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商鞅

11635浏览    319参与
后皇嘉世

【鞅同人】孤独一人

曾经,景监是有媳妇的。

众所周知,景监和他的妻子感情很好。每次来景监家里做客,都能看到景监夫妻二人你侬我侬——

每当看到景监与妻子亲昵的时候,卫鞅都会说:

“好羡慕。”

也不知道是因为卫鞅本人别扭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三十大几直到四十岁他依然没有成家。

比卫鞅小六七岁的君上那边孩子都好几个了……

“但也只能羡慕而已。”

卫鞅苦笑道。

景监思忖道:“其实依卫兄的地位,找个老婆还是很容易的吧?”

“只是找老婆当然容易。”卫鞅摇头,看向景监的妻子,“但能找到像夫人这样贴心的就很难了,尤其年龄越大,知心之人越少,也就越孤单……”

他苦笑道:“人家都被我的凶名吓怕了。”

“怎么会?”景监的妻子笑道,“比如说妾身,就不怕你们啊——...

曾经,景监是有媳妇的。

众所周知,景监和他的妻子感情很好。每次来景监家里做客,都能看到景监夫妻二人你侬我侬——

每当看到景监与妻子亲昵的时候,卫鞅都会说:

“好羡慕。”

也不知道是因为卫鞅本人别扭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三十大几直到四十岁他依然没有成家。

比卫鞅小六七岁的君上那边孩子都好几个了……

“但也只能羡慕而已。”

卫鞅苦笑道。

景监思忖道:“其实依卫兄的地位,找个老婆还是很容易的吧?”

“只是找老婆当然容易。”卫鞅摇头,看向景监的妻子,“但能找到像夫人这样贴心的就很难了,尤其年龄越大,知心之人越少,也就越孤单……”

他苦笑道:“人家都被我的凶名吓怕了。”

“怎么会?”景监的妻子笑道,“比如说妾身,就不怕你们啊——你们所做的是多么厉害的事情,我知道的,像你们这样的人,承受的越多,就越需要家里支持,我也是知道的。”

“所以我羡慕景监啊,有这么好的妻子。”

卫鞅郑重地看着景监:“但或许像我这样的,还是孤单着好。”

“卫兄,你怎么能这么说……”景监脸上浮现出苦笑。

只是一瞬间的事。

只是在瞬间,景监就勉强自己脸上的苦笑变成了大笑。他坐到卫鞅旁边,用力拍了拍卫鞅的肩膀肩膀:“何必这么想不开呢?你只是没有遇见那个人而已,不要灰心丧气嘛!”

“我实在是想不到人家跟了我会受什么样的苦……”

卫鞅低下头去,很长,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景监夫妇也愣了半天。

最后,还是景监解了僵局。

“你不和人家过怎么知道?”

他哈哈了两声,这样说道。

卫鞅的声音里全是苦涩:“有些事,在做之前就知道。”

……

而现在,景监失去了他的妻子——那璧人撕毁了婚约,和别人结婚去了。

“虽然景监很好,但我再也受不了了!”

这是一向对景监百依百顺的璧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对景监这样说。

景监知道理由。

整日整日不回家,家里如同空巢一样。有时候是吃饭的时候出了事情,有时候是在寝室里你侬我侬的时候被叫去——为了变法和君上,景监必须打断自己手头的事情立马走。

只是景监不在,或者是景监一直都在,她都不会受这种折磨。

为了变法,他牺牲了和妻子的稳定生活,虽然婚前就告诉了自己的伴侣,但一连十来年都这样,再浓烈的爱情都会被碾成粉末。

景监扶住额头,在卫鞅面前放声大哭。

而明天他们就要去河西了。

忙,忙,每天都在马不停蹄地跑来跑去,他从来没有为自己的决定后悔过。

可是这一切又是为什么……

他擦了擦眼泪,看向卫鞅:“我真的不配拥有婚姻吗?”

十几年了,他和卫鞅没睡过几次好觉,为了变法、为了秦国,连躯壳都掏空了——

这样的他们,连一段美满的婚姻都不配拥有吗?

多少岁了,卫鞅身边依然没有伴侣,连一点爱情的余味都没有尝到过。

“你不要这样想。”

就算是这样的卫鞅,依然要劝景监。

“你看,人生还长呢……”卫鞅试图这样抚慰景监,“找个媳妇还不是简单事,一定会有的……”

“你都一个人单着呢,还好意思劝我——”

“你这话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啊!”景监大声喊道。

“啊,我是希望景监能成的,真心的。”

卫鞅摇头,试图证明自己单着不影响自己的话:

“毕竟你能成的话,我也能成不是?”

此为谎言。

但景监没有识破谎言,他擦了擦眼泪,真的信了卫鞅这句话。

四十大几单身,总不至于孤独一辈子嘛……

……

没想到某人就真的单身了一辈子。

直到秦孝公死去了,新君继位了,他被公子虔污指谋反了还没找到另一半。

景监听了卫鞅的劝又找了一位妻子,就是卫鞅被公子虔告发的前几天结的婚,卫鞅还参加了他的酒宴来着。

当时景监碰了碰卫鞅的肩膀:“你也该找一个了。”

卫鞅什么话都没说。

现在景监满世界找卫鞅,想把卫鞅从搜捕他的天罗地网里救出来。

终于他在追兵到来之前找到了卫鞅——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

急坏了的景监看到卫鞅,大喜过望。

“卫鞅!你在这里啊!”他大喊道。

卫鞅站在那里。,吐出一句根本无关紧要的话:

“景监,我没结婚、孤零零一个人在秦国,实在是太好了。”

景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你……什么意思?卫鞅?”景监问道。

卫鞅的身后,追兵出现了。

景监的瞳孔猛地收缩。

他抓起兵刃,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一瞬间卫鞅的双手就被两名士兵控制住

“要是有姑娘和我结婚了,过几天她就要因为我被杀了啊。”

没错,新君下的命令,是要将卫鞅的亲人抓起来斩首示众。

可是他现在在秦国没有亲人,所以什么都不怕了。

他对景监笑得很温柔。

景监的内心,心如刀绞。

泪水从他的眼眶中汹涌而出。

“原来如此——”

他站在原地,低声感叹道。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卫鞅至今未婚的理由——这么简单的理由,他为什么想不到呢?

不是因为卫鞅找不到那个人,而是因为不能找那个人。

在外人看起来那么冷酷的那个人,实际上却是那么的……那么的……

景监几乎说不出话了。

“可是你,到最后都是孤独一人啊……”


千古之殇

p1一只乱糊的幼年商君Õ_Õ

p2一直很想嗑这种模式的幼年公子和幼年商君,但是…

历代编剧:我们不同意这门亲事。

(君上:还有我(。・ˇ_ˇ・。:))

p1一只乱糊的幼年商君Õ_Õ

p2一直很想嗑这种模式的幼年公子和幼年商君,但是…

历代编剧:我们不同意这门亲事。

(君上:还有我(。・ˇ_ˇ・。:))

后皇嘉世

嬴驷的圣杯战争(重置V2.0版) 00

*FATE设定,主CP鞅驷鞅,龟爬更新中,想看完整的戳合集~


没有人会心甘情愿想要去送死,嬴驷知道。

但是那个男人就像被庖厨做好送到自己嘴边的肉一样,把身边毫无保护的自己送到了他面前。

“臣不想死。”

尽管这样说着,他还是将自己送到了现如今秦国的国君嬴驷面前。

嬴驷不知道面前比自己大一辈的男人到底有什么毛病,难道变法就是往脑袋里灌铁锈的仪式吗?

明明他这样说着,说自己“不想死”。

明明来到他面前,就是死路一条。

明明想要以谋反的罪名杀这个男人的人,就是嬴驷本驷。

虽然名义上撺掇杀男人的人公子虔,但是嬴驷是真心实意想要杀掉男人的,他自己明白,男人也应该明白——

面前的男人...

*FATE设定,主CP鞅驷鞅,龟爬更新中,想看完整的戳合集~


没有人会心甘情愿想要去送死,嬴驷知道。

但是那个男人就像被庖厨做好送到自己嘴边的肉一样,把身边毫无保护的自己送到了他面前。

“臣不想死。”

尽管这样说着,他还是将自己送到了现如今秦国的国君嬴驷面前。

嬴驷不知道面前比自己大一辈的男人到底有什么毛病,难道变法就是往脑袋里灌铁锈的仪式吗?

明明他这样说着,说自己“不想死”。

明明来到他面前,就是死路一条。

明明想要以谋反的罪名杀这个男人的人,就是嬴驷本驷。

虽然名义上撺掇杀男人的人公子虔,但是嬴驷是真心实意想要杀掉男人的,他自己明白,男人也应该明白——

面前的男人,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才对。

男人又张口了,他用最轻的声音,低声说道:

“臣……不想死——但是既然是新君叫我死,我就一定得死吧?”

“啊啊,是寡人叫你死,所以你一定会死的。”嬴驷回答。

“臣会怎么死?”

“车裂。”

就是五马分尸,至于是活着被分还是死了被分,全看嬴驷本人的心情。

“很难看的死相呢……我不想活着遭这份罪。”

男人苍白的脸上挤出一份笑容:“所以,君上……”

男人伸向自己的腰间。

嬴驷腰间有剑,名为定秦。

男人被带到自己面前之前已经被缴去了身上所携带的、全部的兵刃。

所以那男人伸向自己的腰间,是想把那剑抽出,将谋反的罪名坐实杀了自己吗!

明明是这样想的,为什么、为什么他却愣在当地动弹不得?

定秦剑就这样,从嬴驷的腰间被拔了出来。

危险的利刃晃着明光。

“卫鞅!放下武器!”保护嬴驷的侍卫拔出武器指向男人,对男人怒喝道。

男人却毫不在乎身后的利刃。

剑没朝着嬴驷,反而朝着男人自己的脖颈指去。

嬴驷终于明白了,刚刚根本不是因为他没反应过来才待在原地,而是因为他心里早就知道男人会这样做。

男人是来寻死的。

尽管喊着“不想死”,他却是来寻死的。

“我想在被车裂之前先死,求你了,君上。”

男人的声音气若游丝。

“你,干什么……”

然后嬴驷便看见了,男人的脖颈,被定秦剑划出了血。

是血。

目之所见,都是血。

那比阳光更加刺眼的事物,在定秦剑下,从男人的脖颈喷射而出——男人对自己毫无怜悯之心,就这样让利刃了断了自己的生命。

男人的血是热的——他之所以这样觉得,是因为男人热乎乎的鲜血溅到了自己的脸上。

“商……君……”

嬴驷看着这极美又极惨烈的画面,呆住了。

“扑通”一声,男人的尸体倒在了地上。

紧接着,嬴驷蹲下身,恐惧地看着男人。

不是为鲜血,而是为了男人莫名其妙的自杀行为——接任秦国国君之位才十九岁的少年,发出了此生都没有发出过的嚎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BurnedAStar

【大秦帝国】【青山松柏】既见君子

秦之东出,皆由此二人始。然天不假年,梦断函关,青山既崩,松柏何存。

2019年了还在为青山松柏落泪。然而大秦真的难剪。

BGM: To Zanarkand

【大秦帝国】【青山松柏】既见君子

秦之东出,皆由此二人始。然天不假年,梦断函关,青山既崩,松柏何存。

2019年了还在为青山松柏落泪。然而大秦真的难剪。

BGM: To Zanarkand

千古之殇

p1是一直想画的脑洞,大概是商君死后变成恶灵的样子(?)说实话嘛你们看啊商君这个死法多适合在恐怖游戏里当boss啊੭ ᐕ)੭*⁾⁾真要做出来恐怕是广电不让过审的级别😂

(↑谈到这个悲伤的话题却笑得如此开心,假粉石锤了x)

p2虐这一下我很快乐

———————————————
脑子:我想一天画一个商君!
手:不你不想。

p1是一直想画的脑洞,大概是商君死后变成恶灵的样子(?)说实话嘛你们看啊商君这个死法多适合在恐怖游戏里当boss啊੭ ᐕ)੭*⁾⁾真要做出来恐怕是广电不让过审的级别😂

(↑谈到这个悲伤的话题却笑得如此开心,假粉石锤了x)

p2虐这一下我很快乐

———————————————
脑子:我想一天画一个商君!
手:不你不想。

莲花君

彩云

· 大秦帝国,青山松柏

· 因为炒田螺杀我

· 所以我杀炒田螺


“哈。”

嬴渠梁闻声回过头,只见半弯了腰的卫鞅提着裳,颤颤巍巍地踩在一片琉璃瓦上,他屏息凝神地盯着脚下,似在犹豫下一步要落在哪儿才不至于打滑。

也许是卫鞅那哆哆嗦嗦的模样实在让人忍不住为其捏一把汗——众所周知,秦国这位左庶长的平衡感不大好,丁点儿大的土坡都容易一脚踩滑,从上面骨碌碌地滚下来——嬴渠梁将切肉用的小刀换了只手,又在衣角擦了擦上面的油脂,朝着卫鞅递了过去:“来。”

兀自团着裳摆找寻落脚点的卫鞅一愣,他盯着那只隐约泛着油光的...

· 大秦帝国,青山松柏

· 因为炒田螺杀我

· 所以我杀炒田螺





“哈。”

嬴渠梁闻声回过头,只见半弯了腰的卫鞅提着裳,颤颤巍巍地踩在一片琉璃瓦上,他屏息凝神地盯着脚下,似在犹豫下一步要落在哪儿才不至于打滑。

也许是卫鞅那哆哆嗦嗦的模样实在让人忍不住为其捏一把汗——众所周知,秦国这位左庶长的平衡感不大好,丁点儿大的土坡都容易一脚踩滑,从上面骨碌碌地滚下来——嬴渠梁将切肉用的小刀换了只手,又在衣角擦了擦上面的油脂,朝着卫鞅递了过去:“来。”

兀自团着裳摆找寻落脚点的卫鞅一愣,他盯着那只隐约泛着油光的宽厚手掌,又抬头看看嬴渠梁,只见嘴里还嚼着肉的秦君面色如常。卫鞅忽然想起,那日商君开府,先他一步下车的嬴渠梁也是这般向他伸出了手,浩然坦荡,仿佛君臣之礼就该如此。

那时秦君的目光也像这般,静若深潭,却又重似千金。

于是卫鞅也不再说什么,只是攀住那只手,将自身的重量交付过去,让嬴渠梁将自己拽上了屋脊。

“商君怎的,大半夜还不就寝?”嬴渠梁一直抓着卫鞅的手,直到确认这人确实已经安稳坐好,绝无任何从屋脊上翻滚下去的可能后,才放开手,又切了块羊肉丢进嘴里,“明早朝堂是准备告假了?”

卫鞅抿着嘴角,笑而不答,他看着嬴渠梁身侧的矮案,一只羊腿,一碟苦菜,一壶淡酒和两只酒盏把不大的案面挤得满满当当。

——嬴渠梁一个人喝酒,却备了两只酒盏,仿佛他早已预见到卫鞅的到来。

“臣本来都准备睡了,”卫鞅一边编着胡话,一边越过那碟苦菜去拿酒壶,大嚼羊肉的嬴渠梁伸手拽住他的袖子,免得商君的袖摆会沾到菜汁,却全然不顾自己在那白衣上留下了一个油腻腻的手指印,“结果厨娘跟臣抱怨,说厨房里少了根羊腿,于是托臣出来找找是哪只耗子这么胆大,竟敢在秦王宫殿里偷嘴。”

“嗯,这耗子着实胆大!”嬴渠梁咽下嘴里的肉,眼都不抬地又割下一块羊肉,明明都已经送到嘴边了,却又似乎突然嫌弃这块割得太小,转手就递到了卫鞅面前:“竟不知秦法森严,还偷到寡人宫里来了!”

大耗子嬴渠梁板着脸说得过于义正辞严,导致嘴里嚼着肉的卫鞅差点嗤笑出声。

卫鞅好容易止住了笑,他呷一口了酒想冲淡嘴里的油腻感,结果等酒都滚进喉里了,卫鞅才咂咂嘴,觉得味道似乎不对,于是他又呷了一口,再三品咂之后,卫鞅微皱着眉犹犹豫豫地道:“耶?君上,这酒怎么……”

“这是齐酒,与秦酒差别大哩。”嬴渠梁嘿嘿一笑,就着油手抓起酒盏与卫鞅碰了杯:“寡人,啊不是,那耗子偷肉的时候,竟然还偷了这么一壶好酒,真是罪加一等!”

正在呷酒的卫鞅听了,忍不住抬起一手以袖掩面,也不知道是出于礼数,还是在借此掩饰笑意。

“咳咳。”放下酒盏的卫鞅正正色,摆出了左庶长的官威,连带着整个人都坐直了些,他看着前方,行峻言厉地道:“岂有此理!这等偷肉偷酒的大耗子,逮住了一定要好好惩处,我秦法威严,赃值不到一钱,尚且要罚服徭役三十天,更何况是一盆羊肉和如此好酒!”

嬴渠梁被故作严肃的卫鞅逗地差点被酒呛住,又咳又笑地折腾了好一会儿,末了,总算是顺过气的大耗子秦君抚掌笑道:“唉,商君你就饶了那耗子吧。那耗子白日里够操劳了,好容易才在夜里偷了这么点闲,佳肴美酒,知己在侧,赏月听风,才算是没在世上白走一遭。”

“君上说饶,那就饶了吧。”卫鞅笑笑,执起筷子夹了一箸苦菜送进嘴里细嚼。嘴角仍旧勾着的嬴渠梁手起刀落,将羊腿片成适合入口的大小,一片片地码在苦菜碟的一角。

君臣二人一时无话,一个只顾大口嚼菜,一个埋头细心切肉。

等那苦菜碟里的羊肉码过了半盘,嬴渠梁这才重新直起身,给自己切上厚厚的一方,丢进嘴里畅快大嚼。

“鞅。”嬴渠梁直视着远方含糊不清地叫卫鞅的名字,“你看,这是我大秦的土地。”

“嗯,臣看见了。”卫鞅夹起一片羊肉放进嘴里,也不知嬴渠梁在房顶上待了多久,羊肉有些冷得过分,但是他不在意。

嬴渠梁咽下嘴里的肉,却没有再去切下一块,他看着远处屋舍层叠的晦涩剪影,声音里忽得透出几分名为欣慰的哽咽:”这是我秦的天,我秦的星河,我秦的皓月,而这月光之下的千家万户,皆为我秦子民。”

“君上,您都多大的人了?”卫鞅放下筷子,轻笑道:“怎么说起这样高兴的事,还跟孩童一样抽鼻子?”

也许是酒劲上头,听见卫鞅揶揄他孩子气,嬴渠梁竟是有几分不高兴:“寡人今天已经像个孩童上房揭瓦了,为何就不能孩童到底,痛痛快快地高兴一次?”

“行行行,您是秦君,端庄也好,孩童也罢,都是妥当的。”卫鞅说,“鞅喝醉了,今晚发生的事情都会不记得的。”

卫鞅一句话没说对,嬴渠梁一下又来了脾气:“不行,鞅得记着,你陪寡人在秦宫的屋顶上看过我大秦山河,赏过大秦明月,还吃过大秦耗子从厨房里偷的羊肉。”

“噗,最后这点还是不记得比较好。”

“你别打岔!寡人还没说完。”

“好好好,鞅闭嘴,鞅专心吃大秦耗子给鞅片的羊肉。”

“鞅,你看啊,我大秦的月,是如此明亮。”

“你说会不会有像我俩这样睡不着的人,偷偷坐在房顶上看这月亮。”

“他会不会也看见那片云?”

“会不会也感受到这阵拂面的风?”

“啊,对了,就连这风,也是我老秦的风。”

“君上……你这就有些蛮不讲理了。”

“鞅,你看东方既白了,寡人要坐在这里看我大秦的黎明旭日……”

……

……

冕旒衮服的嬴政在秦宫之中脚步匆匆,他刚刚完成人生中最重要的仪式,也是这片土地千古以来最重要的仪式。

——片刻之前,他已昭告天下,自此之后,唯有他嬴政是九州的君主,是万民的领袖,是开天辟地以来唯一的皇帝。

大秦丹曦之下,再无战争纷乱,也无内外嫌隙,男女老少,皆为大秦子民。

而嬴政现在要去换下这一身繁重的冕服,轻装简行地投入政事,毕竟他煞费苦心的统一天下并不是为了自己享乐,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有更伟大的梦想在等着他去实现。

但是原本脚步匆匆的嬴政突然就在廊下站住了,肩披日月,蔽膝腾龙的秦帝专心致志地盯着不远处宫殿的屋顶,末了,嬴政出声叫身旁的李斯:“廷尉。”

“君上,有何事?”李斯上前躬身问道。

“你看,那间宫殿的屋脊上有一片彩云。”

李斯顺着嬴政的指尖看去,只见那间宫殿的屋脊上聚着一片薄雾似的彩云,那团云彩站在屋脊上,像是在望着这位千古帝王,又像是在望着这大秦山河。

哪怕清风吹拂,那彩云却仍旧在那儿,岿然不动。

于是李斯轻声笑道:“是啊,那有一片彩云。”






【没了【。】

【我们大秦是最棒的!!!!!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胡亥出来挨打!!!!!!!【咆哮】

秦盟科普君

【叮咚】来自秦朝的四六级考试

听说今天lofter上没人是因为去考四六级了……

请阅读下面的文字并回答问题:

一、文中一共提到了几个人,分别是谁?

二、请任选一段翻译(手动狗头)



文选自《剑桥中国史秦汉卷》2008版


听说今天lofter上没人是因为去考四六级了……

请阅读下面的文字并回答问题:

一、文中一共提到了几个人,分别是谁?

二、请任选一段翻译(手动狗头)





文选自《剑桥中国史秦汉卷》2008版


秦盟科普君

《史记 — 商君列传》

  商君者,〔一〕卫之诸庶孽公子也,名鞅,姓公孙氏,其祖本姬姓也。鞅少好刑名之学,事魏相公叔座〔二〕为中庶子。〔三〕公叔座知其贤,未及进。会座病,魏惠王亲往问病,〔四〕曰:「公叔病有如不可讳,将柰社稷何?」公叔曰:「座之中庶子〔五〕公孙鞅,年虽少,有奇才,愿王举国而听之。」王嘿然。王且去,座屏人言曰:「王即不听用鞅,必杀之,无令出境。」王许诺而去。公叔座召鞅谢曰:「今者王问可以为相者,我言若,王色不许我。我方先君后臣,因谓王即弗用鞅,当杀之。王许我。汝可疾去矣,且见禽。」鞅曰:「彼王不能用君之言任臣,又安能用君之言杀臣乎?」卒不去。惠王既去,而谓左右曰:「公叔病甚,悲乎,欲令寡人以国听公孙鞅也...

  商君者,〔一〕卫之诸庶孽公子也,名鞅,姓公孙氏,其祖本姬姓也。鞅少好刑名之学,事魏相公叔座〔二〕为中庶子。〔三〕公叔座知其贤,未及进。会座病,魏惠王亲往问病,〔四〕曰:「公叔病有如不可讳,将柰社稷何?」公叔曰:「座之中庶子〔五〕公孙鞅,年虽少,有奇才,愿王举国而听之。」王嘿然。王且去,座屏人言曰:「王即不听用鞅,必杀之,无令出境。」王许诺而去。公叔座召鞅谢曰:「今者王问可以为相者,我言若,王色不许我。我方先君后臣,因谓王即弗用鞅,当杀之。王许我。汝可疾去矣,且见禽。」鞅曰:「彼王不能用君之言任臣,又安能用君之言杀臣乎?」卒不去。惠王既去,而谓左右曰:「公叔病甚,悲乎,欲令寡人以国听公孙鞅也,岂不悖哉!」〔六〕


〔一〕 正义秦封于商,故号商君。

〔二〕 索隐公叔,氏;座,名也。座音在戈反。

〔三〕 索隐官名也。魏已置之,非自秦也。周礼夏官谓之「诸子」,礼记文王世子谓之「庶子」,掌公族也。

〔四〕 索隐即魏侯之子,名罃,后徙大梁而称梁也。

〔五〕 索隐战国策云卫庶子也。

〔六〕 索隐疾重而悖乱也。 正义悖音背。



  公叔既死,公孙鞅闻秦孝公下令国中求贤者,将修缪公之业,东复侵地,乃遂西入秦,因孝公宠臣景监〔一〕以求见孝公。孝公既见卫鞅,语事良久,孝公时时睡,弗听。罢而孝公怒景监曰:「子之客妄人耳,安足用邪!」景监以让卫鞅。卫鞅曰:「吾说公以帝道,其志不开悟矣。」后五日,复求见鞅。鞅复见孝公,益愈,然而未中旨。罢而孝公复让景监,景监亦让鞅。鞅曰:「吾说公以王道而未入也。请复见鞅。」鞅复见孝公,孝公善之而未用也。罢而去。孝公谓景监曰:「汝客善,可与语矣。」鞅曰:「吾说公以霸道,其意欲用之矣。诚复见我,我知之矣。」卫鞅复见孝公。公与语,不自知之前于席也。语数日不厌。景监曰:「子何以中吾君?吾君之驩甚也。」鞅曰:「吾说君〔二〕以帝王之道比三代,〔三〕而君曰:『久远,吾不能待。且贤君者,各及其身显名天下,安能邑邑待数十百年以成帝王乎?』故吾以强国之术说君,君大说〔四〕之耳。然亦难以比德于殷周矣。」


〔一〕 索隐景姓,楚之族也。监音去声平声并通。

〔二〕 索隐音税,下同。

〔三〕 索隐比三。比者,频也。谓频三见孝公,言帝王之道也。比音必耳反。 正义比,必寐反。说者以五帝三王之事比至孝公,以三代帝王之道方兴。孝公曰「太久远,吾不能」。

〔四〕 索隐音悦。



  孝公既用卫鞅,鞅欲变法,恐天下议己。卫鞅曰:「疑行无名,疑事无功。且夫有高人之行者,固见非于世;〔一〕有独知之虑者,必见敖于民。〔二〕愚者闇于成事,知者见于未萌。民不可与虑始而可与乐成。论至德者不和于俗,成大功者不谋于众。是以圣人苟可以强国,不法其故;〔三〕苟可以利民,不循其礼。」孝公曰:「善。」甘龙曰:〔四〕「不然。圣人不易民而教,知者不变法而治。因民而教,不劳而成功;缘法而治者,吏习而民安之。」卫鞅曰:「龙之所言,世俗之言也。常人安于故俗,学者溺于所闻。以此两者居官守法可也,非所与论于法之外也。三代不同礼而王,五伯不同法而霸。智者作法,愚者制焉;贤者更礼,不肖者拘焉。」〔五〕杜挚曰:「
利不百,不变法;功不十,不易器。法古无过,循礼无邪。」卫鞅曰:「治世不一道,便国不法古。故汤武不循古而王,〔六〕夏殷不易礼而亡。〔七〕反古者不可非,而循礼者不足多。」孝公曰:「善。」以卫鞅为左庶长,卒定变法之令。


〔一〕 索隐商君书「非」作「负」。

〔二〕 索隐商君书作「必见骜于人」也。 正义敖,五到反。

〔三〕 索隐言救獘为政之术,所为苟可以强国,则不必要须法于故事也。

〔四〕 索隐孝公之臣,甘姓,龙名也。甘氏出春秋时甘昭公王子带后。

〔五〕 索隐言贤智之人作法更礼,而愚不肖者不明变通,而辄拘制不使之行,斯亦信然矣。

〔六〕 索隐商君书作「修古」。

〔七〕 索隐指殷纣、夏桀也。



  令民为什伍,〔一〕而相牧司连坐。〔二〕不告奸者腰斩,告奸者与斩敌首同赏,〔三〕匿奸者与降敌同罚。〔四〕民有二男以上不分异者,倍其赋。〔五〕有军功者,各以率〔六〕受上爵;为私斗者,各以轻重被刑大小。僇力本业,耕织致粟帛多者复其身。事末利及怠而贫者,举以为收孥。宗室非有军功论,不得为属籍。〔八〕明尊卑爵秩等级,各以差次名田宅,臣妾衣服以家次。〔九〕有功者显荣,无功者虽富无所芬华。


〔一〕 索隐刘氏云:「五家为保,十保相连。」 正义或为十保,或为五保。

〔二〕 索隐牧司谓相纠发也。一家有罪而九家连举发,若不纠举,则十家连坐。恐变令不行,故设重禁。

〔三〕 索隐案:谓告奸一人则得爵一级,故云「与斩敌首同赏」也。

〔四〕 索隐案律,降敌者诛其身,没其家,今匿奸者,言当与之同罚也。

〔五〕 正义民有二男不别为活者,一人出两课。

〔六〕 集解音律。

〔七〕 索隐末谓工商也。盖农桑为本,故上云「本业耕织」也。怠者,懈也。周礼谓之「疲民」。以言懈怠不事事之人而贫者,则纠举而收录其妻子,没为官奴婢,盖其法特重于古也。

〔八〕 索隐谓宗室若无军功,则不得入属籍。谓除其籍,则虽无功不及爵秩也。

〔九〕 索隐谓各随其家爵秩之班次,亦不使僭侈踰等也。

  


     令既具,未布,恐民之不信,已乃立三丈之木于国都市南门,募民有能徙置北门者予十金。民怪之,莫敢徙。复曰「能徙者予五十金」。有一人徙之,辄予五十金,以明不欺。卒下令。

  令行于民期年,秦民之国都言初令〔一〕之不便者以千数。于是太子犯法。卫鞅曰:「法之不行,自上犯之。」将法太子。太子,君嗣也,不可施刑,刑其傅公子虔,黥其师公孙贾。明日,秦人皆趋令。〔二〕行之十年,秦民大说,道不拾遗,山无盗贼,家给人足。民勇于公战,怯于私斗,乡邑大治。秦民初言令不便者有来言令便者,卫鞅曰「此皆乱化之民也」,尽迁之于边城。其后民莫敢议令。


〔一〕 索隐谓鞅新变之法令为「初令」。

〔二〕 索隐趋音七踰反。趋者,向也,附也。



  于是以鞅为大良造。〔一〕将兵围魏安邑,降之。居三年,作为筑冀阙〔二〕宫庭于咸阳,秦自雍徙都之。而令民父子兄弟同室内息者为禁。而集小(都)乡邑聚为县,置令、丞,凡三十一县。为田开阡陌封疆,〔三〕而赋税平。平斗桶〔四〕权衡丈尺。行之四年,公子虔复犯约,劓之。居五年,秦人富强,天子致胙〔五〕于孝公,诸侯毕贺。


〔一〕 索隐即大上造也,秦之第十六爵名也。今云「良造」者,或后变其名耳。

〔二〕 索隐冀阙即魏阙也。冀,记也。出列教令,当记于此门阙。

〔三〕 正义南北曰阡,东西曰陌。按:谓驿塍也。疆音疆。封,聚土也;疆,界也:谓界上封记也。

〔四〕 集解郑玄曰:「音勇,今之斛也。」 索隐音统,量器名。

〔五〕 正义音左故反。



  其明年,齐败魏兵于马陵,虏其太子申,杀将军庞涓。其明年,卫鞅说孝公曰:「秦之与魏,譬若人之有腹心疾,非魏并秦,秦即并魏。何者?魏居领阨之西,〔一〕都安邑,与秦界河而独擅山东之利。利则西侵秦,病则东收地。今以君之贤圣,国赖以盛。而魏往年大破于齐,诸侯畔之,可因此时伐魏。魏不支秦,必东徙。东徙,秦据河山之固,东乡以制诸侯,此帝王之业也。」孝公以为然,使卫鞅将而伐魏。魏使公子卬将而击之。军既相距,卫鞅遗魏将公子卬书曰:「吾始与公子驩,今俱为两国将,不忍相攻,可与公子面相见,盟,乐饮而罢兵,以安秦魏。」魏公子卬以为然。会盟已,饮,而卫鞅伏甲士而袭虏魏公子卬,因攻其军,尽破之以归秦。魏惠王兵数破于齐秦,国内空,日以削,恐,乃使使割河西之地献于秦以和。而魏遂去安邑,徙都大梁。〔二〕梁惠王曰:「寡人恨不用公叔座之言也。」卫鞅既破魏还,秦封之于、商〔三〕十五邑,号为商君。


〔一〕 索隐盖即安邑之东,山领险阨之地,即今蒲州之中条已东,连汾、晋之崄嶝也。

〔二〕 索隐纪年曰:「梁惠王二十九年,秦卫鞅伐梁西鄙」,则徙大梁在惠王之二十九年也。 正义从蒲州安邑徙汴州浚仪也。

〔三〕 集解徐广曰:「弘农商县也。」 索隐于、商,二县名,在弘农。纪年云秦封鞅在惠王三十年,与此文合。正义于、商在邓州内乡县东七里,古于邑也。商洛县在商州东八十九里,本商邑,周之商国。案:十五邑近此(三)〔二〕邑。



  商君相秦十年,〔一〕宗室贵戚多怨望者。赵良见商君。商君曰:「鞅之得见也,从孟兰皋,〔二〕今鞅请得交,可乎?」赵良曰:「仆弗敢愿也。孔丘有言曰:『推贤而戴者进,聚不肖而王者退。』仆不肖,故不敢受命。仆闻之曰:『非其位而居之曰贪位,非其名而有之曰贪名。』仆听君之义,则恐仆贪位贪名也。故不敢闻命。」商君曰:「子不说吾治秦与?」〔三〕赵良曰:「反听之谓聪,内视之谓明,自胜之谓强。〔四〕虞舜有言曰:『自卑也尚矣。』君不若道虞舜之道,无为问仆矣。」商君曰:「始秦戎翟之教,父子无别,同室而居。今我更制其教,而为其男女之别,大筑冀阙,营如鲁卫矣。子观我治秦也,孰与五羖大夫贤?」赵良曰:「千羊之皮,不如一狐之掖;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武王谔谔以昌,殷纣墨墨以亡。〔五〕君若不非武王乎,则仆请终日正言而无诛,可乎?」商君曰:「语有之矣,貌言华也,至言实也,苦言药也,甘言疾也。夫子果肯终日正言,鞅之药也。鞅将事子,子又何辞焉!」赵良曰:「夫五羖大夫,荆之鄙人也。〔六〕闻秦缪公之贤而愿望见,行而无资,自粥于秦客,被褐食牛。期年,缪公知之,举之牛口之下,而加之百姓之上,秦国莫敢望焉。相秦六七年,而东伐郑,三置晋国之君,〔七〕一救荆国之祸。〔八〕发教封内,而巴人致贡;施德诸侯,而八戎来服。由余闻之,款关请见。〔九〕五羖大夫之相秦也,劳不坐乘,暑不张盖,行于国中,不从车乘,不操干戈,功名藏于府库,德行施于后世。五羖大夫死,秦国男女流涕,〔一0〕童子不歌谣,舂者不相杵。〔一一〕此五羖大夫之德也。今君之见秦王也,因嬖人景监以为主,非所以为名也。相秦不以百姓为事,而大筑冀阙,非所以为功也。刑黥太子之师傅,残伤民以骏刑,是积怨畜祸也。教之化民也深于命,〔一二〕民之效上也捷于令。〔一三〕今君又左建外易,非所以为教也。〔一四〕君又南面而称寡人,日绳秦之贵公子。诗曰:『
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何不遄死。』以诗观之,非所以为寿也。公子虔杜门不出已八年矣,君又杀祝欢而黥公孙贾。诗曰:『
得人者兴,失人者崩。』此数事者,非所以得人也。君之出也,后车十数,从车载甲,多力而骈胁者为骖乘,持矛而操闟〔一五〕戟者〔一六〕旁车而趋。此一物不具,君固不出。书曰:『恃德者昌,恃力者亡。』〔一七〕君之危若朝露,尚将欲延年益寿乎?则何不归十五都,〔一八〕灌园于鄙,劝秦王显岩穴之士,养老存孤,敬父兄,序有功,尊有德,可以少安。君尚将贪商于之富,宠秦国之教,畜百姓之怨,秦王一旦捐宾客而不立朝,秦国之所以收君者,岂其微哉〔一九〕?亡可翘足而待。」商君弗从。


〔一〕 索隐战国策云孝公行商君法十八年而死,与此文不同者,案此直云相秦十年耳,而战国策乃云行商君法十八年,盖连其未作相之年耳。

〔二〕 索隐孟兰皋,人姓名也。 言鞅前因兰皋得与赵良相见也。

〔三〕 索隐说音悦。与音予。

〔四〕 索隐谓守谦敬之人是为自胜,若是者乃为强。若争名得胜,此非强之道。

〔五〕 正义以殷纣比商君。

〔六〕 正义百里奚,南阳宛人。属楚,故云荆。

〔七〕 索隐谓立晋惠公、怀公、文公也。

〔八〕 索隐案(六国)〔十二诸侯〕年表,穆公二十八年会晋,救楚,朝周是也。

〔九〕 集解韦昭曰:「款,叩也。」

〔一0〕正义音体。

〔一一〕集解郑玄曰:「相谓送杵声,以声音自劝也。」

〔一二〕索隐刘氏云:「教谓商鞅之令也,命谓秦君之命也。言人畏鞅甚于秦君。」

〔一三〕索隐上谓鞅之处分。今谓秦君之令。

〔一四〕索隐左建谓以左道建立威权也。外易谓在外革易君命也。

〔一五〕集解所及反。

〔一六〕集解徐广曰:「一作『』。屈卢之劲矛,干将之雄戟。」 索隐闟,亦作「钑」,同所及反。邹诞音吐反。音辽。屈音九勿反。按:屈卢、干将并古良匠造矛戟者名。 正义顾野王云:「鋋也。」方言云:「矛,吴、扬、江、淮、南楚、五湖之闲谓之鋋。其柄谓之矜。」释名云:「戟,格也。旁有格。」

〔一七〕索隐此是周书之言,孔子所删之余。

〔一八〕索隐卫鞅所封商于二县以为国,其中凡有十五都,故赵良劝令归之。 正义公孙鞅封商于十五邑,故云「十五都」。

〔一九〕索隐谓鞅于秦无仁恩,故秦国之所以将收录鞅者其效甚明,故云「岂其微哉」。



  后五月而秦孝公卒,太子立。公子虔之徒告商君欲反,发吏捕商君。商君亡至关下,欲舍客舍。客人不知其是商君也,曰:「商君之法,舍人无验者坐之。」商君喟然叹曰:「嗟乎,为法之敝一至此哉!」去之魏。魏人怨其欺公子卬而破魏师,弗受。商君欲之他国。魏人曰:「商君,秦之贼。秦强而贼入魏,弗归,不可。」遂内秦。商君既复入秦,走商邑,〔一〕与其徒属发邑兵北出击郑。〔二〕秦发兵攻商君,杀之于郑黾池。〔三〕秦惠王车裂商君以徇,曰:「莫如商鞅反者!」遂灭商君之家。


〔一〕 索隐走音奏。走,向也。

〔二〕 集解徐广曰:「京兆郑县也。」 索隐地理志京兆有郑县。秦本纪云「初县杜、郑」,按其地是郑桓公友之所封。

〔三〕 集解徐广曰:「黾,或作『彭』。」 索隐郑黾池者,时黾池属郑故也。而徐广云「黾或作彭」者,按盐铁论云「商君困于彭池」故也。黾音亡忍反。 正义黾池去郑三百里,盖秦兵至郑破商邑兵,而商君东走至黾,乃擒杀之。



  太史公曰:商君,其天资刻薄人也。〔一〕迹其欲干孝公以帝王术,挟持浮说,非其质矣。〔二〕且所因由嬖臣,及得用,刑公子虔,欺魏将卬,不师赵良之言,亦足发明商君之少恩矣。余尝读商君开塞耕战书,与其人行事相类。〔三〕卒受恶名于秦,有以也夫!〔四〕


〔一〕 索隐谓天资其人为刻薄之行。刻谓用刑深刻;薄谓弃仁义,不悃诚也。

〔二〕 索隐说音如字。浮说即虚说也。谓鞅得用,刑政深刻,又欺魏将,是其天资自有狙诈,则初为孝公论帝王之术,是浮说耳,非本性也。

〔三〕 索隐按商君书,开谓刑严峻则政化开,塞谓布恩赏则政化塞,其意本于严刑少恩。又为田开阡陌,及言斩敌首赐爵,是耕战书也。

〔四〕 集解新序论曰:「秦孝公保崤函之固,以广雍州之地,东并河西,北收上郡,国富兵强,长雄诸侯,周室归籍,四方来贺,为战国霸君,秦遂以强,六世而并诸侯,亦皆商君之谋也。夫商君极身无二虑,尽公不顾私,使民内急耕织之业以富国,外重战伐之赏以劝戎士,法令必行,内不阿贵宠,外不偏疏远,是以令行而禁止,法出而奸息。故虽书云『无偏无党』,诗云『周道如砥,其直如矢』,司马法之励戎士,周后稷之劝农业,无以易此。此所以并诸侯也。故孙卿曰:『四世有胜,非幸也,数也。』然无信,诸侯畏而不亲。夫霸君若齐桓、晋文者,桓不倍柯之盟,文不负原之期,而诸侯畏其强而亲信之,存亡继绝,四方归之,此管仲、舅犯之谋也。今商君倍公子卬之旧恩,弃交魏之明信,诈取三军之众,故诸侯畏其强而不亲信也。藉使孝公遇齐桓、晋文,得诸侯之统将,合诸侯之君,驱天下之兵以伐秦,秦则亡矣。天下无桓文之君,故秦得以兼诸侯。卫鞅始自以为知霸王之德,原其事不谕也。昔周召施善政,及其死也,后世思之,『蔽芾甘棠』之诗是也。尝舍于树下,后世思其德不忍伐其树,况害其身乎!管仲夺伯氏邑三百户,无怨言。今卫鞅内刻刀锯之刑,外深鈇钺之诛,步过六尺者有罚,弃灰于道者被刑,一日临渭而论囚七百余人,渭水尽赤,号哭之声动于天地,畜怨积雠比于丘山,所逃莫之隐,所归莫之容,身死车裂,灭族无姓,其去霸王之佐亦远矣。然惠王杀之亦非也,可辅而用也。使卫鞅施宽平之法,加之以恩,申之以信,庶几霸者之佐哉!」 索隐新序是刘歆所撰,其中论商君,故裴氏引之。藉音胙,字合作「胙」,误为「藉」耳。按:本纪「周归文武胙于孝公者」是也。说苑云「秦法,弃灰于道者刑」,是其事也。



【索隐述赞】卫鞅入秦,景监是因。王道不用,霸术见亲。政必改革,礼岂因循。既欺魏将,亦怨秦人。如何作法,逆旅不宾!





----------------------------------------------------------

全国二的小编表示看到这篇快炸了!!!!!

是幸福的感觉!

于是就扒出来三家注给大家!

北有嘉鱼

【丧病的百度知道第五弹】商君的穿越故事

听说今天全国二卷语文考了商君列传呢

【丧病的百度知道第五弹】商君的穿越故事

听说今天全国二卷语文考了商君列传呢

秦盟科普君

【入门级科普第三弹】历代秦王和他们的小伙伴(上)

秦始皇车裂商鞅?白起和李斯辅佐秦王统一六国?——不要笑,这些都是科普君和刚入坑的小伙伴们交流时听过的真实回答。所以……为了避免历史人物的强行穿越,将下面这篇文章推荐给刚刚入坑的小伙伴。

当然,历代秦王绝不只是靠一两个臣子辅佐,更多的人物信息还请各位去史书中寻找答案。

------------------------------------

【本文撰稿人】清茗落雨


周孝王时,秦先祖非子因养马有功被封为附庸;公元前770年,秦襄公护送周平王东迁有功,被封诸侯;公元前325年,秦惠文王称王;公元前221年,秦王嬴政灭六国,改称秦始皇帝,中国建立起了第一个大一统王朝。

秦的统一不是秦始皇...

秦始皇车裂商鞅?白起和李斯辅佐秦王统一六国?——不要笑,这些都是科普君和刚入坑的小伙伴们交流时听过的真实回答。所以……为了避免历史人物的强行穿越,将下面这篇文章推荐给刚刚入坑的小伙伴。

当然,历代秦王绝不只是靠一两个臣子辅佐,更多的人物信息还请各位去史书中寻找答案。

------------------------------------

【本文撰稿人】清茗落雨


周孝王时,秦先祖非子因养马有功被封为附庸;公元前770年,秦襄公护送周平王东迁有功,被封诸侯;公元前325年,秦惠文王称王;公元前221年,秦王嬴政灭六国,改称秦始皇帝,中国建立起了第一个大一统王朝。

秦的统一不是秦始皇一个人的功绩,是历代秦王共同的努力,如贾谊所说“奋六世之余烈”。几代秦王皆为经天纬地之辈,而辅佐他们的臣子都有谁呢?


·秦孝公嬴渠梁与商鞅

有名的商鞅变法就发生于秦孝公时期,“公孙鞅问秦孝公下令国中求贤者,将修穆公之业,东复侵地,乃遂西入秦,因孝公宠臣景监以求见孝公。”(《史记·商君列传第八》)。商鞅和孝公在秦国发起了一场大的变革,秦之强是法之强,虽然商鞅最后被车裂而死,但商君的法律却使秦这辆巨大的战车带着历史的车轮,撵过了六国的土地。

商鞅是卫国国君姬妾所生的公子,名鞅,姓公孙,先祖本姬姓。商鞅年轻时就好刑名之学,是魏国国相公叔座门下中庶子。公叔座病重,跟魏王讲,我这里有个小伙子,有大才能,我死之后你可以封他为相,但如果你不用他,一定不能让他活着出魏国(“痤之中庶子公孙鞅,年虽少,有奇才,愿王举国而听之......王即不听用鞅,必杀之,无令出境。”《史记·商君列传第八》)。魏王觉得你病糊涂了吧。没有听公叔座的话(“公叔病甚,悲乎,欲令寡人以国听公孙鞅也,岂不悖哉!”《史记·商君列传第八》)。

后来卫鞅听说了秦孝公的求贤令,前往了秦国,与秦孝公一起,为秦国的强大奠定了基础。

卫鞅在秦国实施变法,为了推行秦法,哪怕是太子犯了法也不能饶恕,但因为不能对太子处置刑法,就处置了太子的老师公子虔和公孙贾。

后来秦孝公去世,太子继位,公子虔一班人告发卫鞅谋反,根据秦法,卫鞅被判车裂。

《史记》里有一段商鞅逃走的描写,《战国策》里却没有,应该是司马迁编的。私以为,商鞅的死亡是必然的,商鞅变法使秦国庶民有了晋升的机会,军功爵制极大的损伤了秦国旧贵族的利益,如日中天的秦孝公可以保下商鞅,但初继位根基不稳的太子不行。且,商鞅推行的秦法需要殉道者,作为秦国第二有权势的人,太子是第一个,之后,还有谁比秦法的制定者商鞅更适合做这个殉道者的呢?朝闻道,夕死可矣。死在自己的道下,商鞅应该是开心的吧。商鞅虽死,而秦法长存。


 ·秦惠文王嬴驷与张仪、司马错

秦惠文王嬴驷时期,是属于张子的时代。张仪,魏国人,师从鬼谷子,与苏秦是师兄弟。年轻时张仪游说诸国,一次陪楚相喝酒时楚相的玉璧不见了,旁边的人说:“张仪那么穷,肯定是他干的(仪贫无行,必此盗相君之璧。《史记·张仪列传第十》)”于是将张仪抓起来拷打,张仪拒不承认,楚相没办法只好放了他。张仪成为了秦国的相国后,写信警告楚相:“当年陪你喝酒的时候我没偷你的玉璧,你却鞭打我,你现在要好好看着你的国家,我要来偷你的城池了。(始吾从若饮,我不盗而璧,若笞我。若善守汝国,我顾且盗而城!《史记·张仪列传第十》)”

张仪相秦时,秦国欲伐齐,又担心齐楚的姻亲关系,于是派遣张仪前往楚国说楚怀王,只要楚国与齐国断交,秦国愿献出商於的六百里地,还送秦国的美女给楚王,秦楚互嫁女,结姻亲之好。(“大王诚能听臣,闭关绝约于齐,臣请献商於之地六百里,使秦女得为大王箕帚之妾,秦、楚嫁女娶妇,长为兄弟之国。”《资治通鉴·张仪诓楚》)楚王很高兴,整个楚国朝堂都很高兴,只有陈軫很伤心,说秦国一定不会履约。楚王说;你不要说话,等我拿到秦国的土地。

张仪回秦国后假装摔伤,三个月没上朝。楚王认为是自己与齐国断交没断干净,就派人辱骂齐王,齐王很生气,于是和秦结了盟。张仪去信给楚王,说我给了答应你的六里地,你怎么不接呢?(“子何不受地?从某至某,广袤六里。”《资治通鉴·张仪诓楚》)

楚王知道自己被骗了很生气,陈軫说:“现在我可以说话了吧。你当时不如献城给秦王,秦楚结盟打齐国还能从齐国捞回点,现在秦齐结盟了,楚国危险了。”

楚王不听,执意派兵攻秦,结果被秦国按在地上摩擦,还丢了汉中郡,又在蓝田大战,又败了,韩魏看见了决定来分一杯羹,楚国不得不割地求和。

后来,张仪游说诸国连横攻赵,可惜还未回到咸阳惠文王就死了,秦武王与张仪关系并不好,诸国纷纷背弃连横,张仪也逃往魏国,一年后就死了。

《史记·张仪列传》中,太史公情感上倾向苏秦而轻张仪,不过大家都知道,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司马迁对秦国一向不友好。实际上司马迁的祖上是秦人。

司马错,秦国将领,司马迁八世祖,司马错最大功绩是平定了蜀国。某日,秦惠文王思考先打韩国还是先打蜀国,张仪主张先打三川和周室,司马错说:“现在秦国地小民穷,应该先打好打的地方,更何况现在蜀国内乱。打韩国和周天子不占理,会被其他国家针对的。(臣闻之,欲富国者务广其地,欲彊兵者务富其民,欲王者务博其德,三资者备而王随之矣。今王地小民贫,故臣原先从事於易。夫蜀,西僻之国也。而戎翟之长也,有桀纣之乱。以秦攻之,譬如使豺狼逐群羊......今攻韩,劫天子,恶名也,而未必利也,又有不义之名,而攻天下所不欲,危矣。《史记·张仪列传第十》)”

秦王听了司马错的话,决定攻蜀,蜀国归秦后,秦国果然更加富足。蜀国对秦国的战略作用是巨大的,秦昭襄王时期秦赵长平之战,秦国坐拥蜀国粮仓,成功拖垮赵国。

(未完待续)

猫牙森森森
裂变里的商君白白胖胖的(不是)...

裂变里的商君白白胖胖的(不是),加上滚山坡这一段emm。。。想这么画好久了,今天填坑,球球孝公别打我2333ヾ(´・ω・`)ノ

裂变里的商君白白胖胖的(不是),加上滚山坡这一段emm。。。想这么画好久了,今天填坑,球球孝公别打我2333ヾ(´・ω・`)ノ

汲汲

两不疑(秦孝公×商鞅)(ooc归我)

     

      又是一年先公祭日,栎阳宫殿奏了半晌的祭章,大雪鹅毛似的纷纷扬扬,行走的宫人婢女皆不敢抬头,待走出国君殿时畏缩更甚,更有胆小者绊了前面人的衣摆猛一个趔趄,只不过他没等到跪地就被快步上前的白衣君子一把扶住,小侍年纪尚小,战战兢兢连忙伏地,“唐突左庶长,奴罪、罪该万死。”

       卫鞅望着地上的后脑勺叹了口气,自然知道今日国君召这些人来是要盘问什么,太子案牵连甚广,不去几条人命恐难以平息,君上留公子驷在先公...

     

      又是一年先公祭日,栎阳宫殿奏了半晌的祭章,大雪鹅毛似的纷纷扬扬,行走的宫人婢女皆不敢抬头,待走出国君殿时畏缩更甚,更有胆小者绊了前面人的衣摆猛一个趔趄,只不过他没等到跪地就被快步上前的白衣君子一把扶住,小侍年纪尚小,战战兢兢连忙伏地,“唐突左庶长,奴罪、罪该万死。”

       卫鞅望着地上的后脑勺叹了口气,自然知道今日国君召这些人来是要盘问什么,太子案牵连甚广,不去几条人命恐难以平息,君上留公子驷在先公灵前问话到清晨,想必已有决断了。

     “鞅,见过君上。”

       赢渠梁在听到熟悉的声音后松了松挺得笔直的肩背,也微微松了口气,“你来了,昨夜,安否?”

 

   “臣忧君上之忧,辗转难眠。”

   “寡人已拟旨,你看看吧”,此事也算给了朝野一个交代,卫鞅看完却闭口不语只定定看着坐上的秦公,公子虔乃秦公长兄,国之重器,于公于私处以劓刑都未免太重了,这事由他挑起,梁渠宣旨之前还非要给他看一下,这是生气了......

     法理与人情向来是两条解不开的绳索,这边牵扯着那头,秦公重用卫鞅执意变法,坚定之心天地可鉴,只是在人情面前难免多有优柔,便是与他通宵争论也是有过的,这次又是涉及大哥与长子,自是难以决断。卫鞅思定走到秦公案前跪下,带着些许亲昵缓缓开口“渠梁,你生气了?”

    “寡人没有”

      卫鞅:......

   “若公子驷只是国君爱子,这事儿说大也不大,稍加惩戒也就完了,但是他不是,他是太子,公变法乃欲图强,法令要深入民心光靠严刑重典可不够,定然要朝廷数十年苦心经营,后面的秦人才会觉得秦国生来就是法律严明的,太子虽年幼却是国之储君,他若不能以法律己,谈何祖宗霸业,江山万年。”

     卫鞅看着秦公稍加缓和的脸色,想着那道言辞不善的旨意,犹疑着张了嘴“还有一事,我说了你肯定又要生气......上将军于国有大功,处以劓刑太过严厉了......”

   “放肆!”

   “说罚的是你,求情的也是你,卫鞅,寡人对你是否太过纵容了!”

    “臣妄议储君,罪该万死。”

    “你!”气的怒目圆睁的秦公殿下瞪着油盐不进的左庶长,似是要咬碎整口的牙,几息之间,气氛一直这样僵持着。

    “罢了......”刚刚还气的要掀桌子的梁渠突然软和了态度,“改为黥刑吧。”

     卫鞅本以为这次又要论个昏天黑地他才会松口,没想到这么好说话,遂起蹬鼻子上脸之心,嘴上说着是,手上却轻佻的勾着秦公批改政事用的笔在他面前的纸上写了几个字,殿中氛围瞬间旖旎了起来。他是想着和梁渠玩笑一下再顺坡下驴哄他去歇息,没想到对面那人突然郑重的抓住了他的手腕,没头没尾砸了一句“卫鞅,你可有想过自己的退路”下来。

      这话说的他动作一顿,什么叫想没想过自己的退路,变法伊始,百废待兴,谁还有那个闲功夫想这些个捉摸不定的事,回答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呆呆的看着渠梁。

     “驷儿自幼仰慕长兄,今日为变法罚了他,你有没有想过日后会有何变故?”

     “太子得上将军教导必然英明神武,公谈何忧心?”

     “你别打岔!”

      卫鞅被他握得手腕生疼,只能伸出拿着竹简的另一只手安抚的盖上了梁渠的手背,带着些许温柔爱意,“鞅微末之身,得君如此爱重,委以大任,无需退路。”

     秦国万人之上的君主仿佛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话,周身一震,情绪激荡竟难以自抑,一把搂住卫鞅,轻吻他的鬓角,字逾千金,“渠梁不负国,定也不负你。”

————

     次日,秦公旨意晓达前朝,小太子怒气冲冲拎着剑跑去了上将军府,大有伯父点头他就去取了卫鞅项上人头的架势,被嬴虔按住教训了一顿。

    “驷不服!他凭什么,公父为何如此信他,伯父你也为何如此信他,就不怕有朝一日那厮窃国吗!”

      公子虔摸了摸侄子的头,深深叹了口气。

      “吾不是信卫鞅,是信渠梁。”

    完

 

————————————我是分割线

第一次发,多多包涵啦!

劓刑还是黥刑搜了一下没有定论,割鼻子太可怕了还是刺青吧。。。

子非

【地府奇闻录】全员【完结撒花】

  chapter 14[终章]


  


  在商鞅和张仪的注视下,嬴稷又一次抱着被褥走进了白起的房里,不同的是,这一次,没有人再从里面出来。


  商鞅和张仪相视一笑,端起一旁的酒杯,深藏功与名。


  嬴驷和嬴渠梁站在他们身后,无奈摇摇头,就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岁月静好。


  怎么可能!


  地府奇闻录最近发的新刊里关于秦要一统天下的评论性文章是越来越多了,隔壁大胃王(划掉)大魏王看了还生气的直接把刚到手的地府奇闻录丢进了忘川河。


  忘川河源头边上人从众,每一位都关心着这乱世究竟由谁终止。


  天上的乌云遮挡住阳光,只有刀光剑影在其中闪...

  chapter 14[终章]


  


  在商鞅和张仪的注视下,嬴稷又一次抱着被褥走进了白起的房里,不同的是,这一次,没有人再从里面出来。




  商鞅和张仪相视一笑,端起一旁的酒杯,深藏功与名。




  嬴驷和嬴渠梁站在他们身后,无奈摇摇头,就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岁月静好。




  怎么可能!





  地府奇闻录最近发的新刊里关于秦要一统天下的评论性文章是越来越多了,隔壁大胃王(划掉)大魏王看了还生气的直接把刚到手的地府奇闻录丢进了忘川河。





  忘川河源头边上人从众,每一位都关心着这乱世究竟由谁终止。




  天上的乌云遮挡住阳光,只有刀光剑影在其中闪动。





  一匹匹战马载着骑士勇猛的冲上前去,翻涌起的是血色尸海,号角高响,战鼓擂擂,激荡着每一个人的一腔热血。





  有军士拼了命抬起手中长剑,有军士奋进全力拉开一张大弓。




  流羽飞箭下,是声声浩荡。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终于,在千军万马踏过之后,那一面秦字纛旗插在了中原版图之上。




  属于大秦的时代到了。




  那一天,整个地府都在震荡,本来国界分明的地块,竟然生生拼合在了一起。




  秦国几个老秦人看着和隔壁魏国土地突然并在一起的秦川,心里只觉五味杂陈。




  一统大业,天下归秦。




  忘川河水里映出那个王者的面庞,坚毅的眼神望着属于他的江山。




  嬴稷站在忘川河边,拍了拍早已下来的子楚肩膀:“生了个好儿子。”




  嬴驷抬头看了看天空上的明月,这月光终是洒在了大秦千千万万户人家的窗台之上。




  嬴渠梁看了一眼身旁的商鞅,回想起了过去变法时的种种艰辛:“商君呐,秦国,终,大出天下矣。”




  那站在高台上的王者,一身秦人喜好的黑色王袍,流光冠冕下是熠熠生辉的眼瞳。





  “始皇万年。”底下人这样唤着。




  始皇帝,天下,第一个皇帝。




  一声龙吟自遥远的天际悠悠荡来,荡开天上乌云。




  “秦,终,一统天下!”













(电视剧快出了,祖龙的故事大家自己去看吧。给他们完美的结局,后面那些糟心事忽略忽略(*/ω\*)


那么,这一刻开始,更新了不知道多少个字只有14chapters的地府奇闻录到此为止了。


地府当然一直会在,他们的故事不由我管了。


哈哈哈哈哈,完结撒花!)


薤露北辰

【分析】商君家世考(新)

旧版是这个——
http://polaris-dew.lofter.com/post/1cc00b85_eace334

更喜欢旧版结论的可以无视这个,毕竟其实同样都是我在瞎编。

更改之前结论的主要原因是,我相信了胡亥十二岁论以后对商君年龄的认知又大幅更新了,我不得不相信被公叔痤称之为“年虽少有奇才”的商君……大概其实是十五六岁(甚至更小)吧。

【捂脸嚎叫.jpg】

于是自然而然地,对商君他爹是谁的寻找就应该再降一代看看。

整理完资料我不禁仰天长啸,商君他爹其实是卫成侯真的太合理了!完美结合了“商君者,卫之诸庶孽公子也”和公孙氏这两大问题。

之前因为我只读史记没有发现,今次翻《战国史...

旧版是这个——
http://polaris-dew.lofter.com/post/1cc00b85_eace334

更喜欢旧版结论的可以无视这个,毕竟其实同样都是我在瞎编。

更改之前结论的主要原因是,我相信了胡亥十二岁论以后对商君年龄的认知又大幅更新了,我不得不相信被公叔痤称之为“年虽少有奇才”的商君……大概其实是十五六岁(甚至更小)吧。

【捂脸嚎叫.jpg】

于是自然而然地,对商君他爹是谁的寻找就应该再降一代看看。

整理完资料我不禁仰天长啸,商君他爹其实是卫成侯真的太合理了!完美结合了“商君者,卫之诸庶孽公子也”和公孙氏这两大问题。

之前因为我只读史记没有发现,今次翻《战国史料编年辑证》……诸君,卫成侯是被魏惠王废了以后扶了卫国公室的另一支上去啊。

那么岂不是很合理吗?因为他被废了不能打他这开始算,只能从卫声公开始算,所以说是公孙……

顺便,他被废的时候商君还活着。

(商君:爹?什么爹?)

池莳
千年维新的商君(快去买)

千年维新的商君
(快去买)

千年维新的商君
(快去买)

十七

商鞅x老卫

其实商君换位韩信更合适……
商鞅:我似乎看到了你的明天。

卫青:不会

商鞅:你倒是对你那位皇帝如此自信。你难道忘记了主父偃张汤之流?凭什么认为你会例外?

卫青:因为倘若有那么一天,无需陛下动手,青自己了断。

卫青:何况,青似乎是撑不到那个时候了。

元封五年,帝国二璧,皆已碎。

其实商君换位韩信更合适……
商鞅:我似乎看到了你的明天。

卫青:不会

商鞅:你倒是对你那位皇帝如此自信。你难道忘记了主父偃张汤之流?凭什么认为你会例外?

卫青:因为倘若有那么一天,无需陛下动手,青自己了断。

卫青:何况,青似乎是撑不到那个时候了。

元封五年,帝国二璧,皆已碎。

子非

一起去钓鱼吧

全员cp(大概。


小段子。


①.


魏冉钓鱼,坐在河边,翘着二郎腿,鱼钩上挂着的是鲜活鲜活的,顶好的鱼饵——白起。


咕噜咕噜~


“鱼这么快上钩了?”魏冉探头看了看,用力往上扯了扯鱼竿,就看着下头有什么东西冒头了,再猛地往上一提拉,


好家伙!


可大一只稷鹅了!


②.


芈八子坐在河边使唤着魏丑夫拉着鱼竿,她这鱼竿上的鱼饵可金贵了,不好抓呢!


可不是,鱼钩上勾着的可不就是那张仪嘛!


魏丑夫看着时间差不多,让芈八子往水里看,水里的鱼钩上下动了几下。


看来是上钩了!


魏丑夫拉着鱼竿往上提——


好重……


哗啦啦!...

全员cp(大概。


小段子。





①.


魏冉钓鱼,坐在河边,翘着二郎腿,鱼钩上挂着的是鲜活鲜活的,顶好的鱼饵——白起。


咕噜咕噜~


“鱼这么快上钩了?”魏冉探头看了看,用力往上扯了扯鱼竿,就看着下头有什么东西冒头了,再猛地往上一提拉,


好家伙!


可大一只稷鹅了!














②.


芈八子坐在河边使唤着魏丑夫拉着鱼竿,她这鱼竿上的鱼饵可金贵了,不好抓呢!


可不是,鱼钩上勾着的可不就是那张仪嘛!


魏丑夫看着时间差不多,让芈八子往水里看,水里的鱼钩上下动了几下。


看来是上钩了!


魏丑夫拉着鱼竿往上提——


好重……


哗啦啦!


一阵水声,魏丑夫被扯的往后退了好几步,吓得坐在一边嗑瓜的芈八子都站了起来。


将将站稳了,这会儿再往水里看,好嘛,鱼没钓到,饵也被叼走了!


看来今天他们是享受不成绝美的驷鹅了,唉。











③.


车英和景监一人拿着个鱼钩站在河边,比试谁先钓上鱼来。


他们的鱼饵是上好的肥羊炖!


车英正认认真真地盯着自己的鱼钩,就听着旁边一阵水声,扭头一看,景监正用力扯着鱼竿,鱼竿都弯的仿佛马上要断了一般,可见这鱼的份量。


再往水里一瞧,哟!


是商鞅!


还挺肥!


车英正遗憾自己输了比试,要请景监喝酒去了,这边的鱼钩也有动静了,再往下一看,吓得他手里的鱼竿都掉了。


这鱼……长的也太像君上了吧。


又是哗啦啦水响,景监手里的鱼竿终于受不住,断成两截,飞了出去。


……


“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再比?”


“行,我看此处风水不好。”







④.


甘茂坐在河边,两只手紧紧握着鱼竿。


不是他谨慎,是这鱼饵有些重。


一口大鼎呢!


这饵刚下好没多久,就哗啦有动静了。


往上一提溜,嘿,就给他猜中了是荡鹅!


据说这荡鹅,特别好钓,只要饵是鼎,准上钩!


这会儿一看,还真没错!


甘茂嘿嘿笑了几声,想着今晚的美景。













【期中考鸽两三周Orz】


忆绝涯

【嬴驷视角】【青山松柏】纯史向。

#谢谢小妈作法自毙##这个梗太妙了#

深更露重,兀自研读,却忽闻公父急召驷入宫。

公父近来身体欠佳,莫非……

形色匆匆至咸阳宫内,却不见宫女侍卫,心下疑虑更甚,复加快几许脚步。

见公父坐于榻上,商君立于身侧,皆面色凝重。

与人一拜道“公父如此急召,可是有事要托于驷?”

“驷儿,为父自知时日不久,而我秦之江山必传你手,趁我清醒,为父将治国说与你听。”

闻言不复往日嬉笑样貌,对人深深一礼,“儿洗耳恭听。”

“我秦居于西隅,幸得先父英勇方有一方更广之土地。后天佑我秦,得商君入秦,变法图强,方有今日之胜。我儿当克己勤勉,此事寡人倒是放心。”

“只是唯我秦法根基尚未稳固,故叫你来一同商...

#谢谢小妈作法自毙##这个梗太妙了#

深更露重,兀自研读,却忽闻公父急召驷入宫。

公父近来身体欠佳,莫非……

形色匆匆至咸阳宫内,却不见宫女侍卫,心下疑虑更甚,复加快几许脚步。

见公父坐于榻上,商君立于身侧,皆面色凝重。

与人一拜道“公父如此急召,可是有事要托于驷?”

“驷儿,为父自知时日不久,而我秦之江山必传你手,趁我清醒,为父将治国说与你听。”

闻言不复往日嬉笑样貌,对人深深一礼,“儿洗耳恭听。”

“我秦居于西隅,幸得先父英勇方有一方更广之土地。后天佑我秦,得商君入秦,变法图强,方有今日之胜。我儿当克己勤勉,此事寡人倒是放心。”

“只是唯我秦法根基尚未稳固,故叫你来一同商议。”

公父所虑亦驷之所虑,秦法虽行,却有宗室虎视眈眈,纵无偏私,损其宗室之利也,驷所愁者便是恐难以说服那帮顽固不化之辈。

正自思索,见商君起身与公父耳语,其眸坚毅,其色比之以往更添肃穆。

公父听罢却是久久不语,仔细观之,见其眸中竟含星许泪光,只得压下自己心性,耐心等其开口,听得公父长叹一声道“罢了,也好。”

“鞅有一计,说与太子听。”

“商君请讲。”

“欲存秦法,昔年谢太子自幼聪慧,3岁便可为立法演那场戏。只是以太子一事仍不足以让秦法根基永固。”

“故鞅以为,还当以立法之人祭我秦法。鞅早将生死置之度外,鞅所求者唯秦法永存!”

闻言心下不由一惊!何等大义!又是何等奇谋!

再观公父似是不忍再听。

驷非我父,只有敬君之心,却无怜君之意。

终是开口:“谢商君高义!”

“太子请看,臣自函谷关始,假意归魏,再回商於,领兵伐郑县。是时便可治鞅谋逆之罪!”

闻言心下更是一惊!面上犹自不动声色,却是由衷叹道“商君待己尚且如此,果是尽公不顾私之人。嬴驷感佩!”

公父终是复又开口,驷闻之有哽咽之声,“秦有商君,是秦之幸也。”


而今先父已去,商君已逝,便由寡人,保我秦法万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