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嘉兴

21370浏览    27386参与
偏执的占有欲是病吗?

冰九,清秋幻梦十四

几乎和当时重叠的画面,依旧是熟悉的场景,依旧是那双星亮的眼看着他,充满了期盼味道。

沈清秋问:“你想要什么便说吧?只要我能做到,我会尽量的。”

洛冰河伸出手:“我想牵师尊的手。”

沈清秋:……

沈清秋不知道他为什么对这个要求这么执着。

周围安静了,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洛冰河伸到他面前的手,沈清秋犹豫了一下,缓缓吐出两个字:“做梦。”

说完转身离去,洛冰河在他身后眯了眯眼,沈清秋,走着瞧。

明帆他们跟上,洛冰河也追上去。

竹屋里,又是一天清晨,阳光透过纸窗洒落书案上,踏上人沉睡未醒,洛冰河没敲门,轻轻推开门,端来两人份的早饭,各自在摆好,才踱步到沈清秋床边,沈清秋醒了之后,通常喜欢睁着眼躺一会儿才起来。

洛冰河走...

几乎和当时重叠的画面,依旧是熟悉的场景,依旧是那双星亮的眼看着他,充满了期盼味道。

沈清秋问:“你想要什么便说吧?只要我能做到,我会尽量的。”

洛冰河伸出手:“我想牵师尊的手。”

沈清秋:……

沈清秋不知道他为什么对这个要求这么执着。

周围安静了,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洛冰河伸到他面前的手,沈清秋犹豫了一下,缓缓吐出两个字:“做梦。”

说完转身离去,洛冰河在他身后眯了眯眼,沈清秋,走着瞧。

明帆他们跟上,洛冰河也追上去。

竹屋里,又是一天清晨,阳光透过纸窗洒落书案上,踏上人沉睡未醒,洛冰河没敲门,轻轻推开门,端来两人份的早饭,各自在摆好,才踱步到沈清秋床边,沈清秋醒了之后,通常喜欢睁着眼躺一会儿才起来。

洛冰河走到他床边他才从床上坐起,洛冰河的行为并不突兀,实际上这段时间几乎都是这样一成不变,沈清秋懒得管他,渐渐的他似乎也在习惯这样的生活,一醒来,身边围绕着饭食的香气,塌边是洛冰河笑盈盈的脸,少年人面容俊秀,十分养眼,伺候他无微不至。

洛冰河见他坐起下床,赶忙将衣架上的衣物取下递过去,沈清秋穿好衣服,坐在妆镜前,洛冰河又拿起了木梳,问:“师尊,今日弟子帮你把头发都束起来可好?”

沈清秋道:“随你的便。”

然后他平时只束一半的头发,就被洛冰河系数拢起,束了个高高的马尾。

洛冰河束完,再看向镜中人,不得不说,沈清秋的皮相是真好,而且容姿清冷,轮廓如刀刻的线条,所有一切都刚刚好,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的模样,头发尽数束起,显得精神了不少,加上他略带些高傲的模样,整个人端的也是意气风发。

洛冰河怔住了,他虽然什么样的沈清秋都见过,可是这样的沈清秋他却是没见过的。

沈清秋喜欢装儒雅,所以常常头发都只束一半,而且偏向成熟。

洛冰河说:“师尊,这样真好看。”

这种发型他以前也是束过的,那时他还只是清净峰的大弟子,不过不懂的收敛性子,总是一副愤世嫉俗的样子,从没有人说过他好看,都会说他这里不足那里不对。

除了那些烟花女子,可是那些女子,奉承恩客几乎是本能,他是不信的。

而如今洛冰河的夸赞,让他不由多看几眼镜中的自己,竟然真觉得有那么几分顺眼了。

不由自主的勾起了唇角,带出了几分痞气。

洛冰河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喜欢沈清秋这个样子。

他在这样的梦境里渐渐忘记了曾经那些发生过的事,仿佛他们之间只是一对普通的师徒,每日都在这样的气氛里生活。

洛冰河说:“师尊!您笑起来真好看,您应该多笑笑的。”

沈清秋面容一僵,他笑了吗?笑起来好看?

沈清秋回头看他,轻哼了一声:“你倒是越来越会顺杆爬了。”

洛冰河从善如流,道:“师尊若是不喜欢,弟子马上改。”

沈清秋:“哼!随你。”


费画连篇

2012年的时候宅在家里有半年时间,梅悠悠当时集了一套小丸子,为了给我找事做,就让我给每个小丸子留个影,为了完成任务,我给这些个丸子配了图,合了影,拍完开心了很久……重发上来,分享给大家。

2012年的时候宅在家里有半年时间,梅悠悠当时集了一套小丸子,为了给我找事做,就让我给每个小丸子留个影,为了完成任务,我给这些个丸子配了图,合了影,拍完开心了很久……重发上来,分享给大家。

花式调酒师杨阳

世界500强企业/泰康保险集团/初心•奋斗/泰康人寿23周年/浙江分公司/个险司庆表彰/司庆月冲刺启动会/高端鸡尾酒会/星耀你我🌟司庆嘉年华/鸡尾酒派对/嘉兴/富悦大酒店/花式调酒

世界500强企业/泰康保险集团/初心•奋斗/泰康人寿23周年/浙江分公司/个险司庆表彰/司庆月冲刺启动会/高端鸡尾酒会/星耀你我🌟司庆嘉年华/鸡尾酒派对/嘉兴/富悦大酒店/花式调酒

岁如故

真的甜不骗你

来个小甜文吧。

设定:丞相受和帝王攻

01

“陛下,应以江山社稷为重,切不可贪图美色。”

“陛下,城南的土匪又来抢百姓的东西了,应该速速剿灭。”

“陛下......”

大臣们心急如焚,皇帝最近朝政不管,军队不管,农收不管,每天只知道到丞相府玩,这样下去,这个国家迟早要灭亡!

“哦?谁敢再多说一句,板子伺候。”皇帝挑了挑眉,看着这群老东西。

无人再敢说话。

丞相往前踏了一步。

“陛下,您的确该收一收玩乐之心。”

丞相被侍卫按在长椅上,当着众人的面,脱了他的裤子,打了他二十板。

“臣这么做都是为了陛下。”

当天晚上。

皇帝气喘吁吁地看着身下的丞相,把自己的事物又往里推进,抚摸着他光滑的后背,又揉了揉今天被打的屁股。

“还疼么?...

来个小甜文吧。

设定:丞相受和帝王攻

01

“陛下,应以江山社稷为重,切不可贪图美色。”

“陛下,城南的土匪又来抢百姓的东西了,应该速速剿灭。”

“陛下......”

大臣们心急如焚,皇帝最近朝政不管,军队不管,农收不管,每天只知道到丞相府玩,这样下去,这个国家迟早要灭亡!

“哦?谁敢再多说一句,板子伺候。”皇帝挑了挑眉,看着这群老东西。

无人再敢说话。

丞相往前踏了一步。

“陛下,您的确该收一收玩乐之心。”

丞相被侍卫按在长椅上,当着众人的面,脱了他的裤子,打了他二十板。

“臣这么做都是为了陛下。”

当天晚上。

皇帝气喘吁吁地看着身下的丞相,把自己的事物又往里推进,抚摸着他光滑的后背,又揉了揉今天被打的屁股。

“还疼么?”

“疼,二十板呢,你去试试看。”

“谁让你今天不给朕面子,哼。”

“如果陛下再不理朝政的话,我就不理你。”

“好了好了,朕知道了,快消消气。”

02

皇帝最近特勤奋,吃饭的时候都在看奏折。

大臣们很感动,纷纷把自己的女儿啊侄女啊什么的往皇帝面前推,希望他能宠幸一下,自己也好借此升个官。

皇帝一概不收,说是自己没有男女之意。

宫里头于是有流言传出。

有的说皇帝那方面不行,有的说皇帝和国师是断袖。

“陛下,你是该找个皇后了。”

“不行,朕就要你,朕就娶你,你不嫁给朕,朕做和尚去。”

“陛下,臣是无法生下皇子的,不娶的话,臣是犯了灭宗之罪啊。”

“不管,朕就要你。”

“臣这么做都是为了陛下。”

皇帝今天很不高兴,用的气力也大了很多,要了好几次,疼的身下人哇哇大哭。

“答不答应朕?”皇帝直接顶到最深处就停了下来。

“答应,臣答应,臣非陛下不嫁,陛下快饶了臣吧。”

03

过了几天,嫁衣饰品还有聘礼就送到了丞相府。

丞相看着这大红色的衣服,脸上起了片红晕。

皇帝昭告天下,择了个黄道吉日就要和丞相完婚。

朝中上下,百姓只间,一片唏嘘。

敢反对的,全部都被关进了大牢。

到了成婚的那天,皇帝骑着高头大马,身着九品官服,带着一大队人,浩浩荡荡地向丞相府出发了。

他高高兴兴地推开了心爱之人的房间。

地上就躺着一个盛毒酒的杯子,和早就已经冰凉的丞相。

皇帝怔住了,以为他在开玩笑,以为他会和以前一样,哇地一声跳起来,笑着说“傻了吧哈哈。”

这一次再也没有。

桌上摆着张字条:

臣不可坏了陛下的终身大事,没有皇子,江山会灭亡。

如果是臣阻碍了陛下,臣甘愿一死。

臣这么做都是为了陛下。

最后一句,

我爱你。

皇帝再也没有碰过任何人。


                  by  岁如故

               


偏执的占有欲是病吗?

冰九,清秋幻梦十三

沈清秋不知那里出了问题,自他与洛冰河竹林相拥一场过后,身边就多了个洛冰河鞍前马后。

梦境一转,到了苍穹山派每年一度的演武大会,演武大会几乎是每一年苍穹山派最热闹的日子,演武大会打的是相互切磋,共同进步,其实就像十年寒窗只为科考一样,他们这些弟子苦练一年,谁不想在演武大会上脱颖而出。

沈清秋却是最不喜欢这劳什子的演武大会,因为总有岳清源拉着他问东问西,因为总有柳清歌胜他一筹。

苍穹山派一向和谐,长幼有序,十二峰按峰序依次排开,所以沈清秋和岳清源座位几乎并排。这也是每次沈清秋都都磨蹭到最后才来的原因。

掌门事多便顾不上他了。

洛冰河站在人群里,人太多,就出现了一个诡异的现象,那就是大多数人都没有脸,还有些人...

沈清秋不知那里出了问题,自他与洛冰河竹林相拥一场过后,身边就多了个洛冰河鞍前马后。

梦境一转,到了苍穹山派每年一度的演武大会,演武大会几乎是每一年苍穹山派最热闹的日子,演武大会打的是相互切磋,共同进步,其实就像十年寒窗只为科考一样,他们这些弟子苦练一年,谁不想在演武大会上脱颖而出。

沈清秋却是最不喜欢这劳什子的演武大会,因为总有岳清源拉着他问东问西,因为总有柳清歌胜他一筹。

苍穹山派一向和谐,长幼有序,十二峰按峰序依次排开,所以沈清秋和岳清源座位几乎并排。这也是每次沈清秋都都磨蹭到最后才来的原因。

掌门事多便顾不上他了。

洛冰河站在人群里,人太多,就出现了一个诡异的现象,那就是大多数人都没有脸,还有些人能看出明显的五官,却有些模糊,只有沈清秋无比清晰,这种感觉很新鲜,仿佛他的世界里只沈清秋一人,鲜活的耀眼。

不知道沈清秋是不是也是这样。

沈清秋左顾右看,发现除了离他比较近的几人,和他面前的十几人,还有他的弟子们其余的也是面容模糊不清或是没有五官。他也懒得去看。摇着纸扇小憩。

和那时一样,两两相对,胜者进级,他的弟子除了洛冰河撑到了二十几名,其余的还不够看。

宁婴婴一直围着洛冰河夸奖他。洛冰河却看着沈清秋,说出了一句和那时一样的话:“师尊!弟子……”

沈清秋那时想也没想:“不过区区二十几名就满足了?”

胜出的是柳清歌手下的弟子,那时候柳清歌尾巴都快翘上天了,闻言凉凉的看了沈清秋一眼道:“比你好多了。”

就连岳清源也劝他道:“他入门时间尚短,何必太过苛刻。”

所有人一派和谐,唯他一人格格不入。

苛刻,他们当时想说的是刻薄吧!


white燃
啊啊啊!!!!旧闪好帅!!!(...

啊啊啊!!!!旧闪好帅!!!
(来自一个刚看完苍银的人)

啊啊啊!!!!旧闪好帅!!!
(来自一个刚看完苍银的人)

喜欢一颗大白菜
愿你来生,不遇常慈安,不逢晓星...

愿你来生,不遇常慈安,不逢晓星尘

愿你来生,不遇常慈安,不逢晓星尘

孟无衡

开学啦!

  知道么?要开学了。

  所以那些现在还沉浸在暑假里的学生党们!梦该醒啦!!!快抓紧把作业补补,把东西准备好。(反正我是初中毕业生,没有暑假作业)

  不过军训,多少人的噩梦,我已经在期待啦!

  实在忍不住,我要来喊一声。

  终于开学啦!!!!!!

  知道么?要开学了。

  所以那些现在还沉浸在暑假里的学生党们!梦该醒啦!!!快抓紧把作业补补,把东西准备好。(反正我是初中毕业生,没有暑假作业)

  不过军训,多少人的噩梦,我已经在期待啦!

  实在忍不住,我要来喊一声。

  终于开学啦!!!!!!


洛水赋&

DT吴白×Defeat柒染

第十八章,野餐(下)

       “我们去哪儿”吴白看向还沉浸在起床气中的柒染,“先去你家,然后去野餐”柒染看着吴白关心她的样子,起床气下去了点。

         开门下车,走到门口柒染就听到了两个熟悉的声音,忍不住眼角抽搐,“小白...”还没等她说完,吴白已经开了门,“哟!染染大美女!”,欧强充满活力地大喊了一声,柒染听到这神奇的称呼差点双手一抖把包扔过去。“我去换件衣服,你先休息一下...”吴白轻轻揽着柒染的肩膀把她带到沙发边,然后转身上了楼,...

第十八章,野餐(下)

       “我们去哪儿”吴白看向还沉浸在起床气中的柒染,“先去你家,然后去野餐”柒染看着吴白关心她的样子,起床气下去了点。

         开门下车,走到门口柒染就听到了两个熟悉的声音,忍不住眼角抽搐,“小白...”还没等她说完,吴白已经开了门,“哟!染染大美女!”,欧强充满活力地大喊了一声,柒染听到这神奇的称呼差点双手一抖把包扔过去。“我去换件衣服,你先休息一下...”吴白轻轻揽着柒染的肩膀把她带到沙发边,然后转身上了楼,到了房间门口吴白转头看向柒染投以安抚的微笑柒染看着他心里一暖,朝他比了个OK的手势,吴白这才回过头进了房间。

       “哎哟,什么情况~”没错过柒染和吴白两人互动的欧强贼笑着凑近,“你觉得呢”柒染挑眉看他,“上次再挪威,你打电话的那个人不会就是他吧~”,这下连小米都开始八卦了“哟,真的假的”,“快说说,我们怎么不知道”小米和欧强一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地样子,“在一起了,就是这样”柒染喝了一口茶,简洁地说道,“就这样?”欧强意有所指,“不然呢?你还想怎么样”柒染疑惑看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小米和欧强。

        “就那样...”欧强朝小米抛了个媚眼,“哪样?”柒染更懵了,“就那样那样...”小米贼笑着,“唉,就...”欧强和小米看不过去了,直接靠近在柒染耳边说了,“...噗,咳咳咳...”一开始柒染还好,听到后面直接没忍住,一口水差点喷了出来,“你,你们两个...”柒染羞恼地指着两个人,“你们脑子秀逗了吗!我,我,气死我了...”柒染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怎么了?”吴白一下楼就看见柒染脸颊微红地指着沙发上笑得极度灿烂的欧强和小米,被刚刚两个人一说,现在听到吴白声音的柒染顿时浑身一僵。

        “啊,你好啊”小米和欧强元气满满地朝吴白打招呼,吴白礼貌地点了点头当回应,然后有些担心地看着柒染,柒染心虚地走到吴白身边,磕磕巴巴地说“没,没事...”,“哟,来啦”韩商言的声音转移了柒染的注意力,“还不错,挺准时的嘛”韩商言对柒染笑得嚣张无比,柒染的脸成功黑了下来,咬牙切齿道“托您老人家洪福,凌晨三点睡,七点就起了”,“嗯,老夫深感欣慰”韩商言笑眯眯地看着柒染。

         “小白...”柒染一脸控诉地看着吴白,无辜地眨着眼睛,“你说,老天在造韩商言的时候,是不是手一抖,把他的良心和智商全都给了你”,“嘿,你!...”韩商言瞪大了眼睛看着柒染,“嗯,不过,老天至少给了他一样东西”吴白笑着应了柒染的话,顺带看了一眼韩商言,“什么东西?”柒染也看向了他,“...穷”,“嘿,你们...”韩商言气急败坏地用手指着两个合起伙来坑他的人,“哈哈哈哈...”小米和欧强在旁边笑得前仰后合。

        “柒染姐!”佟年高兴地小跑向柒染,“嗯,这位是?”柒染看向在佟年身后的孙亚亚,“!...”孙亚亚一脸惊讶地往后仰去,佟年见孙亚亚和刚刚一样激动得快要晕过去的样子赶紧扶住了她,在她耳边说“淡定,淡定”,“D...Defeat大神!”孙亚亚激动得说话都不会了,“你好,我叫柒染,是佟年的表姐,你愿意的话可以叫我柒染或柒染姐”柒染看着这个可爱的女生,心里喜欢地不行。“你好,Defeat大神,不,柒染姐,我是孙亚亚,”亚亚终于恢复了一点正常。

     

          “柒染姐...”孙亚亚走到柒染身边,眼睛一闪一闪地看着她,“我可以和你拍张照吗”,“好啊,不过我们先去野餐的地方吧”柒染笑着牵过了亚亚的手,“年年,东西准备好了吗”柒染用另一只手摸了摸佟年的头,“嗯,走吧”佟年兴奋地拉着柒染的手就往外跑去,韩商言看着刚刚坑他现在还把自己女朋友拐走的某人,顿感心口一口老血,吴白见此,淡定地笑了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了,出发了”,然后无视了在他背后韩商言那恨铁不成钢的眼神。

        吴白和柒染亚亚一辆车,而韩商言则和佟年小米欧强一辆车,亚亚看着车上两位大神,表面看似淡定,实则内心波涛汹涌,“你知道我们去哪儿?”柒染略带怀疑地看着驾驶座上的吴白,“我哥刚告诉我了”吴白笑着看向柒染,“所以,为什么变成了你开车”柒染撑头玩味的笑着,“让你轻松会儿,不好吗”吴白转头专注地看路,“那小女子,可就多谢公子好意了”柒染开玩笑地朝吴白拱了拱手,“好说”吴白看她难得玩笑,眼带笑意地配合着。后面的亚亚挣大眼惊恐地表示(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一下车,亚亚就找佟年说了这件事,“嗯”佟年淡定地点了点头,“嗯?就这样”亚亚惊讶地看着佟年,“吴白和柒染姐是男女朋友,这样不是挺正常的吗?”佟年不解地看着亚亚,“!...我的天”亚亚猛吸了一口气。

         “诶,吃饭啦”小米朝佟年和孙亚亚喊道,“来了!”佟年拉着亚亚跑去。吃饭期间,亚亚悄咪咪地看着吴白和柒染,看得柒染都有点发怵了,于是柒染靠近亚亚耳边轻声问道“亚亚,怎么了?”,“嗯...柒染姐”亚亚组织了一下措辞,“你和DT...”亚亚没有说完,但柒染也懂了她的意思,“嗯”她点了点头,“那,那...”亚亚看着有点激动,“当初,他们说你是因为喜欢gun神,才退...”,“咳咳咳...”听到一半柒染已经把果汁呛进嗓子里了,吴白停下筷子,温柔地拍着她的背帮她顺气,这时候柒染忽然有个想法(再这样下去,我迟早被液体呛死...)

       “怎么了,她跟你说了什么...”吴白皱眉看向孙亚亚,“没事没事,你别吓到人家小姑娘了...”柒染握着吴白的手摇了摇,“亚亚...”柒染心累地看向亚亚,“这你哪听来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的”,亚亚吞咽了一下看了一眼柒染身旁的吴白,小心翼翼地瞥向了正在草坪上撒欢的欧强,“...”柒染呼出一口浊气,耐心地解释道“他就是个老小孩儿,说话不能信,你先去玩儿吧”,“嗯”亚亚赶紧点了点头逃离了现场。

         “唉...”柒染转头把自己蒙在了吴白身上,“小白...”,“嗯?”吴白低头凑近她,“还是你好...”柒染安心地靠着他,“嗯,再好,也只是你的...”柒染抬起头来看着他的眼睛满满的都是认真,“嗯,我的...”她笑了。

偏执的占有欲是病吗?

冰九,清秋幻梦十二

“洛冰河,你想要的是什么。”沈清秋的声音很轻,显得很疲惫。

“若是我还了你,你是不是就愿意杀了我。”沈清秋突然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大概是人,都会累,与人斗,与天争,最后一无所有。

洛冰河还有一个想要拥抱的人,可是他没有啊,洛冰河把他当他的药,可解满身毒,可是沈清秋也满身是毒,却无药可救,从没有人教过他,何为善,他唯一一次的善念的代价太过沉重,若是他曾对岳清源有所期盼,那么秋府那一场大火也足够烧干净了,如果重逢他过得差一点,他也可以不计较,可是偏偏是他活成了他想要的样子,可偏偏是在那种情况下重逢,可偏偏是他对他百般维护,又百般挑剔。他有什么资格,他有什么资格为自己而死,自己又为什么会愧疚。...

“洛冰河,你想要的是什么。”沈清秋的声音很轻,显得很疲惫。

“若是我还了你,你是不是就愿意杀了我。”沈清秋突然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大概是人,都会累,与人斗,与天争,最后一无所有。

洛冰河还有一个想要拥抱的人,可是他没有啊,洛冰河把他当他的药,可解满身毒,可是沈清秋也满身是毒,却无药可救,从没有人教过他,何为善,他唯一一次的善念的代价太过沉重,若是他曾对岳清源有所期盼,那么秋府那一场大火也足够烧干净了,如果重逢他过得差一点,他也可以不计较,可是偏偏是他活成了他想要的样子,可偏偏是在那种情况下重逢,可偏偏是他对他百般维护,又百般挑剔。他有什么资格,他有什么资格为自己而死,自己又为什么会愧疚。

“师尊,你说什么?”洛冰河自他怀中抬起脸来,沈清秋的眼神很空洞,就像两面妆镜,能轻易容下万物,却又转头就忘,仿佛什么都能进他眼里,但是却没有什么能融入他心里。

看到这张脸,沈清秋一瞬间的迷惘和软弱通通烟消云散,他为自己在洛冰河面前软弱羞愤不已,语气也不似刚刚温柔了。他说:“为师问你哭够了没有,哭够了就滚起来。”

沈清秋嫌恶的看了看胸前的衣物,鼻涕眼泪一堆,站起身,冷着脸就要离去。洛冰河抓住他:“师尊,您能不能牵着我走回去。”

沈清秋不喜与人身体接触,特别是这人还是洛冰河,故而咬牙切齿甩开他,怒到:“小畜生,你别得寸进尺。”

说完甩袖离去,沈清秋走的很快,仿佛再慢就压不住自己,就会心软,他居然对洛冰河生出了怜悯之意,怎么会,沈清秋别想了,你根本不欠他什么,你欠他的早已还清了。

毁你金丹,断你手足,毁你名誉,剜眼割舌,难道还不足以偿还吗。

不够吗?

幻花宫水牢里,你被捆仙锁束缚,洛冰河是怎么对你的。

“师尊!别来无恙,五年不见,弟子甚是想念您。”洛冰河身着幻花宫弟子服,端的是意气风发,而沈清秋依旧在泥里任人践踏,犹如他与岳清源重逢时一般让人难堪。

沈清秋不悲不喜,落在洛冰河手里他已知结局了,何必假惺惺:“哦!你还活着吗?”

洛冰河笑着说:“弟子没死师尊看起来很失望啊!”

沈清秋笑了,嘲讽的看着他:“不过是我随手碾死的蚂蚁,谈不上失不失望。”

洛冰河很生气,拔出手中长剑,一剑直刺入沈清秋腹部将他钉在了石壁上,沈清秋疼的弯下腰,呛出一口血。

洛冰河用剑鞘挑起他的下巴,沈清秋整张脸都白了,血色褪净,冷汗直流,却没有喊一声疼,只是微微颤抖着。

洛冰河笑的越发甜腻:“师尊,疼吗?”

沈清秋说,不说话,就恶狠狠的盯着洛冰河,洛冰河被他的神色取悦了,又将剑从他腹部抽出,沈清秋跌跪在他面前,洛冰河问道:“师尊,你不打算求求我吗?弟子还是很念旧情的,只要师尊开口求我,我说不定就放过师尊了。”

沈清秋:“哦!是吗?你

想让我怎么求。”

沈清秋说的随意,极为敷衍。

洛冰河:“沈清秋,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

沈清秋:“我怕你就不杀我了?”

洛冰河问:“沈清秋,你为什么就那么讨厌我,为什么在我拼死相护后,不问缘由的将我打落无间深渊,你可知,可知我……”

沈清秋漠然:“你如何,干我何事。”

他那时也是恨极了洛冰河的,所以口不择言,半分不服软,以后便也再无机会,可是若有机会,他就会讨饶吗?会解释吗?

开什么玩笑,他怎么可能,匍匐在曾经匍匐在他脚边的人面前,怎么可能对他说他后悔过,更何况后悔又如何,事是他做的,做都做了,有苦衷,后悔过,就能当没发生吗?哼!可笑。

洛冰河两手提着他的肩将他拎起来,重重按在石壁上怒吼:“沈清秋!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这么讨厌我。”

沈清秋被刺的那一剑,直穿过腹部,身体疼的颤抖,又被洛冰河猛力一灌,头磕在石壁上,他终于也爆发了,他看着洛冰河说道:“小畜生,我不是因为你做了什么而讨厌你,只因是你,做什么都让人讨厌。”

洛冰河后退了一步,沈清秋从墙壁上滑落,跌跪在地。

洛冰河尤不死心,问:“那你为何要收我入门下。”

沈清秋不耐烦道:“因为有趣啊!因为看着你感恩戴德的样子很有趣。”

沈清秋回神,有趣吗?他当时不过是因为被柳清歌自大的样子激怒了,因为他天资高,为了不让他拜入柳清歌门下,为了胜柳清歌一筹。

结果给自己招了这么大个麻烦。

窝素墨琳~

AU学院(!)

*第一次写文| ᐕ)⁾⁾

*严重cos

*我不知道有没有错字

*外带作者家女儿和儿子各一只

*cp向:EI组赛高! 嘶G鸭~ NxDxC(nm和cross抢dream) H(作者家女儿)B(作者家儿子) 疯子组

*差不多就酱,开始叭~

   开学了!开学了!作业写完了没?!【别皮】

星星眼战队和邪骨团签订停战协议后,世界渐渐和平了,Undertale里建了一所学校,所有sans不约而同的一起去上学了【中学】。

   “error你走慢点,还早呢。”error和ink已经交往很久了,有他们在的地方免不了一顿狗粮,“啧,走...

*第一次写文| ᐕ)⁾⁾

*严重cos

*我不知道有没有错字

*外带作者家女儿和儿子各一只

*cp向:EI组赛高! 嘶G鸭~ NxDxC(nm和cross抢dream) H(作者家女儿)B(作者家儿子) 疯子组

*差不多就酱,开始叭~

   开学了!开学了!作业写完了没?!【别皮】

  

   星星眼战队和邪骨团签订停战协议后,世界渐渐和平了,Undertale里建了一所学校,所有sans不约而同的一起去上学了【中学】。

   “error你走慢点,还早呢。”error和ink已经交往很久了,有他们在的地方免不了一顿狗粮,“啧,走的这么慢。”error说完就抱起ink继续走。“又在公共场所撒狗粮。”nightmare一脸嫌弃地看着他们。

    他们走进了教室。

    教室里现在没几个骨(人),冷清的很。他们找了个位置坐下,教室里又来了几个骨(人),“咩嘿嘿!伟大又华丽的sans来上学了!”蓝莓拉着dream走进了教室。

     【跳过跳过】人都到齐了,老师点完名后就开始分宿舍了【这么草率真的好吗】

     nightmare表示mmp,自己竟然和error,ink在一个宿舍,看来每天都得吃一顿狗粮。跟他们在一个宿舍的还有heart,ink说她的au是前几个月才被创造出来的【和平传说】,隔壁也有一个最近创造出来是sans【知识传说】。

      ink带了一堆画具和画本,error拿了一堆巧克力,nightmare带了一堆书还有一些照片,照片上是他和dream,heart也带了些画具和书。

     “我们去教室吧,待会就上课了。”heart看了看时钟,“走吧。”

      教室里——

      教室里吵的要命,dream跟他同桌聊的最欢,dream看到nightmare来了,直接冲上去抱住他“哥我想死你了!”“我也想你…”dream觉得很幸福,他好久都没抱过他哥哥了,book在一旁看着这温馨的场景。

       murder和horror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murder手上还拿着一堆吃的,他们肯定又去逛美食街了,killer每次都跟着他们蹭吃蹭喝,狗粮被喂了多少我就不说了,五个字概括——欺负单身狗。

       “叮铃铃…叮铃铃…”

       上课了,老师在讲台上说了一堆,邪骨们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自顾自玩,老师也拿他们没办法【说白了就是打不过】,dream跟book还是像下课时一样聊天,只不过警惕了一点,同学们都被那群骨带坏了,教室里炸开了锅。

      “安静!”老师拍着桌子,同学们瞬间安静了,只有那群骨还在说话,无论老师拍多少次桌子他们就是不安静下来【老师:我太难了】,没办法,只能不管他们了。

        “叮铃铃…叮铃铃…”

        “嗷嗷嗷!!!终于下课了!”某个沙雕站在桌子上大喊,突然被一本书砸中了,“heart 你冷静点,不是说好要当和【核】平天使吗。”book努力阻止heart扔书【自己扔自己】,“讨厌的积极情绪。”“积极情绪哪里讨厌了?”dream反驳着“好了好了,冷静。”

   

*我写了什么啊

*这章就酱了


吾名小妮子

反正都不在意,还硬是要办什么聚会,十八岁生日正是难忘啊

反正都不在意,还硬是要办什么聚会,十八岁生日正是难忘啊


释怀.你;怕这

后台

z☆51 49 50 51 51 52 49 55 50 55☆z
g☆-24 -67 -81 -28 -69 -74 -27 -73 -78 -26 -101 -76 -26 -106 -80 -17 -68 -116 -24 -81 -73 -27 -118 -96 -25 -66 -92 -28 -72 -117 -24 -67 -67 -26 -100 -128 -26 -106 -80 -25 -119 -120 -26 -100 -84 -17 -68 -127☆g
q☆54 57 55 52 49 53 57 56 57☆q
a☆我☆a

z☆51 49 50 51 51 52 49 55 50 55☆z
g☆-24 -67 -81 -28 -69 -74 -27 -73 -78 -26 -101 -76 -26 -106 -80 -17 -68 -116 -24 -81 -73 -27 -118 -96 -25 -66 -92 -28 -72 -117 -24 -67 -67 -26 -100 -128 -26 -106 -80 -25 -119 -120 -26 -100 -84 -17 -68 -127☆g
q☆54 57 55 52 49 53 57 56 57☆q
a☆我☆a

パイナップル.
我穷了,1-2r一个

我穷了,1-2r一个

我穷了,1-2r一个

小王没有⑧
新的桌面,好喜欢啊啊啊啊啊啊

新的桌面,好喜欢啊啊啊啊啊啊

新的桌面,好喜欢啊啊啊啊啊啊

大音希声

woc

mlgb多年未逛润玉tag居然惊现黑粉,极其猖狂,热衷黑玉露且锲而不舍,当真是大毅力者,在下佩服且顺便拉黑

mlgb多年未逛润玉tag居然惊现黑粉,极其猖狂,热衷黑玉露且锲而不舍,当真是大毅力者,在下佩服且顺便拉黑


替身人格5
完 全 一 致原图取自百度

完    全    一     致
原图取自百度

完    全    一     致
原图取自百度

-羚阿-

因为喜欢的人是你呀!

因为喜欢的人是你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