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唐僧

13404浏览    642参与
唐僧僧

贪而不恋!戒嗔!痴而不迷!


+


忘一切!


=


不贪!不嗔!不痴!


记:《长安十二时辰》之四十二

贪而不恋!戒嗔!痴而不迷!


+


忘一切!


=


不贪!不嗔!不痴!


记:《长安十二时辰》之四十二

呱唧呱唧

【唐三藏】我的小小僧

【一】


金山寺里有个小和尚,没爹没娘,人说是坐着木盆顺水滑进方丈的怀里的。


寺庙是个挺幽静的寺庙,方丈也是个挺有意思的方丈。他端着小和尚圆嘟嘟的脸左瞧右瞧,然后深深叹口气。

"要是生在市井人家,准是个美公子哩。"


不过人落在了寺里,总得按出家人的规矩养。


小和尚乐呵呵地跟着师兄师父粗茶淡饭,念经打坐,佛家奥义学的通透,灵气却不减半分。


寺里有个老和尚,每日唤他一同喝茶,那老人爱吟诗,老朽的声音带上刮擦感,多欢快的诗经他嘴里过一遭,总是显出点沧桑姿态。

老和尚喝茶有自己的脾气,总把茶叶渣子在嘴里细细嚼上一通,一盏茶尽,杯底干干净净。

小和尚的眼睛咕噜...

【一】


金山寺里有个小和尚,没爹没娘,人说是坐着木盆顺水滑进方丈的怀里的。


寺庙是个挺幽静的寺庙,方丈也是个挺有意思的方丈。他端着小和尚圆嘟嘟的脸左瞧右瞧,然后深深叹口气。

"要是生在市井人家,准是个美公子哩。"


不过人落在了寺里,总得按出家人的规矩养。


小和尚乐呵呵地跟着师兄师父粗茶淡饭,念经打坐,佛家奥义学的通透,灵气却不减半分。


寺里有个老和尚,每日唤他一同喝茶,那老人爱吟诗,老朽的声音带上刮擦感,多欢快的诗经他嘴里过一遭,总是显出点沧桑姿态。

老和尚喝茶有自己的脾气,总把茶叶渣子在嘴里细细嚼上一通,一盏茶尽,杯底干干净净。

小和尚的眼睛咕噜噜地转, 盯着老和尚嘴上的胡须一上一下地颤动,看着看着,便入了神。

老和尚看他那入定的模样,哑着嗓子笑:"小俊郎哎"


"这小俊郎哎,心里装的不该是庙里的事"


【二】


那天寺庙里来了个樵夫,身后跟着个半大的姑娘,二人从很远的地方跋涉数天才到了这里。那女孩生的白净,皮肤白,连带着嘴唇也不见血色。

樵夫入了大殿,在蒲团上深深拜了三拜。起身后握着方丈的手,头埋进胸膛,哭了。

"佑她平安,平安啊。还这么小,别叫鬼收了去。"


小和尚躲在柱子后,眼睛从流泪的男人身上转向门外的女孩。

那小姑娘半倚在门边,赤赤地在初冬熹微的晨光里,透过空气里纷飞的尘埃,有些茫然的看着她爹抽动的肩膀。

那么轻巧的身体,要承多少的苦痛呢。

她又怎么能够,这么安宁从容地,看着自己的的生命被苦苦祈求。


小和尚看着看着,眼睛便挪不开了。

于是小姑娘看到了柱子后呆成木头的人。她捂着嘴笑,把拨浪鼓朝小和尚一送:要玩吗?


【三】


姑娘在寺里住了一月,白天随着樵夫和方丈去禅房里,或者去寺外更高的山上。

那都是小和尚看不见的地方。

老和尚依旧嚼他的茶叶,斜眼看膝边快望穿寺庙大门的稚子。

"江流,茶洒喽"


小和尚回过眼来,忙伸了衣袖去擦老和尚满衫的水渍,却不料被一双老树皮般的手揪着脑袋转了个转。

老和尚下巴一抬:"人回啦"


言罢神秘兮兮地一招手,一只小耳朵便贴了过来。

"后山有块高地,高地上有块大石头,坐上去,星星月亮就像在手边似的,摘下来送人正合适"


听得一席话,小和尚的眼里刹那映了一帘日光,似有万千金点跳动。

老和尚眯着眼,看着小和尚一溜烟跑远的身影,又开始砸吧他的茶叶。


"哈哈哈,我这小俊郎哎,心里总算装了该装的事"


【四】


"小沙弥,好看吗?"

"啊呀,你从哪拿的这身僧衣?"

"你不有两套嘛,我拿一套穿穿咯"

小姑娘提起略长的袖摆,双手合了个十,对小和尚鞠躬道:"阿弥陀佛——"

随之笑的欢快:"怎么样,还挺有个样子的吧"


小和尚定在原地,看着看着,又入了神。

小姑娘把手背在背后,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突然蹦出一句:"小沙弥,你知道吗,喜欢是藏不住的"


小和尚从外僵到了里。

小姑娘继续道:"但是你是要得大道的人哦,谈恋爱会被骂的。"


"所以明天我要下山啦。这样你可以安安心心念经,读书,钻佛道,积修为,不然有我这么人倾城色在身边,哪有不动心的理?"


小和尚抬起一双漆黑的眸,对上小姑娘同样漆黑透亮的眼。


"明天不用来送我。你来了,我就走不掉了。"

小姑娘笑道,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小和尚没有说一句话,只单单睁大眼睛看着面前人,聚精会神。


姑娘把手伸进怀中,再拿出来对着窗外比了个大大的圆,圈住了窗棂外的一轮月。

"你送给我的东西,我就留在天上啦,以后你要是想我了,抬头就能看见。"


小姑娘终是走出了房门,在没有人的地方低头看了一圈身上的僧衣,哭湿了大半衣衫。


其实,今晚穿成这样是想问你呀。

如果我留下来,你会不会很开心。

如果我也剃光头发做个和尚,你会不会永永远远陪着我。


【五】


樵夫和女孩下山那天,天气冷的像是冰棱一块。

小和尚不在送行的人群中。

樵夫对着方丈行了礼,牵着小姑娘,慢慢悠悠地走下长长的山间石阶。

老和尚垂在袖笼里的手上,一只拨浪鼓轻轻晃。


突然一个小小的人影窜了出来。

他呼哧呼哧喘着气,一路跑出寺门,跑了很远很远,直到累的摔倒在地。

半山腰上白雾茫茫,他伸长脖子使劲望啊望,再也找不到那个同样小小的背影。

小和尚呜呜地哭了起来,从开始的抽泣到最后的嚎啕大哭。


眼下是雾霭沉沉,他用了最大的音量叫道。

"你要好好长大啊!你要好好长大啊!"


【六】


很久以后,小和尚奉了谕旨,走上一段往西的路。


他身侧也有个爱看月亮的徒弟。那徒弟看起月亮来,一张肥丑的脸上极尽虔诚之相,一如当初入神的他。

那只望月的猪都不会知道,在很多夜里,身后某处也有一双盛满念想的眼眸。


【七】


那日经过一座山,小和尚本领高强的大徒弟一棒了结了两个匪徒的性命。

末了,小和尚未停步,只是低头略过那惊魂未定的两个姑娘,继续往前走。


其中一个姑娘发间插朵蓝色小花,身子四周萦绕着淡淡的药香味,一直死盯着小和尚的脸。

她往四人去的方向追了几步停了下来,欣欣然地笑着喊。

"小沙弥!"

"你看,我真的好好长大了!"


我已经,不是那个傻傻的穿着僧衣站在你面前的小姑娘啦。


【八】


但我还是那个在你面前木讷少言的小和尚啊。

一行十数载,走险路,遇妖魔,千山万水,重重村落,终于找到你了。


纵使不能停驻,但已是感激不尽。


人海那么大,还是遇见了你这一个。

就像当初云雾那么深,你还是听见了我那一句。


或许很久以后小和尚才会明白,他转山转水转佛塔,自认为心如明镜澄澈,却自始至终,转不过那个倚门浅笑的女孩。

那个小女孩笑着看向他,手里拨浪鼓轻轻晃,像是细柳抚水,漾开了一池涟漪。


饮尽沧海

满天萤火,不及你的笑容璀璨明亮。
照例P2是原图

满天萤火,不及你的笑容璀璨明亮。
照例P2是原图

陆离

【孙唐】报答平生未展眉(十九)

    

 

陈祎不记得是在孙悟空离开的第几天起,这花果山渐渐失去了往日的生机。那些年迈的猴子终于失去了生命力,化作一抔春泥滋养着这一方土地。如此不过三年,已有半数猴群归于尘土。

 
 

他们没有仙根,仅仅因为生死簿上没有名号无人勾取,于是暂活于世。孙悟空以命魂为引,渡了自己的二心,也还这猴属名类一个自然轮回。生老病死,实则是上天的恩赐。此生走尽,便可有来生重来。

 
 

可陈祎没有来世。

 
 

他唯有那枚舍利化成的两半鸳鸯佩,和沉香以精血炼成的一盏神灯。说是神灯,名...

    

 

陈祎不记得是在孙悟空离开的第几天起,这花果山渐渐失去了往日的生机。那些年迈的猴子终于失去了生命力,化作一抔春泥滋养着这一方土地。如此不过三年,已有半数猴群归于尘土。

 
 

他们没有仙根,仅仅因为生死簿上没有名号无人勾取,于是暂活于世。孙悟空以命魂为引,渡了自己的二心,也还这猴属名类一个自然轮回。生老病死,实则是上天的恩赐。此生走尽,便可有来生重来。

 
 

可陈祎没有来世。

 
 

他唯有那枚舍利化成的两半鸳鸯佩,和沉香以精血炼成的一盏神灯。说是神灯,名儿却好听,唤作“引魄”。说来是渡亡人之魂,引死者之魄。只要凡世有一息尚存,就能引得魂魄归来。

 
 

就这一盏灯啊,又骗了他几十年。

骗得他从寻死觅活到不得不活,到如今行尸走肉,生死如一。

 
 

直到孙悟空座下神将通臂猿猴,将他那呱呱坠地的小猴儿抱给陈祎看时,他才恍觉岁月倥偬。花果山有了新陈交替,这些年已断断续续出生了几十只小猴子了。

 
 

或许不久以后,花果山又会恢复数千年前的勃勃生机。如世间其他地方一般,在生老病死中世代绵延。

 
 

“骗子。”陈祎平躺在床上,一闭上眼便涌出泪来。其实,悲伤和痛苦都是可以随着时间消磨的。一如他现在也能泰然自若的与人谈起悟空,谈起他们取经路上的往事。只是这些谈话里,绝口不提他们成亲后的几百年时光。

 
 

取经路尚有信仰与意念足够让他抵制小情小爱,可花果山这几百年,无论是嬉笑怒骂或是情意绵绵,他一颗心扑在这人身上毫无杂念。

 
 

如今他走了,一并带走那些岁月温存。

他的梦终究应了,不管孙悟空骗了他多少次,“师父,一个梦怕它做甚,老孙不是好好的嘛!”

 
 

风月依旧,甚至连他这眷恋风月的人都依旧,可惜,再没人陪他痴傻而癫狂的在这人世走一遭了。

 
 

“公子,净坛使者和金身罗汉来了。”

 
 

通臂猿引着八戒沙僧进来,三人相视一笑。陈祎招待着他们进屋,着人奉了茶水。

 
 

八戒上下打量着陈祎,“师父近来消瘦了不少,花果山这么大的山场,猴哥尚且打理不及。师父就放一放,莫要再为难自己了。”

 
 

陈祎听罢微微一笑,眼神望着远方,渐渐飘渺。“我也是这花果山的主人,悟空能做的,我也可以。”

 
 

那目光再次落到佛堂前的舍利上,思念眷恋痛苦埋怨翻滚到一起,神色却到底坦然。他许久不爱在人前哭了,因为答应了悟空,要自己变得强大起来。

 
 

“师父,我们这次来,是奉了佛祖的旨意。佛祖说,未入红尘,便谈不上了断红尘。你若愿意回去,灵山一切如旧。”

 
 

沙僧话里的试探被陈祎听了个分明,他僵立许久才缓缓开口。“日子总要向前看的,金蝉子也好,旃檀功德佛也好,于我都是前尘往事了。我已然还俗,还能眷恋佛门的功果不成?你们替我谢过佛祖好意,陈祎已然入了红尘,便再不想割舍红尘。”

 
 

日子流水一般的过着,仿佛能让人淡忘了蹉跎年月。多年前他是陈玄奘的时候,顽固偏执,抵不上孙悟空半分玲珑心思。他的任性,凡俗,换来的却是孙悟空的此心不二。

 
 

可惜偏作一枕黄粱,醒后除了怅然若失,便只有痛彻心扉的思念与孤独,纠缠在他漫长的生命里永无止境。

 
 

“这样…也好。”

 
 

陈祎收起桌上的画卷,趁着正午日光暖软,将积在屋里的画拿出去晒一晒。斯人已矣,他总要好好活下去。或许再过千百年,这世间便只有他,能记得他们的故事了。

 
 

——————————————————————————

 
 

九幽之地,无风无月。惟有几盏鬼火牵引着魑魅魍魉。一百年前这里来了个天生地长的石猴,一身神光涤荡了混沌之地,渡尽了枉死冤魂。

 
 

只是这有来无回的地方,却成了他唯一的归宿。

 
 

“悟空。”

 
 

焦土中,不合时宜的出现了汪洋一片。那猴王突然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处在海中央,身躯弓起,仿佛一座小小的岛屿。在一片黑暗中猛然见了流转的光华,不由得刺痛了火眼金睛。

 
 

“师父?”

老者须发皆白,一道拂尘将孙悟空托起。捞他出了那苦海。身侧忽而如清风过境,忽而如骤雨洗涤。孙悟空抬头看去,那身白衣已在眼前。

 
 

“师父……”

“悟空,你知罪吗?”

 
 

“弟子知错了,还求师父指点弟子一条去路。”

 
 

须菩提与他视线一触,就难免软了心肠。依稀还是千年前的,这猴儿一身孤独,满目懵懂。向他求个长生不老的法门。

 
 

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那时的他不会知晓,这般向往自由的生命有朝一日会心甘情愿被人束缚。以至于他自己也无法直面这做错事的代价。

须菩提开口带了伤感,“为何不回去?”

孙悟空道“此处乃九幽之地,我不过亡魂一缕。如何有本事回去?何况,六耳不肯受我渡化。他因我而生,若世世不肯入轮回,终究是祸事。”

孙悟空轻轻一叹,“可我不能把江流儿还给他…不能。”

 
 

须菩提明白他的意思,却不曾想到他对金蝉子执念至此。他不息心,六耳自然不会息心。这猴儿一身反骨,却到底不似当年那般无法无天。他能明白世间爱恨,也能怜惜众生疾苦,金蝉子把他教的很好。

 
 

须菩提指着远处,对他道,“你且看那苦海。”

 
 

孙悟空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这般无边的暗夜没有星光月影,只瞧见那无边无际的汪洋。待视线渐渐适应,便隐约在海平面瞧见两个模糊的身形。孙悟空心下一动,起身向前走了几步,定睛细看。

 
 

“大圣大圣,你真的要陪我去西天取经吗?”

“大圣不是最想回花果山了吗?”

“大圣,你会不会想家啊!”

 
 

稍微高一些的身形猛然僵在那里,“江流儿,你再唠唠叨叨的,就赶不上前面那头猪了。”

 
 

“猪???”

 
 

“…………没什么”

 
 

孙悟空细细看着那少年,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眉眼却和陈祎十分相像。身后被称作大圣的人,侧颈妖纹鲜红,如朱砂点缀。

 
 

“六耳…这是六耳?”

 
 

须菩提一眼看穿徒弟的不解,虽从头到尾绷着个脸,语气也到底温柔平和。“这是另一个贞观十三年。”

 
 

须菩提一笑,接着道“时空的渡口缺了摆渡人,于是分裂成了许多相同却又不同的时空。六耳便去了那里寻回了江流儿,也算是了却了他的执念。”

 
 

孙悟空有些迟疑,“那就是说……我和陈祎的故事,会在很多不同的时空交错重复,永无止境?”

 
 

须菩提点点头,“也可以这么说吧。”复又带些遗憾与惋惜,“这厮太过痴傻,他心知你与他二心一体,若他肯与你合二为一,时空便得以修复。只是他不肯,却宁愿在这虚无的幻境里活过一生。”

 
 

孙悟空望着那永无尽头的苦海,忽然间落了泪。

佛说,苦海无涯,教众生回头是岸。殊不知众生皆苦,生命若无止境,这苦便无止境。

 
 

“若我是六耳,我也不肯归于本体。陈祎不是江流儿,便是一模一样,也不行。”

 
 

人世间,惟有爱与信仰,是岁月这淬了毒的利刃唯一的解药。

 
 

苦海里,六耳似是回头望了他一眼。无怨无恨,无悲无嗔。若非孙悟空舍身相渡,他或许再也见不到自己的江流儿了。这一世,他会拼尽一切护他安好。对孙悟空的怨恨,其实早在他一次次跳入十世湖,葬身于金钵下时,在绝望与不甘中灰飞烟灭。从那时他就明白,他与孙悟空已彻底成了两个人。陈祎也不再是江流儿了。

 
 

后来支撑他的,便是那份嫉妒与对孙悟空的恨,以及对佛祖隐瞒与独断的怨。他们只道二心不可存于人世,却不曾怜惜他的疾苦。

 
 

不过,至少孙悟空会。

 
 

他是自己的元神,断魔归本,他是世间最懂得自己的人。最终,也只有他愿意以身相渡,即便这厮的手段是非要逼得六耳翻脸,免得在陈祎面前崩了自己的人设……虽然其心可诛,到底也不算坏心。

 
 

孙悟空,我不恨了。

 
 

六耳仿佛在同他说,当他与这三丈软红里最纯净的生命再次相遇时,他便再也没有怨恨了。

 
 

“大圣,花果山真的有脸盆那么大的桃子嘛?”

“……………啊?”

 
 

轻灵又带些稚气的问话传来,孙悟空暗暗笑骂一声自作自受,目送着两人的身影渐行渐远。无限的怅然,到底是释怀了。

 
 

“师父”孙悟空回过身跪在须菩提面前,紧紧依偎着他。“师父你知道吗,这些年无论悟空走到哪里,无论是两界山五百年的严寒酷暑,还是西行路十四载的风刀霜剑。又或者是我与陈祎在花果山成亲拜过高堂时,徒儿都希望师父在。我天生地养,是师父赐我名姓神通。没有师父,我早已如凡界生灵一般永堕轮回。师父,原谅悟空好吗?我以后再也不会闯祸了。”

 
 

须菩提掌心轻轻拂过他头顶,亦是笑了。“为师不是已经来见你了吗?你也被贬下九幽一遭,全了当日之誓,为师岂有不原谅你之理?只是有一个人,他等了你很多年。你如今难道不想回去见他吗?”

 
 

孙悟空似笑非笑的抬了抬眼皮,“徒儿如今只是个魂魄罢了,如何有本事回的去?”

 
 

须菩提摇了摇头,“刁钻的猢狲,为师方才刚到这里时,你便猜到我是引你出去的了。如今还弄什么玄虚?

 
 

须菩提又道,“你在凡间,曾养了一只猫儿?”

 
 

“正是,师父为何提起他?”

 
 

“猫儿通灵,能寻到此处的入口。他炼化许多年来吞食过的仙丹,费尽灵力闯入九幽之境。耗光了几百年的修行,才能让为师来此地引你出去,你快些随他去吧。你的肉身得引魄灯护佑,依然完好。如今那引魄灯被供奉在你出生的山石处,你修炼一两载便能完好如初。”

 
 

孙悟空左右打量一圈,方见那灯火阑珊处,一只猫儿正朝他跑来。他一伸手便被扑了个满怀。予润修为散尽,口不能言。一双眸子闪闪发亮,好看的紧。

 
 

“予润,谢谢你。”

 
 

猫儿亲昵的蹭蹭他的下巴,从他怀里跳下来,便引着他一路出去了。

 
 

一路黑暗与风霜都不足为惧,凛凛寒风划伤皮肉也不觉痛楚。魂体轻盈,稍不留神便会被狂风卷回九幽。须菩提将那魂体变小了些,藏在猫儿柔软的颈毛里。孙悟空将眼睛埋在里面,只留些缝隙探出头来,尝试着去适应天光和煦。

 
 

花果山上的风景却与他离开时不同,不同于昔日被年迈的猴子们占据了山林,死气沉沉。如今的花果山,宛若新生的孩儿一般,明媚鲜活。猴王在那山巅悠悠醒转,春景如斯旖旎。

 
 

正兀自坐在那里抱着沉睡的猫儿愣神,却被一只蹦蹦跳跳的小猴子扰乱了思绪。

 
 

“咦~你是哪里来的猴子?”

 
 

小猴子跳上他的肩膀,细细打量着这个比自己高出好几倍的家伙。

 
 

“你又是哪里来的猴子?”

孙悟空瞧他可爱的紧,便也开口打趣。

 
 

小猴子神气的一叉腰,跳到高一些的岩石上。“哼!我就是这花果山上的猴子。”

 
 

孙悟空托着下巴,挑眉看他“花果山的猴子,便这般神气么?”

 
 

小猴儿嘟嘟嘴,“十洲祖脉之地如何不神气?我家大王官拜齐天更是威风凛凛!”

 
 

奶声奶气的,逗的孙悟空直想笑。“你这猴儿年岁也不大,瞧着却老成。那你告诉我,若我想在这里借住,你家大王可愿收留?”

 
 

面前的猴儿警觉了起来,退后几步细细打量着这人的眉眼。模样狼狈,眼神却温柔。“花果山岂是你想来就来的,我家大王可厉害,你若心思不轨他可不饶。”

 
 

大王?这花果山何时倒又有大王了?那官拜齐天也不是甚光彩事,怎得连这小猴儿也知道。

 
 

“你瞧我这副样子,一身落魄。还能在钟灵韵秀的仙山放肆吗?我不值得你这般防备我。”

 
 

小猴子抓了抓脑袋,“嗯……你若没地方去自然是可以住的,这得问过我家公子,才好决定。”

 
 

孙悟空听他说起陈祎,脸上的笑意渐渐僵住。背过身去轻阖上眼,仍问道,“他人在哪里?你说了,我才好拜会。”

 
 

“就在那座很漂亮的院子里,只是公子的住处,从来不让任何人进去。我家公子性子怪得很,脾气也不好,平日里不爱见人。有时只来这山头看看供在这里的一地碎石,一看就是很久。也不爱说笑,我们不敢随便与他说话。你若要见他,得看有没有这个造化了……”

 
 

“哎你!”

风起处,小猴子惊呼一声,风沙迷了眼便只用小小的猴爪儿轻轻揉着,再睁眼却没了人影。猴儿睁着一双大眼睛惊讶的看着孙悟空消失的地方。

“奇怪……难道又是神仙不成?”

 
 

孙悟空几乎不曾收了法术,径直就闯进了陈祎住的院子。屋檐上,风铃响过三遍。若是往日,必然又被陈祎当成不速之客丢了什么笔筒砚台砸了出来。

 
 

卧房里,陈祎并没有在。

 
 

惟有桌上摊开的三尺熟宣,预示着主人不曾离开太久。孙悟空近前翻了翻桌上的画卷,数十幅堆积在书案上,被码的整整齐齐。打开一看,入目的山水之间,白袍僧人身侧立着威风凛凛的猴王。

 
 

两界山前的初次相遇,西行路上的日久生情,互相猜忌间徒生二心,狮驼岭上的袒露心扉……一卷一卷,皆是他们的故事。在那人笔下,鲜活的仿佛近在眼前,恍然昨日。

 
 

房门“吱呀”一声,猴王抬头看去,正与白衣如旧的公子四目相对。那人愣了半晌,手一颤,怀中的画卷便纷纷落在地上,滚了滚,铺开摊在他脚边。孙悟空的视线落在那画卷上,正续上他方才看完的那卷。

 
 

两界山前,阴阳两隔。

 
 

入目是他清秀的字迹:

 
 

“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缘会更难期。

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陈祎呆呆地立在门前,衣袖被清风一卷,站立不稳,便落进他温暖的怀抱里。

 
 

他忘记了自己等了多久,等的惟有残墨断章临摹着他的轨迹,等的惟有春去秋来替他铭刻着时光。花果山的猴儿长大了一波又一波,故人一个又一个的离去。他们的故事,仿佛也只成了故事。

 
 

他甚至怕有一天,连自己也会在这无情的岁月里剩一副年轻的皮囊,内里却垂垂老矣。所以他用这样的方式去记得那个人,想做个活在回忆里的空壳子,用他的音容笑貌去填补整个身体。

 
 

“悟空。”

 
 

百年风云变幻,浮生如梦初醒。

 长微博: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405998361116919

蝎女神
阿尨

孙悟滚:我真的太难了,辛苦护送唐僧取经,大热天的,还借不到芭蕉扇。

什么时候才能,迎取真经,出任斗战胜佛,走上得道成仙的巅峰!

孙悟滚:我真的太难了,辛苦护送唐僧取经,大热天的,还借不到芭蕉扇。

什么时候才能,迎取真经,出任斗战胜佛,走上得道成仙的巅峰!

陆离

【孙唐】矢心不二

二贬回归

打情骂俏

有伤风化………

所以直接走链接: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404633790447675

万一挂了我再补档,晚安。

二贬回归

打情骂俏

有伤风化………

所以直接走链接: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404633790447675

万一挂了我再补档,晚安。

蝎女神
【PS作品】天津神界漫画出版的...

【PS作品】天津神界漫画出版的漫画《西游记》中的蝎子精和唐僧

【PS作品】天津神界漫画出版的漫画《西游记》中的蝎子精和唐僧

EH_Joy

长高证据哈哈哈哈啊哈

其实比丘国可以安排起来了

长高证据哈哈哈哈啊哈

其实比丘国可以安排起来了

EH_Joy

线下互动awsl


哭了弟弟真的好可爱

看德德亲口说小段长高真的萌死个人

线下互动awsl


哭了弟弟真的好可爱

看德德亲口说小段长高真的萌死个人

陆离

【孙唐】两相欢

   
此时的光景正是个“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花果山上的景致也有别于人间。此处草木流水通人性,枯藤老树亦多情。金风玉露,纤云弄巧。俗世风景见得太多的三藏,光是每日走啊看啊,也无一处不觉得新奇。

距孙悟空带着自家师父回到这仙山福地,已过了半月光景。猴儿看着师父身闲,乐的开怀。自己也似得了大造化,整日里喜笑颜开。一朝凌云渡脱胎换骨,这昔日无法无天的齐天大圣也似换了副皮囊。一身神光,满目慈悲。与小猴子嬉闹在一处,仿佛又是当年那个说着“一生无性...

   
此时的光景正是个“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花果山上的景致也有别于人间。此处草木流水通人性,枯藤老树亦多情。金风玉露,纤云弄巧。俗世风景见得太多的三藏,光是每日走啊看啊,也无一处不觉得新奇。 
    
    
 距孙悟空带着自家师父回到这仙山福地,已过了半月光景。猴儿看着师父身闲,乐的开怀。自己也似得了大造化,整日里喜笑颜开。一朝凌云渡脱胎换骨,这昔日无法无天的齐天大圣也似换了副皮囊。一身神光,满目慈悲。与小猴子嬉闹在一处,仿佛又是当年那个说着“一生无性”的小石猴。三藏与他们处的久了,昔日孱弱矫情的性子倒也明媚开朗不少。那猴王见他如此,更觉欢喜。 
     
     
 黄昏垂柳深,浓暮沉。三藏坐在矮石上,望着好一片湖光山色。秋时湖水比往常更加清澈,正映着这人温润的脸庞。一时间玩心大起,褪了鞋袜在水中浣着双足。虽说是一路风餐露宿惯了,可孙悟空从来细腻,吃穿用度半分不肯亏待这和尚。此时猛的伸了脚在冷水里,心下纵有防备,仍是把这细皮嫩肉的和尚刺激的一个激灵。
     
   
 腾挪间不小心碰掉了鞋袜,矮身去捡又够不到,小和尚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孙悟空老远看到这景象,一个闪身就到了人前。一手把师父揽到怀里,一手轻巧的捞起鞋袜。小和尚反应过来时,整个人已被他打横抱起。
      
   
  “这般不中用!如今也不是凡胎了,使个小小的法术什么东西捡不到?”孙悟空又急又气,一手探到衣摆下握住他的双足。那凉意让孙悟空心里一惊。
        
   
 似是许久才缓过神儿,他那般急促的语气让三藏有些委屈。 
   
      
 “我…我忘了,那些法术我还不会用。”小和尚脸色也苍白,泪珠挂在睫毛上,亮闪闪的。梨花带雨的模样当真好看的紧。孙悟空回想起这人方才一身自在的模样,轻轻一笑,“老孙竟不知道,我尊性高傲的师父也这般贪玩儿,还险些把自己玩儿到水里去。” 
             
      
 三藏一听这话,羞的头脸通红。被他握在手里的双足也不安分的蜷缩起来,只是这个姿势,他不敢推开悟空。孙悟空见状愈发起了逗弄他的心思,粗糙的掌心托着双足轻轻摩擦,又呵暖了手捏住脚腕。体温一与小和尚交缠,那人便将脸埋在他怀里轻轻哼起来。孙悟空满意的看着他的模样,指尖在他脚心轻柔的划着,刺激的怀里的人愈发难耐。
      

长微博: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403283660767269

EH_Joy

绝美小师父😻😻

混进一张悟空护师力Max 这场景真的就是我脑补过无数次的样子!!!

太喜欢他俩同框了 可惜能截的不多因为悟空总是乱动x

绝美小师父😻😻

混进一张悟空护师力Max 这场景真的就是我脑补过无数次的样子!!!

太喜欢他俩同框了 可惜能截的不多因为悟空总是乱动x

陆离

【七夕小甜饼】花果山压寨夫人的独白

    
 
乞巧节自汉朝流传至今,已过了一千多个年头。如果非要给这个时间找一个耳熟能详的切入点,那就要追溯到蟠桃会的桃没被吃,丹没被盗的时候。

想当年,让三界一片哀嚎的齐天大圣还是个白痴而不自知的弼马温。彼时,正逢织女思凡被逮捕回天。然后他就亲眼见证了王母娘娘戚戚然拔出金簪划拉了一条银河,许牛郎织女七夕之期可见一面。

作为一个石猴的齐天大圣彼时还是个矫情伪饰活的忘我的中二病,情情爱爱的事一窍不通……直到被牛郎手里牵着的两个小孩儿嗷一嗓子嚎的御马监的马集体便秘,弼马温才反应过来这档子事情的严重性。他不禁在心里暗骂天庭无情,后脚就把自...

    
 
乞巧节自汉朝流传至今,已过了一千多个年头。如果非要给这个时间找一个耳熟能详的切入点,那就要追溯到蟠桃会的桃没被吃,丹没被盗的时候。

想当年,让三界一片哀嚎的齐天大圣还是个白痴而不自知的弼马温。彼时,正逢织女思凡被逮捕回天。然后他就亲眼见证了王母娘娘戚戚然拔出金簪划拉了一条银河,许牛郎织女七夕之期可见一面。

作为一个石猴的齐天大圣彼时还是个矫情伪饰活的忘我的中二病,情情爱爱的事一窍不通……直到被牛郎手里牵着的两个小孩儿嗷一嗓子嚎的御马监的马集体便秘,弼马温才反应过来这档子事情的严重性。他不禁在心里暗骂天庭无情,后脚就把自己的同情心喂了哮天犬。

当他了悟天上一天地上一年这个奇怪的时间差后,当他勤勉上任赶着一群天马路过天河,看见在鹊桥上准时吃中午饭的一家四口礼貌性的对他微笑时,弼马温连人带马白眼儿都能翻到后脑勺儿。

大概是从那个时候起,他就觉得天庭不是个好地方。至少玉帝王母这一通操作,怎么看都像脑子里飘了拖鞋……

说了这么多我貌似忘了做个自我介绍,我叫陈祎,是这花果山的山大王齐天大圣孙悟空从灵山拐回来的压寨夫人(捂脸)。

说起陈祎你们大概不晓得,但是你们一定晓得那个风流倜傥人见人爱男妖怪见了不要命女妖怪见了不要脸的帅气和尚——唐三藏。

没错,那正是鄙人。

我与孙悟空的故事流传了这么多年,那些错综复杂的牵牵绕绕连我自己都乱成一团,盘算不清。谁欠了谁或是谁负了谁,于现在的我们也不愿多做计较。又或者说,西行路上的往事,是旃檀功德佛与斗战胜佛的往事,是非对错,与我们两个凡尘之人毫不相干。

话说的潇洒,其实剪不断理还乱。

只记得回东土传经后的某一天,孙悟空牵着我的手立在夕阳下,目光格外温柔缱绻。不知过了多久,他该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开了口,“师父,跟我回花果山吧”

我不假思索,微微一笑,“好”。

扶着我肩膀的手显然僵住,眸光闪烁而归于迷离。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这些年被保护的太好,以至于毅然决然的决定去做一件事时,换来的总是他的不可置信。

“师父……不悔?”
我坚定而坦然,“不悔。”

老子人都让你睡了悔个屁哦你个不要脸的禽兽!

说真的,你们其实都了解,孙悟空总的来说一直是个聪明而又机灵的猴儿,但在面对我跟他的事情时确实是个没脑子的憨批……

打白骨精跟杀强盗这种伤感情的事情都不说了,单说取经路上动不动

“师父你看前面是什么地方?”
“师父你原来不认字啊”
“看不见?老孙怎么就能看见”
“你个脓包,忒不济,不济!”

我当时到底是怎么忍着没咒死他的?

当然,用你们这些cp粉的话来说,男孩子欺负小女朋友时都是这个德性

那我姑且信了你们的邪。

由于他长期的不正经,作为一个自幼修行持斋把素一心向佛的和尚,我总是不能抵制他偶尔的很正经。

还记得当年,他在狮驼岭的锦香亭寻到我时,一双布满血丝的火眼金睛几乎没了神采。昔日金灿灿的猴儿毛也被汗水泪水粘成一团,乱蓬蓬的,整个人看着那般憔悴。即便如此,却依旧隐忍克制的与我说清前因后果,期间若无其事的回过头佯装在收拾行李,实际背影颤抖,声音沙哑。

那副神情我这一生都无法忘怀。

也是那一夜,他紧紧握着我的手,一张小巧的脸都埋在我掌心里。“我没保护好你,师父。”

我素来看不得他这副绝望与自责的神色,因为他是我这一路唯一的仪仗和底气。或者说,我早已习惯了这猴儿得意满满或成竹在胸的模样。以至于我无法直面他的脆弱。

因为我会比他还绝望,也因为我会心疼。

我想对他说,悟空,你一直都很好。

可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然后这天越聊越苦情,从互诉衷肠到海誓山盟最后上升到两情缱绻……直到这猴子发了疯一样的把值班的六丁六甲全都赶回天庭,我们俩这番促膝长谈就以谈到床上去了画上一个圆满的问号………

失败,太失败了。

第二日我直到午后才悠悠醒转,一回头就对上了那猴子犹抱琵琶半遮半露的神色。“师父,你可得对徒儿负责。”

所以我要告诫广大未婚男女不要妄图去跟一个对你心怀不轨的流氓讲道理,到底是谁睡了谁你跟他真的说不清楚。

事情发展到最后,我不得不在跟他回花果山前,先去灵山面见佛祖阐述前因后果。那一日,我那恩师静如止水的脸上不见一丝波澜,望向我的眼神却依旧和蔼。我几乎觉得多年来坐在莲花台上一动不动是不是已经把他坐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标本。

终于,在我跟孙悟空跪了差不多半柱香的时间后,佛祖温柔的开口说了句“滚犊子”。

要么说,我佛慈悲。他或许根本没指望他二到骨子里的二徒弟我 —— 一个半夜跟徒弟借着撒尿的空档吟诗作对的奇男子能安安心心的当和尚。

在被责令滚犊子后,当天我们俩就滚回了花果山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

这样的日子大概持续了三四年,突然有一天,猴儿揽着我及腰的长发束了个中规中矩的发髻。捧着一身鲜红的长衫对我说,“陈祎,我们成亲吧”

虽然说先上车后补票有点不太地道,好在他有这份心。

净坛使者送来了几百坛陈酿且承包了一切婚礼布置……
金身罗汉依旧那么实在,以一个婆家人的身份准备了五六箱彩礼……
小白龙作为一个富二代也是山珍海味珍珠玛瑙应有尽有……
孙悟空洋洋得意喜笑颜开,终于在观音菩萨派善财童子和龙女送来一尊送子观音时变了脸色……

我看着猴儿颤抖的嘴角,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菩萨年纪大了想是糊涂,你就当可怜天下父母心。”

按理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也不知我那多灾多难的慈父那一天坐在灵山有没有呕血。想想也知道,我佛何等神通,知过去,晓未来。我与孙悟空这事,他早已了然,却任其滋生,许是根本没想管。

我跟孙悟空成亲的那天,恰好就是七夕乞巧节。我说这日子,天各一方不吉利。他就给我讲了开头那个故事,并且说这是一个封建家庭虚张声势徇私枉法成全了一对有情人的故事,与我们俩的境遇甚是登对。

啧~行吧
我姑且认了这个歪理。
只当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猴子蹦着走。

EH_Joy
Can't live with...

Can't live without it😶
上头操作✓

Can't live without it😶
上头操作✓

EH_Joy

段段的颜值真的上头好嘛
电脑截图手机调色一点都不觉得累

段段的颜值真的上头好嘛
电脑截图手机调色一点都不觉得累

江离
这一幕简直太有爱了…有木有。✨

这一幕简直太有爱了…有木有。✨

这一幕简直太有爱了…有木有。✨

EH_Joy
师徒向填词《前世今生》剪视频都...

师徒向填词《前世今生》
剪视频都不过瘾我是上头到什么地步了🙄
原曲《今后我与自己流浪》吒儿的片尾曲
💓 💗 💖 💘 💝 💜 💛 💚 💙 ❤
我本汇乾坤精华
生于山水间自在成家
无嗔无怨的心啊
只想要无忧无虑 无牵无挂

我是天地清风化
自小修禅早已心无庞杂
眉眼间一朵莲花
方寸澄澈似那一袭袈裟

十万里路漫长  魑魅魍魉难消
同携手面对九九数三三行
因为你我不再彷徨

无须孑然独往  为前恩降魔伏妖
往日不曾明确前路的去向
因为你我不再迷茫

双眸看尽这沧桑
当年锦衣风华早付泥淖
他抚平我的倔强
那身白衣仿佛一缕阳光

虽身持性心却高
只因尚未悟人世走一遭
他唤醒我的桀骜
也不知我们是否能再...

师徒向填词《前世今生》
剪视频都不过瘾我是上头到什么地步了🙄
原曲《今后我与自己流浪》吒儿的片尾曲
💓 💗 💖 💘 💝 💜 💛 💚 💙 ❤
我本汇乾坤精华
生于山水间自在成家
无嗔无怨的心啊
只想要无忧无虑 无牵无挂

我是天地清风化
自小修禅早已心无庞杂
眉眼间一朵莲花
方寸澄澈似那一袭袈裟

十万里路漫长  魑魅魍魉难消
同携手面对九九数三三行
因为你我不再彷徨

无须孑然独往  为前恩降魔伏妖
往日不曾明确前路的去向
因为你我不再迷茫

双眸看尽这沧桑
当年锦衣风华早付泥淖
他抚平我的倔强
那身白衣仿佛一缕阳光

虽身持性心却高
只因尚未悟人世走一遭
他唤醒我的桀骜
也不知我们是否能再见对方

十万里路漫长  魑魅魍魉难消
同携手面对九九数三三行
因为你我不再彷徨

无须孑然独往  为前恩降魔伏妖
往日不曾明确前路的去向
因为你我不再迷茫

十四年是短是长
愿将此心缚于你身旁
到最后终于明了
管什么因果业障有你就好

陆离

我向西去逐江流 —— 一些不负责任的胡诌八扯

*关于悟空
*关于三藏
*胡诌八扯
*不知所云
*三藏和悟空其实更像两个漂泊无依的孩子,然后他们遇到了彼此,都觉得如获至宝

 

   

【一】

孙悟空再也没见过如同金蝉子一般温润灵秀的人物。
仿佛天地之间唯有他眼前的这株灵根,承了金蝉子三分秀气。

直到两界山前的山桃熟过三百载,又一年风吹夜深寒,秋叶落满肩。骑着白马的僧人闯入他视线里,露出格外挺拔的身形和格外柔和的侧脸。闻声回头,双目懵懂,一身孤独。

猴儿朝着三藏飞奔而去,压了五百余年的双腿甚至有些蹒跚。俯身四拜,模样也狼狈。只一双眸子,清清亮...

我向西去逐江流 —— 一些不负责任的胡诌八扯

*关于悟空
*关于三藏
*胡诌八扯
*不知所云
*三藏和悟空其实更像两个漂泊无依的孩子,然后他们遇到了彼此,都觉得如获至宝

 

   

【一】

孙悟空再也没见过如同金蝉子一般温润灵秀的人物。
仿佛天地之间唯有他眼前的这株灵根,承了金蝉子三分秀气。

直到两界山前的山桃熟过三百载,又一年风吹夜深寒,秋叶落满肩。骑着白马的僧人闯入他视线里,露出格外挺拔的身形和格外柔和的侧脸。闻声回头,双目懵懂,一身孤独。

猴儿朝着三藏飞奔而去,压了五百余年的双腿甚至有些蹒跚。俯身四拜,模样也狼狈。只一双眸子,清清亮亮。三藏抬手捻去他鬓边的残叶,笑语温柔。

孙悟空在见到三藏的那一刻大概是真心想要保护他的,毕竟这和尚看着弱不禁风连一只压在石匣里不能腾挪的猴子都能把他吓个半死……

孙悟空甚至有些怀疑,大唐这地方是否对他们猴子这种好看的动物都不太友好……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孙悟空就不指望凭他这细皮嫩肉的恩师,能一个人能出得了野生动物资源如此丰富的两界山。

诚然,后来的头戴紧箍不知能否与今日的身受恩义同日而语。

纵横万里,妖魔散尽,也不知是否违背初衷。

黄粱一梦,醒时悟空却披着锁子黄金甲,躺在水帘洞中。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他自白虎岭别了师父,归来花果山,已四月有余。

这一别杳无音信,他倒落得逍遥。只是时常在午夜梦回时想起两界山前的白袍僧人。

“你知错吗?后悔吗?”
那时他语气清冷,孙悟空也答的无情。

五百年的沧海桑田磨平了心头的不甘,他本无拘无束的日子也莫名牵扯了诸多牵挂。

其实那时他想说,他不悔的。
少年意气哪有对错?悔与不悔皆已铸成。

他承认,那个时候他是有点厌世
捎带着也很讨厌和尚。
哪怕金蝉子轮回之前也跟他师父三藏一样,是个好和尚。

可他还是不肯对金蝉子说实话,他有他的锋芒。

孙悟空突然心口一痛,抬眼去看水帘洞外的璀璨星河。

幼时他在这一处山水间欢腾跳跃,食松嚼柏。小小的心装着无限的可能。拥有这一方山水,便觉得天地都是自己的。他称王称尊,跳脱生死,妄图一跃齐天。

回首向来萧瑟处,终究也无风雨也无晴。

孙悟空理了理袖口,遮住金甲下的锦布直裰。

曾经,他不知道,
背负恩义二字,其实远比背负五行山更苦。

【二】

紫金葫芦瓶口的光华散尽,三藏心道不好。说来他肉眼凡胎,不懂这神仙妖怪的法器有何用处。只在迷迷糊糊中听到两个妖怪夹杂着报复的快意,狰狞而癫狂的笑声。

“这猴子,已化成脓水了。”

三藏小腿一软,若没有这绳索缚着,整个人都得笔直的倒下去。瓶口再没有光华溢出来,猴儿也再没发出声响。

这一别,比昔日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走的还干净利索。

三藏忽然很想念那个天高云淡的深秋,两界山头荒败不堪,唯有一树桃红绵延至山脚下。他抖落一身风尘,抬眼瞧着硕果累累。猴儿就在那枯草乱石间,笑颜灿烂的像个孩童。

“师父,你怎么才来啊!快救我出来,我保你西天取经啊!”

一诺千金,鞍前马后。

那一日天光和煦,山果鲜艳的缀满了山间。

三藏抬了抬眼皮,看着莲花洞跳动的妖火,眸光渐渐聚焦。发麻的指尖贴在石壁上,身上被绳子绑的生疼。

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月满一江水,他飘飘荡荡的顺流而下。那一夜应该很冷,月光也不那么温柔。那个世间最爱他的人,却是只能用抛弃才能换来他一线生机。

自那一日起,满堂娇心如死灰,江流儿斩断红尘。
世人将这故事口口相传,却不知该怜惜哪一个。

后来的故事仿佛成了另一个人的故事,就连他自己也有些恍惚。陈玄奘是谁?江流儿是谁?唐三藏又是谁?

他一生漂泊,跳脱红尘。说是不恋俗世,却是俗世弃他。远赴毕生信仰,百折千挠欺他。西行路上的妖魔视他为刀下亡魂,口中之食。苍茫天地,芸芸众生,唯有孙悟空待他如人。

“功成之后,万缘都罢。诸法皆空,自然得闲。师父,到那时,可愿随我到花果山去看看?”

彼时猴儿问的仔细,他则答的敷衍。

他知道自己不似孙悟空通透,也不比他灵性。但偏是肚里的心肠千回百转甚有考量。傲来国的花果山,乃天地间第一块土地。十洲祖脉之处,福地洞天。遥遥数十万里,比取经路还远。哪里就是他能走的到的。

三藏抬头望了一眼石桌上的紫金红葫芦,眼里朦胧。西行四年,至此方休。三五年松枝向东,曾是他许了唐王的归期。

吾心纵向一抔土,难赴灵山万卷经。
他承认,此时此刻,他依然不仅仅是在哭悟空,他还在哭他自己。
哭他本该圆圆满满平安顺遂的一生。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是何等高明的境界啊
可唐三藏只是个凡人。

【三】

“悟空,你说这一向西去,是否真的到得了我佛如来之处?”
猴儿就着牵马的姿势仰起头看他,仿佛望穿了岁月去看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方才战毕,他将人从妖洞里救出来时,和尚已哭的脱了力,说起话来亦声音发颤。

“贤徒,辛苦你奔波了。”

那反应让孙悟空有些意外,却又好似意料之中。
四年时光,相扶相持。三藏终究明白了自己的一片忠心。

其实,孙悟空早已经想开了,这和尚是不是金蝉子,和自己要不要保护他,从来就是两件事。两界山头受他四拜的始终是陈玄奘,即便他迂腐、懦弱,矫情好哭。可单这一颗赤子之心,便不知胜过世间之人多少倍。

孙悟空想,他活了千年有余,其实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奇怪的是,这几十岁的小和尚却活的通透,明明白白的知道自己要什么,该去何处,该做何事。

这大概就是堂堂的齐天大圣,只能给唐三藏当徒弟的原因。

“师父,到得了,到得了。”
“那便走吧,待为师取得真经,到了那身闲之日,还要去你那花果山游历一番。看看你那'天下第一名山'的好去处。”
“师父,此话当真?”
“当真。”

猴儿的欢喜从心底涌上眉梢眼角,藏也藏不住。
那一刻,他大概知晓了自己当年寻仙道,访长生,闹天宫,逐名利的意义。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他心底最渴望的,从来只是有枝可依。

“师父!师父!”

君做人间惊鸿客,我向西去逐江流。

师父,自此以后,你也不必漂泊无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