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土方岁三

39837浏览    957参与
耀耀個人漢化

向全世界安利上野勞斯的世界第一無敵美麗可愛寶藏土方 上野勞斯是神
授權見授權合集
作者うえのPID=7885702


うえの

向全世界安利上野勞斯的世界第一無敵美麗可愛寶藏土方 上野勞斯是神
授權見授權合集
作者うえのPID=7885702


うえの

тройка

【大河剧新选组】【近土】竹丛中 C4

年底加油更新一波,小天使山崎又上线了,记得收集线索哟同学们(敲黑板

利刃出鞘真好看啊,什么时候能写出这样精彩的故事呢emmmmmmmmm

——————————————————————————————

竹丛中

作者:漂泊的哥萨克

楔子

1.道具师平右卫门

2.阿秀

3.佐伯又三郎

4.山崎烝


岁三的寝间门口跪坐着一个町人打扮的年轻男人。


只见此人生得一幅精干俊朗的商人模样,却如同正儿八经的武士一般端坐着。


α0β


年底加油更新一波,小天使山崎又上线了,记得收集线索哟同学们(敲黑板

利刃出鞘真好看啊,什么时候能写出这样精彩的故事呢emmmmmmmmm

——————————————————————————————

竹丛中

作者:漂泊的哥萨克

楔子

1.道具师平右卫门

2.阿秀

3.佐伯又三郎

4.山崎烝

 

岁三的寝间门口跪坐着一个町人打扮的年轻男人。

 

只见此人生得一幅精干俊朗的商人模样,却如同正儿八经的武士一般端坐着。


α0β



茜世界同人主页
狼道part.3!超绝帅气土方...

狼道part.3!超绝帅气土方岁三!

好看的人做什么表情都是好看的(x)

我吹爆Evenstar太太!

狼道part.3!超绝帅气土方岁三!

好看的人做什么表情都是好看的(x)

我吹爆Evenstar太太!

枉渡途川【置顶点梗&高三长弧】
其实应该不止22W,主要是我懒...

其实应该不止22W,主要是我懒得算了……还有一部分是新年联文需要来年才能更新,所以……

不过也很多了,去了很多零头。
这段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是土方对总司的……观感吧。一直认为岁三是一个责任感极其强的人,他不执着于武士,他真正执着的是和近藤先生一起创立的新选组,一个个挚友死去,只留他一人孤独地在乱世间带着他的刀伛偻前行。

诚字旗下,英灵永存。

可是到底还是阴阳两隔了啊……

其实应该不止22W,主要是我懒得算了……还有一部分是新年联文需要来年才能更新,所以……

不过也很多了,去了很多零头。
这段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是土方对总司的……观感吧。一直认为岁三是一个责任感极其强的人,他不执着于武士,他真正执着的是和近藤先生一起创立的新选组,一个个挚友死去,只留他一人孤独地在乱世间带着他的刀伛偻前行。

诚字旗下,英灵永存。

可是到底还是阴阳两隔了啊……

夏无渊

*百花缭乱·舞台里·土方岁三part
*副长和小千鹤都太苦了呜呜呜

P1:

·土方岁三·

·为了守护名为“新选组”的梦·

和近藤局长一起带领队伍的鬼之副长。土方在这蛮不讲理的时代潮流中冷静地率领队伍,然而却像是要嘲笑这样的他所拥有的意志一般,盯上千鹤的鬼族·风间以压倒性的力量阻拦在了他的面前。在对风间的力量束手无策的状况下,土方最终还是将手伸向了变若水。然而,即便是如此强大的力量也无法改变他的处境。旧幕府军逐渐被逼入绝境,最终局长近藤被逮捕。对于为了近藤而尽心尽力的土方而言,这就是所能发生的...

*百花缭乱·舞台里·土方岁三part
*副长和小千鹤都太苦了呜呜呜

P1:

·土方岁三·

·为了守护名为“新选组”的梦·

和近藤局长一起带领队伍的鬼之副长。土方在这蛮不讲理的时代潮流中冷静地率领队伍,然而却像是要嘲笑这样的他所拥有的意志一般,盯上千鹤的鬼族·风间以压倒性的力量阻拦在了他的面前。在对风间的力量束手无策的状况下,土方最终还是将手伸向了变若水。然而,即便是如此强大的力量也无法改变他的处境。旧幕府军逐渐被逼入绝境,最终局长近藤被逮捕。对于为了近藤而尽心尽力的土方而言,这就是所能发生的最糟糕的事态。支撑着这样的土方的,是一个始终未曾离开他身边的少女——千鹤。因为她的话语和她一心一意的感情,土方为了贯彻一手建立起来的新选组的意志,决定在极北之地同风间做个了结。

P2:

——请说说本作中土方线的看点。
岩田:他的路线中,我最推荐的是近藤被抓捕后,千鹤在暮色中从背后抱住意志消沉的土方的场景。最开始是土方一个人,随着场景推进,就会出现贴近他的千鹤,就是这样一个场面。这是在土方线里作为转折点的一个场景。独自一人背对着自己站立着的土方,会有着怎样的表情和心情呢?我个人认为,关于这一点请大家务必要想象一下。
数目:这个场景我从构图阶段就开始迷茫了。虽然想了好几个候补方案,却还是难以继续进行下去。
岩田:但是正因为一直在烦恼,所以我觉得这是一场展现了他心境的极好场景。

——说到土方,他的路线在攻略角色中算是最长的吧。
岩田:虽然是这样,但是却几乎没有什么甜蜜的氛围呢。土方的路线就是千鹤一味地追随着土方的脚步。因为(两人)一直都只是在受苦,所以就想到了在路线的后半部分,两人在函馆重逢的场景。
かずら:在故事的最后阶段,有一个场景是土方第一次抱住了千鹤,问出了“我没有做错吗”的场景。这里也是,一开始完全没有甜蜜的氛围。
岩田:土方的剧本里,恋爱真的是非常辛苦呢。在和かずら商量的时候,也不由自主地对土方涌出了无理由的愤怒呢(笑)。比如在函馆的场景也是,千鹤明明克服了无数的困难,好不容易才回到了他的身边,为什么非要承受他的呵斥不可?!我还记得,有一次在愤怒之余,我说了“干脆把回到土方身边的任命书什么的给撕烂吧!”之后,周围的工作人员都爆笑起来了。
かずら:但是最后也没有想出更好的方案,就真的采用了这个(笑)。土方自己有着明确的目标,有着一个人朝目标奋进的力量。即使千鹤不在,他也完全没有问题吧。只是,千鹤是真的相当喜欢土方,这样的她会为了土方怎样用符合自己的方式行动呢?因为这个部分我和岩田进行了十足的推敲,所以请大家一定要欣赏一下土方线的内容。

拾 南

土方😭😭

别拼了 不值得

土方😭😭

别拼了 不值得

Kitsch

【PeaceMaker铁】花明かり

·依旧冲田总司中心,微土冲
·PeaceMaker鐵 衍生同人
-
那正是文久二年。

三月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令人惊奇的事,本应是草长莺飞的时节里,早春的江户,下雪了。

一开始只是如丝的细雨,在黛色的天幕下像轻薄雾气,抚着累累花枝,在青石板的桥面上发出沙沙的声息,淅沥又怯然,柳絮一样轻佻,当它连缀成哗哗作响的雨幕时,长街的笑语渐渐淹没在雨声里,豆大的灯火才被吹熄,像是乍然触到寒意而仓促收回的手脚。

而到第二天,当人们伸出手掌,感受到那一点微凉湿意,又见昨日那含苞的羞怯花枝被白雪压弯,才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那一股寒意。

冲田呼出一口气,白雾腾然从口鼻中钻出,透过...

·依旧冲田总司中心,微土冲
·PeaceMaker鐵 衍生同人
-
那正是文久二年。

三月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令人惊奇的事,本应是草长莺飞的时节里,早春的江户,下雪了。

一开始只是如丝的细雨,在黛色的天幕下像轻薄雾气,抚着累累花枝,在青石板的桥面上发出沙沙的声息,淅沥又怯然,柳絮一样轻佻,当它连缀成哗哗作响的雨幕时,长街的笑语渐渐淹没在雨声里,豆大的灯火才被吹熄,像是乍然触到寒意而仓促收回的手脚。

而到第二天,当人们伸出手掌,感受到那一点微凉湿意,又见昨日那含苞的羞怯花枝被白雪压弯,才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那一股寒意。

冲田呼出一口气,白雾腾然从口鼻中钻出,透过模糊的水汽,远处的富士山若隐若现,一片皑皑,似乎翻过了它,就可以望见京都。

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安政七年那场樱田门外的骚乱发生了两年不到,安政大狱的余威还尚能带起一阵寒战,在晦暗不明的权力更迭之中,他懵懂感受到一种不可言明的力量正把他们的国家推向一个尚未可知的方向,他将手从前襟中拿出来,摸到腰际的加贺清光,刀锷冰凉,让他猝不及防地打了个激灵,他在去年拿到了天然理心流的免许皆传,今年一月的时候,水户藩的浪人在坂下门外暗杀了幕府老中,和樱田门外之变时一样地选择了枪——它就这么响亮又热烈地划开时代的帷幕,摩擦着自江户时代以来久未更迭的陈腐空气,带起一阵灼热的阵痛,这样的巨响似乎正是一种标志,标志着人们需要奉献更多,以饕足这已成气候的浪潮。

他摊开手掌,在太长的时间里,他把手放在刀锷上,那温度既不能暖热冷铁,也不至让手变得冰凉,只是让雪花融在掌心的凉意不再如他刚从试卫馆出来时一般扎人。去年十一月里,土方先生生了一场重病,虽说已经差不多好全了,今年甚至还拿到了极意目录,但的确有一阵,他看着土方先生眼中的火光,有着亟需抓住一些什么的想法。京都,那是浪士们的向往之地,如他们一般的人,只有在那里才能找到一展抱负的机会。

不论是近藤先生,土方先生,还是我,都不会甘于一直待在白河藩这小小的试卫馆的,冲田想,在这样的乱世里,或早或晚,会有一个契机,我们会看见富士山之后的风景,也许这样的日子在不久之后就会到来了。

“总司,”他抬头,看见了不远处一身黑色和服的土方先生,他手上提着用油纸包好的糕点,正皱眉拨开一丛雪白的花枝,雪屑扑簌簌地往下掉,化开在他的衣袖上,晕成一块块湿迹,“你在这里发什么呆,不是你说要吃点心的吗。”

他也是那花中的一丛,冲田如是想着,心情变得明朗起来。

“啊对对,”他双手合十,笑眯眯地向他道歉,“抱歉抱歉,只是今年的花开得太好了,一不小心就看入神了。”

花开得好?土方只是看着被雪打蔫的花苞,和两三枝开得可怜的花,耸起了眉毛。

“是啊,”冲田不为所动,“正如俗语所说的,麦子盖了三层被厚的雪之后,来年一定会丰收,花也是一样的。”

那些刚刚被土方先生掸去积雪的枝条上,有刚刚抽条的细嫩新枝,一个个米粒大小的花苞正透出更加新鲜的颜色,预示着正将到来的那个杏雨梨云的美好时节。

“不知道你想说什么,”土方啼笑皆非地摇了摇头,不过,他看了看天边染成火红的云彩,明天会是个好天气也说不定,“差不多该回去了。”

“是啊,该回去了。冲田一直空置的手掌抓住了土方先生垂下的衣袖,“我们走吧,土方先生。”

当斜阳将阴影交叠的那一刻,他仿佛看见,不远的将来,鲜花烂漫,春山如笑,回寒的时节终将结束在某年某月,而他已经抓住了些什么。

......

文久三年一月,永仓新八将招募浪士组的信息带到试卫馆。

同年二月四日,近藤、土方、冲田、井上、山南、永仓、藤堂、原田等加入浪士组。

404 NOT FOUND

中华风×FGO (5)

冲田总司、土方岁三

福尔摩斯、莫利亚提


目录/许愿/本宣【点我

中华风×FGO (5)

冲田总司、土方岁三

福尔摩斯、莫利亚提


目录/许愿/本宣【点我

萌萌的一期一会
虽然换了新手机,但还是要再来一...

虽然换了新手机,但还是要再来一个土方先生的贴纸,我太喜欢这句话了


我可能把淘宝上能买到的这个言灵贴纸都搜刮没了_(:_」∠)_

虽然换了新手机,但还是要再来一个土方先生的贴纸,我太喜欢这句话了


我可能把淘宝上能买到的这个言灵贴纸都搜刮没了_(:_」∠)_

土方家的钛钛乐鸡精
FGO x 喷喷 是番茄酱vs...

FGO x 喷喷

是番茄酱vs蛋黄酱那次庆典的红色的墨水红色的墨水是红色的墨水!!!←←←←←

FGO x 喷喷

是番茄酱vs蛋黄酱那次庆典的红色的墨水红色的墨水是红色的墨水!!!←←←←←

тройка

【大河剧新选组】【近土】竹丛中 C3

营业过度大病一场,再也不敢熬夜了noooooooooo

———————————————————————————————


竹丛中

作者:漂泊的哥萨克

楔子

1.道具师平右卫门

2.阿秀


3.佐伯又三郎

岁三独自一人走进岛原的角屋时,天色已经黑透了。

α0β

营业过度大病一场,再也不敢熬夜了noooooooooo

———————————————————————————————


竹丛中

作者:漂泊的哥萨克

楔子

1.道具师平右卫门

2.阿秀


3.佐伯又三郎

岁三独自一人走进岛原的角屋时,天色已经黑透了。

α0β

千悦
过完风华两章后,看到这张图就哭...

过完风华两章后,看到这张图就哭了。梦里……大家都还在啊……

过完风华两章后,看到这张图就哭了。梦里……大家都还在啊……

千悦

三块糖果哦,放出来治愈一下大家被虐的心情,分别是副长,阿一和少爷的。【没全部通关,暂时放这三个】 @Orangrey欧润橘  @孤闾

三块糖果哦,放出来治愈一下大家被虐的心情,分别是副长,阿一和少爷的。【没全部通关,暂时放这三个】 @Orangrey欧润橘  @孤闾

тройка

【大河剧新选组】【近土】竹丛中 C2

光速摸一章去睡觉,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节外生枝了【

——————————————————————————————

竹丛中

作者:漂泊的哥萨克

楔子

1.道具师平右卫门


2.阿秀


“亚久里啊,真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呢。”


壬生乡士八木源之丞的大女儿阿秀轻轻地说着,跪坐在岁三面前,她一面以京都人特有的繁复礼数斟上抹茶与果子,一面回答岁三的问题。虽然早已习惯了浪士们在家中出入,可对于岁三毫无预兆的拜访,阿秀依然十分意外。


岁三今天没有去水菜店,他觉得从痛哭流涕的店主夫妇嘴里问不出什么所以然,也不想再次回答亚久里究竟有没有以死保全名节...

光速摸一章去睡觉,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节外生枝了【

——————————————————————————————

竹丛中

作者:漂泊的哥萨克

楔子

1.道具师平右卫门


2.阿秀

 

“亚久里啊,真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呢。”

 

壬生乡士八木源之丞的大女儿阿秀轻轻地说着,跪坐在岁三面前,她一面以京都人特有的繁复礼数斟上抹茶与果子,一面回答岁三的问题。虽然早已习惯了浪士们在家中出入,可对于岁三毫无预兆的拜访,阿秀依然十分意外。

 

岁三今天没有去水菜店,他觉得从痛哭流涕的店主夫妇嘴里问不出什么所以然,也不想再次回答亚久里究竟有没有以死保全名节的荒唐问题,他从借住的前川家宅邸出来后,直奔同为屯所所在的八木家宅邸而去。他知道阿秀与亚久里十分要好,她们之间一定还隐藏着什么家人也未必知悉的,年轻女子特有的隐秘心事。

 

“土方先生,”阿秀突然小心翼翼地问道,“听说亚久里和爱次郎先生是惹上了长州浪人?”

 

岁三放下手里的茶碗,一眨不眨地凝视着阿秀稚气未脱的脸庞,“那你相信这个说法吗,阿秀小姐?”

 

“我不太相信,也许大家都不相信吧。”

 

“为什么?”

 

“这很正常啊,”阿秀直率地答道,与浪士组相处久了,她并不太恐惧看似冷淡的岁三,比起寄居在自家的芹泽一伙,这个地道的京都少女对试卫馆的年轻人更有好感,“毕竟京都人多少对长州还抱有一丝同情之心呐,大家都觉得,长州浪人再不济也是正经八百的武士,无论如何也不会对良家女子下手。”

 

“——不过土方先生,”阿秀的表情突然变得神秘起来,她压下声音,伸手为岁三续上茶水,低低地说道,“亚久里自己也对这桩亲事没底呢。”

“哦?”岁三接过茶碗,那双细长的凤眼在氤氲的水雾背后眯细了。

 

“亚久里担心,爱次郎先生并没有和她长久恋爱的意思。”

 

“她觉得要长相厮守,就得摆脱现在的生活。如果以町人的身份守着家里的小生意,爱次郎先生永远不可能名正言顺地迎娶她。”

 

“那亚久里自己呢?她愿意嫁给爱次郎吗?”

 

“她当然愿意啦。”阿秀低下形状优美的白净脖颈,沉吟了一下。“不过,她的父母大概不会同意吧,虽然能成为武士的妻子,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毕竟在町人眼里,嫁给一个身无长物的浪人,远不如做买卖过活来得实在。”她露出了一丝京里女孩特有的,狡黠的笑容。

 

岁三不由得随之露出了一点戏谑的微笑。“也对,”他放下茶碗,毫无忌惮地用双手撑着身体,向后仰起头,因为这一番话陷入了沉思。阿秀好奇地悄悄打量着他,这个年轻的关东人身上有一种古怪的揉杂感,一半是个天真正直的乡下武士,另一半却是实打实的江户混混做派。

 

实在不像个正经武士。

 

“阿秀,”岁三偏过头,难得地露出了孩子气的八卦表情,“你觉得爱次郎对亚久里好吗?”

 

“当然好呀,”阿秀的语气里带着少女的羡慕,“您知道吗,爱次郎先生曾经用身上所有的钱,为她买了一支漂亮的玳瑁发簪,亚久里一直戴着,从来不离身。”

 

“那你觉得,还有谁可能知道这个事情?”

 

阿秀似乎还沉浸在对漂亮发簪的憧憬中,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冲田先生应该知道吧,他们俩关系很好,爱次郎先生后来可是靠他接济,才熬到发月饷的时候。”

 

可他从来没让自己知道这事,岁三皱起了眉头。总司与佐佐木爱次郎交好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也许是因为仰慕芹泽鸭高超的拔刀术,自此浪士组被纳入会津藩麾下,在京都站稳脚跟后,总司便与芹泽一伙来往异常频繁,与同样年轻的佐佐木来往密切,倒也在情理之中。

 

当岁三走出屋子的时候,他看见总司正在庭院里对着木桩练习劈砍。总司出手很快,挥斩的力道也很大,木桩的顶端被他的木刀砍出了深深的痕迹,要是在实战里,这一下能劈开对手的脑袋。又是芹泽教他的歪门邪道吧,岁三不屑地想。

 

他悄悄地从廊下走过,总司聚精会神地练习着,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行迹。


——TBC——


ハシル

作为剑豪集团而闻名的“新选组” 实际上是最新锐的“洋式军队”

作为剑豪集团而闻名的“新选组” 实际上是最新锐的“洋式军队”


原文链接:https://www.kk-bestsellers.com/articles/-/10867

作者:吉岡孝

译:阿沐

注:有部分省略,【】内部分为译者标注。


  “新选组”作为幕末的剑客集团,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实际上,从很早开始,新选组就已经是采用西式训练的“西式军队”。(出自『明治維新に不都合な「新選組」の真実』吉岡孝 著)


■每月12次的西式训练


  将新选组以西式军队的视角锚定在幕末史的是大石学。他指出,新选组以西式军备化为目标,在鸟羽...

作为剑豪集团而闻名的“新选组” 实际上是最新锐的“洋式军队”


原文链接:https://www.kk-bestsellers.com/articles/-/10867

作者:吉岡孝

译:阿沐

注:有部分省略,【】内部分为译者标注。


  “新选组”作为幕末的剑客集团,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实际上,从很早开始,新选组就已经是采用西式训练的“西式军队”。(出自『明治維新に不都合な「新選組」の真実』吉岡孝 著)

 

■每月12次的西式训练

 

  将新选组以西式军队的视角锚定在幕末史的是大石学。他指出,新选组以西式军备化为目标,在鸟羽·伏见之战中已装备了步枪。

  那么,新选组的西式训练是从何时开始的呢?元治元年(1864年)5月27日,刚就任禁里守卫总督的德川庆喜向朝廷申请了在洛中(京都)进行西式训练的许可。换句话说,在此节点前,新选组进行西式训练的可能性极低。

  同年10月,从土方岁三的书信中可以确认,新选组开始了西式训练。这份书信虽然没有记录具体时间,但可推断应是元治元年。

  “局中上下已全作西式炮术训练,敬请悉知”,书信中记录了新选组全队正在努力进行西洋炮(铁炮)的训练。

  土方还写到,他也想作为“长门魁”(征讨长州的先锋队)出兵。笔者相信,那时新选组的西式训练还不够充分,这应当是土方流的调侃。但如果新选组从未进行过训练,这个调侃也无法成立,所以应是在这个时期,新选组开始了西式训练。

  在同年7月19日新选组的行动中,并未看出西式训练的影响。可见西式训练可能是在禁门之变后开始的。

  从新选组成立到庆应元年(1865年)3月的两年中,屯所位于京都市壬生。在附近的壬生寺中,留下了新选组进行过西式训练的史料。由此可推断,新选组在壬生寺进行西式训练。

  庆应元年3月,直接管理新选组的会津公用方手代木直右卫门记载道:新选组“每月逢一、六、三、八”日进行“大小枪”【枪炮】训练,“【耗】硝石百斤、碳拾贯目”,因此“提出申请”希望每月【公方】都能给予补给(多闻橹文书27408)。

  借此可判明,此时的新选组每月进行12次西式训练。所谓“大小枪”是因为在幕末时期对于枪炮的区别还十分模糊,所以才有了这种表达方式。会津藩也有“大枪头”这一职位,这在当时并不罕见。

  “硝石”是火药的原料、“碳”是枪弹的原料。手代木的申请先是上报给了<桑名藩主>松平定敬,之后再由桑名藩将这份申请书递交给幕阁(多闻橹文书27406)。

  会津藩申请了50支格威尔步枪【Geweer】(西式步枪),但由于幕府准备不足,只给了30支五匁玉步枪。五匁玉步枪被认为是“和枪”。

 

  土方岁三战死后150年……

  新选组真实面目被埋葬,成为“贼军”、“败者”。它并非“剑豪集团”,应是拥有近代作战能力的“武装枪兵”部队。

 

  【略去了部分对书籍目录的介绍】

 

  对于幕末·明治时期的理解有这样一种天真的论调:国论分为“勤王·佐幕”两派,守旧派的幕府被开明的近代主义者“维新志士”们打倒,“日本的黎明”就是迎来了明治维新。但这不过是简单的善恶二元论的对立。虽然在解释的时候会很容易理解,但将论议简单化,会产生无法窥见历史真面目的弊害。

  在明治政府编写的《近代日本史》中,将江户时代定义为“封建”,是“恶”;将近代定义为“文明”,是“善”。这一思想通过学校教育,渗透进了全体国民的意识中。【该段翻译有部分省略】

  对于那些背负的“近代化”的推手而言,过去最棘手的对手就是新选组。明治政府被新选组认定为“恶”,他们选择了江户幕府一派,将仇视幕府的勤王志士们作为“恶”,逐一排除。

  新选组局长近藤勇是一位取得了惊人成功的人物。从一介浪士到立足幕阁,他对自己所处的政治空间、立场有着系统性的理解。【略去了部分对书籍的广告】


夏无渊

【土千】守·02

前文:

【土千】守·01


【02】 

“我的娘家是制药世家,只是在我出生的两年后,父亲就已经去世了,到八岁时,母亲也走了。我是家里倒数第二小也是唯一活下来的女孩,在我下面只有一个弟弟,大家都叫他‘阿岁’。我们是一起被二哥抚养长大的,大概是因为二哥对我们俩很骄纵,再加上我只比阿岁大两岁,我和阿岁从小就是村里的孩子王。嗯……大概就是那种,会号召着其他孩子上树掏鸟蛋、下河捉鱼。” 

对面的知弦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可是你们看上去明明就……又好看又优雅。而且您的弟弟,怎么看都像是那种领袖人物诶……”

我想到童年时和阿岁一起把村子闹得鸡飞狗跳的趣事,就忍...

前文:

【土千】守·01


【02】 

“我的娘家是制药世家,只是在我出生的两年后,父亲就已经去世了,到八岁时,母亲也走了。我是家里倒数第二小也是唯一活下来的女孩,在我下面只有一个弟弟,大家都叫他‘阿岁’。我们是一起被二哥抚养长大的,大概是因为二哥对我们俩很骄纵,再加上我只比阿岁大两岁,我和阿岁从小就是村里的孩子王。嗯……大概就是那种,会号召着其他孩子上树掏鸟蛋、下河捉鱼。” 

对面的知弦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可是你们看上去明明就……又好看又优雅。而且您的弟弟,怎么看都像是那种领袖人物诶……”

我想到童年时和阿岁一起把村子闹得鸡飞狗跳的趣事,就忍不住轻笑起来,目光又投向了矮柜上的照片:“小知弦你没说错呢,阿岁确实是从小就有领袖气质。每次都是他领着大家玩新花样,也不知道这孩子脑子里哪来的那么多鬼点子。”

“而且啊……”

“他也确实成为了一个最棒的领袖呢。”

*

虽然二哥待我们极好,可是在那个时候,乡下平民的日子总是过得贫乏又拮据。尽管家里有秘制的药方,可是也总有滞销的时候。所以在阿岁十一岁时,二哥便安排他到了和服店当学徒。可是这孩子啊,总是有自己的一套想法,而且脾气也倔的要命,没过多久就跟前辈吵架背着行李回来了。

二哥二嫂的性子说好听点是温柔可亲,说难听点就是心太软,就算自己不得不腆着老脸跟店老板道歉,也自始至终没有多说阿岁一句,也没有勒令他一同前去赔不是,甚至只是说“阿岁做自己想做的就好”。不过啊,我可没有他们那么好说话,所以我就把阿岁骂了一顿,然后拎着他的耳朵去找老板了。他还因为这件事跟我生闷气,好几天都不搭理我。直到我去旧书商那给他找到了一本松尾芭蕉的誊写本,他才消了气,第二天还偷偷在我房间门口放了个不知道从哪里买来的木簪。

后来我十六岁的时候——大概是五十年前了——嫁给了我的丈夫,就是这个道场的主人。虽然二哥当初是考虑到借助我丈夫的道场和人脉,或许能够给我们家的药方打开新的销路,但是在和他接触过几次后,我也确实觉得他是个好人。再加上,我已经不想再给二哥他们增添负担了,即便不嫁人,我也准备上京投靠在岛原开店的大哥——毕竟二哥就算再骄纵我,在仪态方面要求还是异常严格——所以,我并没怎么犹豫便同意了。

阿岁知道之后并不开心,甚至宁愿去街上摆摊卖药到晚饭时才回来,也不肯待在家里帮二哥和我准备结婚的物品。我最初以为是他因为舍不得我要嫁人,所以某天晚上把他拉到我们小时候最喜欢爬的树下告诉他,我嫁人之后他一样可以经常来找我,还可以在道场里学习剑术。

他却跟我说呀,他只是不希望我嫁给不喜欢的人。

很难想象吧,那孩子明明当时才刚满十四岁,甚至在我丈夫来接我那天他拦在我面前,郑重地拉着我的手放进我丈夫手心,一字一顿地对他说:“我的姐姐就拜托你了,如果她过得不幸福,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我和我二哥当时都因为他的失礼而震惊,可是我丈夫却笑得开怀,还拍着阿岁的肩膀说“放心吧,不能让自己的妻子过得幸福还算什么男人”。后来他和我说,阿岁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可靠的领袖的时候,我还取笑他:“你可真是太看高那小子了,平民的孩子成为领袖什么的,这种大概只有在梦里才能实现吧。”

他却很认真地看着我说道:“只要他想,他就一定能把这场梦变成现实。”

现在想想,他可真是一语成谶。

*

从附近的寺院传来报时的钟声,在不绝的雨声中显得空灵而寂寥。不知不觉间杯里的茶已经凉透,早已没有白雾袅袅升腾在空气中。

我停下话头,抱歉地重新拎起茶壶将我和知弦的茶杯盛满:“不好意思啊,小知弦。人年纪大了就老是喜欢回忆过去的事,都忘记换新茶了。听老婆子讲这些老掉牙的过去肯定很无聊吧,真是委屈你了。”

“不不不,没有的事!”知弦又紧张起来,甚至连连摆手:“我很喜欢听您讲这些,而且茶水什么的完全没有关系,我长这么大都没喝过这么香的茶叶,就算凉了我也完全不介意的!”

她张皇的模样和我印象中那个女孩忽然重叠,让我有些恍惚。直到她小心翼翼地开口唤了一声“佐藤夫人”的时候,我才清醒过来:“啊,那就好。”

“您的弟弟……阿岁先生,”知弦像是斟酌着语气,却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地开了口:“后来真的成了很伟大的领袖吗?”

“伟大什么的,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得上伟大呢。”我失笑,反问道:“小知弦,你知道‘新选组’吗?”

她面上带了几分迟疑,我忙笑着打断了她,毕竟她总会带着尴尬一边说着“不知道”一边不断道歉:“不知道也没关系哦,毕竟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

“不过,这大概也是阿岁最初也是最后的,梦想的归宿了吧。”


-つづく-

夏无渊

【土千】守·01

*土方岁三×雪村千鹤

*第三人视角,原创角色有

*存在视角切换:【】→佐藤夫人视角;[]→知弦视角

*大概是新选组覆灭30年后

*请勿深挖时间和逻辑和人物形象orz

*作者是历史废+完全放飞自我瞎写系列


[01]


三月的雨来得毫无征兆。我抱紧装着布料的包裹,匆匆钻进某户人家的屋檐下,有些惆怅地看着雨滴从瓦片的边角延绵不绝地落下,在脚边汇集成一滩小小的水洼。从路旁的樱花树上飘落的花瓣随着雨点打下的漩涡盘旋,最终沉入底部化成粉色的重影。


从乡下出发,抵达江户才三个星期的我,还暂时没有办法掌握这里的天气规律。...

*土方岁三×雪村千鹤

*第三人视角,原创角色有

*存在视角切换:【】→佐藤夫人视角;[]→知弦视角

*大概是新选组覆灭30年后

*请勿深挖时间和逻辑和人物形象orz

*作者是历史废+完全放飞自我瞎写系列

 

 

[01]

 

三月的雨来得毫无征兆。我抱紧装着布料的包裹,匆匆钻进某户人家的屋檐下,有些惆怅地看着雨滴从瓦片的边角延绵不绝地落下,在脚边汇集成一滩小小的水洼。从路旁的樱花树上飘落的花瓣随着雨点打下的漩涡盘旋,最终沉入底部化成粉色的重影。

 

从乡下出发,抵达江户才三个星期的我,还暂时没有办法掌握这里的天气规律。不知道已经几次被师傅提醒出门记得带伞,可惜我总是改不了在家乡养成的大大咧咧的性子,每次都拿起要送的布料就拔腿出门,把“要带伞”这件事彻底抛在了脑后。

 

每次耽误送货、迟交给师傅货款时,总是会被师傅喋喋不休地念叨。一想到要被师傅抓着教训,我就忍不住头疼得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转而又忍不住心里开始偷偷编排师傅,明明我才到江户才这么短的时间,就让我跑到日野来送货,还美名其曰“早日熟悉路线”,也不想想我一个女孩子单独一个人有多危险哦。

 

等了很久,雨也没有要变小的趋势。正当我无聊到准备数有几滴水珠从檐角落下时,从身后传来木门被缓缓推开的“嘎吱”声。我回过头去,看见一位撑着伞、身着深紫色和服的老妇人正要踏出门来,却被呆在原地还没反应过来的我拦住了去路,有些讶异地轻轻发出“哎呀”的一声。

 

回过神来的我慌忙移开身子,有些窘迫地微微鞠了一躬:“不、不好意思!我不是什么可疑的人,只是因为下雨没有带伞,才凑巧到您门口来,想躲一下雨!”

 

老妇人摇摇头:“小姑娘,别这么紧张。只是因为很久没有人到道场来了,我才稍微有点惊讶。”

 

道场……?

 

我茫然地看向背后,门柱上钉着一块写着“日野宿本阵”的、看上去有些年头的木板。然而我对此实在是一无所知,只能更加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这样啊……不好意思,我不久前才从乡下老家来的,实在是不太清楚……”

 

“啊,不要介意。”她掩嘴轻笑,举手投足间都是恰到好处的优雅:“话说回来,可以的话,小姑娘不如来道场里歇会、喝口茶吧?春季的雨,一时半会是停不下来的呢。”

 

“这、这怎么好意思!”

 

“没关系的。”她甚至有些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就当是陪独居老婆子我聊天的报酬,怎么样?而且女孩子在湿冷的地方呆久了对身体可不好哦。”

 

她的眼瞳是极少见的深紫色,尽管岁月在她的脸孔上留下了痕迹,却独独温柔拂过这双眼睛,没有留下任何年岁印刻的沧桑浑浊,只余下了沉淀于深处的清澈。

 

我舔了舔干涩的唇,搜肠刮肚后发现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便习惯性地傻笑了起来:“如果不会给您添麻烦的话。”

 

“当然不会了。”她的双眼一下亮了几分,甚至露出了几分像孩子般稚气的笑容:“说起来,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啊,我叫知弦哦。”

 

“知弦……?”像是听到什么不得了的事,她忽然像恍神一般盯着我的脸喃喃重复了一遍我的名字,紧接着小心翼翼地开口道:“是‘千只鹤’的‘千鹤’吗?”

 

我赶紧摆了摆手:“不是不是,是‘知道’和‘琴弦’的‘知弦’。”

 

她眼里的光忽然暗淡了几分,却还是笑着说道:“原来如此。因为我曾经有个认识的孩子,名字就叫千只鹤的那个‘千鹤’,所以才会一时先入为主了。”

 

大概是那双美丽的瞳孔中光芒暗淡得过于明显,我讷讷地砸了砸嘴,绞尽脑汁想说些什么安慰她,便有些蹩脚地开口:“啊对了,因为我母亲说我满月的时候抓着她的三味线不放,希望我以后也能像她一样会乐器,才给我取这个名字的。”说完,我又有些尴尬地挠起了头:“虽然我后来学的时候把琴弦给拔下来跟哥哥去捆稻草了,然后母亲就再也没教过我了……”

 

老妇人终于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却还是带着分矜持,用手掌掩在唇前:“你这孩子可真是……倒是有几分像我弟弟。”

 

弟弟?

 

我正欲开口,她却已经将脚迈进门内,示意我也一起进来。我便将问号吞回了心里,赶紧说了句“打扰了”便紧跟上去。

 

*

 

我拘谨地跪坐在矮茶几前,双手有些局促地攥紧了放在膝上的包裹。佐藤夫人——老妇人在带我进门前告诉我她的名字是佐藤信——前往厨房去准备茶水,留下我一人在房间内坐着,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放。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这么漂亮又贵气的地方。

 

怎么说呢,不是那种用奢侈的饰品或者精美的雕刻堆叠出来的奢华感,而是沉淀了历史后余留的沉静。不管是眼前的茶几还是周围摆放的柜架,尽管我老是被师傅戳着额头恨铁不成钢地骂“没见识”,也能感受到它们的昂贵和精致。

 

大概过了一刻钟,佐藤夫人也没有归来的动静。我生平最不爱做的就是盘腿规规矩矩,像个人偶一样坐着,尽管想着“大概这样会很失礼”,却还是忍不住把包裹放在了一旁,从榻榻米上站了起来,开始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这间房子应该是小会客厅,光线很好,得益于一扇大大的木窗。从窗外望去有一棵很大的樱花树,虽然因为大雨的清洗花朵已经所剩无几,却仍有几朵在枝头上倔强地生长着。我走到窗边想看看雨势的变化,却被旁边矮柜上摆着的两张相片吸引了目光。

 

一张大概是年轻时的佐藤夫人和她丈夫的合照,而另一张照片上印着的,是他们二人和一位梳着高马尾的年轻男子。尽管照片是黑白的,但我的脑海中几乎瞬间就闪过一个念头。

 

——这个男人,就是佐藤夫人说的弟弟。

 

太像了。

 

轮廓也好,眼神也好,甚至从有些模糊的轮廓中隐隐透出的气质都太过相似。

 

但是,为什么佐藤夫人会一个人独居在这里呢?她的丈夫和弟弟呢?

 

正当我兀自想着,身后传来拉门声。我有些慌张地回过头去,心里一下充满了被抓包的心虚。

 

佐藤夫人的手上端着装好茶具的盘子,微微愣了一下,转而便微笑着招呼我坐到桌旁,拎起茶壶将茶水倒入面前的两个茶杯中:“小知弦快过来吧,茶已经好了。”

 

“对、对不起,佐藤夫人……我只是一时有点好奇,果然我真是太失礼了!”我赶紧回到茶几边上,恨不得现在就钻到茶几底下再也不出来。

 

似乎被我的窘迫逗乐了,佐藤夫人突然开怀大笑起来。不是带着矜持的,而是彻底放松下来的笑:“你这孩子,虽然说你跟我弟弟一样调皮,偏偏这样谨小慎微的样子又跟我的故人一模一样,要不是……”

 

她忽然停顿,笑容也淡了几分,漫上了些平静的哀愁:“……我都要以为你是他们的孩子了。”

 

我正感觉大窘,却被佐藤夫人突如其来的哀伤打得有些措手不及,只得下意识地将茶杯放进手掌中摩挲,小心翼翼地开口:“他们……发生什么了吗?”

 

她没有回答我,只是端起茶杯啜饮了一口,转过头出神地看向窗外那棵被雨滴击打的樱花树。过了良久,才很轻、很轻地出声,轻到几乎被雨滴声浸没。

 

“这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她说。


-つづく-

 

 

 

 

*注:“知弦”和“千鹤”的假名都是ちずる(chi zu ru)


千悦

历尽各种刀子,我终于捡回了两块糖,下一章准备玩平助线【没错,因为我在小天使化为飞灰的那段直接泪崩】。第一张是副长的HE,第二张是斋藤的 @Orangrey欧润橘  @孤闾

历尽各种刀子,我终于捡回了两块糖,下一章准备玩平助线【没错,因为我在小天使化为飞灰的那段直接泪崩】。第一张是副长的HE,第二张是斋藤的 @Orangrey欧润橘  @孤闾

千悦
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和泉守是我...

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和泉守是我婚刀,土方线里再虐我千万遍,还是直接哭死的好@Orangrey欧润橘  @孤闾

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和泉守是我婚刀,土方线里再虐我千万遍,还是直接哭死的好@Orangrey欧润橘  @孤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