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哈斯塔

79203浏览    2198参与
歾裔
國際服的第五人格手作活動今天開...

國際服的第五人格手作活動今天開始啦~
沒錯,我是來偷偷拉票的(。・ω・。)(?
今天11/15開始到12/5截止
每人一天有五票哦(氣音
如果你喜歡我的作品
只要每天給我一票就好
五票都給我也是可...(欸
希望能拿到框框阿ˊˇˋ(氣音
https://www.identityv.jp/m/handmade-hmt/details.html?id=268

國際服的第五人格手作活動今天開始啦~
沒錯,我是來偷偷拉票的(。・ω・。)(?
今天11/15開始到12/5截止
每人一天有五票哦(氣音
如果你喜歡我的作品
只要每天給我一票就好
五票都給我也是可...(欸
希望能拿到框框阿ˊˇˋ(氣音
https://www.identityv.jp/m/handmade-hmt/details.html?id=268

爱爬墙与长情汉化

【タチバナ】感谢您的光临



红心随意,推荐求饶Orz我想多活几天。



一周后删掉tag,且看且珍惜。



翻译、修嵌、图源 都是我



来自译者的有话要说



完成啦!撒花



感谢群里小伙伴们的鞭策。


内含大量不负责任魔改乱翻。我真的是纯凭自己喜好翻译。凑合着看看吧。



不出所料的被屏蔽了🚬🚬

有码水印版在群里,群号906981447



无水印无码版有,需审核。审核方式为



拥有本cp同人志【任何语言皆可】20本以上。












【タチバナ】感谢您的光临




红心随意,推荐求饶Orz我想多活几天。




一周后删掉tag,且看且珍惜。




翻译、修嵌、图源 都是我










来自译者的有话要说




完成啦!撒花




感谢群里小伙伴们的鞭策。


内含大量不负责任魔改乱翻。我真的是纯凭自己喜好翻译。凑合着看看吧。




不出所料的被屏蔽了🚬🚬

有码水印版在群里,群号906981447






无水印无码版有,需审核。审核方式为






拥有本cp同人志【任何语言皆可】20本以上。






拥有原著商品【包括漫画、公式、各种谷】超过1500软妹币。【游戏内氪金也可以






产出本cp粮 图5张以上或文5篇以上










https://suibianfanfan.wordpress.com/








前两个审核请私戳并在自己lof发私物加手写昵称的照片。第三种审核直接戳我就行。审核通过后会告知并给密码。










补充,禁止商用,禁止二传,本汉化仅是用来交流学习日语。


【如果我发现有人盗用的话.......在此祝盗用者全家暴毙。】

商贩阿狼_黄占不足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5411756

笑到爬不起来
太写实
笑着笑着就哭了

红眼拍了没反应永远是黄衣的基操
拍下去有打到人那个叫做天秀(干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5411756

笑到爬不起来
太写实
笑着笑着就哭了

红眼拍了没反应永远是黄衣的基操
拍下去有打到人那个叫做天秀(干

玄汣
第二套衣服的预约涵出炉啦~我感...

第二套衣服的预约涵出炉啦~
我感觉凑够几套衣服我就可以出一本书了~
当然谢谢喜欢我的和喜欢我家裙子的宝宝爱你们哦~
希望沉睡着的小主们可以给你们带来祝福~
当然哈塔塔也是一样~爱你们~

第二套衣服的预约涵出炉啦~
我感觉凑够几套衣服我就可以出一本书了~
当然谢谢喜欢我的和喜欢我家裙子的宝宝爱你们哦~
希望沉睡着的小主们可以给你们带来祝福~
当然哈塔塔也是一样~爱你们~

静静写文

【副杂】海平线上的雨燕(4)

PS:本章含👂👅和微量黄冒。

【四】

当他们找到奈布·萨贝达的时候,那位“暗鲨勇士”正在和一名陌生的黑发少年喝酒聊天。奈布醉醺醺地看着何塞和麦克,笑着说:“你们好,一起喝酒吗?”

“不了,谢谢。其实我有件关于伊索·卡尔的事想问你,他和贵族有来往吗?”

“你说伊索?我听说他曾经是一名法国伯爵的专属琴师,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

“好,谢谢。”

何塞转身要走,却被麦克拦住了。麦克凑到何塞耳边,悄悄地说:“那个黑头发的人身上有魔力波动,他是精灵。”

“那他也是雨燕精灵吗?”闻言,何塞认真地观察着黑发绿瞳的少年。

“不,我想他应该是海龟精灵。”

“海龟?...

PS:本章含👂👅和微量黄冒。

【四】

当他们找到奈布·萨贝达的时候,那位“暗鲨勇士”正在和一名陌生的黑发少年喝酒聊天。奈布醉醺醺地看着何塞和麦克,笑着说:“你们好,一起喝酒吗?”

“不了,谢谢。其实我有件关于伊索·卡尔的事想问你,他和贵族有来往吗?”

“你说伊索?我听说他曾经是一名法国伯爵的专属琴师,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

“好,谢谢。”

何塞转身要走,却被麦克拦住了。麦克凑到何塞耳边,悄悄地说:“那个黑头发的人身上有魔力波动,他是精灵。”

“那他也是雨燕精灵吗?”闻言,何塞认真地观察着黑发绿瞳的少年。

“不,我想他应该是海龟精灵。”

“海龟?那他怎么跑到船上来了?”

“不知道,可能……”

还没等麦克说完,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他们身后。

“库特,汝尚年少,嗜酒伤身。”哈斯塔缓缓上前,他的斗篷下隐藏着神秘的面孔,语重心长的话语令众人汗颜。

“哈斯塔先生,你放心吧,我喝的很少,主要是奈布在喝。”库特放下酒杯,眯着眼睛看他,双颊飞红。

“库特,汝之酒量欠佳,”哈斯塔顿了一下,转过身面对着何塞说,“巴登,副船长托吾传话——汝之前所提之条件他皆可接受,只要汝愿意拿汝之性命担保。明晚八点,食堂会面。”

“恕我冒昧,哈斯塔先生也是副船长一派的?”

“否也,然船长之作为,吾甚恶之。”

“好,谢谢哈斯塔先生,我们先告辞了。”何塞点点头,带着麦克离开了这里。

房间里,两人坐在靠窗的木椅上交谈——

“艾利斯先生提到的香水味很可能来自那位法国伯爵,伊索应该和伯爵一起离开了。”

“我也这么想。伊索是恶魔,就算生病了,他也不至于被人掳走。”

“伊索应该是自愿离开的,我们怎么证实这一点呢?”

双目相对的瞬间,两人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伊索房间的钥匙?行,我去拿。不过我之前去过一次,并没有发现其他有价值的线索,”奈布将一把银色的钥匙交给何塞,侧身看向麦克,继续说,“新人吗?你好,我叫奈布·萨贝达,也是船上的一员。”

“幸会,萨贝达先生,我叫麦克·巴登。”

“哦!麦克,你是何塞的亲戚吗?”

麦克笑而不答。何塞偷偷看他一眼,心像被小动物抓挠一般,痒痒的。

“吱嘎——”

门开了,空气里还残留着香水味。何塞皱了皱眉,说:“这个伯爵喷的是百合花香味的香水,我不喜欢这种味道。”

“甜甜的,很好闻,不过我还闻到了蓝玫瑰的香气……虽然很淡,但是很诱人。”麦克轻嗅“花香”,陶醉地闭上眼睛。

“蓝玫瑰?我怎么没闻到?”何塞疑惑地看着麦克。

“噫,这不是花香!难怪这么熟悉,这是有魔力的族类处于FQ期的T香。这个香味会诱惑人,也就是说……卡尔先生是魅魔!”麦克猛地睁开眼睛,用手将鼻子捏住。

“魅魔是指那种擅长魅—惑的恶魔吧?可是伊索看起来清冷优雅,他真的是魅魔吗?”

“错不了,只有魅魔的T香能够诱惑天使、精灵和其他恶魔,长时间吸入可能会激发闻香者的爱意,催化其QY。”

谈话间,麦克双颊泛红,娇小的身躯微微颤抖,细密的汗珠从粉红色的肌肤上滚落下来,浸湿了宝蓝色的地毯。面对如此诱人的景象,何塞不停咽口水,他加快搜查房间的速度,脑海里全是麦克色气满满却青涩可爱的模样。

“这里有个暗门!”何塞蹲在地上观察地毯的时候,发现被汗水浸湿的那个位置微微有些不平整,便掀开地毯进行查看——地板上有个没有上锁的小门(船员宿舍都在二楼)。

麦克艰难地蹲下身子,将小门打开,并取出暗格里的信封。

“奈布·萨贝达亲启……可是这封信已经被拆过了。”

“萨贝达一定读过这封信了。因为重要的东西不能随身携带,再加上当时已经有人陆续过来了,他匆忙离开以至于忘记上锁。”

“这封信一定是卡尔先生写给萨贝达先生的。虽然有些失礼,但是为了查明真相,我们还是读完信再走吧。”

“好。”

麦克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摊开信纸念了起来:“萨贝达先生,原谅我的不辞而别。伯爵大人告诉我,这次任务他已经派人接替,我可以跟他一起回去了。我很高兴能在这艘航船上与你成为好友,期待以后与你会面。”

“果然是伯爵带走了他。‘这次任务’是指什么?他们又有什么计划?……真令人头疼。”

“唔……何塞,我们能这么快查清,哈啊~伊索·卡尔失踪的真相就已经很好了,其他事情以后再说吧,哼嗯~”麦克发出XG的喘息声,他看起来就像发烧了一样,滚烫的身体蜷缩着,惹人爱怜。

何塞将身体疲软的麦克揽到怀中,横抱着对方离开这里。

一进自己的房间,何塞就立刻将门反锁,抱着麦克走到向阳的位置,推开窗,让怀中的恋人呼吸新鲜空气。

“何塞,我喜欢你!~我超级喜欢你……”麦克用毛茸茸的小脑袋磨蹭着何塞的胸口,双眼微眯,脸上的笑容甜甜的,甜的像阳光下温热的蜜糖。

何塞捧着麦克的脸,温柔地吻上他柔软的脸颊,用微微开裂的嘴唇摩挲着对方小巧可爱的酒窝,像一根羽毛轻轻拂过恋人的面庞。

【略,评论区见】

“骗人的吧?……只是耳朵就……呜——”麦克羞得无地自容,他用双手挡住何塞的视线,泪水夺眶而出。

何塞感到呼吸一窒,他将怀中低声哭泣的人儿平放在柔软的床上,用干净的手绢为他擦拭眼泪。

“抱歉,我又哭了……何塞对我很温柔的,是我自己觉得不好意思才这样的,你不要觉得过意不去……”麦克止住哭声,愧疚地看着自己的恋人,脸上的潮红依旧没有消退。

“有什么好抱歉的,是我做的太过火了……你还没有成年,‘擦枪走火’可是会出问题的。”擦完麦克的眼泪,何塞躺在他旁边,将右手抚上他的左手,慢慢扣紧。

“咳,其实……我们精灵和人类的成年年龄不一样,我已经成年了,但若按照人类的规定,我还是未成年。”

“那我问你,你的本体是雨燕还是你现在的样子?”

“都不是……何塞想看我的本体吗?稍微等我一会儿。”

麦克回握了对方的右手一下,便松开手坐了起来,渐渐的,他的身体上散发出淡金色的光芒,头上出现一顶别致的小礼帽,上衣和长裤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套非常好看的墨绿色礼服,礼服上点缀着瑰丽的宝石和彩色的羽毛;他的背上长出一对淡金色的翅膀,轻轻地拍打着温热的空气;椭圆形的耳朵变成了尖尖的精灵耳,因为对外界的刺激有些不适应,微微颤动着。

面对如此景象,何塞惊艳了。他心跳加速,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自己的恋人,直到对方不好意思地垂下头。

“麦克,你是我心中最美的存在。”

“唔!”麦克羞红了脸,他把头埋得更低了。

“你的本体还是16岁少年的模样啊,看来我暂时还不能对你出手。”何塞从床上坐起来,轻笑着摇摇头,用双手捧起麦克可爱的小脸,啾了对方的嘴唇一口。

“嗯唔——我不是说了作为精灵的我已经成年了吗?何塞是不是对我没成熟的身体不感兴趣?”麦克红着脸还击。

“哈?再这么说下去,遭殃的可是你自己哦。”何塞坏笑着看他,用手指了指余热未尽的某处。

“流氓!”麦克害羞地大喊一声,突然又觉得自己的言行有些不妥,补充道,“没有骂你的意思,只是想让你明白你有多不正经。”

“不正经就不正经吧,反正我非礼的对象仅限你一人,我亲爱的——麦克·莫顿先生。”何塞站在床前,朝麦克行了个礼,笑得嘴角都抿不住。

麦克捂住胸口,背上的翅膀随即“消失”。自己的恋人也太会撩了吧……总是处于被动的一方可不好。

————

“麦克,我有事出趟门,你一个人在家注意安全。”不知从何时起,常年在海上漂泊的自己也有了“家”——在与麦克重逢之前,这个房间仅仅只是一个暂时的居所而已。

“好~”麦克目送着何塞离开。虽然晚上吃蛋糕对身体不好,但是白天何塞一直都在自己身边。为了给对方一个惊喜,麦克准备趁何塞出门赴约的空当去厨房做蛋糕。

对恋人无条件的信任使何塞早早将唯一的备用钥匙交给麦克,所以麦克也不怕回来的时候进不了房间。他身着普通的水手服走进厨房,这身不起眼的打扮并没有引起其他船员的注意。

“麦克麦克,你终于来了!我都快等睡着啦~喏,做蛋糕的材料已经准备好了,为了节省时间,威廉和奈布已经把蛋糕胚烤好了。”艾玛·伍兹笑容满面地说着,并把材料和模具放在麦克面前的桌子上。

“谢谢你们,伍兹小姐,艾利斯先生,还有萨贝达先生。接下来就让我去完成吧!”麦克感激地看着他们。

“谢什么,举手之劳而已。”奈布手里拿着从储物柜里找到的饼干,边吃边说。

“麦克,你真的不需要我们帮忙吗?”威廉忧心忡忡地看着麦克,他怕对方一个人搞不定。

“我之前找哈斯塔先生借厨房的时候,有问过蛋糕的做法,一个人应该没问题的。你们快回去休息吧,时间也不早了。”

“也是……我们人太多了,要是让何塞·巴登本人或者其他人发现了,惊喜可就没了。我们走吧。”三个人陆续离开了厨房。

麦克按照之前哈斯塔所说的步骤来做生日蛋糕。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后,蛋糕已经成型了,麦克小心翼翼地把解过冻的奶油倒进裱花袋里。裱花的环节对麦克而言极其艰难,他费了比之前几个环节更长的时间和更多的精力,也仅仅完成了一半。

“麦克!!你在这里吗?”门口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是何塞的声音!

手忙脚乱的麦克挤着奶油说:“我在,稍等一下。”

“太好了!我还以为你失踪了。”何塞靠在门上,心有余悸地说。

『我好怕你就这样不告而别……』

【TBC】

顾云深。张良
别问我吾主为什么突然受了,我不...

别问我吾主为什么突然受了,我不知道我不明白ಠ౪ಠ

别问我吾主为什么突然受了,我不知道我不明白ಠ౪ಠ

北上阿巳

【黄占】鱼

真的月更了呗!而且还短(ghs被逮捕)为什么我的大一这么忙......我太难了.jpg

被高数折磨,在上课玩手机的边缘反复横跳垂死挣扎。

以后大概会改下排版,空一行似乎空多了,似乎有些影响观看体验...(手指头划手机也挺累hhh

以上!!

——————————————————————————


<4>秋风



“是秋天到了啊。”伊莱趴在岸边的岩石上,单薄的衣裳被风吹开了一角。


猫头鹰正在整理自己胸口的毛发,抬起脑袋,关怀地眨了眨眼。


“我觉得,哈斯塔大人要来看我了。”伊莱用食指将猫头鹰胸口的毛戳乱,猫头鹰愤怒地一抬头,别开了身子,背...








真的月更了呗!而且还短(ghs被逮捕)为什么我的大一这么忙......我太难了.jpg

被高数折磨,在上课玩手机的边缘反复横跳垂死挣扎。

以后大概会改下排版,空一行似乎空多了,似乎有些影响观看体验...(手指头划手机也挺累hhh

以上!!

——————————————————————————



<4>秋风






“是秋天到了啊。”伊莱趴在岸边的岩石上,单薄的衣裳被风吹开了一角。


猫头鹰正在整理自己胸口的毛发,抬起脑袋,关怀地眨了眨眼。


“我觉得,哈斯塔大人要来看我了。”伊莱用食指将猫头鹰胸口的毛戳乱,猫头鹰愤怒地一抬头,别开了身子,背对着自己的主人。


“因为今天真的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哈斯塔觉得今天似乎是哦什么特殊的日子,坐立难安地答完试卷上的最后一道题。


奈布同学一脸崩溃地回过头,楚楚可怜的看着哈斯塔。哈斯塔跟他打手势:


第几题?


奈布地表情瞬间亮了,谄媚地比了个十二。


监考老师宣布交卷,奈布同学转过身来就是感谢三连。


“你成绩这么好,为什么要来五中?”奈布发问,“你原本的学校应该很nb吧。”


哈斯塔一挑眉:“没什么。”


奈布见他不想说,便也没有再问了。






哈斯塔来到这个城市其实不是他的原意,实在是没有办法才会离开原来的城市。


哈斯塔放学路上突然想起什么,走向了林湖。


这是哈斯塔第二次见到伊莱。群鸟在伊莱的周身三三两两地聚集,而坐在眼熟上的伊莱似乎在给他们讲述着什么。


“后来,伟大的灵之主为了他的子民化身枷锁,封印了作孽的牛鬼蛇神,还了这个城市一片安宁。”伊莱说完,回头看向哈斯塔。


“哈斯塔大人,日安。”伊莱一笑。笑得很好看。


哈斯塔僵硬地和伊莱打了个招呼,然后悄无声息地挪到一旁的石头上坐下。


“哈斯塔大人今天怎么过来了?你平时作业不是挺多的吗?”伊莱半开玩笑地说。


“今天不多。”哈斯塔点了点头。


“您学习成绩挺好的啊,平时应该很努力吧。今天你考试的时候我去看了,看来物理是难不倒您的。”


哈斯塔深吸一口气:“你好像什么都知道啊,是通过这个猫头鹰?”


“是。”


“我还以为......你说的离不开林湖,指的是离不开水......”哈斯塔看着伊莱深色的袍子说。


伊莱说:“没这么夸张。也就是不能离开灵力波动强的地方,湖水中的灵力极其不稳定,所以待在水里的时间会长一些。”


哈斯塔坐在石头上,感受着夹杂着黄昏的秋风。


“其......其实,今日是我生辰......”伊莱低下头,双脚不安地抠着泥土地。


哈斯塔惊奇地“哦”了一声,寻思着原来神大人也过生日。


“哈斯塔大人今天能来,我已经很开心了。”伊莱抬起脸,笑着。






哈斯塔的生日都是自己过的。父母不过问他的生活,他只打算努力学习报答他们每个月的生活费。哈斯塔略显孤僻的性格在人群中显得格格不入,甚至还被拉着找过心理医生。母亲听信一个哑巴风水先生的说法,便将哈斯塔送到了欧利蒂丝城。


哈斯塔过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平时也没什么朋友交往。如今的五中认识了挺多同学的,这种经历倒是对他来说挺新鲜。


还有,就是伊莱。


生日的话,果然还是要送礼物的吧。


但是神仙要什么礼物呢?


哈斯塔陷入沉思。


“送生日礼物?送谁?”约瑟夫问道。


“一个......远房亲戚。”


然后哈斯塔就后悔说出这句话了。


“远房亲戚啊,今年多大了?”


神仙都是活了很久的吧!说活了几百几千岁也太吓人了吧!


“年纪挺大的。”哈斯塔说。


“那是不是他在你小时候照顾过你啊?可以啊哈斯塔,满分的孝顺。”约瑟夫感叹道。


哈斯塔藏起满脸的黑线,扯着嘴角笑了笑。


约瑟夫用手指绕着卷发,认真思考了片刻,说:“要不就送茶?枸杞决明杭白菊,补身子的。”


“……”

暴躁澜心在线写文

【黄占/梦祭】我亲爱的信徒(下)



我做到了,我更完它了!


伊莱献祭的衣服是月相。


ooc预警,不喜勿喷


       在献祭之前,人们需要将献祭的人吃好喝好,什么活也不许干,就只能待在屋子里,等到了献祭那天,就需要让献祭的人穿上最为干净白色的衣服。


   ————————————————————


       在献祭前的那几天,菲欧娜除了晚上偷偷给伊莱带东西吃,就是早上在劝村民们。

       可,谁...



我做到了,我更完它了!


伊莱献祭的衣服是月相。


ooc预警,不喜勿喷



       在献祭之前,人们需要将献祭的人吃好喝好,什么活也不许干,就只能待在屋子里,等到了献祭那天,就需要让献祭的人穿上最为干净白色的衣服。


   ————————————————————


       在献祭前的那几天,菲欧娜除了晚上偷偷给伊莱带东西吃,就是早上在劝村民们。

       可,谁会听菲欧娜的话呢?村民们虽烦,但想到菲欧娜曾经跟着伊莱,他们就总想着,是伊莱的存在让他们的祭司大人精神不好,等献祭后,一切都会好的。

       菲欧娜仍是重复着这举动,直到献祭的前一天……

       已经夜晚了……菲欧娜看着慢慢暗下去的天,心也慢慢沉下去了。但她打定了注意,把奶奶和信送出去,自己跟着伊莱一起去献祭。

       “祭司大人!”

       听到有人叫自己,菲欧娜一回头,是一个村民。

       只见到他跑到菲欧娜面前,说:“祭司大人,村长说,要你现在去见他一下,他有事要和你说!”

       “……好。”菲欧娜说。便去往村长居住的地方了。

    

   ————————————————————


        “菲欧娜,你来了。”村长看着面前的人。

       菲欧娜,看着自己面前的人,心里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但还是礼貌地笑了笑,说:“你说,要和我说事,说什么?”

       “不急,你看你都是跑过来的,先喝口水吧。”说着,将水拿给菲欧娜。

       菲欧娜接过,喝了一口,放下,说:“现在呢?可以了吗?”

       村长没说话,而是一直看着菲欧娜。

       菲欧娜也看回去。但很快,菲欧娜就感到不对劲了,自己似乎有点累了。不对!菲欧娜撑着桌子站起来,只感到浑身无力,眼皮十分沉重,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倒下了。

       听到声音后,外面进来了两个人,村长说:“把她带进房间好好休息,明天献祭,就不如祭司她了。”

       那两人点点头,将菲欧娜扶了进去。


   ————————————————————


       伊莱坐在凳子上,今天,菲欧娜没有过来了。没过来也好,说不定她已经死心了呢?伊莱想。

       “只不过,她能不能好好照顾好自己和信呢?”伊莱小声地说。

       “喂!”有一个人将木屋的门打开了,拿进一套衣服,“这是明天要穿的衣服,记得穿好来!”

       说完,就走了。伊莱摸了摸衣服,这是每个献祭的人都需要穿的衣服。没想到,有一天足自己也要穿上它了。


   ————————————————————


       这是……哪?菲欧娜昏昏沉沉地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哦!对了,昨天村长有事叫她,结果水里下了药。

       菲欧娜急忙起来,已经天亮!

       “完了!伊莱!”菲欧娜想起来,赶紧往湖景村海边的祭祀台跑去。

       ……

       伊莱前面是一位年老的祭司,跟在伊莱后面的就是村民们,他们脸上都带了丝严肃又有掩藏不住的喜悦。

       祭司走到了祭祀台上,跪了下来,嘴里念着些村民听不懂的东西,念了好一会,才站了起来,对着下面的人说:“献祭开始!”

       村民都跪了下来,听着祭司在祭祀台上说着祈求海神什么的,直到念完了,祭司走了下来,走向了站在海边献祭的人——伊莱。村民站了起来,有着掩饰不住的兴奋。

       祭司大喊:“祭祀开始,入海!”

       旁边站的几个人将伊莱举了起来,走进海中,知道他们不能前行了,就将伊莱扔了进去。

       强大的压力几乎要伊莱撕碎,伊莱感觉海水已经灌到了自己的肺部。伊莱想:可惜,死之前,我都没有看到菲欧娜了,还有,我一直向吾主祈祷的海神……

       可就在伊莱即将闭眼迎接死亡的时候,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

       ……

       ……

       海边,众人欢呼着,似乎觉得,海神即将会眷顾着他们,可他们没看出,海水的愤怒……

       “不!”菲欧娜看着欢呼的人们失声喊出,跑向海边。

        “菲欧娜,不用看了,已经献祭了,”那位祭司说,“菲欧娜,你现在,已经是一位伟大的祭司了!”

       “对啊!对啊!”人们说着。

       可菲欧娜的眼泪却夺眶而出,看着大海。但也在这时想起了那天她说的“还不如一起献祭呢……”

       “快拦住她!”

       祭司的声音听起来仿佛很遥远,菲欧娜是多想一起和伊莱一起献祭啊,从小的时候,自己母亲照顾不了自己的时候,都是伊莱在照顾自己……对菲欧娜而言,献祭的不只是一个人,而是自己的亲人!

       菲欧娜被拦住了,菲欧娜跪坐着,忍不住哽咽起来。

       ……

       ……

       ……

       “愚蠢的人啊,他们不相信的预言,可是真……”伊德海拉看着他们说,“够愚蠢的呢。”

        “看!快看!那边是什么东西?”人们说着。

       菲欧娜抬头一看,愣住了。

       那是触手,那不足让菲欧娜愣住,让菲欧娜愣住地是触手上的人——伊莱。

       可其他人并没有注意到触手上的人,因为,触手越来越多了……

       海水,已经不是往日的平静了,它开始翻滚起来,开始打起了浪花。

       大家都愣住,祭司的声音开始有点打颤:“怎……怎么会?”

       菲欧娜突然出声了:“还记的伊莱的预言吗?湖景村,被海水淹没了,因为,海神愤怒了呀……”

       是啊,海神愤怒了。

       人们纷纷散开,已经没有人管菲欧娜,自身都难保了,他们还会关心别人吗?

       菲欧娜仍跪坐,并没有起来,正好遇上浪花打过,菲欧娜下意思地将眼睛闭上,可闭了一会,却发现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菲欧娜将眼睛睁开,看到一个上半身为人下半身为蛇的“人”在自己面前,旁边还有一个女孩。

       菲欧娜试探性地喊了声:“信?”

       信转过身,走到菲欧娜旁边,笑着道:“菲欧娜姐姐,快站起来啦!不然会有小风寒的!”

       菲欧娜靠着信慢慢站了起来,还没有将疑问说出口,伊德海拉就说:“你先不用问先,先看着,得罪哈斯塔的人,可不会这么好死。还有,那个老奶奶,很安全。”

       菲欧娜只好将疑问吞了回去,心里还想着,她怎么知道?

       信偷偷跟菲欧娜说:“菲欧娜姐姐,妈妈人很好的,你不用怕。”

       菲欧娜看向信,“妈妈?”

       “额……”信有些尴尬

       在两人说话之时,却不知道伊德海拉心里早已笑出来声,真是可爱啊。

       ……

       菲欧娜目睹了湖景村是如何被淹没的,也目睹了,淹没后,海水又慢慢的退了下去,看起来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一只接一只的触手将伊莱送向地面,菲欧娜还没有跑过去,就已经被伊德海拉抓住的手,说:“先别过去,可别打扰到哈斯塔了。”

       只见,海中慢慢“走”来了一个人,他“走”向了伊莱,并将伊莱抱了起来,将手放在了伊莱的嘴上。

       伊莱慢慢转醒,看到后,喊了声:“吾主……”

       “先别出声,”哈斯塔用着他低沉地声音说,“先休息一下。”

        “好……”

         ……

       菲欧娜看向伊德海拉,问:“他是,海神吗?”

       伊德海拉点点头,随后看向了菲欧娜的衣服,说:“怎么都湿了?”

       然后伸出手,摸向菲欧娜的衣服,菲欧娜衣服上的水分逐渐集聚到伊德海拉的手上,最后形成了一个小水球,菲欧娜衣服也干了。

        “你也是……海神吗?”菲欧娜问。

       伊德海拉笑出来,说:“不是。”

       正当菲欧娜暗自松了口气的时候,伊德海拉填上了一句话“我比海神的职位更高些。”

       菲欧娜将头低下,小声说:“那你……是我吾主?”

       伊德海拉凑近菲欧娜,说:“我对你,除了神与信徒关系外,我还想和你做另一种关系……”

         “爱人关系。”

       说完,菲欧娜还没有反应过来,伊德海拉就已经亲上自己了。

       在一旁的信默默闭上了自己眼睛。

       ……

       隔壁的哈斯塔,默默看了眼伊德海拉,然后又看向伊莱,问:“汝愿做吾的信徒吗?”

       “我愿意,吾主。”伊莱看着哈斯塔,真诚地说。

        

       相传,在湖景村里,你得罪谁,也不要得罪海神和海神最宠爱的信徒。

       还有,不要得罪梦之女巫和她的信徒,不然的话,你可能会死在睡梦中。


吾檬.

【信仰】黄占 伊莱篇(一)

※主cp:黄占,役占
※天大,地大,私设最大        
※注意避雷
※注意文中的细节
             伊莱·克拉克的自述

  雨水落在屋檐上,发出"嘀...嘀嗒”的声响,更显得幽静。这是小时母亲与我搭建的小木屋。我现在住在这里。

不知不觉,已经快四年了。

 
  ...

※主cp:黄占,役占
※天大,地大,私设最大        
※注意避雷
※注意文中的细节
             伊莱·克拉克的自述

  雨水落在屋檐上,发出"嘀...嘀嗒”的声响,更显得幽静。这是小时母亲与我搭建的小木屋。我现在住在这里。
  
 
  不知不觉,已经快四年了。

 
   我叫伊莱·克拉克,是名先知。请不要害怕,我脸上的花纹是天生的。正是因为它,我和母亲被村里人赶了出来。母亲在五年前去世了,只剩下我,和我的“眼睛”。

 
  我的“眼睛“是一头猫头鹰,我叫它“鸮”,它很聪明。我看不见,所以平时是由它指引我怎样去做事情。

 
  鸮是我小时捡到的。当时的它受了很大的伤,应该是不小心被猎人打伤的。右翼完全断掉了,是在母亲的照料下才恢复往日飞翔的能力。因此,我和它成为了朋友。

 
  再后来,它成为我的“眼睛”。

 
  在原是眼睛的地方,已被两个空洞代替。现在被我遮上了眼罩。有时还隐隐作痛。

 
  虽然我看不见,但我有"天眼",能看见未来所发生的事情。但又能怎样?什么也不能改变,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它发生。

  
   对于我来说,是一场噩梦。

    “他"经常在我脑海里浮现,无时无刻的折磨着我。我的脑海里很混乱,像是要爆炸似的。每到这里,我都有一种想去寻死的想法。但我不能,因为我必须活下去。我是克拉克家族最后的继承人,是代表克拉克家族的希望。这是我活下去的信念。

 
  我也说不清楚“他“是谁,因为画面很模糊。“他”背对着我, 孤独,寂寞,离愁。带给人一种悲凉的感觉。

 
  我晚上时经常在做梦,但又好像是我的往事。可我想不起来这是什么时候所发生的事情。

 
  我梦见自己跑向一个村子,那个村子我好像很熟悉。进到村里来,隔着几里便闻着一股浓郁血腥味。来到村广场,到处都是血,和村民的尸体,仿佛经历了一场屠杀。一名男子站在那里,浑身浴血,我敢肯定,这场屠杀是经这名男子之手。我打了个冷颤,一种害怕送从心底油然而生。

 
  我看到梦里的自己跑到那名男子的跟前,眼里充满了不相信。

 
   “...吾主..为什么?”

 
  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他在询问,索要答案。

 
   被称作“吾主”的男子看了“我”一眼,似是不解。

 
  “您为什么要杀死他们?他们可是您最忠诚的信徒啊!吾主! ... 请回答我!”

 
  “我”最后一句话是喊的。“我“应该很难相信这个事实,未免显得失礼。

  吾主看了“我"一会,又好像从刚才就一直在看着"我"。 眼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似是欲言又止。但他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梦到此终止了。  我记不清之前发生的事。我的记性很差。“鸮”告诉我的。

 
  除此之外,我还梦到过一双限睛。眼睛里溢满担忧。应该是我熟悉的“人”。

 
   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了。走几步就晕乎乎的,有几次还差点摔倒。幸好有“鸮”及时扶住了我。

  “鸮”跟着我肯定受了不少苦。我愧疚于“它”。

  
   我好像失去了一些记忆。隐约感受到,那些记忆对我很重要。但我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吾主”是谁?我认识他吗?无所从之。

 
   现在大概是早上了吧,我听到了鸟啼声。“鸮”去哪了?   大概是和往常一样吧。

 
  “鸮”总是很活泼。每隔几天就要出去一趟。

  每次回来时,“它”都会带来食物。应该是好心的游人施舍的吧。

  我感觉到了一种熟悉气息。不等我细想,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想向森林深处走去。恐惧感从刚才一直在我心里缠绕。我在害怕。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害怕。

   一种强大的气场弥漫在森林深处。那究竟是什么?

 
  好像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指引我走进去。

 
   我想停下,但我的身体不听使唤,还在走着。不安感使我更加害怕。我在发抖。

 
   呼吸……好困难。

 
  奇怪,好像听见有人叫我。但这里怎么可能会有人呢。











  第一次发文,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多包涵,感谢。

糖×糖×糖

天鹅之死(占黄r)

链接在评论,大量比喻用词注意。

链接在评论,大量比喻用词注意。

咬一口卤蛋

【戴面具的学长】1

    奈布拖着行李箱,右手拿着一张录取通知书与学校的照片。

    “奥帝利斯大学,是这里没错了吧?”奈布这个路痴,总算找对地方了。

    已过七八月暑假,冷清的奥帝利斯学院重新繁忙起来,许多新生拖着行李箱,注视着这座宏伟的学院。


    两名衣着怪异的新生引起了奈布的注意。“嘿,那边的两个!有兴趣认识一下吗?”奈布一边大喊,一边朝两人跑去。

    戴口罩的少年躲在了另一个人身后。“你们好,我叫奈布!”看着面前伸出的手,愣了一下,随即从袍下...

    奈布拖着行李箱,右手拿着一张录取通知书与学校的照片。

    “奥帝利斯大学,是这里没错了吧?”奈布这个路痴,总算找对地方了。

    已过七八月暑假,冷清的奥帝利斯学院重新繁忙起来,许多新生拖着行李箱,注视着这座宏伟的学院。


    两名衣着怪异的新生引起了奈布的注意。“嘿,那边的两个!有兴趣认识一下吗?”奈布一边大喊,一边朝两人跑去。

    戴口罩的少年躲在了另一个人身后。“你们好,我叫奈布!”看着面前伸出的手,愣了一下,随即从袍下伸出手。“伊莱,这位是卡尔。”

    “你,你好!”看到生人,卡尔的社恐又犯了。

    “那我们就是朋友啦,一起进去吧,迟到可不太好。”奈布微笑着说。


    “杰克,你干嘛总是干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还拉着我和哈斯塔!”约瑟夫打着哈欠抱怨道。

    “不是忙不过来嘛,毕竟我们可是本校的校草不过来帮忙说不过去,对不对?再说这里那么多吃的学弟学妹们又吃不完,浪费粮食的行为多不好。”被提名的某人正趴在桌子上吃着点心。

    “汝知吾事甚多,叫上约瑟夫已够,为何带上吾。”哈斯塔忍不住开口说,手上还不忘捧着书。

    “哈斯塔你整天待在屋内看书多无聊,还不如出来走一走,毕竟开学就让学弟学妹们看到你冰冷的脸,多不好,你可是我们三中最难追的一个。”杰克开玩笑不嫌事大。“快看,快看有人过来了。”杰克戴上了面具。

    话说奈布三人交完录取书,抱着校服在校园内闲逛。在奈布的带领下,果不其然的又迷路了。

    “伊莱,你和卡尔怎么整的神神秘秘的一个蒙着眼,一个戴口罩?学校可以养鸟么?”奈布忍不住好奇道。

    “我是习惯了,卡尔他家族世代从事入殓职业,不喜与外人打交道。”伊莱缓缓的开口。

    “那你怎么看得见?”

    “不归,就是我的眼睛。”

    “有,有人过来了”卡尔的声音有些颤抖。


    第一次写好慌啊 人物没有严重ooc吧  这篇是刚开始他们遇见的前提 后面就主写杰佣 会有其他cp向 也会有其他人物加进来


空心草
美术作业蓝白之美……一个画渣卑...

美术作业蓝白之美……一个画渣卑微了
欢迎抱图,喜欢的点下小红手小蓝手呗

美术作业蓝白之美……一个画渣卑微了
欢迎抱图,喜欢的点下小红手小蓝手呗

清流泥石流吖
“那是谁的目光?” 撸文撸着撸...

“那是谁的目光?”

撸文撸着撸着想搞一手黄衣
然后搞了(用来充美术作业)
可以证明的是 我的手是真的残
第五是真的容易用来充作业啊(躺)
(上面那句话的来源是CH但是我觉得超带感所以用了x)

“那是谁的目光?”

撸文撸着撸着想搞一手黄衣
然后搞了(用来充美术作业)
可以证明的是 我的手是真的残
第五是真的容易用来充作业啊(躺)
(上面那句话的来源是CH但是我觉得超带感所以用了x)

立鸦
@ORANGE 过来恰约黄=...

@ORANGE 过来恰约黄=͟͟͞͞=͟͟͞͞(●⁰ꈊ⁰● |||)

@ORANGE 过来恰约黄=͟͟͞͞=͟͟͞͞(●⁰ꈊ⁰● |||)

小月

在這裡問一下有沒有人想看相愛相殺的類型(爭取結尾糖)

伊索跟約瑟夫,杰克跟奈布,哈斯塔跟伊萊

占tag歉

在這裡問一下有沒有人想看相愛相殺的類型(爭取結尾糖)

伊索跟約瑟夫,杰克跟奈布,哈斯塔跟伊萊

占tag歉

空巢老丸

黄衣之主不需要吃人类的食物。

答应给鸦总 @立鸦 摸的约黄,严重ooc注意!!!

黄衣之主不需要吃人类的食物。

答应给鸦总 @立鸦 摸的约黄,严重ooc注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