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哈兰

9639浏览    138参与
长夜无光:预备补夏目
求老板眼熟,如果看得上咱家小窗...

求老板眼熟,如果看得上咱家小窗奉上联系方式
💗

占几个tag歉

求老板眼熟,如果看得上咱家小窗奉上联系方式
💗

占几个tag歉

长夜无光:预备补夏目
做成电脑桌面了,处理得极其不走...

做成电脑桌面了,处理得极其不走心连摘了眼镜都不能抢救

做成电脑桌面了,处理得极其不走心连摘了眼镜都不能抢救

长夜无光:预备补夏目

翻出旧手机就把年初那张生贺改了一下
我爱发光图层和高斯模糊
p3原生贺……这个人体……刻在ED里简直太丢人了woc(说得好像现在就不丢人了一样,白眼.jpg)
第七集ED

翻出旧手机就把年初那张生贺改了一下
我爱发光图层和高斯模糊
p3原生贺……这个人体……刻在ED里简直太丢人了woc(说得好像现在就不丢人了一样,白眼.jpg)
第七集ED

一粒板栗。

致姐姐

王子²同等背景。

七岁伊米尔写给姐姐的信。

别问,问就是凑个七十。


别问,问就是清水且幼儿

王子²同等背景。

七岁伊米尔写给姐姐的信。

别问,问就是凑个七十。



别问,问就是清水且幼儿

渝_带上眼睛做人啊啊啊啊

【洛哈】听说永冬的王子被亚萨的公主强吻了

旅行期间就摸了这个鱼,罪过罪过阿弥陀佛

说不清楚是现设还是原著向,应该不影响阅读吧……大概……

女装阿斯洛出没+微量阿斯娜x伊米尔/哈兰

没问题就戳链接↓


【一时爽了可能有点小 c a r 拉灯严重也不好恰】

旅行期间就摸了这个鱼,罪过罪过阿弥陀佛

说不清楚是现设还是原著向,应该不影响阅读吧……大概……

女装阿斯洛出没+微量阿斯娜x伊米尔/哈兰

没问题就戳链接↓



【一时爽了可能有点小 c a r 拉灯严重也不好恰】

一粒板栗。

【洛哈】全民绯闻(2)

娱乐圈paro.当红流量和年上金主

非常ooc


02.可可怜怜的小阿斯洛

娱乐圈paro.当红流量和年上金主

非常ooc



02.可可怜怜的小阿斯洛

一粒板栗。

【洛哈】剩下的盛夏(上)

校园背景,双向暗恋

和 @泽时 的联文,就是我懒得写她就接下去的那种


伊米尔回到出租屋里的时候,阿斯洛正在洗澡。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显然阿斯洛放学又去打篮球了。他叹了一口气,默默地将分散在玄关两边的运动鞋摆好,又将沙发上被阿斯洛随意丢掉的书包捡起来拿回卧室,才开始煮今天的晚餐。最近事实在有点多,即将来临的月考、运动会和他的绘画比赛,每个都很重要。可他毕竟不是神,无法做到边锻炼边复习还能练习画画,必须有所着重。但他还没想好。


正在走神的伊米尔甚至连浴室门什么时候开了都不知道,直到一阵熟悉的柠檬味儿裹着湿漉漉的水汽钻入了鼻腔他才反应过来回过头去...

校园背景,双向暗恋

和 @泽时 的联文,就是我懒得写她就接下去的那种






伊米尔回到出租屋里的时候,阿斯洛正在洗澡。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显然阿斯洛放学又去打篮球了。他叹了一口气,默默地将分散在玄关两边的运动鞋摆好,又将沙发上被阿斯洛随意丢掉的书包捡起来拿回卧室,才开始煮今天的晚餐。最近事实在有点多,即将来临的月考、运动会和他的绘画比赛,每个都很重要。可他毕竟不是神,无法做到边锻炼边复习还能练习画画,必须有所着重。但他还没想好。


正在走神的伊米尔甚至连浴室门什么时候开了都不知道,直到一阵熟悉的柠檬味儿裹着湿漉漉的水汽钻入了鼻腔他才反应过来回过头去。阿斯洛漫不经心地揩了一下侧颊的水痕,随手拨弄了一下略有散乱的发丝,将下半身短而宽松的裤子提起,露出白花花的一截大腿。伊米尔自觉把视线挪高,只可惜阿斯洛的上半身也就松松垮垮套了件单薄的白色衬衫,甚至连为数不多的扣子都没好好扣紧——连伊米尔也不知道自己那声叹息里所包含的究竟是什么情绪,伸手想帮他扣紧的时候指节不经意间碰到了少年半露在外的胸膛,白皙皮肤下的肌肉极有力量,连带着滑落的水珠略略沾湿了指尖,伊米尔条件反射地僵了僵,眼里转瞬即逝的无措好巧不巧被阿斯洛捉个正着。


“哈兰,”阿斯洛反手握住伊米尔的手腕,伊米尔刹那间感到温热的水汽靠近了不少,“在想什么?进来的时候看你眉头都要皱到一起去了。”


“...就是接下来月考那会儿的事,”伊米尔试图挣开,一秒后就放弃了,“头发太湿了自己吹,今天很忙。”


“好好好知道啦,那我先走了。”阿斯洛挑了挑眉放下手。伊米尔在心底松了口气,却突然觉出下颚被指尖轻飘飘掠过的触感,下意识绷紧呼吸的同时撞见阿斯洛笑眯眯弯起的眼角:“沾到东西了,小心一点哦。”


也许是刚刚水龙头开太大了吧。


伊米尔愣了愣,转身的节奏似乎都慢了半拍。


全身像是触电了...伊米尔拿起勺子的手甚至有些抖。他摇了摇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点。殊不知这一切都被背后的阿斯洛看在眼中,他勾了勾唇,这才慢悠悠地走回卧室。阿斯洛一向清楚自己要做什么,夏天已经不多了,他该让伊米尔好好认识下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因为阿斯洛喜欢伊米尔,可伊米尔却只把他当朋友。


从阿斯洛记事起,伊米尔就一直陪在他身边,所以他也就理所当然地认为两人会一直在一起。直到上个星期,他知道自己在夏天过后就要出国留学后,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和伊米尔现在只是发小关系。而发小,又怎能相伴一生呢?


他必须做点什么,才能确保在他出国后,他和伊米尔不会错过。


......


“阿斯洛,醒醒。吃饭了。”阿斯洛迷迷糊糊地听到这句话后才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下午的篮球赛实在激烈,温暖的热水澡轻易就勾起他的困意,现在这么一躺,更不想起来了。于是他闭上眼睛,顺便将旁边还在执着于叫他起床的伊米尔一把捞到怀里,调整成舒服的姿势,安稳地睡着了。


阿斯洛刚睡着的时候力气总是莫名的大,这可就苦了还在他怀里的伊米尔。因为手被紧紧束缚着,根本无法推开阿斯洛,想挣脱出来又没有办法,伊米尔不忍心叫醒阿斯洛,只好乖乖被阿斯洛抱着,近距离观察他的睡颜。温热的吐息洒在脸上时,伊米尔的呆毛忍不住颤了颤,一下红了脸。他很少和人有这样亲密的接触,何况如今他俩的距离只有三厘米。伊米尔想要稍稍地后退,结果身后环住的双手限制了他。伊米尔不好意思再盯着阿斯洛看,便闭上了眼睛,他这几天也很累,结果慢慢地竟也跟着睡着了。


在完全睡死之前,他想的是:还好饭已经熟了。


等到伊米尔醒来时,闹钟的指针已经指向“8”,他立马坐了起来,却发现腰上缠着一只手,他转头看过去,阿斯洛仍然沉浸在梦乡,露出甜蜜的微笑。有这么累吗,伊米尔想。他又开始犹豫要不要叫醒阿斯洛了。但因为时间太晚,伊米尔最终还是决定轻轻地叫阿斯洛起来,只是在他低头快要碰到阿斯洛耳朵的那一瞬间,他听到一声呢喃。


“伊米尔。”


一粒板栗。

【洛哈】全民绯闻(1)

娱乐圈paro.当红流量和年上金主

考试期间产物,非常ooc


01.伊米尔说他没有吃醋

娱乐圈paro.当红流量和年上金主

考试期间产物,非常ooc




01.伊米尔说他没有吃醋

一两二肆
阿斯洛生日快乐!!!! 想洛洛...

阿斯洛生日快乐!!!!

想洛洛的第N天,他生日到了……

阿斯洛生日快乐!!!!



想洛洛的第N天,他生日到了……

一粒板栗。

@永冬王妃 泽时王妃谈洛哈之微表情4
才发现有几张图忘了发出来……我有罪,我的错。

@永冬王妃 泽时王妃谈洛哈之微表情4
才发现有几张图忘了发出来……我有罪,我的错。

一粒板栗。

@流光若火。 泽时王妃谈洛哈之微表情3
还有很多……开始沉思我看的是不是假的斩兽之刃了……

@流光若火。 泽时王妃谈洛哈之微表情3
还有很多……开始沉思我看的是不是假的斩兽之刃了……

一粒板栗。

@流光若火。 泽时王妃谈洛哈之微表情2
真的就…很佩服👏
辛苦啦!

@流光若火。 泽时王妃谈洛哈之微表情2
真的就…很佩服👏
辛苦啦!

一粒板栗。

@流光若火。 泽时王妃谈洛哈之微表情1
她对伊米尔的喜爱真的……无人能比啊!官爸快看看这个永冬王妃吧!简直是显微镜本镜!

@流光若火。 泽时王妃谈洛哈之微表情1
她对伊米尔的喜爱真的……无人能比啊!官爸快看看这个永冬王妃吧!简直是显微镜本镜!

盛夏樱兰

终于产出来了!
出境阿斯洛:我
哈兰/伊米尔:小猪
摄影:毕罗
后期:Aran

冬天拍的终于产出来了,大家都辛苦了,很多不足请大家谅解啊!希望斩兽越来越好! @斩兽之刃  @七创社

终于产出来了!
出境阿斯洛:我
哈兰/伊米尔:小猪
摄影:毕罗
后期:Aran

冬天拍的终于产出来了,大家都辛苦了,很多不足请大家谅解啊!希望斩兽越来越好! @斩兽之刃  @七创社

一粒板栗。

[洛哈]替身(0.5)

★娱乐圈pa.看标题就知道的狗血虐恋


虽然相熟的演员和自家妹妹早早地就给他透露过,但在见到本人的那一刻,阿斯洛还是忍不住惊呼出声,直到哈兰——现在应该叫伊米尔了——远远地看过来,才后知后觉地捂住自己作孽的嘴。


说什么和他原来的武替有几分相像,这明明是同一个人啊!


和哈兰相处的几年,阿斯洛把他的爱好习惯摸得七七八八。

像是别人紧张时可能会咬下唇,但哈兰却是会轻轻咬着上唇的一点点肉,把自己高颜值的脸弄得莫名搞笑。


而现在,凭借自己极佳的视力,他注意到那个在背台词的影帝也在做着这样的动作。而且,耳尖也稍稍发红。


那肯定是哈兰!


阿斯洛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震惊,看向阿斯娜...

★娱乐圈pa.看标题就知道的狗血虐恋







虽然相熟的演员和自家妹妹早早地就给他透露过,但在见到本人的那一刻,阿斯洛还是忍不住惊呼出声,直到哈兰——现在应该叫伊米尔了——远远地看过来,才后知后觉地捂住自己作孽的嘴。


说什么和他原来的武替有几分相像,这明明是同一个人啊!


和哈兰相处的几年,阿斯洛把他的爱好习惯摸得七七八八。

像是别人紧张时可能会咬下唇,但哈兰却是会轻轻咬着上唇的一点点肉,把自己高颜值的脸弄得莫名搞笑。


而现在,凭借自己极佳的视力,他注意到那个在背台词的影帝也在做着这样的动作。而且,耳尖也稍稍发红。


那肯定是哈兰!


阿斯洛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震惊,看向阿斯娜的眼睛里也盛满了谴责。当初哈兰消失后他找了好几年,现在却突然得知在娱乐圈里掀起腥风血雨的伊米尔就是哈兰,要说这当中没有阿斯娜的刻意隐瞒和屏蔽阿斯洛才不信。


早知道哥哥会是这个反应的阿斯娜轻咳一声,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


毕竟当初伊米尔还是替身哈兰,阿斯洛和他关系多好都能解释为“培养默契、增进了解”;现在……呵呵,只会被diss为卖腐,何况伊米尔这几年一直活跃在荧屏前,咖位也早比阿斯洛高出一截了。


唉,真麻烦。


早知道就不该给阿斯洛接这部戏了。现在居然还要为除阿斯洛演技外的问题担心。


可当阿斯娜看见哪怕她拼命牵制住阿斯洛他还是不断往伊米尔那投去带着五分爱意三分难过一分愤怒一分惊喜的眼神时,就知道:这次公关,逃不了了。


TBC.






一朵小番茄

【哈洛】三年(4)



  时间像是过去了很久,阿斯洛坐在靠近窗边的藤椅上,眼底有一小片迷茫和思索。


  距自己被哈兰带回来已经约半月了,除了那天的一吻即离,这两天哈兰他便一直再也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两人的话很少,几乎没什么交流的机会。


  不过自己还是一如当年地被精心对待着,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床边被整理齐全的衣物,餐桌上仍旧精美的珍馐,每晚睡前的一杯热牛奶也从未断过。


  阿斯洛记得他是喜欢牛奶味道的,但是入口后却没有什么喜欢的感觉,甚至有点反感……


  相比牛奶,波波树汁应该会更好喝些吧。


  歪头思考的少年眼底像是迷雾笼罩,静静地望着窗外,落在他人眼中便成了一种...



  时间像是过去了很久,阿斯洛坐在靠近窗边的藤椅上,眼底有一小片迷茫和思索。



  距自己被哈兰带回来已经约半月了,除了那天的一吻即离,这两天哈兰他便一直再也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两人的话很少,几乎没什么交流的机会。



  不过自己还是一如当年地被精心对待着,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床边被整理齐全的衣物,餐桌上仍旧精美的珍馐,每晚睡前的一杯热牛奶也从未断过。




  阿斯洛记得他是喜欢牛奶味道的,但是入口后却没有什么喜欢的感觉,甚至有点反感……




  相比牛奶,波波树汁应该会更好喝些吧。




  歪头思考的少年眼底像是迷雾笼罩,静静地望着窗外,落在他人眼中便成了一种缭绕不去的悲伤落寞。



  伊米尔从微敞的门隙中定定地看着,忽而伸手推门而入,快步上前,将少年轻拥入怀,阴影笼罩,少年像是被突然惊到般抬头,眼中惶惶不安。




  “哈兰……你…你来了……”



  “…想出去么?我带你出去。”



  果然啊,自己还是不舍,不舍让本该自由遨游天际的幼鹰像金丝雀般囚于一隅。




  听到可以出去的阿斯洛眼里升起惊喜,眉眼微扬,“真的可以吗?”



  听到可以和哈兰一起出去,阿斯洛有些期待,又伴着些许紧张,一想到这位陪着他长大之人曾对他表现出的情感,这是自己之前从未想过的,亦是不知如何回应的。




  伊米尔点头,怀抱少年的手不自觉地加重了力气,似是永不解开的执念。




  窗外费力伸来的阳光透过阿斯洛的发梢,是几近透明的颜色。

  


  

  —————————————


  

  

  漫漫黄沙,亚萨永冬交界。




  “西兰花,你之前是不是在永冬捡了个宝贝,给我看看呗。”




  身形样貌都被隐在黑色衣袍中的人对身边人开口,青年的音色,稍显别扭的永冬语。




  “啊,被我送去亚萨了,大概现在……你见不到了。”




  旁边那被称作西兰花的白发人停住脚步,狭长眼眸瞧了他一眼,拢拢自己被风吹皱的衣襟。




  “怎么这样啊,听说那是个珍宝呐,西兰花你没有兴趣吗?”




  “送出去才更有意思。”




  “……西兰花你又变态了。”





  “还有,再喊我西兰花,以后牛奶就没有了。”



  “牛奶不可以没有!!!”



  那人被触到底线似的,像只炸毛的猫,金色发丝从黑色兜帽中漏出一丝。

  



一粒板栗。

[洛哈]给予我亲吻

@剑饮山河。 同居三十题2的后续……首先非常感谢夸赞!但毕竟是子博客那就只能这么回复了……把原先甜甜的气氛写得这么烂很抱歉……!


回家的路上哈兰仍然没能从刚才甜蜜的吻反应过来,本就少话的他变得愈加沉默,阿斯洛不知为何也板着脸,如果忽视哈兰通红的脸,俩人看起来就像刚吵完架的……情侣。


集市仍然人山人海,因此也就没人注意他们。若放在平时,兴许还要指指点点几句。阿斯洛和哈兰乐得清净,所以也就有意往人多的地方挤挤,可等到无论如何都走不动时,他们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就到人群中心了。


“这里怎么了?”哈兰终于开口说话。


阿斯洛突然就梗住了,一句话卡在喉咙里就是发不出声,让他显得更...

@剑饮山河。 同居三十题2的后续……首先非常感谢夸赞!但毕竟是子博客那就只能这么回复了……把原先甜甜的气氛写得这么烂很抱歉……!


回家的路上哈兰仍然没能从刚才甜蜜的吻反应过来,本就少话的他变得愈加沉默,阿斯洛不知为何也板着脸,如果忽视哈兰通红的脸,俩人看起来就像刚吵完架的……情侣。


集市仍然人山人海,因此也就没人注意他们。若放在平时,兴许还要指指点点几句。阿斯洛和哈兰乐得清净,所以也就有意往人多的地方挤挤,可等到无论如何都走不动时,他们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就到人群中心了。


“这里怎么了?”哈兰终于开口说话。


阿斯洛突然就梗住了,一句话卡在喉咙里就是发不出声,让他显得更加怪异。最终在犹豫说和不说之间,他还是选择了后者。


“今天是我们亚萨的情人节。”


哈兰轻轻点头。


“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许多商人和店铺进行促销活动,因此购物的人非常多。”


哈兰依旧点头。


“但是吧,”阿斯洛的目光变得闪烁起来,“无论商品有多实惠,歌舞有多热闹,今天最主要的活动还是那个……接吻。”


哈兰本来还想点头,可在头低下去的那一瞬间他反应过来,于是迅速露出疑惑的表情看向阿斯洛。主要活动是接吻……什么意思?


阿斯洛显然预料到哈兰的的不解。毕竟永冬不像亚萨那样多情,他们的子民自然没有那么浪漫……或者说是……夸张。


“无论是哪对情侣,只要他们在今天当着众人接吻,就会收到满满的祝福和礼物。”阿斯洛指着人群,对哈兰解释道:“所以大家都围在这里……嗯……”阿斯洛不知如何形容,只好轻轻点了点他自己的唇。


哈兰被这充满暗示意外的动作逗得想起刚才的吻,脸一红,只好转过头去看阿斯洛手指着的方向。恰巧一对同性情侣正在深情地拥吻,气氛旖旎暧昧到隔着这么多人哈兰都能有所感觉。


“走。”哈兰正看着,突然被阿斯洛扯着手挤进人群,一时没反应过来,只好任由他去。虽然还没能理解现在的情况,但哈兰仍能感觉到他们站在人群中心时,喧闹声有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不过很快就恢复了热闹。欢呼声、拍手声不断。


哈兰并不习惯被这么多人近距离围着看,便悄悄拉动阿斯洛的衣角,也不管平时的尊卑礼仪,俯在他耳边小声问:“王子,您想做什么?”


阿斯洛却答非所问:“紧张吗?”说完也不给哈兰反应的时间,捧着哈兰的脸就直接吻下去。


周围的声音顿时升到最大分贝。


但哈兰早已经顾不上旁人了。他只看到阿斯洛的脸俯下,后颈被穿过发丝的手按住,然后唇便碰上某个柔软的物体。哈兰立即呆住,不知所措地望着阿斯洛的眼眸,里面盛满的柔情让他有些害羞,只好选择阖上。唇瓣被人轻轻含住、舔舐。随着吻的深入,心跳也慢慢加快,哈兰不自觉双手搭上阿斯洛的腰,主动迎合他的吻,麻麻的触电感便从唇瓣传了过来。


我希望我们的爱情能得到祝福。亲得迷迷糊糊中,哈兰似乎听到阿斯洛的声音响起。


于是他满意地笑了,像只偷腥的猫,在心里默默说:


我也是。


一只呱呱呱太

离开后发现越来越像你
简直看成哭包

离开后发现越来越像你
简直看成哭包

一两二肆
画完了,皮一下很快乐~猫贩子肆...

画完了,皮一下很快乐~
猫贩子肆上线!!!

画完了,皮一下很快乐~
猫贩子肆上线!!!

西泠Jun

【哈洛】I Can You Again 2

不知道还有多少小可爱记得我(这篇文)

感谢 @奈良辛 的催更

预警见 1(原谅我暂时不会弄链接,而且懒得学)

前文见tag

  因为那次昼夜祭的事故,风雪和黑暗已经笼罩了永冬多年,没有光明,使植物难以生长,使攻击型魂兽肆虐,使这里的人们惶惶终日……与之相对的,邻国亚萨在巴霍德尔的照耀保护下,蒸蒸日上,美丽而富饶。

  如今,永冬的王子正以复兴国家为目标,和同伴一起在加拉哈德的主道上缓缓前行,却不知阴影深处有一双眼睛在暗中观察着他们。

  

  “嗷嗷嗷嗷嗷嗷(要吃包包兽吗)?”扎克将手中的食物递到伊米尔面前,“嗷嗷嗷嗷(很好吃的)。”

  “谢谢。”伊米尔接过,没有吃,只是一直...

不知道还有多少小可爱记得我(这篇文)

感谢 @奈良辛 的催更

预警见 1(原谅我暂时不会弄链接,而且懒得学)

前文见tag

  因为那次昼夜祭的事故,风雪和黑暗已经笼罩了永冬多年,没有光明,使植物难以生长,使攻击型魂兽肆虐,使这里的人们惶惶终日……与之相对的,邻国亚萨在巴霍德尔的照耀保护下,蒸蒸日上,美丽而富饶。

  如今,永冬的王子正以复兴国家为目标,和同伴一起在加拉哈德的主道上缓缓前行,却不知阴影深处有一双眼睛在暗中观察着他们。

  

  “嗷嗷嗷嗷嗷嗷(要吃包包兽吗)?”扎克将手中的食物递到伊米尔面前,“嗷嗷嗷嗷(很好吃的)。”

  “谢谢。”伊米尔接过,没有吃,只是一直盯着还热着的包包兽发呆。

  “嗷嗷嗷(怎么了)?嗷嗷嗷嗷嗷嗷(包包兽有问题)?”扎克不解。

  “嗯?”扎克的问题让伊米尔回神,他摇摇头表示没什么。咬一口香气四溢的美食,浓郁的奶甜在舌尖炸开,爆炸波及齿贝,甚至向着口腔深处蔓延。空气中的味道很浓了,并成功引来一只吃货。

  “扎克~你又做什么好吃的了?给我们分享一下呗。”科林的声音不小,引得行人纷纷侧目。

  “嗷(唉)……”不知为何,伊米尔觉得自己从扎克的一张熊猫脸上看出了无奈,以及……同情。

  伊米尔:?!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这是最后一个包包兽了)。“扎克从背包里拿出最后一直包包兽,从窗户送了出去,然后坐回座位小声对伊米尔说:“嗷嗷嗷嗷嗷嗷嗷(科林之前很瘦的),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也算是半个少女杀手了),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但魂武觉醒后就没几个人养得起了)。”

  科林在外面吃的正嗨,根本没听清扎克说了什么:“尼素甚木(你说什么)?”

  “嗷嗷嗷(没什么)!”

  然而在不久的将来,伊米尔惊讶地发现,队里的胖熊猫扎克其实并没有看上去那么蠢萌。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了。

  现在,伊米尔看着手中被咬了一口的包包兽,微微撇眉,这跟他第一次吃的包包兽有些不同,没有那么甜了。

  应该是因为不是同一个厨师做的吧。伊米尔这么告诉自己。

  

  加拉哈德很大,据说在建国之初,亚萨开国皇帝将这意为“纯洁”的城镇定为国都,渐渐地,这里的经济越来越发达,面积越来越广阔,人口也越来越多,逐渐成为了全国最为繁华的城市。

  后来,第五代亚萨王在距离加拉哈德不远的一个名为贝德维尔的小城之中发现了一株金黄的植物,它的叶片就如巴霍德尔撒下的光一样,耀眼璀璨,正是如今的光耀树。

  这位皇帝认为这是吉兆,便下令把这棵树苗移植到王宫,不幸的是这株光耀树虽然活着,却不复生机,王族用尽办法也对其毫无作用,于是他们选择了迁都。那时的亚萨王族还没有现在这么荒淫无度,整个黄宏加起来也不过百十号人。就这样,贝德维尔成为了新的王都,渐渐上位第一,当年的小树经历百年,如今已经可以庇护整个王宫了。

  雷古拉斯为众人讲解这亚萨第二大城的历史,很详细,很专业。

  同在车外的卡特琳一脸冷漠:“老爹,你能把书放下自己讲吗?”

  “哈哈。”雷古拉斯爽朗一笑,“丫头,我这叫‘引出话题’。”他晃了晃手中的书——粉绿色的《夏洛特百科》,“我们,要去找最后一名队员了。”

  

  当众人看到雷古拉斯敲响一家挂着“正在营业”的牌子却大门紧闭生意惨淡的旅馆的门时,众人是懵的。

  当众人看到从刚刚开启的门缝里探出的小脑袋时,众人看向雷古拉斯。

  而雷古拉斯一脸慈父笑:“小朋友,我们是王子殿下的护卫队。王子殿下赶了几天的路了,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休息一下,不知可否入住?”

  这不是变着花儿地骂人家生意不好吗?众人汗。

  小孩儿警惕地盯着面前的壮汉,片刻后,将手探出门外,把那张写着“正在营业”的牌子翻了个面。

  “我们没有营业。”小孩儿如此说着。

  “……”

  天空似有黑色鸟飞过。

  “老爹,我早就说这群亚萨人不能讲道理!”卡特琳说着,就要上前动手,被雷古拉斯拦下。

  门里的小孩儿被吓了一下,往里面缩了缩,随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脸坚定地迎了回来,有一种大义赴死的即视感。

  雷古拉斯继续笑,语气更加温柔:“为什么不让我们入住呢?”

  “不让就是不让。”小孩儿目光闪了闪,又骄傲地说 “你们别想着硬闯哦,门上有法阵的,你们要是敢硬闯的话,绝对有你们好看的!”

     “哦?法阵?你看起来可不像会画法阵的人呢。”雷古拉斯继续套话。

  “当然不是我画的,这是我哥哥画的,他非常厉害的!”

  “哥哥?”雷古拉斯一愣,忽然大笑起来,“哈哈哈!你这孩子这么叫夏洛特老兄他没有生气吗?”

  “刚开始会生气,不过后来就不……”小孩儿喃喃道,“不对,你怎么知道哥哥叫什么名字?!你是谁?!”

  看着炸了毛似的孩子,雷古拉斯左右看看,然后故作神秘地对小孩儿说:“对啊,不过,我可不仅仅知道他的名字,我还知道你的‘哥哥’不是亚萨人。”

  “那么现在,我们可以入住了吗?”


———————————————————————

有一种懒叫做“文写了,但是懒得码”
(*/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