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国际保密法

   1参与
你不知道我是谁

【黑暗时代AU】冈特家的梅洛普-5

前言:灵感来自重看哈利波特时,发现在梅洛普的故事旁边做了笔记《德伯家的苔丝》。

警告:1 绝不是洗白伏地魔等反面角色,拒绝三观JC。

2 时间设定在黑暗时代焚烧女巫时期,《国际保密法》颁布前。为了剧情逻辑,角色的年龄辈分和原著不完全符合,所以是AU。可以粗暴地看作有相同性格和姓名的祖先之故事。

——————正文的分割线——————

女巫POV巨石阵和霍格沃茨

赫敏·格兰杰紧紧抱住梅洛普·冈特,坐在飞天扫帚的后面。这个世界太现实,梅洛普魔法一塌糊涂,可是好像天生就会飞行,而赫敏刚好相反。

今天该是月圆之夜,可雾气很重,月光朦胧。赫敏希望梅洛普不要...

前言:灵感来自重看哈利波特时,发现在梅洛普的故事旁边做了笔记《德伯家的苔丝》。

警告:1 绝不是洗白伏地魔等反面角色,拒绝三观JC。

2 时间设定在黑暗时代焚烧女巫时期,《国际保密法》颁布前。为了剧情逻辑,角色的年龄辈分和原著不完全符合,所以是AU。可以粗暴地看作有相同性格和姓名的祖先之故事。

——————正文的分割线——————

女巫POV巨石阵和霍格沃茨

赫敏·格兰杰紧紧抱住梅洛普·冈特,坐在飞天扫帚的后面。这个世界太现实,梅洛普魔法一塌糊涂,可是好像天生就会飞行,而赫敏刚好相反。

今天该是月圆之夜,可雾气很重,月光朦胧。赫敏希望梅洛普不要飞得太远。从牢房里逃出来的时候,小汉格顿人声鼎沸,好像出了大事。梅洛普硬拉着她慌慌张张地骑上扫帚,实际上她很担心父母,想去找他们。赫敏攥紧了口袋里的铜币,她不知道送走朋友以后怎么回去,这是她唯一的希望。她暗自揣测:这枚硬币可以去霍格沃茨以外的目的地吗?可以多次使用吗?

赫敏感到梅洛普在缓缓降落,最终他们落在荒野,巨石形成的怪阵出现在她们面前。还好离家并不远,村民们都传说石阵是异教徒所造,不敢接近。赫敏和梅洛普这两个女巫从不害怕,常来探险、捉迷藏,最终它们不过只是些冰冷的巨石。没有任意门,也没有地狱大门。

梅洛普冲到一块躺着的巨石旁边吐了出来,赫敏站在旁边不知所措。怀着孩子的女人回到村子里的时候,是孤独一人出现在她家的茅草屋门口,抱住她便大哭起来。好一会儿,梅洛普缓了过来,她慢慢地仰面横卧在巨石上。

“赫敏,对不起。我飞不动了。他们,要来了。”梅洛普气息微弱。

“他们?那些神职人员?他们不会……”

“不,是那些纯血巫师。他们来抓我了。我知道他们一定会来。”梅洛普苦笑道。

“他们不是来救你的吗?你们不都是巫师吗?”赫敏觉得她的眼睛开始湿润了。

梅洛普向她露出了一个绝望的笑容,然后伸出了手。赫敏牵起了她的手,一起躺在了巨石上。她们十指紧扣,头靠着头,一起望着寥寥几颗星星费力穿透浓雾射出的光芒。

“遇见你真好。”梅洛普开始喃喃自语,“遇见你,遇见汤姆。如果马尔福从没来过里德尔府就好了。”

赫敏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德拉科·马尔福。那是在里德尔府上的草莓棚,春末的空气里弥漫着青草和草莓的味道。汤姆·里德尔带着他来到女士们身边,金色的阳光洒在他的头发上,花棚的青色和红粉衬托着他的服色和涨红的脸。塞西利娅被他的风趣逗得哈哈大笑,女士们立刻被他迷得神魂颠倒,兴奋地不停小声交头接耳,议论着欧洲大陆来的马尔福少爷。要不是偶然发现他阴鸷地盯着一旁不起眼的梅洛普,赫敏也要被他骗了过去。她的直觉让她立刻知道,他是个巫师,不是为了求婚而来。

“如果不是德拉科这个小混蛋故意吸引塞西利娅的注意力,我想我会一直对汤姆暗恋下去。可他的微笑是那样阳光,他的怀抱是那样温暖,他的吻是那样甜美,拥有一次便无法忘怀。赫敏,我有件事要和你坦白。对不起,我骗了你,我……真的给汤姆用了迷情剂,为了把他夺回来。”

赫敏的眼泪就这样流了下来,她捂住嘴呜咽道:“其实我知道,或者说我猜到了。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用了什么法子。五月末的社交舞会后,我们都看出来了,汤姆赢回了塞西利娅的心。你是我的朋友,我只是想救你,我……也想救救我自己。”舞会之后第二天,汤姆在里德尔府上突然向德拉科提出要比试,而塞西利娅小姐选择给汤姆骑士她的吻和祝福。德拉科是个巫师,根本不会用剑。赫敏想起德拉科狼狈的样子至今都觉得有点好笑,突然又笑出了声。

“赫敏,你在想谁?”梅洛普歪过头,看了看她的朋友,然后严肃地说,“忘了他吧,忘了德拉科·马尔福吧,赫敏。你会比我更难过。”

“你在胡说什么呢?我讨厌他。他对我的家人很好,仅此而已。”赫敏的笑容消失了。德拉科似乎对她祖先的故事很感兴趣,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一整个下午耐心地听她父亲吹嘘从圣城回来的骑士祖先。尽管如此,父亲也还不知道马尔福的伯爵头衔不是血和剑换来的,而是金子买来的。

“而他对你的家人好,是有目的的。”梅洛普没好气地说,“其实,开始我对使用迷情剂没有把握。我知道,它不会产生爱。所以,我去问了他,如果是他被使用了迷情剂,他会怎么做。因为……”

“因为,他是个男人。”赫敏觉得有时候她的朋友天真得可爱。

“对……他说,他会将错就错,一个马尔福不会抛妻弃子。我继续问他:‘就算对方是麻瓜出身的巫师也一样?’我现在都还记得他当时的表情,好像等着可怜的猎物掉进他的陷阱。他说他只认识一个这样的巫师,如果是那个人的话,真是十分有趣。纯血家族不允许和有麻瓜血统的人通婚。赫敏,他只是把你视为猎物,他绝不会真心……”

一道红光打断了梅洛普的话,赫敏被狠狠地击中了。然后她感到身体快要裂开来,从内脏到骨头,疼痛难忍,而她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第一次,赫敏切身体会到魔法能可怕到何种程度。以前德拉科对她做的那些恶作剧,完全就是孩子气的。他把她变出的水仙花打散,霸道地警告她们不准再做,因为那象征他母亲。这是他最具有攻击性的一次。五月末舞会后的晚上,在回里德尔府的路上,他把她从叫嚷着“女巫”和“怪胎”的仆人的包围之中拉了出来。她放松了警惕,觉得他可以信任,问他怎么去霍格沃茨,会不会骑飞天扫帚。不到五分钟,她就后悔了。因为尽管她快把他的袍子抓烂了,他也不肯放她下来,直到她允许他亲她一下。用魔法欺负调戏女孩子,这就是德拉科·马尔福能做的最差劲的事。虽然在树林里面有一瞬间,赫敏感到他紧握着她的脸,眼睛里起了迷雾,表情严肃似乎马上就会攻击她。可最终,他们还是藏起了扫帚,回到里德尔府,相安无事。

“贝拉!够了!”一个清亮的男声响起,疼痛终于停止了。

“哼,雷古勒斯,总有一天,你会死在你那可悲的荣誉感上。”是一个尖利的女声。

“那么我很荣幸,像个‘布莱克’一样死去,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

赫敏费力睁开眼睛,看到石阵的周围从浓雾中出现了一群穿着袍子的人。一个黑发苍白的英俊青年正站在离她们最近的地方。他甚至没有看赫敏,而是直视梅洛普,宣布道:“因为滥用魔药造成严重后果,梅洛普·冈特,你被捕了。”

两个身影默默地走了上来,没收了梅洛普的魔杖,绳子无声地绑紧了梅洛普。有人似乎想冲上来攻击梅洛普,被青年训斥了一顿,警告道“巫师不是野蛮的麻瓜”。赫敏无力地看着刚被拯救的朋友又成了囚徒。梅洛普一言不发地被带走了,原来她无家可归、无处可逃,等待她的只有审判。

“好了,让我们来看看这位又是谁?”一个红头发的男性中年注意到赫敏,也走了上来。

“啊,赫敏·格兰杰小姐,一个泥巴种。”这位赫敏认识,是卢修斯·马尔福。

“你的意思是她是个女巫。”红发男人的声音温柔了起来。穿袍子的人渐渐围了过来。

“我的意思是她是个麻瓜。亚瑟,你来参加战斗,我以为你开窍了。还是你来就是为了偷偷放走几个肮脏的麻瓜,觉得他们无辜。我告诉你,小汉格顿被夷为平地,但没有一个冤魂。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这一点。”

这个消息比刚刚击中赫敏的红色咒语更加可怕,她一时不能接受,愣在了原地。

“你少来了,这样你就可以名正言顺地霸占里德尔家拥有的一切了,不是吗?卢修斯,我们不是第一天认识。但是,如果她会使用魔法,事情是完全不同的。”巫师们似乎起了分歧。

“你们吵够了没有?”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气冲冲地走了过来,“看我发现了什么,看看我的好女儿和她的泥巴种朋友是怎么逃跑的?”男人一下子把德拉科·马尔福的飞天扫帚扔在了大家的面前。

人群中起了小声的议论,卢修斯和一直发号施令的黑发青年脸色同时变得难看。青年无奈地说道:“把德拉科叫过来。你们不会把孩子忘在小汉格顿了吧。”

赫敏看到德拉科不情愿地从巫师的外围走了进来,他看了她一眼,好像完全不认识她一样。

“怎么了?还没有结束?我快受够了。”德拉科一脸不耐烦。

梅洛普的父亲指了指地上的扫帚。德拉科很惊慌:“怎么会这样?它应该还在树林里。”

黑发青年冷静地问起了话:“德拉科,孩子,你认识她吗?”

德拉科的目光又落在了赫敏的脸上,然后他摇了摇头:“不认识。这谁啊?一个脏兮兮的女佣人?为什么我会认识她?她偷了我的东西?”

“他只是把你视为猎物”,赫敏想起梅洛普最后的话。如果这不是他的演技的话,完全装作不认识,还是让她很受伤,尽管他们也许没有过什么深刻的关系。

可是冈特显得怒不可遏:“你们联合起来耍我呢吧?!”他举起了魔杖对准德拉科。

卢修斯、黑发青年、红发男人、疯女人,还有一个黑直长发的男人几乎同时也举起了魔杖。“我必须提醒您,冈特先生,德拉科·马尔福还没有成年,还是霍格沃茨的学生。”那个男人慢悠悠地说道。

“得了吧,斯内普,现在来摆教授的架子,我唯一希望你教给我孙子的事情,就是昨晚你怎么把那些麻瓜无情地杀掉。”冈特阴险地笑了起来,看样子不打算让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他转向了赫敏。

“我的意思是,任何、霍格沃茨、的学生、都在、它的、保护之下。”斯内普一字一顿,意味深长地斜视着赫敏。她恍然大悟,快速拿出了那枚铜币,念到“霍格沃茨”。

天旋地转,之后映入赫敏眼帘的是远方晨曦中的三座塔楼。她扔掉铜币,蜷缩在草地上,终于开始放声哭泣。

 ————

这就是冈特家的梅洛普如何被流放,也是格兰杰家的赫敏如何逃出生天。1649年的春末到初秋,她们在里德尔府,一个以为遇到了天使,一个以为遇到了恶魔。最终证明她们都错了。她们只是第一次遇见男人,一种不论被爱或者去爱,都难以改变本性的生物。她们也是第一次遇见人类,一种不论是巫师还是麻瓜,都自我设限、自我迫害的悲哀存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