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商丘

7946浏览    7677参与
喝豆浆了嘛

又是一个脑洞

  “叔母!叔母!阿湛要抱抱!”


    秋瑾才刚起床,就被“小粉团子”扑了个满怀。秋瑾笑着捏了捏怀中小粉团子的脸,满眼柔情地对小宝贝蓝湛说:“我的小心肝呀,叔母一会再抱你哈。那里有昨天给你买的玩具,你先去玩一会吧。”


 

  蓝湛是她嫁到蓝家一年后才出生的,虽已过了五年。但她还是忘不了,当初蓝启仁将阿湛放入自己的怀中时,阿湛甜甜地用他的“婴语”,跟自己撒娇时的可爱模样。


 

   而自己嫁入蓝家六年,膝下却无一子,所以更是把阿湛湛当儿子宠,阿湛说一她不二。也正因为如此,常常引起某位衣冠...

  “叔母!叔母!阿湛要抱抱!”


    秋瑾才刚起床,就被“小粉团子”扑了个满怀。秋瑾笑着捏了捏怀中小粉团子的脸,满眼柔情地对小宝贝蓝湛说:“我的小心肝呀,叔母一会再抱你哈。那里有昨天给你买的玩具,你先去玩一会吧。”


 

  蓝湛是她嫁到蓝家一年后才出生的,虽已过了五年。但她还是忘不了,当初蓝启仁将阿湛放入自己的怀中时,阿湛甜甜地用他的“婴语”,跟自己撒娇时的可爱模样。


 

   而自己嫁入蓝家六年,膝下却无一子,所以更是把阿湛湛当儿子宠,阿湛说一她不二。也正因为如此,常常引起某位衣冠禽兽的醋性大发,以至于经常很晚才能起床。


 


  秋瑾将茶煮好,待凉,蓝启仁早课马上就要结束了。


  而一旁的小蓝湛突然开口唤道:“叔母!”


  “嗯?”秋瑾应道。


  蓝湛放下手中的玩具,迈着小短腿,跑向秋瑾,并一把抱住秋瑾的大腿,然后仰着头,甜甜地对秋瑾说道:“叔母!等我长大了,你就当我媳妇吧!”


  刚迈进屋内的蓝启仁恰好听到了,顿时黑起了脸。好你个臭小子,年纪轻轻就想着抢我老婆。





  第二日。


  静室门口便出现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只见六岁的小蓝湛,正在双眼含泪地单手倒立默家规。小宝贝雪白的抹额都染上了墨汁。


  而另一边的秋瑾嘛。


  她已经在昨晚,就接受了蓝启仁在床上的惩罚。









  又是一波脑洞,连集晚上再更。









 


哎吖吖阿筱

扶我起来继续磕!!!

张仲元有了女朋友,关张九龄和王九龙什么事情???我还能磕,我继续磕。

只希望张仲元能结婚就快点儿结婚。

张仲元有了女朋友,关张九龄和王九龙什么事情???我还能磕,我继续磕。

只希望张仲元能结婚就快点儿结婚。


阿斯塔纳
被摄影作业逼疯的孩子

被摄影作业逼疯的孩子

被摄影作业逼疯的孩子

JUJUB
一年啦 你好,我是枣,一个卑微...

一年啦

你好,我是枣,一个卑微画手

来年也请多指教

一年啦

你好,我是枣,一个卑微画手

来年也请多指教

醉饮天子笑
各位你们看到了吗? 我刚才成功...

各位你们看到了吗?

我刚才成功了,建立合集成功了,你们知道吗?就在刚刚我差点想把我的号删了,重新弄一个号,然后合集成功了。

我太开森了!!!还有再次感谢一个人 @梦影 多谢你的方法。太谢谢了。

各位你们看到了吗?

我刚才成功了,建立合集成功了,你们知道吗?就在刚刚我差点想把我的号删了,重新弄一个号,然后合集成功了。

我太开森了!!!还有再次感谢一个人 @梦影 多谢你的方法。太谢谢了。

喝豆浆了嘛

祝南柯先生生日快乐!

  今天是南柯先生生日,祝南柯先生生日快乐!喝豆浆了嘛! @南珂先生

  今天是南柯先生生日,祝南柯先生生日快乐!喝豆浆了嘛! @南珂先生


LTYༀ弑魂狼族ༀ◎梦洛殃

各位路过的朋友们有木有兴趣进来看一下?

可能严重ooc,占tag表达歉意

―――――――――

欢迎加入:王者荣耀【至尊战神】无双战王

群号:982070510

―――――――――

可自由组cp,不拆信白,云亮就行,其他的随意,不禁黄豆,不禁语音,不禁颜表情。玩的开心就好,管的松。

可能严重ooc,占tag表达歉意

―――――――――

欢迎加入:王者荣耀【至尊战神】无双战王

群号:982070510

―――――――――

可自由组cp,不拆信白,云亮就行,其他的随意,不禁黄豆,不禁语音,不禁颜表情。玩的开心就好,管的松。


醉饮天子笑

神机阁(l2)

第一次写文,如写不好,还请见谅。

时间段:姑苏求学前

本文cp:忘羡 曦澄 聂瑶  晓薛  轩离 追凌  桑仪  岚箐  温启

        就在众人兵荒马乱之时,空间扭曲,所有人都回到了‘原来’的那个空间。

        魏无羡对着江澄说:“江澄,这是结束了?”江澄皱着眉头点了点头,魏无羡则是心中想道:不太对劲啊,之前的一些人都有提到了聂兄,可为何呢?说完,走到聂怀桑的身边,把手放在他的肩上,...

第一次写文,如写不好,还请见谅。

时间段:姑苏求学前

本文cp:忘羡 曦澄 聂瑶  晓薛  轩离 追凌  桑仪  岚箐  温启




        就在众人兵荒马乱之时,空间扭曲,所有人都回到了‘原来’的那个空间。

        魏无羡对着江澄说:“江澄,这是结束了?”江澄皱着眉头点了点头,魏无羡则是心中想道:不太对劲啊,之前的一些人都有提到了聂兄,可为何呢?说完,走到聂怀桑的身边,把手放在他的肩上,说:“聂兄,真是奇怪,为什么没有你呢?”

       聂怀桑并没有想太多,但他看到蓝忘机身上散发的寒气之后,默默的把魏无羡的手给弄了下来然后说道:“魏兄,这怎么会有我呢?我觉得忘机兄有点不高兴要不,你跟他聊聊天”说完聂怀桑自己都不太相信。

       但结果魏无羡还真就信了,回头到蓝忘机身边,直接撩他:“蓝湛,别这么愁眉苦脸,笑一个嘛。”蓝忘机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上挑,但是瞬间又放了下去,魏无羡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一个劲的说:“蓝二哥哥再笑一个笑一个呗!”这次蓝忘机没有理他。

        聂怀桑这边刚骗完魏无羡,江澄就来了,于是乎他用同样的方法骗把江澄到了蓝曦臣的身边。心里思索道,应该没有人了吧?结果刚一回头便发现他大哥站在后面,聂怀桑直接怂了,孟瑶表示他拦不住。

        聂明玦原本就有火,又看到聂怀桑如此坑蒙拐骗别人,更是气不过正想教训,结果人群中便传来了一句:“那是什么人?!”

       听到这一句话所有人下意识的看向发声处,只见原本没有任何人的地方,突然出现一张桌子上面放着是棋盘,而桌子旁边坐着的是一个人在自顾自的下棋,聂明块看向聂怀桑说:“这到底怎么回事?”“大,大哥,我,我不知道啊!”聂怀桑立马回复道。

        看到聂怀桑的反应,聂明玦知道他没有说谎,只是皱着眉头,看着场景中的‘聂怀桑’,所有人都有一种诡异感,‘聂怀桑’轻摇折扇,嘴角微微带笑,手中捏着一颗黑子,像在思考着如何下这场棋局可怪就怪在这个人身上的气息不对劲。

       “这个聂怀桑怎么会没事,他该是个废物……”一人为了给自己增加胆量突然叫到,接着便有更多的人附和着,他们说完仿佛觉得的就是这么回事,就越说越激烈,越说越恶劣。

        聂明玦这次直接抽出霸下,冲着对众人喊到:“聂怀桑乃吾弟,各位可是有何看法?”孟瑶也站在聂怀桑上的前面,眼神中是满满的敌意,聂怀桑眨了眨眼,打开折扇遮住了脸,大哥、三哥谢谢……

       蓝启仁眉头一直紧皱,心中不由的想:这世道,终究是要乱了。温若寒看到蓝启仁这样,慢慢挪过去,

伸出手抓住了蓝启仁的手,蓝启仁当即瞪温若寒一眼,说:“你干什么?”“小呆子啊,你看思追和景仪是不是玩的特别好呀?”蓝启仁想想,点头,温若寒继续哄骗到“那他们之间握手没什么问题吧,”他又点了点头,“然后吧,那我们也玩的不错。”这下蓝启仁直接说:“谁跟你玩的好?”温若寒笑了笑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后,蓝启仁特别乖的让温若寒牵手。

        温宁拉着温情的衣袖,弱弱的说道:“姐,姐姐,宗……义父,这,这是在做什么?”“大人做事,小孩子不要插嘴。”温情揉了揉温宁的脑袋说。

       众人原本还想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可是聂怀桑前面的空间突然扭曲,走出来两个人。聂怀桑眼睛亮了,小跑到那两个人的前面说:“夜姑娘,这位是谁?还有您知道这是……”“怀桑,冷静下来了吗?”‘夜影’开口说道,“哈?不是,夜姑娘你这是在说什么?”

        ‘夜影’没有理会聂怀桑,而是直接穿过聂怀桑的身体,走到了另一个‘聂怀桑’的前面。嗯,是穿过身体。

吓得聂怀桑赶紧摸了摸自己的身体。

       【“幽、影,说多少次了,我真的没疯。”聂怀桑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夜幽面带笑容走上前去说:“你是没疯啊,只不过你现在比疯更可怕。”】

         聂明玦看向聂怀桑说:“怎么回事?”“大,大哥,我我,我也不知道啊?这,这是未来发生的事倩呀!”结果被聂明块打了一巴掌,说:“别给我说话结结巴巴的。”

“是大哥”聂怀桑捂住被打的地方。

        突然,聂怀桑的衣袖被人拉了一下,他低下头发现是蓝景仪,蓝景仪伸出双手说:“怀桑哥哥,抱抱。”

而聂怀桑则是想到刚刚的抹额事件,迟迟没有抱,蓝景仪嘴角一咧像要哭的样子,聂怀桑急了,看看四周,结果发现有一大半的人都被他支开了。没法子,要么蓝景仪哭,要么他抱,很好他抱了。

       【“幽,你这么说话可不太好。”夜幽直接翻了个白眼,夜影皱了下眉头说:“怀桑,你现在应该好好休息放心,我们会保护好你的。”“保护?的确应该保护他,不要自杀。”夜幽没好气的说道。】

       “聂怀桑!!!”聂明玦咆哮道,这次他是真的忍不住了,如果他真的是自杀,那就打断他的腿!!!抱着蓝景仪的聂怀桑迟疑了三秒后,躲在了孟瑶的身后。结果很明显,孟瑶自然劝住了聂明玦。

       而此时的仙门百家才回过神来,金光善想到了聂怀桑居然与夜幽和夜影有关系。看来聂家不简单。

       【“夜幽,闭嘴。”夜影瞪了一下夜幽,“怎么了,小影儿,我难道说的不对?”夜幽毫不在意,反而活蹦乱跳的说。】

       魏无羡队的蓝忘机说:“蓝湛,这个夜幽和夜影有关系,真的不好。”江澄瞅了他一眼,说:“明眼人都看出来了,还用你说。”魏无羡嘴一咧,继续撩蓝忘机去了。

       【夜影没有理夜幽,对聂怀桑说:“别乱想。”聂怀桑将手中的黑子落在棋盘说:“如今,外面的形式怎么样啦?”夜影没有说话,到时夜幽开口了:“托你的福,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婴祭了。”聂怀桑高兴地笑了笑说:“那倒挺好,这样我就可以放心的走了。”】

        “聂怀桑!!!”聂明玦怒吼道,结果回头,人就没有了,聂怀桑早在聂明玦愣神之际,抱着蓝景仪跑到其他地方去了。因为他觉接下来发生的事,他大哥真的打断他的腿!

        【“聂怀桑,别再任性了。”夜影压制的怒火说道,聂怀桑没有理她,自顾自的下棋。“罢了,你好好休息,我们就不打扰你了!不过在此之前……”夜影,说完打了一个响指。

        数条锁链突然出现绑住了聂怀桑的手脚,“这是慑囚禁我?”聂怀桑动了动,嗯,还可以下棋,“只是防止你自杀。夜幽,走。”“啊列,我可不走,我还没聊够呢。”夜幽笑着说,夜影看她一眼,自顾自的走出空间】

       这边的聂明玦终于逮到了聂怀桑,当即劈头盖脸训了一通。丝毫没有在意聂怀桑抱在怀中的蓝景仪。

        【夜幽笑眯眯的看着,夜影走出去,就在夜影走出的一瞬间,她脸上的笑容,立刻没有了。她冷冰冰的看着聂怀桑说:“小影儿走啦,你不跟我聊聊吗?”

        聂怀桑歪了一下脑袋说:“小幽儿,这样可不行,会被人看到的。”“呵,他们还能伤到我吗?”夜幽面无表情的说。聂怀桑无奈的摇了摇头。夜幽继续说:“你不打算跟我聊聊?为什么这么做吗?”“什么?”聂怀桑装糊涂。】

        “聂怀桑你做了什么?”聂明玦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大,大哥我不知道呀,”聂怀桑一手轻摇折扇回答道。于是他的头又被打了一巴掌。

       【“呵,聂怀桑你别给我装,你都不能相信我们会保护好你们吗?”夜幽直接将手拍到棋盘上,怒说。聂怀桑看着已经乱掉的棋盘,心中不知在想什么?他的头发开始变长了,从头顶到发梢逐渐变成白色。夜幽一愣。】

        “嘶,魏兄你干嘛?”“没事,我就是看看你现在是不是真头发。”聂怀桑听了魏无羡的解释,心中想这都哪跟哪呀!

  

        【聂怀桑抬头看着夜幽说:“权利、地位、力量、生命,哪一个不是人人想要的,幽,你永远也护不住的。”“所以这就是你这么做的原因?!”夜幽再也忍不住了,发火道。

       聂怀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夜幽,夜幽突然冷静下来,她用手捂脸,自顾自的说道:“千年前是这样。如今也是这样,聂怀桑,你到底想怎样?”】

       这下所有人都愣住了,千年前,也就是说,聂怀桑千年前就已经认识了夜幽?不是知道是怎么回事?

       【聂怀桑低头看向棋盘,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我只不过是为了完成他们的心愿。对,就是这样。”说到最后像是在自我鼓励。“心愿?鬼他妈的心愿,你们一个个都他妈的是王八蛋!我真应该打断你们腿,然后囚禁在寻机阁!”夜幽直接怒骂到。】

       在场的一些人突然感到后背发凉(羡羡他们),结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错觉吧!

        【“幽,你不能这样,你现在是善魂。”“狗屁善魂,老子从始至终都只有恶,所有的善都是你们为了保护夜影强加给老子的,你们从未问过我的意见。”夜幽在发泄所有的怒火,聂怀桑愣了下,继续看着棋盘。

        “你别想自杀了,他们的灵魂已经被我保留下来了,你自杀也没有用了。”说完,夜幽便要走,聂怀桑这才开口:“他们总是告诉我,你很任性,我却不以为然,觉得你是活泼,可是如今看来倒是真的任性。”

       听到了这句话,夜幽空间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回头重新带笑的说道:“任性,我可没有你们任性。说自杀就自杀,说散魂就散魂。你们可真是好样的,尤其是,你聂怀桑,他们已经发疯了,只有你清醒,你居然任着他们胡作非为,呵。可、笑、至、极。”说完便走出了空间。

        聂怀桑,盯了一会儿棋盘说:“幽,你不懂的,这真的太累太累了。我们已经撑不下去了,你们总是对我们说太阳会升起来的,可是这夜太长了。我们等不到的。”然后,拿起颗棋子放在了已经乱掉的棋局上。在看棋局,黑子完胜。

       聂怀桑突然笑了,身体即开始消散:“幽、影你们还是太嫩了,只要我想的你们就拦不住。此局所有人必死。只不过真的好想再见到他们一眼呀。”

    

        夜幽和夜影再次出现之时,聂怀桑已经彻底消散了。】

        聂怀桑闭上眼,静候他大哥的巴掌,怎么不疼?睁开,人呢?人都跑哪去了?不过,为什么这个小孩子还在啊!

       聂明玦原本想揍聂怀桑,可是一眨眼的功夫,他们便回到了真正的空间,然后聂怀桑在他的眼前,直接消失。。。聂明玦慌了,孟瑶也慌了。

       于是人群中便传出了这样的一些话,“说不定是魏无羡干的。”“肯定是魏无羡这个邪魔歪道干的。”魏无羡很蒙,不是,我又干了什么?然后蓝忘机把所有说魏无羡坏话的人都禁言了。

       这时夜影和夜幽走了出来,“各位可已经观看完未来吗?”众人点了点头,夜幽站在前头开口说道:“想必各位是不知道是何人,我叫夜幽,掌管寻机阁。”不,我们知道。

       夜幽看一遍人群后,静默了一下,然后开口问“聂怀桑呢?”夜影此时才发现聂怀桑丢了,聂明玦开口:“刚回到这个空间,怀桑便不见了,还问姑娘可知怀桑在哪?”

       夜影想了想,掏出一块水晶,往天上一抛,水晶开始散发光亮,脚下的空间突然出现画面。聂怀桑抱着蓝景仪站在一个阁楼外面。然后夜幽发出一声:“聂怀桑,你他妈的真有本事。”说完便直接消失了。

       众人不明所以,这到底怎么啦?夜影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心中想的却是:我去,他怎么找到那的?妈呀。怎么办?要守不住啦?我只是想让他们安安生生的过完这一辈子而已呀,我太不容易了。

      

——————————

发的时间有点晚了,不知道那位下午要去学校的,小可爱在不在?

下一章,玩个游戏,看看魔道众人怎样狼(干)狈(得)为(漂)奸(亮)

无忧无羡

天气有点凉,注意身体

天气有点凉,注意身体

霜莫:D失去腰的刺客
自设和亲友的设子鸭(越画越水)...

自设和亲友的设子鸭(越画越水)(求扩列呜呜呜)

自设和亲友的设子鸭(越画越水)(求扩列呜呜呜)

喝豆浆了嘛

脑洞(3)这是一篇令人脸红的文

  云深不知处境内。


  蓝忘机神情不虞地向蓝启仁告秋瑾的状。


  “叔父,叔母又犯家规。”


  蓝启仁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开口道:“多谢忘机告知,叔父自会自行处罚你叔母的。”




   而正在被魏无羡这个侄媳妇逗得笑不拢嘴的秋瑾,心中闪过一丝不安。


  果然……


  当天晚上,从蓝启仁的屋子中,传出男子压抑的吼叫声和女子娇嫩的啜泣声和娇喘声。


  蓝启仁用力一挺后,埋下头,含住秋瑾的一片茱萸,哑着声音问道:“云深不知处,不可大声喧哗,可知?”


 

  云深不知处境内。


  蓝忘机神情不虞地向蓝启仁告秋瑾的状。


  “叔父,叔母又犯家规。”


  蓝启仁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开口道:“多谢忘机告知,叔父自会自行处罚你叔母的。”




   而正在被魏无羡这个侄媳妇逗得笑不拢嘴的秋瑾,心中闪过一丝不安。


  果然……


  当天晚上,从蓝启仁的屋子中,传出男子压抑的吼叫声和女子娇嫩的啜泣声和娇喘声。


  蓝启仁用力一挺后,埋下头,含住秋瑾的一片茱萸,哑着声音问道:“云深不知处,不可大声喧哗,可知?”


 


醉饮天子笑

神机阁(11)

第一次写文,如写不好,还请见谅。

时间段:  姑苏求学前

本文cp:  忘羡  曦澄  聂瑶  晓薛  轩离  追凌  桑仪  岗箐

      正在聂明玦陷入自我怀疑的时候,场景转换了,这次是金麟台,魏无羡拉了拉江澄低声说道:“这是不是五大家族都有份呀?”江澄想了想现在的形式,赞同的点了点头。  

      【画面中是一名姑苏弟子抱着一个兰陵金氏的弟子,他们的身上都插着几只箭,一道

第一次写文,如写不好,还请见谅。

时间段:  姑苏求学前

本文cp:  忘羡  曦澄  聂瑶  晓薛  轩离  追凌  桑仪  岗箐



      正在聂明玦陷入自我怀疑的时候,场景转换了,这次是金麟台,魏无羡拉了拉江澄低声说道:“这是不是五大家族都有份呀?”江澄想了想现在的形式,赞同的点了点头。  

      【画面中是一名姑苏弟子抱着一个兰陵金氏的弟子,他们的身上都插着几只箭,一道保护结界护着他们,姑苏弟子不停地往金氏弟子身上输送灵力,嘴里不停的说:“阿凌,你不会有事的……”】      

        ok,现在确认了这个金氏弟子就是金凌,江澄和魏无羡被吓了一跳,跑到金子轩的身边,江澄急急将金凌夺了过来,左看看右看看,见没有事才放心下来,众人看他们老感觉金凌才是他们的孩子。金子轩满头黑线,心想:这是小舅子,不能打!而江澄和魏无羡则是想到:幸亏没什么事,否则,金孔雀他就惨了!     

         江厌离无奈的笑了下,从江澄怀中抱过金凌,刚抱,金子轩就说:“阿离,要不还是我来吧,这孩子有点重,你歇着就好。”江厌离看了一会金凌,便给了过去,金子轩高兴的抱着金凌,兴奋的跟江厌离聊天,江澄和魏无羡差点没忍住揍他。

       【“思追,不要输灵力了,没用的……陪我聊一会儿天吧!”金凌笑着对蓝思追说,“阿凌,”蓝思追用微颤的声音叫道。】

        很好,金光善时了一下眼睛,面带笑容的看着蓝启仁说道:“蓝先生,可知这蓝思追是何人?”蓝启仁回复到“蓝氏现在没有这名弟子,应是后世之人,”金光善点了点头,心里暗暗道:“此人可以利用。”   

      “羡哥哥,可以放我下来吗”温苑在魏无羡的怀中说道,魏无羡不明所以的将温苑放下来。       

       而原本被大哥呼了一巴掌的聂怀桑正在纳闷,怀中的蓝景仪便突然喊道:“思追哒哒?”接着跳出聂怀桑的怀中,聂怀桑直接吓坏了,蓝景仪丝毫不管,蹦蹦跳跳的扑向温苑,抱着已经懵到的温苑一直叫:“思追哒哒……”

       嗯,很好,这名蓝思追找到了,不过这好像是温家的孩子啊!全场的气氛都有点尴尬,温若寒突然开口说道:“这应该是未来之事,各位不必胡思乱想。”胡思乱想这四个字读的有点重。温若寒看向蓝启仁说道:“小呆子,既然阿苑在未来是你蓝家的子弟,不如现在……”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但大家都清楚了,蓝启仁看了看画面中的蓝思追,点了点头,算是认下了这个弟子。

       温情和温宁都没有说话,他们知道在未来温家肯定出事了,如今这是最好的办法,温情歪了一下嘴角,表情有点怪异,她突然想到刚才温若寒好像喊蓝启仁小呆子。

      【“思追,你说我们俩要是走了,蓝景仪还不得把姑苏兰氏给掀了,”金凌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蓝思追沉默了一下,抱住了金凌说:“景仪他知道怎么做,阿凌,何不想想在下呢?”金凌轻笑出声,他们聊了好久好久,就好像不会有任一人死掉。可是金凌像是真的撑不住了,笑着对蓝思追费力的说:“你,是我一个人的……”“好。”金凌死啦,蓝思追看着金凌,一剑封喉。】

        而在金子轩怀中的金凌,看到这一幕嘴角一歪,对着金子轩说:“阿爹,把我放下来。”金子轩本来就为儿子死了很伤心,听到金凌的要求便顺从金凌的话,结果接下的一幕让他愣住了。

        只见金凌下来的第一件事,便是跑到蓝思追身边,推开蓝景仪抱住蓝思追,冲着蓝景仪喊:“他是我的。”蓝景仪当即恏回去:“你要怎么证明思追哒哒是你的?”金凌拨下腰间的银铃,江澄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下一秒,金凌将银铃放在蓝思追的手中,冲着蓝景仪说:“这是江家的本命银铃,舅舅说过将银铃给了哪个人,那个人就是我的。”全场愣住,金子轩对江澄吼道:“江澄,你都教给我儿子子什么?!”江澄反吼过去:“不是,我说错了吗,金子轩你讲讲道理……”他俩越说越激动,最后差点打起来,虽然魏无羡也很支持,但最后还是拉住江澄,因为他看见虞紫鸢手中闪烁的紫电,已经快成白光了!

        在他们争吵之时,场景又为之一换,是云深不知处。

       【“景仪,要撑不住了,聂家的援军一直没有来,怎么办?”一名蓝氏的子弟站在快要消散结界前,冲着蓝景仪喊到,蓝景仪看着他,思考了几秒,最后自暴自弃咬了咬牙说:“所有人撤退。”】

       这下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蓝景仪,蓝启仁竟然意外都没有说什么。魏无羡低说道:“这倒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蓝曦臣在旁边赞同的说:“敌众我寡,结界也快破损,撤退倒是可以保全生命。”

       【那名弟子听到蓝景仪的回复后,直接冲他大喊道:“蓝景仪,你疯了,我们撤退的话,就活不了啦!”蓝景仪冷静地看向他说:“我以宗主之名命令撤退。”】

       这蓝景仪居然是个宗主!不过想想也是蓝忘机蓝曦臣都已经死了,而蓝思追,到底是个温家人,而且也死了。以上是仙门百家的想法。

        【那名弟子听后,狠狠的说道:“是。”便开始带人撤退,“以后你便是蓝氏的宗主,”蓝景仪看向那名弟子轻声吩咐,“景仪,你在说……”他突然不说了他看到了蓝景仪的眼神从未有过的坚定,他庄重向蓝景仪鞠了一躬“遵命,宗主。”蓝景仪笑了,以前所有人都觉得他不适合当这个宗主,这倒是别人第一次喊他宗主。】

        这宗主混的有多‘惨’呀!蓝景仪并没有管他人同情的目光,他看着蓝思追手中的银铃对着金凌说:“抹额也是这个意思,你把银玲送给了思追哒哒,思追哒哒就是你的啦?”金凌抱着面红的蓝思追说:“那是当然。”江澄差点打断他的腿,要不是江厌离说只要孩子喜欢就好,否则金凌估计真的会被打断腿。

        听到金凌的回答,蓝景仪沉默了一下,随后,看着一直盯着他的聂怀桑,喊到:“怀桑哥哥,你过来一下,”聂怀桑轻摇折扇缓慢走去,蹲下。蓝景仪,一把扯下抹额塞到聂怀桑的手中,高兴的说;“怀桑哥哥,以后你是我的人啦!”

      折扇又掉了,所有人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就连江枫眠、温若寒,金光善,脸上的笑容都没有挂住,蓝启仁气的直摇头,聂明块,如果不是被孟瑶拦着,就直接冲上去揍人了。

       聂怀桑看着手中抹额,拿也不是,扔也不是,最后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将抹额重新系在蓝景仪的头上,然后拿着折扇,躲在了江澄和魏无羡的后边,因为好像只有这边是安全的。这步操作把所有人都给整蒙了,包括,蓝景仪。

      【所有人都走了,蓝景仪看着结界,走上前去,只见结界外面满是邪怪,他笑了,拔出武器,高高举起。】

       众人议论纷纷,因为蓝景仪的这个姿势像是要破坏这个结界,越说越乱,越说越难听,就在他们说的最热烈的时候。突然一时间,所有说坏话的人。都说不出来任何话了,因为他们被禁言了,所有人看向姑苏蓝氏。

       只见姑苏蓝氏的子弟都庄重起来,看着还在蒙的蓝景仪,直接行了一礼,用的见宗主的礼数,蓝景仪眨了眨眼,愣愣的也回了一礼。这下没有人敢说话了,也没有人能说话了。

       【“我,蓝景仪在此以剑为引,以身为印,以魂为封,重固结界,”蓝景仪闭上眼睛,用所有灵力开启阵法,光芒笼罩他,结界开始重组,蓝景仪突然开口说道:“你竟然不舍得动我,那我只能亲自动手了。”说完笑得异常的开心。】只是没有任何人看到,一束金光笼罩着蓝景仪最后的一丝魂魄。

        刚刚说了坏话的人,脸上都感到火辣辣的疼,蓝启仁突然开口说:“蓝景仪,你有什么愿望?”他想的是这个孩子虽然是皮,但他却是有君子之心,许他一心愿,只要不过分就帮他实现吧。

       听到了这句话,蓝景仪的眼睛直接亮了,大声的喊道:“先生,我以后可不可以不用抄家规了。”蓝启仁点了点头,下一秒意识到不对劲,说到:“我为什么要罚你抄家规?”蓝景仪,听到这话有点心虚的低下头说:“一天前我不小心打碎了你收藏的花瓶,然后不小心把你的茶换成了酒,接着,我又不小心烧了你刚弄的新家规,然后,又一不小心……”还没有说完,蓝启仁直接气昏了过去。接着便是又一阵的兵荒马乱。

       魏无羡眼睛直放亮,对着江澄说道:“师妹,这孩子太有意思了。他真的是蓝家的仔吗?不是咱们家的吧?"这次江澄倒没有计较他喊他师妹,因为他也觉得这孩子太有意思了。

      

——————————

我的景仪大宝贝儿,你真是个秀儿。

怀桑的明天更新,因本人喜欢怀桑,所以怀桑会很强。

对了文章中我写的温若寒说蓝启仁小呆子,主要是想问你们要不要加个温启,我有点拿不定主意,我发现接下来的文章要是加温启的话,能使后边的主线更具体点,但是我觉得拿不准。你们决定加不加吧?

喝豆浆了嘛

脑洞对话(2)

  “如果有天,仙门百家要杀我?你会怎么做。”秋瑾摆弄着手中的梨花,漫不经心地问道。


  蓝启仁弹琴的手顿了顿,说道:“我定会护你周全,即使要为此杀戮百家。”


  “如果有天,仙门百家要杀我?你会怎么做。”秋瑾摆弄着手中的梨花,漫不经心地问道。


  蓝启仁弹琴的手顿了顿,说道:“我定会护你周全,即使要为此杀戮百家。”


喝豆浆了嘛

2.只要你喜欢,啥都给你买,我有钱哦

  金乌西落,天色向晚。

  雨势渐渐变小,却还是淅淅沥沥着。

  秋瑾看了眼已经昏睡过去的蓝启仁,暗自叹气后,便换上一双黑布靴,手执一柄油伞,出了门。

  山路十八弯,又因为下雨的缘故,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泥水坑。

  若是往常,秋瑾兴许会去踩两脚。但这回不同了,她家还有一位饿着肚子,身负重伤的落魄世家少爷等着她呢。

 

  “下次再来玩你们……”秋瑾低头看了眼已被泥沙包围的黑布靴,有些庆幸来之前换上了自己并不怎么喜欢的黑布靴,于是拍案决定,下一个今天,自己就穿着这双鞋来踩水坑!

   到...

  金乌西落,天色向晚。

  雨势渐渐变小,却还是淅淅沥沥着。

  秋瑾看了眼已经昏睡过去的蓝启仁,暗自叹气后,便换上一双黑布靴,手执一柄油伞,出了门。

  山路十八弯,又因为下雨的缘故,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泥水坑。

  若是往常,秋瑾兴许会去踩两脚。但这回不同了,她家还有一位饿着肚子,身负重伤的落魄世家少爷等着她呢。

 

  “下次再来玩你们……”秋瑾低头看了眼已被泥沙包围的黑布靴,有些庆幸来之前换上了自己并不怎么喜欢的黑布靴,于是拍案决定,下一个今天,自己就穿着这双鞋来踩水坑!

   到达街市时,已是申时

 

 

  街上并没有往日热闹,许多摊子都还没有,只有几家酒馆和成衣铺。

 

  秋瑾提着香味浓郁的几样菜,走进了成衣铺。

  铺里的老板还未吃饭。他闻见饭香后。眼睛立马直勾勾地盯着秋瑾手机的饭菜。

  看到老板这副贪吃样,秋瑾失声笑道:“老板,可有七尺男儿适穿的衣服?”

  女子声音似泉水激石,清灵透彻。老板这才恍过神来。

  “哈哈……有的有的!”老板笑着挠挠头,指了指秋瑾左边的几件衣服,说道,“就是那些。”

  秋瑾转身看过去,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那些衣服就好像为蓝启仁量身定制一般,淡雅入画,却极其细致,就连那袖口处的花纹,也是十分精致的。

  不知蓝启仁穿在身上又是何等光景?

  于是秋瑾豪气冲天,一开口便把刚刚看过的衣服尽数买了下来。老板捧着大把大把的银子,笑得合不拢嘴。

 


  再回到家中,已是酉时。

  当秋瑾背着一大袋子打开屋门,映入眼帘的便是,蓝启仁摸着肚子,透过窗户,看着被黑云掩盖的月亮。

  好一幅月下美人图!秋瑾不动声色地在心里感慨道。

  而这美人似乎察觉到了她的目光,缓缓转过身来,问道:“你去哪了?”

 

  你款款一笑,将大袋子放在桌旁,再从里面拿出了饭菜和几件衣服。

  “我去给你买饭了,一下午没吃饭,肯定饿坏了吧?”

  蓝启仁摸了摸肚子。

  秋瑾察觉到了蓝启仁的小动作,“噗嗤”一声,笑眯眯道:“呐,你先把这些饭吃了。吃饱之后,再把谢这些衣服都穿上试试,我不会偷看的。”

  ……







我想改成第二人称。

 

死鱼眼

喝豆浆了嘛

脑洞对话(略略略)

 

  十二月纷飞雪夜天。

 

  “为什么睡觉老蹬被子?”

 

  “怪……怪热的……”蓝启仁红着耳根,看了眼秋瑾后,又迅速低下头,含含糊糊地说道。

 

  十二月纷飞雪夜天。

 

  “为什么睡觉老蹬被子?”

 

  “怪……怪热的……”蓝启仁红着耳根,看了眼秋瑾后,又迅速低下头,含含糊糊地说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