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嚣张

14.2万浏览    952参与
“目标浙大林燃。”

隅霁。/劣质爱心

燃流尾气/短打/我搞黄失败


林无隅的嘴唇贴上丁霁脊骨皮肤,薄薄的那层下面是一条起伏的山脉,龙脉在那具象征着美好的躯体里蛰伏,起皮的粗糙质感掺着柔软的、温暖的舌苔磨,或者说是滑过山脊——

丁霁在颤抖,他有双湿润而敏感的眼睛,目光遇见倒映着夕阳的茶色玻璃窗又反弹了回来,眼睫上结的露沉甸甸地在枝头摇晃,晶莹剔透的东西,坠曳到小半张面颊上,亮堂堂地和先前的痕迹叠在一起

哽在喉咙口的哭泣支离破碎,像是被打碎的无机玻璃的碎片,每个尖口每次转折带着取人性命的锐利 好像有棱角的事物都是极端的易碎,又极端的艳丽,他喘得像雨碎,身体却像是患了追逐永恒停滞在地平线下太阳的后遗症,一切的殷红兑在白皙的胚釉上

他,林无...

燃流尾气/短打/我搞黄失败


林无隅的嘴唇贴上丁霁脊骨皮肤,薄薄的那层下面是一条起伏的山脉,龙脉在那具象征着美好的躯体里蛰伏,起皮的粗糙质感掺着柔软的、温暖的舌苔磨,或者说是滑过山脊——

丁霁在颤抖,他有双湿润而敏感的眼睛,目光遇见倒映着夕阳的茶色玻璃窗又反弹了回来,眼睫上结的露沉甸甸地在枝头摇晃,晶莹剔透的东西,坠曳到小半张面颊上,亮堂堂地和先前的痕迹叠在一起

哽在喉咙口的哭泣支离破碎,像是被打碎的无机玻璃的碎片,每个尖口每次转折带着取人性命的锐利 好像有棱角的事物都是极端的易碎,又极端的艳丽,他喘得像雨碎,身体却像是患了追逐永恒停滞在地平线下太阳的后遗症,一切的殷红兑在白皙的胚釉上

他,林无隅做这些零散的事情,脑子里还有别的有的没的,是一部小型的纪录片,他不说或许没有人知道,他有整理回忆的习惯,跟考试估分分分不差的那种一样

丁霁和他上课偶尔会没事干,林无隅会闲着抓住丁霁的中指拿百乐笔在上面画颗笨拙的小爱心,丁霁竖着中指凑在他耳边笑骂他幼稚却跟看稀罕物什的复刻记忆,林无隅就朝他一笑,光风霁月那种笑,丁霁他“操”了一声探着手一摸,把林无隅的爪子捉过来拿刚刚的爱心当章子敲在林无隅的掌心里

含汗黏黏糊糊的掌心爱心被林无隅贴着心脏安放,他们俩在课桌上脚勾脚,小手摸小手

“林无隅你他妈就是只狗”丁霁被咬得痛,眼泪比出水还勤快,林无隅摸他又舔他

他的被咬红的手腕骨上有个泛青的爱心


娘子馍│我也想一天一更~

《撒野/轻狂/嚣张》《意料之外的意外2》

*这里解释一下噶嘛有八个人,原著是七人组啦但是我这搞了个原创人物,小小推动后面情节发展的,台词不会多啦放心放心。嚣张二人组还要一章才能出吧…………

*ooc预警

*就这样了开始吧

在学校周围好吃的店也就那么几家,蒋丞抬头看了看店名还挺熟悉,应该是以前去过。

点菜的时候蒋丞顾飞没怎么掺和,老袁拿着菜单看了好久没决定要吃什么,又把菜单递给了寇忱,于是蒋丞顾飞就看那八个人凑一块儿的脑子上下左右摇摆,拜半天摆完了霍然抬头冲蒋丞道:“蒋学长,你和顾学……”

“哎别别,你叫我俩蒋丞顾飞就行。”蒋学长顾学长……行吧就是蒋学长听起来难听。

霍然点头:“点菜你和顾飞看看还要点什么吧。”说着把菜...

*这里解释一下噶嘛有八个人,原著是七人组啦但是我这搞了个原创人物,小小推动后面情节发展的,台词不会多啦放心放心。嚣张二人组还要一章才能出吧…………

*ooc预警

*就这样了开始吧


在学校周围好吃的店也就那么几家,蒋丞抬头看了看店名还挺熟悉,应该是以前去过。

点菜的时候蒋丞顾飞没怎么掺和,老袁拿着菜单看了好久没决定要吃什么,又把菜单递给了寇忱,于是蒋丞顾飞就看那八个人凑一块儿的脑子上下左右摇摆,拜半天摆完了霍然抬头冲蒋丞道:“蒋学长,你和顾学……”

“哎别别,你叫我俩蒋丞顾飞就行。”蒋学长顾学长……行吧就是蒋学长听起来难听。

霍然点头:“点菜你和顾飞看看还要点什么吧。”说着把菜单递过来,蒋丞拍拍顾飞肩膀,顾飞起身接了菜单转过头看着蒋丞,蒋丞道:“你点,顺便看看二淼喜欢吃什么点些。”

顾飞坐着看了会儿菜单,蒋丞看着顾飞也就又加了两三个菜就把菜单递给服务员了。

老袁和一群人瞎聊着,蒋丞觉得这群人能从毕业时怎么怎么样聊到前天认识了一个人怎么怎么样也是很牛逼的。

啊。饿了。

蒋丞低头看见顾飞手放自己大腿上,抓住顾飞的爪子掌心朝上扣了扣顾飞手心,顾飞偏头看了看蒋丞,低着声音道:“丞哥,光天化日的你在什么毛病呢?”

“哟,谁先把手放我腿上的?”

“不是我。”顾飞一脸严肃地说。

“啊?那是谁啊?”蒋丞有些无语。

“应该是一个流氓。”顾飞凑过来对蒋丞说,“丞哥要记得保护好自己别被占便宜。”

蒋丞忍不住乐了,抱着顾飞手笑了好会儿才停下来。

余光看见身边八人组神情都有些微妙地看着自己和顾飞,寇忱和霍然那两还低着头说着悄悄话。

蒋丞觉得自己真的脾气变好了,搁以前就这情况,管老袁在不在呢,自己绝对会不爽。

服务员上菜还是很及时的,蒋丞正和寇忱莫名其妙地对瞪着,上的第一盘菜就把蒋丞目光吸引了。还有嗅觉。

哈,是自己喜欢的!

肉!

嘿!

男朋友点的!

蒋丞记得当时自己看菜单时这菜没点过,应该是后面顾飞加上去的。

这就是自己男朋友。

蒋丞心情非常好。

八个人和老袁聊的挺起劲,都是很能来事的,蒋丞其实挺喜欢这种氛围,会让人特别舒服。

寇忱聊着聊着把话题带到了老袁以前带他们的时候,八个人出去外面掺和传销的事情,老袁时隔多年也还说的兴致勃勃。

“我记得那会儿小霍然真吓得说话都在抖哈哈哈哈哈哈。”寇忱揭霍然黑历史。

“屁,我那是紧张好不好!”霍然瞪着寇忱又说,“逼王同学,你的黑历史也不少啊。”

“对啊,我们几个是见证了你们的二逼时期,从友情到爱情。”徐知凡笑眯眯地说。

老袁是知道这事情的,当时就是叹了口气,拍了拍霍然寇忱肩膀来着。

现在看几个人生龙活虎也没啥大问题,老袁心里那个满足啊。

蒋丞暗戳戳用肩膀怼了下顾飞,顾飞小声说:“你还要再说一遍啊丞哥?”

“对啊。但现在说会不会很尴尬……”蒋丞有些犹豫。老徐那边也还不知道呢。其实自己和顾飞在一起,仔细想想知道的人真不多,蒋丞一直觉得这事没必要特地说出来。

寇忱转了个聊天对象:“哎,蒋丞学长,你有没有女朋友了?大学了……大四啊,应该有对象了吧。”

蒋丞心说怎么那么及时呢,放下筷子道:“嗯……高三就开始谈了。”

“早恋啊!”魏超仁说,“我好像记得学长也是个大学霸来着。”

徐川接话:“学霸怎么不能早恋了?寇忱和霍然好像是高二是吧?”

江磊:“高二那就是情窦初开了呗。”

胡逸笑着说:“那不一样,人学长是学霸中战斗机那款的。”

老袁有些好奇:“和谁啊?那边有你喜欢的女生啊。”也不知道蒋丞这种一碰就炸的性格找的女生什么样。

“顾飞呗。”蒋丞笑。眼角余光也看见顾飞在微笑。

这是他冷酷的男朋友在外人面前最……自己看来最有气质的样子了。

老袁明显是愣了下,没想到蒋丞就这样和八人组说了。那边寇忱直接“操”了一句。

蒋丞咋舌,刚反射性开玩笑问了句“操谁呢?”,也就看见顾飞意味深长看过来。

我操?顾大飞你戏太多了啊!

不不不没有蒋丞选手内心活动丰富。

那边霍然一肘子甩寇忱胳膊上:“就你丫有嘴。”又看了眼蒋丞这边。

老袁摆摆手:“算了算了,好好地过就行了。快吃快吃,过会儿菜凉了啊。”

一桌人在各种打趣中结束一顿饭,看时间一顿饭吃了快两个小时,也幸亏老袁下午没课。

送老袁回校后,蒋丞顾飞和八人组就在附中校门口站着了,聊了一会儿后商量着把微信加上。

蒋丞觉得八个人都是挺好相处的,快走的时候被霍然叫住:“蒋丞,明天有时间吗?去外面玩玩。”

聊熟了蒋丞也不介意出去玩玩什么的,说:“有时间。去哪里?”

寇忱接话:“那个xx风景区。本来莫子亮明天有个工作在那里拍摄,但是也是个旅游景点,就商量一起去。”

蒋丞说:“去呗。”转头看着顾飞对寇忱道:“顾飞也会摄影,有自己工作室来着。”

徐知凡奇怪:“顾飞不是人民教师吗?”

顾飞答:“不冲突。只不过工作室都不怎么去的。”

定下来去的时间地点,蒋丞顾飞就带着二淼往酒店走回去。

by良子墨

实在对不起各位了,很久没更新。这久就是家里父母出了事情然后又是学校月考没来得及码字。今天更新的也不多就是两千字不到。

言湫

【多cp】论狗家儿子名字那些事

今日份沙雕产物

-----------------


【自己吐槽自己组】


蒋丞:直到潘智给我送了那个刻着“JC”的打火机之后,我才知道原来“JC”是蒋丞,不是警察

寇忱:直到有人给我表白,送了我一串儿刻着“KC”的手链,我才发现原来我名字大写字母和KFC只差一个字母


(顾飞:啧,潘智居然在打火机上刻我男朋友的名字大写字母,什么居心!

潘智:......

蒋丞:顾老师您戏收一收


寇忱:然然你都不吃醋的吗qaq

霍然:呵呵)


【被对象吐槽组】


边南:秋衣?什么鬼,你怎么不叫秋裤呐?

邱奕:黑皮,咱俩打一架吧!


江予夺:你叫什么名字?

程恪:程恪...

今日份沙雕产物

-----------------


【自己吐槽自己组】


蒋丞:直到潘智给我送了那个刻着“JC”的打火机之后,我才知道原来“JC”是蒋丞,不是警察

寇忱:直到有人给我表白,送了我一串儿刻着“KC”的手链,我才发现原来我名字大写字母和KFC只差一个字母


(顾飞:啧,潘智居然在打火机上刻我男朋友的名字大写字母,什么居心!

潘智:......

蒋丞:顾老师您戏收一收


寇忱:然然你都不吃醋的吗qaq

霍然:呵呵)


【被对象吐槽组】


边南:秋衣?什么鬼,你怎么不叫秋裤呐?

邱奕:黑皮,咱俩打一架吧!


江予夺:你叫什么名字?

程恪:程恪

江予夺:乘客?我还叫司机呢!

程恪:......

(江予夺:积家,哦,不,程恪我错了)


项西:程敷衍?什么鬼

程博衍:......


晏航:你叫什么名字?

初一:初......初一

晏航:我问你叫什么名字不是问你几年级!

初一:上......初二

晏航:......


【双标组】


谈恋爱之前

林无隅:鸡哥

丁霁:再叫鸡哥我马上给你抽成今晚最闪亮的那颗电动陀螺


谈恋爱之后

林无隅:小鸡~

丁霁:无隅哥哥~


综上所述:丁霁是最双标的那个仔

FIN.





美图秀秀高级玩家

《嚣张》万圣节惊喜

本来想写一篇七夕节

但是朋友说万圣节快到了

所以摸了一篇万圣节,

写完才发现万圣节还有半个月= = 


ooc


“咱俩现在这么塑料吗?”许天博看着对面吃了七八盘儿烤肉还叹气的林无隅真诚的提问,“你和我吃这顿饭,叹气叹了多少回您自己数了吗?”

“和你没关系,”林无隅把烤盘里的肉翻了个面儿,“丁霁不在,没人给我烤,麻烦。”

“保护保护小动物吧,珍爱单身狗,”许天博伸手想把夹子拿来,“要不我烤给你吧,残障人士?”

“别,”林无隅笑了笑,摆摆手,“丁霁会揍你。”

“还算有点儿良心。”许天博说。

林无隅又拿起刷子给盘子里的肉刷了点儿酱:“良心是给丁霁的,...

本来想写一篇七夕节

但是朋友说万圣节快到了

所以摸了一篇万圣节,

写完才发现万圣节还有半个月= = 



ooc


“咱俩现在这么塑料吗?”许天博看着对面吃了七八盘儿烤肉还叹气的林无隅真诚的提问,“你和我吃这顿饭,叹气叹了多少回您自己数了吗?”

“和你没关系,”林无隅把烤盘里的肉翻了个面儿,“丁霁不在,没人给我烤,麻烦。”

“保护保护小动物吧,珍爱单身狗,”许天博伸手想把夹子拿来,“要不我烤给你吧,残障人士?”

“别,”林无隅笑了笑,摆摆手,“丁霁会揍你。”

“还算有点儿良心。”许天博说。

林无隅又拿起刷子给盘子里的肉刷了点儿酱:“良心是给丁霁的,我怕他冲动犯罪。”

“嚯!”许天博笑了笑,“你变了二狗子,你再也不是当初那个你了。”

“是啊,我变了,我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单身的我了。”他挑挑眉又丢了块肉进嘴里。

许天博是彻底乐了,他放下筷子说:“要不我走吧?”

“别,”林无隅笑的嘴里的肉都嚼不动,“你走了谁买单啊。”

“我就这点儿价值了,”许天博认命的叹了口气,“东西放好了,万圣节当天我过去拿。”

“你都说仨回了。”


许天博本科毕业之后和林无隅一样留在本校读研,这次他实验室的几个学长学姐突发奇想的要开万圣节派对。许天博倒是很乐意,早早地就去准备派对的衣服。


“你们这次派对在哪儿开?”

“大一的时候你室友给你过生日那地儿。”

“那离学校也挺近的,怎么不放宿舍?”林无隅弯腰颠了颠饭桌下面的箱子,“还挺沉。”

“我这不是为了保持神秘感吗,我室友的造型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呢。”

“行吧,”林无隅又翻了翻箱子里面的东西,“这吓人吗,别被丁霁看见…”

“我靠,”话还没说完,林无隅手往上一缩,震惊的看着许天博,“这怎么还有胳膊?”

“对啊,不然不够刺激,”许天博夹了块肉吹了吹,淡定的看着他,“你刚才说丁霁看见会怎么样?”

“会被吓着,”林无隅重新坐正,把烤盘里剩下的肉全部夹了出来,撒上孜然,“奶奶不是会算嘛,他也跟着学了点儿,挺信这个的。”

“那怎么办,要不我还是放宿舍吧。”许天博说。

“没事儿,”林无隅夹了块肉放进嘴里,烫的他直吐气儿,“没那么夸张,我晚上回去和他说一声就成。”

“行,谢了。”许天博冲他抱了抱拳。

“不用这么客气,”林无隅指了指盘子里的肉,“你已经谢过了。”

 

吃过饭,许天博先回学校,林无隅把箱子拿回出租屋,顺便把屋子打扫了一下,衣服拿出来晒了晒,又把餐桌上昨晚吃剩的炸鸡骨头给收拾干净了,林无隅看着干净多了的屋子,觉得自己真是贤惠。贤惠的鱼把干净的房间拍下来给忙碌的小鸡看,但并没有的到重视,丁霁只说了句真棒!又说晚上可能晚点儿回去,林无隅笑了笑回他:鸡哥赚钱养家辛苦了。

 

“哎哟,”丁霁回到出租屋,往沙发上一瘫,“赚钱养鱼不容易啊!”

今天比预想中结束的要早,本来还要跟着大壮去找材料商谈价钱,但那边临时有事改了时间。丁霁落得清闲,但林无隅好像还在忙,没回他消息,他就和工作室的同事一起吃了晚饭,溜达着回来了。

他歇了一会儿,起身去卧室拿衣服准备洗澡。

“哎,我那件衣服去哪儿了…”天气降温,丁霁想把奶奶给他和林无隅买的那两件居家棉服找出来,那衣服虽然暖和,但颜色特别老气,他们俩穿上去像两个小老头;不过他俩不介意款式,反而喜欢的紧。

“啧”丁霁在衣柜里翻了又翻还是没找到,他拨了拨头发,叉着腰站在原地用眼神扫荡着衣柜里已经翻乱了的衣服。

“这是什么?”他看见衣柜最里面有一个纸箱,难道放箱子里了?

他把纸箱抱出来打开,里面是带“血”的白布和两只胳膊。


“啊——”丁霁大吼一声弹了起来,把纸箱往旁边一丢,差点儿撞在背后的高低床架上,他惊恐的喊道,“卧槽,这他妈是个什么玩意儿!”

他顺着床架坐在地上,靠着床腿缓了缓神,壮着胆子伸脚把纸箱踹倒,里面的衣服倒了出来。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确定没有别的问题,又往前凑了凑。

“靠,这不会是万圣节的衣服吧?”他把衣服拎起来看了看,“这是个什么造型?”

衣服从正面看就是一件沾满血…沾满红油漆的白色连衣裙,衣服上有俩洞,上面被做成领口的样子但缝死了,并不能用,下面那个应该是套头的,那个洞两边竖着两只胳膊,如果穿上身,从正面看应该是一只无头女鬼掐着自己脖子。他又把衣服翻页个面儿,背面看就是一只穿裙子的无头怪。

怎么看都是个女鬼,林无隅什么眼光,也对,他又想了想,从来都听说长发白色连衣裙的女鬼,也没听说谁家是板寸头牛仔裤的男鬼。

“哎,可吓死我了。”他一屁股坐在床上,把衣服往地上一扔,“这个天杀的鱼,藏这玩意儿在家干嘛?”

他掏出手机,刚准备先骂个百十条语音消息来平复心情,又看了眼衣服把手机关上,他眼骨碌转了转,勾了勾嘴角:“不是想玩儿吗?”

于是他打开微信给林无隅发了条消息,“回来有惊喜。”

 

到底什么惊喜?林无隅从看见消息开始就在想。

亲手做了顿大餐?

爷爷奶奶来了?

中彩票了?

总不会是林湛恋爱了吧?

“我靠,”他被自己的脑洞惹得想笑,完成任务之后快速收拾东西溜回了家。

回到家之后,想象中的情况一个也没出现,家里连灯都没开,丁霁睡觉了?

“丁霁?”他叫了一声,又把客厅的灯打开,站在玄关换鞋。

没有回应他,他觉得有点不对,丁霁早上穿出去的鞋不在,平时背的包也不在。

丁霁根本没回家?

 

“哐当”卧室传来一阵响声,车座这两天被送去宠物医院了并不在家,他在门口顿了顿,又提高了音量喊了一句:“鸡崽儿?”

还是一片寂静,没有人回应。林无隅稍稍松了口气,他觉得是自己和丁霁呆一块儿久了,也变得有点疑神疑鬼,他放下包,坐在沙发上准备打个电话给丁霁问问他去哪儿了,可这时卧室又传来更大的动静。

“哐——”

林无隅警觉了起来,家里有人。

小偷?入室抢劫?要不要先报警?

他环视了客厅一圈儿,并没有被翻乱的痕迹,还是下午出门的样子。他有点想不明白,准备去卧室一探究竟。

他掏出眼镜戴上,轻手轻脚的走近,站在卧室门口,先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光看了看,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同,他舒了口气,准备去开灯再仔细看看。

“哐——”

又来?!

林无隅有点发毛,他刚准备走进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就看见有人突然从柜子里冲了出来,

“哇——”

“啊——”

林无隅被从柜子里冲出来无头女鬼打扮的丁霁吓得往后猛的一缩,撞上了身后的门框发出惨叫。

 

 

“你脑子呢?”林无隅看着旁边一边憋笑一边帮他往脑袋上敷冰块的丁霁,衣服还没换,嘴角还有点儿番茄酱,,“在柜子里憋那么久就为了吓我?还把鞋和包都藏起来,这会儿又不怕了?”

丁霁干脆笑出了声儿,捂着肚子停不下来:“真有那么吓人啊?”

林无隅把右手指头攥在一起,大拇指贴着小拇指举到丁霁眼前:“我离当场去世就差这么点儿。”

丁霁笑得连声儿都没了,根本搭不上话。

“你是不是压根儿就没照镜子?”林无隅看着他也觉得有点儿想笑。

“是啊,我又不敢看。”

林无隅指了指自己脑袋上的包,问道:“这就是惊喜?这哪儿来的喜?”

丁霁乐个不停,扶着冰块儿的手都在抖:“我看见这衣服的时候也被吓一跳呢,你藏那么深,不是为了万圣节来吓我?”

林无隅愣了愣,觉得自己实在太冤了,他哀嚎道:“许天博万圣节他和他一群学长学姐去开派对,这是他的衣服,他暂时放我这。”

“不是你的?”

“我神经吗,用这个吓你。”林无隅捂着眼睛倒在沙发上,“我太冤了,我受不了这委屈。”

丁霁有点心虚,他忍了忍笑,趴在林无隅身上,捏了捏他的耳朵:“我错了,无隅哥哥,我就是想找一下奶奶给咱俩买的棉衣,找半天没找着。”

“棉衣?我中午回来晒阳台去了,我怕有味儿啊,”他躺在沙发上,一手冰敷着脑袋上的包,另一只手的用胳膊挡着眼,气的直蹬腿儿,“哎哟我的天。”

“哎哟,小可怜儿,”丁霁站了起来开始脱衣服,脱着脱着又开始笑,“你知道你刚才那一下的表情有多丰富吗?”

“你别说话,我现在脆弱着呢。”林无隅学着丁霁平时撒娇耍赖的语气“我被吓死了看你找谁哭去。”

丁霁把衣服脱了下来,趴到林无隅身上,扶着冰块儿:“那我就去找别人过。”

“哦,去找林湛是吧?”林无隅虚虚的搂着他。

“那是你亲哥!”

“哦对,还可以去找鹏鹏,”林无隅往上窜了窜,“那可是我的头号情敌。”

“别动。”丁霁按了按他,又心疼的看了眼头上的包。

“这会儿知道心疼了?”

“知道了,”丁霁说,“但你也得反思反思你自己的言行,平时做了些什么才会让我这样误会。”

“我被误会,还被吓着,还撞一脑袋包,”林无隅不可思议的看着他,“现在我还要反思?”

“是啊,”丁霁挑挑眉,就比如,“这衣服的主人…”

“哎哟,脑袋疼…”林无隅反应过来,立刻捂着眼睛打断他。

“这衣服…”

“哎哟…”

“许天博…”

“我好了。”林无隅一个翻身把丁霁压在沙发上,改变了上下的位置,他低下头咬了一口丁霁嘴角的番茄酱。

酸甜味儿。




End.



川贝枇杷

“要不要去看看那个,观星社啊,一看就不务正业,适合晚上看着星星谈恋爱。” ​​​

------《嚣张》巫哲

“要不要去看看那个,观星社啊,一看就不务正业,适合晚上看着星星谈恋爱。” ​​​

------《嚣张》巫哲


酿酒

联动②

·四部校园文联动,《狼行成双》《撒野》《轻狂》《嚣张》。

·一个小连载,目前写到了《狼行成双》《撒野》《嚣张》。

·遵循原著,暂无私设。

·更新时间不定。

(前文戳合集)

——正文

“坐下一起?”顾飞说,“你们应该是来吃火锅的吧?——他俩吃烤肉,可以再加个锅。”

 

冬日的暖阳斜入窗子印在咕嘟滚着泡的红汤水上,在旁烤肉的滋啦交响乐仿佛更加欢快了。

 

一室的懒洋,打着瞌睡的前台、余下三五客人偶尔交谈声是为数不多的静动。

 

“你们是来这玩的?”顾飞说完发觉有些没话找话。

 ...

·四部校园文联动,《狼行成双》《撒野》《轻狂》《嚣张》。

·一个小连载,目前写到了《狼行成双》《撒野》《嚣张》。

·遵循原著,暂无私设。

·更新时间不定。

(前文戳合集)











——正文

“坐下一起?”顾飞说,“你们应该是来吃火锅的吧?——他俩吃烤肉,可以再加个锅。”

 

冬日的暖阳斜入窗子印在咕嘟滚着泡的红汤水上,在旁烤肉的滋啦交响乐仿佛更加欢快了。

 

一室的懒洋,打着瞌睡的前台、余下三五客人偶尔交谈声是为数不多的静动。

 

“你们是来这玩的?”顾飞说完发觉有些没话找话。

 

不过很快邱奕就回答了,“算是吧,逛逛几个名校、景点,好好领会一下首都的繁华。”

 

顾飞笑了笑,不再言语。

 

“你是不是叫顾淼?你教我玩滑板吧,我让大虎子教你打网球! 还有……”

 

“还有啥?”边南放烤肉的间隙瞟了眼邱彦,“嘿二宝,我就问你还有啥?嗯?”

 

蒋丞在旁笑出了声,“小弟弟——现在是高中生吧?好好学习,滑板会有的,技术也会有的。”

 

“明年他才中考——她是有点……?”边南指了指吃完了饭,要去外面玩滑板的两小孩。

 

“嗯,在治疗。”顾飞说,“你们等会是要去哪里玩吗?——我们好像也没什么事,指不定可以做半个‘导游’一起逛逛。”

 

“我想想啊……长城爬过了…B大R大也去过了……哦对还有个H大。”边南沉思了会,“明天在起个早看个升旗应该就没什么了。”说玩还笑了笑,不知在笑什么。

 

“你们都去过R大了?”蒋丞问,“不过话说H大我好像也没怎么逛过。下午更可以一起了。”

 

丁霁觉得自己今个儿出门可能没看日历,又双叒叕捡到了小孩——比前年捡到的大点——还捡一赠一。

 

现在他正和那大眼睛小大女孩大眼瞪小眼。

 

“你叫什么名字?”丁霁眨了眨因为睁开时间过久有些酸涩的眼睛,“还有你大人呢?知道姓名电话号码吗?”

 

“顾…飞……丞…”说话有些慢,她示意了一下丁霁的手机,在上面敲下了一串数字。

 

丁霁看了看,拨了过去。

 

他又转身看向了坐在台阶上的那个,“你呢?卷毛小帅哥。”然而帅哥并不理人,只安静的抱着怀里的滑板。

 

丁霁也猛然想起来这俩是一块的,估计大人也都一样。

 

电话没拨通,林无隅的电话反而进来了——“鸡哥,陪小朋友玩是不是都忘记了你大明湖畔的发烧鱼还在饿着肚子呢?”

 

丁霁心里咯噔一下。

 

“你回头。”

 

丁霁转身。








————————————

这里来说一下,部分有存在ooc。

我挺不喜欢的,但之所以还是发出来了,一是因为我往后会改,二是因为不发我……边写边改更慢。

其次是关于时间线的问题我觉得大家应该都挺懵的哈,我可能会在写完之后又或者什么时候就给列出来吧。

总之就是以上这样,谢谢观看。

 

衿葭

在毛毛细雨中瑟瑟发抖 要把新发芽的叶子都抖落
不敢再肆无忌惮地驻扎了
我抬起我的根 准备逃跑

在毛毛细雨中瑟瑟发抖 要把新发芽的叶子都抖落
不敢再肆无忌惮地驻扎了
我抬起我的根 准备逃跑

江别鹤

有一百个粉丝了,自己画个画庆祝一下吧。

有一百个粉丝了,自己画个画庆祝一下吧。

❤️LoveRui

答应从新接受孙先生第三天,早上依然高烧,孙先生很自然的倒水拿药看着我把药吃完。一起出门。一路上孙先生拉着我的手,虽然没有语言,但我能感觉到他的悲伤。虽然我不知道是出自责任还是爱。但是既然我答应了从新开始,我会努力把过去的不开心忘掉。余生剩下的每一天都和你平淡走过。孙先生我爱你,很爱很爱

答应从新接受孙先生第三天,早上依然高烧,孙先生很自然的倒水拿药看着我把药吃完。一起出门。一路上孙先生拉着我的手,虽然没有语言,但我能感觉到他的悲伤。虽然我不知道是出自责任还是爱。但是既然我答应了从新开始,我会努力把过去的不开心忘掉。余生剩下的每一天都和你平淡走过。孙先生我爱你,很爱很爱

又A又飒藕尼酱
二刷。看到这里我就是想问问有没...

二刷。看到这里我就是想问问有没有太太拿这几句话开个车?(我隅霁绝美爱情啊啊啊)

二刷。看到这里我就是想问问有没有太太拿这几句话开个车?(我隅霁绝美爱情啊啊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