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周锐

39.7万浏览    4259参与
周锐说了叫锐哥

14斤前后对比图:想变仙子吗?周锐是最好的现身说法老师~

14斤前后对比图:想变仙子吗?周锐是最好的现身说法老师~

玮爱坚强

原封不动的圆球 第四十四章 寻找自己的小鬼(Ⅰ)

你知道我在找你吗?

你能不能待在原地

等我过来?

我想立马见你!

----朱星杰

同一时间   (作者:终于写到同一时间了,好不容易呀!)

久爱吃咖啡店

这边小鬼还在和蔡徐坤说着朱星杰和自己的种种事迹。但俗话说的好呀。背后不能讨论别人,讨论别人的话,别人有可能会突然出现。也就是说曹操,曹操就到的缘故。

这不说来就来了~~~

你说你要用彩虹色来帮我洗刷
but I am not bad boy
只是有点复杂
喜欢上你的味道甚至你的虎牙
but I am not bad boy
已经不想再说
下一步抓住机会那就和你拍拖
到底应该要怎样才能靠近

因为和蔡徐坤说话,...

你知道我在找你吗?

你能不能待在原地

等我过来?

我想立马见你!

----朱星杰

同一时间   (作者:终于写到同一时间了,好不容易呀!)

久爱吃咖啡店

这边小鬼还在和蔡徐坤说着朱星杰和自己的种种事迹。但俗话说的好呀。背后不能讨论别人,讨论别人的话,别人有可能会突然出现。也就是说曹操,曹操就到的缘故。

这不说来就来了~~~

你说你要用彩虹色来帮我洗刷
but I am not bad boy
只是有点复杂
喜欢上你的味道甚至你的虎牙
but I am not bad boy
已经不想再说
下一步抓住机会那就和你拍拖
到底应该要怎样才能靠近

因为和蔡徐坤说话,不想被电话打断,但小鬼还想继续说下去。小鬼看到他的手机响了,却迟迟不接。

“怎么了,谁的电话?为什么不接?”蔡徐坤看到小闺房在一旁的手机,在不停的响,小鬼的表现有非常的奇怪,接了又怕受伤害的害怕模样。

“是他的电话~~”

“嗯?接呀!响了那么久说不定有什么事呢?虽然没有见过他,但就关于恒心的问题,我就给他加分!”

“坤哥,你不能这样呀!”

“怎么那么啰嗦,快接看看他说什么!”蔡徐坤也是一个爽快人。沟通是拉近两人关系最好的办法。

“哎,好吧!听坤哥的!”

小鬼拿起手机的那一刻,电话突然不响了。小鬼叹了一口气看着蔡徐坤肩膀一抖两手一摊,表示很是无奈。

“我一直很想问你呀,你这次突然找我就是为了和我说。你和朱星杰以前的过往?”蔡徐坤问他的这个目的是因为他王琳凯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说过他的个人想法!

“哦,坤只是安静了那么多年,我没有说过吗?我以为没有他,我也一样能够过的很好。而今年他的突然出现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我脑中一片空白不知该怎么做。觉得不管自己怎么做都是错,所以我来向你求助的!”

“求助?!小鬼,我只想问你一句,你曾经和他交往过,中间那么多年其实并非分手。那么现在他回来寻你,你的想法是什么?还是脑袋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想?”

“不,我是脑袋蒙了!遇到这种事根本不知道如何反应。从我身边离开、失踪到出现在大众视线里,横空出世出现在了屏幕中,成为了一个艺人。我的男朋友,我的另外一半突然成为了艺人,你要我怎么接受呢?而且话说回头一个红遍大江南北的艺人,他只要一开金口,想要和他在一起的女生可以从他的家门口排到美国大西洋去了。”

“咦?小鬼,你有没有闻到空气中有一股酸味呀?”蔡徐坤听到他说这个话,想和他开个玩笑。他的这个话说出来也表示他心里其实并不是像他所说的一样,脑袋一片空白那么简单。

“没有呀,有吗?”小鬼的表情很是严肃的,觉得特别的好玩。

“哈哈哈哈哈哈”蔡徐坤觉得这样的小鬼很可爱!开过玩笑之后,他要帮助他了。毕竟人家鼓足勇气来找自己,自己当然要以身相许了啦。不对,呸!!!是全力以赴的帮助他。

“刚刚是逗你的呢!你说的话是一股酸味!”

“咳咳,言归正传!你的想法是什么呢?如果他现在回来找你,你会同意吗?”

“我……”

在小鬼要回答的时候,他放在一旁的手机又再一次的响了起来,而这次小鬼已经没有了刚刚的纠结和紧张的情绪,直接接了电话。

“Hello,这里是小鬼!”

「琳琳,是我!我回来了!」

“嗯,我知道!”对面的声音通过手机传到了小鬼的耳朵里,别人都说人类的左耳听到的都是情话。但他那么多年没有听到朱星杰的声音了,不知为何听到对方的声音,他的眼睛从干涩到慢慢的湿润,到不自觉从眼里流出了透明的液体。

「你现在在哪儿?我可以见见你吗?」朱星杰这次除了来这里上通告以外,还来这里要见他的王琳凯。

“我……”

「你在哪儿?!」这时候的朱星杰已经走出了通告场地上了外面的保姆车。朱星杰好像能够知道这一次一定能找到小鬼一样。

“我在一家咖啡店和朋友喝咖啡!”小鬼的眼泪还在不断的留着。这并不是真的哭泣,而是有些事情就是情不自禁。

人是否相爱的唯一方法,就是分开;分开以后,如果难受,如果思念,那就是真爱。而真爱一定会让两个人再次相遇。

「好的,我现在过来找你!」朱星杰说完这句话,还没有等到小鬼回话便挂了电话。

等小鬼想回答的时候,听到的却是电话嘟嘟嘟的忙音,那是电话挂掉的声音。

看到小鬼一副疑问的脸,蔡徐坤先是递了一张纸巾,给小鬼擦擦他流下来的眼泪。

“你先擦擦吧!别人看到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看到小鬼用纸巾擦着自己脸上两行透明的眼泪,他连自己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哭!

“好啦!朱星杰是不是在电话里和你说了什么?!你怎么会是这个表情?挂了电话会有那种有些话没有的样子!”

小鬼看了一眼蔡徐坤那严肃的脸,他决定一五一十的告诉他电话里的内容。蔡徐坤听都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突然猛的反应过来。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他问你在哪儿?而你只是说了在一家咖啡店喝咖啡,而且还没来得及和他说你在哪儿,他就说过来找你还挂了电话?”

“对!没错!”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相信‘缘分’这东西。竟然你没有告诉他你在哪儿!他就说过来找你!有两种情况,第一,要么他极有自信知道你在哪儿!第二,就是要你们两个人之间缘分了。你相信他吗?”

“是的,我很相信他!我相信我和他之间多年来的默契!”

话说另一头   10多分钟前~~~~~

朱星杰上了保姆车,让司机沿着马路随意地往前开着,他一边打电话给小鬼问问他在哪儿,他想现在立马就见到他。这样的感觉非常的强烈。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回到了自己的青葱岁月,像一个刚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一一般冲动。释放出慢慢想要恋爱的粉红色气息。让周遭的人都感觉到周围有粉色泡泡。他在不知不觉中释放出了Alpha的信息素。

车还在路上随意地开着,有些粉丝为了见偶像或者追随偶像特意包车尾随爱豆。跟着爱豆趴趴走。这些朱星杰早就是见怪不怪的,其怪自败。随便让他们跟着吧。更何况现在朱星杰的心思只有在寻找小鬼的事情上,又怎么会去管后面的粉丝怎么做呢!

“星杰啊,你知不知道去哪儿啊?有木有目标呀?”

“不知道。姐,不好意思哦。我刚刚给他通过电话,他说他在一家咖啡店喝咖啡,我一心想要找他,他刚说完这句话,我就说我来找你!然后我就挂了电话,忘记问他地址和咖啡店的名字了。所以现在只能。。。”

“啊?你~~”

车行驶在路上,朱星杰相信他和小鬼是有缘分的,他的眼睛一直都看向窗外,一方面是看风景,这座城市的变化的实在是太大了,好多地方都建起了高楼大厦、百货公司或者办公大楼。

朱星杰结束了这场与经济人之间的对话,车里再也没有任何人说话了。最怕空气突然安静,车行驶了十多分钟之后朱星杰的眼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自己非常熟悉的脏辫,虽然车速非常快,就是一闪而过的,但他100%的确定那个脏辫就是他的王琳凯。

“姐,我看到他了!”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出来,此刻的朱星杰是多么的激动,眼中居然喷出了内化,自己差点连话都说不清了。

“赵叔,麻烦你停车!”

“好,我找一个可以停车的地方,让你下车!”

吱~~~~保姆车停在了路边的一个转角,朱星杰忍不住快速的打开车门,经济人知道自己没有这个本事拦不住他。

“星杰,你真的不需要我一起去吗?”

“姐,不用了啦!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谢谢你!”朱星杰听到经济人的话,头也没有回的想要往外走。

“好,记住我和你说过的话。你现在不管怎样,都是一个艺人。你的一举一动都在大众人民的眼睛里!”

“是!星杰明白了!”

“路上小心,后面有粉丝!”

“嗯!!”

朱星杰快了保姆车,经济人只能在车里笑着摇了摇头。谁都曾经年轻过,她并不反对艺人谈恋爱。如果是正能量的恋爱,当然好咯,但他相信星杰的眼光,他们的保姆车开回了酒店。他们也需要好好的休息。开车之后看到后面还依旧有粉丝的尾随,她不禁笑了笑。


ʕ•ﻌ•ʔ大狗
本想画天气渐凉小锐和兔兔共披着...

本想画天气渐凉小锐和兔兔共披着一个斗笠,结果画上天了´・ᴗ・`

本想画天气渐凉小锐和兔兔共披着一个斗笠,结果画上天了´・ᴗ・`

ʕ•ﻌ•ʔ大狗

周锐 饰演 时分 《快把我哥带走》音乐剧

周锐 饰演 时分 《快把我哥带走》音乐剧

ʕ•ﻌ•ʔ大狗

周锐出演《快把我哥带走》音乐剧!!!!!!!!!哇!!!!!!!!!!!

周锐出演《快把我哥带走》音乐剧!!!!!!!!!哇!!!!!!!!!!!

该用户不存在

胸无大志的小打手的日常 (十八)

正文

我和老岳心照不宣的谁都没再开口,各自回了自己的屋子,一夜无眠。

第二天

拆了膝盖上的纱布之后我总算可以正常走路了,伤口都结痂了也不疼。自己偷偷溜回家,省的见了老岳彼此都尴尬。

想着大哥应该一早就去工作了,回家是安全的,也不会被他看到再次受伤的右肩。其实右肩也没有肿的很明显了,尤其是穿着衬衣就更不明显。问题是这衬衣明显不是我的,要是让大哥看到,我的解释只会越描越黑。

小心翼翼打开大门,果然家里没人。回自己卧室洗漱了一翻,收好了老岳的衬衣,藏在衣柜最里面,不能让大哥发现。还给老岳他也肯定不会再要了,回头再给他买一件吧。

右肩还是很疼,依旧有些红肿,但比前两天状况好多了。...

正文

我和老岳心照不宣的谁都没再开口,各自回了自己的屋子,一夜无眠。

第二天

拆了膝盖上的纱布之后我总算可以正常走路了,伤口都结痂了也不疼。自己偷偷溜回家,省的见了老岳彼此都尴尬。

想着大哥应该一早就去工作了,回家是安全的,也不会被他看到再次受伤的右肩。其实右肩也没有肿的很明显了,尤其是穿着衬衣就更不明显。问题是这衬衣明显不是我的,要是让大哥看到,我的解释只会越描越黑。

小心翼翼打开大门,果然家里没人。回自己卧室洗漱了一翻,收好了老岳的衬衣,藏在衣柜最里面,不能让大哥发现。还给老岳他也肯定不会再要了,回头再给他买一件吧。

右肩还是很疼,依旧有些红肿,但比前两天状况好多了。下楼在客厅坐着,转头看到了柜子上摆着的大嫂的照片,又想起了周锐,不知道大哥对他是什么感情。

韩沐伯一向是个把自己感情藏的很好的男人,除了对大嫂,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只有在大嫂面前他才会毫不保留。可我从没见过他如此冲动,只是因为见到了和大嫂长得像的周锐,他就恨不得打断演出直接冲上舞台。

周锐,他什么都不知道,上次他来我家送演奏会门票应该也没有注意到大嫂的照片。不清楚大哥接下来什么准备,接近周锐?然后把他当做第二个爱人?

想到这里我双手攥紧了衣服的下摆,眼泪噼里啪啦砸在腿上。不清楚老岳到底是什么意思,不清楚自己对大哥的感情,不清楚大哥又是怎么想的。 这要是以前,有想不通的事就去运动,打拳,哪怕是练气功都可以,怎么可能轻易掉泪,可受伤之后好像把前十几年积攒的眼泪全用了。

昨天和周锐短暂的相处确实也感觉他不仅是容貌和大嫂极像,性格和说话方式也是如出一辙。大哥怎么急着回来,应该就是确认了周锐是单身吧。可那又怎么样?他要追周锐吗?

怎么想也想不通,就出门坐在前院的秋千上出神,院子里的花香真好闻啊,让人心安。秦子墨突然出现,自从他上次傻不愣登跑来我家跟我说不嫌弃我做他女朋友之后,他再也没出现过,今天这是怎么了?

"桃桃,你不热的吗?今天35度耶,你还坐外面晒太阳的?" "所以我坐在树荫下啊,不像你啊,穿的像只小黑兔,更吸热!" "哎呀,我今天出cos嘛,我穿的这叫汉服!不管不管,我家没人,我没带钥匙跑来你家避暑,我要吃冰淇淋吹空调!" 秦子墨的汗哗哗往下流,我只好起身带他进屋。

"秦小兔,你家什么时候可以换一把密码锁?你自己想想你有多少次忘带钥匙了。" 秦子墨撇了撇嘴,"我爸爸说我家红木大门和密码锁不配嘛,那要是换锁就要换门,换门就还得换配套的家具,很麻烦的鸭。" 对吼,忘了秦叔叔的古风家具癖了。

"姐夫呢?去上班啦?姐姐,我来桃桃家玩啦,你好呀!" 秦子墨径直走进我家,在客厅溜达,看到柜子上大嫂的照片,亲昵的打招呼。秦子墨是我大嫂的亲弟弟,长得却还没有周锐像我大嫂。

我掏空了冰箱找到了一桶草莓味的冰淇淋,倒是没过期,秦子墨接过去开心得一勺接一勺地吃。"桃桃,这个冰淇淋是草莓白巧克力味道的吗?还挺别致的。" "秦小兔,你这样冷热交替,还猛吃冰淇淋,小心肚子疼哦。" "没办法今天真的太热了,也就你能坐在外面还不出汗。" 我表示心静自然凉,然后端起了一杯铁观音边吹气边喝。

"桃桃,看你喝热茶我是真有种冷热交替的感觉了,我,我去个卫生间!" 秦子墨放下冰淇淋嗖一下冲向卫生间,果然,我这个嘴像开了光。

在秦子墨第五次冲去卫生间的时候,我俩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眼眶都青了,整个人都在发抖。我左手捞过他一把冲向门外,打车去医院。

医院大门口,秦子墨两只手扒着我左胳膊往急诊室挪,正好迎面遇到我主治医生。医生看到我乐了一声"呦,小伙子又来啦,又去打拳了?" 我也不管他叫我小伙子还是什么的了,指了指脸色惨白,眼眶发青,双脚无力的秦子墨说"医生,我朋友肚子疼,腹泻,挺严重的,冰淇淋吃太多。" 医生欣慰地点了点头,推了一把眼镜 "终于不是别人送你来医院了,去急诊挂个号,查查是受凉了还是食物中毒。"

听到食物中毒四个字秦子墨整个人一抖,我谢了医生就带他往急诊处走。抽血化验之后护士告知确实是轻微食物中毒,秦子墨听完一脸要哭的样子,我连忙摆手"冰淇淋真没过期,你也看到保质期了的。" 然后他认命躺在病床上输液。

没带钱,手机支付也不够,秦子墨爸爸接了电话说他在钓鱼需要平心静气,不要打电话打扰他,我只好默默给大哥打电话求助。

电话只响了两声大哥就接起来了" 怎么了沐桃?" "喂,大哥,我在医院急诊室,我和..." "我马上过去!" 嗯?就挂了?我还没说秦子墨的医疗卡什么的都没带。

秦小兔还在哼哼唧唧说想吐不舒服,是我家冰淇淋害了他,大哥就出现了,准确的说,还有周锐。

周锐看到我连忙跑过来问我哪里不舒服是不是受伤了,我指了指床上输液的秦子墨,"我朋友,轻微食物中毒,被我带来医院输液,但我们俩没带钱也没带医疗卡,他爸爸在忙我只好向大哥求助。" "这样,老韩接到电话二话不说就往医院跑,我以为..."

听到有人在说话秦子墨睁开眼睛看了看,正好看到他对面的周锐。看到之后他就扯着周锐的手嘤嘤嘤的哭"嘤嘤嘤,姐姐,你来看我了吗,我好难受的,桃桃给我吃过期的冰淇淋,她好坏的。不对,姐姐你不是去世了吗,难道我也死了?嘤嘤嘤,桃桃的冰淇淋也太毒了,我这么年轻就死了嘤嘤嘤。"

秦小兔边哭边扯着周锐的衣服擦眼泪,周锐一脸黑线,"小兄弟,你叫我什么,你们这群人怎么看着我不是叫大嫂就是叫姐姐的,你锐哥长得这么清纯可爱吗?哎,别拿我衣服擦鼻涕啊!" 大哥过来把周锐的手从秦子墨手中抽出来,然后把周锐护到身后,摸了摸秦子墨的头"子墨,很难受吗?你刚才说沐桃给你吃什么了?" 听到韩沐伯的声音秦子墨终于清醒点了,"姐夫,你怎么来了?今天太热了我跑去找桃桃玩,她给我吃了个草莓冰淇淋。"

听完大哥沉默,转头看我说:"你记不记得去年咱们家有一次跳闸,冰箱里的东西都坏了,阿姨都给扔了,那个冰淇淋可能藏的太深,阿姨没注意。" 我突然想起来好像是这么回事儿,冰箱里散发出的一股尸体的味道我记忆犹新。

我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秦子墨,"对不起啊小黑兔,我给忘了,虽然冰淇淋没过期,但可能确实是变质了...可能你以为是白巧克力的东西...是发霉了..." 秦子墨听了之后又眼泪汪汪,周锐在一旁憋笑,"桃桃你别说了,你看你给你朋友吓的哈哈哈哈。" 秦子墨听到有人笑他更难过了,满脸哀怨的看向周锐,结果一下呆住。

大哥似乎也看出来了什么,立马转头对周锐说 "不好意思麻烦你陪我来医院,你还有事吧,我先送你回去。" "没有没有,我没事儿,我闲的很,我上次还没跟桃桃聊够呢,今天继续啊!" 周锐这雷打不动精神倒也是像极了秦子墨姐姐,也就是我大嫂。

秦子墨冲我勾勾手,意思是有话只能让我听到。我附身把耳朵凑过去,秦子墨:"桃桃,只有我能看到姐姐站在姐夫身后吗?" 我无语,不知道怎么解释,小声回答他说"那是周锐,是个活人,是我大哥朋友,只是和大嫂长得像。" 不解释还好,解释完秦子墨听到那不是他姐姐的鬼魂一下就哭了,还以为能再见到姐姐,哪怕是另一种存在,结果发现是别人。

看到秦子墨哭了门口那两位又转过来看我们,大哥皱了皱眉,以为是我又说什么把秦小兔吓哭了,我真的,我没有啊。

周锐叹了口气 "桃桃,你朋友是个小哭包啊,快别哭了,男孩子这么哭真的能找得到女朋友吗?" 周锐说完秦子墨立刻止住眼泪,可是我明白,他不是怕找不到女朋友,而是周锐这句话,他姐姐曾经对他说过很多遍。

周锐反倒乐了,觉得自己这句话还挺管用,可是发现除了他其他三个人表情都不太自然,就问我他是说错什么了吗?我摇头又摆手,看到我这幅样子他又问大哥"老韩,我怎么感觉这气氛不太对劲啊,啥情况?" 大哥眼神暗了一下,对我说:"你照顾好子墨,我去办住院手续,周锐你跟我来。" 我冲大哥点头表示知道了,看来大哥是要把大嫂的事儿都告诉周锐了。

TBC

青郁生(大型失踪人口)

【all锐】你是孤舟微光.1

那就主星锐吧

大厂幼儿园

开个下辈子填的坑,嘿嘿嘿

————

秋天的风,清冷,易困。

“大家安静一下,这位是新来交换生,周锐,以后大家都是同学了,交换的这几个月要好好相处。”

底下却无比震惊“老师!没有搞错吧,要是知道交换的是个女孩子就不会对小a不舍了,早走妹子早来!”

“不对啊,咱们是男校,怎么会来女的呀?”

“妹子!我们都是好人!”

……

周彦辰坐在靠窗的角落,远远的瞥了一眼,看见的很模糊,一个高挑的女孩子带着黑框眼镜,半长的头发随意的扎在脑后,笑着和大家打招呼。底下一阵口哨声。

“我不是女孩子,男的!纯爷们!”周锐脸皱在一起,完全不顾及自己刚刚的仙女形象。

随后底...

那就主星锐吧

大厂幼儿园

开个下辈子填的坑,嘿嘿嘿

————

秋天的风,清冷,易困。

“大家安静一下,这位是新来交换生,周锐,以后大家都是同学了,交换的这几个月要好好相处。”

底下却无比震惊“老师!没有搞错吧,要是知道交换的是个女孩子就不会对小a不舍了,早走妹子早来!”

“不对啊,咱们是男校,怎么会来女的呀?”

“妹子!我们都是好人!”

……

周彦辰坐在靠窗的角落,远远的瞥了一眼,看见的很模糊,一个高挑的女孩子带着黑框眼镜,半长的头发随意的扎在脑后,笑着和大家打招呼。底下一阵口哨声。

“我不是女孩子,男的!纯爷们!”周锐脸皱在一起,完全不顾及自己刚刚的仙女形象。

随后底下就,就,更兴奋了!

“行了行了,小崽子们,一个个跟八百年没见过女的一样,你们老班我不是个青春靓丽美少女嘛?”班主任李老师,敲了敲讲台,嫌弃的看着底下躁动的小学鸡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

“李老师最美!”董岩磊起哄着敲桌子。

“就你嘴甜,周锐你就坐磊子旁边吧,上课!”

听到上课,周彦辰收回了视线,看不清长相,笑的傻,看起来有点呆。有点像兔子,这是他的结论。

随后,做为班长的陆定昊,就接手了周锐,负责下课带他转转。

陆定昊坐在周彦辰前桌,周锐过来的时候没有带眼镜,漏出了精致的小脸。静距离发现眼角有颗泪痣,很好看,像兔子。这是周彦辰的新结论。

“小芙!咱们走吧转转吧!”是个只适合安静的兔子。

“诶?妹子,呸,锐锐,磊子让你这么叫我的吧!”陆定昊的声音是萌系的,周锐却是少见的小细嗓。

周锐很生气“叫锐哥!”

“走吧走吧,带你转转教室,认认人,就小花开始吧,周小花,是个弟弟,学习好,长得帅,是个狠人。”陆定昊无比敷衍,的指了指周彦辰。

周彦辰刚打算去补全笔记听到被点名,抬头看过去,嘴角抽搐。“我一巴掌呼死你。”

“周总莫怪,你看妹子!”陆定昊秒怂,一把拉过周锐,笑闹着。

周锐没有急着反驳,好奇的问“为什么你妈妈要给你取名叫小花啊,你生活很困苦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陆定昊直接笑趴下,“你生活很困苦嘛?暖春嘛?”

“哇你看过啊!”“哭的好惨哦”

“哼,无聊,我叫周彦辰!”

“叫小花其实是,彦辰哥笑起来很好看了啦!”一股台湾腔袭来,软软糯糯的,周锐心都要化了,扭头看见一个穿白T校服的少年。

“这个是农农,陈立农,初中部的。”陆定昊小声提醒。

“好可爱!”虽然只是初二,陈立农的个子还是比周锐高,周锐捏他的脸有些费劲,却还是很开心的摸摸 。

“谢谢呀,刚刚听说a班来了个好看的姐姐,果然姐姐很好看呢!”

“叫锐哥呀”周锐说话都软了。

周彦辰一旁看着,心里有些生气,刚刚的主角不是他嘛?冷哼一声,面色发黑。

“彦辰哥今天不开心呢,你们惹他生气了嘛?”陈立农微笑着转了话题。

周彦辰见话题又回来,面色缓和了一些“没有,你们烦到我了。”

“我们走吧,走吧,别烦周总。”

“陆定昊,你是皮痒了?”周彦辰很生气,看不出傲娇吗?傲娇知道吗?

“哎呀,小花你怎么老跟朱星杰一样,不要那么暴力啊。”

“朱星杰?杰哥威名远扬啊,小花,打篮球去不?”

突然一阵大嗓门吸引了所有人,是b班的王凯琳,“道上”的都叫他小鬼。

周彦辰瞥了一眼,今天心情不好。

“放弃吧,琳琳,你长不高了。”

突然被插刀的小鬼,皱眉问号脸。

“嘿,boy?你这是怎么啦?怎么这么和我说话?是什么让你不开心,你讲出来!别怕有我在陪你!嘿!baby!”小鬼直接来了段rap。

“酷!”周锐点头鼓掌。

小鬼扭头打算夸两句。“有眼……光。小姐姐!”

“姐你妹!叫锐哥”

“好的锐姐。”

啪一声,小鬼头上被盖了一巴掌。

“叫嫂子!”

众人看过去,是个冷白皮帅哥,如果说b班是个黑帮,那朱星杰绝对是老大。

“周锐,你怎么在这?交换生?为了我来的?怎么不来我们班?”朱星杰满脸写着不爽。把感觉到不对想要逃跑的周锐一把拽进怀里。

“杰哥,好巧啊?你怎么也在这个学校?”炸毛兔子瞬间变得乖巧,大家大跌眼镜,什么情况?嫂子?为了朱星杰?

“所以你原来不知道我在这咯,你和我说你在美国读书,没办法回来跟我结婚,然后在这给我勾搭别的男人?”朱星杰搂紧周锐的腰,缓缓靠近,又撇了一眼一脸呆愣的四个人,最后视线停在陈立农哪里,冷笑一声。“连小学生你都不放过,怎么?这么不喜欢我?”

“没有没有,杰哥,你先放开我,我保证,婚约我不是有意推掉的,我也明白你喜欢,但是你知道我心不在你这里你不能强迫我!”周锐挣扎无果,两只小手放在朱星杰脸上,定定的看着他。

陆定昊默默地从抽屉里拿出了瓜子分给凑热闹的Jeffrey,初一的Justin,范丞丞,c班的卜凡,木子洋……

“这个小姐姐新来的呀?跟杰哥有一腿啊?”福西西小声bb

“傻呀你,明显就是杰哥喜欢这妹子,妹子还不愿意嫁。不愿意还要到杰哥面前招摇,渣女!”Justin眼睛微眯,磕着瓜子。

“两个xxj叽叽歪歪啥,那就是个爷们,你有的人家也有,不过还真别说长得怪好看。”韩沐伯往哪一坐,色咪咪的盯着。

“跟朱星杰抢食儿,不怕脑袋搬家?”岳岳嘲讽。

……

周锐和朱星杰一直僵持着,周围的声音也听了过半,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该死!

周彦辰敲了敲桌子“要上课了,范丞丞你们是朱仙子的课,b班是校长的思想教育课……”话还没说完,大家就散了。

“omg!怎么又到朱老师的课了,体育老师又病了嘛?”Justin边走边不可思议。

“今年你上过体育?”福西西跟着。

“……”

“校长讲到他多大了?”岳岳嗑完最后俩瓜子,才慢慢站起来。

“十三岁的时候了,明天就讲到14岁了,按这个速度咱们下个月就解放了。”木子洋拍拍屁股,跟上。

“他十二岁讲了三遍……”

“那就下下个月……就能,讲完了,吧。”

“……”

这边,随着上课铃响起。

“啧!等我。敢跑我就去你家堵你”朱星杰只能放开周锐,一步三回头的回班里。

——————

写完觉得星锐还是最带感……

非要起名字咩

昨天的见面吧电台,好久不见我的周小兔

昨天的见面吧电台,好久不见我的周小兔

jxka99

论工科男如何脱单 32

今日份作业已上交!
谣言满天飞
 🍉
 聊天体/红豆体
 🍉
 多cp
 暂定:洋岳,贾锐,泊秦淮,卜鬼,丞正
 一群工科男在大学里边养头发边找对象的故事
 🍉
 戳这里➡️http://t.cn/Aiu8BFtb
 ✨  ︵ 
 ("\(●-●)
 \ /     0\ \
   (        

今日份作业已上交!
谣言满天飞
 🍉
 聊天体/红豆体
 🍉
 多cp
 暂定:洋岳,贾锐,泊秦淮,卜鬼,丞正
 一群工科男在大学里边养头发边找对象的故事
 🍉
 戳这里➡️http://t.cn/Aiu8BFtb
 ✨  ︵ 
 ("\(●-●)
 \ /     0\ \
   (          )"
   \__T__/

松前茗梓

你俩怎么回事

“走,吃饭去”

“走,打球去”

“走,密室去”

“走,运动去”

“睁眼能看到他的脸,闭眼也是他的脸。”

??????你们俩怎么回事儿

???周锐你跟小贾怎么回事儿

“走,吃饭去”

“走,打球去”

“走,密室去”

“走,运动去”

“睁眼能看到他的脸,闭眼也是他的脸。”

??????你们俩怎么回事儿

???周锐你跟小贾怎么回事儿

ʕ•ﻌ•ʔ大狗

周锐 新歌《介意》网易云已上线!!!温柔声线唱出单相思的感觉,~介意你的眼里住着他的身影~

周锐 新歌《介意》网易云已上线!!!温柔声线唱出单相思的感觉,~介意你的眼里住着他的身影~

松前茗梓

关于《介意》

您母亲的甜歌呢?

周锐你飘了

mmp新歌听的我好难受

大半夜咬着牙别眼泪梗着嗓子眼儿的那种难受

好歹您还在一起过

我是说都不敢说出来

可以说是特别烂一女的


介意你的眼中,留下他的身影

您母亲的甜歌呢?

周锐你飘了

mmp新歌听的我好难受

大半夜咬着牙别眼泪梗着嗓子眼儿的那种难受

好歹您还在一起过

我是说都不敢说出来

可以说是特别烂一女的


介意你的眼中,留下他的身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