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周云蓬

831浏览    250参与
ownage

他们看不开,我学周云蓬看不见

别了…九月。

他们看不开,我学周云蓬看不见

别了…九月。

背着王八的女混混

随 心 所 欲真好啊

听周云蓬真的可以听哭

随 心 所 欲真好啊

听周云蓬真的可以听哭

藏痣_狗肉

读老周的书,想,一个盲人眼中的世界怎么就那么美丽,后知后觉,不是世界美丽,世界原本如此,相由心生,是他心里的世界美丽罢了。

读老周的书,想,一个盲人眼中的世界怎么就那么美丽,后知后觉,不是世界美丽,世界原本如此,相由心生,是他心里的世界美丽罢了。

藏痣_狗肉

“小河的音乐之旅起于军营,那时他是个炊事兵,专业是和面蒸馒头。馒头蒸好,开始练琴。他那时的创作风格是军营摇滚,歌词都是‘反战’、‘可不可以吃饭前不集体唱歌’之类的题材。

……

有人回忆,在‘河’酒吧第一次见到小河:骑一个‘二八’的破自行车,耳朵上挂一个存车牌,勾着京剧脸谱。一看就是个邪派高手。

……

话说那是一个滴水成冰的冬天,蓝岛商场门口做了一场开业庆典,玮玮老老实实的唱完了歌,小河上去,背对观众,开始漫长的调音,现场观众一片茫然。之后他忽然回身,好像刚刚看见台下有这么多人一样,说:‘这大冷的天,你们站这儿干嘛呀?赶紧回家吧。’

……

2010年,在一次演出中,小河表演富士康跳楼...

“小河的音乐之旅起于军营,那时他是个炊事兵,专业是和面蒸馒头。馒头蒸好,开始练琴。他那时的创作风格是军营摇滚,歌词都是‘反战’、‘可不可以吃饭前不集体唱歌’之类的题材。

……

有人回忆,在‘河’酒吧第一次见到小河:骑一个‘二八’的破自行车,耳朵上挂一个存车牌,勾着京剧脸谱。一看就是个邪派高手。

……

话说那是一个滴水成冰的冬天,蓝岛商场门口做了一场开业庆典,玮玮老老实实的唱完了歌,小河上去,背对观众,开始漫长的调音,现场观众一片茫然。之后他忽然回身,好像刚刚看见台下有这么多人一样,说:‘这大冷的天,你们站这儿干嘛呀?赶紧回家吧。’

……

2010年,在一次演出中,小河表演富士康跳楼事件,在两米高的舞台上,抱着吉他高喊一声‘我后悔啦!’一跃而下,结果动作变形,当时就躺地上了,双脚骨折,疼的满头大汗,观众还兴高采烈地评价:演的太像了。过了一会儿才觉得不对,赶紧送医院。小河从此开始了他的轮椅生涯。

……

有一天,小河开始拄着拐蹒跚的走路了。再过几天,拐扔掉,背着琴,开始在家里楼上楼下做负重练习。终于某日,小河过马路时,一辆车飞驰而来,他拔腿就跑,等到了路对面,小河惊喜的发现,自己回跑了。”

老周写小河。


藏痣_狗肉

“紧接着,他话锋一转,说自己还有个弟弟,也是九岁失明,我心里嘀咕,您家也太不幸了,然后听他说:‘弟弟就是你。’吓得我连忙起立,这份荣耀实在不敢当。”

老周初见胡德夫,胡德夫哥哥九岁失明。

“紧接着,他话锋一转,说自己还有个弟弟,也是九岁失明,我心里嘀咕,您家也太不幸了,然后听他说:‘弟弟就是你。’吓得我连忙起立,这份荣耀实在不敢当。”

老周初见胡德夫,胡德夫哥哥九岁失明。

似二陆初来俱少年

夏秋之交,操场上暖风凉风真假混售。
再见了,最后七分钟的九月。

夏秋之交,操场上暖风凉风真假混售。
再见了,最后七分钟的九月。

藏痣_狗肉

“我是通过王小波认识杜拉斯的,看到她的小说里写到东北的抚顺,特别惊讶。我的家离那儿很近。那里是最不浪漫的煤矿城市。一想到杜拉斯《情人》中的男主人公操着一口接近赵本山的抚顺话泡妞,就让我忍俊不禁。”

对,我才意识到电影里梁家辉说的不是东北话。

“我是通过王小波认识杜拉斯的,看到她的小说里写到东北的抚顺,特别惊讶。我的家离那儿很近。那里是最不浪漫的煤矿城市。一想到杜拉斯《情人》中的男主人公操着一口接近赵本山的抚顺话泡妞,就让我忍俊不禁。”

对,我才意识到电影里梁家辉说的不是东北话。

藏痣_狗肉

工作人员:“公园今天维修。”

摄影师:“拍鸟,不拍人。”

工作人员:“那也不行。”

周云蓬:“鸟也修吗?”

工作人员:“……也修。”

(拿介绍信,让工作人员请示上级,批准,进入公园。)

周云蓬:“领导是怕鸟有怨,一进门,孔雀跪一地。”


看第一页就止不住的笑,老周太有意思,实在想不起上次看这书的心情了。


工作人员:“公园今天维修。”

摄影师:“拍鸟,不拍人。”

工作人员:“那也不行。”

周云蓬:“鸟也修吗?”

工作人员:“……也修。”

(拿介绍信,让工作人员请示上级,批准,进入公园。)

周云蓬:“领导是怕鸟有怨,一进门,孔雀跪一地。”


看第一页就止不住的笑,老周太有意思,实在想不起上次看这书的心情了。


逸笙

“我们住过的那些陌生的床,将连接成为踏板,渡我们上船过河。那些日夜赶路的人,晨起留下空床,洁净的肮脏的床今夜会有别人安睡。也许我们行走的意义就是为别人腾空一间房子,腾空十字路口、路边的石凳、树下的阴凉。最后我们死去,认真地扫除自己的异味、污渍,为后来者腾空一小块儿世界。”

“我们住过的那些陌生的床,将连接成为踏板,渡我们上船过河。那些日夜赶路的人,晨起留下空床,洁净的肮脏的床今夜会有别人安睡。也许我们行走的意义就是为别人腾空一间房子,腾空十字路口、路边的石凳、树下的阴凉。最后我们死去,认真地扫除自己的异味、污渍,为后来者腾空一小块儿世界。”


青宇


周云蓬,男,1970年出生于辽宁,最具人文气质的中国民谣音乐代表。9岁时失明,15岁弹吉他,19岁上大学,21岁写诗,24岁开始随处漂泊。周云蓬的诗歌《不会说话的爱情》获得2011年度人民文学奖诗歌奖。
《牛羊下山》
专辑曲目
1关山月/ The Moon At the Fortified Pass
2杜甫三章 / The trilogy of DuFu
3 草木深 / The Spring in Grassness and Forest
4 游子吟 / A Traveller's Song
5长相思/ To the tune of Chang Xiang Si
6春歌/ A Song of Spring
7...


周云蓬,男,1970年出生于辽宁,最具人文气质的中国民谣音乐代表。9岁时失明,15岁弹吉他,19岁上大学,21岁写诗,24岁开始随处漂泊。周云蓬的诗歌《不会说话的爱情》获得2011年度人民文学奖诗歌奖。
《牛羊下山》
专辑曲目
1关山月/ The Moon At the Fortified Pass
2杜甫三章 / The trilogy of DuFu
3 草木深 / The Spring in Grassness and Forest
4 游子吟 / A Traveller's Song
5长相思/ To the tune of Chang Xiang Si
6春歌/ A Song of Spring
7 冤家 / Enemy -Like Lovers
8 不会说话的爱情 / Love Without Speaking
9 不会说话的爱情(小河) / Love Without Speaking ( Xiao He)

藏痣_狗肉

《神探亨特张》应该是六哥处女作,从这儿入的六哥的书坑,最早知道“张立宪”是在团长里,那个理想主义的国军兵,给小醉描述巴祖卡发射炮弹的声音,“哄”的一声,“张立宪”就是249借用的六哥本名,就像康丫叫“康火镰”,是“康洪雷”的谐音。

中午吃清油火锅,选了电脑里存的片子,这两年开始用百度超级会员,就好久不看电脑里的存货了,吃火锅看抓小偷还挺过瘾的。

2012年的片子,所以都是那个时候的热门话题,碰瓷儿的:还有p1,就是司机撞了孩子之后,又倒车碾压;成群结队的小偷进北京扒窃;微博上大V掐架之类的。

p2,扒窃团伙培训基地,我还真不知道“古德儿白”是东北英语hhh

p3,有可能是真的六嫂……...

《神探亨特张》应该是六哥处女作,从这儿入的六哥的书坑,最早知道“张立宪”是在团长里,那个理想主义的国军兵,给小醉描述巴祖卡发射炮弹的声音,“哄”的一声,“张立宪”就是249借用的六哥本名,就像康丫叫“康火镰”,是“康洪雷”的谐音。

中午吃清油火锅,选了电脑里存的片子,这两年开始用百度超级会员,就好久不看电脑里的存货了,吃火锅看抓小偷还挺过瘾的。

2012年的片子,所以都是那个时候的热门话题,碰瓷儿的:还有p1,就是司机撞了孩子之后,又倒车碾压;成群结队的小偷进北京扒窃;微博上大V掐架之类的。

p2,扒窃团伙培训基地,我还真不知道“古德儿白”是东北英语hhh

p3,有可能是真的六嫂……

p4,老张以前追过一贼,结果贼跑的时候让车撞残了,中间抄手走的是那贼的弟弟,天天蹲老张家门口讨说法要钱。后面走的是小区警察,老张一早出门,贼弟弟跟着,小区警察不放心也跟着,挺有意思的画面。

p5,周云蓬饰演张发财,老周本身就是盲人,估计好多人听过他唱的海子的《九月》和《不会说话的爱情》,上大学的时候特别喜欢他,还买了《绿皮火车》。

p6,“五行缺德”。


Cloris

#今日最佳#

“如果你突然瞎了该怎么办?我一直喝酒,喝死拉倒。”

想起在Dialogo nel Buglio的体验,视力被剥夺,坐在嘈杂的小酒馆里意料之外感到内心无比平静。醉生梦死也不过如此。

#今日最佳#

“如果你突然瞎了该怎么办?我一直喝酒,喝死拉倒。”

想起在Dialogo nel Buglio的体验,视力被剥夺,坐在嘈杂的小酒馆里意料之外感到内心无比平静。醉生梦死也不过如此。

_黍离开车去东北

我最亲爱的妹呦,我最亲爱的姐,我最可怜的皇后,我屋旁的小白菜。

红肚兜,黑头发,雪花白。


可恨粉丝没文化,一句卧槽走天下。

我最亲爱的妹呦,我最亲爱的姐,我最可怜的皇后,我屋旁的小白菜。

红肚兜,黑头发,雪花白。


可恨粉丝没文化,一句卧槽走天下。

夜话

哥哥他唱“却看妻子愁何在”那里真的好可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莫名其妙又一本正经地口胡哈哈哈哈哈哈

哥哥他唱“却看妻子愁何在”那里真的好可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莫名其妙又一本正经地口胡哈哈哈哈哈哈

食野社

绿皮火车

书名:绿皮火车

作者:周云蓬

[1]

我坐在车厢连接的地方,想象着将要面临的大城市。我终于一个人面对世界了,拿出事先买好的啤酒和煮鸡蛋,喝上两口,于是世界就成我哥们儿了,和我在一起。


[2]

他最后还是回到了盲人影院,

坐在老位子上听那些电影,

四面八方的座椅翻涌,

好像潮水淹没了天空。


[3]

头上的太阳 远走了 高飞了 不再回头

白色的鱼群 游过来 跳着舞 沉默不语

冰雪张开眼 看着他 对他说 那是北极光


[4]

我想他漂泊异国的乡愁是有根的,那个根就在青果巷,...

书名:绿皮火车

作者:周云蓬

[1]

我坐在车厢连接的地方,想象着将要面临的大城市。我终于一个人面对世界了,拿出事先买好的啤酒和煮鸡蛋,喝上两口,于是世界就成我哥们儿了,和我在一起。


[2]

他最后还是回到了盲人影院,

坐在老位子上听那些电影,

四面八方的座椅翻涌,

好像潮水淹没了天空。


[3]

头上的太阳 远走了 高飞了 不再回头

白色的鱼群 游过来 跳着舞 沉默不语

冰雪张开眼 看着他 对他说 那是北极光


[4]

我想他漂泊异国的乡愁是有根的,那个根就在青果巷,在古运河边,木楼上,奶奶教他背唐诗,垂下篮子,从货郎的船上买糖果。


[5]

临时空调出现故障,舞台上很热,唱歌的时候,还有一些飞蛾撞到我的脸上,每一次张嘴,我都害怕有爱好音乐的飞进去一两只。


[6]

年轻的心容易点燃,长久地不易熄灭。多数人的临别赠言都是:“冬天再来。”


[7]

城市都长得越来越像,兰州你可以叫它广州,也可以叫它抚州,还可以叫它郑州。


[8]

坐在法国南部的小城的剧场台阶上,捧着笔记本上微博,搜索国内高铁的所有新闻,愤怒地发帖、声讨、追问,感觉中国无处不在。


[9]

全世界的嬉皮士、坏青年都云集在他墓前,抽烟喝酒。他在死亡中也醉得从来没有醒来过。


[10]

我常提起自己视觉中的最后印象是在上海动物园看大象吹口琴。可有时又觉得恍惚不对。大象如何能吹口琴?不合比例,技术难度太大了。但我的确是在上海失明的,这也是上天对我的照顾,让我看了一眼那年代中国最绚丽的城市:霓虹灯、各种颜色的小轿车、夜航船上的奇幻的灯语。


[11]

搭上韩寒的顺风车,我也出了点小名。很多陌生人见了我都会介绍:“老周,我是看《绿皮火车》认识你的,听说你还会唱歌?”真是令人悲喜交加,我好像是个卖烧饼的,听到人夸奖“您的油条太好吃了”一样。


[12]

话说我住在香山的时候,接到一上海姑娘的邮件,标题是:周云蓬,我爱你。那时候,在山上,整天与荒坟古树昏鸦为伴,对爱情就是两个字:渴望。我赶快回信,邀请她来香山,共商“国是”。等到春暖花开之际,姑娘翩翩而至。先请她到山下最好的饭店吃饭,然后,邀请她漫步植物园。走啊走,姑娘只谈人生、梦想,饭都快消化完了,刚谈到哲学。我一想后面还有宗教呢,要正确引导一下舆论了,就暗示了几句,没反应。后来,我实在疲劳了,干脆冒险吧,犹犹豫豫地想抱她一下,胳膊还在半空中,就听姑娘大喊一声:“你要干什么?”我就崩溃了,多少天的向往和那傻瓜胳膊瞬间成了稀里哗啦的唐山大地震。

后来她来信告之:你误会了我们之间纯洁的感情。这时候,我想起来,上海那个乐队顶楼的马戏团的歌词:你上海了我,还一笑而过。


[13]

有地方住就不错了,能活着就挺好了。等我离开这间房子,死亡来临时,那将是又一次崭新的旅行。哪儿都会有房东,哪儿都会有空房出租,流浪者不必担心,生命也不必担心死亡。我将死了又死,以明白生之无穷。


[14]

血管里流淌着毒牛奶、地沟油,骨头上贴附着注水肉,隆起的肱二头肌注入瘦肉精,镀金的假牙咬着假烟,鼻梁被假不锈钢撑起,心脏是个乡镇企业生产的起搏器,舌头如蝗虫,遮蔽阳光。


[15]

绿妖说:“我编了一个名字,没想到现实中还真有。只不过它是住死人的。”

但小说里的人不是死人,你掐他们一把,甚至自己也会激灵地打个冷战。只要北京不被沙漠覆盖,那些人就还存在,在国贸地铁,在世贸天阶,在宋庄,在方家胡同,他们换了衣服,换了面孔,从一个酒局奔向另一个酒局,从一个小办公室奔向一个大办公室,从一个身体奔向另一个身体,梦里全是天通苑的楼房,醒来是三环,那里已成为巨大的停车场。他们跑啊跑,一旦被人生唤醒,他们就会被淹死。


[16]

左小祖咒是个什么样的音乐家?永远不配合。比方他的某首歌,差一点就忧伤起来了,然而他坐下来打了个哈欠。或者,差一步就快乐了,他转身拐弯了。他的音乐是多向性的,里面道路纵横,你可以自由出入。这决定了他独特的唱腔,晃晃悠悠,决不靠岸。


[17]

想当初,左小祖咒一见我就催促说:“老周,快开微博吧,像我们这种没有唱片公司的,就需要互相推。”有一次,他还向我现身说法,先拍了一张我们的合影,发到微博上,然后说:“你看,现在已经有二十个转发了。”他说,“这二十乘以二十,就几百几千个转发了。”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计算出来的。

后来在北京的饭局上,经常是几个人就不说话了,耳闻滴滴答答的按键声,好像在发电报。那是“王小山”们在发微博。席间,张玮玮说:“刚才出去买烟,看见一有军衔的军人,买了两盒杜蕾斯。”我傻乎乎地问:“杜蕾斯这烟好抽吗?”满座大笑,进而沉寂下来,周围全是滴滴答答的发报声。大家都在抢发微博。


[18]

左小还经常向我传授“秘诀”,说上午十点是黄金时间。所以有时半夜我睡醒想到一个段子,手痒得都睡不着觉,但还是憋着,等到上午十点,迫不及待地发上去。瘾就这样越来越大,看谁都像微博的素材。耳朵像个雷达一样,搜索周围有趣的对话。但是喝醉了不能发微博。十三月的老总卢中强曾经语重心长地告诉我:“喝酒前,把手机、电池、卡放在三个不同的地方。”然后我们就开喝,过一会儿,老卢喝多了,开始跟别人在微博上对骂,进而发展到拿起手机,说咱们打一架,你约个地儿。第二天早上,我看他的微博写道:一个早上醒来买烟删微博的人,是没有前途的人。


[19]

回北京的飞机上在放映一段天文科普节目,离地球不远的很多恒星都有可能随时爆炸,只需三秒,地球上的生命就全消失了。也许明天,也许一万年。科学家最后安慰我们说,好消息是:我们无法预测,所以也无须惊恐。大难临头,瞬间即灭。大家下了飞机,都不断唏嘘,说看完这个节目,感觉人生观都变了。有人说,还买啥房子!有人说,赶快回家,今天晚上吃点好的。


[20]

隔日,我去了香港的“黑暗体验馆”。进馆前,每个人发了一杆盲杖,身上所有的光源都被收走。大家排着队,跟着盲人导游员,很不专业地挥舞着盲杖,乒乒乓乓地进入了黑暗世界。先是走过一段窄窄的踏板,摸索着进入船舱,先找到座位的,就大猩猩一样拍着凳子,召唤别人。船开始摇晃,周围有隆隆的海浪声,非常逼真。下了船,又依次体验了很多盲人生活中的场景。我不如同行者那么兴奋,总是先悄悄地走到最前面,恶作剧地在某个角落等待大家乒乒乓乓地走过来,等到他们突然摸到我,大叫:“是你吗?”我就很哲学地回答:“不是我。”

这只是一个模拟的黑暗中的行走,但本人曾经凭借一根盲杖去过西藏。我想,我的一生就是一个黑暗体验馆。大家出去了,会如获至宝地用起自己的双眼,而本人的体验还将继续下去,而且免费,赚了。


[21]

诗歌是有用的,看得见闻得到,踏踏实实地揣在心里,一摸,让你放心,硬硬的还在。


[22]

我想周老师还是不要徒劳地追赶时代了,落伍也是一种风格,只要你坚持得够久,时代的审美还会转回来。


[23]

她的墓像香喷喷的化妆盒,墓石光滑,上面雕刻了一圈白色玫瑰花。触摸之下,恍惚觉得里面装的是糖果,而不是死亡。


[24]

小邓,你真好,你让埋你的泥土都流出了奶与蜜。最后,大家倒上高粱酒,先敬她,绿妖很内行地叮嘱,这酒有劲儿,少给她倒点。愿生者常醉,死者有梦,两岸太平,再来看你。


阿右

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苏州出差还是极情愿的😌

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苏州出差还是极情愿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