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周赵

948浏览    14参与
齐坤

【赵周】恰同学少年(3)

*赵周赵无差

*预备开车,开始点火抬手刹


      我心里不免为了没有得到的一顿免费晚餐可惜,一方面又开始好奇桌上都有些什么人,但就此打住,没有再往下发问的必要。我透过杂志页首的边缘看他靠着爬梯杠脱衣服,暗自比划了一下彼此的臂围,撇一撇嘴。这小子没看见我的深情注视,光是一抬眼就看见我仿佛是在翻他白眼。啧了一声就把手摊开,露出揪的皱皱巴巴的衣领子,嘴里含糊着:“没眼力见的,不知道伺候你哥哥一回,赶明儿哥哥还来点你的钟。”

     我是真不知道他这些浑话都从哪个犄角里刨出来的,每一个字都能收进我的人生引用金句宝典里,成为以后...

*赵周赵无差

*预备开车,开始点火抬手刹



      我心里不免为了没有得到的一顿免费晚餐可惜,一方面又开始好奇桌上都有些什么人,但就此打住,没有再往下发问的必要。我透过杂志页首的边缘看他靠着爬梯杠脱衣服,暗自比划了一下彼此的臂围,撇一撇嘴。这小子没看见我的深情注视,光是一抬眼就看见我仿佛是在翻他白眼。啧了一声就把手摊开,露出揪的皱皱巴巴的衣领子,嘴里含糊着:“没眼力见的,不知道伺候你哥哥一回,赶明儿哥哥还来点你的钟。”

     我是真不知道他这些浑话都从哪个犄角里刨出来的,每一个字都能收进我的人生引用金句宝典里,成为以后只要有条件场合都要拿出来晒的好梗。周巡说着话还来摸我大腿,茧子擦的人心里一阵恶寒,赶紧三下五除二就给他拾掇利索,扒了衬衫就由他带着蒸腾酒气霸占我已经暖和了的被窝。我愣是把他往边上挤半寸,倒给了他撒酒疯的机会。

      周巡说:你过去点,我都要掉地上了。

      我说:你他妈要给老子挤上墙了。

      周巡:早晚得上,提前适应吧。

      我把他腿踹出床沿,耳畔哨响,眼前突然一黑。到点熄灯了。我连台灯都没打开,只有玻璃透进来的路灯光线能起到个基本没有用的照明作用。周巡说睡觉吧,喝多了头疼。

我反正是睡不着,翻了个身冲着墙想鬼故事,刚到天人交际半梦半醒的时候,想到老人说做梦听见喊名字不能答应,身后就悠悠传来一声“赵儿”,我白毛汗一惊,顿时瞌睡虫暴毙。周巡猫我身后这么长时间愣还没睡着,他胳膊突然就搂上来,拍拍被说你转过来。我说:“干啥,我不抽烟。”周巡又使劲拍一把被:转过来,跟你说话。

      他的嘴就堵上来了,我也没躲。

      因为这事儿好像就该这么干,好像已经干过千八百回,从嘴唇的弧度契合到彼此之间温度的起伏传递,唾液交换,然后我和他都有点上不来气。等到我挣开他,抹了把嘴就支起来,把他压在身底下索吻,周巡喝的酒把我也弄高了,他手突然就使劲的摁了一下我的腰,同时也把我的嘴撒开,喘着气儿说:

      “哥们儿,管管,硌我腿了。”

严不醒。

周赵。让他降落

时间线大学毕业,混不吝的赵馨诚和颓废巡。努力贴白夜和刀锋。

赵馨诚第一人称。

  毕业之后我进了刑侦大队,上头还是老白带着,总的来说没什么大的变动。

     大概快年底那会,那天没什么事儿,半路回家的时候我接了周巡一个电话。同窗几年的情谊还在,再加上听说他那边最近不太顺,于情于理都不能推,干脆直接打车去了老地方。

  当年宿舍出来小聚,没少在外边下馆子,不过常去还是同一家。我进门看了一圈,周巡在角落里一桌跟我挥手,五六个空啤酒瓶子示威似的横七竖八杵我面前。

  “你干嘛?想不开了作践自己呢?”

  我扯开椅子,木头腿划着地板,声音特别响,但...

时间线大学毕业,混不吝的赵馨诚和颓废巡。努力贴白夜和刀锋。

赵馨诚第一人称。

  毕业之后我进了刑侦大队,上头还是老白带着,总的来说没什么大的变动。

     大概快年底那会,那天没什么事儿,半路回家的时候我接了周巡一个电话。同窗几年的情谊还在,再加上听说他那边最近不太顺,于情于理都不能推,干脆直接打车去了老地方。

  当年宿舍出来小聚,没少在外边下馆子,不过常去还是同一家。我进门看了一圈,周巡在角落里一桌跟我挥手,五六个空啤酒瓶子示威似的横七竖八杵我面前。

  “你干嘛?想不开了作践自己呢?”

  我扯开椅子,木头腿划着地板,声音特别响,但很快淹没在周围的人声嘈杂里。

  “你屁话怎么这么多……”周巡伸手冲我要烟,我从口袋里掏出剩的半盒,看也没看直接拍他手里。

  “…赵警官对我有意见啊?”

  放屁。我深呼吸,回他:“周巡,你丫喝高了别找我撒火。”

  “滚,你嫌你出门左拐。”

  他歪着头半眯着眼打火,拇指拨着塑料火机上的齿轮。我看着他抖着手打了两回,没着,心里冷笑。

  “行,那我不说别的,干了。”我从他脚边提溜起来一瓶,没找到起子,直接用牙崩开,扭头吐掉瓶盖,仰头往喉咙里灌。周巡对我较劲似的动作没什么表示,只斜在椅子里抽烟,面颊凹陷下去一块,用力嘬着烟棉。

  几口抽完,他在劣质桌布上头把烟摁灭,拎着酒瓶子装没事人一样跟我碰杯。我从一堆花生壳里头找到起子开下一瓶,隔着桌子透过烟雾看过去,感到一阵恍惚的陌生。

  我俩喝光了一箱青岛啤酒。

  结完账出门,周巡站在门口靠着墙低头发呆。我过去搂他肩膀,架着另一边胳膊搭我身上借力,俩人摇摇晃晃在路中间走。

  ……

  “来来来,带路啊老周。”站在小区楼门口,我狂拍他右脸试图把人叫醒。结果这人眼皮都不带动一下的,只能半拖半抱整上三楼,转身顺带一个擒拿把人摁门板上开始全身搜查。

  五分钟之后,我缴获钥匙一串,总共四把,一把我认识,剩下的是小概率问题,没一会儿便光明正大推门进屋。

  我叹气。

  “别装了,你好意思吗?”

  进门我就松了手,看周巡在角落里自动把自己缩好。我把俩人外套脱了,蹲下来用手背拍了拍他,这小子终于舍得睁开眼看我,没说话。

  我说,行,那咱先从内务卫生开始。

  我拽着他领子站起来,右脚踹开软不拉几的一个别子,把人带着往厕所冲,一路上稀里哗啦带倒一片杂物。

  “周巡你他妈看看你自己!”

  我打开厕所灯,暗黄的小灯泡在头顶闪。水龙头打开,我先往自己头上浇了个透,冷水劈头盖脸往下砸,我抹了一把,呼气。

  “赵儿……你别折腾自己。”

  我哑火了,半晌回他:“那有事儿咱俩一起解决行不行……”

  


---------------------他走过,唯独他走过。------------------------


END

严不醒。

周赵。无脑大学甜段子。

周巡x赵馨诚。第一人称


“大哥你好了没啊?”

我端着盆在门口伸着脖子朝里头喊,声带振动下又有几颗汗珠子顺着脑门往下淌。

周巡这小子有时候就是太龟毛,找个内裤能给宿舍翻出花儿来。八个人挤一屋本来就热,学校又不给空调,就一个破风扇吱吱呀呀在头顶转,动静比我们还半死不活。我随便扯了毛巾裤衩就往外边逃命似的窜,好歹门口过道还能蹭到阵风,就干脆靠着门框等。

屋里的周巡跟个大姑娘似的捋了把汗湿的刘海——当然这话不能当他面说,不然又得出一身汗。

不过现在还没洗,不着急。

我站了半天实在有点烦,把盆往门口一放进去看他到底搞什么名堂。结果看到人撅着个屁股在那儿擦他那凉席,这一下我就急了,甩了...

周巡x赵馨诚。第一人称



“大哥你好了没啊?”

我端着盆在门口伸着脖子朝里头喊,声带振动下又有几颗汗珠子顺着脑门往下淌。

周巡这小子有时候就是太龟毛,找个内裤能给宿舍翻出花儿来。八个人挤一屋本来就热,学校又不给空调,就一个破风扇吱吱呀呀在头顶转,动静比我们还半死不活。我随便扯了毛巾裤衩就往外边逃命似的窜,好歹门口过道还能蹭到阵风,就干脆靠着门框等。

屋里的周巡跟个大姑娘似的捋了把汗湿的刘海——当然这话不能当他面说,不然又得出一身汗。

不过现在还没洗,不着急。

我站了半天实在有点烦,把盆往门口一放进去看他到底搞什么名堂。结果看到人撅着个屁股在那儿擦他那凉席,这一下我就急了,甩了人字拖一脚踹上去:“我操,你咋还在这绣花呢?我在外头等了一身汗,就给你凉席擦不给我擦啊?”

当然我还是留了劲儿的,虽然被人说了好几回下手没轻没重,不过我还是觉得是我冤枉啊?

“行行行,给你擦。擦了今晚你也给老子睡?”

我琢磨着怎么回那荤段子,没注意给他得了空当擒住腿,等回过味儿来已经给结结实实仰面摔到下铺。想到我一身汗都贡献给了干净凉席,居然觉得有点对不起周巡,也对不起自己白等了半天的一身汗。

周巡掌心热得要命,还有汗,偏偏这小子还抓着我腿,平白给我惹上一层躁来。我忍了又忍,感觉一巴掌扇过去实在不太好,只能压着火:“别闹了啊,赶紧的,放手。”

他眯起眼没做声,我一看就知道要坏,连忙把腿往下压,打算借着力先解了这招。

结果他倒像是早有预料,连劲儿都没怎么使,我大字型躺平的一瞬间突然意识到这小子想到了什么损招。

“我操你大爷的周巡!!!”

我躲闪不及,被直接摁在床上动弹不得。腿上直接被他锁死,我也急了,曲肘去顶他的关节。

就在这关键时刻,我听到门口一阵响动。周巡笑得露出一口白牙,现在想来明明是磨刀霍霍的前奏。

“老大!赵儿给我拿下了,兄弟们上啊!”

五六个冒着热气儿的新鲜肉体都扑了过来,那一瞬间我眼前一黑。



end

你愿意同我拉拉手么

【赵周赵】大学时光

摇荡著的心 微震过的手 你没有

形容赵馨诚的。

是张国荣的歌,喜欢就去听一下吧。

突然想写就写了。

大学时候的周巡造型可以参照《颐和园》里王泷正的造型。

赵馨诚和周巡真的长得很像,特别是侧面,有兴趣的可以找图片看看。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看我到时候想不想写吧。

年轻人的青涩时光真美好啊。

我瞎写的,不知道警校是怎么样的。我不知道周巡的专业,就写他刑侦了。我不知道刑侦是怎么样的,我们学校有刑侦,天天跑圈,所以我写他们天天跑圈。

其实算是赵馨诚迟来的青春期吧。或者是第二次青春期。

没有攻受差别,随您。我自己无所谓,想吃啥我就写啥呗。

正文:

周巡开始留胡子实际上是当警察以后的...

摇荡著的心 微震过的手 你没有

形容赵馨诚的。

是张国荣的歌,喜欢就去听一下吧。

突然想写就写了。

大学时候的周巡造型可以参照《颐和园》里王泷正的造型。

赵馨诚和周巡真的长得很像,特别是侧面,有兴趣的可以找图片看看。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看我到时候想不想写吧。

年轻人的青涩时光真美好啊。

我瞎写的,不知道警校是怎么样的。我不知道周巡的专业,就写他刑侦了。我不知道刑侦是怎么样的,我们学校有刑侦,天天跑圈,所以我写他们天天跑圈。

其实算是赵馨诚迟来的青春期吧。或者是第二次青春期。

没有攻受差别,随您。我自己无所谓,想吃啥我就写啥呗。

正文:

周巡开始留胡子实际上是当警察以后的事,他在警校的时候是寸头,胡子天天刮,浑身拾掇得干干净净。

赵馨诚和周巡都是津港人,跨越专业去做舍友。周巡刑侦专业,天天绕着学校跑圈,赵馨诚也跟着他跑,他老缀在队伍旁边,倒像个头头,老师连领头的都不用选,直接把带队责任交给他。俩人还一块练散打,都是傲视群雄的猛人,有余钱的话夜里就翻出去吃串。

赵馨诚一公安管理的,天天跟着刑侦混,开学没多久就成了大家传播的八卦主角,走在路上会遇见一张张笑眯眯的脸。周巡跟他形影不离的,也成为全校的熟人。

不过后来他俩常为人谈论,是因为他们的相似。特别是从侧面看过去,额头和鼻梁的起伏差异极细微,叫人忍不住晃神,叫错的也隔三岔五,层出不穷。 周巡比赵馨诚纤细一些,他是小一号的赵馨诚,或者反过来说,赵馨诚是大一号的周巡。

宿舍里简陋得不行,四张高低床两两对望,墙角堆着柜子,上面贴着不知道是哪位学长留下来的一块镜子,缺了一个角,裂了两道缝。早上一群年轻人就都挤到镜子前面刮胡子,镜子上全是他们溅上去的泡沫,干了就变成一个个的白点子,也没有人想过去擦一下,大家只希望泡沫别落在衣服上,否则又得挤洗衣房。周巡都是等其他人收拾完了他才开始动,他胡子长得慢,一天也就冒个茬子,不用太费劲。不过周巡可讲究,电动剃须刀嗡嗡叫了半天才能安静下来。他也是宿舍里唯一有电动剃须刀的,其他人都毛发重,不用刀片剃不干净。

他收拾的时候,赵馨诚就坐床上等他,他坐的是周巡的床,他俩上下铺,坐习惯了。其实以前他才是下铺,周巡可烦爬上爬下的,跟他换了。换了以后又不如意,总有人坐他的床,赵馨诚爬上床时候鞋也老落灰,床单脏得特别快。后来他又说要换回来,这回赵馨诚没同意。

北方学校确实普遍住宿环境恶劣,他们学校还算好点的,每层都有个澡堂,男孩们怕麻烦,恨不得脱光了直接走进浴室,洗完光着走回宿舍再收拾。晚上八人间的宿舍总有一两个裸着的,热气腾腾湿淋淋的,到哪都带着一股子水汽。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青春无敌,怎样都漂亮,肩胛骨随着人的动作起伏,扑棱棱地,活泼得好像要挣破皮肉飞出窗外。

一个宿舍都这样,谁也不在乎,顶多调侃调侃肌肉块的大小。可赵馨诚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开始梦见周巡,梦里他也还是潮湿的,手搭在身上能感觉着热气往上窜。赵馨诚也浑身冒热气,也潮湿。醒过来他的裤子也潮湿,蹬掉以后就往地上踢,然后探头往下看。东西落地的声音吵到了周巡,可他还是趴着,胳膊稍微扬了扬就落下去了,头蹭了下枕头就继续睡。赵馨诚又看了两下,猛地躺回床上闭上眼睛想再睡个回笼觉。

周巡和赵馨诚的大学时光几乎是一起度过的,除掉天天跑圈,赵馨诚也跟着周巡去蹭刑侦的课,甚至老师们都认识他,装模作样地在花名册上手写添上了他的名字,平时成绩加得老高。

周巡知道赵馨诚不喜欢文职,想搞刑侦,也没在意,成天和赵馨诚待一块玩,赵馨诚却知道他老黏着周巡还有其他意思。

赵馨诚不知道周巡对他有没有意思,可他知道有好些人对周巡有意思。周巡好像没感觉一样,明里暗里的示好都忽略了,成天把时间花在跑圈和散打上面。赵馨诚其实能明白,大量的运动消耗了周巡大量的精力,他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想别的。可自己也见天地运动,累得像条狗,怎么就还有心思想别的呢?

也不是别的,他就是想周巡。明明周巡就在他跟前,他还是抓心挠肝地想。周巡的裸体他不敢多看,看了就脸热,但他倒是够胆子想,想他窄的腰和瘦的腿,想他高高的突出来的颧骨,还想他毛茸茸的那颗脑袋。

赵馨诚更花力气在散打上,他想花掉自己所有的精力。周巡不知道他为什么,却也跟着练,他们俩天天打得瘫在台子上起不来。可赵馨诚更摆脱不了那些梦了,他不止梦见洗完澡的周巡,还梦见打散打浑身汗湿的周巡,周巡把湿透的上衣脱下来擦汗,他的肌肉都鼓起来,亮亮地闪着光。

这些不可言说的疯狂梦境让他痛苦让他欢畅,他只有忍受。赵馨诚没想过要和周巡疏远,他想的是能不能再和周巡近一点,这样的念头一刻不停地折磨着他。

你愿意同我拉拉手么

【赵周赵/微关周关】零一年一月二十八号晚

照例正文前很多废话。
无聊讲座上的激情摸鱼作品,无聊讲座上只能写出无聊作品。
严重ooc,因为赵馨诚真的变形了。
我就瞎写写。
可以说是不好结局吧,反正。
有一点点周巡和关宏峰的倾向吧。
叫这个名字是因为一开始我准备写周巡找老关报道前一晚找老赵庆祝,结果想起来他是晚上遇见的关宏峰,俩人还一块吃了晚饭,而且遇见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不可能结束找老赵再吃一顿。
当然,我是从时间上否定了这种可能性,不是从周巡食量上,从那一点来说非常有可能。
所以我改成了报道完了找老赵庆祝,遇见老关是零一年一月二十七号,所以庆祝的时候是零一年一月二十八号晚。
写的时候变了很多,一开始我想到的结束是赵馨诚心里骂着脏话走了,结果不知道为啥写...

照例正文前很多废话。
无聊讲座上的激情摸鱼作品,无聊讲座上只能写出无聊作品。
严重ooc,因为赵馨诚真的变形了。
我就瞎写写。
可以说是不好结局吧,反正。
有一点点周巡和关宏峰的倾向吧。
叫这个名字是因为一开始我准备写周巡找老关报道前一晚找老赵庆祝,结果想起来他是晚上遇见的关宏峰,俩人还一块吃了晚饭,而且遇见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不可能结束找老赵再吃一顿。
当然,我是从时间上否定了这种可能性,不是从周巡食量上,从那一点来说非常有可能。
所以我改成了报道完了找老赵庆祝,遇见老关是零一年一月二十七号,所以庆祝的时候是零一年一月二十八号晚。
写的时候变了很多,一开始我想到的结束是赵馨诚心里骂着脏话走了,结果不知道为啥写着写着就变了。
随您看不看吧。

正文:
赵馨诚又被周巡找出来喝酒了。

周巡的那帮同事个个避开他走,现如今他能叫出来的只有赵馨诚。只要赵馨诚有空,他对周巡永远是随叫随到。

他到的时候周巡已经喝上了,叫的烤串儿也已经上来了。看着那满满一桌的烤盘,赵馨诚眼皮一跳,手偷摸着捏了捏裤兜里的钱包,还好没忘了带钱。

周巡看着他了,朝他挥手,喊了一句老赵。周巡今天状态很好,不像以前没等他到就喝成一滩烂泥,给绿化带里的植物反复施肥,反而清醒得很,等着好友走过来坐下。

赵馨诚一坐下周巡就给他开了瓶啤酒,他顺着瓶盖落地的声音看过去,拢共才两个盖儿。

他觉得奇怪:“老周,你今儿怎么了?”

“我什么怎么了?”周巡对他举起酒瓶子。

“什么怎么了?”赵馨诚跟他碰了碰瓶子,“以前哪次我来的时候你不是已经趴桌上跟死狗一样了,今天这么清醒?”

周巡使劲磕了一下酒瓶:“说什么呢你,赵二狗!”

但他又凑近赵馨诚,神秘兮兮地说:“不过哥们真是撞好运了。”

“什么好运?”赵馨诚来的路上准备好的一串软话就给这么堵在喉咙里,不由自主地给好奇让路了。

“你也知道最近我不太如意,这不又打了人,给停职了。本来憋了一肚子火,但是,注意啊,但是,关宏峰——关宏峰你知道吗?就那个火箭筒——关宏峰让哥们我跟着他混!”周巡用酒瓶子把塑料桌子敲得梆梆响。

赵馨诚赶紧把他手按住:“知道知道,警界新星,怎么不认识。老白天天跟我们念叨他,说要我们多学学他。他让你跟着他混?”

“是啊,昨儿我遇见他,他让我跟他混。”

“关宏峰说让你跟着他混?”

“是啊,他让我今个找他报道,我早上不去了嘛,晚上找你来给哥们庆祝庆祝,”周巡好像突然想到什么好玩的事儿,自个儿乐了,“那关宏峰,戴了一条特丑的紫围巾,可惜你没看着,你真该看看的。”

“是吗?”赵馨诚笑了一下,“那咱吃吧,给你庆祝庆祝。再开两瓶?”

周巡直摆手:“不成,明天我得上班,不能喝太多,你也别喝太多了,你明天也得上班吧?”

“是得上。”不过跟你还没喝多过。

周巡不怎么喝酒,倒是兴致很高地在吃串,赵馨诚也陪他吃,俩人到最后也只开了那两瓶酒,还都没怎么动,串竟然吃完了。

以前周巡也点过那么多,可从来没吃完过。他那只能算是报复性消费,其实就只抱着酒瓶子往嘴里灌。赵馨诚要顾着他,自然也没心情吃,结账时候往往没动过几串。他把打包袋挂醉鬼胳膊上,架着这位爷回他家。周巡挺乖,不发疯,就是赵馨诚得防着他吐自己脖子里。

周巡不许他不喝,他哄着赖掉不少,总不能俩一块喝晕了睡大街吧?但也总有逃不掉的,他喝了酒不能开车,就在周巡家住一夜。

其实远远不够一夜,本身回去就不早了,给周巡脱了鞋擦了脸,再费半天劲给他脱了衣服抬上床,最后死乞白赖给人送下药,自己也得吃点,天都有点想亮了。

赵馨诚洗漱洗漱,吃点带回来的烤串,开车回海港上班。

今天不一样了,他看见周巡一拉板凳站起来,很轻松地叫老板来结账。老板看见今天结账的是周巡也挺惊讶,他已经看惯了赵馨诚结账后带着醉鬼回去的场面。

这么累人的事儿终于要结束了,赵馨诚看着笑眯眯算账的老板,有点为他可惜,他肯定不知道以后我们不会再那么频繁地来吃饭了,不然不会笑得这么开心。我倒是该笑得开心一点,以后不用半夜下了班还来长丰加班。

结完账两个人往周巡家里走,走没两步他停下了,周巡偏过身子疑问地看他。赵馨诚是笑得挺开心:“那什么,你今天也没喝醉,不用我再照顾你了。我就沾了一口啤酒,不能酒驾,干脆回去了,明儿还得上班呢。”

周巡想想也是,点点头:“成,那你回去吧,路上开车小心点。”

周巡家就几步路,没送他的必要,赵馨诚应了一下就往自己车那走。坐进车里的时候他摇下车窗探出身子跟还站在原地的周巡挥了挥手,对方也跟他挥了挥手。他发动了车,从后视镜里看见他还站着没动,估计是等着他开出去。

赵馨诚这时候突然发觉他好像没怎么见过这样,周巡送他离开的场景在记忆中寥寥无几,毕业以来两人的见面中比例最高的还是那些未眠的夜晚。以前没有,以后估计也不会再有这样的场景了。

他的车轻巧地滑了出去。

你愿意同我拉拉手么

【赵周赵】与小狗

关键词好烦啊,一直发不出来。
为了安全我分了几次发,如果打扰了那我很抱歉。
我一直无所谓攻受,大概他们是互攻(其实根本不会写到)。之所以是赵搂着周是因为周个子小一点。
爱喜的那个爆珠真的有股香瓜子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另外,我最近写的东西都是关于抽烟,写得我感觉自己都要得肺癌了。

他俩挤沙发上一块看电视, 赵馨诚半搂着周巡,屋里空调打得挺低,也不嫌热。电视里放的是刑侦剧,重案组跟罪犯斗智斗勇,他俩都张着嘴看得入迷。

赵馨诚倒是还分着心给自己手上的那支烟,他抽了一口,吐到自己胸前那颗毛茸茸的脑袋上。

“赵二狗你找死是吧?”周巡骂他,他躺着发出的声音很低,连带着赵馨诚的胸腔也跟着震动。

赵馨诚连...

关键词好烦啊,一直发不出来。
为了安全我分了几次发,如果打扰了那我很抱歉。
我一直无所谓攻受,大概他们是互攻(其实根本不会写到)。之所以是赵搂着周是因为周个子小一点。
爱喜的那个爆珠真的有股香瓜子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另外,我最近写的东西都是关于抽烟,写得我感觉自己都要得肺癌了。

他俩挤沙发上一块看电视, 赵馨诚半搂着周巡,屋里空调打得挺低,也不嫌热。电视里放的是刑侦剧,重案组跟罪犯斗智斗勇,他俩都张着嘴看得入迷。

赵馨诚倒是还分着心给自己手上的那支烟,他抽了一口,吐到自己胸前那颗毛茸茸的脑袋上。

“赵二狗你找死是吧?”周巡骂他,他躺着发出的声音很低,连带着赵馨诚的胸腔也跟着震动。

赵馨诚连忙认错:“不是,祖宗,我真不是故意的,我错了,我给您道歉。”他说是这么说,脸上还带着笑摸样,分明一点道歉的意思都没有。

周巡心里也门清,懒得理他,他调整了下姿势,没找准方向就乱伸脖子:“烟给我来一口。”

赵馨诚把他脑袋给摁住,把烟递到他嘴里,周巡就着这个姿势吸了一口,仰头就吹后边人下巴上了,嘴里还抱怨:“你这什么烟啊,一股香瓜子儿味。”

赵馨诚猝不及防被他吹的烟熏了一下,使劲挤眼,就这样也不忘了斗嘴:“什么瓜子味,这是薄荷味的烟行吗?您馋瓜子了?明儿咱买点。”

“就一股瓜子味,你怎么不信呢?”周巡听对方不信自己,有点急了,“你自己没抽出来啊?小狗怎么还抽不出来味啊?”

赵馨诚也犯嘀咕,难道真是自己没吸出来,他又吸了一口,还是没尝出来。他把烟往周巡嘴里塞,周巡吸了一口,翻过身就往赵馨诚嘴上亲,把烟吐他脸上:“是不是有瓜子味?”

你愿意同我拉拉手么

【赵周赵】与小狗

这一段不知道为什么发不出来,我不知道关键词是什么。找到了。

“你叫他小狗可真不尊重。”

“叫他小狗是抬举,是吧,小狗?”

周巡不在乎地拨了拨头发,往赵馨诚那虚踢了一脚。

他笑嘻嘻的:“那是,谢【哈】主【哈】隆【哈】恩,奴才万分惶恐。”

“德行。”周巡白了他一眼

这一段不知道为什么发不出来,我不知道关键词是什么。找到了。

“你叫他小狗可真不尊重。”

“叫他小狗是抬举,是吧,小狗?”

周巡不在乎地拨了拨头发,往赵馨诚那虚踢了一脚。

他笑嘻嘻的:“那是,谢【哈】主【哈】隆【哈】恩,奴才万分惶恐。”

“德行。”周巡白了他一眼

你愿意同我拉拉手么

【赵周赵】与小狗

之前断断续续写了一点周巡和赵的片段,但总是串不起来,我不擅长编故事。

今天一狠心直接发出来吧,否则这个只能永远不见光了。

这里的赵是《白夜追凶》电视剧里的赵,不是《刀锋上的救赎》里的。如果说到《刀锋上的救赎》,除去潘雪晶,我怎样都得吃彬诚。何况《刀锋》里的赵根本不能算是小狗,大恶犬还差不多。

窗外阳光很好,周巡站在“禁止吸烟”的牌子下,被烟气围绕着。从半开着的百叶窗缝隙里透过来的太阳光在他脸上打上一道道印记 ,他的脸在太阳光里显得无比温柔。他笑得挤出皱纹,不小心咳起来:“你可真像个小狗,我叫你小狗吧。”

“哎,小狗,没有了,就一根了。”周巡用脚踢了踢对方。

赵馨诚傻笑:“没事儿,你抽...

之前断断续续写了一点周巡和赵的片段,但总是串不起来,我不擅长编故事。

今天一狠心直接发出来吧,否则这个只能永远不见光了。

这里的赵是《白夜追凶》电视剧里的赵,不是《刀锋上的救赎》里的。如果说到《刀锋上的救赎》,除去潘雪晶,我怎样都得吃彬诚。何况《刀锋》里的赵根本不能算是小狗,大恶犬还差不多。


窗外阳光很好,周巡站在“禁止吸烟”的牌子下,被烟气围绕着。从半开着的百叶窗缝隙里透过来的太阳光在他脸上打上一道道印记 ,他的脸在太阳光里显得无比温柔。他笑得挤出皱纹,不小心咳起来:“你可真像个小狗,我叫你小狗吧。”


“哎,小狗,没有了,就一根了。”周巡用脚踢了踢对方。

赵馨诚傻笑:“没事儿,你抽,我抽你二手烟。”

“去你的!”他笑骂,“那我成什么人了,我不爱欺负人。”

赵馨诚还是傻乎乎地笑,他挠挠脑袋,知道周巡没理解他的话。抽他二手烟不是说处在同一空间里就能做到,他想要的其实是周巡亲吻自己,自己尝尝烟气。

你愿意同我拉拉手么

【赵周赵】一个午后

我原本想写一个长篇,刚写好开头就看到今天那个新闻了,气得啥也写不出来。
还是鼓劲写了一个小短篇,开心一点。
希望大家都能安全幸福地生活。
真的很短,一口气写出来了。
很烂,看不看随您。
祝您今天开心。
正文:
“艹!”周巡把烟头扔地上,拿他那马丁靴的底儿死命地碾。

“行啦,”赵馨诚劝他,“你在这踩他也疼不着,疼的是你自己的脚。”

周巡气还没消,白了他一眼:“我倒是希望我脚底下的是那个人渣,我就能踩死他。”

其实赵馨诚自己也生气,可俩人里他得负责安抚情绪,所以他只能哄着周巡,像对待哭闹的小孩那样上下摩挲着他的背。周巡不耐烦地“啧”了一声,把他的手打掉了。

今天好不容易两个人都有假,赵馨诚来了长丰找周巡...

我原本想写一个长篇,刚写好开头就看到今天那个新闻了,气得啥也写不出来。
还是鼓劲写了一个小短篇,开心一点。
希望大家都能安全幸福地生活。
真的很短,一口气写出来了。
很烂,看不看随您。
祝您今天开心。
正文:
“艹!”周巡把烟头扔地上,拿他那马丁靴的底儿死命地碾。

“行啦,”赵馨诚劝他,“你在这踩他也疼不着,疼的是你自己的脚。”

周巡气还没消,白了他一眼:“我倒是希望我脚底下的是那个人渣,我就能踩死他。”

其实赵馨诚自己也生气,可俩人里他得负责安抚情绪,所以他只能哄着周巡,像对待哭闹的小孩那样上下摩挲着他的背。周巡不耐烦地“啧”了一声,把他的手打掉了。

今天好不容易两个人都有假,赵馨诚来了长丰找周巡,吃完饭还想着下午一块去看个电影啥的。结果一打开手机就看到这么个新闻,什么心思都没了。本来他俩都是老刑警了,见惯了各种案子,但这么年轻的女孩子无端端被杀害还是让人心里难受,更何况这个悲剧本可以被避免,两方的不作为推动了这个案件。

周巡走到沙发跟前,往后一仰巴,脚往茶几上一翘,跟个老太爷似的。他手指头动了动:“小狗,把电视给我打开。”

赵馨诚没动弹,他也不说什么,又摸出根烟。坐下后风扇正对着他,火机打不着,他拿手挡着风也没成功,急了,一只手搓着刚刚那支幸免于难的烟,另一只手发狠地按打火机。

赵馨诚听着“咯哒咯哒”的声音就头疼,他把电视打开,也坐到沙发上,扯着周巡的衣服把他胸前撒下的烟丝给抖落到地上,然后夺下了那支已经破损的烟扔了。

周巡就躺在那,张着手任他收拾,嘴里还招惹他:“你怎么跟个老妈子一样?”

赵馨诚也不恼:“可不是吗?赵老妈子得照顾周大爷啊。”他一边说一边又去够周巡那只手里的火机。

周巡被他逗笑了,胸腔一阵颤动,赵馨诚半趴在他身上拿火机,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也笑了。周巡听到他的笑声,忍不住胡噜他的头:“傻狗。”

赵馨诚梗着脖子想反驳,周巡把他的头往自己身上一按:“睡一会吧,傻狗。”

在电视和风扇的声音中,他们终于安静下来了。

紫菱
我对天发誓我不是故意不更新的!...

我对天发誓我不是故意不更新的!我只是要毕业了太忙了没时间码字!没退坑!真的!

发个微信体小段子算是给你们赔罪了!

论:如何让你的傲娇老公妥协!

我对天发誓我不是故意不更新的!我只是要毕业了太忙了没时间码字!没退坑!真的!

发个微信体小段子算是给你们赔罪了!

论:如何让你的傲娇老公妥协!

网十八—继续专注冷cp腿肉还能再割!

【周赵】升华友谊(上)

赵馨诚知道自己喝大发了,脑子好像还有意识,但是严重控制不了四肢和眼耳口鼻的那种。
所以当一个大胸美女像牛皮糖一样粘着他的时候,他觉得这靠枕真TM柔软。
枕头多少钱一个?治疗颈椎应该不错…
“帅哥,你好坏啊~”大胸美女比了一个九。
九百块一个,好像不是很贵,买了买了!失恋还不准人花钱嘛?
赵馨诚开始找钱。
美女笑盈盈地搀着他往宾馆客房走。
赵馨诚终于找到了钱,给了美女一千块。
扫黄组来了,在宾馆门口抓了个人赃并获。

赵馨诚是一瓶矿泉水浇醒的,透心凉。
“靠…谁啊!”眼前一道强光打得人睁不开眼。
“你大爷。”对方咬牙切齿的说。
嘿!敢和赵小爷练嘴?
对方拍拍他脸,但下手的力道让赵馨诚觉得那人正在左一个右一个的轮他耳刮子。
赵...

赵馨诚知道自己喝大发了,脑子好像还有意识,但是严重控制不了四肢和眼耳口鼻的那种。
所以当一个大胸美女像牛皮糖一样粘着他的时候,他觉得这靠枕真TM柔软。
枕头多少钱一个?治疗颈椎应该不错…
“帅哥,你好坏啊~”大胸美女比了一个九。
九百块一个,好像不是很贵,买了买了!失恋还不准人花钱嘛?
赵馨诚开始找钱。
美女笑盈盈地搀着他往宾馆客房走。
赵馨诚终于找到了钱,给了美女一千块。
扫黄组来了,在宾馆门口抓了个人赃并获。

赵馨诚是一瓶矿泉水浇醒的,透心凉。
“靠…谁啊!”眼前一道强光打得人睁不开眼。
“你大爷。”对方咬牙切齿的说。
嘿!敢和赵小爷练嘴?
对方拍拍他脸,但下手的力道让赵馨诚觉得那人正在左一个右一个的轮他耳刮子。
赵馨诚依然有点神智不清,可嘴还在欠:“妈的你个不孝子孙,居然敢打你赵爷爷…你去问问,当年除了周巡那小子,谁没挨过爷爷的打!”

审讯室里,周巡心里默念对二逼要有耐心,打两巴掌解解气就可以了,没必要断手断脚伤了两个支队的和气。
周队长压着火气,揪着醉鬼的领子问:“你他妈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我…我是…”赵馨诚被问得有点懵逼,脑子明显跟不上,坐在那儿像个二百五,嘴里“我是我是”了半天啥都没是出来。
周巡心里摸索,会不会耳刮子太重脑子打坏了?赵馨诚本来就是个缺货,脑子再坏就真完了。
……
“我就是我!是天空不一样的烟火!”
赵馨诚好像想通了什么人生真理,放声高歌。

晚上值班的半个行动组的人都出动了,冲进审讯室里拽着周队长,以免发生暴力事件。
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要是冤家打破头。
鸡飞狗跳的半小时后,赵馨诚终于有点醒了,眼前周巡的面容清晰起来。
“靠!周巡……”面对周巡,赵馨诚显得有点激动,“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为什么不敢?老子是你男朋友。”周巡猛地一拍桌子,“说,你今天一天去哪儿了?”
赵馨诚不甘示弱拍回去:“你他妈昨天晚上去哪儿了?”

昨天晚上······
对哦,昨天晚上是两个支队联手破了车震连环杀手的庆功宴。
好像大家都很兴奋,连一向稳重低调的老关都在和警队的美女们在池子里跳舞?
啧啧,这世界真尼玛疯狂。
“老周同志。”赵馨诚在周巡耳边打了一个酒嗝,被周巡嫌弃地扒到一边。
赵馨诚顺势头枕在周巡肩膀上傻笑:“老周同志啊,老周同志···”
“有屁话快说。”周巡状态比较清醒,毕竟一个进屋子都要戴墨镜的人,对于酒后失控这种行为是绝对不齿的。
“老周,你说我们认识快三四年了吧?”
“我们认识十几年了。”周巡淡定的回答。
“友谊放久了就会发黄,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升华一下了?”赵馨城装文艺。
周巡被逗笑了:“你要怎么升华呀?”
“就是这样啊…”

赵馨诚回想昨天的表白真的是又尴尬又泄气。本来想趁着酒劲来个偷袭版的法式舌吻,没想到周巡轻巧的一让避了过去。
周巡把他扶起来:“您老人家升华到地上去啦?”
“老周,你什么意思啊?”赵馨诚有点恼。
周巡忍笑说:“老赵同志,友谊确实可以升华。但喝醉后之后的升华像在耍流氓。”
赵馨诚瞪着俩大眼睛,老周这是啥意思?

周巡很满意眼前人的反应,继续说道:“不过,我还没有喝醉酒,不算耍流氓。”
赵馨诚一愣。
“所以,老赵同志。我现在正式邀请你升华我们泛黄的友谊,你愿意吗?”
愿意?当然愿意!谁不愿意就是狗。
人生的大起大落真是块磨人的搓澡巾。
在周巡侵略般的长吻中,赵馨诚如是想到。
但他好像忘记,他们两个都是属狗的。

紫菱
如何让你的爱人回家——周凯*赵...

如何让你的爱人回家——周凯*赵启平

忽然觉得这俩挺配的,赵妖精需要被大佬镇压

如何让你的爱人回家——周凯*赵启平

忽然觉得这俩挺配的,赵妖精需要被大佬镇压

Ivy-Wk

我明明是最爱大佬凯的,今天瞬间被平平小妖精吸去了,难,太难了,太难选择了!!!反差太大!!要不你两在一起吧!!!有原则的前黑道大佬和恶魔般的白衣天使,带感,太带感!!

我明明是最爱大佬凯的,今天瞬间被平平小妖精吸去了,难,太难了,太难选择了!!!反差太大!!要不你两在一起吧!!!有原则的前黑道大佬和恶魔般的白衣天使,带感,太带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