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囧鱿鱼

226浏览    3参与
派克城总管

原著向/Thjon/阅读随笔

圈里的人,很多都在问,为什么站thjon


在冰雨的风暴里


当临冬城浩劫浩劫的消息传遍七国时


琼恩几乎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而他的第一反应,是选择了义无反顾地相信席恩


“席恩不会那么做”“但他曾是父亲的养子”


这是原话


没有犹豫,没有思考,毅然决然,他选择了相信自己一直看不顺眼的养子哥哥


我想,他可能是七国上下唯一一个相信席恩没有加害与布兰瑞肯,相信临冬城浩劫有很深的误会在其中的人了吧……当然,除了那群波顿和席恩本人之外。


当全世界与你为敌的时候,我站在你这一边。


当全世界都认为你在说谎时,我相信你。


我可以为了你与全世界为敌。...

圈里的人,很多都在问,为什么站thjon


在冰雨的风暴里


当临冬城浩劫浩劫的消息传遍七国时


琼恩几乎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而他的第一反应,是选择了义无反顾地相信席恩


“席恩不会那么做”“但他曾是父亲的养子”


这是原话


没有犹豫,没有思考,毅然决然,他选择了相信自己一直看不顺眼的养子哥哥


我想,他可能是七国上下唯一一个相信席恩没有加害与布兰瑞肯,相信临冬城浩劫有很深的误会在其中的人了吧……当然,除了那群波顿和席恩本人之外。


当全世界与你为敌的时候,我站在你这一边。


当全世界都认为你在说谎时,我相信你。


我可以为了你与全世界为敌。


就是这样。(下面的渣渣东西可以选择忽视)












—琼恩不记得上次睡着是什么时候。闭上眼睛,便梦到战斗;睁开眼睛,就是在战斗。




-长城上的守卫-                                                       

       -Jon-

                                 

就算是战斗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仍然在想伊蒙学士的话。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一只箭从他头顶飞过,击中后面的稻草人哨兵。   


「布兰还活着,那头狼……它认识我……噢,诸神啊。」又来了,又一阵箭雨,这是今天第几波了?第十几波?打了多长时间?五六个小时?或是更长?琼恩不知道。


琼恩从来都不喜欢席恩·葛雷乔伊,至少他自己坚持这么认为。

                                  

“波顿的儿子杀死了所有的铁民,据说他一层一层地剥下席恩·葛雷乔伊的皮,惩罚了他的恶行。”


“临冬城……不在了。”

“……不在了。”


「临冬城不在了。」他的头死疼死疼。


琼恩露出一个缝隙,抬起十字弩,细小的缝隙,加上角度问题,野人的箭无法击中他。


「可布兰和瑞肯还活着。」他他一边射击,一边指挥旁边的兄弟。


「但他曾是父亲的养子。」底下的野人似乎用完了箭。


他们趁这个箭雨空隙投下装满石块的木桶——奏效的老招数。


琼恩缓缓移动到漂亮的密尔黄铜透镜边上,只见野人们慌乱地撤回树林,下面留下几具尸体。


葛兰他们在欢呼,在庆祝,派普总是会有新的笑话和段子。但是琼恩暂时不想听,他挣扎向铁笼。“派普,长城是你的了。”


「席恩不会那么做……」他摇摇晃晃地闯进卧室,努力想把该死的席恩·葛雷乔伊以及临冬城以及别的东西赶出他的脑袋。


「席恩不会那么做。」


「席恩不会那么做。」


朦胧中,他内心的声音逐渐变小,但是却逐渐坚定,直到听不见为止。


他回到了临冬城,曾经完好的临冬城,因为他内心深处拒绝想象烧毁的临冬城是什么样子。


他看到了健康的布兰,看到了瑞肯,看到学着士兵们挥舞木剑的小妹艾丽娅,看到了珊莎,看到了罗柏,看到他骑在战马上,身后是数量庞大的北军,冰原奔狼旗帜迎风飘扬,他是一个王,堂堂正正,名副其实的北境之王。


最后,他看到了那个黑发青年。


城墙的那一头,不是一望无际的雪原,而是波涛汹涌的大海。


临冬城如同漂浮在海上。


席恩·葛雷乔伊站在城墙上,琼恩感觉到那么真实,他背对大海,对琼恩笑着,他还是一如既往地爱笑,眼睛眯起来仍然闪着光,嘴角上升的弧度如月牙般完美。


就好像,他真的就在那里,冲自己微笑,和以前一样。


他就这样笑了十年,他就这样看了十年,看着看着,不知不觉,就陷进去了。


就如同坠入美丽的大海。


忽然,他脸上的皮开始一层一层脱落,露出血骨。


他开始尖叫,跌跌撞撞地四处晃动,他的颈子,手臂也开始脱皮,那些皮像落叶一样掉落下来,他跪倒在地,大声嚎叫,的每一寸肌肤都在脱落,鲜红的血顺着乌黑的头发滴落,从衣服渗出。


琼恩想上前去扶起他,可是,他却无法这样做。


他的手如穿过水流一样穿过席恩的身体。


他听见席恩在小声哀求“救救我……”


“救救我……琼恩……”他不确定自己听清楚没。


琼恩喊着他的名字,叫他冷静下来,一遍又一遍,他什么也听不见,只是哭喊着,抓狂着,整个人早已不成人形。他不停地尝试把他揽在怀里,尝试抓住他,但是却是徒劳无功。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的人在挣扎中失去重心,翻身跌下城墙。


琼恩离他只有不到10英寸,然而他还是没有办法抓住他。


在他身体刚刚触碰到海水的那一刻,他醒了。


他发现自己大口喘着气,好像被什么东西扼住颈子,身上早已汗流如雨,席恩的哭嚎声,巨浪的翻滚声,海风的咆哮声一下子消失殆尽,死寂,死寂,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喘息的声音。


没有号角吹响,现在是半夜。


他一抹脸,一手汗水,或许,夹杂着泪水。


他想哭嚎,想大声叫骂,但是怕吵醒其他兄弟。


寂静之中,他想起了童年,想起了他和席恩在校场上练剑,想起他和罗柏在席恩的带领下去厨房偷吃,想起了他们七人一起围在老奶妈身边,听着一个个故事,那时,他会偶尔瞟到席恩,不管什么故事,他总是表现出兴致勃勃的样子,挂着笑,眼里闪着光。


那时候一起都很美好,席恩刚满十岁,琼恩不过五六岁。


他看向墙上挂着的长弓,「席恩最擅长用弓箭。」他想。


别的不说,射击方面,他从未超越过席恩,罗柏也是。


所以他的狩猎技巧从来不及席恩的一半,他又回忆起他们在狼林里打猎。


他是那样机敏,利剑般的目光可以生生刺穿猎物,琼恩一度奇怪这样美丽的眼睛怎么可以闪烁着如此般的光。


「他和他的铁民屠杀临冬城时用的是弓箭么?」他想。


立马,那个坚定声音再次回荡起,「席恩不会那么做。」


“席恩不会那么做……”他默念。


「他们不可能死。临冬城……灰色花岗岩墙,橡木钢铁大门,残塔上的乌鸦,神木林里温泉的蒸汽,王座上的国王石像,席恩的微笑……临冬城怎么可能不在了呢?」阵阵头痛传来。


许久的沉默,天边逐渐吐露出一点金光。


「嘿,葛雷乔伊……你现在在哪里?多恩沙漠?阴影之地?索斯罗斯?」


也许,这个冬天很快就会过去。


也许,战火就要熄灭了。


春天就要到了,各种意义上的,不是么?


他发誓,等野人被击退,当春天来临,就做个浪鸦,一边为守夜人招募兄弟,一边寻找席恩。


他要游历七国,每一座城堡,每一座小镇,荒石城的废墟,三叉戟河旁的客栈,君临的跳蚤窝,旧镇的码头,没日没夜地找。


「在我找到你之前,不管你少了几层皮,总之……」琼恩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在为他祈祷。


他和席恩互相看不顺眼了十年,但是琼恩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其实没有真正讨厌过他,就像他不知道席恩也不曾恨过他,不曾恨过每一个人。


葛雷乔伊……葛雷乔伊……古老而美丽的姓氏……美人鱼的后代……海怪之魂,铁之魄……淹神的子民……


“铁民不应该死在离海远的地方,大海给予我们生命,给予我们食物,给予我们武器。”卡特·派克曾经如是说“我们的归宿是大海。”


「活下去,」太阳完全升起来了,晨光从窗户缓缓流入房间「你的归宿是大海。」


号角在晨光中响了两声。


「至于你做的那些傻事…我有一天会要亲自问你,你要亲自告诉我来龙去脉。」琼恩抄起弓箭,步入寒冷的清晨之中。



End.

(辛苦了各位)


有三千块我就买骨瓷了

【原创】【RPS】Love is a Laserquest

Kit Harington/Alfie Allen

全文Finn Jones视角。

【纯属虚构】


"Foals?Foals怎么样?Alt-J呢?他们的新专辑棒透了啊。”Finn突然皱起了眉头,“你不这么想?好吧,我找其他人去。保重,我们德国见...嗯,代我向Kit问好。拜。”

奇怪的家伙,Finn这么想着,Alt-J明明就棒透了啊,什么叫听听专辑就好了不用去看演唱会了。

Finn Jones最近有点郁闷,自从Alfie回了一趟伦敦之后他们就不像之前一样亲密了。有时候甚至一个月都见不上一次面。现在连两人最爱的休闲活动Alfie也很少参加。

好烦啊,Finn这么想着,不是...

Kit Harington/Alfie Allen

全文Finn Jones视角。

【纯属虚构】


"Foals?Foals怎么样?Alt-J呢?他们的新专辑棒透了啊。”Finn突然皱起了眉头,“你不这么想?好吧,我找其他人去。保重,我们德国见...嗯,代我向Kit问好。拜。”

奇怪的家伙,Finn这么想着,Alt-J明明就棒透了啊,什么叫听听专辑就好了不用去看演唱会了。

Finn Jones最近有点郁闷,自从Alfie回了一趟伦敦之后他们就不像之前一样亲密了。有时候甚至一个月都见不上一次面。现在连两人最爱的休闲活动Alfie也很少参加。

好烦啊,Finn这么想着,不是说好了要做彼此的Finn和Jack(他是Jack),Schimidt和Jenko(他是Schimidt)还有Sherlock和Waston(他是Waston)吗?

这么想着,Finn摁下了一个号码:“嗨,看Alt-J吗?免费票。” Finn在客厅里踱着步,“不行啊,这次进不了后台,Alfie不来。” 他喝了一口咖啡,“我不知道啊...在忙吧,他大概...恋爱了吧...”

电话两头爆发出一阵大笑。“我知道,我知道!回头你自己问他咯。嗯,就这么定了。明晚见。”

Finn挂掉电话躺在沙发上刷着twitter和instagram...谈恋爱什么的简直愚蠢,非得把自己和另一个人绑在一起,我一定要狂欢到我停止呼吸的那一天为止。他这么想着就睡着了。


两个月后,德国Ringcon.


"哇嗷Alfie。”Finn凑上去给了好朋友一个拥抱。“Movember???"

"Movember!!!"Alfie勾着Finn的肩膀。“你的胡子不错。我们好久没见了吧,你胡子都留起来了?”

“可不是。两个月没见了耶,还不是因为你那个Over attached boyfriend!"

"嘿,他没有over attached好吗?”

Finn扮了一个鬼脸。“结束以后记得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Finn压低了嗓子用Kit那缓慢的老式的英伦口音说起话来。

“去你的哦,他也就是...体贴而已。”Alfie假装一拳打在Finn的肚子上。

Finn伸出舌头装出要吐的模样。

两个人大笑起来。

“说真的,他是怎样的人?我从没在片场跟他有过交集。”

"他啊...挺像Jon Snow的啊,你不是挺喜欢Jon Snow的?”

Finn摸了摸下巴。“书里的蛮喜欢的啦。”

"平时就像Jon一样很少说话,但是是很可靠的人。"

“那就好。”

“你们应该多见见面...鉴于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Finn微笑了起来。还是Finn和Jack,Schimidt和Jenko还有Sherlock和Waston啊。


漫展真是轻松又愉快的工作方式,Finn很擅长从人群中获得能量。他喜欢大声的笑,给粉丝很紧的拥抱,和在镜头前做鬼脸。而Alfie也一样,所以当他俩在一起的时候,Finn总能感受到双倍的能量。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的休息时间他扭头总能看见Alfie一边吃着汉堡一边靠在墙上打电话。他脸上的表情很柔和,打着打着居然就被逗笑了。

挺幸福的嘛。Finn这么想着。

打打闹闹中漫展就结束了。Finn觉得在拍戏间隙有能够和好朋友一起玩耍的时光真是一种很好的放松。漫展结束以后Alfie要回到伦敦,Finn则是飞回L.A.

“所以说...恋爱是什么感觉?你爱他吗?”Finn坐在候机厅的长椅上,一边玩着手机游戏一边说。

Alfie愣了一下,“我没想过,不过我想是吧...”

“是什么感觉?”

“你记得我们喜欢的那些曲子,那些歌词吗?”

“嗯。Love is a Laserquest这些。”

“所有这些感觉,都成了真的。”Alfie咬着下唇低下了头。

“哈,幸运的木头。”

我也好想恋爱啊。

Finn这么想着。



Nothing But Love

【RPS】可口又可乐

Pairing: Kit Harington/Alfie Allen

Disclaimer:I own nothing, its all lies

RPS,同居设定


“你好点了吗?”Kit摸了摸身边那人的额头,却被对方不领情地推了一下。

“我头疼着呢。”得了重感冒的Alfie没好气地说。临近假期,一想到这几天周围的朋友在大吃大喝的画面,心里就一阵的不平衡,“真是过分啊。。。。。。”。突然,他很想喝可乐,特别的想。

“Kit,那个,我们冰箱里应该还有。。。。。。”他晃了晃手上的空杯子,试探性地问盘着腿窝在沙发另一边正打着游戏的人。可乐是家里的常备饮料。

黑发的男人抬起头,看了一眼...

Pairing: Kit Harington/Alfie Allen

Disclaimer:I own nothing, its all lies

RPS,同居设定


“你好点了吗?”Kit摸了摸身边那人的额头,却被对方不领情地推了一下。

“我头疼着呢。”得了重感冒的Alfie没好气地说。临近假期,一想到这几天周围的朋友在大吃大喝的画面,心里就一阵的不平衡,“真是过分啊。。。。。。”。突然,他很想喝可乐,特别的想。

“Kit,那个,我们冰箱里应该还有。。。。。。”他晃了晃手上的空杯子,试探性地问盘着腿窝在沙发另一边正打着游戏的人。可乐是家里的常备饮料。

黑发的男人抬起头,看了一眼某人期待的眼神,欣然地接过他手中的空杯子走进厨房。

“给,你要的蜂蜜柠檬茶。”

“我。。。。。。”

“这比感冒糖浆要好喝多了。”

“。。。。。。是。。。啊。。。”Alfie喝着柠檬茶,怨念的眼神飘向Kit。可乐曾经也是感冒糖浆啊只是现在退化成气泡饮料了而已。

“我要睡觉了。”把喝干净的杯子放到桌上后,Alfie推了推Kit的手,径自把头枕在了他的腿上。

Kit因为Alfie突然的举动而下意识停下了手指的按键,当他意识到时屏幕上已闪烁着大大的“Game Over”。

“你这个家伙。。。。。。”Kit动手顺了一下Alfie浅色的头发,伸手拿了一条搭在沙发背上的毯子盖在了他的腰际。看着Alfie的睫毛随着呼吸微微地颤动,Kit放下了游戏手柄,然后也轻轻地合上了眼睛。

等Alfie醒来时,他眨着还带着睡意的迷蒙双眼,发现Kit睡著了,而且竟然还没醒。于是他脑中闪过刚才在梦里反复出现的欲望──他想著,只要不要喝太冰的话,可乐应该不会对感冒造成太大的影响吧。

真的好想喝可乐,一点点就好啊啊──Alfie在心中呐喊着。

于是在多轮的自我鼓励下,他开始轻轻扭动自己的身体,想要在不吵醒Kit的前提下离开他的腿,却发现腰上除了毯子之外还有Kit的手。于是他轻轻举起Kit的手,然后自以为不留痕迹地溜出Kit的掌控,想要偷偷去冰箱内拿瓶可乐喝。

在Alfie背对着蹑手蹑脚走向厨房的那一瞬间,Kit已然睁开双眼,看著那人偷偷摸摸的动作,嘴角露出无奈的笑容。

此刻,Alfie捧著一瓶可乐,坐在卫生间的马桶上,心中闪过诸多复杂的情绪,充斥着喜悦和内疚感──自己到底应不应该喝这瓶可乐?

自己要快点好起来,马上是一轮宣传期,现在居然偷偷地喝冰可乐,如果感冒加重了怎么办。。。。。。他感冒最严重的几天,Kat变着花样地煮着营养汤,而自己仅仅是在厨房吃着最简易的餐食。

啊!可是自己真的好久没喝了啊啊啊啊。。。。。。

Alfie脸上的表情极度复杂,虽然可乐现在就在自己手上,现在却不知道该如何对待它了。。。。。。

碰地一声门打开了。

“我知道你在里面啦。”

糟糕,刚才忘了锁门了!

Kit微笑着走了进来,让现在心情复杂的Alfie只想狠很地掐他的脸颊。

Alfie不满地哼了一声,偷偷地想把可乐往自己身后塞,却徒劳无功,因为Kit早在他开始动作的瞬间就抢过那瓶可乐。

“这个太凉,现在不准喝。”Kit不容分说地收了冰可乐,把毯子盖在Alfie身上,语气强硬地不像是平时几乎什么都迁就着Alfie的他。

被裹得和小熊一样的人眨巴着眼睛看着Kit。“那,我想喝汤了。”是一个小声的呢喃,Alfie摸了摸有些微烫的脸,擦着Kit的肩膀跑出了卫生间。

“要吃我就煮给你嘛。”声音低下去,细细地钻进耳朵里,好像什么东西挠着心脏,有笑容在脸上扩散开来,有种叫幸福的东西,就握在相扣的十指间。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