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园丁

94.4万浏览    39717参与
苏芜suew(法师)

冷夜月光中,她幻想自己褪去苦痛,自由穿行,懷念著幸福的往昔。

超愛幽靈公主!!!

说起来好久没画机园友谊向了,就先挖个坑好惹╮( •́ω•̀ )有时间补嘿嘿

冷夜月光中,她幻想自己褪去苦痛,自由穿行,懷念著幸福的往昔。

超愛幽靈公主!!!

说起来好久没画机园友谊向了,就先挖个坑好惹╮( •́ω•̀ )有时间补嘿嘿

斑目鱼uyo

「杰园」愿于笼中•第十一章

#啊啊俺考完试了

咕了的原因是因为懒得把本子上的字打上来,害

错了,下次还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面前的女人看似是想抬手捂住自己正不断往外喷血的颈脖处的破口,但手还未能顺利抬起便双眼失焦无力脸超地倒了下去。肉体砸击碎石地面的沉闷响声和扬起的灰让艾玛不由自主打了个喷嚏。默默摸了摸自己的鼻梁骨,尽管不是自己,但至少看着挺疼的。

  开膛手斜倚在一旁,就好像无事发生一样。

  借着巷尾的路灯,艾玛依稀看见地上的东西挣扎了一下然后就不动了。什么液体爬过斑驳的地板,陌生的暖流传递给了自己冰冷的脚底。

  “嗯----”杰克思考了一会,“这次带些什么好呢?”他蹲下身子...

#啊啊俺考完试了

咕了的原因是因为懒得把本子上的字打上来,害

错了,下次还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面前的女人看似是想抬手捂住自己正不断往外喷血的颈脖处的破口,但手还未能顺利抬起便双眼失焦无力脸超地倒了下去。肉体砸击碎石地面的沉闷响声和扬起的灰让艾玛不由自主打了个喷嚏。默默摸了摸自己的鼻梁骨,尽管不是自己,但至少看着挺疼的。

  开膛手斜倚在一旁,就好像无事发生一样。

  借着巷尾的路灯,艾玛依稀看见地上的东西挣扎了一下然后就不动了。什么液体爬过斑驳的地板,陌生的暖流传递给了自己冰冷的脚底。

  “嗯----”杰克思考了一会,“这次带些什么好呢?”他蹲下身子,手术刀的锋利程度超乎了艾玛的想象。那柄刀插进了女人胸口中间的凹陷处,划开皮肤和着肌肉组织摩擦刀面的声音引得她打了个寒战。狰狞刀口从胸膛爬至胯骨,红色夹杂着白色刺着她的眼睛。

  体内黑漆漆看不清器官扭在一起。这是她第一次看见人的新鲜器官。新鲜程度就是那人还是当着她的面死的那种。

  杰克戴了手套的手在黑色的窟窿里摸索出一小块黑色的物什。虔诚地把它捧在手心,将头凑近,对上几个断口细细研究琢磨,嘴里还不停小声嘀咕。

  这个怪物或许只会对这些东西两眼泛光吧?

  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呢?她踏着地上的血泊来到渐渐失去温度的肉块前蹲下,打量他拿走了什么都同时,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也起起伏伏,像一个泡泡一样越吹越大。

  不知怎么想着想着就入了神,血攀上她的衣角也未能察觉。杂乱的脚步声敲击得地面微微震颤,还有警哨的碰撞声。原本艾玛是不以为意的。

  反正人也不是自己杀的。她又把眼神聚焦回血液开始在微凉的夜晚凝固成血块的血管切口上。

  等下,问题第一犯罪现场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当务之急是赶紧离开这里才对。想必杰克也意识到这一点了。她抬头想寻找那个熟悉的黑色背影,才发现这人不见了。

  感情自己成了顶包人????

  心头一万只草泥马将她的思绪踩踏成碎渣渣。审视一下自己的定位。离死者最近,衣角还有血,况且就只有自己在现场。

  这就是所谓的惊喜吗?!她拍拍裤腿上无形的灰正准备站起身。

  好巧不巧,刚站起身就被白光包裹,刺耳尖锐的警哨声在耳边炸响。

  “快过来支援,开膛手杰克又出现了!!!!”

  ??

  白花花的光束朝脸上打,她下意识避开用手遮挡。这微小的无心之举没想到在后来会成为给她带来一堆不必要麻烦的证据。

  其他的警员就如同雨后的春笋一般一股脑涌进拥挤的小巷将艾玛包围。

  在被粗鲁地掰过手臂狠狠拷上的同时,艾玛无声问候了杰克的祖宗十八代。

  这下出大问题了 。她想。


记忆荷尔斯

邮园邮

[cp]邮园邮,草草结尾


邮差原皮,园丁的形象参考了一下幽灵公主和原皮,只不过没戴帽子头发是散着的,赤足带有脚环


这对真的是北极圈中的北极圈,极度ooc, 依旧流水帐式jPg

――――――――――――――――――――

维克多·葛兰兹早在一年前就收到了来自庄园的邀请函,信封内夹着一根羽毛,边缘是由金丝线所编织的。维克多·葛兰兹也没有太在意,他原本就不善于与他人交流,每日除了送主人家所急需的邮件,喂流浪的动物食物外,也就回到他那...

[cp]邮园邮,草草结尾


邮差原皮,园丁的形象参考了一下幽灵公主和原皮,只不过没戴帽子头发是散着的,赤足带有脚环


这对真的是北极圈中的北极圈,极度ooc, 依旧流水帐式jPg

――――――――――――――――――――

      

      维克多·葛兰兹早在一年前就收到了来自庄园的邀请函,信封内夹着一根羽毛,边缘是由金丝线所编织的。维克多·葛兰兹也没有太在意,他原本就不善于与他人交流,每日除了送主人家所急需的邮件,喂流浪的动物食物外,也就回到他那临时的住所去。


也许是受到帕克叔父的影响,维克多·葛兰兹在闲暇时也会看上一小会的诗集。


就在今日早晨,邻居奥托洛夫先生的孩子敲响了维克多·葛兰兹家的大门。出于对院内所饲养的小型猎犬的惧怕,它们的鼻子大都带着红尖儿,是帕克叔父暂时寄养在这里的,金发男孩将信丢在花甫旁的小石桌上,便一溜烟的跑得没了影儿。


维克多·葛兰兹打开信封,在这之前,他己经收到三根像这样的羽毛了,边缘都是由金丝线所编织的。但这次不同,一张泛黄的信纸,背面画着六个高矮不一的小人儿,他们以诡异的姿势扭在一起,正面摸上去凹凸不平,仔细看时才发现有被物品划过的痕迹。维克多·葛兰兹将墨滴在信纸上,不一会儿就顺着划痕漫延至各处。


一种古老的英文字体。


[Hunting begins]


狩猎开始


…………


维克多·葛兰兹在森林中醒来,前方的路被数不清的藤蔓所阻挡着。土地有着浓重的血腥味儿,四周阴暗的气息令他感到不适。维克多·葛兰兹不敢在此地多停留片刻,这里寂静得可怕,一路上只听得到自己粗重的呼吸声,远处隐约间能瞧见教堂的尖顶。


不知道过了多久,庄园外围逐渐清晰起来,维克多·葛兰兹看到有个女人站在不远处。周围的雾很大,她微笑着向他伸出手,维克多·葛兰兹睁大眼睛,面前女人的身影却愈发变得模糊起来。快过来吧,葛兰兹先生。女人的嘴一张一合,快过来吧,葛兰兹先生。


每走一步就像踩在棉花上一样,维克多·葛兰兹觉得自己的身体愈发得冷了,眼前的色彩越来越模糊,疲惫到极点的他终于倒了下去。


雾中的女人像是早就预料一般,她缓缓走到维克多·葛兰兹的身旁。


[欢迎回来,我的好先生。]


女人俯下身子,手不受控制的抚上面前人的脸颊,在面前人的眉心落下一吻。


安心睡吧,没人会伤害你。


[命运不会将我们分开。]


女人低喃着,身子愈发变得透明起来,浓重的水雾压得人喘不过气。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至少现在,我还能触碰得到你。][/cp]


巧克力物语

【佣园】游戏狂潮[十一]

请勿ky,文笔不好请见谅

——————————————————

来者身穿着破烂的黄色斗篷,看不清楚相貌,但是可以隐隐约约地看到斗篷里透露出来的红光——正是哈斯塔。

“吾的孩子们,请问神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们的吗?”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穆罗一个飞奔,假装自己还是有伙伴的样子,飞快地撞到了黄衣身上,一个踉跄,两人都摔倒在地。

“谁tm你儿子!”穆罗大概是憋屈坏了,看到大章鱼,一下子情绪全部涌了上来,也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就这么生生地撞了上去,而哈斯塔对于穆罗的这个行为也是显得有些措手不及,就这么摔倒在地,甚至还有些懵逼。

后来当穆罗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哈斯塔已经顺利地把他揍得鼻青脸肿了。

“你们的意...

请勿ky,文笔不好请见谅

——————————————————

来者身穿着破烂的黄色斗篷,看不清楚相貌,但是可以隐隐约约地看到斗篷里透露出来的红光——正是哈斯塔。

“吾的孩子们,请问神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们的吗?”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穆罗一个飞奔,假装自己还是有伙伴的样子,飞快地撞到了黄衣身上,一个踉跄,两人都摔倒在地。

“谁tm你儿子!”穆罗大概是憋屈坏了,看到大章鱼,一下子情绪全部涌了上来,也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就这么生生地撞了上去,而哈斯塔对于穆罗的这个行为也是显得有些措手不及,就这么摔倒在地,甚至还有些懵逼。

后来当穆罗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哈斯塔已经顺利地把他揍得鼻青脸肿了。

“你们的意思是……出现了两只小麻雀?”哈斯塔抬起触手,想做一个摸下巴的动作,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有下巴,有只能悻悻地放下了章鱼爪。

“你才是小麻雀呢!臭章鱼!”

“对啊对啊!臭章鱼臭章鱼!永远上不了铁板的烂鱿鱼!”

两个被按在地板上的小信徒突然达成了共识,开始疯狂地吵闹起来,也许哈斯塔的比喻是对的,信徒们,在某方面,真的很像麻雀。

“这也许是什么奇怪的法术……吾能察觉到,她们连身边的一种名为磁场的东西都是一样的……”哈斯塔的声音沉稳极了,“活像两个双胞胎……不对,这明明是镜子里的镜像和原主啊!”

“镜子???”

艾玛突然想起了什么,虚拟场景里的一切都和现实中的庄园不谋而合,只有镜子——真的只有镜子是不一样的,这里的镜子都太多了,太密集了,就像一个镜像空间。

众人像是被一句镜子给点醒了一样,颇有默契地看向了一旁看戏的约瑟夫。

“各位先生和小姐们,真的不是我……”约瑟夫无奈地摊开手掌,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你们都看见了,我也被困在这个空间里了。”

“那还能有谁?”罗比摇晃着自己并不存在的小脑袋,“这里与镜像有关的人,貌似就只有你了哦。”

“这只是一个推测,并不是现实,我们能保证,在场各位没有撒谎么?”约瑟夫伸出一根手指,对着空气点了点。

“你这是在诡辩。”奈布阴沉着一张脸,似乎随时都准备上前去把约瑟夫给制压住。

“不不不……我只是在提醒各位忘了一件事情……”约瑟夫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轻轻地开了口——

“有人还记得……初始身份这个东西么?”


船匠今天又皮炸了!
↑↑是真相小姐呢!(试图开校园...

↑↑
是真相小姐呢!
(试图开校园坑)这是个预告呢--

↑↑
是真相小姐呢!
(试图开校园坑)这是个预告呢--

傲娇刺客不给抱

在数学老师眼皮子底下画,特别刺激QAQ

在数学老师眼皮子底下画,特别刺激QAQ

傲娇刺客不给抱

杰佣 危险的游戏3

注意事项:

1. 人物皮肤cp为白纹X刺客,可能以后会有车。

2. 私设刺客为除弹簧手以外奈布家族里最小的,但是来庄园的时间比原皮奈还要早。

3. 私设刺客以前和杰克是情侣,后来参加战争时受伤失去记忆,再也没有回过家。但进庄园以后因为他戴着兜帽(他和杰克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戴兜帽的),所以杰克没有认出他。

4. 内含其他cp如:园医园,欺诈,殓摄,蝶盲,白黑,空调,冲撞,黄占,蜥勘。还有友情向组合,如:空佣,园佣,医佣。

5. 写作前作者结怨玛丽苏看多了(一个傻屌徒弟推荐我去看的,现在已经绝交),可能略带一点玛丽苏,如果有,发现以后赶紧私信我哈。

6. 前锋的性格也是我私设的,第一天虽然写的有点坏,但是最后成...

注意事项:

1. 人物皮肤cp为白纹X刺客,可能以后会有车。

2. 私设刺客为除弹簧手以外奈布家族里最小的,但是来庄园的时间比原皮奈还要早。

3. 私设刺客以前和杰克是情侣,后来参加战争时受伤失去记忆,再也没有回过家。但进庄园以后因为他戴着兜帽(他和杰克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戴兜帽的),所以杰克没有认出他。

4. 内含其他cp如:园医园,欺诈,殓摄,蝶盲,白黑,空调,冲撞,黄占,蜥勘。还有友情向组合,如:空佣,园佣,医佣。

5. 写作前作者结怨玛丽苏看多了(一个傻屌徒弟推荐我去看的,现在已经绝交),可能略带一点玛丽苏,如果有,发现以后赶紧私信我哈。

6. 前锋的性格也是我私设的,第一天虽然写的有点坏,但是最后成了奈布最要好的铁哥们,成了白纹和刺客之间的助攻哦!

7. 说一点没有用的,作者也玩第五,ID刺客上白纹弹簧,三阶四,欢迎一起来玩哈。(我有专奈专杰,所以不搞cp呐)

8. 本章【】内代表奈布内心,{}内代表其他求生者内心。

9. 最后,希望白纹和刺客赶紧滚去结婚!!!

        第二天天空刚蒙蒙亮,奈布便早早起了床,他今天打算早一点去参加游戏,体验一下环境,顺便熟悉地图。因为他实在不想等那个不招人喜欢的夜莺小姐过来。

      “你好呀,你是新来的吗?很高兴和你一起参加游戏呢!”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打扮像极了护士小姐的人,奈布一转头,发现队友都是女生,并且一看就知道是干什么职业的。【不过还好,没有遇见昨天那几个讨厌的男求生者。】奈布这么想着,心情好了许多,所以说话也温柔了一点:“我叫奈布•萨贝达,是一名佣兵,技能是5次冲刺。请问小姐你是... ...?”

       {哇塞!这个人说话好温柔啊!}

        医生顿时被撩到了,十分害羞地说:“我叫艾米丽•黛儿,是一名医生,技能是无数次自愈,以及还会给队友带来自疗加速。”一旁的园丁也凑过来,十分热心地说:“我是艾玛•伍兹,是一名园丁,技能是拆除狂欢之椅,而且还会让队友破译加速。”随即,园丁又指了指空军,说:“她叫玛尔塔(原谅我,她的姓我是真的记不住QAQ),是一名空军,技能特别炫酷!她有一把枪,可以在游戏时使用一次,开枪后监管者会眩晕10秒。”

        空军也看见了奈布,对着奈布笑了笑,奈布的脸顿时红了一大片,不好意思的转过头。“哎,对了。奈布你还没熟悉地图吧?正好这一局是杰克监管,他是个佛系,咱们正好可以去熟悉地图唉!”突然,园丁想到了什么,开心地喊了出来。听到园丁说出杰克这个名字,奈布突然觉得有点熟悉,他的健忘症实在是太严重了。

      【咦?... ...杰克... ...?怎么感觉有点熟悉?啧,记性越来越差了!】

        奈布这么想着,突然响起了玻璃破碎的声音,把他着实吓了一跳,正当他准备询问坐在自己旁边的医生时,发现周围一片都不再是刚才的景象,而变成了一片大海。

      【原来那是进入游戏的提示音啊。】

奈布若有所思。【不愧叫湖景村,不过这湖大的有点不正常吧?】刚才进入游戏的时候,医生已经给奈布介绍了游戏所有的地图,并且告诉他这局是湖景村,所以奈布才知道地图名称的。

      “听她们说... ...好像进入游戏第一时间要去找密码机?”奈布小跑着,寻找着所谓的密码机,跑着跑着,他很远就望见一个类似电线杆的东西在闪光。【这应该就是密码机了吧?】奈布看着眼前类似于通讯用的电机的东西发了愁。

    【啧,这东西到底该怎么修啊。】就在奈布正对着电机抓耳挠腮之时,队友们已经修完四台机,纷纷跑到他这台密码机跟前。“奈布,你怎么了,怎么不修机啊?”医生疑惑地看着奈布,其他两人也停止修机,过来凑热闹。奈布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我,我不会修机... ...”医生听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开心地说:“你早说呀,来,我来教你。”说着,医生便转过头给奈布做示范。“你看,先按shift键,然后... ...”医生讲得津津有味,奈布却听得昏昏欲睡。

        一旁的园丁看见了佣兵的神情,不禁打断了医生的讲述,对奈布说:“算了,奈布先生。如果你实在学不会的话也没有关系,你可以去负责救人的。”“救人?怎么救?”奈布疑惑的问。一旁的空军终于吭声了:“这个你来跟我学吧,她们几个这一方面都没有我擅长。”园丁医生听完空军的话都点了点头。“那就拜托你了。”奈布感激的说,空军毫不拘束的笑了笑,露出了她那口白净的牙齿:“不用谢,小事。”


【END】

未完待续


竹喵.

苟明信片的路上,毫无进展,不知道画什么了,嘤

苟明信片的路上,毫无进展,不知道画什么了,嘤

芊笙不芒
「禁用禁存」是给克拉上一个网友...

「禁用禁存」是给克拉上一个网友的生日礼物

「禁用禁存」是给克拉上一个网友的生日礼物

小玄策t.t
我的心里就有你克利切.皮尔森^...

我的心里就有你克利切.皮尔森^w^

我的心里就有你克利切.皮尔森^w^

秒倒怪倩香菇凉

临摹一只小花童w最可爱了w

(・∀・)

临摹一只小花童w最可爱了w

(・∀・)

茶碗檸檬凍

练习干净的铅笔稿,也是久违浮水除草。

练习干净的铅笔稿,也是久违浮水除草。

泡茶用作业黑洞【Sisoy】
艾玛:“(上司)废话真多!杰克...

艾玛:“(上司)废话真多!杰克,午饭好了!”
杰克:“行,好吧,艾玛……我来了。(இaஇ )”

*潜入开膛手家里做女仆的侦探小姐日常沉迷厨房决定抛弃工作。
任务成功【✘】   杀夫成功【✔】

艾玛:“(上司)废话真多!杰克,午饭好了!”
杰克:“行,好吧,艾玛……我来了。(இaஇ )”

*潜入开膛手家里做女仆的侦探小姐日常沉迷厨房决定抛弃工作。
任务成功【✘】   杀夫成功【✔】

貓兒吖
來偷你的心! 「截圖剛剛好那個...

來偷你的心!

「截圖剛剛好那個機械師換了咒術,啊!好酸」

來偷你的心!

「截圖剛剛好那個機械師換了咒術,啊!好酸」

沙雕少女小纸箱

真相X黑杰克 二(一点点遗照)

*这个系列被我设成了反转过多。

*可能有点长 *会出现隐藏cp(如蝶盲佣医佣空之类的)

*如果我哪天不见了就是我的板子被收走了吧。

*涉及遗照组(三段到五段)

♛二十粉我,就,开,车!

一一一纸箱上

☆*☆*☆*☆*☆*☆*☆*☆*☆☆*☆*☆*☆*☆*☆*☆*☆*☆

       “杰克克~可以走了吗?”艾玛把手搭在杰克的黑色衣服上,穿上了便服,但是标志的烟斗发卡不能掉。

       “等一下,你先坐下。”杰克提着一个黑色的大箱子,打开,全是粉底口红眼影什么的,“你在这个镇子上太...

*这个系列被我设成了反转过多。

*可能有点长 *会出现隐藏cp(如蝶盲佣医佣空之类的)

*如果我哪天不见了就是我的板子被收走了吧。

*涉及遗照组(三段到五段)

♛二十粉我,就,开,车!

一一一纸箱上

☆*☆*☆*☆*☆*☆*☆*☆*☆☆*☆*☆*☆*☆*☆*☆*☆*☆

       “杰克克~可以走了吗?”艾玛把手搭在杰克的黑色衣服上,穿上了便服,但是标志的烟斗发卡不能掉。

       “等一下,你先坐下。”杰克提着一个黑色的大箱子,打开,全是粉底口红眼影什么的,“你在这个镇子上太出名了,不变装一下,那么大个地下赌场,总会有人认识你。”杰克一边把艾玛的金色丸子头放下来,用梳子梳着头发。

       “杰克,这个箱子不是伊索.卡尔的吗?”艾玛看着黑皮箱子,有点欲哭无泪,说不出来的感觉。

       “是啊,他和约瑟夫忙着XXXXXXX,呢。”杰克继续梳头发,艾玛的头发很软,但也不算很长。“所以我就当他默认了,就拿回来了。”

       ”emmmm,祝他们性福吧,希望卡尔明天还能工作。”艾玛闭上眼。

○´3`●´3`○´3`●´3`○´3`●○´3`●´3`○´3`●´3`○´3`●○´3`●´3`○´3`●´3`○´3`●○´3`●´3`○´3`●´3`○´3`●

        过了好一会儿,杰克终于弄好了,艾玛看着镜子里的计几,感jio是变了一个人,头发变成了卷发(渣女大波浪!X),蓝色的眼睛周围有些粉红的眼影,嘴唇是粉嫩的,再加上杰克选的短裙(我也布吉岛那时候有没有,初一学不到世界文化,的领带按照p5联动来看,这也是侦探推理出来的嘛,奥村村.....春!不就是小短裙嘛......),我的妈呀,连她都不认识自己了。

         “杰克你化妆技术这么好,来我这当助理干嘛,当化妆师不香嘛?”艾玛撩了撩头发,金色的头发有点飘飘然的感觉,“哎呀,这么一弄都十点了,怎么还来得及!”艾玛恍然大悟。

          扯着杰克的(这里平板掉了,yyy屏幕裂开了一点。。)领带,可是,她和杰克的鼻尖只有一点点的距离,而且艾玛垫着脚尖也改变不了的事实,杰克顺势拉住艾玛的手,轻轻地笑了,然后艾玛只感觉嘴唇上多了一个软软的东西,过了三秒杰克拿开,艾玛满脸通红,虽说自己是侦探不应该这么感性,可是....这谁顶得住w........

         杰克带着满意的笑容,说:“嘛,夏籁街和本镇大多数地下赌场不一样,现在,估计才刚刚开始。”杰克看着滴答滴答的时钟,艾玛带着怀疑的目光看着他,“你怎么,这么了解,难道,你去那边去过很多次吗?!”艾玛插着腰,问。

         “我说过我小时候........”

          “那也不会这么了解吧?而且小孩子是不然后进去的吧?!地下赌场是不会有什么正经通道进去的!”艾玛怀疑的感觉愈发浓烈。

         “我......好吧好吧,我小时候被送去那里当童工过。”

         “......那就好!”艾玛放松下来,放开杰克的衣领。

         “出发吧。”

(^•ω•^;)=======3(^•ω•^;)=======3

             未完待续!!


安特提BA

点图的佣兵
和丁丁

色差实在难受,我只能瞎降饱和度了x

点图的佣兵
和丁丁

色差实在难受,我只能瞎降饱和度了x

时生

原Twitter:
明時(@akatoki0912)
URL:
https://twitter.com/akatoki0912/status/1194894060470685696?s=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原Twitter:
明時(@akatoki0912)
URL:
https://twitter.com/akatoki0912/status/1194894060470685696?s=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