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啊啊啊

2192浏览    254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09 02:32
Tarjei

【朱白】当街热吻


*论当街热吻的一系列后果

————————

1.

  

  微博的娱乐板块被朱白包圆儿了。

  他两离社会新闻就差那么一点儿。

  热搜前头顶着个爆,一路势如破竹不容阻挡的冲了上来。

  【朱一龙白宇当街热吻!!!】

  连着三个感叹号,可见一众网友有多激动,就跟被掐住脖子的尖叫鸡一个样儿,恨不得钻进屏幕里嗷嗷叫唤。

  

  2.

  

  此次事件比当初某花旦突然官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热搜将将突破前三,微博就死机了,这个时候比一众网友更着急的,无非就是坐在格子间的程序员小哥儿了。

  

  3.

  

  图有点模糊,是在一处...


*论当街热吻的一系列后果

————————


1.

  

  微博的娱乐板块被朱白包圆儿了。

  他两离社会新闻就差那么一点儿。

  热搜前头顶着个爆,一路势如破竹不容阻挡的冲了上来。

  【朱一龙白宇当街热吻!!!】

  连着三个感叹号,可见一众网友有多激动,就跟被掐住脖子的尖叫鸡一个样儿,恨不得钻进屏幕里嗷嗷叫唤。

  

  2.

  

  此次事件比当初某花旦突然官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热搜将将突破前三,微博就死机了,这个时候比一众网友更着急的,无非就是坐在格子间的程序员小哥儿了。

  

  3.

  

  图有点模糊,是在一处餐厅的门口阴影里,戴着标志性渔夫帽的白宇被戴着棒球帽的朱一龙单手搂在怀里,头抵着头吻得难舍难分,难得是朱一龙左手还夹着一根燃了一半的烟,照片里别的都模糊,唯独这根烟拍的一清二楚,看着就跟特意去拍这根烟意外拍到激吻的朱一龙白宇,不过重点丝毫不偏,毕竟这可是两个当红一线,男明星男演员啊!

  

  4.

  

  两家粉丝第一时间涌进去辟谣,言辞凿凿的说着都是p图,个别激进粉丝破口大骂,爆料的博主能忍吗,那必须不能忍,一个两个跟打不死的小强似得,咋那么顽强那么固执呢,是不是非得社会人给你一巴掌。

  

  于是当天下午微博就又被迫瘫了一次。

  

  5.

  

  这次可是高清无码,堪比3D大片长达五分钟的视频,清清楚楚的看到这次激吻事件的前前后后,从博主放出来的视频里可以看到,先是白宇从里面走出来掏出烟点上,估计是怕被拍,还特意往后面缩了两下,刚靠上墙,抽了大概那么一口,估计那口烟还没吐出来,就看到朱一龙急匆匆的从里面出来,四处张望了两下看到靠在墙边抽烟的白宇,看着侧脸一下严肃起来,薄唇紧紧的抿着,三两步走过去夺过白宇手里的烟,然后像是说了两句什么,白宇讨好的冲他撒娇卖乖,朱一龙应该是没绷住笑了出来,白宇顺势就搂了上去,朱一龙伸手搂住他的腰,一低头一抬头,就这样亲到了一起。

  

  博主甚至带上了三个狗头,并说【还有有声版本哦,还要看吗?小辣鸡们?】

  

  好气哦,看也不行不看心痒,双方粉丝可算是消停了一会,都等着正主出来辟谣。

  

  6.

  

  辟谣是不可能辟谣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刚好第二天白宇要去参加一个品牌活动,给美妆品牌做了推广代言,打扮的光鲜亮丽的就去了,工作室看着自家老板,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兴许是那别扭的站姿吧。

  

  7.

  

  【昨天爆料说您和朱一龙当街热吻,请问您有什么想解释的吗!!】

  

  白宇不着痕迹的退后了一步,脸上笑眯眯的“哎?什么?”

  

  装傻。

  

  记者不死心,又问“有人爆料说你和朱一龙是恋人,请问是真的吗??”

  

  白宇“是恋人啊”

  

  记者“!!”

  

  白宇“沈巍和赵云澜可不就是恋人”

  

  记者“……”

  

  8.

  

  小宇宙扬眉吐气,纷纷拍掌叫好,看了白宇的新视频恨不得立马出去热舞一曲,看到没有!我们哥哥根本不想提你们!看到没有!

  

  小笼包气歪了嘴,好你个白宇,我们哥哥对你不离不弃真心实意,你居然敢不认!

  

  于是又一次掀起网络大战,也没觉得自己的想法有问题。

  

  9.

  

  终止这场战斗的是朱一龙的一条微博

  朱一龙:我们不是吗? 并艾特白宇。

  

  小笼包懵逼,哥哥你要被绑架了就眨眨眼,我们扛炸药包也要救你的啊!!

  

  还没等小宇宙下场骂倒贴,白宇的一条微博就仿若九寒天的一盆冷水,朝着她们兜头泼下。

  

  白宇转发朱一龙:手动狗头表情包。

  是鸭!

  

  小宇宙傻眼,是什么?

  

  10.

  

  朱一龙评论白宇:不许抽烟!

  白宇回复朱一龙:那亲你好不好呀!

  

  11.

  

  当街热吻是真的。

  

  


——————end

👀

  

肥宅本宅

海外年度动画大奖出来了!!!

原地爆炸BOOOM!!

冰上的尤里大满贯啊啊啊啊啊啊!!!

Crunchyroll 年度动画奖项一共14个,除了年度最佳动画大奖28号出结果,剩下的13个都结果今天出了。
yoi被提名了7个奖项,除了大奖还未公开,赢了6个。。。。
_(:3」z)_。。。。。。。

几乎都是压倒性的胜利,特别是best couple,vikturri胜出的比例太高了,我看到都是害怕.jpg

连奖的设计都是金戒指哈哈哈哈哈哈官方你们很棒哦哈哈哈哈哈

全球吸冰群众都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开心啊啊啊啊啊!

海外年度动画大奖出来了!!!

原地爆炸BOOOM!!

冰上的尤里大满贯啊啊啊啊啊啊!!!

Crunchyroll 年度动画奖项一共14个,除了年度最佳动画大奖28号出结果,剩下的13个都结果今天出了。
yoi被提名了7个奖项,除了大奖还未公开,赢了6个。。。。
_(:3」z)_。。。。。。。

几乎都是压倒性的胜利,特别是best couple,vikturri胜出的比例太高了,我看到都是害怕.jpg

连奖的设计都是金戒指哈哈哈哈哈哈官方你们很棒哦哈哈哈哈哈

全球吸冰群众都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开心啊啊啊啊啊!

卜枝恶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NiNE-九山大爷(开学长弧)

最近突然很忙,考试啊补课啊什么的都来了ᕕ( ᐛ )ᕗ

很神奇的两个星期没有一位画师回复我(无授权+无已授权的图存货ing)

所以最近一星期只更一次也是可能的

说个题外话,我同好说:“你根本就不需要要授权,一翻tag一堆都是无授权的,又没人在乎有没有授权,你那么干又不讨好,别要了。”

我想反驳她,可是突然组织不了语言

说真的,我现在真的挺(不知道怎么形容了)...累了也许吧...不想干了,不管怎么努力也是没用的,努力了的作品也只会被其他人直接复制粘贴掉变成其他人的。

我不打水印是因为我不想影响观看体验,我一打就有人来说:“明明是搬运的为什么要打自己的水印?”我也解...

最近突然很忙,考试啊补课啊什么的都来了ᕕ( ᐛ )ᕗ

很神奇的两个星期没有一位画师回复我(无授权+无已授权的图存货ing)

所以最近一星期只更一次也是可能的

说个题外话,我同好说:“你根本就不需要要授权,一翻tag一堆都是无授权的,又没人在乎有没有授权,你那么干又不讨好,别要了。”

我想反驳她,可是突然组织不了语言

说真的,我现在真的挺(不知道怎么形容了)...累了也许吧...不想干了,不管怎么努力也是没用的,努力了的作品也只会被其他人直接复制粘贴掉变成其他人的。

我不打水印是因为我不想影响观看体验,我一打就有人来说:“明明是搬运的为什么要打自己的水印?”我也解释了很多次:不打会被盗图。但是打也会被盗,你要我怎么办?

别人发了无授权的作品,随便打个【无授权汉化,如侵权立删】。我发了个授权的,和那个无授权发的一样(图),就被人私信说我蹭热度要求我删除,我说对方是无授权,我是有授权的。那人说:“谁在乎呢,反正没有小警察告诉原作者,原作者就不会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都是些负能的东西,抱歉 

可以梦见你是我的过人之处

我说
大虎!你能不能不要不是戴俩帽子就是把帽子折起来!背着玫瑰花吃星光城的火锅好吃吗?啊啊啊!?

白菜!我昨天已经为你哭的稀里哗啦了,但是你能不能不要人家一去哪!你就发嗲撒娇啊啊啊啊!?

我的承受力,现在比dwjj还弱了😭

你们就rua我们吧😭

我说
大虎!你能不能不要不是戴俩帽子就是把帽子折起来!背着玫瑰花吃星光城的火锅好吃吗?啊啊啊!?

白菜!我昨天已经为你哭的稀里哗啦了,但是你能不能不要人家一去哪!你就发嗲撒娇啊啊啊啊!?

我的承受力,现在比dwjj还弱了😭

你们就rua我们吧😭

可以梦见你是我的过人之处

真的好卑微

一群女的这么卑微吗!?啊?

不是我说!人家本来就隔三差五见面。

这么激动搞什么!!!

真没出息,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群女的这么卑微吗!?啊?

不是我说!人家本来就隔三差五见面。

这么激动搞什么!!!

真没出息,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可以梦见你是我的过人之处

    白老师采访   (请自己找糖磕,我不发糖)


       大家好!今天为大家首先带来的是白老师的采访!相信大家都很期待啦!那么,让我们一起走近今天的“五四青年”白宇!!


“白老师好!首先,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那么这次参与五四晚会的录制您会紧张吗?”
“紧张是肯定的,但是有……咳咳,我的粉丝在台下的支持,我觉得我一定要表现好一些!”


“那很多粉丝都说您太紧张了,读稿子都结巴了,想必您真的很重视这次的表演了。”
“咳咳,是的。因为有很重要的人在台下看着,总是有些紧张...

    白老师采访   (请自己找糖磕,我不发糖)


       大家好!今天为大家首先带来的是白老师的采访!相信大家都很期待啦!那么,让我们一起走近今天的“五四青年”白宇!!


“白老师好!首先,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那么这次参与五四晚会的录制您会紧张吗?”
“紧张是肯定的,但是有……咳咳,我的粉丝在台下的支持,我觉得我一定要表现好一些!”


“那很多粉丝都说您太紧张了,读稿子都结巴了,想必您真的很重视这次的表演了。”
“咳咳,是的。因为有很重要的人在台下看着,总是有些紧张的,还有就是作为青年人的一份子,我觉得自己要做好榜样。认真的完成这次的任务。嗯。”
“那重要的人是……”
“哈哈哈,就是总导演啊,还有我的粉丝啊。”


“嗯,那您看其他人的彩排了吗?您觉得怎么样。别人被您看有紧张吗”
“我看了呀,我出去又偷偷看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觉得他……们完成的非常好!唱的很好听。”
“好的”


“哦~那您这么早的飞机赶到南京,您昨天晚上有休息好吗?会不会觉得很累啊,我们会特别心疼的。”
“心疼,嗯确实。其实还好,我们结束了还去吃了个火……宵夜,我觉得还是很开心能参与到晚会的录制的。”


“那您在录制自己vlog的时候的wink,很多粉丝都说太甜了!请问拍摄人员有被您甜到吗?”
“拍摄人员有没有甜到我不知道,围观群众总是甜到了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您为什么会想到在那个通道上录呢?”
“主要是,我去厕所回来的时候觉得那地儿挺好就直接录了。”


“好的。那您有什么话想对爱您的粉丝说吗?”
“感谢你们支持我,谢谢,爱你们❤”
“那您有什么话要对您爱的人说吗?”
“话就不必说了就……(wink)”
“妈呀!谢谢白老师接受我们的采访!希望老师以后越来越好。”
“好的谢谢!”


好的。白老师的采访结束了,大家是否感到意犹未尽呢?那么请关注我们红白社的后续采访!由小光为我们带来朱老师的采访。那么南京的采访就这样啦!谢谢大家的关注,比心!!!


(别问,不是我拍的,人家没对我笑的那么甜)


申明一下,这是脑洞哦!是我写的北北太真实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愈行愈远的包[消失人口]

魔道祖师【温启】花心 《全文完结》

01

蓝启仁和温若寒也是在姑苏听学的时候认识的。 

那时,温家还未到一家独大的地步。

讲课的当然不是蓝启仁,而是同样学生认为迂腐古板的一位老先生。

蓝启仁第一次见温若寒,是在云深不知处的后山。

温若寒着一身太阳纹衣,轻轻倚靠在那棵对下,哼着不知名的调子。

“轻狂”那是蓝启仁对温若寒的第一印象。

02

再见温若寒就是在那室里。

温若寒那时已经结丹,颇具盛名。

蓝启仁周围的世家子弟都去温公子旁讨好地巴结奉承。

只有四位故人在身旁,是云梦江氏的公子和随从,眉山虞氏的小姐

还有一位说是师承抱山散人的藏色散人。

温若寒并未理会旁边这些人,尤其,是那个口水都快到脸上了的...

01

蓝启仁和温若寒也是在姑苏听学的时候认识的。 

那时,温家还未到一家独大的地步。

讲课的当然不是蓝启仁,而是同样学生认为迂腐古板的一位老先生。

蓝启仁第一次见温若寒,是在云深不知处的后山。

温若寒着一身太阳纹衣,轻轻倚靠在那棵对下,哼着不知名的调子。

“轻狂”那是蓝启仁对温若寒的第一印象。

02

再见温若寒就是在那室里。

温若寒那时已经结丹,颇具盛名。

蓝启仁周围的世家子弟都去温公子旁讨好地巴结奉承。

只有四位故人在身旁,是云梦江氏的公子和随从,眉山虞氏的小姐

还有一位说是师承抱山散人的藏色散人。

温若寒并未理会旁边这些人,尤其,是那个口水都快到脸上了的金光善。

径直走到蓝启仁旁,伸出手说

“蓝二公子交个朋友吧”

蓝启仁并未理会。

03

今日,蓝启仁似乎特别生气。原因嘛?

就是温公子了。

温公子被女修围了个水泄不通,蓝启仁恰好从身旁经过。

温若寒大喊:“各位姐姐,各位姐姐我有喜欢的人了,唉,对,就是这位。”

顺手指向前边恰好经过的蓝启仁,蓝启仁背一僵,缓缓地转过身。

温若寒大喜过望,拉着蓝启仁就跑,一点不管身后女修的表情。

蓝启仁和温若寒跑了一阵子后,蓝启仁立刻甩开了温若寒抓着他的手气呼呼地走了,温若寒在后面直喊:“蓝二公子!对不起!你等等我!唉!”

  似乎,也不是那么讨厌呢。 

“哼,轻狂!”

04

青蘅君发现,自家弟弟最近不太对劲。

脸总是莫名奇妙地就红了。

最近,还总是往后山跑。

“莫不是闹了什么病?”青蘅君想着。

偷偷跟踪了自家弟弟一次,这一看可了不得。自家弟弟去后山,去后山找那位温公子。

“找他作甚? ”青蘅君有点怀疑,但还是为弟弟交到朋友感到开心。

05

蓝启仁觉得自己要疯了, 这些日子那温若寒日日来找他,本该觉得烦躁或是厌恶,但竟然没有,反而,反而还想着他。

“真是 !”蓝启仁揉了揉脑袋,拿起笔就开始默蓝氏家规。

温若寒本是觉得这蓝二子真是无聊,但自从那日女修,见他羞得满脸通红,就觉得,这蓝二公子也并非什么都不懂,也挺好玩的。

温若寒也觉得自己要上天,不对,温家太阳已经在天上了,但他还是感觉有些轻飘飘的,他觉得自己要是一天见不到那张脸,就要难受得发疯,见他羞得满脸通红,就想放声大笑。

“真是!”温若寒拽了拽头发,又开始做别的去了。

06 

“人言可畏” 这四个字温若寒近日才懂得。

那蓝二公子近日不来听学了,温若寒把头转向正在和别人说话的金光善。“唉?你们可知这温公子和蓝二子是何关系?”

“莫不是?”

“对,我和你们讲……”

温若寒把金光善打了一顿,偏偏挑不出任何的错。

“那金公子是调戏云深不知处的女修,让温公子看见才打的他!”“唉,是吗,这温公子当真不错!”

温家也给金家做了些手脚。

渐渐的

你瞧,这太阳要升起了。

07

 云深不知处听学的日子不知早过去了多久 ,但这年的确发生了许多许多事情。

各位老宗主们都依稀去了,青蘅君和他夫人发生了那样的事。

温若寒成为了温氏的宗主,忙碌了起来,心里想着一些不相干的事:“好久不见那个小古板了,真是,有些想他了。”

温宗主似乎有些许感冒,总是咳个不停。

一天夜里,温若寒又咳起来,仿佛咳出来什么东西。一朵鲜花。

温若寒摸着那花喃喃道:“终是喜欢上了吗?”又笑了说:“只是不知道是哪种,让他亲我好办;可若是恨,不,他还不确定是不是喜欢我呢?应当也是喜欢的吧。”

08

 烈日当空

 温若寒的眼睛已经有些看不大清楚了,脑子里仿佛也有什么东西。

但他又见到了那个小古板, 已经留起了长长的胡子。

唉?藏色没拔他胡子,哦,藏色和其夫刚去了。

唉,早已不是当年的两个少年了,代表的已经是两个家族了。

门生有意给两位留出了时间,温若寒一点一点地走上去。

走到小古板身边,慢慢地闭上眼睛,吻了上去。蓝启仁还睁着眼睛,被弄蒙了,脸立刻红了,但竟也没有反抗。

许久,蓝启仁甩袖而去,一开门,外面两个大概三,四,五岁的小孩叫“叔父”。

温若寒笑了:“你也是,喜欢的,对吗?”又说“后会有期,小古板!

09

温若寒本以为,自己亲了小古板,病应该会好的,但是并没有。

花咳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是小古板不喜欢他吗?”温若寒想。

但一想到蓝启仁羞得通红的脸,而且并未反抗,又开心了起来。

温若寒摸了摸眼睛,自言自语说:“小古板是喜欢我的吧?”

但为什么,为什么。

温若寒又咳起来,咳出来几朵颜色很鲜艳的花。

脸色一白,颤抖地说“恨?让他恨我吗?”

似乎又想到了父亲的遗嘱,他一点都不喜欢的遗嘱。

“争霸”

好像,也只能这样了。

“让他恨我吗?”温若寒又喃喃道。

010

“这温家势力越来越强了啊”

“是啊,还不赶紧去讨好去?”

“这温家什么时候有小公子了?”

“多半是风流债吧”

“这温小公子对家仆那个样子啊?”

“那是他家的家仆,温小公子都十多岁了,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呗!”

“温晁,你别欺人太甚!”

“这温家,当真是欺人太甚。”

时间如白驹过隙,对于温家,大家也是众说纷纭。

说话的人变了,话中提到的人变了,时间也过去了,但,好像,谁们的心没变。

011

其实温若寒和蓝启仁,在这很长一段时间里见过一面。

打的照面有很多,真正独处的,也就这么一回。

是在温家多了两位小公子之后。

蓝启仁是独身一人,温若寒亦是如此。

蓝启仁不想理他,温若寒也没说话。

僵持一会,终是蓝启仁先开的口:“你尚未娶妻,那两个孩子?”

温若寒撒谎说:“曾经风流呗。”

实则就是捡的,两个孩子丑成那样,他都不想要了。

蓝启仁一顿,心里顿时酸成了一片,不知聊了些什么,就回了云深不知处,像是自嘲一样,说:“的确,也是,他怎会与我?”

温若寒回了岐山,心里也难受的紧,又咳了起来,这次,温若寒咳出一朵带血的花。

温若寒,刹那间思绪万千。

012

不知是了多久,温若寒觉得自己,要,要不行了。

温若寒做了此生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让已经长大的温旭去姑苏一趟。

都告诉他了,适可为止,但,温旭一脸,我明白了的样子,露着阴森的笑就去了。

温若寒叫温情来调理身子,突然感觉,好像舒服了许多,就听见,门生来报。

“报~~温大公子火烧云深不知处,恭贺温宗主~~”

温若寒气的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当时掐死温旭的心都有了。

温若寒不知道蓝启仁是不是真的很他了,心里难受,难受的不得了。

013

温若寒又想掐死自己捡来的两个丑儿子了

我的天啊,血洗莲花坞,温晁你脑子呢,看不出来魏无羡和江澄不好惹吗

我的天啊,你又要去金麟台干嘛?

我的天啊,温旭你还要去姑苏干嘛,赶紧滚回来。

温若寒在夜里又咳出好几朵带血的花来

第二日,温若寒一天都没咳,还在疑惑呢,就接到了青蘅君故去的消息。

温若寒的心酸得直接想自杀,想着蓝启仁,想着他的小古板啊

014

蓝启仁自从火烧云深不知处后,一直郁郁寡欢,蓝曦臣很担心他

其实,蓝启仁自己知道,这么难过,到底是因为谁

兄长故去,他早已经心灰意冷,但还是不知道自己在愁什么,愁谁?亦或是恨谁?亦或是,究竟,喜欢谁?

那么明朗的少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终是心性大变吗?

可是,他不知道,都是为了他啊

(花吐症,赤花症,百度吧,我也不太明白)

天上的太阳,似乎要落下了。

015

射日之征开始了,温若寒,已经要不行了。

他知道,他身边的那个孟瑶是别有所求,一天,把他叫来了

“我知道你,就是想杀了我,立功,回到金家,对吧?"温若寒首先开口说。

孟瑶一抖,但还是说“不是啊,温宗主,请您相信小人啊!"

温若寒冷笑了一声,说:"我可以帮你,但我有要求,温家密室你进去吧,情报你随便传,但是,我最后会派个替身,你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了他就行,至于我,你就别管了。“

孟瑶当然不是不明白,应下了。

016

所谓的温若寒,让孟瑶一剑穿心,温若寒此时,正在一个密室里。

这赤花症,需要得到心爱之人最纯粹的恨,否则,就会从眼睛里面开出花来。

温若寒也是第一次听说,觉得好生稀奇,也没有听说过,这么美的死法。

”开花吗?"温若寒想。

温若寒躺在棺材里,他自己的棺材里,没有盖上棺材板,其实他想看看,那花开出来是什么样子。

其实,他更后悔,为什么,为了让小古板恨他,我要做出那些事情,可能,是舍不得他吧。

但现在呢,不还是,死了吗,不还是再也见不到他了吗

想着,想着,感觉,好像,

温若寒没有再睁眼睛,因为他知道,就算睁了,也什么都看不见。

017

蓝启仁听到了温若寒死了。

蓝启仁不顾一切地想要去岐山看看。

岐山尸横遍野,血腥气迟迟不消散,怨气久久地停留在上空,蓝启仁的一抹白色,显得格外慎重。

蓝启仁绕到后山,见到了一朵花,开的格外鲜艳,但它又是那么孤独,它的旁边全是空地,仿佛下面有什么东西一样。

蓝启仁还是走了,不知为何,那朵花的模样,一直在他脑海里。

孤独,说的不知道是花,还是,温若寒

018

蓝启仁在屋里坐着,又听见门生来报

“先生,含光君和魏公子又下山去了。”

蓝启仁冷哼一声,但也没多说什么。

其实,蓝启仁不知道在魏无羡和蓝忘机身上看到的是谁的影子。

其实,当年蓝忘机和魏无羡他们,在云深不知处听学时,蓝启仁就有些恍惚。

似乎,他又见到了,那个身着太阳纹衣,嘴里哼着不知道什么调子的少年。

但是,一切,都物是人非了。

谁也不知道温若寒死前到底想的什么

或许是

他的小古板,最终也没舍得恨他吧。

Cherry桃樱樱
生日快乐! zqsg了控制不住...

生日快乐!

zqsg了控制不住啊

这绝对是对暗号啊啊啊啊啊

太开心了(〃ノωノ)幸福!(爆炸升天)

蒸煮我爱你们!

看到水太发的了,今天是他们的初遇纪念日啊啊啊(土拨鼠尖叫)

生日快乐!

zqsg了控制不住啊

这绝对是对暗号啊啊啊啊啊

太开心了(〃ノωノ)幸福!(爆炸升天)

蒸煮我爱你们!

看到水太发的了,今天是他们的初遇纪念日啊啊啊(土拨鼠尖叫)

永世みのる
大概也许可能画完了吧TT终于填...

大概也许可能画完了吧TT终于填完这个坑了!



画的是余哥的设定!!



👉👉屌爷是恶劣天使,大乔是绅士恶魔那种,物种和性格完全不符



虽然这个完全是跑题的爽图T^T




大概也许可能画完了吧TT终于填完这个坑了!




画的是余哥的设定!!




👉👉屌爷是恶劣天使,大乔是绅士恶魔那种,物种和性格完全不符




虽然这个完全是跑题的爽图T^T





可以梦见你是我的过人之处

“来日重逢,
是彼此故人。”

说一下,最后一张是真的,只是被分开拍了,看背景能看出来,所以又拼起来惹

图是太太的不妥删,文案是肆月滴……(我什么都没有)说好给大家放图,那么来吧。

“来日重逢,
是彼此故人。”

说一下,最后一张是真的,只是被分开拍了,看背景能看出来,所以又拼起来惹


图是太太的不妥删,文案是肆月滴……(我什么都没有)说好给大家放图,那么来吧。

谷朝弦coisini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九衣衣呜呜呜呜九衣衣是神仙吗呜呜呜呜
谢谢九衣给的头像呜呜呜
羡那张原图详见 @羡鱼犹未已 的主页呜呜呜我爱了爱了爱了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九衣衣呜呜呜呜九衣衣是神仙吗呜呜呜呜
谢谢九衣给的头像呜呜呜
羡那张原图详见 @羡鱼犹未已 的主页呜呜呜我爱了爱了爱了啊啊啊啊啊!!!!!

储梦店长蔚小枫

【朱白】想见你,就现在

*还是青春芒果夜。不行了太好嗑了。

*“你看着月亮,我看着你。”

— — — — — —

“龙哥,可以上场了。”工作人员掐着时间提醒道。

朱一龙点点头,握着麦克风走到了舞台上他的位置。镜头还没切过来,现场的粉丝已经看见了他,不少灯牌亮了出来。 

灯光暗下来,朱一龙摩挲着食指指节上的戒指,心境虔诚至极。


舒缓的前奏响起,他抬眼望向缓缓靠近的镜头,目光却不似往常柔和,如墨浓稠的眸中不见点点星光,反而带有侵略性的压迫感。

“我要,你在我身旁……”

如梦如幻的灯光明暗变化,朱一龙隐在垂落下来的帘后,面部表情让人捉摸不透。...

*还是青春芒果夜。不行了太好嗑了。

*“你看着月亮,我看着你。”

— — — — — —

“龙哥,可以上场了。”工作人员掐着时间提醒道。

朱一龙点点头,握着麦克风走到了舞台上他的位置。镜头还没切过来,现场的粉丝已经看见了他,不少灯牌亮了出来。 

灯光暗下来,朱一龙摩挲着食指指节上的戒指,心境虔诚至极。


舒缓的前奏响起,他抬眼望向缓缓靠近的镜头,目光却不似往常柔和,如墨浓稠的眸中不见点点星光,反而带有侵略性的压迫感。

“我要,你在我身旁……”

如梦如幻的灯光明暗变化,朱一龙隐在垂落下来的帘后,面部表情让人捉摸不透。

“……这夜的风儿吹,吹得心痒痒,我的姑娘……”


台下的姑娘们尖叫了。这样朦胧诗意的告白,要侵占多少姑娘的心房。

朱一龙却好像听不见,继续吟词浅唱着。词是给姑娘们的,歌却是要给情郎的——

小白。


他就这么默念着,直到一首歌结束,台上灯光骤亮。好像一同点亮了他的心,眼神也跟着明亮了几分,夺目的灯光下,他是最耀眼的中心。

我不想遮掩这一次。你知道的,这首歌唱给谁。


朱一龙在一声声呼喊中走上高台。台下多少身影举着自己的灯牌挥舞,可他更想要一个人的注视。

他突然有点舍不得,舍不得这首歌就要结束。他那些无法说出口的深情,全都藏在了一字一句歌词里。可他想给那人说的一世情话,短短几分钟怎么够。

旋律的高潮平缓下来,朱一龙的心却一下子翻天覆地。他深深吸了口气,仍然压抑不住快要喷涌而出的情绪。镜头再次拉近,所有人都看见他的手指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


“不像现在,只能遥远地……”

到最后一刻,还是没崩住啊。

“唱着你。”


他双手握着麦克风,目光停在镜头前。台下的人们看得有些发愣,恍惚觉得他只是正好望向了这个方向,并没有看着镜头,而是透过镜头凝视着某个远方。

朱一龙向观众挥了手,一直紧绷的弦终于断了,转身疾步走下台。


人往往会被一时欲念冲昏了头脑。当汹涌的思念如狂潮般猝不及防将朱一龙瞬间淹没,他忽然懂得了所谓情不知所起,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名字:

白宇。

我想见他,就现在。

想要你听见我的歌,想要你留在我身旁,想要你感受到我的爱——

想要你。


朱一龙几乎是跑进了休息室,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匆忙。他翻找出手机,点开微信置顶就要视频通话,却看见刚两条刚发来的信息静静躺着。

哥,我就在你身旁。

等你回家。


突然就安心了。

可以梦见你是我的过人之处

🐯:“你们太弱了,但是今天我撒糖了,你们好好写!!一会儿我就来检查!!!”
🐯:“是的不要怀疑,我是左撇子了,从我带上戒指起。”

图源见水印,不妥删

🐯:“你们太弱了,但是今天我撒糖了,你们好好写!!一会儿我就来检查!!!”
🐯:“是的不要怀疑,我是左撇子了,从我带上戒指起。”

图源见水印,不妥删

储梦店长蔚小枫

[藕饼]所谓朋友

*小时候叫敖丙,长大后敖丙叫(bu shi

Before.

海边夕阳落幕,余晖洒在沙滩上,给一高一矮两个身影镀上柔和的光。

敖丙手里紧攥着那块四不像的邀请函,强压着泪意,声音却略微颤抖:“哪吒……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眼前蹦蹦跳跳的人转过头,对他咧嘴一笑,扯着大嗓门说:“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Later.

室内混天绫四处缠绕交叠,延伸的中心,一高一矮两个身影贴得极近。

敖丙衣衫凌乱,发冠歪斜,垂下的丝丝缕缕不住地晃动。他紧攥着禁锢手腕的混天绫,止不住的泪意上涌,染上哭腔的声音断断续续,不时泄出的几声让他更加面红耳赤:“哪吒……呜……为什么对……对我这么……嗯啊!”

没说完...

*小时候叫敖丙,长大后敖丙叫(bu shi

Before.

海边夕阳落幕,余晖洒在沙滩上,给一高一矮两个身影镀上柔和的光。

敖丙手里紧攥着那块四不像的邀请函,强压着泪意,声音却略微颤抖:“哪吒……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眼前蹦蹦跳跳的人转过头,对他咧嘴一笑,扯着大嗓门说:“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Later.

室内混天绫四处缠绕交叠,延伸的中心,一高一矮两个身影贴得极近。

敖丙衣衫凌乱,发冠歪斜,垂下的丝丝缕缕不住地晃动。他紧攥着禁锢手腕的混天绫,止不住的泪意上涌,染上哭腔的声音断断续续,不时泄出的几声让他更加面红耳赤:“哪吒……呜……为什么对……对我这么……嗯啊!”

没说完的话被堵在了一个猛烈的顶撞中,面前的人目光炯炯,眼底尽是欲望的火焰。底下动作粗鲁,嘴角却不紧不慢地扬起一个不羁的弧度,邪邪地挑眉。

敖丙觉得自己要死在那样的凝视里了。

然后听见哪吒凑近耳边的低声细语:

“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愈行愈远的包[消失人口]

魔道祖师 虐文 (二)

悲伤

@
正文

蓝思追话音未落,众人却已经明白了魏无羡的想法。

江厌离:“阿羡,怎么这么傻啊?”

江澄也哭了,他没想到,那个云梦双杰里的大师兄却再也回不来了,大声喊到:“魏无羡,你就是有英雄病,当年那样,现在也这样,你,你”

江澄也说不出来话了

蓝湛抱着怀里毫无生机的人,轻声说:“魏婴,我还等你,没事,你会回来的,对不对,你不会丢下我的,对不对”

蓝夫人上前一步,轻轻地摸了摸蓝湛的背,说:“湛儿,他是个好孩子,别这样,起来吧,我们带他回家。”

蓝湛把魏无羡抱起,一步一步走了出去。众人从未见过如此失态的含光君,一不知何家的女修说:“心爱之人死了,这样算好的了吧”

江枫眠和虞紫鸢...

悲伤

@
正文

蓝思追话音未落,众人却已经明白了魏无羡的想法。

江厌离:“阿羡,怎么这么傻啊?”

江澄也哭了,他没想到,那个云梦双杰里的大师兄却再也回不来了,大声喊到:“魏无羡,你就是有英雄病,当年那样,现在也这样,你,你”

江澄也说不出来话了

蓝湛抱着怀里毫无生机的人,轻声说:“魏婴,我还等你,没事,你会回来的,对不对,你不会丢下我的,对不对”

蓝夫人上前一步,轻轻地摸了摸蓝湛的背,说:“湛儿,他是个好孩子,别这样,起来吧,我们带他回家。”

蓝湛把魏无羡抱起,一步一步走了出去。众人从未见过如此失态的含光君,一不知何家的女修说:“心爱之人死了,这样算好的了吧”

江枫眠和虞紫鸢也都慢慢知晓魏无羡的事情,虞紫鸢道:“这孩子,还真是,我们死了就死了,关他什么事,还,还”

江枫眠说:“婴,是个好孩子”

今日是七夕,民间有许多表演,更是女子与男子互通心意的时候,魏无羡最喜欢这些热闹玩意儿,每逢这些节日就要拉着蓝湛下山去玩,只可惜,今日

蓝湛在静室里,一遍又一遍地看着床上躺着的人,一遍又一遍地弹着《问灵》

      “是否安好?”

无人回应

      “可回我一句?”

无人回应

       “魏婴!!!”

只有屋子里的寂静陪伴着他

蓝湛走向床边,低声说:“魏婴,你喝酒吗,喝天子笑吗

魏婴,今日七夕,你想下山去玩吗

魏婴,你回我一句好不好”

蓝湛悠悠地转身走出室外,自言自语道:“你想去对吧,你去不了,我代你去。”

蓝湛下山,已过了宵禁,但却无一人拦他,蓝启仁叹了口气,对青蘅君说:“兄长,这孩子,像极了你呀,只怕,他日后,不好过了。”

蓝湛在热闹的街市上走着,看见了卖酒的酒贩子:“姑苏天子笑,上好的姑苏天子笑哦!”

蓝湛晃晃悠悠地走过去,买了一坛,没喝,轻轻地拿着。
望向前方,却看见一个黑衣男子,扎着红色的发带,在和姑娘家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撩的姑娘家脸色绯红。

蓝湛急匆匆地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了那人,那人转过来,只是个卖香囊的小贩罢了。

那小贩一笑,说:“这位公子莫不是也想买一个送人?”

蓝湛低低地应了一声,付了钱,拿了个香囊就走了,那小贩笑道:“公子,香囊都是姑娘送公子的,这位公子要送另一位公子吗?”

蓝湛怔了怔,想起了什么,不理睬他,又向前走,走到了魏无羡心心念念的湘菜馆,他进去了,又要了间房,点了一桌子辣菜,要了两个杯,给对面那个杯子倒了满满一整杯酒。

看向街道里成对的男男女女,这是一个声音过来说:“这位公子,独自过七夕吗?当真孤独”

猜猜是谁哈

期待小红心,小蓝手

mua mua mua

I want to

         to be your love

枫言疯语
林夕夕写的字好看到炸啊啊啊啊啊...

林夕夕写的字
好看到炸啊啊啊啊啊(至少我认为是)

@亭屿林夕

林夕夕写的字
好看到炸啊啊啊啊啊(至少我认为是)















@亭屿林夕

BJPP

蓝大把你的眼神收一收!!!我知道江澄这身好看!!!

蓝大把你的眼神收一收!!!我知道江澄这身好看!!!

可以梦见你是我的过人之处
今天也是会说情话的大哥 一个适...

今天也是会说情话的大哥

一个适合玩游戏的日子

“龙哥,你怎么又输了。”
“哈哈哈哈哈哈,龙哥你好菜,你死了。”
……
“龙哥,你先玩,我接个电话。”
“嗯。”

过了二十分钟——
“龙哥,我不在你也不菜啊,你故意的是不是!?”
“不是。”
“你就是故意的,干嘛呀!我要闹了!!”
“别生气了,我只输给你啊!”
❤💜💛💙

今天也是会说情话的大哥

一个适合玩游戏的日子

“龙哥,你怎么又输了。”
“哈哈哈哈哈哈,龙哥你好菜,你死了。”
……
“龙哥,你先玩,我接个电话。”
“嗯。”

过了二十分钟——
“龙哥,我不在你也不菜啊,你故意的是不是!?”
“不是。”
“你就是故意的,干嘛呀!我要闹了!!”
“别生气了,我只输给你啊!”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