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嘉峪关

13522浏览    1974参与
♀VAMPIRE↣♤

冰雪奇缘联名名创优品

想问问各位姐妹,冰雪奇缘这次和名创优品的联名有哪些值得买呀,然后三支口红里黄黑皮比较适合哪只呢

想问问各位姐妹,冰雪奇缘这次和名创优品的联名有哪些值得买呀,然后三支口红里黄黑皮比较适合哪只呢

蝶梦过的星空

【瑞金】冰

食用说明:

是之前补给金的生贺,顺带帮格瑞也提前庆祝了(?)真的不是我偷懒(心虚)

这篇包含了个人对瑞金的一点理解,文笔不好见谅,感觉好像没表达出我的意思……

5000+字一发完,可能会有后续

人物ooc预警

结尾赶了点,后续有时间会修改(最近准备会考有些忙见谅)

求评论,拜托了(可怜)

以上

————————————————

如此寒冷,就好似身处在凛冬永远化不开的冰雪中。

为什么会这么冷呢?

金走在这里,周围一片漆黑,似乎什么都不存在,只有面前的小箭头散发着淡淡金光,为他指引着道路。

他一直走着,不知方向,没有目标,只是跟着箭头不断前进。

远方渐渐出现一个光点,明亮...

食用说明:

是之前补给金的生贺,顺带帮格瑞也提前庆祝了(?)真的不是我偷懒(心虚)

这篇包含了个人对瑞金的一点理解,文笔不好见谅,感觉好像没表达出我的意思……

5000+字一发完,可能会有后续

人物ooc预警

结尾赶了点,后续有时间会修改(最近准备会考有些忙见谅)

求评论,拜托了(可怜)

以上

————————————————

如此寒冷,就好似身处在凛冬永远化不开的冰雪中。

为什么会这么冷呢?

金走在这里,周围一片漆黑,似乎什么都不存在,只有面前的小箭头散发着淡淡金光,为他指引着道路。

他一直走着,不知方向,没有目标,只是跟着箭头不断前进。

远方渐渐出现一个光点,明亮亮的,让金不禁想起曾经观察过的一小片洁白的冰霜。

他奔跑起来,那光点也随着他的脚步渐渐变大,直到将金整个人都笼罩起来。

一阵刺眼过后,豁然开朗的世界呈现在眼底。

那是一条长廊。

洁白与淡蓝是这里的主调色,也是冰雪的颜色,而两边则嵌着无数面巨大的窗户。

地板是透明的,好似巨大的冰层一样,金甚至能看到底下的情景——浓重的黑暗弥漫着,就如同他刚刚走过的那般。

小小的白点悄悄飘落眼前,金伸手接住。

那是一片雪花,它静静躺在他的手心里,冰凉的感觉从中传来。

下雪了?

金抬起头,顶上没有天花板,大片大片深灰的乌云笼罩着,盖住了这一片小小的天空。

他翻过手掌,看着那片雪花没有停留的离开,不断下坠,最后融入了地面。

他环顾四周,似乎只有面前这一条路,于是便向前走去。

到了第一面窗户时,金顿了顿,停下脚步凝神观望着。

光从外面透过来,耀的玻璃上的冰花晶亮亮的。

但仔细看去的话,无数霜花居然凝结出了一副画面——那是一望无垠的宇宙,在右边有一个好似飞船的东西,还有最左边远处的,如烟花般炸开的……或许是个星球吧。

这就是整幅画的内容。

金皱了皱眉,低头思索了片刻,像是了解了什么,便又朝着下一面窗户走去。

第二面窗户的霜花所凝成的,好似一片巨大的矿场,看上去如此贫瘠,荒凉,金却再是熟悉不过——在登格鲁星上到处都是这种地方。

窗户里除了矿场,好像还有两个人。

在那里,一个站在不远处的少年与另一个带着帽子,坐在水晶上的男孩对视着。

阳光从外部照射进来,染的那孩子的发色耀眼如金。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

金向前继续走着。

接下来几副画面都是在讲两人之间的日常,孩子带少年回家,他们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玩耍,工作……

金十分熟悉这些画面,因为他们曾共同经历过。

这些都是他们两人共有的回忆,那时虽苦,却如此快乐。

金怀念的勾起嘴角,一抹微笑绽于脸上,淡淡的,好似晨起从地平线照过来的第一缕阳光,炽热却不灼眼,让人心中温暖一片。

金走着走着,脚步渐渐放慢,他不想走的太快,怕错过哪怕一点与那个人共同生活的场景。

直到走到一面窗户前,他看着上面的内容,停下了脚步。

巨大的窗户中却只有一个人的背影,显得如此空旷寂寥。

那个人手持巨刀,孤独的行走在荒凉的星球上。

金看着看着,忽然有点鼻酸,又想起白衣人给自己的忠告,下意识伸手看了眼自己的掌心。

那一瞬间,他的手好像消失了一样,他甚至从中看到了晶莹的地面。

金眨了眨眼,再看去却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他抿了抿唇,下定决心般握紧了拳头。

『不能久留了。』

迈开步子,却还没走两步,金就被突然出现的荆棘挡了路。

那荆棘并不普通,浑身包裹着尖锐的冰刺,密密麻麻的生了一片,看上去着实恐怖。

金慎重的盯着看了看,又走上去,指尖轻轻戳了一下。

一阵疼痛传来,却没有流血,他看着金色的光点从手上的伤口流出,随即又散在空中消失不见。

他又掰了掰。

毫无疑问的,荆棘丝毫未动。

“好硬啊,跟石头一样……”

他叹了口气,那个人的内心就这么拒绝他人的靠近吗,甚至生出这样的东西来保护自己?

没办法了。

金摊开手,一个小小的金色箭头出现在手中,同时他感觉从灵魂深处传来一阵令人不适的空虚感,随着箭头的增大,空虚感也越来越强。

(“要知道,这力量会损害你的灵魂,所以没到万不得已,千万不可轻易使用!”)

现在正是这种时候吧。

金后退两步,对着荆棘,手一抛,那箭头便带着一阵金黄色的尾光飞了出去。

“轰!”

一声巨响过后,四周烟雾弥漫,金飞快的窜了进去,一路向前。

烟尘模糊了视线,带着时不时飞过的冰碴子擦过他的脸,光斑落在身后,像拖拽着长尾的流星自夜空中划过。

金没空管这些,他飞快的冲着,用着一生从未有过的速度奔跑,当烟尘散去后,他终于是到了荆棘林的这一头,向后看去,那条刚被炸开的路此时此刻又覆上了密密麻麻的荆棘。

他回头,继续向前走着。

两边还是一成不变的窗户,这里的霜画似乎更加清晰了,金甚至能看清楚他们的脸,衣服之类的细节,而不是一片片模糊的剪影。

而且他注意到,一路走来的这些霜画中,频繁的出现着同一个人。

金,也就是他自己。

一开始他还诧异于自己居然在别人心中出现频率如此之高,随后又想自己居然在那个人心中这么重要的暗自开心着。

路渐渐到了尽头,远处出现了一块巨大物件的轮廓,是一块冰。

里面似乎有什么,金看不太清,但他知道那是谁。

他每一步都走的很慢,但又带着几分急切,金觉得自己紧张的都在冒汗,那并不存在的心跳声仿佛回荡在他的耳边。

终于,他停下了脚步。

面前剔透的结晶闪烁着冷冽的光芒,仿佛宝石般璀璨夺目。那厚厚的冰层之下,一人闭目而立:细长的眉眼,挺翘的鼻梁,两片薄唇紧抿着,一缕白发贴在脸侧,衬的皮肤更显苍白,面上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冷冰冰的,同平时金见到他的一样。

但那个人的眼睛却是有温度的。

金能感受到,每次与他对视时,紫罗兰色的花海美得似要将人溺进去,永远陷在这甜蜜的梦境中。

凯莉总是吐槽那个人对自己的眼神太过火热,仿佛戒毒之人对毒品近乎疯狂的渴求,却又死命克制自己,不去触碰一分一毫。

金知道,可他又何尝不是呢?

他们之间就像相互缠绕生长的野草一样,汲取着彼此的养分存活,一但失去其中一方,另一个也会即刻枯萎死去。

曾经有人问他,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中,为什么还能如此乐观?只有金自己知道,他只不过是想试着去相信,在这个残酷绝望的世界里,还有着名为“希望”的存在。

所以他不断寻找着,就如同那位追逐着太阳的天神一样,在泥泞的道路中不断奔跑,不断奔跑……

直到抓住那束光。

不同的是,那位天神倒下了,而金却找到了。

就是格瑞,他最重要的那个人。

还有大家。

每一个与他一路同行的伙伴,爱他的家人,都是金的希望。

所以,就算拼上性命,他也会紧紧保护好他们。

因为,他(们)是我的光。

金走近了点,里面的人依旧沉沉睡着,周围一片寂静,只有纷纷扬扬的雪花不断坠下,消失在晶莹的地面中。

他将手隔着冰层贴在格瑞的脸上。

刺骨的寒意铺天盖地般向他袭来,金的身上瞬间便结起了一层白霜。

灵魂都要被冻僵的感觉让他止不住的发抖,脸上却还带着温暖的笑容,金的头抵在冰层上,对格瑞轻轻呢喃道:“格瑞,格瑞,快醒醒啦,睡在这么冷的地方会感冒的。”

里面的人不为所动。

金又喊了几声,还是没什么效果。

他微微垂下了眸。

只能用那个力量了么……

“使用过度的话,你会彻底消失的。”

“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死,灵魂的湮灭意味着从此在这个平行世界里,再也不会有你的存在。”

白衣人告诉他的话又仿佛出现在耳边。

那又如何?如果让格瑞在这么一直沉睡下去,迎接他的也只有死亡而已。

他不能让那个人这样永远的沉寂下去。

即使会付出自己的性命。

金色的箭头自胸前凝出,光芒融化了面前一方坚固的冰层,里面的人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

金的身形随着箭头的凝结变得逐渐透明,他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慌张,唇角噙着一抹笑,青蓝色的眼底溢满了悲伤。

心里有太多话想对面前的人说,争先恐后挤在嗓子里却发不出声,金感到自己的意识在流逝,无尽的黑暗正朝他袭来,透明的泪滴悄悄自眼角滑落,他的身体便化作光斑,融入进小小的箭头之中。

“再见,格瑞……”

『请带着我的份,好好活下去吧。』

『我喜欢你。』

散在冰雪中没能表达出的心意,化作如同三月暖阳般温和而耀眼的金色光芒,环绕在箭头周围。

仔细看去的话,还能发现其中带着一丝淡蓝的色彩,若隐若现。

光芒所及之处,坚冰尽数消融,而之前被隔开的黑暗叫嚣着想要靠近,却又害怕的四处逃离,连头顶阴暗的乌云都失了踪影,露出一片纯白的世界。

小小的箭头朝着格瑞飞去,熟悉的气息包围了他,睡梦中的人下意识伸出手,接住了那一点点温暖的光团。

紧闭的双眸终于睁开,紫罗兰的花海迎来了自清醒后看到的第一缕阳光。

格瑞凝望着手中的光芒,熟悉的音节卡在喉咙里,呼之欲出。

刹那间,光芒大盛,冰雪的世界轰然倒塌,纯白的世界被染上了一片绚丽的金色。

一片虚无中,入眼满是那个人的颜色,如同他的名字一样。

“金……”

格瑞感到有谁轻轻抱住了他,微弱的风卷起了他垂落在耳边的发,一个声音似有似无的呢喃着:

“醒醒……快醒醒……”

他睁开了眼。

白色的天花板坠着灯,被从缝隙钻进来的风摇的微微晃动。

窗户的玻璃有些脏,用白色的帘子半遮着,几缕阳光从中透进来,照亮了这小小的房间。

周围没有摆太多东西,如他的风格般一贯简洁利落。唯一的装饰只有床头放着的一束栀子花,且已经有些蔫了,低低的垂下头,如同正躲在角落哭泣的少女。

这里是他的房间。

格瑞想坐起身,却发现床边还趴着一个人。

阳光下他的一头金发有些晃眼,皮肤泛着纸一般的苍白,略微有些细瘦的胳膊搭在他身上,一动不动的。

格瑞不禁想起了以前他生病时金趴在他床边呼呼大睡的样子:红扑扑的小脸肉嘟嘟的,微微张开的嘴边口水渍依稀可见,一头短发乱成一堆,丝毫不顾形象。

起初他还觉得好笑,但之后听秋姐说金是在自己身边守了一晚上,一刻也不曾离开过,小小的少年细心照料着他,直到清晨第一声鸟鸣响起。

幼时的少年,心中突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感情,像雨点般席卷他每寸身体,带着些许甜蜜与痛苦。

还记得那时他初来登格鲁没多久,对金一味的接近而感到不适,那孩子的盲目乐观让他不解。

格瑞并不是不喜欢金,他只是不知如何去面对他,以及这不带任何目的的,单纯的善意。

他与别人不同,父母的离去,星球的毁灭……他背负的太多,拥有的也是与其他同龄人根本无可拟比的痛苦。

长时间的旅途,格瑞习惯了孤独一人,同时也或许是害怕这颗脆弱的心再度被伤,于是他竖起了数面高墙,将自己关在无尽的黑暗中,一遍一遍咀嚼着仇恨生存。

直到那天,他遇到了金。

金真的就如同他的名字一般,整个人都散发着灿烂的光芒,像清晨初升的太阳一样,破开了黑夜,一路照在他的身上。

他不想这样沉溺在金的温柔中,他不想让他的生命中再出现一个这样令他无比在意的存在。

因为他不愿意再一次面对珍重的人,就这样从眼前消失的场景。

但每当半夜被噩梦惊醒的时候,格瑞身边的孩子总是把他搂的紧紧的,半睁着眼迷迷糊糊的安慰他,温度不断从那只白哲的掌心中传递到他身上。

金知道格瑞有时晚上会做噩梦,就硬是要和他一起睡,即使格瑞拒绝过他很多次,但金还是会笑嘻嘻的贴上来,抱着他不松手。

久而久之,格瑞也就随他去了。

金身上的味道让人心安,渐渐习惯这种气息后,格瑞竟然再也没做过噩梦了,闭上眼,那一片白色的世界中,金发的孩子正回过头朝他微笑,他对自己说:“格瑞,我们一起努力吧!”

心里的防线轰然倒塌,他伸出手。

他想抓住那抹光。

属于他的光。

就像一粒种子破土而出,在心灵深处扎了根,与金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化作养分,生出了名为“喜欢”的情感。

少年时他不懂那种感受,只是暗暗对自己说,一定要守护好那孩子。

即使付出自己的生命。

所以当对面敌人发出那强大的一击时,他才会不顾一切冲到金面前,用破碎的刀与身体硬生生挡了下来。

因为他是最重要的人,胜过格瑞自己的一切。

风温柔的吹起了他垂落的银发,格瑞回过神,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盯着自己的双手若有所思。

那一击的力量十分强大,按理来说他不可能还活得下来,可现在他不仅能好端端坐在这里,身上也感觉不到多少痛苦。

格瑞感到不对劲,他侧头望着一直趴着的金,他的脸埋在被子中,一动也不动。

奇怪,金怎么睡得这么沉?

以前他一有动作金就会立马醒来,顶个两个乌青眼问东问西的。

他伸出手去碰金的脸颊,触及之地只觉一片冰凉。

心头的疑惑越来越大,他试着推了推,没想到床边的少年就这么直愣愣滑了下去。

紫罗兰色的瞳孔猛然缩小,格瑞跳下床,急忙抱住了倒在地上的少年。

“金!你怎么了?金!”

少年的双眸紧闭,仿佛听不到他的叫喊一样,平静的仿佛一具人偶。

巨大的恐惧包围了他,格瑞的手颤抖着拨开了少年额前的碎发,尾指擦过鼻端,却僵住不动了。

没有呼吸。

他呆呆跪坐在地上,明明阳光那么明媚,他却像掉入了一处深不见底的冰窟一般,浑身发冷。

时钟滴答滴答,窗外暗了又亮,格瑞一动不动的抱着金,就那么抱着。

过了多久?格瑞不知道。他的时间似乎停滞了,随着少年的离去,定格在那天。

不知何时,两道人影出现在他面前,白色的衣摆从眼中划过。

“我们可以帮你救他。”

格瑞猛的抬头,咬着棒棒糖的黑发女孩正定睛看着他。

她头上别着一颗星星发卡,身上披着一件白袍,清秀的五官与记忆中某个人的脸重叠,却没有以往那种看透一切似的戏谑样,满是无奈的神情。

另一个女孩有着冰蓝的长发,黄色的小柠檬别在头上,也披着长袍,浅绿色的双眸正出神的望着某处。

“要怎么救?”

他没有问本该已在大赛中牺牲的两人为何会出现此,格瑞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她们可以救金。

“把他的灵魂还回他的身体就行了。”黑发女孩叹了口气,“这个蠢小子,都跟他说了使用碎片的力量过度会消失,就是不听,辛亏关键时刻把他给抽了出来,不然就真没了……喂!”

“嗯……怎么了?”别着柠檬的女生像是才反应过来,转头看向旁边的人。

“别发呆了丑女,快把他送回去。”

“哦……”

她伸出手,指尖凝出一朵小小的冰花,轻飘飘落在金的额头上,化了进去。

仿佛是一瞬间的事,却又无比漫长的感觉,格瑞看着金的脸色渐渐红润,胸口开始一起一伏,整个人也终于像是活了过来一样,恢复了生机。

当他再次抬起头时,那两个人已经不见了。

“唔……”

怀中的少年轻吟一声,睁开了眼。

青蓝色的湖水带着初晨漫起的雾气,绪满了他的双眸,还带着些许迷茫,随即又清晰起来,视线逐渐聚焦在面前人的脸上时,他疑惑的开口:“格瑞……为什么会在这儿?我不是已经……”

“金。”

格瑞打断了他的话。

“告诉我,你是怎么救我的?”

金的眼神有一瞬间的闪躲,他支支吾吾的说:“你重伤昏迷不醒的时候,有两个人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她们说可以治好你的身体,但是想唤醒你,就得进入内心深处,而且必须要我人魂分离……”

“你使用的那个力量是什么?”格瑞继续问道,“最后一刻,我看到了。”

“……是她们给我的,好像是什么上的碎片,我是用那个唤醒你的……”

“代价呢?”

“……”

格瑞看着他,虽然面无表情,但金知道他生气了,此刻的气氛就像是暴风雨到来前那片刻的宁静般,让人窒息。

“是你的灵魂对吗。”

“……嗯。”

“金。”格瑞放开他,站起身,脸上的表情因为背着光看不太清,“我没有弱小到需要你用死亡来换取我的性命。”

“可我想保护你啊,格瑞!”金的心头涌上一股难言的感情,如同一双无形的手捏住了他的脖颈,泪水不自觉从眼角滑落,“你曾经保护过我那么多次,如果我不能为你做点什么……如果格瑞因为我死掉了……不,不要,我希望你能活着啊!”

“那你呢,难道你觉得,你为我而死之后,我就能心安理得了?”

格瑞轻轻环住了金,将他搂在自己怀里:“你是我的一切,没了你,只剩下背负仇恨与使命的一个人,我又怎么……活的下去。”

“我喜欢你,金。”

金把头埋在格瑞肩窝中,断断续续的抽噎声传来,他哽咽的说:“我也……最喜欢……格瑞了……对不起……”

互通心意的双方紧紧搂着彼此,周围一切都悄了声,只有风轻轻撩起栀子的一片花瓣,为他们送去祝福……

又酸又菜又多余
这几天一直都挺难受的(っ╥╯﹏...

这几天一直都挺难受的(っ╥╯﹏╰╥c)
肋骨超疼,朋友描图被发现,然后我挨骂
想画画,可是又不知道画啥
所以画了个原福,画完之后发现背景把福给遮住了,没办法了qwq

这几天一直都挺难受的(っ╥╯﹏╰╥c)
肋骨超疼,朋友描图被发现,然后我挨骂
想画画,可是又不知道画啥
所以画了个原福,画完之后发现背景把福给遮住了,没办法了qwq

Spring-品牌设计师

我的设计终于用到场合里去了

我的设计终于用到场合里去了

又酸又菜又多余
“You’re best fr...

“You’re best friend!”
画了个记忆错乱的小花
找到了好van♂的笔触,这里的小花可以变成小羊的哦,它真的是你的新手向导哒,它会告诉你怎么通关完美结局╮(‵▽′)╭

“You’re best friend!”
画了个记忆错乱的小花
找到了好van♂的笔触,这里的小花可以变成小羊的哦,它真的是你的新手向导哒,它会告诉你怎么通关完美结局╮(‵▽′)╭

又酸又菜又多余

小小的文章,可能是刀?

金色的花


金色,给人一种活泼和热情的感觉,但是为什么却总是在不好的地方错误的出现?

E_chara就在这金色的花海里一个人享受着浓郁的花香,微风的吹过让人沉浸于此。

“嘿,Undermenory的人类,你在这做什么呢?”Ink的出现让E_chara打了个喷嚏。

“啊嚏!下午好啊,Ink,你想找我聊聊吗?”说着,揉了揉鼻子,便又凑近一朵刚刚绽放的金色花的面前,又轻轻说到:“我想这朵花有些懒,别的花都开了,可它却刚刚开始绽放,不过它也有迷人的香气。”Ink蹲下来也闻了闻这些花,这些花的确很香。

“这些花真的很香,不过你也很喜欢花吗?”Ink蹲坐在E_chara的旁边问道。

“嘿嘿,不是哦,我只是想起了...

金色的花


金色,给人一种活泼和热情的感觉,但是为什么却总是在不好的地方错误的出现?

E_chara就在这金色的花海里一个人享受着浓郁的花香,微风的吹过让人沉浸于此。

“嘿,Undermenory的人类,你在这做什么呢?”Ink的出现让E_chara打了个喷嚏。

“啊嚏!下午好啊,Ink,你想找我聊聊吗?”说着,揉了揉鼻子,便又凑近一朵刚刚绽放的金色花的面前,又轻轻说到:“我想这朵花有些懒,别的花都开了,可它却刚刚开始绽放,不过它也有迷人的香气。”Ink蹲下来也闻了闻这些花,这些花的确很香。

“这些花真的很香,不过你也很喜欢花吗?”Ink蹲坐在E_chara的旁边问道。

“嘿嘿,不是哦,我只是想起了一些我自己的回忆和别人的回忆,真奇怪,我为什么会想起这些呢?”E_chara抱着自己的膝盖,对着Ink笑了笑说着。

“说起来,这也让我想去了一些东西,不过我第一次才知道Underswap的地表有这么大的一片花海。”Ink说完就对着这些花发呆。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些花,它们很美,也很香,但是它们在别人的记忆中却永远充当着‘离开’或者‘悲伤’的情感,Ink,我想那些‘au’的创造者也是这么想的吧,但是金色不应该给人一种悲伤的情感啊。”E_chara的瞳孔突然变成了青色,又看着这些花,神情复杂。

Ink只是看着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flowers跟这些花有很大的联系呢,这让我也想起了过去,Menory被删除的那天也有这些花,我第一次倒在血泊里时也有这些花,血和花的香气混在一起,classic那里好像和这些花也有很大的联系,那个时间线的人类也是因为花才能安全到达地底,对吧?”E_chara转过头来望着Ink,但Ink只是发着呆,并没有说话。

“好吧Ink,可能只是我有些难过罢了,不要在意啦,忘了我所说的话吧,就当我是自言自语了。好了,Ink,我要找Menory去了,他应该在Epic那里,再见Ink。”说完E_chara便起身就要离开,临走之前E_chara提出了一些记忆,然后就走了。

Ink突然愣了一下,他看着面前一大片金色的花和照射下来的夕阳,风还是吹着,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看着这一切,Ink选择了离开,毕竟他还有事情要做。


突如其来的小脑洞,可能是刀,也许吧?

然后是时间线还是要变一下的,帕和鱼姐宅龙还是要设计一下的,名字也要变一下 menoryswap

因为是chara嘛,不过有所不同的还是有G爹,地图增加了个雪镇,不过值得一提的是,E_chara的身份定位是“时空穿梭者”和“记忆管理者”。然后是E_chara的瞳孔颜色变化  青:悲伤  蓝:惊讶 粉:喜欢 紫:紧张 白:崩溃 红:危险 黄:疑惑  黑:普通 黑和青:厌恶

目前就这些


风雨雕
《石关峡风光》(胶片)

《石关峡风光》(胶片)

《石关峡风光》(胶片)

♀VAMPIRE↣♤

求问各位姐妹,想看一些关于南京演唱会真人向的同人文,有什么可以推荐的吗

求问各位姐妹,想看一些关于南京演唱会真人向的同人文,有什么可以推荐的吗

风雨雕
《古堡遗迹——骟马城》

《古堡遗迹——骟马城》

《古堡遗迹——骟马城》

♀VAMPIRE↣♤

话说,求助一下各位姐妹,明天腾讯视频的那个直播可不可以看回放,想买电子票,但是明天六点半到八点半有课,所以想着把电子票买上,看回放,不知道可不可以看回放 ​​​

话说,求助一下各位姐妹,明天腾讯视频的那个直播可不可以看回放,想买电子票,但是明天六点半到八点半有课,所以想着把电子票买上,看回放,不知道可不可以看回放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