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喃喃自语

2568浏览    3755参与
我们终将被时光掩埋

我会用余生去恨你


当你对另一个人说

我会用余生去恨你

是虐人,也是自虐

更是一种走投无路的决绝


当你对另一个人说

我会用余生去恨你

是虐人,也是自虐

更是一种走投无路的决绝

我们终将被时光掩埋

留给你一个无言的背影


行走

在熟悉的街道

听见

一个更熟悉的声音

不想回头

不敢回头

不愿回头

因为

一旦回头

就会看见两个人的依偎

你虽不想伤害我

却避免不了伤害

因为这就是命中注定的结局

我们徒劳挣扎却无力改变

所以

宁愿留给你一个无言的背影

在分道的路口

我们

向左走

向右走

最后终究变成了

连擦肩都是奢望的路人


行走

在熟悉的街道

听见

一个更熟悉的声音

不想回头

不敢回头

不愿回头

因为

一旦回头

就会看见两个人的依偎

你虽不想伤害我

却避免不了伤害

因为这就是命中注定的结局

我们徒劳挣扎却无力改变

所以

宁愿留给你一个无言的背影

在分道的路口

我们

向左走

向右走

最后终究变成了

连擦肩都是奢望的路人

披荆斩棘QAQ

前596天

今天是前596天

记录我追梦挣扎的周记

每周一次


还没有写完作业

颓废的一周


期中目标就是会的多一点

语文110英语125

数学100化学70物理75生物85


我想去见见她。

今天是前596天

记录我追梦挣扎的周记

每周一次


还没有写完作业

颓废的一周


期中目标就是会的多一点

语文110英语125

数学100化学70物理75生物85


我想去见见她。


我们终将被时光掩埋

安静的流泪


周末给母亲去电,母亲说,你哥家女儿看样子也难以痊愈,可能要终身服药了。唉,这辈子都是一个结。

母亲又说,还好你家孩子身体一直健健康康的,总算能让她感到欣慰一点。

我听后只是沉默。我哪敢和母亲说,我家孩子的病,被称为“不死的癌症”。

未来,我的孩子会更好,还是更坏,一切都是未知数。

今日阳光明媚,秋色正浓。

可是我心却如此悲伤难言。

拉上窗帘,很黑。

我安静的流泪。。。


周末给母亲去电,母亲说,你哥家女儿看样子也难以痊愈,可能要终身服药了。唉,这辈子都是一个结。

母亲又说,还好你家孩子身体一直健健康康的,总算能让她感到欣慰一点。

我听后只是沉默。我哪敢和母亲说,我家孩子的病,被称为“不死的癌症”。

未来,我的孩子会更好,还是更坏,一切都是未知数。

今日阳光明媚,秋色正浓。

可是我心却如此悲伤难言。

拉上窗帘,很黑。

我安静的流泪。。。

我们终将被时光掩埋

想念烟的味道


每次喝酒散场后,就想找一个安静的无人打扰的角落,狠狠地抽几支烟。

喜欢手中的烟在夜空中一亮一暗。

喜欢烟雾中的脸在黑夜里晦涩不明。

第一次,初二叛逆期,女同学兼发小,在学校后面的小河边,教我抽烟。

第二次,中专毕业,离别聚餐,我一边抽烟,一边喝酒,寝室密友提醒我要注意形象。哦,对,世俗的眼光,有谁不害怕。

第三次,就是几个月前,我约闺密和初恋W先生一起喝酒,后来在包厢唱歌时,我抢了W先生的半截烟。闺密惊讶于我的反差太大,外表文静淑女,内心狂野不羁。

第四次,就是九月,和W先生喝酒以后,在空旷的体育场,他用手挡着风,帮我点了一整支烟,我第一次吸入了肺里,那感觉太恣意销魂。在他面前,我...


每次喝酒散场后,就想找一个安静的无人打扰的角落,狠狠地抽几支烟。

喜欢手中的烟在夜空中一亮一暗。

喜欢烟雾中的脸在黑夜里晦涩不明。

第一次,初二叛逆期,女同学兼发小,在学校后面的小河边,教我抽烟。

第二次,中专毕业,离别聚餐,我一边抽烟,一边喝酒,寝室密友提醒我要注意形象。哦,对,世俗的眼光,有谁不害怕。

第三次,就是几个月前,我约闺密和初恋W先生一起喝酒,后来在包厢唱歌时,我抢了W先生的半截烟。闺密惊讶于我的反差太大,外表文静淑女,内心狂野不羁。

第四次,就是九月,和W先生喝酒以后,在空旷的体育场,他用手挡着风,帮我点了一整支烟,我第一次吸入了肺里,那感觉太恣意销魂。在他面前,我是如此的真实,因为在我们年少时,我叫他小痞子,他喊我小坏蛋。我们是能互相透视彼此灵魂的人。

今晚,没有W先生。

因为我与他,已在十月,形同陌路。

所以,我也没有烟。

想念烟的味道,

想念帮我点烟的人,

想念那个不用隐藏的灵魂,

想念一切被世俗唾弃的所有。

这就是神经质的病态的我。

我早已完蛋,无可救药,

从身体到心理。。。

林清酒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可是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


穷寇莫追 覆水难收 破镜难圆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可是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


穷寇莫追 覆水难收 破镜难圆

我们终将被时光掩埋

不联系 ≠ 不想念


好朋友  ≠  常联系
不联系  ≠  不想念
想念了  ≠  能联系

不联系  ≈  不想念
不想念  ≈  已遗忘
已遗忘  ≈  结束了


好朋友  ≠  常联系
不联系  ≠  不想念
想念了  ≠  能联系

不联系  ≈  不想念
不想念  ≈  已遗忘
已遗忘  ≈  结束了

我们终将被时光掩埋

没有失控


今天闺密生日,我们五个姐妹小聚。

这几天感冒咳嗽,人有点难过。

喝了两瓶啤酒,还好,没有失去理智。

最怕自己酒后失控,打,不该打的电话。

或许,并不是酒后失控,只是给自己找一个借口而已。

至少,今晚,我没有启用这个借口。

表扬一下自己,做得好!!!


今天闺密生日,我们五个姐妹小聚。

这几天感冒咳嗽,人有点难过。

喝了两瓶啤酒,还好,没有失去理智。

最怕自己酒后失控,打,不该打的电话。

或许,并不是酒后失控,只是给自己找一个借口而已。

至少,今晚,我没有启用这个借口。

表扬一下自己,做得好!!!

言如幸

我知道这些年来,那些亲人对我很失望,因为长大以后的我,在他们眼中,我变得不如小时候那么聪明伶俐、活泼可爱了,他们对我美好的印象更多停留在小时候的我。他们觉得我长大以后变得更笨了,更讨厌了。我也觉得自己变笨了好多,还老是忘东忘西的,像个老年人一样健忘,我也常常会想,为什么我会变笨呢?到底是为什么?人生经历,社会环境,真的是能够彻底的改变一个人?

我知道这些年来,那些亲人对我很失望,因为长大以后的我,在他们眼中,我变得不如小时候那么聪明伶俐、活泼可爱了,他们对我美好的印象更多停留在小时候的我。他们觉得我长大以后变得更笨了,更讨厌了。我也觉得自己变笨了好多,还老是忘东忘西的,像个老年人一样健忘,我也常常会想,为什么我会变笨呢?到底是为什么?人生经历,社会环境,真的是能够彻底的改变一个人?


昀鹤

关于我从小开始做的连续梦最近又出现的事

        这是我自己的真实事件,我也不太希望有人把这个当乐子或者嘲讽我编故事,因为我真的觉得挺严肃的,一点都不好玩,如果不是我真的很在意想记录下来,如果不是因为我身边的人并不在意我身上发生的这件事导致我非常没有安全感,我不会写。

        起因是在《天才在左疯子在右》里看到的孤独的守望者这一篇,那个人也做连续梦,让我觉得有一种原来不止我一个的感觉,致使我记录下来这件事。

      ...

        这是我自己的真实事件,我也不太希望有人把这个当乐子或者嘲讽我编故事,因为我真的觉得挺严肃的,一点都不好玩,如果不是我真的很在意想记录下来,如果不是因为我身边的人并不在意我身上发生的这件事导致我非常没有安全感,我不会写。

        起因是在《天才在左疯子在右》里看到的孤独的守望者这一篇,那个人也做连续梦,让我觉得有一种原来不止我一个的感觉,致使我记录下来这件事。

        不知从多小开始,我会梦到我在自己的卧室,房间里黑漆漆的,灯也打不开,梦境意识里,家里没有人。望向窗外,外面也很黑,但是是能见度还是蛮高,建筑啊树木甚至楼下的花园都能看清。

        最开始做这种梦时会有一个黑影闯进我的卧室,我会冲出家门向下跑,楼梯就一圈一圈跑不到尽头,那黑影紧紧跟在身后,最后可能就会像很多长身体的孩子一样在梦里从高处坠落惊醒。醒来把梦告诉家长,家长见怪不怪说小孩子长身体都做这种梦,我也没在意。

        前期是这样的,但后来,我还是做同样的梦,在同样漆黑的我的卧室,窗外的天空每一次都会比前一次的梦中的天空更红。我在梦里太害怕了,因为窗外的远处,有了类似章鱼的触角,或者说类似海草,在搬弄数不清的触角,那是漆黑的巨大的生物。每当看到那怪物后,就会和以前一样,被黑影追逐,坠落惊醒。

        从初中开始,我会清楚自己在做梦,也可以自己从梦中醒来,但当再做这种梦的时候,明知道自己在做梦,却是意识不到自己是可以强制醒来的,还是会不受控制的走剧情。

        那海草一样巨大的怪物开始窥看我的窗户,一只眼睛就挡住整个窗户,那眼珠就咕噜噜地乱转,拼命地想发现什么东西。

        我就缩在远离窗户的床旁边,尽量压低自己,而童年总会闯入我卧室的黑影有一段时间再也没有出现,我就在每次意识到自己有危险后自主让自己从梦中醒来,每次醒来,都回身发冷,颤抖不止。

        高中梦过两次,海草怪物不从窗户窥看我了,却带了一个人来,那个人更让我恐惧,在梦里都觉得心要跳出来,我依旧蜷缩在他们的视线盲区,在熟悉的时候让自己清醒过来。而后两三年,没有再做梦。

        我的梦很少,噩梦更少,这种梦几乎可以占据我做过的噩梦的三分之二,但随时间推移,就在我都要逐渐忘记这个梦时,半年前在宿舍,我完全没有任何预兆地又做了梦。       

        这次是在海草怪物来之前的一段时间,刚开始我就意识到自己又在做这个梦,这梦我实在太熟悉了,但是依旧没意识到让自己苏醒,而是想利用这段提前的时间试图做些改变。

        这时我的卧室门被推开了,是我表姐,我现实中最喜欢的姐姐,最崇拜的人。她在梦里很正常的跟我聊天,我当时很急啊,跟她解释有什么话待会说,一会要出很大的怪物,让她跟我一起逃。

        但她很淡定地否决我并继续跟我说话,我逐渐意识到她要阻挠我,想从她身边冲过去,但是她开始狰狞地拦截我,在她的嘶吼中示意其实她就是一直以来满楼道追我的黑影。

        在梦里我尽可能稳定她的情绪试图趁她放松溜走,没报什么期望地问了她很多有关这个梦境的蹊跷的事情,她都很配合的一一回答了我,我想就算放在现实中思考都非常合理,特别完美地解释了所有我没有想清的问题,包括我为什么总会做这个梦,窗外的人是谁,她为什么现在要拦我,前后起因是什么,在梦里我得知真相真的毛骨悚然。

         尽管我在梦里视图牢牢记住她所有的答案,但在事后醒来一个也没记住,只知道这是精心策划的事情,她这么做的原因,是在现实里确实发生的事情,我只觉得当时很震撼,特别难受。

        后来她把我锁在我的卧室,只留我一个人面对接下来熟悉的剧情,我无路可逃,躲在平时藏身的床边,那怪物来了,这次,外面的天空太红了,他们也真不客气,直接打开了我的窗户,那个在怪物身上的人进了我的卧室。

        我在梦里都快吓昏了,因为以前总觉得我在室内,他们又没本事进来,但这次,我在梦里觉得我完了,这时候我身边亮起一个我从前从没有过的道具----手机,手机亮了,有人给我打语音电话,我惊了,第一因为手机从前的梦里从没出现,第二我其实在梦里会有明知道是梦还代入逻辑的现象。梦里这么晚,一般没有人会打电话来啊。但我就是抓住了保命稻草一般,一看屏幕,是我那段时间接触最多的一个游戏网友,我用很小的声音疯狂向他求救。

        他很慢地跟我说“别急,你不是能醒吗---”

        我一个激灵,抬眼看那人就快走到我面前,就用平常清醒的方式,猛地紧闭双眼,再猛地睁开【一般我这么做就会直接醒过来】,我确实醒了,但似乎太困,这次我抑制不住又闭了一下眼,大家应该都知道,刚醒来就闭眼可能接着做刚刚的梦。所以我看到那个人的脸,就在我面前,他跟我说,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我疯了,拼命又一个猛睁眼,彻底醒了。

        我醒来时是面朝墙的,刚睁开眼那人的脸还映在墙上,慢慢随清醒消退。心脏的声音听起来特别大,冷汗也出了,感觉很冷,大幅度颤抖,牙齿也在打颤,我平躺下,感觉回神不到一分钟,我枕边的手机亮了,跟梦里亮的感觉特别像。我觉得,心跳都快停掉的感觉。打开手机,是那个游戏网友发来晚上吃夜宵的图片。他说自己睡着睡着饿醒了,出去吃东西,一看时间快三点,他平时绝不会这个时间给我发消息。我实在挺不住了,跟他讲了我从小就做的这个梦,也跟他说了这次做梦梦见他提示我醒来,他也很惊讶我这个时间竟然回他的消息,听完我的梦后都觉得太巧了,但也没什么办法。

        天亮后与我的舍友说了这些事,舍友说一般梦里遇见的人是不会回答问题的,他们只会自顾自地说他们自己的,这让我又是一个激灵。

        我跟家里人也说了这件事,但也没怎么样,听完他们安慰我没关系,好好休息,目前再没做过同样的梦。

        但我很介意,那个人说得下次再见。

        我在打这一堆字时都会略微发抖,明明现实情况下觉得都没什么的,但就是不由自主发抖,我不想再做这个梦,谁知道下次会怎样,但……也都没办法。这事我完全按照梦境叙说,我记不清的都没有讲出,其实还有一些,但我怕排列不好梦里的发生次序,就没有再讲了。

我们终将被时光掩埋

形同陌路


在嘈杂的街头

出乎意料的

和初恋W先生偶遇

瞬间的眼神凝滞

最后还是选择了

交错而过,形同陌路

分分合合

兜兜转转

我们终究还是

逃不过这个无言的结局

N次失望的累积

已经不想再原谅

就这样划上句号吧

连同学和朋友都不想做了

风很大

眼睛里没有吹进沙子

地上的落叶

却被狂风肆虐

碾压于车轮底下

命断无血


在嘈杂的街头

出乎意料的

和初恋W先生偶遇

瞬间的眼神凝滞

最后还是选择了

交错而过,形同陌路

分分合合

兜兜转转

我们终究还是

逃不过这个无言的结局

N次失望的累积

已经不想再原谅

就这样划上句号吧

连同学和朋友都不想做了

风很大

眼睛里没有吹进沙子

地上的落叶

却被狂风肆虐

碾压于车轮底下

命断无血

言如幸

我是一个戏精, 总是一次次的演戏,骗了别人。喜欢我的演技吗?

我是一个戏精, 总是一次次的演戏,骗了别人。喜欢我的演技吗?

林清酒

失而复得真是这个世间最美好的词语❤️

很开心你回来 很庆幸我没有离开

以后继续纠缠到老吧

失而复得真是这个世间最美好的词语❤️

很开心你回来 很庆幸我没有离开

以后继续纠缠到老吧

我们终将被时光掩埋

失望透顶,却,无力至极。。。

失望透顶,却,无力至极。。。

心语音画

素秋的枝叶,
仍留有碧绿的韵味,
又添加了西风着色的淡黄。

素秋的枝叶,
仍留有碧绿的韵味,
又添加了西风着色的淡黄。

瑾顏葳型
「比較」算是競爭的動力 但可...

    「比較」算是競爭的動力

            但可別過了頭⋯⋯

因為嫉妒心的升起導致危害於人

            就不好了⋯⋯

可以轉念的去欣賞一個人是不錯的

            而非「比較」🙃

    「比較」算是競爭的動力

            但可別過了頭⋯⋯

因為嫉妒心的升起導致危害於人

            就不好了⋯⋯

可以轉念的去欣賞一個人是不錯的

            而非「比較」🙃

伊红美蓝

你在哪听过最惨的哭声

你在哪听过最惨的哭声?

在哪?谁呢?

我猜那一定是半夜吧,你很久没见的最好的朋友,在电话里,一声声的啜泣,和你说着,你未必需要听懂的,但是只有你肯听的,那些或许如尘埃一般微不足道但对他而言却如鲠在喉的事情。一遍又一遍的,回应些什么呢?可他却如奔涌的洪水,倾吐这自己的苦闷,为什么要回呢?他已经受够了指指点点唯唯诺诺了。我不也是吗,是吧。

我应该会了解的吧,我了解的,为什么要思考呢?大概大家都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对生活无尽的忧虑,在看不到尽头的结果里努力,努力想变成一个自己都无法描述的大概。在这迷茫中,适应了痛苦的存在,那痛苦还是痛苦吗?如若改变了,要适应的,是否又是新的痛苦呢?我们不是迫...

你在哪听过最惨的哭声?

在哪?谁呢?

我猜那一定是半夜吧,你很久没见的最好的朋友,在电话里,一声声的啜泣,和你说着,你未必需要听懂的,但是只有你肯听的,那些或许如尘埃一般微不足道但对他而言却如鲠在喉的事情。一遍又一遍的,回应些什么呢?可他却如奔涌的洪水,倾吐这自己的苦闷,为什么要回呢?他已经受够了指指点点唯唯诺诺了。我不也是吗,是吧。

我应该会了解的吧,我了解的,为什么要思考呢?大概大家都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对生活无尽的忧虑,在看不到尽头的结果里努力,努力想变成一个自己都无法描述的大概。在这迷茫中,适应了痛苦的存在,那痛苦还是痛苦吗?如若改变了,要适应的,是否又是新的痛苦呢?我们不是迫切希望明天,不,就今天,此时此刻,事情能够少一点,简洁一点,重复一点,不要再麻烦到自己了。

那我们再改变些什么呢。

我活在理想里,他活成了我。他联系我的时候,是十二点左右,刚准备入睡可却还不甘心结束这一天的我,深切感受到,你啊,才是我最想活成的那种样子。你真的好简单,你最大的理想,仅仅是我的解答。我说你虽然有让我很讨厌的地方,可你还是我最好的朋友。你问我,你有什么讨厌的地方,我说,你不在我身边啊。

所以今晚啊,我听到了这辈子最惨的哭声,在电话里,是你,你说,你仅仅不想失去我们这份友谊。我要回应些什么呢,我需要回应些什么呢,解答已经写满了点点回忆。

乌托邦的守园人

以前总觉得妈妈给我的爱不够,表达爱的方式,是我不想要的。

直到今天我才发现,即使父母有时候不够完美,但是,他们一定是最爱你的,最能包容你的。

妈妈以前不爱给我打电话。这几天我总是夜夜难以入睡,妈妈便天天给我打电话,催促我吃饭,睡觉。

我难受,妈妈并没有像以前一样责备我。妈妈一直开导我,也许算不上很温柔,但,很迁就我的心情。

弟弟也比平时强硬,帮我点了外卖,跟我聊天。

我的好朋友也熬夜陪着我哭哭笑笑。

人坚强起来的理由很简单啊:有这么多人爱着你,有这么多人因你痛苦而痛苦。

以前总觉得妈妈给我的爱不够,表达爱的方式,是我不想要的。

直到今天我才发现,即使父母有时候不够完美,但是,他们一定是最爱你的,最能包容你的。

妈妈以前不爱给我打电话。这几天我总是夜夜难以入睡,妈妈便天天给我打电话,催促我吃饭,睡觉。

我难受,妈妈并没有像以前一样责备我。妈妈一直开导我,也许算不上很温柔,但,很迁就我的心情。

弟弟也比平时强硬,帮我点了外卖,跟我聊天。

我的好朋友也熬夜陪着我哭哭笑笑。

人坚强起来的理由很简单啊:有这么多人爱着你,有这么多人因你痛苦而痛苦。

我们终将被时光掩埋

无论是劫是缘,终将归于虚无。

无论是劫是缘,终将归于虚无。

朽木

这座城的桂花开了,走哪都可以嗅到桂花香,今天也想回家

这座城的桂花开了,走哪都可以嗅到桂花香,今天也想回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