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咒术师

10.7万浏览    1388参与
阿大大迪迪

诺顿和黑妹cos孽蜥和女儿
来自推特画手 Courier6📨 (@kurirno6): https://twitter.com/kurirno6?s=09

诺顿和黑妹cos孽蜥和女儿
来自推特画手 Courier6📨 (@kurirno6): https://twitter.com/kurirno6?s=09

裤子晚梦
女子组 原推@Koyomi(@...

女子组

原推@Koyomi(@Koyomania)
(已授权)

原推链接:https://twitter.com/Koyomania/status/1185793935827976193

严禁⚠️转载及二改及商用
撞车私信提醒。

女子组

原推@Koyomi(@Koyomania)
(已授权)

原推链接:https://twitter.com/Koyomania/status/1185793935827976193

严禁⚠️转载及二改及商用
撞车私信提醒。

临溪余人

上课随手画的里面有一张是杰佣的

上课随手画的里面有一张是杰佣的

菘饼干

【第五人格/手书】—Toxic—
B站链接:https://b23.tv/av75876205
大概是两金两紫的故事(听说有人想看我换个画风)
我就是又鸽又短打我呀d(ŐдŐ๑)

【第五人格/手书】—Toxic—
B站链接:https://b23.tv/av75876205
大概是两金两紫的故事(听说有人想看我换个画风)
我就是又鸽又短打我呀d(ŐдŐ๑)

是鹊仔仔——

勘咒/鼹鼠最喜欢……?

#诺顿·坎贝尔【鼹鼠先生】&帕缇夏·多里瓦尔【梦中人】

#写的时候光顾着自己爽完全不在意故事是否合理什么的……

#灵感来自—— @喵喵喵?(^・ェ・^) 

————————————————正文

       诺顿一直不喜欢他所居住的森林。

       也许是因为他是一只黑漆漆的,身居地下的鼹鼠,而地上五彩斑斓,却是独独少见这黑色。...


#诺顿·坎贝尔【鼹鼠先生】&帕缇夏·多里瓦尔【梦中人】

#写的时候光顾着自己爽完全不在意故事是否合理什么的……

#灵感来自—— @喵喵喵?(^・ェ・^) 

————————————————正文

       诺顿一直不喜欢他所居住的森林。

       也许是因为他是一只黑漆漆的,身居地下的鼹鼠,而地上五彩斑斓,却是独独少见这黑色。

       诺顿也不喜欢和除了他以外的其他人打交道,除非你是和他交易的所谓客人,而且你的手里有满满一袋鼹鼠先生喜爱的金币。

       是的,鼹鼠先生喜欢一切金灿灿的东西,宝石,珠玉,还有金子和那双像极了金子的眼睛。

       帕缇夏是在几个星期以前冒冒失失闯进鼹鼠的领地的,也许是有意的,也许真是不小心,但她总归是偷吃了诺顿的萝卜,被诺顿发现后她惊慌了好一阵子,但诺顿没把她怎么样——许是因为这只小兔子也是黑色。

      那么这是属于黑色间的同病相怜吗?却有些可笑。

       -------

       鼹鼠先生真的很讨厌阳光。

       且不说阳光要了不知道多少只鼹鼠的命,就算鼹鼠不惧怕光,诺顿也从心底讨厌这东西。说不定他只喜欢金币反射出来的光。

       他是孤独的,他却也无所谓孤独,十几年的时光他照样过,没有亲人——他的母亲早就死了,记忆里寻不到踪迹。

       后来他认识了帕缇夏,一个和他一样孤独的家伙,帕缇夏是被家族排挤出来四处流浪的,倒比鼹鼠先生更加容易让人同情。

       “小家伙。”

       诺顿喜欢这样称呼帕缇夏,没有理由,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

       帕缇夏曾问过诺顿,他左手无名指上戒指的来历。

       这不是哪个珠宝店里买来的,诺顿告诉帕缇夏,“这是母亲留给我的戒指,也是她留给我的唯一遗物。”,他的眼神绝对是暗淡的,比没有星星的夜晚更加暗淡。因为帕缇夏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这来自于心底的思念。“母亲死于火灾。”诺顿无言缄默了,右手抚上左脸的伤疤。

       鼹鼠先生也是有思念的人。

       所谓诺顿冷血无情的谣言不攻自破,他也许只是藏匿在黑暗里太久了,久到没人接近他。

       -------

       诺顿知道帕缇夏一定是上天派来拯救他的,帕缇夏是他黑暗人生中出现的一束光,他讨厌光,但对于帕缇夏,他只想亲近。

       他决定把这束光抱在怀里。

       -------

       帕缇夏对诺顿的举动感到惊讶,还有,喜悦。

       鼹鼠先生,在夜色下的湖边,单膝跪地,手里有一枚戒指。

       他说,你是我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

       他说,是你拯救了我,还有我以为早就死在大火里的心脏。

       只有你见到阴郁的我不会掉头走开,只有你愿意坐在我身旁,只有你不害怕我,只有你见识过我的软弱,只有你陪我坐在月下,只有你。

       帕缇夏,嫁给我。

       鼹鼠先生右手高举那枚戒指,左手罩在心上。

       星空倒映在没有一丝丝波纹的湖水里,他们好像身处宇宙之中了,星辰都是这誓言的见证者,这爱情会比钻石更长久吧,两个孤独的灵魂,就在命运安排下相遇,然后甘愿相伴。

       -------

       是的,鼹鼠先生还是更喜欢那双眼睛,因为那是比金子还要美好得多的存在啊……


——————————————正文结束

非常短的一个故事,写的时候有点头痛所以就可能有一点敷衍,而且尝试了新的文风,读起来可能有一点奇怪吧,但是我真的尽力了,写完文就去打吊针去……

勘咒啊,不喜欢闭眼甭看

初秋ya

您安,这里是欧利蒂丝庄园——
【对人浅浅一笑】不知您是否对这里感兴趣,那么……一起来了解一下这里吧?当然,如果你是为奖金而来——每一场游戏都能获得丰厚的奖金。
或者您是为这里的神秘所吸引?哦哦~抱歉呢,这并不是我应该去思考的问题。那么——【对人伸出右手】来吧,一起打开庄园的大门吧,一起……来享受这狂欢吧!
——————————
●披皮水聊群,禁白不禁半白。开放内测、性转、物拟、私设。不可重皮。禁黄豆不禁表情包,语C三禁。禁刷屏。拒绝玻璃心玛丽苏。每月可改皮两次。第一次免戏,第二次自戏150+。
●瓦尔莱塔【光织守护】许愿一个小特
●Mous·Frans【军刀女拟】许愿一个能打能调戏的Mas
●...

您安,这里是欧利蒂丝庄园——
【对人浅浅一笑】不知您是否对这里感兴趣,那么……一起来了解一下这里吧?当然,如果你是为奖金而来——每一场游戏都能获得丰厚的奖金。
或者您是为这里的神秘所吸引?哦哦~抱歉呢,这并不是我应该去思考的问题。那么——【对人伸出右手】来吧,一起打开庄园的大门吧,一起……来享受这狂欢吧!
——————————
●披皮水聊群,禁白不禁半白。开放内测、性转、物拟、私设。不可重皮。禁黄豆不禁表情包,语C三禁。禁刷屏。拒绝玻璃心玛丽苏。每月可改皮两次。第一次免戏,第二次自戏150+。
●瓦尔莱塔【光织守护】许愿一个小特
●Mous·Frans【军刀女拟】许愿一个能打能调戏的Mas
●帕缇夏·多里瓦尔【缄默者】许愿同体
●另,帮群内的船匠小姐宣个黛儿小姐来
占tag歉

裤子晚梦
咒术与祭司 原推@モサヲ(@_...

咒术与祭司

原推@モサヲ(@___M9999)
(已授权)

原推链接:https://twitter.com/___M9999/status/1182766595673706496

严禁⚠️转载及二改及商用
撞车私信提醒。

咒术与祭司

原推@モサヲ(@___M9999)
(已授权)

原推链接:https://twitter.com/___M9999/status/1182766595673706496

严禁⚠️转载及二改及商用
撞车私信提醒。

墨余

【无法记录】
汉化:墨余
原作者:查看 Rip (@zetsubo12): https://twitter.com/zetsubo12?s=09
严禁转载,禁止使用
———————————
关于入殓师怎么样也无法记录队友容貌

【无法记录】
汉化:墨余
原作者:查看 Rip (@zetsubo12): https://twitter.com/zetsubo12?s=09
严禁转载,禁止使用
———————————
关于入殓师怎么样也无法记录队友容貌

无烬

可爱的外服玩家(亚服)哈哈哈
咒术师在外服是算命先生吗?不应该是先知吗?
无路赛!!!
哈哈哈哈
2p-4p是国服
开局伯爵皮杰克带玫瑰手杖一直拜访,然后……
这毒手还没放开园丁吗?
好惨一艾玛

可爱的外服玩家(亚服)哈哈哈
咒术师在外服是算命先生吗?不应该是先知吗?
无路赛!!!
哈哈哈哈
2p-4p是国服
开局伯爵皮杰克带玫瑰手杖一直拜访,然后……
这毒手还没放开园丁吗?
好惨一艾玛

羯可
好慘諾頓一男的∠( ᐛ 」∠)...

好慘諾頓一男的∠( ᐛ 」∠)_

原本是想上彩色來著...
但懶癌發作就...(´・ω・`)

好慘諾頓一男的∠( ᐛ 」∠)_

原本是想上彩色來著...
但懶癌發作就...(´・ω・`)

密  码  機 !

是车队猫猫全家福————!


借这条欢迎新来的调香师—————!

(先知先生似乎又多了个河图诶……x)


p2是车队的b站官号。以后会发一些画画过程和游戏录屏。喜欢请关注——!


剩下的广告就不说了(懒了(?))。想一起画画,打游戏的私聊w

是车队猫猫全家福————!


借这条欢迎新来的调香师—————!

(先知先生似乎又多了个河图诶……x)


p2是车队的b站官号。以后会发一些画画过程和游戏录屏。喜欢请关注——!


剩下的广告就不说了(懒了(?))。想一起画画,打游戏的私聊w

星雅醬

【杰佣】神秘生物管理局06

06.新的武器

特蕾西把套着刀鞘的弯刀与绳勾放在桌上,接着又从桌子底下掏出一个箱子示意奈布打开。

奈布在特蕾西期待的目光中打开箱子,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外表很朴素的棕色护腕(参考原皮佣兵的护腕样式),整体看起来就像是完全由手工缝制,没有半点科技的痕迹。

“这组护腕是我们武器研发部的新发明,在制做时混入了特殊的材料跟法术,只要在开启状态轻触墙壁就可以弹射出去,不用时关上就是防御力不错的普通护腕,不过想要使用这组护腕必须拥有优秀的反应能力跟身体灵活度,不然很容易撞墙撞树。听说奈布之前跟邪眼副部长切磋时可以灵活地利用周遭环境,我想你应该可以好好发挥这组护腕的威力。”特蕾西笑着说。

听到特蕾西的介...

06.新的武器

特蕾西把套着刀鞘的弯刀与绳勾放在桌上,接着又从桌子底下掏出一个箱子示意奈布打开。

奈布在特蕾西期待的目光中打开箱子,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外表很朴素的棕色护腕(参考原皮佣兵的护腕样式),整体看起来就像是完全由手工缝制,没有半点科技的痕迹。

“这组护腕是我们武器研发部的新发明,在制做时混入了特殊的材料跟法术,只要在开启状态轻触墙壁就可以弹射出去,不用时关上就是防御力不错的普通护腕,不过想要使用这组护腕必须拥有优秀的反应能力跟身体灵活度,不然很容易撞墙撞树。听说奈布之前跟邪眼副部长切磋时可以灵活地利用周遭环境,我想你应该可以好好发挥这组护腕的威力。”特蕾西笑着说。

听到特蕾西的介绍,奈布露出感兴趣的表情拿起护腕仔细观察,如果它能发挥出特蕾西所说的效果,的确可以给他增加一些战斗上的优势。

“对了!奈布你要注意一件事情,因为护腕是靠法阵来发挥效果,因此魔力耗尽后会进入暂时无法使用的冷却时间,目前一次最多只能使用五次,奈布要合理分配使用哦!”在奈布提着箱子离开前,特蕾西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奈布举起手挥了挥表示自己有听到。

拿完武器,奈布便转身往后勤部走去,在出发前他要再领取一些特别的物资,听说奈布这次的任务目标是血族,光织守护立刻替奈布拿来不少圣水闪光弹之类的东西。

“虽然真正的血族并不惧怕阳光的照射,不过强烈的闪光仍然能让他们暂时陷入失明状态,圣水则是能够让血族的皮肤出现灼伤的症状,不用担心效果不足我们拿活得血族测验过。”

看着光织守护拍胸脯保证圣水效果的样子,奈布有些好奇那位伟(倒)大(楣)的血族是哪位。

“特殊任务可以借用管理局设立的传送阵,抵达目的地后记得先去找管理局驻扎在附近的人员,最新的情报都在他们手上,祝你好运奈布•萨贝达。”邪眼寄主指导奈布进入位在猎人部底下的隐藏特殊传送阵,朝着奈布挥了挥手道别,缠绕着蓝色雷电的左臂握住传送阵的能量核心注入能量。

第一次使用这种传送阵的奈布只觉得自己眼前蓝光一闪人就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管理局把传送阵隐藏在一间废弃房屋的地下室,因此奈布必须先拨开层层的蜘蛛网才能离开,走出这个有些脏兮兮的地下室后,奈布发现这里应该是个在末世时期就被废弃城镇。

头上还缠着一些白色蛛网的奈布一走出房屋就受到了热烈的欢迎,毕竟这里可是渺无人烟的荒原,对生活在这里的神秘生物来说,像奈布这种看起来鲜嫩多汁的“美食”可不常见。

不过奈布很快就让他们知道,自己可不是美食而是夺命的死神,两把廓尔喀弯刀在他的控制下舞出死亡的舞曲,那些冲在最前面的神秘生物用更快的速度倒在地上失去生息,剩余的神秘生物终于在同族死亡的味道中察觉不对劲,纷纷露出惊恐的表情快速逃离这个可怕的家伙。

“能够在这种地方活下来的魔物果然没有几个是笨蛋呢!”奈布转了转手中的弯刀开始解剖地上的尸体,这些尸体的零件可是能够用来换钱的啊!光是管理局的科研人员就很乐意收购。

在出发之前奈布早就把收购名单记在自己的脑袋中,把名单上的魔物零件切割收进收集盒中再塞进空间耳环后,奈布便收起武器朝着目的地前进,一路上砍了不少从荒原里冒出来的魔物后,奈布终于看见那传闻中的盛宴古堡,黑色的古堡正静静地竖立在荒原中。

“你就是管理局这次派来的魔物猎人吗?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负责监控古堡状况的帕缇夏•多里瓦尔,隶属管理局情报部,叫我帕缇夏就可以了。”帕缇夏是一名有着黑色卷发的女性,神秘玄妙的特殊图腾绘制在她深色的皮肤上,散发着一股神秘的气息。

虽然奈布才刚刚加入管理局不久,不过帕缇夏•多里瓦尔的大名他还是非常清楚的,身为管理局少数同时隶属两个部门(情报部跟猎人部)的存在,也是管理局当中少数最高等级(金色)的人类,不过听说帕缇夏大多时候只会说自己是情报部的成员,只有猎人部的猎人们才会知道她的隐藏职业。

“根据我这段时间的调查显示,盛宴古堡的主人盛宴古堡应该还没有死亡,因为负责照顾盛宴伯爵的古堡管家每过一段时间就会离开古堡,购买维持古堡运转所需要的物资,最近刚好又到了古堡管家出门的日子,除了古堡管家之外盛宴古堡还栖息着一名被称为镜中夫人,栖息于镜中世界的神秘生物,据说只要能够反射影像的地方就是镜中夫人的地盘,你一定要小心。”帕缇夏也没有打算跟奈布闲聊太久,把自己认为重要的讯息转告给奈布后就算完成她的任务。


机密档案08

姓名:威廉•艾利斯

昵称:威廉、前锋

身高:180公分

体重:60公斤

种族:人类

职业:魔物猎人(蓝色)

武器:金属拳套、橄榄球

兴趣:健身、战斗

搭档:小丑皇

所属部门:猎人部


机密档案09

姓名:库特•弗兰克

昵称:自欺专家、库特

身高:174公分

体重:50公斤

种族:人类

职业:魔物猎人(蓝色)

武器:小人书

兴趣:吓人、发呆

搭档:(暂无)

所属部门:猎人部



阿大大迪迪
商量欺负监管来自推特画手Clo...

商量欺负监管
来自推特画手Cloudkourin (@Cloudkourin): https://twitter.com/Cloudkourin?s=09

商量欺负监管
来自推特画手Cloudkourin (@Cloudkourin): https://twitter.com/Cloudkourin?s=09

朝露不配拥有专约

2019年第五人格万圣节故事

是今天万圣节活动的人物故事的整合,分别是:盛宴伯爵(杰克),缄默者(咒术师),镜中夫人(红夫人),宴会管家(建筑师),历战猎人(先知),尼格霍格(空军)

既然是官方的故事就是直接转载也可以的

结尾还有一点点个人的解读与感想

盛宴伯爵

[1-古堡之中幽居着位伯爵。]

伯爵毕生的责任就是看管血族的至宝——魔典。漫长岁月里,魔典不断驱使着伯爵去记录更多的人,筛选更多的人,为血族扩大族群。但伯爵在猎物的恐惧和仇恨中感到疲倦,愈发厌恶自己对本能的盲目顺从。最后,他选择封印魔典,遣散族人,独自在古堡中避世。除了孤独与空虚,他已空无一物。

[2-心早已不再跳动,但悸动泛起的涟漪却从未消失。]...

是今天万圣节活动的人物故事的整合,分别是:盛宴伯爵(杰克),缄默者(咒术师),镜中夫人(红夫人),宴会管家(建筑师),历战猎人(先知),尼格霍格(空军)

既然是官方的故事就是直接转载也可以的

结尾还有一点点个人的解读与感想



盛宴伯爵

[1-古堡之中幽居着位伯爵。]

伯爵毕生的责任就是看管血族的至宝——魔典。漫长岁月里,魔典不断驱使着伯爵去记录更多的人,筛选更多的人,为血族扩大族群。但伯爵在猎物的恐惧和仇恨中感到疲倦,愈发厌恶自己对本能的盲目顺从。最后,他选择封印魔典,遣散族人,独自在古堡中避世。除了孤独与空虚,他已空无一物。

[2-心早已不再跳动,但悸动泛起的涟漪却从未消失。]

当猩红新娘的消息从古镜传入古堡,伯爵并没有予之同情。她最大的错,就是枉顾了世俗的偏见。但他难道就不曾寻求改变?如何才能展示自已的品味与格调并没有被谣言和怪谈所扭曲?如何才能将所有偏见、畏惧、俾倪抹除,哪怕只有刻让族人们不再忍受那样的孤独? 他不是噬人的怪物、暗夜的妖魔,宴会烛火点亮的那刻,在宾主之礼的古制荫庇下,他只是-位谦逊古堡的主人。

[3-入夜了,醒来吧,故友。]

一场万圣节的古堡晚宴,将是打开新局面的最佳契机。为此,伯爵唤醒了沉眠在密室的老管家。说服老朋友加入并不难,但对外来人的成见却不是简单的言词所能消除。伯爵解开了魔典的封印想让它代表所有血族共同见证古堡首次的盛宴。发出请柬,盛上美酒,铺满美食,尚未到场的宾客还在何处彷徨?

[4-宾客们陆续到访,却心思各异。]

伯爵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面对活生生的血肉了。但比起以前无法淹没的原始渴望,如今他更关心如何才能让来客们宾至如归。山下的猎手,缄默者,远方的旅客……伯爵本可以从魔典中读出他们真正的想法,可他并没有这么做。他相信用自己的坦诚和风度,能让所有客人至少在这段特殊的时光里,放下所有隔阂嫌隙,享受一场纯粹的晚宴。但如果真有人辜负了伯爵的美意.他也绝对不会轻饶。

[5-宴会落幕后,又会留下什么? ]

宴会不知在何时结束,宾客四散而去.古堡回归了寂静。没有人提起这场欢宴,也没人再见到伯爵,只有象征身份的盛宴之杯被留在了桌上。无论他的愿景是否实现,无论他在何时归来,古堡只认一名主人,血族的伯爵永远空留一位。








缄默者

[1-缄默者居然会出现在这种宴会上? ]

看来伯爵并不在意宾客的来历。只要是应邀而来者他都不会拒绝,就像一个屠夫不会拒绝待宰的羔羊上门。正如缄默者所预料,除了几个外乡旅人,村民们对这个凶图未卜的宴会敬而远之。就算伯爵换了一副面孔来隐藏獠牙,装出翩翩风度迎接来客,他真正的邪恶却无法隐瞒缄默者。毕竟,他是一个嗜血的异类啊!

[2-缄默者来自教会。]

她潜伏于山脚下的村庄,负责监视古堡血族的一举一动。常年的平凡生活,让缄默者变得和迂腐愚昧的村民样浑浑噩噩。 她数次从镜子里撇见古堡的耳目,差点将其混淆为静默祷告的回应。毕竞她离教会的圣洁太远,而离古堡的幽僻太近了。现在,她却能堂而皇之地踏入这不洁之地这实在太过讽刺。但任务仍要继续,或许那个管家的钥匙,关联着什么亵渎神圣的秘密。

[3-宴会果然另有隐情! ]

那本邪恶的血族魔典一定是伯爵的计划的核心。看着那文字像血液一样蔓延在书页上,她的恐惧与好奇缠绕在里一起,魔典居然能读出人心的秘密!但缄默者无法翻阅其他秘闻。只能眼看着自己的心思浮现纸上:宴会杯盏美酒.食物装盘精致,内在却是这个腐朽古堡特有的酸臭。如同伯爵看似衣着光鲜,可他险恶的嘴脸却酝酿着伺机窥探人心、玩弄猎物的玩笑。

[4-熟人在这里相遇,并不是一个巧合。]

缄默者遇上了村中的猎人。无论是自愿还是被迫,既然来到了这里,猎人就应该明白自己的处境。在宴会之上,伯爵一定会撕毁宾客的礼仪,收拾掉这位村里的守护者,然后就是整个村子....只要有魔典,伯爵就不会停止,唯一的问题是:为什么要等到这场宴会?或许,是时候通知教会开始行动了。

[5-在抽身之前.....]

缄默者决意不能让那本魔典任由伯爵掌控。魔典记录了太多的秘闻,而秘闻就是掌控人心的关键。是的.她应该带走魔典,或许...不.她一定能让它的力量发挥真正的作用。她向它敞开心扉,它低语着她的秘密,她的归属。如果魔典在她手中解封,奇迹就不只是传说中的福音,她也不会再迷失自己。



镜中夫人


[1-是谁打搅了镜中夫人的休憩? ]

血族从不用镜子自省,镜中夫人便得以一直遗世独立于古镜世界中。闲来无事时,镜中夫人也会透过古镜观察村镇的生活。隔着那些破旧碎裂的镜面,她看着村民每天在同一块旱田劳作,同一张陋桌吃饭,同个钟点睡觉....这就是他们的整个世界,即便如此,也好过古堡的一潭死水。镜中夫人对周遭的平凡与麻木心生厌恶,不禁开始憧憬更遥远的景象。

[2-居然有陌生的身影倒映在古镜中。]

曾经呼风唤雨的血族,已经没落到允许猎物们与他们平起平坐?看看这些无礼的家伙!自诩为‘宾客’却毫无礼数,在淑女的镜子前肆意张望。那些寒酸丑恶的倒影在镜子里出现简直让她忍无可忍。更可笑的是,孤傲的伯爵空守着血族至宝无所作为,反而妄想靠场宴会来改变世人的目光,寻求他人的认同。看来,他的同族为之担心并不是毫无道理。

[3-这些宴会来客有着各自目的。]

而窥探秘密是镜中夫人最喜欢的娱乐。当镜中夫人听到缄默者和猎人的争论时,她还听到了教会的计划。看来伯爵若再继续天真下去,魔典和古堡马上就要换新主人了。但镜中夫人从来不属于古堡,她甚至不属于她自己。镜中世界是她的天地,但同样是囚笼。所以无论这场闹剧导向何方,她都乐于从中找到机会。

[4-一场宴会总有不受欢迎的宾客。]

狡黠的老头子!他察觉到了镜中夫人的异动,表面上礼貌地请她出席宴会。实则想将她收束于伯爵监管之下。但曾经孤僻乖戾的伯爵,现在却大度地放任她自由来去。镜中夫人对古堡之主感到越来越陌生:他为了守护族群的象征。放弃了自由和时间。如今又藏起了獠牙,收起了蝠翼为这个无谓的宴会放下了身份。多么愚蠢而又令她妒忌!他所放弃的,是被困镜中的她一直渴望而不可得的自由和地位。

[5-新的机遇,往往诞生在混乱之中。]

缄默者已经误入歧途,居然把算盘打到了镜中夫人上。她也许不知道夫人被安排在古堡中的真正用意。镜子的世界都是互通的,看着镜子的——一双眼睛正在被其他眼睛所注视着。对着镜子诉说的请求会被其他别有用心者听闻。不过,让局面变的更有趣一点也无妨。但宴会上将要发生的一切,一定不会被埋没。


古堡管家

[1-管家的责任,就是服侍。]

但服侍并不代表绝对的遵从。当管家被唤醒时他能从伯爵的语调中听出疲倦。主人在漫长的孤独守望中失去了原有的风采,若不是为此,他不会答应那异想天开的设宴提议。毕竟.觊觎这个古堡的家伙还大有人在。更何况为什么高贵的血族要和猎物们办一场家家酒呢?

[2-丰盛的食物是一场宴会必不可少的。]

在魔典的庇护下,口味苛刻的伯爵早已不再眷恋凡人之血。管家还有着有饥渴的冲动,但遵循主人的习惯,他也抛弃掉那些充满了血脂甚至其他病灶的劣等品。取而代之的,是甜美醇香的红酒,晚宴上的新时尚。可惜他的那副老尖牙,也许再也派不上用场了。至于那些宾客嘛.....上次管家沉睡之前,储藏室的食物应该非常富足.....

[3-发出去的邀请函居然无人回复。]

白等了一天!那帮村夫果然不懂珍惜。虫子们只配叽叽喳喳地在地穴里闹腾,要是把他们放到房子里,就会变成蛀虫!惧怕伯爵是那些虫子们的本能,如果有谁能克服数千年来印刻在血液里的畏惧,那他一定是别有用心。但管家可从来不会让主人失望,哪怕是用特别的手段也要把宾客“请”来。

[4-宾客陆续到来,宴会即将开始。]

一名古堡的管家可没有对外人点头哈腰的习惯。但他精心布置的华美厅堂,已经让古堡放下了黑暗肃穆的高贵身段。古板的老爷子相信掌控畏惧,远比令人畏惧更强大。但如果...这些外人的眼中没有了畏惧,替代的又会是什么呢?看着这些宾客慌张不安,各怀心事。管家意识到这场宴会的走向。将比以往最艰难的狩猎还要难以捉摸伯爵的愿景,真的能实现吗?

[5-有人闯入了密室! ]

在伯爵即将开宴登场的时刻,有人居然偷袭了管家,趁他晕眩的时偷走了贴身保管的密室钥匙!当畏惧的高墙坍塌时,牢笼中放出来的恶意就会肆意泛滥。猎物会把这里当成陷阱。敌人会把这里当成战场。管家终于意识到,真正的宴会并不需要美酒美食,而是相互接纳的坦诚。——那才是伯爵所一直寻求的。






尼德霍格

[1-遵照新的指令,执行官只能放弃追逐原先的目标。]

就让那个不洁的新娘在懊悔中多活几天吧。沉寂许久的血族伯爵突然有了异动,教会一定不会置之不理。

那座古堡在村落的包围下看似风平浪静,但它永远都是旋涡的中心。而原本虔诚的缄默者不知是着了什么魔,任凭自己身陷其中,不但没有按教会的秘传方式递送消息,还用异端的镜中妖灵来传话。

看来情况已经刻不容缓了。

[2-狮子、羔羊、猎枪。]

真是一场荒诞的闹剧,绵羊与狮子同桌共餐。

面对心不在焉的缄默者和迷惑不定的猎人,执行官相信血族对于心智的腐蚀已经不需要通过任何肉体的转化。为了避免事态继续扩大,她必须破坏这场宴会,清除掉所有的证据。缄默者的丑闻和村镇的谣言也将彻底掩埋。

无能的懦夫才会选择周旋和妥协,而她绝对不会。

[3-致命的枪手只需要等待一个破绽。]

对决还未开始,缄默者与管家先起了冲突。

但执行官已经无暇它顾,无论是开宴受阻还是魔典失窃.都足以让伯爵原形毕露露,暴怒不已。

这个破绽就是最好的机会!

她将把镀银子弹送进那早已停止跳动的冰冷心脏——如果不是那该死的猎人,一切就该在此刻结束。

[4-意外的落幕..... ]

为圣水祝福的银弹带着坚定的信念,足以击碎血族的躯壳,但却被猎鹰的羽毛所偏折,命中了缄默者藏在身上的魔典!

魔典的文字带着所有人心中的执念从书页中涌出。所有人都被疯狂涌动的情感冲击,脑中一片空白,思绪消散......

之后,便无人再知晓宴会最终的导向。

[5-古堡盛宴的结局。

魔典的真正能力,是洞悉目标的执念并予以消除。这本用于血族同化异族的宝典,也能作为教会广收信徒的福音。

但在那夜,魔典没有成为任何势力的工具,而是让一场状况迭出的宴会,回到了它原有的纯粹。所有人在那一刻忘了自己的身份,放下了成见。他们不在意自己为何来此,不在意对方从何而来。只是单纯地,放肆地,享受了一场神秘古堡的万圣节晚宴。

没人发现在晚宴过后,魔典和伯爵-起消失了。

历战的猎人

[1-村中的人们在收到请柬时,都陷入了恐慌之中。]

村民们既不敢赴约,又不愿意逃离自己的农田的和庄园,只有推举出一个替死鬼代表他们前往古堡。

猎人站在山腰上,看着村民们颤颤巍巍地敲打自己的家门,心中坦然。他知道最后,所有人都会选他,并不是因为他的强大,而是他的孤独。

[2-还没有开宴,猎人却先遇上了村中的缄默者。]

猎人知道缄默者是教会的眼线,教会在暗中控制村子,限制村民迁徙,把他们当做稳定伯爵的食粮豢养在古堡周围。他甚至从外来的旅人的口中听到谣言,说村子已成了血族疫病的传染源

猎人尝试说服村民寻找出路,但换来的却是不解和孤立。胆小愚昧的村民们已被教会视作异类,而他则成了村里的异类。

[3-难道为了守护什么,就必须破坏什么? ]

缄默者提议与猎人一起破坏这场宴会。当猎人质问理由时,她却闪烁其词,一口咬定伯爵的宴会必有阴谋。

猎人见过古堡之主的风度与真诚,连战枭的野性直觉都没有感受到对方的一点敌意。渐渐的,最初对于传言的恐惧变成了惴惴不安的心情。

也许真正矛盾的根源,并不是善恶与种族,而是来自他人的偏见。而消除偏见从来不是破坏所能做到的。

[4-最后的来客,带来了最坏的通牒。]

缄默者说的没错,这场宴会给村庄带来了危险

但威胁却来自教会!教会的援军来到古堡,以清除整个村落要挟猎人起对抗伯爵。

那本神秘魔典有有何力量,血族究竟会有何的阴谋,猎人都已经不在意。但辜负份真诚的善意,却是他身为异类最难接受选择。

经过半生的征程,战枭的瞳眸已经斑驳,最有经验的猎人连敌友都难以分辨。

[5-宾客的礼节,就是尊重主人的愿景]

教会援军与伯爵对峙的时刻。猎人终于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他的战枭偏折了致命的银弹。

在伯爵、教会、村庄之间,他走了自己的路,

没有伤害任何一个人,也没有放弃任何一个可能

最能理解孤独的人,是另一个孤独。总有人打破嫌隙,勇敢地向前迈出一步。

















感觉就是一个发生在半架空的中世纪欧洲的魔幻故事:

很久以前,血族捕杀人类用作食物,人们畏惧血族。教会除了安抚人心,也干起抵抗和猎杀血族的行当。之后血族的头领伯爵(盛宴伯爵)陷入沉睡,一方面教会安插眼线(缄默者)去观察,另一方面古堡里的存在或是随之沉睡,或是出于过于无聊的心态静静观察着附近丑陋粗俗的人类。其中多方势力形成,对于古堡抱着不同的想法。

盛宴伯爵一个人静静地呆在自己的古堡里守护血族的宝藏——魔典,这本能力强大到可怕的道具被多方势力所觊觎。

厌倦了被人们仇恨与恐惧的伯爵又听闻到猩红新娘的消息,也许是因为厌倦了一个人的孤独以及人类对种族的偏见,恰逢万圣节,他想举办一场无与伦比的盛宴,来消弭人类对他,或者说是血族的膈应与恐惧。

伯爵唤醒来他的老管家(宴会管家),告诉他宴会的想法。之后管家向周围的村庄村庄发出邀请,奈何可以知晓无人敢回复。

宴会管家表示你们不来明天就提头来见(?),被逼无奈的村民们只能去委托平日根本不会有交集的猎人(历战的猎人)代表他们去参加这场可能有去无回的宴会。

猎人参加过惨烈的战争,惨痛的经历让聪慧敏锐的他与庸俗麻木的村民格格不入,他明白村民不是因为他的强大,而是因为他的孤独而有求于他,但他还是选择了答应他们的请求。

缄默者作为教会安插在伯爵附近观察其动态的眼线,伪装成普通的村民在此生活,也因此受邀参加此次宴会,前来杀死伯爵。

她数次从镜子里撇见古堡的耳目(镜中夫人),差点将其混淆为静默祷告的回应。还因为这个被教会派来的援军的执行官(尼德霍格)怀疑她已经成为伯爵的同伙。

执行官本来正在追捕血腥新娘的道路上,听闻盛宴伯爵的宴会,带着教会杀死伯爵的任务,她来到了古堡,同缄默者、猎人和另外几位远方的旅客共赴此次宴会。

盛宴伯爵用真挚而热忱的感情向到场的来宾表示欢迎,但来宾各怀鬼胎。

缄默者发现了魔典的奇妙之处,也许魔典本事就有蛊惑人心的魔力,她产生了想要独占这本奇妙的书的想法。为了达到目的,她和猎人分享了合作杀死伯爵的想法,但因为被伯爵真情实意的友善而打动的猎人不愿意就此随随便便杀死伯爵,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论,还被镜中夫人听见。与此同时她还听到了教会的计划,但她只能在镜子中静静观察一切。

就在宴会即将开始之际,管家被人偷走了钥匙,魔典被盗走(这里对应了魔术师的金皮寻宝贵族)。不明真相的管家怀疑是之前看见魔典被其所吸引的缄默者所偷窃,就在两个人就此事争执不休时,目的明确的执行官向盛宴伯爵的心脏射出那颗致命的子弹。

本该结束一切的那一刻,猎人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他的战枭偏折了致命的银弹。

不知道怎么回事,在三方大战即将一触即发之时,魔典展现在宴会的所有人面前。

如同原文所说:

“但在那夜,魔典没有成为任何势力的工具,而是让一场状况迭出的宴会,回到了它原有的纯粹。所有人在那一刻忘了自己的身份,放下了成见。他们不在意自己为何来此,不在意对方从何而来。只是单纯地,放肆地,享受了一场神秘古堡的万圣节晚宴。

没人发现在晚宴过后,魔典和伯爵-起消失了。”









好可怜一jio克。换个说法就是明明是个佛系还被人类怀疑是魔系结果被溜了五台机还被砸板被电三层菇还差点被开一枪。( •̥́ ˍ •̀ू )

不过伊莱真的是天使,无关其他,只是秉承着自己的信念选择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我可以了!

枭枭太帅了啊呜呜呜qw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