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吴青峰水仙

560浏览    11参与
woo海带酱

CARVE

★青峰✘青峰(水仙注意避雷!!!!

★我真的不是低 俗 写手(捂脸逃

★真的真的真的不能接受的不要看了(骂我请私信😂

★写得极差,看前请三思

以下

走pl.

★青峰✘青峰(水仙注意避雷!!!!

★我真的不是低 俗 写手(捂脸逃

★真的真的真的不能接受的不要看了(骂我请私信😂

★写得极差,看前请三思

以下

走pl.

Miko

回音旅行 Ⅱ

╰水仙
╰主唱X新人
╰具体的故事背景和人设都有虚构成分
╰可能有OOC
╰我真的太不会写东西啦,这篇明明没什么内容却一直写不下去
╰下一篇应该可以快点
╰有什么有趣的梗推荐吗

吴姓男子觉得自己应该是喝多了。

他居然真的跟着一个才认识不到一个小时的陌生人回了家。

这个海边小城的风总是咸咸的,男人发热的头被吹得清醒了很多。他开始思量自己的行为是不是太过草率,但是眼前的男孩子,隔着一两步的距离在他前方走着,脚步轻盈,带着一点点雀跃。意识到这一点的他,突然对脑海中不信任的想法感到羞愧。

走神的一瞬,男孩就这样停下脚步,转过了身子。

刹车不急的男人差点撞了上去。

青峰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

╰水仙
╰主唱X新人
╰具体的故事背景和人设都有虚构成分
╰可能有OOC
╰我真的太不会写东西啦,这篇明明没什么内容却一直写不下去
╰下一篇应该可以快点
╰有什么有趣的梗推荐吗

吴姓男子觉得自己应该是喝多了。

他居然真的跟着一个才认识不到一个小时的陌生人回了家。

这个海边小城的风总是咸咸的,男人发热的头被吹得清醒了很多。他开始思量自己的行为是不是太过草率,但是眼前的男孩子,隔着一两步的距离在他前方走着,脚步轻盈,带着一点点雀跃。意识到这一点的他,突然对脑海中不信任的想法感到羞愧。

走神的一瞬,男孩就这样停下脚步,转过了身子。

刹车不急的男人差点撞了上去。

青峰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快到啦。只是……家里可能有点乱。”

“没事。还得谢谢你愿意收留我。”

他刚才瞬间狂跳的心脏渐渐平息下来,平静地说出这样一句话。

“没关系的啦。”男孩子拐过街角继续向前,他也跟着走,路过灯下,才瞥见男孩红红的耳根。


打开灯的时候,青峰瞬间向房间里的一个点冲了过去,他在身后看得分明,是一堆衣服。

好不容易把那堆东西塞进柜子,青峰回头看见男人站在门口,眼里笑意分明。

“……快进来吧。”他又红了脸。


在男孩的指引下洗漱完,他慢慢踱步到客厅。

暖黄的灯光映照着房间里的装潢,他才看清面前大书架上满满的书籍和CD。

擦头发的手不知不觉停了下来,毛巾搭在肩膀上,他开始好奇地仔仔细细地一个个看过去,才感叹到男孩的爱好之广泛。

目光缓缓向上爬,灯罩的遮挡让光线在某个高度戛然而止。顶层的一排高高低低,在下方暖黄的灯光印衬下,更像是敷上了灰色。他眯着眼睛想要看清最一排是什么,全然没有注意到浴室里隐隐约约的水声已经不知何时停了下来。

“在看什么啊?”

热气扑在耳朵上,突然出现在耳侧毛绒绒的脑袋吓得他一个激灵,整个人下意识地弹了出去,回头看到男孩对着他笑得眉眼弯弯。

空气里都是牛奶味沐浴露的香气。

“靠腰咧。”男人低低地骂了一句,男孩眨眨眼,仍然笑得一脸人畜无害。

“哥,你在看啥?”

“没什么……”他眼神晃了晃,最后伸出手指向书架上一抹浅浅的蓝色,“这是你吗?”

“是啊,我的第一张单曲。”他笑着走近,捧在手里对着男人,“锡箔纸里的青峰新鲜出炉~”

男人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想不想听?”青峰看着眼前的男人终于笑出来的样子,试探着询问。

“行啊。”他没再收敛笑容,看着男孩一蹦一跳地跑向客厅里的唱片机,终于卸下了一身的防备。

要你寡

All by Myself

【《温柔地推翻》后续】

●仔细想想上篇水仙的急刹车实在不太厚道

●但真相是我当时没啥灵感,其实这篇灵感也不是很够 ,纯粹为🚗

(But who cares?还是飙车要紧 啊哈哈哈)

●原谅我每次开车都好想欺负我们小风哦QvQ

不过反正是水仙  他怎么欺负他雨我无瓜 略略略

●至于为啥前辈是男人,新人是男孩……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依旧是不合理之处望海涵

(天啦噜,这个写手好啰嗦哦→_→)

废话少说,pl见(。ò ∀ ó。)

【《温柔地推翻》后续】

●仔细想想上篇水仙的急刹车实在不太厚道

●但真相是我当时没啥灵感,其实这篇灵感也不是很够 ,纯粹为🚗

(But who cares?还是飙车要紧 啊哈哈哈)

●原谅我每次开车都好想欺负我们小风哦QvQ

不过反正是水仙  他怎么欺负他雨我无瓜 略略略

●至于为啥前辈是男人,新人是男孩……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依旧是不合理之处望海涵

(天啦噜,这个写手好啰嗦哦→_→)

废话少说,pl见(。ò ∀ ó。)

Miko

回音旅行 Ⅰ

╰水仙
╰主唱X新人
╰具体的故事背景和人设都有虚构成分,可能有OOC
╰这是初稿,我慢慢改
╰应该不会很长吧(没有精力写大长篇啦)

他放下杯子,手肘落在吧台上,歪着头,轻轻撑住脑袋。

酒吧里闹哄哄的,男人一个人坐在角落,昏暗的光线从另一边打过来,在他侧脸上划出一个泾渭分明的界限。晦暗不明的橙色里,只有猫一样翘起的嘴唇和清晰的下颚线条看的分明。

男人有一搭没一搭地抿着杯里的酒,偶有人过来搭讪,他也只是勾出一个心不在焉的笑,摇头拒绝。

明明只想一个人待,他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来,人来人往,缩在角落里,划出一个不怎么清净的地方。

杯里的冰块终于快化掉了,他放开凝视着杯子的目光,转...

╰水仙
╰主唱X新人
╰具体的故事背景和人设都有虚构成分,可能有OOC
╰这是初稿,我慢慢改
╰应该不会很长吧(没有精力写大长篇啦)

他放下杯子,手肘落在吧台上,歪着头,轻轻撑住脑袋。

酒吧里闹哄哄的,男人一个人坐在角落,昏暗的光线从另一边打过来,在他侧脸上划出一个泾渭分明的界限。晦暗不明的橙色里,只有猫一样翘起的嘴唇和清晰的下颚线条看的分明。

男人有一搭没一搭地抿着杯里的酒,偶有人过来搭讪,他也只是勾出一个心不在焉的笑,摇头拒绝。

明明只想一个人待,他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来,人来人往,缩在角落里,划出一个不怎么清净的地方。

杯里的冰块终于快化掉了,他放开凝视着杯子的目光,转过身背靠着吧台,那条界限在脸上快速移动,终于被他甩在脑后,整张脸出现在了光亮中。

眼前人群混乱,男男女女,勾肩搭背,笑声此起彼伏。

他觉得特别没意思。

“叮铃——”

玻璃门推开撞见门口的风铃,清脆的声响在一片嘈杂中异常引人注目。当然,是他这样无所事事的人。

穿着白衬衫的男孩就这样推开了门,探出的脑袋像小鹿一样来回张望,然后一步走了进来。

男人看着男孩熟练地穿过大厅里的陈设,拐进了一个小房间,突然感到有点好奇。

不过片刻,男孩重新走了出来。

他才发现自己右前方有一个小台子,话筒,凳子,电钢琴,男孩走过去,莹白的光就这样洒了下来。

白净的侧脸,有些肉的下巴,鬓角边的黑发软软地搭在耳周,笑起来嘴角的弧度上翘。

是昏暗的酒吧里唯一的纯白。

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这里,闹哄哄的酒吧渐渐安静下来,人们好像对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孩并不感到奇怪。

男孩修长的手指轻轻搭上琴键,对着话筒,唱出了第一个字。

他放下杯子,手肘落在吧台上,歪着头,轻轻撑住脑袋。

“昨天的身影在眼前

昨天的欢笑响耳边……”

像是轻声絮语,又像是撞在棉花糖里。

男孩低着头,一句清唱完毕,他终于按下琴键,抬起头看向前方,却撞见了男人平静注视他的目光。

两人同时怔住。

而后男孩移开目光,生生将扔进湖里的石子按下湖底。

“跟着你,走到天边

挽着手,直到永远……”

男人转过头,重新拿起手边的杯子,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融化的冰块冲淡了酒意,他皱了皱眉,转过身子,抬手续杯。

身后男孩还在温温柔柔地唱着歌,他听着那朵棉花云飘飘荡荡,再没回过头。

几首歌之后,掌声落下,酒吧重回喧闹。他低着头,听着有脚步声由远及近,男孩在他身边坐下。

他听见吧台里站着的酒保唤他青峰,似是很熟的样子。

男孩要了一杯果汁,两只手抱住杯子,手指摩挲着杯壁,低下头不再说话。

男人忍不住侧过头去看他。

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打出一小片浅浅的阴影,抿着嘴好像欲言又止的模样,让他终于敛不住笑意,开口搭话。

“不喝点酒吗?”

“我不喝酒。”

男孩似是终于得到了开口的机会,也侧过头,对着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叫青峰?”

男孩仍然是乖巧地点头,男人倒觉得自己像是在为难一个小孩,他重新撑住下巴,仔仔细细打量着眼前干干净净的人儿,问道:“你多大了?”

男孩报出年龄,他才哑然失笑:“我还以为你是小孩子。”

转念一想,“不过我还是比你大三岁。我姓吴。”

“那我可以叫你哥吗?”青峰抱着果汁瓶,对着他笑得很灿烂。

“你套近乎倒是很快……”男人无奈地摆摆手,“看样子你常来这里?”

“对啊,在这里驻唱好一段时间了。倒是,第一次见哥你来。”

“我啊,我家离这里挺远的,最近在旅行,刚刚到这里来。”他扭回头,摇了摇手里的杯子,冰块撞击玻璃,发出清脆的声响。

“最近不是旅行的季节啊?真好奇哥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居然在这个时间出来旅行。”

“我给自己放了一个长假。”他眯起眼睛,“三年。”

“三年……”青峰若有所思地捧着脸,在心里打量了一下,“三年,好长呢。”

“是啊。”男人叹了口气,“但是那么多年过去了,给自己喘口气挺好的。”

接着是一段短暂的沉默。

青峰偷偷看了看身边男人的侧脸,靠得很近,他都能看见男人嘴唇上一圈浅浅的青色胡渣。

真的很像。

只是瘦削的脸颊与淡漠的神情,平添一份属于年长者的稳重。

察觉到身边男孩的注视,男人再一次回过头,歪着头看他。

男孩被措不及防对上眼神,一瞬间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好不容易甩掉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惊慌,青峰镇定了下来,鼓起勇气开口:“哥,我能留你一个联系方式吗?”

男人被他注视着,忍不住笑了一下,接过手机,输入了自己的电话。

青峰拿回手机,傻笑了一会儿,却又想起什么一样,转过头好奇地问:“哥,你晚上住哪儿?”

“不知道。”男人又喝了一口杯里的酒,“看吧,待会儿离开再去找地方。”

青峰愣了一下,伸手抱住快见底的橙汁瓶,凝视着若隐若现的杯底好一会儿,才终于又抬起头,好像下了很大的勇气一般。

“那么,你要不要来我家?”

要你寡

温柔地推翻?

●看见演唱会官宣激情短打

●水仙

●依旧渣文笔

●不合理之处体谅一哈orz

pl见

●看见演唱会官宣激情短打

●水仙

●依旧渣文笔

●不合理之处体谅一哈orz

pl见

Homogenic

狂热未了(水仙)5

狂热未了(水仙)5

ooc ooc ooc 重说三!

不再简介/预警了,见前文/合集

被屏了评论见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449901

试一试会不会被屏

#吴峰第二职业参考神夏艾琳·艾德勒,可是为什么我的描述就那么羞耻啊摔!!!

#家凯学的心理好像和本文的有点不一样,算了随便啦

#后面有什么想看的play吗?

#有点陷入瓶颈呜呜呜


狂热未了(水仙)5

ooc ooc ooc 重说三!

不再简介/预警了,见前文/合集

被屏了评论见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449901

试一试会不会被屏

#吴峰第二职业参考神夏艾琳·艾德勒,可是为什么我的描述就那么羞耻啊摔!!!

#家凯学的心理好像和本文的有点不一样,算了随便啦

#后面有什么想看的play吗?

#有点陷入瓶颈呜呜呜


Homogenic

狂热未了(水仙)4

误会梗那一段怎么写都好狗血啊啊啊!大家忍忍吧。。。狗血预警

水仙预警

架空预警

Sm预警

Ooc预警

文笔渣预警

纯虚构勿上升圈地自萌orz

私设避雷:夏峰私设魔都人t大本剑桥硕博/角色有约炮行为/有心无力的车

会有各友人出现,至于是谁的友人我随便写的

夏·叛逆愤青·绿毛·英国留学生·峰

冬·冷艳睥睨·蓝白毛·旅德作家·峰

区别:夏峰=小峰=青峰 冬峰=老吴=吴峰(水仙真的很容易造成阅读障碍)


出租车在家门口停下,吴峰叫司机先不要开走,进门后...

误会梗那一段怎么写都好狗血啊啊啊!大家忍忍吧。。。狗血预警

水仙预警

架空预警

Sm预警

Ooc预警

文笔渣预警

纯虚构勿上升圈地自萌orz

私设避雷:夏峰私设魔都人t大本剑桥硕博/角色有约炮行为/有心无力的车

会有各友人出现,至于是谁的友人我随便写的

夏·叛逆愤青·绿毛·英国留学生·峰

冬·冷艳睥睨·蓝白毛·旅德作家·峰

区别:夏峰=小峰=青峰 冬峰=老吴=吴峰(水仙真的很容易造成阅读障碍)


出租车在家门口停下,吴峰叫司机先不要开走,进门后外套也不脱,直上三楼,在那个锁着的房间里捣鼓片刻,拎着一个小行李箱又出了门。

“我先出去了”

“出去赚外快?”

“怎样”一记眼刀飞过来

青峰打了一个抖擞,晚上的工作会是什么呢?青峰不敢问,但是吴峰这个样子应该不是吃亏的料吧。

回到房间里打开手机翻看刘家凯帮自己找到的资料,唉,没有电脑真是不方便啊。

格林尼,毕业于台湾国立政治大学中文系,三十三岁,嗯,三十岁以上就算老年人了,现居德国柏林。长期给南方周末供稿,也有给本地的德语报纸写专栏。再翻翻他的作品,诶,这篇好像看过诶,那篇自己以前还分享到朋友圈过诶,神奇诶,居然就这样接触到了作家大大。青峰抱着一种奇异的心态阅读了之前看过的和没看过的中文的文章,一路看下来,此人文风冷静犀利,像一把锋利的手术刀,解剖这这个社会,流淌出的都是红色的烂肉和绿色的腐水,而他仿佛就是漂浮在城市上方的幽灵一般,只是冷眼看着,平淡讲述,跟这样的人共处一个屋檐下,有点令人胆寒。

诶他好像出过一本散文集,叫《无与伦比的美丽》,这个名字似乎有点耳熟,又和他的文风似乎很不搭调诶。青峰想起来了,在大学曾经有一个红头发的学长推荐过这本书,不过,好像他因为曾经看到那个学长的桌上曾摆过郭敬明的书,就下意识的把这本也归类到青春伤痛文学了。偏见害人啊,什么时候把这本书也找来看看,青峰想道。

翻着翻着不知不觉竟然已经到凌晨三点了,青峰揉了揉睡眼,给刘家凯发了条简讯:“明天你们自己玩,我不去了”,就打算睡了。

这时候,大门开了,应该是吴峰回来了。好奇心使青峰不甘于就这么去睡了,于是,他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扯了扯睡衣,做出一副刚睡醒的样子,打算去“上厕所”,一不小心“偶遇”一下这个晚归人。

其实,当青峰回来的时候还是蛮失望的,吴峰全身上下穿戴的和出去时一模一样,连发丝也没有凌乱,竟然仍发现不了他工作的线索。他还是冷淡的跟往常一样,看了一眼“起夜”的自己,脱掉了外套围巾,给自己倒了杯红酒,坐在沙发上看书。可能这个人就是昼伏夜出的吧,才有那么一双黑的深邃的眼睛吧。

至于吴峰,他一眼就看破这个小孩拙劣的伪装,好奇就好奇呗,脸皮那么薄,还要装成什么巧合。不过,就现在他还不打算跟这个一个月的便宜弟弟进行更深入的自我介绍。

第二天,到真的是巧合,两个人,好巧不巧,都在下午三点准时打开了房门。

青峰洗漱好了,看见吴峰已经在做早餐,不对,是起床第一顿饭了。怎么说,吴峰这个人配上这么烟火气的行为,倒是给人一种仙子下凡,或者更准确来讲,恶魔在人间的感觉。听到背后的脚步声,厨房里的人也不回头,只是问了一句“要顺带帮你做一份吗?”

“好啊,太感谢哥哥了,mua”

吴峰很疑惑早上一起来怎么自己会干呕呢?还起了一手臂的鸡皮疙瘩。

青峰乖乖的坐在餐桌旁,看着那个小小的背影,冬日午后的阳光斜斜的照在他的背上,这个仿佛属于冬季的男人也带了些许暖意。这个神奇的人儿,真想跟他再深入的了解一点点啊。青峰很清楚自己的取向和性向,而对方的取向还是未知数,而且还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真的很难办啊。

吴峰的厨艺意外的还不错,在德国面包加香肠的洗礼下,一碗中式的面条可以算上美味珍馐了,更何况这还是旗舰版的,面上的鸡蛋甚是诱人,还有三片柠檬,有够神奇的。两个人在异国,面对面吃着面条,这画面还蛮奇特的。

“喂,出来玩不,今天有狂欢节大游行诶”刘家凯电话打来。

“行啊,怎样你来接我?”

“OK,半个小时之后你那门口见”

青峰放下电话,吴峰说:“朋友约你出去玩啊,狂欢节,去看看挺好的。”

“那你一起去吗?”

“我又不是游客”

“……”这个人确实难搞青峰心说。

晚上玩到了10:00才疲累的回到住处,开门时,听见有人站在门外打着电话。

“这钱怎么现在都还没打来?是我服务的不够周全还是把他伺候的不够舒服?我是不差这一笔钱,那你说我接下来的生意怎们做?嗯?好了,我话撂在这,我不管那个人怎样,要是24小时内你们不把钱打给我,以后我就不走你这个平台了。不跟你讲了,我今晚还有生意。”

是吴峰的声音,可是那么庸俗,那么市井,“服务”“伺候”,一个不好的猜想好像成真了。青峰赶忙跑去拉住那个提着行李箱,正要上出租车的人,拉着他的袖口:“哥,钱不够就节省点开支,何必要消费自己呢”(这里写的太狗血了dbq)

吴峰有点错愕有点厌烦的甩开了青峰关上车门,的士的尾灯淹没在了车水马龙的光流里。

回到房间,一个人坐在空寂的屋子里,青峰心里仿佛有些什么东西崩塌了

一分钟后,手机收到了一条语音。

“我只是你为期一个月的房东,我做什么与你无关。”应该是在车上发的,吴峰的语气还是那么的平板冷淡。

是哦,这是他人的生活,干我屁事。

彩蛋:其实作为一个追求效率的理工男,青峰刚收到语音时其实是用手机智能的语音转文字的,但是看到“我只是你为期一个月的房东,我做什么雨女无瓜。”蛤?雨女无瓜?于是不得不打开收音筒听,哦,与你无关。你们台湾人讲话都这个亚子的吗?

梗源自《墙外的世界》,给狗血的本章加一点欢快的色彩

#没有说秋专不好的的意思,我好想你创作背景跟那部电影没有任何关系,文中的桥段就是在抨击这种偏见!

#不科学的节庆,我怎么知道什么时候狂欢节啊!反正给刘家凯一个叫青峰出去的借口嘛

#完蛋完蛋吴峰ooc太严重了!!!我错了orz

#误会梗!所以吴峰不是鸭(我觉得结合前文大家应该都猜得出他的第二职业是啥了吧,反正也挺灰色的)

#还是求评论,希望大佬指点一下我这个废柴吧!小红心小蓝手也不要犹豫!

#太太们大佬们水仙有兴趣搞吗?让这个tag舞起来吧!!!


Homogenic

狂热未了(水仙)3

第一次写文节奏好像太拖沓了诶,算了大家将就看看吧,反正就细水长流日常向,后期可能会洒狗血2333

水仙预警

架空预警

Sm预警

Ooc预警

文笔渣预警

圈地自萌orz

私设避雷:夏峰私设魔都人t大本剑桥硕博/角色有约炮行为/有心无力的车

会有各友人出现,至于是谁的友人我随便写的

夏·叛逆愤青·绿毛·英国留学生·峰

冬·冷艳睥睨·蓝白毛·旅德作家·峰

区别:夏峰=小峰=青峰 冬峰=老吴=吴峰(水仙真的很容易造成阅读障碍)


日子就这么过着,每天逛逛景...

第一次写文节奏好像太拖沓了诶,算了大家将就看看吧,反正就细水长流日常向,后期可能会洒狗血2333

水仙预警

架空预警

Sm预警

Ooc预警

文笔渣预警

圈地自萌orz

私设避雷:夏峰私设魔都人t大本剑桥硕博/角色有约炮行为/有心无力的车

会有各友人出现,至于是谁的友人我随便写的

夏·叛逆愤青·绿毛·英国留学生·峰

冬·冷艳睥睨·蓝白毛·旅德作家·峰

区别:夏峰=小峰=青峰 冬峰=老吴=吴峰(水仙真的很容易造成阅读障碍)


日子就这么过着,每天逛逛景点,吃吃特色餐厅。回到住处通常是紧掩的房门和寂静的屋顶,仔细听才能听见稀碎的脚步声从二楼书房穿出。但也不是毫无交集吧,青峰想着,大概每当吴峰出来倒水的时候,还是可以一睹尊容的。他常常穿的严严实实,高领毛衣棉质休闲裤。不过要是厚脸皮的在下午三点蹲守在客厅,还是能看见穿着睡袍睡眼惺忪的老吴的。若隐若现的锁骨、细瘦白净的脚踝、蓬松慵懒的蓝毛……打住,拜托他只是你的房东诶,青峰这样对自己说,更何况,即使是刚睡醒的吴峰那种冷冽的气场还是全开,反正自己是不敢正视。

奇怪,这小孩怎么总是在下午三点待在家里?每次还装作看手机的样子,余光还瞟一眼瞟一眼的。算了,随便他了,他是不敢把自己怎么样的,对自己很自信的吴峰这样想到。

这个长长的旅游假要是单单逛景点,那也太无聊了,青峰有个宏伟的计划——滴酒不沾的逛完全柏林的酒吧。

“做梦吧,一晚上两个都不够你逛的”在去向景点的巴士上刘家凯嘲讽地说。

“那能逛几个就是几个呗,反正你这种满脑子黄色废料的人,应该也很喜欢逛吧的吧”青峰用手戳了戳刘家凯的脑子。

“行吧,那今晚去哪里?”

“哦,今晚有约了,不好意思”

“啧啧啧,不会是跟你那个房东吧”

“关你屁事”白眼

“行吧,搞得好像谁没有家室一样”不用陪这个小祖宗,刘家凯很是开心的。

“我叫你帮我查的那个作家你查到了没?”

“查到了,是资料发给你手机呢还是笔记本先借你?”

“发我手机吧,我慢慢看不着急”

一条简讯传了过来“晚上一起吃?”是吴峰

“行”

“五点在家见,不要再迟到了”

“保证不迟!”青峰用力的按了“发送”键

这一天玩得很尽兴,直到天色有点暗下来了,青峰仿佛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低头看看手表,靠,四点半了。

“完蛋了,我五点要到回去的呀!”

“早上公车过来快一个小时了,要想不迟到,你只能打的了”刘家凯打开了优步,“诶,附近就有一辆,帮你叫过来?”

“行,那个,我们拼车吧,这个钱我们摊一摊好吗?”青峰摸了摸自己略显消瘦的钱包,讨好的缠着家凯的手臂。

靠,又被这个小妖精坑了,算了早点回去也早点见女朋友,刘家凯自我安慰道。

下午4:59,青峰准时到了住处,打开大门,跟在的士上跟自己挥手示意打钱的家凯大喊了一声“拜拜!”

吴峰在客厅坐着,看了一眼手表,总算没迟到,诶,这小孩是跟谁一起玩的吗?

“你跟谁说拜拜呀?”

“大学同学,一起来柏林玩的。”青峰说,赶忙又补充了一句“他有女朋友的。”

吴峰心里松了一口气。诶不对,青峰为什么要说他有女朋友,这有什么关联吗?还有,自己为什么要松一口气呢?奇怪咧。

“东西赶紧收拾一下,晚上出去吃,演出七点半就开始了”

“好,听哥的话!”

诶,自己跟他很熟吗?怎么就攀上亲戚了?现在的小孩子花招真的多啊。吴峰低头继续看手头的《百年孤独》

7:00,在去往音乐厅的的士上,青峰感慨了一下这人消费的小资,明明有顺道的巴士却随手就打了个的,再看看自己,诶,下午欠刘家凯的车钱还没还,算了算了先欠着吧。

“诶,哥那啥听交响乐要做什么功课吗?”

“不用吧,就是一点点的乐理和音乐史的基础就够了,今天晚上是去听的是印象主义音乐,应该很好接受的吧”

“印象主义?不是画画的吗?什么梵高莫奈……”

“呃”吴峰本来还有点疑虑让人来德国听德彪西是不是有点奇怪,结果这是个小白,“德彪西知道的吧,你们音乐书应该有”

音乐书?拜托初中以后还哪有音乐课这种东西啊!“不是很清楚诶”

现在的人从小都不接受音乐熏陶的吗?不过这小孩还算个高材生,那文学素养也总是有的吧“那马拉美的《牧神午后》总看过吧,今天有《牧神午后前奏曲》,会好理解吧”

“不好意思,没看过”拜托,老子是理工男好吗?怎么会这么百晓啊!青峰感觉今夜这场音乐会自己会很难撑过去诶。

……

9:30音乐会散场,青峰松了一口气,还好没睡着。舒展一下快要软瘫的四肢,看见边上的吴峰,还坐在那里,仿佛还沉溺于音乐的幻境之中。艺术家的气质就是不一样啊……

再回去的车上,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吴峰转头问:“今天体验如何?”

“嗯,嗯,很高雅”青峰摘下耳机敷衍的回答,他一上车就听起了自己iPod里的歌曲,刺激一下自己快要睡过去的心。

“不是很感兴趣嘛”倒也是意料之中,现在国民的文化素养仍有待提升,“那你们现在都听什么?”

听什么?“哥,要不你自己听听”青峰把自己的耳机递过去。

吴峰听了一会,面无表情,“这样的音乐会不会太……要死不死的”

青峰收回iPod,看了一下,Paranoid Android ,算了算了老年人嘛食古不化。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家凯的戏份这么多,道具人本人233,不过本文设定里家凯纯直男,不会有修罗场的

#其实本文夏峰一脸懵逼的模样大概就是我之前的模样,自从听了苏打绿才顺藤摸瓜听了那些影响他们的音乐和文学

#求评论求小红心小蓝手

#求各位太太一起加入搞水仙的行列吧!!!百变少男小峰这么可爱!!!



Homogenic

狂热未了(水仙)2

水仙预警

架空预警

Sm预警

Ooc预警

文笔渣预警

圈地自萌orz

私设避雷:夏峰私设魔都人t大本剑桥硕博/角色有约炮行为/有心无力的车

会有各友人出现,至于是谁的友人我随便写的

夏·叛逆愤青·绿毛·英国留学生·峰

冬·冷艳睥睨·蓝白毛·旅德作家·峰

区别:夏峰=小峰=青峰 冬峰=老吴=吴峰(水仙真的很容易造成阅读障碍)

华灯初上,城市的交通开始奔忙,倚着车窗的人们无神地看着外面,他们不寻找什么,也不追逐什么,没有人会对自己所在的地方满意,所以他们总...

水仙预警

架空预警

Sm预警

Ooc预警

文笔渣预警

圈地自萌orz

私设避雷:夏峰私设魔都人t大本剑桥硕博/角色有约炮行为/有心无力的车

会有各友人出现,至于是谁的友人我随便写的

夏·叛逆愤青·绿毛·英国留学生·峰

冬·冷艳睥睨·蓝白毛·旅德作家·峰

区别:夏峰=小峰=青峰 冬峰=老吴=吴峰(水仙真的很容易造成阅读障碍)

华灯初上,城市的交通开始奔忙,倚着车窗的人们无神地看着外面,他们不寻找什么,也不追逐什么,没有人会对自己所在的地方满意,所以他们总是漂泊,有时旅行,有时暂居。果然,到了六点半,小峰才“准时”到达了住处。吴峰正在餐桌上看着报纸,听到门开的声音,并没有抬起头,只是挑起了眉头:“来了?”

“不好意思,又来迟了,没想到柏林也是一座堵城啊”小峰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急匆匆的把包摔在沙发上。

“别急,洗手吃饭吧” 吴峰收起报纸向楼上走去。

青峰在吴峰原本坐的位置的对面坐下,看着摆的整整齐齐的餐具,锃亮的银质刀叉,轮廓优雅的红酒杯,嘿,要是有个烛台岂不更完美?嗯,他们只是房东和租客的关系,仅此而已。身后正忙着做菜的厨师让青峰有一点失望,还以为是房东亲自下厨,没想到是请了外面的厨师。不过脑补一下老吴做菜的画面,嗯,有够诡异。

老吴提着两瓶红酒从楼梯走来,熟练地打开倒在醒酒器里,“你能喝酒吧。”

“啊?不行,不行我一杯倒呢。”

果然是小孩子,吴峰又悠悠地走上楼,再次下楼,手上拿着两罐……纯牛奶……

啥,这人有点毛病吧,况且我现在也长不了个了吧,但是青峰还是努力做出一个感谢而且得体的笑容:“不用了,我还是喝白开水吧”看来下次要自己去买瓶可乐了。

两人坐定,厨师上了第一道凉菜,菜品看着很高级,摆盘也很精致,只是,为什么在盘沿用彩椒摆了一个爱心,厨师上菜的时候还会心地笑了一下?

靠,焦安溥推荐的什么人啊,经验丰富,这他妈也太丰富了吧!吴峰还是要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站起来,去跟厨师交谈了一下。

至于青峰,他愈加怀疑这趟旅程能否顺利的进行下去,这房东极品就算了,不会对自己还有所图吧!

“好了,开吃吧” 吴峰再次坐下。后来的菜,当然没有那些“小花样”了

“我今天去了……今天还碰上了一场工人罢工游行,德国这边也这样的吗?好啊,这些资本家是该要是不是反抗一下……我妈还打电话过来叫我给她带点德国特产,你说我带火腿回去吗?好搞笑哦……诶,柏林这里还有周边还有什么好玩的吗?”

“反正城市大同小异,就那样吧。少说一点,多吃一点。”

“哎呀,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经聊啊,你是原本是哪里人啊?”

“台北,你呢?”

“上海人,你来上海玩我可以招待一下你,要是住我家我可没有那么多规矩。”

“哦,周五有没有兴趣去听交响乐,我朋友爽约了,多一张票。”

“行啊,交响乐我倒很少听,来德国体验一下也不错。说起来你每个晚上都有事要出去吗?去干嘛啊?”

“像昨天那样?”

“嗯”

“不常吧,一周大概两三天,赚点外快,毕竟现在纸媒不景气啊”

“有那么不景气吗?不过看你消费不低,这顿晚饭都得千把块吧。那都是下午起床的吗?”

“是啊,生活习惯而已,与你无关。”

其实青峰心里还有很多很多的疑问,只是对面一副爱答不理性冷淡的样子,为了不让饭局更为尴尬,只好低头吃饭,西餐确实不错。对面的人一顿晚饭后对他来讲还是极其陌生的,年龄未知,学历未知,也不知道在哪工作,又在哪赚外快……外快,说起来晚上拎个行李箱去赚外快,嗯,总是让人想到不该想到的事情呢。不至于,不至于,纸媒也没有那么不景气吧!这个人,很奇怪。不过,今夜他是知道了,这个房东酒量很不错,喝了大半瓶瓶的红酒,脸上却平静如初,顶多就是一点点的泛红,在这张苍白的脸上一点点的红晕反而让他更像正常人了。

晚饭吃毕,把餐具丢进洗碗机,吴峰做了简单的清理,给自己冲了杯咖啡,就进了二楼另一个锁着的房间。嗯,下午那个房间应该是卧室,今晚的是书房,那还有一个锁着的房间是啥?青峰坐在沙发上余光看见茶几上摊着两封信和一张收款单,收件人和收款人都落着同一个名字——格林尼。

这个应该就是他的笔名吧,好像有些眼熟,好像是有给国内杂志供稿的专栏作家,在青峰的印象中好像隐隐约约读过这个作家的文章,不过,现在也记不起来了。

“凯开,你身边有笔记本吧,帮我查查有个叫格林尼的作家”青峰给家凯传简讯,家凯是青峰的大学同学,他们是一起来德国玩的,只是家凯还带着自己的女朋友欣桦,所以抛下了青峰两个人去住酒店了。

“收到,怎么突然要找这个,要check it?”

“干你屁事”

一个小梗:吴青峰薛定谔的酒量


Homogenic

狂热未了(水仙)1

水仙预警

架空预警

Sm预警

Ooc预警

文笔渣预警

圈地自萌orz

私设避雷:夏峰私设魔都人t大本剑桥硕博/角色有约炮行为/有心无力的车

会有各友人出现,至于是谁的友人我随便写的

夏·叛逆愤青·绿毛·英国留学生·峰

冬·冷艳睥睨·蓝白毛·旅德作家·峰

区别:夏峰=小峰=青峰 冬峰=老吴=吴峰(水仙真的很容易造成阅读障碍)


“都九点半了,现在的小孩都没有时间观念的吗?” 吴峰坐在沙发上,无奈的看...

水仙预警

架空预警

Sm预警

Ooc预警

文笔渣预警

圈地自萌orz

私设避雷:夏峰私设魔都人t大本剑桥硕博/角色有约炮行为/有心无力的车

会有各友人出现,至于是谁的友人我随便写的

夏·叛逆愤青·绿毛·英国留学生·峰

冬·冷艳睥睨·蓝白毛·旅德作家·峰

区别:夏峰=小峰=青峰 冬峰=老吴=吴峰(水仙真的很容易造成阅读障碍)

 

 

 

“都九点半了,现在的小孩都没有时间观念的吗?” 吴峰坐在沙发上,无奈的看看表,揉了揉太阳穴,瞥了一眼脚边的行李箱,“老子晚上还有事情呢。”

吴峰在等一个即将跟他共处一室一个多月的大学生,在社交软件上讲好的九点见面,半个小时快过去了,连个鬼都没看到。现在纸媒不景气,作为自由撰稿人手头没那么宽裕,自己又是个高消费的人,不能节流自然要开源,假期租房是来钱的一个路子。学生常常趁圣诞节的假期做个长旅游,那些家境还不错的学生乐意找这种homestay,价格比住酒店低,又比住青旅舒适,作为房东大家也乐意租房给这种经济还行素养还高的学生。“现在的学生啊,都被惯坏了啊”老吴叹一口气。

叮咚~门铃响了,“这祖宗总算是来了” 吴峰悠悠的去开了门。

“不好意思,来迟了,来迟了”门外的青年穿着一身黑色的羽绒外套,顶着一头绿色的头发,身上背着一个巨大的双肩包,手提有半人高的行李箱,“都是那个地铁的问题,设施老旧,标识不清,他妈害我在地下多转了一个小时,现在的政府一个个都是吃闲饭的。”

把青年领进屋内,吴峰伸出骨节分明的手:“你好,怎么称呼”

“叫我小峰就好,我自我介绍一下,青峰,留学生,在英国剑桥读化学,本科是t大的,今年26岁,还没有对象……”

“不用讲了,你发给我的个人资料里都有,” 吴峰翻了一个并不明显的白眼,“我是吴峰,旅德作家。我晚上还有点事外出,先给你介绍一下房间。”

吴峰带着青峰参观了一下房间,客厅、厨房、卫生间、客房、储藏室和里面生活用品的使用方式,但有三个房间门是锁着的,“这三个房间没我允许,不得进入” 吴峰说,“私人空间嘛,理解理解”小峰跟在后头附和了一下。“其他的规矩倒没有,室内不得吸烟,晚上11:00后早上7:00前声音不能超过40分贝,未经我允许不得带其他人进入这个房子,自己制造了污渍自己打扫,不要外放音乐,洗澡时间不要超过十五分钟,换洗衣服自己收拾好不要让我在阳台之外的地方看到,不要私自在我的冰箱里放东西,不要在室内吃榴莲和大蒜……” 吴峰用平板得仿如性冷淡的语调叨叨了很久,“这些都还好吧,毕竟我不是个极品房东。”“我靠,这还不算极品,那这世界上就没有极品了好吗?”青峰腹诽。“哦,还有不要把自己搞得脏兮兮的进屋,去年有个台东来的小孩,也像你这么大,一头毛染得粉不拉几的,住我这,结果有一天全身是泥的给我进了房间,还说什么去角质,然后他就给我赶出去了,引以为戒啊”老吴又补充了一段,把钥匙递到小峰手里“好了,这是钥匙好好保管,出门的时候我不在记得锁门”说着披了件灰色的大衣,拎着皮箱走了出去。

自己刚到这这人就要出去,不愧是极品。小峰把行李和包放到了自己住的客房,瘫坐在了沙发上。这人看着还蛮年轻的,来之前还以为他都是五十多岁的大叔了。讲起来也真是的,自己把个人信息事无巨细全挂在网上,结果对方就轻飘飘一个“旅德作家”,也不知道有啥作品,更不知道是怎样一个人。现在看来,吴峰脸庞清癯瘦削,眼神清冷淡漠,顶着乖顺的妹妹头却无法遮盖他身上那种逼人的气场,准确来讲,是抖s的气场。和他对视,确实有一点不寒而栗。不过他也太瘦了吧,让常自恃精瘦嘲笑身边胖子朋友的青峰自惭形秽。青峰再仔细打量了这个自己即将投宿一个月的房子,一幢很普通的三层小户型,客厅厨房餐厅卫生间在一楼,二楼有两个锁着的房间和自己的客房,三楼有一架大钢琴和一个巨大的储藏室,还有一个很神秘的房间。房间里到处都是书,中文的、英文的、少许几本德文,还有许多的唱片。从整体的装潢上来看,这房子的主人品味不低,消费水平也不低,整个屋子有一种高级但阴抑的气氛,而且,十分的性冷淡。小峰很疑惑自己这趟旅行是否找到了一个正确的住处,算了,先睡吧。

第二天起床,小峰轻轻悄悄走出了自己的客房,整个屋子寂静无声,也看不见吴峰的人影。洗漱后,按照昨晚吴峰介绍的那样用咖啡机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配上自己昨晚在便利店买的吐司,权当早餐了。饭毕,背上包就按照自己先前做好的攻略去探险这个城市了。

下午3点,青峰回来整理东西准备再出发的时候,二楼一扇原本锁着的门打开了,一个裹着睡袍瘦小的身影走了出来

“没出去玩吗?”老吴用手捋着自己的头发走下楼。

“出去过啦,现在回来一下,你不会现在才起床吧?”

“是啊”

“……”搞文艺的人就是不一样,生物钟都奇特一点

“哦,晚饭在这里吃吧,作为房东照惯例我要招待一下你。”

“好的,那六点见?”

“行”按理来讲是六点半,不过按现在小朋友的时间观念,那约定的时间要提前半个小时了。

“拜啦”

年轻真好,看着小峰洋溢着快乐的身影,老吴揉了揉了一下疲软的肩膀。

 

 

 

Homogenic

狂热未了(水仙)预告

水仙预警

架空预警

Sm预警

Ooc预警

文笔渣预警

私设避雷:夏峰私设魔都人t大本剑桥硕博/角色有约炮行为/有心无力的车

禁二改二传禁上升圈地自萌,千万不能让吴那个峰看到

夏·叛逆愤青·绿毛·英国留学生·峰

冬·冷艳睥睨·蓝白毛·旅德作家·峰

会有人看吗?


水仙预警

架空预警

Sm预警

Ooc预警

文笔渣预警

私设避雷:夏峰私设魔都人t大本剑桥硕博/角色有约炮行为/有心无力的车

禁二改二传禁上升圈地自萌,千万不能让吴那个峰看到

夏·叛逆愤青·绿毛·英国留学生·峰

冬·冷艳睥睨·蓝白毛·旅德作家·峰

会有人看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