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11467浏览    941参与
万仞山

给美丽鲸鲸写的id我太丑了我先反思一会儿虽然以弱换强是我赚了

给美丽鲸鲸写的id我太丑了我先反思一会儿虽然以弱换强是我赚了

如烟的树枝

平时一般周末节假日在线

最近学业繁忙(草)有缘见

等到1月中旬期末考结束我就天天出现在lof

我有时候会意念回复 如果发现了请敲敲我

坑会填的只要我记得

平时一般周末节假日在线

最近学业繁忙(草)有缘见

等到1月中旬期末考结束我就天天出现在lof

我有时候会意念回复 如果发现了请敲敲我

坑会填的只要我记得


zys96319m23
可能是个假香槟吧

还有什么比室友在打语音电话  我兴奋吧啦的对着她讲了一大堆话  然后她指着自己的耳机让我小声更让人尴尬的事了吗

还有什么比室友在打语音电话  我兴奋吧啦的对着她讲了一大堆话  然后她指着自己的耳机让我小声更让人尴尬的事了吗


みおみお

最近沉浸在参企的oc乐园里

最近沉浸在参企的oc乐园里

加载图片失败
瞎摸鱼初三没什么时间画画了,估...

瞎摸鱼
初三没什么时间画画了,估计以后不会怎么更新。我要认真学习!(大概吧)

瞎摸鱼
初三没什么时间画画了,估计以后不会怎么更新。我要认真学习!(大概吧)

。。。。。

其实视频里不是只有沙雕的。吧

其实视频里不是只有沙雕的。吧

无情草稿流选手疯羊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卅哩歌

安迷修你被绑架了就眨眨眼

安迷修你被绑架了就眨眨眼


我的宇宙还很远

『珑诺』娃哥很拽 番外篇(上)—我的女孩

  

  记忆变成混沌,李泽珑在梦里惴惴不安地走动,周围的场景像是傍晚的公园。直到她看到长凳上的一只小猫,才停住了脚步。

  她蹲下来看着那只小猫,觉得小猫很熟悉。

  小猫不知为什么脸上挂满了泪珠,她对着李泽珑喵喵叫,但是李泽珑却听懂了。

 

  小猫很委屈地对李泽珑说,自己弄丢了一个女孩。

  李泽珑一愣,告诉小猫,自己好像也弄丢了一个女孩。

 

  “我要去找她了,你呢?”

  小猫给李泽珑留...

  

  记忆变成混沌,李泽珑在梦里惴惴不安地走动,周围的场景像是傍晚的公园。直到她看到长凳上的一只小猫,才停住了脚步。

  她蹲下来看着那只小猫,觉得小猫很熟悉。

  小猫不知为什么脸上挂满了泪珠,她对着李泽珑喵喵叫,但是李泽珑却听懂了。

 

  小猫很委屈地对李泽珑说,自己弄丢了一个女孩。

  李泽珑一愣,告诉小猫,自己好像也弄丢了一个女孩。

 

  “我要去找她了,你呢?”

  小猫给李泽珑留下这句话之后,便纵身一跃跳进灌木丛里消失不见了。

 

  李泽珑站起身,又坐回了长椅上,还来不及思考什么,一群鸽子降落在李泽珑面前,可是李泽珑却没有面包屑可以给她们。

  鸽子们在地上探头走着,又突然摇身变成了一张张乐谱,一阵风吹来,乐谱被吹得一塌糊涂。一些被吹到天上,一些被吹到喷泉里,一些被吹到灌木丛里,一些还在脚边打转,纸张划拉着地板发出剐蹭的声音。

  她觉得喉咙变得很干涩,只好吞咽着口水。

  李泽珑隐隐约约记得自己在这个月里写了几首音乐,好像还难得地唱了情歌。不过现在,好像又唱不出口了,就连自己亲手写下的每个音符,也不知道为什么变得一点印象也没有。李泽珑捡起脚边的乐谱,乐谱上的内容却在指尖碰到的那一刹那消失不见了。

 

  “该走了。”

  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的声音,李泽珑一下子被拉出了梦境。

  睁开眼睛时,周围一片漆黑。

 

  “嘿!”

  李泽珑朝着里面的房间喊了一声。没有人回应。

  怎么会有人回应?自己一直都是一个住的。

  李泽珑挠挠头。

 

  大家总是说,一个人睡午觉睡到晚上时,醒来的时候最失落。

  这个午觉像睡了一个月般漫长,李泽珑觉得头变得很沉重,隐隐约约还有些呕吐感。

  兴许是在沙发上睡感冒了。

  她站起身来,脚却感觉踢到了什么东西。

  那一束勿忘我瘫软在地上,没有了生气。

  温室的花跌在冬天时候冰冷的地砖上,没有暖气,也没有水分,只好扶着地面缓缓衰弱。

 

  李泽珑捡起那束花,突然觉得这个冬天很冷。

 

 


  回家方向背对着夕阳。

  洪一诺脚步拖沓地走着,看着前方地面自己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

  就像被放慢动作的默片一样,感官变得迟钝。直到在和妈妈拥抱过后,和朋友聊天过后,洪一诺才发觉自己蹲在房间角落的抽噎并不小声。

  手里紧紧攥着的手机还震动个不停,朋友问候的消息不停发来,洪一诺一条也不想点开。

 

  李泽珑,你太讨厌了。

 

 

 

  不让糟糕情绪完全入侵的方法就是让自己忙碌起来。洪一诺在街角的花店找了兼职,店主是个女生,还有另外一个店员也是女生,两个姐姐都很照顾洪一诺,偶尔还会请她吃饭。

  虽然说是花店,洪一诺时常看着琳琅的花架,却找不到她想找的花。

 

  “姐姐,这里有没有一种淡蓝色的小花?”

 

  “之前温室里还有一束勿忘我,不过前几天被一个女生拿走了。”

 

  洪一诺没有回答她,她盯着桌前小盆栽里长出的嫩芽出了神。

  是李泽珑吗?

  原来那束花叫做勿忘我,那么为什么反倒是你忘记我了呢?

  洪一诺的思绪延开来,一丝一缕仍旧缠绕在李泽珑身上。

 

  洪一诺很聪明,她知道一些空间布置的格局设计和花盆摆放的讲究之处,也会提前看好天气预报去收拾花的棚子和温室,还知道两个姐姐一起进厕所的时候自己要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但是她却不知道,和李泽珑的再一次见面会来的这么快。

  冬天的冻雨实在是恼人。洪一诺和花店姐姐来不及打伞便忙着收拾门外的花盆。雨虽然还不算很大,却把她的肩头和额前的刘海都彻底打湿了。

  原本纤白的指节被冻得通红,洪一诺冷得打颤,只觉浑身上下都在起鸡皮疙瘩。她搓搓手,呼出一小团白气。

  花盆底下流出的雨水和屋内湿淋淋的脚印匀在一起,变成一滩狼藉的忙碌。

  “二,四,六,八...”

  洪一诺清点着花盆,发现还漏了一盆月季在外面。她毫不犹豫地再次淋着雨走出去,却在门口驻足。

 

  与李泽珑分开后,洪一诺在很多很多的时候都想过她们再次见面的场景。

  也许在繁忙的大马路边,变化的红绿灯路口下,地铁的出站口,或者某个商场的电梯门前,可能会有只是作为普通陌路人的一瞥,或者只是擦肩而过。

   

  一把黑色的伞笔直地立在手中,另一只手抓着剩下的那盆月季。

  她的脸被伞沿遮住了,咖啡色的毛呢大衣一丝不苟地挂在她的身上,黑色短靴的鞋头溅上了几点泥点。

 

  幸亏洪一诺并不懈怠每一朵花,也幸亏李泽珑愿意在意这朵花。

  李泽珑收起雨伞抖了抖伞布上的雨水,看见了洪一诺。

 

  “你好....”

  洪一诺直盯着李泽珑的眼神过于强烈,让李泽珑有些怀疑自己脸上是不是沾了什么东西。

  李泽珑还没来得及再开口问什么,就被突然扑过来的洪一诺打断了。

  这个瘦瘦小小的女孩紧紧地抱着自己,李泽珑没有推开她,还莫名其妙有了一股想流眼泪的冲动。

  直到李泽珑开始觉得拿着花盆的手有点酸,洪一诺才松开了她。

 

  李泽珑觉得她认识那个女孩。

  可是她不认识。

 

  李泽珑把花盆放在一边,看着洪一诺还没擦干的刘海,对她说,

 

  “你像一只被雨淋湿的小猫。”

 

   洪一诺笑了。

 

  说了几句客套的感谢,李泽珑就离开了。

 

  洪一诺看着她的背影,捏紧了衣角。

 

 

  我还是被雨淋湿的小猫。

  只是这一次,你不会带我回家了。

 

 

  李泽珑回家后过了一个礼拜,总觉得家里的布置少了点什么,李泽珑摸摸沙发又摸摸柜子,决定来个大扫除清理一下屋子。

  忙活了一下午,就只剩下地板还没有清理了。

  虽然说日常都会偶尔扫扫地,但是李泽珑总是偷懒不扫桌子底和沙发下面,所以每次大扫除的时候,总是会从下面扫除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比如说,喝醉时无意识藏在沙发下的红酒瓶木塞,或者是哪张找了很久的乐谱。

 

  李泽珑贴近地板,往沙发底下看。一片昏暗中不知道有什么东西隐隐约约有一点反光。她费力地把扫把伸进去捞,一下捞出了一根羽毛。

  这是什么?

  家里好像也没有养过鸡啊?

  她又费力一捞,捞出一根棍。

 

  这是...逗猫棒?

 

  李泽珑滞住了动作。地上那根逗猫棒已经沾满了灰尘,反光的东西应该是上面的铃铛,上边还绑着羽毛和一团驼色的毛球。

  脑袋里某块记忆好像被猛击了一下,她紧闭双眼,不愿意让这一点东西溜走。

 

  “就叫娃哥吧。”

 

  “娃哥你看,这是什么。”

 

  “一闪一闪亮晶晶,漫天都是小星星。”

 

  “我..我叫洪一诺。”

 

  再一次睁开双眼的时候,李泽珑甩开手里的扫把,不顾一切地冲出门往花店跑去。

 


  小猫,我也要去找我的女孩了。


............................

tbc

  重新遇见啦,再次遇见的时候,洪一诺笑了,李泽珑虽然什么都不记得了,却反倒莫名想哭,不知道大家能不能体会这种感情。

  开了篇番外篇,不过我只分了上下篇,这算是个故事的延续吧大家也可以当作结局看,当然还有一篇下篇。本来也想过要不直接当作第十一章,但是我想着,娃哥的部分已经结束了,接下来是洪一诺和李泽珑的另一部分,所以还是放在番外篇里啦。

  这个是上篇,还是交代一下剧情,然后相信我,苦尽甘来,下一章一定甜甜甜甜甜!

 

naga$awa

怎么说,我画画还是有在东学西学

这么画画那么画画

虽然不会

但还是画的挺开心

怎么说,我画画还是有在东学西学

这么画画那么画画

虽然不会

但还是画的挺开心


Kealsen

从头开始

走到你的终点

然后停止

从头开始

走到你的终点

然后停止

刘太大

安安真的好帅!!!

不想写论文所以抓紧时间摸了鱼!(

安安真的好帅!!!

不想写论文所以抓紧时间摸了鱼!(

半夜發現As倒在面碗裡。
深夜發圖。zzZZ、晚安唷。

深夜發圖。zzZZ、晚安唷。

深夜發圖。zzZZ、晚安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