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圭林

12527浏览    63参与
麵包夾漢堡肉

大家好,這就是我入坑大叔之愛到春牧/牧春cp進而到圭林cp的過程。

真香。

大家好,這就是我入坑大叔之愛到春牧/牧春cp進而到圭林cp的過程。

真香。

hyaline

【圭林】帰れま10

RPS

柚子太太貢獻的美味宵夜

帰れま10的けんと真是引人遐想啊😳

一張圖

RPS

柚子太太貢獻的美味宵夜

帰れま10的けんと真是引人遐想啊😳

一張圖

喵的黑洞

初日挨拶看完…近期的宣番录画看完

感觉正主按着我的头让我在rps的边缘疯狂试探

什么宠溺的视线啊

及时的救场啊

放空时复制粘贴般的待机动作

努力练习唱你的会いたいよ啊

隔空对角色表白啊

自然而然的肢体接触啊

啊……

我……快不行了

初日挨拶看完…近期的宣番录画看完

感觉正主按着我的头让我在rps的边缘疯狂试探

什么宠溺的视线啊

及时的救场啊

放空时复制粘贴般的待机动作

努力练习唱你的会いたいよ啊

隔空对角色表白啊

自然而然的肢体接触啊

啊……

我……快不行了

Summer Snape

最棒的夏日❤️
最好的牧春圭林💗

最棒的夏日❤️
最好的牧春圭林💗

Summer Snape

素材:av63658471
BGM:ゆう十 - 勾指起誓

邀您共赏年度情话——平成最后满月夜

圭林给我锁死!!!

素材:av63658471
BGM:ゆう十 - 勾指起誓

邀您共赏年度情话——平成最后满月夜

圭林给我锁死!!!

hyaline

【圭林】曈の中のGalaxy

RPS

難得的休息日。
早晨的陽光從窗隙灑在起伏的白色被單上。
也灑在睡在靠窗邊的遣都的側臉上。
被暖和日曬的人依舊睡得香甜,
反而是另一頭的圭先醒了。

現在幾點了…?
昨晚工作到很晚,
帶著宵夜到遣都家一起吃完就趕緊洗澡入睡。

其實…也不是那樣的趕緊。
睡前還不小心做了些讓彼此精疲力竭的事。

圭拿起床頭的手機一看,才七點多。
身旁的人似乎感受到陽光的熱度,
把原本蓋到肩膀的棉被推到腰間,
轉了個身繼續睡。

這下子是正面對圭了。
對男人而言過長的睫毛如羽扇般散落在白皙的臉龐上,
圭的眼神從直挺的鼻樑,
如菱角般微微上勾的薄唇,
移到印著點點深紅吻痕的側頸,
及寬鬆睡衣中自然露出的鎖骨...

RPS

難得的休息日。
早晨的陽光從窗隙灑在起伏的白色被單上。
也灑在睡在靠窗邊的遣都的側臉上。
被暖和日曬的人依舊睡得香甜,
反而是另一頭的圭先醒了。

現在幾點了…?
昨晚工作到很晚,
帶著宵夜到遣都家一起吃完就趕緊洗澡入睡。

其實…也不是那樣的趕緊。
睡前還不小心做了些讓彼此精疲力竭的事。

圭拿起床頭的手機一看,才七點多。
身旁的人似乎感受到陽光的熱度,
把原本蓋到肩膀的棉被推到腰間,
轉了個身繼續睡。

這下子是正面對圭了。
對男人而言過長的睫毛如羽扇般散落在白皙的臉龐上,
圭的眼神從直挺的鼻樑,
如菱角般微微上勾的薄唇,
移到印著點點深紅吻痕的側頸,
及寬鬆睡衣中自然露出的鎖骨。
最後,目光落在心口的一顆痣。

那是sex時圭總是迷戀地親吻的地方。
被吻著胸口的遣都,
總會發出比棉花糖還軟的呻吟聲。
細長的手指輕扣著圭的後腦,
分不清是推拒還是迎合。

週末早晨的空氣很安靜,
靜到可以清楚聽見遣都平穩的呼吸聲。
圭忍不住湊近了些。
隱約聞到遣都身上的茉莉香味。
遣都原本對於沐浴乳味道沒什麼要求,
平時也沒固定買什麼牌子,
但好像在某一次遣都洗完澡之後,
圭被那樣淡雅曖昧的香味吸引了去,
抱著遣都猛聞他的頸間。
「你好香……」
然後在那片茉莉花叢中要了他好幾次。
在那次之後家裡就沒再見過其他牌子的沐浴乳了。

除了茉莉花的味道之外,
遣都身上還有一種若有似無的木質清香味。
是聞起來會讓人心靈沉靜下來的味道。
對於味道很敏感的圭,
在兩人單獨相處的時候總是會先抱著遣都深吸好幾口氣。
雖然遣都總是以沒洗澡很臭什麼很快把他推開。
但圭說聞到這種味道才有遣都在身邊的真實感。

忍不住上前輕輕吻了散亂瀏海下的額頭。
想起自己其實在兩人的相處方面是處於弱勢的吧。
一開始看起來文靜害羞個性溫順的遣都,
在兩人熟稔之後開始會有意無意地不理他,
距離忽遠忽近、若即若離,
有時像劇中那樣接吻很主動、擁抱很主動、告白也很主動,
但有時就僅僅是用那雙美麗的大眼看著他,
至今他還是無法完全讀懂那黝黑眼眸中所要傳達的訊息。

或許在相遇第一天的一眼瞬間,
他就成了那雙眼的俘虜了也說不定。

遣都長長的睫毛顫了顫,
緊閉的眼慢慢張開。
朦朧的眼神花了點時間對焦,
看起來有點呆懵可愛。

「圭くん...?」

「吵醒你了嗎?抱歉」

「你盯著我看多久了…」睡覺的樣子被這樣溫柔寵溺的眼神看著,說實在有些難為情。

「因為…你的睡臉好可愛。」

「ばかじゃないですか。」心底冒出微微害羞的氣泡,遣都拉高被子作勢轉身,卻被圭一把摟進懷裡。

「けんと。」圭用遣都最難以抗拒的撒嬌聲喚著他的名。「你啊…最近看起來…」

「…什麼?」

「……沒事。」圭笑著搖搖頭。

…最近遣都看起來好性感。
是自己心術不正嗎?
總覺得舉手投足時常不經意散發風情萬種的韻味。
一個慵懶的眼神,嘴角勾起的微笑,
還有相處時自然的回眸與轉身,
都如此翩翩動人,魅惑人心。

雖然頭髮比起先前拍攝教場的短髮稍長了些,
但看起來依舊非常稚嫩。
在幾次情不自禁把遣都壓著接吻做 愛時,
都會產生莫名的罪惡感。
感覺似乎對未成年做了什麼犯法的事。

「圭くん,你在想什麼色情的事。」

「什麼?沒有沒有。」

「這個。一大早就這麼精神。」
感到抵著自己臀部後方的硬物,遣都轉過身面向圭,似笑非笑地用眼神示意。

「…這個啊…」圭尷尬地噘起嘴「還不是你,太可愛了。」

「…你很吵吶。」遣都露出兔牙甜甜地笑了笑。「我要起來了。今天陪我在家吧。」

「欸?」

「練習吹笛子。」

拍攝京都人的私房雅趣是遣都很喜歡的一個工作。
在忙碌的演員生活中難得能回去看看家人,
與許久不見的中學好友敘敘舊,
重溫孩提時候的點點滴滴。
而今年的拍攝多了一項祇園祭的重頭戲ー山鉾巡行。
飾演的角色要擔任山鉾上的吹笛手,
因此學習吹笛成了最近工作之餘最重要的事情。

「圭くん要聽聽看嗎?最近練習的成果。」

「啊…當然好啊。」圭從床上坐起身來。「けんと的技能真多啊~之前不是還學了爵士鼓嗎?」

「是啊,很有趣呢。…那我去換個衣服。」

「咦、還要換衣服啊…」

「這是表演啊。給圭くん當一人觀眾的個人表演。」遣都停下腳步回眸一笑。

「哦哦!好期待~」

過了半晌,穿着華麗紋路的浴衣,
拿著笛子的遣都從房門走進出現在圭眼前。
盈盈笑著如一縷清風拂過圭的面容。

「嗯…這是為了讓我練習時更有真實感,劇組借我的類似款浴衣。不過跟正式表演的不太一樣。」

「很…很好看嘛!很適合你」圭突然感到有些口乾舌燥。

「那,開始了。」遣都深吸了一口氣。

清脆的笛聲劃破空氣中的寂靜。
雖沒有背景的太鼓聲陪襯,
僅是單純的笛音卻更顯悠揚。
穿着白色底黑色花紋浴衣的遣都側身站著,
靈動的眼眸隨著笛聲時而明亮,時而抑鬱。
在眼波流轉間,
微微笑彎如月牙的大眼看著坐在床上的圭,
若有似無地撥弄他看得入迷的心神,
薄唇平貼在笛身,胸口隨著吸氣微微起伏,
玉蔥般的細長手指優雅地彈奏古典的旋律。
穿着浴衣更顯柔和的身段跟著樂曲高低如溪水般潺潺流動,
圭彷彿被吸入黑洞穿越時空,
墜落在繁花吹雪的櫻樹下,
墜落在偌大蕭瑟的荒野中,
墜落在黃沙滾滾的大漠裡。

那個世界只有他倆遙遙相對,
圭竭盡所能地伸長雙手想縮短兩人的距離,
卻怎樣也無法觸碰那似遠似近冰清玉潔的身影。

圭嚥了嚥口水,
紋風不動直盯著演奏得十分投入的遣都,
直到最後的樂聲落下。
遣都放下笛子,斜握在胸前,
深深地對圭鞠了90度的躬。

圭不假思索上前接過遣都的笛放在一旁,
然後把遣都緊緊摟入懷裡。

「けんと。以後不准在別人面前吹。」不甘心地說道。

「蛤?」

「不想讓別人看到你吹笛的樣子。只有我能看。」

「你傻了嗎?這是要演出的。」遣都不禁失笑出聲。「而且啊,我都沒說不准你跟其他人拍全裸寫真…」

「…那個只是工作。」突然心虛了起來,圭回得特別小聲。

「我吹笛子也是工作啊…而且吹笛子跟你拍那種照片程度上根本天差地別。」

「…對我來說是一樣的。」

吹笛子什麼的,根本跟床上的他沒有差別…
那麼美麗、性感,帶著自然流露的色氣。
跟平常認真又帶點傻氣的他有著巨大的反差,
這種看似天真無邪實則誘惑勾人的性格,
完全就是正中靶心啊。

心臟開始不受控制地亂跳,
圭感覺全身一陣燥熱。

「圭くん、你要抱到什麼時候…」

「…怎麼辦。」臉埋在遣都的頸間蹭了蹭。

「什麼怎麼辦?」

圭輕輕用褲子裡已經硬得不像話的東西向前頂了頂。

「…お願い。」

「……你」猛然抬頭,剛好對上圭無辜乞憐的眼神。

「お願い…けんと。」

抱起臉頰瞬間變紅的遣都輕輕放到床上。
清澈的大眼染上一層羞怯的薄霧。
圭清楚地看見如銀河般璀璨的眼中,
現在只偏執地映著自己。
他義無反顧地吻了上去。

--

いつまでもいつまでもGalaxyなその瞳を見つめたい
無論過多久,我只想注視著你那如同銀河般的眼眸。

守りたい守りたいGalaxyなその瞳を抱きしめて
想要好好守護,將你那如同銀河般的眼眸緊緊擁入懷中。

Summer Snape

我慢慢地听糖落下的声音🍬🍭

(评论可收藏爱情💗)

我慢慢地听糖落下的声音🍬🍭

(评论可收藏爱情💗)

hyaline

【圭林】放映會

RPS

官方舉辦的連續劇放映會,
時間未到就聚集了大批粉絲進場等候,
圭穿着整套淺咖啡色的西裝,
跟一同出席的瑠東導演有說有笑。
兩人上台充滿親和力對大家揮手打招呼,
觀看長版預告片時,圭還開玩笑說

「為什麼是瑠東ちゃん來呀!應該是けんと來吧,大家都是這樣想的吧~」

害得瑠東導演急忙附和並慌張的道歉,
惹來現場觀眾哄堂大笑。

圭稍早給遣都傳了訊息
但對方應該也在忙工作,
到上台前都還沒讀沒回,
圭感覺心裡頭有些悶悶的。
雖然這樣說對瑠東導演很不好意思,
但就共演電影的宣傳活動來說,
還是想跟遣都一起參加啊......

在公布官方海報、特典、公式書等情報後,
兩人接著接受主持人的簡短訪...

RPS

官方舉辦的連續劇放映會,
時間未到就聚集了大批粉絲進場等候,
圭穿着整套淺咖啡色的西裝,
跟一同出席的瑠東導演有說有笑。
兩人上台充滿親和力對大家揮手打招呼,
觀看長版預告片時,圭還開玩笑說

「為什麼是瑠東ちゃん來呀!應該是けんと來吧,大家都是這樣想的吧~」

害得瑠東導演急忙附和並慌張的道歉,
惹來現場觀眾哄堂大笑。

圭稍早給遣都傳了訊息
但對方應該也在忙工作,
到上台前都還沒讀沒回,
圭感覺心裡頭有些悶悶的。
雖然這樣說對瑠東導演很不好意思,
但就共演電影的宣傳活動來說,
還是想跟遣都一起參加啊......

在公布官方海報、特典、公式書等情報後,
兩人接著接受主持人的簡短訪問。

「話說,明天就是圭さん的生日了。」

「啊,是這樣呢。」

「有觀眾問,圭さん有甚麼想要的生日禮物嗎?」

「我嗎…」圭尷尬的笑了笑「說這個總覺得有點害羞呢。」

「哈哈,自己想要的不好意思說啊~沒關係,今天是大叔的愛放映會活動,如果作為春田的話,最想要什麼生日禮物呢?說出來的話,或許會幫你實現喔~」主持人語帶神秘的說。

「欸~真的能實現嗎!」

「說說看啊,不說怎麼知道呢。」瑠東導演也在一旁幫腔。

「まぁ……」圭歪著頭思考了下「對春田來說,還是最想要牧陪在身邊呢。」

話還沒說完,台下聽到關鍵字的粉絲們發出巨大的鼓譟聲。

「好的,春田想要的是牧くん。」主持人提高音量重複了一次。「好在意啊,牧くん今天會來嗎?」

燈突然全暗,背景響起了生日快樂歌,
舞台邊出現一個人影,
推著插滿蠟燭的蛋糕,
慢慢走向坐在中央的圭。

「咦~神秘來賓出現了~~會是誰呢?」

心跳的頻率開始不受控制,
圭努力聚焦著視線,
但眼前閃爍搖曳的燭光讓他看不清對方的臉。

「けんと…?」小小聲試探地喊了最想見的人的名字。

「圭くん。」熟悉的聲音傳來「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燈光逐漸亮起,
圭終於看清在燭光後的是穿著淺色條紋襯衫,
笑得如冬日暖陽般溫柔的遣都。

「啊,願望實現了呢~難道是LOVE的力量嗎?」

滿場的歡呼尖叫聲快要掀翻會場的屋頂。
興奮之情溢於言表,圭笑出滿臉摺子,
看著成為大家目光焦點而顯得有些害羞的遣都,
自然地拉了他的手引他到身旁坐下。

完全被蒙在鼓裡的慶生活動啊,
真的是太過驚喜了。
萬萬沒想到心心念念的那個人,
就這樣毫無預警的出現了。
接下來兩人就像一年多前的劇版試映會一樣,
說著只有他們懂的事,
笑得比任何時候都開懷。

中場活動結束之後,
兩人回到會場內圭的休息室。

「嚇我一跳…你怎麼會來?」

圭脫下外套,鬆開領帶,拿起桌上了水瓶仰頭喝了一口。

「臨時接到通知的,說要幫圭くん慶生。」

「太開心了~沒想到會叫你來。」

「不過很不好意思,沒帶禮物。」遣都有些困窘地抓了抓頭。

「禮物什麼的沒關係啦。」圭笑著捏了捏遣都的臉頰「你來了就好。」

「話說...圭くん出了單曲啊。」遣都坐到沙發上,拿出手機按了按「SNS上討論得很熱烈呢。」

「說是我的單曲...是以劇中角色的名義發的啦。」圭眼珠子轉了一圈,噘起嘴嘟囔著。

「跟寫真集不是田中拍的一樣意思嗎?」

「哈哈哈...是的,別損我了。」

「很好聽呢。我買了喔。」

「诶~太害羞了吧。」

「...是首情緒會被感染,聽了會想哭的歌曲。」遣都帶著溫柔眼神說「圭くん感情真的很豐沛呢。」

「嗯…雖然是帶著對菜奈的感情唱的,但是我覺得以春田跟牧分手的那一年的心情來詮釋,也是非常適合的。」

圭低頭看著遣都垂在身旁的那隻手,然後輕輕的握上「けんと、如果我說這首歌是想著你唱的,你相信嗎?」

「......不信。」遣都瞇起眼,調皮的轉過頭對圭笑了笑「除非你現在唱給我聽。」

「什麼嘛......」心被過份可愛的笑容揪了一下,圭還是佯裝生氣說「過來。」

「诶?」

從背後摟住遣都,圭將下巴靠在遣都的肩上。「你可是給我聽好了哦。」

清了清喉嚨,
圭在遣都耳邊輕輕唱起了主演連續劇的主題曲。

--
君がいない世界は
光を失ってしまった
僕には何ももう見えないよ
暗闇が広がるだけ

牧離開的那一年,
春田是怎麼過的呢?
總是像陽光一樣溫柔照顧自己的人,
一旦消失了自己的世界也頓失了色彩。

でも瞼を閉じてみれば 
今も浮かぶ 2人の日々 
この手をそっと 伸ばしたくなる 
微笑む君に

在只剩下自己的屋子裡,
就算抹去了淚水也抹不去跟牧一起生活的痕跡。
不管是哭着的生氣的笑着的害羞的,
都是我最最心愛的牧啊。

会いたいよ 会いたいよ
涙が溢れて止まらない
会いたいよ 叫んでみても
声にならない もう一度だけ 会いたい

「春田先生跟我在一起是不會幸福的」
可是啊,牧你知道嗎?
沒有跟牧在一起的我更是絕對不會幸福的。
好想好想再見到你,
如果神能實現我一個願望,
請你回到我身邊。

--
即使這幾天已經重複聽了很多次,
但現在被圭的手臂圈在懷裡,
耳邊傳來的是不經修飾、沒有配樂,
純粹的圭的清澈嗓音。

彷彿還能感受到喉結輕輕震動著。
雖然跟錄音室裡高亢激昂的詮釋不一樣,
輕柔帶點磁性的聲音引起聽覺的共鳴,
像是一股涓涓暖流,
從耳朵,脖子,胸口,漸漸往全身擴散,
讓人心頭有些搔癢酥麻,
又隱約有種想逃開的衝動。

好像是第一次吧,
被這樣抱著近距離在耳邊唱著歌。
想像著圭唱這首歌的心情,
想哭的情緒慢慢醞釀發酵,
遣都握緊環在自己腰間的手,
靜靜感受著歌聲中的愛情與背後傳來的溫度。

最後一句想見你尾音落下,
圭維持背後抱的姿勢,
側過頸子蹭了蹭遣都的臉頰。

「...現在相信了嗎?」

「…嗯…還是立體環繞音效呢。」

「這首歌的情境就算是用在けんと跟我身上也是完全成立的。」將對方轉身面向自己,圭看見遣都泛著淚光的眼。「我一直一直,想見你。」

「……我也是。」嘴角牽動的瞬間,斷線珍珠般的淚滴唯美滑落。

「啊...好丟臉,不小心就哭出來了。」遣都笑了笑,用手背抹了抹臉頰上的淚痕。

「沒關係的。」

圭忍不住吻了美如梨花帶雨的遣都。
總是對哭泣的遣都毫無抵抗力,
尤其是哭泣的緣由是因為自己。
不管在戲裡也是,戲外也是,
那雙瞬間覆上一層桃花色水彩的深邃眼瞳,
是幸福時的柔情萬千,
是別離時的思念綿長,
是分手時的肝腸寸斷,
是纏綿時的脈脈含情。

當圭發現的時候,心早已經被牢牢地牽著走了。

「...最想要的生日禮物,果然還是けんと啊。」圭放棄掙扎般嘆了口氣,雙臂張開將遣都紮紮實實的揉進懷中。

「那個…不能呼吸了。」遣都笑著輕拍著圭的背,「圭くん明天早上有行程嗎?」

「早上沒有…下午有雜誌拍攝訪談。」

「那…晚上要不要住我家。」

遣都眨了眨他還帶著瑩瑩水光的眼,
扯住圭略鬆的領帶,
抬起頭主動封住眼前那對豐潤的唇瓣。

…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會誘惑人了。
以一如往常無辜乖巧的表情看著他,
然後用這個比蜜糖還甜膩的吻,
張狂地挑戰自己忍耐的極限。

雖然很不甘心,
但是漸漸露出小惡魔個性遣都真的太可愛太勾人了。
已經…一刻都不能忍耐了。

「けんと、我們現在就回家。」

「嗯…回家順路買個蛋糕吧。」
遣都露出計謀得逞的笑容,被圭拉着手快步走出休息室。





--

謝謝柚子跟momo的生日梗,
雖然昨天被那句話重擊了,
但圭林還是要甜甜蜜蜜的。

Summer Snape

==牧春牧×爱的魔法==

素材:大叔的爱\Revival MV\大叔的爱发布会

BGM:金莎 - 爱的魔法

剪辑:夏夜


牧春的爱情如同魔法般美妙

快来吃甜到牙掉的牧春糖吧!

==牧春牧×爱的魔法==

素材:大叔的爱\Revival MV\大叔的爱发布会

BGM:金莎 - 爱的魔法

剪辑:夏夜


牧春的爱情如同魔法般美妙

快来吃甜到牙掉的牧春糖吧!

hyaline

【圭林】蘋果糖

RPS

嗚嗚蘋果糖跟浴衣牧春都太甜了😊😊😊

關東地區仍是櫻花盛開的四月上旬,
聚集了近三百人的臨時演員,
在相模湖地區進行夏日花火大會的拍攝,
現場有販賣烤物、壽司及甜品的攤位,撈金魚、射瓶子等各種遊戲也沒少,
人聲鼎沸的熱鬧氣氛彷彿像是一場真正的夏日祭典。

出演人員這天都要穿着浴衣拍攝,
在這種天氣確實有點寒冷,
但只有幾個人平時有過雜誌取材,
其他人基本上沒什麼機會能以浴衣姿態參加拍攝,
抱著新奇又期待的心情感覺天氣似乎不那麼冷了。

「欸、けんと穿浴衣很好看耶~」

「什麼~我也要看」

一群人鬧哄哄的圍到遣都身旁,像是到動物園觀看什麼奇珍異獸一樣,讓遣都有些不自在。

「喂...

RPS

嗚嗚蘋果糖跟浴衣牧春都太甜了😊😊😊







關東地區仍是櫻花盛開的四月上旬,
聚集了近三百人的臨時演員,
在相模湖地區進行夏日花火大會的拍攝,
現場有販賣烤物、壽司及甜品的攤位,撈金魚、射瓶子等各種遊戲也沒少,
人聲鼎沸的熱鬧氣氛彷彿像是一場真正的夏日祭典。

出演人員這天都要穿着浴衣拍攝,
在這種天氣確實有點寒冷,
但只有幾個人平時有過雜誌取材,
其他人基本上沒什麼機會能以浴衣姿態參加拍攝,
抱著新奇又期待的心情感覺天氣似乎不那麼冷了。

「欸、けんと穿浴衣很好看耶~」

「什麼~我也要看」

一群人鬧哄哄的圍到遣都身旁,像是到動物園觀看什麼奇珍異獸一樣,讓遣都有些不自在。

「喂喂,怎麼沒人稱讚我啊?」大地擠到遣都身旁,擺了幾個自認帥氣的pose,惹得大家笑了開來。

「大地穿起浴衣還算人模人樣吧…」圭煞有其事的扶著下巴打量一下大地

「太過分了吧,什麼叫人模人樣~~明明超帥好嗎」

「話說回來,好像很久沒穿浴衣參加花火大會了耶!」

「好像是這樣沒錯。」

「我上次穿好像是小學跟家人一起參加祭典的時候」

「圭さん呢?」

「嘛……應該是高中時和女朋友一起去的吧?」

「欸~什麼嘛 有女朋友真好啊」

「最後也分手了嘛!不過真的是很青澀的戀愛呢那時候。」

「けんと呢?」

「初中時和朋友去參加花火大會,媽媽有為我準備一套,但也只穿了那次吧!」

「初中的時候的けんと,一定常常被誤認為女生了吧?」

「沒有這種事啦…」

「果然,花火大會是跟戀人一起去是最棒的~」
經歷一番七嘴八舌,不知是誰得了這句結論。

遣都望向在自己身旁的圭,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同時低下頭,會心一笑。

「不好意思,要進行拍攝了喔!」

工作人員進來提醒聊得正起勁的大家,
一行人先後走了出去。



--
距離開拍不過經過十日,
剛拍攝的時候還很擔心自己能不能馬上進入角色,
但一看見圭的春田,
悸動的心情如波濤般洶湧襲來,
在劇版談的那場真切的戀愛,
也如跑馬燈一樣在腦海中循環,
抱著「比任何人都喜歡春田」的心情。
遣都毫不費力就回到了那時候的狀態。

再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吧。
圭在兩人第一場戲的時候認真的對他說。

春田和牧有幾個逛攤位的鏡頭,
兩人肩併著肩穿梭在洶湧人潮中,
拿著情侶在祭典必買的棉花糖及蘋果糖。

遣都咬了一小口平常絕不會吃的蘋果糖,
甜得牙疼的糖漿溶化在口中,
突然拿著糖的手被圭拉了過去,
然後從那個小小的凹洞大口咬下。
這種豪邁的吃相真的很有圭的風格啊。
遣都不自覺笑瞇了他的大眼睛。

之前拍攝時中午吃壽司的時候也是。
大口塞進嘴巴吃相像個學生一樣,
那時候的自己,
坦率的承認了對孩子氣的圭くん產生怦然心動的感覺。

有時會想,
跟劇中春田一樣,
把各種食物吃得那麼好吃的圭,
如果能當他的牧,
好像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呢。

橋段拍攝結束的等待時間,
圭和遣都披上外套退到一旁聊天。

「けんと、蘋果糖意外的,還滿好吃的耶…」

「是嗎?就是甜了點。」遣都偏著頭回答,還是不太能習慣吃這種小孩子的甜食。

「我平常也不怎麼吃甜食。或許,是跟けんと在一起的關係?」

「哈、你在說甚麼啊…」

心跳漏了一拍。
總是輕易的被圭的話語撥動了心弦。
遣都推了推圭的肩膀裝作不在意,
掩飾著逐漸發紅的耳根。
幸好天色很暗,應該是沒被發現吧?

「對了,剛剛…你的手摸起來好冰。」

「嗯…有點冷。圭くん不冷嗎?」

「還好。」

看了看四周,工作人員都在忙著準備下一個場景。
圭悄悄牽起遣都微涼的手放到大衣口袋,
五指相扣,明顯溫熱的掌心緊貼著對方的,
拇指輕輕摩娑著遣都的掌根,
像是要摩擦生熱為他取暖。

「這樣有比較不冷嗎?」

「嗯……」在大庭廣眾下,被緊緊牽著手,還放在外套口袋這種事,讓遣都害羞得渾身不自在。「有人會看到…」

「看到也沒什麼吧。」圭轉頭笑了笑,手握得更緊了些「他們不是早就習慣了嗎~」

「……」遣都別開眼神低下頭,默默放棄了掙扎,加快的心跳也讓身體慢慢溫熱起來。

果然自己就是拿圭沒辦法。


其他人的部分比較早結束,
等到圭跟遣都的橋段拍攝完畢已經接近午夜,
兩個人一起回到預定的住宿地。

「終於結束了呢,花火大會。」遣都回想起今天拍攝的每段場景「一定會為觀看的大家帶來幸福的感覺吧。」

「是啊,畢竟春田還求婚了嘛。」圭帶著同樣溫柔的笑容說。

「啊,圭くん的房間到了。那我也要回去盥洗了,晚安。」

「けんと。」圭面無表情的拉住他的手臂,把人帶進房間裡,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終於只剩我們兩個。」圭將遣都擁入懷裡,然後嘆了口氣。「今天忍耐得很辛苦吶。」

「……什麼?」被緊抱著動彈不得,遣都心中充滿疑問,只能靜靜的感受著圭呼在自己耳邊的氣息。

「都是你害的。」圭在遣都肩窩蹭了一下。「けんと穿浴衣的樣子太可愛了。」

典雅的格子花色,
雪白的後頸,
還有前襟交叉處露出的白皙鎖骨,
讓遣都散發一股既迷人又性感的氣息。
拍攝時近距離的接觸讓圭幾次都感覺呼吸困難。

但對自己笑得天真又毫無防備的樣子,
又讓人不禁對腦中亂七八糟的想法感到後悔。

「…哪裡可愛…唔...」
圭握著遣都的雙手扣在牆上,用嘴堵住了未說完的話。

濕熱的舌溫柔的舔舐著遣都有些乾燥的唇瓣,
然後順利的進入安撫勾弄他柔軟的舌,
難分難捨的唇间隱約還帶著分不清是蘋果糖還是棉花糖的甜膩味。

拍攝時做不到的,只有現在能做。
不用考慮這個橋段要放什麼樣的感情,
不用數著這個吻要幾秒鐘,
不用在導演喊cut的時候離開對方也同樣依依不捨的唇,
肆無忌憚的遵循著本身的慾望與情感,
將滿溢出來的喜歡透過交纏的手指及相觸的唇瓣傳達給他。

睫毛覆蓋下的大眼被充滿情慾的吻惹得蒙上一層氤氳。
脖子跟鎖骨都染上艷麗的紅。
遣都迷茫的看著圭充滿笑意的眼。
這種柔情似水中帶著些微侵略性的眼神,
讓遣都有些喘不過氣,起伏的胸口縈繞著緊張的不安感。

「為什麼...吻我...」

「因為我喜歡你。」圭抬起遣都的下巴,用拇指輕撫過吻得濕潤的下唇「...覺得討厭嗎?」

「......」遣都搖搖頭,臉變得更紅了。

「那就是喜歡囉。」圭用溫柔低沉的聲音說。「オレの可愛いけんと。」

唇瓣再次相貼,隨之而來是更加讓人心醉的吻。
有時想小心翼翼捧在手心呵護,
有時又忍不住想故意欺負他捉弄他,
雖然他常常裝作不在意無視自己、發呆神遊在自己的世界,
但偶爾豐富的表情變化還有害羞的反應都是太可愛了。

讓自己心愛到不行的遣都。
該拿你怎麼辦才好呢。

「這個夏天一起去花火大會吧…只有我們兩個人。」
和喜歡的人一起去花火大會,肯定是人生最幸福的事了。

hyaline

【圭林】想念

RPS警告

圭林不能同框超深怨念下的產物……

想念就是我本人對圭林的想念😭😭😭

--

已經不知道幾個禮拜沒見面了。
也沒怎麼用通訊軟體連絡,電話更不用說了。
也對...以往都是圭主動聯繫他的。
工作太忙了吧?最近有on檔的連續劇、綜藝節目、電影的宣傳...
沒有時間聯絡,也是正常的吧。

有些寂寞呢。
自己是個很怕寂寞的人。
工作結束之後的空檔,就會開始胡思亂想。
最近常常想起去年一起演連續劇的時候,
成天都黏在一起,
常常被工作人員揶揄「你們是真的在交往吧!」
圭總是爽朗的回答「是吧~」
自己則是在一旁呵呵笑著。

還有好幾次機會一起參加採訪、拍照,
然後享受著圭毫無保留稱讚自...

RPS警告

圭林不能同框超深怨念下的產物……

想念就是我本人對圭林的想念😭😭😭

--

已經不知道幾個禮拜沒見面了。
也沒怎麼用通訊軟體連絡,電話更不用說了。
也對...以往都是圭主動聯繫他的。
工作太忙了吧?最近有on檔的連續劇、綜藝節目、電影的宣傳...
沒有時間聯絡,也是正常的吧。

有些寂寞呢。
自己是個很怕寂寞的人。
工作結束之後的空檔,就會開始胡思亂想。
最近常常想起去年一起演連續劇的時候,
成天都黏在一起,
常常被工作人員揶揄「你們是真的在交往吧!」
圭總是爽朗的回答「是吧~」
自己則是在一旁呵呵笑著。

還有好幾次機會一起參加採訪、拍照,
然後享受著圭毫無保留稱讚自己、說著喜歡自己的時刻。

「田中圭的角度還是林遣都比較可愛。」

記得當時的自己傻笑了兩聲。
理所當然地接受了總是說著「けんと好可愛,超可愛」的圭的寵溺。
這些記憶鋪天蓋地地將自己淹沒在回憶中。

越是告訴自己不能想他,越是想念他。
想念他厚實的懷抱,想念他甜膩的親吻,
想念他爽朗的笑容,想念他溫柔的眼神。
還想念他總是出其不意將自己摟入懷中,
想念他將毛茸茸的頭埋在自己頸邊磨蹭撒嬌。
想念他在自己耳邊說:「最喜歡けんと。」
好多好多的想念,不能呼吸了,快被淹死了。

遣都閉上眼甩了甩頭。
剛好要到事務所一趟,
辦完事後打給他吧。
如果可以一起吃個飯那就太好了。

--

結果電話還是撥不出去。
站在人來人往的路邊拿著手機
手指懸在撥號鍵上停了許久。
自己不聯絡他的原因,大概就是覺得既然圭都沒聯絡自己,一定是有事要忙吧?畢竟圭連訊息都沒空傳,有時間應該也想休息或是睡覺,自己最好還是別打擾他比較好。

「還是算了…。」
正當這麼想時,
忽然被急行而過的路人撞了下肩膀,
手指也剛好拂過綠色的撥號鍵,
即使急忙按了紅色停止通話的圖示,
電話終究是撥了出去。

啊~怎麼辦。
遣都皺著眉頭握著手機,煩躁地抓了抓頭。

過了幾秒鐘,圭打來了。
看著手機顯示著許久不見的圭的名字,
遣都愣了一下子才將電話接了起來。

「けんと、怎麼了?」

「沒事…不小心按錯了。」話筒傳來不知多久沒聽到的圭的聲音,遣都居然有點哽咽了。

「你在哪裡?」

「公司附近。你還在拍攝嗎?」

「剛結束呀,晚上要跟後輩一起聚餐呢。」話筒另一端的確傳來其他人聊天的聲音。

「是這樣啊,圭くん最近很忙呢…要保重身體喔。」

「好的,啊…既然在附近,那けんと也一起來嗎?」

「不用了。圭くん去忙吧,先這樣。」

再講下去就會控制不住提出任性的要求了吧。

「…真的不來嗎?我想介紹你們認識的說。」

「嗯。」就這樣結束話題是最好的。

「那我晚點再打給你。」

「好的,再見。」

掛上了電話。
簡短的寒暄,一如往常的對話。
圭くん不出所料是沒有空見自己呢。
雖然打了電話但好像更寂寞了…
果然還是要見到面才行。

到附近的超商隨便拿了個便當、幾碗泡麵當庫存,又拿了幾瓶啤酒結帳。
遣都慢慢地走在被暮色籠罩的街道上。
曾幾何時,自己竟然變得這麼依賴圭了。
沒有他在,整個世界似乎失去了該有的色彩。
很討厭這樣脆弱的自己。

---

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到住處門前
遣都看見朝思暮想的人斜倚著門低頭看著手機。

「終於回來了~等好久了,けんと。」

「圭くん怎麼在這?聚餐呢?」

「不去了。」

「欸?」

「想跟你在家吃晚餐。」

「啊....好啊。」突如其來的驚喜,讓遣都有些不知所錯。慌亂地掏出鑰匙時不小心掉到地上,兩個人同時蹲下身,在摸到鑰匙前兩隻手碰到了一塊。

「...……」

「咦...?」

幾滴水珠落到圭的手背上,圭一抬頭看到的是一雙盈滿淚水的眼。

「けんと、你怎麼了?」

「沒事。」急忙用手背胡亂擦去眼淚,將門鎖打開「進來吧。」

一踏進屋內,遣都立刻被拉進圭的懷裡。
抬起遣都的下巴,圭輕覆上遣都帶著苦鹹味的雙唇。
許久沒有的親密接觸,被熟悉的氣味包圍著,遣都有種在夢中的錯覺。

「在哭什麼呢?」依依不捨地離開他的唇瓣,又在額頭輕輕落下一吻。

「沒有…。」

「聽到你的聲音,就忍不住想見你。」額頭靠上遣都的額頭,圭帶著撒嬌的聲音說「我好想你,けんと。對不起。最近真的太忙了。」

「我知道。沒關係的。」抬頭向圭笑了一下,遣都將手上的東西一一擺上餐桌。

「圭くん餓了嗎?先吃飯吧。我有多買泡麵…啊可是好像對身體不太好,便當給你吃吧!那我再弄個簡單的湯…」

「けんと。」圭打斷了遣都的自言自語,「其實我在等你聯絡我。」

「......」

「我在想けんと會不會主動打給我。」

「因為…怕你很忙,沒時間…」不知為何遣都有些心虛,眼神飄移著不敢直視圭。

「總是覺得只有我在單方面想你。」

「...不是的。」

「沒有見面,けんと也是無所謂的吧?」

「不是這樣的!」遣都感覺心被重重一擊,幾個禮拜累積起來的想念與不安化成委屈的淚水,在眼眶滾燙地打轉。「我....」

看見遣都泫然欲泣的表情,心疼與心痛一下子湧上,圭握緊了拳頭,忍住想擁抱眼前的人的衝動。

「我覺得...圭好像離我越來越遠。」遣都咬了咬下唇,下定決心似地說。

拍完電影之後,兩個人都各自有工作,電影的取材也不多,公事上漸漸沒了交集。

在工作中也是,私底下也是,圭都是很受歡迎的人…這樣受到大家喜歡的圭,對每個人都很溫柔的圭,為什麼會喜歡自己呢?

在好幾個難以入睡的夜晚,遣都總是這樣想著。

「就算見不到面很痛苦...但想到圭有很多重要的事要忙,也有很多朋友的聚會...就會放棄聯絡的念頭…」

只是出於私情想見面,不能構成獨占圭的理由。現實而言,想讓圭下戲後好好休息。
不,說到底,只是自己沒有自信吧?對於圭喜歡自己這件事。

「並不是見不到也無所謂…只是…」遣都吸了吸鼻子「怕打擾到你的生活…」

「……想見你…想見你…想到你的臉…心就揪得不能呼吸…」紅色眼眶中滿聚的淚水終於決堤,一滴一滴順著臉頰落下。「好喜歡好喜歡圭…每天都好想見你……我能任性的這樣說嗎…?」

因為太習慣了圭的溫柔…所以當圭沒有主動聯絡的時候,一點一滴構築起來的城堡就會逐漸崩塌。

「…傻瓜。只要けんと一句話,我一定會排除萬難來到你身邊。」圭抱緊因哭泣情緒激動而微微顫抖的遣都,「你這樣壓抑著…我也是會很不安的。」

「要怎麼樣けんと才會相信我,依賴我一些呢?喜歡就說喜歡,想見面就說想見面,更坦率一點,讓我感受到けんと是需要我的,是非我不可的。」

「けんと總是表現得很淡定的樣子…從來不會積極地聯絡我,也很少跟我撒嬌什麼的。」圭有點委屈的說。「偶爾也想要けんと對我任性一下嘛…」

「......還有,我看了你上封面的雜誌。」在拍攝現場的休息室看到的,遣都與年少時代的好友的雙人採訪。「…對不起,吃了無聊的醋。」

「欸?」

「但是就是很不甘心,談著只有你們知道的事,很多我不知道的けんと的事情。」圭將臉埋進遣都的肩窩中。「就覺得自己輸了。」

「我跟ソウスケ是認識很久的好朋友……」

「我知道。」圭悶悶的說。「所以我說是無聊的醋。有人比我更了解你,這不是當然的嗎?……畢竟我去年才認識けんと。」

「但是我會努力的。我會以我的方式慢慢地了解你,好好的愛著你。」圭透亮的眼神望進遣都的眼裡。「所以請你也相信我。我對你的愛,不會輸給任何人。」

「這個世界上我最喜歡的人就是けんと。はやしけんと。沒有人比你更好了。」

「我也是…」遣都踮起腳,輕輕吻了圭。「我也是…最喜歡圭くん。這段時間見不到面,真的好痛苦…好想任性地把你占為己有……」

從來沒有這樣喜歡一個人,突然產生這種強烈的占有慾其實是令人害怕的,所以只能拼命壓抑自己的心情。

「可以喔。」圭忍俊不住邊捧著遣都的臉揉了揉。

用這麼可愛的表情說著這樣的話,真是太犯規了啊。

「咦?」

「先填飽肚子吧~等等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哪。」欣賞著對方耳根變色的速度,圭帶著非常好的心情走進廚房。

---

兩個人簡單吃了晚餐後,輪流去洗澡。
先洗好的圭走進了遣都房間,
眼角瞄到遣都床上枕頭邊壓著一件白襯衫。
圭走上前拿起來端詳了一下。

喔,這是之前喝醉在這過夜換下的自己的襯衫……
放在這裡意味著什麼,
腦中不由自主浮出幾個令人心跳加速的畫面。

遣都剛好走了進來,看見圭手上的東西,三步併做兩步上前搶了藏在身後。

「這……不是你想的那樣。」

耳根跟脖子整個紅透了,遣都跌坐在床上一臉驚慌。

「我什麼都還沒說耶。」圭藏不住臉上的笑意,爬上床將遣都步步進逼到角落「你倒是說說,我想的是怎樣?」

「只是……之前洗好忘記收起來了」

「是這樣嗎?」看著遣都慌張的樣子,圭的玩心大起。「遣都睡覺的時候,都会這樣抱著我的襯衫嗎?」

「沒有……」遣都搖搖頭,頭低得不能再低。

「啊我知道了,是拿我的襯衫來做……」

「我才沒有!」

「那你說」抬起遣都的臉,對上因羞恥而發紅的水汪大眼「我的襯衫,為什麼放在けんと床上的枕頭邊?」

「…不要再問了……」緊抓著襯衫的手指微微泛白,遣都別開頭閃避著圭的視線。

「換上吧。」

「欸?」

「今天穿着這個做,我就不追究了。」

「……やだ。」

「やだじゃねえ。」圭在遣都耳邊輕喃。







Summer Snape

本月救济粮已发放 请各位排队领取

😭

本月救济粮已发放 请各位排队领取

😭

hyaline

【圭林】キセキ(奇跡)

RPS警告

時間點:第七集地板吻拍攝結束,遣都殺青之後。

無意間看了夏夜的牧春「如果我們不曾相遇」剪輯,深受感動😭

不知不覺就寫了一篇..…

圭林真的是命中注定的相遇,

跪求這個夏天發更多糖吧

啊還有,如果可以跟我聊一下圭林我會很開心的☺

--

最後一幕的吻戲殺青,
 即使劇本上寫著在春田吻上牧前ブラックアウト(black out),
 秉持為戲投入全部愛意的演員的堅持,
 他還是給了牧、或是說給了遣都一個深情的吻。
 畢竟這是春田第一次主動的吻啊,
 不好好地做結束可不行。

但是睜眼看到被自己壓在身下的遣都的表情,
 圭覺得...

RPS警告

時間點:第七集地板吻拍攝結束,遣都殺青之後。

無意間看了夏夜的牧春「如果我們不曾相遇」剪輯,深受感動😭

不知不覺就寫了一篇..…

圭林真的是命中注定的相遇,

跪求這個夏天發更多糖吧

啊還有,如果可以跟我聊一下圭林我會很開心的☺



--

最後一幕的吻戲殺青,
 即使劇本上寫著在春田吻上牧前ブラックアウト(black out),
 秉持為戲投入全部愛意的演員的堅持,
 他還是給了牧、或是說給了遣都一個深情的吻。
 畢竟這是春田第一次主動的吻啊,
 不好好地做結束可不行。

但是睜眼看到被自己壓在身下的遣都的表情,
 圭覺得一切都不好了。
 紅紅的眼眶,快要哭出來的樣子,不,是已經哭了吧?
 有必要演成這樣嗎?鏡頭是拍不到的吧?
 是說遣都本來就是不管鏡頭會不會拍到都是用盡全力演出的人就是了。

視線下移到被自己吻得帶著紅潤水光的唇,
 這種角度的遣都,完全誘人犯罪...。
 不行,現在還在拍攝中,旁邊全是工作人員
 圭聽到導演喊了CUT,趕緊回過神來,
 將躺在地上的遣都拉了起來。

送上殺青花束,白色窗光灑落在穿著橘紅T恤的遣都身上。
 眼睛濕潤微微笑著的遣都,非常耀眼動人,
 圭迎上前給了遣都確確實實的擁抱,
 身形比自己略小的遣都,抱起來很剛好、很舒服,
 在自己耳邊吸著鼻子輕輕說著感謝,
 圭像是想安慰哭泣的孩子一般,
 忍不住抱著輕輕左右搖晃了起來。
 但礙於現場還有那麼多隻眼睛盯著看,
 兩人很有默契的鬆開手,
 分開的那一剎那,雖然只有一瞬間,
 圭看見遣都看著他的眼神,帶著非常深沉的憂傷。

「能夠遇見圭くん,真是太好了。」
 看著噙著淚水微微笑說著這樣話語的遣都,圭感到心愛又心疼。
 圭本能的伸出雙臂,將遣都擁入懷裡,
 心裡何嘗不是一樣的想法呢?
 演戲演了這樣久的時間,
 是什麼樣的緣分,
 才讓他能夠在茫茫人海中,
 有幸與遣都相遇、相識,
 一起完成這樣深刻令人心動的作品。

「感謝,真的非常感謝。」
 雖然是笑著這樣說著,但遣都感覺心裡頭突然有什麼東西碎裂了,被抽走了。
 明明不想要流淚的,想帶著愉快的心情笑著跟大家、跟圭道謝的。
 但只要想到這是最後了,心情就無法控制地沉重起來。

工作人員開始收拾拍攝現場,兩個人很有默契地互相道別,沒有像平常一樣的嘻笑打鬧,兩人間只剩下有些微妙的尷尬感。

圭向大家說「不好意思、晚點有事先走了。」,不能說的是如果現在單獨相處的話他一定會把哭泣的遣都擁入懷裡,吻去他所有的淚水。



--
 難以言喻的煩躁感,圭忍不住撥了真島的電話約他出來喝一杯。

「現在不想見他。」圭仰頭喝了口啤酒,「...應該是說,不能見他。」

「蛤?」

「很可怕啊,以目前這種心情見到他,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不可挽回的事。想等雙方冷靜一點...まっし、這種熱情,應該是會慢慢消退的吧?但以前好像也沒有入戲這麼深過。」圭有點無力地撐著臉頰。

「要我說實話嗎?」

「拜託你了。」

「你們兩個是玩真的。」真島語氣中沒有一點遲疑。

「.......」

「你們自己或許搞不清楚,但是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看起來,雙方都放真感情了,你是,遣都也是,看著對方的眼神是騙不了人的。」真島手指敲了敲桌面,銳利的眼神直視著圭。

「說得直接一點吧,你們在相處的時候,散發出的那種耀眼的戀愛光芒,旁人難以直視啊。」

「怎麼可能...」圭像洩了氣的皮球一般趴在桌上。「那要怎麼辦啊。」

「...總之,應該先好好面對自己的心情,也好好地面對遣都。」

「啊……」圭皺著眉,仰頭閉上了眼「好難哦……。」

突然來電鈴聲響起,真島接起了顯示著「はやしけんと」的電話。

「喂?……嗯。在OO酒吧。還沒要回去....好。」掛了電話,真島有些無奈的看著圭。「你們兩個啊....我什麼時候變成你們的戀愛顧問了?」

「不會吧...你有跟他說我在這嗎?」

「當然沒有。」

「那就好,我想先回去了。」圭站起來穿上外套。

「不考慮一下嗎?跟遣都好好談談。」

「...我自己都還弄不清楚啊,現在腦袋一片混亂。讓我冷靜一下好好想想。」

「好吧。」

「謝謝你啊,まっし。」圭向真島點了點頭,匆匆離開了店裡。



--

不久,店門掛著的風鈴聲響起。

「抱歉...突然說要過來。你一個人喝?」摘下口罩,遣都拉開吧台的椅子在真島旁邊坐下。

「朋友剛走。怎麼了,看起來狀況不太好啊。」

「沒什麼...。今天殺青了。」

「恭喜你,牧。」真島突然武川主任上身,轉過頭對遣都拍了拍肩膀,以劇中低沉穩重的嗓音說。

「謝謝你啊,政宗。」遣都低頭苦笑了一下,「……應該是要很高興的,只是有點悵然若失…。」

「一般來說剛殺青都會有這種ロス…睡個覺過幾天就沒事了」

「是嗎…如果這次也是這樣就好了。」遣都嘆了口氣。心頭似乎壓著千斤重的石塊,呼吸都有些困難。

「不找圭談談嗎?」

「他今天有事,很早就回去了。」

「所以才心情這麼差?要是在之前圭肯定會跟你一起去吃飯喝酒慶祝的吧。」

「我沒這樣想。」

雖然之前就說過,圭大概是為了拍攝期間能夠跟他好好相處,才一直約他出去的。

「你啊…這顆腦袋瓜在想什麼,我會不知道嗎?」看著遣都眉頭深鎖的樣子,真島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遣都的頭。

「……。」微微抿起嘴,看起來不太願意承認。

「遣都,為戀愛煩惱的人都是你現在這種表情。」

「饒了我吧……」被一句一句真心話的逼問,遣都有些招架不住。「……說起來很慚愧,身為一個專門編織謊言的演員,到這裏已經不知道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

遣都一整個下午腦中都在回放殺青戲所發生的一切,那種呼吸都會痛的情感,實在沒有理由說是虛假的,但圭與自己不同,或許到頭來只是自己一個人墜入愛戀的黑洞裡,逃不出來,不,是他自己也沉溺其中不願出來。

「…你心裡沒有答案嗎?」

「……但是我沒有把握對方也是一樣的答案。」

「何不把自己的心情好好傳達給他?不論結果如何,都沒有遺憾。」真島直直望進遣都閃爍不定的眼裡,這兩個人啊,能不能對彼此坦率一些呢?談戀愛,真麻煩啊。

「等等有空嗎?」

「…怎麼了?」

「圭的手機吊飾落在這了。」真島將剛才特地藏起來的營業虎吊飾在遣都面前晃了晃。「幫我拿去他家吧!他可是很寶貝呢。」

「所以你剛剛說的朋友是...」

「戀愛相談時間結束。好好跟圭談談吧!畢竟他剛剛也因為一樣的問題在這裡煩惱呢。」

「啊……是這樣啊。謝謝你。」

--

本來想洗個澡冷靜一下,剛吹完頭髮卻看到手機閃著遣都的訊息:我在你家樓下。即使還沒想好要怎麼面對他,仍然急躁地打了電話,「怎麼了?總之先上來吧。」

「打擾了。」

「你怎麼會來?」

「春田的營業虎。」遣都將吊飾遞到圭眼前。「真島さん請我拿來給你。」

「啊,剛才,我,呃…」躲著遣都被發現了啊,不對,根本是まっし安排好的吧。圭一時語塞。

「圭くん不想見我吧? 還追到你家、抱歉。」

「不是的...怎麼說啊,吶,要不要進來坐。」

「圭くん可以陪我一下嗎?想去個地方。」

「咦?現在嗎?這麼晚了...」話聲未落,看見遣都迅速黯淡下來的眼神,圭不由自主地改口「是說明天也沒事,那就一起去吧。」心情還沒整理好,但既然遣都提出了要求,自己好像也沒有拒絕的理由。

坐上遣都的車,兩人都沒有說話,圭絞著手指心情有些忐忑不安,眼角餘光瞄著專心開車的遣都,昏暗的夜色下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過了不久車子開到近郊的海邊,五月夜晚的海風仍然有點冰冷刺骨。

附近並沒有什麼建築,沒什麼光害影響,月光平靜地灑落在海面上,波光粼粼,而暗黑的夜空中掛著繁星點點,海浪一波一波嘩嘩地刷上岸來。

「抱歉、任性的要求圭くん陪我。」

「不會啦。好久沒有自己來海邊了。」但其實在晚上來海邊吹冷風是頭一遭啊,只要是遣都的邀約不知為什麼自己就是無法拒絕。圭在心裏默默嘆了口氣。

走了一會兒,兩人肩併著肩坐在海堤上。

遣都轉頭看向圭。

「圭くん。這段時間,真的很謝謝你。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們沒有在這裡相遇,一直像是兩條平行線的我們,會是什麼樣子。
 然後我發現,絕對不想要這種事情發生,我無法想像我的世界失去了圭くん的樣子。」

深吸一口氣,帶著堅定的表情訴說著「一直記得第一次見面的那天,圭くん看到我的時候的笑容,邀我一起去玩的表情,跟初次見面的人敞開心房的聊天是從沒發生過的事,你對我來說是很特別的人。和圭くん在一起的時候常常有『時間能不能停在這一刻呢』這樣的想法。」

「圭くん不是說過春田一開始就喜歡上牧了嗎?我也是呢,在我們相遇的時候就喜歡上你了。圭くん、我喜歡你,我喜歡跟你在一起的自己,總是過得那麼幸福,笑得那麼開心。」

「けんと...。」

「啊,自顧自地講這些,圭くん很困擾吧?」遣都搔了搔頭。「不要在意啊,只是我的自我滿足。想把心情好好地傳達給你,謝謝你聽我說這些。」

如釋重負的長吁一口氣,遣都轉過頭面對圭燦爛地笑了開來,彎起的眼睛似乎盈滿閃閃淚光,讓圭一瞬間看傻了眼。

「圭くん,還記得之前連續劇舉辦插畫募集的時候,我選的那幅畫嗎?春田與牧肩並著肩天體觀測。現在能和圭在這裡看著滿天星星,有種夢想實現的感覺。」遣都站了起來,仰頭望向天空。「能喜歡上你,真是太好了。」

圭眼眶突地有些熱,耳邊除了海浪聲暫時聽不到其他。

自己的心情也是一樣的。無關角色,只是單純的喜歡著這個人。
 兩人在一起的時候,無比開心。想到要分開了,心就會痛,僅是這樣而已。

「けんと、手給我。」往前走到遣都身旁,牽起遣都垂在身旁的手,手心貼到自己的左胸口,微微出汗的手覆在對方的手上輕握著。

「你摸摸...心跳超快的喔。」

「...欸?」

「深情告白的遣都真的好可愛。被你這樣告白,沒人會拒絕的吧。」圭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

「けんと、 我也喜歡你。」柔情似水的眼神望進遣都的眼裡。這雙能裝下整個銀河的眼睛啊,現在只
 映照著自己的身影,這是個怎麼樣的奇蹟。

相較之下還在猶豫不決的自己,真是太膽小了啊。

現在要做的事就是緊緊擁抱住眼前心愛的人,
 在這片燦爛星空下。





--

接近午夜十二時,兩人從沙灘並肩走向車子停放處。

「抱歉,好晚了,我送圭くん回家吧。」

「けんと。」圭拉住遣都欲開啓車門的手。

「怎麼了?」遣都回眸,剛好對上圭異常認真的眼神。

「那個……」圭用低沉帶著點撒嬌的聲音說「想繼續下午的キス、可以嗎?」

下意識咬了咬下唇,臉頰倏地染上一層紅暈,遣都輕輕地點了點頭。

圭雙手撐在閤起的車門上,將遣都困在自己與車子的中間。遣都垂下雙眼,長睫毛的陰影散落在白皙的臉龐上,嘴唇微啟,害羞又期待的表情幾乎完美重現了最後一幕。

圭小心翼翼地吻了上去,一開始只是像劇中幾個吻那樣只是唇瓣相貼,感受彼此炙熱的氣息,然而這樣的吻已經無法滿足他們對彼此的渴望,圭開始輕輕吸吮著遣都的下唇,舌尖探入輕舔著遣都可愛的門牙,然後勾上對方濕軟怯生的舌,逐漸貪婪的探索著,纏繞著,追逐著,再怎麼多都不夠。

「嗯……」發出細微的悶哼聲,因為靠得很近,遣都聞到圭身上傳來淡淡沐浴乳的香味,略顯冰涼的手掌撫上圭的臉龐,手指輕搔著圭後頸的髮絲,身體不由自主迎向圭的懷抱。好熱……感覺一股暖流從劇烈跳動的心臟滿溢出來,擴散到胸口,肩膀,四肢,並在眼角化作幾滴晶瑩的淚水。

在路燈的微光下,好像時間停止一般,世界只剩下他們兩個人,可以真切的感受彼此的體溫,盡情的接吻,用盡全力將彼此揉入自己的懷裡,永遠不會分開。

原來接吻可以這麼舒服的嗎,圭心想。
 整個心都暖暖的,前所未有的滿足感擴散到全身。再這樣吻下去說不定會幸福到暈倒吧。

不知吻了多久,圭忽然感受到遣都將全身重量放在自己身上,身體有些下滑,於是離開遣都被吻得紅潤腫脹的唇,將他緊實的箍在懷中。

吻到忘記呼吸了啊…這傢伙真的太可愛了。聽著遣都劇烈的喘息聲,圭嘴角微微揚起,手臂又收了更緊了些。



















最讨厌香菜了

哦哦哦!!!我们圭林!摄影师大哥又放出了另一位大叔的照片,果然似李23333

哦哦哦!!!我们圭林!摄影师大哥又放出了另一位大叔的照片,果然似李23333

Summer Snape
热夏来临序曲 (图片咋发出来这...

热夏来临序曲

(图片咋发出来这么糊
lof啥时候能发原图 惆怅)

热夏来临序曲

(图片咋发出来这么糊
lof啥时候能发原图 惆怅)

最讨厌香菜了

朦胧

rps警告!内容纯属虚构!与真人无关!与真人无关!与真人无关!

有涉及到家人女友的内容,雷者请慎入。


捏造的确立关系时间,别当真,还请一笑而过。


回到东京的家中已经是凌晨,妻子和两位小公主早已进入熟睡模式。因为工作原因,田中圭已经很久没睡在主卧了,分床睡又怕惊扰到妻子,所以自己干脆搬到了女儿们的房间,让孩子们和妻子睡在一起。


好不容易结束了外地舞台剧的演出,可以昏天黑地的好好睡一觉了,但极度的疲劳感却像拉到极致的绳子一样紧绷着,就好像他现在的脑神经疲劳并亢奋着。“那就浅眠一下吧”田中圭心里想着。


滴滴——“糟了!忘记关机了!”田中圭虽然没有睡着但被这不大不小的Line...

rps警告!内容纯属虚构!与真人无关!与真人无关!与真人无关!

有涉及到家人女友的内容,雷者请慎入。


捏造的确立关系时间,别当真,还请一笑而过。



回到东京的家中已经是凌晨,妻子和两位小公主早已进入熟睡模式。因为工作原因,田中圭已经很久没睡在主卧了,分床睡又怕惊扰到妻子,所以自己干脆搬到了女儿们的房间,让孩子们和妻子睡在一起。


好不容易结束了外地舞台剧的演出,可以昏天黑地的好好睡一觉了,但极度的疲劳感却像拉到极致的绳子一样紧绷着,就好像他现在的脑神经疲劳并亢奋着。“那就浅眠一下吧”田中圭心里想着。


滴滴——“糟了!忘记关机了!”田中圭虽然没有睡着但被这不大不小的Line信息音打扰到还是有点不快。“大半夜的,谁啊?”点亮手机,发现已是凌晨2点07分,又加重了心中的不快。定睛看去,脸上的表情从不快的紧绷变为浅笑舒展。

From吉娃娃遣都【圭君从外地回来了吗?】

轻笑一声,嘟囔了一句“这么晚了不睡觉想干嘛”然后迅速回复了消息。

—【刚回来哦,我说,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

—【怎么了吗?】

—【感觉自己要爆炸了】

心里突然咯噔一下“遣都那小子不会出什么事了吧?片场遇到什么麻烦了?”想了几秒钟,田中圭决定打电话问一下。响了一声,电话那头马上接通了。

“喂喂,遣都,你怎么了?”

“抱歉这么晚了还给你发消息”

“啊没事,我也是刚回来没有睡,所以你遇到什么事了吗?”

“也没什么,就是有点想见你了……”

心跳漏跳一拍,脑中有一根弦突然被拨动。

“你、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诶?嗯……我在xx屋,你过来的话记得带钱包,我忘带钱了……”

“你这家伙!不会是叫我付款去的吧?”

“哈哈,是呀!”

“你等着!我这就去付款赎你!”

“哈哈,记得变装一下,虽然是半夜,但还是要小心一点”

“知道了,一会见。”

放下电话,简单的变装了一下,田中圭悄悄走出房间,正好遇到妻子打开房门。

“你回来了?”

“嗯,不过现在要出门。吵醒你了抱歉!”

“啊,我正好口渴要喝水。这么晚了要去哪里?”妻子径直走向冰箱打开冰箱门。

“去居酒屋。”

“喝酒?”

“嗯,遣都约我喝酒。”田中圭穿好皮鞋套好风衣准备出门。

“车钥匙别忘了,这么晚了还要出门真是的。”

“因为是遣都嘛,我正好也想见他。”拿起车钥匙和钱包,田中圭打开了大门“我走了哦。”

“路上小心。”妻子看向大门摇了摇头。



“这里!”毛茸茸的圆脑袋,是遣都没错了。

“はいー”田中圭大步走到林遣都面前,左瞧瞧右看看。

“干嘛?”某个没带钱的人低下头喝了一口啤酒,说话闷闷的。

田中圭坐到林遣都旁边。

“说吧,遇到什么事了?感觉你闷闷不乐的。”

“有吗?”林遣都抬起头,闪烁着一双星光璀璨的大眼睛,无辜的眨巴眨巴。

“……”田中圭拿起林遣都手边的啤酒,眼神乱飘的低头喝了一口。

“那是我的,圭君。”林遣都笑出了满脸褶子。

“还不是我付钱,我就喝一口,有点渴。”放下杯子,田中圭定了定神,认真的看向林遣都“说吧,到底怎么了?”

“就是……今天休息,白天睡多了而已。”抢过杯子林遣都又喝了一口。

“哈??!”田中圭不可置信又哭笑不得。“就因为这个?!我还以为你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呢!”田中圭要了一杯highball,又给林遣都点了一杯。

“啊,确实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哈哈。”林遣都笑的眼眶发红。

“害我担心的差点开错路!你这家伙!”伸手拍了一下林遣都的肩膀。

“其实是分手了。”

“诶?”手突然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嗯,是因为和ゆり分手了。”林遣都双手摩挲着酒杯带着浅笑。

“……这样啊。”田中圭收回手,学着林遣都的样子摩挲起酒杯。

“也不是什么突然的事,想了很久了,我目前没有结婚的打算,又不想耽误她,就和平分手了。”

“……这种事,我不会开解啊!”垂下手,有点不安的搓起衣角。

“什么表情嘛,就好像你分手了似的”见林遣都转头看向自己,田中圭笑了一下,抬起手,拿起桌上的酒杯。

“说想见我什么的,我还期待了一下呢,真是的,要知道是这件事我就拒绝你了,我才不要听你诉苦说什么早知道就挽留她的话呢……好像个高中生一样”田中圭想用轻松的语气打破这个尴尬的气氛。可是林遣都并没有笑。

“想见你也是真的。”林遣都认真的回应着。

“诶?”田中圭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跟ゆり谈判时,满脑子想的都是你,感觉自己要爆炸了。”林遣都收回了视线,继续低下头摩挲着酒杯。

“太奇怪了,也意识到了跟她不会长久,以前她也没有这么急切的谈结婚,没想到今年意外的着急,到了逼迫的地步。她每每逼问原因,脑子里都会似有似无的提示着你的存在,这种感觉……”

林遣都发现他说了那么多,都没有得到旁边人的回应,突然就不敢说下去了。

“遣都……”

马上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不同于刚才的茫然,对方的脸好像朦胧散尽,带着清爽和释然。

“手,放到桌子下面来。”

林遣都愣了一下,听话的放下手,手紧紧抓着桌子下面的裤子。

“——?!”林遣都睁着大大的眼睛,震惊的看向旁边。

桌子下面,田中圭附上了他的手,越握越紧。

另一只空着的手伸出来揉了揉林遣都柔软的短发。

“真是个傻瓜”田中圭笑出满脸褶,眼圈发红。

“这算是告白吗?”

“才不是,我喝多了。”林遣都慢悠悠的抽出手。

“老板,结账了,多少钱?”田中圭站起来开始掏钱包。

“我没说要走啊,你等等!”林遣都也跟着站了起来。

“喝多了就给我赶紧回家,我送你。”结完账之后田中圭拉着林遣都的手就走。

“喂!手放开!会被看到的!”

“やーだー”突然奶音。

“やだじゃねえよ!”学着田中圭的奶音。

两个人拉着手,拖着长长的影子一前一后消失在居酒屋昏黄的光影中。

hyaline

【圭林】只是想吃糖

RPS!RPS!RPS!

一切情感描寫都與名字的主人無關
小車有!不喜勿入拜託了

產出超慢的甜甜圭林糖糖
其實是幾個想寫的橋段串成一篇
所以前後有些不連貫請別太在意

昨天被30秒特報預告炸了個天旋地轉~
滿腦子都是牧春扯領帶甜笑嗚嗚嗚嗚

--

「遣都、給你。」

「這是....?」

「禮物。」

打開對摺的紙片,上面用Q版畫著兩個小小的牽著手的人偶。「這是圭くん畫的?好厲害啊...」

仔細端詳了下,這應該就是他們在大叔的愛裡的角色畫像。

大大的眼睛,柔順的髮型,小小帶著微笑的嘴巴,是他的角色まき。

而另一個頭髮較短、小眼睛、厚嘴唇的就是はるた了。

「怎麼樣,超級像的吧~」圭...

RPS!RPS!RPS!

一切情感描寫都與名字的主人無關
小車有!不喜勿入拜託了

產出超慢的甜甜圭林糖糖
其實是幾個想寫的橋段串成一篇
所以前後有些不連貫請別太在意

昨天被30秒特報預告炸了個天旋地轉~
滿腦子都是牧春扯領帶甜笑嗚嗚嗚嗚

--

「遣都、給你。」

「這是....?」

「禮物。」

打開對摺的紙片,上面用Q版畫著兩個小小的牽著手的人偶。「這是圭くん畫的?好厲害啊...」

仔細端詳了下,這應該就是他們在大叔的愛裡的角色畫像。

大大的眼睛,柔順的髮型,小小帶著微笑的嘴巴,是他的角色まき。

而另一個頭髮較短、小眼睛、厚嘴唇的就是はるた了。

「怎麼樣,超級像的吧~」圭得意地向遣都抬了抬下巴

「ふふ…真的很可愛,但…春田有長成這樣嗎?」

遣都笑了出來,魚尾紋點綴在眼角,但仍舊少年感十足

「其實我還有畫這張~鏘鏘」

圭從桌子上拿來一張A4大小的紙張遞到遣都面前,是剛才紙條的完整版啊,上面有部長、蝶子、武川主任、麻呂、千尋、舞舞、鐵平…

是おっさんずラブ主要角色大集合啊。

「哇!好厲害~~」遣都崇拜地看向圭「現在才知道圭くん這麼會畫畫~」

「還好啦!以前學生時代就會畫同學的Q版肖像,那時候可是還大受歡迎喔!連隔壁班的也來請我幫他們畫呢~~就是要抓神韻這點有點困難...」

「真的好厲害~圭くん真的是個才華洋溢的人。好羨慕...」

「喂!不要突然又變得這麼客套了呀!」圭伸手勾上遣都的脖子,臉頰輕輕地蹭了一下。

「我是認真的啊!」被摟著的遣都有點動彈不得,他縮了縮肩膀笑著反駁。

「吶…遣都」

圭放開遣都,撐著下巴,手指在桌上隨意畫著圈。

「嗯?」

「你知道嗎…畫畫這種事。心裡如果沒有一些感覺,是畫不出來的。」

圭搔搔頭,不知道怎麼說,跟遣都在一起的時候,總有股暖意不斷從心頭流洩出來,好想把自己的想法傳達給他。  

「什麼樣的感覺?」認真地看著圭問。

「總之…就是…心動的感覺?」圭深吸一口氣,「如果有心動的感覺,就會異常的順利呢。不管是畫什麼。」

「...這樣啊。」遣都垂下眼看著桌子上圭細長的手指,不知為何一股怦然襲向心頭。

「其實…畫牧的時候,感覺特別好。」圭溫柔地笑了一下。「…雖然比起牧,我更對你本人感到心動不已。」

「這在雜誌訪談的時候講過了吧!」雖然之前已經聽過了,但在兩人單獨相處時再聽一次還是有些難為情。

「現在也是這樣的感覺啊!難道…你害羞了?」

「才沒有……。」

但臉跟脖子卻馬上紅了,誠實的反應讓圭忍不住想再多逗逗他。

「遣都太狡猾了吧!」「欸?」

「無視我的告白……」

「不是的,…剛剛那算告白嗎?」

「那是當然的。」圭皺起眉頭佯裝生氣的樣子,忍著笑看著遣都有些苦惱的反應。

「謝謝…我很開心。」

「然後呢?」

「…就這樣。」

「你這傢伙,太不可愛了。你也說說你的感覺嘛?覺得我怎麼樣?」

「……為什麼要問這種自戀狂一樣的問題?」

「很想知道嘛,遣都。......你喜歡我嗎?」

「……」

嗚哇,這個停頓,這個表情,這個臉紅的程度,太犯規了。圭心想。

再鬧下去事情可能會朝向另一種方向發展吧。

「好啦,不鬧你了。禮物要收好喔,收在錢包好了。」圭將剛才放在桌上的畫著兩只娃娃的紙,重新摺好放到遣都手中。

「啊…謝謝...。」

「錢包別再弄丟了啊。」圭爽朗地笑了,「時間也差不多了,回家吧!」

「那個...圭くん....」

「嗯?」

「我會好好保存的...圭くん的禮物。」遣都吸了下鼻子,低頭將紙條收進錢包夾層,「謝謝你。」

在這時候又特別坦率了,遣都啊就是這種地方,讓人想永遠守護著這個純潔無暇的笑容。如果可以的話想永遠寵著他,只要有他的笑容就算什麼都不做也可以過日子吧。

「你喜歡就好。」圭笑著揉揉遣都的髮。

「啊…圭くん,明天沒工作的話…去我家嗎?」最近見面的頻率降低很多,難得兩個人隔天都沒事,遣都想盡可能地跟圭多相處一點。

「好啊。」沒有遲疑,圭拉著遣都的手走出了店門。

--

並肩走在回家的路上,

天南地北地聊著,

遣都突然停下腳步,

摘下金邊的圓框眼鏡揉了揉眼睛,

「抱歉…感覺眼睛有東西跑進去。」

瞇著一隻眼看起來有點痛苦,因異物的刺激眼睛反射性不斷流淚

「…我幫你看看?」

剛好在昏黃的路燈下,
圭湊上前伸手抬起遣都的臉,
仔細看著長睫毛覆蓋下的眼睛。
雖說平常就常常看著這雙眼看到入迷,
但這麼近看倒是第一次。

盈滿著淚水的眼眸,帶著微微的血絲,
黝黑的曈輕輕顫動,
這樣的景象也別有一番滋味。

兩人間的距離不到十公分,
甚至可以感受到對方的氣息呼在臉上,
空氣一片寂靜,彷彿聽得見自己的心跳聲。

不過在遣都還來不及感到害羞時,圭就找出罪魁禍首,下眼瞼卡著一根長長的睫毛。

「這麼長的睫毛掉進眼睛,難怪會那麼痛。」圭將睫毛在遣都眼前晃了晃,並拿起衛生紙擦了遣都眼周的淚水。

「啊…謝謝…」眨了眨眼,遣都對圭露出一個不好意思的笑容。

-

以下請移駕長圖,不能看請跟我說

一張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