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嘉德罗斯

507.8万浏览    44358参与
八角ing

昨晚意外地梦到嘉凯了,梦见的内容就不说了,ooc到连自己也无法接受的全员弱智的感觉,虽然很沙雕但是人物已经ooc到不是同一个人了23333
我连做梦都ooc的的么(一把老泪)

好喜欢动漫版凯莉,笑起来真的有种狐狸的感觉,美丽凯我昏厥。
还有衣服互换。
超级想看嘉德罗斯扛起凯莉的动作。
(如果扛起来还能拍一下屁股的话就更好了(滚tm的))

昨晚意外地梦到嘉凯了,梦见的内容就不说了,ooc到连自己也无法接受的全员弱智的感觉,虽然很沙雕但是人物已经ooc到不是同一个人了23333
我连做梦都ooc的的么(一把老泪)

好喜欢动漫版凯莉,笑起来真的有种狐狸的感觉,美丽凯我昏厥。
还有衣服互换。
超级想看嘉德罗斯扛起凯莉的动作。
(如果扛起来还能拍一下屁股的话就更好了(滚tm的))

本纪暴打ky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lof忘记发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lof忘记发了!!
这是最近和七原罪老师 @七原罪_小狼狗二刷在置顶救救孩子 一起搞[?]的文画问卷!!!!!
耶!!!!!!!
有一点肉。
预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lof忘记发了!!
这是最近和七原罪老师 @七原罪_小狼狗二刷在置顶救救孩子 一起搞[?]的文画问卷!!!!!
耶!!!!!!!
有一点肉。
预警。

米花要长到一米六啊

苹果从中心开始腐烂(心
是几天前的了!过几天应该就可以有时间上色了…似乎会有一点突破
他 是 王 啊 。

苹果从中心开始腐烂(心
是几天前的了!过几天应该就可以有时间上色了…似乎会有一点突破
他 是 王 啊 。

或且非命题

舍友梗8

(说实话我忘了这是第几个)

517的诸位都是来自五湖四海,基本上除了格瑞和金一起长大以外,其他人没有在同一个省内的。

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雷狮突然想到某个有意思的东西。

“你们知道吗?有一个词语用普通话很难念出来。”
“什么?”
“安史之乱。”

雷狮故意使用家乡读音念了出来,然后宿舍的其它五个人开始使用普通话念这四个字,并对雷狮投去了“你雷大爷也不过如此”的目光。

“那把‘安史之乱’的‘乱’换成‘驴’字呢?”
“这都不会吗渣渣?安史之驴,三S级别的我跟你讲。”

宿舍诡异的沉默了一秒,格瑞缓缓的抬头看向嘉德罗斯;银爵单手扶额不忍直视嘉德罗斯骄傲的样子;安迷修则对嘉德罗斯投去了复杂的目光。...

(说实话我忘了这是第几个)

517的诸位都是来自五湖四海,基本上除了格瑞和金一起长大以外,其他人没有在同一个省内的。

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雷狮突然想到某个有意思的东西。

“你们知道吗?有一个词语用普通话很难念出来。”
“什么?”
“安史之乱。”

雷狮故意使用家乡读音念了出来,然后宿舍的其它五个人开始使用普通话念这四个字,并对雷狮投去了“你雷大爷也不过如此”的目光。

“那把‘安史之乱’的‘乱’换成‘驴’字呢?”
“这都不会吗渣渣?安史之驴,三S级别的我跟你讲。”

宿舍诡异的沉默了一秒,格瑞缓缓的抬头看向嘉德罗斯;银爵单手扶额不忍直视嘉德罗斯骄傲的样子;安迷修则对嘉德罗斯投去了复杂的目光。

金和雷狮直接相当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

“三S级别的驴可还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受不了了嘉德罗斯你个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嘉德罗斯沉默了。

“雷狮——我需要你立刻去世——!!!!!!”

儒雅的喵喵小小
嘉嘉无论哪个发型都好可爱啊

嘉嘉无论哪个发型都好可爱啊

嘉嘉无论哪个发型都好可爱啊

ZIN

求收留

请问大佬们有没有什么互相产粮或者太太们多的群啊,bgblgl都可以,好想进去聊聊天啊交流一下脑洞之类的。或者人比较少的闲聊群也可以,我快死了。
占tag致歉

请问大佬们有没有什么互相产粮或者太太们多的群啊,bgblgl都可以,好想进去聊聊天啊交流一下脑洞之类的。或者人比较少的闲聊群也可以,我快死了。
占tag致歉

顾陌♡

*有ooc
我真的很喜欢看嘉嘉笑起来吖qwq
因为我认为嘉嘉小时候应该很爱笑的嘛然后被大人bilibala的就慢慢的为了目标使命什么的变得沉默了
但是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吖!!!:D
[我画丑了哭哭!嘉嘉真的超级好!!!我爱他!!!]

*有ooc
我真的很喜欢看嘉嘉笑起来吖qwq
因为我认为嘉嘉小时候应该很爱笑的嘛然后被大人bilibala的就慢慢的为了目标使命什么的变得沉默了
但是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吖!!!:D
[我画丑了哭哭!嘉嘉真的超级好!!!我爱他!!!]

小可猫

凹凸乙女:你以为你认识的人都是gay

你怎么也想不到
自己认识的人都是基佬
你以为雷狮是直男
结果他居然和安迷修在一起了
一直认为安迷修是钢铁直男
直的不能在直的
居然和雷狮…
金这么可爱的孩子
对格瑞不应该是友情吗?
怎么就?
格瑞你怕不是个闷骚吧?
还以为性冷淡了
原来是和金在一起了
一直以为银爵算正直的了
没想到是个正太控?
和小黑洞在一起了?
小黑洞你咋就会和煤炭老板一起呢?
这么看来只有嘉德罗斯才是最直的?
等等?
你怎么又跑去找格瑞了
你眼里只有格瑞吗?
紫堂幻你怎么又抓着金到处跑?
银爵停止你的行动啊!
黑堂幻不好吃啊!
金那是黑堂幻了
别追了啊
你看看佩利都跑来追金了
帕洛斯都来看银爵卖煤了
等等帕洛斯你什么时候和佩利在一起的?
雷狮海盗团都是gay吧?
不对!还有卡米尔
但...

你怎么也想不到
自己认识的人都是基佬
你以为雷狮是直男
结果他居然和安迷修在一起了
一直认为安迷修是钢铁直男
直的不能在直的
居然和雷狮…
金这么可爱的孩子
对格瑞不应该是友情吗?
怎么就?
格瑞你怕不是个闷骚吧?
还以为性冷淡了
原来是和金在一起了
一直以为银爵算正直的了
没想到是个正太控?
和小黑洞在一起了?
小黑洞你咋就会和煤炭老板一起呢?
这么看来只有嘉德罗斯才是最直的?
等等?
你怎么又跑去找格瑞了
你眼里只有格瑞吗?
紫堂幻你怎么又抓着金到处跑?
银爵停止你的行动啊!
黑堂幻不好吃啊!
金那是黑堂幻了
别追了啊
你看看佩利都跑来追金了
帕洛斯都来看银爵卖煤了
等等帕洛斯你什么时候和佩利在一起的?
雷狮海盗团都是gay吧?
不对!还有卡米尔
但是卡米尔你看雷狮的眼神
雷狮你冷静
兄弟不能在一起的
喔!这复杂的“兄弟情”!

当他们知道你脑子里想的后……

雷狮:听说你把我和恶心骑士还有卡米尔凑一起了?看来有必要让你知道我是不是直的。

安迷修:在下和恶党只有敌对关系,请小姐不要多想,在下只守护小姐你一人。

金:我喜欢我的朋友,但是我只爱你哇!

格瑞:别胡思乱想。

嘉德罗斯:在乱想我吃了你所有的零食!抢走你所有漫画和游戏!

佩利:我不喜欢帕洛斯啊,为什么要和他搞基?

帕洛斯:你猜猜我喜欢佩利还是你?

银爵:卖煤?挺有趣的想法。

小黑洞: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陪我玩才是对的。

紫堂幻:抱歉啊,我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喜欢你。

卡米尔:就是你成天胡思乱想,智商才会这么低。

牛乳曲奇

凹凸三连

全是去年的坑现在觉得丑不想填了

本来是要画前五的肝了三个画不下去了

(估计是因为头发太反人类了

凹凸三连

全是去年的坑现在觉得丑不想填了

本来是要画前五的肝了三个画不下去了

(估计是因为头发太反人类了

灰寒鸦

【嘉金】一见钟情

【嘉金】一见钟情
*ooc
*俗套的一见钟情
*嘉↔金

嘉德罗斯从来都不相信故事中的一见钟情,他觉得那不过是不切实际的幻想罢了,只有弱小的杂碎才会相信。

直到他遇到了金。

金发的少年从天而降,嘉德罗斯和他的眼睛对视了一秒,那双带着盛满惊讶的天蓝色眼睛像澄净无云的晴空,一眼映进了嘉德罗斯的心里。

看着少年亲近的扑向格瑞,那双明亮的蓝色眼睛只装着格瑞一人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嘉德罗斯心里有些烦躁。

这是看不惯格瑞跟这样弱小的渣渣为伍吧。
他这样想着,出言挑衅格瑞,话音刚落,那个渣渣就愤愤不平的反驳,握着拳头,脸颊浮上一抹殷红,明亮的眼睛带着气愤,狠狠的瞪向他。

居高临下的与少年对视,那双蓝色的...

【嘉金】一见钟情
*ooc
*俗套的一见钟情
*嘉↔金

嘉德罗斯从来都不相信故事中的一见钟情,他觉得那不过是不切实际的幻想罢了,只有弱小的杂碎才会相信。

直到他遇到了金。

金发的少年从天而降,嘉德罗斯和他的眼睛对视了一秒,那双带着盛满惊讶的天蓝色眼睛像澄净无云的晴空,一眼映进了嘉德罗斯的心里。

看着少年亲近的扑向格瑞,那双明亮的蓝色眼睛只装着格瑞一人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嘉德罗斯心里有些烦躁。

这是看不惯格瑞跟这样弱小的渣渣为伍吧。
他这样想着,出言挑衅格瑞,话音刚落,那个渣渣就愤愤不平的反驳,握着拳头,脸颊浮上一抹殷红,明亮的眼睛带着气愤,狠狠的瞪向他。

居高临下的与少年对视,那双蓝色的眼睛耀耀生辉,嘉德罗斯感觉胸膛里好像有什么尘封多年的东西开始跳动。

他叫金,嘉德罗斯听到了格瑞叫少年的名字。
这很配他的头发。
嘉德罗斯想。

金很不喜欢嘉德罗斯。

“那个自大狂真讨厌!”

嘉德罗斯见过面后,金这样对格瑞说。

自从初见之后,嘉德罗斯开始“学会”了做梦。
梦里总能看到一双明亮的盛满了笑意的蓝色眼眸,和那灿烂却又温柔的金发……

梦这样东西,只有弱者才会拥有!
他暗暗下定决心,不再受梦的困扰了,但是当金发碧眼的少年笑着向他伸出手时,他还是忍不住内心的悸动,握住了面前少年的手,彻底沉沦于梦境之中。

虽然金很不喜欢嘉德罗斯,但是还没有到讨厌的地步,心思纯良的小少年对身边的一切事物都抱有善意,除非真的触碰的他的底线。

所以第二次和嘉德罗斯相遇时,金并没有太在意那个狂傲的金发少年,只是自顾自的和身旁的格瑞说着话,脸上露着灿烂的笑容,脸颊上因为兴奋浮现出浅浅的红晕,眼睛亮晶晶的望着格瑞。

嘉德罗斯很不爽,自己魂牵梦萦了这么久的家伙,见到自己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咬了咬牙,上前去挑衅格瑞。

“喂,格瑞,来和我打一架吧!”
“……”
“几日不见,你居然自甘堕落,跟这种渣渣组队混在一起!”
“你叫谁渣渣呢,自大狂!”
格瑞还未开口,金就上前一步,气愤的看向嘉德罗斯。
被那双晶亮的蓝色眼睛映入眼底,那怕是在被瞪着,嘉德罗斯的内心也有了一丝满足。

嘉德罗斯为内心莫名的情感而感到疑惑,叫上雷德祖玛,也不和格瑞约战了,一行人匆匆离去。

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嘉德罗斯从来都没有感受过,有一些欣喜和满足。

『被那个渣渣注视,为什么会感到……开心』

嘉德罗斯想不明白。

但是他知道,金全心全意的注视着格瑞时,他能感觉到胸口很不舒服,闷的他喘不过气来。

『这不正常,我怎么会在乎那个渣渣』

嘉德罗斯脑海中浮现出了金灿烂的笑容,他低下头,将下半张脸埋在围巾中。

『既然在乎,那就把他抢过来好了』

在被嘉德罗斯打横抱起扛在肩上时,金整个大脑都空白了

开什么玩笑,这个自大狂脑子抽风了吗!?

“你干什么啊?!放我下来!”

金回过神来,双腿不停的乱蹬,大喊道。

“闭嘴渣渣,不要乱动。”

嘉德罗斯用另一只空闲的手在金屁股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有点暴躁的呵斥一声,把脸埋在围巾里。

金被他这么一拍,奋力挣扎的四肢立马僵在空中,脸颊上迅速浮上红晕,一直蔓延到耳朵尖。

金不敢再动了,虽然刚刚那一下不疼,但是大大庭广众下被打屁股,太过羞耻了,他可不想再尝一次。

虽然不知道嘉德罗斯想干什么,但是似乎他对自己没有恶意,干脆就先迎合他吧。

金没有看到的是,嘉德罗斯埋进围巾里的耳朵尖红的几欲滴血。

金被嘉德罗斯扔在地上,烈焰山顶的地面很烫,金一屁股坐在地上,火辣辣的感觉席卷了他的整个臀部

“唔!”

金连忙从地上爬起来,他的裤子上被烫有些发焦,疼痛从尾根窜上大脑,疼的金呲牙咧嘴。

“你这家伙就不会轻点吗!”

金有些恶狠狠的冲着嘉德罗斯喊着,稚嫩的五官揉在一起,眉毛皱着,努力的瞪着大大的圆眼睛,像个被抢了东西的小奶狗。

站在一旁的嘉德罗斯一声不发,埋在围巾里的脸通红,嘉德罗斯还沉浸在刚刚打金屁股时手中柔软又富有弹性的手感,被金这么一喊才回过神来。

“嗯?”

刚抬头就看到金像小奶狗一样恶狠狠的看着自己,蓝色的眸中蒙着一层雾气,脸颊上浮着红晕。

金色的眸子对上了蓝色的眸子,纯粹的眼瞳中映着对方的面孔。

嘉德罗斯直直的望着金的蓝眸,突然上前几步贴近了金。

两人间的距离本就不远,嘉德罗斯这几步迈过来鼻尖几乎要碰到金的脸。

金因为他的突然靠近有些紧张,想后退,嘉德罗斯一把抓住金的左手,组止金想要后退的动作。

嘉德罗斯也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双蓝色眼睛像是有魔力一般,牢牢的吸引着他。他能感觉到自己胸膛里的东西在为眼前的金发少年跳动,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但是现在嘉德罗斯知道,他想吻金。

于是嘉德罗斯吻了上去。

金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莫名其妙的被大赛第一扛走,莫名其妙的被强吻,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想推开身上的人,但是被紧紧的禁锢在嘉德罗斯怀中,比他高了几厘米的嘉德罗斯一只手扣着金的后脑,另一手揽着金的腰把他圈在自己怀里,不给金一丝一毫后退的机会。

嘉德罗斯从来没有和别人接过吻,一时也不知道要怎么办,只是试探性的探出舌尖去舔抿金的嘴唇,柔软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

金被唇上湿软的触感激醒,嘉德罗斯柔软的金发扫在他的额头和鼻尖上,痒痒的,温热的气息吐在他的面颊上,金感觉自己的面颊开始升温。

虽然是和同性接吻,但是并没有感到恶心或是难受,嘉德罗斯的动作很小心,只是轻轻的含住他的唇瓣,像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幼童一样,试探中含着一丝小心。金能感觉到,虽然是嘉德罗斯强吻的他,但是环抱着他的少年身体僵硬紧张。金从小在登格鲁星长大,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是在灰暗的贫民窟里经常看到男女接吻,对这种事情还是有些了解的。

金没法挣脱开嘉德罗斯,想要说话又被嘉德罗斯堵的无法出声,他有些急躁的轻轻的咬了一口嘉德罗斯的舌尖,嘉德罗斯有些不解,但还是停下了动作,带着疑惑的看着金,手上却没有一丝松动。

“大赛第一连接吻都不会吗?”金红着脸小声嘟囔着,在嘉德罗斯有所反映前亲上了他的唇。

金的舌尖顺着有些愣神的嘉德罗斯微张的唇缝探进他口中,轻轻的勾着他的舌尖搅动。两个少年的面颊烧得通红,金紧紧的闭着眼睛,帽子在嘉德罗斯之前的粗暴动作中掉在了地上,柔软的金发垂在他的额前,随着两人的呼吸轻轻的扫过嘉德罗斯的脸颊,和嘉德罗斯稍浅却耀眼的金发交织在一起,撩动着两个少年之间暧昧的气氛。

金别过头结束了这个短暂的吻,抬起右手用手背遮住下半张脸。

“这下知道怎么接吻了吧,自大狂。”

明明自己连耳朵都红透的少年带着股莫名的骄傲放下手,微微抬起下巴向嘉德罗斯说道。

作为一个看起来霸道狂狷实际上纯情无比连接吻都不会的儿童,嘉德罗斯被金的亲身传授接吻给惊到了,满脑子都是刚刚的舌尖相缠的柔软触感,听到金的声音才回过神,看着面前带着点水光的蓝眼睛。透彻的蓝眸上弥漫着一层水汽,眼角微微泛红,直勾勾的盯着嘉德罗斯,像是在期待着他回答。

金看着面前的人沉默着不说话,心里有点打鼓。

糟糕了,我刚刚的话不会把他惹恼了吧?!

他小心翼翼的看向嘉德罗斯,只看到了垂着眸子抿着嘴一声不发的
嘉德罗斯。嘉德罗斯的身体很僵硬,箍着金的腰的手使了很大的力气,像是要把金揉进他的身体一样。金有些吃痛,轻轻推了推嘉德罗斯,示意让他松开手。

这一推将嘉德罗斯正在联想的意识拉了回来,他抬起眼睛认真的看着金的眼睛。

“渣渣,我喜欢你。”

随即又一次吻上了金的唇。这一次的亲吻带着嘉德罗斯的锐气,嘉德罗斯的舌在金的口中攻城略地,一一扫过金的上下齿列,将自己的唾液渡进金的口中,搅动着金的小舌。

刚刚还看起来很老练的小少年现在不知所错,被动的和嘉德罗斯交缠着,听到啧啧做响的水声,羞的不敢动作。

刚听到嘉德罗斯的告白还有些懵的金来不及回应就被堵住了嘴,在几下毫无力道的挣扎后轻轻的抱住了嘉德罗斯,全心投入了这场接吻中。

其实金刚刚的主动只是一时冲动,他也不懂什么情爱。只是看起来无所不能的王者青涩懵懂的模样和心底莫名的情愫让他冲动的做出了在登格鲁星上看到的那些男女之间接吻的动作。

自从第一次和那个金发的高傲少年相遇后就不由自主的开始关注他。会在意他的消息,会上论坛看关于他的信息,和格瑞在一起的时候经常会想他会不会出现,在迷路中撞见了他,会暗自开心好久。

虽然第一次的相遇场景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但是还是会不停去回忆,那双耀耀生辉的金瞳深深的映在脑海,怎么也抹不去,可能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但是越是了解他,关注他,心情就会越来越失落,相同的性别,悬殊的实力,和他之间没有任何交集,唯一的对话也是因为格瑞,即使偶然撞见也只是匆匆一瞥,他们之间就像两条平行线,没有任何交集。

这次突如其来的交集让金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却还是忍不住做出了任性的冲动,虽然不知道嘉德罗斯为什么突然掳走自己,但是最一开始的亲吻让金赌了一把,赌嘉德罗斯喜欢自己。尽管大脑清楚的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但是身体还是不管不顾的主动和嘉德罗斯唇齿相接。

虽然不明白嘉德罗斯突然的操作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很庆幸,这让他知道了嘉德罗斯喜欢他。

金震惊于嘉德罗斯的告白,嘉德罗斯惊愕于金的主动与接受。

两个少年都清楚自己和对方没有任何交集,这段感情只是自己的一见钟情引发的没有结果的暗恋。

嘉德罗斯是想要抢到金,让他属于自己,但他也知道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他和金没有交集,金也不可能喜欢他,他是抱着强硬的态度掳走了金,他没想到这个渣渣抱有和他一样对对方的情感。

在多次梦到那个渣渣后,他烦躁又恼火,但是心头又对这个渣渣又种莫名的好感,于是他制造了“偶遇”。在几次刻意的“偶遇”中,这个渣渣没有和他任何交流,只是轻轻一眼后就投入到和同伴的交流中。这让他更加焦躁,也更加确信对方没有和自己一样的表现,在雷德口中知道了这种奇怪的感觉叫做喜欢后,高傲的王者陷入了暗恋的烦恼。

这次的行动是一时兴起,毫无计划,只是想要得到那个渣渣,于是他就做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渣渣也喜欢他。

嘉德罗斯喜欢金,很巧,金也喜欢嘉德罗斯。

都以为是自己一见钟情的暗恋,却没想到这是一见钟情的两厢情悦。

金和嘉德罗斯觉得今天是自己最幸运的一天。

最幸运的不是遇见你,而是当我发现我喜欢你时你刚好也喜欢我。

“既然喜欢我还不理我,果然是个弱小的渣渣。”

“我们就没怎么见过面,你还一副大爷样子,从来不和我搭话,我怎么理你啊!”

“不该是你这个渣渣主动和我搭话吗?是你喜欢我,你不该主动吗?”

“你不是也喜欢我啊,你怎么不主动?”

“我这不就是主动了,渣渣就是渣渣,最后还是要我动手。”

“不许叫我渣渣,你才是渣渣!”

“渣渣!”

“自大狂!”

“渣渣!”

“嘉嘉!”

“……嗯。”

END




我只是想写小男孩亲亲。
爽了。



梓然大宝贝呀哈哈哈

这里梓然,请多指教!
惹,不要脸的放图(捂脸)都是和亲友的集邮嗝呀,心理悄咪咪@,P1举牌自取鸭
出的非常粗糙了希望不要嫌弃w

这里梓然,请多指教!
惹,不要脸的放图(捂脸)都是和亲友的集邮嗝呀,心理悄咪咪@,P1举牌自取鸭
出的非常粗糙了希望不要嫌弃w

安菱林

Rose(5.5)
第五话后面的车?不确定……就是emmm……车吧……【第一次写这样的……感觉自己写的好渣啊】

Rose(5.5)
第五话后面的车?不确定……就是emmm……车吧……【第一次写这样的……感觉自己写的好渣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