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周罪

17006浏览    149参与
十二呀~

刺青

你才不是罪呢,以后你叫周礼物~

你才不是罪呢,以后你叫周礼物~


杳尘

【刺青】乱我心者

5k有荤菜 有私设

我来搞刺青了!!!不问三九的文笔真的绝了!!

好喜欢老男人谈恋爱的文!!!!

n刷还是觉得颇有况味 向全世界安利!

广播剧也超棒!吴磊的低音炮我太可了!!!

其实是想和广播剧番外相呼应的一个吃醋梗!


全文

嗯嗯这里放个小剧场

 小剧场: 

新的一周的周一,萧老师又被缠着和王老师一道从学校走出来,正烦不胜烦打算打车找周老师洗眼睛,就瞅见学院门口那辆熟悉的大G。


“周老师!”

他再也顾不上和身边的人虚与委蛇,扬起胳膊冲那儿打招呼,脸上的笑容瞬间几乎溢出。 


“嗯,萧老师。这位是?”...

5k有荤菜 有私设

我来搞刺青了!!!不问三九的文笔真的绝了!!

好喜欢老男人谈恋爱的文!!!!

n刷还是觉得颇有况味 向全世界安利!

广播剧也超棒!吴磊的低音炮我太可了!!!

其实是想和广播剧番外相呼应的一个吃醋梗!


全文

嗯嗯这里放个小剧场

 小剧场: 

新的一周的周一,萧老师又被缠着和王老师一道从学校走出来,正烦不胜烦打算打车找周老师洗眼睛,就瞅见学院门口那辆熟悉的大G。

 

“周老师!”

他再也顾不上和身边的人虚与委蛇,扬起胳膊冲那儿打招呼,脸上的笑容瞬间几乎溢出。 


“嗯,萧老师。这位是?”

降下的车窗里,周罪显然是好好收拾了一番,穿着小北给他新买的黑色衬衣,温柔地看着满脸惊喜的萧老师,虽问着别人却没转过去视线。 


“啊,这位是我们学院的王老师。王老师,我…朋友来接我啦,再见啊。”

“…啊…萧老师,明天见。” 


眼见着那人面色僵硬地挥手走开,萧刻再憋不住笑,“嘿这身衣服谁选的啊哈哈哈!小北选的吗?倒真适合示威啊哈哈哈!配上我们周老师这张脸,简直王霸之气哈哈哈!!!” 


“……不帅吗?”周罪就着靠过来的脑袋,揉揉他柔软的头发,略有些无奈地问。 

“帅!我们周老师天下第一帅!”  



第二天 

午饭后王老师终于磨磨蹭蹭地走到萧刻桌边,低声说—— 


“萧刻我真是看错你了!”

“?”

“这个世界!遍地飘零!” 


  -end

二斤小黄鱼
萧老师太会了 我为他去世一万次

萧老师太会了 我为他去世一万次

萧老师太会了 我为他去世一万次

顾佑.

满脑子都是萧老师和周老师的爱情。

满脑子都是萧老师和周老师的爱情。

喜薯与茶升

一表人才风流俏老师与黑社会酷guy(?)教室寻仇

《刺青》

萧刻 周罪

或许有点ooc(?)

最近难得得空,周罪想去萧老师那蹭课。

萧刻吃完最后一口煎蛋,弯弯嘴角:“那你可得早点,我的课很火爆的,来迟了,你只能坐最后一排,就不能近距离欣赏萧老师的盛世美颜了。”

周罪起身笑着在萧刻额头印下一吻:“一定,我就盯着你看。”

说是说得大言不惭,可一想到周礼物深邃的目光,心就突突跳。

连去上课的步伐都轻快了。

说到做到,还未进门就看到周礼物坐在第一排,或许是可爱的周礼物生人勿近的气场的原因,他的周老师四周都没人。

那个蒙头玩手机的寸头还挺招人喜欢。

手机震了一下,萧刻拿出手机一看。

【还没来吗?】

萧刻憋笑,回复到【这不来了吗】...

《刺青》

萧刻 周罪

或许有点ooc(?)

最近难得得空,周罪想去萧老师那蹭课。

萧刻吃完最后一口煎蛋,弯弯嘴角:“那你可得早点,我的课很火爆的,来迟了,你只能坐最后一排,就不能近距离欣赏萧老师的盛世美颜了。”

周罪起身笑着在萧刻额头印下一吻:“一定,我就盯着你看。”

说是说得大言不惭,可一想到周礼物深邃的目光,心就突突跳。

连去上课的步伐都轻快了。

说到做到,还未进门就看到周礼物坐在第一排,或许是可爱的周礼物生人勿近的气场的原因,他的周老师四周都没人。

那个蒙头玩手机的寸头还挺招人喜欢。

手机震了一下,萧刻拿出手机一看。

【还没来吗?】

萧刻憋笑,回复到【这不来了吗】

又觉不够,加了两个亲亲。

他要在上课时看到周罪红红的耳朵。

按照以往,在上课前的一段时间,萧刻都会和学生闲聊。这次,学生们出奇的安静。

“大家怎么这么拘束啊。”

周罪从他进来那一刻就看着他了,萧刻故意不触碰他的目光,越不碰脑洞越大胆,光想想就有点让人热血沸腾。

班长小跑上讲台,凑到萧刻旁边:“萧老师,你是不是欠人钱了?你招惹黑社会了吗?这位从你进门就盯着你了,啊!他在看我!萧老师,我……我……”

萧刻严肃道:“对,我已经把你们抵押给他了,你们要是不认真,当场抓获!”

觉出萧刻在开玩笑,班长也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回了座位。

趁着学生们低头做习题时,萧刻才眼神调戏周罪。

勾过来勾过去,等开始讲解习题,又是另一副模样。

下课,所有学生都走了,就剩周罪和萧刻。

萧刻故作老学究姿态踱步到周罪面前,压低声音责备到:“这位同学,上课怎么不带书呢?嗯?叫什么名字?”

周罪很配合:“叫周礼物。”

“好名字,谁取的?”

“爱人。”

周罪起身,捏了捏萧刻的脸。

萧刻覆在周罪的手上,轻轻笑了起来。

“感觉怎么样?萧老师有没有魅力。”

“嗯,有。”

周罪把萧刻握过粉笔的手塞进口袋,搓着,捂着。

一路走到停车场。

“周礼物气场太强,学生以为你来寻我仇的。”

周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坐进车里,萧刻系好安全带,侧身覆在周罪耳边:“他们说我欠你钱了,很大很大一笔数目,我能不能肉偿啊?”

周罪喉结滚动,下意识地压低嗓音:“我觉得刚才的阶梯教室就不错,萧老师上课的样子很性感。”

教室play,谁不想呢?

请脑补广播剧两位主创的声音,毛毛老师我可以!

邶风


🌸

【希望你永远快乐
任何选择之后都洒脱】

/《刺青》

周老师和萧老师太甜了叭


🌸

【希望你永远快乐
任何选择之后都洒脱】

/《刺青》

周老师和萧老师太甜了叭

青
刺青真的是最近读的书里面 唯一...

刺青真的是最近读的书里面 唯一本闭上眼睛也能感受到暖暖温情的书呢

昨天广播剧随着小剧场 放出了报幕神bgm 虽然今天是阴雨的秋日 但我仿佛看到了阳光

最好的萧老师

最好的周老师


刺青真的是最近读的书里面 唯一本闭上眼睛也能感受到暖暖温情的书呢

昨天广播剧随着小剧场 放出了报幕神bgm 虽然今天是阴雨的秋日 但我仿佛看到了阳光

最好的萧老师

最好的周老师








浮山晓秋

【周罪X萧刻】生病了,要抱抱

  周罪哪怕再直男都看出了萧刻的不对。


  平日早上叫他起床,最多也就在被窝里眠个十多分钟就起来了。今早萧刻硬是等自己早餐都做好了都没起来,甚至睡得更沉。


  周罪坐在床边,隔着被子推了推他:“萧老师,萧老师,该起来了。”


  萧刻整个人缩在被子里的,连一根头发都没露出来。周罪推搡了他好几下也没从被窝里探出脑袋来,顶多动了动腿或是翻了个身继续睡。


  “萧老师,早不起来就要迟到了,你待会儿还有课。”周罪轻轻拍打着萧刻的屁股。准确的说应该是拍打着屁股上盖着的被子。...


  周罪哪怕再直男都看出了萧刻的不对。


  平日早上叫他起床,最多也就在被窝里眠个十多分钟就起来了。今早萧刻硬是等自己早餐都做好了都没起来,甚至睡得更沉。


  周罪坐在床边,隔着被子推了推他:“萧老师,萧老师,该起来了。”


  萧刻整个人缩在被子里的,连一根头发都没露出来。周罪推搡了他好几下也没从被窝里探出脑袋来,顶多动了动腿或是翻了个身继续睡。


  “萧老师,早不起来就要迟到了,你待会儿还有课。”周罪轻轻拍打着萧刻的屁股。准确的说应该是拍打着屁股上盖着的被子。


  “嗯......心肝.....我再睡会儿......就一会儿......”萧刻的声音在被窝里显得异样奇怪,嗓音比平日里低了好几个调。


  “萧老师,早餐都做好了,你赶紧起来吃了得去学校了。”周罪开始伸手去扯被子,发现被子竟被萧刻死死裹在身上。


  “啊你别扯......我冷......”萧刻将自己裹得更紧了,整个人缩成一团,周罪这才注意到萧刻正在发抖。


  “冷?”周罪一听,赶紧伸了手进被窝里。不摸不知道,明明天气也不凉,此刻萧刻却浑身发烫。


  萧刻发烧了,周罪有些事错地抓抓头发,赶紧去外边给萧刻拿药。


  等周罪找到药时萧刻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没办法,周罪只能将他身上的被子扯开露出个角,让他把脑袋给露出来。萧刻满脸通红,脸上尽显虚弱疲态,嘴巴因为鼻塞而一张一合地呼着气,眉宇紧皱,像是在压抑着不适。


  “萧老师,别睡,先把药吃了。”周罪拍拍他的脸将他的头放在自己腿上,自己就这么跪在床上抱着他。“我待会儿给学校请个假,吃了早饭我们去医院。”


  “嗯......”萧刻有些烦躁地动了动,语调像是在反对,迷糊着往周罪怀里挤了挤,伸手环抱住了他结实的腰肢,“不要,我不去医院。”


  “要去的,你发烧了,不能不去看病。”周罪将手中的药送到萧刻嘴边,“先把药吃了,听话。”


  萧刻闭着眼满足地抱着他的心肝,虽然嘴里哼哼唧唧,但还是张了嘴把药吞了下去。周罪将水杯放在一边,把他身上的被子拉过来盖得紧了,心疼地问:“萧老师,你再撑会儿,我换身衣服就带你去医院。”


  “不要。”听他要离开,萧刻将他抱得更紧了,“别走,让我抱会儿。”


  周罪没办法,只好强忍着腿部的酸麻就这么跪着让他抱着,一边给学校打电话请假,顺便也将自己今天的客户推到了之后。


  “大哥,你得好好照顾我们萧老师,你要是不行我来,我对这种感冒最在行。”


  “行了这儿没你的事,你好好看店,我待会儿就带他去医院。”


  “对对对,医院必须去,萧老师这么好一个人可不能烧坏了。”


  “你个乌鸦嘴乱说什么呢。”周罪语气一沉,吓得电话那头的陆小北一个劲儿地道歉。挂了电话,周罪也不好再拖着,将萧刻往床上一放,自己便快速换了衣服。


  萧刻还是迷糊着,周罪只好替他把衣服换了,草草地抹了把脸用清水漱了口。


  萧刻靠在门框上不知道正喃喃着什么,周罪是一句也没听清,正蹲着给他系鞋带。当他站起来那一刻萧刻突然跟没了力气一样往他身上挂,周罪赶紧伸手将他抱住,让他挂在自己脖子上。


  萧刻呼出来的气是滚烫的,打在周罪脖颈实在不太舒服,更别提正发着烧的萧刻。


  “萧老师?萧老师?还能站稳吗?”周罪拍拍他的背问。


  “嗯......抱抱......”萧刻答非所问,也不知嘴里念叨着什么,抱了一会儿便突然松了手,站了回去。“嗯......不行......会传染.....咳咳......”一阵咳嗽之后,萧刻继续说道:“会传染给你......不能抱......”


  “萧老师......”周罪心里实在心疼难受,顾不得其他,他一手揽过萧刻的腰肢将他横抱了起来,将怀里的人往自己胸前靠了靠,让他躺得舒服一点。


  周罪轻轻将萧刻放在后座,自己钻进驾驶室就往最近的医院赶去。周罪开车稳当,即使是车速偏快也没太多晃荡,到了医院萧刻也都是保持着和上车时一样的姿势。


  周罪又赶紧将萧刻抱了出来,直奔急诊室。


  好在萧刻只是风凉引起的高烧,并不是很严重,周罪这才松了一口气,整个人撤下紧绷的神经,靠在椅子上缓气。


  在医生交代注意事项后,周罪便带着萧刻去输液了。想着也没吃早餐,护士在主动帮忙照看后便让周罪去买早点,顺便还帮萧刻带了一碗白粥和鸡蛋,等他清醒点的时候再吃。


  萧刻一直到快输完液才渐渐醒了过来。像是断了片似的,他压根忘了早上在家发生的事以及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医院。


  说是吃早点,其实这会儿都十点多了。


  输完液又坐着休息了一会儿,萧刻这才捡回了三魂七魄。


  “萧老师,你今天就好好在家休息吧,我留下来陪着你。”回家路上,周罪时不时瞥着坐在副驾驶上的萧刻说,眉宇间全是担忧和心疼。天知道刚才萧刻输液时因为难受哼哼了多少次,声声砸进周罪心里,都快砸出一个大坑来。


  “抱歉啊心肝,让你担心了,又害你没去上班,今天的客户多吗?推到以后会不会很忙?”萧刻转过头来十分内疚地看着他。


  “没有的事。”周罪笑了笑,“再多的客户在忙的工作都比不上萧老师的身体。今天客户就一个,放在以后做不会有影响的。”周罪将车驶进商场,找了个车位停下,“萧老师想吃什么我去买,你在车里等我。”


  “只要是你做的,我都爱吃。”萧刻冲他笑笑。


  两人回家的时候正好在饭点,周罪萧刻一前一后地走出车库,进了电梯。


  还好,一楼并没人按键,到第二楼时萧刻便开始掏包找东西。


  周罪提着东西站在前面,萧刻站在后边。周罪觉得腰上被人环抱住,扭头一看,萧刻正埋在自己后背抱着自己。


  “萧老师?”周罪抬了抬提着东西的手。


  “宝贝儿,转过来。”萧刻的声音又变得闷闷地,还以为他嗓子不舒服,周罪赶紧转了过来看着他。


  谁知道萧刻突然一挺,直接垫脚抱住了周罪的脖子,整个人都贴在了周罪身上。


  “萧......”


  “这样就不会传染啦。”萧刻笑嘻嘻地看着他,周罪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萧刻戴了个医用口罩。


  似乎是看穿周罪内心疑惑似的,萧刻笑着回应道:“是刚才你去买菜的时候我在药店买的口罩啦,我也担心会把病毒传染给心肝,不防不行啊,心肝要是病了可不得心疼死我?”


  “萧老师......”周罪一愣,低头在他额头落下一吻,“你病了我也很心疼。”


  “不心疼不心疼。”萧刻像个孩子似的安慰他,“心肝给抱一个萧老师就不难受了。周礼物可是有魔法的周礼物,包治百病的!”


  “好,不难受了。”周罪闭上眼,抵上了他的额头。


  事实证明,恋爱真的会使人智商为零记忆为零。所以,这俩人就从住家那层楼又被按去了一楼啦!

谋长风

失踪人口回归

写作业之前的常规摸鱼

祝大噶能抢到自己想买的东西

错别字写顺手了希望大噶看不到...

卑微爪写在线求红心蓝手

失踪人口回归

写作业之前的常规摸鱼

祝大噶能抢到自己想买的东西

错别字写顺手了希望大噶看不到...

卑微爪写在线求红心蓝手

Spike
就打这是年轻点儿的周老师吧 十...

就打这是年轻点儿的周老师吧

十八九,抛开压在身上深重的罪孽,本该还是个能笑闹的青年

就打这是年轻点儿的周老师吧

十八九,抛开压在身上深重的罪孽,本该还是个能笑闹的青年

桥半舫

周罪抬起眼看着林安,淡淡地问:“你想怎么放肆?”“我陪你。”“你们俩随便敬,敬过往敬明天都行,酒往我这儿倒,我接着。”

怼情敌加护食,周老师不说是不说,一说就是让人一个激灵过电那种苏。还特喜欢文里哥几个这个氛围,贫时骚断腿,正经起来有担当有侠气,真真实实为你好的那种朋友。冬天陪你爬山,过年陪你喝酒,知情识趣还局气。这个江湖太可爱了。

上头了,写点儿壁纸换着看。

彩墨/carpink海岸黄昏

周罪抬起眼看着林安,淡淡地问:“你想怎么放肆?”“我陪你。”“你们俩随便敬,敬过往敬明天都行,酒往我这儿倒,我接着。”

怼情敌加护食,周老师不说是不说,一说就是让人一个激灵过电那种苏。还特喜欢文里哥几个这个氛围,贫时骚断腿,正经起来有担当有侠气,真真实实为你好的那种朋友。冬天陪你爬山,过年陪你喝酒,知情识趣还局气。这个江湖太可爱了。

上头了,写点儿壁纸换着看。

彩墨/carpink海岸黄昏

桥半舫

“这两首歌送给周先生。”
“生日快乐……这是我今天第三次说了。”
“周先生,你三十五岁的时候遇见我,我希望……你余生都有我。”
—— 刺青

周老师艺术家,想象力、色彩、画面感、冲击力,他游刃有余灵感丰富,他怎么可能不浪漫?只不过他的浪漫在心底,不张扬不卖弄,他是踏踏实实把情话做出来的人。成熟的爱情不是非要求年龄,而是拿真心换真心,替对方妥帖。什么最动心?是恰好这个人也这样认真地爱你。

其实这两个人,一个忍着前任双相,一个忍着前任骗婚,说到底善良。

好人就得有好报,应该的。

(BGM-Poetic Justice ,看词你就知道了,萧老师真浪漫)

“这两首歌送给周先生。”
“生日快乐……这是我今天第三次说了。”
“周先生,你三十五岁的时候遇见我,我希望……你余生都有我。”
—— 刺青

周老师艺术家,想象力、色彩、画面感、冲击力,他游刃有余灵感丰富,他怎么可能不浪漫?只不过他的浪漫在心底,不张扬不卖弄,他是踏踏实实把情话做出来的人。成熟的爱情不是非要求年龄,而是拿真心换真心,替对方妥帖。什么最动心?是恰好这个人也这样认真地爱你。

其实这两个人,一个忍着前任双相,一个忍着前任骗婚,说到底善良。

好人就得有好报,应该的。

(BGM-Poetic Justice ,看词你就知道了,萧老师真浪漫)

Huī灰

《刺青》——不问三九
周罪×萧刻

昨日死,今日生。
Sin

成熟的人之间的爱情
是势均力敌的

因为是你
我可以将我的底线后退那么一点点

因为是你
我也可以战胜曾经无比害怕的“恶魔”

《刺青》——不问三九
周罪×萧刻

昨日死,今日生。
Sin

成熟的人之间的爱情
是势均力敌的

因为是你
我可以将我的底线后退那么一点点

因为是你
我也可以战胜曾经无比害怕的“恶魔”

阿铁小战士
昨日死,今日生。

昨日死,今日生。

昨日死,今日生。

戴远道

一个脑洞(短小)

拥有自己的纹身后,萧老师很得瑟。大冷天也非要穿露脚踝的裤子。周罪有点心疼,但是坳不过。

可是。。。。

“周老师,您这是美丽抗严寒吗?大冷天儿的.....”

“害,不冷不冷。”萧刻生怕别人看不见似得跺跺脚。

"sin...您是中学时代三角函数没学好,来回忆青春吗?”

.“……"萧刻竟一时无语凝噎。


一星期下来,萧刻终于受不了,把自己的纹身遮得结结实实。

"怎 么不秀了?”礼物揉揉怀中人的毛。

"现在全校都所道有个老师把三角函数文身上了。"萧刻委屈巴巴。

拥有自己的纹身后,萧老师很得瑟。大冷天也非要穿露脚踝的裤子。周罪有点心疼,但是坳不过。

可是。。。。

“周老师,您这是美丽抗严寒吗?大冷天儿的.....”

“害,不冷不冷。”萧刻生怕别人看不见似得跺跺脚。

"sin...您是中学时代三角函数没学好,来回忆青春吗?”

.“……"萧刻竟一时无语凝噎。


一星期下来,萧刻终于受不了,把自己的纹身遮得结结实实。

"怎 么不秀了?”礼物揉揉怀中人的毛。

"现在全校都所道有个老师把三角函数文身上了。"萧刻委屈巴巴。


小巫本巫

昨天晚上刚刚看完的刺青,老男人撒娇什么的,这也太🉑了叭!

昨天晚上刚刚看完的刺青,老男人撒娇什么的,这也太🉑了叭!

浮山晓秋

【周罪X萧刻】休息日的小日常

  今天是休息日,所以周罪并没有叫萧刻起床。难得的休息日,前几天萧刻熬夜赶课件和实验报告,整个人都消瘦了。

  早餐早就做好放在桌上,差不多到了得吃东西的时间,周罪才去卧室把人叫醒。

  “萧老师,萧老师,起来吃点东西。”

  萧刻在床上喃喃地翻了个身,半睁半眯地看了一眼站在床边的周罪,摊开手笑着说:“早啊心肝,抱一个。”

  周罪俯下身去将人抱着坐了起来,拍拍他的后背,说道:“早饭放桌上了,你快去洗漱,我去把牛奶热一下。”

  萧刻笑着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好的心肝,我真是太幸福了。”

  周罪摇摇头,“是我的荣...

  今天是休息日,所以周罪并没有叫萧刻起床。难得的休息日,前几天萧刻熬夜赶课件和实验报告,整个人都消瘦了。

  早餐早就做好放在桌上,差不多到了得吃东西的时间,周罪才去卧室把人叫醒。

  “萧老师,萧老师,起来吃点东西。”

  萧刻在床上喃喃地翻了个身,半睁半眯地看了一眼站在床边的周罪,摊开手笑着说:“早啊心肝,抱一个。”

  周罪俯下身去将人抱着坐了起来,拍拍他的后背,说道:“早饭放桌上了,你快去洗漱,我去把牛奶热一下。”

  萧刻笑着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好的心肝,我真是太幸福了。”

  周罪摇摇头,“是我的荣幸才对。”

  “所以我们又要开始互吹了吗,周老师?”

  萧刻打着哈欠走到桌边的时候周罪刚好把牛奶热了端过来,见他还一脸倦意,不免有些心疼:“还很困吗?要不你吃了东西再睡会儿?”

  萧刻摆摆手,“真是年龄大了身体不行了,要是放在以前,我通宵几天都还活蹦乱跳的,现在熬个夜就困成这样。好在周末没工作,可以好好休息,也可以多陪陪你。”

  “要不,我把今天的客户推了,就在家陪你?”周罪拉开椅子坐在了他对面。

  “没事,我待会儿直接去你店里补觉就行了。”

  “店里没有在家睡得舒服。”

 

  说出这句的时候,萧刻差点没被他逗笑。

  “哎呀真没事儿,我又不是第一次睡店里,睡得久了也觉得跟在家睡差不多,最重要的,你不也在嘛。哈……”说着,又是一个哈欠。

  周罪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直接给陆小北打了个电话:“小北,把今天和明天的客户都推到下周,这两天我就不去店里了。”

  “哎,真不用。诶你……”萧刻想拿来他的手机,却被周罪反手抓着他的手放在了桌上。

  “嗯就这样,店里你们帮忙看着,有什么事儿给我打电话,没事儿就别打了。”

  挂了电话后,周罪把手机往桌上一放,看着萧刻:“这两天客户不多,两天的客户我安排在周一周二就能一块儿搞定。这两天就在家好好陪陪你,难得现在空闲下来。”

  萧刻有些无奈也暗自窃喜,“心肝,你这么好,这让我怎么回报啊。”

  “说不上回报,这都是因为萧老师太好了。”周罪看了眼桌上的早餐,扬了扬头,“快吃吧,再不吃就凉了。吃完再去睡会儿,中午想吃什么?”

  “你做的我都想吃。”萧刻笑嘻嘻地咬了一口三明治,“晚上去看电影吧,最近新出了一部片子我还没机会去看,今天正好有空。”

  “好,叫什么,我先把票买了。”周罪喝了一口牛奶问。

  “我来吧,就当是补偿一下心肝为了我都把工作推了,就当是回报咯。”

  “嗯,听你的。吃饭吧。”

  吃过午餐,两人在沙发上腻歪了一会儿,十分难得地打开了电视,看起了当下的热门剧。

  “你看电视吧,我去把清洁做一下,有点脏了。”说完,周罪便站了起来准备去拿工具。

  “诶等下——”萧刻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怎么好意思让你一个人做,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们一起做,就当消消食。”

  周罪叹了口气握住他的手,“你难得空闲下来,做清洁这种粗活儿还是让给我做吧,你自己看看电视。”

  “什么啊周老师,你这就不好了,不想我陪着你一起做吗?两个人一起做效率更快,早点结束早休息,不用你一个人全揽着。你别跟我在这儿连做个清洁都客气的,咱俩一起。”

  周罪犹豫了几秒,终于是拗过了这根筋,“好,那我来扫地拖地,你擦一下桌子台面就行了。”

  萧刻刚洗完帕子,就接到了家里老萧的电话。

  “今晚有空吗?”

  “当然有空,今天周末不上课。”

  “今儿买了一些菜,晚上回来一起吃个饭?”

  “好啊,要带点什么水果吗?”

  “不用,家里有。啊?什么?”徐女士似乎在旁边跟正在打电话的老萧说了什么,过了一会儿,老萧才继续和萧刻通话,“把小周也带上吧,大家聚一聚。”

  “当然得带上。”说着,萧刻伸手在周罪下巴抚了一把,“怎么能让别人一个人在家苦等。”

  “那就这么说定了,小周有什么喜欢的菜吗?或者有什么不吃的?”

  “他不挑,你们做什么吃什么,不用这么麻烦。”

  “那就这么说定了。”

  等萧刻挂了电话,周罪才问道:“今晚要回家吃饭?”

  “是啊,家里买了点菜就说着让咱们回去吃,我想着的确有段时间没回去看看他们了。电影在晚上八点多,吃了饭正好过去。待会儿买点水果回去吧,前几天他们还说想吃猕猴桃。”

  “嗯,好。”

  萧刻和周罪回到家的时候,正好赶上菜全部上桌,徐女士还吐槽了一下萧刻时间准,还真是回家吃饭的。

  “来来来小周啊,来试试阿姨的糖醋排骨,以前萧刻小的时候能吃一大碗呢。”老萧特别客气地夹了两块贼多肉的排骨放在了周罪碗里。

  “以前萧刻小的时候啊,老喜欢吃我做的糖醋排骨,每天都嚷嚷着要吃排骨,不是糖醋排骨就是糯米排骨,每次吃完下来面前的骨头就他最多,我跟你叔叔加起来都没他吃的多呢。”徐女士也跟着调侃起来。

  “哎你们怎么能这么坑我呢,故意拿我说笑呢,要是人家嫌弃我了怎么办,你们可得负责。”萧刻做出一副生气的样子看着乐呵呵的二老。

  “我不嫌弃 ,萧老师这么好的人。”周罪的声音很低很轻,但是却很坚定,扎根在大家心里。

  “哎呀你们两个好好的,我跟叔叔啊也就放心了,以前啊……啊哦没事,不说以前……”徐女士意识到说错了话,赶紧改口,“只要你们两个在一起幸幸福福的开开心心,其他的都不重要,日子是你们两个过的,该怎么过你们好好选择。”

  “是啊,我们两口子也不在乎你们同性异性,只要彼此相爱,和和美美幸幸福福,比同性异性更重要。”

  “谢谢爸妈/叔叔阿姨。”

  吃完饭,两人陪二老看了会儿电视,盯着时间便出门去了电影院。

  “怎么样,手艺不错吧?”萧刻靠在座椅上揉揉饱和的肚子,笑着问一旁正在开车的周罪。

  “阿姨的手艺很好,难怪你小时候这么馋。”

  “哇周老师不得了啊,现在居然和他们一起说笑我了,是我萧老师平时太宠你,你就这么对我咯?”要不是周罪现在在开车,萧刻当真想把周罪拉进自己怀里一顿揉搓。

  “没有,我只是在想象嘴馋时候的你,还有你小时候的样子。”

  “好好好。”萧刻笑了一声,“今儿就饶了你,回家让你看看我嘴馋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周罪看了他一眼,“什么样子我也都喜欢。”

  “哎呀。”萧刻伸手在他脸颊挑了一下,“今天的周老板格外甜呢,我的大宝贝。”

 

  “是你很甜,萧老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