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土豆兄弟

4683浏览    140参与
brightside

【普独】我在易北河上歌唱

可以算是无授权的搬运(而且不止搬了一次🌚)原作者名字在最后,但是原文早删了😂

我在微博上问一个存了的人要的(感谢😘)我也不知道原文在哪个网站上发的

原作者出现或侵权可以删(虽然我觉得原作者早就出坑/失踪了)


文太少了😭只能靠陈年老文续命


这篇篇幅还好,不算特别短


⚠️有肉,普独

⚠️繁体


估计屏蔽放链接了


http://note.youdao.com/noteshare?id=8e9f427c2016f78d359ccbe54728213f

可以算是无授权的搬运(而且不止搬了一次🌚)原作者名字在最后,但是原文早删了😂

我在微博上问一个存了的人要的(感谢😘)我也不知道原文在哪个网站上发的

原作者出现或侵权可以删(虽然我觉得原作者早就出坑/失踪了)


文太少了😭只能靠陈年老文续命


这篇篇幅还好,不算特别短


⚠️有肉,普独

⚠️繁体


估计屏蔽放链接了


http://note.youdao.com/noteshare?id=8e9f427c2016f78d359ccbe54728213f

名曰不像
是少年的路德和普爷,也是手书的...

是少年的路德和普爷,也是手书的某一p啦,可能后面的图就不会放过来了(其实是还没画……)

是少年的路德和普爷,也是手书的某一p啦,可能后面的图就不会放过来了(其实是还没画……)

SYLgold

【独普】Party is Over (1)

-OOC预警


-魔幻中世纪成分的au


-本章子独注意⚠️

-独普ONLY(带一丢丢奥洪⚠️)



  “赛和姆新一批绞刑的名单出来了。”有人抖了抖报纸,低头窃窃私语。


  漆黑幕布的星空下是同样沉睡着的森林,刚刚搜罗完猎物的猎手们在一片昏暗中升起了篝火,一片缄默中盯着火星杂乱无章地跳动。长达几十个小时的追踪让他们成功找到了棕女巫的堡垒,黑荆棘环绕着的城堡里开满了不知名的野花,而猎物人们在那堡垒的踏足处撒满了克勒神父亲自祝福的圣水,一路念诵着那本教典的条条例例,踏进女巫的居所。


  领头的男人呻吟了一声,握着胸前被长链...








-OOC预警


-魔幻中世纪成分的au


-本章子独注意⚠️

-独普ONLY(带一丢丢奥洪⚠️)






  “赛和姆新一批绞刑的名单出来了。”有人抖了抖报纸,低头窃窃私语。


  漆黑幕布的星空下是同样沉睡着的森林,刚刚搜罗完猎物的猎手们在一片昏暗中升起了篝火,一片缄默中盯着火星杂乱无章地跳动。长达几十个小时的追踪让他们成功找到了棕女巫的堡垒,黑荆棘环绕着的城堡里开满了不知名的野花,而猎物人们在那堡垒的踏足处撒满了克勒神父亲自祝福的圣水,一路念诵着那本教典的条条例例,踏进女巫的居所。


  领头的男人呻吟了一声,握着胸前被长链条紧紧缠绕的十字架,念完最后一句:“我将以他的名,行他的事。”于是那门被推开了,他们只瞧见女巫端正地坐在长椅上,扭头时把那瓶装满黑色液体的银瓶子仔细包裹缎带,那有些长的指甲上涂满了不知名的符号,她专心致志地打出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她那头棕褐色头发被用发绳扎了起来,女巫低头看着猎巫人给她带上白色的镣铐。


  “白蜥蜴的骨头?”她喉咙里发出了声低低的,扭曲的嗤笑。


  这女人的个头不是很高,但她站起来的时候,那双琥珀绿色的眼睛一一扫过众人时却有一股无形的压力。领头人约翰吞了一下口水,但长久以来的经验让他腰板挺得笔直,厉声道:“你这作弄者,还敢在我等主的光辉下嗤笑?”


  女巫海德薇莉撇了撇嘴,她盯着约翰粗暴地打开那瓶安眠水,凑到她唇边倒给她那昏睡的液体。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将十字架含在嘴里,接住了被药力弄倒的女巫。


  没人敢轻视这看似瘦弱的少女——在长达几乎两日的追踪里,女巫的诅咒和无时无刻不突然出现的长距离巫术让他们的三个同伴失去了生命,五个专业猎手的左腿或是右边耳朵。小伙子们不得不变得警惕起来,连搀扶女巫的手套也施了圣水,在她裸露的一小块皮肤上烧出了轻微的灼伤。“轻一点!”约翰吼道,“红衣主教大人想要完整的,活的女巫!”


  男人们面面相觑,小声嘀咕了一会儿,又换上了旧手套,伸手把女巫架在了刚编好的白杆架上。




  “小路易?”老戴维斯拍了拍青年人的肩膀,试图把他从沉思中扯出来,“这女巫施的咒法可多了,”他指了指自己的断指,“一不小心会落成我这样的。”


  半老的人咧嘴笑了起来,他把手里的十字架链子塞给金发的新手:“我去倒点圣水...克勒神父祝福过的可不多了。”他小声啰嗦道。


  路德维希接过十字架,他另一只手里磨蹭着他自己的那有些发黑的古旧道具。这男孩是半路被克勒神父塞进队伍里的,尽管约翰抗议过不收菜鸟,他还是得接受这长相乖巧的,似乎是大户出身的男孩来做这种九死一生的活。


  “喂,”约翰当时恶狠狠地冲他骂道,“这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的地方,少爷。缺胳膊断腿的事可不少,可别后悔哭鼻子。”


  其实平心而言,这种看着是高收入家庭出的年轻人可不会瞧上这种事,于是约翰只当他是出来体验体验生活——拿自己的命去赌。他一贯瞧不上这类孩子,毕竟约翰九岁的时候就亲手把匕首送进了一个女巫学徒的心窝里,而这事直至今日仍然被他自己所吹嘘着。而老戴维斯一路上则殷勤的很,心里盘算着在猎巫结束后能打动这少爷来换点多余的金子。


  路德维希把那把尚未用过的十字架规规矩矩地放在一边,坐得端端正正。这孩子委实应当坐在伊索贝尔的国都大学院里潜心研读知识,而不是坐在这群亡命之徒里学着如何正确地握住匕首。老戴维斯套近乎时问过他来这里的目的,年轻人垂眸答说是为了学校的调查——得了吧,老戴维斯在心里嗤之以鼻,这年头啥时候流行起了富人来底层视察?


  那些穿金戴银的混帐东西只会一边嘟囔着,再随意丢一块银子以示善心。“神如此庇佑。”富人们心安理得道。


  于是老戴维斯干巴巴地给小伙子搁下一句:“神祝福你,知识的信徒。”






  路德维希有些乏困。在糟糕的环境里呆了许久,倒也不是无法忍受的问题,更多的是对于即将到来之事的惊慌,恐惧,乃至期待。他再一次掏出那个有些吸引人目光的怀表,指尖摁下弹力的开关,黄金铸的表盘上刻满宝石。那根指针滴滴答答地走着,离他心里算好的那个时间越来越近。 


  “你得忍着...贝什米特家的孩子不会害怕的。”那给他怀表的男人如是说。


  路德维希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心,那个微小的声音在心底拼死拼活地喊着:可我不是。


  我甚至还未成为贝什米特。


  路德维希盯着那个钟表走过每分每秒,漆黑的指针在一声轻轻的磕哒声后停在了那个时间点上。


  半夜的一点零六分。


  他心中微微一颤,抬头却听见那群猎物人们的声音依然如此清晰,路德维希的冷汗流了下来——那件事没有到来。


  可是下一秒,诡异的事情在他面前发生了。


  有些喧哗的,或许是几个无赖之间的打赌声突然变成了一丝丝的近乎于野兽般的咆哮声,猎巫人未洒圣水的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脖子,那咆哮声被掐住了,只留下因为缺氧而上翻的眼白和几声竭尽全力呼吸的嘶哑声。当他们倒下的时候,那一桩桩僵硬的身体直板板地和泥土地碰撞出闷响声,脚边居然开了几多深红色的暗花,那花的颜色红的似乎能滴下血来。约翰仍然在嚎叫,长久以来的猎巫经验让他的意志力远高于常人,可这份精神力却在此刻成了他痛苦的来源。他那双布满疤痕的手死死勒住了自己的脖子,面孔涨的紫红,血丝爬满了眼白。他在原地打转乱蹦着,踩着同伴们的尸体,像是在被强迫跳着滑稽的舞蹈。


  而那女巫从杆架上醒来了。


  她漫不经心地扯开了牢固的绳索和白色骨枷,那硬度堪比新挖掘合金的古老炼金产物在她手上脆弱地像块纸片。女巫伸展了下胳膊,朝着约翰的方向打了个响指,那人终于能松开了脖子:“污秽!不洁...”他最后还是倒在了地上,获得养分的新生红花于他的口腔中慢慢舒展叶子。此时女巫正好把她的衣服理好了,甚至放下了自己的长发。海德薇莉认认真真地冲着旁边的小水坑了照了照自己,嘴里嘟囔着几句。


  当一切都完成了,她终于回过头看见了路德维希。


  少年人手里攒着那把发黑的十字架,正是那把他自己带来的古旧玩意。之前老戴维斯曾单方面认定这是什么古董,也偷偷摸摸向路德维希要过把玩一下。他没意识到这根本不是一把上了年纪的,富人家里收藏的神圣十字架,而是一柄曾经辱神的逆十字。


  黑色的链子并非是古旧的证明,而是由黑琳琅上漆,死死扣在掌心里的固定物。这架子是逆着握的,是用来施术,预言,乃至杀人用的。老戴维斯和这支团队的人一生只参与过小波猎巫,压根就对大型的猎巫战役一无所知,也自然无法认出这把令人生畏的兵器。路德维希仍然端端正正地坐在地上,那一片泥土和花朵,尸体围在他的身前,却使得他一尘不染地圣洁。倘若不是那把十字架和那张标志性的贝什米特脸庞,海德薇莉还真以为这里是坐了个被神庇佑的圣子。


  “路德维希?”那男孩点点头。


  海德薇莉大大咧咧地扒开刚整理好的裙子坐在地上,眼睛里闪过一丝对自身形象的茫然懊悔,又盯着那男孩从头发丝到领口,看得路德维希有些不自在。


  “所以,”海德薇莉若有所思道,拉着男孩的手端详起十字架,“布拉金斯基先生告诉的你我的行踪?”她也没想等路德维希的回答,又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了一句:“你和你哥哥长得真像啊。” 这两句听上去八竿子打不着边的话却让路德维希猛地抬起了头。


  “你当真认识了我哥哥?”


  海德薇莉应了一声,道:“是的。那么,依照这逆十字的约定,我会带着你直到成年——”她意味深长地盯着路德维希的眼睛:“直到正常人类的成年期。”那女巫站起身,终于忍不住对自己施了个不太成功的清洁咒,又把男孩从地上拉了起来。“贝什米特家的小狮子,”她说道,“今后就要和我伊丽莎白-海德薇莉一起生活啦。”


  她歪了歪脑袋,看见这孩子居然已经睡着了。他站的有些摇晃,大概是听到她愿意收留自己后才被迫陷入了过于疲惫的睡眠。海德薇莉后知后觉地打了个冷颤,那孩子刚刚看着人群的眼神实在是像极了某些时候的他哥哥。而对于女巫而言,那少年的眼睛里埋着迷茫和不解的背后却是有一个即将破壳而出的魔鬼,控制着那圣人在地狱的屠杀中不可伸出解救的双手,就好像是那孩子作出某个决定的时候把某个充斥着爱的心藏得严严实实。




TBC.

我杀了我的狗

普独向短漫。重发一下,字工整一点。


关于我上次提出的论题「基尔君是如何把路德从小小只养成腱子肉兄贵的?」这是我的论证结果。 


不想上升国家所以都是用的各自人名,


普鲁士——基尔伯特,基尔君


德意志——路德维希,路德君


西班牙——安东尼奥


中国——耀君



懒得加对话框,所以“ ”内为对话,「 」内为内心os,我对安东尼奥不太了解,感觉被我画成一个吐槽役了……



最后我想提问,为什么动漫里恍然大悟要做一个捶手的动作呢?我百度了也没找到答案……真是令人费解。

普独向短漫。重发一下,字工整一点。


关于我上次提出的论题「基尔君是如何把路德从小小只养成腱子肉兄贵的?」这是我的论证结果。 


不想上升国家所以都是用的各自人名,


普鲁士——基尔伯特,基尔君


德意志——路德维希,路德君


西班牙——安东尼奥


中国——耀君




懒得加对话框,所以“ ”内为对话,「 」内为内心os,我对安东尼奥不太了解,感觉被我画成一个吐槽役了……




最后我想提问,为什么动漫里恍然大悟要做一个捶手的动作呢?我百度了也没找到答案……真是令人费解。

秋秋八十一

【bg纯架空西微幻背景大纲】第二部分

前文这里,内含cp预警等等,必读

http://qiuqiubayi.lofter.com/post/1f11f552_1c5b429d9


瓦尔加斯姐妹是瓦尔加斯王朝的宗室末代公主。自小碾转于各个家族之间。后来她们之一的爱丽丝和贝什米特家当时的小家主订了婚。可惜小家主早死,爱丽丝次年几乎病死,最后成为修女建立了教廷。另一位在几个家族争夺她的时候被误伤而死。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是坎定的家主。自从当年与爱丽丝公主订婚的小家主死后,每一代都会生出一个和他长的很像的男孩。大家认为是小家主转世,这种男孩也成了专门坎定的家主。幼年时正是波诺弗瓦家族的鼎盛时期,波诺弗瓦家族开始攻击打压贝什米特家族...

前文这里,内含cp预警等等,必读

http://qiuqiubayi.lofter.com/post/1f11f552_1c5b429d9



瓦尔加斯姐妹是瓦尔加斯王朝的宗室末代公主。自小碾转于各个家族之间。后来她们之一的爱丽丝和贝什米特家当时的小家主订了婚。可惜小家主早死,爱丽丝次年几乎病死,最后成为修女建立了教廷。另一位在几个家族争夺她的时候被误伤而死。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是坎定的家主。自从当年与爱丽丝公主订婚的小家主死后,每一代都会生出一个和他长的很像的男孩。大家认为是小家主转世,这种男孩也成了专门坎定的家主。幼年时正是波诺弗瓦家族的鼎盛时期,波诺弗瓦家族开始攻击打压贝什米特家族,路德维希东躲西藏几乎死在弗兰索瓦丝.波诺弗瓦手里。索幸被哥哥基尔伯特保护着。后来在成年以后,娶了弗兰索瓦丝,生下了玛利亚。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是路德维希的哥哥。他出生的时候出现了小家主转世的天像:占星师在夜空里看到了一只双头鹰。然而,在他出生以后,人们失望地发现他的长相并不是转世的小家主,而是一个仿佛没有被上帝上过色的孩子。后来多少年贝什米特夫人都没有生育,直到怀上路德维希。基尔伯特脱俗地精明能干,虽然脾性暴躁但是却十分聪慧。打败波诺弗瓦家族,保住了贝什米特家族。



~杀路德维希为啥得是弗兰索瓦丝?是有原因的哦。不过这得牵扯出两家的祖先:玛利亚.郡

~其实现在b国以及敌国几个家族包括大部分乡绅基本上都有瓦尔加斯或古国王室的血统。琼斯家族能坐上王位是因为各个家族各不相让所以只好推选一个中间人。(类似于联合锅密梳长)

~但是到了阿尔这几代,几个家族似乎玩脱了。这几代琼斯太过于精明,琼斯家族的地位在统一敌国以后已经难以撼动了。

~瓦尔加斯家族的崛起历史精彩程度不亚于琼斯家族。古国女王海伦带领王室杀死了富有的表妹安德罗马克并将她的财产纳为私己。安德罗马克生前怀了双胎,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生下来只有一个男孩,取名罗慕卢斯.瓦尔加斯。她死后,罗慕卢斯逃离远方,后复仇归来,杀死海伦推翻古国,建立了b国(此时还包括敌国)


我杀了我的狗

与本家不同的普灭设定——



普鲁士全心全意地抚育着弟弟德意志。为他四处征战,为他开疆拓土,悉心教导他科学、政治、艺术、宗教……


他看着这个小小的孩子,那么稚嫩却如此美丽——金色的发丝缠绕着阳光,蔚蓝的眼睛包含了天空和海洋——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


「我要给他世界上最美好的一切」普鲁士默默想着,「他是我的生命之光,我的灵魂之火,我的国王,我的血肉,我的梦,与信仰」。


德意志迅速成长起来,一如普鲁士期望中的强大,耀眼,高傲,野心勃勃。


德意志选择了一条错误的道路,并在兄长普鲁士无限度的溺爱和支持下,一错再错。


德意志必须为自己的罪孽付出代价——


1947...

与本家不同的普灭设定——




普鲁士全心全意地抚育着弟弟德意志。为他四处征战,为他开疆拓土,悉心教导他科学、政治、艺术、宗教……


他看着这个小小的孩子,那么稚嫩却如此美丽——金色的发丝缠绕着阳光,蔚蓝的眼睛包含了天空和海洋——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


「我要给他世界上最美好的一切」普鲁士默默想着,「他是我的生命之光,我的灵魂之火,我的国王,我的血肉,我的梦,与信仰」。


德意志迅速成长起来,一如普鲁士期望中的强大,耀眼,高傲,野心勃勃。


德意志选择了一条错误的道路,并在兄长普鲁士无限度的溺爱和支持下,一错再错。


德意志必须为自己的罪孽付出代价——


1947年2月25日,占领德国的盟军管制委员会颁布第46号暂行法,宣布“普鲁士国中央政府及附属各级机关即日起解散”。


同日,联合国管理委员会又颁布了第47条法令,宣布“以普鲁士为名的国家正式灭亡,并不获承认”


——他失去了哥哥。


那个会牵着自己的手,会疼爱地亲吻自己额头,会唠唠叨叨,会永远爱着自己的人,永远地失去了。


PS:历史戏说不上升现实国家。其实我应该用他们的名字,路德和基尔。




再PS:本家设定里基尔和路德是东西德,但是实际上二战后普鲁士被清算地很厉害,基本上就是不存在了。




再再PS:图中那段话是来自于网易云《虽然我们手中空无一物》的评论,这首歌很好听。




最后一次PS:路德原来那么小只美貌正太,怎么长大就变成肌肉兄贵了呢?这不科学的成长轨迹,普爷究竟是怎么把小土豆养大的真是未解之谜。图23是百度看到的,真的好像啊!







塔塔莉

【授权转载】

画师:quckidon

地址:Tumblr-quckidon

注:图1、图2有参考模特。

请不要二次转载至lof以外的网站或者随意使用。如有疑问,欢迎评论和私聊。

【授权转载】

画师:quckidon

地址:Tumblr-quckidon

注:图1、图2有参考模特。

请不要二次转载至lof以外的网站或者随意使用。如有疑问,欢迎评论和私聊。

清冷泡

#德普##土豆兄弟##普德#(图转(历史向

“当我到柏林,他们会告诉我这是普鲁士。当我到维也纳,他们会告诉我这是奥地利。没有任何一块地方我可以指着说出:这是德国。”—歌德。    


神圣罗马帝国它既不神圣,也不罗马。它只不过四分五裂地在欧洲列强中苟延残喘。


1871年普鲁士统一德意志,宣告神罗时代结束。德意志第二帝国诞生。


“在众人瞩目中出生,令我骄傲的弟弟啊。”


“哥哥我辜负了你的期待。终没将德意志变成强大的帝国,终没有让他们感受当年的无力。哥哥?你听得到我的忏悔吗?”


二战后作为德国近代精神“专制主义”“军国主义”源头的普鲁士被割裂并被划...

#德普##土豆兄弟##普德#(图转(历史向

“当我到柏林,他们会告诉我这是普鲁士。当我到维也纳,他们会告诉我这是奥地利。没有任何一块地方我可以指着说出:这是德国。”—歌德。    


神圣罗马帝国它既不神圣,也不罗马。它只不过四分五裂地在欧洲列强中苟延残喘。


1871年普鲁士统一德意志,宣告神罗时代结束。德意志第二帝国诞生。


“在众人瞩目中出生,令我骄傲的弟弟啊。”


“哥哥我辜负了你的期待。终没将德意志变成强大的帝国,终没有让他们感受当年的无力。哥哥?你听得到我的忏悔吗?”


二战后作为德国近代精神“专制主义”“军国主义”源头的普鲁士被割裂并被划入波兰,境内德意志民族已全员移出。


铁十字的黑色是用我们列祖列宗东征时腐朽的血液染成的,如今镌刻着我们的荣耀。


德国的专制主义、种族主义、军国主义其实还蛮带感的。

塔塔莉

【授权转载】

画师:quckidon

地址:Tumblr-quckidon


请不要二次转载至lof以外的网站或者随意使用。如有疑问,欢迎评论和私聊。

【授权转载】

画师:quckidon

地址:Tumblr-quckidon

 

请不要二次转载至lof以外的网站或者随意使用。如有疑问,欢迎评论和私聊。

芫桭

失物招领箱(全员向)

#说全员就全员#

#真实的全员是不可能的#

#所谓的全员只是我了解的全员罢了#


这里是失物招领处,你能在这里找回你失去的一生。

如果你愿意坐下来诉说你的故事,那我也同样乐意倾听。


一.银发男子

    他来到我面前的时候,穿着厚重的黑色斗篷,戴着黑色的面罩。他告诉我,他的名字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基尔伯特,他来自遥远的国度,他对我说他快要消失了,听说这里有属于他的东西,于是打听着寻了过来。我把署有他名字的箱子抱过来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他沉默着,又突然开口。

   “我能去更黑暗的地方看看吗?我想,我并不能...

#说全员就全员#

#真实的全员是不可能的#

#所谓的全员只是我了解的全员罢了#


这里是失物招领处,你能在这里找回你失去的一生。

如果你愿意坐下来诉说你的故事,那我也同样乐意倾听。


一.银发男子

    他来到我面前的时候,穿着厚重的黑色斗篷,戴着黑色的面罩。他告诉我,他的名字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基尔伯特,他来自遥远的国度,他对我说他快要消失了,听说这里有属于他的东西,于是打听着寻了过来。我把署有他名字的箱子抱过来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他沉默着,又突然开口。

   “我能去更黑暗的地方看看吗?我想,我并不能见到阳光。”

    沙哑的异国音调。

    他用他红色的眼睛看着我,眼神里满是渴求。

    我接受了他的请求。

    屋内,微弱的灯光下,基尔伯特慢慢地掀开面罩,犹豫片刻,将斗篷也拿了下来。苍白的皮肤,几近透明,青色的脉络不加掩饰地暴露在灯光下,那双红宝石般的双眼,流露出不舍和期待。

    我能明白他的不舍,但却不知道期待从何而来。

  “贝什米特先生,虽然我不该多问,只是,我有些好奇,您是否在期待着些什么?”

  “不用客气,你可以叫我基尔伯特。你很聪明,我现在,确实是抱着些许期待。很可笑吧,我明明就要消失了,却还盼望着那些美好的东西,那些遥不可及的东西。”

    我没有说话。

    尽管这说来有些莫名其妙,但我确实能感受到基尔伯特的情感,也许,当我决定成为这失物招领处的员工时,就已经丢失了自我。

    我只能靠着别人的故事而活。

    基尔伯特坐下来,将斗篷放在一边,抱住那个精致的小木箱,小心翼翼地打开勾勒着繁复花纹的古铜色小锁。箱子打开了,我没有探头去看,关乎他人隐私的事情,是不被允许发生的。

    每个人的箱子外表都是一样,除了被镌刻在木制纹路里的署名外,没有太大差别,即使里面只有一小颗石子,我们也无法得知。员工不被允许告知。

    基尔伯特似乎很激动,他推过箱子,想将那箱子里的东西给我看看。

    箱子里面是一个铁质十字,一本日记,封面上有些许烧灼过的痕迹,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剑,隐隐透出的银光,彰显着它曾经的光辉。还有一本相册。

    他对铁十字似乎有着特殊的情感。

    他的眼睛明明注视着箱子,双手却捧着铁十字细细地摩挲,像是害怕稍一用力,就会弄疼它一般。而他看到那把锈剑时,眼神一愣,随即撇开了目光,转而看向那本日记。烫金的花体异域文字,工整地镌刻在封皮上。他伸出左手,触碰着页边,左手中指的侧边留着厚厚的老茧,翻开一页,同样漂亮的花体字,是他的名字,这是他的日记。

  “你愿意听听我的故事吗?”

  “十分乐意,我的先生。”


    基尔伯特开始对我讲诉他的故事。

  “我来自一个兵荒马乱的国家。我和我的弟弟路德生活在一起。”

  “也许,你应该多少能看出来,我并不是个普通人。我那透明的皮肤和头发的颜色,还有这双眼睛,我大概算是个半‘吸血鬼’。”说到这,他自嘲似的笑笑,又继续说了下去。

  “出生后,我的双腿无法很好地行走,每天我只能趴在窗户边上,看着过往的人群,嬉戏玩闹。春夏秋冬,寒来暑往,我只能那么看着。”

  “几年后,路德出生了,战争一瞬爆发。战争持续了十几年,我们的父母都因为战争离开了。我突然想要好好地站起来,那个半大的蓝眼睛小子,还需要我来支撑他。可最后,还没等我站起来,路德就离开去了战场,他说他想为我完成心愿,他想为我展现出一个美好的世界,而不是现在污秽不堪,硝烟弥漫的战场。”

  “战争一直在持续,我依旧在复健室练习着走路,路德托人寄回来一个铁十字。我认识它,当初他离开的时候,是我亲手交给他的。我感到很慌张,因为这个铁十字是我嘱咐路德在胜利的时刻才能交还的,但,战争还在继续。”

  “也许是我的执着,我的腿竟然突然能够自由活动起来,当我想到我能够马上飞奔到我亲爱的弟弟身边,我就不禁走得更快起来。我能够走路了,所以我去了路德身边。”

  “你无法想象当我历经坎坷,终于在一个破旧的帐篷里,看到我这世上唯一的亲人还活着,那是多么惊人的喜悦啊!我冲进去抱住了他,他一开始只是愣住没有说话,但他的头埋在我的肩膀上,我感受到了一些热热的东西浸湿了我的衣服。”

  “等到我们都冷静下来,我看见了路德的身体,他的腿废了。我看到他眼里的不甘,但与此同时,却也包含着欣慰。我知道那是什么,像是他用他的自由换来了我的腿。所以,我拿着他的剑,替他上了战场,打赢了那场战争,带着他回到了家。那把铁剑在回家的路上丢失了,没想到,还会在这里见到它。”

  “尽管我能够走路了,但我的模样依旧显眼。为此我不得不披上黑色的斗篷,戴上面罩,生活在黑暗之中。我乐意如此,路德成为了我的英雄,他是阳光,我就成为他背后的阴影。”

  “这个日记本是我那段时间所记录的每天,虽说只是些军旅路上的琐事,但有路德的陪伴,还有遇到的同伴,我都很乐意将它们悉数罗列在其中。曾经一次,我将日记本留在帐篷,等我出去,帐篷便被空袭的流弹打中了,我不顾一切地冲进去,这才把它抢救了回来。那段日子大概是我人生中,过得最充实的时间了。但我的时间,真的停在了那个时刻。”

  “路德开始不断地衰老,我虽说一直保持着原来的模样,但身体却开始发生异变。我原本苍白的皮肤开始变得透明了,就像是随时会消散一般。我始终疑惑不解,这样的变化,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身上。”

  “可路德最后告诉我,是他向上帝许了愿望。在他濒临死亡之时,上帝给了他两个选择,一是他在这里死去,让我活着但却始终不能站起来,二是让他用自己的自由换我的腿,而我们的生命会共享。他向我道歉,他说他原本以为,那只是个梦,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做出了选择。他知道我对我的腿,执念有多深。真不愧是兄弟。可他也活不了多久了,原本就是我借给了他生命,他在我感觉到寿命将近的时候,收到了寄送过去的箱子,三天后便去世了。”

  “他在临走前始终是在和我说着抱歉,因为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擅自做了约定。我怎么会怪他呢?那个傻小子!我一直期望着的事,就是能和他一起活下去啊。那本相册里,有我和他的合影,还有其他很多人,他的身影还牢牢地复印在照片里,我的身形却像是淡化了一般。你说,这是不是很奇怪?”

    说到这,他停下来,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他捂着嘴,拼命不让呜咽声溢出,眼睛里却终究抑制不住地流出眼泪。

    我很想过去安慰他,但我知道,没有人能够真正安慰到他。他就要消失了,而这世界上,却连一座墓碑,都无法为他立起。

    他冷静下来,重新穿上斗篷,戴着面罩。我替他打开门,他抱着箱子向浓雾中走去,他已经不需要再回来这里了。

    因为这里,是为了找回丢失的东西而存在的。

    而他,连自己都要丢掉了,怎么还能找的回来呢?


古氏_光风霁月

#授权转载


依旧是网络主播paro,如果兄弟俩发型改变的话…?

前篇在合集里面比较靠前的位置想看可以自己找找23333



感谢翻译嵌图!!! @雨前明月 



作者@merchan_768



🔗https://twitter.com/merchan_768

#授权转载


依旧是网络主播paro,如果兄弟俩发型改变的话…?

前篇在合集里面比较靠前的位置想看可以自己找找23333








感谢翻译嵌图!!! @雨前明月 




作者@merchan_768




🔗https://twitter.com/merchan_768

塔塔莉
【授权转载】 原画师:yosb...

【授权转载】

原画师:yosb

原地址:Pixiv-yosb
Tumblr-yosb

微博地址:yo-sb

请不要二次转载至lof以外的网站或者随意使用。如有疑问,欢迎评论和私聊。

【授权转载】

原画师:yosb

原地址:Pixiv-yosb
Tumblr-yosb

微博地址:yo-sb

请不要二次转载至lof以外的网站或者随意使用。如有疑问,欢迎评论和私聊。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侵删】
推一个神级人力,调的太好了!
芋厨倒地不起!
链接见评论

【侵删】
推一个神级人力,调的太好了!
芋厨倒地不起!
链接见评论

塔塔莉

【授权转载】

原画师:yosb

原地址:Pixiv-yosb
Tumblr-yosb

微博地址:yo-sb


注:世界杯。


请不要二次转载至lof以外的网站或者随意使用。如有疑问,欢迎评论和私聊。

【授权转载】

原画师:yosb

原地址:Pixiv-yosb
Tumblr-yosb

微博地址:yo-sb

 

注:世界杯。

 

请不要二次转载至lof以外的网站或者随意使用。如有疑问,欢迎评论和私聊。

Wald_Schimdt

看了德国ZDF2台霍亨佐伦家族的纪录片,就很想画这样一个故事。


1989年,腓特烈大帝的灵柩在200多年后终于遵照其遗愿,从西德迁回东德波茨坦无忧宫,和他的宠物狗们葬在一处。普爷也偶遇跟着联邦德国总理前来参加仪式的路德⁄(⁄ ⁄ ⁄ω⁄ ⁄ ⁄)⁄!





看了德国ZDF2台霍亨佐伦家族的纪录片,就很想画这样一个故事。


1989年,腓特烈大帝的灵柩在200多年后终于遵照其遗愿,从西德迁回东德波茨坦无忧宫,和他的宠物狗们葬在一处。普爷也偶遇跟着联邦德国总理前来参加仪式的路德⁄(⁄ ⁄ ⁄ω⁄ ⁄ ⁄)⁄!








塔塔莉

【授权转载】

原画师:yosb

原地址:Pixiv-yosb

Tumblr-yosb

微博地址:yo-sb


注:授权见末图。yosb人真的非常nice!


请不要二次转载至lof以外的网站或者随意使用。如有疑问,欢迎评论和私聊。

【授权转载】

原画师:yosb

原地址:Pixiv-yosb

Tumblr-yosb

微博地址:yo-sb

 

注:授权见末图。yosb人真的非常nice!

 

请不要二次转载至lof以外的网站或者随意使用。如有疑问,欢迎评论和私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