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园医

78万浏览    8768参与
茉锐。
这里是第五人格语C,扫描二维码...

这里是第五人格语C,扫描二维码加入此群

这里是第五人格语C,扫描二维码加入此群

阿柴

〖占有她,摧毁她,然后...吃掉她〗(上)

“喂!琼斯!你再做什么!?没看见我们都要出发了吗!”
     “抱歉,我这就来”
       讨厌,好恶心
       一群渣宰而已,把自己的无用、愤怒随处发泄
       画画...真是受够了
       车上乱哄哄的,脑袋一涨一涨的...真是啊...闭嘴啊...你们!
    ...

“喂!琼斯!你再做什么!?没看见我们都要出发了吗!”
     “抱歉,我这就来”
       讨厌,好恶心
       一群渣宰而已,把自己的无用、愤怒随处发泄
       画画...真是受够了
       车上乱哄哄的,脑袋一涨一涨的...真是啊...闭嘴啊...你们!
       车窗外的风景?呵,五颜六色的叶子花瓣而已,值得这样议论?...
     “这次田园绘画比赛一定要的奖!大家在这里去找参照物,注意安全和时间,中午在这里汇合”
       振振有词的样子,真是让人恶心
       蝴蝶?丑陋虫子的化身而已,外表再美丽又怎样,内心还不是一样丑陋
       灵感...灵感...完美的参照物在哪?!
       狠狠地撕下画着蝴蝶的纸张,用力捏成团丢到一遍
       烦躁的走着,大片绿色的植物并没有让我心情变好,单调,一点都不完美,都是一样的丑陋!
     “外婆!我去护理花了!”
       前面有人
       看到那人的一瞬间,我仿佛找到什么了
       瞳孔猛缩,呼吸急促,嘴角止不住的上扬,衣服被手抓出了褶皱。我知道——我找它了,完美至极
      戴着草帽,穿着补丁的衬衣和牛仔裤,在阳光的照射下柔软的头发随着风摆动着,拿着修剪花草的工具笑着处理着那些花草。笑容很明媚,很纯洁,不是丑陋的。脸上那几颗雀斑并不影响我对她的印象
     我立即拿出画本和笔,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真是美妙啊
     笔在画本上不停的动着,纸一页又一页的翻过,怎么也不够,更多,把她画出来!
     已经不理会所谓指定的时间,疯狂的沉浸在这里
     她的消失才使我回过神,拿着画本和短短的笔向指定的地点走去,还是不够啊,更多,还想要她更多的样子!脑海中全是她各种的样子,不行了啊...已经迷上她了

无色的无色酱

沙雕p图又来了x
p1是没有园丁的园医(原梗来自于一个太太的手绘朋友圈系列)
p2p3杰克旧装脑洞x 是非酋的真实吐槽了x

私心tag表立场

沙雕p图又来了x
p1是没有园丁的园医(原梗来自于一个太太的手绘朋友圈系列)
p2p3杰克旧装脑洞x 是非酋的真实吐槽了x

私心tag表立场

非地带性沮丧

Fake(这是个有点烧脑的小玩意)

Familiarity(1)
Familiarity(2)
Familiarity(3)
Familiarity(4)
一阵风把摊开的书页吹乱,茶香四溢,杰克坐在艾米丽对面听她讲故事。
   杰克的怀里坐着奈布。
   “先生……这位是您的……?”艾米丽认得他。
   “我的小宠物。”杰克低头亲吻他的后颈。
   “不介意吧?我喜欢边听故事边抱着它。”杰克随后问道。
  “没关系。”艾米丽盯着奈布无神的眼瞳。
  “可以开始了?”杰克的手伸进他的裙底,修长而冰凉的手指抚过他的肌肤——他的伤已经愈合,是艾米丽亲手缝的...

Familiarity(1)
Familiarity(2)
Familiarity(3)
Familiarity(4)
一阵风把摊开的书页吹乱,茶香四溢,杰克坐在艾米丽对面听她讲故事。
   杰克的怀里坐着奈布。
   “先生……这位是您的……?”艾米丽认得他。
   “我的小宠物。”杰克低头亲吻他的后颈。
   “不介意吧?我喜欢边听故事边抱着它。”杰克随后问道。
  “没关系。”艾米丽盯着奈布无神的眼瞳。
  “可以开始了?”杰克的手伸进他的裙底,修长而冰凉的手指抚过他的肌肤——他的伤已经愈合,是艾米丽亲手缝的针。
  “每局游戏有四个人是规定,但是我发现我参加的那局里,只有三个人。”艾米丽惋惜地看着那个穿着女仆装的人在杰克的挑弄下脸上泛起潮红。
  奈布保持沉默,但是他侧过身抱住杰克的手臂,蜷缩在他怀里,艾米丽这才看见他露出的后背上,有一朵硕大而美丽的斯嘉丽玫瑰花的烙印——艾米丽亲手为他换过药和绷带。
  “看过档案我才发现原来从游戏的一开始,皮尔森先生就不在了。”
  杰克抚摸他的脊背,手指沿着烙印的纹路慢慢滑动,奈布面无表情地看着杰克,转而把头埋进杰克怀里,跪在杰克两腿间,依偎着对方。
  那真是张惹人怜爱的面容,既憔悴又文静,看起来躯体上可怕的伤痕完全不符合他的样子。
  “所以我调查了他的身份——当我告诉里奥先生艾玛小姐已经失血过多离开了的时候,他很愤怒,的确是愤怒,他叫我离开这里。”
  艾米丽注意到奈布的手指在向杰克的脖子附近移动,他扬起头,棕色的发丝向后慵懒地散落,他病态的肤色映衬出他鲜红的嘴唇——他的嘴咧开一个疯狂的弧度。
  奈布掐住杰克的脖子,双手的骨节发白,紧接着又突然失去了力气,挺起身子对着杰克的嘴吻上去,杰克对此无动于衷,他只是回应着对方的嘴唇,亲昵地吻着他而已。
  艾米丽看了看窗外的晴空万里,喝了口茶又继续讲下去。
  “所以我离开欧蒂利斯,回到我的故居——我闻到藏在地下室的东西发出腐臭的味道,养在窗台上的植物全都死了,那条鱼奄奄一息地在浑浊的玻璃鱼缸里漂浮,它没死,我立刻给它换了水,我管邻居家要了一把面包碎屑,它吃下去,快活地在澄澈的水里游动起来。到处都是雨水,先生,那几盆花是涝死的,一场暴雨席卷了这里,地下室里积了水,老鼠们都躲到上面,我走回去拿手电,结果它没电了,所有的火柴都潮了——我没法去看看地下那东西到底怎么样了,我实在忍不住那股腐败的味道了,我找到我诊所里所有的酒精……我点燃了那地方。”
  “夜里,借着火光,我跑出那条漆黑的小巷,我按着印象一路跑到当地教堂,我在教堂门口过了一夜,第二天我向神父忏悔,我说我没能救下一位女孩,他让我不要太过自责——忏悔过后我一路找到了她生活过的地方,她是个园丁,这显而易见(草帽和沾满泥土的工装裙),她独自经营着一家花店,我身上的钱不够了,于是我和一个下等人一同搭车去了乡下,她的花园不是很大,里面种了很多斯嘉丽玫瑰,如果城里大雨倾盆,那么这里同样不能幸免——那些花几乎都死掉了。”
  “先生?我还要继续吗?”艾米丽看着面前两人的衣服在不断减少的势头,迟疑地问。
  “随你。”杰克被佣兵推倒在沙发上,他露出享受的笑容,看着跨坐在自己身上的人把一层层裙子提起来,然后脱下吊带袜,扔到一边,还不忘回头看一眼端坐在沙发上的艾米丽小姐。
  “你不叫这个名字,小姐,我知道,你藏在地下室里那具尸体还在。”
   “你想恐吓我吗?”艾米丽从容地笑着问。
  “没有,只是想告诉你,别离开这里了,就算你出去也没什么好事情。”他继续他的事情。
  “那好,再见,祝你们愉快。”艾米丽起身离开,伴随着身后传来的阵阵喘息,迈出缓慢的步伐。
 
  “多么奇怪的一对敌人啊。”艾米丽边走边自言自语,她住在这个地方,一点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她回想着佣兵的话,他说她不叫艾米丽。
  她的鞋一直到都不合脚,现在她的脚背疼得不得了。
   疼痛让她集中精力,她在努力推测佣兵那番话的意思。
   这家伙被杰克天天折磨,也许在说疯话,但是人是不能一点根据都没有就凭空创造出一种推断的,那么到底是自己身上的哪一点招致怀疑?
艾米丽加快了回到住处的脚步,她几乎飞奔起来,阵阵疼痛从脚背传来,伴随着痛楚,她回忆着来到庄园之前的每一件事——她发现有一件事情对不上了,如果要她继续讲下去的话,她会告诉杰克(是他自己想听的)她又购进了新的花种,她拔掉了死去的玫瑰,把湿润的土壤连同腐烂的花叶一同翻动,种下花种,直到那些花再长出来,她精心呵护每一朵花,为它们除虫,施肥,她熟练地摘下鲜艳美丽的玫瑰,直接在小屋里靠在床头的柜子下面找到了银制剪刀,她剪下不和谐的枝叶,把那些鲜红的玫瑰放进花篮里出售。
  会有熟人与她打招呼。
 
  艾米丽突然愣住,看起来就像有谁拔掉了机器人的电源,她一动不动地低头看着地面,睁着眼睛紧闭嘴唇。
  泪水在她眼眶里聚集,接着溢出一大滴透明的液体,映着她碧蓝的眼瞳——那滴眼泪被重力拽进冰冷的地面,她终于记起来了。
   她想立刻回去讲给杰克听,但是她又不想打扰他们二人的兴致,所以她想回到自己的房间,她想拿出羽毛笔,蘸上墨水,写在纸上,也许她会发表这本书,也许她会带着这份秘密腐烂在欧蒂利斯。
  可是她动弹不得,就像关节生锈了一样,她停滞不前,大口地喘息着,她紧咬着下唇,口红蹭到了牙齿上,血流进了嘴里,牙齿没入了肉里鲜血从下巴流下来落到地上和刚才的泪水混到一块。
  她把那双不合脚的高跟鞋脱掉,拎起来一路走回了庄园里的宅邸,与监管者居住的建筑风格不同,这里有很多装了鲜花的花瓶,主色调是黄色,让人感觉很温馨。
  艾米丽刚一进门就撞上了他们求生者阵营里刚刚到的新人,他不会说话,总是戴着条浅灰色的围巾。
  那位先生朝她微笑,伸手抹掉她下巴上的血。
  他十分自然地用另一只手握起艾米丽的右手,用沾在手指上的血在她的掌心上写了几个字。
  她顿时潸然泪下,踮脚去拥抱面前的男人,她用力把对方搂住,而他拍了拍她的背,推开艾米丽,退后一步解开自己的围巾,把它挂在艾米丽的脖子上,并打了一个简单的结。
  她用双手捂住整张脸,在手掌下的阴影里无声地哭泣,尽管她的手指挡住了眼睛,但是透过缝隙她仍能看见那位先生脖子上有一道狭长的疤痕——那下面是声带的位置。
      “对不起……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她边哭边说,眼泪混着手心上的血迹流下来,那个沉默的男人拎起围巾的一角擦掉了它。
       他又把艾米丽搂入怀中,并轻拍她的背。
   这时突然从不远的地方传来一声枪响,当然,这里可没有什么人能被一阵巨大的噪音吓得尖叫出来。
   哑巴指了指艾米丽身后,他们看见一个穿着裙子的人迅速地跑过来——那的确是奈布-萨贝达先生,他看到站在门口的二人后放慢了脚步,从容地走了过来,不知道他是在对谁说——“我刚才把杰克杀了。”
他像是在笑,但是脸上挂着泪水。
  “我们逃走吧!”艾米丽伸出双手握住奈布的胳膊“不管怎样,不管谁知道什么秘密,让我们离开这里吧,大家逃出去以后可以开始全新的生活,忘掉过去吧。”
  “我也想啊。”奈布用左手抹掉脸上的泪水“可你知道有些事情,是会记一辈子的。”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艾米丽安慰他说,她知道哑巴先生一定会赞同她……无论她做过什么。
   在一夜的准备和休息过后,他们申请了游戏,地点是在圣心医院,目前,还没有谁遇到监管者。
   随着密码机的破译进度不断增长,他们的信心逐渐坚定,很快,大门开了,艾米丽和哑巴先生立刻逃了出去,奈布说他找到了地窖就从地窖逃走了。
——————————————
  “小姐,请在这里签字。”穿白衣的女护士用左手按着收据,右手里拿着一根笔。
   “所以……这是最后一份要签字的文件了?”她问。
   “是的,感谢您选择了我们的医学培训,希望您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艾玛-伍茲小姐。”
   “不,您还是叫我艾米丽吧。”
   年轻而美丽的女人挽着留着络腮胡男人的手臂,对他微微一笑,凑过去亲吻他的脸颊,然后叫佣人把行李搬进了这所私立的学院。
   “再见。”
   男人点点头,可他看起来并不是一个会说话的人。
——————————————
    【我开始经营这个园丁的花店,我把她写下的日记都读了一遍——
“星期一  晴
阳光与花香一同弥漫在这个偏远的小镇,我听见小鸟的歌声,我在为我的爱人剪掉玫瑰的尖刺。
星期二  雨
那个社工又来我的店里闹事了,他总是在客人面前说一些令我难堪的话,我告诫他不要这个样子但是他不听。
星期三   雨
我收到了一封邀请函,看起来还怪高级的,我搭了辆马车进了城,一路打听终于找到了欧蒂利斯庄园,我拿出邀请函,那些黑色礼服的人便让我进去。”
星期五 
   我们做到了!(到底做到了什么?)”
   接下来,她不会标注日期,只是一大段一大段地写着——
“事实上,我们把它藏在了地下室里。那是个该死的雇佣兵,她没能治好他,它的同伴在找我们要说法,他说他要告发我们,但是他没有证据。
    天杀的,我们在欧蒂利斯庄园又遇到了他!
这不是个有趣的游戏,这和说好的不一样,所谓的监管者是真的会攻击我们的,天,那个屠夫的玩偶看起来真像我。
这是个好机会!
我让她按住他,接着我划开了他的脖子!
不,不要,你不能伤害她。
你真的是我父亲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她死了她死了她死了她死了她死了……
(字迹很混乱,已经看不清楚了)”

     如果我说,遭受重大精神打击的人会产生幻觉你信吗。
     也许这个人会幻想某个人还存在,就好像她没有死掉一样……更有甚者,会把自己当作某个人。】

——————————————
是《Familiarity》的前传。

啊,是皮皮虾呐

皮皮虾改图(手动滑稽

莫名的不想睡

皮皮虾改图(手动滑稽

莫名的不想睡

陌子芊

园医,空械,盲蝶,有性转注意避雷。

(园丁,空军,慈善家,盲女性转,时间七夕节。)
名字没有变。
我艾玛·伍兹,
是一名园丁,
平时在自己的花园里修修剪剪,
我本以为这个七夕节也是和往常一样无聊的过去,吃一些狗粮。
但,我似乎错了。
今天早上我和往常一样去花园工作,
看了看日历,原来今天七夕节。
我没有太留心。
在花园外,我看见一位美丽的小姐走过。
穿着蓝色衣服,带着一顶白色的帽子,
从外貌来看似乎是一个护士,
好想和她做朋友。
“艾玛,艾玛!你在听吗!”
“额,啊,是玛尔塔,怎么了吗?”
“今天七夕节啊,我们大家准备一起晚上去KTV你来不来?顺便说一声今天有一位美丽的小姐说不定你今天会脱单。”
“你就拉倒吧,我艾玛就想做一个勤勤恳恳的园丁,只要和...

(园丁,空军,慈善家,盲女性转,时间七夕节。)
名字没有变。
我艾玛·伍兹,
是一名园丁,
平时在自己的花园里修修剪剪,
我本以为这个七夕节也是和往常一样无聊的过去,吃一些狗粮。
但,我似乎错了。
今天早上我和往常一样去花园工作,
看了看日历,原来今天七夕节。
我没有太留心。
在花园外,我看见一位美丽的小姐走过。
穿着蓝色衣服,带着一顶白色的帽子,
从外貌来看似乎是一个护士,
好想和她做朋友。
“艾玛,艾玛!你在听吗!”
“额,啊,是玛尔塔,怎么了吗?”
“今天七夕节啊,我们大家准备一起晚上去KTV你来不来?顺便说一声今天有一位美丽的小姐说不定你今天会脱单。”
“你就拉倒吧,我艾玛就想做一个勤勤恳恳的园丁,只要和喜欢的稻草人先生在一起就好了。”
“到时候见面再说吧。”
“去就去谁怕谁。”
“那我先去找小特和海伦娜了。”
玛尔塔走了之后,艾玛看了看表,便把工具箱收好,换了一套西装,准备去克利切和瑟维的酒店喝两杯。
刚走进来,还是和原来一样——
乱。
“嘿嘿,艾玛先生你来了!又是柠檬水吗?”
我稍微点了点头。
这位是克利切小姐,是我的好朋友,
当然,瑟维也是。
只不过瑟维先生似乎对我有什么敌意,
每次克利切小姐和我打招呼时,
瑟维先生都会微笑的看着我。
有点背后发凉。
我坐在前台,喝着柠檬水,往舞台一览。
等等,是那个医生。
旁边似乎有一个不怀好意男人。
我想稍微走进一点。
克利切拉住了我小声凑到我耳边说“艾玛,别去啊,那最近那个小混混,似乎在附近稍有名气,还是不要去招惹吧。一定会有人去的。”
“不行啊,每个人都这样想的话不就没人了吗,没事的,我去帮个忙,打不过的话不是还有克利切和瑟维帮我圆场吗嘿嘿。”
“那好吧!艾玛你小心一点啊!”
“知道了,我会的,谢谢你克利切小姐!”
(克利切:遭了是心肌梗塞的感觉。)
“小姐可不可以请我喝杯酒啊?”
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对不起,先生,我在等朋友。”
听见了艾米丽拒绝了他,生气的抓住了艾米丽的手,
“嗯?给脸不要脸?识相的话和我们一起喝酒。”
“放开我的手!”
“贱人?你给脸不要脸吗?”
中年男子把另一只手伸了出来准备打在艾米丽的脸上。
完蛋了,小特,玛尔塔你们在哪里.....
艾米丽害怕的闭上了眼,不准备躲避。
“住手,她等的是我。我是她男朋友。”
艾玛用手握住中年男子的手,用另一只手抱住艾米丽。
可能是因为艾玛力气太大,
中年男子,放开了手。
“切,下次你就完蛋了。”
中年男子灰溜溜的走掉了。
“美丽的小姐,你没事吗?”
艾米丽似乎发现有什么不对,脱离了艾玛的怀抱,
“谢谢先生的帮忙,我叫艾米丽,你叫什么呢?”
耳根子红了真可爱,不过似乎有点可惜。
“艾玛·伍兹,你叫我艾玛就可以了。你现在还是不要一个人比较好,不如我跟着你,听说你在等朋友,不如我跟着你等到你朋友来我再走如何?”
艾米丽打量了一下身前的男子,
比自己高了一个头半,穿着黑色的西装,似乎有点好看。
“那好吧,艾玛先生,我们先去前台坐着。”
“嗯,好的,克利切,再来一杯柠檬水!”
我挥了挥手叫了克利切。
“话说艾米丽小姐你等的朋友是谁?”
“嗯....我们都叫她小特,她说今天晚上准备叫我们一起去KTV,先在这里集合。”
“请问一下,你的朋友是不是叫特蕾西?”
“嗯?艾玛先生你是怎么知道的?”
艾米丽有一些好奇。
“我和她是高中同学,她今天晚上也叫了我去,不过是叫我直接去KTV,我看下午没有什么安排,就先来酒店散散心。”
“啊,原来如此,那等一下艾玛先生可不可以不要走,我们一起去吧。”
“嗯,好的。”
过了一会儿,特蕾西她们来了。
“艾米丽,你没等太久吧,对不起路上有点耽误了。那这位先生是?”
“我艾玛,特蕾西你应该和海伦娜一样配一支盲杖了。
“你今天怎么没有穿你平时那套园丁服呢,难得打扮一次。”
“好了好了,走吧咱们去KTV吧。”
玛尔塔看着这无声的硝烟,缓解了一下气氛。
哼,居然不帮小特说话,玛尔塔你今天就得睡沙发。
这时我们的玛尔塔先生打了一阵寒颤。
海伦娜还在抱着手机像是在发信息给谁。
,虽然每个人都知道是美智子,但还是没有去拆穿。
“那我们先喝一点酒,再去KTV吧。”
结果喝了几杯,特蕾西就醉到不清醒了 ,疯狂的捶玛尔塔。
“你刚刚为什么要帮艾玛说话啊,今天你睡沙发哼,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男朋友。”
“都说了叫你不要喝酒了。”平时对人非常凶非常高冷的玛尔塔,在自己女朋友面前还是非常温柔的摸着特蕾西的头。
“我和小特,海伦娜先走了,KTV下次吧,艾米丽就麻烦你了艾玛!”玛尔塔传来一阵信任的眼光。
“嗯...那好吧。路上小心啊。”艾玛只好答应。
看了看旁边的艾米丽陪特蕾西他们喝酒喝到睡着了。
艾玛叹了一口气 。便把艾米丽抱到了自己车上,回到了家。艾玛洗了个澡,穿着浴衣。看了看艾米丽,准备拿醒酒药,今晚睡沙发。
七夕节过去了,在一个平静的早上。
艾米丽醒来了揉了揉眼睛,走到沙发看了看艾玛。
谢谢你 ,艾玛先生。如果你没有女朋友,我可不可以做你女朋友。小声凑到艾玛耳边说。
“当然可以,我的天使。”艾玛回答.
“诶,艾玛你不是睡着了吗,大骗子!”艾米丽体温一下升高。
“我没有睡着啊,艾米丽你一起来来客厅我就醒了迷迷糊糊听到这一句话。不过艾米丽你说到要做到啊。”
“嗯...那艾玛先生请多多指教!唔...”
没等艾米丽说完,艾玛便把艾米丽压在沙发上亲了上去。
“那以后请多多指教了,我的天使。”
           END。

当场沉默
第一次园医可能细节不太好

第一次园医可能细节不太好

第一次园医可能细节不太好

尘输

【杰佣】爱情公寓(合集整理)

浅九小可爱给的建议,整理一个合集持续更新

需要的小伙伴可以收藏这个页面,方便查找

ps:末尾有惊喜
我明明是个清水写手你们为什么总想让我开车

(一)http://chenshu129.lofter.com/post/1d6a7167_eedef873

(二)http://chenshu129.lofter.com/post/1d6a7167_eeeb96e9

(三)http://chenshu129.lofter.com/post/1d6a7167_ef074d6d

(四)http://chenshu129.lofter.com/post/1d6a7167_ef122029

(五)...

周周酱
摸一只Emily,1551我字...

摸一只Emily,1551我字真丑,顺便私心tag园医

摸一只Emily,1551我字真丑,顺便私心tag园医

羽-不成触不改名

全员头像 艾玛伍兹
杰克和奈布请看我之前的lofter
p1人类
p2注意下眼睛
p3另一面
抱图随意,但不要把杰克和园丁当情头!不吃杰园,私心园医园,下张应该是艾米丽

全员头像 艾玛伍兹
杰克和奈布请看我之前的lofter
p1人类
p2注意下眼睛
p3另一面
抱图随意,但不要把杰克和园丁当情头!不吃杰园,私心园医园,下张应该是艾米丽

冷纸岁荒

快乐调调色

每天摸🐠🐠

快乐调调色

每天摸🐠🐠

敬木

套了点滤镜
对没错是我老婆们
我不介意园医是百合

套了点滤镜
对没错是我老婆们
我不介意园医是百合

音速狗
这次画的是在家的双监管园医最久...

这次画的是在家的双监管园医
最久在外地度假中,所以只是手稿,转板绘看心情
(其实有画糖啦,但是今天不想描嘤嘤嘤)
最后就是:去你的中性笔不出水!辣鸡!

这次画的是在家的双监管园医
最久在外地度假中,所以只是手稿,转板绘看心情
(其实有画糖啦,但是今天不想描嘤嘤嘤)
最后就是:去你的中性笔不出水!辣鸡!

999红魔の忠臣
上色上到崩溃……背景废哭了……

上色上到崩溃……背景废哭了……

上色上到崩溃……背景废哭了……

您的沙雕网友璆

是最近的摸鱼x
p1,2是园医的天使恶魔pa,我不会画Q版qwqqqqq
我画画怎么越来越丑了……(发出怀疑人生的声音)

是最近的摸鱼x
p1,2是园医的天使恶魔pa,我不会画Q版qwqqqqq
我画画怎么越来越丑了……(发出怀疑人生的声音)

莹茧

傻屌改图第十一弹
因为最近偷懒有点过气了所以这次特意更了大粗长!(?)
p1杰佣
p2医园/园医
p3欺诈组
p4黄冒
p5鹿幸
p6厂律
p7我的常态
p8原图
(这个格式是不是很熟悉吖嘿嘿xd)
另外真的没有哪位想要尝试一下无尽梦魇吗我亲测过哦可带劲了(就是粮少p)
食用愉快吖

傻屌改图第十一弹
因为最近偷懒有点过气了所以这次特意更了大粗长!(?)
p1杰佣
p2医园/园医
p3欺诈组
p4黄冒
p5鹿幸
p6厂律
p7我的常态
p8原图
(这个格式是不是很熟悉吖嘿嘿xd)
另外真的没有哪位想要尝试一下无尽梦魇吗我亲测过哦可带劲了(就是粮少p)
食用愉快吖

斯文败类的绅士风度
『反正喜欢艾米丽就是命中注定啦...

『反正喜欢艾米丽就是命中注定啦』某年某月,艾玛在庄园会上这样说道。

『反正喜欢艾米丽就是命中注定啦』某年某月,艾玛在庄园会上这样说道。

ヾ白以凌呐ノ

再发一遍…注意事项……
就这点玩意和发这些东西我弄了四五个时间……累死我了。
第一重第一场传送门:http://chulingyujing388.lofter.com/post/1f553ae8_ef4c53f1

再发一遍…注意事项……
就这点玩意和发这些东西我弄了四五个时间……累死我了。
第一重第一场传送门:http://chulingyujing388.lofter.com/post/1f553ae8_ef4c53f1

天泪
群宣欢迎各位来到这里欢迎各位小...

群宣
欢迎各位来到这里
欢迎各位小可爱
这cp杂食核平又快乐又清纯【?
除了群主这个魔人【大声bb【溜了溜了
人物全缺咳
反正欢迎你们!

群宣
欢迎各位来到这里
欢迎各位小可爱
这cp杂食核平又快乐又清纯【?
除了群主这个魔人【大声bb【溜了溜了
人物全缺咳
反正欢迎你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