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园医

109.6万浏览    11595参与
路人
哈哈哈哈...快上50人了,我...

哈哈哈哈...
快上50人了,我再来顶一下
水聊群!上学期间比较冷,申请可能同意的比较晚
【占tag跪地】
找同好😂
混合cp组,吃什么的都可以来
记得看一下群公告,要求都在里头了

哈哈哈哈...
快上50人了,我再来顶一下
水聊群!上学期间比较冷,申请可能同意的比较晚
【占tag跪地】
找同好😂
混合cp组,吃什么的都可以来
记得看一下群公告,要求都在里头了

偷电瓶周某

堕入深渊,我孤身一人,独自苟活,不如一起葬身海底。艾玛·伍兹......

堕入深渊,我孤身一人,独自苟活,不如一起葬身海底。艾玛·伍兹......

诺!
偷工减料石锤,给 @凉城熙月...

偷工减料石锤,给 @凉城熙月 的园医,只画了草莓红,两个人不知道要画成什么样的😂,随便看看就好啦~

偷工减料石锤,给 @凉城熙月 的园医,只画了草莓红,两个人不知道要画成什么样的😂,随便看看就好啦~

阿茶茶丸

吃勺子比赛!| ᐕ)୨【你是魔鬼吗
位置分配觉得合适就这样画了!
*:゚*。⋆ฺ(*´◡`)
P2原梗图

吃勺子比赛!| ᐕ)୨【你是魔鬼吗
位置分配觉得合适就这样画了!
*:゚*。⋆ฺ(*´◡`)
P2原梗图

九个千九

【我唯一的希望】

加群加群,陪我聊天!(已经不要脸)
瞎写。

我唯一的希望,艾玛。

“我想要守护她,可现在的我用什么去守护我的孩子。”

她还活着,这是最好的喜事。

她过的如何?

“她为什么在庄园,她。是谁————”

“父,亲?”

我,努力过了……我伤害了她,我的希望在我手中毁灭,消逝————

“谁……谁来救救他………父亲啊,啊啊啊——”伍兹眼睁睁看着工厂被大火包围,父亲在里面毫无办法。她痛哭跪在地上,手被火灼伤,是她的父亲将她推出来。

为什么他会离开我,母亲你在哪?

“父亲唔啊啊啊………!有人能帮帮他吗!?为什么您不出声了,说说话陪陪我好吗?我在努力了呜呜………”

里面毫无声息。

绝望的伍...

加群加群,陪我聊天!(已经不要脸)
瞎写。

我唯一的希望,艾玛。

“我想要守护她,可现在的我用什么去守护我的孩子。”

她还活着,这是最好的喜事。

她过的如何?

“她为什么在庄园,她。是谁————”

“父,亲?”

我,努力过了……我伤害了她,我的希望在我手中毁灭,消逝————

“谁……谁来救救他………父亲啊,啊啊啊——”伍兹眼睁睁看着工厂被大火包围,父亲在里面毫无办法。她痛哭跪在地上,手被火灼伤,是她的父亲将她推出来。

为什么他会离开我,母亲你在哪?

“父亲唔啊啊啊………!有人能帮帮他吗!?为什么您不出声了,说说话陪陪我好吗?我在努力了呜呜………”

里面毫无声息。

绝望的伍兹用手扒开掉落封住了门口的木板,她不断呼唤里面的人却听不见回声。

她看见了,父亲在大火中一手捂住脸,一只手在拼命推开身上的木板,他也看见了伍兹。

“快…走…!这里,艾玛!!!”

军工厂塌了。

伍兹被人拉出来,跪坐在因为大火漆黑的地面,失声痛哭,垂下头还想着进去。

“伍兹小姐,我送你去一个地方吧。”男声,带着骄傲的笑容把伍兹扶走,伍兹看见的太多昏迷过去,迷糊中,看见一副眼镜。

“伍兹小姐,你还在想着以前吗?”艾米丽拿着药温柔地俯下身递给伍兹。

“伍兹小姐?”

伍兹呆坐在病床上,单薄的病服被汗水弄的黏糊糊贴在皮肤上,脸上滑下冰凉的液体,她静静等待艾米丽帮她擦去。

“父亲………呜呜……”伍兹已经绝望了,扶住额头靠在艾米丽的怀里崩溃,压抑的哭声无法放松只能难受了她自己。

招财鼠&地鼠

不多说!看图!∠( ᐛ 」∠)_

P2的绿圈圈里也是我画的.... 

溜了!溜了!ε=ε=ε=ε=ε=┌(; ̄◇ ̄)┘

嘿嘿(´▽`) 


o(*////▽////*)

原漫画:废柴狐阿桔。

不多说!看图!∠( ᐛ 」∠)_

P2的绿圈圈里也是我画的.... 

溜了!溜了!ε=ε=ε=ε=ε=┌(; ̄◇ ̄)┘

嘿嘿(´▽`) 


o(*////▽////*)

原漫画:废柴狐阿桔。

Zero

关于园医的结婚(登记)现场。
庄园主:这园医粮的味道竟该死的甜美(误)。

关于园医的结婚(登记)现场。
庄园主:这园医粮的味道竟该死的甜美(误)。

福爾乖

近几天身边有点事
然后就一个礼拜没肝图了,哈哈哈哈哈哈
p1私设散发黑丝袜天使
(然后一点艾米丽的感觉都没有)
p2蒙眼play
(身体高度敏感的艾米丽和因为艾米丽反应极度兴奋的艾玛)

我……绝对没有开车……嗯,没有(¬3¬)

近几天身边有点事
然后就一个礼拜没肝图了,哈哈哈哈哈哈
p1私设散发黑丝袜天使
(然后一点艾米丽的感觉都没有)
p2蒙眼play
(身体高度敏感的艾米丽和因为艾米丽反应极度兴奋的艾玛)

我……绝对没有开车……嗯,没有(¬3¬)

堇年_
三个艾米丽,三倍快乐(医厨爆炸...

三个艾米丽,三倍快乐
(医厨爆炸)

三个艾米丽,三倍快乐
(医厨爆炸)

GUESSDYING

白沙街:变人

O O C
受精卵文笔
BUG剧情
粗鄙之语
小心食用
过敏勿食
*底特律AU
*各种私设
*角色死亡

随着扳机的扣动,湛蓝的血如深空的花火,庆贺闹剧的落幕。疲惫不堪的警员陆陆续续离别,成群结队,或是三两作伴。狙击手孑然一人,呼吸孤寂的叹息,重回快餐店的怀抱。

“就料到你在这,奈布!”

“库特?”

蓄须的英籍男人宛如发现新大陆一般兴奋,紧攥手中似要褪皮的书本。深褐的双目闪闪发光,堪比默默无闻的脸上的疤痕般出挑。

“我们战绩赫赫的阿瑞斯怎么才受这么点待遇?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在快餐店……吃儿童套餐?”

“我酒量不好,就没同他们一起去酒吧逍遥了。”

库特眨了眨眼,面前的青年全身散发疲倦,匿藏帽檐之下清澈...

O O C
受精卵文笔
BUG剧情
粗鄙之语
小心食用
过敏勿食
*底特律AU
*各种私设
*角色死亡




随着扳机的扣动,湛蓝的血如深空的花火,庆贺闹剧的落幕。疲惫不堪的警员陆陆续续离别,成群结队,或是三两作伴。狙击手孑然一人,呼吸孤寂的叹息,重回快餐店的怀抱。

“就料到你在这,奈布!”

“库特?”

蓄须的英籍男人宛如发现新大陆一般兴奋,紧攥手中似要褪皮的书本。深褐的双目闪闪发光,堪比默默无闻的脸上的疤痕般出挑。

“我们战绩赫赫的阿瑞斯怎么才受这么点待遇?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在快餐店……吃儿童套餐?”

“我酒量不好,就没同他们一起去酒吧逍遥了。”

库特眨了眨眼,面前的青年全身散发疲倦,匿藏帽檐之下清澈明朗的蓝眸弥漫慵懒,平静得毫无涟漪。若不是棱角分明的面孔残有斑驳,兴许会被误会是通宵狂欢的青少年。

“不得不说,真是佩服你。”

“什么?”

“你又击毙了一个异常仿生人,事后还能面不改色地吃儿童套餐。”库特摩挲着枯皱如老人的书皮,彷徨的心仍未平静,“在经历了那样波澜壮阔的谈判,最终你还是击毙了她?除了太阳穴那的光圈,我们的外貌明明一模一样……”

“她只是个威胁人质安全的仿生人,库特。”依然是平静如止水,发言干净利落未有一丝颤音。“同样也该受到制裁。”
库特不言不语,良久才准备起身离去。

“我请客。”

“晚了,已经买好单了。”

“……那就再来一份儿童套餐!”




曙光渲染夜幕,吞纳满天星河。彻夜享用儿童套餐的奈布漫步街头,钢筋水泥夹杂婆娑树影,茵茵绿草蜿蜒柏油沥青,熙攘的都市的片刻宁静难能可贵。

“就是你这堆破铜烂铁!你这个强盗!他妈的夺走了老子的工作!”

“打它!揍它!”

“抢走我们工作的时候不是挺洋洋自得的?呸!现在倒站都站不起来了!”

蓦地,不合时宜的纷争粉碎了静谧的空气。无业游民聚集于此怨天尤人,倒地的仿生人途经此地受到无辜的牵连,被愤世嫉邪的群众欺凌得毫无还手余力。

〖奈布〗
【前去遏制】
【不闻不问】









“就是这个……被送过来时受损异常严重。”

“我的底线是4000。”

“我尽力了,但还是有部分数据丢失,好在不是个体信息……”

“无所谓。”

“能陈述一下事发过程吗?”

“……就是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跟疯狗一样,然后就拆了它……突如其来又莫名其妙。”

“真是比上一个还不堪……有取名字吗?”

“有……伍玆取的。”

“DWRG9527,登录你的名字。”

尚且衣冠楚楚的男人缓缓靠近,狡黠的面容参杂一丝丝不情愿。薄唇微启,指令倏然飞入接收器。

“艾米莉 黛儿。”

“我是艾米莉 黛儿。”




车窗风景犹如倒带的胶片,声色犬马的大都市随车水马龙的荡涤一帧一帧演变为萧条死气的白沙街。

“白沙街13号”仍然屹立不倒。孤儿被门锁囚禁自由,与世隔离。透过锈迹斑斑的窗扉缝隙,他们惶恐地观察张看,又随门匙的转动,一哄而散。

“你主要负责孤儿的健康卫生,有时还要负责照看他们、家务劳动,可能还要照顾……”

“皮尔森先生……医生!真高兴你还能回来!”

打扮酷似园艺工作者的少女迎面连蹦带跳。双颊的雀斑零零星星蔓延至眼角,灵动的大眼扑闪,密长的睫毛如蝴蝶的羽翅颤动,甜美的微笑更是令人倍感亲切。

“现在就去工作。”

男人并未成全这次久别的重逢,高于两人的躯体不由分说地阻隔少女热情的拥抱,凭着拙劣的谎言支开彼此。




【完成同步】【收集资料中】【处理资料中】
〖克利切 皮尔森〗〖艾玛 伍玆〗




入夜,孤儿纷纷入眠,餐厅的争执却愈演愈烈。

“伍……伍玆小……小姐!甜心!克利切会……会是更好的情人!”

“不!”

“你……你在拒绝克利切!不……不可饶恕!”

〖艾米莉〗
【前去调节】
【原地待命】









钟表嘀嗒,机械的电光火石倒映护目镜的镜片。点点细汗沁出光洁的前额,金色碎发被紧紧粘合。一双垂暮的手低过毛巾,苍老的声音轻轻提示过于专心致志的少女。

“小特,该休息了。你的体内蛋白质有明显的消耗,继续下去将影响体内脂肪……”

“挺好,减减肥。”

“你的BIM值已低于18.5……”

“爸爸,我不累。”镜片之下,深灰的双眼俏皮地眨动,眼睛主人的嘴角悬挂孩子气的笑容,“倒是吴克,你该多关心下他。一大早出门买零件,现在都快九点半了,还没回来……”

“吴克有照顾自己的能力,他的芯片有几TB的容量下载安全知识。”外貌老态龙钟的仿生人弯腰,拥住椅上的少女,轻柔地像爱抚嫩花,“可你是人类,小特。我是你的仿生人,吴克是你聪颖天资的作品。我们很幸运可以成为你的家人,但吴克不是你唯一的朋友……”

“好了,爸爸。我知道你是在鼓励我结交新朋友,但好像没多少人愿意和我这样的书呆子……”少女垂头摩挲仿生人围裙的衣角,暗淡无光的眼神溢满惆怅,“啊!不说了!吴克这家伙!都什么时候了!没有零件我拿什么修理啊!”

〖特蕾西〗
【前去寻觅】
【继续居家】




TBC



——————————————————————————————
角色未定,剧本暂无,CP不明

有人互动就更,没人就鸽了或弃了

选项将触发一系列蝴蝶效应,将影响角色、剧本、CP等

请谨慎选择

烛九阴

【园医】狼人梗You're Mine(9)

9.
艾米丽急匆匆地赶到停尸房,新的受害者正躺在手术台上迎接她。
一个小时前,她刚刚睡醒,正迷迷糊糊地吃早餐,突然,急切的敲门声打破了这个安宁的清晨。紧接着,她就被马车拉到了这里。
尸体上散发出令人恶心的血腥和油脂味,艾米丽带上口罩,这一次发现得很及时,尸体还没开始腐烂。
“死亡时间不超过3个小时,这次蛮快的,是谁发现的?”艾米丽清点着内脏,问一旁的奈布。死者是一位成年女性,体态丰满,同样被撕开喉咙,挖掉双眼。
“你认识的那个园丁,艾玛·伍兹。”
“什么?”艾米丽手下一顿,差点没拿稳镊子。
“你没听错,她在森林里发现的尸体。据她自己说,她违规去森林里打猎,没想到碰上这种事。”奈布回答。

艾米...

9.
艾米丽急匆匆地赶到停尸房,新的受害者正躺在手术台上迎接她。
一个小时前,她刚刚睡醒,正迷迷糊糊地吃早餐,突然,急切的敲门声打破了这个安宁的清晨。紧接着,她就被马车拉到了这里。
尸体上散发出令人恶心的血腥和油脂味,艾米丽带上口罩,这一次发现得很及时,尸体还没开始腐烂。
“死亡时间不超过3个小时,这次蛮快的,是谁发现的?”艾米丽清点着内脏,问一旁的奈布。死者是一位成年女性,体态丰满,同样被撕开喉咙,挖掉双眼。
“你认识的那个园丁,艾玛·伍兹。”
“什么?”艾米丽手下一顿,差点没拿稳镊子。
“你没听错,她在森林里发现的尸体。据她自己说,她违规去森林里打猎,没想到碰上这种事。”奈布回答。

艾米丽之前看到医院大楼外有很多人聚在一起,在大声讨论什么……所以,那个被团团围住的人是艾玛吗?艾米丽微蹙眉头,一边解剖一边想着园丁的事。

艾玛一直很在意这个案件……会是巧合吗?

有些事情不是只靠思考就能得到答案的,艾米丽,她叹了一口气,也许她应该找个机会去问问园丁本人。至于她自己,她现在能做的就是专注手上的工作,希望这一次能有些新的发现。


“艾玛呢?”
等艾米丽尸检完毕,医院门口的人群早就散了。
“应该是被带到警署录口供了。你要去找她吗?”奈布回答。
“嗯,反正今天也没有什么预约。”艾米丽内心悼念着她的早饭,不如顺便去接应下小园丁,然后一起吃点什么(虽然打猎前艾玛就可能吃过了),还可以和她好好聊聊这几天的事。
“正巧我也要回去向上面做报告,我护送你去吧,黛尔小姐。”
“护送”这个词有点怪怪的,大概是雇佣兵的旧习。艾米丽点头,她不介意享受一下护送的特殊待遇。

奈布叫了一辆马车把他们拉到警署——真有钱,艾米丽全程只有这一个念头。
“她在那边那个屋子里,你可以在外面稍坐等候。”年长的警卫指了指长凳,便不再看她。
艾米丽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小小的建筑让她有些失望。这里的墙壁全部漆成阴沉的灰白色,没有阳光的角落里生了一片霉菌,窗子倒是很干净,只是边框的木头已经被太阳晒褪了色,几只飞蛾尸体躺在一边无人清理,显得有些破败。
奈布·萨贝达很快被叫走了,她一个人端坐在长椅上,不时有警察从她面前跑过——看来突发事件让整个警局忙碌了起来。
不知道还要等多久……她有些饿了,尸体的味道却又让她不太想吃东西。
艾玛大概也不好受吧……打猎虽然免不了血腥,但动物和人完全不是一回事。碰上被抛尸的死人,就算是壮汉多少都会受到惊吓……这些警察还第一时间把她拉走逼她回忆细节……艾米丽叹了口气,脑子里想着一会怎么安抚可怜的女孩。

说起尸体,这次的尸体被摘去了子宫,还少了肝,同样被放掉大量鲜血。
下一次是哪?肺叶还是心脏?她百无聊赖地掰着手指。
事情发展成这样,很难不让她想到那个伦敦的都市传说:开膛手杰克。第一位牺牲者的特征还不太符合,但这一次……实在有些像了。
开膛手来到了这里吗?艾米丽不愿去想象这个可能,他已经销声匿迹了十年,怎么会突然在这种偏远的地方出现?
还是说……

她正思考着,身旁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艾玛看起来有些疲惫,在被警察嘱咐几句后,拖着脚步走出大门。艾米丽站起身,迎向了她。
园丁显然没有想到她会来,在看见医生的一瞬间,艾玛的瞳孔骤缩成了一个小点。
她有那么容易受到惊吓吗?艾米丽有些意外。
不,那种反应……与其说是意外,不如说是——恐惧……
“你怎么来了?”艾玛把双手背到身后。
“我听说你被带走录口供了。今天不忙,正巧尸检结束就过来看看。你……没事吧?”艾米丽担心地问。
“还好,只是没想到会碰上这种事。”她接过警卫递还给她的猎枪,紧紧抓着这杆武器。
“也许是因为上次没看到,所以这次给了我个机会。”艾玛试着开了个玩笑,不过在艾米丽眼中这种掩饰方式太拙劣了。

她还在隐瞒着什么,艾米丽怀疑地打量着园丁,先不论那些小动作,她看上去和平时有些不一样——
艾米丽盯着艾玛的袖子,以前从来都是挽到手肘的袖子,今天被放了下来。
她移开视线,“这里有点冷,咱们出去再说。”

向门卫打过招呼后,她们一起走出了警局。秋日柔和的阳光洒在身上,让艾米丽感觉舒服多了。

今天的艾玛过于安静。从几天前诊所遇到的有趣的病人到今早的死者,艾米丽尝试用不同的话题和她闲聊,仅得到几句简单的应和。她也试着问艾玛这几天都做了什么,但收获不大。多数时间里,她只是抱着猎枪,沿大街走自己的,从没主动挑起话题……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一起去我那里吃点什么吗?我一早就被叫走尸检,还没吃早餐。”走到一个岔路口时,艾米丽提议。
“对不起,我今天有些累了,想回去休息,可以留到下次吗?”
她没想到自己会被拒绝。
“你真的没事吗?”艾米丽小心翼翼地问,发生了这种事,她不怪艾玛兴致不高,但女孩的状态着实让人担忧。
“我没事。”艾玛再次强调,语气染上些不耐烦。
“……那好吧,下次。”事已至此,她无话可说,唯有心头泛起一丝苦涩。“如果有什么想说的,随时来找我。”
“回见。”艾玛只留下这一句便匆匆离开,把她留在原地。

你还想着安慰人家呢,把话都想好了,结果呢?艾米丽不由得苦笑着,失落感犹如涨满的海潮一点点没过空虚的心室。
她垂下头,拖着脚步向自己的诊所走去,仿佛脚下粘着黑乎乎的沥青。

她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以往缠着她的艾玛突然这么冷漠,整个人还躲躲藏藏的,似是在极力回避什么。是因为发现死尸吗?会不会是自己太心急了?也许艾玛现在更需要私人空间,她应该好好休息……

不。直觉告诉艾米丽,这与今天的事无关。


独行了半个多钟头,艾米丽终于见到了自家诊所的招牌。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了什么叫“身心俱疲”,胃和双腿一刻不停地向她抗议,心脏也被失望堵得说不出来的难受……这不像她。
艾玛的拒绝打乱了她的心神,可她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在乎别人的看法了?

或许……她从一开始就不该有那么高的期待。

她继续前进,完全没注意到一位披着紫红色斗篷的奇怪女人与她擦肩而过。

——

奈布站在镇长办公室的门外,随行的警卫默契地转身退下。
他深吸一口气,指节悬停在距离门板一英寸的位置。
最终,还是叩了下去。
“请进。”
“奥尔菲斯镇长,”他推开门,看见那个男人背对着他站在大窗前,夕阳把他的身影拉得老长。“我……”
“他不在。”男人转过身,面容与奥尔菲斯并无二致,只是脸上挂着一个、那位严肃谨慎的镇长绝不会有的笑容。
奈布等他说下去。
“他忙活安抚群众去了。”削弱后的阳光在他希腊雕塑般坚毅的脸上勾勒出一块块阴影,现在男人咧开嘴角,笑意更深了。“这里我帮他带个班。”
“我叫利诺斯,请坐吧,萨贝达先生,不要见外。”


在写下最后一个字后,他放下笔,拿起牛皮纸反复读了几遍确定没有疏漏后,将纸折好,塞进信封。
他拿过一条红色的火漆,在灯火中烤软后滴在信封的封口处。冰冷的金属迅速压上还未冷却的液体,拿开时,一个十字剑型纹章留在了上面。
他要把这封信寄出去,三天前与利诺斯的谈话更加验证了这一点。这里的事已经不是这座小镇能自己解决的了,他不是一个喜欢寻求帮助的人,但他懂得同伴的重要性。
奈布·萨贝达收好火漆和金属纹章,披上斗篷。把信丢进邮筒仅仅是第一步,而在这段等待的时间里,他会用自己的方式展开调查。

————
终于抽出时间码完了,刚刚考完试
我知道有点短……而且场景时间跳跃严重😭
但再不放出来……我怕我以后没时间了……

艾玛的确在回避艾米丽😜她手臂上有巫师留下的魔法纹路,不想被艾米丽看见;减少接触也是怕巫师突然的恶趣味,她一点也不信任巫师。
但在艾米丽的角度……emm……这孩子怎么就突然不理我了???我说错什么话了吗?

利诺斯Linos:希腊神话中俄尔普斯的兄弟
😏他的戏份主要集中在下半部剧情,这里提前露个脸,可以猜猜他是干什么的?😃

顺便恭喜菲欧娜·吉尔曼女士在几章后终于正式出场。(随后火速退场)

这篇文写三个月了,我终于对名字有了些想法。暂定为You're Mine.(简称URM?2333)
——
聊点别的:
立flag总有被打脸的一天,我原先猜8号发生颠茄派事件没想到居然是11号,艾玛你写日记也太不认真了吧😂……
原来玛莎不是杰克杀的是艾米丽害死的,贵圈真乱😭,只能用园丁和老妈不亲来安慰自己了。
木马大佬说的对,那张PV图真是万恶之源😏
初代里只有8号发生什么完全未知了,希望慈善家日记有答案。律师日记真是把剧情推到了刀刃上,一个不小心就会出现逻辑不通的问题……希望剧情组hold住,千万别崩了

最后,为了分析剧情要摘掉自己的CP滤镜,吃粮时再带上——频繁的视角切换让我快精分了了😂😂😂这是啃CP的剧情党的通病吗?

一桶水泥:P

深夜摸鱼

刚抄完罚抄的手瑟瑟发抖

一个星期小组倒一啊。。

第二张某个家伙喝醉酒狂亲她对象。。。对我今天真的喝酒了

深夜摸鱼

刚抄完罚抄的手瑟瑟发抖

一个星期小组倒一啊。。

第二张某个家伙喝醉酒狂亲她对象。。。对我今天真的喝酒了

子山

【第五】【半论坛体】 【现pa校园】第五中学的日♂常。

【本篇主杰佣,有一点园医】
【本文后续会出现po主简介里除all佣以外的cp】
【ooc ooc ooc,是爽文所以不要太认真】
【半论坛体】
【老流氓杰克x暴躁老哥奈布。【表面】】
【如果可以接受请继续。】
—1—
【校园杂谈】今天早上杰克学长和那个小学弟你们有看到吗?

1L花生牛奶真好喝【楼主】
  我靠这tm是真的给,大早上的一天天干啥呢?!杰克学长今天把一个看着好像是初中部的一个小学弟壁咚了我靠……真他妈的大猪蹄子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初中部的学弟啊!他还是个孩子!!!

2L我真的画不完了
  ???大早上的这么劲爆???

3L今天也没出金光
  杰克他人气高也不是一两天...

【本篇主杰佣,有一点园医】
【本文后续会出现po主简介里除all佣以外的cp】
【ooc ooc ooc,是爽文所以不要太认真】
【半论坛体】
【老流氓杰克x暴躁老哥奈布。【表面】】
【如果可以接受请继续。】
—1—
【校园杂谈】今天早上杰克学长和那个小学弟你们有看到吗?

1L花生牛奶真好喝【楼主】
  我靠这tm是真的给,大早上的一天天干啥呢?!杰克学长今天把一个看着好像是初中部的一个小学弟壁咚了我靠……真他妈的大猪蹄子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初中部的学弟啊!他还是个孩子!!!

2L我真的画不完了
  ???大早上的这么劲爆???

3L今天也没出金光
  杰克他人气高也不是一两天的啊,气质好颜值高,还挺全能,有后辈追求就算是学弟也是很正常的吧?呵,我们班女生一天天的除了杰克就是杰克了,我佛了。

4L花生牛奶真好喝【楼主】
  不不不,我好歹也算是杰克学长的路人粉了,他的人气我是明白的,毕竟长的是真的好看呀QAQ!!!要知道我以前对这些一点都不感兴趣的啊,就这样我这种人还因为他的脸心动了……觉得他估计平时都是情书收到手软的那种┌(┌ 、ン、)┐

  咳咳,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小学弟是一脸极其不情愿的样子!真的!虽然详细我不太了解,但是因为是在我们班级外面的走廊是发生的,我还正好去打开水,就悄咪咪暗中观察了一小会嗯╮(‵▽′)╭小学弟戴着挺大的兜帽,个子看着有点小,没看清楚脸反正对于杰克学长来说是直接性压制的体型差了,就被堵在墙角动也动不了走也走不掉,学弟都喊“滚啊你!”之类的了,感觉怕不是个暴躁老哥,但是学长好像毫无所动的样子,凑近了说了什么,对!凑到耳朵旁边的那种!然后就放开自己走了,和我擦肩而过,还对我笑了笑,哇那个笑真的心动呜呜呜(〒Д〒人 ),小学弟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不在那了,但是他们动作真的超亲密我靠,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说杰克学长你清醒一点他还是是个孩子啊啊啊!!!

5L我真的画不完了
  楼主手速有点东西的啊,这才多久码这么多字……

6L杰克应援会会长
  本会长强烈怀疑楼主怕不是主要是来炫耀杰克学长对她笑了这件事=)

7L今天也没出金光
  等等,不是……那照楼主这个剧情来分析的话,这箭头不是【杰克←小学弟】而是【杰克→小学弟】啊???

8L匿名用户
楼上和楼主都别乱带节奏了,你们知道啥了就敢乱说?怎么一个个戏这么多呢?杰克学长怎么可能会莫名其妙喜欢上一个小崽子啊?想多了吧,别一天天给自己加戏鸭嘻嘻。

9L日常上班讲究怪
  楼上惊现杠精,讲究。

10L我真的画不完了
  论坛本来就是聊着玩的,又没说是石锤,有啥好带节奏的,杠精还开匿名真的是今日笑点了嘻嘻。

11L杰克应援会会长
  我佛了,怎么这里还有杠精,看论坛别乌烟瘴气的好吗,作为一个杰克学长的唯粉,处事不惊是最基本的,毕竟人火了说什么的都有。杰克学长的cp少吗,小姐妹你是真的丢人。

12L花生牛奶真好喝
  哎呀算了算了,大家都是说的玩的吧……虽然说我觉得杰克学长和小学弟的cp有点好磕_(:P」ㄥ)_

13L我真的画不完了
  顺手把小杠精举报了,嘿咻ヽ(=^・ω・^=)丿

14L今天也没出金光
  杰克的cp就这样又多出一对了?我靠我们班那群怕不是又要炸……不能让她们看到这个帖子啊……

  ……。

  ……。

  被同班的女同学艾玛伍兹怂恿下载打开了校园论坛的奈布,看着银幕上极其戳眼的标题,此时有一种把那个叫杰什么的学长当场从教学楼丢下去的冲动。

  他妈的您哪位啊!!!

  奈布·萨贝达,一个星期前刚刚转校到第五中学,本想是平平淡淡把这段枯燥无味的这段初中生活混过去,死活是没想到,麻烦总是会自己找上门。

  首先自己真的不记得自己有认识一个叫杰克的家伙,第一次有交涉应该是在开学自己在学校里找不到报道处,是被这个学长带过去的没错,但是自己明明从头到尾也没说什么话啊,不如说这个吃激素长大的家伙长这么高一直低头盯着自己倒是贼诡异啊?!靠,这家伙是gay吗?难不成是gay吗?!!!

  莫挨老子啊混蛋!!!你不要过来啊!!!

  奈布萨贝达此时此刻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表面稳得一批,实则慌成傻逼。

  “喂,奈布,你这怎么说,你这可是摊上了一个大人物啊www”眼前的艾玛伍兹趴在自己的桌子上,笑嘻嘻地和没事人一样看着眼前的人,一脸看戏不嫌事大的模样。

  明明自己准备趴桌子上睡一觉忘了这茬的,结果被这家伙硬生生地提醒了一下。

  估计是忘不掉了。

  “杰克学长可是校草啊,还是学生会的哦,你是怎么和他勾搭上的啊?给我讲讲呗,没看出来啊你动作这么快……”眼前的人没有打算停止话题的意思,滔滔不绝地说着。

  “喂喂喂不是,你清醒一点……”奈布打断对方的发言,往后靠到椅背上,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感受到了一点,那就是脑阔痛。“我像是会那么干的人吗?”

  “哎呀算了算了,和你开玩笑真的没意思……”艾玛立起身子,碧绿的眼里满是没有找到乐子的失望,转回去,背对着奈布“等等艾米丽要来了,我要调整一下,不和你这种无聊的人计较——”

  看着眼前张口闭口“天使”、“良药”等等的女孩,不由得低声吐槽到“谁才无聊啊”这种话。

  满是不耐烦地拉低兜帽趴在课桌上准备睡一会,然而早上那个家伙样子还是在眼前挥之不去。

  早上的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其实奈布和那个杰克学长可能住的很近,近到每天上课都能在半路遇见的那种。

  因为入学的时候杰克盯着奈布一直看,给奈布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奈布从小眼神就不错,大老远就看到一个熟悉的大高个杵在那,是个看得见的人就都看得见,所以每天奈布都会等杰克走了才会去学校,以免在半路转角遇见爱。

  但是巧了,这傻大个总是杵在那半天,总觉得是在等什么人,按照他那个颜值怕不是小女朋友什么的?这事要是传出去想来学校的那群小女生又炸了一波,不过好在奈布不是那种喜欢搞事情的人。

  因为杰克总是杵在那等,直到压着预备铃的时间才去学校,导致奈布日常迟到。

  但是今天不巧,今天是星期五,是杰克学生会值班的日子。

  奈布没有在路上看见杰克,还以为可以正常到校一次了,心里原本还有点美滋滋。

  结果在校门口被逮了个正着。

  杰克笑得欠扁,对奈布打着招呼,仿佛胜券在握的样子给他塞了个饭团说是送他的早饭。

  这波骚操作搞得奈布现场懵逼。

  大哥我们真的不熟啊,你不要这样,你知道你多出名吗?我怎么你了???

  作为一个暴躁老哥,奈布一个冲动直接把饭团扔到那张让那些小女生形容为好看得不行的脸上。

  “你TM到底什么情况?!”

  杰克稳稳地接住从脸上滑落的饭团,脸上还是笑咪咪的。

  但是这笑有点吓人,一股低气压从身边就这么蔓延过来。

  奈布说他一点没怂,是假的。

  但是他表面还是毫无波动。

  那家伙还是笑着的,一手拽着奈布的手腕就往教学楼里带,奈布想挣扎,挣扎不开,看起来文绉绉的一个人,谁想得到力气这么大,就这么被拽到走廊角落里,被抵在墙角动弹不了。

  “你谁啊?我们以前认识吗?!”奈布看似丝毫不慌地对着比自己高了不知道多少的人的眼睛,质问到。

  “你别慌啊,这只是一个学长对小学弟的关心而已。”杰克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凶巴巴的小东西,说实在的,自己一点也没在生气,会抵抗的猎物也挺好的。

  “你滚啊你!!!能不能清醒一点,你没事干关呜……?!”就这么突然被捂住嘴,眼前的人无限地凑近,贴在耳边低声道。

  “下次可别让我等太久,小学弟。”

  是用他那富有磁性的好听声音。

  然后杰克就gay完就跑,真鸡儿刺激了。

  “神经病。”

  让奈布觉得最耻辱的是,他耳朵红了,他不知道这算不算脸红了,但是耳朵的确烧了半天,作为一个钢铁直男因为这事红了耳朵,奈布觉得自己差不多可以原地去世了,是真的丢人。

  对于杰克,奈布对他的认识就是云里雾里,根本不明白这个家伙一直以来的动机到底是什么,从头到尾就是个神经病。

  这种心情,奈布根本就睡不着,即便昨天晚上熬夜打游戏,但是睡不着还是真的。

  不能这么下去,转移注意力吧。

  “那个……艾玛。”奈布用笔戳戳前面的人的后背。

  “唉,那个叫杰克的是不是美声那边的啊?”奈布对自己的问题有点不明所以,但是自己就是这么问了。

  “啊?呃……对啊,我听说他好像还会钢琴来着。反正听说挺全能的。”艾玛表示有点诧异,“你问这个干啥。”

  “哦,我就问问。”奈布又趴了会去,艾玛一脸莫名其妙。

  切,难怪。

【待续】

 

 


Wakatake

p2.3大頭出沒注意

其實p1是為了有個封面才畫的小布偶

醫生的手被我畫殘了我對不起她(跪

腦衝產物 該讓腦子清醒點了…

p2.3大頭出沒注意

其實p1是為了有個封面才畫的小布偶

醫生的手被我畫殘了我對不起她(跪

腦衝產物 該讓腦子清醒點了…

我们一起学黑屋叫——

【园医园】咫尺


——最终我们还是没能一起度过那个季节。

————————————————————
☆设定是高中生艾玛×高中生艾米丽。
是意识流,没什么故事情节的那种。
【想磕正经粮的宝贝们可以不要看的quq】
其实这个要不要发出来我想了蛮久的,这是我自己经历过故事,其实我写的艾米丽就是现实中的我。
对我经历的事情就这么狗血orz但是我直到现在还是喜欢她。
ooc预警,什么时候想起来了应该会删orz
————————————————————

Ⅰ.
  艾米丽·黛儿和艾玛·伍兹是线上的一对cp。
  虽然是同城,但她们从来没有见过面。
  可就算是这样,交往了...


——最终我们还是没能一起度过那个季节。

————————————————————
☆设定是高中生艾玛×高中生艾米丽。
是意识流,没什么故事情节的那种。
【想磕正经粮的宝贝们可以不要看的quq】
其实这个要不要发出来我想了蛮久的,这是我自己经历过故事,其实我写的艾米丽就是现实中的我。
对我经历的事情就这么狗血orz但是我直到现在还是喜欢她。
ooc预警,什么时候想起来了应该会删orz
————————————————————

Ⅰ.
  艾米丽·黛儿和艾玛·伍兹是线上的一对cp。
  虽然是同城,但她们从来没有见过面。
  可就算是这样,交往了足足一年,艾米丽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真真正正的喜欢上了这个人。
  而她觉得,艾玛也是真真正正喜欢自己的。

  她的判断从来没有错过。

  最麻烦的一段时间,几乎每天她的脑子里都是艾玛这个人——深深的思念影响了她的正常生活。
  她会在深夜里拥着手机,伴着它浅浅的入眠。
  她会在朋友的打趣中脸颊绯红的解释她对她的感情。
  她会在只有一个人的时候不自觉的想到她。
  她觉得自己很奇怪。
  事实上,艾玛也是这样。

  她们约定了要在某天的一个早上见面。

Ⅱ.
  她梳了自己从来没有梳过的发型,穿着裙子在镜子前照了很久。
  一整天她都过的迷迷糊糊的。
  她们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拥抱,在没人经过的拐角亲吻,在她家的楼下吻别。
  她觉得这一切都很不真实。
  她觉得她们能永远在一起。

Ⅲ.
  她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她们只是孩子,时间还很长。
  而且这是.....不被祝福的。

Ⅳ.
  艾米丽翻个了个身,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八点。
  她摸过手机,点开了熟悉的聊天框,看到的却不是熟悉的问候。
  二十多条消息给她的是巨大的冲击。
  从对方的话里不难读懂.....她认为自己的问题会影响到她,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她选择以另一种方式离开她。

  I will kill myself.

  握住手机的手不住的颤抖,眼泪一滴一滴的滚了出来,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惊慌和无奈。
  可她什么也做不了,她做不到去拥抱她。
  除了哭,她什么也做不了。

  电话从上午一直打到下午都没有通。

  早就该的........她早就该发现的.......
  艾玛有抑郁和狂躁症,情绪经常会出问题,偏偏她的家人也..........不是那么的善解人意。
  可她对这种病症一点也不了解,每次看到她难过的样子她还是什么也帮不了。
  ........现在好了。
  和之前一样,他们都一个一个的离开了自己,而自己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太没用了。

Ⅴ.
  三天之后她联系上了艾玛。
  说实话,知道她没事她高兴的要疯了。
  很遗憾的是......对方有意的跟她保持了距离。
  她很难过。

  就像是被人渣欺骗了感情一样难过。

Ⅵ.
  可艾玛不是人渣。这一点她是最清楚的。
  她们就这样错过了。
  虽然她还是喜欢着艾玛,但她清楚,她们不可能回到从前了。
  因为她无法判断出对方是否也是这样想的。
  这算什么......?玛丽苏恋爱电视剧?
  那自己就是痴情女主咯?
  ......真是狗血的剧情。

Ⅶ.
  她曾经幻想过,如果自己在无意间偶遇艾玛会是一个怎样的情景。
  讽刺的是,她们确实偶遇过一次。
  还是在分开了很久很久之后。
  ......久到什么地步呢?就好像久到她已经不再在乎了一样。
  那天玛尔塔嚷嚷着要去买复习材料,她坐在车子的后坐上笑眯眯的跟玛尔塔聊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艾玛的身影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出现在她的视野里,骑着车子很急的样子,扎起来的头发不停地被风吹起来。
  明明那么多人,她还是一眼认出了她。
  就和当时一样。
  她看着那个身影,忽然什么也说不上来。
  真的久到不在乎了吗.....?好像还没有呢。

  ........

  “其实有时候......我觉得你们挺可惜的。”
  “是吧,我也这么觉得。”

  她这样回答玛尔塔,心里乱的不行。

Ⅷ.
——明明只是咫尺而已。

  只是咫尺而已。

茧拾淼阿
大概舞会pa 服装素材在qq空...

大概舞会pa


服装素材在qq空间不想翻了orz

大概舞会pa


服装素材在qq空间不想翻了orz

汤爷今天要歇菜

二级五班那些事【24】

又是晚上,各位晚上好
我又来更新了
感觉最近人比较少(?)
*ooc有的
*文笔渣渣是肯定的
*注意避雷
(24)
第四天了,很多人已经进入状态。

当然,愉快的暑假生活结束。回来上课...最恼火的就是科目了。

特别是自己讨厌的,不擅长的。

......

“数学好难啊!”

恼火的抓抓头发,艾玛瘫平在桌边,对厚厚一沓的数学资料干瞪眼。

玛格丽莎拿起其中一本,看着满篇的概念公式,“啪”的一声合住了书:“前辈,这是?”

“全部都是数学资料啊...”艾玛随意拿了本,力气大到把书本边角给捏皱。

见艾玛表情扭曲,仿佛跟书有什么深仇大恨,玛格丽莎好心提醒:“前辈....书皱了...”

“嗯?妈耶!”反应过...

又是晚上,各位晚上好
我又来更新了
感觉最近人比较少(?)
*ooc有的
*文笔渣渣是肯定的
*注意避雷
(24)
第四天了,很多人已经进入状态。

当然,愉快的暑假生活结束。回来上课...最恼火的就是科目了。

特别是自己讨厌的,不擅长的。

......

“数学好难啊!”

恼火的抓抓头发,艾玛瘫平在桌边,对厚厚一沓的数学资料干瞪眼。

玛格丽莎拿起其中一本,看着满篇的概念公式,“啪”的一声合住了书:“前辈,这是?”

“全部都是数学资料啊...”艾玛随意拿了本,力气大到把书本边角给捏皱。

见艾玛表情扭曲,仿佛跟书有什么深仇大恨,玛格丽莎好心提醒:“前辈....书皱了...”

“嗯?妈耶!”反应过来,赶紧将书给压一下。

艾玛:她想暑假!想和艾米丽出去玩!

......

“艾米丽?”

晃晃对方眼睛,海伦娜无奈的摇摇头。

又跑神了。

她一个盲人,还要给对方补习历史。

人生不值得。

......

“伊索,来了四天了,感觉学的怎么样?”奈布一边飞速写作业,边时不时偏头看一眼卡尔。

写完最后一个字母,卡尔点头:“还可以。”

他又不是没自学过。

“说实话资料好多,可能之后还会发试卷,”握笔握到手快断掉,奈布甩了甩手,继续写,“我们学校教风和亚洲国家学的?”

“别说话了,”卡尔半天,又嗯出一句,“要写的...还多。”

“卡尔!”不知什么时候约瑟夫到了桌前,“要写的都做完了。”

卡尔:...

奈布:...

“再见。”卡尔吐出这样一句话,低头继续写。

留下在原地凌乱的约瑟夫。

......

“数学题会写吗?”裘克将某本资料推到威廉面前,“我不会。”

威廉头上冒出汗水“我也不会,那个成绩...”

“也是。”裘克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将作业丢给另一个人。

“你来帮忙写。”他说得非常直白。

威廉:...

我不写了,好困
睡觉睡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