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吴青峰

22.1万浏览    2857参与
要你寡

All by Myself

【《温柔地推翻》后续】

●仔细想想上篇水仙的急刹车实在不太厚道

●但真相是我当时没啥灵感,其实这篇灵感也不是很够 ,纯粹为🚗

(But who cares?还是飙车要紧 啊哈哈哈)

●原谅我每次开车都好想欺负我们小风哦QvQ

不过反正是水仙  他怎么欺负他雨我无瓜 略略略

●至于为啥前辈是男人,新人是男孩……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依旧是不合理之处望海涵

(天啦噜,这个写手好啰嗦哦→_→)

废话少说,pl见(。ò ∀ ó。)

【《温柔地推翻》后续】

●仔细想想上篇水仙的急刹车实在不太厚道

●但真相是我当时没啥灵感,其实这篇灵感也不是很够 ,纯粹为🚗

(But who cares?还是飙车要紧 啊哈哈哈)

●原谅我每次开车都好想欺负我们小风哦QvQ

不过反正是水仙  他怎么欺负他雨我无瓜 略略略

●至于为啥前辈是男人,新人是男孩……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依旧是不合理之处望海涵

(天啦噜,这个写手好啰嗦哦→_→)

废话少说,pl见(。ò ∀ ó。)

宁boring

我又一次 又一次 溺在洪水中

爱不是拥有 就是被吞没

我又一次 又一次 溺在洪水中

爱不是拥有 就是被吞没

一粒麦谷

藏在小树后面的

其实是一只黄色的小猫咪😽


p2是没有猫耳的版本~

藏在小树后面的

其实是一只黄色的小猫咪😽


p2是没有猫耳的版本~

A-靠谱圆圆o

1206-1207上海梅奔吴青峰
接预订,看台500一张 内场一千一张

1206-1207上海梅奔吴青峰
接预订,看台500一张 内场一千一张

Yarn
【话唠日记 n'7】 专辑具体...

【话唠日记 n'7】

专辑具体repo等以后

【话唠日记 n'7】

专辑具体repo等以后

乐乐大人
『男孩莊周』最爱的一首歌,终于...

『男孩莊周』
最爱的一首歌,终于画完了。

『男孩莊周』
最爱的一首歌,终于画完了。

就因为我穷
出吴青峰城市画报签名杂志


吴青峰城市画报签名杂志


吴青峰城市画报签名杂志

酒精过敏的酒鬼酒

馨怡的小作文和青峰近期ins
有木有人发现仙草影业和陈导冲业绩的行为(●°u°●)​ 」

馨怡的小作文和青峰近期ins
有木有人发现仙草影业和陈导冲业绩的行为(●°u°●)​ 」

问就是阿蛋
某学生难得记得记手账惹大学生活...

某学生难得记得记手账惹
大学生活好精彩好丰富好喜欢!!!

大家都要努力鸭
上自己喜欢的学校
读自己热爱的专业

也很期待我的专辑
我的太空人
你什么时候来~

某学生难得记得记手账惹
大学生活好精彩好丰富好喜欢!!!

大家都要努力鸭
上自己喜欢的学校
读自己热爱的专业

也很期待我的专辑
我的太空人
你什么时候来~

蓝色钢笔水

今日推歌。

迁徙的季节,潮汐的涨退,
用尽了力气,也难以改变。

今日推歌。

迁徙的季节,潮汐的涨退,
用尽了力气,也难以改变。

Miko

【青峰X学妹】

♩是我很久前就有的念头,不过一直不知道怎么写合适
♩九月也快结束啦

“妈妈,现在已经到八月份了诶。”
正在听故事的小男孩,从被子里探出半个头,眯起眼睛,从眼角溢出一个笑。
轻水合上手里的故事书,伸手揉了揉男孩柔软的短发。
“我知道你最喜欢八月啦,因为我们小宝贝的生日在八月,是吧?”
另一边的男人也放下手里的书,就着壁灯暖暖的黄色灯光,温柔地注视着一大一小两个人。
“妈妈,我现在不想听故事了,我想听歌。你给我放一首歌好不好?”
“好啊。”轻水伸手去拿床边柜子上的手机,想了想,输入了几个字,点开歌曲,熄掉屏幕。
手机扬声器在安静的房间里足够用了,然而轻水并没有听到熟悉的开头,却听到一阵窸窸窣窣...

【青峰X学妹】

♩是我很久前就有的念头,不过一直不知道怎么写合适
♩九月也快结束啦

“妈妈,现在已经到八月份了诶。”
正在听故事的小男孩,从被子里探出半个头,眯起眼睛,从眼角溢出一个笑。
轻水合上手里的故事书,伸手揉了揉男孩柔软的短发。
“我知道你最喜欢八月啦,因为我们小宝贝的生日在八月,是吧?”
另一边的男人也放下手里的书,就着壁灯暖暖的黄色灯光,温柔地注视着一大一小两个人。
“妈妈,我现在不想听故事了,我想听歌。你给我放一首歌好不好?”
“好啊。”轻水伸手去拿床边柜子上的手机,想了想,输入了几个字,点开歌曲,熄掉屏幕。
手机扬声器在安静的房间里足够用了,然而轻水并没有听到熟悉的开头,却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杂音。
她皱了皱眉,刚想要重新打开手机查看,吉他声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是她熟悉的前奏没错。
恍然间男生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在一片窸窸窣窣的背景音里,清澈干净。

“卮言春天,破碎秋千……”

她突然想起来了。
他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暑假,青峰说想把歌曲录成Demo,馨仪提出去她家,于是最后他们三个一起去了馨仪远在芦洲的家。
她坐在不远处,看着他们两个人用一台MD和小麦克风,小心翼翼躲避着可能出现的所有杂音,录下了这些Demo。
她坐在她们身侧,大气也不敢出,看着心爱的男孩儿闭着眼睛认真唱歌的样子,心里软得猫爪子挠着,又痒痒的。

居然就这样过去了这么多年。

男人看着妻子变得亮晶晶的眼睛,伸出了手蹭了蹭她眼角的泪光。
“怎么啦?”
“呐,老公,你说我们怎么这么快就变老了。”
她扭过头,翘起的嘴巴带着一点点撒娇般的委屈。
“怎么会。你在我心里永远不会老,一直都是年轻美丽的样子。”
他敛不住嘴角的笑意,揽着她的肩在她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猝不及防被撂在两人间的小男孩不满地发出“哼哼”声。
两人同时扑哧一笑,轻水钻进被子里,伸出胳膊搭在小男孩身上:“好啦,已经很晚了,宝贝咱们快睡吧。”
“嗯!”
男人也关上灯,钻进被子。
空调咿咿呀呀吹着冷气的声音,在房间暗下来的一瞬间好像被放大了一样。
轻水轻轻拍着男孩的背,嘴里不自觉地开始哼起了歌。

“发间在印象中被蔓延
你说你放弃了八月。”

那些曾经她听不懂的歌词,经过那么多年的反复咀嚼,终究还是像说“我爱你”一样,轻而易举地脱口而出。

“其实不需要蜻蜓点水
打昏自己食髓知味。”

微弱的呼吸声在耳畔响起,她眨了眨自己疲倦的双眼,也轻轻地闭上。

“吞了你用力一口下咽
捧起碗再倥侗增添。”

————————————

来自网易云热评:

老二娱
2017年4月28日

喜欢这个demo胜过录音版。闷热的夏天,嘈杂的房间,还有少年青涩干净的声音没有任何修饰。反倒给人一种饱满感。好像冲过去认识这样的少年。

你在烦恼什么
歌名字体设计/ 失忆镇-吴青峰...

歌名字体设计/

失忆镇-吴青峰

一个看了好像会忘记原本字体笔画的字体设计-

歌名字体设计/

失忆镇-吴青峰

一个看了好像会忘记原本字体笔画的字体设计-

Miko

回音旅行 Ⅰ

╰水仙
╰主唱X新人
╰具体的故事背景和人设都有虚构成分,可能有OOC
╰这是初稿,我慢慢改
╰应该不会很长吧(没有精力写大长篇啦)

他放下杯子,手肘落在吧台上,歪着头,轻轻撑住脑袋。

酒吧里闹哄哄的,男人一个人坐在角落,昏暗的光线从另一边打过来,在他侧脸上划出一个泾渭分明的界限。晦暗不明的橙色里,只有猫一样翘起的嘴唇和清晰的下颚线条看的分明。

男人有一搭没一搭地抿着杯里的酒,偶有人过来搭讪,他也只是勾出一个心不在焉的笑,摇头拒绝。

明明只想一个人待,他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来,人来人往,缩在角落里,划出一个不怎么清净的地方。

杯里的冰块终于快化掉了,他放开凝视着杯子的目光,转...

╰水仙
╰主唱X新人
╰具体的故事背景和人设都有虚构成分,可能有OOC
╰这是初稿,我慢慢改
╰应该不会很长吧(没有精力写大长篇啦)

他放下杯子,手肘落在吧台上,歪着头,轻轻撑住脑袋。

酒吧里闹哄哄的,男人一个人坐在角落,昏暗的光线从另一边打过来,在他侧脸上划出一个泾渭分明的界限。晦暗不明的橙色里,只有猫一样翘起的嘴唇和清晰的下颚线条看的分明。

男人有一搭没一搭地抿着杯里的酒,偶有人过来搭讪,他也只是勾出一个心不在焉的笑,摇头拒绝。

明明只想一个人待,他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来,人来人往,缩在角落里,划出一个不怎么清净的地方。

杯里的冰块终于快化掉了,他放开凝视着杯子的目光,转过身背靠着吧台,那条界限在脸上快速移动,终于被他甩在脑后,整张脸出现在了光亮中。

眼前人群混乱,男男女女,勾肩搭背,笑声此起彼伏。

他觉得特别没意思。

“叮铃——”

玻璃门推开撞见门口的风铃,清脆的声响在一片嘈杂中异常引人注目。当然,是他这样无所事事的人。

穿着白衬衫的男孩就这样推开了门,探出的脑袋像小鹿一样来回张望,然后一步走了进来。

男人看着男孩熟练地穿过大厅里的陈设,拐进了一个小房间,突然感到有点好奇。

不过片刻,男孩重新走了出来。

他才发现自己右前方有一个小台子,话筒,凳子,电钢琴,男孩走过去,莹白的光就这样洒了下来。

白净的侧脸,有些肉的下巴,鬓角边的黑发软软地搭在耳周,笑起来嘴角的弧度上翘。

是昏暗的酒吧里唯一的纯白。

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这里,闹哄哄的酒吧渐渐安静下来,人们好像对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孩并不感到奇怪。

男孩修长的手指轻轻搭上琴键,对着话筒,唱出了第一个字。

他放下杯子,手肘落在吧台上,歪着头,轻轻撑住脑袋。

“昨天的身影在眼前

昨天的欢笑响耳边……”

像是轻声絮语,又像是撞在棉花糖里。

男孩低着头,一句清唱完毕,他终于按下琴键,抬起头看向前方,却撞见了男人平静注视他的目光。

两人同时怔住。

而后男孩移开目光,生生将扔进湖里的石子按下湖底。

“跟着你,走到天边

挽着手,直到永远……”

男人转过头,重新拿起手边的杯子,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融化的冰块冲淡了酒意,他皱了皱眉,转过身子,抬手续杯。

身后男孩还在温温柔柔地唱着歌,他听着那朵棉花云飘飘荡荡,再没回过头。

几首歌之后,掌声落下,酒吧重回喧闹。他低着头,听着有脚步声由远及近,男孩在他身边坐下。

他听见吧台里站着的酒保唤他青峰,似是很熟的样子。

男孩要了一杯果汁,两只手抱住杯子,手指摩挲着杯壁,低下头不再说话。

男人忍不住侧过头去看他。

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打出一小片浅浅的阴影,抿着嘴好像欲言又止的模样,让他终于敛不住笑意,开口搭话。

“不喝点酒吗?”

“我不喝酒。”

男孩似是终于得到了开口的机会,也侧过头,对着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叫青峰?”

男孩仍然是乖巧地点头,男人倒觉得自己像是在为难一个小孩,他重新撑住下巴,仔仔细细打量着眼前干干净净的人儿,问道:“你多大了?”

男孩报出年龄,他才哑然失笑:“我还以为你是小孩子。”

转念一想,“不过我还是比你大三岁。我姓吴。”

“那我可以叫你哥吗?”青峰抱着果汁瓶,对着他笑得很灿烂。

“你套近乎倒是很快……”男人无奈地摆摆手,“看样子你常来这里?”

“对啊,在这里驻唱好一段时间了。倒是,第一次见哥你来。”

“我啊,我家离这里挺远的,最近在旅行,刚刚到这里来。”他扭回头,摇了摇手里的杯子,冰块撞击玻璃,发出清脆的声响。

“最近不是旅行的季节啊?真好奇哥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居然在这个时间出来旅行。”

“我给自己放了一个长假。”他眯起眼睛,“三年。”

“三年……”青峰若有所思地捧着脸,在心里打量了一下,“三年,好长呢。”

“是啊。”男人叹了口气,“但是那么多年过去了,给自己喘口气挺好的。”

接着是一段短暂的沉默。

青峰偷偷看了看身边男人的侧脸,靠得很近,他都能看见男人嘴唇上一圈浅浅的青色胡渣。

真的很像。

只是瘦削的脸颊与淡漠的神情,平添一份属于年长者的稳重。

察觉到身边男孩的注视,男人再一次回过头,歪着头看他。

男孩被措不及防对上眼神,一瞬间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好不容易甩掉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惊慌,青峰镇定了下来,鼓起勇气开口:“哥,我能留你一个联系方式吗?”

男人被他注视着,忍不住笑了一下,接过手机,输入了自己的电话。

青峰拿回手机,傻笑了一会儿,却又想起什么一样,转过头好奇地问:“哥,你晚上住哪儿?”

“不知道。”男人又喝了一口杯里的酒,“看吧,待会儿离开再去找地方。”

青峰愣了一下,伸手抱住快见底的橙汁瓶,凝视着若隐若现的杯底好一会儿,才终于又抬起头,好像下了很大的勇气一般。

“那么,你要不要来我家?”

一粒麦谷
那个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弹着琴的你...

那个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弹着琴的你
思绪在太空中漂流
这里有云朵、有飞行、有彼岸、有境地
有一片一片摊开的心
能在宇宙中的舞台一角听你唱歌
真的很幸福✨

那个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弹着琴的你
思绪在太空中漂流
这里有云朵、有飞行、有彼岸、有境地
有一片一片摊开的心
能在宇宙中的舞台一角听你唱歌
真的很幸福✨

琉璃若溪

离别有了时间

就好像什么都来不及


快递来不及

话来不及说

病来不及好


不知所措的要怎么说再见


离别有了时间

就好像什么都来不及



快递来不及

话来不及说

病来不及好




不知所措的要怎么说再见


青色黎玥

《太空人》 (吴青峰x木头姐姐)

*一个没有意义的预告。

*算是截取了一些片段发上来吧。

*看看你们还接受这个设定吗,要是不好的话就不发辽。(设定木头姐姐是一个后台的编导)

*发预告的原因是没有时间码字(因为写在本子上了)。


他爱上了一个人。


是只要待在那里,他就会忍不住的去接触去靠近的磁铁。他不知道他们是异极相吸,还是说她是天然磁矿,而自己只是被匆匆带过的铁屑。


像这种情情爱爱的故事向来是最广泛却实际上最难表述的,看那些泛滥的言情故事,其实没几个是真实的不是吗。


无论是天赐的巧合还是争吵过后的必然和好,司空见惯的戏码却总有人反复翻读。


寻求心理上的安慰和空想的恋爱,只有真正经历过才知道。


爱情,...

*一个没有意义的预告。

*算是截取了一些片段发上来吧。

*看看你们还接受这个设定吗,要是不好的话就不发辽。(设定木头姐姐是一个后台的编导)

*发预告的原因是没有时间码字(因为写在本子上了)。


他爱上了一个人。


是只要待在那里,他就会忍不住的去接触去靠近的磁铁。他不知道他们是异极相吸,还是说她是天然磁矿,而自己只是被匆匆带过的铁屑。


像这种情情爱爱的故事向来是最广泛却实际上最难表述的,看那些泛滥的言情故事,其实没几个是真实的不是吗。


无论是天赐的巧合还是争吵过后的必然和好,司空见惯的戏码却总有人反复翻读。


寻求心理上的安慰和空想的恋爱,只有真正经历过才知道。


爱情,是真的很难。


0-1 见面


“吴先生,知道spiritual rescuer是什么意思吗?”


“对于他人而言,你很适合当这样的角色。”


0-2 第二交点


谁是二的x次方和x的二次方呢?


“一整个太平洋的酒量!?那我估计会涨成一个有星球那么大的球!”


“祝你上天哦!以后飞到天上去踩踩你。”


0-3 着陆


“对我而言你一直都是一个很棒的存在。”


“就像是黑暗中的人不自知,知道看到光明才想要追求的心情。”


0-4 木头


不知道什么时候,吴青峰置顶里那个小姑娘的备注由“北七编导”变成了“木头”。


变成了一个他怎么暗示都听不懂的榆木疙瘩。


0-5 太空人


“青峰超抱歉!最近一直在忙孩子。”PM 1:30


“嗯……新歌很好听!还有……你真的很会比喻。”1:37 PM


“不过,我着陆的时候很好,我没有踩到你。星球上很温暖,还有小王子的玫瑰花。”1:42 PM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