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哈尔滨

57317浏览    66474参与


曦瑶

错过了的人,想要再见也见不到了

就像,

前世的金光瑶,

今生的,

蓝曦臣。

错过了的人,想要再见也见不到了

就像,

前世的金光瑶,

今生的,

蓝曦臣。


我爱wx

求天官魔道忘羡文(占tag致歉)

求天官和魔道合在一起的忘羡文最好是忘羡only的,求各位道友帮帮忙吧,感激不尽(づ ●─● )づ


最好是魔道原著向的,只吃这个


我看过几位大大的粮,非常好吃,就是不够吃啊。


比如 卷耳的猫 的 神官难逃前世缘 和 仰角45℃(没有C,原谅我用手机打不出来℃没有C)的一蓑烟雨任平生 都是非常好的文。


求大家推荐,再次感谢。

求天官和魔道合在一起的忘羡文最好是忘羡only的,求各位道友帮帮忙吧,感激不尽(づ ●─● )づ


最好是魔道原著向的,只吃这个


我看过几位大大的粮,非常好吃,就是不够吃啊。


比如 卷耳的猫 的 神官难逃前世缘 和 仰角45℃(没有C,原谅我用手机打不出来℃没有C)的一蓑烟雨任平生 都是非常好的文。


求大家推荐,再次感谢。


曹小片
你可能不知道,在我最需要你的时...

你可能不知道,
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
倘若你能陪在我身边,
我会跟你一辈子。

你可能不知道,
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
倘若你能陪在我身边,
我会跟你一辈子。

👿

九辫❤,我想照顾你一辈子(1)

九辫❤


第一次写文没经验就瞎写,勿喷🙏


请勿上升正主!!!


他俩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呢,要从张云雷出事之前说起,之前呢他俩都对,对方有意思,台上台下就这么暧昧着,杨九郎知道张云雷对他的心思,杨九郎也想挑明,但如果他挑明会不会害了他的角儿,别人会怎么看他们俩,他知道张云雷一直挺在意别人的眼光。


直道张云雷出事的时候杨九郎就一直在想:辫儿,只要你活着,你活着我一定跟你表白,我想一辈子都和你在一起,我想照顾你一辈子,什么别人怎么看都去你的吧,我以后绝对不会再让出事。


这一晚上下了三十多张病危通知书,杨九郎的心一直悬着,一直等医生说活着,但是要看后期恢复的怎么样,杨九郎的...

九辫❤


第一次写文没经验就瞎写,勿喷🙏


请勿上升正主!!!


他俩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呢,要从张云雷出事之前说起,之前呢他俩都对,对方有意思,台上台下就这么暧昧着,杨九郎知道张云雷对他的心思,杨九郎也想挑明,但如果他挑明会不会害了他的角儿,别人会怎么看他们俩,他知道张云雷一直挺在意别人的眼光。


直道张云雷出事的时候杨九郎就一直在想:辫儿,只要你活着,你活着我一定跟你表白,我想一辈子都和你在一起,我想照顾你一辈子,什么别人怎么看都去你的吧,我以后绝对不会再让出事。


这一晚上下了三十多张病危通知书,杨九郎的心一直悬着,一直等医生说活着,但是要看后期恢复的怎么样,杨九郎的心也终于放到肚子里了,心想:活着就好,活着就好,大不了养他一辈子。


杨九郎现在就想快点跟张云雷表白,跟他在一起,可杨九郎知道张云雷因为现在身体的原因肯定不会答应他,杨九郎也不急于这一时。


有一天他却无意间听到张云雷对师父说让他换搭档,说他站不起来了怎么办,张云雷说不想当误杨九郎,这让杨九郎很生气,冲进去对他说:辫儿,你放心,你一定能再站起来,再和我回到舞台上。同时也对郭德纲说:师父,我就想和他搭档,我这一辈子都只想要他,我认哏。


郭德纲也能看得见杨九郎的决心,也知道他能对自己的话负责,在这个时候说认哏也肯定对张云雷有真感情,肯定能照顾好张云雷,也就随他去了。


五个月后,张云雷杨九郎重返舞台上让两人都有想哭的冲动,甚至杨九郎再说德云社谁能等搭档五个月后,张云雷感动的差点忍不住哭,有默契的演完相声之后,杨九郎就开始计划他向辫儿的表白计划………………


(有点短,等我再整理一下思路,写2吧)


Limerence

从电影院出来,我整个人都在发抖!

从电影院出来,我整个人都在发抖!


第一文猪

【九辫儿~情伤辫儿×社会大哥馕】我本笨蛋,无限嚣张

138


第二天一早,杨九朗醒来,习惯性的搂张云磊,胳膊落空了,没有触到熟悉的温度。


杨九朗忽然惊醒,惊恐的坐起来,胡乱揉了揉头发。来不及穿鞋就跑下去找张云磊。杨九朗:“媳妇儿?”“媳妇儿!”


杨九朗找遍了整间房子,也没有找到那熟悉的身影。杨九朗:“卧槽!完了!”杨九朗忽然想起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什么,他意识到张云磊已经走了。


杨九朗赶紧回卧室穿衣服,他马上就穿完裤子的时候,发现枕头旁边有一张纸,杨九朗一下抓起来看,杨九朗的心咯噔一下,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纸上是张云磊有点丑,但是能看出来是认真写的的字。信得内容是这样的:


杨九朗,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到...

138


第二天一早,杨九朗醒来,习惯性的搂张云磊,胳膊落空了,没有触到熟悉的温度。


杨九朗忽然惊醒,惊恐的坐起来,胡乱揉了揉头发。来不及穿鞋就跑下去找张云磊。杨九朗:“媳妇儿?”“媳妇儿!”


杨九朗找遍了整间房子,也没有找到那熟悉的身影。杨九朗:“卧槽!完了!”杨九朗忽然想起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什么,他意识到张云磊已经走了。


杨九朗赶紧回卧室穿衣服,他马上就穿完裤子的时候,发现枕头旁边有一张纸,杨九朗一下抓起来看,杨九朗的心咯噔一下,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纸上是张云磊有点丑,但是能看出来是认真写的的字。信得内容是这样的:


杨九朗,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到公司了,我没有离开,也没想逃避,没想躲着不见你,也不会去旅游什么的放松心情,我只是去上班了,和之前的每个早晨一样。


我检讨,这么久,都没认真的对你说过我爱你,没给过你信心,没给过你应该得到的关怀,这些都是我的错,我庆幸,这样不好的我,你都没有放弃。


我知道,任建杰是你心里的一根刺,我现在只想告诉你,他 只是我的曾经。他是我一段美好的回忆,但是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回去了,他只是回忆而已。


那天晚上,雨太大了,我留任建杰在家里住,我知道他想做什么,可是那时,我的心里满满的都是你,我还嘲笑我自己,都要结婚了,还想着人家干嘛。


我确实想过妥协,也想过闭着眼承受,可是我打心里抗拒和他在一起,最后,我还是推开了他。我没办法接受,我身上那个人不是你,我用力推开他,却也色怒了他,他知道我心里一直有你,所以他气得发疯,想强迫我,我用力挣扎想推开他,那时我多么希望,你能突然出现,救我于水火。我趁他不注意打了他,出门什么也没想,就去了你家,所以,我的心里都是你,我怎么会不爱你。


昨天听你说,我才知道我身上有吻痕,我身上的痕迹已经不在了,却刻在了你的心里,这就是结果,我没法改变的事实。我拼命守住了自己,却也换不来自己想要的结局。


我跟命运做赌,父母同意了,我没结婚,你刚好也还爱我,我一度以为我赢了命运,可没想到,我永远赢不了命运。


我很清楚现在心里爱的是你,想共度余生的也是你,从一开始见到你,你就吸引我了,回想和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我原以为那不是爱,可现在想想,那就是爱。


我以为不用表达,你就知道我是爱你的,我以为我表达的够明显了,可那都是我以为,你却什么都不知道。现在想想,是我,没给你足够的自信。


我想了一夜,我想我们都需要静一静,所以,你也好好想想,别急着来找我,我会好好吃饭,不会伤害自己,我就在公司,就在我的小房子里,都是你能找到的地方,哪儿也不去。


就算你以后还是不能接受我的身体,我也不会再离开你了,我会一直陪着你,哪怕一辈子没有性,我也要跟你在一起。


我不想你因为迁就我而变得那么累,所以不要怪自己,不用担心我,我很好,我没事儿。


我们并没有分开,只是暂时不在一起住了而已。


我爱的杨先生,答应我,你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我会替你照顾好我自己,所以请你也替我好好爱你自己。


我爱你,我的杨九朗先生。


   


                                       ——杨九朗的傻媳妇儿


世衣换战骨
求LA HEE的表情包,已经上...

求LA HEE的表情包,已经上瘾了

求LA HEE的表情包,已经上瘾了

挽挽捞月亮.

辛照不宣现代衍生5.

第五章  喜欢.


医院里,赵简躺在床上,舔了舔唇。


元仲辛坐在床边,削着个苹果。


削好,他递给赵简。


赵简苹果刚放嘴里,门口一声惊呼:“阿简?”


赵旺野急急地进门,元仲辛识趣地退到门口。


他急急开口:“怎么回事?怎么能受伤?”


赵简笑:“没事的,只是崴了一下。”


赵旺野知道他女儿对他向来不隐瞒,于是回头:“你是谁啊?”


元仲辛从思索中抽出,指了指自己:“我么?我是元仲辛,赵简同事。”


“哦……”赵旺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回头又看了看赵简,赵简也对他点了点头。


赵旺野没多犹豫,扯着元仲辛出了病房。


“小元,你…是不是...

第五章  喜欢.


医院里,赵简躺在床上,舔了舔唇。


元仲辛坐在床边,削着个苹果。


削好,他递给赵简。


赵简苹果刚放嘴里,门口一声惊呼:“阿简?”


赵旺野急急地进门,元仲辛识趣地退到门口。


他急急开口:“怎么回事?怎么能受伤?”


赵简笑:“没事的,只是崴了一下。”


赵旺野知道他女儿对他向来不隐瞒,于是回头:“你是谁啊?”


元仲辛从思索中抽出,指了指自己:“我么?我是元仲辛,赵简同事。”


“哦……”赵旺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回头又看了看赵简,赵简也对他点了点头。


赵旺野没多犹豫,扯着元仲辛出了病房。


“小元,你…是不是喜欢我女儿啊?”赵旺野开口。他向来喜欢直来直去。


“唔……”元仲辛思索,随即道:“喜欢”


赵旺野满意地笑了许久,才又狐疑地握住元仲辛的手:“你…是真心的吧?”


元仲辛笑:“当然。”


“哈哈哈,”赵旺野又笑了许久,又开口:“那好,我帮你。”


元仲辛抬眉:“我怎么听着,这怎么不靠谱儿?”


“诶呀,”赵旺野手背在身后,又指了指元仲辛,“我堂堂副局长,怎么能戏言?”


“哦……”元仲辛点头,做深信不疑样。


赵旺野想进病房,元仲辛拦他:“那个,伯父,你是怎么知道我喜欢赵简的啊?”


赵旺野失笑,指了指元仲辛才道:“你刚才在病房看阿简的时候,就和我当年看阿简母亲的样子一样一样的!诶呀,年轻人,都这样。”


元仲辛在原地凌乱,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而赵简在病房,思考着那个日子,两起案件怎样才可串联起来。


她似乎想通什么,啃苹果的动作一顿随即轻笑。


赵旺野进门便说:“阿简,昨天你是不是刚弄完一个案子?那就庆祝一下吧,就去你薛叔叔他家好不?今晚就去,我已经给他打好电话了啊。”


说完,不容反驳地又说一句:“我现在就要回C市了,记得带上小元!”


赵简疑惑:“你什么时候和我爸关系那么好?”


元仲辛笑:“没什么。”


随机赵简又变回严肃的模样:“元仲辛,你…知道我母亲是什么时候去世的吗?”


元仲辛摇头:“我当然不知道,问这个做什么?”


赵简开口,眼底悲愤:“我母亲去世那天,和陈霄被林怡捉奸在床是同一天。”


元仲辛插嘴:“你是说……”


赵简没给他插嘴的机会,开口:“我爸总说我和我妈性格一样,很执拗,这我认同。”


“三年前那个案子,本来已经草草结案了。可我妈觉得疑点重重,该继续查下去。于是借着我爸的关系取得了继续查下去的资格。我爸知道这件案子背后必定牵扯甚广,但他知道我妈的性子,拦不住,便装模作样地吵了一架,随她去了。后来她真的查出了那帮人的老窝。还通过窃听器知道他们有一个叫陈哥的头儿,嫌那边闹,把女人领回家了。”


说到这,赵简苦涩一笑:“但窃听器没藏好,被发现了,于是只能收网。我妈还有一位新上任的小警官押着几个知道的看起来多一点的烦人坐在第一辆车上,可在回警局的途中,出事了。”


“有辆车,拐过弯后径直朝我妈他们那辆车撞去,我妈打方向盘,她那边直接撞到了电线杆上,而那辆车子,直接撞了副驾驶。”


赵简眼眶通红:“我妈和那位警官当场死亡,后面的三个人一个成了植物人,另两个虽然活了下来,可却是一问三不知的状态。”


赵简停顿了好久。


元仲辛忍不住问:“那…那个陈哥呢?”


赵简道“现场确认的可能来过的物证探出指纹,知道姓名之后,有好多人名字里带有陈字,不好查,并且这个案子,本来就是艰难翻案,所以…被放弃了。”


赵简吸吸鼻子:“我原来是提出过翻案的,可没人允,只能作罢。”


赵简说完,闭上了眼。


元仲辛理了理思绪,明白了赵简的意思。


他握住赵简的手:“今天你好好放松,明天我陪你查。”


赵简手一抖,却没抽出。


元仲辛好一会儿后开口:“赵简,你为什么要做警察啊?”


这个问题,他憋了好久。


上次去警局,他便听到了些许不和谐的声音,说赵简是靠赵旺野上位。


不管多么高洁的行业,总有那些坏了一锅粥的老鼠屎。


他旁敲侧击地问过元伯鳍,元伯鳍对赵简大加赞赏,并且说赵简办案,除非特殊情况,从未找过她父亲。


元仲辛信。


思绪回到现在,赵简答:“一方面是受我爸妈影响,另一方面…是我想在警察这个行业为女子撑出一片天。”


元仲辛失笑:“这目标…是不是不太现实?”


赵简道:“我知道,但我想试一试。”


元仲辛宠溺地笑笑:“好,我陪你。”


泽上萤火

完了我那个文尺度太大了,不能放,你们脑补结局吧(T_T)

完了我那个文尺度太大了,不能放,你们脑补结局吧(T_T)


草葱@睡觉博主
来了!我来玩了!是上海酱 恭喜...

来了!我来玩了!
是上海酱
恭喜我喜提省城拟泥石流【大嘘】

来了!我来玩了!
是上海酱
恭喜我喜提省城拟泥石流【大嘘】

只羡忘羡不羡仙

想看一些羡羡被调戏的文。😏

想看一些羡羡被调戏的文。😏

橘猫与夏天

求文,我的兄长不可能这么可爱

好想看,谁有存货呀,哭咯

好想看,谁有存货呀,哭咯


介福林

介福林生煎上海风味,哈尔滨即将来袭!

介福林生煎上海风味,哈尔滨即将来袭!

莫守

SUPRISE

         我曾经有一个青梅竹马,不是惊才绝世的容貌,但也是清新干净的帅气。他对我很好,好到真的能让我三冬暖,春不寒,天黑有灯,下雨有伞。高中毕业后在大学我和他处了三年。可突然有一天,他带着一丝羞愧和我说:“分手吧,莫守”我很惊讶,因为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趣味相投,他和我也不是会在外面勾三搭四的人。可是他坚持,我也没见过他对一件事情执着成这样,我就当是他厌倦我了呗,甩手走了,没多纠缠。

         后来我和他一直有联系,关系依...

         我曾经有一个青梅竹马,不是惊才绝世的容貌,但也是清新干净的帅气。他对我很好,好到真的能让我三冬暖,春不寒,天黑有灯,下雨有伞。高中毕业后在大学我和他处了三年。可突然有一天,他带着一丝羞愧和我说:“分手吧,莫守”我很惊讶,因为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趣味相投,他和我也不是会在外面勾三搭四的人。可是他坚持,我也没见过他对一件事情执着成这样,我就当是他厌倦我了呗,甩手走了,没多纠缠。

         后来我和他一直有联系,关系依然不错,也是随叫随到,依旧是彼此在危难时的依靠。

         再后来,我遇到了一个男孩,和我发小是完全两个性格,我向他表白,追他,和他在一起,倒追这件事对我们两个的感情没什么影响,他对我也蛮关心的。

         我们在一起后,他和我发小见了一面,彼此印象都不错,经常一起聚聚什么的,我也很满意。

         突然有一天他说:“我们结婚吧。”“这么着急?”“我想和你每天在一起。”就这样我稀里糊涂的同意了,虽然我一直觉得略有仓促,可他都含糊地应过去。

         我们结婚的那一天,我发小死了。他跳楼自杀的,我觉得他对不起我们这么多年的友谊,哪天不好,非挑今天。他给我留了张字条“谢谢你让我遇到了自己的爱情,祝你新婚快乐,不过我恨你。”我不知所以,我给他介绍过什么小姑娘吗?他又恨我什么啊?

         虽有疑惑,但也随时时间慢慢淡去,遗失在回忆里。我和我的丈夫也度过了平安愉快的一生,他在八十五岁那年去世了,无疾而终。

         两年后,我也安然离去,留下子孙满堂。

死神问我可有什么疑惑,我耐不住八卦的心,说:“我想知道我发小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子的。”“好。”

         死神慢慢变化,最后出现了一个人。

         我老公

         SURPRISE——惊喜


Lemon-陌陌子

以前写的车

我发现我以前写了好多渣文,都是在我文笔超烂的情况下写的,哦买嘎,而且阴阳师居多,再就是第五,以前写的女神异闻录也挺多,我觉得我完全可以拿来混更用(不,你不想

我发现我以前写了好多渣文,都是在我文笔超烂的情况下写的,哦买嘎,而且阴阳师居多,再就是第五,以前写的女神异闻录也挺多,我觉得我完全可以拿来混更用(不,你不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