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圣诞夜惊魂

23966浏览    224参与
柠檬瓜

【H.A · 第十二章:赤裸 】

赤裸  


我独自在床上醒来。丝绒的帷帘被拉开了,容许一池银白月光蔓延过大理石的地面。莎莉安静地坐在正中央。她褪下了她的睡袍,将它整齐地叠好置于身侧。阖着双眼,她仰起的面庞正对着洒落的光芒,一副神情同我见过的任何一般祥和而甜美。我踌躇着不想打扰她的出神,但没有经过准许,这样安静地观望着她,似乎有些不合适。

“莎莉?”我说。她没被惊到,只是缓缓睁开了眼睛望向我。

“你还好么?”我问。她点点头,回身转向了窗户。我从狭窄的床铺上爬下,在地面上落座,正在她月光点亮的圆环之外。


“你在做什么,亲爱的?”我问。

“没什么。”她答道。“只是。。。今晚的月亮可真...

赤裸  


我独自在床上醒来。丝绒的帷帘被拉开了,容许一池银白月光蔓延过大理石的地面。莎莉安静地坐在正中央。她褪下了她的睡袍,将它整齐地叠好置于身侧。阖着双眼,她仰起的面庞正对着洒落的光芒,一副神情同我见过的任何一般祥和而甜美。我踌躇着不想打扰她的出神,但没有经过准许,这样安静地观望着她,似乎有些不合适。

“莎莉?”我说。她没被惊到,只是缓缓睁开了眼睛望向我。

“你还好么?”我问。她点点头,回身转向了窗户。我从狭窄的床铺上爬下,在地面上落座,正在她月光点亮的圆环之外。

 

“你在做什么,亲爱的?”我问。

“没什么。”她答道。“只是。。。今晚的月亮可真好看,而且我感觉很宁静。”

“的确是一轮美丽的月亮。”我说。“可莎莉?为什么。。。?”那问题让她再一次睁开双眼,随着我的示意望向了她的睡袍。

“大概是因为我可以。”她若有所思地说道,声音不过一阵耳语。

————————————————————

————————————————————

柠檬瓜

【H.A · 第十一章:血与骨】



一行三个吸血鬼走过小镇广场,优雅地高举着墨黑的阳伞。到离石砖砌的小喷泉附近,他们放满了速度。他们又小又黑的眼睛朝彼此眨巴了几下。他们迷惑不解地张望了一会儿。

在她做缝补的篷帐里,莎莉用余光注视着那一伙,安静地假装自己在调整缝纫机的松紧。由于一种她永远抓摸不清的原因,莎莉是镇上只手可数的漂亮女性之一。更甚者,她几乎可以肯定她是唯一能引发这特别的小插曲的人。倒不是说它能严重到哪去。就算它是,她本也不怎么喜欢像个倒放的墨水瓶一样一动不动地独自度过一整天的念头。她可还有事要做。

吸血鬼们盯着她。他们苍白的脸流露出了关切,边缘缀饰着略显瘆人的着迷。莎莉努力装做没有注意到他们的样...


 

一行三个吸血鬼走过小镇广场,优雅地高举着墨黑的阳伞。到离石砖砌的小喷泉附近,他们放满了速度。他们又小又黑的眼睛朝彼此眨巴了几下。他们迷惑不解地张望了一会儿。

在她做缝补的篷帐里,莎莉用余光注视着那一伙,安静地假装自己在调整缝纫机的松紧。由于一种她永远抓摸不清的原因,莎莉是镇上只手可数的漂亮女性之一。更甚者,她几乎可以肯定她是唯一能引发这特别的小插曲的人。倒不是说它能严重到哪去。就算它是,她本也不怎么喜欢像个倒放的墨水瓶一样一动不动地独自度过一整天的念头。她可还有事要做。

吸血鬼们盯着她。他们苍白的脸流露出了关切,边缘缀饰着略显瘆人的着迷。莎莉努力装做没有注意到他们的样子。不久,那伙缓慢地继续起了他们的路程,走过广场边缘,时不时回过头朝她望上一望。

oOo

 


 

 

南瓜王最年长的儿子,和继名者,平躺在客厅里那张老丝绒沙发上,注视着他的母亲。莎莉忙碌着,几件物品被齐整地放置到手提篮里,日历再三检查过,和一把匆匆地穿过她一头长发的发梳。走到沙发附近,她伸出一只手帮那男孩站了起来。

“你确定我走路没事么?”他问道。

“你过去一周在房子里到处走来走去不都好好的么,阿杰。”他母亲答道。语气温柔,但莫名显得锐利。

“你生我气了吗?”他问。

“当然没有。”她说,把他搀扶在身侧。“我们走吧。下楼梯看着点。”

 

“娘。。。”他说,跟着她走向庄园的大门。“我们去看医生的时候你总是怪怪的。”

“我可不会这么说。”莎莉回复。她的儿子皱了皱眉头。她在他的头盖骨上落下一个吻。

 

“好极了,好极了。”凡肯厮坦博士说道。“他恢复得不错。你换的药?”

“当然。”莎莉说道。被‘医生’戳弄着伤口令那孩子缩了缩。

“断腿,断胳膊。。。 你从这里边学到了些什么吗,小伙子?”

万圣小镇的王子正准备嘟囔一句毫无诚意的“是的先生”,当他的母亲代他开了口。

“自然。” 

“啊。你会说那点迷糊也被从他脑壳儿里赶出来了么?”

“我觉得是,起码现在是。”莎莉答道。“但他还只是个小男孩儿呢。”

那话让博士呼出了一声轻轻的“唔”,然后便再次处理起了他小小的患者的伤口。实验室里安安静静的,除开房间另一头一个玻璃烧杯里微弱的冒泡声。

“你近来如何啊,莎莉?”凡肯厮坦博士问道,包完了那男孩儿手臂上的最后一圈绷带。“骷髅庄园附近有什么小道消息么?除了你孩子的夜间冒险之外,那是。”

“我很好,博士。我们这儿也没什么新鲜事,忙着准备嘛,你知道。”

博士点了点头。他用一块方巾擦了擦他的深色镜片。

小杰克饶有兴趣地望着他母亲与那年长博士之间的互动。他们之间的交流每一次会面都能把他的好奇心勾起来。他在他父亲的书里研究过冰山。他读到过它们只有很小一部分暴露在外,其余部分都尽数掩藏在水面之下。尽管只有十岁年纪,他能在这之间看出一种相同的特质。

博士把轮椅往后摇了摇,让莎莉能把她的儿子从台板上扶起来。

“你呢?”他问。

“我确定我不知道。”莎莉回复,她的声音里一抹轻快。说不定是一声笑,她儿子琢磨着想。

 

他们与医生的会面结束了,南瓜王子和他的母亲穿过广场,缓缓地走回家去。莎莉再次将那男孩搀扶在她身侧,小心照看着他的胳膊和他的腿。

“我试试可以自己来的,妈妈,如果你扶得累了的话。”小杰克说。

“我不累,阿杰。”莎莉向他确认道。“至少不是因为扶你。但是,还是请尽量别再弄折更多骨头了。”

 ————————————————————

————————————————————

互补碱基对

一些万圣节小摸鱼,在万圣节游园会上摆摊卖甜品居然没几个人认出克总和欢乐树,不过遇到了cos成杰克本尊的大佬,辣就直接把杰克送给她啦

一些万圣节小摸鱼,在万圣节游园会上摆摊卖甜品居然没几个人认出克总和欢乐树,不过遇到了cos成杰克本尊的大佬,辣就直接把杰克送给她啦

7102巾巾、
好久没更文字了放一个昨晚在so...

好久没更文字了
放一个昨晚在soul写的梦境
蒂姆波顿风格的梦
写完才发现没办法复制
直接截图吧因为太长了我实在写不动第二遍

好久没更文字了
放一个昨晚在soul写的梦境
蒂姆波顿风格的梦
写完才发现没办法复制
直接截图吧因为太长了我实在写不动第二遍

⚰丢人德古拉⚰

Happy Halloween!!!(虽然迟了点)
🎃🎃🎃🎃🎃🎃🎃🎃🎃🎃🎃🎃💀💀💀💀💀💀💀💀💀💀💀💀👻👻👻👻👻👻👻👻👻👻👻👻

Happy Halloween!!!(虽然迟了点)
🎃🎃🎃🎃🎃🎃🎃🎃🎃🎃🎃🎃💀💀💀💀💀💀💀💀💀💀💀💀👻👻👻👻👻👻👻👻👻👻👻👻

柠檬瓜

【授翻:鬼火,民选官,虫大叔,与锯末女孩】

    他们中的三个都已逝世,还有一个从未出生。杰克,镇长,乌基布基,与莎莉。和活着(或死去)的意义又是什么。


  作者:midnightdiddle (gooseberry)    
  *授权    


正文:


杰克 —— 低吟着的鬼火 

他已经死了许久——比他所度过的‘生命’都要长。长许多。他不记得多少之前的事,当他仍拥...

    他们中的三个都已逝世,还有一个从未出生。杰克,镇长,乌基布基,与莎莉。和活着(或死去)的意义又是什么。


  作者:midnightdiddle (gooseberry)    
  *授权    

 

正文:

    

杰克 —— 低吟着的鬼火 

他已经死了许久——比他所度过的‘生命’都要长。长许多。他不记得多少之前的事,当他仍拥有一颗心和一个大脑和身体里的血液。当他仍然拥有血肉。

他只知道那是很久之前了。很久,很久。

他死得比镇长要早,比乌基布基要早——比几乎所有人都要早,可能只除了那几个吸血鬼。他记不起来他死的时候吸血鬼们在不在那儿——醒来只剩一具骷髅,成为他们的南瓜王。

他称那为他的童年,当他跟莎莉聊天时,坐在他们的丘顶上,他说,“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

他记不起来他们是否也叫他杰克,或者是幽火之类的东西。他记得一座农场,不过,还有一直延伸到树林那头的长长的沼泽湿地。记得几条狗,几匹马,院里啄食的一群鸡。记得燃烧,皮肤燃烧的灼痛,和一丝到嘴边却叫不出来的荧光。

然后来到这儿,许久之前。来到这,已经死去,一具没有皮肤没有大脑没有心脏的骷髅,一缕不知名的幽魂。再然后,当吸血鬼们问,“你的名字叫什么,”在说。

“鬼——杰克。杰克。”

他们的世界空荡荡,只有远处只手可数的惊叫鬼慢慢淡去——当他们想要一位王,需要一位王,许久以前,当他才刚刚逝去不久,仍然有点疲倦且困惑,带着萤火在他的骨髓深处燃动的感觉——当他们需要一位王,需要一个人来让他们神化、让他们恐惧、让他们盲目地追随,像小孩子追着一丝幽光穿过沼泽地(像他,趟过泥泞和污水,迷失了想要找到回家的路,追寻着那低声呢喃的鬼火—— ),他记得他说,“我来。”

 

 

小镇镇长 —— 一位民选官员 

他们叫他镇长,听从他说的每一句话。

他们叫他镇长,当小镇分崩离析,当贫穷的人民们挨冻受饿,他剖开了自己的喉咙。

国王不是做事的正确方式。镇长也一样,如果他们的上位并非人民的意愿。他不是民选的,那就是问题所在。他的父亲是镇长,和他的祖父,他的曾祖父,当目光所及之人尽是镇长,当你无法记起你自己的名字——

“你们不该这么做事,”他紧张地说,当吸血鬼们将他介绍给杰克。“你们不能就这样要一个王,你们需要一位民选官员。”

“一位民选官员?”杰克问。“我来这没有很久。那是什么?”

“像是一位镇长,”他说,“一个由人们选出来的人。所以大家都能满意。”

“一位镇长。”杰克眨了眨,黑漆漆、空洞洞的眼眶。镇长咽了口气。“你叫什么名字?”

“我——”他开口,但他记不起自己的名字。也记不起他父亲的,或是他祖父的,曾祖父的。什么也记不住,只有那场过早到来的霜冻,他们来不及收割农作,他来不及从别处运来物资,他来不及把一切扳回正轨。“镇长。”

“啊,”杰克说,他微笑时嘴巴看起来像一道裂口。“我们的镇长。”

 

乌基布基 —— 游荡街头的虫大叔

他在亚特兰大出生,他也在亚特兰大死去。

他是个胖男人,抽着他永远付不起的雪茄。街巷上下的孩子们管他叫虫大叔,他们的母亲总会给他嫌恶的眼神。好像他是个寄生虫。肮脏的寄生虫。人们的噩梦。

以往他会在午后坐在他的门槛前,咬上他的雪茄,看着结束了一天工作的人们走回家里。而在傍晚,外出玩耍的小孩们跑回屋里吃晚饭时,他会走到酒吧里玩几手牌,扔几个骰子。

然后,有一次,他赢了一个小孩。

在回家路上看见了那个孩子,在月亮落下和太阳升起之间的某个时候。还挂着条鼻涕的小孩子,在早得都不算早上的时候里坐在人行道上哭得稀里哗啦。

他四处看看,确保街道上没有没人。蹲下身来,离那孩子几尺远的地方,然后说,“嘿。”

他是个胖男人,总是抽着他永远付不起的雪茄。而小孩,小孩儿都又软又嫩,入口就能化掉的骨肉。

他们叫他虫大叔,而当他们把他置在那张椅子里,束缚住他并把那个头盔罩到他头上,和缠着他手脚的铁丝,他一口咬上了空气,因为死人付不起雪茄。

他爬进万圣小镇,只剩一点一点的零碎,成群的蛆虫和甲虫与蚜虫。他顺着缝隙溜进来,跟着回家的小孩儿们,当月已圆,当街道空无一人,他把自己聚了起来,他的虫子们爬在对方身上。他住在一个麻布袋里,在街巷的尽头,时不时咬上一口空气。

当锁闸,惊乍,和小木桶来到这,带着头上猎枪留下的弹孔和万圣小镇里每个孩子都有的了然神色,他把他们领回了家。那晚上当他站在自己的房间里,月光从窗口洒进来照出他掷着骰的影子,他能听见楼上的孩子们在争吵,然后想起来小孩儿血肉的味道。

 

莎莉 —— 锯末填的女孩儿

她从未出生,所以她既非活物,也不是死人。她记得凡肯厮坦博士将她缝补到一起,手臂和腿还有身体,她记得学习如何行走。她记得许多东西,因为她仍是崭新的,她也没有多少需要记。所以她锯末填充的脑袋里装满了东西,像杰克还有南瓜田还有月亮下山前黄澄澄的模样。

她由棉花和锯末和拉紧的缝合线制成。她从未拥有生命,不像万圣小镇的其他怪物,所以她不知道那会是何种模样,去拥有血肉和肌肤,或甚至骨头。她不知饥渴,不知疲累,不知疼痛。她从未感受过任何这些。

但是,当杰克将她唤做亲爱的朋友,伸出洁白的骨指牵上她的手时,她觉得她可能知道,被爱着是什么样子了。

————————————————————

————————————————————

*鬼火:“Will-o'-wisp”,爱尔兰民间故事中南瓜灯“Jack-a-lantern”的前身。

*虫大叔:“The Bug Man”。以及后来的“Boogie Man”称呼拆分成了寄生虫与噩梦。

Angela_病蛾

【圣诞夜惊魂】性转

万圣节快乐!

Jack Skellington CN病蛾
Sally CN间黑喵
摄影:秋刀鱼


【圣诞夜惊魂】性转

万圣节快乐!

Jack Skellington CN病蛾
Sally CN间黑喵
摄影:秋刀鱼


柠檬瓜

【H.A · 第十章:双手,发丝,眼睛,与皮肤】

双手 

 

莎莉独自坐在深绿色的顶蓬之下。它在杰克的要求下被拉宽了些将她的缝纫机遮在下方。那遮挡给了她一个临时的家,无论如何不起眼。博士肯定对我放弃希望了,她想道。没必要再躲藏,她与她正坐落在广场一角的缝纫机,和一件让她一天中大部分时候都坐在它后面的任务。圣诞节要到了。无论那是什么意思。。。。她想道。

她扯了扯手腕上的针缝,将丝线弄断。她的手掉了下来,正落到她膝上。五指伸展着,像蜘蛛的腿一样摆开。莎莉用另一只手捞起那只脱落的,将它托了起来靠在脸侧。它抚摸着她的脸颊,轻轻拍了拍她像安慰沮丧的孩子的父母。歇息在她的肩膀上,那只手拉开了另一边手腕上的针线,让它的同伴得以自由...

双手 

 

莎莉独自坐在深绿色的顶蓬之下。它在杰克的要求下被拉宽了些将她的缝纫机遮在下方。那遮挡给了她一个临时的家,无论如何不起眼。博士肯定对我放弃希望了,她想道。没必要再躲藏,她与她正坐落在广场一角的缝纫机,和一件让她一天中大部分时候都坐在它后面的任务。圣诞节要到了。无论那是什么意思。。。。她想道。

她扯了扯手腕上的针缝,将丝线弄断。她的手掉了下来,正落到她膝上。五指伸展着,像蜘蛛的腿一样摆开。莎莉用另一只手捞起那只脱落的,将它托了起来靠在脸侧。它抚摸着她的脸颊,轻轻拍了拍她像安慰沮丧的孩子的父母。歇息在她的肩膀上,那只手拉开了另一边手腕上的针线,让它的同伴得以自由。莎莉将手腕搁在双膝上闭上了她的眼睛。她的双手温和地揉搓着她的肩膀,抚顺她的发丝。它们时不时会停下来,将手指歇在她的唇上,而她则会微微低头轻贴上去。

她想过那算不算是某种方面的自欺欺人,用这种方式获取宽慰。她猜答案是是的,不然那问题也不会闯入她的脑海。不过话说回来,那又能有多自欺欺人了?几乎不算多少,那点宽慰往往转瞬即逝,虽然仍比一片空虚要好。而且,从她的身体上取下来之后,她的双手也不完全算她的一部分。她可没有操控它们。她不需要去。它们是站在她这边的。 

oOo

 


发丝 

 

从来不是个爱慕虚荣的类型,莎莉却会为她的头发破个例。镇上没有别人拥有这般事物。尽管针缝和伤疤在她的人民中很流行,这样一种东西却是凤毛麟角。莎莉的头发很特别。有着焦糖苹果的颜色,它长过了她的腰际,刚刚好停在她腰胯的曲线上方。

这样一头长发当然也需要诸多麻烦得吓人的精心护养。洗完了以后得花上半天来干。起风的时候会被卷起来像缎带一样飘。睡前一定要梳成辩,要是疏忽了就会在她睡觉的时候威胁着要打成错杂的死结。足以令人质疑头发留这么长的意义何在。现在的一半长度,莎莉的头发也足够夺目了,如果不说是靓丽。她不能说那个念头没有闪过她的脑海,特别是在几缕屡教不改的发丝非要从发辫中挣脱垂到清洁用的水桶中的时候。

但不是今晚,当她趴在塔楼里那张窄床上。她的新恋人杰克坐在地上,让她的发丝散落过他的双膝。他用一把梳子那些顺过红色的波浪。闭上了双眼,她哼出了一声心满意足的叹息。

她从博士的窗口跳出的那晚,莎莉在她衣裙的口袋里放的有两件物品:一卷针线,和她的梳子。没了任何一个她的新生活都将无法想象。 

oOo

 


眼睛 

 

一小队万圣小镇的小孩子在广场周围奔跑着,让他们的脚丫或爪趾踩进昨晚的风暴在地面上留下的水洼。莎莉短暂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望向他们。小孩对她而言是个谜。她自己从没当过一个。她想着若是她有个童年,她的生活可能会有多不同。

她的思绪被打断了,一个穿着褪色印花裙子的胖妇人走到了广场边。她身前领着的是个滚圆的小男孩。他在他母亲前面开心地蹦蹦跳跳,而她手中的绳带则让他不至于跑得太远。男孩的眼睛被交叉的缝合线封住了眼睑。那妇人解开绳带,允许他加入了他的朋友。

“我们不确定那是不是个好主意,一开始。”妇人以一种粗糙但慈祥的声音说道。莎莉转过身,发觉那些话是对她说的。说来古怪,她想道,在她成为杰克身侧的固定景象之前才有几个人跟她搭过话。好比是在被他注意到之后她才真正拥有形体。 那妇人继续说着,指向了她的孩子。

“他的眼睛。哦,当时我们来到这边,然后看见他们对小伊森做了什么,我们不知道怎么想。”

“那些缝线?”莎莉说。妇人点了点头。

“内德跟我没被那么对待。但你知道。。。 不同的送葬人,不同的品味。你又能做什么呢?总之,我们只是一开始不知道该做何感想。得花上一阵才能习惯。我们毕竟思维还停留在活着的那一边。”

“你们不是本地的?”莎莉问道。

“不是,不过我们在这里也好久了。”那妇人说道。“一起跌过来的,我们三个。保不定有人会说是个更大的惨剧,但我也不会想要其他选项。我们还在一起,毕竟。我们刚面对结局的时候有点不知所措。我们拐错了弯。那是阿德的疏忽,但。。。 ”她大笑一声,耸了耸肩膀。“万圣节死的。好事了,也算!换个日子在这洗牌局里整丢了,你可能会落得在个荒无人烟的地方里游荡,或者甚至被困在你自己的老房子里!”

“噢,这样。”莎莉似懂非懂地说。“我是在这里被做出来的。”

“哦,我知道,亲爱的!”妇人愉快地说。“我们都挺高兴的。”她放低了声音,走近一步。“杰克正需要一位女士。不清楚为什么我们之前没一个人看出来——但它就在这儿。他精神得像变了个人,这些天。每个人都这么说。”

莎莉不知如何作答,所幸那靠过来的孩子让她用不着接下去。

“我身上缝了线!”小男孩说,一根胖乎乎的手指摸到他的眼睛上。

“我也是。”莎莉说道。“这方面我们很像,你不觉得吗?”一个微笑温暖了她的双颊,看着那小孩冲她欢呼了一声。 

oOo

 


皮肤 

 

“我之前在外面看见杰克跟你说话了!”矮一些的女巫向她的姐妹说道。“他说什么了?他说什么了?”

“没什么重要的事。”高一些的女巫叹了口气。“他又为莎莉训了我几句,问我们能不能记得对她友善一点。”

“我们又没有不友善过!”

“我知道!我们没有不友善过。只是她,什么事都要大惊小怪的。她得磨点茧子,这么细皮嫩肉的要想在这儿继续混下去难搞得很,更别提跟杰克交往了!”

矮一些的女巫挠了挠头。“那就是老博士的问题了,不是吗?如果她的皮肤不对头的话。”

“不是,不是。”她的姐妹叹气道。“我是说她太娇气了。”

“我听小惊乍说莎莉面着乌基的时候劲儿可大了,”*鱼妞说道。她一直在听她朋友们的谈论,鳞鳍泡在一坩埚飘着蒸汽的水里。高一些的女巫打了个响鼻。

“可能吧。但是她要有点狠劲儿,她该多多让出来些才是。不然,她在这镇上哪呆得下去。”

 

惊乍咬了咬脸颊内侧。她的牙关辗轧着那柔软的皮肉,企图转移她双手和膝盖上的疼痛。

“咋了?”锁闸问道。“站起来。”

“她疼着了?”小木桶耳语道。

“我没有。”惊乍呸了一声说。“起来了。我这不正在站么。”

她吸进一口气。她的手掌跟火辣辣地疼。 从砂石路面上直起身来,她不想看那两个男孩儿,但还是扭头赏了他们一眼。她的皮肤被那撞击磨破了不少,还有许多黑色的砂砾装点在伤口上。

“哇哦,惊乍!”小木桶说道,舔着一块带条纹的棒棒糖低头观察起了惊乍的伤处。

“欸。看看你的膝盖怎么样了。”锁闸说。“你那着得可真狠。”他的声音带有一丝丝担忧,起码有惊乍从他那儿听到过的加起来一样多。她把自己扶成一个坐立的姿势,流着血的膝盖面着天空。

“欸。”锁闸再次说。一边膝盖正配她手掌的模样。另一边则严重了不止一个级。

“你的皮都给弄得一团糟了!”小木桶说,指着。

“闭嘴。”惊乍说道。“我看得见。我不是瞎子,好不好。”她咬脸颊咬得更用力了。

“你才闭嘴!”锁闸说道。“他没说错!那就是一团糟。觉得我们该去*凡肯厮坦博士那里看看么?我们都去。”

“噫呀!没门儿!”惊乍说道。她挥了挥手表示抗议,空气划过擦伤皮肤的刺痛让她抽了抽。

“你不能就把它放着不管!”锁闸坚持道。“起码那边膝盖不行。这样它会腐烂掉然后让虫子吃了的!”

“你会长蛆。”小木桶说,点头附和。“它们会变成苍蝇,接着你就会有苍蝇住在你的膝盖里。它们会一整个晚上嗡嗡嗡,然后我们就永远睡不了觉了。”

“哦,你真笨。那些苍蝇又不会待着不走。”惊乍说。她呼出一口气,咬咬嘴唇,衡量起了她的选项。

————————————————————

————————————————————

*鱼妞:"Fishgal / Undersea gal",那个绿色的人鱼水怪。

对,是女生。 

柠檬瓜

【H.A · 第九章:洁净与肮脏】

洁净

 

“我很高兴我跟你说了雾汁的事。”莎莉突然说。她把下巴搁在膝上。一个泛着彩光的绿色肥皂泡飘过她的脸颊。

“我很抱歉那没起作用。”杰克说。“抱歉它没能阻止我出发。若是有的话事情本可能好上许多。”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真的哦,杰克。”莎莉说。“事情确实好许多了呀。要是雾汁真的阻止了你,它说不定就不会这样发展了。”

杰克点点头,皱了皱眉。她大概是对的。现实变幻无常,失之毫厘谬以千里是常有的事。

“总之呢。。。”她继续说,“我还是很高兴我跟你说了。我知道我需要这么做,但我怕你会生气。”

杰克继续皱着眉头,沉在心事里。

“你是怎么躲开别人的视线的?他们没抓到你?”他问道。...

洁净

 

“我很高兴我跟你说了雾汁的事。”莎莉突然说。她把下巴搁在膝上。一个泛着彩光的绿色肥皂泡飘过她的脸颊。

“我很抱歉那没起作用。”杰克说。“抱歉它没能阻止我出发。若是有的话事情本可能好上许多。”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真的哦,杰克。”莎莉说。“事情确实好许多了呀。要是雾汁真的阻止了你,它说不定就不会这样发展了。”

杰克点点头,皱了皱眉。她大概是对的。现实变幻无常,失之毫厘谬以千里是常有的事。

“总之呢。。。”她继续说,“我还是很高兴我跟你说了。我知道我需要这么做,但我怕你会生气。”

杰克继续皱着眉头,沉在心事里。

“你是怎么躲开别人的视线的?他们没抓到你?”他问道。莎莉耸耸肩,摇了摇头。她的发丝浸在水中,在水面下像缎带一般摆动。

“我很小心。”她说。“但大部分是好运,我猜。”

 

她的确很好运,杰克想道。小镇居民们正是深深沉浸在他们领导人对圣诞节的热切里的时候,带着一股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劲儿参与到这个新节日当中。若是让他们撞到莎莉企图破坏他们的努力?他们该会怎么对她?那念头令杰克冷到了骨子里,即使他正坐在满是蒸汽的热水中。令他寒意更浓的是意识到自己可能不会阻止他们。我想去认为我会。事实上,我知道我会的!我会生气,是,或者感到失望,但。。。我永远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杰克抬起头,视线对上她的目光。他不确定他是否相信自己。万圣风的圣诞节令镇上每个人都狂热不已,起码当时是。若是她被瞧见了,事情定然不会如此发展。同样,如果她的计划成功了。或者他的计划,就此而论。如果人类喜欢他们如同从恐怖剧院中走出来的新圣诞礼物;若是他们欢迎了他的到来,而不是将他的雪橇从天空击落。他就不会匆忙赶回来寻找圣诞。而若是他没有那么做,圣诞。。。还有莎莉。。。 迷宫一样错综复杂的无数可能性闪过杰克的脑海。没有一个好的。他让出一声牙疼的呻吟,抓了抓自己的头骨。

 

“杰克?你还好么?”莎莉问道。

“勉强吧。”他说。“抱歉。你喜欢那些泡泡吗?它们颜色很好看,是不是?像沼泽里的水一样。”

“现在没事了,杰克。”莎莉说,推开了他转移话题的尝试。“就算花上好一阵,事情现在也都回归正轨了不是吗。”

杰克用他的指尖刺破了一个飘荡的泡泡。

“我以前不这么想,但这些天,我的确相信你是对的,莎莉。” 

oOo

 


肮脏


“真恶心。”惊乍说,皱了皱鼻子。锁闸把那皱巴巴的老旧杂志高托起来,让它落到地上打开。小木桶使劲推了推年长些的男孩的身侧,也想瞟上一眼。

“它真恶心。”惊乍重复道。“而且你不该把它带到这儿。要是让别人知道你拿了那玩意儿我们可就有得麻烦了。我们不能从人类世界顺东西进来的。”锁闸把那本杂志塞到了女孩的手里。

“闭嘴。垃圾桶里捡的。没人要了。嘿,读下那边那部分,行不?”他问到,指向少有的几页文字中的其中之一。惊乍翻了个白眼。

“自己读啊,笨蛋!干嘛要我来?”

“拜托了,惊乍!”小木桶噘了噘嘴。“你是最会读东西的。要是让我们来,我们准会漏掉什么!”

那是事实。她阅读水平是最高的。惊乍照男孩们的要求做了,大部分是为了证实她的优越。那些字眼有些怪。她像人踮着脚趟过泥水一样小心翻拣过它们。

“这就是在扯谎。没人做这种事儿。”她嗤笑一声。男孩们推了她一把要继续。

“才怪嘞!有些人做的!反正,你又知道什么咯?”锁闸说。

惊乍不知道任何东西,至少不是完全清楚。在她看来这些记录在夸诞字眼里的奇怪行为荒唐得可笑,却又不知怎地有些威胁性。

“没人做这种事。”她再次说,声音安静了些。

“可能这里是没有。”小木桶让步了。“但它也不是这儿出的啊。”

“继续读,惊乍!”锁闸追道。

惊乍读下去,立即被勾起了兴致。

————————————————————

————————————————————


Zaco參扣
萬聖節是廚傑克的好日子! 阿涼...

萬聖節是廚傑克的好日子!

阿涼說我是傑克廚,應該糾正一下:我是【傑克】廚
凡是任何名字叫傑克的腳色有很大的概率會被我愛上

想想還有哪些我愛的傑克們
首次登場就交給我們南瓜王傑克、傑克凍人Jack Frost、以及傑克史派羅船長~

萬聖節是廚傑克的好日子!

阿涼說我是傑克廚,應該糾正一下:我是【傑克】廚
凡是任何名字叫傑克的腳色有很大的概率會被我愛上

想想還有哪些我愛的傑克們
首次登場就交給我們南瓜王傑克、傑克凍人Jack Frost、以及傑克史派羅船長~

透纳_
[天使抱着恶魔] 圣惊真的很好...

[天使抱着恶魔]

圣惊真的很好看 快去看p(´⌒`。q)

[天使抱着恶魔]

圣惊真的很好看 快去看p(´⌒`。q)

Angela_病蛾
虽然这是个毫无细节并且夹带私心...

虽然这是个毫无细节并且夹带私心大辣鸡摸鱼,但是请你们结婚!!!!(p片p的被甜到)(31号发片!)

虽然这是个毫无细节并且夹带私心大辣鸡摸鱼,但是请你们结婚!!!!(p片p的被甜到)(31号发片!)

急流岩上碎
My dearest frie...

My dearest friend, if you don't mind
I'd like to join you by your side
Where we can gaze into the stars
And sit together, now and forever
For it is plain as anyone can see
We're simply meant to be.

My dearest friend, if you don't mind
I'd like to join you by your side
Where we can gaze into the stars
And sit together, now and forever
For it is plain as anyone can see
We're simply meant to be.

柠檬瓜

【H.A · 第八章:谎言与真相】

谎言     


“你的新造物如何了,博士?”杰克问道。他的声音明朗,充斥着浓厚的兴趣。平日里,博士最喜欢的便是谈论自己的作品,但提到莎莉的时候他却没有多少可以夸耀的。他仍然是,无论如何,镇上专门的疯狂科学家, 还有邪恶天才。这样的消息可不能轻易透露出去。

“她妙极了,杰克。真妙极了。”

“如此便好!”杰克说 。“我本期待今天能见到她的,但她肯定很忙。我想有她在身边对您而言一定有着莫大的帮助吧?”

“那是当然。”博士回答。他不经意地朝楼上瞄了一眼,但那马脚好好地藏在了他的深色镜片之后。“她去镇上了。”他说道。“就是...

谎言     


“你的新造物如何了,博士?”杰克问道。他的声音明朗,充斥着浓厚的兴趣。平日里,博士最喜欢的便是谈论自己的作品,但提到莎莉的时候他却没有多少可以夸耀的。他仍然是,无论如何,镇上专门的疯狂科学家, 还有邪恶天才。这样的消息可不能轻易透露出去。

“她妙极了,杰克。真妙极了。”

“如此便好!”杰克说 。“我本期待今天能见到她的,但她肯定很忙。我想有她在身边对您而言一定有着莫大的帮助吧?”

“那是当然。”博士回答。他不经意地朝楼上瞄了一眼,但那马脚好好地藏在了他的深色镜片之后。“她去镇上了。”他说道。“就是跑些差事,你知道。对于一个像我这样的老骨头来说她可真能帮上大忙。”

杰克微笑着点点头,接着继续检查起了博士节日准备的进展。

 

“你为什么要说谎?”她问道,她的下唇微颤着。

“莎莉,偷听可不是一位年轻女士应有的行为。”博士叹了口气。他用一块布擦拭着他的眼镜,而她则望向了窗外,看着骷髅杰克渐行渐远。

“我想见他。”她安静地说。

“可他与你之间没有任何共同话题可言!那可是骷髅杰克,南瓜王,你见了又能说些什么呢?”博士反问道。“我不能让你到他面前献丑,对我们两个都没好处。现在请准备晚饭吧,亲爱的莎莉。”

“你说你把我派到镇上去了。”莎莉继续说,无视了他的话。“我倒希望你真的能把我派到镇上去!我会回来的,只要你肯好心放我出去走走。”

老人呼出了另一声叹息,重新戴上他的眼镜。

“莎莉。做晚饭了。”

oOo

 


真相


惊乍和她的同伙们奔跑着直到他们的肺都烧了起来。现在唯一重要的就是逃离。。。他。杰克。越远越好。他们明明听说他已经死了!死了,就算是杰克,而且那得意味着。。。死得比死还透。死了。镇长就这么说的,环绕着小镇外围丘陵上蜿蜒的小路。他用他的扩音喇叭大喊着,用他断断续续还打着嗝的声音宣称万圣节城的南瓜王已经不复存在。

那消息令三人组愉快不已。他们的喜悦并不完全因为能迎来小镇统治者的陨落,更多是期待着随后必然到来的混乱局势。除此之外,杰克是镇上唯一一个不怕乌基的人。没了杰克,乌基通向王位的道路便肯定畅通无阻。而当他成为统治者之时,他唯一的爪牙们无疑也能分一杯羹。

不过就是在那短短一阵思量着世界的新秩序的片刻里,惊乍也并不百分百确信她与她的共犯们真能一路走得那么顺风顺水。乌基是个喜怒无常的人。她不敢说出口,但那念头就那么闪过了她的脑海。那念头让她有些担忧,就算她已经加入了男孩们欢欣鼓舞地转着圈的队列,为他们的大好前程高声歌唱。不过总的来说,那些都不重要了。惊乍感到了后颈上一阵冰冷的呼吸,听见了一声可怖的嘶嘶低吼,是他们的南瓜王,正从天花板上缓缓爬下。他看起来很糟,还有一股烟味,但的的确确活着。

于是他们开始狂奔。

 

镇长的柩车再一次缓缓驶过。那位官员擦拭着他苍白面孔上的泪痕,正在回小镇的路上,

“嘿!”惊乍喊道。男孩们望了望她,似乎不怎么高兴。她又喊了一次,然后镇长的车摇晃着刹住了。惊乍向它奔去去,可锁闸和小木桶一人一边拽住了她的两只胳膊。

“你在做什么?我们得去藏起来!我们不能过去跟他说话!”锁闸说。小木桶猛地点着头,一边把她往回扯。

“闭嘴!”惊乍呸了一声。“你们真笨!我们无论躲在哪儿杰克都能给他嗅出来!要是我们告诉镇长杰克还活着,说不定我们就不用逃跑了!我们那可是在帮忙!或者我们看上去会像是在帮忙啦,管他的。他们就不会追着我们不放了。”

锁闸闭上了嘴,考虑着。他松开手,还顺带推了她一把。

“杰克还活着!”惊乍说道,在她跑到柩车旁之后。镇长的脸没有变。“他就是!”她追着说。“好得跟新的一样!他就在乌基那里,就现在!”

“你们三个。。。有史以来最残酷,冷血,铁石心肠的家伙。。。”镇长抽噎几声。“你们怎么能拿这种事来玩笑?我们亲眼看见杰克从天空中坠落!”

“你才是骗子!他还活着!”锁闸叫道。他之前小跑着追了上来,现在挂在惊乍的肩膀上,一只手指指着镇长。惊乍弯下腰,一个过肩把他给摔到了一边去。两个男孩儿还没有从先前见证杰克回归的惊吓中恢复过来,坐立不安地,不停躁动着,一下子失去了他们平日里所有的狡猾劲儿。

“这是实话,镇长!真的!”惊乍用自己能佯装出最低下的声音说道。“我们看见他了!他要去救怪诞老人,让一切都好起来!”

 

镇长记不得这仨人中的任何一个有什么时候吐露过真相的,但这次,如果是实话,这将是他所能想象到最精采的消息。他眯紧了他布满血丝的眼睛。

“带路。”

————————————————————

————————————————————

三人组_(:_」∠)_ 反正也没有官译就瞎翻一个吧

(Lock*锁闸。Shock*惊乍。Barrel*小木桶)

Angela_病蛾
圣诞夜惊魂性转—预告🎃 杰克...

圣诞夜惊魂性转—预告🎃

杰克性转-病蛾(我)

莎丽性转-间黑喵


摄影-刀鱼 


圣诞夜惊魂性转—预告🎃

杰克性转-病蛾(我)

莎丽性转-间黑喵


摄影-刀鱼 


光之恋
提姆伯顿《圣诞夜惊魂》原版电影...

提姆伯顿《圣诞夜惊魂》原版电影胶片扫描

提姆伯顿《圣诞夜惊魂》原版电影胶片扫描

光之恋
提姆伯顿《圣诞夜惊魂》原版电影...

提姆伯顿《圣诞夜惊魂》原版电影胶片扫描

提姆伯顿《圣诞夜惊魂》原版电影胶片扫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