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咕哒贤王

380浏览    2参与
AN道长

FGO [多cp]〈表白之日〉三靶篇

520贺文:三靶篇

阿拉什x拉二,小恩xA闪,阿周娜x迦尔纳,立香♂xC闪

*重度ooc
*对话流沙雕

(一) 法老的场合

拉二:(坐在大神殿玉座上)……

大英雄:(被尼托拉过来不知所措)……OwO?

拉二:特意前来瞻仰太阳威光的勇者啊,余赐予你仰望余真容的权利……抬起头来。

大英雄:(真诚地抬头微笑)法老小哥……

尼托:大不敬! [奥兹曼迪亚斯大人!太好了好像没有生气……虽然是西亚的大英雄,让他踏上大神殿真的好吗? ]

拉二:……[啊啊啊啊啊啊!勇者好帅!虽然用不敬的称呼叫余!但他正在用像那时一样的专注眼神仰望着余! !允许了! !继续把太阳的身姿烙印在那美丽的黑跃石中!...

520贺文:三靶篇

阿拉什x拉二,小恩xA闪,阿周娜x迦尔纳,立香♂xC闪

*重度ooc
*对话流沙雕


(一) 法老的场合

拉二:(坐在大神殿玉座上)……

大英雄:(被尼托拉过来不知所措)……OwO?

拉二:特意前来瞻仰太阳威光的勇者啊,余赐予你仰望余真容的权利……抬起头来。

大英雄:(真诚地抬头微笑)法老小哥……

尼托:大不敬! [奥兹曼迪亚斯大人!太好了好像没有生气……虽然是西亚的大英雄,让他踏上大神殿真的好吗? ]

拉二:……[啊啊啊啊啊啊!勇者好帅!虽然用不敬的称呼叫余!但他正在用像那时一样的专注眼神仰望着余! !允许了! !继续把太阳的身姿烙印在那美丽的黑跃石中! !啊!衣服和脸颊上还有一点血迹!可恶! !是藤丸♀那个不敬之人吗! !竟然让法老看上的玉体受到一丁点伤害!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 ! !勇者歪头了!好可爱!是在等余说些什么吗! ! ! ! !不懂余心意的尼托克莉丝!余是让你把勇者带到余·的·房·间! ……虽然余也很喜欢在这角度欣赏勇者,但这样跟平常有什么分别!余更想被勇者……不能被黄金的抢先了,今天一定要表白成功! !勇者你这样看着余,余怎么说得出口! ! !可恶!真的很喜欢勇者!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很………]

大英雄:(脸越来越红)……[…真糟糕,我是不是应该提醒法老小哥,我有千里眼……]

尼托:[要不我先出去? ]


(二) 中二王的场合(伪)

A闪:吾友哦! ……杂修,怎么你也在这儿?

小恩:吉尔你回来啦,别这样跟小时候的自己说话嘛。没想到在这被召唤后竟然可以看到小时候的你……

幼闪:不管什么时候,对我来说,你都是我唯一的挚友。虽然现在是这副小孩子的躯体,但是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任何东西伤害你。小恩只要安心的笑着看我和敌人玩耍就好了。 (红颜美少年.jpg)

小恩:吉尔……我好开心哦,这种胸口发热的感觉,是人类感情的投影吗?感觉不坏……

幼闪:叫我吉尔君。我不希望你把我和其他的我搞混了,他们一定是找错了成长方向!我可不会哦! (天然黑)

小恩:(柔和的眼神)吉尔君……

幼闪:(更柔和的眼神)恩奇都……

A闪:(懵逼.jpg)[本王的立场呢!吾友啊! ! ! ! ]


(三) 咕哒夫的场合

立香:(敲门)……

贤王:请进。

立香:王,我进来了。

贤王:(看了立香一眼又把视线转回文件上)杂修,找本王何事?

立香:啊……啊……那个!我是来……那个,王啊!我……

贤王:如此犹豫不决!这就是你们迦勒底的作风?

立香:! !不是的!我是来跟你说……说我……啊。我是来告诉王圣杯准备好了!随时可以给王!

贤王: 在王的宝物库前拿出这种东西!真是不像样的聘礼!起码该在七天前准备!哈哈哈哈哈哈哈!

立香:诶! ! ! !王! ?

贤王:区区杂修,要拒绝本王吗?

立香:不敢!王啊~~~


(四) 小太阳的场合

阿周娜:谁……?你来干什么!

迦尔纳:我们应该谈谈。

阿周娜:我……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迦尔纳:不需要感到困扰,我来这是把这个给你的。 (递)

阿周娜:啥?你有这么好心? ……这不是女装吗?你想羞辱我到什么时候!而且还是黑色开○紧身衣,这金色的链子是什么鬼! ?还有这带刺的……

迦尔纳:(纯良无害.jpg)藤丸♀叫我拿给你的,她说这样就能让不善言辞的我好好的表达意思。

阿周娜:别把master拉下水!呵呵哈哈哈哈哈哈!既然你这么喜欢女装,那我们就好好利用一下吧! ! !哈哈哈!


end.

闪式懵逼.jpg

520突发奇想产物,短少一发。偷偷问:有没有人发现除了A闪,大家都停在开车前席?也许、可能、大概在未来某一天本咸鱼就把车都开起来……所以等待并心怀希望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钱筒子

[FGO]闪耀黄昏

一拍脑袋想出来的东西,别深究


可看做咕哒C闪也可C闪咕哒,随意啦


——————————————————————




藤丸立香喜欢黄昏,从很小时候就喜欢,但真正引起质变的,是在天空泛滥的火红下看到的那个人,那一刹那,他错觉自己眼中的世界都在发着光。

之后某天,玛修谈论起这个话题,作为前辈他当仁不让,好吧,主要还是周遭起哄所以他不得不从最近一年惊心动魄的记忆里,翻出还小的时候对黄昏这个时段首次生出的心情。

他感慨道:“放学之后,我会踩着自己的影子走过沿河的小路回家,那真是非常平常的一段路,周遭还有路过的行人谈论些关于晚饭的内容。”

玛修好奇的道:“那个时候前辈在想什么呢?”...

一拍脑袋想出来的东西,别深究


可看做咕哒C闪也可C闪咕哒,随意啦


——————————————————————








藤丸立香喜欢黄昏,从很小时候就喜欢,但真正引起质变的,是在天空泛滥的火红下看到的那个人,那一刹那,他错觉自己眼中的世界都在发着光。

之后某天,玛修谈论起这个话题,作为前辈他当仁不让,好吧,主要还是周遭起哄所以他不得不从最近一年惊心动魄的记忆里,翻出还小的时候对黄昏这个时段首次生出的心情。

他感慨道:“放学之后,我会踩着自己的影子走过沿河的小路回家,那真是非常平常的一段路,周遭还有路过的行人谈论些关于晚饭的内容。”

玛修好奇的道:“那个时候前辈在想什么呢?”

“我?”藤丸立香想了想,“我什么都没想。”

玛修:“啊?”

藤丸立香平静道:“我当时之所以觉得夕阳美丽,原因不在我想什么,而是它让我什么都不去想。”

抬起头的那一个瞬间,他就被震撼了。

或许他那时确实有在想些什么,可实际上他记不得,如今回想起来,只有将整个世界笼罩成的暖黄色在那一刻冲击他的视野,在幼小孩童心里留下壮美的痕迹。

“好想看看啊……”

玛修听完他的形容,不免遗憾的说道。

哪怕他们能穿越时间回到过去,能看见各式各样的天空,但透过窗户看向迦勒底外面,始终是冰雪的暴风和昏暗的天际。

而且……

“这里也不是前辈眼中的景色。”

玛修说这话时非常认真,藤丸立香不觉失笑的摸摸她的头。

“那真是非常普通的景色。”

到处可见的现代建筑,河边还有一些留待环卫工人处理的垃圾。

玛修睁大眼睛:“但是它能震撼到前辈!”

光凭这点儿就不一般!

藤丸立香仿佛从她脸上看出这句话来,所以他想了想,把安徒生介绍给了她。

这种时候没有比童话作家更管用的了。

一面双手合十暗暗拜托,一面被嘴毒心软的少年狠狠瞪了一眼,最终无可奈何的从者还是满足了master的心愿。

恢复一个人游走在迦勒底内部,藤丸立香的性情不算孤僻,但要说热络也不至于,正如当年迦勒底高层给他下达的普通评价。

混迹在魔术师中格格不入的寻常人类。

“其实这样说也不对,因为魔术师终究也属于人类这个种族,你们还没有变成生殖隔离那种关系……还是说你喜欢上了哪个魔术师?”

偶然碰到的达芬奇听到自己的喃喃自语,这位绝世大天才的发言每次都能产生暴击之类的效果,显然他是故意的。

藤丸立香抽着嘴角道:“玛修在安徒生哪里。”

达芬奇:“哦哦,谢谢,不过我现在在问你,你要逃避我这个天才的问题吗?”

藤丸立香叹气推开凑过来的美丽脸蛋,“也没说不可以吧?”一想起这货内在是个男人什么心猿意马都不见了。

达芬奇“呼呼”笑起来。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找玛修吗?”

藤丸立香淡定道:“难道不是又一次让她配合你进行那些乱来的活动?”身为迦勒底搞事精之一,这样的闹剧次数太多以至于碰上达芬奇,他又表示有话要说,自己的第一反应已经是见怪不怪的告诉他玛修所在。

“答对啦!”达芬奇居然还真是抱着这个目的来的,不过在发现御主心中有事的前提下,这已经不是当前首先要做的行动,他开心的像是在说“有什么不开心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然而藤丸立香不开心并表示也不想让你开心。

达芬奇失望的说道:“那么你确定吗?你确定不拜托我这位绝世大天才?有我出马不说百分百成功,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还是能办到的!”

藤丸立香再次表示,带着你的小九九请走。

好不容易弄走搞事的天才,迦勒底御主藤丸立香身心俱疲,环顾四周,从周围钢铁的墙壁上反射出模糊的男性面孔。

年轻,稚嫩,哦对,还有青春……以及不靠谱……

心塞的捂住脸,藤丸立香完全不想说什么了。

“哟,杂修,你怎么会在这里?”

低沉悦耳的声线较之年轻的那个王更加起伏沉稳,不需要抬头,当人影落到眼前时,藤丸立香就已经知道对方的身份。

“王。”

会被最后一位御主尊敬的称为“王”的从者不多,但眼前这位绝对不需要质疑。

乌鲁克的贤王,半血的人王。

吉尔伽美什低下一双猩红冷淡的眼眸,昳丽的脸上流露出浅浅的不满。

“你这个时候应该在修炼场!”

藤丸立香苦哈哈道:“请呵护一下我的秀发。”

刚打完尼禄祭,我的肝需要多上点儿保险。

没想到他刚说完,吉尔伽美什的表情忽然玩味起来,藤丸立香心里咯噔一下,错开贤王那身乌鲁克清凉版的实装,转移话题道:“王,迦勒底空调气温还是蛮低的,请您注意身体。”

贤王冷哼一声,金链子敲击雪白的胸口,双手环抱,语气冷淡。

“哼,区区杂修也敢当着本王的面分神乱想?”

藤丸立香:“没有!”

“没有那你现在怎么不敢看着本王?”

下巴一疼,藤丸立香绝望的发现眼前多出一张漂亮又锋利的脸蛋,猩红的眸子倒映出自己那张略微呆滞的脸,他默默收敛视线,避开……

“嗯?”

再一次拉长声线,吉尔伽美什冷淡的松开手,转身准备离开,态度一下子冷却下来藤丸立香颇为不适应的拽住他腰上缠绕的兽皮。

虽然是刻薄的王,但这时居然会停下脚步。

这简直就像是在等解释。

藤丸立香胡思乱想道。

吉尔伽美什冷淡的声音想起,“之前我遇上新来的我了。”

弓兵的吉尔伽美什,可谓正是这位王者的全盛时期。

说起来,藤丸立香望向身前单薄的背影,论起身材已经是贤王的吉尔确实没有年轻时候的自己好。

“砰——”

头上一疼,藤丸立香立马什么都不知道了,所以也没看到前方男人气急败坏的那张脸。

等到他从医务室里醒来,定定盯着头顶雪白的天花板,忽然在罗曼医生开口前说道:“被看出来了。”

看出自己心里在想什么,所以吉尔伽美什一泥石扮糊上来,当场害自己眼前一黑。

听完他包括心里内容的全面复述,罗曼医生表情沉重的拍拍他的肩膀。

“这样还没死,你不愧是他真爱。”

那可是和自己同为千里眼持有者之一的天生灾害,你就差当面腹诽他年纪大,身体差,就这样他居然放过你没送你一发王之号炮实在是太难得了!

我该感到荣幸吗?

别的优点没有,就是心理想法特多的藤丸立香沉默下来。

罗曼医生揉着他那头粉橘色的绵羊毛,纠结道:“你们俩关系稳定的和老夫老妻差不多,怎么突然之间闹这么僵,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藤丸立香眼也不眨的说瞎话。

“我们什么时候关系冷淡了?”

罗曼医生表示自己不吃这套,你小子别装傻。

“你这还是第一次被他送进医务室。”

自从迦勒底从者越来越多,危险人物也开始只多不少,该说是必然还是意外呢?身为御主的藤丸立香总会被一些心无恶意的从者送进医务室躺两天,但这些人里面,危险系数最高的吉尔伽美什王却从没把master送进来过,要知道就连沉稳的亚瑟王也曾因为一些意外惹出过乱子,但是这位贤王却一次不曾伤害到藤丸立香。

无声的相守最是难得,即使是所罗门的过去,还是罗玛尼的现在罗曼医生都不曾体会过,所以他诚恳告诫年轻的御主多加小心。

“说不定那货背地里正琢磨怎么搞事呢!”

藤丸立香一串“……”,医生,你就不能对你同事好点儿吗?还有,你居然也是FFF团的!

回想一下游走迦勒底的网骗,再回想一下王年轻时候浪天浪地的性子。

好吧,乖宝宝的所罗门会看他们顺眼才奇怪。

走出医务室,藤丸立香已经除了脑袋上的大包没有任何表现出异样的地方,但是走出不远见到那道金色的身影,他还是不禁停下脚步。

被那道夹杂着些许不耐的冷淡视线扫过,藤丸立香觉得自己头顶冒汗,硬着头皮走过去。

“王。”

吉尔伽美什看他半响,突然蹦出一句。

“不敬。”

藤丸立香乖觉道:“请您恕罪。”

“哼,”吉尔伽美什转身就走,但没走出几步停下低声道:“还不跟上来?”

藤丸立香不敢犹豫的追逐上去,看一下对方行走的方向。

灵子转移室?

穿梭时空的感受不怎么好,不过当脚踏实地时,半是陌生半是熟悉的乌鲁克城市光景落在眼底,酿成永恒不变的金色流光。

来到熟悉的地界,就连吉尔伽美什的表情也变得柔和了。

藤丸立香听到他说:“这是本王的城市。”

是的,非常美丽,仿佛一颗镶嵌在苏美尔流域上的璀璨宝石。

“青金石在本王的统治下是贵重金属,毫无疑问这正代表本王的魅力与能力,藤丸立香,你来到这里,有幸触及到这颗宝石就不想说点儿什么吗?”

藤丸立香诚实道:“我想和这颗宝石合为一体。”

吉尔伽美什笑骂道:“狂妄的家伙,但本王不讨厌你的贪婪。”不过说归说,他还是动手敲了下藤丸立香的头。

觊觎王的所有物本是大罪,然而他们两者间的关系足够深到把这份怒火转化成无形。

藤丸立香揉着头,回想迦勒底来的第一位从者正是这位王,之后从者虽然越来越多,王也不再像是曾经那样轻易立足战场,可他在众人心中的分量一直没有变。

忽然之间,也可能是突然想开了,他环顾四周找了个地方坐下,叹着气举手投降。

“我错了,和你吵起来是我不对。”

吉尔伽美什满意的勾起嘴角,嘴巴还不饶人道:“你早该这样办,若不是看在你是本王的master,光凭你敢质疑本王就是需要斩首的大罪。”

藤丸立香装哭道:“饶了我吧,我的头可是用来取悦王的!”

吉尔伽美什想了想,认真道:“作为一个小丑你还不赖。”

“只是小丑吗?!”

藤丸立香备受打击,他失落的模样有幸换来贤王一笑。

并未佩戴黄金指套的手揉乱他的头发,吉尔伽美什眯着眼道:“要是你再努力些本王说不定会允许你做我的臣子。”

藤丸立香大胆的抓住那只手,合起掌心五指相扣,然后小心翼翼看人有没有反对。

吉尔伽美什岂能看不出他的小心思,随意一笑,容许了他的冒犯,

藤丸立香见状松口气,昏沉的脑子也开始回想起他们争吵的原因。

“我果然还是不赞同你和我一起去时间神殿。”

吉尔伽美什稍稍勾勒出笑意的脸顿时沉了下去。

“还要继续这个话题?”他皮笑肉不笑的模样显然带给藤丸立香极大压力,他苦哈哈的道:“不是讨论,恰恰相反,我只是说出我自己的看法。”

吉尔伽美什意味不明道:“哦,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藤丸立香酝酿一下说辞,“当然不是小看王,”这话刚说完不等落地贤王就嗤了声,明显他也是这么认为的,“你要是敢小看本王,那本王也不介意。”只不过你的下场就不好说了。

藤丸立香听出话中的未尽之意,面色顿时更苦,然后报复性的抓紧那只手不放。

这已经是能感到疼痛的力道,然而吉尔伽美什看起来不痛不痒,似乎还很愉悦。

藤丸立香泄气道:“好吧,我想有个人留在迦勒底,我信任达芬奇,我也信任大家,但我最信任的人是你。”说完抬起头,双眼直直看入贤王眼底,深不可测的鲜红在注意到那片蔚蓝之后先是为其中广阔惊讶了下,之后便是愉快的与其接触,最终交融了彼此的热度。

“我不相信对方会毫无准备的让我们没有后顾之忧,所以我需要有个人能在后方让我安心。”

吉尔伽美什神色不明道:“这就是你的理由?”

藤丸立香低低应道:“嗯。”然后等起贤王的批判。

“以你而言,这等程度的忧虑也实属正常,”吉尔伽美什淡淡道:“我明白了,我会留下。”

藤丸立香不敢置信的抬起头:“您同意了?”

吉尔伽美什对他这个反应奇怪道:“本王在你眼里究竟是怎样一个形象?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本王的master,这虽然是比纸还要单薄的关系,可你和我之间不还有另外一层联系吗?姑且,我也听听你的话好了。”

藤丸立香张张嘴,哑口无言似的看自顾自改变主意的王,忍不住失笑出声。

“是,也是呢,这就是王啊。”

吉尔伽美什斜睨他道:“你在想什么?”

“没,”藤丸立香亲亲手里那只手的手背,远处落日的余晖光芒万丈,铺天盖地的火红橘红色彩渐变而温暖,他们就这样被淋了满头满脸还不见不虞,他看向乌鲁克的夕阳,轻轻道:“我只是想黄昏太美了。”

美的炫目,衬托着融入在光芒里的人无比闪耀。

吉尔伽美什扬起眉梢,昳丽秀美的面容因其高傲摄人的气势而夺目,他不禁和藤丸立香想到一处去,意犹未尽道:“是啊,很容易想起某个人,某件事,某个失态。”

藤丸立香在他的话语中默默红了耳根。

这个人可指他,这件事可谓告白,至于失态……

被落日黄昏中的王迷的丢了魂亲上去算吗?

吉尔伽美什翘起嘴角,趁他分神再次捏住他的下巴俯身亲上去。

背景里乌鲁克正在陷入沉睡,但此时笼罩整座城市的色彩却是一天里最为灿烂的时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