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吴k

601浏览    15参与
只有牛羊才会成群结队

shadow【黑帮abo】(28)

☜第一季全员除了必要的基本不出场。


☜点文。


☜清水!


☜私设abo世界观对o的歧视特别严重


☜反派都是我讨厌的明星,很出戏,可以尽情的笑。


☜案件来自【盲探】【信号】【法证先锋】


☜私认为,攻和受不是由上床的上下决定的,也不是由自己abo的属性决定的。


☜没写的东西等我在番外里写吧,我一定会写,信我!


【131】​


​Franklin被人抱在怀里。


那人明显不喜欢身体接触,手臂僵硬的把​Franklin圈在怀里,后背紧张的绷直,无措的呼吸都仿佛要中规中矩的均匀呼吸一样,连耳尖都不知所措的红了起来。 ​...


☜第一季全员除了必要的基本不出场。


☜点文。


☜清水!


☜私设abo世界观对o的歧视特别严重



☜反派都是我讨厌的明星,很出戏,可以尽情的笑。


☜案件来自【盲探】【信号】【法证先锋】


☜私认为,攻和受不是由上床的上下决定的,也不是由自己abo的属性决定的。


☜没写的东西等我在番外里写吧,我一定会写,信我!


【131】​


​Franklin被人抱在怀里。



那人明显不喜欢身体接触,手臂僵硬的把​Franklin圈在怀里,后背紧张的绷直,无措的呼吸都仿佛要中规中矩的均匀呼吸一样,连耳尖都不知所措的红了起来。 ​


“谢谢。”


闷声道谢的Franklin​心中酸涩,kun以为是自己的力气太大又急忙松开。



“反正一会儿上场,我说不定一进入状态,可能会弄伤你……”​


kun像是叹息着说出这句话:



——“你果然,和我想的一样,留到了现在。”


【132】​ ​


kun不知道,其实Franklin知道一个秘密。


在他接受任务的前一个礼拜,kun曾经离开过好长一阵子,​他以为他去买戒指的秘密没人发现。


深藏功与名的雷曦:对不起,我告的密,kun你就不应该告诉我。


于是Franklin不仅知道了​kun去买了戒指,自己还悄咪咪的买了个情侣款。


​所以当他听见kun在另一边抵着每一个拳师的衣领疯狂的逼问他们项链的下落的时候,他一点都不意外:毕竟是对过去一塌糊涂的他唯一寄托,最贴近心脏的珍宝,怎么能被人偷走。


​——那个疯狂的声音和他在以前乔装尾随听到的羞涩声音合成了一个。


【133】​


最起码要试一试。


两个人进了擂台。


——一边是身价昂贵的踢馆选手,一边是高价聘请的护馆拳师。


【134】​​


“您猜的的确不错,他们确实是想把余衍林和吴家的地下格斗场全部葬送在这里。”​


王亚龙带着微型照相机拍下的​定时炸弹的照片交给吴建豪。


本来十指交叠放在下巴上思考的吴建豪拎起自己的风衣外套就走:“叫上阿k和黄鑫祺跟我走,然后,告诉健严,把眼睛可以干掉了,让王润和黄卉带着她们的人自由行动。” ​


他边走边转着自己的枪:“动我的人,我可从来不会留着他见到明天的太阳。”



【135】​


“狙击手就位。”​


“突袭组就位。”​


“目标锁定。”​


“彭振堃。”​


只有牛羊才会成群结队

shadow【黑帮abo】(27)



☜第一季全员除了必要的基本不出场。


☜点文。


☜清水!


☜私设abo世界观对o的歧视特别严重


☜反派都是我讨厌的明星,很出戏,可以尽情的笑。


☜案件来自【盲探】【信号】【法证先锋】


☜私认为,攻和受不是由上床的上下决定的,也不是由自己abo的属性决定的。


☜没写的东西等我在番外里写吧,我一定会写,信我!


【126】​


​现在好尴尬。


彭振堃看着更衣室​里的那个瞎子摸来摸去,摸得他实在没心情换衣服,便偏出头来朝瞎子露出半张脸:“你要是想出去,我可以扶着你出去,一会儿那些人就都回来了。”


盲人敲着盲杖,​朝他一笑:“我是新来的拳师,...



☜第一季全员除了必要的基本不出场。



☜点文。


☜清水!



☜私设abo世界观对o的歧视特别严重



☜反派都是我讨厌的明星,很出戏,可以尽情的笑。


☜案件来自【盲探】【信号】【法证先锋】


☜私认为,攻和受不是由上床的上下决定的,也不是由自己abo的属性决定的。



☜没写的东西等我在番外里写吧,我一定会写,信我!




【126】​



​现在好尴尬。


彭振堃看着更衣室​里的那个瞎子摸来摸去,摸得他实在没心情换衣服,便偏出头来朝瞎子露出半张脸:“你要是想出去,我可以扶着你出去,一会儿那些人就都回来了。”



盲人敲着盲杖,​朝他一笑:“我是新来的拳师,身价三万。”



​“哦,还有,我是半盲,能看到一点,嗯,色块,谢谢关心。”


彭振堃皱皱眉:装模作样。



毕竟是个a,作秀的能力还是有一套的。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他就又看了一眼那个半盲人。




——这个弱不禁风一吹就倒的人,为什么自己觉得是个a?


【127】



不一样。


自信到了傲慢的地步,阴狠狡猾的为人处世,甚至是他的出拳角度,力道,方法,发力,简直是天生应该活在这里的人……



余衍林戴着藏着近视镜片的墨镜,触目惊心。


他看到彭振堃的时候,他就是那样子——温柔简单​却像山峰一样坚定的不可动摇,永远都会用他的手把自己护在身后,他似乎就是天生的温柔的人。



​他怎么可能是这样子。


彭振堃似乎是冷漠的​睥睨着失败者,把自己的指虎划了一个愉悦的圈,对着跪下求饶失败者又给他一记重拳。



但是当他瞥到自己的时候,他清晰的看到了彭振堃的眼神似乎瑟缩了一下,随即又强硬的​转过了视线。



​【128】


彭振堃很不爽。


那个半盲人,为什么能在这里待着。



他恶劣的盘算着这个盲人什么时候就像那些不禁打的失败者被打残抬走​,然后他就会有一点自己的黑心烂肺都会笑话自己。



那个盲人的白西装永远都是白色的,就算在擂台上面都是浑身的血,​他也会在下场之后换一身干净的​衣服。


​他一直是干净的。




真好。



是干净的人,怎么会进来这种地方。


【129】​



​“你的伤好了么?”吴建豪在病房里看着那个身材娇小,连躺着睡觉都做不到的男人,语气轻缓,甚至还有一点撒娇的意味,“真是的,叫你非要挡在我前面。”


​趴着的小个子男人语气软软的,却很坚定的摇摇头:“首领不要这么说,我只是觉得首领比我重要很多,很划算的。”


小个子男人​的后背原来是插着十几个弹片把自己按在怀里的。



——巨大的冲击从那一点爆开,数丈的火苗层层叠叠地往天空升起,周围的空气一瞬间沸腾了,看不见的热浪随着弹片滚滚而来,而习惯在自己身后的小个子男人说了句“小心”便把他死命的往自己的怀里塞。



吴建豪个子对他而言太高大,他几乎是背过身来把吴建豪卷吧卷吧护在自己​怀里。



​他强压着崩溃边缘的神智,正要将他抱起来,忽然听见小个子男人含糊地说了一句什么,他忙深吸了口气,侧耳过去听:“嗯?”



小个子男人疼的意识几乎断片,全身上下也就只剩下脑子还强弩之末地清楚着,他咕哝出了一声呻吟,断断续续地道:“首……首领的胳膊,都是血……”



​没人想回忆,那天崩溃的首领拽着他们让他们叫医生,近乎崩溃的喊着“阿k”。



【130】​



所以,当这两个险些失去自己最心爱的人​相遇,便自然是一见如故。



——余衍林翻着书,了然的瞥了一眼纠结的彭振堃。


——吴建豪嘴角含笑,近乎虔诚的在阿k的眉间烙下一吻。​


只有牛羊才会成群结队

shadow【黑帮abo】(26)



☜第一季全员除了必要的基本不出场。


☜点文。


☜清水!


☜私设abo世界观对o的歧视特别严重


☜反派都是我讨厌的明星,很出戏,可以尽情的笑。


☜案件来自【盲探】【信号】【法证先锋】


☜私认为,攻和受不是由上床的上下决定的,也不是由自己abo的属性决定的。


【121】


“吴先生给了很重要的情报,”​Franklin把目光放在了他的脸上,“所以,我需要如何报答,或者,怎么交换?”


“很简单,”​吴建豪操着一口流利的台普,“余先生把这个人解决了,我就来这里帮你们把他背后的人查出来,至于这个视频,是我的投名状。”


​“我亲自去?”


“您...



☜第一季全员除了必要的基本不出场。



☜点文。


☜清水!



☜私设abo世界观对o的歧视特别严重



☜反派都是我讨厌的明星,很出戏,可以尽情的笑。



☜案件来自【盲探】【信号】【法证先锋】


☜私认为,攻和受不是由上床的上下决定的,也不是由自己abo的属性决定的。



【121】


“吴先生给了很重要的情报,”​Franklin把目光放在了他的脸上,“所以,我需要如何报答,或者,怎么交换?”


“很简单,”​吴建豪操着一口流利的台普,“余先生把这个人解决了,我就来这里帮你们把他背后的人查出来,至于这个视频,是我的投名状。”



​“我亲自去?”


“您亲自去。”​


Franklin挑挑眉,摆上了一个无所谓的笑:“可我是半盲人诶,这样也无所谓吗?”



“您认识他的,对吧。”


吴建豪的台湾腔拖了一个撒娇的长音,偏又有着极冷静的低音域。


​【121】


​“大恩不言谢,包在我身上,”Franklin就像是接了一个平常的委托一样自信的撑着下巴,“k……雷曦帮我记着,这个委托,我接了。”


吴建豪颔首示意,转身离去,身边的陈健严为他打开门​。


——确认吴建豪已经走远​之后,雷曦才捞起文件夹给他几记爆扣:“又,擅自,接委托,你知不,知道,你康复,很困难!”


​——确认已经远离Franklin的委托事务所,陈健严才敢问:“先,先生是因为k哥伤重初愈,才让余先生接委托是吗?”


(Franklin给雷曦一个脑瓜崩,怅然若失的微笑着:“我知道……只是……”)



(吴建豪点头之后,又轻轻摇了摇头:“是,也不是。”)


“或许他和我一样,只是太在乎心里的人而已。”



​【122】



​两个不同地域,不同性格的人,在同一时刻,说出了同一句话。


【123】​



​Franklin的右手中指有一环银戒指。


右手中指,代表心有所属。



​雷曦叹气之后惊觉自己当了Franklin的私人医生之后就越发的喜欢叹气,并在心里念叨某个宁肯出去当地下拳师也不回来的大猪头。



kun失踪之后Franklin去找过赵祥诚,他也愿意当了他的下属并开始学习暗杀,但是奇兵要有很多,雷曦和Ben显然不够。



他要拉更多人下水。



​不对,不对,如果是kun,他可能不愿意牵扯很多人……


毕竟他没有父母,还拥有一个最容易被鄙视针对的​性别,自己孤身一个人,坚持一往无前的正义,是很危险的。



他不是不知道为什么kun会喜欢他。


因为自己也在坚持正义,也在坚持邪不压正。


​但是,现在,或许,还会这样做吧。


【124】​


吴建豪的地下武斗场来了尊杀神。


从身价五千的人开始踢馆,身价一涨再涨,通常连护具都不戴,一波连招送走​挑战者。



吴建豪看了看他的录像,抬了抬眉,​瞥了一眼他脖子上用绳子挂着的戒指。


“找个人,把他的戒指偷了。”​


​他再清楚不过了,他这种无依无靠的人,全身上下或许只在乎这一件东西。


【125】​



毕竟——



他看了一眼自己脖子上​用一根银链挂着的戒指。


——就算自己上台可能会死,也不愿意和这戒指分开片刻。


这种人可不多见。​


只有牛羊才会成群结队
300fo点文。占tag歉 注...

300fo点文。占tag歉

注:这就是街舞不写第一季cp【武汉兄弟好桃我可以试试】,不写罗志祥和三儿相关,不开车。

300fo点文。占tag歉

注:这就是街舞不写第一季cp【武汉兄弟好桃我可以试试】,不写罗志祥和三儿相关,不开车。

sunny  star

好爱好爱……不敢爱不想再爱(预告)

“童哥童哥,我好喜欢你呀!”

“嗯!宝宝,我也好喜欢你呀!木马”

“童哥为了你我什么都能做!”

“我也是!”

可是,只有马晓龙完成了他当初的诺言。

为了穆童他进了监狱……为了穆童他失去了一切!可他得到了什么……

“马晓龙你真恶心!”

“对不起,我马上走,不会脏了您的眼”

马晓龙的星星眼,已经没有星星了。他已经不敢爱了。

“晓龙你没事吧?”

“没事,昊哥,你要和奇哥好好的过永远过下去,我们来世再见……”

“龙龙,不要啊!对不起我错了,你回来,回来吧。”

“穆童,我回来了,我们却再无关系!”

马氏父子十年后归来。

“我倒要看看是谁让我爹地这么伤心!”

预警

狗血

晓龙是双儿能生孩子

同性能结婚

小五是晓龙哥哥

子奇闺蜜杨文昊是他好友

内含...

“童哥童哥,我好喜欢你呀!”

“嗯!宝宝,我也好喜欢你呀!木马”

“童哥为了你我什么都能做!”

“我也是!”

可是,只有马晓龙完成了他当初的诺言。

为了穆童他进了监狱……为了穆童他失去了一切!可他得到了什么……

“马晓龙你真恶心!”

“对不起,我马上走,不会脏了您的眼”

马晓龙的星星眼,已经没有星星了。他已经不敢爱了。

“晓龙你没事吧?”

“没事,昊哥,你要和奇哥好好的过永远过下去,我们来世再见……”

“龙龙,不要啊!对不起我错了,你回来,回来吧。”

“穆童,我回来了,我们却再无关系!”

马氏父子十年后归来。

“我倒要看看是谁让我爹地这么伤心!”

预警

狗血

晓龙是双儿能生孩子

同性能结婚

小五是晓龙哥哥

子奇闺蜜杨文昊是他好友

内含西皮:

主穆马副g3,兔俊,吴k,博正,昊奇



韩希suju娜
搞k大队!!!欢迎姐妹来上车!...

搞k大队!!!欢迎姐妹来上车!我们争取把这辆小破车搞成火箭冲破天际hhhhh
同好群,没什么规律,就是大家一起玩,有脑洞都可以在这里交流
【预警】可能会车速飞快,不太能接受的姐妹就不打扰了
希望大家玩的愉快

qq群  728789324

搞k大队!!!欢迎姐妹来上车!我们争取把这辆小破车搞成火箭冲破天际hhhhh
同好群,没什么规律,就是大家一起玩,有脑洞都可以在这里交流
【预警】可能会车速飞快,不太能接受的姐妹就不打扰了
希望大家玩的愉快

qq群  728789324

只有牛羊才会成群结队

今天冯老板的肝火旺盛了吗?【19】【古风仙侠pa】

☜一些不适合成为古风名字只能改了。

☜为了避免麻烦,只能把杂乱得舞者归属(上海custer,嘉禾一类得那些)都归于舞佳舞,不要当真。

☜勿上升真人。

☜​没看过第一季,其他人【石头,亮亮,杨文昊,韩宇等】只能客串。

☜有原创cp【戏份不多】。

注:武尚武=舞佳舞【“舞”谐音“武”,“佳”有“上”之意,“尚”与“上”谐音。】

​x-crew=我自逍遥【全员都是自由式街舞舞者,性格偏向于随心自在】

热血街舞团=血舞庄【没别的,我杀热血剪辑师】

第十九章,希望已死【9.5】​ ​

这次的冲锋是最猛烈的时候。

但是吴建豪也清晰的知道:敌人要撤退了。

只要攻城战超过一个月,进...

☜一些不适合成为古风名字只能改了。

☜为了避免麻烦,只能把杂乱得舞者归属(上海custer,嘉禾一类得那些)都归于舞佳舞,不要当真。

☜勿上升真人。

☜​没看过第一季,其他人【石头,亮亮,杨文昊,韩宇等】只能客串。

☜有原创cp【戏份不多】。

注:武尚武=舞佳舞【“舞”谐音“武”,“佳”有“上”之意,“尚”与“上”谐音。】

​x-crew=我自逍遥【全员都是自由式街舞舞者,性格偏向于随心自在】

热血街舞团=血舞庄【没别的,我杀热血剪辑师】

第十九章,希望已死【9.5】​ ​

这次的冲锋是最猛烈的时候。

但是吴建豪也清晰的知道:敌人要撤退了。

只要攻城战超过一个月,进攻方战线只要被拖得过长,就一定会被拖死。况且王润刚刚偷袭了他们的粮草储备。 没了补给,他们还能撑多久?

“望诸位,来日能以富贵相见。”​ 最后的训话,吴建豪只说了这么一句。

在很多人看来,防守这次的冲锋,就是生命的终点​​。

但是为了更多人生命的起点,他们还是守在了自己的岗位上。

率先告急的是后门。​

“王润,你的人能过去吗?”​

听着家主吩咐,明艳昳丽的女人自信一笑,领命而去。

王润领的是机动部队,速度快,效率高,短时间之内刚好可以增援,敌人若觉得压力太大,一定会绕回来​,攻打【看似】防御薄弱的正门。

​然后告急的是左城七星门。

“黄卉,健严,骑兵冲上,只管收拾城楼攀上的敌人,左城守备以火炮为主,只管收拾城头的人就好。”

两人领命而去。

​吴建豪的双枪枪管已经滚烫炙热,冷却的水换了又换,陈杰的拼杀一轮比一轮狠,一轮比一轮穷凶极恶。

最终,正门牡丹台告急。

​镇守者,是赵祥诚和孙吾空。

赵祥诚咬牙切齿的扭断了敌人的​脖子,短刃在寸劲之下一拼就断了,他直接把断刃一刀插进对方的腹间,又挑断了对方的动脉。顿时被血喷了一身。

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援兵没来,现在只能自己拿自己当把伞——撑着。

他的手已经用过劲儿了,一个劲的哆嗦,但是腿依旧站得稳,他很久没这么杀过人了。 ​

“嘿,内边内嘿。”斜靠在城门口的孙吾空显然也到了极限,但是还能咧开嘴乐。

赵祥诚赏了他一个白眼:“咱俩没守住城门,都要挂了,你还笑得出。”​

“挂了就挂了,下辈子还是兄弟便是,”​孙吾空提了口气站起来,“这辈子就这样吧。”

赵祥诚自暗袋里掏出最后一柄匕首,​扯出一个笑:“好,这辈子就这样了。”

“神机营!用三眼火铳招呼!”​ 最后的骑兵,骑着清一色的白马仿若带着奔雷从天而降,三发子弹放毕也不装填,所有骑兵吹吹枪口上的烟,竖起来当铁榔头使。直接救下了赵祥诚和孙吾空,然后退到了修好了的临时阵地。

他俩是被拖下来的。

两口一致的“放开我,我还能苟!”​在看到王润之后瞬间老实。

开玩笑​,和生命比起来,什么都不重要。

赵祥诚的手臂全是淤青,韧带也有不同程度的拉伤,脚踝肿的像馒头,手指关节居然还有武器的残茬。走路只能跳着,活像僵尸。

孙吾空的臂铳烧成了废铁,左臂彻底报废,粘在他身上的铁汁还得硬生生的挖下去,一身的外伤大大小小遍布全身,​直接裹成木乃伊。

​“咱俩这样,真成左右护法了。” ​赵祥诚对孙吾空的叨逼叨烦不胜烦,然而他们也不知道前线发生了什么。

如果知道的话,他们死也不会撤下来的。

​陈杰被围住了。

​但是他不后悔,反正现在也是自己欠吴建豪许多,还总是受伤让他担心,拖累人许久了,现在宰一个够本,宰两个赚一个。

他的刀上全是血,别人的血。

原来他从不杀人。 但是如今他杀人杀得毫不手软,像是​彻底的不考虑那些困扰自己很多年的问题。

​吴建豪成了他的盔甲,他可以为了吴建豪干任何事,而吴建豪也是他的软肋,他愿意把吴建豪护在后方,让他没有后患。

​吴建豪点着数的盘算接下来的一轮反攻,却没发现那个略有点矮小的白衣身影。 陈杰走散了之后他毫不犹豫的抢了身边人​马刀和骏马就冲了回去。

​“家主和陈大侠一起被困进包围圈里啦!”的急报,王润在听见之后彻底无语了。

好的,你们两个别秀着恩爱把自己命都秀没了就好。

在王润夹着磨牙声的命令下,剩下​还有战斗力的精锐全部上阵,把最后冲锋提前。

两个祖宗!

抱着上辈子欠了吴建豪钱的觉悟,王润领着最后还有力气冲锋的最后的精锐杀进敌营。

好在王润可堪一代巾帼英雄,一阵猛砍乱杀之后,总算先找到了自家急白了脸色的家主​。

见着王润,第一句话是“看见陈杰了没有!”​ 王润摇头,往更里面指了指。

“王润,飞羽箭射中围,我方突入之后不要远射,剩下的人跟我冲进去!”​

吴建豪的冲锋还算及时,​他总算看见了陈杰。

​他也不知道怎么看见的。

——陈杰的白衣破烂的不成样子,身上既有自己的血也有别人的血,长刀拼的尽数断​折直至刀柄,脸上的血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眼睛已经杀红了,竟然丢了自己从不离手的刀,拽着敌人的佩剑剑刃生生把敌人捅死在自己怀里,脚步踉跄的根本站不稳,可那种困兽之斗的气势让人根本不敢靠近。

吴建豪双枪连发,每发必中,顺利的帮陈杰解了围,随即丢下枪就跑过去,不顾对方身上的血污就把他揽在怀里,一向冷静自信的他,嘴里半是后怕半是欣喜的安慰他“没事了”“不要怕”“有我在”。

​敌人已经退却,黑云压城城欲摧,可最终也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陈杰手上全是血,伤也很严重,可他全然不知道疼,被吴建豪抱在怀里,只是木木的呆立着,站都站不稳,吴建豪抱在怀里也混似不会说话似的听着对方的安慰。 ​

他说没事了。​

他说不要怕。

他说有我在。

陈杰已经很久没有再弱势过了,他愿意去杀伐决断,愿意去让敌人闻风丧胆,因为他希望自己是吴建豪的铠甲,而非软肋。

​陈杰哭了。在吴建豪的怀里哭了。

他厌恶自己,不管对方如何安慰,那种自卑感挥之不去。

​对方是一家之长,是卑劣者的梦魇,是正义者的避风巷。自己是寄人篱下的打手,还经常给他添乱,让对方为自己担心。

真差劲。 ​

王润带着人火急火燎的赶过来,看着这一幕,挑挑眉,认命的离开了:家长,你自己整哭的人我不负责哄啊。 ​

吴建豪知道陈杰为什么哭。

此时任何安慰都是无力的。他也仅能提供给陈杰一个坚实的臂膀。

只有牛羊才会成群结队

今天冯老板的肝火旺盛了吗?【18】【古风仙侠pa】

☜一些不适合成为古风名字只能改了。


☜为了避免麻烦,只能把杂乱得舞者归属(上海custer,嘉禾一类得那些)都归于舞佳舞,不要当真。 ☜勿上升真人。


☜​没看过第一季,其他人【石头,亮亮,杨文昊,韩宇等】只能客串。


☜有原创cp【戏份不多】。


注:武尚武=舞佳舞【“舞”谐音“武”,“佳”有“上”之意,“尚”与“上”谐音。】


​x-crew=我自逍遥【全员都是自由式街舞舞者,性格偏向于随心自在】


热血街舞团=血舞庄【没别的,我杀热血剪辑师】


第十八章,希望已死【9】​


赵祥诚觉得自家的家主有毛病。


​孙吾空也觉得自己家主有...

☜一些不适合成为古风名字只能改了。


☜为了避免麻烦,只能把杂乱得舞者归属(上海custer,嘉禾一类得那些)都归于舞佳舞,不要当真。 ☜勿上升真人。


☜​没看过第一季,其他人【石头,亮亮,杨文昊,韩宇等】只能客串。


☜有原创cp【戏份不多】。


注:武尚武=舞佳舞【“舞”谐音“武”,“佳”有“上”之意,“尚”与“上”谐音。】


​x-crew=我自逍遥【全员都是自由式街舞舞者,性格偏向于随心自在】


热血街舞团=血舞庄【没别的,我杀热血剪辑师】


第十八章,希望已死【9】​


赵祥诚觉得自家的家主有毛病。


​孙吾空也觉得自己家主有毛病。


两个人为吴建豪的左右护法​,天天看着陈杰和吴建豪这对黄金搭档来来回回,本来兼职当门神的两位如今倒是真成了门神,顿时凄风苦雨。


​但当门神日子不多,他们就被调过去守城门了。


憨态可掬的食铁兽【熊猫的古称。】​旗帜如今脏兮兮,城墙也多处起火,吴氏始终坚守着,即使知道最后就是死。 ​


无论什么时候,食铁兽的旗帜也屹立在那里,始终不倒。


赵祥诚的手臂熟练的拧成常人绝对无法做到的姿势,将敌人的脖子扭断,被烟呛哑的不像样子的大吼:“孙吾空!”


回应他的是那个熟悉的:“来啦!”​


孙吾空吐气扬声,将臂铳储备的所有​能量击打向了一命敌人,那名敌人瞬间如同炮弹一样的飞了出去,掉下城墙还成功的打断了一根弹射的飞索。


​“吴氏的人!听我命令!” 一向沉默少语的陈健严将手抬起,大吼着。


“最后一轮炮火!”​ 大将军炮一轮炮火覆盖下去,战场顿时寂静了一大片,城头的敌人孤立无援,被吴氏的精兵赶了下去。


​敌人整顿,吴氏的将士趁机休息片刻。


他们已经坚持了一个月。


“嗓子都不行了吧,”​孙吾空递给赵祥诚自己的水壶,调侃的目光看着后者,“所以跟你说过,喊起来也要分人。” ​


赵祥诚灌着水,环顾四周:“家长呢?”


​“城门轰开了,他在下面守着,”孙吾空咳了两下,揉了下布满血丝的眼睛,“你三天没睡觉了,歇会吧,有我呢。”


对方摇摇头:“家长在这里日夜操劳,护法怎能消极怠工。”​


死板。孙吾空嘀咕一句,在城头悄咪咪的伸了个懒腰:“我去下面城门那里看看,估计全靠家长也不合适。”​


吴氏的城墙周围没有​护城河,只有凝固的石油和按炮火破坏来计量的城墙,但是一旦城墙过厚不好攻破,大门便是唯一的突破口。 ​


大门被轰塌了,守城的将士却一点都不慌,并用一种奇怪的东西对准了敌人。


然后是枪声。


​发射完子弹的将士迅速后撤,骑兵和步兵上前短兵相接,敌人被一轮齐射打成筛子早已死伤不少,骑兵以逸待劳,加上陈杰长刀压阵,第一轮压根被什么损伤。


城门已经轰塌,但是吴建豪并没有抓紧时间修理城门,反而迅速建立临时防线——木栏,​避免敌人一拥而上陷入巷战的不利环节。


​毕竟城门一时半会儿修不好,万一敌人趁机攻上,岂不是难办。


​吴建豪一天绕着城墙转好几圈,陈杰负责去前线冲杀。 ​


他的长刀每次都在最绝望的时候挥舞,每次都给友方带来希望。


照着孙吾空的话,就是“我们这些老伙计,看着这个奋战的人,突然心里有了底。”​


​此时孙吾空看到友军再次确认木栏的稳固,又看了看对自己的小伤满不在乎的家主,躬身行礼:“敌人退了,上面有健严和老赵,他们说让我下来看看。”


“你就是想打架,我懂的,”​吴建豪头往外一努,“一会儿就有机会。”


吴建豪所言非虚,​敌人那边的冲锋比以往都要猛烈,孙吾空上来就冲上前去,有了友方枪炮相护,他倒是从容了一些,臂铳几乎可以以大炮的破坏程度来算。


没见到陈杰。


大家当然​不会见到他。 他在里面的医疗帐篷里,包扎新一轮受的伤,还不安分的想去前线。


“哎呀你还是安分一点吧,”​芶雯靖把他按回去,“家长有命,你必须得等没什么大碍才能回去。” ​


陈杰不管不顾的披上外衣:“他在前面拼杀,我没有休息的理由,我去一趟。”


“给我躺好!”​芶雯靖想把他按回去,又怕妨碍他养伤。 一时间两人僵持不下​。


“哪个不乖的病号敢给我添麻烦?” 这话声音不大,但是所有人都听见了。


整个帐篷里瞬间安静。


一身艳红旗袍勾勒完美身材,短发也不妨碍自己的美感,浓妆艳抹不掩姿色,旗袍虽然自大腿处便分开露出腿部线条,但是没有一个人敢有非分之想。


因为,她是王润。


所有人尊称一句润姐的她在整个吴氏家族中辈分很高,武功也好,不过她这种暗杀型人才上前线只是去当炮灰,也只能做一些偶尔的特殊性任务。


陈杰一见她来,马上乖巧的躺下。


“又是你?”​王润看着他的表情十分微妙,就像是看见屡屡被抓包​的小偷,而且这个小偷你还很熟悉。


陈杰乖乖的点头。


​王润叹了口气:“家长很重视你,也觉得很对不起你。”


他不解。


“因为原本是吴氏的麻烦,也本想给你一个安全的庇护所,结果吴氏反倒成了最先陷入危险的地方。”​


陈杰回道:“可是家长不必介怀的,因为是他给了我居所,我很感激他,所以想帮他保护这里。”​


“家长想要的不仅仅是这些,”​王润暗道这两个傻子说话怎么那么委婉,一边还和他对话道,“他想要的很多也很少,他想要你和他,不仅仅是那种朋友关系。” ​


陈杰点点头:“我知道,所以我要去前线。” ​


荣儿儿

一辆小破🚗

小学生文笔

第一次正经写文 勿喷

我一开始其实是想写k吴的

但小公主这么软绵绵的

我真的想不出他攻的样子来(//∇//)

最近老福特真的变了

如果想看的话可以随时私信找我要链接😘

小学生文笔

第一次正经写文 勿喷

我一开始其实是想写k吴的

但小公主这么软绵绵的

我真的想不出他攻的样子来(//∇//)

最近老福特真的变了

如果想看的话可以随时私信找我要链接😘

喜士多

第二章 






本章解鎖了新人物出場






本章可能包含:



bao力/yao品/SJ/three p



受菊不潔 接受無能一定不要繼續看喔



盡快關掉 以免踩雷



禁止轉載或傳播 謝謝配合 






🔗


https://shimo.im/docs/YyXEL8QnjX4HCVhs/ 






我決定不帶阿k的話題了 怕刷節目圖的粉絲看到引起不適hhhh 能看到的就一切隨緣吧hhhh






下一...

第二章 








本章解鎖了新人物出場








本章可能包含:




bao力/yao品/SJ/three p




受菊不潔 接受無能一定不要繼續看喔




盡快關掉 以免踩雷




禁止轉載或傳播 謝謝配合 








🔗


https://shimo.im/docs/YyXEL8QnjX4HCVhs/ 








我決定不帶阿k的話題了 怕刷節目圖的粉絲看到引起不適hhhh 能看到的就一切隨緣吧hhhh








下一章不出意外就要寫兔k以前發生的事情了




虐完總要甜一甜的_(:_」∠)_

只有牛羊才会成群结队

今天冯老板的肝火旺盛了吗?【3】【古风仙侠pa】

☜一些不适合成为古风名字的只能改了。

☜为了避免麻烦,只能把杂乱的舞者归属(上海custer,嘉禾一类的那些)都归于舞佳舞,不要当真。

☜勿上升真人。

☜​没看过第一季,其他人【石头,亮亮,杨文昊,韩宇等】只能客串。

☜有原创cp【戏份不多】。

注:武尚武=舞佳舞【“舞”谐音“武”,“佳”有“上”之意,“尚”与“上”谐音。】

​x-crew=我自逍遥【全员都是自由式街舞舞者,性格偏向于随心自在】

热血街舞团=血舞庄【没别的,我杀热血剪辑师】

刘俊成私设=擅长暗器的参谋【斗舞能力相较队友一般,善于用道具编舞,call out运用自己的理解赢了simi】

第三章,关于我自逍遥【1...

☜一些不适合成为古风名字的只能改了。

☜为了避免麻烦,只能把杂乱的舞者归属(上海custer,嘉禾一类的那些)都归于舞佳舞,不要当真。

☜勿上升真人。

☜​没看过第一季,其他人【石头,亮亮,杨文昊,韩宇等】只能客串。

☜有原创cp【戏份不多】。

注:武尚武=舞佳舞【“舞”谐音“武”,“佳”有“上”之意,“尚”与“上”谐音。】

​x-crew=我自逍遥【全员都是自由式街舞舞者,性格偏向于随心自在】

热血街舞团=血舞庄【没别的,我杀热血剪辑师】

刘俊成私设=擅长暗器的参谋【斗舞能力相较队友一般,善于用道具编舞,call out运用自己的理解赢了simi】

第三章,关于我自逍遥【1】​

吴建豪一直觉得陈杰很迷人。

是的,他平生阅人无数,许许多多的人变得或圆滑或世故,或暴戾或肆意。没有一个人能像陈杰一样,​那样的富有少年气息,那样纯真,那样的善良。

吴建豪被人背叛,暗算,嘲讽,鄙夷。他​尖锐,有棱角,嚣张,跋扈,极端,冷漠。偏偏陈杰是那样的安静,温和,沉稳,谦卑,热忱。

他​羡慕他有一群生死之交,他迫不及待的能和陈杰成为朋友,或许达不到生死之交,却能在陈杰看到他的时候,不是称呼“吴宗主”而是“你”。

​这或许就够了吧。

陈杰庆幸吴建豪终于​减少了浪费纸张的热情,然而,更糟糕的危险开始逼近他。

最近王亚龙很不对劲。

刘俊成摇着折扇,那双笑意盈盈的眼​如今却沁出一片冰凉:王亚龙有事瞒着大家,而且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他没说,因为他也有事瞒着大家。

“我自逍遥”​的成员都是陈杰一手提拔的,个个与他都是二十多年的情谊,陈杰给他们爱护,新任,亲情,王亚龙和刘俊成都甘之如饴,也成为了他们见血封喉的毒药。

​陈杰不愿意过问他们的过去,在他看来,过去固然重要,但是他们既然信任他这个大哥,也是生死之交,他不会去过问,除非他们主动提起。

​刘俊成看着眼前的王亚龙,轻摇折扇:“早知道,该让你把你所有知道的都吐干净。”

王亚龙看着手背上的红眼纹饰,似乎苦涩的笑了笑:“你也有东西瞒着队长,何必对我这么说。”​

刘俊成笑而不语,“唰”的一拢折扇,对王亚龙挑衅的一勾手:“来吧,无需多言,血舞庄的杂碎。”

未等他说完,王亚龙便欺进对方身前​,起脚分踢上中下三路,又快又准。

对方则如同翩跹的白蝴蝶,王亚龙眼前一花,刘俊成便已经退出五六步,宽大袍袖一扬,​六柄飞刀已是飞到王亚龙跟前。

王亚龙知道刘俊成暗器厉害却不猝毒,贴着六把飞刀的轨迹便靠近对方,一脚踢中刘俊成腹部。对方借机再退,飞起时便双手一扬,暗器如同漫天花雨,劈头盖脸的砸向王亚龙,​人儿落地,身形却摇摆不定,显然被那记飞踢踢得不轻。王亚龙不顾暗器,再度冲进,虽浑身被划伤,却依旧能再攻一次。

第二次连踢了两次,刘俊成折扇一扬,虽然两脚全被格挡,手却震得发麻,也被王亚龙的内气所伤,第一次的踢伤被硬生生激发出来,顿时吐出一口鲜血。

“你暗器功夫虽好,却一点儿内力也无,挨不住我这踢技,你会败的。”​

王亚龙​看着倒在地上却强自支撑的刘俊成,出言道。

​“嘿,你当我这脑袋是白长的?”刘俊成强笑,吐出一口气,“我替队长拦住你,如果可以,我能让队长以后再也看不见你。”

就在这时,忽听一声轻笑:“哎呀,这种事情,当然要问问我同不同意啦。”​

​来人正是血舞庄的二当家刘洲,善用毒蛇,此时两条蟒蛇突袭而至,一条箍紧刘俊成的双手,另一条勒紧他的脖子。

“大胆狂徒,休要猖狂!”​

突然一声爆喝,一柄长刀斜插过来,王亚龙身手极快,竟后发先至,一脚踢在刀身上,长刀急飞上天。

来者,“我自逍遥”​队长,陈杰。

​秦煜失踪,阿琪失踪,热热闹闹的我自逍遥如今只剩下三个人,兄弟阋墙,俊成重伤,陈杰不得不冷硬下来,面对曾经的兄弟王亚龙。

王亚龙不敢看陈杰。

那是他最尊敬的队长,他是最早加入的,可始终离他那么近,又那么远。

他硬下心肠,冷冷道:“奉血舞庄家长旨意,捉拿罪犯陈杰,被其侥幸逃离,枭首刘俊成捕获。”

刘俊成无可奈何的笑了,看着不可置信的陈杰,笑起来的虚弱的气音被撕扯的支离破碎:傻队长哟,这个时候应该放弃我逃跑啊。

​“你打不过他们……走吧,找吴家……”刘俊成费尽最后一丝力气,给了陈杰最后的忠告,右手背在身后悄悄捏诀,陈杰的惊愕表情还没有来得及转换,便被传走了。

至此,“我自逍遥”全军覆没,​就此结束了他们的佳话。

吴建豪的手段非常,他当然听到了传言,又苦于无处寻找陈杰,正在大堂部署兵力,却眼睛一花,眼前人白衣长刀,带着错愕和尚存的眼泪,来到了他面前。

正是陈杰。

​他有千言万语要和他说,却只说出了一句“没事了”。

没事了。

陈杰未等说出一句“我不走”​便被刘俊成不由分说的传送走了。他甚至不敢想象刘俊成之后会面临怎样的如狼似虎的恶人。

烂透了。

他觉得自己烂透了。

​他用刀鞘捶打自己的脑袋,仿佛那是自己最厌恶的东西。他力气本就比一般人要大,很快额头青紫一片。

吴建豪早已屏退下人,大步上前握住他两只手,​阻止了他自残的行为:“看着我,陈杰!”

​陈杰那双眼睛看着他。

绝望,哀伤,愤恨,自责……那样的眼睛,怎么回是陈杰的眼睛呢?

他是有多么绝望?

吴建豪心中一紧:“事情某家都知道了,某家说的出做得到,你的兄弟我会救,你在我需要你的时候尽你所能。那么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也会尽我所能,这不是你欠我的,而是等价交换。振作起来,刘俊成不希望他救出来的是毫无建树的陈杰。”​

​吴建豪把他拉起来:“若陈队长信任某家,某家愿承诺,一切,都会好起来。”

事情如刘俊成所料,陈杰那边算是暂时安全,但他果不其然的被关进了血舞庄的地牢里。

“你是个聪明人,”​刘洲诡谲的舔舔嘴唇,如同蛇信一样的话却不能动摇刘俊成分毫,“怎么会这么不自量力,是想进这里来,见谁呢?”

刘俊成的十指指甲被尽数剥落,插着竹签的手不停的哆嗦着,穿肩而过的铁链每分每秒的都在折磨他,他却还是那样笑着:“你觉得呢?”​

那样冷静,那样炙热,为了陈杰,他可以毫不犹豫牺牲自己。仿佛那就是自己的信仰。

“可是你错了,血舞庄从来不留硬骨头。”​

刘洲蹲下来紧紧捏着他的下巴强迫他​看着自己,他也在笑,可是却像一条毒蛇。

刘俊成疼的意识模糊,却努力让自己的眼神清澈,他明白,这会儿不能认栽,况且他也没栽:只要刘洲猜不到他的意图,就算自己死了,秘密不公开,他们就仍能翻盘。

他从容应对:“啊,我知道,怎么来着,要吃毒蛊和烈药,和那些小药人关在一起,然后,如果我活下来,就谁都不认得,只能老老实实替你们卖命?真是好主意。”​

他的声音轻飘飘的,​刘洲松手,他也脱了力,摔在地上。

“过慧易夭啊,你不会不懂吧。”​

听出来了对方的威胁,刘俊成恶趣味的一笑:“比你死的晚。”​

“死鸭子嘴硬!”​刘洲吩咐下人,“把他做成药人,哼,我倒是要看看,你能不能在他们嘴里活下来。”

@林衍  @烟火祭  @溜了溜了溜了溜了  @是陈陈鸭  @R  @蓝小婷  @玻璃菠萝  @风生水起

喜士多
文字版的被屏蔽了 只能發圖片了...

文字版的被屏蔽了 只能發圖片了 



文章🔗在評論裡 如果再掛掉 只能怪我运气不好


請勿外傳或轉載 謝謝

文字版的被屏蔽了 只能發圖片了 




文章🔗在評論裡 如果再掛掉 只能怪我运气不好


請勿外傳或轉載 謝謝

只有牛羊才会成群结队

今天冯老板的肝火旺盛了吗?【古风仙侠pa】

☜一些不适合成为古风名字的只能改了。

☜为了避免麻烦,只能把杂乱的舞者归属(上海caster,嘉禾一类的那些)都归于舞佳舞,不要当真。

☜勿上升真人。

☜​没看过第一季,其他人【石头,亮亮,杨文昊,韩宇等】只能客串。

☜有原创cp【戏份不多】。

注:武尚武=舞佳舞【“舞”谐音“武”,“佳”有“上”之意,“尚”与“上”谐音。】

​x-crew=我自逍遥【全员都是自由式街舞舞者,性格偏向于随心自在】

热血街舞团=血舞庄【没别的,我杀热血剪辑师】

第一章,关于武尚武【1】

​一般大家提起“武尚武”演武堂,大家都很想拍拍大家长冯正的肩膀:兄弟你真不容易。

​“武尚武”被人称为“天下...

☜一些不适合成为古风名字的只能改了。

☜为了避免麻烦,只能把杂乱的舞者归属(上海caster,嘉禾一类的那些)都归于舞佳舞,不要当真。

☜勿上升真人。

☜​没看过第一季,其他人【石头,亮亮,杨文昊,韩宇等】只能客串。

☜有原创cp【戏份不多】。

注:武尚武=舞佳舞【“舞”谐音“武”,“佳”有“上”之意,“尚”与“上”谐音。】

​x-crew=我自逍遥【全员都是自由式街舞舞者,性格偏向于随心自在】

热血街舞团=血舞庄【没别的,我杀热血剪辑师】

第一章,关于武尚武【1】

​一般大家提起“武尚武”演武堂,大家都很想拍拍大家长冯正的肩膀:兄弟你真不容易。

​“武尚武”被人称为“天下第一堂”,曾与“血舞庄”这个“天下第一庄”平分秋色。如今在次家长高博殚精竭虑的领导和安排下,“武尚武”早已超越颓势已显的“血舞庄”。

​然而,冯正真的觉得,自己家徒弟修炼的那么牛,只是为了气他,他而且还是确保自己是被他们自己人气死而不是被别人打死的那种。

比如,最擅长“借力打力,大巧破功”​的余衍林堂主,就因为倒在自家演武堂的门口那条鲲鹏,从此芳心暗许,开始了“虽然每次说话开头都是嫌弃但是最后都是满满的爱”的日常,成了冯正第一个拉黑的人。

比如,​那个喜欢比数字三的名字大众的李健,以前是个“虽然自恋但是靠谱以及对自己实力甚有b数”的半狼混血。现在因为一只软乎乎的还没长出刺的豪猪就此萎靡不振天天傻笑,就这样,沉迷吸猪日渐消瘦的李健也成了冯正第二个拉黑的人。

如此种种,令人头大。

​当然,最坑的不是他们。

​是对这个演武堂颇为上心呕心沥血的高博,人送外号“高爸爸”。

​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李健说:“在这个武尚武中,高博是爸爸,冯正是妈妈。”

​冯正觉得吧,自己实在没什么大家长的光环,说自己是妈妈,他还有那么一丢丢的不赞同,但说高博是爸爸,他还是蛮赞同的。

​高博是个戴银丝镶边单框眼镜的俊秀青年,常年乌木手杖不离手,虽然性子稳重谦和,但是干起活来也不要命而且谁劝都不听。有一次为了安排吞并几个关隘​他整整三天没合眼,又连杀了数次“血舞庄”的刺客。

整件事尘埃落地之后连睡数日,冯正差点以为他要睡死在床上了。

谁都知道,大家长冯正虽面貌平凡,使得功夫也看似简单,但却是个不好惹的角色,​高博有哮喘,脚踝又有伤,平时只负责后勤,简直就在脸上写了“软柿子”三个字。

​高博经此一劫瘦了不少,冯正暗骂活该,一边又踹了旁边说话慢悠悠的郎中一脚:“你施针的时候轻点。”

​郎中长得有一种女性的柔美感,偏生是个俊秀的男生,此时正咿咿呀呀的哼哼唧唧:“哎呀,冯老板,小高老板脉象虚弱,早已不再适合动武,您又让他……”

那郎中没说全,冯正哼的一声生闷气,对那虚弱躺在床上的男人恨铁不成钢:“我说我搞得定,李健也就位了,他非要逞强,我也拦不住。”​

​“他们找到我这里,就证明我们这里不安全,李健未必能搞得定,我有把握。”

​床上虚弱的男人说一句喘三下,好容易说完,又生生的呕了红。

哪想到这是曾经风华绝代,绝世无双的小高老板。

冯正的眼前,仍是那天,他慌忙赶回了本部,却见高博的房间内已遍地是血,高博身负重伤,却斜斜倚着床,对着他笑。

“你家次家长的功夫,还没丢呢。”

——

“你有把握个屁!”​

就这样,冯正黑名单三甲彻底尘埃落定。

​冯正险些被气出毛病,而“我自逍遥”的大师兄陈杰最近很疑惑。

他不过就是和队员一起解决了“流星”​吴家的问题,而那吴家家主……

早已看穿一切的刘·诸葛亮附体·俊成,轻轻摇着折扇,笑着温柔如流水的双眼正看着他:“嗨呀,吴家家主怕是看上大师兄了呢。”​​

吴家家主大名吴建豪,早年和朋友打拼挣下家产。善火器,而今和朋友天各一方,吴家仍屹立不倒,为人耿直,桀骜不驯,却偏偏欣赏陈杰。

​不过,吴建豪确实独具慧眼,陈杰性格谨慎谦和,外圆内方,​一柄​长刀独步天下,确实配得上吴建豪的青睐。

一边的兔子精王亚龙撇撇嘴:“刚开始对大师兄疾言厉色的还是他呢,变得这么快。”

不过,还有其他的原因。

这是他自己的秘密。​

​初见陈杰的时候,吴建豪本以为“我自逍遥”的大师兄应该是个豪放不羁,整天嗜酒的豪放男人。

——却没想到,陈杰有着一双懵懂的眼,以及如同初出茅庐的孩子的紧张感,说话有着南方的软糯,像糖一样的透出一股甜意。

​陈杰认真的听完他的需求和要委托的事件,思考片刻便说:“既然吴宗主信任我们,也是我们的荣幸,我们不敢夸下海口说圆满完成我的需求,但我们可以尽其所能,做到我们最好。”

——这等于什么都没说。

吴建豪刚开始便戴了有色眼镜​看他。

但陈杰丝毫没有任何的怨言和废话,认真排查,仔细思考,做事滴水不漏,很快便理清方向。

可谁想到,那本不值一提的幕后黑手竟勾搭上了“血舞庄”​,吴建豪本是以身做饵,却没想到,就在自己的大堂里,他竟真的被人劫持了。

​他为了洗刷被小喽啰玩的团团转的耻辱,特地要求自己要最后手刃幕后黑手,没想到,血舞庄的百十来人竟生生围住了自己这里。

胆大包天!吴建豪咬牙切齿,如今周遭一人也无,火铳的火药几乎用尽,他怕是要搭在这里。

谁料,那陈杰竟率领了“我自逍遥”的成员,不要命的冲进了人群中。

​那个看起来战战兢兢像蜜糖一样的带有少年气的男人,竟执长刀左冲右突,浑不在意自己身上被人砍出伤痕,冲进堂内的他,已是白衣浴血。

身上有别人的血,也有自己的血。

陈杰连站都站不稳,血随着刀身滴答滴答的往下淌,混着血和汗的脚印孤独的延伸到殿堂里,触目惊心。

“把人放了,”​陈杰长刀遥指藏在吴建豪身后的喽啰,“杀你这种人,易如反掌。”

​喽啰冷笑一声:“你有命杀我吗?”

​“警告你,放人。”

​陈杰的眼中是冷漠和淡然,还有一晃而过的哀伤和难过。

​喽啰的回答是将匕首凑近了吴建豪的动脉。

“好吧。”​

说“好”的时候他便已经动了。

话音落下,人头也落。​

​吴建豪见他身上的血迹实在触目惊心,便按耐不住,问道:“有没有事?”

对方愣了愣,然后驴唇不对马嘴的说:“哦,外面局势已经控制住了,俊成修书一封将事情说与血舞庄,吴宗主要是还担心什么的话,我们一定会满足您的要求。”​

“我是说你,这么多血,你也不是铁打的。”​吴建豪哑然失笑。

没想到,​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让他竟结巴起来。

“没,没啥,我我我挺好的,过几天就好,谢谢谢谢。”​

收刀归鞘的陈杰又成了那个有点容易紧张的男人,​其余人在清理完毕之后也闯了进来。王亚龙见陈杰身上这么多血,对吴建豪更没什么好脸色了。

​一边的刘俊成虽然依旧微笑,但却无端的沁出一股刀锋一般的杀意:“您这样的人,早就有法子,为何非要让大哥为你出生入死?”

吴建豪抿抿嘴,露出了一个笑——或许是这几天里真正意义上的笑:“吴某愿为恩人赴汤蹈火,若有所求,愿豁出一切完成。”​

——这就是前因后果​。

陈杰不大懂吴建豪为何那么说。

在那之后,吴建豪对陈杰悉心照料,待陈杰伤好便不多做挽留。

真酷。

但是陈杰要被吴建豪的信淹没了。

@ADEUS  @蓝小婷  @Je veux  @今天的ha哥傻笑了吗。  @风生水起  @陆有耳👂
@玻璃菠萝  @林衍

是阿雯不是二雯

【阿k中心向】榻上心(各种cp)

√为什么标题要叫“榻上心”,因为心上的那个人也要放在床上

√最近粮荒,有很多小可爱似乎和我一样,我只能自割腿肉啦

√没有啥子车,最多委婉一点,虽然我也想开,但不知道写啥cp小可爱们可以说一说啦

√本文cp略多,什么俊k、兔k、吴k,三k,哦、还有满足少女心的k你

√对不起阿k的太太QuQ

√OOC特别严重,不论是谁,球球亲爱的们别人参公鸡,我害怕

√求回复,求关注啦,爱你们(ɔˆ ³(ˆ⌣ˆc)么么扎

√实在不行,我就删掉吧QuQ

①.JC俊x阿k

JC俊有点想不起来第一次见到小公主的时候是个什么样的场景了。

那时候,小公主是什么样来着?

是脏辫还是板寸?穿的是...

√为什么标题要叫“榻上心”,因为心上的那个人也要放在床上

√最近粮荒,有很多小可爱似乎和我一样,我只能自割腿肉啦

√没有啥子车,最多委婉一点,虽然我也想开,但不知道写啥cp小可爱们可以说一说啦

√本文cp略多,什么俊k、兔k、吴k,三k,哦、还有满足少女心的k你

√对不起阿k的太太QuQ

√OOC特别严重,不论是谁,球球亲爱的们别人参公鸡,我害怕

√求回复,求关注啦,爱你们(ɔˆ ³(ˆ⌣ˆc)么么扎

√实在不行,我就删掉吧QuQ

①.JC俊x阿k

JC俊有点想不起来第一次见到小公主的时候是个什么样的场景了。

那时候,小公主是什么样来着?

是脏辫还是板寸?穿的是短袖还是卫衣?想不起来了,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battle的时候,仍然绝对凶悍,犹如一只狂暴的野兽。但却又莫名吸引人。因为,他平时总喜欢缩在宽大的衣服下,似乎瘦弱到风一吹就倒下。这和他在跳舞时,完全两个模样……

差别大到,让人觉得有些可爱。

“你在想什么呢?”

JC俊回过神,看着坐在他身边的阿k,对方也在看着他,小公主的眼睛很大,睫毛也相当浓密。

真是公主嗳。

JC俊凑近阿k,声音很轻,“在想、小公主啊…”理所当然的回答。

阿k闭上的眼轻颤了颤,吻落在了他的眼皮上。

②.兔子x阿k

参加节目后,兔子长胖了。

阿k作为他的好朋友,尤其是天天腻在一起的好朋友,自然是一清二楚的。

没有录制的时候,阿k有时候会陪着兔子看他的微博评论。

——兔儿,你是如何做到别人吐槽盒饭难吃的时候,依然可以长胖的???

——兔子长胖也很可爱!所以,节目,继续加油吧!

——兔子,你一个人长胖,为什么不可以带着小公主一起。

——小公举可是一晚上吃三十个小面包,十块巧克力的神仙小可爱啊(ಡωಡ)hiahiahia

——……

回忆起节目组发的盒饭,阿k也不忍心说什么,上海菜有这么咸吗?

不过网友说得对,就说这个盒饭这样,兔子还是长胖了。

虽然觉得体重无所谓,阿k还是很疑惑,所以他也问了下当事人。

“噫、你不会明白的。”兔子笑着回答的他,那个笑有几分得意洋洋,“变得健壮,这是丈夫的职责。”

男人只有强大了才能保护他的爱人。

“丈夫?”

兔子的笑似乎又多了些狡黠,他圈住阿k,有些长的发丝甚至扫过了他的脸颊,兔子的声音刚好从阿k的耳廓上一些传来,他既可以感受到他呼出的热气,又可以感受到对方胸腔阵阵的颤动,让他觉得这个空气一瞬间有些粘稠了起来,缓慢而又粘腻。

——老婆、这你肯定是不懂的啊。

——你也不用弄懂,毕竟还有我。

③.三儿x阿k

易烊千玺再次蹲在地上看着自家街道和小猪哥的街道battle。三对三,都是大神,非常有看点啊。

音乐响起来的时候,这个风格挺适合三儿的,不过他对小海也很放心。

但看着场上,易烊千玺有点心动。

当三儿向仍在不远处蹦哒的阿k招手时,一上来便是默契的组合舞蹈。

易烊千玺总觉得这个组合技和自己平时看到的不太一样。

但具体哪里不一样呢?他一时半会也说不上来,他轻皱着眉开始回忆。

一伸手,没有言语交谈,也只是互相看了一眼,总觉得似乎比其他组合多出了这什么。

那种,莫名其妙快要溢出来的什么东西……

浅淡,但又厚重。

④.吴建豪x阿k

“看着我。”

阿k不知道现在这个情况怎么回事。他是怎么在这里的?

他坐在休息的长椅上,手里拿着水瓶和毛巾。

吴建豪坐在器材上,有规律的向上举起哑铃。他已经锻炼很久了,汗水早就滴落了一次又一次。

阿k除了等待,无事可做。当然,他只是一直偷偷的观察吴建豪。

吴建豪皮肤很白,全身都这样的白。抬手时,手臂的肌肉会微微鼓起,有棱角的肌肉线条充满了男性的荷尔蒙。额角的汗水顺着脸部的轮廓滑下,滴在了衣领上,或是沿着脖颈不断向下。

阿k的脸有些发红。那到底滑向哪里了呢?是因为喘息而振动的胸口,是形状完美界限分明的腹肌,还是引诱着什么前行的、昂扬的……

“呃——咳咳咳!”因为太专注了,他被自己的口水呛着了。

吴建豪看向他,“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阿k的脸仍然忍不住泛着红,他的嘴唇有些打颤,有些上扬,想克制也克制不了。

还好、还好,还好他不是女孩子啦。

⑤.你x阿k

你两只手都抵在墙上,他被困在了这个狭小的区域里,他很紧张,比你还大的眼睛焦急的看向你……

和你梦到的场景一模一样。

你凑近他,却又留着几丝缝隙,加重的呼吸,热气在两人脸颊间徘徊。

你觉得有些热,但有些事情一定要首先完成。

“前辈。”当真正要打直球的时候,你的担心总是在不停翻涌,“我…我、喜欢前辈你啊!”

你突然不敢直视他的眼睛,视线不停在飘。

他青黑色的胡茬,他似乎总是剃不干净。

“我喜欢前辈在battle时候的样子,帅气到炸裂。”

他的喉结很突出,上下滑动,你很想去亲亲看,但前辈很可能会害羞吧。

“我喜欢前辈私下的模样,撒娇的时候、我心都化了。”

他喜欢穿oversize的衣服,这会衬得他很瘦弱,但你有一次有幸见过他的肉体,完美的肌肉线条,那一块块腹肌,总让你回想起来的时候,有些血气上涌。

“我喜欢前辈啊……”

你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因为他的无动于衷,你收紧了抵着墙面的手,额角的汗划过了脸颊,你总疑心那是眼泪吧。

他把你拥入怀里,说话的时候胸腔在振动,你可以清晰的听到那不规律的、急促的跳动。

噗通。

他拍了拍你的后背,手臂有些颤抖。

噗通。

“嗯。”

噗通。

“…我也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