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唐昊手机是邹远送的礼物

25浏览    1参与
四分之一鹤

2015/12/27-唐昊x赵禹哲

CP:唐昊x赵禹哲

摘要:日天巨巨随心所欲。

那啥:如果你觉得很修罗场,那都是误解(tag见分晓)。


===


§

赵禹哲觉得自家的年轻队长唐昊,在很多方面来说:直来直往,随心所欲。

有时是好事,有时想要知道他想的什么,就开始顽石不点头那招。


“队长你超强!”赵禹哲高举外套过头,跳下台来:“我们赢啦!目标总决赛!”

“还有两关。”唐昊也笑,就强在看着挺镇静,赵禹哲看上去超嗨,抱住唐昊脖子就往他背上跳。

唐昊抓住赵禹哲伸到眼前的手,手掌底下还有个鼠标的印子,有点鬼使神差地啃了一口赵禹哲的手腕骨。

赵禹哲僵直几秒,从队长身上滑下来,唐...

CP:唐昊x赵禹哲

摘要:日天巨巨随心所欲。

那啥:如果你觉得很修罗场,那都是误解(tag见分晓)。




===




§

赵禹哲觉得自家的年轻队长唐昊,在很多方面来说:直来直往,随心所欲。

有时是好事,有时想要知道他想的什么,就开始顽石不点头那招。




“队长你超强!”赵禹哲高举外套过头,跳下台来:“我们赢啦!目标总决赛!”

“还有两关。”唐昊也笑,就强在看着挺镇静,赵禹哲看上去超嗨,抱住唐昊脖子就往他背上跳。

唐昊抓住赵禹哲伸到眼前的手,手掌底下还有个鼠标的印子,有点鬼使神差地啃了一口赵禹哲的手腕骨。

赵禹哲僵直几秒,从队长身上滑下来,唐昊也没理他,转头跟队友讲话,赵禹哲突然又觉得很不甘,整个人凑到唐昊背上去。

赵禹哲个头不高,与队友扎堆的习惯也不是这一两天才有,大家很是见怪不怪。

“干嘛呢你。”呼啸队长不为所动,他旁边是刘皓,前边是方锐:“去记者会。”

唐昊头都没转一下,赵禹哲连表示意见的机会都来不及有,就直接被这么抓去记者会凑第四人。




呼啸最终止步于四强,排名跟呼啸多年前最好的顺位一样。

队伍气氛很惬意,说要放几天假,该干嘛干嘛去。

餐后在客厅看节目的赵禹哲见唐昊从内间出来,扫过来一眼就开口:“你认识不认识修手机的店?”

“手机咋了?”

“感应不好。”

“感应?直接换机子快点?”

“别人挑的,可以的话不想换。”

唐昊这么一说,赵禹哲突然就联想到那边去,迂回地试探了下:“队长女票啊?”

“不是。”

听唐昊讲话真是不容易听出别的事情,赵禹哲不太确定问下去会得到什么结果,拿出自己手机开搜寻。

“才买三个月。”唐昊跟上一句:“三个月就要换,太扯了。”

“很新啊。”赵禹哲翻完联络人,去搜网络:“有个不分厂的修理店,我跟人在那边处理过内存问题,找个时间去?”

“店在哪?这里过去要多久?”

“半小时……昊哥你要现在去?”

“有空。”

现在邻近晚上九点,这行业素来工时晚,现在的确是还开着,赵禹哲吃惊对方的行动力。

“可能要修两三天?”

“先看有啥毛病再说。”唐昊已经起身要回房了,赵禹哲身上是素面T恤跟睡裤:“你也去换件衣服。”

赵禹哲呆了几秒忙应:“哦!”




唐昊手机是K市买的,N市这么大一块地,当然也有客服维修处,不过人都不熟,寄回K市也不可能。

店家见两名人来,很有职业素养地审视了一番机子,说是能解决的问题,答应唐昊三天后能拿。

唐昊请赵禹哲吃顿宵夜,两人聊到各自城市的交通跟吃食,吃饱喝足也蛮清醒,回宿舍进唐昊房间接着聊。

地上有可以坐卧的拼板,赵禹哲喝罢饮料,就往那儿躺着翻圈。

唐昊跟对方讲一半,就见人往地上潜伏不见了,听声音大概晓得赵禹哲在床缘下头。

唐昊坐起来,见这人趴在垫子上,伸直脚就往他背脊踩了下,没料到赵禹哲整个人突然受惊,动静老大。

“你怕痒?”

“呃,不──”

唐昊的脚还摆在他身上,见状拿脚跟踩他腰,赵禹哲连忙反手抓队长脚踝,衣襬被扯得往上卷。

“等等!住手!昊哥!”

他怕痒。

唐昊玩心大起,翻下床去狂挠对方痒。

赵禹哲被队长从背后整个擒住挤到地上,又是狂笑又是哀号拼命挣扎,两人力气都不小,但唐昊人高、手脚齐用,赵禹哲反抗到最后,只落得把头放在唐昊手臂上喘气的馀地。

“出息。”

脸几乎贴在他脖子上的唐昊挪开头,空着的手打了下赵禹哲肩膀。

“不怕痒的不知道痛苦!”

赵禹哲抗议,拿肩把头支起来,唐昊的手暂时获得缓刑。

唐昊看着自己手臂跟他之间距离拉开来,突然弯起手臂把对方拦回来。

“昊哥你又干──”

唐昊呼吸很重,嘴唇压在赵禹哲衣领边缘,手掌是热的,隔着薄薄的T恤贴在肚子上。

赵禹哲的声音顿时没了。

两人都有那么一刻在想该从地上起来或是继续躺着,赵禹哲弯起膝盖,觉得腿有点发麻。

唐昊的脚压上来,手掌往衣摆里探进去。




是被闹钟打断的。声音很响,隔壁的,两三个此起彼落地响,两人都吓一跳。

谁呀!有人開門声音远远地骂道。

赵禹哲花了几十秒才爬起来:“队长、我、呃,我回去了。”

唐昊原处躺几分钟,回床上试图想些别的事情分心。




隔早起来唐昊把脚踩在垫上,放空十秒。

什么事都没发生,就不过发生个起头。

要是对方尴尬,自己反正是不可能会比对方更尴尬的,如此这般唐昊一番心想,就突然多了不少毫无来由的自我良好感。

“队长,你回去吗?”刘皓见着他来餐厅,招呼道。

“还没看班机。”唐昊意识到自己手机还修着:“再说。”

“副队稍后走。下午我跟永彬一班飞机。”

呼啸战队的主力几乎没当地人,夏休有点接近空城,新个赛季过去还是外地人居多,几人商讨过阵子回来集合进行七月的活动,他们走得还算是晚的。

“赵禹哲呢?”

“小赵?不知道,没听他说要回去。”

这不是唐昊要问的:“我是说他人呢?”

“这,跟小徐去外头了,说有东西要换证件照。”

缓刑。

唐昊不喜欢。

他转头想午餐要吃什么,天大地大吃饭大。

刘皓拿出手机说点不点外卖。




进训练室时记起手机这荏,唐昊心觉神烦,拿流氓小号上机登录荣耀。

七期几人大号小号也有加好友,半数人在线,一见他就招呼着把人拉去组团了。

不巧邹远不在,唐昊还想跟他说修手机的事情,对方QQ表示忙碌。

唐昊感觉very不爽。

中午方锐去搭机,轮子喀啦喀啦的行李箱,阮永彬看他折腾到中途,说要帮他提,方锐总算是想到扛起来走,一时半刻变得安静。

这隔音太不行了。做完半天自主训练回来的唐昊想。

前东家百花,硬性条件跟居住条件都是俱佳,总楼是对外行政单位,训练室跟信息部放在独立一栋,宿舍也是独立的、还有个远近知名的生态顶楼,不存在公关部带着记者来、结果队员穿着睡衣一起等电梯的事情。

虽然这里也没有。只有队员蓄意穿着西装领带出去膈应讨厌记者的事情。

唐昊把刘皓关怀众人叫的外卖吃了,突然发现他找不到讲话对象,只好又回房间开电脑,想着要不要去打JJC。

邹远在QQ留了句话:听说你手机坏了?

“感应不好,找店修了。”

唐昊回复完,对方在线,很快回复:“没找厂修?”

“这边的不熟。”

“也是。你手机里没安啥吧。”

清空自动登录是得干的。唐昊想说没啥,却想不起自己有没有退出地图定位,这一连带下来,没退出的东西估计还不少。

作为本年度创立转会四位数身价的公众人物,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不过这店是自家人介绍的,这店要还敢顶着信誉坑,他也只能告人,不能揍人。

屏幕对面的操作者彷佛摆出“今天也一如往常呐”的惯常神色换句台词:“吃了没?”

回答这个问题对唐昊来说简单得多。




刘皓跟阮永彬走前招呼了声,晚间楼里只剩唐昊。

唐昊出来公共区冰箱找东西喝,听见有人穿过走廊,金属的东西喀啦喀啦地晃。

手里的饮料还在倒,脚步声停下,唐昊才想到这可能是赵禹哲,抬头看了眼。

“队长。”赵禹哲小声说。

手指抠着裤耳,一条钥匙链,尾端有个很沉的坠子,显然唐昊刚听到的声响源自于它。

晚好。吃没。天真热。唐昊一时也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万用句表示,在一万零一句,不适用。

“可以……继续昨天的事吗?”




一进房,唐昊就直接把对方上衣扒了。

“昊哥你、以前有……女友吗?”

“问这干嘛。”

“男友?”

唐昊的动作停了几秒。

赵禹哲迟疑地开口:“……能算有多少个的程度?”

“谁会算!”唐昊好气又好笑,他自己穿的是衬衫,扣眼不太好解的那种,解到一半就撩过头扔旁边去。

赵禹哲被他按回地上。




两人干了半套,扎扎实实在地上睡到隔天。

唐昊房里有空调,赵禹哲裹着被单睡了半天觉得脚冷,一头撞上背对他睡的唐昊。

“干嘛呢你……”

对方发出一阵懒洋洋的声音,顺脚就把赵禹哲的脚压下去:“你脚好凉。”

赵禹哲看对方脖子半天,鼻子也冷,往唐昊肩里贴了阵后开口。

“你要去拿手机吗?昨天店里打我手机说今天能拿。”

“日。”唐昊冒了一句:“这手机怎么跟任务没清似的。”他把背后赵禹哲的手抓起来捏了一下:“早安。”




FI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