


“刚才犯罪未遂,吴警官,你要追到底吗?”


吴雩半个身子倚在柔软的枕头里,伸出另一只手覆在他的手上,然后钻进空隙十指相扣。


“你先认个错。”


“我再重新亲你。”





————————————————

想要蓝瘦红心加评论!


阿阿阿阿阿波尼斯圆

我又来了


吴雩我滴心肝妈妈抱抱


p2整了可爱猫猫🐟



我又来了


吴雩我滴心肝妈妈抱抱


p2整了可爱猫猫🐟



折言_
步重华不知从哪里找了两支葡萄糖...

步重华不知从哪里找了两支葡萄糖和几块巧克力,
正低着头往吴雩裤兜里塞,
两人同样满是擦伤、冻疮和枪茧的手在衣摆后紧紧握了一下。
——《吞海》

好喜欢这一句❤

步重华不知从哪里找了两支葡萄糖和几块巧克力,
正低着头往吴雩裤兜里塞,
两人同样满是擦伤、冻疮和枪茧的手在衣摆后紧紧握了一下。
——《吞海》

好喜欢这一句❤

社畜阿无在线自闭
“我该亲你一下,再狠狠揍你一拳...

“我该亲你一下,再狠狠揍你一拳,但我舍不得。”

“我该亲你一下,再狠狠揍你一拳,但我舍不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