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和风

49776浏览    7161参与
莳花酒雾
刺青有参考武士图腾!半成品ॱଳ...

刺青有参考武士图腾!半成品ॱଳ͘

刺青有参考武士图腾!半成品ॱଳ͘

Iris

【迷宫组】局外人 chapter4

 (5000字长章,我尽力了)


    万万没想到。


    我和西条桑的第二次相遇来得这么快。


    刚从夜店里出来,被无良同僚灌了一肚子洋酒的我还以为眼前出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幻觉。


    等我从巨大的冲击里缓过神来,我才确认。没错,剧团的大明星西条克洛迪娜小姐居然和我这种工薪族一起,位于从六本木去往池袋的早班电车里...

 (5000字长章,我尽力了)

    

    万万没想到。

 

    我和西条桑的第二次相遇来得这么快。

 

    刚从夜店里出来,被无良同僚灌了一肚子洋酒的我还以为眼前出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幻觉。

 

    等我从巨大的冲击里缓过神来,我才确认。没错,剧团的大明星西条克洛迪娜小姐居然和我这种工薪族一起,位于从六本木去往池袋的早班电车里。

 

    至于我为什么一眼就能发现她呢?

 

    银灰色的电车地板上放着那双熟悉的红底鞋,霸气外露的样子和象征着工薪族的电车环境有着巨大的违和感。虽然是在蓝色的电车座位下面,但是整整齐齐的被放着,有种小学卫生股长般的稚气。

 

    视线上移,就可以看到,裸足的西条克洛迪娜, 

 

    冷白皮的双脚踩在深蓝色的电车座椅上,给人视觉冲击力和那双红底鞋可以说是不相上下。她的脚型和亚洲人不太一样,比起弧度很圆润甚至可以说是很齐平的亚洲脚,她的脚趾从食指那里,就像瀑布一样斜线下去了,显得整个脚部狭长而窄小。骨节分明得宛如新古典主义时期的女神像一般——只有那个发红的小指在无声的控诉着红底鞋反人类的设计。看来,就算是欧洲人的脚,也不是毫发无伤,就能驾驭这把“凶器”的。

 

    她抱着膝盖,头靠在扶手,像个偷穿妈妈高跟鞋结果被累坏的小孩子一样,蹲坐在电车的塑料椅子上。

 

    【她在哭。】

 

    不是那种泼妇似的号啕大哭,只是隐忍着,默默流泪,好像并不想让人发现她的脆弱一样。但尖下巴上挂着的水珠和通红的眼角出卖了她。被撕碎了的心灵就这样仓皇而凄惨的袒露于人前。

 

    不知道是熟悉的香水味,还是悲伤的气味把我拉回了记忆的回廊,这幅模样是如此熟悉,好像我也无意中发现过另一位女郎在早班电车里这样无助的哭泣过。

 

    不过更让人映像深刻的是她随即而来砸向我的手袋。硬质革的边角毫不怜惜的磕在了我的锁骨,和她在我脖颈上留下的牙印一样疼痛。我只能用力咬着下唇。心里手足无措,但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这样才能像个可靠的大人。

 

    “柊吾君,我会让你下地狱的。”说着坏女人的台词,趴在我身上哭泣着的山田明那这么说着。在外面的时候,我只能叫她山田太太,只有这短暂的一霎那,她才是独属于我的“Akina"。

 

    我什么也没有说,只能茫然的吻住她的嘴唇。那是一个饱含铁锈味和苦涩味的亲吻,饱含我的鲜血和她的眼泪。

 

    这是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山田太太的样子再次和西条小姐重合了起来。我有些复杂的看向西条小姐。

 

    【如果要成为恶女,就要尝过在黎明的早班电车里裸足哭泣的滋味。】

 

    不知道当时的是中了什么邪,我小声的哼出了这句歌词——中岛美雪原唱,中森明菜翻唱的《恶女》。

 

    虽然走音到了冲绳这点按下不表。

 

    但是西条克洛迪娜小姐的听力很明显比我想象中的好。也是,偌大的电车里只有三三两两几个人,隔壁困倦的工薪族抱着公文包睡得正香,也只有我们俩个神志清醒的人在,一举一动都像放大镜下一样显眼。

 

    不对,我当时一定不怎么清醒。

 

    “是你!!”她瞪圆了眼睛。睫毛上还带着泪珠,红润的脸上写满了震惊。

 

    就像我老家那只总是捞不到金鱼的橘猫一样。这个傻乎乎的小家伙从来不知道,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是捞不到一条画在盆上的金鱼的。

 

    不敢看她的脸,我垂下目光,却目击到她踩在电车座椅边缘的裸足上。

 

    后来才意识到,盯着人家脚看,在变态程度上,并没有好到哪去。

 

    “西条小姐,我真的不是故意和你乘坐同一辆电车的,那个,在酒吧里我——真的很抱歉。”

 

    就像个被发现的跟踪现行犯。我结结巴巴,语无伦次的解释,心中充满了绝望。想想也是,在洗手间门口像个流氓一样堵着人家,还跟到了电车上,怎么看都像个色情电影里的变态男主角——剧情老套到圣费尔南多谷*都不拍了。

 

    “诶?等下,那是你!”

 

    她的眼睛瞪的更圆了,被震懵的表情配上没有涂指甲油的小巧双脚,黑色鸭舌帽下支棱出来的金色头毛。被站立着的我居高临下的看着,感觉就像个软蓬蓬的喵星人。

 

    还是震惊脸的那种。

 

    想到老家那只扒拉着我膝头,要我陪玩毛线团的傻猫。嗯,顿时,就觉得不那么怕了。

 

    “啊?”

 

    回过神来的我才注意到我们神奇的对话。所以她根本就不是因为我的“变态”行径认出我的?

 

    什么时候我的大名都传到A list的演员那去了,这是作为剧作家的第二春要来了么。彼时还尚有些许上进心的我陷入了不可实际的猜想。

 

    “喂喂喂,刚刚你好像唱了什么失礼的歌吧?”

 

    很明显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的西条小姐选择了顾左右而言他。

 

    她双手抱着肩膀,把脚踩回了那双红底的12cm高跟鞋里。

 

    常言道高跟鞋就是女人的武器,端正了坐姿,脚踩恨天高的西条小姐眼尾上挑,锐利的品红色双眼玩味的注视着我。和她在剧团里展现的形象几乎相反,此时此刻,她无疑是一个高踞食物链顶端的捕食者,好整以暇的打量着她瑟瑟发抖的猎物——不用说,自然是我。

 

    她的转变是如此自然,就好像刚刚看到的那个裸足哭泣的女人,是我的错觉一样。

 

    我有一些此事很难善了的不详预感。

 

 

 

    果然,根据墨菲定律,不好的事情,是绝对会发生的。站在池袋一个廉价卡拉ok的前台,看着豪爽的包下一上午使用时间外加无限量饮品供应的西条小姐,我欲哭无泪。

 

    “来。”她朝我点点下巴。只能乖乖奉上余额相当难堪的银行卡,祈祷着日场的价格不要那么离谱。

 

    “在早班电车里裸足哭泣,顶多是成为恶女的入门级条件。”西条小姐露出一个肉食性的微笑。

 

    “找个坏男人,然后‘榨干’他的钱包才是真的恶女行径。”

 

    意义不明的话语丝毫没有让我感觉到色气,反而是后颈的汗毛有些直立了起来。

 

    听到她带着意义不明的微笑,对着我唱的第一首歌,我的胃部,隐隐作痛。

 

    自然是中岛美雪的《恶女》。

 

    咬牙切齿的语气,把歌词里被男人背叛还要逞强的假恶女,活脱脱的唱成了一个吸人骨髓,断人魂魄的真恶女。

 

    上帝,如果真的有《回到未来》里马丁的那辆可以穿越时空的车,就算冒着被闪电劈傻的风险,我也一定要穿越过去,把那个在西条克洛迪娜面前唱歌的自己给打醒。

 

    不过西条小姐在唱完《恶女》之后就仿佛忘了我这号人一样。只是一个人兴冲冲的点播了《慢动作》,《少女a》,《南风》,等一系列中森明菜的金曲,我也得以擦擦汗涔涔的后颈,正正经经的缩在双人包厢的一角,静下心来好好欣赏这平日里需要付出我半个月工资代价的免费“演出”。

 

    平心而论,中森明菜的歌曲对于西条小姐来说,声调过于低沉了。只要是唱过歌的人都知道,只要经过专业的训练,一般人的高音也能勉勉强强达到g3的标准。但是低音的共振嘛,就是实实在在来自爹妈的馈赠,后天再怎么辛苦的锻炼,也没法让你成为一个性感的低音炮。显然,西条小姐的低音也并非她的长向。

 

    但top star不愧是top star,没有和自己不擅长的领域死磕,西条小姐干脆就升调回避了这个问题。她的演绎,如同被拉得紧紧的绸缎,虽然由低音转成了高音,但有种斩钉截铁的美感。

 

    但是,她的选歌让我皱起了眉头。

 

    首先,她唱了充满少女心事的《慢动作》,《南风》,随即是控诉着不顺的恋爱的《眼泪不是装饰品》和《禁区》,当她咬着牙唱着《十诫》里【要是你改变不了软弱的生活方式,我就忍无可忍了,小鬼,你真是让人火大】的boya的部分,我十分确定的感受到了她对某人的怨气。

 

    西条小姐,大概是真的有个糟心的恋人吧?我背靠沙发,正襟危坐的想着。

 

    唱完了那首火爆十足的《十诫》,西条小姐毫不淑女的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身边,打开了一厅麒麟牌啤酒,吨吨吨的喝下半罐子。

 

    这种酒豪的风格,说句实话,有些让人害怕。

 

    “我和你认识的西条克洛迪娜很不一样吧?”好像注意到了我的讶异,端着啤酒,西条小姐面带讥讽,


“我应该是那种穿着轻飘飘的裙子,可爱的高跟鞋,或是心口不一,或是无忧无虑的大小姐,对吗?”

 

    她说的没错,这就是长久以来,人们对于西条克洛迪娜的印象,就算是看似颐指气使的大小姐,也一定是心地善良的傲娇而已。

 

    “西条小姐,不喜欢自己的形象吗?”我小心翼翼的询问,也开了一罐麒麟牌的冰啤酒,让冰凉的酒液随着胆战心惊落入腹中。

 

    我咋了咋嘴,熟悉的庶民味。当然,比起朝日那淡得宛如清水的马尿(朝日的粉丝请原谅我),麦香味十足的麒麟一番榨,可以说是平民百姓affordable的美味。

 

    但西条克洛迪娜,是那种应该在米其林餐厅啜饮高级洋酒的华丽美人,而不是在这里,像个受尽上司折磨的社畜,吨吨吨的大口灌酒买醉。

 

    眼前的景象让我有种在迷梦中的错位感。

    “武器”一样的红底鞋,在电车里裸足哭泣的样子,对于廉价ktv和啤酒的轻车熟路,充满了与其说是怨气不如说是怒火的歌声。我隐隐觉得,好像洞悉到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因为我最喜欢Akina酱了,所以我很讨厌这首曲子。”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对着我,低沉的这么说了一句不明所以的话。

 

    “但是,事到如今——”她带着某种怀念又怨愤的神色,一口气喝下剩下来的半罐啤酒,一边在点歌台上熟练的轻敲了几下。

 

    随着低沉而整齐的弦乐,包间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熟悉的,穿着紫色和服的倩影,目光含泪。

 

    “难破船。”西条小姐和屏幕中的中森明菜一起呢喃着。

 

    包厢里的气氛,几乎要降到冰点。

 

    回忆了一下中森明菜最具传奇色彩的的《难破船》背后的意义,我这时才有些明白,西条克洛迪娜来这里唱歌的理由。

 

    从恋爱起初的《慢动作》到风雨飘摇的《难破船》,


    她在举行一场葬礼。

 

    选择区区在下作为这场别开生面葬礼的见证者,我想我大概也知道了,葬礼的另一位本应出席成员应该是谁。

 

    那一袭同样是紫色和服,同样摇摇欲坠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铺天盖地的紫藤萝没有给她带来多子多产的福气,而是将她牢牢束缚在了这艘难破船上。我想,早在西条克洛迪娜之前,她就做出了她的选择,或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她的选择,才把西条小姐逼到了如此境地。

 

    从另一个人的眼睛里,我才得以确认,天堂真矢,果然是凭着自我意志,放弃了呼救,选择和这艘甲板进水的大船一起,沉入海底。

 

    看到金发女郎和天堂真矢如出一辙的灼灼双眼,我大概明白,西条克洛迪娜和天堂真矢曾经作为恋人的缘由了。

 

    好一场断舍离。

 

    山田太太青紫的尸体在我眼前闪过。真是残酷的女人,穿着新婚时丈夫所送的和服,和圣诞节我所赠予的“夜间飞行”,她把自己送上那根绝命的横梁时,到底在想些什么呢?或许只有这样决断力的女人,才会喜爱夜间飞行这款需要【器量】的香水吧。

 

    可是我不是渡边君,

 

    西条克洛迪娜也不是玲子*。

 

    在她惊讶的目光中,我冲到了点歌台,切掉了这首曲子。

 

    “您点了很多首歌了,也让在下来点一首吧。”

 

    我认真的对她说。

 

 


*圣费尔南多谷:美帝著名的情色影片拍摄地。

渡边君和玲子:出自《挪威的森林》。这本书大概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我想也不需要解释了。

 

安利:

    虽然说我觉得中森明菜的歌我都想安利一遍,但果然还是要说说《难破船》。

 

    1987年9月30日,中森明菜推出了经典单曲《难破船》。在推出这张单曲之前,中森明菜与当时的男朋友近藤真彦的恋情危机已是公开的事实,而媒体时常报道近藤真彦与其他女星的绯闻更是让事情雪上加霜。在这种情况下,中森明菜翻唱了原加藤登纪子自写自唱的曲子《难破船》,描述恋情就像是海中遇难的船只而前途坎坷。在当时甚至于后来,中森明菜在电视节目与演唱会中唱这首歌时,几乎都是不能自己而哽咽或流泪。而几乎也是从此时开始,中森明菜的形象开始从开朗与热情而逐渐转变为悲情与哀伤。

 

    本来不管是销量还是名望,中森明菜的《难破船》都是毫无争议的大赏得主,但是最后大赏却花落在她渣男友近藤真彦的头上,基本上可以确定的是他对当时是他女友的中森明菜施加了影响。近藤真彦最著名的事迹大概是在中森明菜和梅艳芳两位女神之间游走,而且还有着,为了躲避狗仔,妈妈出了车祸也不报警找救护车,最后妈妈不治身亡的事情。

 

    这首歌,我想是原唱前辈加藤登纪子对于明菜委婉的劝告,在霓虹的音乐番组上,加藤登纪子更是直截了当的表达了她对明菜的期望,就是歌词的第一句:

 

【只不过是个恋爱,忘了就好。】


  这首歌b站的这个视频实在是美得我见犹怜。强烈推荐!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033508/


    但很遗憾,中森明菜并没有听取来自前辈的箴言,这个实心眼的姑娘89年于近藤真彦的住处自杀,被抢救六小时回来之后。为了挽救日渐下跌的人气,近藤真彦骗中森明菜出席了“金屏风”的发布会。(看过前文的朋友大概都知道金屏风在霓虹娱乐圈的特殊意义)在发布会上,他逼迫中森明菜承认自杀是她的过错,他们并没有结婚的打算。并于第二年和某富家女结婚。讽刺的是,他所居住的房子,还是88年中森明菜全款购买的豪宅。


    90年代的中森明菜并没有否极泰来,首先她在近藤真彦的撺掇下和研音解约,然后被骗到皮包公司,没有事务所的akina当时可以说是全国黑。这其中,近藤真彦的公司杰尼斯有多少“帮助”呢?想想也可以猜出来。


    直到新千年之后,明菜隐居美帝,偶尔出来开个晚餐会,而某渣男还时不时上红白恶心人,以至于杰尼斯的粉丝都对他不待见的可以。只能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了。“


最后,放一张还是小胖菜时期的图。

 

出自于明菜在纽约工作时被整蛊的视频,又可怜又可爱,还很搞笑。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0370563/



  



 


璩戫SAMA
黑夜熄灭 吞噬白天🌪

黑夜熄灭 吞噬白天🌪

黑夜熄灭 吞噬白天🌪

一只柠檬子
参加企划的娃子☆

参加企划的娃子☆

参加企划的娃子☆

璩戫SAMA

想画什么就画什么也太开心了!
材料:自动铅笔/一号樱花针管/中性水笔/白云笔

想画什么就画什么也太开心了!
材料:自动铅笔/一号樱花针管/中性水笔/白云笔

江宁

。很遗憾,衽反了,而且源文件完全没存,我太相信我的电脑了,手滑退出点了否,我杀。唉…最近的摸鱼吧。

。很遗憾,衽反了,而且源文件完全没存,我太相信我的电脑了,手滑退出点了否,我杀。唉…最近的摸鱼吧。

阿林
给别人的庆生画 这次画出了自己...

给别人的庆生画 这次画出了自己很喜欢的风格

给别人的庆生画 这次画出了自己很喜欢的风格

稷下贤鱼
和风姑娘,又是快乐肥宅的一天

和风姑娘,又是快乐肥宅的一天

和风姑娘,又是快乐肥宅的一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