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周丁

2088浏览    37参与
淖齿

周丁🍼重发







我还就不信了


周丁

产乳梗

by小淖齿

狗血无逻辑

没车没车没车


为什么丁哥产乳了周谨行不带他去医院

因为我编不出来是什么病

🙏理解万岁


  丁小伟最近觉得胸部涨疼,搞得他心烦意乱的。他掀起衣服发现ru头比原来圆润饱满了很多。

  丁小伟轻轻地揉捏着,里面仿佛有个硬块,碰一下就有痛感产生,敏感的不行。 他感觉自己的胸比以前大了,隔着衣服也能明显的看出来ru头形状。

  可能是中年发福吧,正常,他之前去游泳馆看见几个矮胖中年男人胸都比女人大了,丁小伟感叹没想到他也有这一天。

  至于ru头变圆润和一摸就痛,丁小伟觉得可能是蚊子一边叮了一个包。

 ...







我还就不信了












周丁

产乳梗

by小淖齿

狗血无逻辑

没车没车没车


为什么丁哥产乳了周谨行不带他去医院

因为我编不出来是什么病

🙏理解万岁


  丁小伟最近觉得胸部涨疼,搞得他心烦意乱的。他掀起衣服发现ru头比原来圆润饱满了很多。

  丁小伟轻轻地揉捏着,里面仿佛有个硬块,碰一下就有痛感产生,敏感的不行。 他感觉自己的胸比以前大了,隔着衣服也能明显的看出来ru头形状。

  可能是中年发福吧,正常,他之前去游泳馆看见几个矮胖中年男人胸都比女人大了,丁小伟感叹没想到他也有这一天。

  至于ru头变圆润和一摸就痛,丁小伟觉得可能是蚊子一边叮了一个包。

  又仔细理了一遍,逻辑紧密,合情合理。

  “丁哥,吃饭了。”门外响起周谨行的声音。“来了来了。”丁小伟急忙把衣服撂下,起来的时候没看见,胸磕到桌子前沿了,疼得他一哆嗦,当时就叫了出来。

  他感觉到胸部有股热流,把衣服弄湿了。

  周谨行听见动静,急切地跑过来扶起丁小伟。丁小伟的胸前湿了一片,能明显看见红艳的ru头,乳白色的奶汁把ru头衬得像布丁,让人想一口咬上去。

  周谨行眼神深邃起来,嗓音有些低哑:“丁哥,这是怎么回事?”丁小伟吓傻了,半天缓不过神来。

  “我他妈哪里知道!”

  周谨行伸手将丁小伟的衣服撩到胸前,克制住想舔一舔ru头的欲望,凑到跟闻了闻,一股子奶香味儿。

  “母乳?”这是他脑子里第一个蹦出来的词。

  “你别瞎说啊!我一个大男人哪里有这种东西。”丁小伟急眼了,想把胸部盖住,双手却被周谨行按住,只得瞪大眼睛看着周谨行用舌头舔舐着他的ru头,时不时吸上几口。

  “嗯,甜的。”周谨行想。

  痛肯定是有的,但也伴随着一丝丝快感,刺激着丁小伟的神经,吸得他感觉下面的小兄弟都要出来打个招呼了。

  就在他想拿脚踹死周谨行的时候,对方抬起头,嘴边还残留着可疑的奶渍,一脸的真挚。

  “丁哥,你听我说,你这种状况,要把里面的东西吸出来才能痊愈。”

  “......你扯逼呢?”

  他知道周谨行这孙子嘴里没多少真话,怀疑地看着对方。而对方一副受伤的小媳妇样,委屈吧唧地瞅他。

  “我不想看你难受,丁哥,你不信我就算了。”只能感叹不亏是周影帝,一个眼神把丁小伟噎住了。

  “那...那你就吸吧”这句话丁小伟恨不得咬着后槽牙说的。周谨行勾了勾唇,含住了之前被他吸的有些红肿的ru头,跟吃奶的孩子一样狠嘬,非要把奶水全榨出来似的。

  丁小伟被吸的腿软,无力地抓着周谨行的头发,哼哼唧唧:“慢点...啊...操你妈的周谨行,你属皮搋子啊?”(自杀式骂人)

  突然,他感觉胸部又有一股热流飞溅出来,没那么胀痛了,被堵塞的感觉也没有了。只是溅了他一身奶水,小麦色的皮肤留下了几道白痕,显得有些色情。

  丁小伟爽得身子都在抖,奶水从自己胸前喷出来的一瞬间,他脑子里一片空白,跟平时被周谨行肏到高潮一样。兴许是累了,他生出些困意,眼皮都要合上了。

  “丁哥,我之后还会帮你吸的。”周谨行亲了亲他,又将他抱到床上,安抚着对方的后背。

  “谁他妈让你跟个狗崽子似的嘬啊...”丁小伟迷迷糊糊地想着。


后续


  之后周谨行天天缠着他要吸奶,丁小伟感觉ru晕足足大了一圈,ru头也越发敏感了。

  有时候拿个东西,布料刮到胸部都有种怪异的感觉。

  总结就是越来越像个娘们儿了,让丁小伟的直男心理很受挫,于是一气之下,断了周橘猫的奶。

  然而情况更糟糕,ru汁没有及时排净,丁小伟觉得ru头更加坚硬胀痛,一碰就痛的不行,ru汁也很难出来。他想直接挤出来,硬是把自己一个三十多岁大老爷们疼哭了。

  最后周谨行发现他有点低烧,给丁小伟揽进怀里。“唔嗯……”丁小伟难受得哼哼了几声。

  “丁哥,你哪里不舒服?”

  丁小伟也不管了,直接把衣服掀到胸口上方,露出肿胀的ru头,因为涨奶的原因还有些凹陷,小麦色的皮肤上出了层薄汗,随着粗重的呼吸胸口不断起伏着。

  “你妈的难受死我了,赶紧给哥吸吸。”

  周谨行呼吸一窒,残存的理智让他冷静下来,哑声道:“丁哥,你涨奶了,先洗个热水澡吧。”随即直接把人抱起来去浴室。

  期间丁小伟也不老实,发个烧跟多动症一样扭来扭去扑腾周谨行一身水,就连洗完澡坐在周谨行腿上擦身子时屁股也有无意识磨着周橘猫的老二。

  周谨行顾及着他胸疼,强忍着欲望让丁小伟躺在床上,拿了个枕头给他垫着。

  周谨行道:“丁哥,我给你按摩一下,可能会有点疼。”他尽量动作轻柔地用大手揉着丁小伟的胸部,一开始丁小伟拧着眉头,时不时嘴里漏出几句呻吟。到最后开始肆无忌惮的哼哼唧唧。

  “太他妈奇怪了。”

  “……感觉,有东西要出来。”

  “唔……”

  堵塞了好几天的ru汁几乎是喷出来的,溅到丁小伟身上,都被周谨行舔舐干净。

  自此之后,周橘猫成了丁哥的专用吸奶器。

  今天的丁哥也很惆怅

 


 

 

 


李清秋。
LOFTER的点好奇怪,为什么...

LOFTER的点好奇怪,为什么这个也会被屏。

LOFTER的点好奇怪,为什么这个也会被屏。

猥琐熊猫4号
之前在微博放过的橘猫和丁哥的新...

之前在微博放过的橘猫和丁哥的新婚请柬。

之前在微博放过的橘猫和丁哥的新婚请柬。

时卿丶
占tag致歉188语c新群基本...

占tag致歉
188语c
新群基本没人空皮超多
默认全时期
禁白
禁拆逆
有对象请一并拉来并皮上同对cp不然群里顾忌这顾忌那不好。
暂时禁重,人多再开
希望活跃一点啦不定时清
三党慎
还不快来看看吗

占tag致歉
188语c
新群基本没人空皮超多
默认全时期
禁白
禁拆逆
有对象请一并拉来并皮上同对cp不然群里顾忌这顾忌那不好。
暂时禁重,人多再开
希望活跃一点啦不定时清
三党慎
还不快来看看吗

温潋

188如果有孩子的话。

李简:兄妹,李玉的儿子简哥的女儿,这样小公主一定会被惯到天上去。女儿像简哥以后李玉才不舍的嫁她出去,以后简家小公主嫁人要过五关斩六将。小公主的对象:我太难了。

妹叔可以养儿子,黎叔叔养的儿子一定又是男女通杀万人迷,黎叔叔的风度翩翩,赵锦辛的万种风情(?)赵锦辛可以不养女儿但是黎叔叔必须养儿子!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也想看黎叔叔惯赵锦辛的女儿,他们俩的儿子女儿肯定都是男女通杀才貌兼备……

原顾:原炀:走走走,爸爸带你去骑摩托。

顾青裴:?我儿子呢,下午的英语课?

顾青裴:原炀,他该去练钢琴了。不要一天带着他玩。

原炀:男的弹什么琴,走儿子咱俩练格斗去。

顾青裴:?

儿子(如果比较文静):?老爸。...

李简:兄妹,李玉的儿子简哥的女儿,这样小公主一定会被惯到天上去。女儿像简哥以后李玉才不舍的嫁她出去,以后简家小公主嫁人要过五关斩六将。小公主的对象:我太难了。



妹叔可以养儿子,黎叔叔养的儿子一定又是男女通杀万人迷,黎叔叔的风度翩翩,赵锦辛的万种风情(?)赵锦辛可以不养女儿但是黎叔叔必须养儿子!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也想看黎叔叔惯赵锦辛的女儿,他们俩的儿子女儿肯定都是男女通杀才貌兼备……



原顾:原炀:走走走,爸爸带你去骑摩托。

顾青裴:?我儿子呢,下午的英语课?

顾青裴:原炀,他该去练钢琴了。不要一天带着他玩。

原炀:男的弹什么琴,走儿子咱俩练格斗去。

顾青裴:?

儿子(如果比较文静):?老爸。放过我。

要看是谁的,顾青裴的崽会推推金丝边眼镜给他数几个有名的男性钢琴家,原炀的崽会敷衍点头嗯嗯嗯然后拉着原炀转身就跑,所以还是只能养顾青裴的儿子和原炀的女儿。原炀这种兵痞子肯定让女儿骑在脖子上溜达去找兵痞子们炫耀,小姑娘不怕生还敢喝酒,大家都喜欢,团宠。小姑娘吵架讲不过哥哥气得眼泪汪汪又不肯哭不肯告状,暗地里使绊子整哥哥(……)好坏好坏的。



群秀:邵群现在有了一个传家的儿子,更想要一个贴心的女儿吧,不管是赵锦辛还是邵群的女儿都会被两边宠。邵群的女儿肯定超喜欢黎朔(……)邵群:小兔崽子。



寒故:寒故适合养女儿,宋居寒的女儿,漂亮极了,跟着她奶奶去走秀,从小就是超模,咕咕再有个儿子,宋河肯定要他们生儿子继承家业,咕咕的性格和教育会让这孩子非常适合当继承人。



晏周:晏明修家里生什么都好,我倒觉得女儿好,这一代当家是他大哥,他不用“继承大统”,女儿融化冰山。



周丁家里已经开幼儿园了,算了算了。



鱼白生一儿一女吧,姐姐弟弟,姐姐从小备受宠爱,和简家小公主性格差不多强势但是奇异的和谐,可能是因为他们俩携手欺负人。然后儿子出生以后姐姐开始欺负弟弟,大家还比较维护姐姐,弟弟从小军事化,后来丢进军校。弟弟:我太难了。



洛温只能养儿子,原著洛羿表示不想要自己的孩子,那么温小辉的女儿,我不信洛羿舍得嫁,我真怕洛羿把温小辉女儿所有的追求者都算计得惨不忍睹……还是儿子吧。。。


阿木鹿

我是真滴纠结
颜色逐渐变深👏👏👏

丁哥橘猫保佑我考研成功上岸🙏🙏🙏

我是真滴纠结
颜色逐渐变深👏👏👏

丁哥橘猫保佑我考研成功上岸🙏🙏🙏

不吃花生
别问全员向为什么不带小十问就是...

别问全员向为什么不带小十
问就是他还欠四火一个表白

别问全员向为什么不带小十
问就是他还欠四火一个表白

只想抽到扬州炒饭的祁苡

【周丁】处处吻
我再发最后一遍……
老福特大概和我过不去……
人设属于水大,ooc属于我
文在p2p3

【周丁】处处吻
我再发最后一遍……
老福特大概和我过不去……
人设属于水大,ooc属于我
文在p2p3

不吃花生

把这几天的从微博搬运过来😂

把这几天的从微博搬运过来😂

不吃花生

当家主团遇到河神

我:程秀,请问你丢的是这只小公鸡呢,还是那只小肥鸭呢?

秀:……烧鸡和烤鸭,都不错。

大鹅:农家乐可以过去了吗?


我:简大,请问你丢的是这块和田玉呢,还是那块冰种翡翠呢?

简:小老弟,你不行啊,玉哪有黄金铂金变现快🚬

玉:我哪敢说话。


我:翔哥,请问晏明修一般是郁闷脸呢,还是愤怒脸呢?

翔:明修是微笑脸啊

晏:😊

(我:完了,视力下降还带传染的)


我:小白公主,你觉得现在是黑猪还是白猪值钱?

白:我不想再养猪了,现在在考虑要不要养养牛羊之类的,回头我问问邵总🤔

俞:🙄


我:(递话筒)小辉哥,你觉得今年冬天是胡萝卜色的口红还是梅子色的口红会火?

Adi:(转头)老公!我要 all in

我:程秀,请问你丢的是这只小公鸡呢,还是那只小肥鸭呢?

秀:……烧鸡和烤鸭,都不错。

大鹅:农家乐可以过去了吗?


我:简大,请问你丢的是这块和田玉呢,还是那块冰种翡翠呢?

简:小老弟,你不行啊,玉哪有黄金铂金变现快🚬

玉:我哪敢说话。


我:翔哥,请问晏明修一般是郁闷脸呢,还是愤怒脸呢?

翔:明修是微笑脸啊

晏:😊

(我:完了,视力下降还带传染的)


我:小白公主,你觉得现在是黑猪还是白猪值钱?

白:我不想再养猪了,现在在考虑要不要养养牛羊之类的,回头我问问邵总🤔

俞:🙄


我:(递话筒)小辉哥,你觉得今年冬天是胡萝卜色的口红还是梅子色的口红会火?

Adi:(转头)老公!我要 all in 做测评!

洛:好的,马上买。


我:何工,请问你丢的是这罐杏仁,还是那罐腰果?

咕:都可以,我真的不想吃核桃了。

寒:宝宝~那夏威夷果要不要?


我:黎总,请问你丢的是这只黄羊,还是那只山羊?

梨:都不是,我家的是披着羊皮的小狮子。

咩:黎叔叔~我是你的 great leon呀!


我:丁哥,请问你丢的是这只暹罗猫呢,还是那只波斯猫呢?

丁:熠熠养的不是狗吗?咱家啥时候有的猫?不打架吗?好养不?

周·橘猫·谨行:作者大大,我说了我是媳妇了。


我被某宫姓男子赶了出去,并隔着门板听……emmm嘿嘿嘿


💍彩蛋🎈


我:顾总,请问你丢的是这只金毛呢,还是那只萨摩耶呢?

顾:好像都不是我的。

原·小狼狗·炀:(好气哦)

顾:这样吧,哪只先到照相馆等我,我就陪谁拍纪念照。


不知道说什么好,祝原顾结婚纪念日快乐!🎉🎉🎉


sun shining

【188男团】【周丁】【妹叔】他们想着以前,他们爱着未来

    周丁:BGM其实都没有

我也曾经憧憬过,后来没结果。

“丁哥,你恨不恨我啊?”周谨行看着丁小伟盯着电视的侧脸,冷不丁的问了一句。他的右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看着从窗户跑进来的春风拂在丁小伟含着笑意的眉眼上。

丁小伟听到之后愣了一会,然后蹙起眉“哈?”了一声。他搞不懂周进行突然问这句话的意图,他们现在不是过得挺开心的吗?怎么想,现在和睦温馨的景象都和这句话格格不入。“为什么要恨你啊?”丁小伟狐疑地看着他。

周谨行心里不是滋味,他有种错觉,这种错觉指责他。

指责什么?他好像就是冲着丁小伟直来直往的性子一直骗着他。可是他没有,他虽然混蛋...

    周丁:BGM其实都没有

我也曾经憧憬过,后来没结果。

“丁哥,你恨不恨我啊?”周谨行看着丁小伟盯着电视的侧脸,冷不丁的问了一句。他的右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看着从窗户跑进来的春风拂在丁小伟含着笑意的眉眼上。

丁小伟听到之后愣了一会,然后蹙起眉“哈?”了一声。他搞不懂周进行突然问这句话的意图,他们现在不是过得挺开心的吗?怎么想,现在和睦温馨的景象都和这句话格格不入。“为什么要恨你啊?”丁小伟狐疑地看着他。

周谨行心里不是滋味,他有种错觉,这种错觉指责他。

指责什么?他好像就是冲着丁小伟直来直往的性子一直骗着他。可是他没有,他虽然混蛋过。那是因为他什么都放不下,放不下遗产家权,放不下他的后代,放不下他的真爱。所以他自己为处理得很好,他去一一追求这些东西。最后,他什么都有了,周家的大权,自己的儿子。可是他却怎么也要不回丁小伟了。怎么也要不回那个直来直往的男人。

“丁哥,我原来那么混蛋.....”周谨行不敢再看他,他欠丁小伟的那些他还不完。

丁小伟明白了他的意思,脑海里瞬间浮现出眼前的人冷冷的一句“我不认识你。”,还有那个通过电话传过来的,儒雅的,虚假的声音。他抬起头看了看眼前的人,他眸子里充斥着愧疚和落寞。

丁小伟摇了摇头:“嗨—丁哥恨你干什么。”

“我装不认识你,为了家里的事丢下了你。你不恨我吗?”周谨行收回在丁小伟肩膀上的手。

丁小伟装作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这不显得你丁哥太小气,再说,你现在 不就在这呢吗!大活人一个,如假包换啊。哈哈哈哈哈。”

怎么没有恨,要不然他就不会发疯似的去找周谨行,为了他一句解释跑去公司。他这个年纪了,还憧憬什么情啊爱啊。自己数数最多还有四十多年的日子过,一想这三十几年过得多快啊,一晃的事。人生哪能经得起折腾。他想找个人搭伙过日子, 就是简单的每天都能看到对方。那种踏实,当他知道周进行真正的身份的时候,他就不期待了。

“丁哥.....”周谨行心里不舒服,他这辈子就亏欠丁小伟一个人。不过幸好,他还有一辈子可以还。

“  ....那都是以前了。都过去了,别寻思了。嘿,谁还没点挫折经历。都过去了,啊。”他倒是想安慰周谨行一样,殊不知想一想这场感情受伤的不是自己吗。

“丁哥,我爱你。我能用我一辈子补偿你。”周谨行一只手抓住丁小伟的手,一只手轻轻的按着丁小伟的后脑勺,把额头靠在一起。丁小伟半天没说话,他愣愣的看着周谨行闭着的双眼。

操,自己这辈子是搭进去了。


妹叔:BGM路过人间

“以为痛过几回,多了些修炼,路过人间,就懂得防卫。”

“说来惭愧,人只要有机会,就有沦陷。”


赵锦辛看着黎朔坐在沙发上看书,修长的手指翻着书页,“唰唰”的声音响应着窗外枯干的老树掉着叶子。

不知不觉就是秋天了。

赵锦辛觉得秋天是最符合黎朔气质的季节。沉稳,恬静,像这急促繁忙的人间里最优雅的月光。

“黎叔叔,你真好看。”赵锦辛拄着下巴,痴痴的看着。

他怎么没有早点遇见这个人,他怎么没有在第一眼就单膝下跪向他求婚。

“你呀,又想什么呢?”黎朔把目光从书上移开,眼里尽是宠溺。

他曾想着自己不过是游历人间,顺便找个可以可靠的人走过一生,到自己老了的那一天,他和他坐在靠海的椅子上,聊聊以前,谈谈将来。

他以为这样的愿望不算过分,却一直被看好的人因为种种理由分手。他开始觉得老天要戏弄他,以为自己在情场上总是有用不完的甜腻手段,也始终得不到意中人的厮守。

他以为一辈子玩玩就算了,同性恋的圈子里每个人基本都是这样。可是当他遇到了赵锦辛,他开始感谢上帝,感谢上帝还惦记着他这个凡夫俗子。他受过的所有伤和痛,也只不过是为了积攒好运去遇见他。


“黎叔叔,你怎么能这么好?”赵锦辛没想到自己也有把情话抖完的那一天,对于眼前的这个人,他好像就只剩下这么一句话可以说。

他为了表哥的一句话,开始对这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展开了攻势。他以为自己就只是帮表哥解决了燃眉之急,却从来没想过自己的余生都被黎朔吸了过去。

 而他混迹于情场上的纨绔子弟形象,也瞬间消失殆尽。谁叫他一辈子都指只想着黎叔叔不放。


“你啊你,整天就只想着这些。”

“锦辛的脑袋里整天就装着黎叔叔一个人。要黎叔叔亲亲!”赵锦辛像个小猫一样,眯着眼睛看着黎朔。

“拿你没办法。”黎朔无奈的回头在赵锦辛的脸颊上烙下一吻。结果被赵锦辛抱住愣是把一个几秒的吻加深到了长达几个小时的——哔


谁都是抱着玩玩的心态游走,却不经意间拉起对方的手。


------------------------------------------------------------------------
我们想着念着彼此,期盼能一直走下去。

-----------------------------------------------------

我求求你们评论点赞!!!这篇花了我好长时间!!!!

sun shining

【周丁】【赵黎】两家的友好建交

卧室里装着透明的黑,窗帘那边是刺眼的光辉。

丁小伟意识醒了,但眼皮还是沉的。转头看了看身边的人正睡得香,他想干脆也再睡一会。

这个时候,只要心静一静,连没做完的梦都能接上。

就当丁小伟看着玲玲被人贩子拉上车,他刚要拔腿去追的一瞬间,周谨行的胳膊结结实实的压在他的胸口。

“卧槽!!”丁小伟彻底吓醒了。 他眉毛都跟着立起来了,紧接着环顾四周,他发现他好像瞬间失忆了。好想记不起周围的一切和他有关了。

“怎么了怎么了?丁哥?丁哥?”周谨行抓住他的肩膀,轻轻安抚着。

他看到周谨行那双茶色的眼眸,瞬间安心下来。

“卧槽媳妇,我梦到玲玲被抓走了。”那种安心,不可言喻。说句幼稚点的话,...

卧室里装着透明的黑,窗帘那边是刺眼的光辉。

丁小伟意识醒了,但眼皮还是沉的。转头看了看身边的人正睡得香,他想干脆也再睡一会。

这个时候,只要心静一静,连没做完的梦都能接上。

就当丁小伟看着玲玲被人贩子拉上车,他刚要拔腿去追的一瞬间,周谨行的胳膊结结实实的压在他的胸口。

“卧槽!!”丁小伟彻底吓醒了。 他眉毛都跟着立起来了,紧接着环顾四周,他发现他好像瞬间失忆了。好想记不起周围的一切和他有关了。

“怎么了怎么了?丁哥?丁哥?”周谨行抓住他的肩膀,轻轻安抚着。

他看到周谨行那双茶色的眼眸,瞬间安心下来。

“卧槽媳妇,我梦到玲玲被抓走了。”那种安心,不可言喻。说句幼稚点的话,就好像他小时候做噩梦看到了他妈。

“梦都是假的,玲玲还在隔壁睡觉呢。”周谨行笑了笑,把下巴搭到他的肩膀上:“还有我呢。”

丁小伟深深呼了一口气:“妈的,这两天我去接孩子。”

“嗯?你不信我?”

“不是,我信你。还是自己安心。”

“你这还是不信我。”

“哪有啊!我最爱我媳妇了!”

“丁哥,亲一个。”


比起那边惊心动魄慌慌张张的气氛,黎朔这边倒是已经穿的立正的准备吃早饭了。

“黎叔叔,你喂我~”赵锦辛摆弄着手机,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黎朔看。

“别玩手机了。”黎朔用手指点了点他的额头。接着把鸡蛋送到他的嘴边。赵锦辛听话的放下手机,双眼一边注视着黎朔,一边吞下煎得金黄的鸡蛋。

“黎叔叔,腰还疼吗?”

黎朔愣了一下,接着笑开了。

“你呀,真拿你没办法。”

“黎叔叔不着急,你有一辈子可以想。”



周谨行这边收拾完已经是九点多了。孩子还在睡懒觉,小白就跟在他们脚后晃悠。

“丁哥,今天家里要来客人。”周谨行咽下一口早饭,绅士的擦了擦嘴。

“谁呀?我认识吗?”

“就是上回和我一起出差的黎朔。”周谨行细致的观察着丁小伟的神态。他一想起原来丁小伟看见黎朔那春心荡漾的劲儿,别提多酸了。

果然,丁小伟像是两眼冒光一样:“就那个长得可帅的合作伙伴啊!”

周谨行没说话,点了点头。


“锦辛,我要出去一趟。”黎朔扣好扣子,整了整领子,扭头对正看言情剧的赵锦辛说。

“谁!”赵锦辛几乎是瞬间就扭过头。

“周谨行。”黎朔看到他那个样子笑出了声。

“工作上的事?”赵锦辛警戒的抬着眼眸看着他。

“不是,就是去家里坐一会。怎么?又吃醋了?你放心吧,他都有孩子了。”

“我跟你一起去。”赵锦辛从沙发上跳起来,搂住黎朔的脖子亲了一口。

“乖,就是去看看。”

“我也去看看不行吗?黎叔叔不爱我了,都不带我出去。”

黎朔拿他没办法,再三叮嘱他别说什么出格的话。赵锦辛也是三个指头朝着天,向他保证就是陪他出去透个气。

一路上,赵锦辛没少打探丁小伟。

“他长什么样啊?”

“嗯.....很俊朗,英气。看着不像是.......”

“被压的那个吗?”

黎朔对他的直白早已见怪不怪,他笑着点头。

“那你见过他吗?”

“见过,人很直爽。”

听到直爽这两个字,赵锦辛好像如释重负一般靠在了黎朔的肩膀上。


“黎大哥,来啦。”周谨行笑的眼睛弯弯的,看到身后的赵锦辛慢慢恢复了原样。

“赵公子也来了啊。”周谨行对赵锦辛的印象还停留在“混蛋”“花心”这类的字眼。

“周总好啊,我陪黎叔叔过来,你有什么意见?”赵锦辛攥紧了握着的周谨行的手。

站在后面的丁小伟觉得一阵阵冷意扑面而来。他尴尬的挠了挠头,拽了拽周谨行的衣角:“快进来快进来,都站门外干什么啊。哈哈哈哈....”他自己都觉得尬。

“这位就是周总的男朋友了吧。幸会,我叫赵锦辛。”他伸出手。

“啊,幸会幸会,我叫丁小伟,你叫我丁哥就行了。”


小白看到家里进了生人,象征性地叫了几声,然后热情的扑到黎朔的怀里。

他见过这个人一次,连它都能感觉到这个人扑面而来的暖。

“黎叔叔说你们都有孩子了啊。”赵锦辛环顾四周,却也没发现孩子的影子。


“嘿,这不看你们来送到他爷爷家了。”丁小伟坐在周谨行旁边。他觉得这辈子除了小时候亲戚来走访以外从来没这么尴尬。


“谨行,最近公司怎么样?”黎朔也开始没话题找话题,拘谨的拿着水杯。

“啊,都还可以。”周谨行笑了笑。

丁小伟就这么沉默盯着三个人,心里就一个想法。

怎么都他妈的这么帅???!这是基因的问题?

赵锦辛和丁小伟面对面,一直上下打量,看的丁小伟十分不自在。加上周谨行那边聊得正投机,他越发觉得自己与世隔绝。

“丁哥,你多大啊?”赵锦辛拄着下巴问他。

“啊?我啊。我都三十多了。”

 “看着不像啊。”赵锦辛眼睛咪咪着。

丁小伟心想这纯属说谎不眨眼睛,他这副世俗,一看就被世道摧残了就好久好久的人,一打眼看上去好像四十多岁都有了。

他苦笑着点头。

赵锦辛凑近丁小伟,“你们,那方面怎么样啊?”现在年轻人都这么放的开?丁小伟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周谨行瞥到这个情景,装作不经意的往丁小伟那边窜了窜。

“哪.....哪方面?”丁小伟只得装傻充愣。

赵锦辛得意地向后仰。


终于送走了这两个人,明明什么么都没干的丁小伟瘫在沙发上:“妈呀,太他妈的累了。”周谨行坐在他旁边,一边胳膊环住他。

“怎么了?”周谨行轻轻在他的侧颈落下一吻。

“那个赵锦辛太渗了,不对,不能这么说”丁小伟直了直上半身:“太贼了。”他又懒洋洋的趴了下去。结果靠在了周谨行厚实的肩膀上。

“还是个渣男呢。”周谨行的潜台词就是“丁哥你看我,对你多好”

他转念一想,不对,他原来还装作不认识呢。

“可怜黎总那么帅一男的了。”丁小伟全然没听出来,还惋惜的可怜别人。



“黎叔叔,你想不想要孩子啊?”赵锦辛整个人都贴在了他身上。

“想啊,现在不过没时间罢了。”

“等有时间了我们就要一个。”

“可以问问程秀哪个代孕公司好。”

“不用代孕公司。”

黎朔愣了几秒:“你个小淫魔!”


原来,我们都历经了那么多的苦难,也都只是为了遇见最好的你。

七分糖的芒果牛奶西米露
188与家主们的六一儿童节 十...

188与家主们的六一儿童节

十对!带我们可爱的小十和四火哥哥玩儿啦!

为什么六一过了这么久你才发啊?

额,当然是我得观察了他们怎么过才能写啊(呸,你就不能承认是自己是鸽了吗)

这都屏蔽???

188与家主们的六一儿童节

十对!带我们可爱的小十和四火哥哥玩儿啦!

为什么六一过了这么久你才发啊?

额,当然是我得观察了他们怎么过才能写啊(呸,你就不能承认是自己是鸽了吗)

这都屏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