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因果

3639浏览    1284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0-19 12:26
陈词

『魔道阅歌体』阙曲(十五)因果

  **本文中『』内容是弹幕(B站上的)〖〗内容我个人想的「」内容为歌词,会借文中“陈词”之口发表一些自己的想法,但不是全部,可以把这里面的陈词看作是人物唯粉。

  *本文中的人物陈词也是个纸片人,但是她有情绪,她也有背景。她和江澄金光瑶薛洋他们生活了那么多年,又是江澄认的妹妹,自然是偏向江澄他们的,这很难理解吗?我个人致力于客观全面,但是这里面的这个陈词不是我,她会偏心,这难理解吗?我个人的理解在弹幕里有写,文中陈词说的话有我想说的话,但是不是全部,我说过过激的话请你们无视,这个很难理解?emmmmm我也强调一下,我写忘羡并不是为了反衬江澄,写江澄也不是为了反衬忘羡,你们没必要为了忘羡跟我...

  **本文中『』内容是弹幕(B站上的)〖〗内容我个人想的「」内容为歌词,会借文中“陈词”之口发表一些自己的想法,但不是全部,可以把这里面的陈词看作是人物唯粉。

  *本文中的人物陈词也是个纸片人,但是她有情绪,她也有背景。她和江澄金光瑶薛洋他们生活了那么多年,又是江澄认的妹妹,自然是偏向江澄他们的,这很难理解吗?我个人致力于客观全面,但是这里面的这个陈词不是我,她会偏心,这难理解吗?我个人的理解在弹幕里有写,文中陈词说的话有我想说的话,但是不是全部,我说过过激的话请你们无视,这个很难理解?emmmmm我也强调一下,我写忘羡并不是为了反衬江澄,写江澄也不是为了反衬忘羡,你们没必要为了忘羡跟我吵。要交流欢迎,搞事拉黑


  ——————正文——————


  “仙督金光瑶,您辛苦了。”陈词和很多人深深地鞠了一躬。仔细看看,基本上是散修,还有陈词特意拉进来的平民百姓。


  金光瑶眼前渐渐模糊,薛洋紧紧抱着他,低声道:“小矮子,忍不住了就不要忍了。”


  “……嗯。”金光瑶回拥住他,将脸藏在了薛洋的胸前。众人一时间眼里都是薛洋的背影,看不到金光瑶的身影。薛洋嘴角带笑,眼中的温情怕是这一辈子最深最深的了。金光瑶情绪收拾的非常迅速,很快便缓过来了。而陈词也早已经把那些人送回去了。刚刚鞠躬给金光瑶的人,全都送了回去。之后的游戏体验,就不带他们了,留给那些仙门百家等好好“享受”吧。陈词笑着心想。


  “洋洋。”陈词扬起一抹笑来,“下一首,是你的歌哦。”


  薛洋眉毛一挑。金光瑶看一眼薛洋,只见他面上一脸兴致盎然。


  陈词笑道:“下一首,《因果》,薛洋个人向。”


  屏幕一下子暗了下去,连同周围一并暗了下去。屏幕上现出了字幕的同时,众人都看见了血色的彼岸花海。薛洋正坐在其中最大的一朵上面,旁边的两朵花上,一个坐的是金光瑶,一个坐的是晓星尘。


「这个小孩子懵懵懂懂,见有人对他招手

就跑了过去

那个男人指了指桌上的一盘点心对他说

想不想吃

想吃的话就把这个送到某地的一间房去

送完我就给你

小孩很高兴,他跑一通可以得来一碟点心

而这一碟点心是他自己挣来的」


  晓星尘看到字幕的一刹那整个人僵了僵。这不就是当年围炉夜话的时候,薛洋讲的故事吗?阿箐显然也想起来了,眨眨眼,握紧了手中的竹竿。


  『亦恶亦怜薛成美,半生恶尽半生痴』


  『世人只记得他的恶,可是谁记得是谁把他往这条路上逼的啊?!』


  『阿洋,不要在意那盘糕点了,我给你糖,我给你好多好多糖,可不可以?』


  『别过去啊!QAQ阿洋我给你糖啊!!』


  『薛洋下辈子再遇到这个男人离他远一点求求你了』


  『阿洋别去!你要多少我都买给你!别去……』


  『常慈安你何苦欺他断指!』


  『洋洋别去,求你了别去……别去啊啊!!』


  『常慈安你个不得好死的孽畜!』


  薛洋眸色变红,嗤了一声,冷声道:“常慈安!”


  他看到那么多人叫他别去,心里刹那间非常复杂。


  『十恶不赦又如何?我就是喜欢』


  『阿洋啊,我们不要那个明月清风了好吗?去找那个笑里藏刀的小矮子吧,至少你不用压低声音,不用担心有一天会被他发现。至少……你和那个小矮子是同类,相互理解……』


  『孽中带薛,薛中有孽』


  『魔鬼!你你你你闭嘴噫呜呜』


  『他确实十恶不赦,但是,我喜欢他』


  “你确实十恶不赦。”金光瑶开口道,“我也十恶不赦。”


  薛洋嘴角勾起笑来,露出了一颗小虎牙:“我薛洋本就是个孽障,我生来就是十恶不赦。矮子,你如何?”


  “我?我恨生。”金光瑶笑道。


  因为恨生,所以降灾。二人对视一眼,都笑了。


  晓星尘看到“谁把他往那条路上逼的啊”这条弹幕,又想到了一个人。常慈安,不就是常慈安吗?他默默地听歌,不往薛洋那边看。


「菩提一树花

自依根脉成果 

一命三世修 

得此生始终 

我持掌中火 

焚尽方寸曾相负 

无人断因果」 


  『十个薛洋九个虐,还有一个特别虐』


  『骗子你为什么要伤害洋洋,让洋洋满身伤痕断指断臂断善断念』


  『最可笑的是薛洋的个人曲里净是晓星尘,但晓星尘的个人曲却不允许有薛洋』


  『你居然还来个左手特写?!哭死啊』


  “哈,晓星尘是薛洋一生唯一的光,自然全都是晓星尘,薛洋是晓星尘一生唯一的黑暗,自然要闭口不谈。”陈词扯出一抹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绪。


「万人嗟伐我 

为何是我错? 

世人好一派正义的作风 

何不问 

亲手掩埋的腐臭」


  『万人皆伐我,为何是我错』


  『万人皆伐我,为何是我错』


  『十恶不赦又如何!』


  『世人好一派正义的作风』


  『七岁断指,可有人对他伸出援手?』


  『薛洋就是个恶人,他就是杀了道长,就是杀了阿箐,就是杀了宋子琛,就是毁了道观,就是屠了义城,他不需要洗白,他就是十恶不赦…………但是我就是喜欢,我就是喜欢他的十恶不赦!』


  『他只是,没人教他罢了』


  『魏无羡小时候有母亲教导他“人心里不要装那么多东西,这样才快活自在”,阿洋小时候也一定有人教过“想要什么东西要靠劳动来换取”。只是魏无羡遇到的人能够证明那番话是对的,而薛洋遇到的,不能,反而彻底颠覆』


  魏无羡见弹幕上突然提到他的名字不禁仔细看过去,然后,沉默。


  薛洋状似无聊似的看着屏幕,但金光瑶却看清楚了薛洋紧紧握着的拳头。但是他过不去,金光瑶心里急了起来,这么握下去,薛洋的手还不得全是血?那得有多疼。


  宋岚看到弹幕面色黑了起来,他永远也不会原谅薛洋。晓星尘想起了先前在义城的日子,又想起了薛洋让他做的事情,面色亦是难看起来。他也永远不会原谅薛洋。


  仙门百家看到歌词面色也一个接一个地难看起来,却不敢说什么。没办法,这有这么多大佛在这,他们还是要命的。

「此间欺侮与虚伪皆是丑恶 

何不快意憎仇以相搏 

徒手撕裂假面 

虚情尽抛掷 

真心留何用」


  『“手指又不是断在你身上”』


  『“他们哪能比得上我的一根手指”』


  『阿洋,义城太冷,那人太远』


  『洋洋,愿你下辈子,不遇常慈安,不遇晓星尘』


  薛洋攥紧了手,眸子猩红,看向晓星尘,那人面上的嫌恶之色并未消去。薛洋心里哈哈大笑,眸子冷下来。


  人家都不高兴遇到自己,自己怎么可能再遇到他。


  『手指又不长在你身上,你又怎么能理解我的痛』


  众人:……还是很痛的。


  『十恶不赦的他也曾经是个孩子』


  『洋洋不坏,只是遇错了人,一个常家人,一个瑶妹』


  金光瑶浑身一僵。晓星尘看到“洋洋不坏”这四个字面上的表情不由得更深了。


  〖前面的你给我住口!!一个合格的尸毒粉不洗白洋哥,坏就坏我们认照样喜欢!!还有,什么叫遇瑶妹错了?若是瑶妹待他真的只有利用或者利用占绝大多数,洋哥会称他为自己的朋友吗?!瑶妹不还是留了洋哥一命?你又不是洋哥你不能瞎说瑶妹!〗


  薛洋竟赞同地点点头:“要说矮子那也只能我来说。我十恶不赦我也认,我不坏?这话说出去我自己都不信。”


  众人惊诧地看过来。晓星尘面色微微一动,心里竟一片复杂。而薛洋,就直接躺了下来,翘着个二郎腿,一双眼睛红的像血海。但是十分的平静。

「尝得今日苦涩是昨日结果 

偏付百恶求三分颜色 

命运贱我我自 

成魔 

死亦无畏 

生当狂若」


  『其实谁都没有错呀……这个世界本就是残酷的』


  『你特别坏,我喜欢你』


  『十恶不赦就要赎罪,薛洋有罪,他必须死,但是我为他收尸』


  『何为正何为恶,十恶不赦又如何』


  『十恶不赦又如何』


  『没人教他善啊……』


  『十恶不赦又何妨,我就是喜欢他的十恶不赦』


  薛洋眉毛一挑,那边的人,居然有喜欢他的?难道不是应该都是狠狠地骂吗?


  金光瑶唇角的笑容又挂起来了:“说收尸的那个,你怕不是忘了收尸的是我。”


  至于教他善?薛洋表示:他压根就不相信什么善。金光瑶表示:有人教,但是用不了。因为遇到的都不是,所谓善人。

「不畏万世唾 

唯惧路末回首 

血染昼成夜 

藏心中斑驳」


  『世人弃你如尘土,我必奉你上九霄』


  『薛洋屠了常家怎么了?因果轮回,这是常家咎由自取』


  『三观不正,全偏薛洋』


  『我就是喜欢他的坏怎么了!』


  『管他是人如何看你,我皆信你』


  『就算薛洋不屠常家五十人,常家的所作所为也会付出代价』


  『糖不能吃了,因为握得太紧,已经有些碎了』


  “三观不正,全偏薛洋……”薛洋喃喃,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阿词,你们那边的人都这样的吗?”


  陈词摊手:“不全是。这话或许偏激了些,但是我觉得说这话的人肯定经历过类似的事情。而且,三观就算很正,也有偏你的。”


  薛洋面上的笑容灿烂起来,陈词鲜少地看到他里面竟有一丝温暖和高兴。


「杯中酒尚温 

无人黄昏立左右 

怎说我戏弄 

原本一场梦 

凭谁来评说 

百人一面是可笑的面目 

懒去争 

我负万人休负我」


  『硬生生把十恶不赦 活成了清风明月』


  『薛洋无情尚可独活,动情必死无疑』


  『从未被善待给,又何必叫我做善人』


  『他从小就没有遇到过善和正义,所以他不信,后来他或许遇到了,他也再也不信了』


  『我负万人休负我』


  『我负万人休负我』


  『我负万人休负我』


  『愿护你一生长安』


  “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陈词缓缓道,她看向薛洋,“洋哥觉得这话如何?”


  “挺好。”薛洋微笑回道。


  晓星尘和宋岚等人皱了皱眉,也不想说什么,专心听歌。

  

「且提长剑血沫刀光来相铸 

了却怅惘悲苦与孤独 

只身游曳业火 

我奉我成佛 

何须谁来渡」


  『既然全世界都选择抛弃我,那我也谁都不要』


  『小时候断指,断了他的善,死时断臂,断了他的恶』


  『薛洋必须死,但他的尸我来收』


  『他也曾是一个单纯的少年啊』


  『你知道那种撕心裂肺的声音从嘴里出来是什么感受吗』


  陈词眸光暗了暗,她当然知道,怎么可能不知道。晓星尘也心情有些沉重:他自然也知道。


  “晓道长,你觉得你那时候的崩溃的心情,和薛洋断指时的心情,有没有相似的地方呢?”陈词想到什么,开口道。

「身卑如蚁熬地狱也破苍穹 

指中淤泥不屑忆贱薄 

晨星若碾成尘 

亦灼 

如光如火 

蚁何颜赴」 


  『可是我佛啊,为何渡我不渡他』


  薛洋冷笑,他从来不要佛来渡。


  『十恶不赦又怎样?别忘了他是怎样长大的!』


  『无人教他爱,无人教他对错,他只是活成了自己的样子,毫不做作』


  毫不……做作吗……金光瑶垂眸。嗯,笑里藏刀,不做作怎么行呢……


  『如光如火,蚁何颜赴』


  『如光如火,蚁何颜赴』


  『如光如火,蚁何颜赴』


  『都怨薛洋十恶不赦,谁替他怨过碾断一个孩子的手是有多残酷』


  晓星尘见了这个弹幕瞳孔缩了一缩。


  “七岁,左手的手骨全碎,一根手指当场碾成一滩肉泥,身上还带着新旧伤口,他活下来都不错了好吗?”迟卿忍不住皱着眉头道。


「千嗔覆眼 

熔铁封心 

毁人叛世者 

自沽自酌 

无归无往 

一醉当入梦」


  『我只希望他好好的』


  『是的,我骗了你,可谁知道,我骗你的你信了,我没骗你的你反而不信了呢?』


  『孽中有薛』


  〖薛子为孽〗


  『魔鬼』


  “孽中有薛,薛子为孽。”薛洋重复了一遍,突然笑了起来,似乎是看见了什么很搞笑的东西。


  我天生的“孽”吗?薛洋心里自嘲道。


「降灾降地 

仇恨将息? 

可谁身后守 

少年痴戾 

何悔何泪 

佛魔自因果」


  『我来守!』


  『我来守!』


  『我来守!』


  『我来守!』


  ……


   满屏的“我来守”,让众人心里一惊。


  “我来守。”金光瑶道,他发现自己的彼岸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靠到了薛洋这边,他一下子跳了上去,薛洋被他的动作弄得一愣,然后,他就被金光瑶紧紧抱住。


  “你的身后,不是一个人。”金光瑶一字一句道,异常的坚定。


  『若无晓星尘,他这一生是如何快活,来的轰轰烈烈,死亦无悔于心』


  『佛不渡你,我们来渡!』


  『佛不渡我我便自渡』


  『惟愿来生,命运许诺你喜乐安康』


「后来真的只是踢了几脚打了几下吗


  你猜」


  〖你猜不到,你怎么可能猜得到,你那时候又没有相似的经历,怎么可能猜得到他所经历过的黑暗中最为肮脏的东西?〗


  晓星尘包括很多人都愣住了。


  薛洋回拥住金光瑶,闭上了眼睛,嘴角带笑。


  光嘛,那种东西本来就不是我的。黑暗才是归宿。更何况,薛洋抱紧了怀里的人,有人一起,也不是那么黑。


冰冷老盆儿
补了骨头社的因果,瞎涂一张观后...

补了骨头社的因果,瞎涂一张观后感,深深滴为男主的肾担心...

补了骨头社的因果,瞎涂一张观后感,深深滴为男主的肾担心...

←轻舟扶摇

对于谢怜和晓星尘的个人想法

其实我又去读草木的时候突然觉着晓星尘和谢怜是有相似之处的,性格温柔,都想维护正义,都想救人于水火之中,都怀有一身正气,大义凛然,可品行高洁的人不一定被所有人珍视。
常家为保自己安全,让晓星尘陷入尴尬境地,当初要我保护是你,如今拒我千里也是你;谢怜为神不老不死,可人为一己私欲把他们尊敬的神千刀万剐,难道神感觉不到痛么。我一心一意为你们,却被你们如待草芥,万人负我,这种心情是有多绝望 。
薛洋和花城都是修鬼道,不过就是,花城落难的时候遇见了谢怜,薛洋落难的时候却没有晓星尘。
所以我也理解了晓星尘的自刎,谢怜沦为白无相。
只可惜,谢怜有花城守在身边,而晓星尘,我站在他的视角想了想,我帮助的人背弃我,我最好的...

其实我又去读草木的时候突然觉着晓星尘和谢怜是有相似之处的,性格温柔,都想维护正义,都想救人于水火之中,都怀有一身正气,大义凛然,可品行高洁的人不一定被所有人珍视。
常家为保自己安全,让晓星尘陷入尴尬境地,当初要我保护是你,如今拒我千里也是你;谢怜为神不老不死,可人为一己私欲把他们尊敬的神千刀万剐,难道神感觉不到痛么。我一心一意为你们,却被你们如待草芥,万人负我,这种心情是有多绝望 。
薛洋和花城都是修鬼道,不过就是,花城落难的时候遇见了谢怜,薛洋落难的时候却没有晓星尘。
所以我也理解了晓星尘的自刎,谢怜沦为白无相。
只可惜,谢怜有花城守在身边,而晓星尘,我站在他的视角想了想,我帮助的人背弃我,我最好的朋友离开我,我最信任的人欺骗我,我最重视的人陷害我,他或许相信这些年薛洋有心,可他自己的心早已绝望,千疮百孔。或许他自刎之前还是无法相信这个事实吧。
同样的人生,不过是谢怜遇见危难中的花城,而晓星尘与薛洋,恰好错过。
如歌中所道——佛魔自因果。
(我就画着漫画突然想到这一点了随便写写,大家也可以一起吐槽一下。。)

欠十

简单的上了个色~

【原图p站id:23443024

简单的上了个色~

【原图p站id:23443024

简单生活
虽然天气依然寒冷,但我在午后的...

虽然天气依然寒冷,但我在午后的阳光里还是感受到了春天的气息,真的如同母亲所说的那样,节气掌管着所有,无论天气怎么极端,到了节气自然会有该有的天气。

    最近心情不算太好,但我还是计划为屋子增添一些盆栽,我不大懂种花,但我想一些必要的绿色总是能让人的心情变得开朗一些吧,上网搜索了一些鲜花的种子,发现种类多的让我有点发蒙,对于曾经把“死不了”给种死了的我来说,看着那些花种真的有点暴殄天物的感觉。希望它们可以在这个春天能顺利的在我家里成活起来!

    忽然间想起了中午收到的信息,我相信世间万事都有它的因果,现在得到的结果是以前种下的因,所...

虽然天气依然寒冷,但我在午后的阳光里还是感受到了春天的气息,真的如同母亲所说的那样,节气掌管着所有,无论天气怎么极端,到了节气自然会有该有的天气。

    最近心情不算太好,但我还是计划为屋子增添一些盆栽,我不大懂种花,但我想一些必要的绿色总是能让人的心情变得开朗一些吧,上网搜索了一些鲜花的种子,发现种类多的让我有点发蒙,对于曾经把“死不了”给种死了的我来说,看着那些花种真的有点暴殄天物的感觉。希望它们可以在这个春天能顺利的在我家里成活起来!

    忽然间想起了中午收到的信息,我相信世间万事都有它的因果,现在得到的结果是以前种下的因,所以无论现在的结果是好是坏,你都必须去承受,因为当初你已经为此做出了选择,如果那个朋友能看到这篇文字的话希望能够想明白。

    发现重新找回自己的我有了一种步入生活正规的感觉,这种感觉背后有一种叫做“踏实”的感受正在慢慢的回到我身边来,继续保持吧,希望我可以再把睡眠调整好。


Just一条汪
pako老师嫁我!!模仿pak...

pako老师嫁我!!模仿pako老师的风格撸了个因果_(:з」∠)_

pako老师嫁我!!模仿pako老师的风格撸了个因果_(:з」∠)_

Carouse
因果之间从未有过无理手,一切翻...

因果之间从未有过无理手,一切翻云覆雨造化因缘,云中的天然,神佛的雪山都只是还未识破看穿。

因果之间从未有过无理手,一切翻云覆雨造化因缘,云中的天然,神佛的雪山都只是还未识破看穿。

陌笑笑笑笑肝脏炸裂

因果………

为什么色差这么大!!【呐喊
自己画画时肉眼看见的颜色大概是P2这样的

保存下来后就变成灰白灰白的了QAQ

因果………


为什么色差这么大!!【呐喊
自己画画时肉眼看见的颜色大概是P2这样的

保存下来后就变成灰白灰白的了QAQ

慧纳連城
在感情之外,要有其他令自己有力...

在感情之外,要有其他令自己有力量的梦想,
不要把感情当作生命的全部。
凡夫把执着当作爱,
所以总觉得斩断了执着就是无情,
其实是内心不具智慧之故。

不要把幸福寄托在无常的感情和人身上,
自己的幸福要靠善业来创造。
不要幻想自己没有的,
多珍惜自己拥有的,把握自己能做的。@

在感情之外,要有其他令自己有力量的梦想,
不要把感情当作生命的全部。
凡夫把执着当作爱,
所以总觉得斩断了执着就是无情,
其实是内心不具智慧之故。

不要把幸福寄托在无常的感情和人身上,
自己的幸福要靠善业来创造。
不要幻想自己没有的,
多珍惜自己拥有的,把握自己能做的。@

炎

[K][因果系列]《烛》side. 栉名安娜

  千岁拎着巨型购物袋撞开Bar HOMRA大门的时候,草薙出云在第一时间甩了记迎面眼刀招呼他。待到大家看清楚了购物袋里的东西,这才发现千岁会错了安娜的意。

  午间的太阳才刚刚斜过树梢,被窗上的雕花玻璃折射掉了不少暖意,铺洒进室内的阳光变得氤氲而温和,少了几分正午时光该有的棱角。

  门开的那刻卷来了风,扯响了廊上的风铃。风铃每根响管都是由两层极薄的珊瑚红琉璃片套合而成,中间的铜芯在交织密布的赤红光晕内叮咚作响,安娜很喜欢这样的瞬间,铃音仿佛都染上了她能够感应到的唯一色彩。

  吧台上已经见底的沙漏被人翻转了个方向,重新开始了流逝。


  “怎么回事?”

  草薙率先...

  千岁拎着巨型购物袋撞开Bar HOMRA大门的时候,草薙出云在第一时间甩了记迎面眼刀招呼他。待到大家看清楚了购物袋里的东西,这才发现千岁会错了安娜的意。

  午间的太阳才刚刚斜过树梢,被窗上的雕花玻璃折射掉了不少暖意,铺洒进室内的阳光变得氤氲而温和,少了几分正午时光该有的棱角。

  门开的那刻卷来了风,扯响了廊上的风铃。风铃每根响管都是由两层极薄的珊瑚红琉璃片套合而成,中间的铜芯在交织密布的赤红光晕内叮咚作响,安娜很喜欢这样的瞬间,铃音仿佛都染上了她能够感应到的唯一色彩。

  吧台上已经见底的沙漏被人翻转了个方向,重新开始了流逝。

 

  “怎么回事?”

  草薙率先打破了沉默,用一根手指随意戳着购物袋,满满一包形状千奇百怪的蜡烛,仅有的共同点——它们都是红色的。他感慨着千岁这个蠢货好歹在颜色上没搞错,不过这红彤彤的一座山,对临近年关的生意人来讲确实足够堵心,见红不吉啊。

  “红色的,装饰屋子的!”千岁不知死活地打了个响指,提醒众人自己并未偏离购物的主旨。

  “啧……鸡肋。但更废柴之处恐怕在于,停电时这玩意连照明的亮度都不够。”从厨房探出个头的伏见冷笑着,话音刚落立马又被八田拖回了兵荒马乱的战场打下手。

  “我想想……是叫‘浮水烛’对吧?”

  千岁合掌而鸣,感慨着还是镰本哥最识货。

  “中看不中用的摆设嘛,我妈买过!”

  镰本认真回忆起了家里那些浮水烛的下场,却不想千岁先一步讨好起了今天庆生会的主角,企图蒙混过关:“美丽的小公主,请接受骑士为您带来的红烛吧!”

  “我看你还是乖乖接受惩罚吧,小八田上!”草薙回过神来,怒而召唤着飞身而出的八咫鸦,又是一通热闹。

 

  “蜡烛不行么?”

  睡眼惺忪着仰在角落沙发上的周防尊勉强朝那边歪了歪脑袋,着实看不出蜡烛哪里不好。

  “但是竭尽所能达成公主的意愿,才是骑士该有的行为啊。当然……”一侧被绒毯卷成球的十束翻了个身,探出手去点了点周防的膝盖,又指了指自己的脖颈,“也包括其他需要被帮助的人的意愿哟,King。”

  周防朝他挪了挪,十束得到了更为舒适的枕头,心满意足地继续他的好梦。

 

  系在廊上无人触碰风铃声终于又归于宁静,玩闹中小山碰歪了台上的沙漏,旁人惊呼着打碎了一定会被杀,安娜的注意力便又被摇摇欲坠的沙漏吸引走大半。红色的弹珠径直滚落到茶几边缘,在坠地的前一刻被她挡了回来。

  “那就做河灯吧。”

  她说。

 

  冬日午后的阳光不过短短数小时,起初还一片晴暖,屋檐上的野猫舒展着四肢,偶尔会朝路人张牙舞爪一番,等到夕阳西垂,晒饱了的野猫便纵身掠过重重叠叠的街区,不知跑向何处觅食去了。不多时,夜色便已重重压下,酒吧内暖气持续烘烤着,玻璃上,水雾渐渐变得厚重起来,开始接连不断地有水珠滑下。

  “醒了?”

  周防手里捏着根烟,在吧台的烟灰缸上有一下没一下地弹着,听到响动后回头看了一眼,十束正从绒毯卷里往外钻。

  “好像睡了很长的一觉……大家都出门了?”

  “嗯,放河灯,”周防想了想,补上了地点,“就是上次去过的海边。”十束听后点点头,那个地方他记得。

  “草薙那家伙,坚持要绕路去买红玫瑰,明明安娜都说无所谓了。”

  “……”

  十束似乎突然发现了什么,望着屋顶“啊”了一声。

  “怎么了?”周防正弹着烟灰的手指忽然顿了一下。

  “难道是草薙哥年纪大了的缘故,变得开始溺爱小辈了?”十束艰难地斟酌着字眼:“不对呀,明明是King长得更老相……”

  “揍你啊!”

  “开玩笑开玩笑!不过只是想一想就会觉得很有趣。对了,趁大家还没回来,剪个头发?你很久没换过发型了吧。”

  “……随便。”

  “诶怎么能随便!看我好好设计一番……”

 

  周防不知道他是从二楼哪个角落里神奇般地找来理发工具的,直到“咔嚓”声在耳边上下飞舞,这才心有余悸地想起要替自己的耳朵捏把冷汗,只是他已经来不及猜猜看十束这次的审美又会突破到何种新高度了。

  百无聊赖的周防眼神随意乱瞟,吧台上旧沙漏里的碎沙已经流下去了大半,只剩为数不多的沙子堆积在瓶口,还在不停歇地往下掉。

  这东西放在这里好多年了吧?

  远比十束更早接触Bar HOMRA的周防也说不清它放在那里多久了,只记得草薙说过每翻转一次是半日,不多不少十二个小时的倒计时。沙漏不知被翻转了多少次,Bar HOMRA也成了如今的吠舞罗,然后有人离开,再有人加入,酒吧的主人带着它一路跌跌撞撞走到了现在。彩漆已经大片剥落,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只觉得斑驳而古旧,毫不出彩。周防想不明白像草薙这样讲究的人,为何会把这种旧物放在视如生命的珍贵吧台上,也或许草薙需要它体现的价值,根本就不在外观上吧。

  “那个时候……我突然想起来自己其实挺幸福,虽然到最后还是给大家添乱了。”

  十束用梳子认真打理着周防额前的刘海,端详了片刻,然后举起镜子,自己则默默缩在了后面。

  “King呢,有感到满足么?”

  结论不重要,反正无论他如何作答,十束都能找到自己想要的解释。

 

  安娜收起弹珠,俯身从做好的河灯里挑选出最大的一只,轻轻放入海中。

  “去吧。”

  吠舞罗的成员大多出席了今天的活动,第一只河灯摇摇晃晃漂出去后,很快,每个人手里的河灯都被点亮了,接二连三地推向水面。燃烧的红烛把纸灯照得通透,宛若一朵朵从深海里怒放而出的红莲。

  “去年这个时候,十束哥说让大家送安娜玫瑰,结果却……”千岁狠狠地把河灯丢出去,又划着水推波助澜了几下,“所以我不敢买。”

  风起了,海潮呼啸着奔向岸边,然后翻腾着重新回归大海,一重接着一重,生生不息。

  “听!”

  安娜突然笑了。

  “听到了呢,多多良说他很幸福。”

  草薙侧耳许久,摇摇头问:“……尊呢,他会怎么说?”

  “他觉得满足。”

  “安娜,今年该轮到你回赠他们玫瑰了。”

  草薙从备好的花篮里选出一枝含苞待放的递到她手里,安娜接过。她期望的幸福其实很小,小到像手中的玫瑰一样,可以紧紧抱在怀里,然后再像这样努力抛出,试图传递给已经走远了的人。

  玫瑰在海风下划出一道小小的弧线,随着海潮一起,追逐着若隐若现的河灯渐渐远去。

  “会收到吧。”藤岛自言自语。

  “废话,绝对会!”八咫鸦气势十足地点头。

 

  留在酒吧的两只河灯已被点亮,烛芯的火光跳动着,琉璃风铃再次被轻轻撞出清透的声响,吧台上的沙漏刚刚落下了最后的沙粒,一切归于平衡。众人推开大门的刹那,安娜仿佛听到有人在呵呵地笑着。

  “生日快乐,安娜。”

  火焰不熄,所以他们的世界依旧绚烂夺目,远未终结。

 

  ——END——

 

追记:

可惜不是沙漏,流尽了,翻转一下就能重新来过。酒吧里的风铃声也不会停,因为吠舞罗的人还没有舍弃他们的故国。 
你愿意相信他们是回到了天堂,还是留下来守在了故人身边? 
点亮手里的蜡烛吧,哪怕仅代他们补一声“安娜生日快乐”。 

慧纳連城
2017年6月23日02:07...

2017年6月23日02:07
晚课结束:《圆觉经》一切世界,始终生灭,前后有无,聚散起止,念念相续,循环往复,种种取舍,皆是轮回。注释:有始有终,有生有灭,有聚有散,相序循环就是轮回。一般人的生活见闻觉知,起心动念,可不都在轮回中吗?

2017年6月23日02:07
晚课结束:《圆觉经》一切世界,始终生灭,前后有无,聚散起止,念念相续,循环往复,种种取舍,皆是轮回。注释:有始有终,有生有灭,有聚有散,相序循环就是轮回。一般人的生活见闻觉知,起心动念,可不都在轮回中吗?

釩氪菌⚝ Rikka=Ketayama

//雜論:命運/時間/因果/自由意志

//

人類已經使用了“命運”(Fate/Destiny)這個概念上千年,有關命運的語言也已經滲透在我們的文化之中,但是命運這個概念本身是沒有良定義的。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更多是這個詞的内在隱喻,而非表面意思。但是無論如何解釋,“命運”總是與時間有著密切的關係。命運的時間性隱含在這個詞的定義之中,而且是模糊的。

命運這個概念可以這麽被解釋:人類的生命經歷被稱爲命運。人生的軌跡,路程是人以及人周圍發生的事件的序列組成的。當我們從這個角度提到命運,我們是從人的整個生命的時間尺度去討論它,既包括我們有限的過去,也包括至死亡爲止的有限未來。

而“宿命”這個概念,則包含有創造論的思想:我們的生...



//

人類已經使用了“命運”(Fate/Destiny)這個概念上千年,有關命運的語言也已經滲透在我們的文化之中,但是命運這個概念本身是沒有良定義的。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更多是這個詞的内在隱喻,而非表面意思。但是無論如何解釋,“命運”總是與時間有著密切的關係。命運的時間性隱含在這個詞的定義之中,而且是模糊的。

命運這個概念可以這麽被解釋:人類的生命經歷被稱爲命運。人生的軌跡,路程是人以及人周圍發生的事件的序列組成的。當我們從這個角度提到命運,我們是從人的整個生命的時間尺度去討論它,既包括我們有限的過去,也包括至死亡爲止的有限未來。

而“宿命”這個概念,則包含有創造論的思想:我們的生命乃至一切經歷都是預先被創造出來的,它們只是按照創造者的安排如此發生。宿命論(Predeterminism)的思想在世界的許多文化中都有體現,尤其是和濃厚的宗教信仰有關。命運是決定性而非創造性的觀念不僅否認了自由意志的存在,也否認了時間的“真實性”。這就好比一部電影,導演先拍攝並製作好所有片段,經過剪輯和修正之後才會開始完整放映。決定論中,宇宙的電影也是“事先”被製作好,才讓電影本身的時間開始。這就意味著電影本身的時間實際上是由電影被創作的過程所完全決定的,那麽電影本身放映的時間實際上什麽也沒有發生,因爲在電影放映的時間中,電影自身無法發生任何變化,反過來干涉自己。在電影的宇宙中,宇宙内部的時間是虛幻的,因爲這段“虛時間”是可以被完全操縱的,而創造電影的過程則耗費了“真實的時間”,也就是説,整個宇宙的虛時間實際上只是實時間的產出和代言

舊約聖書之中,只有上帝蘇醒的最開始的七天是真實的時間,剩餘的時間完全只是實時間產出的結果,也就是虛時間。但是上帝確實對世界的命運做出了真實的干涉,因此這可以看作祂在虛時間之中插入了實時間的微小片段以實現對命運的即時修改,從而得以干涉世界的走向。也就是説,只有創造者上帝本身經歷的時間才是真正有效的。剩餘的時間全部只是他得以運行這個世界的載體。神“代理”了這個世界的創造。

同樣的思想延續到文藝復興,便有了純機械論的“拉普拉斯假設”(The Laplace Hypothesis)。如果宇宙是由完美確定的規律所支配,那麽宇宙在時間的開始狀態就已經決定了它的所有歷史。(不光如此,實際上知道任何一個時間段的宇宙的全部狀態都可以推斷出整個宇宙的全部時間的狀態)在這裏,時間依然是沒有意義的:因爲時間本身沒有任何可操作性,一切在時間產生之前就已經演繹完成,整個時空如同一具固定的絕對雕塑,宇宙現象的三維切片沿著時間的一個維度單向前行

然而這種思想卻因爲量子理論的發展而破產了。量子理論的核心規律就是不確定性原理(Uncertainty Principle)。因爲任何觀察都不能同時做到位置和動量時間和能量無限精確,所以任何觀察到的現象都不能説是“完全準確”的:因爲觀察本身就是一種干涉,被觀察物的量子狀態本身就會因爲觀察這種干涉而改變,從而使一瞬間的觀察無法準確。這就意味著,在宇宙之内是不可能產生拉普拉斯所設想的全知惡魔的。

另一個定理卻證明,連在宇宙之外知曉一切並完全預測未來都是幾乎不可能的。這是由於量子現象的非決定性導致的。量子現象所顯示的不確定性很可能就是我們這個宇宙的本有屬性。這是一個比較複雜的概念,但是我會盡量簡短地介紹一遍。

由於其荒謬的結論,人們曾經認爲量子理論是非完備(Incomplete)的,量子不確定性的背後依舊隱藏著絕對確定的物理狀態的數值,只不過是限於觀察效應,我們不能得出絕對精確的結果。這就是隱變量(Hidden Variable)理論。人們還曾經認爲世界是定域性(Local)的,也就是説,一個位置的狀態只能被其周邊的狀態干涉。根據狹義相對論,這也意味著任何互相影響的事件不能超過光速擴散。定域性理論和隱變量理論聯合起來試圖捍衛物理模型的“經典性”,但是很可惜它們被實驗證僞了。貝爾不等式量子關聯相位觀測實驗的結果徹底否定了定域隱變量的世界的可能性。宇宙要麽是非定域擁有隱變量的,要不然是純量子不確定的。這兩種可能都意味著世界的確定性不再是絕對的,甚至,如果隱變量理論也被證僞,任何對非確定的量子狀態產生的確定觀測結果都是由於觀測行爲本身導致的,而如果重新用完全相同的條件演化,同樣的觀測依然可能得出不同的結果。這就使得符合宏觀直覺的確切的因果連續性被打破了。這也意味著,就算我們知道了過去的一切狀態,想要完美地預測未來也是根本可能的。我們只能模糊地預測宏觀尺度上的近未來,而遙遠的未來依然是混沌的:它的樣貌依賴於之前的所有狀態的微小變化。這就像是物理學中的三體疑難,這種對初始環境敏感的混沌系統是幾乎不可能準確預測的。

然而,量子世界的混沌并不能否認“超決定論”(Superdeterminism)的可能性。超決定論宣稱,即使是一切的測量的結果,和混沌的波函數,以及所有看似不確定的一切的可能性分佈和其結果都是預先被決定的。超決定論依然會出現虛時間的問題:當整個宇宙的歷史都是虛時間,在這種情況下,“實時間”和“虛時間”的區分是不可靠的。如果宇宙是自我創生的,那麽“實時間”可能完全就不存在,那實際上唯一擁有意義的時間就是我們宇宙的歷史,而這又使得超決定論與自由意志的世界之間并沒有任何現象-機理上的區別。也就是説,這兩種理論的差異僅僅是唯名論的區分。

所以,好消息是,無論這個世界是受超決定論支配的,還是一個完全的自由意志世界,對於存在其中的我們并沒有表象上的區別。我們依然需要做出當下的行動或者選擇,無論是絕對確定的還是自由的,至少我們對過去,現在和未來都無法做到全知:因爲本身全知這個概念就在宇宙中是不可能實現的。

 

時運:非完整時間性語境下的命運場域

有一次我和朋友談起命運,這位朋友給了我另一個很有趣的關於命運的定義:命運就是我們沒有掌控的現實。這真是一個絕妙的定義,因爲它清晰地勾勒了部分人使用“命運”這一概念的隱喻:他們遭受了自己沒能掌控的不利的待遇。

但是,按照這個定義思索,命運並非某種預先決定的歷史“支配”了我們的人生,而只是我們能力所不及,沒有時間和地點的優勢去做出影響的一切。換句話說,命運本身是有區域性的(Local):它并不是全在的。同樣,按照這個定義,“與命運抗爭”這種概念也不能成立,人類能做到的,只是提升自己的能力和影響力以增強自己的作用域,將「命運」的場域(Field)縮小了一點而已。這樣,我們就削弱了人與命運的對立性語境,使得我們可以更加清醒地看待現實。

當人們談及命運的時候,也有不少時候都是在説已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而不包括現在和未知的未來。我們悲嘆自己的過去的時候,會將其歸結爲“命運所為”以轉移責任或者獲得安慰。關於命運這一概念的遐想經常來自於後悔。然而每當這麽做的時候,我們都沒有意識到只有現在這個轉瞬即逝的時刻才是我們真正可以左右的,而現在的能力直接影響到未來的境遇。只有在當下就行動,“命運”的缺憾才有被縮小的可能。過去不在我的行動影響範圍之内,未來又必須靠現在的行動去影響,因此對於任何行動而言,只有當它在主體所處的那個不斷流逝的現在,行動才擁有意義。

因果論謬誤:時序與虛妄的歸納

休謨曾經尖銳地指出因果性(Causality)的虛妄:我們可以體驗諸多現象,但是無法將因果序列(Sequence of Causality)直接納入感官體驗中。想象玻璃彈珠撞向窗戶,彈珠撞到窗玻璃然後反彈回去。我們可以確切體驗到的是時間上先後發生的四段事件:玻璃彈珠向窗戶的方向移動,彈珠接觸窗戶,窗戶振動發出聲音,彈珠向窗戶的反方向移動。我們確實地觀測到了這四種現象按照順序發生,但是這并不是我們把“玻璃彈珠撞向窗戶”歸納爲“玻璃彈珠離開窗戶返回”這一現象的原因確切依據。如果從微觀角度來看,所有的粒子在運動演化的過程中都僅僅是遵循某種規律,只要把所有粒子的動量參數倒過來,時間就會按照相同的物理法則逆向反演。這種性質被稱爲“時間反演對稱”(Time Reversal Symmetry)。唯一限制時間反演的就是熱力學第二定律的宏觀統計現象†:封閉系統的總和熵恆增。從統計力學上來説,按照正向演化的物理現象會趨向宏觀尺度均匀化,這是因爲均衡的狀態(也就是熵比較大的狀態)在一個系統的所有可能狀態中占據最多的可能性,而其他的秩序都占據相對較少的可能性。但是,熱力學的時序并不是默認正確的。我們很可能會下意識認爲,這種默認朝向占據最多的可能性的高熵狀態運轉的時間方向是在數學上絕對并且唯一正確的,事實正好相反:正是因爲我們的宇宙是默認朝向更高的熵狀態運行(也就是,服從類似宏觀上的麥克斯韋-玻爾茲曼統計,當然在微觀情況有其他的統計規律占據主導),我們才能從確信這種統計在現實中的準確展現

因果性是一種完全主觀的歸納。按照時間順序發生的現象確實是互相作用的結果,但是它們就像42之後是43一樣,僅僅是一種有模式的規律。我們可以説因爲有42,所以有42後面的自然數43,但是實際上那聽起來很奇怪。這種做法和將一切現象的序列區分出因果并沒有區別。長年以來我們用理性所歸納出的因果關係曾經只是我們認知世界的一種方式,但是在理性如此深入人類意識的現代,我們經常過度使用因果歸納,甚至成爲一種因果倫理因果刻奇,導致許許多多的災難和痛苦發生。的確,我們經常做出錯誤定義一種概念,引發一種新的行爲,使這個原本假設的概念成真:例如,關於汽油短缺的警告會導致恐慌性購買,結果大量購買真的導致了汽油短缺。

但是,這不代表因果本身就完全是無稽之談。我們的確使用了因果這一歸納方式來對宏觀現象做出了區分,無論正確與否,這是無可否認的。在宏觀現象上,因果性得以在不同的規模體現。如果一顆紐扣電池的内容物全部泄漏,導致大片的水域污染和魚類死亡,我們可以稱這種現象的原因為紐扣電池泄漏,而結果是水污染和魚類死亡。因爲一個小規模的現象產生不可逆(熱力學不可逆)的結果,這種情況下我們是可以適當地總結出因果關係的,因爲這裏因果沒有倒置的可能性。我們不會遇到水污染自動聚集回收進一塊小小的紐扣電池這種反熵運行的事件(那聽上去已經很搞笑了)。如果我們把水中的污染去除,這并不能使得紐扣電池泄漏這件事情本身消失。反過來的話,如果是一種極大規模的現象產生的極小的結果,我們會將這個結果解釋為極大現象的“記錄而非原因。假如説一顆核彈爆炸導致遠在幾千公里之外的地方堆積了放射性塵埃,我們可以説放射性塵埃是核爆的記錄,而不能説是核爆的結果或者原因。如果我們在核彈中精確地去除等量於放射性塵埃的放射性元素,這并不會大幅度影響放射性在那個地方堆積的量。因此,當我們在討論因果的時候,我們很可能是在討論一些熱力學不可逆的事件的順序和聯係,而這種聯係也僅限宏觀現象的意義,在最基本的層面只有基本物理定律支配的事件序列,而因果確實是一種虛妄。

 

時間:虛渺的洪流

時間(Time)是一種特殊的概念:它是運動和變化所必要的向度。時間使得宇宙得以存在,使得一切秩序變得有意義。時間同時又是虛妄的:它本身并不能體現自己,而是要通過現象的改變而體現。過去和未來實際上并不真正存在,但是時間的過去與現在確實有著交互作用連續性,而未來只是一種人類對時間發生現象的歸納與推論。在時間的洪流中,沒有什麽概念是站得住脚的。上一刻的我不是這一刻的我,上一秒的恆星、宇宙都和這一秒的狀態不同。現象的變化意味著精確并且固定的概念往往會不那麽實用,這就是時空帶來的無常性

人們總是想象時間和空間一樣,是一種一維的單向綫性變化,也因此衍生出了所謂的“世界綫”“時間綫”等概念。同樣,對過去和未來的遐想也使得“時間穿越”這種概念得以產生。但是我們如何做到“回到過去”?這個説法令人震驚地複雜。如果我可以在一個時間點消失,沒有經歷過任何“環境時間”(也就是宏觀宇宙的變化)然後在宇宙的時間的另一個點出現,時空的宏觀連續性就被打破了。不僅如此,宇宙的質能守恆也會因爲這種突兀的躍遷被破壞。 我們或許可以傳送信息到過去,但是信息也是守恆的。尤其是,信息需要有物質的秩序作爲載體,而傳送信息要不然就是給宇宙中的物質帶來了額外的信息,要不然就是覆蓋了原有時空點的信息。這也意味著斷裂的時間躍遷必然會帶來宇宙的質能守恆的違反。這兩種情況看來都比較怪異,但不是完全邏輯不可能的。另一種不是很荒謬的時間旅行是“閉合類時曲綫(Closed Timelike Curve)”,也就是時空首尾相連成爲一個閉合的環的狀態。這在愛因斯坦的相對論中是可能的。但是閉合類時曲綫所允許的時空實際上和一個綫性的宏觀時空之間并沒有關係,閉合的時空不斷地重複自己的演化,而時空的其他部分則不受干擾地前進。如果時間旅行者構造了這樣一個閉合的時空,那他確實有可能回到過去的某個時間點,然後被困在屬於自己的閉合類時曲綫中。時間旅行者如果彎曲時空創造閉合類時曲線,他本來想證明自由意志的可能性,結果卻自己把自己困住,失去了自由。除非他放棄在每一次輪回之中所必要的時空彎曲,他才有可能回到綫性發展的時間。但是那似乎不可能,因爲在閉合類時曲綫中,從頭到尾只有一個人在行動,只有一種經歷的可能性,否則這就不能稱之爲一種時間的完全閉合,而是另一種綫性但是接近重複的時間演化了。正如地球繞著太陽運行,每次都會回到原點,在空間上是閉合的,但是在時間上仍然在順序演化

回顧一下之前有關時間方向性的討論。時間是在我們的觀察中是單向的,這種單向特性被稱爲時間箭頭(Arrow of Time)。我們之前討論過時間的方向性主要是由熱力學演化的方向性而非粒子本身運動狀態決定的。熱力學狀態在時間上的不對稱方向性被稱爲“熱力學箭頭”(Thermodynamic Arrow)。熱力學箭頭永遠指向高熵的總合狀態,而這也是絕大部分時間我們判斷時間本身的箭頭的方向的依據。但是量子力學的進步使得“弱時間箭頭”被發現,也就是説即使在基本粒子的尺度下有一些粒子反應也是不可逆的。這種與熱力學無關的時序不可逆現象極其罕見,但是物理學家認爲它們可能導致了早期宇宙的物質與反物質的量產生不對稱,最終留下了有限的沒有被湮滅的物質粒子。

時間的本質一直是個謎。意識,乃至自由意志都是時間運作的結果。我們的自由意志只在時間的單向尺度有效。但是量子力學的發現揭示,時間似乎并不是一維單向綫性的。粒子可以處於不同確定狀態的叠加態這一事實暗示著我們的現實可以被認爲是擁有多於一種確定時間綫的現象的綜合,也就是説我們當下所發生的現象并非是一條綫,而是許許多多緊密聯係起來的并列交錯的綫所形成的。或許這代表時間甚至可以被認爲是二維的:時間的長度即是那個單向前行的維度,也就是時間箭頭的維度,而時間的“寬度”則是由無數的分立的世界綫組成的。這些世界綫通過費曼歷史求和的數學方法解釋為我們世界的叠加態的來源。而我們的“當下”也就不是時間的綫上的一個點,而是時間之束的一個切綫。雖然這種視角并不適合構建嚴謹的科學模型,但是對於理解量子特性解放對綫性時間的觀念是一個很好的思維輔助。

自由意志:意識和現在

在開始這一段之前,我有必要講一下我所持有的觀點。這些觀點本身并不一定正確,但是確實為現代科學哲學所提出的一些重要觀念。

▶我們這裏所討論的人類意識,是非二元論的,而是物理還原論(Reductive Physicalism)的。這就是説,意識不能獨立於其物理媒介存在,更進一步,意識只是腦這個複雜物理系統與環境相互作用的複雜表徵的集合,雖然現有科技并不能將意識還原為更簡單的要素的綫性組合,我們很有理由懷疑它是“複雜顯在性”(Emergent Complexity)的,也就是,大腦的物理狀態雖然是簡單的,但是它的宏觀複雜性產生了大腦的簡單物理結構所不能完全預測的新性質

無論人們是否相信自由意志,它總是個令人着迷的話題。自由和意志這兩個概念其實包含了單一主體的隱喻: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個與環境大約獨立的個體,我們也擁有獨立運作的統一精神(Spirit)。很多人把自己的統一運作的精神稱之爲靈魂(Soul),並認爲它是不朽的,而現代科學發現,人的意識、精神、心理,無論哪一方面都只是複雜的腦區相互關聯運動的表象。人作爲一種自行的複雜生物,其内部并不是同質而均一的物質組成,而是由許許多多擁有不同功能的模塊組成的。前額葉皮質(Prefrontal cortex)主要負責意識的思考,而且只有在人類以及其他少數幾種哺乳類動物中特別發達。邊緣系統則源於爬行動物的原始腦,產生各種非理性衝動,而自我糾錯反省的那個能力就出現在前扣帶回(邊緣系統的最前部)和前額葉皮質的銜接処。這和20世紀法國的後現代哲學家們的主張不謀而合:人并不是統一的主體,而是許許多多離散又緊密相連的主體部分構成。當人精神出現異常的時候,實際上是因爲這些離散主題不能緊密地協調而自我矛盾衝突。

如果人的意志與精神都不是統一的整體,那麽討論意志是否是“自由”的就必須涉及多重主體的協調與衝突。哪個腦區產生了決策?又是哪些腦區對這些衝動進行了加工,最後化爲行動?哪些部分抑制了思維到達行動的中間環節,哪一部分又促進認知心理學認知神經科學正在對我們的大腦的行爲決策機制做漫長而詳盡的研究。

關於自由意志的話題可以被分解爲數個更小的概念討論。普遍的做法是區分決定論非決定論,以及相容性非相容性。決定論認爲人類是沒有自由意志的,只是根據過去到現在的因果鏈運作的機械。無論如何,給定一定環境條件,人做出的選擇只有一種可能。對單純的決定論的駁斥可以直接利用現代物理的非定域性以及本體層面的量子不確定性來進行。非決定論則是指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擁有選擇的自由和行動的自由。在同一種外境情況下,一個人是有能力做出不同的選擇的。一種過去境況并不一定導致唯一的一種意識狀態。在行動方面,非決定論一般意味著人擁有一定程度的自由意志,即人可以不受阻礙(至少是擁有最低限度的偏差範圍)地在不同行動之間做出選擇。

相容性是指決定論和自由意志并不相悖。不相容性則意味著如果決定論和自由意志其中有一個是真的,那另外一個必然不能成立。支持相容性的派別和支持不相容性的派別在哲學上鬥爭了很久,至今仍是一個熱門話題。

基於前面對於因果虛妄的批判,我們已經瞭解到,因果關係是一種主觀歸納,因此不具有必然性。在這種非必然性因果運行的現實之下,就算人的行爲完全要依賴於過去的環境因素的綜合,這種過去-意識活動-選擇的因素也不具有邏輯上的必然性。也就是説,除非給出物理層面意識中的外界條件-選擇的回路是完全固定而沒有分支回路的證據,否則我們是無法直接確證決定論的。而自由意志則沒有這個限制。任何一個層面,無論是環境過程,意識過程,還是行爲過程,只要有一方面不是完全決定性的,那麽自由意志就存在可能。雖然自由意志存在可能,實際上并不意味著每個人都有完全的自由意志。設想一下將自由意志的考量用於人的情感。情感主要由邊緣系統以及前扣帶回和前額葉中側皮層所運行。人類的情感系統實際上相當,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被認爲主要是受外界刺激和經驗控制的,同時也受到記憶和知識的干涉。很少有人直覺地認爲人類擁有情感的自由,大部分人都認爲人實際上會為無法主動選擇的情感所苦惱。一點點神經遞質的變化都會引起情緒波動。因此絕大部分人都只將自由意志的討論範疇限制在思想與理性的決策之中。

這就引出了一個非常有趣的議題:關於自由意志是否在思維層面存在的爭論一直維持不休,然而人類的許多行動又是非理性衝動所主導的,而人們似乎對非理性衝動是否是自由的遠遠沒有那麽關注。思維的前額葉皮質和非理性部分:運動皮質視覺皮質,非意識控制的腦區,脊髓的交感-副交感神經系統一樣具有類似的物理基礎(即互相連接的神經元-軸突樹突-突觸)。理論上,如果思維擁有一定程度的選擇自由基礎,那麽人類各種情緒應該也是可以選擇的,但是實際上我們很少意識到自己能夠選擇自己的情緒:大部分時候它都只是一個勁地反饋外界的輸入,沒有一系列的懸置的複雜處理。也許這就是所謂的意志自由的秘密:思維會在大腦的前額葉中停留(用現象學術語說,“懸擱”)相當可觀的一段時間,足以留出時間和腦回路的資源讓我們反省並做出各種可能的選擇,而這種“選擇的資源”,也就是去懸置一種想法,將其琢磨的時間和相應的思維能力才是我們直覺上的“自由”的感覺的起源。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形而上學意義的自由就和直覺的自由的關係斷裂了。沒準我們真的認爲那種反思:深思熟慮而可做出選擇的感覺是自由的基礎,那麽,我們在膝跳反射的時候,在因爲接觸到燙手的杯子而一瞬縮回手又不幸打翻燙傷的時候,我們的自由又在哪裏呢。

Conclusion:總結

人類對於意識、時間、自由、命運的探索已經持續了上千年。有時候它寫入道德,有時候編入律法,有時候成爲一種大衆文化的信仰,甚至異化成為一種刻奇。有時候我們感覺苦不堪言,有時候我們感覺無所不能。可我們終究是人類,不是我們理念之中的諸神,就算求助于那些玄而超自然的力量(沒準更多的是開發我們自己的精神能力,誰知道呢),終究也不是可重複的技術,會淹沒在宏大秩序的河流之中。無論如何時間都在繼續,我們所能確信,我們一切的自由都只應用在每個人可以活動、説話、思考的這個現在。過去和未來的記錄并沒有能力從我們的感官之外的地方所證實它們的價值。而無論是因果、命運、自由,這些我們曾經以爲是純形而上的概念從來經不起嚴格的理性審查,最終還是訴諸我們對時間的虛妄歸納真實感受。儅我們對意識越瞭解,我們就發現我們的場域比我們想象得要小得多,但是正是在這時間之上無限小的一個像素,以及過去的無數個微不足道的瞬間,我們用巨大的腦力活動和體力活動堆砌出了整個文明的歷史,并且在未來還將會維持這樣的秩序相當長一段時間。

與其苦惱遠端那構思不得的未來,或者是糾結過去的緣由以及那些“現在的可能性”。爲什麽不在當下就做想做的事情呢?在真正屬於我們的時間--現在;在真正屬於我們的場域--我們自己。

*“拜托,專注當下就已經夠忙了好嘛。”*

 

End of Article

 

 


慧纳連城
2017年6月12日22:32...

2017年6月12日22:32
晚课结束:
时间如年轮,每一圈就是你成长的记录,时间只是你人生的记录者,不怨生活,无悔选择,爱过痛过哭过笑过,时间的陪伴下人始终都是在和自己赛跑。

2017年6月12日22:32
晚课结束:
时间如年轮,每一圈就是你成长的记录,时间只是你人生的记录者,不怨生活,无悔选择,爱过痛过哭过笑过,时间的陪伴下人始终都是在和自己赛跑。

折也_
中秋节快乐!(。&ograve...

中秋节快乐!(。ò ∀ ó。)画了可爱的因果和风守( ̄∀ ̄)

中秋节快乐!(。ò ∀ ó。)画了可爱的因果和风守( ̄∀ ̄)


十姑娘

因果🍉

今生的妻子,前世你埋的人,来还未报的恩。今生的儿子,前世你的债主,来追未还的债。今生的女儿,前世你的情人,来了未了的情。今生的情人,是前世的夫妻,来续未尽的缘。今生的红颜,是前世的兄妹,来交未完的心。今世大贵之人,前世的大善之人,来收前世结的德。今世大恶之人,前世的最屈之人,来报前世沉的怨。不是迷信,是因果,是定数。

今生的妻子,前世你埋的人,来还未报的恩。今生的儿子,前世你的债主,来追未还的债。今生的女儿,前世你的情人,来了未了的情。今生的情人,是前世的夫妻,来续未尽的缘。今生的红颜,是前世的兄妹,来交未完的心。今世大贵之人,前世的大善之人,来收前世结的德。今世大恶之人,前世的最屈之人,来报前世沉的怨。不是迷信,是因果,是定数。

Delusion哥哥
#Cosplay#UN-GO...

#Cosplay#UN-GO 单人
摄影:蝌蚪,嘉顿
手机电脑色差好大😔
当时赶在双年展关闭前几天拍完,效果比第一次好太多
_(:з)∠)_呃呃呃

#Cosplay#UN-GO 单人
摄影:蝌蚪,嘉顿
手机电脑色差好大😔
当时赶在双年展关闭前几天拍完,效果比第一次好太多
_(:з)∠)_呃呃呃

龙行天下
佛曰:一切皆有因果。“懂得了因...

佛曰:一切皆有因果。“懂得了因果,也就掌握了改变命运方法”;修行不是为了得到,而是为了放下。放下的越多,拥有的更多;群处中守住你的嘴,独处时守住你的心;幸福不是得到你想要的一切,而是享受你所拥有的一切;人生有两大误区:一是活给别人看,二是看别人生活。

佛曰:一切皆有因果。“懂得了因果,也就掌握了改变命运方法”;修行不是为了得到,而是为了放下。放下的越多,拥有的更多;群处中守住你的嘴,独处时守住你的心;幸福不是得到你想要的一切,而是享受你所拥有的一切;人生有两大误区:一是活给别人看,二是看别人生活。


yuyo13140

小品很简单,但阐释了佛家修行的大智慧,和因果道理。寓教于乐,值得欣赏。

小品很简单,但阐释了佛家修行的大智慧,和因果道理。寓教于乐,值得欣赏。

慧纳連城
既然“我执”让人颠倒,佛法里就...

既然“我执”让人颠倒,
佛法里就讲“ 破我执 ”。
如果我们能时时处处从“ 他 ”的角度出发,
便能破除对自己的执着,
更加客观地去观察和体会周围的人、事、物,认识到更多真相。

既然“我执”让人颠倒,
佛法里就讲“ 破我执 ”。
如果我们能时时处处从“ 他 ”的角度出发,
便能破除对自己的执着,
更加客观地去观察和体会周围的人、事、物,认识到更多真相。

小小夕爱芒果葡萄猕猴桃

师父说过:我们不能保证一个生命被放了之后,会不会死掉,但是我们可以保证的是,在放生过程中,它暂时不会遭受恐惧煎熬,不会感受刀割和油煎的痛苦,到一个没有恐惧威胁的环境,继续生存。有人以为,放生的生命被后人捕捞,就等于没救护到生命。其实不然,没有人可以保证一个生命能永远安全,就算放到太平洋,该出现的果报,一样会出现,这就是“因缘会聚时,果报还自受!

师父说过:我们不能保证一个生命被放了之后,会不会死掉,但是我们可以保证的是,在放生过程中,它暂时不会遭受恐惧煎熬,不会感受刀割和油煎的痛苦,到一个没有恐惧威胁的环境,继续生存。有人以为,放生的生命被后人捕捞,就等于没救护到生命。其实不然,没有人可以保证一个生命能永远安全,就算放到太平洋,该出现的果报,一样会出现,这就是“因缘会聚时,果报还自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