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因陀罗

12.5万浏览    1182参与
白色墨水℡

因陀罗满潜圆满哒!来吸欧气!因陀罗神教来传教了!顺便我的视频播放量好低大佬们可以帮忙点个赞吗orz(瘫)

因陀罗满潜圆满哒!来吸欧气!因陀罗神教来传教了!顺便我的视频播放量好低大佬们可以帮忙点个赞吗orz(瘫)

律星

刚开了lof,整理搬运一下wb上的,是小船furry和人外

刚开了lof,整理搬运一下wb上的,是小船furry和人外

□□□

【因/摩】一段无趣的往事

*我终于疯了

*友情向,无cp,大量过去捏造。


摩根是只豹子,擅长短时间奔跑的那种。而因陀罗是只老虎,生下来就点满了各项战斗天赋,除了脑子。

她从未在打架上光明正大的赢过因陀罗,除非耍点小手段,比如在她的食物里加点令人愉悦的小玩意儿,但因陀罗不是傻子,她可懂得从哪儿跌到从哪儿站起来。在她骂骂咧咧冲进窑子之后,因陀罗很长一段时间都没从摩根手上接过任何可以吃的东西,原材料都不行,哪怕她当天回来就把摩根揍了一顿。

格拉斯哥是她们的故乡,在维多利亚的北端,临近年底会落上厚厚一层雪,和伦蒂尼姆只会干嚎冷风的冬天大不一样。说是故乡,实际上只有摩根一个人是在那里出生的,因陀罗突然有一天出现在格拉...

*我终于疯了

*友情向,无cp,大量过去捏造。


摩根是只豹子,擅长短时间奔跑的那种。而因陀罗是只老虎,生下来就点满了各项战斗天赋,除了脑子。

她从未在打架上光明正大的赢过因陀罗,除非耍点小手段,比如在她的食物里加点令人愉悦的小玩意儿,但因陀罗不是傻子,她可懂得从哪儿跌到从哪儿站起来。在她骂骂咧咧冲进窑子之后,因陀罗很长一段时间都没从摩根手上接过任何可以吃的东西,原材料都不行,哪怕她当天回来就把摩根揍了一顿。

格拉斯哥是她们的故乡,在维多利亚的北端,临近年底会落上厚厚一层雪,和伦蒂尼姆只会干嚎冷风的冬天大不一样。说是故乡,实际上只有摩根一个人是在那里出生的,因陀罗突然有一天出现在格拉斯哥,说着周围人都听不懂的语言,警惕得像真正的猛兽。

她还记得那个冬天,整个十二月份不要钱的雪,就像周六的超市大派送,摩根像往常一样在街区里乱转悠,从垃圾桶里翻些自己需要的东西。她没有父母,或许有,但打她记事就没见过,相对的,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在葬礼收到宝贝女儿送的百合花束。豹子的体型,最要命的是它存不起脂肪的体质,不允许摩根像其他小动物一样,尤其是猫,变成更小的一团,好熬过冬天。

那时的因陀罗没有比她强到那里去,不,或许强点,至少老虎不怕冷。

摩根看见她时,因陀罗在和野狗抢一块坏掉的冻肉,以老虎的形态。这可真是稀奇,她感叹,她以前从未见过白色的老虎,虽然因陀罗脏兮兮的,白色的毛又乱又结,可这掩盖不了她是一只罕见的白老虎。她把自己藏得很好,蹲在房顶,观看完整部演出,包括因陀罗吃掉那只霸占一方的狗的部分。她突然觉得这就是只老虎。

事实证明,摩根太高估自己在雪地里的隐藏能力,因陀罗发现了她,据她本人表示,当时只是觉得摩根没有野狗有威胁,所以才没管。为此她们吵过一阵子,最后因陀罗先道歉,虽然她不觉得自己哪里有错。

她们真正开始接触,要从摩根分给因陀罗半截面包算起。

老虎是吃肉的,所以摩根给她人类的食物,万幸,因陀罗没有饿到把她当成目标,得以让摩根在她面前好好的演示怎么吞下那根面包,但她也没当着摩根的面吃东西。她露出尖尖的獠牙,低吼着,俯下身,一副要攻击的样子,摩根很识趣的溜走了。她一度认为那就是只不通人情的猛兽,直到她发现这只老虎变得不再抵触她。

在树上的枝丫开始长叶子的时候,摩根第一次看见人类形态的因陀罗,然后,她们开始一起生活。

关于她们是怎么跑到伦蒂尼姆的,她们从未并提起,也包括生活在伦蒂尼姆的部分。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们都很喜欢维娜小姐,和因陀罗的崇拜不同,摩根自己说那是欣赏,她在维娜身上看见了一些以往从未见过的事情,就像因陀罗身上的异土文化。


——END——


关于格拉斯哥:这是在苏格兰的真实存在的城市,当我第一次了解到这个巧合后就一直想写这样一篇充满私设的故事。

关于摩根豹子的身份,同样是私设,我等着yj来打脸。

世界线同逐日者。


無涯
摸鱼庆祝我的因陀罗精二!是我最...

摸鱼庆祝我的因陀罗精二!是我最喜欢的不良少女风!我永远喜欢她们!😘

摸鱼庆祝我的因陀罗精二!是我最喜欢的不良少女风!我永远喜欢她们!😘

Sexyhaha

推进之王和罗德岛的故事(1)

     文笔很糟且可能ooc轻喷

     有点车

     第一集博士还没出现


      格拉斯哥帮的日子最近不太好过,伦蒂尼姆的几大黑社会帮派对这个新生势力虎视眈眈,他们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开始围剿格拉斯哥帮,在军师摩根的建议下推进之王决定从城里的主要地盘中撤出转移至郊区地下打游击战。...


     文笔很糟且可能ooc轻喷

     有点车

     第一集博士还没出现


      格拉斯哥帮的日子最近不太好过,伦蒂尼姆的几大黑社会帮派对这个新生势力虎视眈眈,他们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开始围剿格拉斯哥帮,在军师摩根的建议下推进之王决定从城里的主要地盘中撤出转移至郊区地下打游击战。

       先前正面战场上的几番恶战下来帮里增添了不少伤员,还有不少同志感染上了矿石病无法得到良好救治。安全屋主卧里,连一向乐观的因陀罗都担忧了起来:“主子,高文跟我反映说他们那队人最近意见很大,他们现在粮食紧缺连土豆都吃不上了。摩根还跟我说,在让出主要地盘后,咱们的保护费和贸易分红也断了,帮里的资金链出了很大问题。这下可咋办啊?”推进之王听了之后眉头微蹙,没有答话。

      因陀罗继续叨叨着:“咱们要不要接点活干挣点外快,前几天我的一个小弟和我说城里新开了一家酒吧,里面进了一批好酒打劫的话能卖不少钱。还有,东城区新开了个地下拳击场,天天有比赛,冠军奖金很高我可以偷偷去参赛。我这还有条线索,知道西三环的那家情趣用品店吧,咱们经常光顾的,听说那是天龙帮的一个洗钱场所,里面藏着一个小金库,如果你在某月的13号凌晨4点光顾,会有意外的收获。还有啥我再想想。”

      因陀罗越讲越激动,“。。。他妈的天龙帮和韦恩帮,一帮孬种,格拉斯哥帮刨他们家祖坟了还是咋的了,有种单挑啊抱团算什么本事,老子以后要干。。唔?”她话还没说完,推进之王把一根棒棒糖强塞到了她嘴里说道:“你很吵,吵得我头疼。”因陀罗面露难色:“主子,这也太酸了吧!”她想吐出可推进之王的手没有拿开,保持着抵着她的嘴:“吸着,别说话。”另一只手摸上因陀罗的胸,开始玩弄因陀罗的咪咪。因陀罗刚开始陶醉,推进之王突然撕开了因陀罗外套,把她撂倒摔到旁边的床上,身子顺势坐到因陀罗大腿上,安全屋的设施简陋,床是木床只有一张草席连床垫都没有,因陀罗这下摔得可不轻。因陀罗从陶醉中反应过来,挣扎着试图反抗,可身上的这个阿斯兰力量实在是太大了压制着她。“别动”,推进之王面不改色的把手上的棒棒糖往喉咙里捅的更深了点,连手指都进入了因陀罗的喉咙,另一只手一下子扯开了因陀罗的内裤,然后起身把头埋了进去。因陀罗呜呜着说不出话,心想自己实在是没有办法,主子发起情来谁能挡的住啊,只好乖乖顺从。没一会推进之王的手上都是口水,因陀罗的下面也湿完了,前戏差不多够了,推进之王抽出因陀罗口中棒棒糖,舌头吻了上去,两只大猫陷入了一番云雨之中。。。

      因陀罗被搞的精疲力尽,完事后便呼呼大睡起来,推进之王靠在床头,撕开了一只新的棒棒糖含起来,思索着如何改善目前现状:粮食、装备、资金这些都不难弄,战士们一路打拼下来也不是吃不了苦,可是伤员一定要优先处理,尤其是矿石病。帮里现在的条件很差,矿石病爆发起来不仅会造成减员,还会影响士气造成军心动摇,真让人头疼。提起矿石病,推进之王突然想起前一阵子发生的一件事。

      当时她独自与一人去多伦郡附近的村子谈采购物资的事情,晚上回去的路上在一个树林里,碰上一群人吵吵嚷嚷着,便偷偷上前查看,原来是一群菲林土匪手持大砍刀围着两个沃尔珀少女,两个沃尔珀少女一个个子高,一个个子小像小孩。个子高的拿身体挡着小孩,同土匪们对峙,为首的土匪骂骂咧咧的,大致意思是矿石病的人都该死免得祸害更多人,看来他们不只是想打劫,还想杀人灭口。推进之王看不下去了,上前干涉。土匪老大盯着这个不速之客,是个金发女孩,身形高挑,面容姣好神色冷漠,肌肉线条不明显但是看着十分结实,手持一把黑色大锤挂在肩上,有种不怒自威的王霸之气。本来气势汹汹的土匪老大怂了一些:“来将贵姓?”

      “你们走吧,不要为难她们。”推进之王平和的说道。土匪老大听了一下子来了劲:“我问你话呢你算老几啊,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我就为难她们了咋地了?要不要爷也为难你一下哈哈哈?”说完看了一眼身边的部下,以为自己能逗大伙一下,可是那几个手下都被推进之王的气势镇住了,面色凝重甚至有些畏惧,似乎没人留意老大的插科打诨。自知没趣,土匪老大对推进之王补充了一句:“爷几个好几天没开荤了,这劫我是打定了!”

      “我劝你们赶紧离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推进之王说道。“放肆!给我上”土匪一怒挥着大砍刀朝推进之王砍去,推进之王先是侧身一躲,然后闪转到土匪老大的身旁,拿着大锤砸向土匪老大的左侧小腿,动作干净利落,土匪老大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哀嚎着没法起身。其他几个咸鱼土匪本来就犹豫着要不要上,见状直接溜了。

      个子高的沃尔珀少女上手挎一个黑色大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些医疗用具查看土匪老大伤势。原来是个医生,推进之王心想。“你们这帮崽子,怂包!”土匪老大边哭边骂,“逃吧,被当成懦夫总比没命强。”,推进之王说道。医生找来了一些树枝,简单地处消毒敷药包扎了一下土匪老大的伤腿:“你骨折了,躺在这里不要乱动,我去村子里找些人来救你。这个是止痛药,如果你实在痛的受不了了就吃一粒。”说完带着那名小女孩和推进之王走开。

      “小姐,刚才真是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和这孩子恐怕会遭不测。””不用客气,大晚上的,你们在外面做什么。“推进之王问,”这孩子的矿石病发展的比较快,村子里的医疗条件不够,我打算带她去别的地方医治。“听完推进之王看着这名小女孩,她似乎还被刚才的场景吓着,半个身子躲在医生身后抓着医生的衣服。推进之王温柔地摸摸了小女孩的头,拿出了一根棒棒糖轻声地说:”吃糖吗?“小女孩害羞地接过了糖说了声:”谢谢姐姐。“露出了难得的微笑。

      医生见此也面露喜悦:”小姐请问你贵姓,我叫微风,来自多伦郡的游学者,很荣幸见到你。“”我是格拉斯哥帮的维娜,她们都叫我推进之王。“听完,微风高兴地递过了一张名片对推进之王说,”维娜小姐,这是我的名片,我目前正在罗德岛任职,如果你以后需要什么帮助的话,请尽管来罗德岛找我,就说是微风介绍的。“推进之王接过点了点头:”好的。“”再一次感谢你的帮助,告辞了!。“目送着她们离开,小女孩还回头向推进之王摇了摇手,推进之王也微微笑着回手致意,没想到之后还能再见。

     回想完这些事,推进之王起身下床,从乱糟糟的桌子抽屉中找到了这张名片,”也许我也该寻求一下帮助了。“推进之王想着,然后嚼碎了剩下的糖果,回到被窝里抱着因陀罗入眠。


   

Orndro

新皮肤四舍五入是推因糖呜呜呜

新皮肤四舍五入是推因糖呜呜呜

NE000N
长草长疯了,拉郎好啊,魔改了最...

长草长疯了,拉郎好啊,魔改了最近那个cp表格,格拉斯哥帮二把手×维多利亚小骑🐅🐎

长草长疯了,拉郎好啊,魔改了最近那个cp表格,格拉斯哥帮二把手×维多利亚小骑🐅🐎

欞川
也祝大家早日得到她

也祝大家早日得到她

也祝大家早日得到她

坏毛毛炸了
离家出走二人组沙雕小脑洞( ᐖ...

离家出走二人组
沙雕小脑洞( ᐖ )۶

离家出走二人组
沙雕小脑洞( ᐖ )۶

今天咔酱好好穿裤子了吗
我居然才发现王小姐新皮肤基建动...

我居然才发现王小姐新皮肤基建动作有swag动作( ˙-˙=͟͟͞͞)

一定是因陀罗教的【带上cp滤镜发言

我居然才发现王小姐新皮肤基建动作有swag动作( ˙-˙=͟͟͞͞)

一定是因陀罗教的【带上cp滤镜发言

闫睦晨

就是因为不喜欢盗图的所以才要来卑微的跪求出处啊啊啊
【tag致歉,看图应该是鸣佐?佐鸣鸣佐我有点分不太清,别介意。带卡卡带我也不是很分的太清。所以占tag致歉,我只是想求个原图,求到会删的,谢谢亲们!!】

就是因为不喜欢盗图的所以才要来卑微的跪求出处啊啊啊
【tag致歉,看图应该是鸣佐?佐鸣鸣佐我有点分不太清,别介意。带卡卡带我也不是很分的太清。所以占tag致歉,我只是想求个原图,求到会删的,谢谢亲们!!】

熱衷P圖的幽魂

大猫咪(?)的舔舐伤口

她们超好吃的

P2是草稿单色

P3是崖初


大猫咪(?)的舔舐伤口

她们超好吃的

P2是草稿单色

P3是崖初


阙愈
震惊!因陀罗的小老虎是和慕斯的...

震惊!因陀罗的小老虎是和慕斯的猫猫一样真实存在的吗?

震惊!因陀罗的小老虎是和慕斯的猫猫一样真实存在的吗?

折骨画渊

第六梦 轮回天生

原女注意,有私设

Ooc属于我,尽量不崩

时间线在未来,大概是在佐良娜成为九代目火影的时候

文笔一般,想嫖尼桑,然后就有个脑洞想写出来

莫得问题我们就开始叭?


  难以置信,他居然被从小到大都没有赢过自己的弟弟打败了。


  因陀罗倒在一堆乱石之中,浑身上下极为狼狈,血迹染红了因战斗破烂的白色衣袍。胸腔起伏,喘着粗气,时而伴有的剧烈的咳嗽,咳出血花。


  他已经没有力气再站起来了,身体渐渐失去温度,也能感受到自己近乎濒死。


  那一刻,他竟感到从未有...

原女注意,有私设

Ooc属于我,尽量不崩

时间线在未来,大概是在佐良娜成为九代目火影的时候

文笔一般,想嫖尼桑,然后就有个脑洞想写出来

莫得问题我们就开始叭?


  难以置信,他居然被从小到大都没有赢过自己的弟弟打败了。

 

  因陀罗倒在一堆乱石之中,浑身上下极为狼狈,血迹染红了因战斗破烂的白色衣袍。胸腔起伏,喘着粗气,时而伴有的剧烈的咳嗽,咳出血花。

 

  他已经没有力气再站起来了,身体渐渐失去温度,也能感受到自己近乎濒死。

 

  那一刻,他竟感到从未有过的平和。

 

  双眼疲惫的细细的撑开一条缝,窄窄的视线里,能看到天上皎皎的明月,恍然间想起纱织的双眼也是这般莹白的颜色,美的让人心醉。

 

  只是,他伤了她的母亲,等他死了,会被纱织记恨上一辈子吧。

 

  嘛,也好。

 

  至少这样就不会忘了自己。

 

  最后的遗憾,大概是没能见上她最后一面。

 

  因陀罗缓缓的闭上双眼,临死前的走马灯浮现。就当他感到生命力缓缓流逝,平静的等待死亡,忽的感到有一股熟悉又温暖的查克拉覆在自己的胸口,向着躯体的四周扩散。

 

  出奇的是,他悄然流逝的生命力在渐渐恢复。

 

  因陀费力的撑开了一条眼缝,缓慢的转动眼珠子。大抵是四周光线太暗,亦或者是颜色过于浅淡,渐渐恢复的视线里只是看得到一个轮廓,明明近在眼前,却又仿佛隔得遥远,望不真切。

 

  随着暖流流变全身,他终于可以看到在为他恢复的人。

 

  纱织的模样也是十分狼狈,凌乱的呼吸,光洁的额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莹白的眸子里满是悲戚,贝齿咬着下唇,抿着嘴,一言不发。

 

  “纱织....”无论如何,他还是想叫唤一声她的名字。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最后的最后,还是见到她了。

 

  纱织语气颤抖:“不要说话。”并没有打算停手。

 

  “对不起.....”因陀罗猛嗑一下,鲜血从他启合的唇间渗出来,“我输了....”

 

  望着他眼里败落的灰色,显然没有了求生的欲望——她所认识的阿修罗,从未露出过如此颓败的绝望,心存死志。

 

  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

 

  “你没有输。”纱织的声音坚定又难过,哽咽着快要哭出来,“都说了不要再说话了。”

 

  经历过激烈战斗的身体是什么状况,因陀罗怎么会不明白:“我明白自己的身体,别再浪费查克拉了......”

 

  已经足够了,可以再见到你,我已经很满足了。

 

  平日里说话都是温软的纱织满眼凌厉,不容拒绝:“如果不是我出手你早就死了,所以你现在的命是我的,是生是死由我说了算!”

 

  我绝不允许你在我面前死去。

 

  纱织手上的查克拉暴涨,浑身上下的查克拉源源不断的疏导入因陀罗的体内。如果不是自身同样是仙人之躯,有着比寻常人更为旺盛的生命力,否则面对因陀罗破败的身体,完全没有足够的生命力来弥补。

 

“你在做什么!快停下来!”因陀罗能感知纱织的气息正在飞速的减弱,年轻少女的光滑肌肤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老化,出现褶皱,一头青丝化为白发如雪,简直就是在透支生命,“你以为我会感谢你吗?!”

 

  纱织不为所动,在施术的最后阶段,她苍老的面容想像平日里那样,扯出一个看起来温婉的笑容,声音细微的开玩笑:“我变老的样子,一定很难看吧。真讨厌啊,被因陀罗看到我这么丑的样子......”

 

  “无论你便成什么样子,我都深爱着你,所以.....快停下来!”因陀罗挣扎着尚未恢复感知的身体,厉声大喊。

 

 “这样啊,那可真是太好了。”纱织依旧笑着,停止施术,眼睛直直的看着因陀罗,想要将他的模样刻在骨子里,生生世世都不会忘记。

 

  纱织的气息已经微弱到不可察觉的程度。

 

  接着,他听到这样她笑着说:“因陀罗,我很幸福哦。”

 

  “晚安,因陀罗。”

 

  喜欢你,真是......太好了。

 

  只是好不甘心——我与你,只能走到这里。

 

  终于,关于纱织的最后一丝气息,也消失了。

 

  一具失去生命力的老迈躯体,倒在因陀罗的身上,明明已经恢复全盛状态的因陀罗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冰冷和绝望。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大抵是这具身体与纱织血脉相连,就在方才,初和感到心脏猛的跳动,心底没由来不安和恐惧。

 

  大筒木羽衣悲痛的闭上双眼:“纱织的气息消失了。”

 

  事实总是与最糟糕的预料重合。

 

  初和一瞬之间失去了力气,瘫倒在地上。

 

  她的心里有一个疯狂的声音在不断叫嚣,如果她不问纱织对因陀罗的感受就好了,这样纱织就不会确认自己的心意;如果她能在一开始就以完全强硬的姿态阻止就好了,这样就可以在感情未深的时候硬生生的掐断;如果她再强一点,可以抵御因陀罗的瞳术,这样她就可以无论如何去阻止纱织,亦或者是代替她.......

 

  初和因为诡异的梦境,占据了大筒木椿的身体,成为了大筒木羽村的妻子,也是纱织的母亲,而她却间接的促成了纱织和因陀罗,一步错步步错的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巨大的愧疚和悲痛宛如一只无形的大掌,握住了她的心脏,压着她喘不过气来。

 

  用手撑着地面,机械般跪坐着,初和双目无神的看向前方。

 

  为什么这么暗,一点点的光亮都看不见。

 

  羽衣和初和就这样端坐着,木屋内的空气静得可怕,谁都没有在意时间过了多久。

 

  忽的,木屋的大门被推开,来者踏着缓慢又沉重的步子,跪倒在两人面前。

 

  初和的眸子算是有了神采,昔日里孤高的因陀罗用一种从未有过的谦卑姿态跪倒在地,额头紧紧的贴在地板上,残破的白袍上沾染了大块血污和泥土,说不出的狼狈。

 

  前面是一具枯槁的的尸体,是生命力抽空的模样,面部的唇角微微上扬着,看起来走的很安详。

 

  “一切都是我的过错,但她不应为我而死,我求您,救救她......”据因陀罗所知,无论是谁,在座两人都有将人复生的能力。

 

  可初和又如何不想救她?

 

  “我所施展的忍术,只有尚存活的生物,才能达成生命力的转移。”

 

  纱织正是在这一基础上才可以对濒死的因陀罗施术,而此时的纱织已经完全没了生命迹象,无法达成施术条件。

 

  真是没用啊,初和。

 

  寄居在意识里的辉夜开口嘲讽,并且诱惑她。

 

  你把身体交给我,我可以救她。

 

  初和不答,平静的将目光投向拥有轮回眼的大筒木羽衣,现在只有他施展外道·轮回天生之术,将其复活。

 

  “轮回眼确实有轮回天生之能,”羽衣沉默片刻,抬眸看着一念成魔的长子,“我可以救她。”

 

  那一刻,因陀罗的心脏狂跳,猛的抬头,怔愣的看着父亲。

 

  “但我不能保证她会立刻醒来。”

 

  初和所在的时代,她曾在木叶大学的典藏中,阅览到轮回天生之术。据她所知,大致不会出现这样特殊的情况。

 

  既然如此,六道仙人他在隐瞒什么?

 

  而不知者因陀罗却没有这样的疑虑,他的乞求能被父亲答应,纱织可以复生,已经是大幸,他不敢再奢求什么。

 

  “外道·轮回天生!”羽衣结“巳”印持续数秒,随即从纱织的遗体上发出绿光,耗尽生命力老去的身体渐渐恢复成少女的模样,平稳的呼吸,有规律的心跳,起伏的胸脯都在昭示着纱织被复生的事实。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心情从大悲到大喜的极端落差,失而复得的因陀罗无声的落下泪水,几乎是在瞬间就抱住了恢复了气息的纱织,想要把她的身躯嵌入自己,抱得很紧。

 

  喜欢上这样的一个男人,纱织你是幸还是不幸呢?

 

  而被这样的一个男人喜欢上,她又是幸还是不幸?

 

  突兀的冒出这样的想法,身受父亲和兄长疼爱的初和不知道。

 

  施术完成的羽衣,闭着的右眼凹陷一块,他失去了一只轮回眼(根据阵之书情报,使用该忍术的代价就是施术者的生命)。

 

  初和愈发觉得诧异,这与她所知晓的轮回天生简直相差甚远。

 

  因陀罗像先前刚进门的时候那样,对着羽衣和初和分别一拜,依旧是额头贴着地板的跪拜姿势。沉默着,小心翼翼的抱起纱织,转身离开。

 

  这个孤高的男人,两次谦卑的低头都是为了他的心上人。

 

  可他真的明白什么爱是什么吗?还是仅仅的认为,纱织重要的人,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存在?

 

  目送着因陀罗渐行渐远,直至完全消失。

 

  你们,要幸福啊。

 

 

 

  “椿,你看起来一点也不意外。”

 

  初和一怔:“我想你应该有话和我说。”

 

  果然在轮回天生之术上,羽衣隐瞒了什么。

 

  “纱织对因陀罗施术,实际上他的身体内存在着的是纱织的生命力,他代替了‘纱织’的存在;而轮回天生是将死者复生,纱织的体内流淌的是自己的生命力;具有相同生命的他们,已经被默认为同一个人了(我私设,经不起考究QAQ)。”

 

  “同一个世界不可能同时出现同一个人,”初和的思想飞速运转,“也就是说,只要因陀罗还存在,纱织就不会醒来....”

 

  先前推断身体的原主人椿所创造的“以生转生”是生命力的转移,进一步的推断是“在刺激施术目标快要死去的细胞,给予新的活力”;现在看来并不是,真的只是简单粗暴的“生命力转移”。

 

  糟糕,真是太糟糕了。

 

  “他们不能同时存在,否则会出现其中一方生命相互排斥、衰弱致死的现象。”羽衣说的很缓慢,“所以我用一只轮回眼将纱织封印(所以后来佐助接受六道馈赠开启的是左眼轮回眼),当因陀罗的死去,她就会醒来,封印也会解除。”

 

  初和心下一凉,先前的祝愿成了一个笑话。

 

  什么嘛,原来他们之间,不能得到幸福啊。

 

  “对于纱织不能立刻醒来,以及我对长子的私心,感到十分的愧疚......”

 

  “不必愧疚,我想如果是纱织,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初和手撑着地板,趔趄的站起来,身形不稳的走向大门。

 

  怎么还是这么暗,让她连前方的道路都看不见。

 

  一如往常,初和回到了院子里坐着,身子倚靠在一根柱子旁,静静的看着庭院的一草一木。接连的状况已经让她疲惫不堪,又受到因陀罗的幻术,这副老迈的躯体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她真的好累,让她休息一下吧。

 

  莫约翌日清晨,日向一族就有人进入庭院,来告知初和“羽衣死去”的事实,却也惊奇的发现,大筒木椿同样也没了呼吸。

 

 

 

  初和再次醒来,就被白灯的光刺的睁不开眼,鼻间是难闻的消毒水气味,观察四周的环境像是医院的病房。

 

  她就是睡了一觉,怎么还睡到医院来了?

 

  耳边响起一个温婉的声音:“你醒啦,感觉还好吗?”

 

  如眼是粉色的头发,翠绿的眼眸竟是让人无比的平静和安心。

 

  这位出色的女性,宇智波樱,作为木叶高层以及木叶医院的院长,为全世界的医疗技术做出杰出贡献,荣获无数的医疗奖项,是医疗人员一生的追求的目标。

 

  就读于木叶大学医疗系的初和,同样也把宇智波樱当成榜样,她还去听过她的讲座呢!

 

  初和眼睛一亮:“请问,可以给我一个签名吗!”

 

  “诶?”小樱一怔,笑出声,“看来很有活力的样子呢。”

 

  啊啊啊啊啊啊,她好温柔,我爱豆对我笑了,她笑起来真好看!!!

 

  站在门口顿住脚步的日向凉太捂脸,丢人。



我飞飞飞起来了
在无数个玫剑圣之后我终于有了因...

在无数个玫剑圣之后我终于有了因陀罗,哭

在无数个玫剑圣之后我终于有了因陀罗,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