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地球百子

5687浏览    182参与
卡丘.皮
Bellarke 真的太好了...

Bellarke 真的太好了

我暴风流泪

Bellarke 真的太好了

我暴风流泪

ANECHOIC
求百子编剧放过我lexa......

求百子编剧放过我lexa...[em]e400867[/em]便当了多少季的角色还被拉来给观众捅刀...[em]e400101[/em]


"lexa kom trikru said you were strong" 

「The 100」

求百子编剧放过我lexa...[em]e400867[/em]便当了多少季的角色还被拉来给观众捅刀...[em]e400101[/em]


"lexa kom trikru said you were strong" 

「The 100」

clexa_大花

【clexa原剧向同人】打开clexa的野蛮方式-7

第七章

艰难的任务


clarke离开了,lexa怀疑自己只是黄粱一梦,她觉得这张床变得比以前更加空荡,只有空气中残留的气味,能让她感到些许真实感。或许还有那个躺在地板上的被她亲手撕坏的胸罩。


“heda,山地氏族的族长要求会面!”lexa的思绪被Titus的声音打断。


“去书房等我。”lexa回道。或许她应该庆幸,heda真的没有什么时间去品尝寂寞。


山地氏族的族长Emori是出生于山地的夜血omega,她从上一次的秘密会议生存下来之后就回到了家乡,这是lexa的意思。


山地氏族向来是由他们的众位长老投票选出族长,而Emori作为夜血经过严格的训练,能力突出,自然很...

第七章

艰难的任务


clarke离开了,lexa怀疑自己只是黄粱一梦,她觉得这张床变得比以前更加空荡,只有空气中残留的气味,能让她感到些许真实感。或许还有那个躺在地板上的被她亲手撕坏的胸罩。


“heda,山地氏族的族长要求会面!”lexa的思绪被Titus的声音打断。


“去书房等我。”lexa回道。或许她应该庆幸,heda真的没有什么时间去品尝寂寞。


山地氏族的族长Emori是出生于山地的夜血omega,她从上一次的秘密会议生存下来之后就回到了家乡,这是lexa的意思。


山地氏族向来是由他们的众位长老投票选出族长,而Emori作为夜血经过严格的训练,能力突出,自然很受长老们的赏识,在上任族长去世后她便顺理成章地被选拔上位。


至于当时身强力壮的山地族长为何会突然暴毙,其中缘由恐怕没有人比lexa更清楚。lexa认为最重要的是,她不费一兵一卒就与山地氏族结成了联盟。


lexa打开衣柜,找了一套轻便的服装穿上后就来到了书房。Titus和Emori像两根突兀的柱子,一左一右竖在办公桌前。


“Titus,我需要和Emori族长单独谈谈。”lexa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了椅子上。


Titus脸上挂着担忧的表情,不情不愿地出了房间。


lexa和Emori都微微斜着眼睛目送Titus出门,直到房门咔的一声关上,她们略显僵硬的身体才放松下来。


Emori拉开办公桌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然后开口道:“看起来我们伟大的导师对他的职责一刻也没有懈怠啊。”


“那么,是什么大事让伟大的族长放下职责大老远跑到polis来?”lexa一本正经地说着戏谑的话。


“当然是12个氏族都人尽皆知的大事。”


“13个氏族。”lexa纠正道。


“heda,关于你的宏图大业我从来不会干涉,但是这次的预言,是干系到12……好吧,13个氏族的安危,我希望heda尽快做出取舍。”


“所以你从山地特意跑到polis,就是为了教我怎么做取舍?”


“heda,我无意冒犯。但是,你不觉得你对第13个氏族过分偏袒了吗?”


“Emori,我没有义务向你交待任何事。但是作为13个氏族的heda,我可以以精神的名义向你承诺,我会保护所有子民的安危。”


Emori还想说些什么,但lexa的alpha信息素已经略带愤怒,omega本能告诉她,继续话题只会更加激怒alpha,于是她垂下头保持沉默。


lexa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背在背后继续说道:“我马上就会吩咐下去,召集齐13个氏族的首领到polis商榷新生节的事宜,到时候我也会宣布我的决定。你就留在polis吧,等新生节结束后再回山地。”


Emori也站起身,“好的,heda。”她迟疑了一下又问道:“heda,我可以去看看夜血吗?”


lexa微微勾起嘴角,点头说道:“一起去吧。”


——————————


clarke骑着一匹白色母马,她身边还跟着两个像熊一样高大的护卫,感觉他们应该就是lexa所说的beta男人。clarke感觉这两只熊,哦不,这两个护卫让她感到浑身不自在,但Titus说这是heda的命令,不能拒绝。clarke甚至怀疑lexa介绍alpha的时候隐藏了什么不得了的细节,比如超级喜欢下该死的命令。


他们马不停蹄地赶往阿卡迪亚,clarke根本不敢休息,毕竟到达地球之后,没有一件事是顺利的,天知道下一秒又会出现什么意外。


clarke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穿着一身黑衣、长着黑色犄角、满手鲜血的小恶魔clarke,她嘴里吐出恶毒的话:“醒醒吧蠢货,你以为她真的在乎你?她根本就是在耍炸,她想把你们一网打尽,她就是这么无情的人!她背叛了你,她把你丢下等死,你都忘记了吗?”下一秒,lexa跪在她面前起誓的画面又出现了,然后变成她们在床上缠绵的画面,最后就只留下lexa深邃柔情的绿色眼眸。


clarke觉得自己再这么自我纠结下去,大概就会拥有Titus同款发型。


十多个小时之后,clarke终于到了阿卡迪亚附近,为了避免之前误杀安雅那样的悲剧发生,clarke在很远的地方就让护卫停下等她,她自己先过去通知守卫。


守门的米勒看到clarke之后就打开了门,然后大喊着通知其他人:“clarke回来了!”


踏进阿卡迪亚那一刻,冰冷的金属让clarke感受到了一股压抑,这几个月她已经习惯了自然开阔的地面。


Monty、Raven、Hubble等一行人纷纷跑出来和clarke抱成一团,相互问候。


“亲爱的,你终于回家了。”Abby看着clarke语气颤抖地说道。


家?虽然见到朋友们让她感觉很欣慰,但clarke感觉不到自己回家了,她只觉得自己像背着千斤重担。


clarke给了Abby一个拥抱,“妈妈,我很想你。”还不等Abby开口,clarke赶紧又说道:“我这次来阿卡迪亚是有一件重要的事,不过先要让护卫进来,他们就在附近。”


“护卫?什么护卫”Abby惊讶地问道,旁边的人也都是一脸疑惑。


“是lexa派给我的护卫,我真的不想接受,但没有办法……总之,这些根本不重要,放他们进来就可以了。然后我们应该马上召开会议。”


“那是地表人!我们不能放他们进来!”


“对呀!他们很危险!”


“为什么要放地表人进来?”


众人七嘴八舌地说道。


“天呐,停停停!你们到底明不明白,我们已经加入了联盟,严格来讲,我们也是地表人,ok?”


“但是……”Monty还想说什么,但又摇摇头,沉默了。Raven只是不解地看着clarke,然后失望的撇过头,转身走开了。


一直默默站在一旁的Lincoln缓缓开口:“这是很高的荣誉。”众人一致望向他。


“只有出行重要任务的大使才能拥有这样的荣誉,护卫会用生命保护大使,确保大使顺利完成任务,安全回到polis。”


“那我们可以让地表人在门外等。”米勒率先开口道。


Lincoln轻轻摇了摇头,“从来没有人这样做过。heda可能会把这种行为当做藐视,甚至是挑衅。”


“好吧,现在让我们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好吗?”clarke看向Abby,“妈妈,相信我,放他们进来,让他们就在空地扎帐篷。我们还有比放两个护卫进来严重一百倍的事情等着处理。”


Abby终于妥协了,她们安顿好护卫之后,就赶紧召开了会议。


clarke看着围坐在会议桌旁的众人,深吸一口气,希望能尽量淡定地吐出已经组织了无数次的语言,“大家都知道,我们已经是联盟的一份子,是受指挥官统治的第十三个氏族。”


Bellamy打断了她的话:“我们当然知道,你把我们卖给了那个该死的指挥官!”


clarke设想过的180种阻碍中的其中一种终于出现了,“对,我不该和指挥官结盟,我应该眼睁睁看着你们去死,我应该放任成千上万的军队进攻你们,可能我最应该做的就是假装不在乎你们的死活,然后让自己腐烂在森林里。”


会议室陷入了死一样的沉默,大家的表情或凝重或愧疚或麻木,没有人再开口。


“现在我可以继续说了吧?作为联盟的一份子,如果polis有重大的仪式和庆典,我们也应该参与其中。lexa这次邀请我们去polis参加新生节,嗯……这个节日主要是针对未婚的成年人,但其他人也可以一起庆祝。”


“你他妈是认真的吗?”Octivia大喊道。


“什么?”clarke一脸疑惑。


“这是他妈的交配节,指挥官为什么要邀请我们参加?这完全没有道理!”Octivia在Loncoln那里了解到很多地表文化,当然也包括新生节。


“交……交配?clarke,这到底怎么回事?”Abby困惑地问道。


“对呀,clarke,你应该说清楚,不然我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Kane也开口说道。


“好吧,我想这是一种关于生育崇拜的节日,其实没什么好奇怪的,不是吗?毕竟这是在地球上,有些原始、野性也很正常。”clarke看众人没有打岔,调整了一下呼吸继续说:“不过,地表人类和我们在生理上确实有点小小的不同,我猜这是辐射造成的。”


接下来clarke把lexa告诉她的性别划分大致复述了一遍。


“你让我们去参加这个新生节?”Raven定定地看着clarke问道。


clarke点点头。


“你让我们和地表人……天呐,我简直不想说那个词,他妈的交配?”Raven继续问道。


“这一切都是自愿的,看吧,其实这就像联谊会,如果有人能找到合适的伴侣,那很好,如果没有遇到,那也没关系。只要我们去参与了,就可以证明我们结盟的诚意。”


“无论如何我不会去。”Raven低下头不再说话。


“简直是疯了……地表人根本就不正常,不是正常的人类,clarke,不要天真了,我们应该远离这些野蛮人!”Bellamy一脸乞求地望着clarke。


换作以前,clarke可能会认同Bellamy,但在和lexa经历了那么多之后,她真的无法接受有人说她是野蛮人,还没等她开口,Octivia就愤怒地吼道:“Bellamy,我他妈没想到你直到现在还固执地认为地表人是野蛮的,你已经了解Loncoln了,他为我们付出了那么多!”


“Loncoln是个例外。”Bellamy辩驳道。


“够了,不要再吵了,虽然我们不知道地表人的不同到底是怎么造成的,但在辐射的影响下,有这些变化并不奇怪。”Abby说道。


clarke感激地看着Abby,但Abby却话锋一转:“虽然不能说地表人是野蛮的,但他们和我们确实有很大差别,我们不会参加这次新生节。这对联盟不会造成影响。”


“天呐……”clarke无力地翻了个白眼,“妈妈,你真的相信违抗指挥官的命令不会对联盟造成影响?”


Kene此时也表达了态度,“Abby,clarke是对的,我们应该参加,如果我们不尊重地表文化,这个联盟就不会牢固。现在和平的局面是我们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才换回来的,不能冒险。”


“就算说我们真的要参加,谁会去?你们觉得会有人愿意吗?”Abby质问道。


“我会。”clarke语气坚定地说道,“我会是第一个参与者。”


“我不同意!”Abby立刻厉声反对。


“无论你怎么想我都会去,妈妈,这只是参与庆典而已,并不是说我一定会找到伴侣。”我想我已经找到了……clarke在心里完成了这句话。


之后,一直沉默的几个人也终于从讶异中回过神来,开始发表意见,经过一番争论,他们最终还是决定尊重民意,把这一切都告知大家,让众人自愿选择要不要参加


clexa_大花

【clexa原剧向同人】打开clexa的野蛮方式-6

第六章

该死的alpha


“那么,你还有什么疑问吗?clarke。”


“嗯,没什么了,我只是有点惊讶。”


“其实我有点想知道,你们是如何产生后代的呢?毕竟你们没有alpha。”


“啊,我们的男人和女人都是可以正常生育的,只是都没有……咳,热火期。”


“哦,那有点奇怪……”lexa的表情显得有点困惑。


clarke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该觉得奇怪的难道不是她吗?十多年的医学常识被击得粉碎,感觉真的很微妙。


“好吧,我们很奇怪,你可以告诉我你是哪种吗?我觉得像是beta,冷静沉着。”


lexa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我是alpha。”


clarke回...

第六章

该死的alpha


“那么,你还有什么疑问吗?clarke。”


“嗯,没什么了,我只是有点惊讶。”


“其实我有点想知道,你们是如何产生后代的呢?毕竟你们没有alpha。”


“啊,我们的男人和女人都是可以正常生育的,只是都没有……咳,热火期。”


“哦,那有点奇怪……”lexa的表情显得有点困惑。


clarke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该觉得奇怪的难道不是她吗?十多年的医学常识被击得粉碎,感觉真的很微妙。


“好吧,我们很奇怪,你可以告诉我你是哪种吗?我觉得像是beta,冷静沉着。”


lexa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我是alpha。”


clarke回想起alpha的特征,不由自主瞟了一眼lexa裤裆,lexa依旧穿着人类已知的最紧身的裤子,clarke一无所获,尴尬的怕被发现,赶紧转移话题:“好吧,alpha,你之前不是说要和我讨论关于预言的事情吗?”


lexa的深情瞬间变得凝重,“没错,这个预言对我们的联盟极其不利。你知道,我的子民坚信精神的力量,他们如果相信了预言是在揭示阿卡迪亚将会招致灾祸,那么战争就无法避免。”


“这太荒谬了!这只是一句话,一句似是而非的话。怎么能凭一句话就决定我们的命运?”clarke顿时怒火中烧。


“这不仅仅是一句话,我说过了,它是预言,clarke,你可以不信,但这是我的子民坚信不疑的,你无法改变这一点。”


“所以呢,你会怎么做?再次背叛我?把阿卡迪亚赶出联盟?把我绑在树上割一千次……”


lexa立刻打断了clarke的越来越离谱的猜测,“不,我不会。我发过誓,会永远效忠于你,clarke。”lexa拉住了clarke的手,用坚定的眼神望着她,“我有办法,相信我,只要照我说的做。”


————————————————————


clarke不知道该不该接受lexa的提议,那真的行得通吗?它听起来真的很荒谬。事实上她也没有选择,就像lexa说的,这是一个命令,该死的命令。


“预言说金属会阻隔新世界,很明显阿卡迪亚就是金属,他们就是战争的根源,我需要你说服你的子民,让他们接受新夜血的诞生,让新世界顺利到来。”


“我还是不明白,我究竟要说服他们什么?”


“一年一度的新生节即将到来。alpha和omega的数量并不多,新的生命是无比珍贵的,我们会在新生节向精神致敬,祈求新生命的诞生。以往,各氏族都会分别庆祝,而这一次我会举办空前盛大的庆典,最重要的是我会将分散在各地的成年夜血alpha和夜血omega召集到polis,卡拉迪亚人民也会参与,然后天空和地面将会结合,带来新的夜血。”


clarke仿佛明白了什么,又不敢确定,继续问道:“我猜,新的夜血就是像你一样有黑血的孩子,那么结合的意思是……天呐!你们到底是怎么庆祝新生节的?”


“alpha和omega会在庆典上寻找合适的伴侣,寻找到伴侣的人会尽快交配。当然,这一切都是自愿的,在我们的法律里,强迫行为将会被判处死刑。”


clarke仿佛惊魂未定,“好吧,就像联谊?相亲派对?但这种事真的不是我可以决定的,对阿卡迪亚人民来说,这种方式真的有点……原始,更何况他们对地表人依然很恐惧,我担心他们不会接受。”


“这是你需要解决的问题,大使,遵守你的heda下达的命令。”


————————————————————


新生节将在一个月之后举行,clarke决定尽快启程去阿卡迪亚,试图完成这个该死的艰难任务。在此之前,她还需要和lexa谈一谈,纯粹的公事,绝对没有半点舍不得离开的意思。


clarke来到lexa的房间,看到她刚从浴室出来,窗外透进的光线披在她身上,让她看起来那么柔和,lexa眼神中透着脆弱,这不像heda,仅仅是lexa。


“clarke。”


clarke的名字轻轻从lexa的口中弹出,让clarke刚建立起的理智瞬间决堤,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忘记了自己的职责。


“lexa,我……”


“我知道,去吧,这次之后,我们就会进入和平时期。”


“希望如此。我还有些疑问。”


lexa点点头,示意clarke一起去沙发上。两人并排坐着,clarke继续说道:“如果新生节之后,阿卡迪亚没有一个人找到伴侣怎么办?如果产生了伴侣但他们不想要孩子怎么办?甚至说,哪怕他们想要孩子,但是发现地表人民和天空人民根本不能一起孕育孩子怎么办?”


lexa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笑容,“clarke,只需要做好你需要做的,不必担心其他事,精神的指引会带我们找到正确的路。”


如果lexa看起来没有这么漂亮,如果光线没有以那么正确的方式和她的身影融合在一起,clarke一定会翻白眼。但现在,这个该死的alpha全身都散发着致命的诱惑,clarke鬼使神差的吐出一句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也许我们应该先尝试一下。”


lexa没有给clarke时间去尴尬,她的大脑以最快速度分析了clarke话中的引申含义,并立刻决定,此时没有比亲吻更紧急的事情。


clarke有过很多吻,但没有一个像这样,让她从身体到灵魂都被融化了,lexa的嘴唇丰满而湿润,带着她的唇摩擦、纠缠,翩翩起舞。


(此处省略两千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是个罪人,我需要用圣水洗澡。这里就是摸摸搞搞了一番,但在更重要的第二轮……被Titus打断了。)


这时突然响起了敲门声。“heda,请问wanheda是否在您的房间?马已经备好了,可以立即出发。”Titus令人厌恶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fuck!”clarke无力的躺在床上,不愿意起身。


“现在是谁在撅嘴?”lexa露出一个在clarke看来非常欠揍的笑容。


clarke翻了个白眼,起来一边捡散落遍地的衣服,一边说到:“两件事,第一,你撕坏了我的胸罩,现在你要赔我一个新的。第二,如果你还想继续今天没有做完的事,在我离开这段时间,管好你的小家伙。”


“小?嗯?”lexa撅着嘴看着clarke。


clexa_大花

lexa kom trikru and clarke kom skykru
神仙爱情啊啊啊啊啊

lexa kom trikru and clarke kom skykru
神仙爱情啊啊啊啊啊

砸缸(guāng)

❤同人爱好者的英语学习资料

此资料仅适于同人文爱好者,请酌情阅读。
摘录内容不代表本人观点,请勿用作商业用途。

**
https://pan.baidu.com/s/1B3cRQe9kRgD3Z-t-bFEUQA
kyno

内容:
-GRE
-词根
-短语
-习语
-练习
来源:cambridge dictionary, merriam-webster, oxford collocations dictionary, oxford dictionary, oxford idioms dictionary, twittwr, bbc, Wikipedia, archive of our own,英语词根的说文解字等。...

此资料仅适于同人文爱好者,请酌情阅读。
摘录内容不代表本人观点,请勿用作商业用途。

**
https://pan.baidu.com/s/1B3cRQe9kRgD3Z-t-bFEUQA
kyno

内容:
-GRE
-词根
-短语
-习语
-练习
来源:cambridge dictionary, merriam-webster, oxford collocations dictionary, oxford dictionary, oxford idioms dictionary, twittwr, bbc, Wikipedia, archive of our own,英语词根的说文解字等。

**
包括由拉丁词根衍生的基础词汇、牛津动词短语、习语及GRE词汇。字典外均为母语者所写。资料也包括在字典中未查到的词汇短语及翻译。部分有配图。
近期句子带有中文翻译。
更新频率:3天一更或周更。

**
作品
漫威,少狼,超自然,星球大战,神夏,哈利波特,战神金刚,星际迷航,火影忍者,地球百子,我的英雄学院,瓢虫少女,冰上的尤里,死侍,等
斜线
盾冬,盾铁,锤基,sterek,福华,麦雷,德哈,德赫,犬狼,sheith,klance,佐鸣,clexa,死出,猫瓢,sd,wincest,贱虫,维勇,等

以上cp和au名字大部分是我查来的,有误则见谅。

clexa_大花

【clexa原剧向同人】打开clexa的野蛮方式-5

第五章

该死的Titus

lexa几乎一夜未眠。

天空人民已正式成为第13个氏族,被命名为阿卡迪亚。按照她原本的设想,联盟只是一个开始,她会找到让13个氏族相互融合的方式,血债血偿的传统也可以慢慢改变。她没有想到的是,大祭司的预言会引起如此大的恐慌。

————————————————————

“天空向地面撒下新的夜血,金属将会阻隔新世界的崛起,夜血将会腐蚀一切。heda,你还不明白吗?天空人民依赖金属,金属就是他们的标志,这意味着他们会带来邪恶的夜血,然后摧毁这个世界!”Titus激动得口沫横飞。

lexa垂下眼眸深吸一口气,讽刺地说道:“没想到连大祭司也无法参透的预言,火焰守护者...

第五章

该死的Titus

lexa几乎一夜未眠。

天空人民已正式成为第13个氏族,被命名为阿卡迪亚。按照她原本的设想,联盟只是一个开始,她会找到让13个氏族相互融合的方式,血债血偿的传统也可以慢慢改变。她没有想到的是,大祭司的预言会引起如此大的恐慌。

————————————————————

“天空向地面撒下新的夜血,金属将会阻隔新世界的崛起,夜血将会腐蚀一切。heda,你还不明白吗?天空人民依赖金属,金属就是他们的标志,这意味着他们会带来邪恶的夜血,然后摧毁这个世界!”Titus激动得口沫横飞。

lexa垂下眼眸深吸一口气,讽刺地说道:“没想到连大祭司也无法参透的预言,火焰守护者倒是了如指掌。”

Titus略带惊恐的解释:“heda,无疑冒犯!只是种种迹象都表明事实很可能就是如此,恳请heda仔细想想!”

lexa:“无论如何这都只是你个人的猜测,我不能用你的猜测去做决定,这件事我需要精神的指引,你先退下吧。”

“是,heda。”

预言令各氏族惴惴不安,不断有首领和大使向她寻求解释,现在阿卡迪亚加入了联盟,新仇旧恨加起来,必定会引起激烈的纷争。lexa坚信精神的力量,对大祭司也向来尊敬,但她不会让一句晦涩难懂的预言成为她带领子民走向和平的阻碍。

每每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lexa就会冥想,在精神的指引下寻求答案,而这次似乎无济于事,看来是时候去拜访大祭司了。

次日早晨,太阳还未露面之时lexa就去马厩牵出了黑色种马莱特,莱特是她在成人礼的狩猎赛中驯服的野马,时常跟随她四处征战。

lexa骑着马,片刻就来到了寻灵殿。寻灵殿位于polis的城市边缘,四周一片荒芜,像是沙漠中的一座孤坟,但一旦踏进大门就会立刻感受到一种力量,怪异又充满生命力的力量。

一个黑衣黑发的女人正跪拜在三尊刻着人像的石柱前,一边做着召唤的动作,一边念着咒语,最后还在布满尘土的地板上撒下水滴。

等一切完成后lexa才开口说话:“好久不见,大祭司。”

大祭司面带微笑,似乎有些戏谑的说道:“看起来,这次的预言终于惊动了我们伟大的heda。”

“我确实是为预言而来,我对预言的真实含义表示怀疑,但我在精神中也无法找到指引。”

大祭司测过身,指着刚才撒在地上的水滴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lexa疑惑不解的说:“仅仅是水。”

大祭司望向天空,依然保持着奇怪的笑容,像自言自语般说道:“天空向地面撒下新的夜血。”

lexa陷入沉思。

小时候,nomou给她讲过很多神话故事,她经常问nomou,这些故事是不是真实的,nomou每次都会回答同一句话,拥有信仰的人看什么都是真实的,丧失信仰的人永远活在虚假中。

金属将会阻隔新世界的崛起……不,金属不会成为阻碍。有她在,这种事就不会发生。

lexa突然开口:“大祭司,我认为这个预言意味着美好世界即将到来。”

大祭司神情变得严肃,微微点头,“在heda的带领下,美好世界当然会到来,但是在此之前……”

“什么?”

“在此之前,新的夜血将会降生,天空和地面结合的全新生命。”

lexa琢磨了片刻,一向淡漠的脸上恍然大悟般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没有继续交谈,就突然转身,逃命一样的回到了塔里。

-夜血……天空和地面……你看,夜血不止我一个人,天空也不止clarke一个人,好的,我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lexa脸上挂着深深的黑眼圈,坐在卧室的沙发上思考解决方案(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就陷入了睡梦中。

————————————————————

一如既往,clarke经历了一整夜的噩梦后,终于挣扎着起床,在套房的卫生间里简单洗漱后,就挂着和lexa相匹配的黑眼圈来到了lexa的房间。

lexa门口的两个守卫看到wanheda到来,立刻侧身让行,clarke已经习以为常,理所当然的推开了门。

clarke惊讶的发现lexa居然睡在沙发上,clarke想她一定是太累了,没忍心打扰,决定等她醒来。

这个场景让clarke想起她们计划韦瑟山战役的时候,在lexa的帐篷里,她们有过很多次争吵,也有过一点点相互理解,好吧,甚至差一点点,lexa就可以走进她的心里……

战争前的好几个夜晚,clarke根本不敢停止思考,更无法入睡,lexa却依然保持着可怕的冷静。

“clarke,你应该回去睡觉,保持精力迎接战争,不然在开战前你就会晕倒。”

“我睡不着,我需要再想想这个计划有哪些漏洞。”

“那你也需要回到自己的房间,已经太晚了,让我们各自休息,明天再讨论。”

“你看,我们不应该在路上浪费时间,我就在这里,如果有问题我们才可以及时讨论。”

lexa只好妥协,在躺上床之前犹豫着说道:“如果你需要睡觉,可以睡我的床,我的意思是叫醒我,我会起来。”

clarke当时只是敷衍地回应了一声,不像现在这样。

她看着lexa平静的脸,没有战妆的掩饰,那令人心烦意乱的绿眼睛也藏了起来,她第一次意识到lexa可能和她一样年轻,她甚至成年了吗?

不仅年轻,而且漂亮得令人惊叹,锋利的下颚线,饱满的嘴唇……clarke当然知道那嘴唇有多神奇,她们的那个吻差点就让她沦陷……

clarke不敢再放纵自己的思绪,或许她应该离开这里,去找点事做,也许是画画?对,就是画画。

如果她不想再思考lexa,那么为什么要坐在这里,看着她的睡颜并试图把她描绘在纸上?

答案呼之欲出。

突然,lexa脸上的平静消失了,惊醒过来,clarke很熟悉这种经历,她也每晚被噩梦困扰。

clarke试图让她平静下来,“嘿,lexa,没事的,只是噩梦而已。”

lexa惊魂未定的说道:“不,不仅是噩梦……这是预言,新的夜血的降生引起了阿卡迪亚人民的不满,然后带来了惨烈的战争,这是精神在揭示预言的真相。”

clarke满脸疑惑的问道:“预言?就是Titus说的那个吗?lexa,你真的相信这些?”

lexa叹了一口气,“clarke,或许你无法理解,但我们的信仰就是如此,你必须尊重我们的信仰,否则其他氏族的人民将永远无法接受第13个氏族。”

clarke依然难以理解,一边思索着什么,一边犹豫地点了点头。

沉默片刻,lexa问道:“clarke,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话音未落,她就注意到clarke手里的画,好像是画的自己,她下意识伸出来拿过画。

clarke有些手足无措,尴尬的笑了一下,“那个……还没有画完。”

lexa努力绷着自己的脸,试图隐藏自己复杂的情绪,惊讶、疑惑、希望……

clarke再也受不了紧张的气氛,打开了新的话题,“我其实是想来和你谈一谈Titus。”

“我猜,他让你感到困扰了?”lexa丝毫没有感到意外。

“好吧,确实是这样。他三番四次找我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比如这个预言,比如alpha之类的,我甚至听都没听说过这些东西,又怎么可能理解他。”

“预言的事情我正在想办法处理,正需要和你讨论。至于alpha……Titus太过越矩,我会确保他不再向你提起这些话题。不过,我不知道你们的人民是怎么命名的,你们的……生理性别。你知道,我们会分alpha、beta、omega。”

“什么?什么是alpha、beta、omega?性别,难道不是男人或者女人吗?”clarke确信自己此刻看起来像是一个行走的问号。

“当然,我们会分男人和女人,但本质来说,生理性别的意义更重要不是吗?”

“lexa,我想我真的不能理解,你可以说得更详细吗?”

lexa内心非常混乱,看起来天空人民不仅思想和他们相差甚远,就连身体也有很大的不同,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们的气味里没有性别特征。

lexa忍着尴尬,像给小夜血们上课一样,向clarke介绍了他们不同的生理划分。

首先,他们会根据身体的形态,分为男人和女人,但在生育方面则更复杂。

Alpha:

alpha男人和alpha女人有相同的生育特征,通常每三个月会经历一次为期4天左右的热火期。alpha平时生育可能性很低,但在热火期与同处热火期的omega结为伴侣,几乎可以确保令omega怀孕。

alpha都具有强大的战斗力,有结实的肌肉,通常都会成为战士,alpha男人攻击性和表现欲更强,alpha女人保护欲和占有欲更强。

Omega:

omega男人和omega女人都有相同的生育特征,通常每三个月会经历一次为期5天左右的热火期。omega平时怀孕的可能性很低,但在热火期与同处热火期的alpha结为伴侣,几乎可以确保怀孕。

omega男人身材略显娇小,omega女人身材丰满,他们都性情温和、头脑灵活,通常都会从事治疗师、铸剑师等技能型工作。

Beta:

beta男人纯男性化,身材非常高大,beta女人纯女性化。他们都没有热火期,生育的可能性很低。他们冷静沉着,常常会从事刺客、护卫等工作。

clexa_大花

【clexa原剧向同人】打开clexa的野蛮方式-4

(最后一个第一人称的章节,下一章就正式进入剧情了,基本上就是一些神经质的突如其来的脑洞组成,原剧带来的创伤太大了,同人里没有虐。)

第四章

pov:clarke

来到地球之后的每一天都疯狂得要命,尤其是这里,有热水浴、有美味食物、有柔软床垫的polis。Roan像捕猎一样把我捉到这里的时候我确实没有想到过这一切,天呐,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如果不用见到那个该死的叛徒我可能会发自内心的感到愉悦。

该死的lexa,那个骄傲自大的家伙,她马上就要和Roan决斗。

我已经用尽办法去挽回局面,但最终无能为力,并不是说我关心她,谁会关心一个叛徒,我只是担心,她如果死了局面一定会天翻地覆,我的子民需要...

(最后一个第一人称的章节,下一章就正式进入剧情了,基本上就是一些神经质的突如其来的脑洞组成,原剧带来的创伤太大了,同人里没有虐。)

第四章

pov:clarke

来到地球之后的每一天都疯狂得要命,尤其是这里,有热水浴、有美味食物、有柔软床垫的polis。Roan像捕猎一样把我捉到这里的时候我确实没有想到过这一切,天呐,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如果不用见到那个该死的叛徒我可能会发自内心的感到愉悦。

该死的lexa,那个骄傲自大的家伙,她马上就要和Roan决斗。

我已经用尽办法去挽回局面,但最终无能为力,并不是说我关心她,谁会关心一个叛徒,我只是担心,她如果死了局面一定会天翻地覆,我的子民需要这苟且的和平。

如果说有什么比lexa更可恨,那一定是我永不停歇的噩梦和那个整天穿着睡袍的秃子。

他已经好几次对我说阴阳怪气的话了,刚才他又说什么来着?

“clarke,我可能不知道你是omega还是beta,但不要以为你可以迷惑一个真正强大的alpha。”

谁能告诉我他到底在说什么?我记得octavia和我说过一些关于地表人不同的划分,但我真的不在乎,在这个前途未卜的关头,谁会有空去关心那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我也不好奇,也许。

现在我只能暂且听天由命吧,或许应该向精神祈祷lexa能活下来?我最终还是去了战斗场,看到lexa反败为胜那一刻,竟然是我来到地球之后最放松的一刻。转眼间,她出人意料的杀了冰女王,她真的很聪明不是吗?

————————————————

如果可以选择,我不想再和lexa有任何瓜葛,但为了我的子民,我不得不和她合作,不得不加入联盟,甚至不得不向她下跪,被无数双眼睛盯着那种……还有比这更尴尬的事情吗?

可能有……

冷酷无情的heda就跪在我面前,绿色眼眸里流露出我不敢相信更不能相信的真诚。

-这双绿眼睛真的可能让你受骗一万次!现在,用你的头脑去思考,而不是心脏,Clarke Griffin!-

我不知道我心里那股难以言喻的情绪是怎么回事,绝对不是期待或者心动之类的东西,大概只是有点尴尬吧,就是这样而已,无论如何,我说服了自己,并没有相信这个绿眼魔鬼,我只是和她合作,商业化,互利互惠。

可怕的一天终于要结束了,我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那个秃子又出来作妖了

“wanheda,你的子民和我们永远无法融为一体,heda让你们加入联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这会招致灾祸。”

我沉默的看着他,没有接话的欲望。Titus似乎是第一个让我厌烦到可以无视的人,甚至失去了争吵的欲望,只希望他飘浮自己。

“我请求你认真听我讲,大祭司有一个特殊的预言已经流传开来:天空向地面撒下新的夜血,金属将会阻隔新世界的崛起,夜血将会腐蚀一切。”

“恕我直言,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但我相信这些事你应该向你的heda汇报。”

“你让heda失去理智,被情绪左右的alpha根本难以做出理智的判断。”

“所以,一切都怪我咯?你说得好像我会某种巫术似的。”

“我并不认为你会巫术,但对alpha来说你确实有很强的吸引力。”

“好的,非常精彩的演讲,那么我可以去睡觉了吗?”说完我就翻着白眼转身回房。

在入睡前我决定明天一定要找lexa谈一谈Titus的事,或许应该让她给Titus颁布一个命令,禁止与wanheda说话,或者和wanheda必须保持十米以上的距离...

听风客♪
Natasha Romano...

Natasha Romanoff

lexa


永远的意难平。


Natasha Romanoff

lexa


永远的意难平。

clexa_大花

【clexa原剧向同人】打开clexa的野蛮方式-3

(我一直认为秘密会议自相残杀是编剧纯粹为了满足自己恶趣味的变态产物,在人口稀缺的地球上不该这样,所以这里的秘密会议不必死亡,有很多我的脑洞。我的世界地图和原剧差距也比较大,会有光之城,它是由多个国家组成,比12个氏族更加文明和繁荣。由于光之城和lexa的土地隔着很大一片沙漠,依靠原始技术根本过不去,所以lexa这边的人民就把光之城神化了。还有个废话,现在的地球只有冬夏两季。)


第三章


pov:lexa


当我作为夜血被带到polis那一刻起我就相信,我会登上那个雄伟狰狞的王座。


nomtu说alpha是这个世界的守护力量,我长大后会是一个强大的alpha,注定会成为一个战...

(我一直认为秘密会议自相残杀是编剧纯粹为了满足自己恶趣味的变态产物,在人口稀缺的地球上不该这样,所以这里的秘密会议不必死亡,有很多我的脑洞。我的世界地图和原剧差距也比较大,会有光之城,它是由多个国家组成,比12个氏族更加文明和繁荣。由于光之城和lexa的土地隔着很大一片沙漠,依靠原始技术根本过不去,所以lexa这边的人民就把光之城神化了。还有个废话,现在的地球只有冬夏两季。)


第三章


pov:lexa


当我作为夜血被带到polis那一刻起我就相信,我会登上那个雄伟狰狞的王座。


nomtu说alpha是这个世界的守护力量,我长大后会是一个强大的alpha,注定会成为一个战士,为我的家园而战,为我的子民而战。


成为heda,就是一切的开始,而首先,我需要赢得秘密会议。


利岭窟是polis最可怕的地方,每个人都对它敬而远之,除了举行秘密会议,没人会主动靠近这个死亡之地。


这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穴,里面分布着数不清的小洞口,如同迷宫一样错综复杂,最惊人的是,这样一个黑暗幽深的地方却奇异地存活着各种变异的植被与动物,它们极其危险,或直接致命,或迷惑人心,或令人无法挣脱……


加上我一共9个夜血,我们将手无寸铁的进入洞穴深处,摘到幽冥花并走出洞穴的人,就是被精神选中的船只,将会成为heda。


如果有两个人一起走出来怎么办?我们也问过Titus这个问题,他告诉我们,幽冥花一次只开一朵。


我不是夜血中最强壮的,我设想了很多种方式去抢得幽冥花,但从没想过会是这样……


Luna带血的手紧握着花,全身颤抖,她的亲弟弟Eric倒在血泊里,胸口被尖锐的树枝刺穿。


死亡是我最不想看见的事,但我依然保持着冷静,在秘密会议中死亡从来不是值得惊讶的事,Titus说这是精神的选择,是作为夜血必须接受的命运。


我现在的任务是把Luna手里的花抢过来,但我还没来得及行动,Luna就扔掉了幽冥花,跑进了更黑暗的深处。


Luna本该是我最强大的敌手,但现在我只认为她是个懦夫。


以前时常听她抱怨这个世界太残忍,她向往和平的生活,但她现在做了什么呢?让自己的弟弟毫无价值的死亡,因恐惧而逃避身为夜血的责任,精神不会选中这样的人。Luna的软弱更让我坚信,被精神选中的守护者需要更加强大,我会创造出更美好的世界,死亡和战争不会成为我的阻碍。


——————————————————


成功联合12个氏族成为联盟已有一年,polis越来越繁荣,冰国依然是个大隐患。


现在是我出生后经历的第23个夏天,身上厚重的皮革让我心烦意乱,我想念我的costia,她银色的发丝和白皙的肌肤曾是我最大的安慰,但我立刻转换了思绪,我害怕想起她伤痕累累的头颅。


强大的alpha不会哭泣,而我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我不敢再嘲笑Titus爱是弱点的教导,对costia的爱使我变得如此软弱。


我是heda,守护子民永远是我最大的义务,我不会让任何事成为我的阻碍,那个从天而降的金发女人更不能是我的阻碍。


很奇怪,我无法从气味中判断她的性别,所有天空人民都是如此,但我依然吻了她,我无法认清自己的心,是因为欲望?因为她丰满的乳房,光滑白皙的肌肤,晴空般碧蓝的美丽双眼……或者说是某种不可抗的吸引力?她杀死自己心爱男孩的决绝,她为了保护子民不顾一切的坚定……


接受山人提供的条款,对我的子民而言无疑是最好的选择,所以对我而言,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在我转身那一刻我害怕了,害怕任何人看出我的软弱,回到polis我依然害怕,怕这份软弱会成为我永久的痛,但我永远不会后悔用理智做出那个决定。


我想过最大的可能就是她会失败,会永久埋葬在那座山里,但她没有死,她打败了山人。我早该知道的,她是如此特别。


或许软弱并不是那么可怕,我能克服一切阻碍,Nia永远不会实现她肮脏的野心,wanheda只能是我的。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最了解冰国的人无疑是质子Roan,只有他可以顺利避开冰国战士带回wanheda。


——————————————————


我知道自己最近表现出明显的焦躁不安,令Titus万分担忧,如果他还有头发的话,或许会变得更加稀疏。


“heda,只要抓住wanheda,就能稳定民心,我认为应该多派人手。”


我现在不想和他纠缠这些问题,翻了个白眼淡淡说道:“我自有安排,做好你分内的事,Titus。”


Titus犹豫着想说什么,挣扎了半天才开口:“我知道,heda,只是……我想您最近太过烦心,或许需要一些放松,我带来了几个beta女人。”


一时间,我陷入了沉默。我失去了costia,如夜光森林的蝴蝶一样美丽的omega,我的心灵不再想要任何人,肉体的欢愉填补不了心灵的缺失,直到clarke的出现,我想过要拥有她,但现在,我们已经彻底错过了。


脱离思绪,我快速扫了一眼刚才Titus叫进来的几个女人,我拉起其中一个金发女人的手,转身时扔下一句话:“不要再有下次,只需要做好你分内的事。”


beta女人有着金发和蓝眼睛,但不对,一切都不对。


这金色应该更浅,蓝色应该更深,乳房应该更饱满,呻吟应该略带沙哑……


clarke会这样吗?她在我身下时也会像这样难耐的扭动吗?她会在我的背上留下抓痕吗?她会……


她根本不会想要我。


——————————————————


事实证明,她不仅不想要我,她想杀了我。我不能为正确的决定而后悔,但她的眼神让我心碎,让我愧疚,让我的alpha自尊破裂,我伤了这个女人的心。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愿意让她杀了我,如果这能让她不再伤痕累累。


我就站在那里不动,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具石雕,我的灵魂从身体里钻了出去,想要钻进她碧蓝的眼中,我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或许就是这个……最终她扔掉了匕首,做出了最明智的决定,和我合作,加入联盟。我想她从来没有失去过一个领导该有的智慧,她不能真的指望用一把孩童玩具一样的小刀杀了我。


我知道她绝对不会喜欢这个,向我下跪,她似乎有些alpha式的骄傲。她凹凸有致、柔软白皙的身体像是一个典型的omega,但omega通常是更温和的,她的气质谈吐更像一个alpha,我没有问过,我确信她不会高兴我问这种问题,更何况我没有任何可能拥有她,这甚至没有机会成为一个真正的问题。


结盟仪式比我想象的更不顺利,那个愚蠢自负的黑发男孩拿着枪冲进来,差点就毁了一切。但不得不承认,我很高兴clarke选择留在polis,嗯,为了她的子民而留在polis。


这个世界不会给人喘息的余地,联盟的争议和矛盾从未停止。


备注:

nomtu——父亲或者alpha母亲的意思。


clexa_大花

【clexa原剧向同人】打开clexa的野蛮方式-2

(后面可能会设定成非典型ABO,还没决定。)


第二章


pov:costia

  

  我在草原上长大,白天与牛羊为伴,夜晚眺望星空,或在篝火旁歌唱舞蹈,我曾经以为世界就是这片广阔的草原。

  “王,heda的军队来了!”

  “报告!heda传来口信,不接受变更和平条款,否则……否则就会进攻!”

  “报!heda表示,只要达成和平条约,愿意进一步交涉贸易问题。”

  ……

  我不知道这个heda是什么人,每次听到关于ta的消息,父亲总是愁容满面,甚至恐惧。作为浅谷平原的公主,我深知这个世界从来都是战火纷飞的,但我意识到这次的战争全然不同以往。

  没有无辜的杀戮,没...

(后面可能会设定成非典型ABO,还没决定。)


第二章


pov:costia



  

  我在草原上长大,白天与牛羊为伴,夜晚眺望星空,或在篝火旁歌唱舞蹈,我曾经以为世界就是这片广阔的草原。



  “王,heda的军队来了!”



  “报告!heda传来口信,不接受变更和平条款,否则……否则就会进攻!”



  “报!heda表示,只要达成和平条约,愿意进一步交涉贸易问题。”



  ……



  我不知道这个heda是什么人,每次听到关于ta的消息,父亲总是愁容满面,甚至恐惧。作为浅谷平原的公主,我深知这个世界从来都是战火纷飞的,但我意识到这次的战争全然不同以往。



  没有无辜的杀戮,没有掠夺,没有血流成河。



  父亲说明天他就会设宴招待heda,商讨加入联盟的事宜,不会再有战争。



  在宴会上我见到了她,并不是我想象中那样可怕的军阀,她那么年轻,她是令人敬畏的,也是优雅的,是高傲的,也拥有无比的风度。她好几次看向我,那眼中仿佛藏着什么我无从得知的秘密。



  声势浩大的到来,悄无声息的离去,她还会来吗?草原的青色已褪去,变得赤裸而深沉。



  联盟对浅谷平原来说是太过陌生的东西,父亲时常需要去联盟的首都polis与heds面谈,这次父亲从polis回来之后,显得心事重重。



  “父亲,你在为什么事忧虑?又要开战了吗?”



  “当然不,联盟为我们带来了更多的和平,只是heda这次提出了一个额外的要求,我想我需要征得你的同意。”



  “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参与过政治。”



  “这并不完全是关于政治,heda希望邀请你去polis,作为常客。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我瞪大了眼睛,不知道自己是害怕还是震惊,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心可以跳得这么快,我的世界不再是这片草原,polis、heda、联盟……



  父亲说过polis是一座很高很高的建筑,但我依然无法在脑海中想象出这般壮观的场景,这就是她的土地,这里都是她的子民,这也是她的……家?



  我更没有想到的是,骁勇善战的heda竟然显得有些羞涩。



  heda亲自带我来到为我准备的房间,她绿色的眼睛忽闪忽闪,眼神在我身上游移不定,她的内心深处藏着什么呢?最终她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礼貌的告别:“嗯,那么,好好休息一下,costia,明天我会带你参观polis。”

  

  说是带我参观polis,事实上刚走到市场heda就被一个战士叫去处理公务,一走就是三天不见人。

  

  好奇、害怕、悲伤、兴奋……复杂的情绪慢慢融合,终究都变成了等待二字。

  

  一开始,等待她实现带我参观polis的承诺,虽然在她抽出时间之前,我已经请求女仆带我了解了各个地方。

  

  后来,等待她忙里偷闲陪我共进晚餐,听她谈论和平的理想,谈论titus爱是软弱的荒谬言论,谈论星星里是否住着天神……

  

  再后来,等待她罕有的放松和愉悦,献给她浅谷草原的歌舞,献给她心灵与肉体,献给她我虔诚的爱。

  

  直到最后一刻,我身处在这万里冰封的国度,不像polis那般雄伟而繁华,不像草原那般广阔而充满生机,我依然满怀向往的等待着,等待我们在另一个世界的重逢,我的heda。

  

  我们会再见面。


clexa_大花

【clexa原剧向同人】打开clexa的野蛮方式-1

(ao3找不到我想要的这种脑洞,就只能自己写给自己看了。前面几章更像是前传,从不同视角讲述遇到clarke之前的lexa,正式进入主题之后,时间线会从第三季中间开始,不会有AI,没有科幻相关的任何东西。)


第一章


pov:dax


dax是polis的流浪汉。


lexa还是小夜血的时候,经常和dax待在一起,给他带吃的,和他一起行走在夜光森林,一起幻想星星的故事。


后来,lexa的训练越来越严苛,再也没有时间帮助dax,于是请求titus给dax一个安身之所,titus将dax带去了妓院。


dax有一副好嗓音,会成为一个受欢迎的男妓。


地面的时间总是匆忙...

(ao3找不到我想要的这种脑洞,就只能自己写给自己看了。前面几章更像是前传,从不同视角讲述遇到clarke之前的lexa,正式进入主题之后,时间线会从第三季中间开始,不会有AI,没有科幻相关的任何东西。)


第一章


pov:dax


dax是polis的流浪汉。


lexa还是小夜血的时候,经常和dax待在一起,给他带吃的,和他一起行走在夜光森林,一起幻想星星的故事。


后来,lexa的训练越来越严苛,再也没有时间帮助dax,于是请求titus给dax一个安身之所,titus将dax带去了妓院。


dax有一副好嗓音,会成为一个受欢迎的男妓。


地面的时间总是匆忙的,地面的生命总是脆弱的。


lexa赢得了秘密会议,成为了heda,她终于不是不分日夜进行训练的小夜血了,但她的职责,她的理想,都让她更加不属于自己。


不过嘛,逛妓院总是自由的,lexa喜欢听dax唱歌。


dax渐渐发现,成为heda的lexa几乎不笑了,所以他总会刻意记着从其他客人那里听来的趣事,讲给她听。


他一开始是希望lexa留下来过夜的,后来他就不再奢望了,因为他知道了,她有时候是会过夜的,只是在其他房里。


他不懂政治,更没经历过战争,但他能感受到lexa眼里的沉重。他能做什么呢?他只是个无用的男妓。


dax日复一日,lexa日理万机,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来了,又走了。


dax感觉lexa最近有些不同了,不像以前那么平静,他没有问,因为她从不回答他的提问,只会说自己想说的。


一曲结束,lexa突然说道:“我是hada,所以我拥有这片土地上的一切。”


dax不明所以,只好说:“那是当然的,heda。”


lexa喃喃自语道:“那么,我要她。”


heda的一言一行总是备受瞩目,dax很快就知道了谁是lexa要的那个“她”。


lexa赢得了与浅谷氏族的战争,使其加入联盟。听说浅谷氏族首领的女儿costia美丽如同夜光森林中的蝴蝶。


lexa将costia带回了polis,带进了自己的塔,带上了自己的床。


lexa不再逛妓院了。


dax在梦里总能看到她绿色的眼睛,像置身森林。


但他宁愿再也不要见到她。


现在,lexa已经赢得了11个氏族的支持,将联盟发展壮大,唯一的阻碍就是冰国。


lexa永远不会想到,她会因此失去costia。


在床上收到爱人的头有多痛苦,dax当然不会知道。他只知道,看到lexa痛苦,他尝到了恨的滋味,他恨带给她痛苦的那个人。


heda依然是从前那个heda,但lexa已经不是原来的lexa了,她眼里的绿更深邃了。


lexa比以前更频繁的来妓院,只是不会再安静听歌。


她还是会来找dax,停留片刻就走,再将一个或者两个妓女带到其他房。


有一次lexa说:“dax,如果你是一个女人,我或许会把你带回塔。”


dax不知哪来的勇气,问道:“所以…heda把人带回塔就只为上床?”


lexa愣了几秒,然后只是笑了笑,不再说话。


lexa终究还是把dax带回塔了。


为什么不呢?男人们总是让她想起战争,让她无法从备战状态中放松下来,但dax例外,他会唱歌弹琴,还懂得聆听,从不多言。


Baader-Meinhof

cl*rke lying to bellamy about his sisters safety  vs  raven lying to bellamy about her own safety so he would go find his sister.  

cl*rke lying to bellamy about his sisters safety  vs  raven lying to bellamy about her own safety so he would go find his sister.  

Baader-Meinhof

有一点儿甜
Bellamy 的演员曾经说他很崇拜Raven的演员,而在剧集里Bellamy也是各种鼓励Raven并且信任她。
Bellamy really know how to maintain Raven

有一点儿甜
Bellamy 的演员曾经说他很崇拜Raven的演员,而在剧集里Bellamy也是各种鼓励Raven并且信任她。
Bellamy really know how to maintain Rave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