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园丁

46万浏览    32274参与
玖笙箫

【里奥的回忆】

是新出的地图,一个小小的脑洞,以及一个废废的文笔。

不喜勿喷,里奥和艾玛是亲情向。

超短的短篇。


  我曾梦到过我亲手将最后一只布偶放到你的床角。


  那是你心心念念的,梦寐以求的布娃娃,头发是棕色的,用软麻编织的,小裙子是你钦点的样式,用毛线绣的花边,用作眼睛的纽扣是你找来的,穿针引线的工具,是你母亲的。


  我知道你有许多娃娃,不缺我这一个,我知道这样的细心活不应该由我这样粗手粗脚的人来做,但看到你稚嫩的脸上浮现着期待,小小的手拽着我的衣角,我突然想看到你久违的笑,好想好想。


  寒冬的夜,窗上冻了一层冰花,你爬上阳台,温热的小手...

是新出的地图,一个小小的脑洞,以及一个废废的文笔。

不喜勿喷,里奥和艾玛是亲情向。

超短的短篇。


  我曾梦到过我亲手将最后一只布偶放到你的床角。


  那是你心心念念的,梦寐以求的布娃娃,头发是棕色的,用软麻编织的,小裙子是你钦点的样式,用毛线绣的花边,用作眼睛的纽扣是你找来的,穿针引线的工具,是你母亲的。


  我知道你有许多娃娃,不缺我这一个,我知道这样的细心活不应该由我这样粗手粗脚的人来做,但看到你稚嫩的脸上浮现着期待,小小的手拽着我的衣角,我突然想看到你久违的笑,好想好想。


  寒冬的夜,窗上冻了一层冰花,你爬上阳台,温热的小手敷在冰霜上,融化的冰水顺着窗户汇聚成一小股流下来,我定定的看着窗外,那是一个雪人,被寒风吹得歪七扭八,破旧的扫帚插在雪堆里,嘴巴和眼睛贴地有些歪,你只是我,露出小虎牙,朝我微笑。


  哦,快要到圣诞了。


  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繁忙的工作和工厂里不曾断绝的嘈杂声几乎淹没了我的剩余思维,我琢磨着应当送给你什么,不能让上帝将你遗忘。


  细小的针放在手心里显得过于小巧,初学者的生涩终是让手指受了苦,不过还好,碍事的伤口不会印染到你的娃娃上。


 


  对这件事我很抱歉。


  就像我不能让你坐在圣诞树下寻找你的礼物,不能将娃娃放入礼盒精心包装,不能陪着你,度过一个孤独的夜晚。 


  雪下的好大,你的脚印印在上面,好久都无法消散,那双足迹仿佛走进了我的心里,却又走出了我的视线。


  烈火焚烧。


  你没收到你的娃娃,就像我没得到我所应得的一切一样。


  有点失落。


 


  回忆应该终结了,结晶般美好的回忆终将在烈焰下化为蒸汽,不复存在。


  本该化茧成蝶的爱没有飞过冬季,寒冷冻住了它的身躯,坠入深渊。


  我又在琢磨了,你到底需要什么呢……


  大概,是一个我给予不了的完整的父爱吧。


藤原绿绿

D5相关
宝石相关

今天也是快乐的九图玩家

D5相关
宝石相关

今天也是快乐的九图玩家

毫无硝烟
佣园我流刺客x侍女,很可爱的组...

佣园我流刺客x侍女,很可爱的组合

佣园我流刺客x侍女,很可爱的组合

决战北环高架

【杰园】永不凋落的玫瑰

*艾玛ooc预警
*全文剧毒无糖慎入
*作者本人天雷杰园


To.丽莎·贝克
诚邀您来参加一场特别的游戏。您将在庄园里遇到久违的“故人”。
——愿夜莺的歌声伴你渐入梦境,寻回自我。
From.夜莺女士


艾玛放下手中的水壶,望向自己精心种植的一片玫瑰。
这座庄园被阳光诅咒过,永远陷入了阴暗,乌云与乌鸦便理所当然地成为常客。天空惨白而令人心悸,夜晚降临之际,乌鸦的鸣叫带来了仿佛能吞噬一切的黑暗。
艾玛的玫瑰,或许是庄园里仅存的光明。
从她进入庄园开始,已经过去好几个月。庄园里没有日历,只有几个老旧的钟表。
根据她计算的时间来看,现在正是初春,还未到玫瑰盛开的季节。
艾玛叹了...

*艾玛ooc预警
*全文剧毒无糖慎入
*作者本人天雷杰园


To.丽莎·贝克
诚邀您来参加一场特别的游戏。您将在庄园里遇到久违的“故人”。
——愿夜莺的歌声伴你渐入梦境,寻回自我。
From.夜莺女士


艾玛放下手中的水壶,望向自己精心种植的一片玫瑰。
这座庄园被阳光诅咒过,永远陷入了阴暗,乌云与乌鸦便理所当然地成为常客。天空惨白而令人心悸,夜晚降临之际,乌鸦的鸣叫带来了仿佛能吞噬一切的黑暗。
艾玛的玫瑰,或许是庄园里仅存的光明。
从她进入庄园开始,已经过去好几个月。庄园里没有日历,只有几个老旧的钟表。
根据她计算的时间来看,现在正是初春,还未到玫瑰盛开的季节。
艾玛叹了口气,温暖自信的笑容重新回到脸上。
“艾玛,你……”
特雷西在花园门口向艾玛招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诶,特雷西,你找我什么事?”
艾玛笑着问道。
“你今天……还会出去拆绞刑架吗?”
特雷西犹豫了几秒,终于还是说出口,但觉得不太妥当,又加了一句话,“如果你去的话,我……我和你一起去。”
艾玛的眼神忽然黯淡,旋即恢复正常。
——游戏终究会结束的,我不会再放走你第二次。
她还记得那个迷雾中的身影。
是啊,游戏还在继续,她不能独自逃避,朋友们需要她。
“谢谢啦,我一个人就够了。你快去研究图纸吧!”
接着,艾玛一如既往地和她的玫瑰道别。唯一和以往不同的是,她带走了一枝含苞待放的玫瑰。
她愿意守护她的玫瑰,却没有人来守护她的笑容。


叮叮——当当——
叮当—叮当——
艾玛旁若无人地拆着绞刑架。
还差一点,就能完成今天的任务了。
虽然那些讨厌的监管者也会修复绞刑架,可艾玛拆的比他们修的更快。
特雷西已经拿到了绞刑架的图纸,没准明天就能告诉艾玛新的破坏方式,想必能拖住监管者一段时间。
心跳在加速。
也很疼。
脑海中浮现出玛尔塔坚定的神情,海伦娜永不言弃的心,还有皮尔森先生孤独的背影。
理智告诉她,不要留在这里,一定还有机会。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心跳在加速。
也很疼。
恍惚中,她闻到了腰间玫瑰散发的清香,心脏似乎不是那么疼了。
叮叮——当——
艾玛执着地握紧工具,继续拆绞刑架。
多拆掉一个,他们所有人的危险就能减少一分。
这块区域的温度逐渐降低,乌云变得厚重阴森,将艾玛笼罩。
没关系的。
她告诉自己。
迷雾朝着这里铺天盖地地侵袭而来,伴随着鸦群凄厉的叫声。
她没有退路了。


“小姐,我来履行我的承诺了。”
——游戏终究会结束的,我不会再放走你第二次。
是他。
艾玛吓得后退了一步,手中的工具落在地上,发出不那么清脆的响声。
所幸的是,她在最后一刻把它拆掉了呢……
她不知道他隐藏在哪里,只能尽自己所能向前跑。
跑。
快跑。
必须跑。
只要被他追上,她必死无疑。
艾玛不知道跑到哪里才算安全,乌云的统治之下,容不得她确认自己的位置。
她别无选择,只能拼命地跑。
“玫瑰的清香……”
迷雾中的他沉吟道,带着不屑和冷漠。
这只是一场游戏。
仅此而已。
巨大的骨爪拍上艾玛的后背。
血。
都是血。
“竟然能在这种地方种出玫瑰……”
他提起了一点兴趣,旋即迅速被他掐灭。
到达胜利之前,无法回头。


他的左手按上艾玛的脖颈,触碰到再也不会跳动的血脉。
玫瑰没有被压坏,依旧完好无损。
他移开左手,拾起那株玫瑰。每一片花瓣紧紧相贴,仿佛一颗封闭的心。
“这才是真正的……永不凋落。”

莹汐

偷偷画画xn
到p2甚至连张白纸都莫得了(´゚ω゚`)

偷偷画画xn
到p2甚至连张白纸都莫得了(´゚ω゚`)

thepus
终于把点图肝出来一个了(滤镜帮...

终于把点图肝出来一个了(滤镜帮我画画),是巫医和船匠的。至于另一个下次再画吧……下周月考再画下去要出事啦!
(这应试教育竟该死的甜美)

终于把点图肝出来一个了(滤镜帮我画画),是巫医和船匠的。至于另一个下次再画吧……下周月考再画下去要出事啦!
(这应试教育竟该死的甜美)

乐园桑

被太太家的监管园圈粉了,她真帅气,画不出她万分之一的帅气😭 @-rak

被太太家的监管园圈粉了,她真帅气,画不出她万分之一的帅气😭 @-rak

帕糊

爽了这么久的迷宫终于抽出时间来画园医了。想画涩图。

爽了这么久的迷宫终于抽出时间来画园医了。想画涩图。

河西

提前贺一下圣诞节啦~
因为还有个小甜饼(闭嘴)
两个图眼睛有点不一样……不知道哪个好一点就都放上了~
比个心心~
背景临摹网图哒~

提前贺一下圣诞节啦~
因为还有个小甜饼(闭嘴)
两个图眼睛有点不一样……不知道哪个好一点就都放上了~
比个心心~
背景临摹网图哒~

wawlever

园丁:干嘛!
奈布:抱我阿!

园丁:干嘛!
奈布:抱我阿!

番茄炖胡萝卜汤

庄园各女性发现被拍裙底的反应

ooc 有沙雕情节 会引起屌丝,受害者有罪论者的不适 女性全员 爽文 轻微血腥


咔嚓一声,男人拍下自以为的风光,美滋滋准备发给屌丝朋友时……

医生:艾米丽微笑着拿起针筒,直接给了男人一针,她用高跟鞋踩碎男人的屏幕,带着那些碎屑潇洒离去。

园丁:小姑娘随身携带的工具箱里有着扳手,艾玛抽出扳手砸在男人手上,手机摔的破碎不堪。艾玛把整个工具箱抡到男人头上,她擦擦工具箱上的血,带着手机残渣离去。

盲女:海伦娜眼盲心不盲,她回身一脚踢在男人裆上,抡圆盲杖给了男人一下。

“真是羸弱……” 海伦娜捡起破碎的手机,踢了一脚晕倒男人。(盲杖碎颅杀!

机械师: 特蕾西操控着傀儡,胖揍了男人一顿,顺便捡起那已经无法...

ooc 有沙雕情节 会引起屌丝,受害者有罪论者的不适 女性全员 爽文 轻微血腥


咔嚓一声,男人拍下自以为的风光,美滋滋准备发给屌丝朋友时……

医生:艾米丽微笑着拿起针筒,直接给了男人一针,她用高跟鞋踩碎男人的屏幕,带着那些碎屑潇洒离去。

园丁:小姑娘随身携带的工具箱里有着扳手,艾玛抽出扳手砸在男人手上,手机摔的破碎不堪。艾玛把整个工具箱抡到男人头上,她擦擦工具箱上的血,带着手机残渣离去。

盲女:海伦娜眼盲心不盲,她回身一脚踢在男人裆上,抡圆盲杖给了男人一下。

“真是羸弱……” 海伦娜捡起破碎的手机,踢了一脚晕倒男人。(盲杖碎颅杀!

机械师: 特蕾西操控着傀儡,胖揍了男人一顿,顺便捡起那已经无法使用的手机。

拿回去当材料吧,特蕾西想。

空军:玛尔塔用枪指着男人的头颅,“手机给我。”男人颤抖着把手机奉上,光也似的逃走了。

“我的裙底你不配看。”

祭司:欧菲娜冷不丁的出现在男人背后,吓的男人丢下手机,欧菲娜捡起手机,笑吟吟的消失。

调香师:诡异的香味弥漫在男人鼻尖,薇拉用特有的布捂着鼻子,看着那神情凝固的男人,随意抽走男人的手机,把忘忧之香小心收好,冷笑一声。

舞女:八音盒放在地上,玛格丽莎迈着优雅的步伐扇着男人耳光。男人鼻青脸肿,手机也被玛格丽莎拿走,可他只能缓慢爬行……

蜘蛛:瓦尔莱塔看着被蛛丝裹住绝望的男人,在他身边唱着儿歌。

蛛丝茧逐渐干瘪,瓦尔莱塔舔着指尖,笑着离去。

红蝶:美智子都没有裙底,当然直接暴打这种恶熏熏的人啊!(般若面警告



师绘
杰克:我来送圣诞礼物啦,感动吗...

杰克:我来送圣诞礼物啦,感动吗?

求生者:不敢动不敢动


没能去成CP的小伙伴们让我们一起欢度圣诞吧!感觉更凄惨了呢

杰克:我来送圣诞礼物啦,感动吗?

求生者:不敢动不敢动

 

没能去成CP的小伙伴们让我们一起欢度圣诞吧!感觉更凄惨了呢

久俍大概没疯

xxx我来丢人了。还在不要脸打上官方tagx

xxx我来丢人了。还在不要脸打上官方tagx

流雨星

想看美美的园丁小姐姐……
谁来教我怎么描线哇……
(ó﹏ò。) 我描线毁原稿……

想看美美的园丁小姐姐……
谁来教我怎么描线哇……
(ó﹏ò。) 我描线毁原稿……

深山老泠
可能会发指绘( ̄ー ̄)防止忘记...

可能会发指绘( ̄ー ̄)
防止忘记先发一下←_←
大概是谁看的出来吗
我知道画毁了表打我▄█▀█●

可能会发指绘( ̄ー ̄)
防止忘记先发一下←_←
大概是谁看的出来吗
我知道画毁了表打我▄█▀█●

迷阳a

荧光色佣兵(Σ
这告诉我们饱和度不能太高α
下面有一些其他角色
沙雕摸鱼贴(:3▓▒

荧光色佣兵(Σ
这告诉我们饱和度不能太高α
下面有一些其他角色
沙雕摸鱼贴(:3▓▒

废猫一只

好渣(。
全是演草本
P4是我师傅画的(她没认真画)
P8艾米丽

好渣(。
全是演草本
P4是我师傅画的(她没认真画)
P8艾米丽

画者苏德尔-想要约稿

一堆散纸摸鱼
[p3p4社园微欺诈注意]

一堆散纸摸鱼
[p3p4社园微欺诈注意]

皮皮糍
甜蜜的日常(?)【依旧是学校涂...

甜蜜的日常(?)
【依旧是学校涂鸦流,不知道为什么就想画互掐(被开除粉籍)】

甜蜜的日常(?)
【依旧是学校涂鸦流,不知道为什么就想画互掐(被开除粉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