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地狱

5574浏览    412参与
猫妖小姐
人本来就是要从天堂去往地狱,只...

人本来就是要从天堂去往地狱,只是途中路过人间。
回到地狱途中尸横遍野,才觉得这竟是我的人间。

人本来就是要从天堂去往地狱,只是途中路过人间。
回到地狱途中尸横遍野,才觉得这竟是我的人间。

不归星辰

地狱实录

地狱小鬼:

  • 姓名?

         吴军狗,大家都叫我小诛。

  • 哈哈,为什么不直接叫小狗或小猪?

          (周围鬼魂:因为他猪狗不如啊,哈哈哈哈哈哈)

  •  罪行?

          囚禁,虐待,性侵未成年人。威胁恐吓,贿赂掩盖罪行

  • 原来你...

地狱小鬼:

  • 姓名?

         吴军狗,大家都叫我小诛。

  • 哈哈,为什么不直接叫小狗或小猪?

          (周围鬼魂:因为他猪狗不如啊,哈哈哈哈哈哈)

  •  罪行?

          囚禁,虐待,性侵未成年人。威胁恐吓,贿赂掩盖罪行

  • 原来你就是那个有史以来死相最难看的那个啊

         (A:他是怎么死的?

            B: 你不知道吗?

            A:不知道啊,快说快说,

            B: 别急啊,我听说被一群神秘人用戒尺,龙鞭,电击,各种玩具教育了他九九八十一天就来到这儿了。

            C:   你们在说他吗?他不是已经变太监了,年龄又大,有个大哥说上起来都不爽。

            B:有个洞就不错了,在十八层还想怎么样,哈哈哈哈哈哈哈)

  • 既然你被送给了我们十八层这个大家庭,你好不好伺候这里的大爷们?让他们玩不爽了,后果自负。

        (D;快来吧,我闻到了血的味道,虽然你的血的味道很让人恶心,但是我身体里的暴虐分子已经控制不住了,快来,让爷好好玩玩。)


       自己的一个小脑洞,请不要上升真人,

       对,不要怀疑就是你脑中的那个他。

        小女子不才,文章接连被bi,请多关注事件发展,感恩

海客
创世纪.从地狱仰望天堂

创世纪.从地狱仰望天堂

创世纪.从地狱仰望天堂

水瓶星語

【 帶卡 】真是地獄……… 上




要我說,這世界的地獄是什麼………


那就是在看到考卷的瞬间,明白掛科掛定的時候。


來自剛从考試地獄掙脫出來,又要掉下作業地獄的破瓶子。


(^▽^) 我的笑,不是笑,請用沙雕拯救世界。


》》》》》》》》》》》》》》》》》》》》》》


「哈哈哈,來不及啦,旗木卡卡西已經是我的东西了。」


有著成為不老不死最強忍者夢想的卑留乎大笑著。


「可惡……卡卡西老師……我必須保护卡卡西老師才行!」鳴人眼见重要的師长被卑留乎的史萊姆軀体吞下,又驚又怒的舉起手,「我是不会放棄的我說!影分身之術!」


無數的影分身合作,搓出了大量的螺旋丸。


「把卡卡西老師……





要我說,這世界的地獄是什麼………


那就是在看到考卷的瞬间,明白掛科掛定的時候。


來自剛从考試地獄掙脫出來,又要掉下作業地獄的破瓶子。


(^▽^) 我的笑,不是笑,請用沙雕拯救世界。



》》》》》》》》》》》》》》》》》》》》》》



「哈哈哈,來不及啦,旗木卡卡西已經是我的东西了。」




有著成為不老不死最強忍者夢想的卑留乎大笑著。




「可惡……卡卡西老師……我必須保护卡卡西老師才行!」鳴人眼见重要的師长被卑留乎的史萊姆軀体吞下,又驚又怒的舉起手,「我是不会放棄的我說!影分身之術!」




無數的影分身合作,搓出了大量的螺旋丸。




「把卡卡西老師……还給我!」




卡卡西彷彿墮入了深海之中,隱約还能聽到鳴人的声音,但身体仍被操控術掌握,這時……他手上的咒印終於发揮作用,左眼猛然張开。




為了村子……為了守护同伴……為了帶土的意志……




對不起啦,鳴人……讓你白跑一趟了。




万花筒寫輪眼,开!




「我的!不管是卡卡西、或是他的寫輪眼……一切都是我的啦!」卑留乎还在大笑,但下一刻……他感覺到了体內的翻騰,內部傳來一陣吸力,要把他拉進去,「唔啊?!你……你想幹嘛!卡卡西!」




鳴人大驚失色,他明白這代表卡卡西已經在試圖把卑留乎送到異空间,「糟糕我說……再這样下去,卡卡西老師……会死的!」




「火遁 · 爆風亂舞!」




漩渦狀的火焰擊破了卑留乎头頂上的彩繪玻璃,如同繩索般捆上了卑留乎異化的下半身,不只火焰在灼傷,还有空间力量的撕裂。




鳴人被眼前突发的狀況搞亂了思緒,但是攻擊明顯是針對卑留乎,他帶著影分身,不管不顧的沖上前,用螺旋丸破坏那些詭異的史萊姆軀体。




終於在火遁和螺旋丸的攻擊下,史萊姆軀体產生了裂縫。




影分身合力拉开其中一道裂縫,鳴人乘機跳了進去。




「卡卡西老師!」




在一片灰暗的暗流中,鳴人拼命向前,終於看到了遠处一小点紅光……那是卡卡西的万花筒寫輪眼!




「卡卡西老師!」鳴人伸出手,終於抓住了卡卡西的手腕,「我不会放手的……我絕對不会再鬆开卡卡西老師的手的!」




外头的影分身一个拉一个,終於把鳴人和卡卡西拖出史萊姆軀体。




火遁的攻擊似乎注意到這点,从纏繞轉為轟擊,將卑留乎撞到牆壁上,远离卡卡西。




鳴人一屁股摔在地上,火焰往四周飞散,鳴人立刻起身护住卡卡西,他才剛抱住卡卡西的肩而已,突如其來,有人一脚踹在他身上,把他踢進牆裡,多虧了鳴人身為人柱力皮粗肉厚,不然早就头破血流。




「痛啊……」鳴人疼的臉色猙獰,揉了好几下背,他往前方一看,立刻瞪大了眼睛,「你是……曉?!你想對卡卡西老師幹嘛啊我說?!」




過去曾攔住他們追蹤佐助的【 曉 】成員阿飞,站在卡卡西身旁,突然蹲下身,伸出手撫摸卡卡西已然閉上的左眼,和之前的瘋癲截然不同。




「沒想到卡卡西的学生竟然救了我一命……」卑留乎狼狽的站起身,纏在嘴上的繃帶落下,露出滿是縫線的嘴,他抬头看了眼還未結束的金环月蝕,「還沒結束的……卡卡西!過來吧!」




卡卡西的右眼張开,無機質的閃著渾濁的紅光,他慢慢站起身,搖搖晃晃的要往卑留乎走。




「卡卡西……嘖!」阿飞粗啞的低吼,抓住卡卡西的手腕,卡卡西本能反抗,一拳往他面具上招呼,又被阿飞擋下。




阿飞扯過卡卡西,握住卡卡西的手,整条手臂卡住卡卡西不讓他动彈,他扯下卡卡西的护額隨意扔到一边,另外一手撩起卡卡西額前的发絲。




卡卡西光滑白皙的額头上,浮現了发著紅光如眼睛的咒印。




「……操控術嗎?」阿飞藏在面具下的神情逐漸危險。




「沒錯!哈哈哈!我全心全力在卡卡西小時候就留在他体內的操控咒印,不可能輕易破解!來吧,卡卡西!和我融為一体!完成最后的人和!你是我的东西啊!」卑留乎伸出双手,執念滿溢於眼中。




「你這魂淡!」鳴人很生气,掄起拳头……




「哼。」




只一声冷哼,整个石窟的气壓頓時到最低点,甚至刮起了森冷的風,不對……是因為阿飞身上壓抑不住而漏出的查克拉才造成這一切,是怎样的強大才能做到這点。




鳴人察覺阿飞當時只是把他們攔下,真不知道是留了多少手。




阿飞捏起卡卡西的下巴,面具孔中的寫輪眼中的三勾玉連接在一起,轉為了似鐮刀的紋样,「看著我,卡卡西。」




卡卡西另外一隻眼睛,睫毛顫了顫,慢慢地打开,他寫輪眼中的勾玉彷彿受到了牽引,轉了起來,最后停留在和阿飞的右眼一模一样的紋样。




卡卡西身上的咒印,齊齊出現了裂痕,接著……徹底崩解於空气中。




「你們……憑什麼在卡卡西身上留一些有的沒的。」明明能這麼做的人。




只有我而已!只有我!




卑留乎寒毛直豎,他感覺到了強烈的死亡預警,几乎是反射,他咬开指头,一掌拍在地面上,「通灵之術!」




通灵過來的从鬼芽羅之術中誕生的怪獸太過龐大,竟从內部撞毀了建築。




「哇啊!」鳴人立刻往外沖,被埋住就糟糕了!




卡卡西剛被拔除所有咒印,意識尚未恢復,阿飞只能先緩緩找場子的沖动,單手抱起卡卡西往外沖,空出來的手,掌心伸出黑刺,打开所有可能落在卡卡西身上的碎石。




「鳴人!」小櫻正因為建築崩塌而担心的,幸好看到逃出來的鳴人。




「卡卡西老師呢!」鹿丸不顯著急的問,但拳头悄然握緊,只有鳴人逃出來嗎………




鳴人臉色一僵,好巧不巧,因為崩塌而飞散的塵土被沖开,身穿紅云黑袍的男人落在他們身旁,怀裡抱著的……是他們重要的卡卡西。




「曉?!」鹿丸立刻戒備,難道卑留乎這事有曉的手筆嗎?!




开会到一半,老大突然跑掉的曉眾人:蛤?⊙▽⊙




「唔……」靠在阿飞肩头上的卡卡西呻吟了声,腦袋有被操控后的悶痛,加上剛才差点把卑留乎送進異空间的耗損,他查克拉又快耗盡了。




「卡卡西老師,你还好吧。」祭想起書本上寫著,【 关键时刻,表達你的关心!】




卡卡西半睜开眼,顯得無精打采,「你們怎麼都來了……曉?!」卡卡西眼角餘光掃到紅云黑袍,下意識推开阿飞,滾地好几圈后爬起,警戒意味十足的看著阿飞,他家小朋友也马上圍在他身旁。




阿飞方才的狂怒被莫名的不悅壓下,虧他第一時间感覺到右眼的騷动,想都沒想就找過來!




「旗木卡卡西……你該戒備的是我嗎?你手上的咒印……你是被木叶扔出來犧牲的棄子對吧?好可憐喔……」阿飞童稚的語調反倒更加嘲諷。




卡卡西皺起眉头,「對了……我活著說明作戰失敗……」




「卡卡西老師!」鳴人趕緊握住卡卡西的手臂,「我是不会讓老師再去做傻事的!我会保护你我說!一起回去村子吧!」




「沒錯!我們不能失去卡卡西老師!」小櫻堅定的喊。




卡卡西沒好气的看向鹿丸,沒猜錯的話,鹿丸應該是負責追回鳴人他們,不讓他們破壞此次計劃的,「你……不会放水了吧?」




「嘛……天曉得,追捕很麻煩的啊。」鹿丸拋了拋打火機微笑……綱手也是,憑她三忍的実力,根本不可能完全沒察覺在门外偷聽的小櫻。




如果說鳴人是前鋒的話,他們這些追著鳴人后头的,全是后援……追捕什麼的,只是矇騙大名的障眼法,畢竟也要考慮到其他人的觀感,至於卡卡西……如果鳴人無法打倒卑留乎,救出卡卡西,那卡卡西就会成為最后的殺手鐧。




「旗木卡卡西!」从不遠崩潰的建築中,一隻龐然大物撞开石头跳了出來,這鬼吼應該是卑留乎的,真是个不輕易放棄的人,就某種意義上來說,还真是勵志。




「嘖,那傢伙還沒放棄啊?」鹿丸翻了个白眼,「真沒辦法……鳴人,卡卡西老師的作戰已經被你破壞了,你就負起責任來吧。」




「我知道我說!」鳴人提起精神,主动站到卡卡西面前。




小櫻拉了拉手套,「我可不能落后呢。」




祭抽出空白卷軸,在落筆前還是忍不住問,「這就是書上寫得,女孩子為了喜歡的……上吧。」祭在小櫻投來的銳利眼神中,学到了名為求生欲的事物。




卡卡西看出鹿丸的脚受傷了,先一步扶著他往后撤,拉开和曉、卑留乎之间的距離。




「喔!太好啦!卡卡西老師你还活著啊!」趕來的牙興奮的喊。




其他人也一一到達。




「你逃不掉的!卡卡西!」卑留乎从怪獸身上跳下,双手結印,「嵐遁!雷云空波!」黑色的烏云从卑留乎腳底升起,其中閃著电光,強烈的風波以他為中心向外掃過。




「那傢伙不是一般忍術能打倒的,那種聚集了各種血繼限界的怪物……」鹿丸瞇起眼睛,看到卑留乎胸前的繃帶,眼睛一亮,「但是他還沒吸收第五位,也就是卡卡西老師的寫輪眼!那是卑留乎現在最大的弱点!」




「知道了我說!」鳴人立刻用最擅长的影分身之術,沖上前去。




怪獸受了卑留乎影響,格外暴躁,對其他人展開了攻勢。




「卑留乎交給鳴人!他能吸收忍術,太多人反而不利!先去對付那头怪獸!」鹿丸環顧四周,看到遠处站在岩石上的曉,「曉………」




「現在最優先對付卑留乎,鹿丸,你在這裡注意戰局,我去幫鳴人。」卡卡西習慣性拉护額的手一空,只能隨意的抹一把眼,睜开左眼。




鹿丸点点头,「卡卡西老師,小心点,那傢伙很可能是針對你來的,至於原因嘛……我还不清楚,真是麻煩。」




「我?」卡卡西不明所以。




「把你帶出來的不是鳴人,是那个曉。」鹿丸也百思不得其解。




卡卡西疑惑的按住太陽穴,用寫輪眼找回被操控期间的記憶。




鳴人的声音……灰暗的激流……火焰……




【 看著我,卡卡西。】




卡卡西微彎  的背脊猛然挺直,双眼染上了一抹殺意,握緊的手指泛白,反胃感从腹部竄出,讓卡卡西噁心又憤怒,前所未有的怒火席捲了他。




那隻眼睛……是和他一样的万花筒寫輪眼。




那是帶土的眼睛。




是誰……挖出了他的英雄的屍体!




是誰……奪走了他的英雄的眼睛!




你到底是什麼人!




古人趣事见闻

那个数次向张居正许诺的皇帝,说会替他看顾好他的子孙,原来是这样看顾法

当奉圣旨查抄江陵张府的“专案组”打开大门时,一幕人间惨剧呈现在世人面前:

张家老小妇孺,有17人饿死在府里,有的尸体已被饿红了眼的家犬吞噬殆尽。

十几天前,专案组从京城出发时,先行命令当地政府封闭了张府所有出入口。张家大小数十口人来不及退出,被锁在了门内。有些人活活饿死,惨不忍睹。

专案组简单处理了现场,开始抄家。

张居正的几个儿子被分头提审,接受各种严刑拷打。大儿子张敬修经受不住暴力与羞辱,悬梁自尽,死前,咬破手指头在衣服上写下血书,为父亲的清白抗辩。

此时,张居正已经死去两年。从天堂到地狱,却只需皇帝的一个决定。


万历皇帝

当奉圣旨查抄江陵张府的“专案组”打开大门时,一幕人间惨剧呈现在世人面前:

张家老小妇孺,有17人饿死在府里,有的尸体已被饿红了眼的家犬吞噬殆尽。

十几天前,专案组从京城出发时,先行命令当地政府封闭了张府所有出入口。张家大小数十口人来不及退出,被锁在了门内。有些人活活饿死,惨不忍睹。

专案组简单处理了现场,开始抄家。

张居正的几个儿子被分头提审,接受各种严刑拷打。大儿子张敬修经受不住暴力与羞辱,悬梁自尽,死前,咬破手指头在衣服上写下血书,为父亲的清白抗辩。

此时,张居正已经死去两年。从天堂到地狱,却只需皇帝的一个决定。


万历皇帝


EDEN

试试纸模 𝔅𝔩𝔞𝔠𝔨 𝔰𝔥𝔢𝔢𝔭 𝔥𝔞𝔫𝔡-𝔪𝔞𝔡𝔢 𝔥𝔬𝔯𝔫 


step 2  ([🚫]二传二改)

试试纸模 𝔅𝔩𝔞𝔠𝔨 𝔰𝔥𝔢𝔢𝔭 𝔥𝔞𝔫𝔡-𝔪𝔞𝔡𝔢 𝔥𝔬𝔯𝔫 


step 2  ([🚫]二传二改)

梦楠

烧地狱

“哥哥,哥哥!快看!那个美丽的地方着火了!!”一位可爱的小女孩说。

“啊!嗯嗯。。”哥哥从惊愕中回神,慌张的藏起手里的火把,转头看向素有地狱之称的那片地方,眼中失神。

“是啊,失火了。”哥哥无神的喃喃自语,转身面对妹妹,艰难的勾起苦涩的嘴角:“走吧,回家。”

“那。。那个。”妹妹音节刚吐出。

“没有那个!回家!”哥哥打断妹妹的话,坚决的转身,不顾妹妹。

“好。好吧。”妹妹皱着眉头委屈的说。

两人的影子越拉越长,哥哥的影子逐渐变了,六双翅膀从双肩后长出,头上闪现出一个光圈。

而在那“地狱”,浓烟滚滚,乌云笼罩,烟中若隐若现的一个曼妙的女性身躯,六双与哥哥影子截然不同的骨架翅膀正在痛苦的被火焰无情灼烧。

那身影的...

“哥哥,哥哥!快看!那个美丽的地方着火了!!”一位可爱的小女孩说。

“啊!嗯嗯。。”哥哥从惊愕中回神,慌张的藏起手里的火把,转头看向素有地狱之称的那片地方,眼中失神。

“是啊,失火了。”哥哥无神的喃喃自语,转身面对妹妹,艰难的勾起苦涩的嘴角:“走吧,回家。”

“那。。那个。”妹妹音节刚吐出。

“没有那个!回家!”哥哥打断妹妹的话,坚决的转身,不顾妹妹。

“好。好吧。”妹妹皱着眉头委屈的说。

两人的影子越拉越长,哥哥的影子逐渐变了,六双翅膀从双肩后长出,头上闪现出一个光圈。

而在那“地狱”,浓烟滚滚,乌云笼罩,烟中若隐若现的一个曼妙的女性身躯,六双与哥哥影子截然不同的骨架翅膀正在痛苦的被火焰无情灼烧。

那身影的头上长着骇人的双角,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冲千里之外的哥哥喊到:“下辈子,我不爱你了,代价太大了!”

哥哥身躯猛然一震,回头苦笑,裂开干裂的嘴,用口型对出一个满含爱意的字:“好。”


脑子

归顺撒旦

“你听我说”

带有丝丝焦糊的恶臭气息

“你要归顺于我”

心甘情愿退却皮肤

肉与血液臣服于嘶哑的嗓音

利刃刺我 荆棘囚禁我

快感代替痛苦欺骗嚎叫

“你的声音弥足珍贵”

牙齿向后啃咬

嚼碎柔韧的舌头

奉献嫩红震动的声带

“你的血从悬崖滴下生花”

“你的泪顺风腾化生烟”

太阳冰凉 呼出刺痛的寒风

白骨也会颤抖

“但你如此无用”

肉与肉之间塞满完整的光

眼眶的缝隙干涸

“因为你归顺于我”

“你听我说”

带有丝丝焦糊的恶臭气息

“你要归顺于我”

心甘情愿退却皮肤

肉与血液臣服于嘶哑的嗓音

利刃刺我 荆棘囚禁我

快感代替痛苦欺骗嚎叫

“你的声音弥足珍贵”

牙齿向后啃咬

嚼碎柔韧的舌头

奉献嫩红震动的声带

“你的血从悬崖滴下生花”

“你的泪顺风腾化生烟”

太阳冰凉 呼出刺痛的寒风

白骨也会颤抖

“但你如此无用”

肉与肉之间塞满完整的光

眼眶的缝隙干涸

“因为你归顺于我”

路克斯·X·奥维尔

依然是为自己写的小说画的插图。

相比《The Final Battle》,这次只是在某个小村里发生的局部战役——《Last Vent最终降临
》。

讲述的是,被村民嫌弃的神父,用最后一次与爱人见面的机会,唤来天使,拯救了被魔界军队入侵的村落。

依然是为自己写的小说画的插图。

相比《The Final Battle》,这次只是在某个小村里发生的局部战役——《Last Vent最终降临
》。

讲述的是,被村民嫌弃的神父,用最后一次与爱人见面的机会,唤来天使,拯救了被魔界军队入侵的村落。

溺水在银河

《地狱变相》

       我不是人。

       请别再用那种低等的生物来称呼我,这是直白的羞辱。那种生物和我、和我族之间相差的不只是一种思想,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哪里都不一样。我并非所谓的“优等人种”,那不足以形容我,简直是低俗的用词。

       我来自地狱,是冥王最忠诚的信徒。我接受过魔兽之海的洗礼,欲望没能将我吞噬。我比人类高明,因为他们从来都不相信因果报应,但这地狱变相图,每时每刻都在普罗门里发生。

       我听够了哭泣、...

       我不是人。

       请别再用那种低等的生物来称呼我,这是直白的羞辱。那种生物和我、和我族之间相差的不只是一种思想,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哪里都不一样。我并非所谓的“优等人种”,那不足以形容我,简直是低俗的用词。

       我来自地狱,是冥王最忠诚的信徒。我接受过魔兽之海的洗礼,欲望没能将我吞噬。我比人类高明,因为他们从来都不相信因果报应,但这地狱变相图,每时每刻都在普罗门里发生。

       我听够了哭泣、谩骂、悲鸣、嘶吼,芸芸众生,竟都以为自己悲天悯人,无一人知晓这究竟是谁种下的苦果。连死亡都不足以让他们清醒。咒骂成了惊惧最真实的反应,他们以为这能使他们自己轻松,孰不知这字字诛于其身,而冥王只会越来越强。

       自始至终自给自足自轻自贱自作自受自导自演自圆其说还要自欺欺人,不如自生自灭。

       冥王要是有了慈悲之心,他又如何成得了伟大的冥王?这是多么可笑的事。我敬爱的冥王哈迪斯,他会给所有罪孽深重的人们最狠戾的惩罚。

       罪有应得,生者安息。




/溺水在银河

    

     

忘忧柠檬
原谅我画得这么丑,手机像素也不...

原谅我画得这么丑,手机像素也不好qwq
本来是想板绘的但是板子还没到啊!
求轻喷

原谅我画得这么丑,手机像素也不好qwq
本来是想板绘的但是板子还没到啊!
求轻喷

Roi
欢迎来到天堂学级 欢迎来到地狱...

欢迎来到天堂学级

欢迎来到地狱学级

请不要迟到哦~

欢迎来到天堂学级

欢迎来到地狱学级

请不要迟到哦~

无用良品
地狱游荡指南(图解版) 来自:...

地狱游荡指南(图解版)

来自:看理想 文艺复兴经典  |  许贲


你有没有想过,地狱是什么样子的?

在《神曲》的描述里,地狱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地下世界。在地壳的下面,时时刻刻发生着一些我们不知道的神秘重口味故事。

说到地狱,我们先要了解一下地狱的结构——地狱一共有九圈,每一圈都用来惩罚不一样的罪人。

(看长图)

而在《神曲》里,最严重的罪是地狱第九层的“背叛”。

我们熟悉的欺骗、出卖、打小报告、告密等等都是背叛,这在正治运动中很常见,在没有正治运作的日常生活里也很常见。

但丁把“背叛”放在地狱的底端,把它看作是最邪恶的罪过,有...

地狱游荡指南(图解版)

来自:看理想 文艺复兴经典  |  许贲


你有没有想过,地狱是什么样子的?

在《神曲》的描述里,地狱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地下世界。在地壳的下面,时时刻刻发生着一些我们不知道的神秘重口味故事。

说到地狱,我们先要了解一下地狱的结构——地狱一共有九圈,每一圈都用来惩罚不一样的罪人。

(看长图)

而在《神曲》里,最严重的罪是地狱第九层的“背叛”。

我们熟悉的欺骗、出卖、打小报告、告密等等都是背叛,这在正治运动中很常见,在没有正治运作的日常生活里也很常见。

但丁把“背叛”放在地狱的底端,把它看作是最邪恶的罪过,有没有道理呢?

我想是有道理的,这是因为,如果往深想一层,“背叛”会败坏社会存在和人类共处的最基本的条件,就是“信任”

我们知道,最邪恶的是在空气里放毒的罪犯,因为空气如果有毒,而人又要要呼吸,那就必死无疑。信任对于社会,就如同空气对于每时每刻必须呼吸的人类。

即使知道空气有毒,我们能不呼吸吗?即使知道社会的信任已被破坏,我们不是还得靠某种信任才能在社会里生活下去吗?

道德哲学家安尼特·拜尔(Annette Baier)在《信任与反信任》(Trust and Antitrust)一文中指出,即使在信任被破坏了的可悲的状况下,我们仍然不得不生活在某种假设的信任关系之中。

比如就算我们知道幼儿园里虐-童事件频频发生,就算我们知道市场上销售各种各样的有害和有毒的食品,我们还是得购买食品,还是得把孩子送到托儿所,并没有别的选择。

我们生活在信任的环境里,就像我们生活在空气中一样。我们关注信任的方式与关注空气的方式是一样的,只有在信任和空气变得稀少或被污染的时候,我们才会予以关注。

信任是人的一种必须的生存条件,也正因为如此,信任让我们在很多方面都变得容易被人利用、操控和伤害。

拜尔还指出,“对各种信任钻研最勤的专家不是道德哲学家,而是罪犯”。

罪犯们钻研信任是为了利用人们的信任——更准确地说是利用他们的轻信——从他们身上得到好处,将他们变成自己的猎物。各种各样花样翻新的经济、政治和其他骗术就是这样产生的。 

在今天的社会中,信任仍然是非常重要的道德内容。为了加强对信任的关注,我们需要对孩子从小提供关于信任的教育,因为人生最大难事就是学会信任值得信任的人。

反过来说就是,如果别人信任你,你也就应该对他担负起不背叛的道德责任。

现在,人们普遍对当今中国社会的价值观丧失、道德下滑的诚信危机充满了忧虑。很多人认为,社会乱象的根源是因为正府体质严重落后,经济发展不平衡,还有贪污腐败等。

这样看问题,道德问题就是由外力原因所造成的了。好像外在条件越不好,这些罪和恶就越有发生的理由。这种只强调外在因素,而无视人自身罪孽的道德观是非常片面的。

在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里,人们不会完全把个人的罪和恶都归咎于正治或是制度原因。

这样的社会,它正治质度设计的出发点就是从人性有弱点开始的,先承认人性中包含恶的因素,然后设计出相应的制度加以约束。

人性的恶和对制度的思考应该同时成为我们人文阅读的思考内容。如果人性不变,某些罪恶、罪孽过去和现在发生了,将来也会发生。

萧咏鹤

【地狱主题#群作业】

他倾听着地狱的靡靡之音,

如同倾听着高傲的神曲,

不知不觉中穿过倾颓的堤道,

走向更加寂静宫邸。

 

分不清这一片弥漫着瘴气的地方,

究竟有没有天地。

仿佛他脚下的

不是他所熟知的地面,

更不是他从未触及的天空,

而是一条路,

只是一条路,

是一条

向那阿鼻无间延伸的路。

 

气氛是恐惧的,

出于作为任何一种东西的本能,

都会有所感化。

 

他尖锐的笑着,

声音划过耳膜,

却像是什么锐利的东西抓挠着心脏,

让人心口都震颤着。

 

一个绝望而糜烂的身躯,

竟承载着这么浓郁的诡谲的东西。

他的灵魂中有号哭般...

他倾听着地狱的靡靡之音,

如同倾听着高傲的神曲,

不知不觉中穿过倾颓的堤道,

走向更加寂静宫邸。

 

分不清这一片弥漫着瘴气的地方,

究竟有没有天地。

仿佛他脚下的

不是他所熟知的地面,

更不是他从未触及的天空,

而是一条路,

只是一条路,

是一条

向那阿鼻无间延伸的路。

 

气氛是恐惧的,

出于作为任何一种东西的本能,

都会有所感化。

 

他尖锐的笑着,

声音划过耳膜,

却像是什么锐利的东西抓挠着心脏,

让人心口都震颤着。

 

一个绝望而糜烂的身躯,

竟承载着这么浓郁的诡谲的东西。

他的灵魂中有号哭般的共鸣,

让人感到惧怕,

但是又着迷。

 

他熟知这里的一切,

如同熟知自己,

阿克伦的水流在他脚下的堤道旁,

散发着浓郁的血腥。

 

“卡伦的船来了。”

摆渡人的桨,

拨碎了被丢下船舷的亡魂,

搅和着

有死亡味道的河水。

他像在听摇篮曲一般,

听着那些嘶声力竭的求助。

 

地狱,

全然是麻木的,

像他眼里的光,

只要剥去那些倨傲的颓靡与绝望,

所剩下的,

也许只有这令人无能为力的朽木般的模样。

 

曾经遗留下的呐喊,

嚼碎的骨一般,

被吞进了地狱的口中。

悲哀的呓语,

永不间断地将那些仅存的默打断。

 

于是:

“我戴上这肆意流着继承者鲜血的王冠

等待来自神明的加冕

我为我挚爱的国度祈愿

虔诚地向我所爱的人问安

荆棘裹挟了我的宝剑

开出玫瑰菡萏

澧酿安于银制的圣杯

在剧毒的美酒中燃起幽暗的火焰

请神明赐予我

这为囚或为王的加冕

我将用我愚钝而可憎的心

索求被地狱束缚的诅怨

无法宽恕的罪孽

澄澈似冥河因而无从发现

这地狱的神灵向我叩问

判处我进入猩红的深渊”

 

 

 

 

 

 

 

rainy&windy

孟婆汤的味道

孟婆汤是什么味道的?

 

很难描述吧,我并不觉得世界上有人能够给出答案。倒不是说没有人喝过,这世上喝过孟婆汤的鬼千千万万,要是真有人记得,怕是阎王要头疼了。

 

所以,孟婆汤究竟是什么味道。

连我这个熬它的人都不清楚。

 

 

那个白无常小姑娘算是众所周知的吃货,简直让人怀疑她生前是不是饿死鬼,近几天可以说是都没去烦那些到上面的黑无常了,这么久了,大底是把上面的伙食都尝了个鲜,却来烦我。平时多文文静静的小姑娘,就蹲我旁边不走了,大有你不给我尝尝我就不走了的气势,叨叨的就那几句话,着实挺烦的。

 

闲的她的。

 ...

孟婆汤是什么味道的?

 

很难描述吧,我并不觉得世界上有人能够给出答案。倒不是说没有人喝过,这世上喝过孟婆汤的鬼千千万万,要是真有人记得,怕是阎王要头疼了。

 

所以,孟婆汤究竟是什么味道。

连我这个熬它的人都不清楚。

 

 

那个白无常小姑娘算是众所周知的吃货,简直让人怀疑她生前是不是饿死鬼,近几天可以说是都没去烦那些到上面的黑无常了,这么久了,大底是把上面的伙食都尝了个鲜,却来烦我。平时多文文静静的小姑娘,就蹲我旁边不走了,大有你不给我尝尝我就不走了的气势,叨叨的就那几句话,着实挺烦的。

 

闲的她的。

 

好像的确如此,地狱的工作,本就很闲。

 

倒不是不给她喝,本来就被她烦的紧,一碗汤直接甩到她面前······然后阎王就找我来谈人生。忘记了,很多职责都得重新教起,白无常本来待得好歹有百把年,却蓦然成了个新手需要重新带起。着实惨淡,我是说阎王。

 

然后过了百把年继续来烦我。我说怎么这么熟悉的烦人方式,结果根本就是一个人。倒是真的还想一碗汤怼过去,最后还是作罢,算了。被清洗三次记忆还不过奈何桥的鬼,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

 

算了。

 

“你到底是想要忘记什么?”于是我真心实意的问她。白无常不会很笨,自然知道孟婆汤的功效,尝不到味道这件事明明显而易见,除非想要忘记,或是想要过桥了。排除第二种可能,地狱明明那么好。

 

我看到她煞白了脸,琢磨着想是问到点子上了,但毕竟他人隐私不好探求,犹豫着是不是把她吓走之后就不会再来烦我。

 

然后她慢慢吞吞回了句“我不知道。”末了还冲我笑笑,到是走了,没有再提。

 

松了口气,我想她当然不知道,可是都忘了两三百年的事了,还记得的,倒也真是怪事。

 

 

最后她问我“婆婆是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呢?”

 

我想原因有那么多,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我是少数不多的没有喝过孟婆汤的人,大约也是没了什么挂念和遗憾,也算是一代的老人了。

 

我是自愿留在这里的。不,这么说并不准确,应该说我是少数几个因为没有遗憾才待在地狱的。这到挺难得,毕竟大部分没有遗憾的都选择过了桥。

 

生前是个普通人,听得转世轮回一说时着实被吓到了,我想我才不要,做人好累,但又着实不愿去当什么猪羊狗鸡昆虫花花草草一类,想着死后好好做鬼,落魄也好,无聊也好。下辈子怎么样都是我无法去忍受的,做鬼总比做人舒坦,其实与其说下辈子,这辈子我本意也并不想体会的,奈何已经开始,于是早早期待死亡。

 

也有想过自杀,下不了手,恍然意识到的疼痛不知为何平衡掉了对于现在以及未来的绝望,最终迎来的意外。其实是可以躲开的,但刹那间的想法总是最遵从自己的,无非“算了”二字。

 

也罢。

 

 

初入地狱到是给了选择的,要么直接从忘川河跳下,要么待在地狱干活。那时地狱还很新,一代想转世的选择只有寒碜的跳河,那时奈何桥还没修建好,地狱人手少的紧,一砖一瓦的修建不知聚集了多少转世鬼的投诉。

 

我来的时候奈何桥刚铺下最后一块砖,阎王给出两个选择的语气只顺溜,旁边黑无常就来提醒说奈何桥刚刚修建完,然后就看到阎王眼睛都亮了,告诉我我来的时间特别巧,不想跳河的话过桥也行,简直就像大甩卖的推销员。

 

后来才理解,奈何桥刚修好就有送上门的小白鼠,像我这种掐着点来的,投诉的话情有可原是不会扣阎王业绩的。

 

然后我选择了留下。

 

阎王叹了口气,一只手伸进另一只手的袖子里不知道在掏什么东西,眼神遗憾的往桥上飘,突然顿住了,想是想起什么,下巴一扬冲我示意奈何桥说你今后就干这个。

 

听他解释说是本来直接跳忘川河就可以直接省略掉喝忘川河水的步骤,反正或多或少都会被呛到一口,但奈何转世的鬼都纷纷反映存在视觉上被淹死的错觉,投诉的人还蛮多,但建了奈何桥后总得有人监督和分发河水,所以······

 

我当时想我肯定不乐意,毕竟每天死的人那么多,挨着挨着递也是一件贼累人的事。然后阎王就很认真的跟我解释:“不是所有死人都来得了地狱的。”他说有些人直接就走了,这种事也不是归地狱管的。左右逻辑不通又对我说了一堆专业术语。当时他说了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大底意思是这里能来的都是有故事的人。好像又用了一堆专业术语解释什么叫有故事的人,忘记了。

 

总之当年就抓住了几个重点:人少,不累,能干。

于是稀里糊涂就上任了。

 

后来才知道我刚好节约了任职的抽签仪式,直接传到了下一位,于是注定了下一位的位置只有黑白无常。

 

啧,真惨。

 

 

初代孟婆汤就是忘川河河水,我想我阐述的挺明白了。至于为什么是初代,自然还是因为有人投诉后改版了。

 

现在小年轻的发誓都怎么说来着,哦,什么“下辈子我也要记得你”之类的,一般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不然阎王早就被投诉信压垮了。不过改版后的孟婆汤到的确是和这个有关的。

 

千把年前还是万把年前吧,反正挺久了。挺乖的一孩子,上桥的时候眼巴巴的问我能不能不喝,得到否定的回答后还是一口闷了。喝完之后有点恍惚,随后是掩饰不住的狂喜。赶紧往奈何桥对岸跑,就怕有人喊住他似的。

 

其实完全不必担心的,奈何桥不走回头路的。再者,毕竟与我无关的事——伤心的又不是我,投诉信从来都是阎王处理,只是时间的问题。

 

可惜了。

 

阎王心急火燎找我处理这个问题已经是近百年之后了,这推也能推出来,人类的寿命就近百年,没有小白鼠,束手无策的问题,最后得出的结论只好从奈何桥边挖几根杂草扔进去,效果······就这些年来讲,算好的?

 

 

所以孟婆汤什么味道?

我先入为主扔个概念吧······我觉得,是甜的。

#感谢阅读

かずき

《獻給地獄的供奉品》——主人心中的吶喊

*此乃第二話,歡迎繼續細心欣賞。

(雖然你每天都會準時送我回家,說什麼「騎士會好好保護北斗大人!」的東西,而且又很了解我的樣子,可是我竟然連你住在哪也不知道,我這麼不清楚你才不值得你守護……)

黑髮少年終於走到電車站,剛好錯過了一班車。他收起了折疊傘,從袋子中拿出乾淨的膠袋盛載着傘。
他看看周圍有沒有位置可以不讓雨水打中,而他卻看見一位正向他招手的小女孩,是那名黑長髮、黑色瞳孔的神秘女孩。

「嗯?」

意識到對方似乎想跟自己說話,黑髮少年便走了過去。

「額、你好,請問找我是什麼事?」

黑髮少年有禮貌的跟對方打了個招呼。

另一邊,白髮少年依然躺在學校的天台,接受着雨水的洗禮。被小女孩施...

*此乃第二話,歡迎繼續細心欣賞。

(雖然你每天都會準時送我回家,說什麼「騎士會好好保護北斗大人!」的東西,而且又很了解我的樣子,可是我竟然連你住在哪也不知道,我這麼不清楚你才不值得你守護……)

黑髮少年終於走到電車站,剛好錯過了一班車。他收起了折疊傘,從袋子中拿出乾淨的膠袋盛載着傘。
他看看周圍有沒有位置可以不讓雨水打中,而他卻看見一位正向他招手的小女孩,是那名黑長髮、黑色瞳孔的神秘女孩。

「嗯?」

意識到對方似乎想跟自己說話,黑髮少年便走了過去。

「額、你好,請問找我是什麼事?」

黑髮少年有禮貌的跟對方打了個招呼。

另一邊,白髮少年依然躺在學校的天台,接受着雨水的洗禮。被小女孩施法想醒也醒不來,樣子很痛苦。

回到電車站,小女孩聽到黑髮少年的疑問笑了笑然後打了一下響指,地上出現了一個魔法陣,小女孩和黑髮少年一起憑空消失。
兩人在另一個地方,出現黑髮少年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所發生的事物。

「親愛的供奉品,歡迎來到魔界的地獄城堡……」

環境雖然黑暗,但牆上一個個紫色的火球讓人們隱約可以看到建築物裡面的裝飾既華麗又典雅——美到不得了。
一位巫女一邊說話,一邊從漆黑之中走了出來與黑髮少年對望。

「供奉品?你是在說我嗎?……抱歉我不懂你的意思。」

黑髮少年對從黑暗中出現的神秘巫女所說的話,感到疑惑。從中不多不少大可聽得出,接下來的事情並不簡單。

「哈哈,不用多說!派人來綁起他關進地牢里!!」

眼前的巫女突然大聲說話打破了先前幽靜詭異的氣氛,黑髮少年聽到巫女的話也意識自己將會有危險,他稍稍退後了一步,留意到巫女後方的腳步聲越來越近,黑髮少年便轉身拔腿就跑。

(這是怎麼了?!總之、現在一定要快點逃掉,否則真的被他們關進去地牢的話,我就要被供奉的了。)

「不許逃!你們快去把那個小子捉起!還有三個小時儀式就要開始了!!!」

巫女憤怒的大聲吼,他的手下也跑得更快了,一步一步的逼近黑髮少年。

(糟糕了……我應該怎麼做……)

黑髮少年在漆黑的走廊上奔馳,苦惱和害怕的表情在他的臉上出現了。
正在十分迷惘的他除了盡力逃離也沒有別的選擇,剛好前方是一個分頭路,黑髮少年用力把地上的碎石踢往右方的路,然後跑往左方的路,好一個聲東擊西。

(希望不會被發現吧……前面好暗,我到底正跑往什麼地方?等等,這又是哪裡?頭好痛啊……)

黑髮少年慢慢停止跑步,回頭留意那些東西還有沒有追過來,結果沒有,證明他的「聲東擊西」策略成功了。
他抻手摸了摸鄰邊的牆,靠了上去。
黑髮少年從口袋取出了手帕擦汗,再用冰冷的手貼著自己的額頭降溫。

「哈呼、哈呼……」

黑髮少年一邊深呼吸一邊再次看看附近有沒有壞人出現。

(我應該怎麼辦?騎士,你在哪裡……)

面對自己完全不熟悉的地方,他跑不是站著不動又不是。

「他在那裡!!快!!!」

(被發現了?!)

巫女的手下追過來了,這次他們在黑髮少年的前後包圍——他完全沒有退路可言了。

「你、你們快點,快點住手!我才不是什麼供奉品!」

除了大喊,黑髮少年也沒有別的事情可以做,然而巫女的手下並沒有理會、也不打算聽他說話。

「好吵!把他的嘴給封起來!再鎖進地牢!!」

「咔嚓!」(鎖門的聲音)

巫女和他的手下成功將黑發少年鎖在地牢。

「儀式還有一個小時就開始了!快去準備!!」

巫女一聲下令,她與她的手下便立即分頭行事。

「唔!——」

被封著嘴和綁著手腳的黑髮少年在地牢裡大聲呼叫和掙扎。

(難道我就只剩下一個小時的命嗎?騎士、你能聽見我的心聲嗎,騎士!)
(雖然平日我經常拒絕你、輕視你的能力,可是這次騎士你、能不能幫我一次……拜託你、騎士!)

(救我、騎士!!!)

「轟隆!!——」

「啊哈!」

不知道是因為聽到主人心裡面的呐喊,還是響起了巨大的雷聲,白髮少年此刻終於醒來。

「北斗大人!」

柒夏

我的补习班。

为什么拍成这样?

补习班就是地狱!

我的补习班。

为什么拍成这样?

补习班就是地狱!

无用良品
生者的地狱是不会出现的;如果真...

生者的地狱是不会出现的;如果真有,那就是这里已经有的,是我们天天生活在其中的,是我们在一起集结而形成的。

—— 伊塔罗・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

生者的地狱是不会出现的;如果真有,那就是这里已经有的,是我们天天生活在其中的,是我们在一起集结而形成的。

—— 伊塔罗・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