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唐酒卿

29710浏览    701参与
瑞鹤仙🌔

『他要去赴一场没人来的春三月』

质感图来源 @安娜与国王w

◼︎我爱唐酒卿老师呜呜呜呜呜呜

◼︎自闭期,不论一开始写得多快乐,后面就会怒骂自己没用

◼︎但是写得很快乐,就要把快乐发出来

『他要去赴一场没人来的春三月』

质感图来源 @安娜与国王w

◼︎我爱唐酒卿老师呜呜呜呜呜呜

◼︎自闭期,不论一开始写得多快乐,后面就会怒骂自己没用

◼︎但是写得很快乐,就要把快乐发出来

_竹暄_

我终于看完了!兰舟策安真的太辣了!!!

我终于看完了!兰舟策安真的太辣了!!!

随便的Dr.林
“那不能。”沈泽川眸微侧,对...

      “那不能。”沈泽川眸微侧,对萧驰野心平气和地说,“我认人。”

      “好啊。”萧驰野也侧眸,说,“我也想看看,我是欠了你多少东西。”

       伞外的语音被隔绝,两个人因着并肩而站,反倒衬出个头高低来。

       没有纸只有粗纹的水彩本……画起来坑坑洼洼的,还拍不好,唉。
       是我...

      “那不能。”沈泽川眸微侧,对萧驰野心平气和地说,“我认人。”

      “好啊。”萧驰野也侧眸,说,“我也想看看,我是欠了你多少东西。”

       伞外的语音被隔绝,两个人因着并肩而站,反倒衬出个头高低来。

       没有纸只有粗纹的水彩本……画起来坑坑洼洼的,还拍不好,唉。
       是我太菜。

家养大型犬

【将进酒/策舟】蓄意(R)

还没看完,先摸个车。

这两个男的都好绝,我太可以了


他吻得专注,把所有滚烫情意都封入唇中,伴着夜雨急奔。

还没看完,先摸个车。

这两个男的都好绝,我太可以了


他吻得专注,把所有滚烫情意都封入唇中,伴着夜雨急奔。

明月照大包
菩提树下说执迷,云海涛生皆是你...

菩提树下说执迷,云海涛生皆是你。
咕掉的活动图。当时上色第二天就要开学了就搁置了(。)有缘再细化吧

菩提树下说执迷,云海涛生皆是你。
咕掉的活动图。当时上色第二天就要开学了就搁置了(。)有缘再细化吧

乘物游心
“你坐明堂上,不要沾风雪” 将...

“你坐明堂上,不要沾风雪”

将进酒太好看啦

有人要找我约稿吗,我超便宜
大概就是为了恰饭而已

“你坐明堂上,不要沾风雪”

将进酒太好看啦

有人要找我约稿吗,我超便宜
大概就是为了恰饭而已

北边有条鱼

【谢贺R】冰松


* 接《恣睢之臣》第四十八章

*黑色加粗字体为原文

*就算天塌下来,也有他撑着,定不叫贺安常折了这身风骨。

*我太喜欢贺安常了


* 接《恣睢之臣》第四十八章

*黑色加粗字体为原文

*就算天塌下来,也有他撑着,定不叫贺安常折了这身风骨。

*我太喜欢贺安常了

⚡山岚远阔
「萧驰野要招架这样的爱侣,他得...

「萧驰野要招架这样的爱侣,他得像堵墙,抵得住波浪。」
      
我以为萧驰野绑着人剃毛够刺激了
我以为兰舟怎么地也得不理个几天
我没想到
没有想到强如兰舟还会趁谈公事的时候钻桌底!!!
会还是酒哥会[跪]我没了,我抵不住波浪

背景 @⚡GENIUS! 真好看

「萧驰野要招架这样的爱侣,他得像堵墙,抵得住波浪。」
      
我以为萧驰野绑着人剃毛够刺激了
我以为兰舟怎么地也得不理个几天
我没想到
没有想到强如兰舟还会趁谈公事的时候钻桌底!!!
会还是酒哥会[跪]我没了,我抵不住波浪
      
   
背景 @⚡GENIUS! 真好看

北边有条鱼

【靖敬】年岁



*今年的又一对白月光


*来岁平安


从前的冬既柔情又暖和。

是燕王府的灯笼染的,是人捂热的。


每逢新年,辛靖必要笑话辛敬吝啬,收了他那么多吉祥话不回一句,于他太过不公。还打趣说连小弟辛弈都比他会说话。


辛弈正对着燕王府高高挂着的红灯笼发愣,恍恍惚惚听见自己的名,下意识回道:“新年吉祥”。


呆得可爱。


辛笠在旁捂着肚子笑个不停,不是碍着厚雪,怕是能笑得在地上打滚。


辛敬摆摆手,敷衍回道:“新年吉祥”。


他其实是刻意藏着不回话。辛二公子想得多,觉着一年一岁的平安太短。等着每年欠下的吉祥话攒成山高后再送出去,一下子佑那人一世平安。来世平安…说不定也...



*今年的又一对白月光


*来岁平安



从前的冬既柔情又暖和。

是燕王府的灯笼染的,是人捂热的。


每逢新年,辛靖必要笑话辛敬吝啬,收了他那么多吉祥话不回一句,于他太过不公。还打趣说连小弟辛弈都比他会说话。


辛弈正对着燕王府高高挂着的红灯笼发愣,恍恍惚惚听见自己的名,下意识回道:“新年吉祥”。


呆得可爱。


辛笠在旁捂着肚子笑个不停,不是碍着厚雪,怕是能笑得在地上打滚。


辛敬摆摆手,敷衍回道:“新年吉祥”。


他其实是刻意藏着不回话。辛二公子想得多,觉着一年一岁的平安太短。等着每年欠下的吉祥话攒成山高后再送出去,一下子佑那人一世平安。来世平安…说不定也行。


辛靖比他大几岁,万一百十年后辛靖若比他早走两三步,那就常带着几朵合欢花去见见他。


他等着用余生慢慢追平两人之间相隔的年岁,争取活得久些,兴许还会比年岁不再长的辛靖大几岁,便可悄悄唤他一声“小靖”。


末了贺句“来世平安”,潇潇洒洒携着合欢沉眠地下。


应能称得上圆满。


他也想过为何自己没有比辛靖早生几年,为何他不是兄长。若他是兄长,任他唤辛靖“阿靖”还“小靖”都显得理所当然。像是为呼唤中违背伦常的亲昵上一件遮掩的外衣,也为无法宣之于口的情找到了几分慰藉。


可他仍是辛二,只好退而求次地唤他“阿靖”,偏执地不肯改口。好像这声称呼能将伦理与年岁在他们中间划下的鸿沟抚平,能让两人靠得近些,再近些。


山阴的风雪无情,将他硬生生拽回天寒地冻的困境。


是啊。


哪有那么多“若是”、“好像”、“兴许”。


“可惜”他喃喃自语道:“风雪太大了。”


风像利刃一般刮得人浑身疼。他慢慢叹一口气,眼睫轻轻颤动,上头挂的白霜簌簌往下掉。


“阿靖啊,提前贺你…来世平安。”


追不平的年岁,被永久冻在了洪兴五十年的寒冬中。



突然被掉马真让人意外
我遇见兰舟并非偶然,他是我临近...

我遇见兰舟并非偶然,他是我临近决堤的最后一道防线,也是我失而复得的纵情与自由。
                                      ——唐酒卿《将进酒》

我遇见兰舟并非偶然,他是我临近决堤的最后一道防线,也是我失而复得的纵情与自由。
                                      ——唐酒卿《将进酒》

暮雨倾君

先生授我以诗书,我为先生杀宿仇。
  
(p2,3单图)

先生授我以诗书,我为先生杀宿仇。
  
(p2,3单图)

脸不圆的安之
“我要千金难买的兰舟笑。”

“我要千金难买的兰舟笑。”

“我要千金难买的兰舟笑。”

⚡山岚远阔
「那我此刻仍然是站着的。」 然...

「那我此刻仍然是站着的。」

然后我就不行了5555555555555555

「那我此刻仍然是站着的。」

然后我就不行了5555555555555555

入☁️栖

/我要千金难买的兰舟笑


策舟神仙爱情!!!

因为太喜欢所以放主博啦

开学才明白我的本质还是写字po主

/我要千金难买的兰舟笑


策舟神仙爱情!!!

因为太喜欢所以放主博啦

开学才明白我的本质还是写字po主

泛连央

- 乔松月&姚温玉

松玉杀人

提起他俩我只想哭

- 乔松月&姚温玉

松玉杀人

提起他俩我只想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