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哈尔滨

44213浏览    62359参与
今天也叫Rachel

十五而立。

十五岁了。

在一周的第一天过生日 是比平常日子更为崭新的开始 至少我私心认为是。

回想十四岁的日子没有什么大悲大喜 在尾声里更是每一天都充满快乐感和满足感 在这一年里升了初四 对于人生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整理和规划 十五岁要继续修正自己的不足 向未来走。

十四岁是圆满而完整的一岁,三百多天的日子一点点被带走 直到现在。没有猝不及防 只是对于一切都在越来越好心怀感激和明净 至少现在我爱的人都爱我 这就让我觉得无比幸运。

十五岁会是崭新的一年 会迈入高中生活 会和现在所拥有的做短暂的分别 会继续努力 也会在七月的一天如愿以偿。

也许未来的某一天还会想起十四岁有什么好玩的事 然后继续在十五岁里风生水起 期待十六岁...

十五岁了。

在一周的第一天过生日 是比平常日子更为崭新的开始 至少我私心认为是。

回想十四岁的日子没有什么大悲大喜 在尾声里更是每一天都充满快乐感和满足感 在这一年里升了初四 对于人生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整理和规划 十五岁要继续修正自己的不足 向未来走。

十四岁是圆满而完整的一岁,三百多天的日子一点点被带走 直到现在。没有猝不及防 只是对于一切都在越来越好心怀感激和明净 至少现在我爱的人都爱我 这就让我觉得无比幸运。

十五岁会是崭新的一年 会迈入高中生活 会和现在所拥有的做短暂的分别 会继续努力 也会在七月的一天如愿以偿。

也许未来的某一天还会想起十四岁有什么好玩的事 然后继续在十五岁里风生水起 期待十六岁。

如果还有什么想说的 大概就是 感谢妈妈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 让我能认识现在身边所有善良可爱的值得我爱的人。

十五岁的Rachel生日快乐!!!


yinglin0216

杀人不见血

句句诛心


杀人不见血

句句诛心


hzl

第39天

“lsy,做我女朋友吧。”

“好啊”

“lsy,做我女朋友吧。”

“好啊”


清水十里(我还想咕!不,你不想。)
脸又双叒叕黑了。。。。算了。。...

脸又双叒叕黑了。。。。算了。。
【一头扎进rwby】

脸又双叒叕黑了。。。。算了。。
【一头扎进rwby】

晨曦520

路灯下的背影(一)

彷徨,仿徨,

天空黯淡的孤单影只,

桥边清澈的叮咚流水,

江面灰白的断面残冰。

徘徊,徘徊,

女孩轻轻地,轻轻地叹息,

光着脚丫的她,失去了知觉,

不知眼角是泪是霜?

在她最需要温暖时,居然是冷荧的给予!

路灯下的背影(一)

彷徨,仿徨,

天空黯淡的孤单影只,

桥边清澈的叮咚流水,

江面灰白的断面残冰。

徘徊,徘徊,

女孩轻轻地,轻轻地叹息,

光着脚丫的她,失去了知觉,

不知眼角是泪是霜?

在她最需要温暖时,居然是冷荧的给予!


Lucia.Bi

“嘿 你知道吗?”

“嗯?咋了?”

“你看到刚才擦肩而过的两个人了吗?他们曾经是被所有人羡慕的幸福的一对儿啊。”

“嘿 你知道吗?”

“嗯?咋了?”

“你看到刚才擦肩而过的两个人了吗?他们曾经是被所有人羡慕的幸福的一对儿啊。”

作业呜呜呜

If could've been so different between us

But then you went and meseed everything up

You took a knife and stabbed me in the back

Took everything I had

Went to your friends and laughed

This is the last time

I'm gonna tellyou now if I try to break me

I'm gonna burn you down

Baby I'm done with you,not coming back...

If could've been so different between us

But then you went and meseed everything up

You took a knife and stabbed me in the back

Took everything I had

Went to your friends and laughed

This is the last time

I'm gonna tellyou now if I try to break me

I'm gonna burn you down

Baby I'm done with you,not coming back for you

🌚☕


农村人

读书沙龙上的漂亮男孩 林风X章远

       林风走进活动室,读书沙龙的活动由于它特有的性质将椅子摆成了两排圆形,中间摆着一张课桌,一把主持人的椅子。林风挑了个后面的位置坐下——这样可以将前面两排的人尽收眼底,必要的时候还可以隔岸观火然后一击毙命。


    他东张西望,没见到什么特别的人。突然一个男生的脸侧过来,浓密的睫毛在白而柔软的脸上异常地勾引人心。


   他是个男孩,还是个漂亮的男孩。不过考虑到他的年龄,成年的人说男人更合适。


   那个“男人”注意到脸颊一侧的目光,回头看...

       林风走进活动室,读书沙龙的活动由于它特有的性质将椅子摆成了两排圆形,中间摆着一张课桌,一把主持人的椅子。林风挑了个后面的位置坐下——这样可以将前面两排的人尽收眼底,必要的时候还可以隔岸观火然后一击毙命。


    他东张西望,没见到什么特别的人。突然一个男生的脸侧过来,浓密的睫毛在白而柔软的脸上异常地勾引人心。


   他是个男孩,还是个漂亮的男孩。不过考虑到他的年龄,成年的人说男人更合适。


   那个“男人”注意到脸颊一侧的目光,回头看了一眼,目光撞入一汪清澈的水润眼眸,虽然是清澈但是也深邃,眼睛的主人正探究地看着自己,注意到自己时吓了一跳,抿紧了唇,欲盖弥彰地低下头。


   真可爱,呵呵,不过太傻。


    章远转过头,继续和他哲学院的同学讨论有关“生命的意义”的问题,这是这次读书会的主题。当时人还没来全,那些兴奋的小伙子已经开始发散自己的思维,要大书特书自己对这十八年“有意义有起伏有坎坷”的年轻稚嫩生命的理解了。


   声音太小,林风听不清,不过也可能是他戴着耳机的原因——他这个人一向自我冷漠,对于不相干的人是连话都不想说一句的。不过此刻他的眼睛却悄悄地打量着那个漂亮的男孩,不愿意错过那浓密睫毛的任何一次颤动和主人的任何一丝笑容。


   读书会开始了,主持人把人分成四个小组。林风是夏天出生的被分在夏天组,那个人叫章远,出生在冬天,刚好和自己是两极。


     然后主持人说往前坐。林风怀着隐秘的心态等旁边的男生先坐到左边的靠边的位置上,然后慢吞吞心满意足地坐到章远旁边——夏天和冬日的分界线。


   耶,大功告成。林风满意地想:你的“靠近喜欢的人”第一项任务完成了。


    接下来的会议由于主持人也只是与他们相同的兴趣人员而非专业的,说的话要么意思不清要么观点普通没有让林风说的兴趣。


    原来这个学校的人都这么平庸吗?林风想,他现在把章远也当成了个绣花枕头。


   他认真地听着学姐的讲话,准备到时候给她一个致命一击——把那些模棱两可的话挑出来剖开,露出里面冒着热气鲜血淋漓的肉然后再分析事物的本质。


   而他发言的时候,却因为一个概念和章远杠上了。那个名词甚至都不能算是个概念,就是个普通的名词——平民。


   林风说平民的生活是没有意义的,章远说有,他质问林风难道那些普通的工人劳动者生活就没有意义吗?


  林风无奈,解释自己的“平民”就是身份普通的一个人的概念,如果一个人单单是个没有任何能力付出与周围联系的“平民”,那他的生命当然是没有意义的。


   然而这个时候章远鄙夷地看着他——“没有平民,研究平民的人不就没有研究的对象了吗,平民作为一个群体,也是有意义的。”


  林风听他钻牛角尖有些无奈和好笑——他是个控制欲很强的人,因为别人需要自己而产生的意义他真不需要。于是便不再开口。后来问起章远是什么学院的,他说哲学院。林风有些狭隘地嘲笑——难怪我一说“平民”他就联想到“贫民”,原来是受到了马克思的影响。


   而后来那个人幼稚的话语更是让他捧腹——他竟然会因为自己比别人多学习了就觉得自己比别人生活得有意义。


  “而且我现在编程已经有人认可了。”他说,“以后我的游戏一定大卖。”


   那是大一的章远的豪言壮语,林风听着这个天真的人一步步的计划,觉得可怜又好笑——需要别人认可才能获得成功。到时候命运的欺骗就会让你明白把获得那么多人的认可当成成功的人会活得多被动,多艰难。


   但是那艰难和遥远的征途似乎是对普通人来说的——对于天之骄子,他只要努力了,自然就会获得超常的成就从而获得极端的认可,哪里像一些普通人把梦想一辈子藏在心里,摸爬滚打甚至连梦想的一角都触碰不到就匆匆死去。


    林风就是这样的人。他的文章只有寥寥几个人看,只有寥寥几个人偶尔送上给网文的祝福,而且这种文章要拿去获得世俗的认可不过是笑话罢了。林风打算去做一个翻译,给自己赚些面包之后暗暗供养着自己用来给固执心灵输血的梦想。


    林风的梦想是写出自己,在深入的痛苦和快乐中人们与其一同舞蹈——在寂寞的世界里组成一支大军,在理解的温暖中获得生的力量。


   此行难,路漫漫。然而纵使在一片恶途中死去亦不悔。


    “ 因为我从来都是如此生活的——它不向我,我却向它而力生,向它而自由,向它而永恒。” 


   他想起这句话,挺直了腰杆,听着那些浅薄的人的废话觉得豁然开朗——他生命的意义纵使不同纵使脆弱,可是也是有的,并且因为他的坚持而存在着,生长着,成为他生命里一棵枝叶渐渐繁茂的树,随着时光的碎风微微摆动着。


  那便是林风的灵魂里开出的生命之花。


    生命的意义就是灵魂里长出的树和花,鸟和云;一片片丰盈的世界,孕育的爱和珍惜;以及将人绑在人间不敢下地的责任。这责任自然也是由爱生发和浇灌的。


   他看着坐在身旁微微笑着的章远,心想爱他不也是自己生命的意义吗?他在章远说起自己那个让人捧腹的学习方法后,靠靠他的手肘问他:“根据我的推测,你是个大学霸吧!”


   章远看着他的笑容,不甘示弱地笑着说:“我是啊。”他眼角的笑纹荡漾,如瓦尔登湖的湖水。


  林风笑了,说:“我就知道。”


  爱学习的人爱学习,喜欢写作的人继续写作,何必因为没有人理解而卑微呢。此刻,生命里有光的我们不管大众还是独特,都是一样的。


农村人

在远方与你水乳交融 章远写给林风的信

        今天走出图书馆去参加一个组织的读书沙龙。沙龙要讨论的书目是《生命的意义》。文中的主人公在集中营里被剥夺了一切快乐的权利,于是他就通过流云夕阳获得幸福,想着和自己的妻子交谈相遇。


     看到这一段的时候,我就想起了你。


    你的一切都模糊了,而温暖在心里珍藏着,保存着,一旦触动便将我围绕,并给周围的风景涂上温暖的色彩,淡淡的,如你。


   抬头,飞机带着喷出的白气划过天空,如你的言语划过我的心。...

        今天走出图书馆去参加一个组织的读书沙龙。沙龙要讨论的书目是《生命的意义》。文中的主人公在集中营里被剥夺了一切快乐的权利,于是他就通过流云夕阳获得幸福,想着和自己的妻子交谈相遇。


     看到这一段的时候,我就想起了你。


    你的一切都模糊了,而温暖在心里珍藏着,保存着,一旦触动便将我围绕,并给周围的风景涂上温暖的色彩,淡淡的,如你。


   抬头,飞机带着喷出的白气划过天空,如你的言语划过我的心。


    你在陪着我。


    不知道你在看着南方的那些鲜嫩的花和树时,是否也在树枝的飘摇中想起了我,在一场细雨后思绪里涌现出我,并且感觉到我就在你的身边。


   如果是,那我们便可在这思绪交融中缠绵。


   我现在在听一首歌——《Starlight  Memories 》,我把它命名为《当我在想起你时我在听什么》。


   此致,吻你


                                                                                                                  在远方爱你的爱人,章远


   


农村人

亲爱的,又看到你 林风写给章远的信

       看到那张脸的时候我惊讶地想起了你,一样的浓眉一样的大眼睛,棱角分明的眼睛外镶嵌着一根根一片片细致然而紧密的睫毛。他笑起来和你一样,眼角周围有笑纹。他也喜欢无意识地紧张和说话调皮又温柔。他喜欢用手不自觉地捻着发下来的纸片,就像你无意识地把手放在胸口的领子,旋转着那颗可怜又精巧的白色校服扣子,让我们这些别有用心的人双眼发光,希望它直接被你扭下来。


    你总是认真,他却爱笑。你对我是爱护的。我在去余姚的时候和你时时播报模拟联合会的情况,作为曾经的MPC你有些焦急地询问关注着,仿佛也想身临...

       看到那张脸的时候我惊讶地想起了你,一样的浓眉一样的大眼睛,棱角分明的眼睛外镶嵌着一根根一片片细致然而紧密的睫毛。他笑起来和你一样,眼角周围有笑纹。他也喜欢无意识地紧张和说话调皮又温柔。他喜欢用手不自觉地捻着发下来的纸片,就像你无意识地把手放在胸口的领子,旋转着那颗可怜又精巧的白色校服扣子,让我们这些别有用心的人双眼发光,希望它直接被你扭下来。


    你总是认真,他却爱笑。你对我是爱护的。我在去余姚的时候和你时时播报模拟联合会的情况,作为曾经的MPC你有些焦急地询问关注着,仿佛也想身临其境,我们当时就是这样紧密的联系。


   可是他却总是怼我。我问他他这么厉害是不是学霸,他大大方方地看着我,笑着说:“是啊,我就是学霸。”因为我们在思考怎么让自己克服学习的拖延症时他鹤立鸡群地说“靠习惯啊,靠坚持。你先坚持一个礼拜,然后就自然而然地养成习惯了。”他笑着看着我的时候我在他的目光里看到了一种幼稚单纯的优越感。


   于是我莫名地想起了你。你的坦诚有一种让人安心的感觉。你说你有一个很好的女朋友,因为她所以你学习上也不能放松。你虽然成绩很好,但是也是要上北大的人啊。


  虽然后来你去了清华她去了北大(此处与原著有出处,我们就别整那么复杂的事了),但是你们一定还是学生眷侣般的你打我闹,幸福非常。


  那个男生低着头,他的脖子上有一条红线。你也有一条,说是可以辟邪。我那个时候觉得傻,现在竟然莫名地觉得亲切。


   其实  你已经离我很远了。而且我怀疑你也认不出我了。上次在学校你回来看。我迎着你走过去你却认不出我——你和你的同学一起走过来,我看着你你却奇怪地看着我。


   我知道,是你太温柔,对每一个人就算是陌生人都一视同仁地爱护,所以给我产生了我和你很熟的错觉。


   这种错觉现在延续到了他的身上,他叫杨修贤,似乎也很好的名字。他说虽然还不太懂哲学上的东西,但是一定要努力地学习。他的精神里就潜藏着一种叫上进的东西。他对自己负责,精细地像个孩子一样修剪自己;你却是坦诚地迷茫,然后在最后用心融化那些不友好的过去。


   我确定我不喜欢他,因为我不喜欢让自己功利的人。我喜欢因为爱花而养花,就算她死去也要安葬的人;我喜欢旁若无人地唱歌,飞车从我身边经过的人。我喜欢那些为文学泣血,最后孤独死去的人。


   唯独不喜欢因为自己比别人努力而骄傲的人,因为自己比别人好而幸福的人。


   大概是因为我体会不到自己比别人好的快乐。我会觉得这样的自己很卑鄙,像山一样俯视着那些尚未拔高的同类人。


    但是,谁说这不是体现我自己的懒惰和逃避呢?我根本无法相信第一会给我带来乐趣。但是也因为我喜欢自己掌控自己价值的实现。写了一篇文章就体现了价值,而不是别人都不写我写了体现了我的价值。


    但是我的文章只是轻薄的心灵抚慰,我的世俗的责任需要完成,学习工作,然后我的梦才能依附在上面,让我飞。


  什么时候我的梦能有力量,带着我飞,抛下那些世俗的保障自由地飞呢?


    也许是很久以后,面目全非的我早就忘了你,在世界的无极与另一只鸟相遇。不知道为什么,总希望他也有你的温柔或他调皮的脸庞,或许我也和意气风发的你一样忘记了那些曾经依靠过你的细小的蝼蚁和伙伴。


  再见,迷茫或已经准备追寻世俗意义的你,你好,还沉浸在梦里偶尔兼顾一下现实的我!


   此致,敬礼


                                                                                                       一个你可能已经从记忆里流逝的陌生的人,一个把你当成明信片时时拿来回忆体味的人,一个把你归为时间旅途中美的一处的流浪者——林风


记:   风一样自由,风一样无助,风一样飘零。


早起的永远憧憬远方的孤独的鸟,何时你能依托着我一同飞翔?


祈木枝qmz

【冰九】与冰书(拾柒)

(拾柒)


“师尊……”洛冰河望着这满手的沈清秋的血液,竟有些不知所措。


“洛河?洛河?”洛冰河猛得睁眼,对上沈清秋漆黑的眼眸,随后议不反顾地拥住了沈清秋。


“……怎么了?”洛冰河这突然一扑,惹得沈清秋身子一斜,直直地摔到了床榻上。


“师尊……”洛冰河压在沈清秋的身上,不断从中获取沈清秋身上的竹香,手也不自主地加重了力气。


沈清秋一怔,随后轻抚洛冰河的头,道:“做噩梦了吗?”


“嗯,弟子梦见一些往事,还有,师尊。”洛冰河索性压在沈清秋身上不起来“弟子梦见师尊不要弟子了……”


“噗——”沈清秋嗤嗤一笑,轻声道“那只是个梦。”


“那么师尊不会离开我了?...

(拾柒)


“师尊……”洛冰河望着这满手的沈清秋的血液,竟有些不知所措。


“洛河?洛河?”洛冰河猛得睁眼,对上沈清秋漆黑的眼眸,随后议不反顾地拥住了沈清秋。


“……怎么了?”洛冰河这突然一扑,惹得沈清秋身子一斜,直直地摔到了床榻上。


“师尊……”洛冰河压在沈清秋的身上,不断从中获取沈清秋身上的竹香,手也不自主地加重了力气。


沈清秋一怔,随后轻抚洛冰河的头,道:“做噩梦了吗?”


“嗯,弟子梦见一些往事,还有,师尊。”洛冰河索性压在沈清秋身上不起来“弟子梦见师尊不要弟子了……”


“噗——”沈清秋嗤嗤一笑,轻声道“那只是个梦。”


“那么师尊不会离开我了?”


“嗯,不离开你。”


“晚吟!!!你在吗?!!!”门砰的一声被踹开。始作俑者正是一个长相与蓝忘机九分相似的白衣公子,面颊微红,身上的莲香混着浓稠的酒气。


“额……蓝宗主?这是喝了姑苏名酿吗?”


“失礼了,清静峰主。”蓝曦臣的身后出现一条手臂,直接将他拉走了。


“晚吟!!!”


“闭嘴!”


须臾,这种声音才停止。洛冰河也早已从沈清秋的身上下来了,与之相视。


“扰乱姑苏的鬼怪,抓到了吗?”


“看蓝宗主刚才的模样,应该是抓到了。”


“没帮上他们的忙,明日找个时间去说说罢。”


“尚好。”


“我们还要待在云深不知处多久?”


“师尊腻了吗?”


“并无,在清静峰也是一样的。”


“那我们再待几天,然后便回清静峰吧。”


“好。”


如他所言,他们确实多待了几天,香炉也是愈发好用。


“清静峰主。”


沈清秋回头,是之前见到的红衣女子。


“姑娘……”


“您将红线折断,不怕苍天处罚吗?”


“哼……”沈清秋冷哼道“苍天饶过谁?红线断了又如何?我未曾后悔。”


“不是后悔的事,只是……您与他注定有缘无分。”


“缘分是靠自己争取的,不是一根红线可决定的。”


“您是个固执倔强的人,但这未曾是好事。”


“我本不如此,怪苍天罢。”


brigittaleo
当可爱的书遇到奇葩翻译💃#D...

当可爱的书遇到奇葩翻译💃#Discovering statistics using R翻译打卡#

当可爱的书遇到奇葩翻译💃#Discovering statistics using R翻译打卡#

®葶

从此老福特变成我的穿衣记录博

从此老福特变成我的穿衣记录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